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宠王妃:王爷乖乖就擒 主角: 南宫御风, 萧酒儿

爆宠王妃:王爷乖乖就擒 主角: 南宫御风, 萧酒儿

第1章 只摸屁股不摸手

“萧酒儿!你给老子出来!”一声咆哮,带起“哗啦啦”的响声,大树上的鸟兽尽散,将军府中的仆人们却是习以为常,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

威武将军萧山三步并做两步走,迅速朝着“玖玖阁”奔去。

“砰”的一声,房门被萧山一脚踢开:“这大岚国还有比你更好色的大家闺秀吗?”

被怒吼之人没有半点做错事的自觉,斜靠在椅子上,那精致的五官却是让人眼前一亮,明明是女子却穿着男子的衣衫,那好好的一身锦绣华衣却硬是被她穿成了痞子模样。

掏了掏耳朵,对着萧山抛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老爹,我是什么样的你也知道,我不过出去溜达一圈,谁让那些美男自己出现在我眼前,我也很无奈啊……”

“萧酒儿!你还敢狡辩!”萧山本是五大三粗的模样,闻言,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胸膛此起彼伏,“你看就看罢了!为何要摸人家的手!你知道外面都在如何传你吗?说你不知廉耻!这闺誉你不要了,你日后还如何嫁人?若是嫁的不好,老子怎么去见你娘!还有……”

“老爹!”萧酒儿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一个弹跳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眼里划过一丝暖色,但是面上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老爹,女儿还小,还没发育好!”说着,挺了挺自己的胸脯以证明自己说的话。

“你……”萧山看着自己女儿的动作,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一双眸子瞪得比牛眼还大,“你这是什么……什么动作!”

萧山实在是找不到语言来形容自己所看,明明是黑的发炭的皮肤硬是浮现出了两团红色、

萧酒儿笑嘻嘻的看着萧山,缓缓说道:“老爹,你实话告诉女儿,是不是将军府的银子不够了,要卖了女儿?”

“啪”的一声,萧山一巴掌拍在了萧酒儿的背上,“老子就算是喝西北风也不会卖了女儿!”

萧酒儿一个踉跄,翻了一个白眼:“老爹,说归说,你那一巴掌,可要了女儿的小命了!”

“哼,就你这条命,怕是阎王爷都不敢收!”萧山怒吼一声,瞪着萧酒儿。。

萧酒儿撇了撇嘴,十分怀疑的看着萧山:“老爹,你若是不想卖了女儿换银子,为什么想这么快将女儿嫁出去?”

“咳咳!咳咳!”接受到萧酒儿那不相信的眼神,萧山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接连着咳嗽了好几声。

萧酒儿连忙倒了一杯水上前:“爹,你喝水,你喝水……”

萧山坐了下来,深深叹了一口气,心里满是暖意,女儿还是很孝顺的,怕是没了娘亲,给长歪了,自己还得多用用心给掰回来啊。

“爹,你可不能有事啊,咱们这将军府就只剩下你一人赚钱了,若是你出了点什么事情,女儿就只能喝西北风了,而且若是在外面惹了事,也没人替女儿收拾烂摊子了,所以老爹,你可千万要吃好喝好身体儿倍儿好!”

“萧酒儿!”

萧山从刚才的感动中走了出来,火气再次冒了出来,而萧酒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将心里话说出来了,脚下开溜,迅速逃了出去。

“萧酒儿!你给老子站住!”

萧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走了出去,却在外面与管家撞了个怀。

齐老看着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萧山,立马说道:“老爷,你这是做什么?又生小姐气了?”

见是齐老,萧山的语气缓和了不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齐老啊,你说我是不是该给这孩子请个管教嬷嬷?这丫头哪里还有千金小姐的样子!”说完,重重的摇了摇头,一脸的自责和愧疚。

“老爷,您就不要自责了,夫人去后,您又被皇上派去打仗,没时间教导小姐也不是您的错,不过,我倒是觉得现在的小姐比以前那闷性子好了不少。”齐老连忙说道,眼里带着慈祥的笑意。

“哼,落了一次水,倒是胆子变大了不少!”萧山冷哼一声,语气明显平静了不少,显然是赞同了齐老的话、

齐老见此,朝着一旁的假山看了过去,笑道;“小姐,出来吧,给老爷道个歉。”

萧酒儿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挽着齐老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还是齐爷爷疼我!”

“哼!”萧山鼻子朝天的冷哼一声,眼里闪过一丝醋意。

齐老拍了拍萧酒儿的手,朝着萧山努了努嘴。

萧酒儿吐了吐舌头,走到萧山面前,低着头说道:“老爹,女儿知错了……”

那软软的声音划过萧山的心尖,转头看向那与亡妻七分相像的脸庞,哪里还会怪罪她:“说吧,哪里错了?”

听着这语气,萧酒儿知道今日自己又逃脱了,当下说道:“老爹,女儿不该女扮男装调戏男人,不该摸男人的手,不该用言语来挑逗男人,不该和男人去青楼……”

越说,萧山的眉头皱的就越深,而萧酒儿则是偷偷瞄了一眼萧山,见他脸色不好,以为是自己漏掉了什么,一时间绞尽脑汁想了起来。

还有什么?

貌似都没有了啊?

自己也就是趁着喝酒的功夫吃美男子的功夫,或者摸摸人家的小手,哦,对了!

萧酒儿眼睛一亮,冲口而道:“老爹,女儿不该当着男人的面摸青楼小姐的大胸!”

“你说什么!”萧山近乎咬牙切齿的吼了起来,而萧酒儿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完全没有感觉到萧山的怒火。

“爹,你都不知道,那青楼女子的胸可真是大啊……”说着,萧酒儿在自己身上比了比,点了点头,“嗯,都比得上女儿的两个了,女儿还找她们要了丰胸的秘方……”

“呀!”萧酒儿猛的一拍脑子,“瞧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我还得去青楼拿秘方了!那老鸨可是收了我十两银子了!”说着,就要离开,但是跑了几步,发现自己还在原地踏步。

“嗯?”萧酒儿感觉到周围的温度猛然下降,小心翼翼的转头,看着脸比刚才更黑的萧山,讪讪的笑了两声,又看了一眼齐老,却见齐老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萧酒儿眼睛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立马转身,抬头对上萧山的眼神,一本正经的说道:“老爹,女儿错了!女儿以后绝对不再摸男人的手!”

闻言,萧山微微松了一口气,然而……

“老爹,女儿觉得男人的屁股弹性更好!以后摸屁股不摸手!”

第2章 眼睛长在屁股上

“萧酒儿!”

一声怒吼,整个将军府为之一震,下一秒,萧酒儿早已无影无踪。

夜晚,萧酒儿偷偷摸摸进了院子里,四处张望着,生怕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

“啪!”

“啊!”萧酒儿惊呼一声,猛地转头,当看到是齐冉冉,当下松了一口气,边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边给了齐冉冉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呢?吓死我了!”

齐冉冉看见萧酒儿浑身脏兮兮,连头发也也乱七八糟的模样,顿时皱紧了眉头;“小姐,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又去偷鸟蛋了?”

萧酒儿神秘一笑,知道自己院子里安全了,便毫无顾忌的回到了自己房间,倒了一杯茶水,这才说道;“今天倒是有一个不小的收获,你看!”说着,手心里摊开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

齐冉冉眼睛一亮,迅速走了过来,拿起玉佩左看看右看看,喜欢得不得了;“小姐,这是哪里来的?”

“掏鸟窝得来的!”萧酒儿端着茶杯,微微抿了一口气,眼里划过一丝疑惑。

要说她也是奇怪,今日为了避免萧山的怒火,她径直去了后山,看到一只五颜六色的鸟,正准备去抓,没想到那鸟直接飞到自己头上,丢下了一块玉佩就离开了。

显然,那老鸟是想将这玉佩给她,总觉得没什么好事,但是看在这玉佩冬暖夏凉的份上,她就收下了,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得了!

“好了,你可以给本小姐倒水洗澡了!”见齐冉冉两眼放光的模样,萧酒儿立马从齐冉冉手上夺回了玉佩,放在了自己腰间,拍了拍齐冉冉那柔嫩的小脸蛋,进了内室。

她可不会忘了自己这个小丫鬟可是个爱钱的货!

齐冉冉嘟了嘟嘴,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只好出去。

萧酒儿双手抱头躺在榻上,秀眉微皱,眼里满是冷意,自己穿越过来也有一个月了,这仇也该报了吧?

“小姐!小姐!”齐冉冉如风一般飞奔过来,一双眸子里闪烁着惊喜的光芒,清秀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两朵红云。

萧酒儿淡淡的扫了一眼齐冉冉,看了一眼后面丫鬟们将浴桶放好后,径直脱了外衫,踏入了浴桶中,发出了满足的声音:“说吧,可是那温公子又有什么壮举了?”

“小姐怎么知道?”齐冉冉冲口而道,但是下一秒,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了嘴,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就是不敢落在萧酒儿身上。

许久,萧酒儿都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而齐冉冉却是十分煎熬,一个劲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不时朝着屏风里看过去,见里面没有动静,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齐冉冉的小脸上布满了焦急之色,眼见时间慢慢流逝,但是里面却依旧没有传来声响,当下齐冉冉眼神一笃,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小姐,我进来了!”话音刚落,人已经来到了屏风里面。

“小……小姐!”齐冉冉大吼一声,胸膛此起彼伏,瞪着躺在浴桶中的萧酒儿。

“唔……”萧酒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齐冉冉的模样,微微一愣,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你……”齐冉冉看着萧酒儿的模样,一口气没有提上来,一个劲的咳嗽着,她还在外面担心自家小姐因为听到温公子而伤心,没有想到,她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在浴桶里睡着了!

也不怪萧酒儿,若是以前的萧酒儿怕是会伤心一下,可是穿越过来的萧酒儿对温公子也只是从之前萧酒儿的记忆力得到了零星的片段。

萧酒儿擦拭了一下身体,披上睡袍,这才说道;“温如才,丞相府小公子,一个自高自傲的男子。”说完,抿了一口茶水,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小姐,你……”齐冉冉一愣,不解的看向萧酒儿。

“你是不是想说,以前你家小姐我十分喜欢温公子?”萧酒儿淡淡一笑,看向齐冉冉,见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继而说道,“你也知道是以前了,自从我落了一次水后,对他已经没有感觉了。”

“为什么?”齐冉冉脱口问道,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之光。

萧酒儿拨了拨烛火,淡淡的说道;“间接的杀人凶手。”

“啊?”齐冉冉惊呼一声,一头雾水。

“若非你家小姐水性好,怕是早已经死了,若非这温如才故意对你家小姐温柔,又怎么会引起那些女子们的嫉妒?”

接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萧酒儿自然感受到温如才的故意,前身的萧酒儿的确喜欢缠着温如才,但是也只是一名女子对一名男子的爱慕,温如才若是不喜欢她,大可不必理。

但是,却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示好,以至于众多小姐将她推入水中。

若非她穿越过来,萧酒儿怕是就是一具尸体了!

推她下河的女子,乃是当朝皇后的亲侄女冷如烟,爱慕温如才不惜对自己下狠手,这个仇她不得不报!

“小姐,你没事吧?”见萧酒儿迟迟不说话,齐冉冉担心的问道。

萧酒儿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放心,既然温如才这样对我,我也要整回来不是?”说完,萧酒儿的红唇微微向上勾起,那似笑非笑的笑容,让齐冉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翌日,萧酒儿对镜梳妆,只是人家小姐挑选的都是珠宝,玉钗,而她硬是将自己变成了一名俊俏的男子。

“冉冉,你觉得本小姐如何?”萧酒儿笑眯眯的透过镜子问身后的齐冉冉,柔嫩如玉般的手划过自己的脸庞。

齐冉冉头也不抬,继续收拾着床铺,闻言,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恩,小姐玉树临风。”

萧酒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是男装,但是依旧掩饰不住本身的精致五官:“你说,这温如才是不是眼睛长在屁股上了?”

“恩?”齐冉冉不解。

萧酒儿摸着自己的下颚,微微抬头,看向齐冉冉:“不然,为什么对本小姐的示爱避之如苍蝇?”

第3章 人贱天收

满头黑线的齐冉冉蠕动了几下嘴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望天,告诉自己她什么都没有听到,她家小姐没有那么低俗……

“好了!”萧酒儿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去睡吧,明日咱们就去会会那个温公子!”

齐冉冉看向萧酒儿,见萧酒儿似乎打了鸡血一般,不禁为那温如才感到担忧,不过,她好歹是萧酒儿的贴身丫鬟,自然向着自家小姐。

翌日,萧酒儿早早的起来,头发随意的扎成一个马尾,身着宝蓝色的衣衫。

“啪!”的一声,打开折扇,精致的五官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的耀眼。

“小姐!”齐冉冉人未到声先到,当看到萧酒儿的样子时,也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只是眼里有些嫌弃,“小姐,你这头发……”

“如何?简单大方!”萧酒儿根本不给齐冉冉继续往下说的机会,直接截断了她的话,故作风流倜傥的说道。

齐冉冉翻了一个白眼,知道自己再如何说萧酒儿也不会改变她的主意,只好跟着萧酒儿出府去。

只是……

“小,小姐!我们又要爬墙吗?”齐冉冉躲在大树后面,看着那高高的围墙,整个脸色都苍白起来,身体微微发颤,一双眼睛里露出恐怖之色。

萧酒儿扶额哀叹:“冉冉,你不要让我鄙视你!”

齐冉冉缩了缩脖子,硬着头皮说道:“小姐,这么高的围墙,摔下来怎么办?若是摔死了还好,摔成半残怎么办!我可不想让我爹一大把年龄了还来伺候我!”

说完眼睛咕噜噜的直转着,就是不落到萧酒儿的身上。

萧酒儿一脸的黑线,转身,运气轻功,迅速上了墙头,淡淡的扫了一眼齐冉冉,一字一句的说道:“齐冉冉,如果你不跟上,就别想让我给你好东西!”

齐冉冉只觉得眼前金光一闪,再一看,萧酒儿已经消失不见了,当下一愣,呢喃着;“那可是锦绣坊最新打造出来的金玉钗子啊!”

突然间,眼睛一亮,迅速运起内力跃过了墙头,那轻功比之萧酒儿还高!

萧酒儿看着身后跟上来的齐冉冉,不禁郁闷,这丫头的武功深不见底,怎么就那么胆小呢?

“啊!小姐,好高,好高啊!吓死我了!”齐冉冉抱着萧酒儿的胳膊,一个劲的摇晃着,那惨白的小脸似乎宣示着她刚才做了十分危险的动作!

萧酒儿嘴角抽搐,给了她一个白眼。

齐冉冉吐了吐舌头,看向萧酒儿精致的脸庞,不禁心里一暖,这样的小姐比之前内向自卑的小姐好多了!

想着,便说了出来:“小姐,你这样比以前好多了,其实那温公子也没有多好,可惜你之前却对他念念不忘……”说着,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

萧酒儿眼里闪过一道光芒,唇边勾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是,你家小姐以前是够傻的!”

两人上了茶楼,进入了包厢,靠在窗边,喝着茶水吃着点心,顺便看看下面为等温如才而疯狂的女人。

“来啦!来啦!”

阵阵尖叫声传了过来。

萧酒儿掏了掏耳朵,眉头微皱,看来,这追星不管哪个朝代都是有的……

萧酒儿转头看向大街上,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停了下来,一袭白衣翩翩的男子走了出来。

红唇微翘,一双丹凤眼轻轻上挑,眼里闪烁着高傲的目光。

“不错。”萧酒儿点了点头,从以前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她就知道温如才十分俊俏,如今看来,的确如此。“

萧酒儿的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打着手心,微微一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星光。

“噗!”

一口茶水还没有喝进去,全速喷了出来。

“小姐?”齐冉冉闪的够快,看着萧酒儿憋红的脸,嘟了嘟嘴。

萧酒儿指着下面的温如才:“这是个男人吗?用手绢?是个娘炮吧!”

齐冉冉嘴角抽搐,慢悠悠的说道:“小姐,温公子有洁癖……”

“还真是……”萧酒儿摇了摇头,实在是找不出词语来形容,继而站起身来,“走吧,咱们下去看看。”

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齐冉冉见此,连忙跟了上去,刚好跟温如才打了一个照面。

“温公子……”萧酒儿拱了拱手,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这位公子是?”温如才微微一顿,疑惑的看着萧酒儿。

有时候,萧酒儿挺怀疑这些古人的眼光的,不过是换了一身男装,就不认识了?

“咳咳……”萧酒儿干咳两声,朝前走了一步,淡淡的声音响起,“温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萧酒儿不过是换了一身衣服,温公子就忘了?温公子的借刀杀人,萧酒儿可是谨记于心啊!”

萧酒儿直起身子,甜美一笑。

而温如才的脸色已经变了。

众人听不见两人的声音,自然疑惑为什么刚才还温润如玉的温公子突然变了脸色,均疑惑的看着两人。

而此时的温如才心里却是十分疑惑,为什么萧酒儿完全变了性格,之前的萧酒儿并非这样!

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缝,正要说话,却听到萧酒儿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温公子,咱们的帐可要慢慢算,您可别在我找你算账之前就发生什么意外……”

“你!”温如才心里恼火,声音猛的提高。

而萧酒儿却是一笑,绕过温如才朝前走去。

一旁的齐冉冉连忙跟上,眼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小姐,你,你刚才跟温公子说了什么?”

萧酒儿挑眉,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传到了温如才的耳中:“我让温公子好好保重,毕竟人贱自有天收!”

“……”齐冉冉满头黑线,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温如才,感觉到温如才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戾气,缩了缩脖子……

两人走远,却依旧听到不远处疯狂叫着温如才的声音,只是,此时的温如才怕是心情不太好吧……

萧酒儿冷冷一笑,欠了她的,自然要百倍还回来!

第4章 女上男下

“小姐,现在我们去哪?”齐冉冉望着萧酒儿,小声问道。

萧酒儿挑了挑眉头,看向不远处的地方,“啪”的一声,笑了起来:“去那!”

齐冉冉疑惑的顺着萧酒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当看到牌匾上的三个大字时,顿时心里一惊:“小姐,那,那是青楼啊!”

萧酒儿自然知道那是青楼,努了努嘴,说道:“这不,这几日银子败了差不多了,不去挣点钱,怕是要喝西北风了!”

说完,萧酒儿加快脚步,迅速朝着“歌舞坊”走去。

齐冉冉顿时觉得一排乌鸦从头顶飞过,将军府哪里有小姐说的那么穷?

“小……”

“从现在开始,我是你家公子!”萧酒儿“啪”的一声打开折扇,唇边勾起了一丝笑容,挑眉看向齐冉冉,虽然笑着,但是齐冉冉从萧酒儿的眼神中接收到了警告的意味。

萧酒儿的意思很清楚,不按照她的意思做,那就扣工资!

齐冉冉捂住自己的荷包,瞪了一眼萧酒儿,纠结一番,不情愿的跟了上去。

歌舞坊大门紧紧的关着,而萧酒儿则是站在门前,扇子敲打着自己的肩膀,歪着头,眼神游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齐冉冉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萧酒儿,又看向大门,一脸的茫然:“小……咳,公子,你在看什么?”

萧酒儿眼神微微闪动几分,继而转头,似乎是在跟齐冉冉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你说,上次那老鸨到底有没有骗我?那丰胸秘方真的有用吗?”

闻言,齐冉冉的脸“噌”的一下红了个透,眼神不自在的看向萧酒儿的胸前,哭笑不得:“小姐,您的也不小啊……”

“唔……”萧酒儿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脯,又看了一眼齐冉冉的胸,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恩,比你还是大的,算了,那配方我送你!”不顾齐冉冉满脸通红,迅速绕到后门。

“花妈妈!”萧酒儿看到打扮着花枝招展的老鸨,顿时眼睛一亮,迅速来到面前,一张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

老鸨拿着手绢做扇子,瞟了一眼萧酒儿,眉头微皱,颇为怨气的说道:“我说萧姑娘,我姓徐,你叫我徐妈妈我没意见,怎么就成了花妈妈了?”

萧酒儿一愣,上下看了一眼徐妈妈,不以为然的说道:“花妈妈,你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是花妈妈是什么?”

“你!”徐妈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已经不知道是自己第几次纠正这孩子了,算了,不跟着丫头一般见识。

扯了扯自己的衣衫,正要回屋时,萧酒儿一把将她拉住了,小脸上满是笑容;“花妈妈,我的秘方呢?”

徐妈妈看着萧酒儿如花儿一般绽放的笑容,不禁感到好笑:“走吧,跟我回房间!”

“好咧!”萧酒儿顿时眼睛一亮,狗腿般的跟了上去。

“哎!小姐!”齐冉冉看着一点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萧酒儿,欲哭无泪。

房间里,徐妈妈看着一旁认真研究的萧酒儿,眼里不禁闪过一丝暖意,虽然萧酒儿一直在自己这里捣乱,看美人,但是若非有她,自己这个店子怕是也撑不下去了。

不知不觉中,徐妈妈想到了往事,一时间感慨万分,那个时候,萧酒儿虽然女扮男装,但是凭着她看人的经验,一下子就看出了是个女儿身,而她拿出来的点子,则是绝无仅有。

原以为她会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却没想到只是想要免费来看歌舞。

随着接触,也越来越喜欢这丫头了……

“花妈妈!”萧酒儿一声怒吼,顿时让徐妈妈耳朵“嗡嗡”直响。

“你这死丫头!”徐妈妈掏了掏自己耳朵,一个劲的哀嚎着,瞪了一眼萧酒儿,“做这么大声干什么?我还没聋!”

萧酒儿耸了耸肩:“谁让我叫了你几遍你都听不到,快告诉我,是不是这个样子……”

萧酒儿小嘴快速的翻动着,将用药方式重复了一遍。

徐妈妈点了点头,认同了萧酒儿,萧酒儿这才高兴起来。

“徐妈妈,柳姐姐说来客人了!”外面,齐冉冉的声音响了起来,而徐妈妈则是迅速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萧酒儿将东西收好,跟着走了出去,见柳姑娘跟徐妈妈说了几句,两人飞快的离开,不禁好奇:“冉冉,什么客人啊?现在不是大白天吗?”

齐冉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柳姐姐没告诉我。”

萧酒儿眼睛一转,将怀里的东西塞给你了齐冉冉,然后说道:“丰胸办法上面有写,你好好研究,我去去就来!”

紧接着,齐冉冉便感觉面前一道风过,再一睁眼,萧酒儿的人影早已不见。

齐冉冉跺了跺脚,知道萧酒儿不会出什么事,拿着秘方去了徐妈妈房间,这个东西真的能丰胸?

继而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脸色绯红一片,眼神慌乱的看向周围,咳咳,还真是有点小……

“人面兽心!表里不一!王八蛋!”房顶上,萧酒儿透过瓦片的缝隙,看着里面的人脸,心里一个劲的骂着。

“好咧,柳儿好好招待温公子!”徐妈妈晓得犹如花儿一般,扭着腰身走了出去。

萧酒儿眼睛一转,运起内力,迅速离开房顶,从旁边的窗户飞奔进去,继而开门,来到了温如才所在的房间。

此时还不是歌舞坊营业时间,所以整个大厅静悄悄的,当下,萧酒儿便戳破了窗纸,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把凳子,坐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

“想不到温如才温润如玉的公子形象下,居然是如此丑陋的心!想要女人就直接说嘛!”

撇了撇嘴,萧酒儿撑着下颚,瞪大眼睛看着里面的情形。

“天啊!温如才,你这个禽兽,居然这么粗暴的将柳儿姐姐的衣服撕破了!”

“啊啊啊!温如才!柳儿姐姐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你居然下的了口!”

“我受不了了!这么急着去床上干嘛?”

不知道何时,萧酒儿已经站了起来,恨不得将整个脑袋伸到里面去,扭着屁股,双手捂着嘴巴,差点就要叫起来了:“柳儿姐姐,你注意形象啊!”

“很好看?”淡漠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丝丝温柔让闻着沉入其中。

萧酒儿两眼发亮,看着里面衣不蔽体的两人,咽了咽口水:“好看,女上男下,真棒!”

第5章 空间萌兽

等等……

萧酒儿脸上的笑容突然间凝固了,下一秒,猛的转身,当看到眼前红衣翩翩的男人时,萧酒儿长大了嘴巴;“美男子!”

一双手已经先于脑子迅速的在眼前男子的身上摸索着,嘴里嘀嘀咕咕:“好棒的胸肌!”

“哇!宽广的胸膛!”

“天!毫无赘肉的腰身!”

“啊!屁股好有弹性!”

“摸够了?”男子一把抓住想要继续往下伸的小手,勾起红唇,脸上带着浓烈的笑意,一双眼睛里却射出骇人的光芒。

萧酒儿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迅速跳远,盯着男子绝色容颜,一双眼睛里满是迷离之色。

“恩?”男子轻哼一声,丝丝冷意萦绕在萧酒儿心头。

萧酒儿的眼神恋恋不舍的从男子脸上移走,撇了撇嘴唇:“没摸够……”

突然间,一阵冷气逼近。

萧酒儿猛的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绝色脸庞,立马咧嘴笑了,然而,还未彻底绽放出笑容,便看到男子的手掌迎面而来!

“帅哥,打架不先招呼一声吗?”

逃过一劫的萧酒儿拍了拍胸脯,见男子依旧脸上带笑,但是眼里的冷意愈发明显,当下一愣,立马指向男子后面;“快看!有灰机!”

待男子回头时,早已没了萧酒儿的人影。

“龙蓝。”淡漠的声音从红唇中吐出,很快,一名身着黑色的男子出现。

“去查查这个男人,同时……查查灰机和帅哥是什么东西……”说完,男子扫了一眼房间,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迅速离开了。

而此时的萧酒儿却是被眼前的景色给震惊到了,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她刚才心里就想着逃跑,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种力量所拉了进去,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荒芜的地方,一眼忘不了边。

“那个……有人吗?”迟疑的声音响了起来,萧酒儿缓慢移动着脚步,真可谓是眼看四方耳听八方。

“呼呼……”

“啊!”

萧酒儿一把抱住眼前的大树,四肢趴在树干上,紧紧的闭上眼睛:“谁?是谁?”

“娘亲!”萌萌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萧酒儿就感觉自己裸露在外的腿被一种软软的东西摸了一把,当下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娘亲?”

软软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疑惑,萧酒儿慢慢睁开眼睛,低头看着下面的某物,当下两眼冒起了爱心。

“天啊!好可爱!”萧酒儿迅速抱起了犹如茶杯犬的小兽,将它托在自己手心,怎么看都不够。

“娘亲娘亲!”小兽不住的在萧酒儿手心里跳动着,让萧酒儿的心都软化起来。

娘亲?

萧酒儿乐了:“你傻了吧,我可生不出你这种东西出来!”说着,戳了戳小兽的脑袋。

因为小兽的到来,萧酒儿的恐惧感少了几分,穿越这种神奇的事情都经历了,还有什么离奇事情是不能接受的?

“娘亲,名字……”小兽跳动着自己的身体,歪着脑袋。

萧酒儿一愣,扫了一眼全身雪白的小兽,随口道:“就小白吧!”

“谢谢娘亲!”小白欢快的跳动着自己的身体。

萧酒儿嘴角抽搐一番,想了想,问道;“小白,我是怎么进来的?”

“是小白啊,小白三天前就出生了,但是娘亲一直不进来,刚好刚才听到娘亲要逃跑,小白就将娘亲拉进来啦!”小白一脸开心的模样却是让萧酒儿郁闷不已。

“那我现在要出去!”

话音刚落,萧酒儿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走廊上。

下一秒,萧酒儿迅速奔跑,直接去了将军府藏书阁!

“娘亲!”正到处找书的萧酒儿突然听到熟悉且软萌萌的声音,一低头,果然是小白!

“你居然能出来?”萧酒儿惊讶不已。

小白高傲的扬起了头:“那当然,我可是神兽呢!”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本书递给了萧酒儿,“娘亲,快看!”

萧酒儿狐疑的打开书,一页一页,直到天黑,才放下书本,扫了一眼在自己脖子上的玉佩,撇了撇嘴:“还真是个好东西!”

藏书阁外面,萧山满脸疑惑,看着一旁的齐老,迟疑的问道;“你没弄错?酒儿真的一下午就在里面?”

“是的老爷,小姐风风火火的跑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齐老也十分奇怪。

萧山想了想,正准备进去时,便听到“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萧酒儿伸了一个懒腰,看到萧山,立马收拾好自己不雅的姿势,讪讪的笑了两声,走了过去:“爹,您怎么来了?”

萧山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女儿,许久才问道:“酒儿,你没病吧?”

恩?

萧酒儿一愣:“病?我没生病啊!”

“那你怎么突然间看了一下午的书?”萧山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也不怪她,自从萧酒儿落水被救起来后,就再也没有拿过书本。

“老爹,女儿看书不好吗?我才不要像你一样五大三粗,大字不识一个!”萧酒儿迅速说道。

萧山顿时老脸一红:“劳资五大三粗,还不是娶了你娘!”

“恩,估计我娘看你比较老实,所以才嫁给你,再说,现在不是流行美女配野兽吗?”萧酒儿笑眯眯的说道,眨巴着长长的睫毛,看着萧山。

萧山顿时一巴掌拍在了萧酒儿的背上:“小兔崽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萧酒儿捂着背,龇牙咧嘴的看着萧山;“老爹,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

萧山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但还是硬着语气说道:“哼,你这脑子成天都想着什么?”

萧酒儿讪讪的笑了两声,挽着萧山的手臂,笑眯眯的说道:“老爹,我这脑子里整天都在想您啊!您看,刚才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多难看?”

说着,挽着萧山往前走去:“老爹,女儿肚子可饿得很,咱们去吃东西吧。”说完,转头,叫道,“冉……”

突然间,萧酒儿愣住了,猛地一拍脑袋:“齐伯!我把您女儿弄丢了!”

第6章 屁是香的

“呜呜,小姐,你怎么能……怎么能……”齐冉冉站在萧酒儿身侧,脸上眼泪鼻涕一大把。

萧酒儿抱着茶杯,看着齐冉冉,一个劲的咽着口水,她从来没有想到,齐冉冉除了爱钱,哭功也如此了得!

“那个……”

“噗……”擦鼻涕的声音生生打断了萧酒儿的话。

萧酒儿翻了一个白眼,满头黑线的看着齐冉冉:“冉冉,你好歹也是淑女一枚,能不能不要做这么不雅观的动作?”

“小姐!你把冉冉一个人丢在青楼,还嫌弃冉冉!我,我不活了啦!呜哇!”

齐冉冉的哭声再次传来。

萧酒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好了,是我不对,我不该为了帅哥抛弃你……”

“好了,宝贝儿,别哭了……”萧酒儿拍了拍齐冉冉的手背,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宝贝儿乖,是我错了,你看,你要怎么样才能不哭了?”

“哼!”齐冉冉一个扭身,将背对着萧酒儿,那抽抽噎噎的模样,让人心疼不已。

萧酒儿嘴角抽搐,咬了咬牙,只听“砰”的一声,一个盒子出现在了齐冉冉眼前。

刹那间,哭声止住了,齐冉冉顾不得脸上的泪水,一把将盒子抱住,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多谢小姐!小姐休息吧!冉冉告退了!”

一句话,说得都不带停歇。

看着齐冉冉的背影,萧酒儿一阵肉疼,她的钱啊!

深吸一口气,萧酒儿压制住将钱抢回来的冲动,关好门,上了床,迅速进入了空间。

“噗噗噗!”刚刚进来的萧酒儿只听三声莫名的声音,下一秒,就能闻到一阵阵莫名的花香。

“咿呀,小白,你怎么成了三个了?咿呀,小白,你怎么老是转动啊?”萧酒儿傻笑两声,一双眼睛已经成了斗鸡眼,看着小白,猛的吸了吸鼻子,“这……香气……真好,真好闻……”

“噗通”一声,萧酒儿倒在了地上,瞬间打起了呼噜。

小白摇了摇自己短小的尾巴,睁大眼睛,迷茫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萧酒儿,奶声奶气的说道:“娘亲真的睡姿可真丑!”

一个时辰后。

“死小白!你他妈的对老娘做了什么!我的衣服呢!”

萧酒儿抱着胸,死死地瞪着小白,死的心都有了,她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娘亲!”小白眨巴着眼睛跑了过来,歪着头看着萧酒儿,“小白只是打了一个屁,什么都没有做吖!”

萧酒儿怒了:“你他妈为什么屁是香的!”停顿了一下,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当下一阵反胃,“我居然……呕!”

小白看着萧酒儿的背影,脸上浮现出红晕,“嘿嘿”两声:“娘亲的身材真好!”

这样子和萧酒儿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而逃出去的萧酒儿穿好衣服,将心中的不适感压了下去,抿了一口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里迸发出炽热的光芒:“连屁都是迷药,果然全身都是宝啊,嘿嘿……”萧酒儿摸了摸下巴,发出了一声奸笑,“银子,我来了!”

第7章 爹带你去青楼

“哈喽,小白!”萧酒儿一手叉着腰,一手将小白提了起来,迫使小白与自己对视,笑眯眯的看着小白。

一种不安的感觉涌入了小白全身,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激灵,朝着萧酒儿讨好的笑了两声:“娘亲,你,你要做什么?”

萧酒儿弹了弹小白的额头,柔声说道:“小白乖,娘亲啊,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小白的屁是香的,娘亲只是想好好研究一下小白,这样才能知道小白与其他动物的不同,才能好好养小白啊!”

“真的吗?”小白怀疑的看着萧酒儿,总觉得里面没有萧酒儿说的那么简单。

“真的!”萧酒儿立马点头,“怎么,小白不相信娘亲吗?”说着,萧酒儿拿着帕子点了点眼睛,带着哭腔说道,“小白觉得娘亲会害小白吗?”

“娘亲不哭,小白……”

“早这样不就好了。”看着被自己打昏的小白,萧酒儿露出了贼贼的笑容。

将小白放在地上,戳了戳小白的肚子,眉头紧皱,喃喃低语:“这逆天的东西,到底还有什么逆天功能……”

萧酒儿在空间里研究着小白,而外面的人则开始担心起来了。

“爹,你说小姐是怎么回事啊?已经三天没有出来了!”齐冉冉担忧的看着紧闭着房门,眉头紧皱,紧张的看着齐伯,“爹,小姐不会出什么事吧?”

齐伯看了一眼房门,丝毫没有动静,推了推,发现门已经在里面锁上了:“这几日,小姐可有反常的地方?”

齐冉冉连忙摇头。

“那就怪了……”

也不怪齐伯和齐冉冉担心,毕竟,萧酒儿可是一个不安生的主,一天不往外跑,那就浑身不得劲,但是这一次已经三天了,着实让人奇怪。

“天啊!”

突然间,齐冉冉瞪大眼睛叫了起来,“爹!小姐不会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了吧!”

齐伯心里一突,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怒道:“胡说!”

齐冉冉连忙闭上嘴巴,小心翼翼看了一眼齐伯,喃喃说道:“爹,我也是担心小姐啊……”

“怎么回事?”萧山的声音传了过来,看着他那凌乱的步伐,就知道萧山也紧张起来了。

“这丫头又在做什么?”萧山两道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向前一步,看向齐冉冉,“冉冉,里面还是没动静?”

齐冉冉点了点头,小脸上写满了担心,心里不禁嘀咕道,难道是小姐给了我那一盒子金银珠宝,心疼了?

“萧酒儿!”萧山大叫一声,惊起了树上的小鸟,但是房门却依旧紧紧的关着,没有任何的松动。

“酒儿开门,爹不关你禁闭,你出去玩吧!”萧山叹了一口气,原以为会看到萧酒儿高兴的扑向自己,然而,房门依旧是关着的。

这下,萧山愈发担忧起来了;“冉冉,你可有什么办法?”

齐冉冉眼睛一转,有了光芒:“老爷,您确定什么办法都可以吗?”

“现在还废话什么!”萧山瞪了一眼齐冉冉。

齐冉冉立马向前一步,昂首挺胸,清了清嗓子,大叫起来:“小姐!老爷要带你去青楼去了!”

一直在空间里的萧酒儿也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拍了拍小白,将它弄醒后,迅速出来,没想到就听到了齐冉冉这一句话,当下眼睛一亮,风一般的冲了出来;“爹!你要带我去青楼!”

第8章 王八看绿豆

那花痴的表情,闪亮的眸子,以及那激动的话语让众人满头黑线。

见萧山不说话,萧酒儿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向齐冉冉:“冉冉,你该不是在骗我吧!”

齐冉冉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是老爷说,不管什么办法,能将小姐叫出来就行的!”

“你这丫头,哪里能说这样的话!”齐伯满脸通红,看着齐冉冉,无奈不已。

萧山则是干咳两声,转移了话题:“你这几天在房间里做什么?饭也不吃,也不出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爹,我可是有正经事做的人呢!”萧酒儿见不能去青楼,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在一旁的石凳子上,毫无形象可言,“爹,我在家你也不放心,不在家你也不放心,你要我怎么做啊!”

萧酒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若是能像一个千金大小姐,老子还能担心?”看着萧酒儿的坐姿,萧山就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给了萧酒儿背后一掌。

“哎哟哟!打坏了!打坏了!堂堂大将军谋杀亲女儿啦!”萧酒儿大叫起来,上窜下窜的样子让齐冉冉忍不住笑了起来。

谁都知道将军打小姐那都是做做样子的,哪里会像小姐表现出来的那么痛苦!

“你这臭丫头!给我下来!成什么样子!”萧山气得吹胡子瞪眼,看着萧酒儿趴在树上的模样,老脸羞红。

见萧酒儿没事,众人也都放下了心,齐伯含笑走到萧山身边,笑着说道;“老爷,小姐还小,正是爱玩的时候,等长大了就好了。”

“哼,都及笄了,还小?”萧山脸红脖子粗的怒道。

“老爷!外面冷家送了请帖过来了!”小厮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萧山眉头一皱:“冷家?”

“老爷,这请帖是送给小姐的,说是请小姐明日去参加赏花会。”小厮小声说道,将请帖递给了齐冉冉。

齐冉冉疑惑的扫了一眼,朝着萧酒儿走去。

萧酒儿从树上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拿出来一看,不禁一笑:“什么赏花会,不就是王八看绿豆,看上眼的就那个那个啥呗!”

说着,一屁股坐了下来,喝了一口水。

“哪个哪个啥?”齐冉冉疑惑的看着萧酒儿,明显不懂。

萧酒儿望天,干咳两声,缓缓说道:“那个那个啥,就是男女一起滚床单!”

“臭丫头,嘴里没个德行!”萧山恨不得让萧酒儿回炉重造,真不知道自己女儿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萧酒儿朝着萧山吐了吐舌头,这才对这儿一旁的齐冉冉说道:“你去给冷小姐回个信,就说本小姐一定如期到达,几天没出去,也该松动松动筋骨了!”

说着,扭了扭脖子,唇边勾起一抹冷笑,让齐冉冉打了一个寒颤。

“爹,你赶紧去忙公事去吧,我得选选明天穿什么。”萧酒儿看着萧山,立马嫌弃的挥了挥手。

“臭丫头!”

萧山满脸无奈,在齐伯的安慰下走了出去。

房间里,萧酒儿玩着垂在胸前的发丝,眼里迸发出灿烂的光芒:“明天就来找他们收点利息!不然,也太对不起这具身体了!”

爆宠王妃:王爷乖乖就擒 主角: 南宫御风, 萧酒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