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爱生情 主角: 苏昀, 褚席瑞

迫爱生情 主角: 苏昀, 褚席瑞

第1章 背叛,她比不过钱

宽敞的大床上躺着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宛如童话里的睡美人。

童话里的睡梦人虽被诅咒,但却有个好的结局,因为她有王子。而此时的苏昀,是一条被人放在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无人解救。

但,褚席瑞对到手的猎物没有丝毫的兴趣,至少现在是的。

褚席瑞靠在沙发上,翘起腿,翻阅着报纸。有柔和的光撒在了他的头顶上,仿佛读了一层金边,宛如一幅画。

有门铃声响起,褚席瑞单手抚上了额头。

将报纸放在一旁,起身,动作堪称优雅。

打开门,崔浩举措不定的站在门外。喉结律动着,抬头看向褚席瑞,但涉及褚席瑞的目光时又很快的低下了头。

褚席瑞淡然的扫了崔浩一眼,漠然开口:“是你,又来干吗?”

见褚席瑞先开口,崔浩似是受了惊吓,但有一种无形的理由蛊惑着他开口。太久没说话,轻咳了一声,但声音略带沙哑:“我……那支票我给掉进下水道了,所以……”

说到后处,崔浩的头垂了下去,倒是褚席瑞却讥诮的笑了:“所以呢?”所以再次低头来找他是想他再给一次机会吗?

崔浩低垂着头,不敢再抬头,崔浩压低自己的声音:“我,褚总,那笔钱对我真的很重要。”

褚席瑞看着眼前的这名崔浩,没说话。

有女声从内室传来:“崔浩,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你会是这样的人,在你的眼里我远远的比不过钱吗?”

褚席瑞回过头去,女子清冷的模样映入他的眼帘,仿佛将他带进了那段遥远的时光。

名唤崔浩的崔浩望向女子,脸上写满了自责,想解释但却无力,只能试图轻轻的呼唤女子名:“阿昀,我……”

苏昀扫了崔浩一眼,漠然道:“别叫我名字,恶心。”她说怎么今天就带着她又买衣服又干啥的,原来啊……

崔浩喉间干枯,身形一僵,准备离去。转身之时,却被褚席瑞挡住了。

一张卡就那样摆在了崔浩的面前,崔浩有点震惊:“这……”

褚席瑞冷冷的看着崔浩,讥嘲道:“怎么,你不想要吗?”说罢,做了一个收回的手势。

人有时候是贪婪的。

崔浩快速的点了点头,回答的很快:“我要。”

褚席瑞将卡递给崔浩,越过他的身边,话语间略带警告:“记住,如果这次丢了的话不要回来找我,毕竟我不是上帝。”

崔浩没有回头,但眼角却是红红的,艰涩开口:“好。”

褚席瑞笑了,让一个人对自己爱的人死心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她在爱的人面前亲耳听到真相。

苏昀听着这一切,感觉有一座城在她的面前已经轰然倒塌了。泪,就那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她的心脾肺深深的绞着痛。

猎物醒了,那么猎人势必就要有所行动。

褚席瑞跨着步子,大步的走到床前,俯下身凑近苏昀。

眼前俊美的男人她不认识,压迫感频频逼近,苏昀下意识的抱住自己往后退了退。

褚席瑞食指勾起苏昀的下巴,笑了,邪魅如斯:“怕我?”


第2章 疼痛,锥心蚀骨

人这一生有很多种意外,但对于苏昀来说最意外的怕是醒来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陌生的房间里的大床上。当然,这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亲耳听见男友对自己的背叛。原因居然是为了钱,这个意外是多么的可笑啊?

苏昀咬了咬下唇,心慌了,也许她和这个男人已然发生了关系,但再次的逼近她还是莫名的害怕。

褚席瑞见苏昀不说话,大手抚上她的脸庞。

很快,苏昀偏了下头,褚席瑞的手就那样僵在了半空中。陌生的人,她是有抵触感的。

褚席瑞笑了笑,抵触?不怕,很快,她就会慢慢的适应自己了。

伸手,褚席瑞捧起苏昀的脸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

触及,一片冰凉。

苏昀没想过他就会那样的吻自己,被吓到了,但反抗还是有的。偏头乱动,手抵上他的胸膛企图推开他,但毫无作用。

一急,重重的咬上了他的唇,褚席瑞乘着空隙舌尖轻轻的滑了进去。

舌尖不断的在她口腔中游走,与她舌尖一并嬉戏。

苏昀喉间干涩,被他吻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一有空隙她就咬他,口腔里漫步着大量的铁锈。

褚席瑞也不好过,一股最原始的火从他的下腹升起。他对她有念想,他想要她。

褚席瑞将苏昀的两只手禁锢在她的头顶,一只手掀开被子,然后快去的去除身上的衣物。

身躯缓慢的逼近,最后压了下去。

苏昀的肌肤触及到了褚席瑞的胸膛,一时间,苏昀急了。

苏昀的身体想躲避他,但在褚席瑞的眼里却变成了另一种的色彩。

身体朝前一倾,苏昀眉头紧皱痛呼出声。

她还是个处,眼角的泪就那么的从她的眼角划了下来,她是该庆幸她之前没失身?还是该伤心现在?

褚席瑞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

苏昀咬了咬嘴唇,怨恨的看着褚席瑞伴随着的是她眼角处不停划下的泪。

褚席瑞不愿看到她用这样的表情看着自己,心生燥热,带给苏昀的是更深烈的痛,苏昀的指甲紧紧嵌入他的肩上的肌肤处。

这点疼痛对褚席瑞来说并不算什么,握住苏昀的脚将她的脚环住在了自己的腰间。

缠绵至深,却也痛苦至深,苏昀松口了,她求他:“我……我求……你……放过……我。”

动作照旧,显然她的讨饶没有用处。

最后,苏昀痛的晕了过去。

用手支撑着自己,褚席瑞看着苏昀呢喃出声:“阿暖,阿暖……”伸手拂去她脸上的泪迹,但手却僵住了,不是她,不是她。

原来这么多年来,纵使是最相似的也终究不是那人,起身下床,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原来他的内心也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他唤那人的名:“阿暖,你可知我见过太多相似你的人,可是她们终究不是你。你在哪,在哪,我还在,你出来找我好不好?”


第3章 心如死灰,万般无念

苏昀醒的时候,身体好像被什么碾过一样,动一下,就生生的疼。

慢慢的起身,最终吃痛的喊了一声。

褚席瑞刚刚从露台接完电话回来,看见她吃痛的样子没有太过大的表情变化,出口,冷到了极点:“你的手机里我已经存了我的电话,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衣服放在了床头柜上,别妄想着摆脱我,因为你是我的人,你已经被我买了下来。”

苏昀蹬着他,咬牙切齿道:“如今这是什么社会,法制社会,你就不怕坐牢吗?对,崔浩是把我卖给了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带刺的玫瑰,有意思。

褚席瑞勾起了嘴角:“如果你认为你有那个本事让我坐牢的话那你可以试试,我想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样的本事。呀,我倒忘了这个事。啧……不过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难道你还想反抗吗?还是说你想告诉全世界你被我上了,苏昀?”食指尖挑起了她的下巴,舌头轻轻的舔了下嘴唇,宛如吸血鬼。

苏昀侧过头,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卑鄙无耻。”

褚席瑞收回手,留给她一个背影,苏昀咬了咬下唇,很快又有声音传来:“别定义的太早,毕竟世事无常,你总有来求我的时候。而且作为一个物品,你得具有随叫随到的那个义务,不然我用一百万买了你岂不是太亏了?”

一百万,她就值那个一百万?

她抱住自己,把头埋在她的臂间,滚烫的泪珠一颗颗砸在了她的手臂上。

她从小就觉得男人不可靠,因为妈妈被爸爸抛弃了,所以她说她一辈子不会嫁人要陪在妈妈的身边。直到崔浩出现,他追求她,对她好,在她生病的时候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跑了大半个城市只为给她买一碗粥。

那个叫崔浩的人在她生日的时候会变着法的哄着她开心,对她说:“苏昀,毕业后我就娶你。”

可是呢,没到毕业她就被他以一百万卖给了别人。呵呵……这爱情果真是假,男人对你说的话果然是信不得。

多年来的生活把她变成一个坚强的人,她不会为了一个男人的抛弃而寻死寻活的,掀开被子,但被子上的那抹嫣红却让她的身形一僵。

守护二十年的悲喜就这样交付给了一个陌生人,心中难免会疼痛。

她艰难的站起身,朝浴室走去。

弄好水温,放水,她依靠在浴缸的边缘,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

水满,侧身而进。

苏昀双手合并在一起,捧起水往脸上拂去,缓慢的由上而下将头发推至脑海。她觉得,这个世界怎能这样不公平?

她拼命的擦拭着自己,她觉得自己脏,好脏。

她在浴室待的时间很长,因为她无法还原一个干净的自己,她靠在浴缸的边缘,哭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的时候,是察觉到有人的手穿过她的腋下,掌心冰冷让苏昀猛然间一颤,猛的一下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褚席瑞那张冷到极点的脸,上帝厚待了这个男人,给了他俊美的脸庞。可是她无瑕欣赏,她推开他:“放我下来。”


第4章 贪恋,他对她有渴望

褚席瑞的双唇紧抿着,目光深邃,显然,苏昀的话没有影响他丝毫。

苏昀皱起了眉头,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难缠。苏昀挣扎了起来,企图摆脱他。

褚席瑞的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丝的弧度,说的风轻云淡:“如果你再乱动,我不介意就在这再做一次。”

此话一出,苏昀立马的安分下来,像只小猫一样老实的窝在褚席瑞的怀里。眼前的这个男人,太危险,所以她对他有所惧怕。

褚席瑞抱着苏昀离开浴室朝外走去,将苏昀平缓的放在了床上。

苏昀缓慢的扯过被子遮住了自己,手心紧紧的攥住被子连忙的朝后退了退。

褚席瑞半眯着眼睛看着苏昀,指尖轻轻的捻住纽扣,衬衫解下露出他光洁白皙的皮肤。

额,这男人的皮肤怎么比女人的还好。苏昀咬了咬下唇,什么时候她也开始男色至上了。

褚席瑞将衬衫丢掷一边,俯下身,指尖轻轻的挑起苏昀的下巴啧吧了一声:“啧,再咬,都要破了。”

苏昀偏过头,力度过大,下巴有些疼痛,咬牙道:“破了也不关你事。”

褚席瑞收回了手,双手环抱,目光却紧紧的盯着苏昀看。目光清冷,不愿低头,加上那张有几分相像的脸,的确让他看到了当年阿暖的影子。

褚席瑞单手抚上额头,倏然的笑了:“脾气还真是倔,小野猫。”

苏昀撅着嘴,心里骂道:你才是小野猫,你全家都是小野猫!

等到苏昀回过神来的时候,褚席瑞已将被子从她的身上掀开,身上的一凉很快让苏昀找回了理性。

苏昀双手挡在自己的胸前,连连后退。

褚席瑞将她的手扳开,力度容不得她拒绝,他的指尖轻轻的附上了她的锁骨。

苏昀突的一惊,身形一侧。

随即,褚席瑞收回了手,眸色如水的看着苏昀。

他说了句话,声音很轻:“犹记得那个时候,阿暖的锁骨上纹上了一朵木兰。”

苏昀皱了皱眉头,只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但未曾听见他讲了什么。这样温柔的他,和她之前看到的好像完全不一样。

褚席瑞突然的把头埋在了苏昀的脖颈处,突如其来的湿热感让苏昀受了惊吓,手推了推他,但却被他反握住。

顿时间,十指相扣,温度高的吓人。

苏昀想抽手,但褚席瑞握的紧紧的,苏昀是又恼又羞。

褚席瑞突然含住了她的小珍珠,苏昀猛然一颤,手突然的收紧。

苏昀咬了咬下唇,眸光一闪,张口咬在褚席瑞的肩膀上。

果然,这个方法还是有点奏效的,他的动作停住了。

褚席瑞皱了皱眉头,任由她咬着,手轻轻的划过她身上的每一处,声音隐忍克制:“你说,你的身体怎么会如此的诱人?”

褚席瑞紧贴着苏昀,苏昀咬着下唇,有眼泪开始汇聚。褚席瑞大手附上她的脸,笑的邪魅:“怎么不咬了,刚才不是很起劲吗?”


第5章 小猫,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双唇紧抿,苏昀不说话,皱起的眉头显示出她的慌乱。

褚席瑞附上苏昀胸前的柔-软,恰好的力度轻轻的揉捻,引来苏昀的猛然一颤。苏昀抓住褚席瑞的手,恐慌道:“你,你别乱来。”

褚席瑞半眯着眼睛,将苏昀的手一根跟的扳下,凑近她在她的脸上轻轻的舔了一下。声音很轻:“我为什么不能乱来呢,你说说我动我自己花钱买来的女人犯法吗?”

苏昀咬牙:“你拿人当物品来购买这就是犯法。”

苏昀的话引来褚席瑞的一阵嗤笑,他勾起苏昀的下巴漠然道:“你说我犯法,可好歹我是花了钱的呀。你怎么不去说说把你给卖了的那人呢?”

那人?苏昀的心猛然的往下沉,眸子黯淡无光。

褚席瑞翻了个身,在苏昀的身边躺下,却让苏昀的身形猛然的一僵。

褚席瑞伸手搂过苏昀,话语里听不出他的情绪,但他的眸子却是漆黑一片。他说:“睡吧,如果伤了你我以后该怎么办?”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如此像她的人,又怎会轻易的伤害,轻易的放这人离开。

苏昀的心一咯噔,觉得他的话怪怪的。

起初,苏昀对他有些挣扎,可终究是太累了,最终昏昏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侧眸望去,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心中大喜,可是厕所又传来一阵冲水声,这让她的心沉到了谷底。

难道,她真的就逃不了了吗?

门喀拉一声打开,苏昀慌忙的低下了头,心猛然的收紧。

这幕稳稳的落入褚席瑞的眼中,他擦拭着头发缓步的向苏昀走了过来,挑着眉:“你怕我?”

苏昀咬了咬下唇没回答。

褚席瑞的嘴角轻轻一勾,冷哼出声。

苏昀抬头,以为他生气了,可是落入她眼眸里的却是他朝衣帽间走去的背影。

苏昀掀开被子,起身,朝浴室走去。

快速的挤了沐浴露往身上擦去,以最快的速度洗干净。裹着浴巾走出去的时候,褚席瑞正打着领带从衣帽间里面走出来。

苏昀见了他,慌忙的低了头。

褚席瑞扬了扬眉:“你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既然如此,那你干嘛不把床头柜上面的药给吃了?”

苏昀侧眸望了过去,床头柜上果然摆着药和一杯水。缓慢的拿起水,将药丢进嘴里和水喝下。就算他不说,她也会去买药的。

褚席瑞看着苏昀乖顺的样子,走了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如果昨天你也这么的听话就不会那么痛了。”

苏昀咬了咬下唇,很是羞愧。

苏昀的样子似乎是把褚席瑞给逗乐了一样,他笑声道:“那里有衣服,换上。”

没等苏昀回答,褚席瑞便已朝门口走去。

苏昀拿起袋子,里面的衣服很是齐全,缓慢的穿起衣服。房间里很是寂静,她觉得她要马上的离开这里。

于是她慌忙的拿起自己的手机走出房间,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一咬牙,朝着另一方向忍着痛快速的跑去。

褚席瑞从一旁缓慢的走出,看着苏昀的背影勾起一抹深邃的笑容:“你认为你能逃的掉吗?小猫,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我相信你会乖乖的回来找我的。”


第6章 变故,她始料未及

一路的跑着,苏昀的心始终不安分的跳动着,就算进了电梯她的手也是紧紧的攥着,手心早已湿润。

看着那下降的时不停变换的红色数字,苏昀恨不得它立马归零。

门打开的那刻,苏昀几乎是冲着出去的。撞到了人,她慌乱到连‘对不起’也忘了说。

被她撞到的那人看着苏昀仓惶离去的身影怒骂道:“靠,是个疯子吧。”

女友搂着他的手紧了紧,安抚道:“哎呀,跟一个疯子计较什么呢。我们不是还有要事要办吗?我们快点上去吧。”

被苏昀撞到的那人愤愤道:“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苏昀一路的跑着,有好几次她痛的想停下来歇歇,可是一想到那人恐怖的面孔,她就继续的往前跑着。

忘记跑了多久,眼前才开始浮现熟悉的建筑物。苏昀慌忙的走进楼道口,匆匆的上楼,到了五楼后这才倚在墙上缓慢的喘气。

苏昀伸手敲了敲门,可是里面好像没有动静,也许于翎并不在家。

拿出钥匙,开门而进。可是在开门的那刻,苏昀几乎是冲着跑过去的。她扶起躺在地上的于翎,声音颤抖:“妈,妈,你怎么了?”

苏昀晃动着于翎的身躯,可是依旧没有响动,眼泪慌乱的流了下来。

苏昀害怕道:“妈,妈,你别吓我啊。”

苏昀慌忙的拿起手机,拨打着医院的号码,泪珠砸在手机按键上晕开成一朵朵小水花。

电话接通,苏昀慌忙道:“喂,这里是中心医院吗?我妈,我妈晕倒了。”

苏昀抱着于翎的手紧了紧,脸紧紧的贴着于翎冰冷的脸,哽咽道:“妈,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苏昀坐在手术室外,但目光盈然的看向手术室的大门。

苏昀坐在椅子上,脚有些发麻,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心很难过,也快濒临绝望,如果妈死了她也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手术室外的那盏红灯突然的灭了。

大门缓缓的打开,苏昀几乎是机械般的扭头。

苏昀紧咬着下唇,快速的朝医生的位置奔过去,她拉住医生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医生,我妈,我妈她怎么样了?”

医生拉下口罩,面无表情。

“病人的情况不怎么乐观……”

苏昀的指甲紧紧的嵌入掌心,周身的血液好像就此凝固,喉咙干枯的说不出话来。

“病人的大脑里长了一个肿瘤压迫到了视觉神经,如果不趁早治疗的话可能会失明,当然这次的晕倒也跟这个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刚才我们只是简单的对你母亲进行治疗和检查,如果需要更好的话我建议进行手术。你如果在一天的时间内凑齐20万的手术费我们院会找这方面的专家来为你的母亲治疗,但是专家会在一天后动身飞往美国,飞往美国后我也不知道专家什么时候回国。所以苏小姐,我建议你尽快。”说完,医生将口罩重新的戴好。

医生的话对苏昀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20万?她哪里来的20万?就算能借到她如何在一天的时间内凑齐。

苏昀靠在墙上,仿佛被人掏走了全身的力气。


第7章 侥幸,心存最后一丝希望

苏昀大口的喘着气,手低着自己的胸口,走不稳路,摇摇晃晃的朝敞开的手术室大门奔过去。

医生看了,摇了摇头。

三个医生和二个护士推着推床走了出来,苏昀呆呆的楞在原地,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把她定在了原地让她迈不出步子。

苏昀看着上躺着的人,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上面躺着的人是养育她二十年的母亲,是把她当成宝贝一样来疼的母亲啊!

推床步步逼近她,她跟着推床艰难的迈开步子。

于翎静静的躺在上面,身上盖着一层的白,于翎的脸上被呼吸罩盖住,看不出表情。

苏昀抽动了一下鼻子,有泪珠砸了下来,此刻母亲一定很难过。

她跟在推床后,跟进了电梯,门关,门外的世界就好像与她毫不相关了。

于翎被推进了观察室,苏昀觉得她这个女儿当的好没有用。无法分担母亲的痛苦,就连手术也要拖上几天。

她握住于翎的手,掌心处的老茧咯的她的心生生的疼。她把于翎的手平缓的摊开,附上了自己的脸,有泪瞬间下滑,她哽咽道:“小时候我生病了是你陪在我的左右对我说孩子别怕,如今你生病了换我陪。妈,就算丢了我这条命我也会给凑齐手术费的。”

苏昀抹了一把眼泪,将于翎的手轻轻的放在被子上,细心的为于翎掖好被角,毅然的走了出去。

苏昀出了医院,先是在大街上迷茫的走了一段。翻看手机,却发现里面能求助的人根本就是所剩无几。

她拨打了好友江沁的电话,里面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女音,无人接听。

人生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很没用。最后翻看到了崔浩的电话,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拨打过去。

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即将落泪的心情。

电话接通。

一时间,彼此沉默。

最先开口的竟是苏昀,声音竟有些颤抖:“崔浩,你把我卖了我可以不怪你。但是,你得的那钱能不能给我20万?”

虽然难以启齿,可这毕竟是最后的希望了。她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在这里,哪里还有什么亲戚呢。如今,变故太大。

“……阿昀,我,我是很想给你的,可是……”

“浩,不是说去我家吃饭吗?快点啊。”

崔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电话那头的一名女子给打断了,苏昀心下已经明了,挂断了电话。

她吸了一口气,以45°角仰望天空。可是没用,眼泪还是会下滑。看来,她是犯贱。以为那人会抱着惭愧的心情给她那钱,可是她想错了,那人竟然肯狠下心来把她卖给别人又何来惭愧之心呢。

崔浩听着电话的忙音,心沉到谷底,双唇紧抿着。眼角竟是一片的猩红,如今他还能做些什么呢?就连这么点小小的要求他都无法替她完成,他自嘲般喃喃道:“我是个多么无用的人啊,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要亲手送给别人,呵呵……”

崔浩的手突然的被人挽住,有悦耳的女声传来:“浩,我们先去吃饭啦。我爸说,他对你有印象,所以你要好好的表现。”

崔浩勾起嘴角,之前的悲伤悉数被他逼了回去,阳光下两人相偎的身影构成了一幅画。


第8章 绝望,那是一朵无望的花

苏昀抱住自己,似乎这样才不会让自己感觉到冷。

她缓慢的蹲下身来,不顾周围人异样的阳光将自己埋在手臂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是个无用的人,她没有钱,无法救助母亲,她不是个好女儿。

滚烫的泪珠砸在她的手臂上她竟然觉得异常的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快速的拿出手机。

翻去那个并不熟悉的号码,快速的拨打过去。

响铃很久,她以为那人不会接了,在她心灰意冷要挂掉的时候那人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小野猫?”

电话那头褚席瑞半靠在椅子上,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敲打着办公桌的桌面,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他在等她的电话,他以为会要上个几天的,没想到会这么的快。

苏昀的手紧紧的握住,指甲嵌入掌心,说的很小声:“你能不能借给我20万,我以后会还你的。”

“……”

褚席瑞不急着说话,站起身,扯了扯领带,左手滑入裤袋中优雅的朝着前面走去。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眼前的景象,褚席瑞的脸上一片冰冷。缓慢的开口:“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苏昀有些急了:“你想要什么,只要我给的起我都给。”

褚席瑞看着远处的楼层,目光深邃,似是讥嘲:“你有什么能给的起我呢?身子?还是什么,你以为我缺女人,我随便找上一个都能比你好看万倍。既然要求我,那么刚刚为什么要逃跑呢?”

“……”是啊,她有什么能给的起他呢。

“不过,我要你成为我的私有物,而且是心甘情愿的。”褚席瑞勾起嘴角,之前见她就觉得她和阿暖有几分相似。找人调查,这才知道她的情况。原来啊,既然有心要把她变为自己的,又怎能不好好的谋一场局呢?

苏昀咽了咽口水,艰涩的开口:“好。”

褚席瑞笑了,声音里添了几分的柔和:“既然这样,那你就到褚氏集团来,我在我的办公室等你。”

电话挂断,苏昀摊开手心,上面全是汗,伴随着月牙般的痕迹也清晰可见。

没办法了,为了救母亲,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站起身,身形摇摇欲坠如一只掉了翅膀的蝴蝶。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侧身做了进去。

出租车司机看到苏昀泪眼斑驳的模样,好奇的问了句:“姑娘,去哪?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苏昀听后,擦去自己眼角的泪。哭久的缘故,声音有些沙哑:“去褚氏集团,没事。”

司机听到了苏昀的回答,也没再细细的追问,安心的看着自己的车。

苏昀看着前方后视镜里的自己,突然那刻觉得自己变的陌生起来。

车驶行的一段距离,到达目的地,这才不紧不慢的停了下来。苏昀付了钱,这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看着这座大楼,苏昀心生感慨。以前她有多希望进来这里工作,现在就有多么的厌恶这里。

走了进去,前台已经把她给拦了下来,“小姐,请问你找谁?”

苏昀有些不自然,咬了咬下唇淡然开口:“我找褚总。”

前台小姐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否预约。如果没有的话,请回。”见过太多的女人说是要来找褚总的,但没有预约的话她也不能放行,毕竟她需要这份工作。

苏昀抿了抿唇,有些无奈。


迫爱生情 主角: 苏昀, 褚席瑞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