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时代 主角: 叶秋实, 张丞骏

单身时代 主角: 叶秋实, 张丞骏

第1章 相亲受辱

从咖啡馆出来后,估计对方已经看不到自己,叶秋实碎步小跑了起来,逃也似地跑到一个僻静处。“哎呀妈呀,总算出来啦!刚才真真正正是种煎熬啊!”再也顾不得一直端着的矜持的仪态,心情也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脑子才开始从刚才有些懵的状态中恢复了自我意识。“见多识广”,叶秋实现在觉得这个词特别亲切,好像就是为此时的她准备的,这一下子又得长多少见识呀,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真是啥人都有啊!

中午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想着看能不能遇到什么惊喜,没想到直接给一惊吓,她今天真算是又开了一次眼界,再次刷新了她对于某些人到底可以厚颜无耻到什么地步的想象。想想刚才经历的一幕,真像是做了一场梦,短暂却印象深刻,平时在电影或电视剧中看到的一幕,没想到自己却真真切切地当了一回女主角。

“你还是*女吗?不是*女的话也没关系,现在有几个还是*女呀,再说了那都是老一套,俺也不稀罕,关了灯还不都一样。那你的月收入在5万元以上吗?或者至少3万元以上,这是我对对方要求的底线。如果月收入没在3万元以上不是不可以,那你必须有套150平米以上的房子,那是不动产,这样的话,将来真有了孩子,也不至于太拥挤,生活质量才有保证嘛。”对方的话让叶秋实听的目瞪口呆,简直不知道是自己在相亲,还是对方在找有钱有房的老娘!最主要人家竟然问的理直气壮,还口口声声地说什么“现在是男方市场,找30岁以上的女人不像找小姑娘,就不能过多考虑对方的颜值了,颜值再高也不耐久了。”这都什么奇葩的逻辑呀!

“你离过婚吧?”“没离过婚,又这么漂亮,怎么到这个岁数还单着呢?这可不正常呀,身体没什么毛病吧?这个我可很介意。”“其实呢,我对对方的要求也并不高,只要贤淑明事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床上再那个些就好。”“你可能不知道,我那方面的要求其实还蛮强烈的,没办法,这身体在那摆着呢。”对方当时说完这句话,眼睛就那么直视着叶秋实,猛地抖起身上的肌肉毽子。这是几天前的一次相亲经历,那一次已经着实刺激了一回叶秋实。但没想到的是悲剧重演,这次感觉更伤人,如果说上次有被侮辱到的感觉,那这次是真的被侮辱了一把。如果不是修养到家的话,换作别的女人,估计怎么也会破口骂上对方一通吧,“什么货色,也不用脑子想想自己是什么德行,我看你就是个二百五,心理不健全,脑子里都装的是些啥呀!找老娘吃软饭还打着什么相亲的幌子呀!”当然这些话叶秋实全然说不出口,所以也只能是在心里狠狠的藐视了一下对方而已:“对于你这种有奶就是娘,充满肮脏思想的人我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哎,想想心就拔凉拔凉的,真是悲哀啊,这女人一过30岁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叶秋实不得不慨叹起现实的无奈和岁月的无情。想当年,追自己的也是一抓一大把的,而今天,还没到32岁的她竟然落得如此境遇,别人多看你几眼就像是已经算是对你可以的份了,对你再多说那么几句话,简直就得让人烧高香供起来呢!

“亲,在哪里呢?速回,女魔头找你,发威酝酿中!”正在胡乱思忖的叶秋实被手机里窜出来的微信留言惊回了现实,是好同事,行政秘书任佳佳在催她回单位。“女魔头”说的就是她们的主编伍梅里,一个接近更年期的美丽女人!

“离单位不远,安抚下,马上就回。”叶秋实敲下这几个字后,急忙去找自己的车,可是走到停车位的地方,远远地看到一个交警摸样的人正要往车上贴些什么。

“坏了,刚才停的匆忙,没注意,车旁边就有个‘禁止停车’的标志,车违规停放了!”叶秋实一看慌了神,急忙快走几步,“交警同志,交警同志,手下留情,手下留情!”但她还是晚了几步,走到交警身边时,交警已经开出了罚单。

“能不能私了啊,交警同志,我离交警大队挺远的,还有事情,没时间去交啊,念在首犯的份上,通融一下嘛。”叶秋实想要动用女性的魅力,看能不能将事情简单化,所以声音中充满了女性的温柔,甚至她觉得自己连眼睛里也都充满了女人无尽的柔媚之光,恨不得把面前的年轻交警用她那温柔的目光杀死。

“去去去,不要来这一套哈,这是妨碍我办公,妨碍公务你懂不懂?谁让你不遵守规矩乱停乱放了,跟首犯不首犯没关系,违章停车就得付出代价,及时去交罚款是正事。”对方似乎根本没把叶秋实的妩媚放在心上,义正词严,厉声呵斥,那表情那语气,说的叶秋实哑口无言。而且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这要是在几年前,只要稍微有意识地动用一下自己的美丽,就像面前这位年纪轻轻的小交警怎么也会犹豫几下,甚至就此放过自己一马的。而现在怎么样?情况真是严重超出叶秋实的想象,那位交警竟然丝毫不为所动,一脸的无动于衷!罚款是小事,意识到自己魅力的丧失这才是让叶秋实真心有些难过的地方。

“叶姐你到没到呀?我快招架不住了,女魔头眼看就要发威!马上,马上。”任佳佳的再次提醒让叶秋实如梦方醒,速回单位才是眼下最紧要的事啊。

“哎,这次只能自认倒霉了。罚就罚吧,人家交警同志说的对,违章就得付出代价,这次就当买教训了。但回去别让女魔头再给修理一顿啊,今天已经是够倒霉的一天啦!”看交警走开后,叶秋实急忙开车走人,“哧溜”一下,快速朝自己单位所在的写字楼驶去,至于交罚款的事情只能在方便的时候顺道过去办了。


第2章 “女魔头”临时托事

叶秋实相亲的地方其实离她所在的单位并不远,正是考虑到方便,所以趁中午下班的空闲时间才加了次相亲机会的。因为家里父母催的实在太紧,而且叶秋实自己也的确意识到年龄越来越大,对自己越来越不利,所以才接二连三的赴约相亲,毕竟从概率学上来讲,见的越多成功的机率越高,才可能碰到更适合自己的人嘛。但一连几次的约见下来却让她有些沮丧,怎么这个时代靠谱的男人那么稀缺呢?跟任佳佳抱怨时,任佳佳就告诉她说,成不成先别管那么多,即使很不靠谱,那就当长见识了,要不然,你怎么能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奇葩男呢?看来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今天算是又长了一次见识!

车开的快,不大会功夫,叶秋实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副主编姐姐,你可来了,赶快去女魔头办公室吧,她正等着你呢。”《美丽.魅力》杂志社的行政秘书任佳佳见叶秋实前脚进了办公室,后脚立即跟了进来,心急火燎的对叶秋实说到。这种急切的情绪让本来想要喘口气,喝口水的叶秋实不敢怠慢,因为刚进办公室,一着急,甚至连工牌也忘了戴上就急匆匆朝主编伍梅里的办公室走去。

叶秋实刚想敲门进去,走到主编门前却听到伍梅里似乎正在里面说话。叶秋实的手停到了门边,她侧耳听了听,隐约听到伍梅里好像正在用乞求的声音和什么人在讲话。这可是难得听到的语调,伍梅里一向高傲,出生优越,家境优越,老公在她嘴里也是一等一的优质好男人,孩子又刚刚留学英国,因此,她平时与别人说话,不管是故意还是非故意,语气中总有一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优越感,她什么时间也会乞求别人了?那对方会是个什么人物呢?叶秋实有些犹豫要不要这个时候进去呢?这个时候进去会不会很糟糕呢?正犹豫着,旁边两个新来的采编和一个美工朝这边走来,叶秋实怕被她们误认为是故意偷听,所以情急之下,手就敲响了主编办公室的门。里面似乎立即停止了说话声,然后就听到了伍梅里旧有的腔调,沉着而冷静的说到:“进来。”

叶秋实推门而进,让她意外的是屋里只有伍梅里一个人,桌子上放着伍梅里的手机,她才意识到刚刚应该是伍梅里同电话另一端的人在讲话,另一端会是谁呢?能让伍梅里用哀求的语气说话不能不让叶秋实充满好奇。

“你看看你,上班时间工牌也不戴!”伍梅里还真是眼尖,叶秋实一进门,她就注意到了叶秋实胸前没有佩戴工牌的事实。“怎么回事?听说又相亲去了?中午那么大工夫也不闲着。要我说,你这个人脑子就是被门挤了,上次我给你介绍的那位,你说多好一个人,除了长相稍微差强人意一些,哪里配你差了?人家可是个实业公司的老总呢。”伍梅里话一出口,跟刚刚叶秋实无意间听到的语调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伍梅里不提还好,一提上次介绍的那个相亲对象就让叶秋实有点恶心,他那长相哪是稍微差强人意啊,体型膘肥体壮的,最主要是牙长的难看,那是叶秋实最难以忍受的一点,尤其是想到一旦发展为恋人关系,如果接吻的话,嗯,还是别想了,叶秋实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样的画面。

“好了好了,我也懒得管你的事啦,缘分这东西的确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今天找你呢,是临时有个事情,需要让你替我下午去出席一个活动,我有些其他事情没办法参加。”伍梅里话锋一转道出了急着找叶秋实的原委。

“给,这个是活动的入场券,你抓紧收拾一下,现在赶过去,时间应该还来得及。”说完也不容叶秋实多说,伍梅里顺手递过来一张土豪气息浓重的邀请函。

“劲能健体连锁馆开业”、“下午3点”、“市体育中心”,叶秋实迅速扫了一眼邀请函的内容,看到了这些关键信息,啊,3点,现在已经过了2点了,还那么远的距离!叶秋实看到那些信息开始有些心急。

“好的,主编,我马上赶过去。”说完,叶秋实急匆匆从主编伍梅里的办公室里走了出去,根本顾不得再行收拾,甚至没来得及再看一眼自己的妆容,因为她觉得现在能按时赶过去已经算是烧了高香,实在顾不得太多了。


第3章 竟然会是他

每到一个路口,红灯亮起来的时候,叶秋实都有些不自由主的心焦虑,因为时间匆忙,又是开业典礼,觉得去晚了实在不好。那个叫作什么“劲能健体连锁馆”的开业典礼怎么会请到自己的主编?是谁开办的劲能健体连锁馆?叶秋实对此一头雾水。不过,其实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过于值得去奇怪这些的,伍梅里作为一本在本市、全省乃至全国都有些影响的杂志的主编,接触的人当然会很多。再说了,健体馆和美丽事业有着直接的联系,所以从理论上说,这个健体馆邀请到伍梅里出席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倒是自己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反而有些奇怪,也许对方和主编伍梅里纯粹是因为私交才请她出席的缘故吧。

远远的看到市体育中心那里人头攒动,一个宏大的拱形彩虹门上写着“劲能健体连锁馆10馆开业典礼”。呵,这个叫做“劲能健体”的健身馆还真够可以的啊,规模不小了啊,都是第10家连锁店开业了,看来老板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啊!

好不容易找到个停车位,停好车后,看看时间,已经基本到了开业剪彩仪式的最后时间。而恰在此时,手机响了起来,叶秋实低头看了看,是伍梅里打过来的。

“喂,喂,你大点声,我听不太清。”因为过于喧闹,叶秋实一直没能听清楚伍梅里电话里说的什么内容。她急忙又朝外走了走。

“你怎么还没到?刚才健身馆的张总打电话问我到哪里啦?我跟他说你替我去了。记着你是要代表我上去剪彩的哈,抓紧去主席台那里。”终于听清楚伍梅里的意思后,叶秋实连着急也顾不得了,急忙转身扒开看热闹的人群,朝主席台的方向挤去。等终于赶到主席台,走向台后,她一抬头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仔细定睛一看,叶秋实一时间有些发呆,竟然是张丞骏!虽然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但的确是他,张丞骏!她的第一反应是想要逃脱,对,有种想要逃的冲动!但因为距离太近,对方也似乎认出了她,想躲也已经来不及。

“叶秋实!真的是你呀!刚才伍主编告诉我来不了,说叶副主编要替她参加剪彩仪式,我还纳闷这个叶副主编会是谁呢!没想到竟然会是你!”张丞骏满眼的惊喜。

“对不起,路上堵车,来的晚了一小会。我一点也不知道是你的店开业,是不是赶快举行剪彩仪式呀?”叶秋实小声提醒处于惊喜状态中的张丞骏。

“好,好,你来就好,不晚,有什么晚不晚的,自己开的店。”张丞骏一如既往的嘴皮子溜,说完便清了清嗓子,进入另一种状态。

“亲爱的各位朋友,同仁们,各位媒体友人,今天有幸邀请到大家亲临卑店开业庆典现场实属有幸。作为劲能健体第10家连锁店,该店将一如既往地秉承造福众人,强身健体之根本,为大家的健康服务......”张丞骏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自己健身馆的发展历史来,站在旁边的叶秋实的思绪却忍不住飘飞到了九霄云外。

也就是在大二刚刚开始的时候吧,一直对叶秋实有好感的张丞骏开始对叶秋实展开热烈的追求,买花,约会,捎各种小吃,总之变着法地想要接近叶秋实。也怪了,许是女孩子的直觉,无论张丞骏怎么努力,叶秋实始终觉得张丞骏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类型,倒不是说外形怎么样,张丞骏虽然不属于男神级别的男生,但其实长的也属于好看的那种,但就是太能说会道了,一点也没有安全感,而且还总会时不时带给人心计比较重的感觉。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感受太深,后来无论张丞骏为叶秋实做什么,叶秋实的芳心始终没有被真正打动过,因此,结果也就可想而知,到大学毕业时,二人也没有能建立起正式的恋爱关系。后来,叶秋实又考上了研究生,而来自小地方出身普通家庭,家境不太富裕的张丞骏则直接进入了社会打拼,二人之间的联系也就越来越少,情感牵绊不了了之,后来甚至就音讯全无了。

“喂,喂,喂,秋实该剪彩了。”站在旁边的张丞骏一连提醒好几声,叶秋实才从往事的思绪中抽离回来。

“喔,好,好的。”她努力让自己显得不慌乱,显得镇定,显得优雅,轻轻从身边礼仪小姐手里取下剪彩用的剪刀。

“现在我宣布劲能健体第10连锁店正式开业,欢迎大家进店免费体验!”随着张丞骏充满兴奋的高喊,剪彩仪式进入尾声。

“进去体验一下吧。对了,待会去服务处领张VIP健身贵宾卡,今天我邀请的客人每人一张。”张丞骏见大家都进店里了,叶秋实还愣在那里就热情的招呼说。

“不了,还是改日吧,今天太热闹了,而且因为中午有事,没来得及休息,有些累。”她想到中午的相亲经历,突然对眼前的张丞骏多了些暧昧的好感,相比那些男人,张丞骏就显得还是自有其长处呢!“祝贺哈,你看我一直还没来得及表示祝贺呢。”叶秋实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到之处,伸出手真诚的说到。

“谢谢,谢谢!也好,今天的确比较热闹,如果中午又没休息的话,累也是一定的了。小贾,带叶小姐去领张VIP健身贵宾卡。”张丞骏因为还有其他人要招呼,就急忙喊来身边的服务人员叮嘱说:“好好照顾好这位女士,千万别给我怠慢了。”

“好的,一定,这边请,叶小姐。”一位姓贾的服务员应声而到,礼貌地伸出手引领叶秋实朝办理贵宾卡的地方走去。

“有空记得一定要来我这里健身啊,带上你的老公家人都可以的,一律优惠。”张丞骏边走边和叶秋实告别,然后转身去另一边忙着招呼其他人去了。


第4章 林咏薇挨揍

从繁闹的环境里脱身,回到自己的家里,打开冰箱,却突然发现里面几乎空空如也。叶秋实禁不住哑然失笑,想想,还是上次爸妈过来时,自己专门出去买过一次东西,此后就几乎没怎么再专门购过物品,往往是回来时顺手捎些小东西和简单物品。真是年龄大了,什么都变了,连一向最喜欢的逛街购物似乎也变得提不起兴趣了。走到卫生间梳妆台前,叶秋实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脸,脸上也似乎依稀有了鱼尾纹的痕迹,女人真是不禁老呢!她又想起自己在张丞骏开业典礼上的自己,不知出于什么心态,突然有些抱怨主编伍梅里也不跟自己多说说是谁开的店,否则的话,如果知道是要见到他张丞骏的话,说什么也要收拾一下的。她顺手打开梳妆台的抽屉,里面常用的面膜竟然也没有了。

看时间还早,她决定去小区的超市里买些水果蔬菜犒劳一下自己,顺便买些面膜敷敷脸,美容一下,有几天没有好好捯饬一下自己了。

还真是巧的狠,刚一出电梯门,迎面碰到了楼下的李大姐,一家三口,应该是刚接完孩子回来。

叶秋实因为水管问题,去楼下借过工具,看到他们一家三口转身走进楼梯时的身影,真心觉得自己有些孤单呢!人与人真是大不同,李大姐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老公、孩子全都有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看上去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叶秋实内心慨叹着朝超市走去。但还是决定先去旁边的化妆品专卖店转转,买了面膜再说。她现在突然觉得外在的容貌比吃似乎更重要!这也是年龄给逼的,以前天生丽质的她没怎么捯饬,整天还经常有人夸呢,现在这种夸赞声真是越来越少了。

“欢迎光临,这位女士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一进化妆品专卖店,一位服务员小姐热情的迎了上来。其实,在主编伍梅里的影响下,叶秋实现在倒是偶尔会光顾市内一家大型美容院,也办了那里的贵宾卡,可是不知道是心里的执拗观念还是出于自尊的原因,叶秋实其实去的次数实在有限,她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很美,并不需要花费过多的时间在美容上面,而现在的她突然意识到这种局面已经悄然改变。

“哦,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有我需要的那种面膜?”叶秋实告诉对方自己想要的牌子后,对方摇了摇头。叶秋实有些失望,但服务员小姐岂肯放弃这么好的推销机会,于是不停地向她推荐起其他牌子的面膜来。经不住对方热情的感染,叶秋实最后还是先买了几贴,决定回去试试效果。

等买了蔬菜水果回到家后,天已经黑了下来,还没来得及休息休息,突然接到好同学林咏薇的视频来电。接通视频电话的瞬间,叶秋实被对方的形象吓了一跳,蓬头垢面,脸上还有着明显的淤痕,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揍了!没接通电话前,叶秋实还在心里嘀咕:“你个林咏薇,真是的,电话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一脸倦容邋遢不堪的情况下来电,丑态都让你看见了!”但没想到对方竟然更糟糕,糟糕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

“你别哭,别哭,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叶秋实顾不得其他,急忙关切地问到。

“秋姐,我被人揍了,你看看我被揍成什么样子了!”电话那端的林咏薇边说边撩头发,让叶秋实看她脸上的伤痕和抓痕。

“你别让我看这些了,我还能看不出来你是被人揍了吗。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5章 无心插足别人的婚姻

“我,我,我当了一回别人的小三。”林咏薇在电话里抽泣着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什么?你当了别人的小三?怎么会是这样?你不是最痛恨那些第三者了吗?怎么自己还会去当别人的小三?”叶秋实听了林咏薇的话后,一脸的不解。但她这么一问,林咏薇在电话那端却越发的哭的厉害。

“我,我其实根本不知道他结了婚啊,他一直骗我说他没有结婚,所以才会这样的。他一直对我不错,我还天真的以为找到了一个绝世好男人,真是瞎了眼。”林咏薇一直抽泣着。“因为太爱他,当知道他已经结婚后,本来还幻想他会跟他的老婆离婚,但没想到我和那个男人交往的事情早早的就被他老婆发现了,我这伤就是被他老婆打的。你都不知道当时有多丢人,就在马路边上,他的老婆像个疯狗一样,对我是又拉又扯,许多同事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我算是在这里没法待了。”“秋姐我去你那里吧,我也想了,这个城市我也真心不想待了,今天晚上我就收拾收拾,收拾完了就去找你好吗?”林咏薇痛苦的表情让叶秋实很是痛心,整个事情她也知道了个大概,看来林咏薇也只能如此了。

“好吧,你还是先及时去处理一下伤痕,别留下什么疤,收拾妥当了就及时来我这里吧。”叶秋实叮嘱说。

等挂了电话,叶秋实本来想要做顿美餐的心情被林咏薇的遭遇消磨的荡然全无。她草草的吃了些水果,早早的就躺到了床上。

林咏薇作为大学时最好的姐妹,一直与叶秋实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后来二人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的研究生,虽然所学专业不同,但还是可以一直见面联系,一直还是最好的姐妹。其实大学时,与张丞骏的交往关系也多少受到林咏薇的影响,林咏薇私下里经常觉得张丞骏并不是理想的对象人选,还告诉她说见到过张丞骏一些不好的行为,虽然林咏薇说的张丞骏的那些行为叶秋实从未亲眼看到过。否则的话,叶秋实有几次真有可能会软下心来答应张丞骏的请求,与他建立起恋人关系的。后来,最终因为联系单位时各自找到了觉得适合自己的地方,所以她留在了上学的城市,林咏薇不得不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林咏薇的痛切经历突然触动了叶秋实的内心,渐渐淡忘的往事像渐浓的夜色般突然清晰起来。

其实两年前,叶秋实曾经真切地喜欢过一个人,陈伟嘉,嘉实传媒集团的副董事长。当时,叶秋实对陈伟嘉是那种一见倾心的喜欢,对方完全符合她对于白马王子的期待,成熟,睿智,刚毅,英俊,体贴,而且富有!虽然叶秋实对想要找的人富有不富有一直以来从没有特别大的预期,自己又不是不可以挣钱,找的男人只要能够自食其力,关键是对自己好就可以了,但对方富有的话岂不是更好?与陈伟嘉是在嘉实传媒集团举办的一次活动中结识的,二人一见如故,至少叶秋实当时有此感受。学习传媒专业的经历让两个人很有共同语言,许多见地常常会不谋而合,一来二往,叶秋实甚至开始悄然憧憬起自己可以就此幸福地踏入恋爱之城,最后走进婚姻的殿堂了。

但世事往往是无法按自我的主观意愿去发生发展的,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如果与林咏薇现在交往的男人比的话,对方还算是个真诚的人,算得上是个正人君子。当陈伟嘉发现叶秋实爱上他之后,主动告诉了叶秋实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而且明确地告诉叶秋实他不可能离婚,因为整个嘉实集团就是他老婆的父亲,也就是他的岳父投资兴建的,但如果叶秋实可以接受他的现实的话,他也非常乐意与叶秋实保持交往,因为陈伟嘉告诉叶秋实他对她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叶秋实从自我的直观感觉觉得陈伟嘉的话是真的,但真的又怎样,假的又如何,难道她叶秋实还会沦落到只配去做别人的情人?经过痛苦的内心挣扎,叶秋实最终放弃了这段看似美好的海市蜃楼般的情事,也一度因此对婚姻没了任何念想。如果不是好面子的父母在背后死命催促,她根本没有任何动力再去往婚姻的路上努力。

一想到陈伟嘉,叶秋实突然觉得特别失落寂寞,那是个多么好的男人啊,可是为什么好男人都已经结婚了呢?还是经历过婚姻的男人更懂得女人,让女人更容易爱上呢?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没有结婚又很懂她带给她幸福感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呢?无意当了一回别人小三的林咏薇是不是也会这么想呢?

“难道我叶秋实就注定会与婚姻无缘吗!”叶秋实有些寝食难安,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前尘往事因为林咏薇的痛苦遭遇而越发的清晰,明天快些到来吧!她内心默默祈祷着。

可是明天又会是怎样的一天呢?没谁能准确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


第6章 初识于向垚

尽管心事重重,昨天晚上噩梦连连,休息的特别不好,但天一亮,叶秋实不敢怠慢,急忙起床,她需要集中精力,暂时忘却林咏薇的悲惨遭遇,清空脑子,好努力做好今天的工作。她今天有个重要任务,新一期杂志要拍摄封面,约的模特公司的模特要进棚摄影,这是上个月就定好的事情,她必须现场监工,以确保拍摄效果和质量。

用微波炉热了袋纯奶,然后吃掉了昨天捎的夹馅面包,叶秋实急匆匆出门。

但似乎路上的车已经开始多了起来,本意想要避开拥堵高峰的她还是无法绕开每天似乎都要面对的糟糕场面,而且这糟糕越来越严重。当然这种糟糕与每个人都有关系,所以大家也就不得不同时面对,她时不时听到车喇叭声,但管什么用呢,这个时候车的鸣叫声只会增加大家心烦的情绪。

等车的间隙,微信里有条语音信息,“叶姐,今天伍主编说家里有事来不了了,监督拍摄封面的事情她让我转告你务必保质保量,按时完成。”是行政秘书任佳佳的语音留言。

这条语音留言来的太及时了!本来焦灼不安的叶秋实稍微放松了一些,她就害怕伍梅里比自己还早到单位,毕竟伍梅里是主编,而且又年长自己不少,所以她特别不愿意看到伍梅里眼神里的寓意:“我都按时到单位了,你竟然还迟到!”至于另一名副主编纯粹负责文字,所以其他的事情很少过问。但伍梅里为什么会不来呢?以往这种重要的事情她是很少缺席的。叶秋实想不明白,难道和昨天的电话有关系?算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一想到昨天,想到昨天的一系列糟糕经历,叶秋实就觉得头疼,所以干脆还是不要去想为好。

慢慢爬行,车慢的要命,急死人的节奏,等终于赶到单位后,叶秋实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一些。

“叶姐,模特公司的模特已经来了,在接待室那边等着你,摄影师李墨墨正在接待他,和他聊着。”

“好,我马上过去。”叶秋实快速地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装和头发,掏出化妆袋,简单的又涂了涂口红,然后配戴上工牌,作为领导,工作中这些基本规范她还是要带头遵守的,然后拿上任佳佳递过来的拍摄合约,急忙朝接待室走去。

“叶姐,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新一期杂志的签约模特,于向垚,这是我们的副主编叶秋实。”摄影师李墨墨见叶秋实进了接待室急忙起身介绍。

“您好,叶副主编,多多关照。”一位棱角分明,透露着冷峻气质的美男子站起来,彬彬有礼地伸手与叶秋实握手,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模特,身高在专业模特中并不算过于高大。

“您好,您客气了。我看过你的资料,你们公司的周总是我的好朋友,是她极力向我们推荐的你,而且我们伍梅里主编见过你,我相信一定错不了,希望你好好表现。”叶秋实显得诚恳而得体地说到。

“谢谢,谢谢。很期待与你们的合作。”不知道什么原因,于向垚多少有些羞涩,他的目光与叶秋实对视一眼后,就没敢再直视她。叶秋实看到后有点纳闷,做模特的怎么还这么内向?难道这就是伍梅里主编嘴里口口声声夸赞的美男模特吗?还是伍梅里真的老了,见不得有点姿色的男人了?

“墨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没有的话,咱们就去摄影棚,在那里再具体沟通。”工作中的叶秋实干脆利落,决不拖泥带水,虽然她多少有些怀疑伍梅里的眼光,但没有拍摄的话,很多话都很难说的准,有的人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会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没有了,叶姐,到那里之后,根据具体情况再说吧。你说呢,于先生?”李墨墨又转身问了问模特于向垚。

“嗯,是的,我想现场沟通最好。”于向垚回答到,他的目光一直斜睨着叶秋实,但一心想着如何拍摄好本期封面和插页的叶秋实并未注意到这么冷峻的美男子对她却是一见倾心呢。她也根本没有想到于向垚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因为工作规律和市场需求,同一个模特很少第二次出现在她们的杂志封面,因而与许多模特也往往只是一面之缘。

生活中我们会经历什么,会与谁有段缘分?既有迹可循,似乎又没有任何规律可遵,于向垚出现了,初识于向垚,叶秋实无法预知他在自己的生活里究竟意味着什么?今后会与他有什么交集?她来不及想这一切。


第7章 男色主题

“咱们这期杂志的主题呢 ,与男色有关。你也应该看过我们的杂志,它的定位是都市白领女性群体,是具有独立意识,思想观念比较开放自我,男女平等意识比较强烈的群体。所以,你的出现一定要让她们有惊艳到的感觉,这是你出现在封面上的意义所在。因此,我希望你要尽情地展现出你所代表的男性群体性感的一面,你要充分想象男性看女性时的眼光与心态,只是现在角色互换,是那些充斥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女人们用那种眼光要看你,准确地说要看你所代表的具有一定‘姿色’的男人们,当然啦,这里没有任何歧视的意味,是一种欣赏,对男色美的欣赏!”可能是有些拘谨,于向垚一直没有放开,他的状态一直并不是特别理想,总是无法达到叶秋实心中所向往和想要的境界。

“好了,咱们先歇一会吧。你也休息休息,好好想想我刚才对你说的那些话。”叶秋实见效果一直不是太好,有些心烦,就决定暂时休息一会。

于向垚有些闷闷不乐,他悄然地坐到了一边。

正在此时,主编伍梅里的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样?秋实,我说的那个模特不错吧?你们拍的怎么样?”伍梅里在电话那端似乎充满了期待,叶秋实压着火也不好发作,只能含糊其辞地说还可以,伍梅里一听就有些不高兴,“什么叫还可以?我跟你说他可是他们公司里模特当中气质最好的,你要相信我的眼光,我阅男无数,他拍好的话,味道会特别与众不同,一定可以吸引众多现代女性的喜欢。”“当然你别曲解哈,我说阅男无数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不是那方面的意思。”伍梅里又补充说到。“好好挖掘他身上具有的独特气质,多与他交流交流,他个性当中有一种细腻的东西,并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个性,但也正因为此,他才具有他自身的独特气质。”看来伍梅里对于向垚的了解还真是下了番功夫,当然做为主编嘛,必定有别人无法替代的东西。

放下电话后,回味着伍梅里刚才的每一句话,也许伍主编是对的,于向垚身上的确有种与众不同的味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面前他没能很好地展现出来?叶秋实决定好好与于向垚再行联络熟悉起来,也许那样有助于让于向垚的状态松弛下来。

“小马,给于先生端杯咖啡。”叶秋实看于向垚一个人静坐在一边发呆走神,向在摄影棚负责化妆的马晓悠喊到,然后她便走了过去。

“对了,于先生,你家是哪里的?”叶秋实决定打破惯常规律,主动与于向垚聊起家常来,而以往,无论男模特还是女模特,工作就是工作,叶秋实很少与他们聊些工作之外的东西的。

“我,我吗?你问我?”于向垚因为无法达到叶秋实所要求的状态,一直有些自责,看叶秋实亲切地和自己说话,以为是听错了。

“是呀,于先生。”叶秋实依旧笑意盈盈。

“哦,你还是叫我向垚吧,叫于先生我觉得太生分了。”于向垚依旧有些腼腆,“我老家是河南的,来这里发展有三年了。”于向垚又告诉叶秋实他家的具体所在。

“喔,是吗?咱们俩的老家邻省,老家实在离的不是太远呢,在这么远的地方能够遇见也算是有缘啦。”叶秋实听了于向垚的介绍,发自内心的说到。

“是嘛?是啊,这么大个城市,人这么多,像咱们两个邻省,老家离的又那么近,能够碰到还真是不易呢。”于向垚一听叶秋实那样说显得特别高兴,人的神情也一下子改变了许多,连眼神也变得更加有神了。

许是觉得只是工作关系,叶秋实甚至没怎么过于关注于向垚的五官细节,现在仔细定睛一看,她才发觉于向垚的气质还真是像主编伍梅里说的那样,非常独特,有种混血人的味道,眼睛非常深邃,而又有种温柔有加的魅惑,有一刻,她甚至都有些悄然心动。

“晓悠,晓悠,你过来。”叶秋实仿佛是有了重大发现般,急切地朝刚刚放下咖啡走到一边的马晓悠喊到。

“再帮向垚改改妆,要重点在眼睛处下下功夫,画出一点烟熏妆的味道,但又不要太重,知道嘛。服装换那套直领,质感更强的那套。”叶秋实有些兴奋地叮嘱着马晓悠。

等化完妆的于向垚再次出现在叶秋实面前时,叶秋实觉得眼前一亮,真的有被惊艳到的感觉,这是她看到于向垚后第一时间的反应。而于向垚因为突破对叶秋实因为喜欢而带来的距离感后,身体状态也显得更加放松,整个人更加魅惑性感。经过一些细节的沟通之后,叶秋实终于感觉拍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凭着多年的经验,她觉得这期杂志的封面和插页一定可以突破以往,获得更好的赞誉,主编伍梅里应该更加骄傲有加了,毕竟于向垚是她挑中的模特。不过,最终的效果好才是根本。

正在叶秋实暗自高兴,准备结束拍摄任务时,突然看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她有些犹豫,这年头骗子电话如此之多,对于陌生号码的来电总是抱有一种警惕之心。

叶秋实到底接没接这个电话?又究竟会是谁的电话呢?有时候一个电话的确没有多少意义,有时候一个电话却也会带来深刻的影响。


第8章 好马欲吃回头草

叶秋实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去接电话,电话不响后,又有些不安,觉得还是接起来为好,知道是不认识的人的话直接挂掉不就好了。但随之于向垚的电话却又响了起来。已经收拾妥当的于向垚看了看电话号码后直接接起了电话。

“张总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在杂志社的摄影棚这边,刚刚拍完杂志要的主题。”于向垚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叶秋实听了个正着。

“张总?不会是张丞骏吧?会有这么巧?他怎么也和于向垚认识?路子够野的呀!”叶秋实有些纳闷,自己的电话刚挂,于向垚的电话就响,难免会怀疑刚才的电话有可能就是张丞骏来的,“他怎么弄到的自己的电话号码?昨天也没有告诉他,准确地说是太匆忙,根本就没有互相留联系方式。”

“好的,我让叶副主编接你的电话哈。”正揣测间,于向垚将他的电话递给了叶秋实。

“谁呀?谁的电话?”叶秋实还是多少有些怀疑自己刚刚的猜测。

“劲能健体的老总,张总,张丞骏,他说他认识你,你们是老同学。”于向垚解释着。

果真是他!真是够巧的!

“秋实啊,你说你,刚才我打你的手机你也不接,真有你的。”刚接过电话,张丞骏在电话里就开始抱怨说到。

“嗨,我哪知道会是你呀!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就没敢接,你也知道,现在骗子可是多的很喔,我担心又有什么推销骗人的,为省事就挂喽。”叶秋实有些开玩笑地对电话那端的张丞骏说。

“也是,也是。昨天你走的太匆忙,我那里又太忙,所以忘了要你的号码。这不,我是通过你们伍主编才要到的你的号码。”张丞骏急忙解释说。

“对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老同学相见,吃个饭叙叙旧。要不是你说累,急着要走,昨天晚上就应该一起吃个饭的。”张丞骏很真诚的语调,这么年过去之后,声音之中更多了份淡定的成熟气息,有种让叶秋实无法急着拒绝的沉稳。

“好吧,你说在哪里?”叶秋实脑子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

“真的,那可说定了哈,我马上安排饭点,等定下来具体地点就告诉你。”听的出,叶秋实的应答让张丞骏有种掩饰不住的兴奋。

其实叶秋实此时的心情挺复杂的,说不清楚的复杂,你说当年已经拒绝了的人为什么还要答应他的邀约?这不是有些想要吃回头草的意味?再与张丞骏交往的话,至少她觉得是存在这种意味和想法的。而且既然是从伍梅里主编那里要的电话,那自己目前单身的现状估计张丞骏也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能是现实逼的吧,这些年也算是经历了不少人,总是找不到更适合的人选,在没有下定决心一直这么单着走下去之前,总是对身边的一切机会有所憧憬的,即使这机会很虚无缥缈,总还是可以带来些暂时的希望之光的。

“对了,向垚,你和张丞骏也认识呀?”放下电话,递给于向垚手机的瞬间,叶秋实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嗯,我去年的时候给他的健体馆做过代言,现在也经常去他的健体馆健身,现在也算是比较熟悉的朋友。”

“哦,是这样。”叶秋实觉得现在的张丞骏还真是不简单,应该算是比较有头脑,很会做生意。可不是嘛,要不然,生意能做那么大发?人家可是已经开了10家连锁健身馆了!叶秋实想到这里,突然有种愉悦的高兴感,一种莫名的快感在心中膨胀升腾。

是啊,对方如此成功,却也曾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哪个女人有此经历时不会暗自高兴呢!何况现在,与他的不期而遇,有种让叶秋实回头就可以吃到草的期待。


单身时代 主角: 叶秋实, 张丞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