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宫风华,嫡女重生惊天下 主角: 柳双双, 童楚修

六宫风华,嫡女重生惊天下 主角: 柳双双, 童楚修

第1章 他就是玩玩你

夏季的骤雨来的特别的快,电闪雷鸣间,狂风怒吼,“咔擦”一个炸雷在窗外响起。

眼前一丝不挂的柳筱筱和裸着精壮胸膛的童楚阳两人抱在一起肆意亲热,仿佛旁边站着的人就是一尊雕塑。

柳双双感觉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她精心准备的礼物终于从手中滑落到了地上,泪水模糊了自己的眼睛,她艰难的转身准备离开。

“呀,你怎么来了?”柳筱筱的声音还带着娇喘之后的余韵。

童楚阳愣了一下,旋即一把抱住了柳筱筱一阵激吻,好看的手在柳筱筱的裸体上一阵游移。

“既然你看到了,我就不瞒你了,我根本不爱你,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筱筱,这是我给你的情人节惊喜。”

柳筱筱从沙发上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拾起来,缓缓的穿上,仿佛这套房子里此时此刻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露着锁骨的连衣裙,微微的卷发刚好到肩膀的位置,大红唇格外的魅惑。

她转过身,女王一般的看向柳双双。

“姐姐,我说过了,柳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楚阳也是我的,你就认命吧,跟我争抢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呢,从始至终他就是玩玩你。”

他就是玩玩你,他就是玩玩你,这句话在柳双双的脑子里一阵盘旋,激起自己的耳朵都开始耳鸣起来。

她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身子也止不住的下滑。

柳筱筱挽起了身边的男人的手。

“你干的不错,过两天我就带你回家,正式宣布你是我男朋友。”

童楚阳一听,更是一把抱住了柳筱筱,柳家最受宠爱,也是最有实力成为柳氏继承人的二小姐说要宣布跟自己的关系,自己哪能不高兴呢。

柳双双扶着墙壁艰难的站立了起来。

“童楚阳,你记得你当初对我说过的誓言吗,你敢违背誓言,你就不怕被雷劈吗?”她一字一顿,往昔两人之间的美好此刻全部化成了利剑,都是假的,假的,眼前的男人竟是骗子。

柳筱筱第一个忍不住笑了,她笑起来几颗洁白的牙齿寒气森森。

“姐姐,你是不是太幼稚了,都什么年代了,还誓言,还被雷劈,我知道姐姐喜欢童楚阳,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谁叫他是我看上的男人呢,姐姐还是另觅良人吧,或许妹妹心情好就放你一马呢。”

柳筱筱不看妹妹,而是直直的看向她身旁的童楚阳:“你可真是好样的,你给我记住了,我柳家不是你高攀得起的,今时今日,你妄想攀上了我妹妹便能够得到柳家的东西,只怕你无福消受。”

她咬牙坚持将这句话说完,转身想要离开这个自己亲手布置如今让自己作呕的房间。

天边突然轰隆一声,闪电夹杂着雷鸣再次天际炸开。

朦朦胧胧中,柳双双感觉自己身边一直有人在走动。

“大小姐的身子没有大碍,不过是受了凉,这才一直昏迷不醒,按照这个方子每日服用,醒来只是早晚的事情。”

眼前一片黑暗,自己这是还在做梦吗,因为自己喜静,一般自己的房间可是没有这么多人的声音。


第2章 穿越了不成

突然,一勺药灌进了口中,紧接着就是一勺又一勺,那苦涩的药汁简直要将自己的胆汁都带出来,皱着眉头咽下去,一块糖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应该是王妈吧,她是柳家的老人,怜惜自己早早没了妈妈,所以平日里处处都悉心照料自己。

“劳烦曹太医了,巧儿送曹太医出去。”

太医,巧儿,这两人是谁,谁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电视吗?

浑身的酸痛,让柳双双极力的想要冲破这黑暗,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更加懵懂了。

眼前的房间古色古香,美人屏风,摆设的都是精美的古董和花瓶子,就连家具都是那种红梨木的,仰头,头顶的帐幔是浅浅的紫色,这特么因为童楚阳那个渣男自己真的穿越了不成?

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头看到自己睁开眼睛,几乎是哭着扑过来了。

“大小姐,您醒了,芳菲姐姐不知道该多么高兴呢。”

柳双双怔怔的看着这个小丫头,自外边又走进来一个中年嬷嬷,穿的很是干净,不过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旧衣,看到自己目光怔怔的,大惊失色。

“大小姐身子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妈妈。”

“我想喝水。”

开口之后声音嘶哑难听。

巧儿赶紧去取了水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喝完。

她打量着这个房间,还有这一个嬷嬷一个婢女,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陶妈妈,大小姐怎么样了?”

一道清晰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一身鹅黄色的衣裙的大丫鬟从外面进来,十四五岁的年纪,生的很是美貌。

“王爷也实在是偏心了些,大小姐是长女,明明病得更重却将太医都请到宜兰园去了。”

芳菲的声音传到了柳双双的耳朵里,王爷,自己是王爷的女儿吗?

“芳菲,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大小姐心里难受都能忍住,我们做下人的更是要闭紧嘴巴,这么多年大小姐活的这样艰难,我们要体谅她的难处。”

芳菲红了眼睛:“陶妈妈教训的是。”

柳双双感觉自己必须问清楚才对,反正看情况自己在这里一样是个多余的存在。

“这里是哪里?我是谁?”

柳双双突然的声音让芳菲又惊又喜,陶妈妈面色灰白,而巧儿也是一脸疑惑。

她强撑着身子让自己坐起来,芳菲赶紧过去给她背后塞了个软枕,仔细的打量着自家主子的样子,忍不住想要落泪。

“小姐,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你这是怎么了?”

陶妈妈则是示意巧儿出门再将曹太医请过来。

转过身她小心的走到了床边,指着自己和芳菲问:“小姐,我们两人您认识吗?”

柳双双摇摇头。

陶妈妈和芳菲对视一眼,吓了一跳,幸好这个时候巧儿已经将还没有出府的曹太医给请了过来。

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大小姐失忆了,吓得陶妈妈亲自打发芳菲去禀报了王爷和王妃。

一炷香的时辰之后,一个四十来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一身紫色的蟒袍走了进来,抛开年龄不说,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即使是现在也还是丰神俊朗。


第3章 生母还是早逝

那中年男人走到了床边,指着自己问:“双双,我是父王。”

柳双双却极力的往床里面缩:“我不认识你。”

柳双双迎着男人的殷切的目光摇摇头,陶妈妈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王爷,求王爷给大小姐做主啊,八皇子跟大小姐的亲事是王妃还在世的时候就定下来的,怎么能说变就变,小姐这是伤了心了。”

语毕跪在地上咚咚的磕头,那响声简直是砸在了柳双双的心里。

原来即使是穿越了,自己还是母亲早逝。

中年男人锐利的目光直逼陶妈妈,半晌之后摇摇头:“好好服侍大小姐。”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陶妈妈觑着自家大小姐的脸色开口:“小姐,老奴去给你弄些你喜欢吃的东西来。”

陶妈妈一出门,柳双双就花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大概弄清楚了这个朝代,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有自己的处境,大概将这个原身的记忆给读了一遍。

芳菲看着她沉着脸不语,以为她又是为被退婚而伤心难过。

“小姐不必难过,八皇子想要退婚,还要太后娘娘同意呢。”

柳双双笑而不语,原来自己是沐王府的长女,父亲和祖父世代是戍卫边境的大将军,母亲早逝,然后侧妃扶正了,自己的妹妹也跟着从庶妹变成了嫡妹,而这个倾国倾城的妹妹才是八皇子的心头好。

这实在是太雷人了,在二十一世纪自己被同父异母的妹妹抢了男友,然而穿越之后命运居然是如出一辙。

芳菲碰了碰自家的主子:“小姐,您别难过了,到底太后娘娘没有同意八皇子退婚呢。”

是了,这次柳双双并不是平白无故的发烧,因着自己被退婚这才气愤不过投湖自尽,却被过路的二小姐给救了,似乎二小姐的情况比自己还要严重。

“既然是妹妹救了我的性命,我这个做姐姐的也该去看看妹妹才是。”

芳菲和陶妈妈对视一眼,准备开口劝解。

“你们不必劝我,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们服侍我长大,生怕出了一点差池有多么不容易,可我到底是沐王府的长女。”

陶妈妈和芳菲再次对视一眼,小姐怎么投湖之后怎么说话反倒是变了这么许多。

已是初春,微风拂着面颊,王府的花园里一片莺飞蝶舞,空气中都是花香,远处的假山还有碧湖在眼前铺展开来,湖边翠柳舒展着腰身,待会儿回来在这湖边的亭子里小坐一番,一定别有意境。

“小姐,前面的宜兰园就是二小姐的院子了。”

眼前宜兰园三个大字包裹在迎春花的花藤中,已经开出了黄色的花朵。

满院子的婢女看到柳双双和芳菲进去,一个梳着双髻的婢女上前来拦住了去路。

“大小姐稍等,请容奴婢先去禀报。”

站在院子门前,宜兰园到处都是各色兰花,其中不乏名品,都在竞相开放。

一个穿着浅绿色衣衫的婢女出来,走到了柳双双面前福身行礼。

“二小姐请大小姐进去。”

宜兰园的面积很大,刚刚穿过这满是兰花的院子跨过大门的门槛便听到了一阵女孩子的娇笑声。


第4章 阴魂不散

“二小姐,大小姐来了。”

那婢女掀开了那颗颗珍珠串起的珠帘,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听极了,用珍珠做帘子,可真是豪奢。

“大姐来了,快请坐,可巧我刚刚还跟碧柳说要去探望大姐呢。”

一个鹅黄色衣裙的女子从屏风后面出来,扶着丫头的手,雪花一般的肌肤,眼睑上的睫毛跟小扇子一般扑闪扑闪的,就那样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对上柳双双的视线之后,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变了脸色。

“是你?”

“是你?”

柳双双看着眼前一身古装打扮的柳筱筱真的是笑不出来,自己穿越了,这个阴魂不散的妹妹也跟着穿越来了。

柳筱筱挥手示意婢女们全部退出去,直到只剩下姐妹二人,她才抿着嘴巴笑了,那小小的贝齿看起来还是寒气森森。

“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到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对于这个抢了自己六年的男友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柳双双实在是压抑不住内心的仇恨。

柳筱筱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真是倾国倾城。

“到底是谁阴魂不散,即便你是如今王府的长女,可是王妃却是我的亲生母亲,就连你的未婚夫都把我当成了心头好呢。”

柳筱筱是现任王妃所出,即使穿越了,她还是占尽了优势,母亲尚在,长得倾国倾城,备受宠爱,让皇子侧目,为了她不惜要毁了跟自己的婚约。

“是吗,既然把你当成心头好,这婚退就退了,没什么可惜的。”

柳双双从二小姐的院子里出来的时候,芳菲明显的感觉她的脸色白了,她赶紧上前扶住了柳双双的手。

“小姐,您是不是不舒服,奴婢扶您回去。”

刚刚回到自己的采荷轩,陶妈妈给自己端来了一阵参茶,那人参应该是熬过了许多次的,寡淡无味,脑海里宜兰园里是颗颗圆润的珍珠串成的帘子。

她啪的一声将那参茶打翻在地上。

陶妈妈和芳菲惊恐的跪在地上。

“小姐恕罪,奴婢再去盛一碗来。”

柳双双有些内疚,陶妈妈是跟着原来的王妃的贴身丫头,王妃去世之后,她一直在这偌大的王府里护着自己周全,多少次死里逃生。

她伸手将陶妈妈自地上扶了起来。

“妈妈不必了。”

她又示意芳菲起来。

“芳菲,你去将巧儿叫进来,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巧儿年纪稍小,平时都是负责外院的一些活计,很少近身伺候,自然见到这位主子的机会不多。

主仆四人,柳双双坐在红梨木椅上看着下首的几个奴婢,直到现在自己还是没有从穿越的谜团中回过神来,可是眼下最重要的是不仅是自己穿越了,柳筱筱也穿越了,而且依然是自己的妹妹,还依然在抢自己的未婚夫。

她蹙起了眉头,上辈子你抢了我的男人,那样的男人我也不稀罕了,自己如今是王府长女,找一个如意郎君恐怕不难,既然八皇子瞎了眼,我也不稀罕。

“我在这王府里不受宠,你们是知道的,如今我即将被退婚,处境堪忧,你们好歹也跟了我一些年头,如果想要离开府里的,或者想换个主子的,我给你们一些钱让你们走。”


第5章 眼前也非良配

三人同时跪倒在地上。

“奴婢愿意誓死追随大小姐。”

柳双双其实不会怀疑陶妈妈和芳菲的忠心,但是巧儿一直在外院,而且年纪还小,心性未开。

陶妈妈抬起头来:“大小姐,当年王妃产下你就过世了,这么多年奴婢从未想过要离开这王府。”

柳双双扶起了这位母亲一般的婢女:“妈妈的忠心我懂,我从未怀疑过,这么多年多亏了妈妈照顾着我。”

她又扶起了芳菲和巧儿,“既然打定主意要跟着我,我定然要争上一争,将来也好替你们谋个好归宿。”

几个下人一喜,大小姐的性子真的变了。

院子里有人喊:“大小姐,大小姐,王爷让你去花厅。”

来人是王府的管家柳成,年过三旬,是陪着王爷从小长大的小厮,不过是因为战场上受了伤再不能习武,甘愿来王府做个管家。

“成叔,父王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柳双双带着陶妈妈去往花厅的路上问。

这个时候找自己,除了是要退婚还能有什么事情呢,不过是为了看看这位管家的心到底是偏向哪罢了。

柳成态度恭敬:“眼前也并非良配,大小姐要保重身体才是。”

这是在隐晦的提点自己八皇子既然无意,自己要想开一些,想来自己虽是王府长女,可是无母亲可以依傍,甚至不得父王宠爱,管家看来不是势利小人。

步入花厅,柳双双立马发现气氛不对,沐王爷高坐在主位上,旁边的一位中年美妇看来是王妃无疑了,她年轻的时候一定很貌美,这个看她的女儿柳筱筱就知道了。

柳筱筱坐在下首的位置,这春日,身上竟然还裹着白色狐毛披风,那披风如同一片白雪,一丝杂质也没有,可见这位二小姐养的是多么金尊玉贵。

柳双双敛住了自己的心神,上前福身行礼。

“双双见过父王,见过母妃。”

沐王爷年方不过是四十左右,长子乃是侧妃刘氏所生,次子则是先王妃产下的,自从新皇登基之后,他便一直留在了京城,因着他在府里,柳双双的日子比之平日要好过许多。

沐王爷点点头,“你先坐下吧,叫你过来是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

“父亲但说无妨。”

沐王爷沉吟了一下:“八皇子想要退婚娶你妹妹,父王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柳筱筱居然起身噗通一声跪在了柳双双面前,刚刚还一脸娇羞瞬间便是梨花带雨,天生的戏精。

“姐姐,对不起,筱筱跟八皇子真的是两情相悦,如若不是因为这个,筱筱断然不敢跟姐姐争抢。”

不敢跟我争抢,在父王面前演戏的本事可是真不错。

柳双双伸手想要扶起自己这位千娇百媚的妹妹,柳筱筱却故作姿态。

“妹妹快起来,这赐婚可是太后娘娘下的懿旨,只要八皇子能够求得太后娘娘解除婚约,姐姐自然替妹妹高兴。”

不过是一对狗男女,凭着自己王府长女的身份,即使不嫁人这一世还不是奴仆成群。

上首的沐王爷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


第6章 愿常伴青灯古佛

“筱筱,你也听到了,你姐姐做了最大的让步,但是这不是我们府里可以解决的,如果八皇子真的想要娶你,定然会去求太后,否则,他当我王府是他的后花园不成?”

沐王爷常年在外领兵打仗,这气势震得下人们膝盖都软了。

柳双双起身走到正中间郑重的对着沐王爷拜了又拜:“父王,既然八皇子无意女儿,请父王同八皇子一起进宫请求太后娘娘解除婚约,女儿愿长伴青灯古佛,为太后娘娘,为大宸祈福。”

沐王爷有些痛心:“你真的想清楚了?”

柳双双跪在地上,神情坚定:“是,女儿想清楚了,女儿这辈子不求荣华富贵,但求一心人,如若寻不到这一心人,女儿愿长伴青灯古佛。”

沐王爷看着下首跪着的大女儿,双手颤抖了一下,仿佛透过柳双双看到了那气质芳华的名门贵女,半晌终于开口:“快快起来,你是我沐王府的长女,我沐王府三代都在戍卫边疆,皇家要与府上联姻,却不该挑来挑去,可父王却无能为力改变这一局面,现在你看开了,父王断然要让皇家补偿于你。”

回采荷轩的路上,主仆二人都没有讲话,再次穿过湖边的那个小亭子,柳双双却兴致昂扬。

“去亭子里坐坐。”

“小姐,你这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呢,可不能再受凉了。”

“没事,我就待一会儿。”

湖边的翠柳已经抽出了嫩绿的枝条,在略带寒意的风中肆意飘摇。

泡上一杯碧螺春,再有些水果糕点,这样好的地方可以坐上一整天,她原本便喜静。

自己和柳筱筱都来了,所以恐怕童楚阳这个渣男也来了,这个渣男该不是还是自己的未婚夫吧,她在心里胡思乱想着。

“陶妈妈,八皇子可来过王府?”

她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陶妈妈屈膝行礼:“大小姐,八皇子刚刚来看过二小姐便走了,听说还送了不少补身子的好东西。”

她说到最后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去。

“知道了。”

看来八皇子大概就是这个渣男了,要不然柳筱筱不会说自己的未婚夫把她当做心头好。

微寒的春风吹乱了头发,自己的思绪却也慢慢的整理好了。

采荷轩里,芳菲看到自己回来,对着里屋努了努嘴:“大小姐,二少爷来看你来了。”

二少爷柳景行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兄长。

柳双双刚刚她进屋子,就看到一个一身绛蓝色锦袍的男子站在窗口,听到动静回身看向自己,五官跟自己的确很相似,尤其那双眼睛。

“妹妹,你身子可好了?”

柳景行小心翼翼的问,眼底的担忧却是骗不了人。

柳双双上辈子专供的就是心理学,可惜好几次闺蜜兼同学跟自己说自己的未婚夫不对劲的时候自己都替他辩解,白瞎了自己的专业。

此时此刻,对面这个兄长看向自己的眼神是温暖的。

“二哥,我没事了。”

柳景行环顾了一周房间,从窗户那里可以看到外面的外院的简单。


第7章 朝夕相伴

“怎么会没事,你这采荷轩简陋的没法住,连喝的茶叶都是次品中的次品,二哥不在京城,他们竟如此欺负你。”

“二哥,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巧儿进来禀报说管家又来了。

管家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二少爷神色立马恭敬了许多:“见过二少爷,二少爷什么时候回府的?”

柳景行的神色回转了许多:“刚刚回府的,听说二妹的事情,就未先去给父亲请安,我这就过去。”

柳筱筱看着柳景行离开的背影蹙起了眉头,这位二哥倒是个人物。

“大小姐,奴才已经备好了马车,王爷要带着大小姐进宫,请大小姐速速收拾一番。”

管家一走,三个下人就都开始翻箱倒柜的给主子找衣裳。

柳筱筱选了一件天青碧的衣裳,下面缀着黑色的襦裙,衣裳不新,恐怕穿了好多次了,实在是不符合王府长女的身份。

扶着芳菲的手到了大门口,沐王爷一身蟒袍,正站在门口等她,看到她的衣着只是眉头一皱,沐王妃郑氏心里暗骂,这个小贱人穿的这样素净,是故意让王爷因为我虐待你不成。

柳景行长身玉立,换了身银色的锦袍,翻身上马。

这不是柳双双第一次进宫,但是绝对是第一次没有跟在郑氏的身后进宫。

慈宁宫里,太后打量着下首跪拜行礼的女子,她穿着素净,全然没有王府长女的气派,但是行礼的动作优雅如斯,哪怕是长在深宫的公主也不过如此了。

“平身吧。”

殿内的熏香很清淡,可见这位当朝最尊贵的女人品味不俗,只是不知道今日的事情她会怎么处理。

柳双双正在心里腹诽的时候,太后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一敛裙琚起身低头侍立在一边。

“太后娘娘,外人看来,八皇子是天潢贵胄,不管八皇子娶了我沐王府的长女还是次女,我沐王府都应该感念皇恩,可是双双自幼丧母,这许多年来,臣一直在驻军在外,未料到双双这孩子如此福薄。”

太后叹了一口气,声音凌厉:“传八皇子速到慈宁宫。”

有宫人急急出去。

太后看向沐王爷和柳双双,“沐王为国尽忠,驻守边关,哀家和皇帝深知沐王爷的忠心,哀家会给沐王府做主。”

仅此一句,柳双双就知道即使自己那个便宜妹妹能够嫁给八皇子,恐怕也会被人诟病。

八皇子来的很快,一身银色的衣袍,柳双双一直低头看不清这位八皇子的样子,即使内心焦灼,她也不敢随意抬头。

“孙儿给皇祖母请安,皇祖母吉祥。”

太后脸色稍霁,她打量着柳双双和八皇子,缓缓的转动着自己手腕上的珠串,那是一颗颗上好的碧玺石串成的。

“你要娶沐王府的二小姐?你可知你跟沐王府大小姐的亲事可是哀家早就定下的。”

太后的后面一句话已经隐隐的带着怒气。

八皇子看了一眼左边垂手站立的柳双双,嘴角流露出一抹不知名的笑容:“皇祖母息怒,皇祖母当年给孙儿定下亲事的时候,孙儿年纪尚小,孙儿如今长大了,只想要找一个喜欢的女子朝夕相伴。”


第8章 还有五哥呢

好一个朝夕相伴,你们这对狗男女。

八皇子说话的声音是童楚阳无疑,根本不用看就知道对方是谁,柳双双的拳头微微攥紧。

“八皇子,您是皇子龙孙,身份尊贵,可我的女儿也不该受这样的侮辱。”

沐王爷要力争到底,这件事原本就是皇家理亏。

太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手里的碧玺石拍在了桌案上。

剧烈的响声让殿内的众人身子都微微一颤。

“荒唐,楚阳你行事出格,去你父皇那里领罚去。”

太后又转向了沐王爷:“既然楚阳无意沐王爷的大小姐,哀家特许沐王爷在满京城中随意挑选儿郎,只要是未成亲,只要沐王爷和大小姐看上了,哀家亲自下旨赐婚。”

太后对于刚刚沐王爷的话有些隐隐的不喜,八皇子再怎么侮辱沐王府,沐王府都得受着,这是做臣子的本分。

八皇子已经走到了殿门口,突然回身对着太后行礼:“皇祖母,还有五哥呢,五哥少年英才,就连父皇当初也是格外的宠爱他,五哥还未娶亲。”

沐王爷气得扭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八皇子,再回头深深的跪拜在地上:“太后,五皇子他,他……”

他他了半天都没有他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殿内的众人神色不太正常,柳双双猜到了这位五皇子恐怕是有什么隐疾。

太后桌案旁边的茶杯便摔在了沐王爷身边:“柳怀明,你好大的胆子,五皇子虽然身子弱了些,到底是皇家的子孙,身份高贵,配你一个王府的长女还是绰绰有余。”

沐王爷跪地请罪,暗恨自己实在是冲动了些。

“回太后娘娘,臣女愿意嫁给五皇子。”

站在一边的柳双双突然开口,她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沐王爷豁然抬头看向自己的长女:“双双,不可。”

柳双双对着沐王爷笑了,“父王为女儿来这宫里讨公道,女儿感激涕零,只是女儿的心意已定。”

她坚定的跪在那里如同一棵松柏,她当然想要寻得一心人,可是要是那个便宜妹妹嫁给了八皇子,恐怕第一个要先弄死自己还有二哥,五皇子虽然有隐疾,到底是皇子。

门口的八皇子如遭雷击,他看到了柳双双的脸,居然是她,她们姐妹都穿越过来了,唯一不同的是,前世她们出身豪门,如今自己却出身在天家,他忍不住一阵狂喜。

太后保养得宜的脸上一阵欣慰,“你是个好孩子,五皇子身子不好,但是你嫁过去依然是皇子妃,将来是王妃,哀家会亲自给你下旨赐婚,你成亲当日,哀家会赏赐给你一份丰厚的嫁妆。”

太后的这一句话算是给柳双双的穿越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开端,一个有隐疾的丈夫,好在身份尊贵。

从皇宫里出来,柳双双见到了宫门口焦急等候的二哥柳景行。

“妹妹,怎么样?”

沐王爷一甩衣袖,脸色铁青,先行上马离开,将儿子和女儿以及一众随行的下人都甩在了身后。

“父王他?”

柳景行期期艾艾的开口,此行进宫肯定不顺利。


六宫风华,嫡女重生惊天下 主角: 柳双双, 童楚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8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