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不会爱你 主角: 池晓雅, 秦桦川

我可能不会爱你 主角: 池晓雅, 秦桦川

第1章 头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我叫池晓雅,生活在魔都,已婚三年,我从未料到,我老公竟在国外留学期间,把我亲姐搞上了床,还弄大了我姐的肚子。

我老公回国那天,我一改素颜,把自己打扮了一番才去接机,但我人刚到机场门口,忽然看到秦桦川被我姐挽住手臂走出来,两人眉开眼笑,有说有笑,秦桦川刮了刮我姐的鼻梁,眼里的宠溺粘稠无比。

见状,我一时有些晃神,愣在了原地一定也不动,眼神有些呆滞。

他们亲昵到让人产生一种‘新婚燕尔的小夫妻’是怎么回事?

这念头一滋生,一蜂窝可怕的猜想立马一拥而上,将我淹没。

我们婚后不久,秦桦川就出国了,而我姐也一直待在国外,他们这么亲昵,我是不是已经被扣上了绿油油的大帽子?

很快,秦桦川就眼尖的注意到了我,冲我勾了勾薄唇,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也不慌乱,“天冷,你该待在家里等我。”

我姐一瞅见我,脸上立马有笑容绽开,她赶紧把行李往边上一推,冲我小跑而来,两臂一张,把我扣进了怀里。

她身上的香水味稍刺鼻,一头栗色的长波浪卷发将我的口鼻一埋,我就被她箍的动弹不得。

“雅雅,你可想死姐了!”

见两人都表现的无比自然,我也没有深究,毕竟国外开放,他们在外面生活久了,说不准还真没把挽手、刮鼻子这类亲昵的举动当一回事。

这晚,我坐了一桌子家常菜。

我坐在秦桦川身边,往池语嫣碗里夹菜,“姐,你这两年没少照顾我老公,来,多吃点。”

她正在扒饭的筷子一顿,抬起眼看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烈,好几秒过去都没吭声,原本还算温馨的气氛顿时被一阵尴尬淹没。

难道这两人真的发生了不该有的关系?

秦桦川瞟了我一眼,“是该多谢谢她。”

“在国外的时候,我想吃家常菜都是托她给我烧的。”

我仿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解释,可是我又因为这回答而感到酸涩、吃味。

那一刻,一阵恐慌将我淹没。

一顿晚饭吃的我味同嚼蜡,食不知味。

晚饭后,池语嫣说是今晚有朋友庆祝她回国,离开了我家。

看着她离开时妙曼的背影,我感觉危机四伏,迅速收好了厨房,流进了卫生间把自己的身子洗了一遍,裹着一张单薄的浴巾径直走到了客厅。

当时,秦桦川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我走到他跟前,将他手机一取,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把手往他脖颈上一搭,凑过去将鼻子顶在他鼻尖上,庆生蜜语,“老公,我很想你……”

他嗤笑了一声,将我环住,“这么主动,可是会被我整到哭天喊地的。”

我坐在他跨上,呼吸着他的呼吸,听他用沾附磁性的声音说情事坏话,面颊犹如火烧燎原。

下一秒,他吻了吻我的唇角,继而跟我移开一段距离,与我对视,“自己解我的衣服。”


第2章 出轨?

他剑眉星目,双眼微微一眯,嘴角就挑起了一抹宠溺的笑,把我撩的七荤八素。

我已经很久没跟秦桦川好过了,加上今天在无形中产生了危机心理,这会儿还是硬着头皮,生涩地解开了他领口的扣子,面颊滚烫。

下一秒,他忽然解开我的浴巾,往我耳边一凑,炽热的气息将我淹没,“你脸红的模样真可爱,像极了一个初尝人事的少女。”

我又不争气地被撩了,正想把脑袋埋在他肩上,他忽然移动了脑袋,一寸寸地吻了下来。

他在我身上到处点火,大概是我很久没有尝过人事,我的身体很快就表现出了它最诚实的一面,而秦桦川也被我扒的差不多。

他捧住我的脸,吻了吻我的唇,痴迷怜爱之色尽显,一切尽不在言中。

这一晚,我们很疯狂,从客厅到卧室,再从浴室到阳台,我从生涩被他带动到渐渐娴熟。

几个小时之后,我在秦桦川一次又一次的强攻下泄气,精疲力竭的睡了过去,但这安稳觉没睡几个小时,我忽然做了噩梦,从梦中惊醒。

意识朦胧间,我往自己身边摸了摸,没摸到意想中那一具炽热的身体,睁眼一看,床头灯还亮着。

或许是今晚吃了盐分高的食物,我突然感觉有点口干,于是起身走向厨房,但水还没有喝到,我忽然听见了秦桦川的声音。

“你不要喝太多酒,晚上不安全,我叫个朋友去接你回家。”

他在讲电话。

我们之间隔着一道被窗帘盖住的玻璃门,外面一阵阵寒风呼啸而过,我刚想转身回房拿件衣服出来给他,忽然被他下一句话镇住了身躯。

“池语嫣,你不用这么着急让我跟雅雅离婚,先把孩子生下来也可以,我照样会安顿好你们母子俩。”

我呼吸一滞,世界仿佛被人投掷了一颗原子弹,僵在原地。

秦桦川的手机似乎开了语音,在一阵呼啸的寒风中,我听到池语嫣歇斯底里的质问秦桦川,“难道你的亲生骨肉被医生一块块的分尸,再从我体内引流出来,你都不在意?”

那一刻,似乎有极冷的空气钻入了我的体内,将我的理智瞬间冰冻住。

除了震惊之外,我完全缓不上其他五味杂陈的情绪。

秦桦川在阳台上安抚池语嫣,我则行尸走肉般拖着身体回了房,背对着秦桦川的方向,满脑子都放映着我跟秦桦川的过去,眼眶红了一圈又一圈。

我认识秦桦川二十几年,从我记事起,我的世界轴心都围着这个邻家哥哥转动,小时候爱粘着他,长大后更是满大街小巷的宣告我喜欢他,在他身上,我用尽了各种追男孩子的招数。

后来,我如愿以偿地跟他在一起,他生活里所有的开支几乎都是我在出钱,我甚至为了凑他的学费,偷偷地做舞女郎挣快钱。

但还没幸福几年,他就跟我姐姐搞到了一块儿?

这让我无从接受,又绞尽脑汁都想不到对策。

我不甘心舍弃这段婚姻,不甘愿放弃这个男人,可是我又无法原谅他的出轨。


第3章 摊牌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之后,秦桦川回了房,一来就替我捻杯子,还自言自语,“踢被子的习惯还是一成不变,真是不敢想象没有我在家的冬天,你每晚都是靠发抖取暖的。”

言罢,他关了床头的夜灯,并从背后拥住我,与我同塌而眠。

那一刻,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内心酸涩的同时,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这晚上,我彻夜不寐。

次日,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大清早起来给他做早餐,我摇了一瓢瘦肉粥往他嘴里送,他眉目弯弯,眼底流露而出的幸福无比真切,我刻意忽略掺杂在其中的愧疚。

忽然,我鼻子一酸,眼泪突然噼里啪啦袭击而来,秦桦川为之一惊,手忙脚乱的帮我擦拭眼泪,“怎么哭了,受什么委屈了?”

我逮住他的手,垂下眼帘摇头,“大概是因为我们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吃过早餐了,你知道我泪腺发达。”

一顿早餐下来,气氛微妙,秦桦川懊恼不已,“我就不应该出国留学。”

我知道,这句话里掺杂的意思太多,我没戳破,我们心照不宣。

早饭之后,秦桦川去了医院上班,我呆若木鸡的坐在家里,内心崩溃了千千万万次,眼泪欲要夺眶而出时,池语嫣忽然打了个电话过来。

“晓雅,我想约你出来见一面,既然回来了,我理应告诉你一些你该知道的事。”

我的心突的落了一拍,一点点堕入了低谷。

我本不想去赴约,但我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去了约好的咖啡店里。

我到目的地时,池语嫣已经坐在卡座里等着我了。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外面是车水马龙的街道,人来人往不断,今日,她着一休闲类大衣,卷发很随意的挂在身上,妆容精致,仅仅是坐在卡坐上搅拌咖啡的模样就美如画。

我怎么都想不通,这个跟我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女人,怎么就跟我老公滚上了床。

我一在她对面坐下,她就咧开了一抹嘲讽的笑,连名带姓地叫了我一声池晓雅,继而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指了指自己的下腹,“这里面已经孕育了一条小生命。”

“秦桦川的。”

此时,池语嫣已经面泛不耐,开门见山,“我就不跟你绕圈子了,一年前,我跟阿川酒后发生了关系,那之后他就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妥协了,现在我有了身孕,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赶紧让出秦夫人的位置。”

听到这里,我就被气乐了,猛地从椅上一蹿起来,一把逮住池语嫣的领口,咬牙道:“我又不是圣母,凭什么?再说了,这孩子是不是我老公的都是未知数,等他出生了,多做几个亲子鉴定看看才能定论!”

池语嫣眼底有诧异一闪而逝,随即冷笑,“你早就知道我跟阿川之间的关系了。”

这陈述句听得我扎心无比。

“池语嫣,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疯狂追求秦桦川的时候,你的目光也经常追随着他。”

闻言,池语嫣的面色越发怡然自得,我的情绪也越来越亢奋。

我将牙关一咬,“别说孩子是谁的都不确定,就算真是我老公的,我也绝无让位的可能!秦桦川这个男人,我这辈子要定了!”


第4章 误会

闻言,池语嫣的面色就像吃了一盘新鲜屎一样难看,她猛地甩开我的手,拍桌而起,冷笑,“别以为秦桦川对你有几分真心,过不了多少时日,我会让他乖乖跟你离婚!”

狠话一撂,她拽起包包就要走,我那暴脾气一上来,猛地拽起了桌上的咖啡,正对着她脸上一泼,她的脸瞬间黑了下去。

“如果他真心跟你好,还轮得到你来找我摊牌?”

池语嫣面色剧变,双手紧攥,眼神变化无数次,别提有多精彩。

“池晓雅!”她冲我怒吼,瞬间引来了周围各异的目光,憋了一小会儿之后,嘴巴一瘪,怒气冲冲地抹了一把脸,愤然转身离去。

周围的人对着池语嫣的背影指指点点,嘴里说些什么我也听不清楚,这些人说了一通之后才全部散了。

我依旧站在原地,手脚都忍不住发抖,瞅着池语嫣的背影,涩涩发笑,驮着脑袋看着窗外的光景自嘲了一波,刚想叫杯咖啡来喝,池语嫣忽然站在马路边冲我笑,那抹笑带着几分决绝。

我还没缓过来,她忽然冲进了车辆恒流的马路里,分秒之间被疾行的轿车撞翻了天!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仿佛直直穿破了我的灵魂。

我心里一惊,被这突如其来的车祸吓到心脏都差点停了,把钱往桌上一放,我本能地冲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池语嫣被栽去了附近的医院,把人推进手术室里时,我看到了秦桦川,他神色焦慌,眉头紧蹙,注意力都放在池语嫣身上,我在他眼底看到了粘稠的心疼。

那一刻,我的心一节一节的寒了下去,手术室的红灯亮起之后,我抱着自己咯咯发笑,眼泪一层层蔓延而上。

原来池语嫣是有备而来。

我离开了医院,回家蜗居。

一连几天过去,秦桦川都没有回来,前两晚还会打电话给我,敷衍我,说他要替同事值班,后来索性连消息都不发一条。

将近一周过去后,秦桦川才回了家,一回来就把我从床上逮起来,黑着一张脸,质问我,“池晓雅,究竟是有多狠的心下会对自己亲姐都下的去手?!她是做了多少让你糟心的事,你才会找人来撞她!”

我看着他那怒火滔天的模样,扯了扯嘴皮,“一起在国外待了两年,看来感情深厚不少?”

我死死盯着秦桦川的眼睛,继而冷呵出声,“像护犊子一样护着她,你别是把她当成你老婆了吧?!”

秦桦川一怔,我没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眸里看出点儿什么异样。

房里的气氛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秦桦川面若冰霜,眼眸变得越来越犀利,“我跟她的感情有没有深厚,我是不知道,但是,池晓雅,你这两年的生活,似乎只能用五彩缤纷来形容。”

最后几个字眼被他咬的无比紧,这话一出之后,他气场全开,一层层威压席卷而来,无孔不入。

什么意思?

从他这架势来看,还怀疑我给他扣了绿帽?


第5章 你说我恶心?

下一秒,他阴沉着一张脸,一把扣住我的颌骨,另一只手则从包里掏出了一叠照片,在我脸上狠狠甩了两下,语气冷厉无比,“池晓雅,你可真脏,你看看你以前做的是什么勾当!”

他眼里除了冰凉与不屑,不再有别物,那些情绪如同利刃插在我的心窝子上,让我痛不堪言。

秦桦川松开我之后,我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照片,那些相片里,我穿着兔女郎装,手持钢管摆出各种骚包、露骨又恶俗的动作,有的还吐出了舌头,再之后,是我陪酒时被客人搂住的,还有我被强吻的照片,

但我知道,即便照片里的我摆出痛苦的表情,落在秦桦川眼里,都会变成享受。

他怒极反笑,眼底透着失望,捏着我的鼻子质问我,“你敢说这些都不是事实?敢说这些都是合成照片?”

我没有否决。

“这是事实没错,可都是因为……”

我的话还没说完,秦桦川就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冷笑,“做了鸡就不要再给自己找借口。”

呵呵,鸡,多么符合这些照片的一个词。

我一把拍开秦桦川的手,皮笑肉不笑,“你当初出国留学时,我给你的钱就是夜店兼职挣来的,不管你相信与否,我的男人从来只有你一个。”

那一霎,秦桦川面色剧变,积郁已久的怒火瞬间爆发,冲我怒吼:“是谁跟你说我出国留学,需要你去做鸡挣钱给我的!”

他拳头紧攥,猛地一挥,一掌打在我身后的墙上,额上有青筋暴起。

怒火灼烧了几秒之后,他提起自己的西装就出门,并轰然把门拽上。

次日,我妈提着一锅鸡汤找上我,让我带去给池语嫣喝,我还没来得及拒绝,她就急匆匆地离开了,说是要去参加朋友的葬礼。

我看着那锅鸡汤,忽然想起池语嫣怀孕这一茬事,纠结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抱着去看看她有没有流产的心思去了医院。

这不去还好,一过去刚好撞见秦桦川拿着兔子苹果喂池语嫣的一幕。

我看着自己的枕边人对我亲姐好的场景,仿佛有人拿了万千把五寸钉往心脏里钉,简直酸爽的找不到话来形容。

我把鸡汤往床旁桌上一搁,直视秦桦川,“哟,我这老公这么给力,居然把我姐照顾的无微不至,我是该欣慰,还是该担忧你转眼变成我的姐夫呢?”

秦桦川沉默不言,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池语嫣倒是开始装起了白莲。

“雅雅,哪有你这样抹黑自己的,那天的事,都是我不对,我……我要是让你误会了,过一阵我就回国外……”

说这话时,她的情绪掌控的比影后还有强,温婉委屈尽显。

秦桦川把苹果放下,与我对视,眸光冰冷,“你大概是经历的多了,才会经常脑补出轨那档子龌龊事。”

听到这里,我就被秦桦川气乐了,往池语嫣的鼻子一指,问他,“你们这该是正常的姐姐跟妹夫的亲近方式?”


第6章 找茬

可能是我的语气太过于犀利,秦桦川雷霆大怒,冲我吼:“池晓雅,你别太过分了!”

我呵呵一笑:“是我过分,还是你们太欺负人。秦桦川,你别忘记了你是我老公,不是池语嫣的,你跟我回去!”

说完,我强忍住不落泪,几步走上前一把拉住秦桦川的胳膊,拽住就想带他走。

然而,我刚碰到他的手,病房门突然被打开,我一转头就看见了几个熟悉的男人面孔。

“哎呦,小雅我们可算是找到你了。”

“小雅,几日不见可想死老子了……”

一句接着一句不雅的话在病房里响起,这些男人都是我以前做舞女的时候接待的客户,当初为了凑足秦桦川的留学费用,我百般讨好这些金主,为的就是捞几个打赏钱。

自从秦桦川回国后,我就再也没有去做过那份工作,可是现在这些人居然找上门来了。

我面色一白,心里一慌,条件反射的就冲秦桦川解释:“老公,你别……”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巴掌就落了下来。

秦桦川面色阴沉,瞪大双眼看着我,像是要吃人一样,“池晓雅,你肮脏的真让我觉得恶心,现在情夫都找上门了,你还想说没跟他们上过床?这些年你到底背着我找了多少个男人!”

他用的力气很大,我被打的半天回不过神,耳朵一直嗡嗡叫,但是这些痛都不及我心底的痛。

我可以忍受所有的人误会,但是我受不了秦桦川一个厌恶的眼神。

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我一只手紧紧揪着心口,一只手死死拉住秦桦川的一点衣角,“你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从来都没有!”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秦桦川冷喝了一声,毫不留情的一把将我推开。

我脚步踉跄,一个站不稳,脑袋直接磕在了病床的边角上,一阵钝痛过后,没了知觉。

昏迷过去的前一秒,我看见了池语嫣依偎在秦桦川身上的娇弱模样。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间病房里,入目之处皆是白色。

头传来一阵刺痛,我抬手想要捂住脑袋,手刚动了一下,耳边就传来一道声音:“晓雅,你醒了。”

我拧着眉头,定睛一看才看清了坐在我病床边的人是谁。

“子鸣!”我的喉咙有些干,说出口的话也沙哑到不行。

陆子鸣,我唯一的好朋友,也是这些年唯一支持我的人。

我看了他一眼,继而将目光看向病房四周,没有看见想要看见的人,心里一顿失落。

“别看了,从你昏迷过后,秦桦川那个混蛋就没有来看过一次。”

陆子鸣对我抱不平,又递水给我喝,嘴里嚷嚷着一些关心的话。

说了半晌后,陆子鸣面色一正,严肃的对我说:“跟他离婚吧。”

离婚?

不,我绝对不能离婚!

不知不觉我在医院里就住了一个月,而秦桦川却没有来看过我一次。

因为手头不富裕,我不敢在医院里住太久,出院的那天陆子鸣开车来接我,然而在我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院的时候,就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第7章 好一朵白莲花

“恭喜池小姐,你怀孕了。”

我手里拿着主治医生给我的单子,妊娠三周,胎儿状态正常,宫内早孕。

看着单子上的字,我的心里就一阵酸涩,算起来刚好是那次。

我想了一下,从包里掏出手机给秦桦川打电话,电话刚接通,从话筒里就传来了一道恶心的呻吟声。

“阿川,你好坏,啊……嗯……”

女人的呻吟声透过透过话筒传入我的耳朵,我手一抖,差点拿不住手机。

“阿川,再用力,你……你说是池晓雅的技术好,还是我的技术好?嗯?”

池语嫣的声音柔中生媚,我僵直在原地,半晌后听见了一道熟悉的男人声音,“语嫣,池晓雅那个贱人根本和你没法比。”

“秦桦川,你特么混蛋!”

我对着话筒里大吼了一声,气的全身都颤抖,扬手一下将手机扔了出去。

“啪”的一声,手机被摔到四分五裂。

我用双手捂着脑袋蹲下,心像是被扎碎了一样,不可抑止的大哭出声。

“晓雅,哭吧,哭出来就好了。”陆子鸣抱住了我,他的手像是铁钳一样,像是要把我揉进骨血里。

哭过一场后,我还是要强打起精神,和陆子鸣一起出了医院。

出院后我还没有和秦桦川的家,而是去了陆子鸣的家里。

在陆家待了几天,这天我突然身下出血,吓的我脸色惨白,第一反应就是肚子的孩子是不是出问题了。

当天陆子鸣陪同我去医院检查,一路上战战兢兢,检查完才发现只是正常的现象,正当我坐在医院椅子上等陆子鸣去买药回来的时候,却碰见了他们……

“晓雅,你怎么来医院了?身体不舒服吗?”

池语嫣一看见我,立刻双眼放光,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跟我和阿川说呢?”

我讨厌极了她这副虚伪的嘴脸,也没兴致配合她演戏,直接一把将她的手甩开。

“池语嫣,别特么装出一副关心我的样子。”我毫不留情的讥讽,“你这副白莲花的嘴脸真是让我倒尽了胃口。”

我话音刚落,池语嫣脸色一白,“晓雅,我知道你恨我,可我是真的爱阿川,对不起,我……我给你跪下道歉。”

说完,她突然“扑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站在她身旁一直不说话的秦桦川赶紧上前拉她起来。

“语嫣,你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向她道歉。”秦桦川搀扶着池语嫣,他脸色阴沉,目光冷厉的看着我,“池晓雅,你到底想要怎么折磨语嫣,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啧啧,真是好登对的一对狗男女。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心痛到无法呼吸,肚子又传来一阵阵的痛。

我强忍住痛楚,怒极反笑,“秦桦川,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我们结婚两年,两年的夫妻,抵不过这个贱人陪你上几次床?”

说完,我冷瞥了一眼还在装柔弱的池语嫣,气到咬牙切齿,几步上前扬手一巴掌就想打过去。

“阿川救命啊,晓雅疯了……”

池语嫣大呼大叫,我这巴掌还没有打下去,肩膀就突然受到了一道重力,紧接着耳边传来“嘎吱”一声。

“啊……”我痛到惨叫出声,额头上涔涔冒冷汗,右臂一动也不能动。

“池晓雅,谁给你的胆子敢伤害语嫣!”

耳边传来秦桦川的暴怒声,混杂着池语嫣的哭泣声,我躺在地上,右臂很痛,肚子也痛,好像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痛。

我紧蹙着眉,用没受伤的左臂捂着肚子,下身传来一阵粘稠的湿意,血腥味在空气中扩散。

“孩,孩子……孩子……”我用手死死的捂住肚子,痛到抽搐了起来,周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第8章 我累了,离婚吧

意识模糊间,我看见了陆子鸣朝我狂奔而来,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医生。

他抱起我,放在已经准备好了的推床上,我的手紧紧抓住陆子鸣的衣服,“救救……我的孩子。”

再次醒来的时候,病房里没有一个人。

我的右手缠满了绷带,动弹不了,意识逐渐回归,我隐约听见了病房外传来的怒吼声,“她差点都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混蛋!”

是陆子鸣的声音,外面好吵,我用手摸了摸平坦的肚子,猛然一惊,“孩子!”

我吓到想要从床上起来,却不小心牵动了手臂上的伤,痛到惨叫了一声。

可能是我的叫声太大了,惊动了门外还在争吵的人,下一秒我就看见陆子鸣朝我跑了过来。

“医生,医生……”

他叫来了医生,检查了一番后,医生交代了两句就要走,完全没有提到孩子的事情。

我急了,“医生,我的孩子还在吗?”

“池小姐,孩子保住了,你最近不宜情绪过于激动。”

这句话说完,我开心到咧嘴一笑,目送医生出去,眸光一瞥就看见了脸色阴沉的秦桦川。

池语嫣站在他的身边,用嫉恨的目光瞪着我,“阿川,没想到姐姐居然怀了别人的孩子。”

我懵了,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见秦桦川一把推开站在病床边的陆子鸣,咬牙切齿的对我说:“池晓雅,你怎么就这么下贱?我们还没有离婚,你背着我在外面乱搞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怀了别人的孩子。”

我的心凉了半截,“这个孩子是你的,我从来就只有你一个人!”

我话音刚落,池语嫣就上前煽风点火,然而她这次说出口的话却让我震惊了。

“晓雅,阿川是不是没有告诉你他没有生育的能力?在美国的时候,我和阿川就知道了这件事。”

我像是听见了最搞笑的事情,这戏剧性的转变让我接受不了。

转念一想,我想起了池语嫣当初也怀上了孩子,难道……

池语嫣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样,她讥讽一笑,“对,我的好妹妹,当初我怀上孩子的事情当然是骗你的,就是想要看看你会是什么反应,没想到你为了留住阿川,居然会找人用车撞我,幸亏我是假怀孕,要不然还不得让你的阴谋得逞了。”

我全身抖如筛糠,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这个消息,手就被抓住拽了起来。

“这个孩子不能留,你必须给我打掉!”

秦桦川拽着我起来,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挣脱不了。

“晓雅是你的老婆,你怎么能这么对她?真特么不是人!”陆子鸣怒吼了一声,挥拳一拳砸在他肚子上。

病房里乱成一片,我头痛欲裂,胳膊也疼到没了知觉,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涌。

我低着头,沉默了半晌后,开口道:“离婚吧!”

话音刚落,原本还吵闹的病房逐渐恢复了平静。

“池晓雅,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桦川满脸阴霾,黑眸中燃着怒火,“为了这个男人,还有你肚子里的野种,你要跟我离婚?”

呵,他总是这样,从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我也懒得解释了,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毫不畏惧的直视他,“对,秦桦川,我累了,我们离婚吧!”


我可能不会爱你 主角: 池晓雅, 秦桦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