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惊人:冷王乖乖就范 主角: 墨十舞, 冷君凌

医妃惊人:冷王乖乖就范 主角: 墨十舞, 冷君凌

第1章 囚车

艳阳的天,让人浑身燥热了起来,不停有人一边擦汗一边怒骂,而他们的目标,正是那刑场中央囚车里的女子,女子一身是伤,裸露在外的肌肤没有一处完好,黑色的血液在她的脚下凝结,那双玉足,也变得肮脏不堪。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脸,才十几岁模样的小姑娘,可爱乖巧的脸却被无数道利刃给划开,鲜血已经凝固,血伽使那张脸看起来格外恐怖,她的额头上,还有新伤,正流着红色的鲜血。

明明她应该被人同情的,可围观在她周围的百姓却一直谩骂着,没有一点怜悯她的样子。

“她怎么不出声了,死了吗?”

“死了好!这恶毒女人,听说在牢房里一直打死不认,现在却自尽,肯定是装的,明摆着是博取我们的同情,下毒的事都做得出来,凭什么还要我们原谅!”

“好好的将军之女,竟然做出这样的事,要是将军还在世,一定会亲手杀了这没心没肺的女人。”

“皇上爱国爱民,好心收留她,她竟然还毒害小皇子,真是狼心狗肺!”

这些群众,平日里都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却在死囚推出来之后,全部以正义使者的身份出现,对于他们来说,铲除掉恶,就是提升荣誉感的时候。

囚车里本一动不动的女孩,突然动了一下手指,那动作微乎其微。

身上…好疼!

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墨十舞缓缓睁开了眼睛,凌乱的发丝遮挡住了视线,虽然经常以自己的身体做实验,可这次怎么会这么难受,她连呼吸都费力。

周围嘈杂的声音让她有些恍惚,这是在哪?她不是在墨家药室研究新药的制作吗?

还有…这灼热的温度,让她几近晕厥。

突然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墨十舞一咬牙,浑身都疼了起来。

随着记忆的涌入,墨十舞意识到…她貌似是,穿越了。

她现在根本就不在二十一世纪全球第一医药世家墨家的药室,而是在古喻国的刑场上,这幅身体的主人和她同名同姓,才刚刚十四岁,是大将军墨询的孤女,自从大将军在三年前战死沙场,她就被接到皇宫去了。

本该荣华富贵的生活,就在昨天改变,她和皇上最小的儿子小皇子在御花园里玩耍时,给小皇子吃了一块糕点,小皇子吃后口吐白沫,丞相小姐百里如玉刚好出现在那,就作证是她下毒,皇上震怒,所以她被打入天牢。

御医束手无策,小皇子至今昏迷未醒,皇上就派牢狱要她交出解药,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后与她有婚约的三皇子出现在天牢,她本以为三皇子会相信他,没想到三皇子不仅对她严刑拷打,还让下人划破了她的脸。

这个她最心爱的男人…亲手摧毁了她。

今日午时便是她的处斩,面对百姓的谩骂和嫌弃,加上三皇子的抛弃,她心灰意冷,不如留下完身,直接撞死在这囚车里。

一滴泪从墨十舞的眼角处滑落,她慢慢抬起手,拨开了头发,嘴里呢喃,“你的委屈与怨恨,我都知道,放心去吧,今后,我不会让这身体再受他人欺凌。”

似是解脱一般,疼痛减轻了不少,墨十舞按着自己身上的几个穴位,给自己止了血,冷静的从囚服上撕下布条,干净利落的给自己包扎。

看着她的动作,百姓们又是议论了起来,“哟,装完了,这是怕死呀,还给自己包扎,呵,直接死了一了百了,还浪费这闲工夫干嘛!”

“午时一到,就得处斩,还奢望着谁来救,赶快咬舌自尽吧,这样还能保全尸身!”

“……”

冷言风语墨十舞全都充斥不闻,她只是淡淡地包扎,没有理会,百姓们说着说着,便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这天气,真的很容易让人烦躁,更让人烦躁的是攻击的对方一点都不鸟自己。

触摸到脸上的肌肤,墨十舞愣了一下,再轻轻的抚摸,交给她,只要她在,一定会让这脸蛋恢复,不辱她的神医之名。

想起那三皇子,墨十舞心中一片不值,他平日里对原主不知多冷淡,原主还一直迷恋他,原主脸上有一块胎记,三皇子也是喜欢漂亮的女生,所以一直都是疏远她的,反而和那丞相小姐走得近,如此说来,倒是有一些猫腻。

正想着,人群里传来比刚刚更大的噪声,“是三皇子来了!”

“午时未到,三皇子莫非是给这狼心狗肺的女人送行的吗?真是提三皇子感到不值,这又丑心又毒的女人,根本就进不了皇家,若不是将军,皇上早就应该解除了这婚约。”

“大家都别吵了。”一声柔嫩的声音传出,围观群众们竟然都停下了嘴,直到看见了那身如桃花般娇嫩的粉色一群,才有人开口,“是百里小姐诶!”

随着人群的散开,三皇子走到离墨十舞三米的地方停住,他看见墨十舞这般模样,眼里露出一阵嫌恶,下人报告她已经死了,所以他才会来收尸,以彰显他大仁大义,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命大没死成。

他的身边跟着丞相小姐百里如玉,正一脸优雅的微笑。

看见他们的到来,墨十舞在囚车里冷冷一笑,终于忍不住来看戏了吗?

三皇子身穿白衣,腰间挂着美玉,一张脸俊美无斯,站在那就是玉树临风的形象,可除了墨十舞谁会知道,他也是将自己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人。

“墨十舞,你愿交出珏儿的解药吗?”三皇子冷冷地看着她,从嘴里吐出不带感情的话语,珏儿是小皇子的名字,他才五岁,却十分喜爱墨十舞,也正是因为如此,墨十舞成为下毒的最佳人选。

这句话摆明了三皇子确定墨十舞就是下毒之人,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要解药,完全就是想把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墨十舞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三皇子,想要让她死?没那么容易!她突然风轻云淡的笑了,对着一脸胜券在握的三皇子说道:“本无中毒,何谈解药?”


第2章 扭转局势

三皇子一愣,他想了她会说的几种话,无非是求饶或者狡辩自己没有下毒,没想到,却是这样的话,不知为何,他看着墨十舞那双琥珀色的双眼,突然有种心虚的感觉,他冷笑一声,觉得万万不可能,这女人只是撞傻了,才不知道向自己求饶。

一旁的百里如玉也没想到墨十舞会说这样的话,她优雅的脸上露出些许慌张表情,怎么会没有中毒,那糕点中,她明明就亲自放入了剧毒,虽然不至死,但也会让中毒者变得痴呆,只要皇上最宠爱的小皇子不在了,三皇子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才有晋升的可能,这样她也能攀附三皇子享尽荣华富贵了。

“墨十舞,马上就午时了,你若再不交出解药,连我也保不了你。”三皇子相较于百里如玉冷静多了,又将话题扯了回来,只是他看着墨十舞的眼神有了一些变化,这个哭闹不停哀求不止的女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了?

墨十舞看他这深明大义的样子,饶起了自己的发梢,缠在手指上把玩,仿佛这件事与她没什么关系,“三皇子,昨日你在天牢可不是这样对我说的…”

她突然停住,吊起了围观群众们的胃口,三皇子的眉头皱的更深,他一点都猜不透她想干嘛。

等到吊起了胃口,墨十舞缓缓开口,“你说你最怀疑的人是丞相小姐,今天无论如何都会保住我,帮我洗脱嫌疑,你说,我和小皇子时间不定的去御花园,她怎么能偏偏那么巧碰见我,而且,小皇子一难受她就去找皇上,她怎么知道小皇子不是被噎住而是中毒?”

一字一句,戳入百里如玉的内心,她无比慌乱了起来,三皇子,居然还想着保墨十舞,那么她做的事,不就白费了吗!

不行,她得解释,“三皇子,我,你是真的要帮她吗?我…我为了你…”

“闭嘴!”一向冷静的三皇子居然吼了她,百里如玉一个咬唇,眼睛里就有了泪花,都怪墨十舞那个贱女人,三皇子居然为了那贱女人吼她。

墨十舞微勾起了嘴角,果然从百里如玉那里好下手,这种受人操纵不带脑子的女人,还想跟她这个医药学教授玩。

百里如玉和三皇子是一头的,墨十舞早就看出来了,无论她怎么挑拨,三皇子都会认定她有罪,既然如此,她就用实力来分析,小皇子并不是她所毒害的。

她无比惬意的靠在囚车边上,双唇有些干裂,墨十舞轻轻舔舐,这一动作在百里如玉眼里显得极度扎眼,三皇子也不看她,只是一直盯着那囚车中看似虚弱却又游刃有余的女子,她心里极其不舒坦,却又只能乖乖闭嘴。

墨十舞虽惬意的依着,却没有放过他们的任何表情与动作,在周围安静后,轻启双唇,“众所周知,爹亲乃护国大将军,保家卫国,去世后皇上收留我在皇宫,我的依靠只有皇上,怎么可能毒害小皇子,更何况小皇子最与我亲近,我不会傻到去伤害小皇子。”

“而且,御医诊断有误,我有证据,小皇子根本就没有中毒!”

此话一出,不仅百姓惊讶,连三皇子和百里如玉也愣住了,他们都在想,墨十舞是真的不要命了,竟然说御医诊断有误,天子脚下,最不敢犯错的就是御医,而且是资深御医。

围观的群众在看过百里如玉的丑态后心中已有了些疑惑,他们不知道实情,所以只能跟着起哄,现在见墨十舞底气十足的样子,眼中更是发出兴奋的光芒,后续如何,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

“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墨十舞,你…”

“三皇子。”墨十舞打断了三皇子的话,松开了自己把玩的发梢,双手环脚,慵懒的看着他,“何不听我分析分析?”

“三皇子,让她解释,看她能说出个什么名堂!”

“对,让这心狠手辣的女人死得明白。”

“你凭什么说小皇子没中毒,拿出证据来!”

群众的起哄,让三皇子骑虎难下,为了维持形象,他也不能对着百姓怒吼,因此只能咬牙看着墨十舞。

墨十舞轻笑一声,连正眼都不给三皇子,单手撑着脑袋说道:“我当时确实在御花园给小皇子吃了糕点,但小皇子并非中毒,只是突发疾病,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听上去是像中毒,但这也是顽疾的一种,从孩子出生就带着,一旦到了特定时刻,就会发作,所以说,我只是碰巧遇上了小皇子的疾病发作。”

不可能,不能让这贱人收买民心,这样想着,百里如玉不自觉对着墨十舞的话反驳,“不可能,小皇子确实中毒,御医都鉴定过了,口吐白沫加上四肢抽搐,采集的血液是黑色,呼吸薄弱,这不是中毒是什么?墨十舞,乖乖将解药交出来,说不定皇上还能将你葬在将军墓旁!”

墨十舞本就在观察她,这下斜眼看了过去,“御医鉴定是皇家的事,我作为当事人清楚,敢问丞相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有采集过血?”按理来说,皇家子弟出了事,具体事项都会保密,就算百里如玉是证人,她也不能参与御医的诊断。

此话一出,百里如玉也没多想,直接口无遮拦的说道:“我当然知道,御医还说…”她话没说完,就被三皇子一个怒瞪吓的住了口,略一思索,整个人面如菜色,她刚刚是说了什么。

她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墨十舞这个贱人套出了话,她向墨十舞看去,接触到那充满笑意的眼眸时,居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丞相小姐,莫非御医和你是好友,才会透露你此等消息?还是说…你们在勾结些什么。”瞧着百里如玉逐渐苍白的脸色,墨十舞越发的淡然。

官官相护,是人都清楚,更何况是什么都没有的墨十舞,没有了毒害小皇子的动机。

这种对比百姓们也看在眼里,心中的天秤开始动摇,加上墨十舞有一个为国为民的将军爹亲,和此时不卑不亢形象,他们看向墨十舞的眼神中,加入了同情和鼓励,反而是看向百里如玉的眼神,带有了怀疑和猜测。

三皇子忍住内心想要赶走百里如玉的冲动,他大意了,居然让这蠢女人跟来,现在反被倒打一耙,他看着那无比轻松的墨十舞,心如沉入海底一般,她是变了,还是本就隐藏着这样的自己?


第3章 你会后悔的

众人思路被打开,正义感爆发,又开始分析了起来,“墨家小姐好像说的挺像那么回事,而且作证的人也是丞相小姐。”

“她与小皇子这么亲近的关系,小皇子一旦中毒她就是最大嫌疑人,墨家小姐看起来并没那么傻在两人一起时下手。”

“说不定真是陷害呢,听说丞相小姐经常和三皇子在一起,莫非是因为墨家小姐和三皇子的婚约才下此毒手?”

议论的语称已经从心狠手辣的恶毒女人变成了墨家小姐,这就是群众的力量啊,墨十舞风轻云淡的坐在囚车中,仿佛这不是押着死囚的囚车,而是无比舒适的马车中,她从醒来后表现的大气与沉稳,已经深深刻在百姓的心中。

这样的情况最是让百里如玉受不了,尤其是百姓们的议论,已经让她觉得被伤得体无完肤了,她一直以来受到的只有倾慕和仰视的目光,从来没有受到如此对待,当即身子就抖了起来,种种委屈从心底溢出,她快受不了,受不了这样的场合了。

三皇子,对,她还有三皇子,只要三皇子帮她,替她说话,她就能和之前一样,所有的错都是墨十舞,所有的罪也是墨十舞的,她期待地看着那一身华贵气息的人。

然而三皇子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此时他的心底也是一片寒冷,若是百姓继续这样猜测下去,肯定会想到小皇子没了之后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他,他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与百里如玉撇清关系。

墨十舞的证据虽然没有完全拿出来了,但她却胜券在握,这样下去,完全就是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三皇子决定扳回一局,“墨十舞,说了这么多,你的证据呢。”那毒是他诱使百里如玉下的,他也暗中派人观察,小皇子确实中毒,现在墨十舞说的都是胡编乱造,“况且,你根本就不会医术,怎么知道小皇子有疾病?”

墨十舞这才看了三皇子一眼,果然句句重点,不过,她有的是法子,现在嫌疑已经转移到百里如玉身上,剩下的就是证明小皇子没中毒了,“三皇子还年轻,记性怎的如此差了,家母在世时乃神医谷医女,我自然也会一些医术。”

若是墨十舞没有提起这个,恐怕三皇子也不会想起来,毕竟之前的墨十舞一直在他面前表现得很普通,以至于他将这件事忘得干净。

这下墨十舞在百姓面前更加有了可信度,趁热打铁,墨十舞拨开被风吹散的发丝,笑意盎然,“普天之下,小皇子的病,只有我能治!”

古代的医学技术并不发达,许多人会死在疾病之下,就连最好的大夫也束手无策,可墨十舞不一样,她是二十一世纪全球最大医药世家的继承人,对于疑难杂症也有不少研究,只要让她检查小皇子的身体并采集样本,她一定能治好小皇子的病。

此话一出,围观的百姓中有那么几个人想起这件事情了,纷纷开口道:“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墨家小姐的母亲,在嫁入将军府之前,是神医谷医女。”

“这么说,墨家小姐确实有办法救治小皇子啦!”

他们的一言一语,仿佛已经相信墨十舞没有罪,这一切,只是丞相小姐的陷害而已。

百里如玉整个人仿佛坠入深谷,身子逐渐冰凉,百姓的嫌恶目光,加上三皇子的冷漠,她身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完了,这样下去,她下毒的事就会捅破出去,此时的她,连墨十舞说小皇子没有中毒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

看见百里如玉的丑态,三皇子面上一冷,直接反驳道:“你以为你说你可以治,你就可以吗?墨十舞,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从以前开始,他就知道,墨十舞没有继承她爹的英勇硬气,也没有继承到她娘的美貌,所以他一直看不上她,而现在,她仿佛拥有那失去的东西,是因为她被自己伤透了心吗?在吩咐下人划破她脸的时候,他居然有些后悔,但为了自己的地位,她是必不可少要牺牲的。

未来的规划他已经做好,他觉不允许墨十舞打破,但现在百姓大多已经相信了她的话,就算不认账,损坏一点点皇子的形象,他也要铲除掉墨十舞。

面对着三皇子的不屑,墨十舞却异常的冷静,她淡淡的笑意,刺痛着三皇子的内心,三皇子一挥手,直接下达了最后指令,“午时已到,墨十舞毒害小皇子死不认罪,还栽赃陷害,实乃将军府一大耻辱,本皇子特在此下令,斩立决!”

“天啦,三皇子这是怎么了,居然直接要处死墨家小姐。”

“三皇子!不能让墨家小姐死,她说可以救治小皇子的,要给她公平,让她去救小皇子!”

“......”

即使午时已到,百姓们通过这些对话和神色,都已经相信墨十舞无罪了,可三皇子,居然仍要处决墨十舞而不是让她去救治小皇子,三皇子的做法,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

牙齿紧紧咬住,三皇子全然不顾百姓的话,找来斩头的两位大汉,开了囚车的锁,他们正要去拉墨十舞的时候,被墨十舞的眼神给吓住,竟乖乖地站在两旁,墨十舞如女王一般,脚步轻移,优雅大方的走出囚车,即使她脸被划伤,身上布满血迹,但此时在众人眼里,她仿佛一尘不染的仙女一般,只是被神派下凡间磨受苦难一样。

百姓中已经开始有人哭泣了起来,甚至有人自责,若不是他们随意猜测辱骂,墨十舞也不会添增心伤。

“你会后悔的。”墨十舞淡然的看着三皇子,没有一丝受尽屈辱的迹象,反而莫名的笑了,那种笑,是自信的笑意,她并没有输,反而是很成功,成功到扭转了局面,百姓的反应,就是最真实的认同。

三皇子心里慌的不行,表面却死撑着面子,“墨十舞,本皇子绝不会后悔!”

“动手!”


第4章 凌王殿下

“凌王殿下归来,还不速速散开!”三皇子刚刚下达要动手,居然有人从人群中传来躁动,他本暴怒要人捉拿,当看见那高大的马和站成两排的士兵出现在视线中时,整个人如腌菜般萎了下去。

看着人群逐渐散开,三皇子恶狠狠看了墨十舞一眼然后拉起百里如玉一起退到一边,巨大的锣鼓声响起,马蹄声踏着步子走近,墨十舞站在囚车前,饶有兴趣的向那散发威武气息的地方看去,一边在脑海中搜索着凌王这个人,但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人。

凌王是皇上的弟弟中唯一一个被封王的,因为之前一直跟着大将军墨询在战场上杀敌,所以在大将军去世后,他就常常亲征战场,很少回来,且每次回来都不通知皇上,直接回府,皇上虽不满意他这点,却对他十分恭敬,从没责怪和怒骂他,从这点来说,他在皇上面前还是很有地位的。

令人生畏又让人敬仰的凌王,骑着那匹高大的骏马,一步一步逼近着刑场中央的墨十舞。

百姓们不止一人倒吸凉气,为着墨十舞担忧,凌王他们也听说过,战场上的阎罗王,杀人从不手软,战功那是比大将军还多,而且容貌据说也是惊为天人,可惜一直戴着半面具,从来没有百姓见过他的全部面容。

这样神秘而冷酷的人,居然突然出现在了刑场,实在是让人浮想联翩。

硬朗英气的剑眉在微皱的额头之下,仿佛一眼能看透人心的鹰眼正随意地打量着她,高高的鼻梁让整张脸看起来更加立体,微抿的薄唇略有一丝血色,在半张黄金色面具遮掩下,他脸部的线条看起来更加刚毅和充满男子气概。

墨十舞看着在她面前停下的马蹄,毫不畏惧的仰头回敬过去,似是从未见过如此敢直视自己的女子,凌王竟多看了她几眼,只是几眼,他便撇开,似乎她只是个突然闯入猎场的小白兔而已,完全没有狩猎的价值。

“皇叔!您回来了,我马上派人收拾一下,这就和你一起进宫。”看见凌王,三皇子虽然心下万分厌恶,面上却充满着虚假的笑意,凌王虽然不会进行皇位之争,但地位仍比他高,他迟早有一天要将他拉下马。

面对三皇子的讨好,凌王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没有正眼瞧他,他弯腰鞠躬,没有凌王的吩咐,他根本就不敢直起腰来,垂下的脸面露蕴色,都怪墨十舞,若她直接撞死,哪有这么多,他恨不得直接抬手拿起大刀斩了墨十舞,奈何凌王在场。

凌王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墨十舞,这个女人,他几乎是没有在意过,在战场这么多年,连大将军墨询都没有怎么提起过,他对她的印象,恐怕只有在百姓的议论中,这样一个女人,他本毫不在意,从战场上回来,他只是路过,偏偏这些讨论都被他听见,心脏骤然紧缩,正因为她提起了神医谷,他才会出现在她面前。

或许,这个女人有用,但如果她的能力一文不值的话,他将随之抛弃。

马蹄声起,他面对百姓,坚毅的线条从侧脸浮现,他说出了墨十舞此时最想听见的话,“让她试,若失败,再处死也不迟。”

只是一句话,充满磁性又清晰无比,落在在场每个人的耳中,百姓不禁欢呼,“好!让墨家小姐试试,她或许真的能救小皇子!”

“凌王殿下深明大义,公正无比啊!比起刚刚三皇子,真的好太多了!”

“让墨家小姐去试试!不能让一个女孩蒙受不白之冤!”

“......”

三皇子这下直接直起腰来,牙齿咯吱作响,民心所向,他费力塑造好的形象,被凌王一句话就给包揽了,内心的愤怒越加清晰,他连敬词都不说了,“可墨十舞有罪,你不能让她去!”

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时,他整张脸苍白了起来,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只能咬牙硬撑,顺便怒视着墨十舞。

墨十舞轻松一笑,即使她看起来伤痕累累,但内心坚强无比,三皇子恶狠狠看着她也没用,现在可是是凌王在控场,她只要配合就行。

她没想到的是,凌王对百姓的影响这么大,所谓的一呼百应,就是这种场面吧,加上不与他人相同的气质,她更加对这个男人感兴趣了。

她不知道的事,凌王此时对待她和其他人一样,完全不放在眼里。

对于三皇子的不敬,凌王只是扫了一眼,不怒自威,三皇子不自觉向后一退,但还是不死心的想要开口。

怎料墨十舞先开口了,“三皇子,若我记得没错的话,你身为侄子,应该喊凌王殿下皇叔吧,你看你,怎么连礼节都忘得一干二净。”

她轻轻开口,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基本都能听见,百姓们本就向着她这边,加上凌王也有她这边的趋势,这下直接给了三皇子一个不知礼节的错名。

三皇子这下形象也不顾了,直接朝着墨十舞吼道:“墨十舞,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一个囚犯!你有什么资格议论我!”

墨十舞完全不在意他这样,反而是百姓,更加议论地大声。

“三皇子怎么这样,从刚刚就很奇怪?”

“真是看错人了,之前还为了他伤害墨家小姐,我真是不长眼。”

凌王扫了一眼墨十舞,居然用他的名号来反击三皇子,确实有些脑子,不像那还失神坐在地上的女人。

“你们闭嘴!”三皇子恼羞成怒地吼道,那些百姓本能地楞了一下,又开始叽叽喳喳,对于没有威信的人而言,他们会加倍的议论。

场面变成这样,是三皇子完全没想到的,他下的这盘棋,刚刚开始就输了...

马儿昂叫了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凌王的马儿竟然主动向墨十舞靠近,凌王眼神一凛,马儿停下了步伐,如此近距离,墨十舞能感觉到他身上发出的寒气,但她一个现代人,绝不会屈服于古人,在众人紧张的情况下,她竟伸手摸起了马儿,而马儿似乎还觉得很舒服,又叫了一声。


第5章 进宫

凌王不自觉又看了她一眼,浑身狼狈不堪的人,前一秒嚣张跋扈,这一秒却变得异常温柔,她一遍遍的抚摸马儿的毛发,一遍遍在马儿的耳边轻呢,百姓们都对她露出欣赏的眼光,更有人想听听她究竟说了什么。

这匹战马,跟了他很多年,它在马中是万里挑一的,也比其他马更加高大威猛,而且除了他,它从来都不让其他人碰,这次竟随便让一个破败的女人抚摸,凌王吹了一声口哨,从后面走出一匹白色的骏马,虽不比他的马高大威猛,却也强壮。

“哇,这不是凌王殿下马儿驰的伴侣音吗?”

“听说从来没出现过,原来是一起去了战场哇!”

“凌王怎么把这马带出来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墨十舞脚步一跨,潇洒地上马,面对凌王射过来的目光,墨十舞一笑,挑眉说道:“驰说我可以坐在这里。”

凌王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

百姓们又是一阵讶异,一向不愿意被人碰的两匹马,竟然都愿意跟墨十舞亲近。

“看来连马都能识别墨家小姐为清白之人。”

“墨家小姐,你一定要治好小皇子,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们的呐喊,就如振威,凌王在这一片呼声下,拉动缰绳,马儿朝着皇宫进发,墨十舞身下的马也跟着他一起走,墨十舞抚摸着身下的马儿,还好她在现代也常骑马,许是它们觉得亲近,这才接纳了她。

她回头微微一笑,对着三皇子做口型,“千万别后悔。”

三皇子心里恨的直痒痒,在凌王面前,他什么都得小心翼翼,这下凌王走了,他心中的一团火不停地翻滚了起来。

一旁坐在地上的百里如玉,终于被自己回过神的下人扶了起来,她一回神,就恶狠狠地瞪着下人,责怪她现在才来扶自己。

周围的百姓逐渐散去,嘴里依然对墨十舞充满着期待,现在墨十舞没死成,反而在百姓心中树立良好的形象,实在是失策。

“三皇子,墨十舞那个贱人居然没死成,要是昨日就将她严刑逼供死就好了,也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百里如玉来到三皇子身边,嘴里还说着市井之话。

看着她如此嘴角,三皇子的心中居然浮现出墨十舞的优雅与干净,想起她流利地骑上凌王的马儿,他怒火中烧,一把推开了百里如玉,“闭嘴!你这个蠢女人,口无遮拦,趁墨十舞还没有进宫,还不快去找御医!”他不会后悔,他绝不会后悔!

又一次坐在地上的百里如玉,心中一下委屈了起来,她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三皇子,可三皇子根本就不懂她的良苦用心,还一次次的伤了她,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百里如玉抿着嘴,不让自己出声。

那个贱人,都是墨十舞那个贱人的错,只要她还是丞相小姐,她就一定会找各种方法折磨那个女人,她一定要让墨十舞生不如死!

两人各怀心思,却指着同一个人。

而此时的皇宫中,皇上所在的书房,淑妃正红肿着眼泪,坐在皇上的下方,她面容憔悴,才二十出头的年龄,正值青春,她的头上没有繁琐的饰品,只插着几只玉簪,一双水眸委屈的看着皇上。

“皇上,珏儿还没醒,臣妾寝食难安,也不知三皇子是否将解药拿到,我可怜的珏儿,才五岁,他还那么小,怎么就被人毒害,皇上,你一定要为珏儿做主,不能放过那墨十舞!”

淑妃乃小皇子的母妃,也是目前皇宫中除了皇后之外最得宠的妃子,她本有年轻的资本,再加上育有一皇子,所以在其他妃嫔面前更加骄傲,现在小皇子中毒,她内心惶恐无比,若是小皇子出了什么事,皇上不再宠爱她的话,那些早看她不顺眼的妃子们就要对她动手了。

墨十舞那个贱人,居然对珏儿下手,若是没有要到解药就处死她的话,那珏儿岂不是没希望了?她一方面想要墨十舞死,一方面又想让墨十舞活着,若是活着,她要将那贱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龙椅上的皇上,年近四十,下巴下微有胡茬,黄色的龙服在他身上穿着正合适,一双锐利的双眼看着淑妃,有着多处皱纹的手拿起了书桌上公公准备的茶,微抿了一口,“淑妃,珏儿不会有事,人都是怕死的,墨十舞会交出解药的。”

淑妃看着皇上这样的动作,心中更是急得不得了,虽然珏儿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但一旦救不回来,他会立马被放弃,淑妃深知皇家的这些事,心中隐隐作痛,但也无可奈何,这一切都是墨十舞的错,若不是那个贱女人,珏儿绝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一想到珏儿还在病床上躺着,生命渐渐流逝,她就慌乱得不行,眼泪刷刷的流下,她哭的梨花带雨,皇上却还是沉稳地喝着茶。

“午时已到,外头的人还没传来消息,怕是...”

淑妃颓然地坐着,但又瞬间激动了起来,御医救不了,她还能找宫外的人,不管是谁,只要能救她的珏儿,她必将重谢!

“皇上。”书房外的公公传话,“凌王殿下来皇宫了。”

茶杯被猛的放下,皇上有些讶异,凌王从来都没有战后回到皇宫来觐见,这次怎么进宫来了?一想到凌王那威武神气的样子,皇上不禁握起了双手。

他正准备宣的时候,公公又说道:“凌王还将囚犯墨十舞带进宫了。”

“什么!”皇上和淑妃同时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前者是因为凌王居然带一个女人进宫,后者是因为午时已过,墨十舞还没死。

“把话说完,怎么回事。”皇上询问着公公,毕竟是一国之主,只是奇怪一下,立马恢复,公公继续说道:“听说囚犯墨十舞说能够救治小皇子,所以凌王殿下将她带进皇宫。”

略一思索,为了小皇子,淑妃跪下,“皇上,让墨十舞进来吧,或许她是来交解药的。”

那个贱人,果然是怕死,若是没有救好珏儿,她一定要让那贱人碎尸万段,即使她找了凌王来撑腰。


第6章 请皇上息怒

天气阴沉了起来,从刑场到皇宫的路,本不长,但墨十舞没有想到时间会过得这么缓慢,是马儿的悠哉,还是那个男人的冰冷气场?

一路上,周围的人群都被凌王的手下给疏散,应该是畅通无阻的。

凌王仿佛天生就自带光环和威严,所有路过的百姓,都带有着敬仰的目光,而少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百姓,一看向墨十舞身上的肮脏囚服,眼里就充满了厌恶和不屑。

墨十舞对于这些都不放在心上,人在做,天在看,她什么错都没有,根本就没理由接受这些人的负能量。

凌王的马儿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两匹马偶尔会挨在一起,都被她暗自拉开,她不习惯跟不知底细的人待的太近,尤其还是不知道凌王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也许,他只是想看看她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两人都在互相打量着对方,却都不声张,气氛可以说冷冷清清,又有些尴尬。

马儿原地踏了几下,皇宫终于到了,凌王在马上不动声色,墨十舞知道皇宫不准马屁的进入,便流利地翻身下马,轻轻抚摸音的脑袋,再在它脸上磨蹭一下,音也亲昵地回应。

墨十舞看了一眼马儿上的凌王,点头答谢,“多谢凌王。”

见凌王没有什么反应,她也没多在意,微微一笑,便进入宫门。

皇宫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的,墨十舞才刚进入,就被侍卫用刀剑挡住,“哪来的囚犯?滚回大牢去!”

他们并没有看见外面的凌王,只是一看见墨十舞这么狼狈的样子,就心生厌恶,不少囚犯都会喊冤和哀求皇上,若是天天这么多人来,他们怎么忙的过来,况且皇上根本就不会理会他们。

尤其是墨十舞的脸和身上那套囚服,一看就是死囚穿的,究竟是谁这么没眼力劲,让她来皇宫的!

“小皇子危在旦夕,我是来救治他的,快让我进去。”

没有人的引荐,墨十舞有些无奈,她不会武功,硬闯是不行的,而且还会加深皇上对她的看法,说不定等下连小皇子的面都见不着,那孩子现在肯定很难受吧,中毒加上隐疾,再不让她好好看看,恐怕连命都保不住,可那些侍卫根本不为所动。

“让她进去。”

冰冷的语气从头顶传出,墨十舞不抬头都能猜得到是谁在说话。

几个侍卫本吊儿郎当的看着墨十舞,在他们眼中,她迟早会没命,所以才不屑,现在一听见凌王的声音,加上他就在墨十舞身后,于是他们放下兵器连连跪下,“恭迎凌王殿下。”

高大强壮的战马,一身干练的盔甲,半张黄金面具,天生自带的高贵气息,这确实是凌王殿下,他们在凌王面前若还是刚刚那副样子,脑袋肯定是不想保住了。

凌王没有再说话,刚刚他已经表达得很清楚,要他们放墨十舞进去,领头的侍卫本一直跪着,还在等凌王的下文,没想到他不说话了,于是回想了一下刚刚那句话,加上凌王还没有让他们起来,他立马跪着给墨十舞让路,“请小姐移步。”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囚犯有凌王撑腰,他们还敢不殷勤对待,就真的是没有脑子了。

他又帮了自己一次,墨十舞眼眸低垂,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进去。

看见墨十舞从容不迫地走了进去,凌王斜眼往下一看,那侍卫赶紧又低下了头,凌王牵动缰绳,两匹马和他一起进入了皇宫的大门,侍卫屏息移步,皇宫本就不准马匹进入,但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凌王殿下。

看见凌王也进去了,领头侍卫赶紧站了起来,那件囚服,那张被划破的脸,想起今天刑场的主人公,他拉过旁边的小侍卫,“快去禀报李公公,凌王殿下来皇宫了,而且还带着女囚犯墨十舞,貌似她要救治小皇子。”

“是!”

书房里,淑妃跪在地上,她希望皇上能够让墨十舞进来,这样珏儿也就有救了,即使她恨透了那个贱人,但为了珏儿,她得先忍忍。

“淑妃,起来吧。”皇上扶起她,露出很关切的表情,“珏儿不会有事的,若墨十舞不交出解药,朕绝对会严惩,这次连解释都不会让她做。”

淑妃轻吸鼻子,眼眸中泪光闪闪,“谢皇上。”

房门被打开,肮脏的囚服,凌乱的发丝,加上尽毁的容貌,墨十舞就这么出现在了皇上和淑妃的面前。

“天哪,这,这是谁?”

淑妃被墨十舞这个样子给吓到了,身子一软就往后倒了几步,这丑八怪是谁,怎的这么吓人,李公公怎么让这样的女人进来了,可吓着她了。

皇上相比较于淑妃要平静的多,他细细打量着墨十舞,然后语气骤然变厉,“大胆墨十舞,朕还未传令,一介囚犯竟敢直接闯进来,你不要命了!”

淑妃还在惊吓中,这下直接清醒了,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墨十舞那个贱人?呵呵,她心中一阵狂笑,报应啊报应,让她下毒手,现在连脸都毁了,虽说她之前本就丑陋,现在更加凄惨,淑妃乐得心脏都快要爆开。

听见皇上震怒,墨十舞心下虽然不喜,但现在是在古代,天子为尊,不管这皇上有没有能力,她都得表现得惧怕皇威。

刚刚那公公根本就没阻拦她,莫非是故意的?

墨十舞心中一冷,好狗不咬人,这笔账她记住了。

她单膝下跪,目光中没有一丝胆怯,“皇上,臣女墨十舞一心想救小皇子,所以慌乱之下忘了规矩,还请皇上息怒。”电视剧里一般都是这样的吧,墨十舞最多只能接受单膝下跪,双膝全献给一个不知好坏的人,她做不到。

还算态度诚恳,但皇上仍听不进去,触犯了龙威,他绝不放过,“来人,将墨十舞打入天牢!”

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要将她打入天牢,墨十舞抬头,突然想到了什么,莫非,皇上根本就没想过救小皇子?

淑妃一愣,赶紧跑了过来跪下,“皇上,她说会救珏儿的,先让她救救珏儿吧!”她一边梨花带雨的说着,一边恶狠狠地瞪着一脸平静的墨十舞。


第7章 同意救治

淑妃的焦急,全然表现在脸上,墨十舞在一旁看着,才想起这个哀痛的女人,正是小皇子的母妃。

按理说,小皇子病倒,通过百里如玉的证词,最想让她死的人,就是这个跪在皇上面前让她救救小皇子的人。

想起昨日淑妃狠狠甩了之前的墨十舞一巴掌,墨十舞已经在心中把她隔离了起来,明明昨日那样没有仪表,今日却如此有规矩,演技收放自如的女子,墨十舞可不想接近,这样的女子,做出来的一切事情都太过虚假。

淑妃嘴上哀求着皇上,眼神却一直狠狠瞪着墨十舞,她是恨的,只是目前需要墨十舞救治小皇子,她才不让皇上拘押墨十舞。

皇上看着眼前跪着的两个女子,眼神微眯,一挥龙袖,“来人,将墨十舞...”

皇上话还没说完,淑妃就已经瘫软在地,皇上他,终究没有听进去她的话

墨十舞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这作为一个国家的君主,他同时也作为一个父亲,面对孩子的性命之忧,竟然一点都不关心,帝王之家,真的是无情的吗?

“皇兄。”

平静而冷漠的声线让皇上没有继续说下命令,不仅淑妃停止哭泣,连皇上也是一愣,还未闭合的嘴唇重新开合,“凌王,你来了。”

他眼神锐利,没有在意地上两个女子,而是径直看向墨十舞刚刚未关上的房门那里。

除了墨十舞,皇上和淑妃都看向那散发清冷气息的人,凌王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背后的微光射了进来,透过盔甲,他身上仿佛渡了一层金光,马儿不在身边,他站在那里,就如一颗挺拔的万年青一样。

又一次出现及时,墨十舞都快怀疑他别有用心了,可人家的身份是这古喻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凌王殿下,她只是一介将军府孤女而已,墨十舞暗自摇头,直觉得不可能。

只是巧合罢了吧,受过伤的身体隐隐疼痛了起来,墨十舞咬牙继续跪着,绝不能在这里表现出懦弱,她还能坚持。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凌王,这次怎么先回皇宫了?来,坐,跟朕讨论一下战场上的事吧。”皇上指着龙椅左边的位置,示意凌王坐下。

对于皇上的这般客套接待,凌王却走到墨十舞身边,直接拒绝,“皇兄,何不给她一个机会。”

书房的门不知何时被关上,书房内明明有些四个人,气氛却异常尴尬,凌王不仅正面回答皇上的问题,而且居然还将话题扯到一个女人身上。

论本国的人,谁不知道凌王不近女色,也从不提及女人,可如今,却为了一个死囚,请求皇上给对方一个机会。

气氛尴尬到极点,淑妃也知她不能掺和,所以老老实实地跪着,不时偷看着两位王者气息的人相对,墨十舞暗暗梳理心中的疑问,凌王气势逼人,皇上也沉默不语。

在这样的情况下,皇上最终说道:“既然凌王开口,朕也要给个面子。”

他看向单膝跪在地上一直没说话的墨十舞,眼里有一丝丝不耐,“墨十舞,平身吧。”

终于可以站起来了,墨十舞优雅地起身,没有一丝的摇晃,也没有一丝的倦怠,她气息平稳的开口,“谢皇上。”

皇上眼里露出奇怪的目光,但很快就掩盖下去,昨日墨十舞明明对他做的惩罚感到不甘,又是哭闹又是哀嚎,还将大将军搬了出来,怎的今日这么安静,莫非是心灰意冷了吗,看来困境使人成长,她知道哀求没有用,所以才没有继续让人烦心吧。

听闻三皇子昨日夜里去天牢审讯,皇上这才看向墨十舞那容貌尽毁的脸,纵横交错的伤疤覆盖了整张脸,红的黑的让他也有了一些呕意,小三当真是绝情,墨十舞最起码有一个未来三皇妃的身份,他为了避嫌,这也下的去手。

明明这样一张丑颜,墨十舞却表现得一点都不在乎,她的落落大方,皇上全都看在眼里,加上冷静的态度,他快不认识这个在皇宫小心翼翼生活了三年的姑娘。

凌王就站在墨十舞旁边,墨十舞起身后,他们俩虽然距离一米,但身上发出的气息竟让他们有种异常契合的感觉,皇上微微皱眉,直接询问重点,“珏儿中毒昏迷不醒,听说你能够治好他,这是要承认罪行吗,若你治好,朕允许你死后留有完身。”

他的话明确表示就算墨十舞救治好了小皇子,也是要被赐死。

墨十舞心中冷笑,她堂堂二十一世纪新新人类,绝不能被一个装模作样的皇帝给处死。

“皇上,小皇子并非中毒,而是隐疾发了,家母乃神医谷医女,臣女略懂医术,而小皇子的症状,正是儿童隐疾的一种,我需要立刻去检查,才能诊断。”

墨十舞的一席话,既说明了来意,也解释了小皇子没中毒,还用母亲的身份来提高了可信度。

但皇上并没有听进去多少,“胡说!御医都诊断出了他是中毒,珏儿从小到现在都健康,怎么可能有隐疾,而且你会医术的事,我是从来没有听过,简直就是胡编乱造!”

墨十舞当然知道,无论她说什么,皇上都不会听进去,反正她在这个男人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但是她一定会治好小皇子,将事实呈现到众人面前,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淑妃在一旁心里直发慌,墨十舞居然说小皇子没有中毒,那么就是有救治的希望了,可又说什么有隐疾,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连御医都束手无策,墨十舞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轻松能够救好珏儿吗?

淑妃不想相信,又不得不信。

僵持之下,凌王开口了,“让她试,看宫中御医是否老了不中用了,若救治失败,想必她也没理由喊冤了。”

墨十舞嘴角微翘,很好,她要的就是这样,只要皇上同意,她就可以放手去做了。

凌王发话,皇上心中冷意直升,面对墨十舞清澈的眼神,他猛然转身,却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冷哼,“如此,朕便同意,让墨十舞进行救治!”


第8章 自尽谢罪

幽静的寝宫,变得无比喧闹了起来,所有参与救治小皇子行动的御医全都跪在地上,熙熙攘攘的议论,让皇上和淑妃心烦意乱。

压抑的气息,从病房传出,墨十舞一身囚服,在人群中尤其扎眼,她安安静静站在一旁,不吵闹,也不四处张望,全然与御医们形成了一个对比。

凌王只是将她交给皇上,就离开了,或许真是她想多了,他那样的大忙人,可能真的是顺手帮她的吧。

对于皇上带墨十舞来救治小皇子的消息,御医们已经全都知道,他们对墨十舞还抱有不屑和嫌恶,他们自诩医术高超,只是不会解毒,而墨十舞说小皇子没有中毒,他们更是不信,明明就是中毒的迹象,墨十舞当他们是吃白饭的吗!

“都闭嘴!”一群御医叽叽喳喳,就如一群鸭子熙熙攘攘过街一般,皇上发话,御医们纵是有百口,这时候也乖乖闭嘴听候发落。

“墨十舞,朕给你一次机会,两个时辰你若还未成功,就在珏儿面前自尽吧。”皇上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也将话说的绝,只要小皇子没醒,她就等死。

突然寝宫里鸦雀无声了,皇上要的就是这样这个效果,他的威慑力是无人能挑拨的...除了那个人。

“还有你们,若是她成功了,你们就等着问罪!”想起凌王的话,皇上又加了一句。

御医们惶恐不安,都跪在地上不出声,天子脚下,尽管他们有着御医的身份,他们也一把年纪怕死。

皇宫中的御医虽很多,但大多都是年纪较大的,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谁都不敢抢先说话,也不好悱恻皇上的决定。

但偏偏这个时候,跪在最前方的王御医老手一抖,颤颤巍巍的磕了头,“皇上,请听老夫一言!”

王御医胡子一大把,一双略带浑浊的双眼看着地面,他在这些御医当中算资历较深的,所以跪在了最前面,也就是最靠近皇上的位置,在其他人不敢发话的情况下,他竟敢开口,依然是自持自己的地位。

但他或许没看出来,此时是皇上最生气的时候,先是墨十舞没被处决,后是凌王出现让他拉不下脸面,所以现在最先开口说话的,也就是最容易撞在枪口上的。

果不其然,皇上负手而立,语气不善的对他说道:“王御医,珏儿的情况是你诊断的,若是出了什么偏差,你可懂得?不要以为你在宫中待的时间久,我就治不了你了!”

“这...”王御医身子一颤,有些不敢说话,但一想到那丞相小姐百里如玉的嘱托,加上她的威胁,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皇上,万万不能让这死囚进入病房,她本就对小皇子下毒,现在让她进入,会更加对小皇子不利啊!皇上,你要相信臣的诊断,这么多年,臣的诊断可从未出过错啊!”

这是打起感情牌了么?

墨十舞冷漠地看着御医和皇上的互动,在这偌大的皇宫中,有这么多的御医,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看来这王御医还真将自己看的很重,他以为皇上在意他,皇上却从未将他放在重要位置。

果不其然,皇上对于他的说法全然不顾,他连看都没看他。

反而是淑妃,见王御医这样,立马担忧了起来,“皇上,墨十舞救治的时候,最好让王御医在旁看着,若是她再对珏儿不轨,可怎么办。”

对于墨十舞,虽然她选择相信,可她最信的,还是这宫里的御医,王御医在宫里这么多年,经验一定比墨十舞丰富,珏儿的性命,她可不敢草草了事。

“是否诊断出错,一切看珏儿的情况。”回答完御医,皇上又看向淑妃,“珏儿不会有事的,就听你的,让御医跟墨十舞一起。”

淑妃欣喜一笑,墨十舞加上御医,她偷偷使用解药也有人监督,这下淑妃便放心了,等珏儿醒过来,再针对墨十舞也不迟。

很显然,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想过只要有人能够治好珏儿,她就必将重谢。

他们本商量好,王御医也对目前的状况很满意,只要他还在小皇子身边,就能阻止墨十舞的花样,也能证明小皇子确实是中毒,墨十舞只不过是妖言惑众而已。

想他堂堂顶级御医,就算百里如玉不告诉他小皇子是中毒了,他也能检查出来这是中毒的迹象,但这毒似乎引发了其他的问题,所以导致无药可治,因此他们也没办法,这样也正好中了百里如玉的意,让小皇子再也醒不来。

可他们谁没想到,中途被扯出做替死鬼的人,现在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王御医不屑地看着墨十舞,小小的眼睛里露出得意的眼神。

墨十舞轻笑一声,微微摇头,“皇上,臣女在救治病人情况下,不能被人打扰,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墨十舞,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听她这样说,淑妃就气得满脸通红,“你害我珏儿昏迷不够,还要对他做什么!”

“淑妃娘娘,你不懂医术,也不知我的手法,所以请不要轻易否定我说的话。”这是墨十舞第一次对淑妃说话,她却一点都表现得不陌生,“在场这么多御医都救不了小皇子,我却可以,但是,我只有一个条件,任何人都不许打扰我。”

“若是两个时辰到了我还未救治好小皇子,我墨十舞敢作敢当自尽谢罪,就怕你们不敢收我这条命!”

她的咄咄逼人,竟让淑妃一时语塞。

“墨十舞,你...”

淑妃看向皇上,本想让他做主,不同意墨十舞的做法,可没想到,皇上略一沉吟,竟是同意了。

王御医也咬牙接受了皇上的意见,经过刚刚,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希望墨十舞什么都做不到。

看了他们每个人的表情,墨十舞微微一笑,轻轻从淑妃身边走过。

淑妃本柔弱温婉的神情,在这一刻,骤然变厉。

“墨十舞,若珏儿醒不过来,谋害皇室加上妖言惑众,你的人和将军府,我都会让它们消失在这个世上!”


医妃惊人:冷王乖乖就范 主角: 墨十舞, 冷君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1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