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妃:妖孽王爷太难养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太难养

第1章 我揍你个大无赖

“不是我无情狠心,可是咱们得讲道理啊。这房子是我刘家的,没得白给外人占着是不是?”刘志大嗓门吼着,说话间那股子贪婪就连傻子都能听得出来,“当初我二姐好心收留他们,如今她死了,我没有追究是不是有人谋财害命已经是好心,房子自然是要收回来的。”

好吵,谁啊?这么无耻,你倒是追究一下二姐怎么死的啊,还有心思管房子?

云笑边吐槽边皱眉睁开眼睛,还奇怪为何自己隔音良好的小单身公寓今天居然能够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刘叔,云婶子和云叔那是正经嫁娶,这房子也是刘老叔分给她做嫁妆的。从来没有小舅子拿走出嫁了的妹子的嫁妆的。再说,云婶子是生病过世,你还能追究什么?追究你们家没一人来看她?”一道憨厚男声好声好气的反驳,如果内容不是那么讽刺的话,“笑笑妹子正病着呢,刘叔,你讲道理到远一点讲,可不能吵到她。”

“噗。”云笑忍不住轻声笑出来,这人才,听着憨厚,实则可精明了。

果不其然,刘志被气得半死:“我就是来找那丫头说事,还远点呢,还不能吵到她呢,我一个人说个屁啊说。陈虎,我告诉你,你给我让开,这是我们刘家的事,你管不着。”

外头的吵闹还僵持着,睁开眼睛的云笑已经没心思去听了,因为,入目的景象直接把她吓傻了。

登登等灯,登等等登,云笑已经惊讶得不由自主在内心哼起了西游记主题曲。

哼了三遍后终于冷静了下来,云笑确定自己没有疯,疯的可能是这个世界。

她穿越啦!

登登等灯,登等等登,单身公寓的房贷不用还啦!

然而,我去,这小破房子还不如我的单身公寓呢。这么破,门外那谁,居然还要来抢?!

云笑觉得很生气,撩开被子下床连鞋子都没心情穿了,气冲冲的往外走,顺手操起放在墙边的门栓,挺粗的一根棍子。

我打死你这个无赖,居然敢抢我的小破屋。

门外两人还抬杠得正欢,愣是没有注意到来势汹汹的云笑,就只见冷不丁从陈虎的背后窜出一个娇小的身影以及一根高举的……棍子?

棍子!

刘志惊悚了,来不及退,也就本能的侧了个身,一棍子就砸在了背上:“哎哟。”钝痛传到大脑,原先的伪装秒秒钟撕裂,刘志本性暴露张嘴就骂,“你个小贱种敢打我。”

嘿哟,敢叫我小贱种,云笑一咬牙棍子举得更高,下手更加凶狠,打得刘志抱头乱窜:“啊,好痛,好痛!住手!不要再打了。”

陈虎则做了做样子,虚虚拦了下:“笑笑,那是你舅舅,下手轻点。”干得漂亮。

云笑充耳不闻,死追着刘志,将穿越而来满心的不爽全部都发泄在他身上,直打得气喘吁吁。

云笑有些力竭,刘志赶紧揪住个空挡就往外跑,站在门外还不忘回头叫嚣:“果然是小贱种,没爹娘管教的德行。别以为这事儿算了。”

云笑扛起棍子就要冲出去,刘志惊得跳起瞬间溜了个没影。

云笑将棍子一扔拍拍手:“呼,爽多了。”

第2章 我不是你爹

爽了的云笑一松懈下来就感觉头昏眼花,眼前一黑人直接就往前栽了下去。

陈虎大步冲过来托住云笑,焦急问道:“笑笑,你没事吧?”

云笑眨了眨眼睛,好几秒钟才缓过来,虚弱的回答:“没事,可能打累了。”挣扎着想要自己走回房。

“可不是打累了吗,你还生着病呢,加重了可怎么办?”陈虎扶着云笑往回走,“刘叔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有我呢。”

说着话,陈虎才发现云笑她居然没穿鞋?!

“你咋没穿鞋子就跑出来啦?”得了,也不用扶了,陈虎一捞直接把人抱起来快步走进房间,将人一放下就退到门外:“你等着。”马上转身走到井边打了一桶水倒到盆里端进屋里放到云笑脚边。

云笑看了一眼那盆洗脚水,一抬头陈虎又已经退到门外边了:“你干什么呢?我这房间是有毒吗?你躲的那么远。”

“瞎说啥。孤男寡女的,我怎么好在你的闺房呆太久。”陈虎看了看天色不早了,“你好好歇着,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儿尽管找我。”

门外的脚步声远去,一会儿就听不着了。

云笑将满是泥土灰尘的脚丫子浸入水中顺势好好的观察了下这所谓的“闺房”。

约莫十平大的小空间,一张土砌成的床,角落一口木箱子,云笑猜测可能是用来放衣服的,其它就没有了。

太可怕了,这叫闺房?云笑瞠目结舌啊。

洗干净脚,云笑坐在床沿晃悠着两只白净的脚丫晾干水渍,心里则盘算开了。

既然来了,估计回不去了,那就得好好计划计划怎么生存。

“一个叫陈虎,一个姓刘,是我舅舅,那我那过世的娘姓刘咯。陈虎叫她云婶子,叫我笑笑,那我爹也姓云,我不是叫云笑,就是叫云笑笑。”云笑抖了一下,“云笑笑可真难听啊,还是我的本名云笑好听。”

想了想,云笑猛地坐直身子:“我爹呢?”

云笑忙套上鞋子,走出房间,出了房门后是一间堂屋,她这间位堂屋右侧,左侧还有一间房间,都是用门帘挡着而已。

对,连门都没有,呵呵。

云笑掀开门帘,一股子难以描述的味道弥漫在空中,差点让她扭头,不过眼前的景象遏制住了她的脚步。

昏暗的房间,同样简陋不堪的家具,躺在床上骨瘦如柴没有一丝生气的人。

“爹?”云笑尝试的唤了一声,慢慢的靠近床,终于看清了黑暗中那张脸颊凹陷,双眼紧闭的面容。

似乎听到云笑的声音,床上的人努力睁开眼睛,待看清来人后眼中神色复杂,一开口就将云笑震了个半死。

“其实,我不是你爹,郡主,你是中夏国异姓王爷唯一的掌上明珠,昭华郡主。杀父仇人是……”

云笑:?!

还未细说,床上的男人尖叫一声“啊”随后全身僵直,双目失去焦距。

“不好。”云笑一凛,凑上前听了下胸口,没有心脏搏动,“你别死啊!”

做了许久的心肺复苏,男人最终还是没有再醒过来,而云笑也因为脱力而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云笑的内心活动是:“我这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吧。”

第3章 苦坑溪山村

“哦哦哦~”天蒙蒙亮,隔壁陈虎家的大公鸡很准时的开始练嗓子,云笑躺床上迷糊。

那天晕倒后隔日才被发现,好悬没让她刚穿过来就升天!床上的人身子早就凉透了,和尸体在一个房间过了一夜,呵呵,她保持微笑。

村里人可怜她帮着简单办了丧事就把人草草葬了,她躺了好几天才稍微缓过气来。

她挣扎了一会便眯着眼睛起身,套上灰不溜秋的粗布衣裳,将散乱的头发随意抓成一把,用块灰布一包,再拿条细布条一缠固定住,额前散乱着几缕调皮的发丝。

“啊~”打着哈欠,云笑揉揉眼角,套上破旧的布鞋搭拉着走出这一间土房子,左侧边是用树皮沿着外墙加盖的灶间,后方一小片菜地,菜地旁有个小土胚房,是茅房。称它茅房其实有些勉强,顶多是个坑,大小约一平米的粪坑,里面满满的屎。

门前用篱笆桩掩耳盗铃的圈了个小前院,左前头有一口井,云笑将小木桶抛下去,手拉着绳索甩了两下,木桶里就被舀进了半桶水。

就着清凉的井水抹了一把脸,再用杨柳枝将牙刷了刷。又打了半桶水,将绳索绕在手臂上,云笑提着小木桶去灶间做早饭。

“笑笑,你起来啦?今天还要一起进山吗?”隔壁墙头冒出一颗头,长得虎头虎脑的,但是憨厚朴实。

“去,等会。”云笑应了一声,加快进食的速度,三两下将手里的地瓜塞进嘴里,便背着个破竹篓跟着陈虎出门进山去。

“笑笑,你这病才刚好没多久,怎么不在家多休息几天。”陈虎年纪大云笑两岁,已经十五,人如其名,生的人高马大,壮实得像座小山。

“没事。”云笑笑得没心没肺,浑然不在意。

这个村有个土名,叫苦坑,因为太过贫穷,又地处深山,四周群山环绕,犹如一个巨大的天坑。而后新朝建立,百废待兴,这一个被遗忘的穷村子总算是被发现登记入案,归附近的小县城奉先县管辖,并给取了个新名:溪山村。

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溪山村的人都是打猎为主,种田为辅。

陈虎十三岁就随爹爹出门打猎,今年十五岁正式独当一面,而云笑,这么瘦小自然打不了野兽,进山主要是为了采摘一些野菜。

“笑笑,你还行不行?”陈虎时不时的回过头,这刚上山不久,笑笑额头已经满是汗,喘气也不那么均匀。

“嗯。”云笑应了一声,露出勉强的笑容。

陈虎在固定的点设置了陷阱,捕住野兽的几率还算高,偶尔一只兔子,偶尔一只山鸡的,家里这一时也不急着,也就照顾着云笑的速度。

“呼呼呼……”云笑双手并用的爬,两人总算是在中午前进入捕猎的内围。

此时,到了陈虎的陷阱旁,云笑停下来休息才觉得胸腔被压榨干了疼得难受,眼前一阵阵发黑。

“笑笑,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我去前头,你别乱跑,就坐这休息下。”陈虎在一处隐秘处挖了个坑,掩藏得非常好,在坑里放小块肉,然后弄点倒尖刺,小型动物失足掉进去几乎出不来,一抓一个准。

“嗯。”老实说,云笑现在也跑不动。

第4章 捡了个娃

“别乱跑知道吗?”陈虎临走前再次不放心的交待一遍,陷阱设置在地势有点险的斜坡边,便没有让云笑跟着。陈虎跨了几步就不见了身影,足见这里地势的变化。

云笑缓过气来就把大虎的嘱咐抛到脑后,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往一边斜坡走去。突然,身子重心一歪,她眼前的视野天旋地转。

云笑本能双手抱住头部蜷起身子,任由小小的身子顺着滑坡往下滚。一路横冲直撞,幸而没有什么尖锐的植物,尽多一些小尖刺,不过,也着实让云笑吃了一番苦头,直滚的七荤八素速度才逐渐降下来,最后终于停下来。

晕乎乎中就听到“扑通”一声十分响亮的落水声响起。

云笑缓缓的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滚到了溪山村名字由来的长流溪溪边,另一边也是陡峭的山壁。此时,溪水中央水深处泛起一圈圈的波纹,也不知方才是什么东西?

云笑眯着眼盯着中央,隐隐约约看到水面下逐渐浮起一个小孩的身影,白白嫩嫩小胳膊小腿莲藕一般,看起来约莫三岁。云笑绕了一圈发现都够不着,最后还是只能下水,好不容易将这个孩子捞回溪边。

云笑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脸色有点不好,胸口微微起伏,呼吸稍稍急促,身上一丝不挂,眉头紧皱,不过,五官长得很好,是个漂亮的孩子。

抱起孩子,云笑沿着溪边往回走,坡是爬不上去了,只能先回村子。

一到村头,就碰到陈虎领着村里乡亲浩浩荡荡的正要进山寻人。

云笑人小瘦弱,还抱着个孩子,体弱的她能够这么走回来也是够呛,倒是让陈虎赶在了前头。

“笑笑,你跑哪去了?我回头发现你不见了,可把我吓得,四周找了个遍也见不着你的人影,这不,招了乡里乡亲的正要去山里头找你去呢。”

陈虎走在前头,一眼见到云笑,噼里啪啦的说个不停,实在是心里担心得紧,自个把人带出去,搞丢了可怎么说,“你这副狼狈样是怎么了?还有,这谁家的孩子?”

云笑诚实回答:“我溪里捡的。”

众人面面相觑。

能跟着陈虎来的都是村里的热心人,一看到云笑平安无事也都松了一口气,顿时咋呼开。

“笑笑妹子,没事就好,以后进山可得小心点,豺狼虎豹的,就喜欢你这细皮嫩肉。”

“可不是,要我说啊,你这姑娘家家的,又瘦巴巴的,进山能干啥,赶紧托村长给你说个人家才是正经的。”

“呀,笑笑也十三了,是能够说人家了。虽说要守孝,不过先订亲也是可以的。”

“那这孩子怎么办?总不能带着嫁过去吧?”

“也对,本身就是个半大的孩子,再带个孩子……”

“这么小就被扔溪里,估计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养不起只能扔掉。”

众人七嘴八舌的越说越热闹,纷纷提出自己的意见要帮云笑解决这个问题。

云笑抱着捡来的孩子表情是有点懵逼的,搞不明白怎么就偏题到成亲去。

第5章 就叫小黄吧

“好了好了,既然人找到了就没事了,大家先回去吧。”还是陈虎顾虑到云笑大病初愈,打断众人激烈的讨论,“笑笑,你这衣服还湿着呢,赶紧回去吧,不然该着凉了。”

“哦。多谢各位伯伯婶婶。”云笑听话的抱着孩子回家去。

回到自己的土窝,云笑将小孩放到自己床上,去厨房简单烧了点热水,给自己擦了擦身子和头发,又端了一盆热水进屋打算给那孩子也擦一擦。

一进屋,对上床头一双幽深的眼眸,里头的锐利深沉差点让云笑将手中的脸盆砸了过去,一眨眼,再看过去,一个粉雕玉琢的俊孩子正坐在床上,睁着大眼睛,眼里清澈无波。

大概是屋里头光线暗看错了。

云笑将脸盆放在地上,拧干麻布,坐在床边,轻轻的给他擦脸,擦身子。

云笑没有带过孩子,动作难免不够轻柔,小孩子的皮较为细嫩,这么一揉搓,很快就红彤彤一片,光线暗,云笑也没注意。

怪的是,小孩不哭不闹,任由云笑粗鲁的对待自己。

小孩一愣,两手去挡。

云笑左手一抓,捣乱的两只手就被握在手中,一提,固定在半空。

小孩想要抽出手反抗,可惜,这么小的孩子能有多大力气,就算云笑这虚弱的体质,眼睛都不用眨的,稳稳的抓住小孩意图反抗的手。

麻布最终还是落在了不可言说之处,小孩顿时有种淡淡的忧伤,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别扭、羞涩、懊恼、愤怒,交杂在一起,令小孩的表情有点扭曲。

漫长的擦身终于结束,云笑边问:“你叫什么名字?”边从箱子里掏出一件自己的衣服,给小孩套上,腰间用布条绑着,过宽大的袖子卷起来,下摆正好到脚踝。

小孩还没有回答,云笑连环炮一般的继续问道:

“家哪里?”

“还有谁?”

某小孩:“……”

感觉这个频率,一点让人回答的真心都感受不到。

“不知道啊……也是,还这么小呢,能懂什么。”云笑顿了一下,“那叫小黄吧。”

听陈虎说过云笑以前就养着一条狗,名字就叫小黄,可是爹受伤后没人打猎,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小黄就被吃掉了……

陈虎帮忙下的手,他娘下的厨,云笑吃了好几顿,味道特别好,当时还不断赞叹其手艺就是好,让穿越来的云笑很是怨念,怎么没有早点穿过来,错过一顿美食。

“嗯,就叫小黄。”

都是养,没什么区别,云笑一点不觉得人和狗用一个名字有什么问题。

小孩很想告诉自己是听错了,但是偏生他耳力很好,听得清清楚楚,叫一个明显就是畜牲的名字也就算了,你还砸吧砸吧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第6章 穷得吃猪食

小孩说出了第一句话:“除却小黄,其他都可。”

云笑并没有被反驳的不满,小孩子任性一点可以理解,看了看套在他身上的碎花衣裳:“那就小花吧,衬你的衣裳。”

“……”小孩这才低头,映入眼帘的是品味极差的大红碎花,僵硬的抬头,生平第一次出尔反尔,咬牙切齿道:“其实小黄挺好的……”

就是咯,让你挑剔!

云笑端着脸盆出去准备做晚饭,今天这么一折腾,午饭都给错过了,也好,省了一顿饭,云笑刚自我安慰完又想起多了一张嘴吃饭,顿时又有点苦恼,穷啊。

将做成的晚饭端上桌,云笑转头发现小黄坐在床头闭着眼睛,坐得端正,一动不动,看起来有种违和感。

云笑伸过手来想要将小黄抱起来,现在叫小黄的某小孩心里可是一颗十八岁的翩翩少年,不愿意让一个小女娃抱,但是……

一个三岁的小身体,根本逃不过云笑的魔爪,瞬间就被环在怀里。

小黄又一次露出屈辱又害羞的表情,双手乱挥了一阵又觉得丢人,便安静下来,硬生生忍住,习惯着新处境。

被安置在桌边,小黄如今的身高根本够不到桌子,只露出额头的部分,云笑只好再把他抱在怀里,很有兴趣决定自己喂食。

云笑将之前采摘的野菜和地瓜煮熟捣碎揉在一起,又加水煮开,成品就是眼前的青菜地瓜糊糊。

小黄仔细的看看眼前的东西,一种不祥的预感涌起。

“啊~”云笑放缓声调,诱哄着小黄张嘴。

小黄则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薄薄的小唇瓣紧紧的抿着,眼里是宁死不屈的光芒。

这等猪食他才不要吃。

“不乖。”云笑有点苦恼,这孩子看着很乖巧,不哭不闹很省心,没想到性子竟然这么倔,“不吃不行。”

软的不行来硬的,云笑脸一板:“挑食可不是好孩子。”左手捏住小黄的下巴,右手迅速将一勺青菜地瓜糊塞进去,接着左手往上一抬合上下巴并把头上仰。

“咕噜。”小黄嘴里的一口青菜地瓜糊被云笑手工操作给顺利的咽进肚子。

啊,真的吃下去了……

被这么一个认知打击得有点失魂,无知无觉之中,又被云笑强行喂了好几口。

回过神来的小黄恨恨的看着眼前的破碗,里面的猪食已经被他吃掉一半了。

他在心里下定决心,等我恢复,你就完蛋了,死女人!

下完决心的小黄彻底放飞自我,自暴自弃的任云笑折腾。

少了抗拒,云笑越喂越顺手,没一会,已经见底,云笑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

小屁孩喂饱了,她自己还没吃呢,拿起她的晚餐,一个地瓜,三两下就啃了个精光,吃完还用袖子擦了擦嘴角。

这进食速度,这用餐礼仪,小黄简直不忍直视。

正在鄙视人的某人,报应来得十分之快,云笑擦完自己忽然记起他,顺手给他也抹了一下。

小黄:……

那个袖子方才你已经擦过了吧?!

第7章 可怕的坑

吃完晚饭,云笑把小黄放在床上,自己端了碗筷去洗刷,洗漱完进屋准备上床睡觉时,发现小屁孩有点坐立不安。

“怎么?”云笑察看了小黄一番,身体没有大碍呀。

看到云笑一脸疑惑不解的模样,小黄涨红了脸,僵硬的又憋出两个字:“如厕。”

哦~恍然大悟,懂了。

云笑把小黄抱起来,往土屋后的粪坑走去。

一股恶臭在开门的瞬间扑面而来,然后一个承载着满满大便的坑出现在眼前。

小黄发誓,自己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这么多的污秽之物一下子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简直污了自己的眼。

眼睛要瞎了。

突然觉得吃吃猪食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只套着上衣,下身依旧是不着寸缕,很是方便,云笑将怀中的小人调转一个方向,双手掌握着小黄的腘窝,弯曲着腿,微微张开,然后嘴里很自然的吹起口哨:“嘘~”

小黄:……

这种羞耻的姿势和遭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小怎样艰难的处境都没有让他变过脸色,本以为自己内心已经足够强大,冷静自制足以面对任何困境,现在发现……

太天真了,这个世界那么大,只有你想不到的。

这种情况,这种屈辱的姿势,小黄表示,真心尿不出来。

“嗯?”云笑有点奇怪,不是要尿尿,“要大大?”说完作势已经就要把小黄放到坑边。

眼见就要离那个巨坑越来越近,小黄缴械投降……

如果要靠近那个粪坑,那他选择还是用这种姿势如厕吧,于是,一条尿柱往下,惊起一堆生物。

适应了黑暗光线的小黄就感觉到一阵飞虫四处飞舞的热闹场面,尿一抖。

“乖,不怕,是虫虫。”云笑以为小孩子怕黑又怕莫名的虫子,生硬的安抚着,“可爱的虫虫~”

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当云笑抱着解决完毕的小黄回房时,小黄有种对自己一再退让没下限的自我厌恶感,久久无法回神。

云笑将小黄放在床里头靠着土墙,防止夜间不慎掉下去,拉起套着灰布的被子,将他盖好,自己也躺下并用小手一下一下轻轻拍打着他的胸口。

农村的夜晚,月明星稀,虫鸣幽静,小黄紧绷的神经在这小手的轻拍下逐渐放松,难得的宁静笼罩炎烈的心头。

慢慢的,两人都进入梦乡。

清浅规律的呼吸声在这小屋里飘散,显得平凡安稳。

云笑睡梦中忽然将手伸出,伸向小黄,一向警觉的他立即察觉,感觉到云笑并没有恶意,便没有动作,任由云笑的手一揽,被圈在云笑小小的怀抱里。

热热的呼吸吐在小黄头顶,达到后颈,使得他整个人僵硬,被痒痒的气流激起一阵战栗,鸡皮疙瘩直竖。

他尝试着逃脱,转过身轻轻的想把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拨开。

结果,云笑手一收,他的后背紧紧贴着云笑的前胸。

即使云笑瘦瘦小小,该发育的地方也已经开始发育,微微的隆起让小黄红遍整个身子,再也不敢动弹。

第8章 小鹿乱撞砰砰砰

“哦哦哦~”熟悉的公鸡打鸣,云笑迷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个小人,有点没反应过来。

云笑:嗯?这谁?

几乎整晚没睡,加之初来乍到,进入农村平民新世界的小黄,感觉从未有过的疲累。

醒了醒神,云笑才想起来自己捡了个小孩子,终于挣脱禁锢的小黄赶紧爬出云笑的胸怀,一回头,两人四目相对,云笑还没完全醒,眨巴眨巴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小黄。

云笑天性乐观没心没肺,从小没有过多欲念,生活简单规矩,从没有沾染任何污秽的双眼澄澈漂亮,从心灵深处透出来的干净纯洁。

对上这么一双眼睛,小黄确实稀罕。

因着这双漂亮的眼睛,小黄在清晨里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云笑。

朦胧的晨光里,云笑的面庞柔和粉嫩,和昨日看到的风吹雨打的一群人黑黝粗糙不同,肤质细腻光滑,脸上细毛在晨光下仿佛发着光,刚刚睡醒的脸颊红扑扑的煞是可爱诱人。

身形娇小,看着很瘦弱的样子,咳咳,某个地方却已经发育,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看着看着,想着想着,小黄又不争气的脸红了,从没有接触过多女性,其实这方面很是羞涩啊。

在床上挣扎了一会,云笑还是起床了,按每一天的步骤打理自己。

明明是穿着粗布衣服的一个小村姑,偏生在小黄的眼里,就能看出不同的味道来,就连额前散落的发丝都透着不同。

小黄如遭雷劈,揉揉眼睛,再拍拍脸,继续看,云笑整个人都像发光一样的明媚温暖。

云笑出去洗漱完毕回来,看到小黄用小手在拍打自己的脸,可怜的小脸颊,都红了,本来就俊朗的孩子,这下雌雄莫辨,更是萌得不行。

云笑开心的扑过去然后猛地抱起他在怀里揉一揉,哎呀,好可爱啊。

怀里的某人,阵亡。

小黄只感觉,自己的脸颊一直在某个令人脸红心跳的部位蹭啊蹭的,软软的难以言说,于是血气上涌,彻底失去思考能力。

云笑终于冷静下来,将小黄放在床上,用粗布给他擦擦脸。这一次因为他的脸已经被打红,所以云笑总算是知道要更轻柔一点,并给他漱口:“真棒,还会漱口。姐姐去做饭,乖乖坐着。”说完哼着歌心情很美好的出门去厨房准备早餐。

被温柔服侍完还被夸奖了一句的小黄,脸红扑扑的坐在床上,心扑通扑通的跳,感觉好新奇的嘞~

春风荡漾的小黄,连早餐的猪食都毫无抗拒的吃下,让云笑很满意。

“笑笑。”门外墙头又传来了陈虎的声音。

“诶。”云笑应了一声,出门去。

笑笑?小黄轻轻叫了一遍,觉得这个名字甚好,耳朵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

“笑笑,身体怎么样?”

“还行。”

“那孩子呢?”

“在呢。”

“这孩子来历不明的,还是去县里报官查一下,若是人家丢了孩子该着急了。”

“我养着他不行吗?”云笑负隅顽抗着。

陈虎没当一回事:“又瞎说。”

云笑当然知晓不可能,不过,要是送回去可就见不到了,又不能狠心让人母子分离,犹豫一会只得应下。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太难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