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重生,我的女王大人 主角: 苏馠妤, 季宸钰

千金重生,我的女王大人 主角: 苏馠妤, 季宸钰

第1章 重生

S市,苏家大院的门口

“陈骏!”一个穿着有些狼狈的年轻女人,愤怒地向她面前这个满脸虚伪笑容的男人吼着,精致的脸蛋因为嫉妒的愤怒而涨红,额头的青筋也爆出了几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我苏家待你不够好吗?是我待你不够好吗?为什么要帮林家对付我们?”

“呵呵呵……”陈骏笑了几声,“因为我本来就是林家人啊,虽然是在认识你之后成为林家人的……”

“你混蛋!”女人扬起手就要打陈骏一巴掌,但是被身旁的黑衣大汉稳稳地抓住了她那纤细的手臂。

看着拼命挣扎的苏瑾,陈骏开心得笑了几声,“哎呀,苏小姐,事已至此,你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呢?”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哦呦,时间差不多了呢,是时候离开这个你从小长大的苏园……哦不,林园了呢,苏小姐。”

说完的瞬间,苏瑾的脑海中闪过了她住在这里的许多幸福快乐的瞬间,还有,和他在一起的许多瞬间。她停止了挣扎,一双美眸早已噙着泪水,此刻如同泄洪一般划过那绝美的脸庞,她愤恨地盯着陈骏的眼睛,狠狠的说到:“这个仇,我苏瑾记下了,十年之内,这个仇我一定会报,而且会让你生,不,如,死。”

陈骏微笑着伸出手掌指向一旁的小路,随后又把手背在背后。

看着陈骏对自己下的逐客令,苏瑾狠狠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抓起旅行箱的拉杆,头也不回地往回走。

而陈骏,则向她挥了挥手,低声说道:“一路顺风,嘿嘿……我们走。”说完,便向另一个方向走去,黑衣保镖一声不吭地跟在他背后,向路边的一辆面包车歪歪头瞟了一眼。

那辆面包车接到黑衣保镖的暗号,开始向前开动,而且开得歪歪扭扭的。车里的驾驶员开车的同时,抓起副驾驶座上的酒瓶向自己一个劲猛灌。

另一边的苏瑾,现在脑子里是一团乱麻,一边走一边想着未来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距离她越来越近的面包车。当她的

后脑勺磕到汽车的挡风玻璃的时候,她才明白那句一路顺风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看着这一瞬间在她眼前闪过的夜色,她的恨就像被引燃的导火线一般,眼中充满了愤怒,“老天爷,如果你有眼,就给再让我活一次,我定让这个人渣生不如死!”

当她这么想完后,只觉得突然剧烈地一疼,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眼前一片漆黑的苏瑾没有惊慌,反而非常镇静,“这就是死的感觉吗?”她喃喃的问着自己,“要是没死的话,还真想出去把陈骏那个贱人也带过来撞死他啊。”

正当她想闭上眼睛时,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睛。

“这是……”模糊的大脑又开始清晰起来,生前的种种闪过她的眼前,思考速度极快的她,几乎瞬间就找到了她读过的某本书中的一句话:当你还有知觉的时候,你就还没有死。

是啊,她现在还有知觉啊!不然怎么能感觉到眼皮?她马上试试自己能不能感觉到四肢和其他地方。

一分钟后,她就慢慢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体。她心中大喜,这是上天又给了她一个机会啊!

苏瑾抓住机会,用身体现存的知觉,猛烈地挣扎起来。几秒后……

“噗哈……”苏瑾成功了,她坐了起来,因为刚才的缺氧,所以她剧烈地呼吸着。

她一边喘息着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她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电脑桌前,一台略显老旧的笔记本电脑整放在她面前,上面显示着很多钻戒的图片,右下角显示着时间:3:26。她脑中几乎是一瞬间就闪过了一个他自己原本一直不信的东西:“我重生了?!”

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起身准备跑向卫生间。但这具身体估计是坐得太久了,她一起来就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

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当苏瑾喘着粗气,找到卫生间时,她自己都被惊呆了。

镜子中这女人是自己么?根本不是啊,她凑近了看了几眼,又狠狠地眨了几下眼睛,确定自己没有面部失认症之类的病之后,才敢确定,自己已经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在别人身上了。

她扫了一眼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用来化妆的没多少,护理的倒是挺多。不知是平时不出去,还是不喜欢化妆。

她凑近镜子仔细看了看,顺便确认了一下镜子的种类后,才放心关上门顺便把衣服脱光,细细地端详着这具身体,许久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第2章 闺蜜驾到

虽说现在的她没有生前那般漂亮,但也没有差太多。皮肤细腻柔嫩,而且白白的,护理得很好。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但是因为她的“入住”,多少显得有些沧桑。

而且身材比苏瑾生前还好,特别是胸前那两块肉,看得她自己都有些面红耳赤。估计是因为经常去健身,身材匀称,小腹那里的肌肉勾勒出美妙的曲线,不过有些高挑的身材让她有些不适应。

看完了之后,顺便还看了看下面的情况,确认这身体是处。作为曾经因为爱情自杀的人,她自己多少有些处/女情结,她可不希望这身体的处早就不明不白地给了别人。

确认完后,她才穿上衣服,走出卫生间。

十分钟后,她才在房间里走完一圈,回到之前那个电脑桌。

“苏馠妤?名字倒是挺特别的,估计她爹妈没少翻字典,或者她自己没少翻。”苏瑾对自己的声音倒是没什么感觉,跟她前世一样,都是比较轻柔,又略带成熟的。她放下身份证,拿起旁边的一张证书,“这是……?”

“哈,哈哈……”她发出了兴奋地笑声,眼中满是欣喜,“珠宝设计,居然是珠宝设计,而且是S市的大学。老天爷也太眷顾我了吧。”

她的前世,就是S市的著名珠宝世家,而且,这个著名,虽然没有到世界500强那种程度,但在国内也算顶尖的企业。但可惜,这位天真的大小姐交友不慎,找了个贱人当男朋友。

在竞争对手林家的诱惑下,这个贱人展开一系列暗地里收集资料的工作。最终帮助竞争对手把她的家族产业压破产了,家庭支离破碎,陈骏也离她而去,因此她才会饮恨自杀。

而当下这位女孩,就是学的珠宝鉴定,所以她也就能够理所应当地从事珠宝职业。本来她都已经绝望了,但上天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她当然要好好珍惜。

“抱歉啊,苏馠妤。既然老天爷都看不过去要给我这次机会,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她闭着眼,双手环抱着,柔声细语地对这具身体说着,“我看到了你的努力,你床头的便签,手机屏幕,还有你健康记录上的睡眠时间,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的名字响彻整个珠宝界!从今日起,我就是苏馠妤!”

下定决心后,苏馠妤猛地睁开眼,走向几米外的床铺,猛地扑倒在上面,“你也真是努力过头了啊,真是的,也该给自己好好放松一下了吧,苏馠妤。”

一觉醒来,苏馠妤瞥了眼床头的闹钟,显示着时间已经到了中午11点17分,苏馠妤伸了个懒腰,摘下墙上的日历,一边确认这上面写的日程都是什么,一边看冰箱里都有些什么东西。

“这姑娘习惯倒是不错,现在倒是方便我了解她的为人了。”苏馠妤把食材拿出来,整齐地摆到桌放好,麻利的开始准备午饭。

这时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这个时间段……”苏馠妤打开手机瞥了眼,“是乔瑾安啊,没想到这么早就来了。”

放下手里的厨具,苏馠妤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走向门口。

她现在门口的猫眼里望了望,见门口站着位气质高雅,身体在宽松的衣服下也看得出有多丰满,嫩白的脸上架着一副大墨镜,几乎把大半张脸都遮住了。在看到墨镜的时候,苏馠妤就认出来了。因为她昨晚翻手机照片的时候见过这副墨镜,而且照片的分组叫乔瑾安。

在那个分组的照片非常多,多到匪夷所思,所以苏馠妤基本认定,乔瑾安就是苏馠妤的闺蜜。

确认无误后,苏馠妤才转动门把手,把门打开。

“瑾安,这么早就来了啊?”苏馠妤打开门后,一边把乔瑾安请进门,一边帮着拿乔瑾安手上的东西。

“你也不看看我手上拿的是啥,要是我不早点来,估计我还得陪着你一起吃外卖。”乔瑾安白了苏馠妤一眼,顺手把另一只手里的袋子放到桌上,同时用空出来的手摘下墨镜随手一甩就丢到了沙发上。

苏馠妤默默把这几个动作都看在眼里,嘴上却是有些卖萌地回答:“哎呀,你也知道的嘛。嘿嘿……mua~”

因为苏馠妤也不知道她自己为什么喜欢吃外卖,所以回答得很模糊,至于最后那一下,是看一些她们拍的视频看到的。

乔瑾安和苏馠妤隔空亲了一下之后,刮了一下苏馠妤的鼻子,笑骂道:“懒死你得了,真的是,好啦,快吃饭吧,我都有些饿了。”

说话间,乔瑾安就已经把袋子里的保温盒一一放好,而且已经打开几个了。

第3章 被拆穿

“诶,说起来,你那个什么……艺术留学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有惊无险地开始吃饭后,乔瑾安开始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起来。

苏馠妤一边夹起菜叶,一边回答着,“哦,那个啊,最近已经有些灵感了,我打算找找感觉,争取这个下个星期五之前弄好。”

这些基本都是按照他们的聊天内容扯出来的,所以苏馠妤也不用担心被拆穿。从乔瑾安之前的种种行为看来,她是个做事非常有效率的人,而且从聊天记录看来,乔瑾安还是个网络著名推理小说作家,所以之前得戴着墨镜。

美女这个词,基本放到哪个领域都会很有吸引力,因此,乔瑾安的粉丝数量还是挺庞大的。

这些都是次要的,在苏馠妤眼里,那些信息向她表达的信息只有一个:演的稍微有点不像就有可能被拆穿。

言归正传,乔瑾安白了苏馠妤一眼,“下个星期五不就是交稿的日期么,你说这话就好像要在暑假最后一天,赶完全部作业的小学生一样啊。”

“我这不还剩还几天么……”苏馠妤津津有味的嚼着人家做的饭菜,嘴里倒是还不忘抬杠。

“行行行,想你这种享受过正经大学生活的人,才不懂我们这种人的感受呢。”乔瑾安把最后一口饭咽下肚,便坐在座位上看着苏馠妤吃。

由于苏馠妤前世是很有教养的富家大小姐,吃相好看不说,吃饭也是细嚼慢咽的,所以吃的比较慢。

看对方都已经吃完了,苏馠妤那些教养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冰箱里还有一大瓶橙汁,应该拿出来招待一下客人,于是她说了声等下就去拿橙汁去了。

望着苏馠妤的背影,乔瑾安心理暗暗松了口气。实际上她刚才还一直感觉奇怪呢,嗜橙汁如命的苏馠妤怎么还没吧橙汁拿出来。而现在苏馠妤这一举动,倒是正好打消了乔瑾安的疑惑,但也只是冰山一角的疑惑而已。

完全不知情的苏馠妤正好拿了橙汁回来,给自己和乔瑾安都倒上了一杯。

“说起来,你昨晚没事吧?声音虚弱成那个样子。”乔瑾安看着苏馠妤那双美眸周围淡淡的黑眼圈,关切地问起来。

“啊,还好,之后我没多久就睡了,你放心吧。”那通电话,苏馠妤自然也看到了,而且她刚打完电话几分钟,苏馠妤就重生在这个身体身上了,之后她确实也是很快就睡了。

见苏馠妤一副淡定的样子,乔瑾安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慢慢看苏馠妤吃饭的样子。

看着苏馠妤那优雅的吃相,乔瑾安趴到桌子上,“馠妤,你吃相怎么突然这么好看了?”

被乔瑾安这么一说,苏馠妤才反应过来,有些惊慌的开始扯谎:“你看啊,我再怎么说也算半个珠宝设计师吧,总要好好学着变得有气质一点嘛。”

“哈,你快别扯了吧。”乔瑾安白了她一眼,“苏馠妤才懒得学这些,那家伙可是个实实在在的女汉子。”

“你……”苏馠妤惊讶地看着她。

“我什么,我是怎么看破的吗?挺简单的。”乔瑾安坐正身体,逼视着对方,“苏馠妤这种话痨,吃饭的时候她嘴巴怎么可能闲着呢。而且苏馠妤除了健身和设计,其他地方可是懒得突破天际,摆碗筷,拿饮料什么的,当然都是我来干呢,说起来我才是客人吧,为什么非要我来干这种事呢。

最后,虽然你看起来确实没什么大碍的样子,但毕竟女人嘛,好好保养着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昨天她那种虚弱,听着都快过劳死了呢。刚才一想到死,我就在想,会不会是鬼上身之类的事情呢?”乔瑾安饶有兴趣地看着苏馠妤,眼神里竟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唉……估计是吧。”苏馠妤惆怅地拿起橙汁深深看了一眼,接着便一饮而尽。

她本来还想挣扎一下来着,但好在乔瑾安说话速度也不是很快,所以在她吐槽苏馠妤的时候,苏馠妤就已经想通了。

自己毕竟不是苏馠妤,就算自己能侥幸躲过这一次,那以后呢,总不能直接跟人家绝交了天天躲着吧。而且她现在都被拆穿了,估计等确定完就该开始严刑逼供了,所以干脆承认了算了。

“哦哦~”乔瑾安突然起身,弯腰袭向苏馠妤,同时还发出了一声脆响。

刚放下水杯正在那惆怅的苏馠妤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乔瑾安突然凑过来,同时,还感觉到脖子上有一种温热的感觉,但是异常锋利。

乔瑾安凶狠的说到:“要么说你的目的,要么再死一次。”

第4章 决定

看着用刀威胁自己的乔瑾安,苏馠妤突然发出了自嘲般的笑声。

生前,她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平时受个委屈就能撒气半天。可现在,就算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威胁自己都这么镇定。估计自己的心在被车撞那会,就被彻底撞散了吧。

拿折叠刀威胁苏馠妤的乔瑾安见她的那种笑,丝毫不敢放松警惕,还加大了几分力道。

“好了好了,那我就说说我的目的吧。”苏馠妤抬头,眼中充满恨意,“我的目的是,夺回我曾拥有的一切。”

“吼哟~,复仇千金啊。”乔瑾安玩味地看着苏馠妤,“据我所知,最近灭亡的大公司,貌似只有苏家吧,而且我记得今天早上地新闻……哦,你遭遇了车祸呢,不过从标题和里面的内容看来并不是真相就是了。”

“你就这么确定我是苏瑾么?”苏馠妤脸色难看地说,毕竟这才不到半天时间,就已经被人猜到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太失败了。

“哦~,原来叫苏瑾啊。”乔瑾安继续架着刀,“那么苏小姐,请问你怎么就好死不死上了我闺蜜的身呢?”

“呃……”苏馠妤愣了一下,“这我也不知道啊,对我来说就一闭眼一睁眼的事。”

乔瑾安狐疑地看着苏馠妤,突然力道一松,又坐回去,“那我大概能知道了,唉……”她低垂着目光,作为一个富有感情的人,就算她再理性,也免不了七情六欲。多年闺蜜在一夜之间死去,论谁都会伤感,虽然苏馠妤依然能够作为正常人活在她面前,但心里的悲意,却丝毫未减。

苏馠妤虽然不太明白,但总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乔瑾安一下。

她刚起身想走到乔瑾安身边,乔瑾安却突然一拍桌子,说到:“算了,事已至此,也只能接受了,也只能说造化弄人啊。”她伸出右手,“那么再次认识一下,乔瑾安,很荣幸认识你。”

苏馠妤及时握住乔瑾安伸过来的手,“苏馠妤,很荣幸认识你。”

“坐吧,先跟你聊会。”乔瑾安突然很没形象地摊在椅子上,跟之前高冷优雅的形象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苏馠妤又是一愣,一边自我安慰说习惯就好,一边应了一声坐在椅子上。

等苏馠妤刚坐下,乔瑾安就开始一顿分析:“据我所知,苏世珠宝已经被灵珏珠宝收购。虽然灵珏珠宝也已经元气大伤,但是碍于其庞大的实力,那些怂货一个敢碰的都没有。”

“那个……打断一下。”苏馠妤弱弱地举起手,“你现在是在帮我吗?”

“不然呢?”乔瑾安又白了一眼,“虽然我们非亲非故,之前也不认识,但是呢,你既然上了我闺蜜的身,也算缘分,可惜我都没法送她。既然这样的话,你也开始用她的名字了,那么,我认为,我把她的名字送上珠宝界的神坛,便是对她最好的悼念。”

苏馠妤凝视着乔瑾安,虽然对方一双半死不活的死鱼眼,但是,苏馠妤仍能感受到她心中的悲伤,“是啊,我一个被车撞死的鬼,莫名其妙还把人家的身体给占了。不把人家的名字推向顶端,我也挺为难的。”

两人对视许久,忽然同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我很期待我们的合作,会给这个领域带来多大的风暴呢。”乔瑾安再次伸出手。

苏馠妤抓住她的手,微笑道:“我也是。”

说完,两人却都没有松开手,而是再次相视一笑,对对方说了一句:“谢谢。”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呢?”乔瑾安端起橙汁喝了一口。

苏馠妤答到:“先去让自己变成真正的珠宝设计师再说,毕竟人家这么努力争取的一个艺术留学的资格,我也不能浪费了。”

“行,那我先走了。”乔瑾安起身就走向大门。

苏馠妤有些莫名道:“这就走了?不问问其他的?”

“没必要。”乔瑾安一边收拾饭盒一边说,“我知道你本来就是中级设计师,所以对实力没有问题。而且你的为人也挺简单,很快就看明白了,不过这点以后肯定会成为你的弱点,这个你要注意一点,可以开始修炼起来了。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各种时间点你应该都清楚。这样我也就没什么可以问的了。”

乔瑾安此时的语速跟之前可以说是判若两人,把几个饭盒收拾好的同时,话也刚好讲完,听得苏馠妤一愣一愣的。

见苏馠妤有些呆呆的表情,乔瑾安歪着头巧笑嫣然地说到:“那我先走啦~”

苏馠妤呆呆地目送乔瑾安离开,许久后,惆怅地感叹起来:“这姐妹俩都是奇葩啊……”

第5章 远赴国外

10个月后

“旅客朋友们,S航第3741次航班开始检票了,请……”

“嗯,到你的航班了。”乔瑾安注意着广播,就算再人潮拥挤的机场里,依然保持着高贵冷艳的气场。

而在一旁,苏馠妤微微颔首,应了一声,同样散发着高冷的气场。路人乍一看,还以为这是两块万年玄冰姐妹花呢。

这十个月时间,苏馠妤和乔瑾安的关系反而有点像师生。把稿子弄完交上去之后,乔瑾安基本就住在苏馠妤家里了,而苏馠妤也经常请教乔瑾安。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只凭借自己的能力,想要和那些人老成精的老妖怪斗心机是肯定不行的,所以她就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进步。

因为申请艺术留学的时间是非常长的,而且苏馠妤本来就已经过了好几关了,所以时间还是挺多的。乔瑾安也就放心大胆地,对苏馠妤各种严格地教了苏馠妤很多东西,比如说各种场面如何应对,怎么听出别人没说出来的话。

总之,苏馠妤也算是对自己的智商情商,做了一次整体的提高。

“瑾安,这几个星期,虽然很枯燥忙碌,但是,我很开心。”苏馠妤很有礼节的微笑着说到。

乔瑾安也笑着说到:“哼,一副要煽情的样子,再不走可赶不上飞机了哦。”

“谁说我要煽情了。”苏馠妤摆出委屈的样子,另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抓住了旅行箱的手柄,“我就想说你要是把你私下里那女流氓的样子改改,还是会有男朋友的~,我先走啦!”

“你个臭丫头!”乔瑾安笑骂了一句,挥了挥手,“早点回来啊!”

苏馠妤笑着向乔瑾安挥挥手,迅速转过身去,走向检票口。

告别乔瑾安之后,苏馠妤很快就上了飞机。费了一把劲把行李箱放好之后,苏馠妤刚想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身边的椅子上便来了一个人。

因为苏馠妤的座位在窗边,所以她旁边也只有一个座位。

虽说她一直想着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但多少还是有点好奇心。

微微偏过头,苏馠妤看着即将坐在她身边的人。一瞬间,她眼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一个面容俊逸,气质冰冷,身高大概有180的大概二十六岁的男人,正在放他的行李箱。苏馠妤下意识的看了看那个行李箱,比她的还要大好几圈。

这个男人在搬动这么重的行李箱时仍然保持着淡然的表情,而且从他撑开的西装下的衬衫看,至少胸肌十分发达。

看了好几秒,苏馠妤才突然反应过来,用杂志遮住自己一片绯红的脸蛋,眼神中隐隐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她别过头,不停地告诫自己,这货就是个过客,就当是给自己在飞机上养眼的。但她的心底,总觉得他有些眼熟。

可惜,天不遂人愿,当这个帅哥开始不停地看各种钻戒的设计图时,苏馠妤还是忍不住被吸引了过去。

看了许久之后,那人突然问到:“感觉怎么样?”

“古典,优雅,像一位住在古堡深处的少女。”苏馠妤下意识地接了一句,但很快又反应过来,遮住了自己的嘴巴。

“嗯?”男人挑了挑眉,看着苏馠妤,“挺不错的嘛,你是……最近要去艺术留学的学生?”

“嗯,你是……?”苏馠妤试探着问到。

男人伸出手,“苏……灵珏珠宝,季宸钰。”

“艺术留学生,苏馠妤。”苏馠妤学着季宸钰的样子,和他握了握手。她听到季宸钰的话,本来有一瞬间,还是有些兴奋,通过他的话,不难看出来,季宸钰本来就是苏世珠宝的人。

但在下一秒,苏馠妤的兴奋就被自己打散。从季宸钰的衣着和刚才所做的事情等等看来,他应该是属于公司的管理层,而且估计级别还不低。

但苏世珠宝现在已经变成了灵珏珠宝,他们本部也应该会派人手来把苏世原来的人马换掉。该解雇解雇,该收买收买。

季宸钰既然是苏世原来的人,而且现在还留在那里,那么他就有可能已经被灵通收买。

在几秒内把账算清之后,苏馠妤又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摆出高冷的姿态,别过头看窗外的景色。

“哪个大学?”季宸钰突然变得言简意赅,冷冷地问到。

“伯明翰。”苏馠妤也没做过多的叙述,冷冷地回答了一下。

接着这两人便完全没有任何对话,整整十三个小时的行程,两人也只是在苏馠妤要离开座位的时候会交谈一两秒,其他时候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第6章 季宸钰

季宸钰倒是没什么,甚至还挺享受现在这份安静的,因为他以前曾被一个旁边的大码推销她女儿过来着,而且还退了整个行程。

不过苏馠妤就很心烦意乱了,本来满脑袋的对学校的期待,现在全都变成了灵珏珠宝。

到了目的地之后,苏馠妤和季宸钰如同路人一般,一句告别都没有地分开了。

虽然很累,但是苏馠妤早已养成了必要的事尽快完成的习惯,所以她直接上了学校来接她的车,前往学校。

把一系列事情处理好之后,苏馠妤又马不停蹄地赶往警察局做注册,途中还顺手抓了几个路人,十分亲切地问了一下这附件有没有什么可以打工的地方,做完注册之后,顺路赶往那些店铺看看情况之后,苏馠妤最终选择在一家比较安静的高档餐厅做服务生。

等苏馠妤做完一切之后,已经是晚上了,因为她是早上七点半的飞机,而且还延误了俩小时,所以到的时候是英国时间下午的三点半多了。虽然过的时间不多,但是东跑西跑的苏馠妤在累瘫在自己床上的时候,仍是忍不住地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

开头几天,苏馠妤凭借自己跟乔瑾安学的本事,迅速跟周围的同学打成一片,大家也对这个中国留学生关系很好。就在苏馠妤以为自己的大学生活可以这么安安稳稳地过去的时候,一个天大的机会突然摆在了她的面前。

“今天稍微有点无聊啊。”穿着制服,坐在椅子上休息的苏馠妤看着餐厅里的人数,有些无聊地说到。

“苏,把这个拿到那桌上去。”一个店员指了一下之后,便继续忙自己的去了。

那桌上有两个男人在交谈着什么,苏馠妤应了一下之后,便像模像样地端起餐盘,向那桌走去。当她走近一些时,才认出其中一个。

他便是季宸钰,苏馠妤心中稍稍惊讶了一下,波澜不惊地把两块牛排放好之后,便开始在他们这桌旁边瞎转悠。反正今天的客人很少,所以苏馠妤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偷懒。

“季总,这是宋婷的设计,您请过目。”坐在季宸钰对面的男人从身旁的公文包里面拿出了一些图纸,双手送到了季宸钰手里。

苏馠妤虽然视力不错,但刚才也没能看清楚那个设计的图纸。正当她在想怎么光明正大地偷窥时,刚才的店员又喊了她,“苏。”指了指红酒,又指了指季宸钰那桌。

苏馠妤心中大喜,小跑着端起了红酒,想到:爱德华,虽然你平时事儿多,还老刁难我,但我这次还是要给你记一功呀。

正想着,苏馠妤不紧不慢地迈开步子,姿态优雅地把红酒送到桌上。整个过程慢条斯理,甚至有半分卖弄的成分在里面。

不过被上天眷顾的苏馠妤,还是顺利听到看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

“季总,宋婷这次的主题是,星。”

季宸钰仔细看着手里的图纸,冷冷地冒出一句,“要是看得差不多了,还请你赶紧离我们远点。”

“啊?季……”男人突然有点局促。

季宸钰鄙视地看了那人一眼,“不是说你,苏馠妤,虽然这事儿也算不上什么商业机密,但我也不希望像你这样的外人,看到听到我们公司内部的事情。”

“那我现在就向你面试灵珏珠宝的珠宝设计师。”苏馠妤不慌不忙的地应对下来。

季宸钰皱了皱眉,“我们公司最近并不缺珠宝设计……”

“据我所知,贵公司最近并没有英国的员工,而且也没有要推出‘星’系列的珠宝……”这些都是苏馠妤前世的记忆。在她出车祸的前几天,她正好了解过许多公司的事务,所以她也敢这么说出来。

“但你又不是设计师。”季宸钰郁闷道。

“咱仨不说谁知道?”

“呃……”坐在季宸钰对面的男人傻傻地听了半天,趁着季宸钰因郁闷而沉默的时间,使劲缓了缓,“季总,这位是……?”

“不认识。”

“未来的员工。”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呵,呵呵……”男人干笑了两声。

“你到底要干什么呀?这是我们公司内部的事,还请你离远点好吗?”季宸钰微怒道。

而苏馠妤倒是一脸天真,“应聘啊。”她感觉到,这次或许就是一次机会。毕竟艺术留学得三年,她苏馠妤可没那个心情等这么久,要是能在这就强心打入灵珏内部,那肯定是在好不过的事情了。

“好好好……”季宸钰脸色一沉,“你们老板呢?”

“得了梅毒看病去了。”

这次不仅是季宸钰,就连那男人都是虎躯一震。

“啪!”季宸钰一拍桌子,顺势站起身,想要利用身高把苏馠妤吓走。

第7章 应聘

可惜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苏馠妤用标准的鞠躬礼,顺带用一通流利的英语,毕恭毕敬地示意了一下,其大意是:“这地儿不能大声说话,你给老娘安静点。”

闷闷不乐地坐下之后,季宸钰小声地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馠妤还是那套说辞,“应聘啊。”

“你……”季宸钰一想起刚才苏馠妤的举动,把发作的心安抚了一下,“行行行,那你好好看看这个,要是你能做的比这个好,就录用你。”

经季宸钰这么一说,男人才想起自己的正事,“诶,季总,你看宋婷这个……”

“宋婷的之后再说,你先去把这个复印一下。”季宸钰铁着脸把宋婷的图纸给他后,怒灌几口红酒给自己压压惊。

听出了季宸钰话外有话,那男人应了一声,麻溜地跑出店,四处寻找可以打印的店面。

“苏馠妤。”季宸钰冷冷的盯着苏馠妤,“你……”

苏馠妤睁大了眼睛,一脸天真无辜的样子看着季宸钰。后者看着苏馠妤的脸,“你”了半天,最后终于崩溃地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你忙你的吧。”

“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苏馠妤凑近了脸问到。

见苏馠妤的脸贴过来,季宸钰下意识地向后靠,“不会,你你你你……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两人的脸此时几乎只隔了一厘米都不到,看着方寸大乱的季宸钰,苏馠妤调皮地笑了笑。

“季总,我……”男人刚打印完东西,回来正好看到苏馠妤和季宸钰两人的脸贴在一起,虽然因为角度问题,他只能看到苏馠妤的后脑勺,但身为人类的脑补能力,让他误会了什么。

听到那人的声音,季宸钰赶紧推开了苏馠妤,还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这个是季宸钰的一些小习惯之一,在紧张的时候,他就会舔一下子。

在他看来没什么的事情,但在那人眼里,他的误会经更加说不清了。在加上之前两人的交流以及自己对季宸钰的一些听闻,他成功在误会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看着男人渐渐张大的嘴唇,季宸钰单手掩面,另一只手招了招示意那人过来。结果那人的嘴巴张得更大了。

看着自己都没想到的意外,苏馠妤调皮地笑了笑,拍拍季宸钰的肩膀,“那我们下次再见哦,季总~”

走过差点石化的男人身边时,苏馠妤突然凑近他的耳朵,微笑着说到:“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懂的~”说罢顺手拿走了他手里“星”的复印件,继续忙自己的去。

等了半天,见那人还没过来,季宸钰不耐烦地说到:“你要在那边站多久?赶紧过来!”

他怔怔地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几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史蒂文,刚才这事儿你就当没看到,知不知道?”

看着季宸钰冷出杀意的表情,史蒂文狠狠地咽了口水,“知道了!”

“嗯,那我们再来谈谈宋婷的事情。”季宸钰拿过史蒂文手上的原稿,“她的设计还算可以,在我这里勉强通过。”

听到季宸钰的话,史蒂文顿时松了口气,“哈……,那刚才您说要是那个人能做得更好的话,就录用她。要是她真的做到了的话……”

“那只能暂时对不起宋婷了。”季宸钰面无表情地说到。

“好的,我知道了……”史蒂文很艰难的点了点头,在堪称痛苦的气氛里,和季宸钰用完了午饭。

回到宿舍后,苏馠妤狠狠地往床上一躺,开心地在床上翻滚几下,露出无比开心的表情。她看着手上的纸,心中无比雀跃。这是她的第一步,如果她真的迈出去了,那么她的复仇计划,将迅速缩短好几年的时间。

只给她两周,这是季宸钰的原话,因为宋婷也只用了两周的时间,把“星”创造了出来。不过季宸钰有所不知的是,之前苏馠妤就是只用了两周的时间完成了创作。虽然原来的苏馠妤已经完成了将近一半的进度,但在她的手笔下,做到了完美的收尾。

实际上,这对于苏馠妤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但是,不多挑战挑战自己的极限,怎么会有成长呢?

这两周时间,苏馠妤一门心思都在想着创造一个更加完美的“星”,就连平时有同学来串门,她都是用几句话的时间把他们打发走了,顺便让他们传播自己正在创作,于是乎就省掉了更多与人交往的时间。

四天后,苏馠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有了淡淡的熊猫眼,郁闷地撇了撇嘴,但看到一旁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又露出的开心的笑颜。

第8章 评比

“这位是……?”

坐在餐桌边上的两个女人,用狐疑地眼神准确无误地向季宸钰和史蒂文传达着相同的信息。

不过苏馠妤还好,稍微想想就知道这位是“星”的原作者弗洛华了。不过宋婷在来之前,可不知道自己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强行碰到个竞争对手。

这位颇具古典美女气质的女人,从各种动作来看,俨然一副富家大小姐的样子,有没有苏馠妤前世富不知道,但教养肯定比不上苏馠妤。

面对这位弗洛华大小姐隔三差五的眼神蔑视,苏馠妤选择了很自然地无视掉。一脸平静地等待一旁的始作俑者说话,实际上,她仍然还没意识到,她才是造成现在这种场面的始作俑者才对。

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女人的两个男人,此时正在窃窃私语。

史蒂文:“季总,总觉得这场面越来越剑拔弩张了啊,话说你为啥要让我把弗洛华小姐带过来呢?”

季宸钰头疼地看着两个女人,“毕竟是两个作品的对比,而且这样也方便点,再加上如果能让他们这么直接地了解到自己所欠缺的,这么做,也算对失败那一方的补偿吧。”

“季总果然深明大义啊,那现在……?”史蒂文试探地问到。

“也差不多了,不然待会就该各种寒酸话来。”季宸钰整理了一下西装,同时清了清嗓子,让两个女人注意到他。

刚想发作的宋婷听到季宸钰的咳嗽声,立马把满脸冰霜卸下来,一脸天真甜蜜的样子,像个孩子一样半身趴在桌子上,嗲声嗲气地向季宸钰撒娇:“宸钰哥哥,今天叫我来干什么呀~?”

说实在的,宋婷的声线,配上那略带稚气的面容,估计还真没有能拒绝她撒娇的男人。

但季宸钰也不是一般的男人,他仍是一脸镇定的样子开口到:“今天呢,主要是想决出,这唯一的一个珠宝设计师的上岗资格。”

季宸钰顿了一下,身体微转面向宋婷,“宋婷,这位是你今天的竞争对手,苏馠妤。”

接着也对苏馠妤说了一遍,只不过多了一个瞪眼罢了。

“啊?竞争?可我之前我去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人啊。”说着还略带嘲讽的瞥了苏馠妤一眼。

“咳,那个……事出有因,所以,今天就要让两位……比较一下。”

“切~”宋婷撒娇地撇撇嘴,“那我就要看看,是谁这么有能耐咯~”

说着,宋婷轻蔑地看着苏馠妤,后者淡然地抿了口早就送上来的红酒,芳唇轻启:“那么,可以开始了吧?”

“可以了。”季宸钰紧跟着接了一句,主要是怕宋婷突然发作,撇开其他的不谈,这可是个高档的餐厅,环境还算安静,季宸钰可不想因为别的什么事情就被视线轰炸。

听到季宸钰说话,宋婷只能不快地瞪了苏馠妤一眼。

季宸钰伸出手指一滑,一旁的史蒂文立马会意,把之前宋婷的设计拿了出来。

“这是宋婷之前的设计,你也看过,在我看来还是有很多美中不足的地方。”季宸钰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那现在,你的呢?”

苏馠妤早有准备,淡定地从放在一旁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了她所设计的“星”。

将纸放到了桌面上之后,苏馠妤仿佛很不关心结果一般,继续淡然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宋婷继续向季宸钰撒娇,“宸钰哥哥,你觉得我和她的哪个好呀?”还用她的大眼睛扑棱扑棱的眨了两下。

季宸钰拿起两份设计图,把其中一份交给了史蒂文,那是苏馠妤的那份。

两人稍稍把凳子拉远,并且靠近了点坐。他们在比较的事后还是需要相互商量一下的,他们也不希望随便说了一句话就惹到谁。毕竟他们都知道,不论是苏馠妤还是宋婷,都不是好惹的主。

见季宸钰稍微离远了点,宋婷就忍耐不了了,“你是最近的留学生吧,你以为在这碰巧遇到了灵珏珠宝的季总,就能这么轻易地抱住灵珏这根大腿么?”

“只要我比你强不就行了?”苏馠妤古井不波的回了一句。

“切,我看你一副比我还小的样子,你对珠宝有多少了解?”宋婷高傲地看着苏馠妤,“我和宸钰哥哥从小就是青梅竹马,那时候他就经常给我看各种漂亮的珠宝。除了宸钰哥哥以外,我最喜欢的就是珠宝,你?能理解多少?”

“这我不知道……”苏馠妤的前半句话,让宋婷露出了更加轻蔑的笑容,但紧接着的一句话,又让她火冒三丈,“但我只知道,我比你强。”

千金重生,我的女王大人 主角: 苏馠妤, 季宸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