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有邪 主角: 方肆月, 顾止安

天真有邪 主角: 方肆月, 顾止安

第1章 梦境

方肆月哭着从睡梦中挣扎着醒来,有些许茫然地看着天花板,久久回不过神来……

刚才梦中的一切似乎还紧锁着她,不愿松手。

等方肆月缓过来后,放下腾空的双手,狠狠地擦去自己眼角顺势落了下来并且已经打湿了枕套的泪水。

深吸了一口气,方肆月翻了个身改为朝里面的墙壁侧躺着,刚刚才控制住的眼泪又不听话地夺眶而出。方肆月有些用力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直至泛白,口腔里也弥漫出了点点的血腥味儿,这才勉强不让自己在这昏暗的房间里哭出声来。

那种讨厌的感觉又来了……

不知从哪一年的四月开始,方肆月总能梦到自己小时溺水的场景……

整个四月,从开始到结束,都在重复着这样一个梦。

大人的尖叫声和小孩子因为受到惊吓发出的哭喊声刺激着她的耳膜……

方肆月梦见自己奋力地在冰冷的湖水中挣扎着,水漫进她的口腔,充斥着她整个鼻腔。

在失去意识前,她看到了那个不顾一切游向她的身影…方肆月拼尽了全力很想再靠近一点点,却好似被什么东西拉拽住了脚踝,硬生生拖着她,往湖中更深处的地方去…

她想要逃脱,却是无用功。

“救救我…”

话没能说出口,窒息、彷徨、恐惧随着梦境席卷而来,包裹住方肆月小小的身体,拉着她前往更黑暗的地方。

梦境到这里戛然而止,方肆月流着泪醒来。

它一直重复着,循环着…

方肆月小时候的确溺水过,但记忆也就到这里,溺水之后发生了什么,她统统记不清了。

她总觉得那段回忆是痛苦的不记得也罢,可老天爷似乎有意地折磨她,每年都让她重复这样不愉快的梦,然后在黑夜里哭到天明。

方肆月是害怕的,尤其是在这黑夜里,无助感更浓。

将自己整张脸埋进被褥中,方肆月想尽了办法让自己与黑暗隔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清晨七点。

精神恍惚地爬起来,坐在床上盯着书桌的一角便开始出神。

明明没有什么值得难过的事情,眼眶却涩了一圈,眼看泪水就要落下。

“肆月,起床了——”

门外,妈妈的呼唤声传来。

方肆月才回过味儿来,用睡衣的袖子抹了下眼睛,深吸一口气,胡乱地回应了一声。

“知道了——”

收拾完了方肆月匆匆出门,才得以在上课铃声前一秒踏进了教室门。

老师还没来,方肆月暗自松了一口气。

入座后,邻座的许晴桑挪动了两下椅子靠近方肆月,用手遮挡着嘴巴轻声对方肆月说:“林学长今天有表演。”看了眼方肆月后,许晴桑接着说,“人民广场,下午一点。你去吗?”

方肆月闻言微微一愣,将刚拿出的课本整齐地摆在桌上。

许晴桑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定定地等着方肆月的回答,她一点都不着急。

忽然她听到方肆月小心翼翼地问问:“你有门票吗?”

许晴桑听后笑了开来,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拍拍自己口袋。“有。”

她一点都不担心方肆月会拒绝,在林学长的事情上,许晴桑百分之百地保证方肆月不会拒绝。

果然,片刻后她听到对方说:“去!”

方肆月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微微地颤抖着,低下头,手指扣着课本的边边角角。有些紧张...即使知道自己只是林和言千万追捧者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但方肆月还是紧张地很……有那么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在舞台上歌唱舞蹈的林和言。每一个动作都让她那么的入神…方肆月抿着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林和言这个名字就好比是方肆月此生的魔咒,更是她青春时不安分的悸动。

高一入学时,林和言作为学生会长,站在人群中为新生答疑解惑。即使知道有部分人是因为想要和他搭话问了又问,但林和言丝毫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脸上亲切的笑容依旧…就好比那春日早晨的阳光一般……

方肆月就站在距离林和言十米的位置,笑容一下子击中了她的心脏。

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生…

从那之后,方肆月便开始追逐着林和言的脚步。

不能出生,那就入死。

第2章 公开

午休时间。

方肆月跟着许晴桑偷偷摸摸地溜到了学校最西面的一处围墙前。

两人搬来了石头用来垫脚。

许晴桑伸长了脖子,左顾右盼,确定没人后拍拍方肆月的肩膀示意她先过去。

方肆月平复了一下子情绪,深吸一口气后一下子攀上围墙,翻了过去。

焦急地等着许晴桑过来。

有些紧张的打量着周围,怕某个老师外出办事,路过这里将她们逮个正着。

这是身为乖乖女的方肆月读书以来的第二次逃学。

第一次是在高一,因为林和言。

方肆月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她听到消息,林和言所在的校篮球队要跟外校的比赛,地点是在对方学校。那场比赛对林和言很重要,方肆月自然特别看重…

后来纠结了一上午的她,还是逃课了。

心惊胆战地坐车到了比赛的地点,因为会有家长来观看,所以方肆月轻松地走进了对方的学校。来到体育馆内,刚才还围绕了她一路的不安感在见到林和言后一扫而空。

方肆月就站在阶梯上,注视着在那边活动热身的林和言。

她觉得自己可以为林和言做很多很多事情。

因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那第二次就是现在,依旧是因为林和言。

方肆月在别人眼里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人,老师家长眼中的好学生好孩子…可就是这样的她,为林和言做了两次大胆的事情。

就是因为太喜欢了。

可她的喜欢总是小心翼翼的,一直都是这样…

压下打鼓的心脏,方肆月伸手握住许晴桑的手,将对方从围墙上边扶下来。

两人攥着手中的门票,一路小跑到公车站。

到达后,两人的头发已经被风吹到凌乱。

方肆月一边帮许晴桑理着翘起的刘海一边哈哈大笑。

她的一生就是太顺从了,她总是照着大人的意愿做些事情,不知不觉间她都忘记了,她只是自己,不是谁的附属品,所以也只有这个时候了,方肆月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林和言是个小有名气乐队组合——ST2的主唱,所以这次他们在人民广场的演出自然是聚集到了很多人。方肆月和许晴桑站在人群中,才察觉她俩的校服打扮在这里是多么的突兀。

方肆月有些不知所措,伸长了脖子一圈又一圈圈打量着此刻两人所处的环境。

果不其然,女生占了观众的四分之三。

尖叫声传来,方肆月看向舞台,才注意ST2已经出场了,站在中央的人就是林和言。他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冲着台下的观众微微一鞠躬。弯起的笑眼和嘴角再次引发了观众的一片呼喊尖叫声。

林和言的人气远远超过了方肆月的想象。

随着音乐响起,观众安静了下来,场内的灯光忽闪忽闪着。方肆月有些不适应突然变换的灯光,眯了眯眼,她习惯了安静,喜欢林和言这件事也一样。

所以就在许晴桑抓起她的胳膊,并要求她一起挥手的时候方肆月是茫然的。但抬起的手臂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只得听了许晴桑的话。

渐渐的,方肆月开始融入进了这场音乐盛典中。

每一次的疯狂只为林和言。

一瞬间,空气好像安静了。方肆月站在距离林和言十米不到的位置,想要冲上前拥抱他,没来得及行动就被戛然而止的音乐和林和言的说话声拉回了现实。

林和言冲着舞台下一鞠躬,酝酿了许久也只是说了声“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没来得及等方肆月搞清楚状况,就见林和言一跃下舞台,方肆月看到那个女生面上的羞涩和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也眼睁睁看着林和言一步步靠近她,最后将她拥入怀中。

他们紧紧相拥。

林和言一个吻印在了女生的耳朵上,女生有些害羞地将脸埋进林和言的胸前。

他们笑着。

周围人群反应过来后的祝福声弥漫在空气中,包围着方肆月。

方肆月的天却好像塌了。

她清晰地感受到了天旋地转。

许晴桑见状倒吸了一口气,有些心慌地抓住方肆月的胳膊晃了晃,得到的不过是对方硬扯出来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然后方肆月逞强地说:“我没事。”

她喜欢得太深,所以被伤害的比较容易。

第3章 安慰

ST2的演出依旧在继续。

刚才的小插曲显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方肆月站在原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重新站上了舞台的林和言。仿佛刚才的公开恋情,还有观众的欢呼鼓掌声都是她的幻觉一般。

她视线始终定格在林和言的身上,她心里有些憋屈,因为那些送了祝福的观众们。方肆月心想,或许他们根本就不那么喜欢林和言…因为喜欢的话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的。就比如此时此刻站在人群中却只想要赶紧逃离这里的方肆月…

身旁的许晴桑也没有像刚才那样享受音乐了,她始终抓着方肆月的胳膊,深怕下一秒方肆月就因为大受刺激而晕倒在地。

这种出现在电视剧中的桥段,许晴桑显然是有些想多了。

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些情绪的方肆月轻轻拨开许晴桑的手,用脸上的笑容回应着:她很好她没事。

至于笑容有多么难看,现在的方肆月已经管不了了。

她现在是失恋了啊,难道还要求她笑得多么美好吗!?

“肆月…”许晴桑有些不安地喊着她的名字。

“晴桑,我去趟洗手间。”

没等许晴桑回答,方肆月拿上书包头也不回地逃跑了。

她只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她害怕在众人的呼声中不受控制地哭喊出来。

那样她就太狼狈了,同时也显得太可笑、太突兀、太格格不入了。

直到跑到了场地外,场内的音乐声都隔离在了大门后,方肆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一下蹲倒在地上,环住自己的膝盖,吸吸鼻子,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模样。

就在忍不住的时候,将脸埋进了膝盖里,眼泪顺势而下,方肆月感觉到自己的校服裤子已经被眼泪打湿。

“擦擦眼泪。”

头顶传来清亮的男声。

方肆月愣愣地抬起头,然后看到站在自己身前,穿着简单干净却叼着一根烟蒂的男生。年纪看起来并不大,也许是因为方肆月从未跟这样的男生相处过,所以对方无形之间给方肆月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她有些局促不安。

但良好的教养告诉方肆月不能没有礼貌,于是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男生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眼泪,方肆月沙哑着嗓音轻声对男生说了句:“谢谢你。”

“不客气。”男生学着方肆月的模样蹲到她身边,“不就是考试没考好吗,用得着在广场上哭吗?我刚还看到你吓跑了两个小朋友。”

“…”方肆月意识到自己一身校服,对方说是考试考砸也是有理有据的猜测。“嗯…我也觉得挺丢人的。”

“你们女生就是事儿。哥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男生呼出嘴里的烟雾,继续说道,“没少挨打。”

方肆月轻咳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指着男生手里的烟,弱弱地开口:“我对烟味敏感…可以灭了吗?”

“嗯。”男生在地上掐灭烟蒂,又回头看方肆月。

方肆月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开对方的视线,弱弱地道谢:“谢谢…”

“你怎么这么乖啊?”

“习惯了。”

“啧真没意思。”男生砸吧两下嘴,冲着方肆月挑挑眉,“大好的年龄该享受青春叛逆带来的快感,而不是当个人人称赞的乖乖女,那多无聊。”

“……”

方肆月无言。

她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幅模样,一开始是因为父母喜欢,那她就长成父母心目中的模样。一切照着一套乖乖女的模板生活下去…

可人在成长中总是会有叛逆期的,方肆月试过自己默默地反抗,可当她看到父母期许的眼神,她最终将一切的叛逆都给自己承受,将原本快要破土而出的另一个黑暗的方肆月埋藏在了自己心底最深处。

“没有人喜欢这样的…”方肆月呢喃着,“我也一样。”

她的声音轻轻的,自己都不清楚这句话是说给身旁男生听的,还是说给自己的。

男生侧过头看了眼方肆月,眼睛里一丝不明的情感一闪而过,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生突然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低着头对方肆月说:“我先走了,有缘再见。”

“我还没问你名字呢...”方肆月情急之下这样说,后来又觉得这样太突然不太好,就支支吾吾加上了自我介绍,“我…我…我叫方肆月。”

“顾止安。”

第4章 改变不了的事

方肆月坐在树荫下出神,眼神呆滞地望着不确定的远方。许晴桑见状轻叹了一口气,拿着一罐还未开封的汽水坐到方肆月的身边,递给她。后者这才回过了神来,接过轻道了一声“谢谢”。

然后俩人就这么沉默无言地坐着。

先按耐不住的是许晴桑,伸了个懒腰后双手撑地,视线透过树叶的缝隙去看天空的模样。只是阳光有些强烈,晃了许晴桑的眼,眯了两下眼才适应了过来。

“林和言的那个女朋友……”说到这儿,许晴桑停顿了片刻,转过去看方肆月的反应,见对方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才继续说道,“那女生是高一的。据说之前跟林和言一个初中的……我想,那个时候他们就认识了。”

方肆月没说话。

倒是脑补了一出偶像剧。

初中到高中,喜欢你所以等你长大,喜欢你所以考进你的学校……

想到这儿,方肆月觉得自己昨晚才哭过一夜的眼睛好像又痛起来了。

他们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她却活得像个惹人嘲笑的小丑……

方肆月揉揉有些刺痛的双眼……

“你怎么又哭了。”

身后传来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方肆月条件反射地回过身,看到的依旧是昨天那张才见过的痞帅痞帅的脸。方肆月有些愣住了,显然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顾止安。原本她认为顾止安不过是她生命中众多擦肩而过的其中一个,两人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直到这一刻,顾止安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顾止安叼着一根草,见方肆月没什么反应,走上前蹲在方肆月面前,两人之间距离近的鼻子都快碰上了。

方肆月从未跟男生有过这么近距离且亲密的接触,快速反应过来往后退了几步。

顾止安挑挑眉,憋着笑。

一瞬间,方肆月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顾止安才好,吞吞吐吐了片刻,也只吐出一句:“真巧啊…”

顾止安闻言勾起嘴角,笑道:“不巧,我昨天才说过的,有缘再见。”

方肆月后知后觉地“啊——”了声,所以顾止安昨天是知道他们同一个学校的,才会说出那句话的吗。“你早知道了?”

顾止安点点头。

“你骗我。”

对方认真的表情实在太好笑了,顾止安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在对上方肆月的眼神后才收敛了笑,说:“抱歉。”

方肆月想起了什么,从校服口袋里掏出已经洗干净叠整齐的手帕递到顾止安面前,说:“昨天谢谢你,手帕我已经洗干净了,还给你。”

“嗯,我还有事。”顾止安接过手帕,站起身,俯身贴近方肆月的耳朵说,“回见。”

靠得太近了,方肆月几乎能够感觉到对方呼出的气体打在自己的脖颈上。有些痒,又有些难耐…

一旁围观了全场的许晴桑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等男生离开了,才晃了晃方肆月的身体,让她赶紧从刚才的“亲密接触”中回神。

“肆月,刚刚那个男生是谁啊?”许晴桑问,“还跟你这么亲密!”

“啊…一个朋友。”

方肆月怎么想也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己和顾止安的关系,若说两人昨天才有的一面之缘,许晴桑是肯定不会相信的,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解释,方肆月还是觉得说是朋友更保险一点儿。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看的朋友!他比林学长还要好看啊!”

方肆月一愣,只能点头微笑的回应许晴桑。

她又想起来了,林和言与那个女生拥抱的场景…

顾止安说错了,刚才她并没有哭,只是眼睛有些不舒服…可现在是真的想哭了…

方肆月曾经觉得自己只要默默喜欢林和言就好了,看着对方幸福的模样那她也能很开心。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了,方肆月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更别说祝福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卡住了她的喉咙,任凭她挣扎低吼...窒息感还是会将她包围,让她在这痛苦里不知所措。

“肆月…肆月…”

“嗯?”

“…你哭了。”

许晴桑指着方肆月脸庞上的一滴眼泪说。

“晴桑…”方肆月用力压制自己的哭腔,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嗯,怎么了?”

“我还是很喜欢林和言。”

方肆月说。

这句话几乎用光了她全身的力气。

第5章 思念成瘾

方肆月戒掉过很多东西。

比如喜欢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

再比如每次睡觉总喜欢把自己包裹地紧紧的,知道透不过气来。

前者是因为喜欢,后者是因为害怕。

方肆月总是很怕黑夜里会出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只有将自己紧紧包裹住了才觉得自己还存在着,还好好的活着。

可喜欢林和言这件事情不一样,喜欢他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本能地决定要去喜欢林和言,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喜欢到超越任何人。

可喜欢到最后,对林和言的这种感情就比喜欢更深了,她挣扎过,可陷进去就逃不出来了。

没人来拉她一把,她也“享受”这种感觉,乐意待在原地越陷越深。

可许晴桑却不这么认为,她试图拉过方肆月很多次,可方肆月总不为所动,并将她拒之门外。

“肆月,你是没遇见对的人。”

许晴桑说。

方肆月闻言,睫毛微微颤动两下,若有所思地低下头,随即嘴角轻轻勾起苦笑道:“对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像段临硕那样的?”

“……”许晴桑张张嘴,目光闪烁,避开了方肆月投射过来的视线。她本想说些什么来反驳方肆月的,但思考了许久,她似乎没什么好说的。只好跟着方肆月苦笑,“果然我们都是失败的。”

不远处,体育老师的哨声响起,挥挥手示意所有的人集合排队了。

方肆月和许晴桑走入人群,站到自己的位置上。

方肆月不喜欢体育,因为所有的运动项目都是她的克星。可她唯独喜欢这节体育课,原因也很简单,林和言班也是这一节的体育课。

“今天我们照着上一节课,先跑步两圈。然后女生练习羽毛球,男生篮球,我下节课抽查成果。记分数的!”

方肆月想既然是自由链接,那么等会儿还能趁老师不注意溜过去偷看林和言,拉上许晴桑一起。

老师后来又说了什么方肆月已经听不太清了,周围的声音也渐渐开始模糊了,她的视线全数定格在了从远处走过来的林和言身上。就好像对方身上有光芒一般,而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归他所有。

林和言和身旁的同学说笑着,一行人往篮球场方向走去。并没有人注意到角落来自于方肆月的视线…

“哎,肆月…”

身后的许晴桑轻轻地戳了戳方肆月的肩膀,在对方反应过来后小声提示道:“快跟上!”

方肆月这才回过神来,小跑着追上前方的队伍,还好老师刚刚跟其他班的老师在谈论事情,并没有注意到方肆月这边的小插曲。

跑步期间,方肆月总在靠近篮球场的时候速度加快,动静加大。几乎是所有小女生的心理,总希望能在喜欢人的面前刷存在感,让他注意到自己这边。

所以许晴桑发现今天的方肆月似乎格外的兴奋,刚跑完步不但没有哀嚎坐下还拉着她快步走过去拿了羽毛球和球拍往篮球场的方向靠。

一开始还一头雾水的许晴桑在注意到场内活跃的林和言后,心里一下就了然了,她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力量着实伟大。

接下来的时间,她们根本就无心联系,而是在这个老师注意不到的角落光明正大地摸鱼,还有几个也是因为自由活动来篮球场看男神的女生。而方肆月是最兴奋的那一个,会因为林和言的进球开心,也会因为对方的失手而懊恼。许晴桑想,方肆月这种运动白痴说不定都搞不懂三分投篮和抢篮板是什么意思,她所有的表现仅仅来源于林和言的感受。

“这么喜欢吗…”许晴桑望着方肆月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她不该质疑方肆月对林和言的喜欢的,曾经的许晴桑比方肆月还要疯狂几十倍、几百倍。

就像是黑夜里的疯子在拨开黑暗寻找一个慰藉。

“许晴桑。”

身后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吓了许晴桑一跳,球拍都没有拿稳,顺势掉到草坪上。

见许晴桑没有转身的意思,身后的人又耐着性子喊了一遍她的名字:“许晴桑。”

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酸楚,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许晴桑才捡起球拍缓缓起身转过去目视那个人。

“段会长,有事吗?”

“处分的事情。”段临硕微微蹙眉,对许晴桑的称呼很是不满,“午休来找我,我要确认一下。”

“嗯,好啊。”

许晴桑笑道。

握着球拍的手却增加了几分力道,指甲钳进手掌里,直到指关节都开始泛白。

够了哦。

第6章 你逊毙了

方肆月察觉出了许晴桑的不对劲,体育课下后挽着许晴桑往教室走,对方全程没有任何的反应。

明明上课前还好好的人究竟是怎么了?

“晴桑?”

方肆月轻唤许晴桑的名字。

后者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地看着方肆月,对上方肆月关心的视线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常让方肆月担心了。深吸一口气微微勾起嘴角,许晴桑说:“我没事。”

“真的没事才好。”

“嗯,真的没事。”

“…”

“肆月…”许晴桑突然开口,方肆月闻言看向许晴桑,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我午休有点事,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

“啊…”方肆月担心许晴桑,所以很想问她到底是有什么事,可张张嘴还是选择了什么都不问。许晴桑不愿多说的样子她是看在眼里的了。“好啊,我去天台。你结束了还有时间就来找我吧,我帮你带饭。”

“嗯…”

许晴桑应了声。

虽然早知道许晴桑午休有事,但方肆月没想到对方走的这么急,老师前脚刚走,许晴桑后脚就走出了教室。方肆月望着许晴桑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上一次见到这样的许晴桑还是在高一的时候,因为那时候的段临硕有了女朋友。

许晴桑忐忑着来到学生会办公室,推了推门发现门紧锁着,从门上的窗口往里望去。里面空荡荡一片,没有一个人。

莫名地松了一口气,许晴桑顺着门框蹲下身。盯着地上瓷砖的纹路开始陷入自己的世界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不用见到段临硕就松了一口气。

她是真的很怕呀。

对段临硕的恐惧几乎超越了所有的一切…

因为每当碰见段临硕,注视着对方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许晴桑就总会陷入痛苦的回忆之中。自以为放下的记忆又开始在脑海当中闪现...段临硕的脸仿佛在有意提醒她,他们之间有着一段多么混蛋的过去。

那段过去是她为段临硕疯狂的所有证明。

许晴桑想到这儿,眼睛的酸涩感让她难以适应。眯了两下,擦去眼角的眼泪才勉强舒服了些。

将脸埋在膝盖上,吸了吸鼻子。

觉得现在的自己真的太丢脸了...

而不远处站着的高瘦的男生已经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清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也看不出一丝的动容。

骨骼分明的手攥紧了钥匙,他走上前,然后在许晴桑的面前站定。

突然的阴影让许晴桑止住了抽泣,抬头看去。

来人是段临硕。

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太丢脸了。这是许晴桑此刻唯一的想法…她可以在所有人面前哭,就是不能在段临硕面前…那样段临硕肯定会嘲笑他。然后不屑地说,许晴桑,你逊毙了。

“起来。”

段临硕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越过许晴桑把门打开。

进门之前,许晴桑听到段临硕说:“许晴桑,你逊毙了。”

看,许晴桑是多么的了解段临硕,比段临硕肚子里的蛔虫还要了解他。

因为曾经的她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模样”…

“一个人逃学的吗?”

“嗯,是啊。”许晴桑扯起笑容,“段会长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段临硕皱了皱眉,紧抿嘴唇在纸上写了什么,最后说:“我会跟老师说,处分明天就会下来。”

“嗯,可以哦。”

许晴桑笑道。

她没跟方肆月说,昨天翻围墙逃课的她们被段临硕撞见了。

那时候方肆月已经翻过去了,就在她要上去的时候被段临硕和学生会另一个干事抓了个正着。

“逃课?”

“嗯。”许晴桑别过脸不去看段临硕的眼睛,“段会长看不出来吗?”

“一个人?”段临硕不安许晴桑的语气,但有外人在场又不好意思发火,只要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怒气,接着问,“去哪儿。”

“就我一个人,去校外看演出。”许晴桑回答地倒也是诚实。

“…”

段临硕给了身旁的干事一个眼神,干事马上心领神会,拿出本子和笔。“记下来,高二(C)班,许晴桑。”

看干事记完了,段临硕重新看向许晴桑说:“会有处分。”

“嗯,我知道。”

段临硕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气,带着干事先离开了。

他说处分不过是说说的而已,他想吓唬一下许晴桑。可对方毫不在乎的态度真的激怒他了,拿过干事手中的本子。

高二(C)班——许晴桑,翻墙逃学。

几个字让段临硕觉得脑袋疼…

过去的事情上他有错,可许晴桑又何尝不是呢…他想着去跟许晴桑示好,但得到的都是对方冷淡的态度…久而久之他也厌烦了。

他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能够在许晴桑面前做到这个样子已经很不易。

可为什么许晴桑就是不买账。

“周扬,先别把这个名字交上去。”段临硕说,“我明天会亲自交给老师。”

名叫周扬的男生点点头。

段临硕揉揉眉心,抬头看许晴桑的脸。

他们都是倔强的人。

“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先走了。”

“嗯,还麻烦段会长了。”

许晴桑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段临硕看着笔记本上的一行字,苦笑道。

何苦呢。

你逊毙了,我也是。

第7章 我们都一样

方肆月一上天台就闻到了浓郁的烟味,皱起了眉毛,她想不到会有谁午休时间跑到这里来抽烟。

直到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

顾止安背对着方肆月,坐在地上,仰头望天。

方肆月顺着顾止安的视线抬头看去,除了白云就什么都没有了。

顾止安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让方肆月不忍打扰,转身想要就想离开天台。还没等走几步,就被身后传来的男声喊停了脚步。

“方……肆月?”

顾止安不确定地喊着她的名字,等方肆月转过了身来才弯起了嘴角,掐灭手里的烟,笑着说:“还真是你啊?”

“嗯……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顾止安摇摇头,视线从上而下,定格到了方肆月手里的纸袋上,“现在就走吗?不吃东西了?”

虽然只跟顾止安见过几面,但方肆月觉得他并没有恶意。

在原地犹豫了片刻,走到顾止安身旁,在对方的注视下席地而坐。拿出纸袋中的三明治,放到顾止安面前询问道:“吃吗?”

“嗯,谢谢。”

顾止安伸手接过。

扯开包装咬了一大口。

“你就吃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顾止安挑挑眉,眼神里写满了疑问。

方肆月整个人看起来就是瘦瘦小小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也不是。”方肆月笑笑,“就今天。”

“嗯……”

两人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

顾止安不懂怎么跟女生交谈,尤其是像方肆月这样的乖乖女。

总觉得自己会带坏对方,一想到这个,顾止安就觉得自己心中充满了愧疚。

“顾止安……”

“嗯?怎么?”

方肆月的声音怯生生的,顾止安转过头去看她。看到对方欲言又止的表情就觉得好笑,难不成自己看起来像坏人?还是像混社会的?

也别怪顾止安会这么想,方肆月只差把“害怕”两个字贴脑门上了。

“……你经常来这里抽烟吗?”

方肆月本想说,她经常跟许晴桑来天台,为什么从来没有遇见过顾止安呢。

顾止安微微一愣,记起方肆月昨天才说过对烟味敏感。“没有,今天是第一次。”

本来就是刚转来这个学校没几天,然后找到了这个天台,没想到第一次抽烟就被方肆月撞上了。

还真是“缘,妙不可言”啊。

“马上就要上课了,你身上的味道会被老师闻到。”

方肆月一本正经道。

“嗤——”顾止安再次被逗笑了,方肆月的脸蛋配上这神情真的太喜感了、太好笑了。昨天他的判断果然没错,方肆月真是他见过的人里面最老实最小心翼翼的了……

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

顾止安俯下身,注视着方肆月的眼睛。而方肆月显然没有跟男生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眼神有些许的闪躲……顾止安也不急,不紧不慢地开口:“我没打算上课。倒是你,回教室去吧,乖乖女。”

末了,还不忘伸手拍拍方肆月的脑袋,放手之前还顺便揉乱了对方的头发。

直到顾止安消失在了楼梯口,方肆月还傻愣愣地坐在原地。

午休结束的铃声传来才让方肆月回过了神来,急急忙忙地收拾东西就往教室方向跑……

迎面来的风吹乱方肆月的头发,方肆月加快了些许速度,试图用冷风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还是没有用……头发上似乎还残留着顾止安的体温,方肆月从未想过,有个男生会对自己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而且她和那个男生不过才见了第三次面。

方肆月并不排斥顾止安的接触,只是没有给她任何的适应时间,她有些吃不消。

快到教室了方肆月才慢慢停下了脚步,在原地扶着腰喘匀了气,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才走进了教室。

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

方肆月刚到位置上就注意到趴在那儿的许晴桑,心里“咯噔”一下。

“晴,晴桑?”

方肆月轻轻拍了拍许晴桑的手臂,得到的是对方若有似无的回应。

“发生什么事了吗?”

许晴桑这才有了动静,把脸转过来对着方肆月。

等看清了对方的脸,方肆月所有想说的话都被哽在了喉咙里。

许晴桑哭了,眼眶红红的,满脸的泪痕……

“肆月……”

“我太讨厌自己了。”

许晴桑说。

方肆月抿着嘴唇,只能一下下拍着许晴桑的后背,安慰着她。

我也一样。

讨厌极了现在的自己。

第8章 就这样了?

放学后,许晴桑和方肆月在校门口碰见了段临硕。

许晴桑花一下午整理好的情绪在见到段临硕的那一刻还是崩塌了。

方肆月看到许晴桑紧咬着毫无血色的下唇,还依稀能够看到一丝丝的红印,像是血的颜色。她有些难受地握住了许晴桑的手腕,却能够明显感觉到许晴桑的身体在颤抖着……

段临硕果然是许晴桑的梦魇。

折磨她的那种。

方肆月将目光投向段临硕,当然是不友善的。

她看到段临硕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这样犹豫了片刻,还是沉默了,什么都没说。

就在方肆月以为气氛会一直这样下去后,从不远处传来一个欢悦的声音:“临硕!”

三人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位看去,一个穿着校服披着长发,看起来挺漂亮的女生正冲着他们小跑来。一声声喊着段临硕的名字……

然后又在许晴桑和方肆月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亲昵地挽住了段临硕的胳膊,笑道:“等我很久了吗?”

“没有,我也刚到。”

“那就好……今天数学老头拖堂了,害我以为你等了很久。”

女生始终依偎着段临硕,嘟起嘴抱怨着。

到兴头上了还不时发出几声“咯咯”笑。

这说说笑笑的模样在许晴桑看来实在是扎眼极了,就不自觉攥紧了拳头。

方肆月轻叹了一口气,用另一只手拍拍许晴桑的后背,轻声说:“晴桑,我们走吧。”

“嗯……”

许晴桑感觉自己好像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这身体也不是自己的了,她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干,在方肆月的搀扶下离开。

身后的笑声也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女生略带疑惑地指着许晴桑和方肆月离开的背影,问身旁的段临硕道:“临硕,她们是谁啊?”

段临硕紧抿着嘴唇,眉头微微蹙起。

半晌后,嘴唇轻启:“……朋友。”

在转弯的那一刻,许晴桑听到段临硕这么说。

朋友?

嗯,无关紧要的朋友。

许晴桑不太想现在回家了,她怕自己的状态不对,回到家在父母的关心询问下后忍不住哭出来。她一向不太让父母操心,现在当然也不可以。

两人走到距离家不远的公园里,许晴桑坐在秋千上出神。

看着这样的许晴桑,方肆月有些不放心。

给家里打了电话只说今天自己值日,所以会晚回去一点。

接电话的是方肆月的妈妈,她听了也没有多疑,只交代方肆月早点回家,路上要注意安全。方肆月一一应下来,直说自己知道了。

挂了电话,方肆月迈步到许晴桑身旁,学着她的样子坐在秋千上一荡一荡的。

她就这么陪着许晴桑,就这么等着。

方肆月认识许晴桑的时候,对方已经跟段临硕在一起了。然后在没过多久,许晴桑就告诉方肆月,她和段临硕分开了。

许晴桑从未告诉过她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她也想不出来在她看来很喜欢彼此的两人为什么会分手,可他们就是分手了,一切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分开了。

她也曾打探过一二,可许晴桑说,分手是自己提出的。

方肆月之前还认为是许晴桑不喜欢段临硕了,所以主动说了分手的话。可看到因为失恋而痛苦不已的许晴桑,方肆月很快推翻了自己的假设。

许晴桑真的很喜欢段临硕,简直是爱惨了对方。

“那个女生叫宋佳妍。”

“谁?”

许晴桑没来由的一句话打断了方肆月的思绪。

“那个挽着段临硕的女生……”许晴桑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她叫宋佳妍,高一的。段临硕跟高一时候的女朋友分手了,这是他高中的第二个女朋友……”

许晴桑的声音越来越轻,听到最后,方肆月都不清楚对方是在对她说话还是就喃喃自语地是对着空气说的。

声音轻是轻了点,但话里的重点,方肆月还是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第二个女朋友。

她记起来了,当初高一让许晴桑的那个女生的确不是现在这个叫什么宋佳妍的。

而是个高三的学姐。

后来学姐毕业没有再选择本市的大学,而是去了某一线城市的学校,然后就对段临硕提出了分手。

方肆月曾经见过那个学姐和段临硕牵手出现,学姐脸上洋溢的幸福的笑容方肆月到现在还忘不了,她还想这个学姐一定是很喜欢段临硕的……

所以后来是学姐提出的分手方肆月至今很难相信。

果然,感情是最摸不透的东西了。

天真有邪 主角: 方肆月, 顾止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4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