庶女情意许权王 主角: 颜长安, 蓝十

庶女情意许权王 主角: 颜长安, 蓝十

第1章 救人没好报,穿越!

“好冷……”打颤的声从软塌上的女孩口里发出,下一秒睁眼看到神仙帐,兽皮地毯,蓝绸绣花帘每一件都仿佛在无声告诉这不是属于她房间的东西,脑海里涌进了一波令她想撞脑袋的记忆。

这已经不是她颜倾原来的身体,身体的主人是个重生者叫颜长安,上辈子撞破庶姐联合夫婿的秘密而沉入池塘在身体上压了大石而死去重生了。

按照小说正常剧本她应该崛起,原主却走了不同寻常路!她自杀了,还很不吃教训的选了很痛苦的死法,大冬天的怕死不掉去跳水。

颜长安眉梢微皱的。

“嘎吱”一声,门开了。

“长安妹妹。”这声音一响,颜若水三字跳在脑海,颜长安看到把原主坑死的庶姐,没有想像中恶毒的面孔,就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嫩黄色的罗裙,面上浮现着担忧,可眼中却清晰的浮现着算计。

原主年纪太小,才会看不出这么小儿科的算计。颜长安是现代医家的继承人,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步步为营一路苦熬最后在穿越前打败了她的叔伯成功成为颜家第一继承人的人,哪里能看不出这小算计,既然在这了,再绝望她也不可能再去自杀。

“长安妹妹。”颜若水充满吃惊的看着她,“听说你不肯吃饭,你还因为母亲没答应你的事你闹脾气呢。”她嘴里担忧着,眼底却藏不住的看好戏。

颜长安瞥见窗外走廊有影子闪动,眸光微闪的开口:“我在反省。”

“反省?妹妹说笑了,你我不是外人,我知你心中很气你尽管对我说,姐姐不会往外说的。”颜若水一脸姐妹情深的表情。

“难道姐姐认为我不该反省吗?父兄如今不在,母亲为了这家忙上忙下都病了,我却在这时因为轻信了一个下人的话而觉得母亲会对我不好这么胡闹着给母亲增加麻烦实在不该。”上辈子庶姐也是这般姐妹情深而原主傻呼呼的落了套把心里的苦全说了出来,外头的人也是这庶姐安排来的,为了听她‘原计划’和原主对好的话,颜长安怎么可能如她愿。

颜若水急了,这和原先说好的不一样啊,按照原本的计划她会借口长安不大好去喊母亲身边的嬷嬷来,而恰逢嬷嬷听了颜长安抱怨母亲的话从而惹了母亲让母亲父亲彻底厌恶了这小傻子才是对的啊。

“原来是有下人乱嚼舌根!”一严厉的声音响起。

“嬷嬷……”颜长安早知道外头有人了,装出一副吃惊的表情:“你,你怎么来了,母亲她是不是很生我气啊。”

“怎么会…”如果没听到刚才的话,雅嬷嬷也很是生气的,可听了刚才的话,知道了长安会这样是因为下人乱嚼舌根,立即释然:“夫人若是听了二姑娘刚才的话定会十分欣慰的,不过长安小姐日后莫在听信外人的胡言乱语了。”

“恩,长安知晓的。”颜长安眼泪顺着小脸滑落砸在丝绸被上,喃喃说:“长安一时糊涂听信了那外人的话以为因为姨娘逃了母亲会对长安不好,可母亲若对长安不好怎会吃着穿着样样都紧着长安,长安只是一个庶女本不该有这待遇,是母亲心善。”这些都是大实话,并非她违心之言,原主的嫡母对原主的照顾是一般庶女都没有的。

“长安小姐知道就好。”嬷嬷一脸欣慰的。

“恩,我知道,请嬷嬷转告……咳咳。”颜长安嗓子痒咳了起来,背上有只手顺了顺,她一看,是嬷嬷,感激一笑,继续说“还请嬷嬷转告母亲,是长安不孝没能给她减烦恼还增了愁恼,以后长安不会了。”

“这些话老奴会转达给夫人的。”雅嬷嬷讲道,说来长安小姐也是个可怜的被生母抛下无依无靠的。

“是,谢谢嬷嬷。”颜长安忙感激一笑的。

“长安小姐客气了。”雅嬷嬷转而又看了眼颜若水。

“长安妹妹有些不好,我留下来照顾她。”颜若水笑的很勉强,她要留下来弄明白怎么回事。

长安小姐和若水小姐的感情一向好,嬷嬷没甚怀疑的退出去。

颜长安也吐了口气,然后意识到自己后背居然吓出一身冷汗了,不禁苦笑一声。

也不怪她会这样受惊,记忆里上辈子原主犯了错后惹怒了嫡母让嫡母失望透顶的不管她,三餐没人管是小事,还导致了一件更可怕的事等着原主。

希望刚才她说的话和做的一切能改善一下在嫡母心里的恶劣形象吧。

不然,没了娘的庶女本就可怜惹了事的庶女那本就灰暗的前途更加惨淡了。颜长安头疼无比。

“长安妹妹!”一道微含怒意的声响起。

差点忘记这庶姐了,颜长安提起精神来应对,“姐姐,我在呢。”

“你怎么不按照我们原先说好的计划行事。”颜若水口气很火大。原主没甚朋友,在府中因为母亲逃跑和庶女的身份自卑而无助,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颜若水,而往往她一动怒,原主就会退步。

“姐姐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是因为我没按照你说的行事吗?”颜长安故意一脸惊诧的问。

“不……”该死,这颜长安怎么问的好像看透了什么,不,她怎么可能看透什么,颜若水心想着,赶紧露出个安抚的笑来,“我只是替你着急罢了,你不是很想母亲把姨娘给接回来么?”她以为这样说颜长安一定会又有所松动,到时候她再多说两句怂恿她去‘求’母亲。

“我现在不想了。”颜长安心想这庶姐心肠真是歹毒的不行啊,无时不刻的想坑原主,可惜,她已经不是原主了:“姐姐以后也莫在提此事了,左右是我糊涂了,父亲不过是被贬了而已又不是犯了什么杀头大罪姨娘就能弃父亲和我而去,既然她能这样走那找回来又能这样,还能如母亲待兄长,如若水姐姐的姨娘待若水姐姐那样待我吗?咳咳……”义正言辞的讲完她‘虚弱’的咳了起来。


第2章 拆穿庶姐阴谋

“这……”这傻子怎么回事?是谁背着自己给她讲道理了?不然她一直只求她那跑了的姨娘回来,什么时候往更深一层里想过了。

颜若水不甘心放弃计划,再接再厉的蛊惑:“长安妹妹说的哪门子的话,燕姨娘生你养你,如果她回来了,肯定待你跟我姨娘待我一样好,这还用说吗?”

颜长安幽幽的问,“是吗?”

“当然。”颜若水以为她信了,重重的点头一副诚恳的表情。

“那……”颜长安一副妥协的表情:“我就去母亲那一躺吧,我问问她,如果她也点头说是真的,那我就求求她好了。”讲着她作势要下床,“恩,我的鞋呢。”

“我替你拿。”颜若水殷勤的帮拿鞋:“长安妹妹你跟母亲说的时候可别提到我。”

“那怎么行。”颜长安拒绝答应这要求:“如果母亲同意了那就证明姐姐你说的是对的,这样大的功劳我怎么能瞒下来,我会跟母亲一五一十的说清的。”

“不成。”颜若水惊的忙忙找借口说:“母亲她是女人,是女人就不会希望自己的夫君有三妻四妾,母亲她也是一样的,如果叫她知道我出的主意那她会生气的,你可不能害了我!”

“既然母亲会生气父亲有三妻四妾,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到母亲面前去说,那样母亲不同样也会生我的气吗?”颜长安歪歪头,口气有些似笑非笑不过保持不到几秒就咳嗽了,落在颜若水眼里就是全然无害而困惑的样子没半点气势,啊啊,这该死的虚弱身体。

“这……”颜若水一时不知道怎么圆。

“母亲她身体受了寒正虚着,我怎么可以去气她,所以,姨娘的事若水姐姐莫要再说了,不然我就到母亲面前告状去。”颜长安咳完觉得很累,直接的给了颜若水最后一击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自己不傻!别想忽悠她。

这长安傻子怎么今儿跟变了个人似的这么难忽悠了?

怕她真的告到母亲面前,颜若水打了退堂鼓的勉强一笑:“你说的是,是姐姐想的不周到,差点害了你,那这事就先算了,还有这事你别告诉母亲,我怕母亲会生你的气。”她扯着帕子。

呵……

是生我的气还是生你的气?

颜长安心底清楚,面上端的一副怕怕的表情说“恩,我知道了,那若水姐姐这事你知我知,我们都不要告诉母亲啊。”当然,只是短时间内不告诉,将来就未必了。

守诺二字要看人而做。

为君子守诺那叫言而有信。

为算计你的人守诺,那叫傻子。

颜长安这辈子最不喜的就是做傻子了。

颜若水只当颜长安还是很傻很好忽悠松了口气的说,“恩,你放心我一定为你守口如瓶,你身体虚着姐姐给你倒杯茶啊。”

“好。”

庶姐一走,颜长安把茶水倒了,这种智商还保留在动不动就除了给你下毒还是下毒别无它计的古代,她傻了才敢喝这庶姐倒的茶。

她也根本没打算去告状,就是吓颜若水而已,作为一个刚惹了事的庶女这会去告状也不过是给人烦上加烦,鬼知道嫡母能不能听进去还是在心里嫌自己多事,她才不会犯这种傻呢。

记忆还告诉了颜长安一事,上辈子颜若水坑害成功原主后,又弄死一个丫鬟,也是彻底让嫡母下定决心做了后头那事的原因。

这辈子她替原主走了不同的路,可不知道丫鬟事件还会发现不。

既然知道了不做防备就不是颜长安的性格了,“来人。”

嘎吱一声,进来了三十出头的妇人:“小姐,什么事啊。”

燕张氏,原主生母的奶娘,吃里扒外的主,因为主子逃了后被颜若水母女收买在原主耳边不停的吹耳边风,叫她借着救父之恩被颜若水怂恿着犯下了诸多错事,还仗势欺人收拾了她原本的两个贴身丫鬟,最后把过错推到了她这个小主子身上来,这是原主死前才知道的。

叫进来这么一个人,也让颜长安意识到了原主身边毫无可用之人,但没办法了:“我有些发烧起来了,这会是大夫给母亲请脉的时候,奶娘跟雅嬷嬷说一声请大夫来替我看一看。”

“哎哟,小姐你说什么呢,你是庶女出身的比不得嫡系,这给夫人看的大夫我一个庶女的奶娘哪里能请得动啊。”燕张氏口气夸张的说。

“哦,那奶娘去跟若水姐姐说你办不到。”颜长安一副没办法的表情。

燕张氏愣了下,“这是若水小姐吩咐的?我怎么不知道?”

“若水姐姐让我不要告诉别人的啊,哎,我怎么不小心说了出来了。”颜长安忙忙的捂嘴,然后又放下小手大眼无害的说,“哎呀我什么都没说过,奶娘,你说的对,我一庶女有什么资格让母亲身边的大夫给我看病,还是算了吧,我睡会就好了。”

“哎,别啊。”燕张氏赶紧的说,“既然是若水小姐的吩咐那肯定是为了小姐好。”八成柳姨娘又出了什么主意要是因为她而坏了这计划那她吃不了得兜着走,“长安小姐你先等着,我马上就去找雅嬷嬷。”

“可奶娘你不是说我是庶女……”颜长安一副犹豫的表情。

“小姐是救了老爷的人,怎么和一般的比得。”燕张氏怕颜长安改变主意,匆匆去找人了,身后是颜长安软软的声音,“奶娘要悄悄找别让别人知道,这是若水姐姐说的。”

多亏原主一直软弱顺从的,这燕张氏对她的话没半分怀疑。

试了试额头温度的,很好,很烫,应该足够了,在人回来前,她又把窗户敞开吹了会冷风,最后本来想关又改变主意,让它开着。

……

三刻钟后。

雅嬷嬷来了,看颜长安身上没盖被子,敞开的窗户,眉头一皱,这燕张氏是怎么照顾主子的?

“嬷嬷你怎么亲自来了。”颜长安浑浑噩噩的撑起身体,“母亲不知道我发烧吧?”


第3章 配合演戏

雅嬷嬷第一反应就是长安小姐安分不到三刻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口气冷漠:“奴婢还没告诉夫人。”

“那就好。”颜长安口气软软的:“嬷嬷你一定要帮我保密,我怕母亲知道了会怪我。”讲着,她目光小心的往外一看,好似怕被什么人听到的样子,等抬头对上雅嬷嬷,她又似乎怕被看穿低下头去。

雅嬷嬷心头一软,眼里的质疑化为一丝疼惜,伸手抚上颜长安的脸,“嬷嬷答应长安小姐,不告诉夫人,长安小姐先躺着,嬷嬷去把大夫喊过来。”她刚才以为颜长安是假烧真闹,没把大夫带过来。

“谢谢嬷嬷。”颜长安甜甜一笑,感受到雅嬷嬷暖暖的手和眼里的疼惜,垂下了眼睑掩去了里头对于利用了嬷嬷的愧疚在心里说了声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然后乖乖的躺了下去。

等大夫过来,把了脉开了药。

燕张氏不知道又溜哪去了,雅嬷嬷眼里滑过怒气,亲自去给颜长安烧药,又亲自喂了她喝下去。

“看到是嬷嬷你真好。”颜长安闭眼半睡半醒喝完后又打了个激灵醒来,嘟嚷了一声。

“唉,睡吧。”雅嬷嬷眼里滑过惊诧,把长安放下盖好了被子再把窗户关严实了,而做完这一切,燕张氏还是没回来,她派了个丫头守着长安。

床上,颜长安睁眼了眼,暗忖一切都准备就绪,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养足精神了,安神汤的药效上来她熬不住的慢慢睡着。

西院中。

“该死的颜长安今儿不知道犯什么抽。”忽然就变了个人似的都不听话了。颜若水气死了。

“二姑娘你前两天让我查梨子和长安姑娘在长廊下说什么。”她身边贴身丫鬟眸光闪了闪的说,“我今儿在梨子房间里搜出了一对耳坠,那应该是长安姑娘给她的,就不是知道让梨子干什么。”

“梨子收了长安妹妹的耳坠?”她眸光寒了寒的,这该死的梨子居然吃里扒外背叛自己:“来人,去把梨子给我带进来。”

……北院……

“长安妹妹,你救了父亲,母亲看在这面上一定不会怪你的,只是一个丫鬟,我就不一样了,我会被打死的,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颜长安忽然醒来,伸手想拿手机看几天,等对上了红蜡烛时才记起,哦,杀千刀的老天爷把她穿越了。

“姑娘,你醒了。”稳重的丫鬟听到动静立即起身给她倒水。

“现在几时了?”

“回姑娘,是子时了。”

“哦。”子时,那就是十一点了。

颜长安心里有些落寞,她宁可在现代和叔伯们‘相爱相杀’也不想悲催的落在这要什么没什么的古代,可是她知道自己是遭遇车祸而过来的,在现代怕是已经死了才会在这,就算回去也不可能‘死而复生’。

“砰”一声,她想不开的把脑袋往枕头一磕,呜,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嘛!

“姑娘?”丫鬟叫她吓一跳。

“没事。”颜长安提起精神的一笑,“你是雅嬷嬷身边的丫鬟吧,你回去吧,这个给你。”她落地从抽屉里想找银子,结果只找出几个铜板!

她强装镇定的把十个铜板给了目瞪口呆的丫鬟:“好像有点少。”

丫鬟张了张嘴:“照顾姑娘是我的本分,怎么能收姑娘的银子。”

这银子也不是让你白收的。颜长安心里说,坚持把十个同伴塞进丫鬟的手里,“那就当是我赏你的,我烧的这么严重连我姨娘的奶娘都不见踪影,只有你愿意照顾了我几个时辰。”她没有说谢谢,因为知道在这地方即便只是庶女也不可能向个丫鬟道谢的,若一声谢谢说出来传到嫡母耳朵里难免会惹疑。

丫鬟只能收下那凄凄惨惨的十个铜板:“那,多谢姑娘,奴婢告辞。”

“去吧。”颜长安一笑的,独自回到软塌上,没睡觉,抱着膝盖从窗口看着天空的半轮弯月,喃呢道“好美丽的景色。”可惜这么好的景色不能安安静静的欣赏。

她刚这么一想,门口就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唉,来的真快。

燕张氏脚步匆匆,身后领了一青衣丫鬟,一进来就扑通一声拼命的给颜长安磕头:“长安姑娘求求你救救我们姑娘,你一定要救救她不然就完了,奴婢给你磕头了。”

“是呀小姐,你要不救若水小姐的话她太可怜了。”燕张氏也假意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颜长安很无语,把人领进来就直接开口,这是把她当得多傻啊,还有这位,头都磕不到地上,多点真诚少点套路不好吗?

偏偏她还得眼瞎的接受才行,颜长安心里无奈的装出一副惊诧的表情:“若水姐姐怎么了?先前从我这离开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奶娘你快别哭了,先跟我说啊。”

地上的丫鬟爬到长安脚边抓着她的裙子嘤嘤哭泣,“是梨子,我家姑娘令她办事,她,她却偷跑出去玩,我家姑娘一气之下罚她去钓鱼,结果梨子不小心落水死了,呜,怎么办啊!”

“这样啊,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颜长安口气无所谓:“只是一个丫鬟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个什么丫鬟,你要是在天有灵可别怪我,我这是配合演戏而已。

燕张氏等的就是这句话,心喜而不显露的说,“只是一个丫鬟当然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若水姑娘她不像姑娘你一样受老爷宠,若是叫老爷夫人知道了,她是要受罚的,哎,要是若水姑娘是长安小姐你就好了,夫人肯定会看在姑娘你救了老爷的份上,不会计过的。”她言语有意诱导。

“哎,是啊,真可惜若水姐姐不是我。”颜长安装作不懂的长叹了声气,配合着惋惜,“那若水姐姐这二十鞭子得吃定了吧,我是不是该准备些上好的金疮药?”

燕张氏想欺着颜长安不懂吓唬,“那二十鞭子下去是要命的再好的药也没半分用了。”


第4章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这么可怕?”颜长安如愿被她吓一跳,“那可怎么办啊。”

“长安小姐你可以替若水小姐顶罪啊。”燕张氏急忙忙的说,“就说梨子是因为小姐你要吃鱼才让她去抓鱼不小心溺死的,夫人肯定不会罚你,若水小姐也不用受罚,多好。”

是啊,多好。

然后她就成了嫡母眼中连撒谎都不会借着救命之恩犯傻的蠢货,她那位庶姐则坐收渔翁之利!

颜长安看着眼前两张满眼贪婪而急切的要自己答应下来的脸,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小姐你还在想什么。”燕张氏可是要回去交差拿银子的,面孔立即有几分扭曲:“若水小姐对小姐你这么好,小姐只是帮她一下,这是应该的。”

“但是……”颜长安口气还是很犹豫。

燕长氏气得猛的扑上去抓了颜长安的手,若这废物小姐不答应,那她怎么跟柳姨娘交代怎么拿赏银啊。

“小姐,这事你必须答应,不然若水小姐就死定了,在这府里就没人帮你了知道吗?!”她的手重重的用力。

若是原来自卑又奢望拥有疼爱的颜长安必然会被她这番话吓到。

可现在的颜长安疼痛之余,只是在心里冷笑一声。

答应,她当然会答应的!

不然怎么接下来的戏可怎么唱。

她极力的压抑脸上闪过的惶恐镇定的说,“奶娘我知道了,我答应就是了。”

颜长安清晰的看到了燕张氏脸上闪过得意的情绪,没有半分愧疚。

这样更好,她不用手下留情了,颜长安啊颜长安,这里是古代,不是现代,你若心慈手软死的可就是你自己了。

颜长安在心里告诫过自己,再缓过来时眼里满是坚定了,她故作口气懵懂的问,“奶娘,是不是只要我说我把丫鬟打死了就好了。”

“姑娘放心,这个若水姑娘已经安排好了。”燕张氏立即得意的说“我们现在就去若水姑娘的院子,到时候姑娘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就要去吗?可是……”颜长安一副想等明天吧的表情。

“必须得现在。”燕张氏急急的扯过颜长安就往外走,这事不落定若水姑娘怎么能睡个安稳觉呢。

“哦。”看着急于讨好庶姐的燕张氏,颜长安也垂下了眼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要作死,那她怎么会不成全呢。

跟燕张氏踩着夜色到了颜若水的院子,颜长安看到了梨子的尸首,躺在地上头发湿哒哒的不过身上的衣服却是干的。

好一个颜若水要她顶罪还不够还想坑她一把,落了水溺死的人怎么可能身上的衣服不湿的。

她知道庶姐这是故意的,因为梨子的死因不是溺水而是被打死,身上有很多伤痕,等一会她认罪后嫡母让人一看尸首就会因为衣服而起疑,再检查一下丫鬟的伤口就会知道真正的死因,到时候纵然嫡母可能不会怪她,但在嫡母的心里她也落得个‘凶残暴戾刻薄’的坏印象,本来身为庶出在这地方就很没地位了再被嫡母一不看好,她还能落得什么好,可怜原主太相信庶姐了,不然这么明显的问题怎么会看不出来了。

……

进了庶姐的房间,颜若水一见她过来泪眼朦胧的扑上前来:“长安妹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你救了父亲,母亲看在这面上一定不会怪你的,只是一个丫鬟,我就不一样了,我会被打死的,所以一会不论母亲说什么你千万都要认下来不然我就死了。”她面有哀泣之色。

恩?在现代出了名的笑脸无情的颜长安不为所动的觉得这番话好似有些耳熟……

先头梦里颜若水跟现在一样拉着她的手说了同样的话,是巧合吧?

“长安妹妹,你怎么发呆了?”颜若水声音楚楚可怜的喊她,心里却对颜长安这样子无比满意,越傻越呆才越好忽悠:“你记住我说的话了吗?一定要帮我顶罪知道吗?不然以后就没人再可以陪你玩了,我会担心的。”

颜长安眼眸微深的暗忖,你这动不动拿我命来玩的我求之不得不要呢:“若水姐姐你放心,不论母亲问起什么我都会认下来的。”

“恩,谢谢你啊长安,你真是我的好妹妹。”颜若水高兴的说,长安果然是个白痴!等这事过去后,她就会让母亲和父亲厌恶,她就是府中唯一被重视的庶女了。

“谁在那了!”一道呵斥的声音响起。

颜若水脸一白,但很快又意识到长安会为自己顶罪,自己有什么好怕的,重新挺直了腰背给燕张氏使了个眼色。

颜长安看在眼中只装作没看到,低头发呆一样。

等燕张氏大步过来掐住她的肩膀一用力时,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好痛。”

颜若水瞪燕张氏一眼,蠢货,叫你威胁她不是叫你杀她,用那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燕张氏也是吓一跳:“我,我没用力啊!”而且以往不管她怎么掐颜长安因为她忽悠说身为大家闺秀若动不动大叫小叫的会被瞧不起这废物小姐都会忍着怎么这会叫出来了,装的?

可看颜长安小脸惨白,额头汗珠直冒是真疼不是作假的。她也委屈极了,明明用的力气不大,怎么就弄疼她了呢。

她哪里知道颜长安袖袋里藏了暗器在刚才悄悄的扎了自己一下。

她深信一点,只有骗过自己,才能骗过其他人。

这时,雅嬷嬷也提着灯照过来了,“长安小姐?”她惊疑不定的,“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还有那是什么?”口气徒然变的严厉起来。

“嬷嬷,那是梨子……”在颜若水和燕张氏心安理得的等她顶罪的表情里,颜长安一脸惊容的开口说:“她死了。”

雅嬷嬷忙过去揭开白布,果然是梨子没错。

虽只是丫鬟可老爷身为太守最重视人命,这府中好端端的去了条人命,而且早上才见到人忽然就死了,必然不是意外,雅嬷嬷冷冷的开口,“若水小姐,这梨子是你的丫鬟,她怎么会死的。”

“这……”颜若水早做好准备,一副吓一跳的样子,“我,我也不知道啊,这早上还好好的呢,长安妹妹你知道不?”

颜长安毫不犹豫的摇头,一脸茫然之色:“不知道,梨子又不是我的丫鬟,我本来睡的好好,奶娘忽然把我拽了出来,说什么溺水顶罪之类的。”她口气十分困扰。


第5章 两个时辰前在看大夫

颜若水和燕张氏面色大变,万万没想到颜长安答应的好好的会忽然反口。

“废物,你……”燕张氏勃然大怒的一喊,然后意识到完了,她竟然口不遮拦的把平时喊颜长安的废物二字喊了出来,表情忙忙一转的收敛,“看我这废物没能好好照顾小姐,让她年纪轻轻记忆就不大好了,长安小姐你怎么会不知道,不是你把梨子推入水里的吗?你刚才亲口说的,你是不是怕夫人责罚所以忽然不认了?”她最后一段字加了重音,背着雅嬷嬷的目光也充满了威胁想迫使颜长安认下来。

不过区区一个奴婢就敢这样威胁她,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她还能睡个安心觉吗,颜长安坚定的摇头说,“奶娘你说什么,我没有做过的事我怎么会怕母亲责罚而不认呢,我一直在睡觉,怎么可能把梨子推入水里,奶娘你为什么要冤枉我?”她口气无措而生气的。

“哎哟我的小姐奶娘知道你怕,可这种事赖不掉的……”燕张氏口里呼着伸出粗糙的双手抓住了颜长安的手腕用了十力的力气,压低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警告着,“长安小姐你是不是疯了,你想害死若水小姐吗?”

“我为什么会害死若水姐姐,对了,你刚才叫我给若水姐姐顶罪,这种事我怎么可以顶罪,奶娘你将我置于何地!”颜长安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和说出的话让燕张氏和颜若水彻底慌了。

“不,雅嬷嬷,你听我解释…”颜若水慌慌张张的要说,“不是我。”这天杀的颜长安到底怎么回事,疯了吗?

“是啊雅嬷嬷,我亲眼看着长安小姐把人推进水里的,不是若水小姐。”燕张氏也忙忙的说。

颜长安就等她这句话了,立即问,“奶娘你是什么时间看着我把人推进水里的?”

燕张氏想也不想,口气信誓旦旦的说,“就两个时辰前啊。”梨子溺水的时间。

颜长安一脸无辜:“可奶娘,两个时辰前我正在看大夫呢。”

什么?

没想到雅嬷嬷真的把大夫喊来给这废物小姐看了,燕张氏暗骂一声赶紧改口,“那就是大夫走后,对,我记差了些时间。”

颜长安看着雅嬷嬷锐利的眼神就知道接下来已经不用她开口了,她只需要看着就行了。

“说来我送大夫走时在长廊另一边看到了长安姑娘走出了房间,我记得是酉时二刻那个时间……”雅嬷嬷思考着张口,目光锁住了燕张氏。

“对对对,就是这个时间。”燕张氏不假思索的应下来,心里得意的想废物,你就算不认我也有办法让你认。

雅嬷嬷淡淡一笑:“俩位小姐都知道咱们老爷是太守,虽然梨子只是个丫鬟却也是父生母养的,是丫鬟也是百姓,如今她死了咱们必然要给她家人个交代的,我去请夫人出来,俩位小姐,还有燕张氏随我过来去把事情讲说清楚吧。”

在原主的记忆里,嫡母是位不尽人情,因为她是庶出又被父亲重视就对她刻薄冷落的母亲。

然,当颜长安跪在地上,看到这位不过三十出头的嫡母时,便清晰的认知了那句话,一句话由百个人听来那就是百种不一样的含义,有人听出讽嘲有人听出欢喜有人听出幸灾乐祸也有人听出了善意。

她好奇的目光看着嫡母,不过三十岁的女人而已在这里却是三个男娃的亲娘了还要主掌府中一切大局,我的乖乖。

这对颜长安来说比要她和叔伯斗还难,目光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佩服。

嫡母对上这庶女眼中的敬佩,不由一愣,这长安今儿怎么跟以往不一样,她正要开口,一发声嗓子却一痒:“咳……”

颜长安凝眉,她知道这位嫡母前些日子因为小澄县的百姓闹事夫君不在而出去主持大局连着好几日没歇好风寒入侵一直都没好,而且上辈子还足足虚了一个月后边一直关在院子里见不得面。

对这样的女人颜长安向来是敬佩的,所以在嫡母落坐前左右见别人没不注意悄悄把一个软垫放上去,这样靠着能舒服些,然后迅速退回装作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她以为没人看到,却不知,嫡母身边的大丫鬟是看在眼里的,悄悄的在嫡母耳边低语了几句:“夫人,长安姑娘刚才作贼似的往你坐的位置上放了个软垫,还好似怕被我们看到。”

“恩,那软垫会有什么问题?”嫡母不由吃惊。

“不会,那软垫是嬷嬷安置在贵妃椅上的,奴婢猜测……”大丫鬟口气犹豫,“长安小姐是看你咳的不舒服怕你挨着凳子再受了凉,所以垫着。”可是向来任性的长安小姐真的是这个意思吗?她也不敢肯定。

嫡母听着不由看长安。

长安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嫡母看自己时,想到她其实三十多岁,换现代可能可以与她做成好朋友的,便忍不住冲她灿烂一笑示好,笑完又猛然想起什么来,要死了,她竟然一时忘记身份瞎乱笑了,但愿这嫡母可不要起什么疑心才好。

她迅速的低下头乖乖跪好。

嫡母本来觉得有古怪,见她这小动作却不由笑了,恩?这长安怎么身上穿的这么单薄,她开口;“天气这般凉,你们不知道给你们主子拿个垫子?”

颜若水的丫鬟机灵的拿了垫子给自家主子垫着,反观颜长安这边燕张氏毫无动静,还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颜长安看到嫡母眉梢凝起,就知道自己今天一番苦心应该不会白费。

最后还是雅嬷嬷给颜长安递来了垫子。

颜长安得救的赶紧跪在垫子上又软又舒适,小声说“谢谢嬷嬷,我跪的膝盖可疼了。”

雅嬷嬷面色一软的,这时俩名下人把梨子抬了进来。

这大晚上的忽然抬了这么个死人进来,颜长安心里都有些发毛的念了几遍清心咒,然一观大厅里的人就觉得自己太大巫见小巫了,一个个……

都淡定无比。

一个丫鬟在他们眼中虽然是命,可到底只是贱命而已。

而庶女也其实只比丫鬟好上一些而已。


第6章 二十仗打

颜长安认知了这个后不由苦笑一声的看了眼梨子的尸首,你看,我也比你好不到哪去,所以,冤有头债有主,谁害得你你找谁,回头我给你烧些纸钱但愿你下辈子投个好胎啊。

上座……

颜夫人开口:“让她的家人来把她的尸身领走带回家安葬吧,告诉他们,此事一定给他们个交代。”

“是。”

俩名下人把梨子带下去后。

雅嬷嬷悄悄的在颜夫人耳边低语了几句。

颜长安不小心听到了几句,大概就是雅嬷嬷已经发现梨子不是溺水的而是被打死的。

再看嫡母淡定的表情,她脑海里划过个念头。

身为府中的女主人,这府里的事真的能瞒过这位嫡母的眼睛吗?

颜长安心里刚闪过这样的猜测,“砰砰砰”几声响,燕张氏跪在地上猛磕头:“夫人,夫人,奴婢没有看顾好姑娘让她犯下这样的错,姑娘失了亲娘心中惶恐难免惧事,请夫人惩罚奴婢!”她言外之意,她有看顾失责之错,而颜长安就是杀了人还推卸责任。

颜长安好笑的没辩解,一脸愕然之色的看着奶娘,随即低了下脑袋。

千言万语的委屈仿佛都在这一动作之中。

颜夫人将这一幕不着痕迹的看在眼里,眼里微讶:“长安,你怎的不说话?”

颜长安脑袋小幅度的摇了摇:“长安没有做,相信母亲会查明给长安一个清白。”此时不表真心,更待何时。

她的话既表明委屈,又小小的捧了下嫡母。

短短两句话远比燕张氏讲了一堆还有用,所以说,话不在多,贵再精。

这长安性子好似变了个人,可是顺眼不少。颜夫人心里想着,再看燕张氏。

燕张氏立即俯身跪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一副心痛难当的摸样,“奴婢没做好本份管不住小姐,奴婢对不起燕姨娘,对不起小姐。”

颜若水趁机开口说,“这事怎么能怪奶娘,长安妹妹本就脾气下,不过她本心是好的,一时犯下过错而已。”

颜长安默默的扯着裙子低头只做委屈状,心里高兴的呐喊,说吧,多说些,说的越多作的死越多。

她很肯定,这嫡母估计也不是原主记忆里那种善妒没脑子的人,不但不会没脑子只怕比谁都精呢。

颜夫人等颜若水和燕张氏一起说完,才不紧不慢的抬手;“来人。”

两名家丁进来。

燕张氏和颜若水心头暗喜,这是要惩罚颜长安了吧?

她们转眼瞧着,期待的等着。

但很快她们就蒙了,因为雅嬷嬷厉色开口;“把燕张氏抓起来打二十板子。”

颜长安扯着裙子的动作轻了些,心想:开始了开始了,扮猪吃老虎的嫡母开始发威了。

燕张氏被架着拖了几步后尖着嗓子喊道,“雅嬷嬷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小姐啊。”

雅嬷嬷冷笑:“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你希望长安小姐挨这板子?”

燕张氏再傻也知道这会无论如何也不能应是;“不,不是,我……可为何要打我!奴婢不服。”

“你不服?不敬主子,往主子身上泼脏水,怠慢主子,这么冷的天竟然没给你主子穿上鞋就这样让她在走动自己却穿的一身厚衣谁给你的胆子!种种劣行加起来只打你二十板子还是轻了去的,不过姑且还有后帐要算,就先算这些,等你领完二十板子还有命再,我们再清算。”雅嬷嬷将着叫家丁给拖下去行板子。

外头很快响起了燕张氏凄厉的唉呼声,一声高过一声。

颜长安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下,并不是害怕也不是心软,而是松了口气的,不过转而看到旁边颜若水煞白而忐忑不安的扭来扭去的身体,对上长安时目光怨毒起来。

颜长安唇角微勾了下。

过了一刻钟,燕张氏挨完板子像死狗一样的被拖了进来,她心里恨极了颜长安害自己落得这地步,眼中却尽是恶毒:“夫人,奴婢有罪,奴婢挨了板子认了,可是你千万莫怪长安小姐,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想拖她下水。

原主啊原主,你究竟是留了一条怎样忘恩负义的狗在身边。

你若在天有灵且看着吧,也算是我付了占用你身体的报酬了,虽是不够,但也非我心所愿。

颜长安知道自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猛的抬头开口:“奶娘你口口声声说我推了梨子入水,那我问你,我是怎样推她入水的?”

燕张氏没想到这废物小姐会忽然开口还是用这么威严的口气,愣了一下后,在她清澈而不回避的眸色里忽然起了些胆怯。

“奶娘,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话了?”颜长安再度讲话。

燕张氏心里暗嘲自己想多了,这颜长安若不是个废物怎么可能在这时候还称自己一声奶娘,她立即提了精神一副难过自责的表情开口;“长安小姐你真的忘了吗?你因为夫人没答应你将燕姨娘接过来而生气跳了水,醒来后本来打消了念头,可因为夫人给你请了大夫,你看了大夫后又念头萌生跑出去想找夫人再说,结果半路碰上了梨子,她对你说了两句不敬的话,你就将她推落水里,她挣扎了几番,就死了去了……”她一脸悲戚之色。

“你确定你这都是你亲眼看到的?”雅嬷嬷忽然出声。

“是。”燕张氏感觉到不对,可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暗暗咬牙点下头来。

“请母亲给长安作主。”颜长安冲嫡母磕头,这一头磕的结结实实没有半点水份在,也是替原主磕的。

颜夫人也因为这一记响头,多看了颜长安一眼,然后才看底下,“若水,你呢,有什么话要说吗?”

颜若水想也不想的立即说,“长安妹妹也不是故意的,请母亲轻罚。”

颜夫人不再看她:“燕张氏,你以为,这府中上下就你一个人是聪明的吗?算计到主子的头上,欺瞒到主子头上!你口口声声亲眼看到梨子溺水而亡,那为何大夫说,梨子是被打死而亡的。”


第7章 生恩虽大也不及养恩

燕张氏反应也极快,“那定是长安小姐失手将她打死后,才把她推入水里的。”

雅嬷嬷站出来;“燕张氏谁给你的胆子,吃颜家的用颜家的拿颜家的还无赖颜家的小主子的?早前你说梨子落水的时辰是两个时辰前,可两个时辰前,我亲手熬了安神汤给长安小姐喝下,长安小姐喝下后便睡着了,因长安小姐孤身一人我又派了丫鬟一直守着,青儿,你说……”

一直窝在角落的丫鬟立即站出来说,“长安小姐喝了药物后一直睡到了子时,期间并未醒来过。”

颜长安果断在这时卖可怜的喃喃自语:“多亏了雅嬷嬷叫了大夫来,也多亏了嬷嬷熬了那碗安神汤给我喝,不然,我这会真是一身污水洗不清了,还好还好……”她拍了拍胸口一副吓的不轻的样子。

颜夫人:”……“这么孩子气的动作出自颜长安?

燕张氏张口欲辩:“不……我……”

雅嬷嬷厉声打断她,“你不用说了,我来替你说,想说你记错了,梨子溺水的时辰是子时后对吗?”

燕张氏厚着脸皮硬着头皮的点头说“是是,没错,奴婢老了,看错天色了。”

颜长安无比佩服,这慌撒的,这脸皮厚的。

雅嬷嬷淡然一笑:“我早替你想到了,所以请大夫验过,梨子死去的时辰已有两个时辰之久。”

豆大的汗珠从燕张氏身体额头滑落,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怕的,原来雅嬷嬷从刚才就已经怀疑她并给她设下圈套,而她毫不知情的往里头钻了。

燕张氏知道今儿完了,自己完了不,还没完,只要,只要……她猛的想到了颜长安,趴在地上蹭动身体爬了过去抓住颜长安的手,“长安小姐,我的小姐,奴婢一时糊涂,奴婢打杀了桃子奴婢害怕,所以推到你身上,奴婢实不是故意的,你看在奴婢伺候了主子和小姐你二十载的份上救救奴婢啊,奴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好一个有心计的老奴。

竟把杀梨子的锅也一并背下再求了她,以奢求自己或者颜若水有一人出手救她吗?

可是……

休想。

颜长安不管为了原主,还是为了自己,她不可能救下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奶娘你说什么呢,怎么成你杀了梨子了,明明先头你说是若水姐姐不小心打杀了梨子的。”

“颜长安你别胡说,梨子对我忠心耿耿,我怎么可能打杀了她……”颜若水差点没把帕子扯烂。

“对啊,梨子对姐姐忠心耿耿,为什么姐姐会打杀了她?”颜长安一脸困惑的,嘴里反问着颜若水,目光却是看着燕张氏求解。

屋内不少丫鬟都低下了头,尤其颜若水身边的。

主子打杀一个奴婢还需要理由吗?

也就是颜府太守大人不是那么草菅人命的,否则梨子今儿死了也是白死。

但是长安小姐说的没错,梨子那么忠心耿耿,若水小姐说打杀就打杀了,日后谁知道会不会是她们呢?这些奴婢一时间都对颜若水感到寒心。

燕张氏不管不顾的把责任扛下来说,“不是若水小姐杀的,是奴婢打杀的,都是奴婢打杀的,梨子因为看不起小姐你的身份出言不逊我想教训教训她没想到不小心把她打死了,长安小姐我都是为了你啊,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吧。”她眼里充满了希冀的。

雅嬷嬷正要开口,颜夫人发出了轻咳用眼神阻止,她要看看一向懦弱的颜长安会怎么做。

颜长安即便没看也知道嫡母在观察自己,她知道这必须是自己端出态度的时候了:“奶娘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燕姨娘走后我心中不安日夜噩梦醒来时却无半个人在我身边,连喝杯温水都没有,奶娘你说为了我让我背下杀害奴婢的罪名,日后传出去,人人都会指着我的鼻子说我这是暴戾随意打杀奴仆的颜家庶出姑娘,你还让不让我在外做人了,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可你做的事,我却看不到一件是为了我的。”最后……她苦笑一声的,“若不是我差点死了一场得到先人指点想通了自己做的傻事,差点就这样一直听你说的错下去。”

最后一句话令心有狐疑的颜夫人和雅嬷嬷恍然大悟。

原来是差点死了一场才想通了,怪道忽然脾气硬了起来了。

而燕张氏狡辩不出一句话,只得搬出杀手锏恶狠狠的说,“姑娘,我是燕姨娘的奶娘,你不能看着我死,我死了,燕姨娘会怪你的。”她知道颜长安心里很在乎生母,然而下一秒她就失望了,这废物小姐怎么笑了?她怎么会笑?

颜长安一脸好笑的摇头:“燕姨娘她弃我而去,留你在身边,却让我犯下诸多错事令颜府蒙羞,令母亲愁恼令父亲失望,我为了一个离我而去的姨娘让这诸多关切我的人而烦,真是万万不该的,生恩虽大也不及养恩。”讲着,她看了眼嫡母,结结实实的再磕了一头:“母亲,先头全是长安糊涂,请你原谅长安,从今日起,长安必做个让你省心的女儿,还请母亲再操心一回,帮长安处置了燕张氏吧。”

燕张氏是她生母的奶娘,若由她出手处置,传出去对她名声不好听。

世人不会听诸多理由也不会想知道燕张氏犯了什么,只会指着她说刻薄冷待生母的奶娘忘恩负义诸多。

若是现代的颜长安可以不顾名声。

若是嫡女的颜长安也不需要操心,可她只是个举重若轻的庶女。

颜夫人挑挑眉梢的,这庶女溺水一回机灵起来了,这份机灵很好,起码知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需要她添烦恼。

她张口喊:“来人,把燕张氏绑了送去衙门,将她所犯之错一一述清,也告诉梨子的亲人,再告诉县老爷,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一切按律法行事。”

两名奴仆立即应:“是。”

燕张氏还要再开口,雅嬷嬷快一步的说,“把她嘴堵上别吵吵了夫人。”

立即有人往燕张氏嘴里塞了块抹布,拖了下去。

颜长安知道梨子的锅嫡母怕是要让燕张氏背着了,古人最是讲究名声了。


第8章 能不能换种罚法

反正燕张氏从身边除去,她可以睡个安心觉不用担心睡梦中叫人掐死或者毒害死。

这么一想颜长安心里的大石也去了一块,恩?她眼角余光看到颜若水狠狠的瞪了自己一记。

她便冲她翻了个白眼。

颜若水愕然一脸,似乎没想到颜长安会对自己翻白眼,是自己看错了吗?这懦弱的废物妹妹今儿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

上座的颜夫人开口了。

“来人,请家法。”

听到家法,满屋一静。

颜若水第一反应就是看颜长安,嫡母忽然请出家法肯定是要打她的吧?这么一想,满眼幸灾乐祸。

咦,这废物怎么拿这眼神看自己?

颜长安看着颜若水幸灾乐祸的眼神,忍不住起了一刹那同情,但很快就把自己的同情拍死了,什么人都同情,颜长安你是要记得这里是古代古代。

家法很快请来。

颜夫人张口:“长安。”

颜长安背脊一挺;“在。”

颜夫人看她紧张,淡淡一笑;“你起来。”

颜长安麻溜的爬起来不知道下一步,于是也不费脑去猜,直接问嫡母;“母亲,然后呢?”

颜夫人:“……”

“往旁边站着,看着。”

“是。”

颜长安听话的照做,挨到了雅嬷嬷身边。

雅嬷嬷指点两句,“长安小姐好好看着,也好好记着。”

颜长安没问看什么记什么,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不过上辈子挨这家法的对象是原主,不是颜若水。

下一秒。

“唰”的一下,大丫鬟便一甩家法的狠狠的打在了颜若水的背脊上,背脊立即蔓开一道血痕。

“啊!”颜若水痛叫一声趴在了地上,眼中除了疼痛还盛满了难以相信,她以为打错对象了。

“蠢材,蠢材,颜长安在那边!”她痛叫着说,“你打错人了。”

“她没打错人。颜夫人冷冷淡淡的开口:“怎么,你以为请家法要打长安吗?错了,从一开始请家法要打的就是你。”

“为什么……”颜若水满脸愕然!为什么打的不是那个废物而是她,她做错什么了?

梨子的死不是燕张氏那没用的东西背了吗?

那她还做错什么了?

“我不服我不服!母亲,我不服!”颜若水尖声哭喊着。

“唰”又一鞭子抽下来。

“若水。”颜夫人居高临下而冷淡的看着她,“你真的想要我当着满屋丫鬟的面说说我为什么要打你家法吗?你现在将头一点,我便说。”

颜若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嫡母什么都知道,可是怎么可能呢……

“唰”又一鞭子抽下来。

连续五六鞭子,颜若水眼皮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颜长安也是吓了一跳:“母亲,若水姐姐昏倒了啊。”

颜夫人不解的看了她一眼:“我看到了。”言外之意,不用你说。

颜长安天真无邪的说:“若水姐姐都昏倒了,那剩下的鞭子打下去她也是不知道的,所以……”

大家心想,颜长安想帮庶姐求情吗?

“所以母亲还是等若水姐姐醒了再打吧,这都昏过去了打了也没感觉,都没感觉了还怎么长记性啊,这鞭子白抽了那若水姐姐也太可怜了。”颜长安叹息一声的,如果是现代颜家的人在这一定能看到她头上仿佛长出了两个恶魔的角一样。

颜长安,她最擅长端着关心你的表情说着替你操心的话实则把你气得要死要死,你被她气死了还得向她说声谢。

地上。

颜若水气得喉咙一甜,一口血差点没喷出然后真的昏生生把自己给憋昏了过去了。

颜夫人只瞧一眼,就说“长安说的有道理,本来是要长记性的惩罚这抽下去不但没长记性还叫若水白挨了那真是说不过去。”

颜长安拍马屁说“母亲英明。”

颜夫人笑笑,唤了声:“长安。”

“啊?”颜长安直觉嫡母这声喊不是什么好事,心里打鼓的对上嫡母含笑的眼神。

嫡母说“你上前。”

颜长安乖乖依言上前。

嫡母又说,“把手心伸出来。”

颜长安再乖乖的照做,下一秒大丫鬟手里的家法就抽了下来,颜长安眼瞳一缩,下意识的把手收回藏到背后,意识到嫡母是要打自己她也不敢为什么要打自己,只得鼓着胆子商量,“母亲,这家法看着怪疼的,能不能换种罚法,比如抄佛经什么的。”她宁可写千百字也不想挨罚。

满屋子人;“……”

颜夫人暗暗翻个白眼:“你刚才不还说不疼怎么长记性呢吗?”

颜长安觉得自己挖坑埋了自己,干哈哈的苦笑:“其实,今夜的事足够长安很长记性了。”

颜夫人乐呵呵的;“是吗?可我不信呢。把手伸出来吧,再若下去,就不是挨两鞭子而是四鞭子了。”

这嫡母看着柔柔弱弱一副我很好商量的样子,实际上一点都不好说话。

颜长安没办法的把自己的手伸出来,贼可怜兮兮的一抬眼。

大丫鬟被这眼神看得心软,两鞭子抽下时,力道明显敷衍了些。

不过还是很疼……

两道血口子立即出现,颜长安紧握手心不敢呼疼也不敢叫出声,硬着头皮问嫡母;“母亲,长安为什么要受这两下?”

颜夫人本以为她会哭,没想到却没哭。

这庶女她向来不怎么放在眼里,唯一关注也是救了老爷那几天,却是个水性子,和逃了的燕姨娘一样动不动掉眼泪。

可这长安看起来却好似有些不同。

不过就是她不问,颜夫人也是打算告之她的;“燕张氏是你母亲留下来的人,虽是奶娘,可就算是奶娘那也只是也奴婢,你身为颜家小姐却叫一个奴婢压在你头上放肆,嚣张,今日还整出了一无辜人命,还要我出面替你收拾,你说你该不该罚?”

嫡母所说也是长安所想。

罢了,谁叫她占用了原主的身体呢,这罚受过就受过吧,她心服口服的点头:“长安受教了,日后再也不会了。”

她刚屈膝一福,身旁就有一道风冲了进来还把她撞了下,颜长安为了防止落地手心下意识的撑地,刚受过家法的手心那滋味,简直酸爽!额头冷汗大颗大颗滑落,她疼的简直想骂娘。


庶女情意许权王 主角: 颜长安, 蓝十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