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 主角: 王英, 尚东

暗涌 主角: 王英, 尚东

第1章 保卫科长的电话

2006年2月4日,农历正月初七,春寒料峭.

今天立春,天上有一层薄薄的云,太阳白白的,北风凛冽..从正月初一到今天,气温大都在零下6到零上2度之间,而老天爷年前年后却非常的吝啬,一点雨雪都没下.走在大街上的人们都裹着厚厚的鸭绒袄,很多人都用帽子把头裹的严严的

按海城市当地习俗,今天是接灶的日子,也就是把腊月二十三上天庭汇报人间凡尘之事的灶王爷接回来。吃过爱人刘志和女儿小佳做好的水饺,海城市油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英也不管丈夫和女儿如何生气,就开车出来了,她要去给各位领导拜个年。年前,一般性业务关系,她都电话安排给公司常务副总张少海负责办理,但对于一部分对她个人对公司的事业发展付出过汗水的老领导她是必须要亲自去的。她信奉的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大街上人来车往,车鸣声,鞭炮声不绝于耳.

开车走了大约二十分钟,王英来到海城市商委生活小区,她找个地方停好车,拿出一份礼品,来到小区最南边的两层楼小区。

这时,手机响了,是公司保卫科长大海打过来的.王英问:"大海,有什么事吗?”

大海:“我有一重要情况想和你汇报,你什么时侯到公司来?"

王英:“什么重要情况?在电话里说不行吗?我现在正忙着呢.”

大海:“最好当面说,电话里说不清楚.”

王英:“那好吧,我串几完几个门,就到公司去.”放下电话,王英自言自语:这个大海,搞什么明堂.

她怎么也不会料到,一场比她现在的家庭危机更大的危机正一步步向她走来!

王英来到最东边的楼房门前,她刚要按门铃,发现门没关,便推门而进,走过满是花草的小院,来到楼房客厅门前,她敲了敲门,里边传来一位上年纪的妇女声音“来了,来了。”门开了,是周玉川的爱人张玲。

王英上前一步,笑着说:“大姨,过年好啊!”

张玲高兴的说:“好,好,小王你也过年好啊,快进屋,老爷子正在说你呢。”

娘俩边说着边进了客厅。王英看见周玉川正坐在沙发上看《齐鲁晚报》,玉川抬起头,王英向前一步说:“主任过年好,我来给您拜年了”

玉川把老花镜拿下来,站起身笑着说:“你也过年好啊,刚才我还跟你张姨说起你呢,你看,说着说着你就来了,快坐快坐。”

王英把手中的礼品放下,并坐到玉川旁边的沙发上,说:“过年了,也没啥,表表心意,给主任一点滋补品,好补补身子。”

玉川笑着说:“好啊,越补血压越高,到时你看你张姨找不找你。”

王英:“我这个是降血压的,您就放心吧。”

张玲早把茶泡好了,给王英端过来。茶几上本来就摆着一些花生、糖果什么的。

玉川问:“怎么,年前进的油都接好了?”

王英:“接好了,要不,我还没空过来给您拜年呢!”

玉川:“关键是要把工作干好。你来不来给我拜年并不是很重要。这个,我心里有数,只要你把公司的工作做好了,比什么都重要,你说,是不是啊?”

王英连说:“是,主任说的是。”

玉川不满意了,说:“别一口一个主任的,我已经退下来了,不是主任了,还叫主任,你呀,还是叫我老叔吧!”

王英:“我是叫习惯了,改不过口来。”

张玲也说:“老周你也是,你非让小王改口干什么?叫习惯了,改可是不容易的。”

王英:“就是,还是张姨说的是。”

玉川笑着摆了摆手:“算了算了,随便吧。”然后,玉川又问:“去年效益怎么样?”

王英:“还可以吧,公司利润在300万元以上。”

玉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不错嗨,叫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你们这个公司是会有很大发展的呀!”

王英:“这离不了主任您的支持。”

玉川一听,不满的说:“瞎扯,我能支持你什么?功劳是你们的,没有你小王的辛苦,没有你们公司上上下下的努力,公司能有今天?我哪出什么力啊?”

王英听老主任这样说,心里一阵激动,说:“不,我一直认为,油品公司能有今天,是与主任当初顶住各种压力,决然批准改制分不开的。如果没有当初您的决心,就没有油品公司的今天。您的头发还不就是那时候全变白了的。”说到这里,王英的眼睛有点湿润。

玉川沉默了,他还能说什么呢?王英这发自内心的话语,让他无法再去辩驳,去解释。

客厅里沉默了下来,只听见立式空调发出的轻微的响声。

张玲打破了沉默,说:“小王,你家小刘和孩子都很好吧?”

王英:“好,好,都好,小佳要跟我来,我没让她跟着。”

张玲:“哎呀,你就让她来,来玩玩,多好。”

王英:“不是啊,我怕闹得慌,再说了,她玩不一会儿就要回家,人家可是一刻也离不了她爸爸呀!”

张玲问:“小佳今年十几了?上初中了吧?”

王英:“今年十四岁了,上初二了。”

张玲问:“学习怎样?”

王英:“学习还可以吧,就是淘气啊,我说话不听,就听她爸爸的。”

玉川接过王英一句话,说:“你还不用说,小刘还真是个模范丈夫。你要是没有刘志啊,你也干不到今天。”

王英:“也就是主任您夸奖他,别人也没有夸他的。”

玉川:“哼,你这是口是心非吧,你是心里喜,嘴上不说啊。”

张玲:“就你老周会说,哼,你要是能跟人家小刘学学就好了,家里的活儿你是一点儿也不干,都快把我累死了。你说,没退休吧,工作忙,没时间,可现在退下来了,家务活还是不干,小王你说说,老周是不是得向小刘学学?”

王英笑了笑,没有回答。

玉川问王英:“公司领导班子团结吗?”

王英:“嗯,还是比较团结的。”

玉川问:“那个张少海怎样啊?”

王英:“很好啊,工作很负责,我跑外,他负责内部管理,工作做得很好。”

玉川:“那就好。”然后,玉川语重心长的对王英说:“小王啊,现在上边提倡建设和谐社会,你可一定要注意和下边搞好团结啊。特别是像我们这些从国有企业改制过来的企业,更要注意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又是上边要求对国有职工身份进行置换的时候,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尽管你们公司已经改制为民营企业了,但是,当初企业改制时遗留下来的一些矛盾,说不上哪时会引出来的。你可要引起重视来啊,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明白吗?”

玉川看着王英很认真,很严肃的点了点头,就接着说:“改革的成果来之不易啊,我们可不能因为工作不到位而丢失啊。这可不是没有先例的啊。有的公司把董事长给罢免了,有的公司把资产分了散了,这些事例告诉我们,任何时候,我们都要提高警惕啊,平日里一些思想方面工作可要做好啊。”

王英:“请主任放心,我一定会注意这方面的工作的。”

玉川问:“你们也准备身份置换了吗?”

王英:“是啊,当初从国有企业改为民营企业时,职工的身份没有进行置换,那时也没有这种说法。现在一出现这种说法,好像是也不得不搞,这是牵扯到职工个人的大事。但说实话,我个人认为身份置换应该是与改制后的企业没有关系的,不过,我们会细致的考虑这个问题的。”

玉川:“是啊,你们要慎重啊!”

王英:“我们正在进行讨论。”

张玲不满的说:“老周啊,大过年的,你能不能让小王轻松轻松,少谈点工作好不好?小王,喝茶,吃瓜子。”

玉川笑了笑,说:“唉,没办法,老是觉得自己没退下来,好,不说了,不说了。”

张玲:“这还差不多。小王,今天上午你就在这里吃饭吧,你兄弟一家人过一会儿也来这儿吃饭。”

王英:“不了,张姨,我还有其他的事,过年忙的,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办完呢。”

玉川:“你就别再那里干让了,小王就是没有事,也应该回家跟小刘小佳在一起吃顿饭。”说完,玉川把脸转过去。

王英听老主任这句话,心里一阵酸楚,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站起身,说:“主任,张姨,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

玉川和张玲都站了起来,把王英送出了客厅。按照习惯,在大门口,玉川、张玲分别与王英握手,待王英走出院门,玉川和张玲就回到了客厅。

走出周玉川主任家,来到车里,王英擦了擦眼,平静了一会儿,又拿上一份礼品,来到最西边的楼房前。大海是个急脾气,这不,又打来电话了.

第2章 心生疑窦

大海又打来电话,问王英大约啥时回公司,王英正要到郑主任家,就没好气的说:"一会,不是没起火吗?"

王英来到门前,按了按门铃,里边是一位妇女的声音:“谁啊?”

王英说:“我呀,刘姨,王英。”

“哦,是小王啊,来了来了。”不一会儿,门开了,是郑副主任的爱人刘洁。

王英:“刘姨,我来给你拜年了,郑主任在家吗?”

刘洁热情的说:“在,在,快进来。”边说,边把王英让到客厅里。郑副主任正在看电视,正播着足球赛。

刘洁:“老郑,快别看电视了,小王来了。”

郑副主任把电视声音调小了些,坐在那里,用手示意小王坐下。

王英:“郑主任过年好啊。”

郑副主任:“好,好。”

王英把礼品放下,坐在郑副主任对面的沙发上。

郑副主任:“来就来,还带什么礼品,是不是太见外了呀?”

王英:“一点小心意,来给主任拜个年。”

郑副主任笑了笑:“那我就收下了。”

刘洁已给王英泡好了茶,茶几上摆放着一些糖果、点心等等。

王英看着刘洁说:“刘姨啊,您怎么越来越漂亮了,要是别人见了,还以为比我还年轻呢?”

刘洁一脸的幸福,笑着说:“你看你,就是会说,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刘姨,我都快五十的人了,哪能和你这不到四十岁的人比啊。唉,我说你怎么不烫发啊,还留个自由头,穿一身的西装,活脱脱一个女强人。你看我,这一身套裙怎么样?你要是穿上套裙啊,配上你那一双大眼睛,真的很好看。你看,年前,我把头发做了,染成了这种黄色,好看吧?你仕前叔一直都夸我的头发弄得好看呢!”

仕前在一旁有点生气了,说:“你在那里啰里啰唆的没个完了,人家王总能去学你?她哪像你似的整天闲着没事做,除了打扮就是逛商场,你还知道干什么?”

刘洁把嘴一噘,不满的说:“我们娘俩说会儿话,你生哪门子气啊?好,好,好,我不说了,我就知道你要跟小王谈工作,我不打扰你们了,我上楼上看电视去,小王,你坐,听听郑大主任给你发什么指示。”说着,起身就上楼去了。

王英站起身来,想说什么,又觉得没法说,仕前用手示意王英坐下,说:“王总,你不要管她,她就这脾气,咱说咱们的。”

王英答应着,坐了下来。

仕前问:“王总啊,听说年前年后你们很忙啊?”

王英微微一笑,说:“谢谢郑主任关心,这还不是进来一批油,忙得年都没像样的过。要不,年前我就来给郑主任拜年了。”

仕前点了点头,说:“嘿,你那么忙的,还是先忙好工作,别的事情都是次要的。现在,都安顿好了吗?”

王英:“嗯,都安顿好了。”

仕前问:“少海在你那里配合的怎么样?”

王英:“张总很好,家里的工作基本上都让他负责,不需要我操心的,我们配合的很好。”

仕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我就知道,少海是个有能力的人,他,可以说是我一手培养成长起来的,想当初,是我向老周推荐给你干副手的。因为当时我考虑,你一个女同志,去油品公司干一把手,是不容易的。现在看来,我的做法是对的,我能看错人,是不是啊?”

王英:“是啊,多亏郑主任对我们的关心。”

仕前又问:“去年企业效益怎么样啊?不错吧,有300万?”

王英心里说,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嘛?嘴上答应着说:“嗯,差不多。”

仕前说:“企业规模大了,效益好了,可一定不要忘了跟你一起打天下的人啊!”

王英被仕前说的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仕前接着说:“你们现在是民营企业,我也离了岗了,按说呢,我是没有发言权的,不过,作为老领导,我还是要说一说的。你啊,一定要和少海搞好团结,日常管理工作呢,要多注意给予下边领导们一部分权力,要搞好多方面关系协调工作,公司大了,你一个女同志,要是大事小事都由你来抓,你能忙得过来吗?所以,你呢,也不要整天在外边跑,抽时间多和少海交流交流,听听他们有什么想法和意见,像《公司法》、《公司章程》什么的,多学一学,好好的完善一下。有限公司就要按照有限公司的规章去管理,去运作。你们公司发展到今天,主要是靠你,但少海他们也是做了很多的努力,你可千万不要亏待了他们啊。当然,我和你说这些,你也不要往别去想,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少海到我这里,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不知道他对你说了没有,你们公司改制前,我是分管了十多年的,我是有感情的。尽管现在改制了,可我还是要尽一点力的。”说到这里,仕前有点动情,他从茶几上拿上一盒中华烟,从中抽出一支,刚要用嘴含住,却掉在了地上,又重新捡起来,用嘴含住,点上,抽起来。

客厅里顿时充满了烟味。

王英被仕前说的云里雾里,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她只有静静地听着,她知道,当郑主任跟她谈话时,她最好的办法就是表现出尊敬的样子倾听着,等郑副主任说得累了,自然也就是王英该告辞的时间了。

客厅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还是王英打破了沉默。

王英说:“郑主任,您说的,我都记住了,我一定要按您所说的办。时间不早了,您休息吧。”说着,王英站起来,主动伸手向仕前告别。

仕前把烟掐灭,也站了起来,和王英握了一下手,说:“不再坐会儿了?”

王英:“不了,我就不耽误您休息了。”然后,她对着楼上大声说:“刘姨,我回去了啊。”刘洁可能没听到,没应声。

仕前:“好了,不管她,呆会儿我和她说一声。”

王英:“那我走了,郑主任。”

仕前:“好,有空来坐坐。”王英答应着,就和仕前告别。

刚一走出郑副主任的小院,王英打了一个寒颤,她感觉到浑身起了一些鸡皮疙瘩,不知是因为天气冷,还是因为心里冷。她打开车门,坐进车里,把车启动开,打开空调,她要暖一暖身子。她回味着郑副主任的谈话,她觉得他的话里是有话的。是张少海对他说了什么呢,还是别人说了什么?郑副主任的话里隐含着什么?难道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知道?不会的吧,如果真有什么大事,不会是郑副主任知道,而她还不知道吧?不,也许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而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也是有道理的。从年前年后,忙得她没有时间和公司领导成员们进行沟通,有些事情,只是她和张少海他们通过电话进行交流的,就是在春节期间接转油脂,她也只是和张少海碰了几次面。因为,大家都在为工作而忙碌着。想到这里,她意识到应该开个领导班子成员会议了,跟他们交流一下,看看有哪些问题需要一起商量解决的。其实,这个工作前天她已经作了安排。

王英又想起来应该给尚东打个电话。她拨通了尚东的电话。

第3章 心生疑窦2

“喂,尚总,你好,过年好。”

“是王总啊,过年好啊,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嘿,尚总,你就折腾你这个大姐了吧,我可是要去给你拜年呢。我刚从郑主任家里出来,准备到李主任家里去一趟,然后就去你那里。”

“嘿,你呀,就省省腿吧,我可是在深圳呢。”

“什么,你怎么跑那里去了?”

“这不是你弟妹和祥祥要出来玩玩吗?我初二就出来了,我们已经准备登机,下午就返回了。”

“哦,那等你回来,我还去给你拜年,代我向弟妹、祥祥问好。”

“好的,谢谢,等我回去,我们见面再谈。我也正好有事要找你。”

"什么事?"

"在电话里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楚,等回去我们当面谈吧.再见."

“那好吧,再见。”王英心里说:当我不知道什么事?还不是为了刘志?还和我打迷语呢.

和尚东通完电话,她又开车去了现任海城市商委主任李海峰家拜了年。海峰主任极力挽留她在家里吃中午饭,她婉言谢绝了。想这大海有事要向她汇报,她开车向公司方向去。

她正开车向公司走着,手机响了,她戴上耳机:

“喂,新年好,哪位?我是王英。”

“喂,王总,我是杨立啊。”

“哦,是杨总啊,什么事?说吧,我正开车向公司去呢。”

“哦,那我过会儿在打给你吧。”

“什么事情啊,很急吗?要是很急的话,你就说吧。”

“不用,还是等你到办公司我再打给你。”

“那好吧,再过十分钟,你打来啊。”

“好的,再见。”

不一会,王英就来到了位于海城港口附近的海城市油品有限公司。她把车停下,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向传达室走去。在这里,不仅能听到远处传来的鞭炮声,还能听到附近货运车驶过的隆隆声。王英还没走道传达室门口,公司保卫科长郑大海从传达室走了出来,大声问候:“王总来了?”

王英问:"有什么情况要汇报?你连着两遍电话,真是的,发生被盗了?”

大海说:“那倒没有.”说完,他看了看四周,然后走近一步,小声地说,那声音大约也只有王英和他俩人能听得到:“我是觉得事很急,王总,今天上午我看见张总、杨总、刘经理他们几个到公司来过,得有两个多小时,他们刚走没多久。”

王英被大海说糊涂了,皱了皱眉头说:“他们几个来公司有什么稀罕的?这事你跟我说干嘛?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看你那神神秘秘的样子,好像谁偷了几桶油被你逮着了似的。”

大海有点着急,他知道王总没听懂他的意思,急忙分辩说:“不是,王总,我是说-------”

还没等大海说完,王英不耐烦地把手一摆,说:“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与你无关的事情别管。”说完,她就上了办公楼。

大海站在那里,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就返回传达室去了。

王英刚进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她一看,是杨立的。

“喂,你打的可够及时的,我刚进办公室。”王英拿起话筒说。

“是吗?真是太巧了。王总,我想问问你,明天早晨一上班是不是要开董事会成员会议?”杨立在电话那边问。

“你找我就是问这个吗?不是前天我已经说好了吗?初八一上班,公司董事会成员开碰头会。谁说取消了吗?”王英奇怪杨立为什么如此发问。

杨立急忙辩解到:“不是啊,我是怕你忙,怕你又要出发。所以,我要跟你落实一下,这样的话,我就下通知了啊?”

“嗯,你和张总他们打个电话,明天早晨咱就开个碰头会,就这样吧。”说完,王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王英坐在老板椅上,用手捋了一下头发,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儿。这时,手机又响了,是家里的电话。

“喂,谁啊?”王英有气无力的问。

“是我呀,妈妈,你怎么还不回家啊?我和爸爸等你回来吃饭呢。”是女儿小佳的声音。

“好了,我过一会儿就回家,你爸爸做的什么好饭?”王英问。

“给你包的汤圆。”小佳高兴的说。

“给我做的?你们不吃啊?说的好听。”王英说。

“真的,是爸爸说的,爸爸说,咱一家三口还没像样的在一起吃过汤圆呢。”小佳争辩似的说。

“好了,好了,我这就回去了。回家再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王英一向不喜欢在电话里啰里啰唆,这是她的性格。对谁都一样,包括她的女儿小佳和丈夫刘志。

和女儿打完电话,王英打开笔记本,整理了一下明天开会的几个主要议题。一是新的一年里主要工作思路;二是关于2005年度利润以及分红办法;三是关于进行职工身份置换的议题。写到这里,周玉川和郑仕前的话又在她耳边响起。对于周玉川的话,她是怀着一种感激的心情去领会的,她知道,那是老领导对她的关心。而对郑仕前所说的话,她有点想不明白。其实,每一次从郑副主任家里出来,她都会在心里说:“下一次我是不会再来了。”可是,等到了中秋节和春节,她又不得不去看他。开始,王英让张少海代表她去看望郑副主任,而张少海说的话,让她没办法不亲自去:“王总,你亲自去周主任家,不亲自去郑副主任家。他们都住在同一个院里,要是让郑主任知道了,那对你多不好。”她不愿意到郑副主任家里的主要原因就是不爱听仕前那种谈话的语气。她觉得她和郑副主任之间是没有多少共同语言的。可是,郑副主任今天上午的谈话却是与以往不同。她无法去理解郑副主任话里的含义。按说,无论郑仕前说什么,她都可以不在乎,因为,仕前已不在领导岗位上,而且公司已改成民营企业了,郑仕前是领导不着油品公司的。但是,王英知道,公司一些骨干副总经理都是郑仕前的心腹爱将。有时候,这些骨干对郑仕前的一些意见还是比较信服的。所以,她对郑仕前的谈话又不得不引起重视。她想,等明天一上班,和公司的副总们开个会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过他们的发言来破解郑副主任的谈话之谜。

跟尚东通个电话,跟他谈谈,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她拿起手机,刚要拨电话,又放下了。因为,她想起来了,尚东此时正在飞机上呢。还是等明天开完会再去找他吧。看看临近中午十二点了,她起身离开办公室,走出办公室,开车出了公司大院,向家里驶去。

第4章 奇怪的梦

王英家住海城市政府生活小区,是刘志所在的单位分的房子。他们所住的房子是在最北边的,凭窗可以看见市政府办公大楼中心广场。刘志在海城市精神文明办工作。开车不到十分钟,王英就来到了家中。

一进家门,她就闻到了汤圆的那种特有的香味,女儿小佳迎上来,说:“妈妈,你怎么才回来啊。”

王英边脱外衣边说:“这还晚?不是汤圆还没有煮熟吗?”

小佳噘着小嘴说:“哼,那是我们等你等不着,爸爸怕我饿了,先给我煮的。”

王英说:“那我先不吃,让你们爷俩吃个饱。”边说边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电视正播放着日本的动画片《火忍者》。

这时,刘志端着一碗汤圆,放在餐桌上,说:“小佳,快来趁热吃吧。”

小佳走过去,坐在餐桌旁,边用嘴吹热气,边说:“爸爸,妈妈回来了,你快煮剩下的吧。”

刘志用围裙擦了擦手,走到客厅,笑着问王英:“回来了?”

王英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刘志说:“你稍等,我马上就把汤圆煮好了。”说完,就返回厨房里去了。

王英拿起遥控器,把电视调到新闻频道,小佳听见了,不满意的从王英手中抢过遥控器,又换回了刚才的动画片:“大过年的,大人和小孩争电视。”说完,就回到餐桌前,吃起汤圆。王英起身到卧室,打开了卧室里的电视,看起了新闻。家里有两台电视机,客厅里的是二十九英寸,卧室里的是二十一英寸的,平日里,只要小佳在家,这客厅里的电视遥控器就攥在小佳手中,就是吃饭也不允许别人来调换大电视频道。

不一会儿,刘志就去喊王英吃饭了。王英关掉电视,来到饭桌前坐下,刘志已经给他盛好了汤圆,碗里还有一个荷包蛋。小佳端着碗跑到了客厅里,因为,不知道谁又点播了《火忍者》。

刘志也坐下来吃饭了,夫妻俩都很认真的吃着汤圆,也都很认真的保持着沉默。这沉默,其实是有些日子了,沉默的原因,只有他们夫妻俩知道,而小佳是不知道的。

不一会儿,一家三口吃完饭,刘志到厨房里去了。王英回到卧室,看了一会电视觉得累了,就关掉了电视。上了床,盖上被子,关掉手机,对着客厅大声说:“佳佳,妈妈睡了,你把电视小点声,你也早点休息吧。”小佳答应着:“知道了。”电视的声音随之也小了许多。

迷迷糊糊中,王英看见刘志走了过来,刘志对她说:“英,你怎么回事?睡觉也不跟我说一声?”

她生气的说:“什么?我睡觉怎么要跟你说?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刘志一脸的哭相,说:“你怎么这么狠?你就对我好一点不行吗?”

她恼怒的说:“你让我对你好一点?你还想什么?不是有对你好的吗?你给我出去。”

她刚要躺下,张少海进来了。

她问:“张副总,你怎么来了?”

张少海说:“王总,我来是告诉你一个消息的。”

她问:“什么消息?”

张少海对她说:“你要想知道,就跟我来吧。”说完,他就走了,她站起身去追,看着张少海走远了,她就快跑,跑着跑着,她就飞了起来,两脚不着地,就像《西游记》中孙悟空在天庭里行走。可是,她飞的快,张少海也飞的更快,追了一半天,她感觉到累了,就停了下来,在路边找个地方躺下,睡着了,正睡在酣处,刘志过来了,推了推说:“你怎么睡这里,快回家吧。”边说边把她扶了起来,她想睁开眼,看一看她这是在哪儿,可是怎么也睁不开。她只好扶着刘志,小步小步的走,边走边睁,就是睁不开,她那个着急啊。她干脆用手使劲的扒自己的眼睛,扒呀扒呀,终于扒开了,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她感觉时候不早了,因为屋里暗了下来。她拿过手机,开机,一看:都下午五点了。好家伙,她这一觉,整整睡了4个小时,真能睡啊,她自己心里想。

客厅里没有一点动静,她穿衣下床,来到客厅,刘志正在埋头看书,见她起来了,便问:“睡醒了?”她依旧没回答。她用手指了指佳佳的房间,刘志小声地说:“4点多刚睡,看电视看累了。”她又返回了卧室,坐在床上,回想刚才做的梦。刘志为她端来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大棚绿茶。把茶放好,就返回了客厅。

王英看着刘志转身离去的背影,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自从去年发生了那件事,他们夫妻俩一直就很少说话。她知道,她也不应该这样对他,但她实在没有办法让自己对他热情起来。尽管所有的家务活全部都是刘志一个人去做,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位好女人,而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一定有一位好男人,如果没有刘志全心全意地操持家务,她也不会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公司业务上,就是女儿佳佳,她对她的关心也是很少的,是刘志给了女儿无微不至的关心,所以,女儿对刘志是亲热地,而对王英,则没有那么热情。有时候,在内心深处,她也觉得愧疚于佳佳。而对刘志,如果没有发生去年所发生的那件事情,她应该也是有愧于他的,因为,家里的里里外外一切都是刘志一个操持,一个大男人,整天像个女人一样忙于家务,没有上进。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刘志找了一个只顾外不顾家的老婆,而去年发生的那件事,却让王英恨起刘志来,让刘志在家里抬不起头来。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沉思,是公司副总经理兼业务部经理苗剑打来的。

“喂,你好!”王英说。

苗剑:“你好,王总,明天早上八点半是开董事会成员会议吗?”

王英:“是呀。”

苗剑:“啊,我明白了,我就问这个事。”

王英:“没别的事了?”

苗剑:“没有了,再见。”

苗剑的电话,把王英的心思又拉回到公司的业务上来。她想,明天上午开完会,她就去东方集团找尚总,谈谈他们那边是怎么搞身份置换的。因为,东方集团的前身也是海城市商委下属的国有企业,现在也改制成了民营企业,一些情况和油品公司比较相似的。听说东方集团的职工身份置换方案应经搞得差不多了,不知是真是假,如果能够把东方集团的方案拿过来,再根据油品公司的实际情况制定出一个完善的职工身份置换方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想到这里,王英的心理顿然轻松了许多,下了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通过窗玻璃,她看到马路上的灯亮了起来,车辆行人都急匆匆的,窗外白色的电话线摇晃着,说明是在刮着风。她抬头望了望,看不到星星,难道明天真的要刮风下雪?王英心里说。因为手机天气预报报道说明天阴有小到中雪。

“也好下个雪了。瑞雪兆丰年啊.”她自言自语说。

她期盼的是下一场春雪.而不是一场给她带来烦恼的冰冻暴雪,而一场人为的冰冻暴雪却伴着春雪正悄然的向她袭来……

第5章 冲突骤起1

2006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八,吃过早饭,安顿好小佳,王英和刘志就各自上班去了。刘志步行到市委大楼上班,市委生活小区就在市委办公大楼南边,中间有一条马路,相隔不足500米,刘志上下班一直都是步行的。而王英,自从当上了海城市油品公司的总经理,上下班一直是开着车的。

天气阴阴的,但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昨天那样干冷,空气中好像增加了一些水汽,看样子,是要下雪了。王英来到公司,有些职工已经来了,王英和他们打着招呼,走进办公室。还没有坐下,公司董事兼常务副总张少海就过来了。

“王总,您好啊,给你拜年,过年好。”张少海热情的说,并伸出手,王英和他握了握手,笑着说:“呦,我们的张总可是越来越帅了,看起来,这年过的不错啊,唉,这是谁送的这么漂亮的领带啊?”王英用手摸了一下少海的领带。

少海笑哈哈的说:“这是女朋友送的。”

王英故作惊讶的说:“啊?不会吧?那俺弟妹没红眼吗?”

少海说:“她敢?”

两个人正说笑着,公司董事兼财务部经理刘娟来了。

刘娟脸笑的像一朵桃花:“王总,给您拜年了。”

王英把脸转向刘娟,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笑哈哈的说:“呦,公司的大美人可是越来越漂亮了,你看看,这一身套裙配上这魔鬼身材,这哪像一个六岁女儿的妈妈呀,分明是一个待嫁的少女啊,不让男人着迷才怪呢。你说,是吧,张总?”少海已坐在了沙发上,嗑着瓜子,只是微笑,没有回答。

王英好像想起了什么,对刘娟说:“唉,我说小刘,你看张总那领带好看吧?米黄色,带着细花,他说是情人送的,你说他是不是在吹牛?”

刘娟微微一笑,说:“他也就是吹牛吧,谁会送他领带,就是送了,他敢要吗?还不让他老婆轰出门去。”

正说着,公司董事成员副总经理兼办公室主任杨立、董事会成员副总经理兼公司业务部经理苗剑先后进来了,大家互相问候着。一些中层干部也陆续续的过来,相互拜年,说着吉利话,“过年好”、“过年发财”、“狗年旺”等等,大家都笑着、乐着。这个时候,好像大家永远没有烦恼,只有快乐。

看看快到八点了,王英就跟董事会成员们走到了会议室。公司监事会主席肖川早已坐在了会议室。这是公司的小会议室,会议桌是椭圆形的,王英坐在会议桌的最东边,肖川坐在西边,张少海、刘娟坐北边,杨立和苗剑坐南边。

王英打开会议记录本,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了:“开会了啊,今天是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咱们开个董事会成员会,监事会主席老肖列席会议。在这里,我先给大家拜个年,祝大家旺年旺旺。去年的一年,应该说,我们的工作还是不错的,去年一年我们中转了二十万吨油,毛收入在1600万左右上,除去海关、商检、港口等各项费用,毛利约在600万元,除去工资、折旧等各项经营费用,利润在300万元左右。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一转眼,2005年就这样过去了,2006年来了,那么,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该做哪些工作呢?理一理思路对我们今后的工作具有指导意义的。我想,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当然还是要紧紧抓住一些大客户,落实好油脂来源储备,只有有了客户,我们才能够有效益。当然,还有,关于职工身份置换的工作,我们也要抓好,这项工作本来应在年前完成的,由于我前一段时间出差,加上其他各方面的原因,一直没能实施,我想呢,春节后我们就抓紧落实这个事情。还有,这一年下来,我们公司效益也不错,大家讨论一下,股利的分配比例多少比较合适,今天开会,我看主要议题就这三项。大家讨论讨论,都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怎么样?看看,张总,你先说?”王英说着,看着张少海。

少海抬起头来,用手扶了一下领带,“咳”了一声,说:“好吧,我就说说吧。我先汇报一下关于职工身份置换方案落实情况把,自从去年八月份市里召开了关于国有企业职工身份置换动员大会以后,根据王总的安排,主要由我牵头落实这项工作。咱们公司不是国有企业,有些政策不能完全按省市有关文件去办,只能是参考。这样呢,我们也到其他几个企业里去了解了一下,并且呢,也和部分职工开了个座谈会,大多数人的意见呢,是不同意我们搞身份置换的。”说到这里,少海两眼望着王英。

王英眉头一皱,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大多数人反对呢?这是对个人有好处的事情啊,我们又不是国有企业,按说,我们不搞也可以,我们现在都是民营企业的员工,搞身份置换主要是对职工在原国有企业那段时间里给予适当补偿了。也就是说,由国有企业职工到民营企业职工,国家对个人给予补偿,我们按说是不需要搞的,因为我们公司改制时,原国有企业职工身份已经自然的转变为民营企业职工身份了,而且,这部分补偿金政府是不会出的,由我们企业里拿。对于每一个员工来说,跟不搞身份置换比起来,不是多得到一些补偿吗?比如你,少海,我举个例子,现在工龄是二十年,每年给你补偿金760元,20年的工龄就是15200元,你拿到这些补偿金,还可以在这里上班,不是很好吗?要是不喜欢在公司里上班了,也可以辞职到更好的地方发展。这意思,你们都跟职工们说明白了吗?”

少海:“都说了,大多数人就是不同意。”

王英问:“不同意的理由是什么?”

少海:“归纳起来,有这么几点:一是说补偿金太低,应该提高;二是说置换完了,说不定就把大家赶走了。”

“啪!”王英用手一拍桌子,生气的说:“这是谁说的,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标准低,这是全市定的标准,又不是咱自个儿的定的,置换完了就赶走?天方夜谭,真是笑话!”

会议室里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肖川拿出一支烟点上,抽起来。

第6章 冲突骤起2

王英想了想,说:“张总,你继续说,把职工的各种意见及建议都说说,大家讨论一下。”

少海翻着笔记本,说:“最主要的也就是以上两条,这是职工的意见,还有一点,就是市商委领导们不希望我们在方案不成熟的条件下搞这项工作,商委申副主任是主抓身份置换工作的,他就明确的表示,身份置换工作一定要稳妥进行,不可操之过急。”

王英问:“李主任什么意思?”

少海:“我没和他汇报过,我想申主任意思应该也是李主任的意思吧?”

王英问:“那你个人有什么意见?怎么看待员工们的意见?”

少海看了看大家,说:“从我个人来讲,我是赞成搞身分置换的,其实,说到底,我们也已搞了身份置换,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国有企业职工了,不过,由于这项工作牵扯太大,我认为,这里要慎重考虑。”

王英问:“怎么个慎重法?”

少海不自然的笑了笑,说:“我说慎重的意思就是多征求意见,听听大家的意见,大家都赞成的事情,我们当然不能反对,是吧?大家都反对的事情,我们也不能赞成啊,是吧?”

听着这话,王英心里有点别扭,但又不能说什么,就对其他人说:“都说说,议一议。”

杨立说:“我说几句吧,我认为张总的意见是对的,还有一点,我要补充,有的职工提出来,身分置换金应该按公司总资产来确定。”

王英气不打一处来,火火的说:“什么?哪有这种道理?公司资产是股东们的,不是职工的。这是无理的要求。”

杨立:“是的,有职工跟我提,我就按你说的给挡了回去。不过,有一些股东,可是提出来要按净资产分红呢。”

杨立的话一说完,大家的眼睛都盯上了王英。

王英冷笑了一声说,:“大家看我干什么?你们说说,你们先表个态,光看我就管用了?”

苗剑说:“我认为,按净资产分红的想法是愚蠢的,是错误的,任何一个公司没有这样做的,除非公司破产或清算。”

刘娟:“按净资产分红是不对的,不过,公司净资产确实也不少,不行,今年分红的比例往上提一提不是也行吗?”

肖川把烟掐灭,用手摸了摸稀疏的头发,慢声细语的说:“我说几句吧。不管是身份置换也好,还是分红也好,反正一定要顾及全体职工和股东们的利益,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正确合理的,我们不能反对,如果大家都反对的事,我们也不能赞成。我就说这些。”

王英:“关于身份置换的事情,说实话,我也并不赞成,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民营企业,哪里来的什么身份置换的说法?不过,因为上边要求我们改制企业要参照执行,我们这些改制后企业的职工,在从国有到民营转换过程中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所以,上边才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个,是对个人有利的事情,所以,我让你们去探讨,去落实。既然大家对这个问题都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想法,那就先放一放吧。刚才,既然大家提到了分红一事,那就讨论这件事吧。刘经理,你就把咱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和大家说说吧。”

刘娟翻了翻笔记本,说:“我们公司原始注册资本金为200万元,现有总资产9000万元,银行贷款500万元,其他负债500万元,公司共有净资产8000万元。去年实现利润刚才王总都说了,是318万元。大体情况就是这样。”

肖川问:“这是帐上的数字还是实际上的数字?增值的那部分算了没有?”

刘娟:“我说的是包括增值的那部分。”

杨立:“增值的那部分有多少啊?有3000万?”

苗剑:“增值的怎么能算?那也仅是个估算数,又不是说马上能变现,比如港西那块地。”

刘娟:“是,这块地估算增值就是1800万元,总共增值在4000万元以上。”

张少海:“增值的就不要算了,就说现在帐上的数额。”

杨立:“我建议,今年咱拿出两千万元的净资产来分红,明年再拿出个两千万元来分红。可以配股啊,这资产是股东们的。”

王英的肺都要气炸了,杨立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让她无法接受,她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杨立,说:“你说这样的话,算是个董事说的吗?算一个副总经理说的吗?你说话也不考虑考虑,按你所说的,那不是把这个公司分了吗?有这么做的吗?你是什么用心?”

王英的话恐怕整个办公楼都能听到。杨立不服气的说:“王总你发那么大火干嘛?我这不是在说我个人的意见嘛?又没有作出决议。你反对你说就是了,这不是在讨论的吗?”

王英坐了下来,怒气未消的说:“你这是在讨论吗?我看,你这是在捣乱。”

少海:“好了,好了,王总你也别发火了,杨总你也真是,说话怎么这么随便,这是开会,提建议也得考虑建议合不合适。”

杨立:“不管怎么说,我个人意见,今年分红,最低不能少于百分之五百,也就是1:5的比例,这是我作为一个公司董事成员的意见,可以记录,我不是随便说的。”

苗剑:“1:5?那得多少?一千万啊!有那么多现金吗?企业还要不要发展了?”

杨立:“一千万就影响发展了?我们的净资产不是四千万吗?”

肖川:“没有现金,可以拿土地到银行抵押贷款嘛。”

王英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她是说不出来了。

杨立问刘娟:“刘经理,你说公司现在有多少现金?能不能向银行搞贷款?”

刘娟小声的说:“公司里现在有可动用的银行存款200万元以上,要是公司领导出面,向银行抵押贷款,应该是没问题的。”

杨立又问:“那你同不同意我提出的股利分配方案?”

刘娟看了一眼少海,少海正低头看笔记本,她又看了看王英,发现王英是一脸的怒气,脸有点发青。刘娟皱了皱眉头,把头低下,说:“比例是不是有点太高了啊?要是大家都同意,我就同意。”

苗剑:“我坚决反对,我认为,分红的比例还和去年持平就行,就是1:0.5”

肖川:“我是监事会主席,我是没有表决权的,但可以发表一下我的意见,我认为杨总提出的股利分配比例是不高的,张总你说呢?”

少海抬起头,看了一眼王英,从容地说:“股利分配多少,一方面要考虑企业的长远发展,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股东的利益。杨总提出的分配比例是有点太高了。不过,这要看这种分配是不是影响了我们公司的生产发展。例如,你定出了5倍的分配比例,要是没有那么多现金怎么办?那不是对股东失信了吗?当然,如果这个分配比例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没有多大影响,并且又能套出现金来,我认为,是可以考虑的。当然,是否再低一点,也可以再讨论嘛,一个合适的分配比例是要经过多次讨论的嘛。”

杨立:“好,现在是董事会成员,有三个人赞成的了。王总,你是反对还是赞成?”

王英两眼逼视着杨立,说:“你说什么?你主持会议还是我主持会议?我说进入表决了吗?你那么急干什么?怎么,你知不知道这种分配方案最终还是要经股东大会通过的?你说三个人同意了?哪三个人?你?刘总?张总?哦,是,你们是过半数了,不过请你杨总记住咱公司章程里可是有规定的啊,董事会开会,议事表决不是过半数就通过,而是七分之五啊,不知你是不是记得?”

杨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说不出来,他的脑子里在算着,这七分之五是百分之几,算了一会儿,可能是结果对他不利,他很惊讶的看了看张少海,见张好海没有什么表示,他就垂下了头,不言语了。

第7章 冲突骤起3

张少海也没料到王英刚才所说的什么七分之五的事,心里也是有点突然,他在心里说:怎么把这个事给忽略了呢?但他没有表现在脸上,他看了看杨立,又转过脸来,对着王英说:“王总,我看这样吧,这个问题就先放一放吧,会后我们再进一步的沟通讨论怎么样?”

王英心里想了想,这个会也没法开下去了,再开下去她可要骂人了,于是,就说:“好吧,我看,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看看下午或明天有时间再开。具体时间由办公室通知,散会。奥,对了,张总你留一下。”

其他人都走了,会议室只留下王英和张少海两个人。

一阵沉默之后,王英对少海说:“张总,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杨立所说的会前你知不知道啊?”

少海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告诉你了”

王英再逼一步,问:“那你为什么表态同意他的提议?”

少海一脸的委屈,说:“我们那是在讨论嘛,又没有进入表决,要是真到了表决,那就另一回事了,我不是说了吗,是否再低一点,可以再讨论啊。”

王英看着少海,觉得这个人有点陌生,她真的不理解少海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又问少海:“你就没有什么需要和我讨论的吗?”

少海笑了笑说:“我有啊,那就是你不要生气,你也不要想这想那,在会上提出这样那样的意见,是很正常的事情。”

王英不满意他这种说法,说:“什么,这也算正常?这种提议对企业是好是坏?要是这种提议实施了,那不等于把企业给瓜分了吗?”

少海:“没那么严重吧?是提议,又不是决议,反正嘴在他的身上,我们又不能堵住他的嘴,不让他说。”

王英冷笑着说:“哼,我看,他杨立的动机不纯。”

少海:“哎呀,王总,杨立这个人一贯的口无遮拦,心直口快,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哪里还有什么动机?你别想那么多了。”

王英:“是吗?你不是和我说他很稳重的嘛,当初办公室主任李明辞职,不是你提议让杨立兼任的吗?我说他不合适,管管业务还可以,你说他很稳重,品德很好,坚持让他兼办公室主任,我就依了你。现在来看,他是不适合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了。”

少海惊讶的说:“王总,你怎么提到这个问题上来了?怎么提到职务任免上来了?”

王英冷冷一笑,说:“怎么,我就不可以提议了吗?我身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就不能提议任免一个公司办公室主任了吗?张总?”

少海有点尴尬,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咱先做做思想工作,让杨立能改变他的提议,先把这事情稳定下来,然后再说,你看呢?王总。”他望着她,等待着她的应允。

王英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说:“张总,我们公司发展到今天,是很不容易的,再说,你们说公司的净资产8000多万元,土地增值的有4000多万元,不算增值的也有4000万元,怎么着要把这4000万元给分了?那要是今年亏损了怎么办?明年亏了呢?土地要是不增值呢?企业不运转了呢?不发展了?我真搞不懂你们是怎么想的。”

少海:“不是我们说,我已经说过,那是杨立的个人意见,我并没有完全赞同他的意见嘛!”

王英挥了挥手,说:“好了,我不和你争了,你自己回去好好考虑吧。在分工上,你是主抓内部管理工作的,你就去负责和杨立沟通吧,我不希望在这方面出什么乱子来,要是他还坚持自己的意见,我看,他这个董事和副总也干到头了。你就把我的原话说给他听听,我不怕什么的,就这样吧,请你把刘娟叫进来。”

少海也不吱声,起身离开会议室,不一会,刘娟走进来。

刘娟一进门就问:“王总,你叫我?”

王英:“怎么,不可以吗?”刘娟知道王英在生气,就找了个地方坐下,等待着王英的训斥。

王英生气的说:“怎么,刘经理,怎么不说话了?你是谁啊?你还是个财务部经理吗?你在会上说这些财务数字,事先经过我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意了吗?你是谁任命的,你说啊?”

刘娟不敢正视王英,两眼望着会议桌,有气无力的说:“不是啊,我看你也没有反对,杨总让我说说公司里的资产情况,我看你、张总都没反对我就说了,我认为都是董事会成员,没有什么可保密的。”

王英激动地说:“我说过要保密吗?可是,在公布之前,你总得和我这个董事长、总经理说一声吧?总得经过我这个公司主要负责人的同意吧?你作为一个财务负责人,难道连这点知识都不懂?”

刘娟委屈的说:“我,我认为你都同意了呢,是杨总事先让我把那些数字搞出来的。”

王英不耐烦地说:“好了,我不想再听什么辩解了,你回去吧,你考虑考虑,你作为一个财务负责人,今天上午在会上的发言,是不是合适,你自己去考虑考虑吧,你走吧!”

刘娟站起来,说:“那,王总,我走了。”说完,就退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只有王英一个人了,她坐在会议室桌旁,两眼望着会议室的墙壁,她觉得她没有了思想,没有了头绪,似乎是一切都乱了,怎么会是这样?杨立为什么提出这样荒谬绝伦的提议来?张少海、刘娟、肖川的表现,让她出乎意料之外。是无意中的意见相投,还是早有预谋?突然,她想起昨天郑大海对她说过的话。她通过内部电话,把大海叫了进来。她示意大海把会议室的门关上。

王英问:“你昨天对我说什么来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

大海:“我不就是和你说张总、杨总和刘经理他们都来过吗?我看他们好像开会似的。”

王英问:“开会?开什么会?”

大海:“我也不很清楚,我当时上楼来看看,走到张总办公室,我听见他们在屋里争吵,好像说什么股利分配的事,还说什么要炒谁的鱿鱼,因为他们是关着门的,我听不大清楚,我觉得这些话很奇怪,昨天想和你说,你不让我说。你们是不是刚才吵架了?”

王英:“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大海:“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了吧?现在大家都在议论你们刚才开会的事情呢。”

王英紧皱眉头,说:“是吗?这不是胡闹吗?”

大海:“不信,你出去看看,现在院子里很多职工都在议论呢。”

王英走出会议室,透过走廊的玻璃,果然看见一些职工正三五成群的在那里议论什么。她拉开窗户,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但不知是谁看见了她,大家立即散了,那神情,似乎是老百姓看见了汉奸来了。她气哼哼的关上窗户,回到会议室,拿起笔记本,也回到了办公室,把郑大海一个人扔在了会议室,大海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走好,还是不走好。

王英回到办公室,把笔记本向办公桌上一扔,就仰坐在沙发上,她用手捶打着自己的太阳穴,她感觉到头脑发木、发胀。她闭上双眼,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她真的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立为什么会突然跳出来?是什么目的?他是针对她个人来的吗?还是就是想多分点钱?杨立有10万元的股份,如果按照他所说的,就可以拿到50万元,这当然是很诱人的了。对了,去年冬天,杨立曾找过她,要求公司借给他50万元。因为他又买了一处新房子,需要钱,当时,她不同意,他又要求公司为他担保向银行贷款50万元,她不同意,她告诉他,这都是违反公司章程规定的。当时,杨立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说:“那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吧”。难道他这次提出1:5的股利分配方案,就是为了筹集到50万元的现金吗?可是,他得到50万,那公司可要付出1000万啊。再说,也没有哪家公司采取如此的股利分配方案的呀,这种做法是不顾企业、只顾个人的一种行为,是不符合公司的根本利益的。可是,如果这种提议公布出去,大多数股东是不会反对的。因为,哪一位股东不想多抱点现金回去?谁不缺钱用?可是,如果纵容这种议案得到通过,那无异于让企业走向灭亡之路,因为,一旦第一年通过,第二年、第三年就不能下降,如此下去,企业能不停滞、不死亡吗?想起这些,王英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感到非常的可怕,现在,最关键的工作,就是要张少海能够旗帜鲜明地坚决反对杨立的提议,她知道,张少海反对,刘娟就一定会反对,不只是要张少海和刘娟反对杨立,还得让杨立和肖川不能在职工中散布这种有损于企业的非常可怕的言行。想到这里,王英用内线打通了少海的办公室,没人接,他又拿起手机,拨通了少海的手机:

“喂,张总,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王英说。

“哦,是王总啊,我在外边吃饭呢,有什么急事吗?”少海问。

“什么?几点了你就吃饭?哦,快一点了呀,那你吃饭吧,上班后过来吧。”王英说。放下手机,王英这才感觉到肚子有点饿。她又打个电话回家里,小佳说,她和爸爸已经吃过了。他们家里的习惯就是这样,王英不打电话回家吃饭,那他爷俩是不会等他吃饭的。王英便在办公室里找了包方便面,用开水冲泡后,凑合着吃完。刚吃完,尚东打来电话。

“喂,王总,你吃过了吗?”尚东问。

“吃过了,刚吃完。昨晚几点回来的?”王英问。

“回来快八点了,才到家。今天上午,我们开了一上午的会。公司里领导们在一起聚一聚,一直没抽出时间来给你打电话,你下午有空没有?我找你有点事。”尚东说。

“我也开了一上午的会。下午啊,好,我尽量赶过去,三点以后我过去怎么样?”王英问

“行啊,我在办公室里等你”尚东说。

与尚东通完电话,她就和衣躺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但她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她在思索着。思索下午该怎样和少海谈话。思索尚东找他有什么事?此时的她,自然也不会料到事态的严重性.,更不会想到一场阴谋正等着她.

第8章 酒店密谋1

在海城市天然居大酒店二楼的的雅间菊花厅里,张少海、杨立、刘娟和肖川正围在桌前吃饭,少海做主陪,刘娟坐付陪,肖川坐主宾,杨立坐付宾。杨立喝些白酒,脸红红的,有些兴奋,他端起一杯酒,站起身来说:“来,我敬大家一杯酒,祝贺我们旗开得胜,祝大家狗年旺旺。”大家齐声说:“好,干。”大家互碰了一下,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三个男人喝的白酒,刘娟喝的是干红,肖川吸着烟,少海、杨立、刘娟不吸烟。

杨立让服务员斟满酒后,说:“服务员,你出去一下,我们说个话。”等服务员退了出去,杨立献媚的对少海说:“张总,今天上午我还可以吧?”

张少海还没来得及回答,杨立就接着说了:"就是一点不好,这个董事会的表决方式我们怎么给它忘了呢?都怪我们之前也没有好好的看看公司章程,唉,今上午让她一说,我感觉没理了,你说,张总,你们当初负责这个事的时候,怎么把个董事会表决方式做了这样的规定啊?我怎么就没印象呢?"

张少海回忆说:“这个事啊,应该是那么回事,当初吧,领导们不是想设七名董事吗?所以这个表决方式呢,就规定了七分之五,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制约权力,怕改制后的企业一些重大事情不经过绝大多数人的同意就做了,后来,不是又觉得七名董事太多了,就改成设五名董事了,但表决方式可能是都忽视了,没改过来.没想到,这一疏忽,让她得了理了.这也说明,我们做事有点急呀.下一步,我们可得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不管怎么着,我们也得按我们说好的去做,你说,是不是张总?"杨立说

少海点了点头,答非所问的说;“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是不是她感觉到了什么?她刚才打电话让我下午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肖川掸了掸烟灰,说:“张总,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不管她怎么想,怎么办,我们就是要按原先定的路子走下去。”

杨立:“对,主席说的对,就得逼着她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

刘娟皱了皱眉头说:“咱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

少海用眼睛看了看刘娟,刘娟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肖川:“怎么过了?我可是老油品公司的职工了,我可看在眼里,公司里的工作还不是主要靠张总在管理的?她王英一是来的晚,二是一个女人家,除了在外边联系点业务,公司里的工作她管理过吗?再说了,当初,按郑主任的意思,是要张总直接干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可是周主任反对,把王英派了过来,说是为了分流安排人员,我估计,当初把王英调过来,也是尚东在搞的鬼。我听说,当初王英和尚东争夺东方公司的一把手,尚东找了周主任,竭力的推荐王英到咱们公司来干一把手,不知怎么,老周就同意了,真是搞不明白。”

少海生气地对肖川说:“好了,别说了,怎么提到老领导们的身上了?可别胡说八道,来,喝个酒吧,我一是一心一意的,祝大家事业有成的啊。”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其他人也将杯中酒喝了。少海对刘娟说:“就别叫服务员了,你给大家倒个酒吧。”刘娟便起身给少海.杨立的酒杯填满了白酒,肖川声称有高血压,心脏不好,只让刘娟倒了半杯白酒,刘鹃给自己的倒上了干红。几杯干红下去,刘娟脸红红的,象桃花一样,加上她那高高的胸脯,让杨立看得眼都有点发直,他真想上去抱着她亲一口,可他有那贼心没贼胆。因为,他知道,刘娟是动不得的。可是,他却非常非常的想。

杨立两眼盯在刘娟身上,嘴角上流出了口水,少海看此情景,有点恼怒的用脚踩了一下杨立,杨立“啊呦”了一声,这才从桃花梦中醒来,看到少海那冒火的双眼,杨立讪讪的笑着说:“嘿嘿,我刚才想一件事,走神了,不好意思。”

肖川故意逗他:“想什么事?说给我们听听啊。”

杨立瞪了一眼肖川,说:“我想什么事,能对你说吗?”

少海问:“那你能对我说吗?”杨立一愣,随即便笑嘻嘻的说:“我在想啊,最好让王英把董事长的位置也让出来。”

此言一出,其余三人都瞪大了眼睛,少海大声呵斥说:“你胡说什么呢?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是不是你想当总经理啊?”

杨立赶忙摆了摆手,说:“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让你张总彻底的把公司的拿过来,好把公司搞得更好,好让我们这些跟着你干的人更有心情去干,是吧主席?”杨立向肖川挤了挤眼。

肖川:“是啊,杨总也是为你着想,他这是对你的一片衷心呢,你可要理解啊,张总。”

刘娟不屑的说:“哼,谁知道他是按的什么心啊,鬼才知道呢?”

少海:“总之,谁也别打歪主意,要做的,也就是让王英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谁要是想把她赶下去,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我和王总、包括尚总,我们是有感情的,我可不想做对不起朋友的事,让别人说三到四。”

刘娟端起杯子说:“来,我敬大家一杯酒,在座的就我一个是女同志,我喝一半,你们都干了。”

少海:“都少喝点吧,下午王英还要找我谈话呢。”

杨立:“这是刘经理的过年酒,都喝了吧。”

少海:“过年酒都喝了几次了,怎么还是过年酒?”

肖川:“喝了吧,喝了以后随便吧”

刘娟:“要不,张总喝了一半,你们俩都干了。”

说完,就把杯中酒喝了一半,肖川和杨立都干了。少海端起酒杯,皱了皱眉头,然后一饮而尽。刘娟说:“不是让你喝一半吗?怎么都喝了?”

少海:“还是喝了吧,免得他俩人有意见。”杨立和肖川听着都笑了。

少海用眼睛扫视了其他人三人,严肃的说:“今天我可说好了啊,这一次,我们和王英的斗争,仅限于让她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也就是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不能由一人担任。我争总经理的位置,并不是完全的为了我,而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满足老爷子的心愿。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是常务副总,工资和总经理一样,无非就是个名声的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我们提出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王英不可能愉快地答应,这就需要一些手段,肖主席和杨总、刘经理,你们一定要多做其他人的工作,特别是一些中层骨干的工作,争取大家支持。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不能闹大了,谁要违反这个原则,不说我不答应,就是老爷子也不会答应,听明白了吗?”

其他三人齐声说:“听明白了。”

少海:“那好,今天这酒就喝到这里吧,吃完饭我就去找王英,看看她说些什么。你们呢,一是要做好该做的工作,二是呢,要做好其他人员的工作。”少海说完,就让服务员进来,点了饭。他却没有注意到,在肖川那张苍老的脸上,在杨立那踌躇满志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

暗涌 主角: 王英, 尚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