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小心,妃要爬墙 主角: 凤倾颜, 云墨尘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 主角: 凤倾颜, 云墨尘

第1章 惊艳现身

天云六百零七年秋,云国。

明月湖边,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少人似乎是从岸边打算往回走。

原本是阴天,阳光忽然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过来,顿时阳光明媚,水面上波光粼粼。

湖水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女子,她宛如仙子,不食人间烟火,无辜地睁着明亮的双眼。

当这个女子出现的时候,抽气声忽然响起,四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凝神闭气,担心自己的呼吸会惊扰了这位仙子。

女子一身红衣似火,容颜倾城如玉,唇边绽放了一个绚丽的笑容,但仔细一看,有几分疏离,还有几分看不懂的神色,却更迷人了。

美艳的女子在那件妖艳异常红衣的衬托下,竟然反射出一股子干净轻灵的气质,与之妖艳的面容形成强烈的反差。

尽管她身上的红衣虽然已经湿透,正在滴水,却又恰好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段,显得十分妩媚,让人呼吸一紧,更有甚者,已经猛然吞口水了。

最耀眼的是缺了一只袖子右手,露出了白皙的玉臂,吹弹可破的肌肤更是让人心跳加速,越看,越是觉得她有一张倾城的脸,却有一个妖孽般的身材。

“就这么走了吗?尊敬的,璃王殿下?”女子樱唇轻启,缓缓吐出一句话,声音婉转动听,如出谷黄莺一般,在这有些嘈杂的岸边,显得十分空灵,扣人心弦,如微风吹过,又如轻盈的羽毛划过心头。

刚才打算离开的人也都站定,望向声音的源头。

女子的语气十分轻柔,似乎充满爱恋,举手投足间充满无限风情,她缓缓从湖水站起来,眼中,确只有冷冽和肃杀,笑意,始终不达眼底。

眼前的这个女子,便是云国凤老丞相唯一的嫡亲孙女——凤倾颜。

众人一看,湖中站着的这个身穿红衣的女子,似乎有些眼熟啊,再仔细一瞧,这才发现,这女子好像就是刚才落水的凤倾颜?可这,前后差别也太大了吧!真的是一个人吗?

传闻,凤家凤家有女倾颜,善诗词歌赋,通琴棋书画,但为人嚣张跋扈,性格乖张,好浓妆艳抹。

先皇赐婚于璃王,璃王却对她弃之如婢,眼中只有一青、楼女子柳芊芊,凤倾颜倍受打击,却死不放弃。

听到凤倾颜的声音,她口中的璃王云景璃下意识地止住脚步,好似身体不受控制,他缓缓转过头,表情立刻像是见了鬼一般,连他身边的另一个女子也感受到了他身体的抖动。

凤倾颜望着云景璃,果然是个面如冠玉,貌比潘安,难得一见的美男字子,只是这人品嘛???真是让人失望啊!

“王爷???”云景璃身旁的女子轻柔地呼唤,眼中慢慢地爱恋,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她手中的手绢已经变形,她试图换回他的注意力,只是效果似乎并不怎么明显,云景璃依然望着凤倾颜。

“你……”云景璃喉咙一动,最终只说了一个字,因为他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心里想说什么都已忘记,眼中只剩下湖中的那位仙子,怕惊动了她,似乎下一刻,她就要羽化飞走,远离尘世的所有喧嚣。

“璃王殿下,我怎么了?”凤倾颜樱唇轻启,声音柔若无骨,四周围的抽气声响起。

明明凤倾颜刚刚才从水里起来,应该是狼狈万分的,可是她依旧云淡风轻,丝毫也不顾自己现在浑身湿透,而是浅笑地望着云景璃。

不知怎么的,云景璃忽然回过神来,不敢直视凤倾颜的脸,刚才他自己说了,就算凤倾颜死,他我不会眨一下眼睛,可如今,他竟然差点移不开视线,没想到他这一次会自相矛盾。

“凤倾颜,你别以为你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本王就会看上你,如果不是因为先皇的圣旨,把你许配给本王,本王早就解除婚约了,哪里还容你顶着未来璃王妃的身份出来丢人现眼!”云景璃眼中充满了嫌弃,就算刚才他失态,可他对凤倾颜的厌恶从未消失。

凤倾颜微微垂下头,一步一步从湖水中站起身,阳光下水波荡漾着一圈一圈的波光,点点光晕洋洋洒洒地落在她身上,宛若水神从湖水中升起,众人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看着凤倾颜从水中优雅地站起身,走上岸,云景璃觉得呼吸又是一紧,口干舌燥的。

没人看到,在凤倾颜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意,但很快就被其他神色给掩盖下去,她轻轻抬起头,嘴角噙着一抹勾心的笑容,从容地走到云景璃面前站定。

“璃王殿下,说真的,我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刚才的话伤我如此,我也不会跳下明月湖自尽,更不会大彻大悟,你放心,以后,凤倾颜不会缠着你了。”凤倾颜神色淡淡,而嘴角那一抹勾人的笑容,也始终没有消失,“以前的凤倾颜已经死了,就死在明月湖。”

说话间,凤倾颜转过头,望着平静的明月湖,眼中闪过一丝让人看不懂的情绪,看了片刻的功夫,她立刻转回头,双拳紧握,依然笑着,没人知道,她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忽然,云景璃身边的女子上前一步,脸上满是自责,她缓缓开口,“凤小姐没事就好,这是芊芊的错,不应该来这里的,惹得凤小姐差点自尽,还好凤小姐没事,不然凤丞相就失去孙女了,王爷也会内疚一辈子。”柳芊芊望着凤倾颜一脸担忧的开口,有些呜咽,说完还用手里那条变了形的手绢擦拭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似乎真的很担心凤倾颜的处境。

很多人没有发现,在柳芊芊低头拭泪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欣喜。

表面上柳芊芊把过错都推到自己身上,可实际上,周围的人都知道,凤倾颜对云景璃的爱慕,这是凤倾颜自作多情,就算跳湖自尽也是咎由自取的,赖不着别人,再看凤倾颜,不少人有些失望了。

听到柳芊芊的话,云景璃浑身一振,到底是从现在宫内长大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

是啊,他在干什么?这个女人,是他不想要的,就算突然变得比以前聪明了又如何,他依然不会喜欢她!云景璃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

“这样最好了,只要你不缠着本王,本王对你感激不尽。”云景璃有些阴阳怪气的开了口,对于凤倾颜这样的话,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怒气,不过很明显,他是不会相信凤倾颜的,就算没有明确说明,他的表情也已经说明了一切。

听到这话,柳芊芊并没有因此放下心来,反而心都皱成了一团乱麻,这话明明是在赌气,看来云景璃真的有些在意凤倾颜了。

凤倾颜立刻收敛了笑容,果然,这男人就是个给脸不要脸的人,不给他一点厉害看看,他还真以为她是任人捏圆搓扁的软柿子了!

“感激倒是不用了,你只要记得,以后离我远一点就行了,相信璃王殿下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凤倾颜眉毛一挑,终于收敛了笑容,冷笑着看他。

只要一想到如今这一切的一切,凤倾颜心里对云景璃的恨意就没有减少过。

不担心,慢慢来,她会一步一步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也会让他知道,从云端被拽下来,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只要是他在乎的,她都会不惜任何代价毁灭它!

云景璃额头上的青筋浮起,属于王爷的骄傲和自尊绝对不允许凤倾颜对他不敬。

该死的,这女人竟然敢这么说,她绝对是故意打他的脸!

只是凤倾颜眼中的认真,不知怎么地,让云景璃有一种错觉,他好像真的失去了以前那个一直追在他身后的那个女子,但那又如何,世间女子多的是,区区一个凤倾颜又算得了什么?

刚想发作,云景璃忽然想到什么一般,哈哈大笑起来,表情十分享受的模样,慢慢地,云景璃止住了笑声,目光灼灼地望着凤倾颜,顿时让人摸不着头脑。

对于云景璃的目光,凤倾颜眼中一寒,再一次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还是没有半点反应,不过那冷冷眼光,始终注视着璃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

望着两人的互动,柳芊芊心中也是一惊,一直没有认真正视过凤倾颜,完全没有想到凤倾颜竟长得这般倾国倾城,以前一直觉得她丑,是因为她的浓妆,看不出本来的面容,只觉得脸上的胭脂一层有一层的,让人看了心底发慌。

只是刚才掉了水,她脸上的妆容被水洗干净了,露出了原本精致的容貌,那这么多年来,凤倾颜习惯性第跟在璃王的身后,追着他走,璃王知道凤倾颜的本来面目吗?

想到这里,柳芊芊下意识看了一眼身侧的云景璃,云景璃的反应也让她心惊,她从来没有看到云景璃这么失态过,他整个人已经浑身僵硬,无法动弹,眼睛直直地盯着凤倾颜。

即使看到凤倾颜这张脸的时候,已经让她有了强烈的危机感,可是如今云景璃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更是让她害怕。

难道云景璃喜欢上了这样的凤倾颜?

第2章 初见

在所有人等待云景璃反应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大家的深思。

“小姐!”气喘吁吁地女声响起。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女子满面泪痕,总算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好她家小姐没事,真是老天保佑。

原来,这个满面泪痕的女子,是凤倾颜的贴身丫鬟清素,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感情很好。

说着,清素擦干眼泪,往凤倾颜跑过去,只是太激动了,脚下没注意,差点摔倒,好在运气不错,旁边的人给她搭了一把手,才不至于摔得很难看,不然又要给凤倾颜丢脸了。

在清素心里,她祈祷着凤倾颜好好的,不然就对不起凤倾颜当年的救命之恩了,都怪自己没用,被人群所掩盖,她的声音太小,连自己都听不到,更何况是凤倾颜了,她本人也到不了凤倾颜的身边,只能眼睁睁看着凤倾颜跳下明月湖。

凤倾颜立刻给清素一个放心的眼神,清素跟了凤倾颜这么多年,一瞬间就明白她的意思,她立马上停下了脚步,似乎,小姐看起来不一样了。

当然不一样了,因为现在的凤倾颜,已经不是以前的凤倾颜了,同样的身体,却是不一样的灵魂。

看着凤倾颜的目光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云景璃脸色不是很好看,似乎一直属于自己的目光,就这么消失了,刚想发作,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大笑起来。

“哈哈哈,凤倾颜啊凤倾颜,本王以为你很傻,没想到你还挺聪明,没想到你竟然还知道什么叫做欲迎还拒。”云景璃这次直接放肆地大笑,脸上充满不屑,他身后的侍卫也跟着笑起来,毫不客气的嘲笑,不少人也跟着看好戏。

柳芊芊微微放心了,只要云景璃没有改变就好,凤倾颜还是凤倾颜。

听到云景璃这话,凤倾颜眼中一冷,她直直地望着云景璃,这一回,丝毫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情绪,眼中恨意疯狂地燃烧,这就是倾颜爱的的那个男人?值得吗!

接着,只见她伸出右手,对着上天,虔诚地望着上天,“我凤倾颜,对天发誓,此生,绝不再爱云景璃,若有违此誓,甘愿遭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即使凤倾颜其实并不信命,但如今,发生了这么离奇的事情,她能借尸还魂,就姑且信上一信好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皆惊,就连云景璃也久久不能言语,他嘴巴张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或许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知道,自己曾经对凤倾颜的确太冷血了。

“小姐,你真的想开了!”清素跑到凤倾颜面前,抓着她的手臂,一脸开心。

凤倾颜眉头一皱,不动声色地移开清素抓着她的手臂,“是啊,都想开了。”

听完凤倾颜的话,云景璃如遭电击,而柳芊芊却是喜溢于言表。

清素还想说什么,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件紫色的蟒袍。

“凤小姐,在下名叫齐朗,是卫王的贴身侍卫,已经入秋,我家主子刚才吩咐在下把这衣服拿来给小姐披上,凤小姐可千万别着凉了,要小心身体。”齐朗一脸淡然,语气不卑不亢。

凤倾颜犹豫片刻,没有拒绝,从齐朗手中接过那件紫色蟒袍,闻着淡淡地檀香味,直接披在自己的身上,身体要紧,的确有点冷了。

秋天的水,真凉!

“麻烦你替我谢过你家主子,不知你家主子是?”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还给她送衣服,不过这件衣服,也不是寻常人家能穿的,能够当着璃王的面给她送衣服的人,他的地位也不会比璃王低,毕竟她现在还是璃王的未婚妻,未来的璃王妃。

“是,凤小姐。”说完,齐朗双手抱拳,头也不回地离开,往明月湖边的一个亭子走去。

凤倾颜的目光随着齐朗往亭子看过去,凉亭四周围有不少的侍卫,中间作者一个男子,男子身上穿的衣服,正好和她身上的衣服配成一套。

只见,他一身穿紫色蟒袍,坐在凉亭里的石凳子上,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拇指与食指捏着茶杯盖,两指轻轻来回摩擦左手托着的茶盏边沿,时而看着杯中旋转的茶叶,时而浅尝一口。

男子只露出一个侧面,不过,单单只是一个侧面,却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而凤倾颜不经意转过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她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或许只有这句话,才能形容得了凤倾颜眼前的男子。

忽然像是感觉到了注视什么一般,男子转过头,露出了深邃的五官,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浓密的眉毛,斜飞入鬓,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一张薄唇。

这个人太可怕了,很危险,可是也更加迷人,尤其是那一张薄唇,更是让人想要直接吻上去,有人说,薄唇男人皆薄情,不知他是否会是一个例外?

四目相对,落入了一双黝黑的眼中,他的眼睛好像有魔力,让人忍不住会陷进去。

刚才还在看云景璃的人群,这时候顺着凤倾颜的目光,看向亭中的男子,小声议论着,“快看,是卫王殿下,我们云国的英雄!”

另一些人也随声附和,“是啊,不过他不喜欢离外人太近,喜欢清静你看,亭子周围都有侍卫把手,咱们还是离他远一点。”

“嗯,你说得对。”另一个人赶紧回答。

说话的声音渐行渐远,男子嘴角淡淡地扬起一抹嘲讽,是啊,他就是这个看似之前其实不值钱的卫王,云墨尘,他的名字似乎也只是一个笑话,一粒黑色的灰尘。

凤倾颜猛然回过神,不禁暗骂自己没定力,同时也觉得,那个男人是妖孽,但人家好歹也是帮了她,将身上的衣服给她,她也不能太过分了,想到这里,凤倾颜又重新转回头,这里太嘈杂,人也很多,还是离开比较好。

一旁被忽视得彻底的云景璃有些难堪,“凤倾颜!你刚才在说什么!你是本王的璃王妃!”

这女人还敢发毒誓,云景璃从没感到这么火大,这个女人真有本事!

凤倾颜收回视线,扫了一眼云景璃,当他是一只跳梁小丑,不打算予以理会,向清素招了一下手,身体从云景璃身边掠过。

然而就在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云景璃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凤倾颜的手。

但,事实真的会如同云景璃想的那么简单?

第3章 如此不同

原来,在云景璃快速伸出手想要抓住凤倾颜的那一刹那,凤倾颜反应更快,云景璃还没有碰到她的手,凤倾颜便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后一退,胳膊一拐,脚下靠着云景璃的腿,借着云景璃本身的力,当即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云景璃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过后,身体有些疼,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有些发懵,耳边忽然响起了柳芊芊的惊叫,“啊!王爷,你怎么了!”

“咳咳,没事。”云景璃很快反应过来,赶紧翻身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却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凤倾颜,好像他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一样,“你怎么会…”

“这只是个教训!”凤倾颜不顾云景璃的话没有说完,直接打断他,“若果有下一次,你的手臂别想要了,呵,碰我,你不配!”

说完这话,凤倾颜冷笑着凝视云景璃,不过就是个男人而已。

但在下一刻,她却轻轻抚着胸口,似乎胸口有些法疼,和云景璃面对面,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会痛,这是凤倾颜留下来的感觉,不行,她要赶紧走开。

正在这时,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透着浓浓的关心,“倾颜,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样子了?”

凤倾颜反射性地抬起头,这个男子长得英俊不凡,而且,看起来也很眼熟,他的话,让她心中暖暖的,不过这她依旧明白,也不是她自己的感觉,所以没有开口。

“少爷,小姐被欺负了,差点命都没了,你可要为小姐做主啊!”看到男子,清素哭起来。

男子没有理会清素,径直走到凤倾颜面前停下脚步,眉宇间隐隐有些担忧,微微探出手,想要摸摸凤倾颜的额头,却被凤倾颜侧身躲开,男子丝毫没有觉得没面子,更没有任何不快,依旧轻声开口,“没事吧?”

听到清素唤男子为少爷,凤倾颜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是“她”的大哥,唯一的嫡亲哥哥——凤修。

被询问的凤倾颜还没回答,一旁云景璃终于忍不住冷哼一声,“哼,她没事,是本王有事!”

“咦?璃王也在?草民凤修见过璃王殿下。”凤修恍然大悟,似乎这才看到了璃王。

云景璃脸色铁青,当众被一个女子给摔在地上,她哥又来给他添堵,郁闷至极。

“回府!”云景璃大喝一声,满面怒容,一个人走开,而手中还握着一样属于凤倾颜身上的东西,他被怒气冲满头脑,却浑然不觉。

柳芊芊见云景璃走,狠狠瞪了一眼凤倾颜,留下一个挑衅的眼神,也顾不得仪态优雅,提着裙子往云景璃的方向追过去,赶紧跟着云景璃离开,怕他丢下她。

这一次,柳芊芊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反正云景璃已经转身,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也无需再做戏给别人看,她演戏,从来都只是为了云景璃。

亭中的云墨尘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云景璃也只这一点本事了,自己惹出了麻烦,还想逃避,果然是被宠出来的。

在他的身后,齐朗双手抱拳,面色恭敬,“王爷,现在要回去么?您的身体…”

云墨尘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说话的齐朗,齐朗立刻禁声,不说话,退回云墨尘的身后,额间隐约可见有些汗。

看样子,又犯了王爷的禁忌,齐朗有些后怕。

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也都散开了,不过大家心里都意味深长,凤小姐哪里都比那个柳芊芊强,璃王这是错把鱼目当珍珠,又把珍珠当鱼目了。

别的不说,单单是凤倾颜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也比那个柳芊芊不知道高贵多少倍,即使她如今有些狼狈。

只是有的事情,心里明白就好,不能说出来,想到这里,众人也没有了最初的兴致,全都离开了。

很快,明月湖边只剩下了凤倾颜三人和亭中的云墨尘。

云墨尘没有穿那件紫色蟒袍,衬得他的身体显得越发单薄,最终,他只是看了一眼凤倾颜,什么话都没说,站起身,离开了明月湖。

或许,现在的云墨尘其实心底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帮助一个臭名昭著的女子,兴许是凤倾颜从水中站起来的那种眼神,又或者是她对云景璃的态度,这些,他都不知道,也不愿深究。

他,云墨尘,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心情做事,他,有这个能力,也这么自信!

云墨尘以为自己只是一时兴起,殊不知,冥冥中一切早就已经注定,月老在不经意的时候,便牵起了两条红线,等待它开花结果的那天。

见所有闲杂人等都离开了,凤倾颜这才望着凤修,仔细打量起凤修,不得不承认,凤修也长得很帅气,很英俊,只可惜,凤倾颜依旧十分冷淡。

“你是我哥?”不卑不亢的语气,从凤倾颜的口中吐出,没有一点温度,好像来自冰海。

清素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什么时候她家小姐这么冷了?难道是因为今天受了太大的刺激?可是面对璃王的时候,为什么小姐还笑了的啊?

没人知道,凤倾颜的身体里究竟住了一个什么样的灵魂,这个灵魂曾经经历了些什么。

凤修一愣,俊美的脸色一阵讶异,眼中闪过一丝受伤,“倾颜,你不认识我了?”

“我不知道,刚才从水里起来,很多事情都没有印象,看到云景璃,会突然心口一痛,我也不知道,不过无所谓了,以后他是他,我是我。”凤倾颜淡淡地地开口,声音倒是柔和了不少。

听到凤倾颜的话,凤修脸色一阵恼怒,他有些失望地瞪着凤倾颜,十分难过。

“倾颜,我早就说过,璃王终究不是你的良人,你却非他不嫁,明明他就是故意邀请柳芊芊游湖来气你的,你还是非来不可,现在好了,因为他的伤害,你还投湖自尽,胆子真大啊!这要是被爷爷知道了,他老人家不知道多伤心,你就是这样孝顺爷爷的吗?”凤修一脸痛心,怒其不争,没用的丫头。

或许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说过,凤倾颜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不吭声。

第4章 痴恋

清素乖乖地缩在凤倾颜身后,怕凤修的怒火波及到她的身上,都怪她没有照顾好小姐。

不知道为什么,凤倾颜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虽然凤修的话里话外都明指凤倾颜自己不争气,可是眼中的担忧却一点都不少,原来有亲人在乎是这样的感觉。

凤倾颜感觉身体残留了以前主人的一些记忆,这个身体的主人,对凤修也是全心全意的相信,在面对凤修的时候,如今的凤倾颜也会觉得很安心,似乎再多的麻烦和无奈,对凤修,都能说出来。

“哥,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凤倾颜说出这话,觉得喉咙有种异物感,很难受,想不到以前的凤倾颜,对凤修的依赖这么强烈,全心全意地依赖着他,这种道歉的话,也轻易地说了出来。

“算了,回去吧。”凤修也不忍心继续说她了,出去半个月,没想到回来就听说妹妹投湖自尽,差点没把他给吓死,好在没事了。

还好,经过这件事,也算是因祸得福,她终于放下了对璃王这么多年的执着。

凤倾颜一顿,看了一眼凤修,“哥,我想在这里单独待一会。”

凤修动了动嘴,却叹了口气,终究什么都没说,带着清素离开,留下凤倾颜一个人,不过却在远处看着凤倾颜,还是担心他想不开。

即使凤倾颜也知道凤修没有离开,也什么都没有说,她知道凤修是担心她。

望着平静的湖面,凤倾颜思绪流转,很快便回到了丞相府的时候。

秋天的清晨寂静而美好,丞相府后院的一处院落,却充斥着恬静而又幸福的气息。

这是一个布置得雅致秀气的院落,院子门口上的牌匾是三个草书大字,惜颜居。

院东一池荷花,院西十株月季,院南百朵秋菊,院北千棵翠竹,惜颜居在其中,相得益彰。

闺房内,一豆蔻年华的妙龄女子对镜而坐,她明艳的俏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隐隐约约露出些许羞涩之意,这便是云国凤丞相最疼爱的孙女凤倾颜了。

在凤倾颜的身后,一个长相清秀的丫鬟正为她梳头,只是脸上隐隐泛着一丝担忧,“小姐,你真的不用这样,奴婢觉得,璃王殿下其实也不是那么诚心邀请你去游湖的,听说芊芊姑娘都要去,小姐你要是这样去了,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还会让人笑话,何必呢?”

闻言,凤倾颜刚才眼中的欢喜和幸福慢慢黯淡下去,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只是,五年前在桃园里的那惊鸿一瞥,早就让她的心彻底沦陷了,到如今回想起来,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只有八个字,“逃之夭夭,灼灼其华。”璃王长得就是这般俊美非凡。

尽管凤倾颜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十岁就能够爱上一个人,但她就是这样爱了。

“清素,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我心意已决,就算他现在不爱我,但我也要争取让他在这半年之内爱上我,毕竟,我们还有半年就要成亲了。”凤倾颜绝美的脸上,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被唤做清素的丫鬟摇头不语,小姐什么都好,就是对待璃王太过执着了。

唉???一个角落里传来一声叹息,清素听不到,凤倾颜却能够听到,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把目光放到不远处的绣床之上,那绣床上,坐着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眼见凤倾颜看向绣床,清素停下手中梳头的动作,也跟着凤倾颜的视线往绣床看去,可是看了片刻,她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便只好作罢,回过头继续给凤倾颜梳头。

绣床上的女子的打扮和凤倾颜完全不同,她有一头利落的短发,年纪看上去似乎也比凤倾颜大几岁,不过,她的身体却是透明的,似乎只有凤倾颜能够见到她。

“你的丫鬟说得很对,你实在是不应该对璃王还抱着这样的心思,我虽然来到这里才第七天,可是我却知道,他对你没有任何爱恋,你这是何苦?”女子无奈地摇头,轻飘飘的开口。

听到沈倾颜说话,凤倾颜原本的一脸坚定,也收敛起来,她不用开口,只要用心说话,沈倾颜就能听到,也就是说,沈倾颜能够听到凤倾颜的心声。

“姐姐,你不知道,我爱了他整整五年,听说他的喜好,我便改变自己,我好爱他,他喜欢浓妆艳抹,我照做;她喜欢独特一点的女子,我变得不像自己,让爷爷失望,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其实我也知道他爱的是芊芊姑娘,可是我还是想再争取一下,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他会为我感动的。”

凤倾颜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或者说是有这个自信,毕竟,比起那个风尘出身的芊芊姑娘,她不论是出身还是容貌,或是才学,都配得上璃王。

这一回,换沈倾颜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不知怎么的,看到如今的凤倾颜,让她不自觉想到曾经的自己,当时的自己,好像对待爱情也是这样,一直期待那个人会转头看她一眼。

哎!那不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么?套用一句当时的流行语,那就是,很傻很天真。

不过,这既然是凤倾颜自己的决定,她也不能干涉,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鼓励和帮助还是可以的,虽然她只是一个灵魂,但也愿意为这个有缘的女子出一份力。

只是凤倾颜还是选择要将这条路走到尽头,她也无可奈何,自己选的路,不论是走着,跑着,跪着,甚至是趴着,也要将它走完。

“随你吧。”沈倾颜摆摆手,往窗边飘去,没人知道,她逃离,是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伤。

凤倾颜微微扯出一个淡笑,她知道沈倾颜是关心她,她也很感动,但是感情这件事,不是换洗的衣服,想换那件就换哪件,爱了云景璃五年,也不是那么容易变心的。

清素不知道凤倾颜和沈倾颜之间的互动,还以为她是因为要见到璃王高兴得不能自抑,只能无奈摇头,加快手上的动作,很快,一个复杂的发髻在清素的巧手下完成。

“小姐,已经收拾好了,今天还是要化那种浓妆吗?”问到这里,清素的声音弱了下去。

凤倾颜扬起灿烂的笑容,眉宇间是满满的幸福,“这是自然,他喜欢的就是这种。”

清素无言以对,只好依照往日的做法,给凤倾颜画了一个十分惹眼的浓妆。

窗边的沈倾颜一脸无奈,这丫头,怎么就信了她那些旁系姐妹的话,以为云景璃喜欢这样的妆容呢?

可是她也知道,不论任何人说什么,凤倾颜都听不进去,她就是这么倔强。

第5章 流言蜚语

沈倾颜看着如今凤倾颜的妆容,忍不住扶额,这衣服穿着一身火红也就罢了,可是,就连妆都化成这样,别说是男人了,就是同样身为女人的她,也受不了啊。

这时候,门口出现了两个女子,这两个女子大约十五六岁,面容姣好,模样还有几分相似,之处,估计是姐妹,穿着十分惹眼,头上的金钗和金步摇在走动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响声,如同主人那样招摇,这两人脸上都十分傲慢,态度也是不可一世,走进来便直接坐下。

“我说凤倾颜,就算你今天去了,璃王也不会喜欢你的,我看你还是别去了,不如让我们姐妹二人代你去吧?”其中看似稍微大一些的女子不屑地开口。

听到这话,沈倾颜目光一冷,她知道这两个女子是谁,沈倾颜背上的伤,都是拜这两个女子所赐,只要一想到凤倾颜的背,她便想掐死这两个女子。

如果是其他事情,凤倾颜可以毫不犹豫地答应这两个女子的话,只是,牵扯到云景璃,她却无法妥协,“无忧,诗嫣,恕姐姐不能答应你们了,毕竟璃王已经和姐姐约好了。”

“那又如何?凤倾颜,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稀罕!”凤无忧拉了一把凤诗嫣,“诗嫣,我们走,不要在这里看她惺惺作态,真是让人恶心!”

凤诗嫣点点头,认同了凤无忧的说法,“就是,我们走。”

说完,两人转过身,打算相携离开,凤倾颜敛下眼帘,低头不语。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叫凤无忧,小的那个叫凤诗嫣,这两个女子,是凤丞相派人从乡下接过来的,她们俩都是凤家的旁系嫡亲,由于凤丞相只有凤倾颜一个孙女,加上凤倾颜一心扑在云景璃身上,凤丞相失望,所以才会从旁系接两个无父无母的过来养,也是见她们可怜。

殊不知,他的好心,办了坏事,这两个女子来了凤府以后,总是会悄悄在暗地里欺负凤倾颜,凤倾颜为了维护丞相府的名声,不想凤丞相失望,也只能忍受着。

“找死!”沈倾颜眼中爆发出一阵强烈地冷光,她忽然飘到两个女子的面前,一只手掐住一个人的脖子,作势要掐死她们两个,这两个女人,简直让她无法忍受。

凤倾颜一惊,差点惊叫出来,她捂着嘴,心中有些着急,“姐姐,你别冲动。”

“你别管!”沈倾颜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她只想好好教训眼前这两个可恶的女人,就算不能杀了,也要好好教训她们两个,给她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免得她们还要欺负凤倾颜。

但事与愿违,沈倾颜的双手竟然直直地从凤无忧和凤诗嫣的身体穿过去,没有片刻停留。

不过,就算如此,凤无忧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她停下脚步,猛然转过身,看着凤倾颜,“你刚才想干什么?”凤诗嫣也跟着停下来。

见到沈倾颜没有伤到凤无忧她们俩,凤倾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没,没有啊,无忧。”

凤无忧盯了她半晌,发觉凤倾颜真的没有什么古怪,她才作罢,看样子刚才是她感觉错了。

“哎呀,姐,我们走吧,听说过两天爷爷要考我们诗词,我们去准备一下,可不能让他失望啊。”凤诗嫣得意地看了一眼凤倾颜,满脸不屑地开口。

当然了,凤诗嫣这话也是故意说给凤倾颜听的,凤丞相对凤倾颜很失望,所以不管她学业。

“恩,走吧。”凤无忧亲热地挽着凤诗嫣的手,往外走去。

待两人离开以后,沈倾颜面色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飘到绣床之上坐下。

但她又怎么可能不介意,刚才明明那么想教训那两个人,可是自己竟然无能为力,一种茫然的感觉瞬间将她包围。

凤倾颜很想坐下来好安慰一下沈倾颜,可是眼看着时辰就要到了,加上她心中一直想着云景璃,只得赶紧离开,出发去明月湖。

无奈之下,沈倾颜也只能被动地随着凤倾颜离开,她不能离凤倾颜太远,尽管真的不想去当电灯泡,这回还是必须要去的,况且,她也不是很放心凤倾颜。

好在,今天虽是晴天,可是白云遮住了太阳,沈倾颜就算是灵魂,也不必躲着,跟在凤倾颜的身后一起到明月湖。

刚走到明月湖,沈倾颜有些讶异,云景璃游湖而已,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拥挤的人群立刻便把清素和沈倾颜给挤开,沈倾颜却牢牢地跟着凤倾颜,飘在她身后。

有人正好看到了凤倾颜,瞬间大吼起来,说话的是个年轻的男子,“哟,快来看啊,是丞相府的小姐凤倾颜啊,你看看她那张脸,乱七八糟的,真是对不起她的名字,这样也叫倾颜?”

一旁的人随口附和,“是啊是啊,倾颜就是倾国倾城的容颜,但这张脸真让人倒胃口,凤丞相有这样一个孙女,也是万分痛苦吧?”

“可不是么,真是可怜了那位谦谦君子的璃王,竟然跟这个丑女人有婚约,惨啊!”

“就是啊,也难怪璃王会喜欢芊芊姑娘了,你们看芊芊姑娘多么温柔体贴啊,又天姿国色的,只要是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就会喜欢芊芊姑娘的。”

这里的人丝毫没有考虑凤倾颜是个弱女子,依旧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和嘲讽,似乎怎么说都不尽兴,他们只想好好体会这样侮辱别人所带来的愉快感觉,却忘了,凤倾颜和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实在是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

尽管凤倾颜已经被这样说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听见,她心里依旧会难受,她只想快一点走到岸边,在那里等着云景璃,而且,只要他云景璃出现了,她就可以当做没听到这些让她备受折磨的话,她还可以继续欺骗自己,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沈倾颜无奈,只能默默地飘着,同时感到心中有些难受,面对这个情路坎坷,又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实在是帮不上她什么忙,最重要的是,这个凤倾颜终究是太执着了,执着的让人心疼。

可能是凤倾颜对云景璃的爱,让她已经彻底忘记了,这个男人到底值不值得她爱。

第6章 回忆(一)

沈倾颜视线一转,发现明月湖边,有一个巨大的凉亭,凉亭里面坐着一个男子。

这个男子身穿一件紫色的蟒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头一次,让沈倾颜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沈倾颜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好惹,还是离他远一点,不是因为害怕,只是不想麻烦,即使她现在这个灵魂体无法惹麻烦。

心里这么想着,沈倾颜赶紧转过身,视线放在其他的地方,就是不看凉亭。

于凤倾颜而言,明月湖周遭的一切都不重要,她的目光一直随着一个精致富贵的画舫移动,像是生了根一般,想要望进画舫之中,无奈却始终看不透里面,沈倾颜的反常,也没有被她发觉。

画舫由远至近,终于慢慢停到了岸边,刹那间,画舫的布帘被一只白玉般的手挑起。

见到这只手,四周围忽然安静下来,猛地响起吞口水和抽气的声音,只见里面走出一个绝美的女子,一身鹅黄纱衣,将她的身段勾勒得恰到好处,举手投足,也是媚态横生。

柳芊芊莲步轻移,在身后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走下画舫,来到岸边。

“啊!竟然是芊芊姑娘,可怎么只有她一个人呢?璃王在哪里啊?”在凤倾颜身后不远处的清素叫出声,也忘记考虑一下自家小姐听到芊芊姑娘会有什么反应了。

凤倾颜刚想回过头找清素,忽然人群中传来一个欢喜的声音,“是璃王来了!”

下一刻,云景璃的身影落入凤倾颜的眼中,是他,他来了,而且是直直朝她走过来的,凤倾颜一见云景璃这样的态度,简直欣喜若狂,难道付出的一切终于有了回报?

“璃王???”凤倾颜轻声呼唤,简单的两个字,却包含了太多的情绪。

只可惜,云景璃走到凤倾颜身边,没有丝毫停住,至少片刻停留也好啊,可就这么与她擦肩而过,掠过凤倾颜,走到柳芊芊身边,一把搂住她,十分亲昵地开口,“怎么一个人上去了,不等等本王?万一有危险怎么办?你出了事,本王可会伤心的。”

凤倾颜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云景璃,这就是她所有付出的回报?

柳芊芊眼中的得意一闪而过,她低眉顺眼地趴在云景璃怀里,挑衅地看了一眼凤倾颜,她的意思不言而喻,但却柔柔地抬起头,看着云景璃,面带羞涩,“王爷又笑话芊芊了。”

“谁笑话你了?本王可是实话实说的,你就是本王的宝贝,谁都知道。”云景璃依旧抱着柳芊芊,不松手,满脸爱恋,好像他的眼中,他的世界只剩下柳芊芊一个人了。

只是,这样深情款款的神色,沈清颜却能够敏锐地发现他心中没有一丝的爱,这个男人果真的能够把一个人的心伤得这么深?凤倾颜太傻了。

柳芊芊眼神一转,忽然从云景璃怀里退出来,盯着凤倾颜的方向,像是这才发现了凤倾颜的存在一般,“王爷,你看你,凤小姐还在这里呢,你这样做让她怎么想?”

这时候,云景璃也好像才发现了凤倾颜的存在,他恍然大悟,“本王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凤丞相唯一的嫡亲孙女凤小姐啊,芊芊,你要是不说,本王还以为是一只鬼站在这里呢!这模样,啧啧啧,瞧瞧本王这记性,凤小姐还是本王邀请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本王忽然觉得凤小姐不适合呆在这里,各位,你们有谁有空,代替本王将她送回去吧,毕竟,她可是凤丞相的孙女,千万不能怠慢了。”

话虽如此,可是云景璃话里话外有些意有所指,不少人都得出来,云景璃这是让人送凤倾颜回去,嘴里说着不要让人怠慢了,可真要是有个万一,那也是她自己活该了。

听懂了云景璃的意思,周遭的人有些欲欲跃试,这凤倾颜看起来不怎样,但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呢,要是能够有幸让她变成自己的人,那往后就是一条光明大道,前途不可限量。

沈倾颜眼中一寒,果然,云景璃真不是个好东西,邀请凤倾颜出来,就是为了羞辱她。

忽然,沈倾颜感到心中一紧,好像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赶紧看了一眼凤倾颜,遭了,凤倾颜的脸色不对劲,即使她脸上厚厚的胭脂,但沈倾颜感觉得到她的心痛。

“倾颜,你别冲动,他这是故意的。”沈倾颜赶紧飘到凤倾颜的身边,想要劝她。

沈倾颜的良苦用心,凤倾颜很明白,但是她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她只知道,在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她要知道答案。

长久以来的压抑和痛苦,让凤倾颜也想解脱,云景璃的话,她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却尽量不去想,也不去看身边那些人垂涎的眼神,她就是一块肥肉啊。

小心翼翼地提起裙摆,凤倾颜一步一步走到云景璃面前,站定,她抬头,仰望着云景璃,神情缥缈,“璃王,这就是你的答案吗?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却还是比不上这个青,楼的女子是不是?你也从来没爱过我吧?”

凤倾颜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拼命告诉自己,这是假的,这是假的,他不是故意的。

但是事与愿违,云景璃的答案依旧让她失望了,“当然,本王爱的人,永远不会是你,你就是死了,本王也不会眨下一下眼睛。”

亭子里面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世间竟然有这么愚昧的女子,看不出来云景璃根本就一点都不在乎她吗?爱是什么?云景璃也懂爱?就连那个叫柳芊芊的,他也不爱。

什么叫晴天霹雳,凤倾颜总算知道了,而一旁的沈倾颜,只能干着急,她帮不上忙。

“原来是这样啊,璃王,你竟然对我绝情至此,既然如此,我想试一试,我死了,你到底会不会眨一下眼睛。”

凤倾颜说完,眼角滑过一滴晶莹的泪,决然转身,往明月湖奔过去,双脚腾空,竟直直投入明月湖中。

一切,都那么触不及防。

第7章 回忆(二)

云景璃一见她往湖里跑,立刻伸手想拉住他,可惜只听见“嘶啦”一声,他只留下了凤倾颜那件红色衣服的袖子,凤倾颜已经不见。

“倾颜不要,啊!”沈倾颜大喝一声,身体不受控制,也跟着没入明月湖,没人听得到她的声音,所感觉一阵冷风飘过,她始终离不开凤倾颜的身边,两人好像被一条无形的线紧紧牵引。

刚才沈倾颜就看见了,凤倾颜在去询问的云景璃的时候,她的眼中,死一般寂静,却也没有想到,凤倾颜还是忍不住做了傻事。

这时候,云景璃的脸色有些变了,他也没有想到,凤倾颜真的就这样跳下明月湖去了,此刻才意识到事态严重,他想要补救一番,不论结果如何,“来人啊,下去救人。”

“是,王爷。”刚一应声,便听见“扑通扑通”的落水声。

可是,过了片刻的功夫,下去的人都从水里出来,大家都没有发现凤倾颜的身影,让人不禁觉得有些害怕,该不会真的已经死了吧?

而完全被动的沈倾颜,因为凤倾颜的跳湖,只能被带入湖里。

此时,她被凤倾颜带入水中,顷刻间,竟然看到凤倾颜的灵魂从身体里分离出来,和如今的她没有什么两样。

“倾颜,你怎么这么傻?为了那个男人,真的不值得!”沈倾颜虽然语气还是冷淡的,心里却为凤倾颜心疼,慢慢飘到凤倾颜的身边,拉着她的手,没想到她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凤倾颜柔柔一笑,“姐姐,谢谢你,其实,我早就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死了,反倒是一种解脱,我爱他,爱得深入骨髓,却身受重伤,身心俱疲,如今总算解脱了,你看,他派了人来找我,证明我死,他还是会眨眼的。”

若是有来生,凤倾颜恐怕宁愿选择从不曾遇见云景璃,这样的痛,她不想再承受一次。

就在这个时候,水底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强大的吸引力让两个灵魂不由自主地手拉着手,稳定身形,却还是控制不住往吸力,往漩涡的地方飞去。

忽然,漩涡里面传出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异世魂,七日劫,一人死,一人活。”

几乎在这一瞬间,两人对视一眼,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沈倾颜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以灵魂的状态出现,原来,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姐姐,以后你就是凤倾颜,代替我好好活下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的身体,住着你的灵魂,记得,活得潇洒。”凤倾颜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把沈倾颜狠狠推开,自己则是往漩涡的地方飘过去。

沈倾颜大惊,根本来不及反应,“倾颜,你干什么?回来!”

“不,姐姐。”凤倾颜摇头,面色平静,“今天便是第七天,我们两人之中如果注定只有一个人能活,那就是你,因为你比我坚强,更适合活下去,我已生无可恋。姐姐,好好保重,代替我活下去,下辈子,我不再爱了。其实,我还是很想嫁给他,哪怕只有一天……”

“啊!不!”沈倾颜大吼,撕心裂肺地吼声,却依旧阻止不了凤倾颜往漩涡飞过去,眼睁睁看着她的身体变得支离破碎,眼角滑过一滴透明的泪,“倾颜!啊!不要走!”

这时候,沈倾颜再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灵魂,被动地飞进凤倾颜的身体,一种窒息感犹如排山倒海来袭,片刻的功夫,沈倾颜睁开眼,眼中一股强烈的恨意。

云景璃,我会让你知道,在你伤害了倾颜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代价!我会把你的尊严践踏到底!不要着急,慢慢来!

以后,我沈倾颜,就是凤倾颜,会为自己讨回一切!

就这样,沈倾颜变成了凤倾颜。

明月湖边,云景璃无奈地望着平静的湖面,凤倾颜真的死了,也只能算她活该,她是自杀的,而且他也派人下去找她了,到时候也不能说他太无情不是?想到这里,云景璃搂着柳芊芊,打算往回走,大不了回去被皇兄骂一顿就是了,没有那个女人就行了。

“来人,回府。”云景璃没有再看明月湖一眼,打算往回走。

“是,王爷。”刚才下水的人都上来。

而四周围的人也有些悻悻地,只是想要看好戏而已,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真是晦气,但不想被秋后算账,也都打算离开。

也因此,有了凤倾颜从水中起来的那一幕。

那一幕,在后来,被世人久久所不能忘怀,当然了,这些,凤倾颜却不怎么清楚。

不过那位卫王殿下,倒是早就看见了,只是因为当时凤倾颜的事情,她忽略了那件紫色蟒袍,这个卫王,绝非池中物。

凤倾颜慢慢收回思绪,看着湖面,她伸出右手,轻轻抬起,放在胸口,捂着心口,那是身体的主人凤倾颜还残留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楚,她彻底体会她的错爱悲哀。

女儿美色浓妆为君画,君却视其如婢如下,如此全心全意的爱恋,换来的却是这样残忍的对待,难怪身体的主人,那个天真的少女,会想不开了。

倾颜,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会代替你好好活下去,活得潇洒自在,连同你的那一份,也会让他们知道,伤害了你,就是伤害了我,他们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凤倾颜紧握拳头,刚才她是真的很想杀了云景璃,可是她也知道,先不论能够成功,一旦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连累整个丞相府,所以,她不能乱来,只能忍着。

这是她答应凤倾颜会代替她活下去必须要守护好的东西,绝对不能出差错,丞相府的人,一个都不能有事。

好在,这点小小的忍耐,对凤倾颜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上一世的沈倾颜,作为一个出色的杀手,能够把自己融入普通人之中,给对手出其不意的致命一击,不一定需要冷血无情的心性,却一定要有忍耐的心。

云景璃,你,就是我的小白鼠,注定会沦为我的玩具,你且拭目以待吧!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凤倾颜一刹那冷笑着转过头,转过头的时候,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往凤修的方向走过去,直到走到凤修面前,对凤修轻轻一笑。

这样的笑容,很清新,很自然,凤倾颜自己也觉得,这是一种还不错的体会。

与此同时,她在心中默念,倾颜,谢谢你,给了我重生的机会,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保护他们不受伤害,从今往后,他们就是我的家人,我就是凤倾颜。

之后,凤倾颜的改变,不知扰乱了谁的心?又让谁,动了情?

第8章 窥视

回到丞相府,凤修将凤倾颜送回了惜颜居,没有多做停留,便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一路上,凤修都在默默思考,刚才他到了以后才看见凤倾颜身上披着卫王那件标志心的紫色蟒袍,本想让凤倾颜把衣服还给卫王,他脱下衣服给她的,但是又觉得这样做有些矫情了,况且两人本来就没有交集,索性也不去理会好了,反正今天这件事的矛头是指向璃王的,没人会在意这些。

况且,看倾颜对卫王的反应,也无需他多说,相信倾颜心里也清楚卫王有多危险,看样子,经过这一次,她真的变懂事了,也变聪明了不少,这样就好。

只是这样的成长,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凤修很心疼,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因为云景璃,竟然变了这副模样。

另一边,回到房间,凤倾颜一把扯下云墨尘的那件衣服,一股淡淡地清香味飘进鼻中,凤倾颜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男人的衣服还能这么好闻,不是他想象中男人的臭味。

甩了甩头,凤倾颜甩开脑子里的想法,在清素的帮助下,以最快的速度换了一件天蓝色的衣服,还是这种颜色比较舒服,下次要做些白衣,她有洁癖。

换好了衣服以后,凤倾颜便细细地打量起房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她抬头望着一旁踌躇的清素,一脸冷漠地开口,“清素,你告诉我现在云国的一切,还有那个卫王。”

尽管没有很多发接触,可是她知道,卫王云墨尘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看不真切,理智上她不应该招惹他,可是既然今天已经有了牵绊,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帮她,她都不会退缩,越是危险的男人,越是有趣,不是吗?

凤倾颜眼中快速闪过一丝精光,清素根本捉不到。

听到凤倾颜的话,清素是有些疑问,但是想起在湖边凤倾颜说过她有些记忆没了,所以也没多想,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小姐。”

清素是个聪明的女子,很快便捡了个大概给凤倾颜说了,待她说完了以后,凤倾颜沉默了,原来现在的背景这么复杂。

云国是泱泱大国,与之相匹敌的还有三个大国,大楚,西凉,北辽,而这四大国的下面,还有些依附他们的小国,云国下面的两个小国,一个是东渝,另一个叫南耀。

至于其他国家的附属小国,清素没有多说,凤倾颜也没问,眼下最重要的可不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本来天下之势一直都是很和平的,各国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但这两年隐隐约约有些微妙的变化,据说是因为神算子的一个卦,这卦究竟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大多数人只能静观其变。

这些事情对于凤倾颜来说,一点也不觉得有多重要,她想着,不干扰她就好,最让凤倾颜好奇的是,关于卫王的事情,还有他为什么会拿衣服给她,替她解围。

原来,当今的卫王名换云墨尘,十岁的时候因为学识渊博,才华出众,被先皇封为卫王府世子,成为卫王府的唯一继承人。

卫王府的祖先云卫和云国的开国皇帝是亲兄弟,后来云国开国皇帝登上皇位,封了云卫为卫王,世代世袭爵位,意义就是保卫云国的一切,手中还掌管云国上百万大军,是云国身份最尊贵的王爷,卫王府人丁单薄,一直延续到了云墨尘的父亲,云王爷这一代。

在云墨尘十五岁那年,他的父亲云王爷战死沙场,母亲也跟着殉情了,留下了云墨尘一个人,当时的云墨尘,已经小有名气了。

后来大楚举兵来犯,云墨尘以十五岁之姿披麻戴孝,上了战场,那一战,吓坏了不少人,没有人想到,外表弱不禁风的云墨尘,在战长上却变成了杀神,一路所向披靡。

当初云墨尘在战场上浴血奋战,不知杀了多少人,身上的丧服都被染成了鲜红,他疯狂地砍杀,发泄心中失去双亲的痛苦,这不仅仅震慑了其他国家的人,就连云国本国的人,也有些害怕,或者说又敬又怕。

卫王云墨尘一战成名,成了少年英雄,也成为了新一代的卫王。

后来,在交战的时候,大楚派人暗算了云墨尘,让他身中冰寒蛊毒,每月十五毒发,痛不欲生,发作的时候必须依靠强大的内力压制毒性,那时候的云墨尘是最脆弱的,任何人都可以要他的命,只是奇怪的是,各方势力派去刺杀卫王的杀手,全都无一生还,后来便,诶有人做这些事了,反正也不会刺杀成功的,也不想白费功夫。

也是从那时候往后,云墨尘严禁别人靠近他身边,性子也变得更加淡薄。

“清素,那我为什么会和璃王有婚约?”凤倾颜很想知道,当初问过那个凤倾颜,她摇摇头,没有说为什么,只是说两人相遇在桃花树下,也没说后来怎么有的婚约。

一想到逝去的凤倾颜,她眼中一冷,转过身,背过脸,坐在软榻之上。

清素被凤倾颜身上的气息吓到了,有些战战兢兢的,“小姐,五年前,是您见了璃王以后,在太后的寿宴上求先皇赐婚的啊!”

什么!凤倾颜自己求先皇赐婚?她那时候才多大?五年前不就是十岁?不对,十五岁及笄,凤倾颜还有半年才及笄,那就是不到十岁了,还不到十岁就想着要嫁人了?天,古代的人也这么早熟?

“没事,下去吧。”凤倾颜挥了挥手,她要好好理一下脑中混乱的思绪,看看应该怎么做,眼睛一闭,躺在塌上。

清素欲言又止,刚想说什么,但又看见凤倾颜和衣躺在塌上,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不论小姐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自己的主子,如果不是小姐,她早就死了。

想到这里,清素拿了一件披风,给凤倾颜盖上,随后走了出去,细心地替她关好门。

床上假寐的凤倾颜忽然睁开眼,抬起双腿往空中画了一个圈,从床上翻身而下,动作干净麻利,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嘴角荡漾起一个勾人的弧度,很好,既然来了这里,为凤倾颜活下去,就要过得轻松自在。

以前的凤倾颜,自身身体的柔韧性很好,而且练过舞,很适合练习她以前的那些东西,尤其是她的拿手绝活。

云景璃,慢慢来,你会知道我给你准备了些什么礼物的,一定让你毕生难忘!

忽然, 凤倾颜眼中寒光一闪,冰冷地望着门口,“什么人!”

下一刻,她随手拔下头上一只发簪,身体一旋转,往后到退一步,手中的发簪快速往外she出去,发簪瞬间穿透房门上中间的布,在门上留下一个小孔。

“哎哟!”门外一个女声响起,随即传来咒骂,“凤倾颜!你在干什么!谋杀啊!”

凤倾颜心中顿时有些懊恼,果然不是自己的身体,就算柔韧性再好,可是力气还是比不上,否则,外面那个人估计叫不出来了吧?

房门被大力踢开,扬起一片灰尘,凤诗嫣捂着手臂,一脸愤怒地盯着凤倾颜,那眼神似要把凤倾颜活生生撕裂开来。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 主角: 凤倾颜, 云墨尘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