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一宠上瘾:老公太霸道 主角: 秦飞羽, 上官玉

Boss一宠上瘾:老公太霸道 主角: 秦飞羽, 上官玉

第1章 男友是gay

“该死的宋煜,特么的,放着老娘这样如花似玉的女人不要,竟然敢这样对我!”秦飞羽一边喝酒,一边骂。

她不过就是出差一周,在一起一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高高兴兴的回到公寓,看到的竟然是如此香艳的一幕,一气之下,她上前一脚踹在了某男的屁股上!

咔嚓……

嘭……

一声脆响淹没在了关门声中。

魅情酒吧

秦飞羽坐在吧台边上,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

“小姐!怎么了?心情不好?一个人喝闷酒啊?”

一个带着猥琐笑容的老男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吧台上摆放的酒杯,不着痕迹的与自己手上的酒杯调换了。

秦飞羽脸表情都不屑给他一个,现在看到男人的脸,她整个人就反胃,白了男人一眼,小嘴微张,眼神迷离,脸上已经呈现出一丝醉态,嘟哝了两句,随手拿起了吧台上的酒,一仰头喝了个干净。

男人眼底露出了几分笑意,看着酒杯中一滴不剩,一双手缓缓地摸着她的手臂,白嫩,光滑,再看看那一张酡红的小脸,天庭饱满,五官周正,是个美人儿!

见手臂被人抓住,秦飞羽眉头一皱,用力一甩,拿上吧台上的包包,抬脚便要离开。

见状,男人yin笑着追了上去,这样一个尤物可不能就这样跑了。

一站起来,秦飞羽却感觉到一番天旋地转,体内的热度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她清醒的神志,穿过了层层人群,她走到了走廊上。

看到面前的房间,歪着头打量着,309还是603?

吱呀~

门没锁,秦飞羽摇摇晃晃的推开门,走了进去,甚至连灯都没有开,洗完澡,就直接扑倒在床上。

体内的温度越发升高,只希望这个房间不会有人。

刚刚想到这里,却听到门咔嚓一声打开了,顿时她想要逃,可是身体软绵绵的,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躺在床上,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上官玉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根本没有锁,不禁皱了皱眉,阴鸷的目光冷冷的扫过一眼房间,随手关上门,走了进去,将衬衣脱了随意的丢在了沙发上,便朝床边走去!

黑漆漆的环境,却没有阻止他的脚步!

突然,他的脚步一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夹杂着浓郁的酒味,却依旧能够准备的分辨出,那是女人的气味!

透过窗户外那依稀的月光,依稀可以看见床上躺着的娇小玲珑的身影!

呵,又是辰给他找来的女人么?嘴角处勾起了一抹冷笑,眼底的冷意不由得加深了几分。深邃的眸子中透出丝丝危险的气息。

缓缓的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后,冷声道:“怎么给我送来的,就怎么送走!”

说完,手机便随手一甩,目光幽深的扫过床上躺着的人影儿!

身体的燥热让秦飞羽更加痛苦的扭动着身子,口中溢出细弱蚊蝇的声音,为这样的环境平添了几分暧昧!

沐浴之后,却仍然没有降低她身体的热度,脑海中顿时闪过那个男人之前的笑意,心下一沉,那个酒……

上官玉冷笑一声,伸出一只大手,嫌弃的看了床上的人影儿一眼,扯着她的手臂,便要将她往地下扔!哪里来的女人,竟然敢躺在他的床上!

突然,身体上一股凉凉的温度传来,让秦飞羽心中一喜,下意识的抓紧了那只手!

咚——

上官玉一个不察,高大的身子猛地往下一扯。

两人被摔倒在地。

高大的身影压到了秦飞羽的身上,只听到他一声闷哼,目光狠狠一沉,正在他准备推开身下的女人之时,秦飞羽的手臂却勾上了他的肩膀,随之火热的唇便迫不及待的凑了上来。

上官玉一闪而过的冷光,真是一个大胆的女人。

伴随着沐浴的馨香,以及散发出淡香,直袭上官玉的呼吸,黑暗中,阴鸷的眸子闪过一丝危险,冷笑一声,不过他对她没有半点兴趣!

秦飞羽火热的身子一点即着,唇凑上去印在了他的俊脸上,轻笑着:“解药!”

闻言,上官玉的动作狠狠一顿,脸色一沉,眯着眼睛盯着黑暗中这个胆大的女人,火热的身体还在不停的扭动着,咬牙道:“竟然将我当成解药!”

上官玉冷着一张脸,高大的身影狠狠压下,周身散发出骇人的戾气,居高临下的俯下身,在她的耳边,低语道:“女人,爬上我的床,这就是代价!”

啊……

秦飞羽痛苦的叫出了声,随后竟然小声的呜咽了起来。

闻言,上官玉眼底一闪而过的深色,不由得温柔了下来,但是秦飞羽脸上的痛苦之色仍旧没有半点减轻!

这时,秦飞羽却忍不住小声嘟囔道:“投诉,技术差就不要出来接活儿!”

她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却一字不差的落入了上官玉的耳中,原本脸上的温柔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俊脸上再次恢复了冷漠!

动作上也不再有任何隐忍,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和呻吟声传出……

长夜漫漫,却只留下了一室旖旎,对于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女人,上官玉从来不会有怜惜!

第2章 称职的解药

清晨

酸软无力,疼痛难忍,好难受!

秦飞羽轻轻的动了动,便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脑袋中闪过了昨夜的一幕一幕,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弹了起来。

啊~险些叫出了声,及时捂住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旁边还躺着一个不着寸缕的背影,不用说,这就是昨夜翻云覆雨的男人!

特么的,二十几年的清白,竟然毁了,还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可惜她的前男友是个gay,她说怎么每一次他就牵牵小手,还以为他那是保守,原来,根本就是对她没有性趣!

这能怪谁?难道要他说出“对不起,我们性别不合适吗?”想想,她也是真够傻逼的,在他们交往一年的时间里,两人经常勾肩搭背的去健身,打篮球,没想到蓝颜也是挖墙脚的一把好手!次奥!

秦飞羽低下头,看着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以及男人后背上,依稀可见的抓痕,他们昨夜到底是有多么的疯狂?还是药力太猛了?

想到这里,秦飞羽无法淡定的在床上待下去了,迅速的翻身跳下了床,将自己的衣服穿上,抓起包包便要跑,只是这时耳边却响起了昨夜,那个男人在她耳边所说的话。

“女人,爬上我的床,这就是代价!”

想要这里,秦飞羽看着此时正熟睡的男人,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坐在了沙发上,拿出了本子和笔,洋洋洒洒的一段文字,随手将手中的纸扔到了沙发上,顺便还从钱包中掏出了一百块,一并留在了那里。

在她转身之际,包里的一寸红底照片却掉在了地上!

铃铃铃~

铃铃铃~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床上的男人,半响,男人伸出手,大手准确无误的摸到了手机。

“那个女人呢?”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但却还是无法掩盖其中的冷冽之气。

“什么女人?”对方疑惑的声音传来,上官玉却陷入了一阵沉默,而后电话的那头紧接着说道。

“上官,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对方公司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你要是再不出现,他们就要走了!”

宋子辰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几分揶揄,声音也有几分上扬!

上官玉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他竟然睡了那么久,冷冷的回道:“让他们等着,等不及就赶紧滚!”

而后便挂断了电话,看到空空如也的床,早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有些诧异的皱了皱眉,这个女人还没有拿到钱,怎么就走了?虽然技术不怎么样,但是好歹是个chu,他这人对自己满意的事情,一向大方!

长腿迈出,缓缓地下了床,不住寸缕的站在地毯上,却被沙发上的一张白纸吸引住了目光,一个转身坐到了沙发上,毛毯便盖在了大腿上,挡住了一片春光。随即将白纸拿到了手上,只是下一秒,白纸已经被揉成了一团,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女人!”

致亲爱的解药:

十块的技术,九十块的小费。

不谢!不见!

一转过头,便看到旁边放着的一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那无疑是在赤果果的嘲笑他,脸色一沉,迅速掏出了手机,拨出了电话!

“喂!给我马上上来!”

上官玉狠狠的朝电话中吼道,声音中夹杂着浓浓的怒气。

三分钟之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上官玉冷冷的坐在沙发上,随意的靠在上面,修长的腿翘着二郎腿,此时的他早已经穿戴整齐,一身阿玛尼西服在他的身上穿出了冷硬的气质,半眯着眼,目光紧盯着前方,眼神没有焦距,可是身上的气息却是十分的骇人!

赵钦小心翼翼的看了对面的男人,冷漠异常,暗自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爷,您有什么吩咐吗?”

上官玉一个回眸,冷冽的目光扫过了赵钦一眼,吓得他,整个人往后一缩,这位爷,到底是怎么了,一大清早怎么又那么大的火气?疑惑的打量了房间一眼,充斥着欢ai过后的痕迹,难道说这位爷yu求不满?所以才会那么大的火气吗?

“给我查昨晚的监控录像,找出那个进入我房间的女人!”只要一想起那个女人,心中的火气更甚,侮辱他,很好,非常好!那就祈祷不要被他找到!

赵钦愣了愣,随即立即回过神道:“是,爷,马上就下去查!”

语毕,便迅速拨打了一个电话,将事情吩咐下去,可是一分钟过后,赵钦却是苦着一张脸,说:“爷,昨夜进了您房间的女人身份不明,只留下了这个!”

说完,便将手机递上前去,上官玉眯了眯眼,这个男人的身上,时时刻刻都透露出了危险的气息!

乌黑亮丽的长发,窈窕的身影,冷冷的滑动着屏幕,可是不管哪一张照片,都只有一个背影!

赵钦拿着手机的手一抖,手机险些掉在了地上,可是看到爷那一张气的接近扭曲的脸,更加好奇,到底那个女人对他做了什么!

“出去!”

上官玉冷冷的开口道!

赵钦几乎是想也没想的,便冲出了房间,这种压抑的气氛,他可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缓缓地伸出手,按在了太阳穴上,一大清早就被气的气血翻滚,不得不说,那个女人本事很强!

可是在低头之际,地板上赫然一张一寸的照片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弯腰,捡起了地上那张红底的寸照,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肩上,白皙的皮肤,即使是未施粉黛,也是一个可人儿,没想到昨夜躺在他身下的,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缓缓地将照片放到了爱马仕钱包中,嘴角处却牵起了一抹可疑的弧度,既然有了照片,那还怕找不到这个女人吗?

脸上虽然有着笑意,可是眼底却是阴冷一片,睡了他,侮辱了他,那么容易能够逃得了吗?

从来都是他甩掉女人,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这样大胆的女人,天涯海角,只要她还存在这个世界上,那她一定逃不掉,不管在哪里……

她都一定会被找到!

到时候她才会真正的感受到什么叫“十块钱的技术”

那个时候,一定会让她跪在他的身下,祈求他……

嘴角处噙着一抹残忍的笑意,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女人,你逃不掉的!”

第3章 全部的资料

四年后,机场!

一个长相精致的小女孩儿,扎着两个麻花辫,一身的公主装扮,黑色的小礼服,头顶上还带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僵硬。

“咦,你看这个好可爱的小女孩儿啊!”

“是啊,是啊,就跟小公主一样,真漂亮!”

……

小女孩儿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随意的披散在肩头,一件白色的衬衣加上紧身牛仔裤,将一副好身材完完全全的展示了出来!一张白净的脸上,始终都挂着清淡的笑意。

对待机场的路人,一一微笑示意,轻轻的摸着小女孩儿的头,将头上有些变形的蝴蝶结整理好。

“喂,秦飞羽,你为什么要把我搞成这副鬼样子?”

一直脸色不好看的小女孩儿,沉声道,明明是稚嫩的小孩子声音,却听出了一股森寒之气!

秦飞羽嘴唇微微一勾,扯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乐意,怎么?你还想要造反不成?你是我儿子,我想要怎么给你穿,你就怎么穿!”

“……”

“秦飞羽,这里,这里!”

机场的候客厅,一个高大的男子看到两人的身影,便激动的挥舞着双手,声音几乎压下了整个机场其他的杂音!

秦飞羽一抬头,便看见了正在向她挥手的男人,牵着身边的小孩儿便走了过去。

“你的车呢?秦豪杰!”

上下了打量了眼前的男子一眼,二十岁出头,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显得十分的俊秀帅气,一米八的个头,也成功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秦豪杰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话,反而盯着她手中牵着的可爱小孩子,蹲下身子,扬起了一张老少通吃的笑脸:“真漂亮的小女孩儿,这就是你的那个女儿?”

说起女儿二字来,还估计加重了语气!

啪~

只见面前可爱的小女孩儿将头上的大蝴蝶结狠狠的一扯,便甩在了秦豪杰的脸上,一张漂亮的小脸皱在一堆!

秦豪杰见状,愣了愣,这个小孩儿的脾气真大!

“秦昊轩,你干什么?没教过你应该怎么叫人吗?叫舅舅!”

秦飞羽脸色一板,压低了声音吼道!

小孩儿竟然直接扭过头,连看都能不看两人一眼。

“呵呵呵!姐,你这个女儿脾气有点大啊!跟你很像!”秦豪杰讪笑从地上站了起来,只是女儿二字才刚刚一出口,便再次收到了一个冷眼!

不过,由于秦飞羽在面前,小孩儿没有在开口!

“好了,快走了!”

说完,便将行李扔给了秦豪杰,她牵着小孩儿去拦出租车!

一栋现代高楼之中,豪华的办公室,一个男人随意的将长腿放在办公桌上,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紧紧的盯着电脑屏幕上!

此时,秦飞羽三人正离开机场,坐上出租车离开。

啪~

定格在了秦飞羽的那张正面特写上,缓缓地拿出了钱包中的寸照,修长的手指在相片上轻轻的蹭了蹭。

上官玉不急不缓的拿出了手机,低沉的声音适时响起:“把这个女人的所有资料发给我!”

“姐,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秦豪杰从后视镜打量着秦飞羽的表情,脸上的青涩未脱,即使是再高大,看起来也是一个大男孩儿!

秦飞羽缓缓地抬起了头,斜睨了他一眼,示意他接着说,这货只在有事要求她的时候才会叫姐,一般都是连名带姓的叫,就跟生了一个白眼儿狼的儿子一样!哪里有做妈的那种威严?

“姐,我想要辞职了!”

秦豪杰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她的表情。就怕她有任何的不高兴!

“你辞职关我什么事?”秦飞羽白眼一翻,她还没有到那么多管闲事的地步。

“不不不!姐,这回你可一定要帮帮我!”秦豪杰苦着一张脸,要不是没有路可走了,他又怎么会拉下脸皮来求她呢?

“真丢人!”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小孩儿忽然板着一张脸道。

小脸上全是对秦豪杰的嫌弃,他竟然有这样一个舅舅,真是丢人,求秦飞羽?她还不坑死你?

“喔?帮你啊?可以啊!”

秦飞羽脸色一转,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可是那眼中却蕴藏着一抹别有深意!

“条件你开,只要你顶替我去上班!”

秦豪杰咬咬牙,甚至连她的条件都不听,只要能够甩掉那工作,要他做什么都愿意!

闻言,秦飞羽好奇的看了他两眼,心中不禁闪过了几分疑惑,到底是什么工作?让他这样深恶痛疾?

反正她正好也要找工作,而且还能够卖给他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就连工作是什么都没有问,秦飞羽便点头应下了!

车子飞速而过,最后停在了秦飞羽的小区门口,已经有四年的时间没有回去过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秦豪杰,先把房间打扫了,然后你再给我说说你是在哪里工作的!”

秦飞羽一进门,便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后便一动不动。

一旁的小人儿这时将头上的假发,裙子统统给脱了下来,从箱子中找出了自己的衣服换上,甜美可爱的小女孩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冷冰冰的小正太!

看得秦豪杰愣了神,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指着眼前的小正太,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这……不是女儿啊?”

一听到女儿两个字,秦昊轩脸色一沉:“你眼瞎吗?”

“……”

秦飞羽也只是斜睨了秦昊轩一眼,懒得搭理他,反正她要给他打扮,他又没有办法拒绝,真不知道这个小屁孩儿到底像谁,年纪轻轻脾气就那么大!

“姐,公司的地址我一会儿告诉你,我先去打扫房间了!”

那一口一个姐,喊得秦飞羽顿时也没有了脾气,毕竟还是自己的弟弟,她还是做不到太变态的!

秦豪杰是秦飞羽同父异母的弟弟,虽然两人架没有少吵,不过感情倒还是不错的!

秦豪杰却是露出了几分喜色,总算是逃脱了那该死的公司,该想想怎么庆祝呢?不过一定得低调,低调中进行!

第4章 入职

东方传媒公司

秦飞羽站在大门口,抬头看了一眼大楼,心中想起秦豪杰说过的话,直接走进去,然后找三楼的刘组长。

深吸一口气,大步的往公司的大门走去。

“对不起,小姐,这里是私人地方,您不能进去!”

门口处,被门卫所拦住。

秦飞羽一愣,不是说了直接进去就好了吗?公司什么时候变成私人地方了?

这时,她突然间想起了,之前秦豪杰好像给了她一个工作证,低头在包包中翻了一阵,随后将工作证戴在了脖子上。

门卫脸色微微一变,互相对视了一眼后,态度却明显好了许多:“请问小姐,您是?”

“我顶替秦豪杰的工作的,是他让我来的!”

秦飞羽不急不缓的道,脸上全是平静之色。

“小姐,里边请!”

两人迅速将手拿开,为她放行。

抬脚往公司走去,脸上的笑意却始终没有断过,这个她这几年学会的本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总是要以微笑面对!

只是,当她踏进了公司大门之后,两人的眼底却是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顶替秦豪杰,就是那个经常闯祸的白痴男?

乘电梯直达三楼,如愿找到了刘组长的办公室,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进来!”

秦飞羽推门走进,首先映入眼帘的则是一个秃顶,带着标准的亲和力微笑,不急不缓的走进,这时,埋头的人才总算抬起了头!

只是清淡的瞟了她一眼,一脸不耐烦的道:“什么事?你是哪个部门的?没有事情不要来烦我!”

还没有等她开口,一连三个问题十分的咄咄逼人!

秦飞羽笑笑:“刘组长是吧?我是秦飞羽,是即将到贵公司上班的!”

即使是面对他如此迫人的气势,她仍旧能够保持一脸淡然的笑容,甚至连半点情绪起伏都没有。

“我们公司没有招人,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刘组长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着她,一身标准的OL装扮,脸上还画着淡妆,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但是到了这里,不出一个月,必然会熬得老十岁!

“既然你是刘组长那么就没有错了,我是代替别人来上班的!”

“秦豪杰?”

刘组长脸色微微一僵,接过了她的话。

眼底闪过了一丝惊讶,她竟然是秦豪杰那个混球找来的代替品,看外形还挺不错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苦!

秦飞羽点点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刘组长一提起秦豪杰,脸色就变得有些僵硬,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那臭小子不会是得罪了人,现在把她给推出去做挡箭牌吧!

啪~

刘组长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眼镜,戴在了脸上,仔细的端详着秦飞羽,让她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像是猴子被人观赏?

心中却是越发的肯定,秦豪杰那小子一定是惹了什么事情,否则这个刘组长不会那么奇怪的!看她回去不好好找他算账!

“秦小姐,对吧!”

刘组长绕着秦飞羽晃哒了好几圈,终于停在了她的面前!

咯噔~

秦飞羽心微微一沉,疑惑的抬起了头,端着一脸诚挚的笑容,看着面前这位年过四十却已经秃顶的中年男人!

“刘组长,有事儿您说!”

还没有进公司,她的奴性竟然又出现了,真是丢人!果然是上学怕老师,上班怕领导!

“秦小姐,既然你是顶替秦豪杰的工作的,那么他的工作现在也要全权交给你处理了,你有问题吗?”

刘组长不急不缓的开口道,眼睛却是一刻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干他们的这一行,不仅仅要脸皮够厚,还要抗压能力强,懂得随机应变!

秦飞羽愣了愣,茫然的看着刘组长,他有什么工作?怎么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很严重呢?难道就是因为工作没发完成,秦豪杰那小子才要溜吗?

见她没有吱声,刘组长紧接着道:“也就是说,你从进公司开始,你只有一个工作!”

一听只有一个工作,秦飞羽心中一喜,只是脸上却始终不动声色,脸上的笑意不减,静待着他的下文!

“你知道我们这是一家什么公司对吧?”

说起工作,刘组长却突然停顿了,反而问起了她公司的情况!

秦飞羽摇摇头,传媒公司?难道是拍电影的?

刘组长脸色沉了沉,看向秦飞羽竟然也多了一丝无语,她居然连他们是什么公司都不知道,还来顶替秦豪杰的位置,不过也好,反正这一块儿也不会有人愿意上,说不定,这一个菜鸟,还有一点机会,那长相……

想到这里,刘组长的脸色缓和了不少,轻咳了一声,接着道:“咱们公司是全A市最大的娱乐公司,顾名思义就是娱乐消息的主要生产地,你知道娱记是做什么的吧!”

秦飞羽点点头,娱记?那不就是八卦记者吗?

总算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只要是女人,多少都知道娱记是什么,因为,那就是女人的天性!

秦飞羽走出公司,整个人显得有些没精打采,想起之前刘组长所说的话!

“好了,现在工作证你也有了,从明天开始,你就正式接替秦豪杰的工作,你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采访A市四少——上官玉,不管是什么,只要有关他的任何消息都可以爆出来!”

“上官玉是谁啊?”秦飞羽兀自的想着,走在大街上,心不在焉的样子。

嘭~

哎哟……

“小姐,你没事吧?”

秦飞羽脑袋晕乎乎的,坐在地上,一脸的郁闷,怎么走在路上,还要被撞?

只见面前伸来的修长白皙的手掌,秦飞羽总算是回过神,顺着视线往上,脸上的表情都瞬时僵住了,就连标志性的笑容也都在这一刻忘记了!

小麦色的皮肤,浑身透露出了阳光的气息,脸上扬着温暖的笑容,这是她看到过最好看的笑容了!

“没……没……没事!”

秦飞羽飞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别开了脸!

第5章 宋子辰

心中却是一阵郁卒,暗骂自己没用,都是生过孩子的人了,竟然看到男人还会忍不住红了脸!

哎呀~

可是越是紧张,那鞋子就像是跟她作对似得,脚下一滑,好不容易要站了起来,却又再一次滑了下去!

大手忽然向前,一个箭步,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没有预期的疼痛,秦飞羽疑惑的睁开了眼睛,一张放大了的俊脸,吓得她急忙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那地板就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似得,每动一次,却距离眼前的男人越来越近!

“小姐,你要是喜欢我这样抱着你,说一声,不用摔的那么狼狈的”

宋子辰嘴角微微一勾,声音中则是止不住的上扬。一身的阳光气息!

咚~

心中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秦飞羽推开了他的怀抱,总算是如愿的站了起来,迅速的往后跳开了一步,与眼前的男人保持着距离。

干笑一声:“谢谢,谢谢你了!”

宋子辰见眼前如此窘迫的女人,一张白皙的脸蛋儿竟然染上了一抹红晕,配上此时的表情,竟然觉得有几分可爱!

“既然要谢?该不会只是嘴上说说吧?”

啊?

秦飞羽茫然的抬起头,不解的盯着眼前谈笑风生的男人,脑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既然要感谢,怎么也要吃个饭,或者喝个茶吧!你说是吧?小姐!”

宋子辰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整个人就像是笼罩在阳光之下!

这一刻,他竟然想要逗逗这个女人,走路竟然会摔倒,看到男人会脸红,看起来呆呆的,眼睛眯了眯,注意到她身上的工作证,好像还是东方传媒的人!真是个有趣的人,东方传媒还有脸皮这么薄的记者么?

秦飞羽突然间回过神来,一抬头却正好对上宋子辰那似笑非笑的脸,心中一闪而过的怒气,顿时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脸上的表情僵了僵!

“这位先生,是你撞到了我,我没有让你道歉,你竟然还有脸让我谢你?”

秦飞羽睨了他一眼,已经完全从花痴中恢复了过来!

见状,宋子辰倒也不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那我给小姐道歉,请小姐吃饭好了!”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呆萌,而是犯了花痴啊!果然长了一副好皮囊就是有这点好处!

哼~

秦飞羽冷哼一声,甩给了他一个潇洒的背影,甚至连多余的话都没有说,踩着高跟鞋扭头便走,要是被秦昊轩那小子知道,他老娘被人调戏了,还会脸红,估计又会冷着一张脸骂她没用了!

见人离开,宋子辰却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扬声道:“记住,我叫宋子辰,下次请你吃饭!”喊完之后,脸上的笑意却加深了不少!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她不由得再次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男人,男人,该死的男人!她竟然还会对着那男人犯花痴,真是丢人!

直到人影消失在了转角处,宋子辰才缓缓的收回了目光,转身往东方传媒公司走去!

铃铃铃~

兜里的手机一番震动,宋子辰刚刚伸出去的腿及时收了回来,随即站在原地,将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

“喂!上官,什么事?”

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上扬,透露出几分阳光的味道!

“你现在什么地方?”

上官玉不急不缓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冰冷的语气与宋子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子辰缓缓地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建筑物,淡淡的回道:“东方传媒公司!不是你让我给你解决采访的事情吗?怎么?难道你还忘记了?”

前几天,东方传媒的一个愣头青小子,竟然伪装进入了他们公司,试图拍上官,被上官一气之下给直接扔了出去,并且气的要将公司告上法庭,之后公司的人来说过几句好话,好在那小子也没有拍到什么,私了,赔点钱的事情。

“喔,这样啊!那你办完赶紧回公司!我找你有点事情!”

上官玉说完后,便扣下了电话。

宋子辰放下了手机,看了好几秒,随即摇摇头,这位爷还真是难伺候,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他只有一个人!

轻叹了一口气,这才再次走进了公司。

秦飞羽回到家里,便把秦豪杰拉出来好好的审问了一番,单手提着他的衣领,瞪大了一双眼睛,一脸不善的道:“秦豪杰,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非要离开公司?而且还要有人顶替?”

一开口便是浓浓的质问,秦豪杰被她的气势所惊讶到,久久的没有开口,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有几分呆滞!

这一幕,落在了旁边的小人儿眼中,嫌弃的瘪瘪嘴,别开了眼,不愿意看眼前的两人!

“姐!有话好好说,这件事情我是可以解释的!”

秦豪杰急忙握住了她的手,高大的身子也因为半弯着身子,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哼!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秦飞羽冷哼一声,松开了他的衣领,重重的坐到了沙发上,冷冷的扫过他一眼!

秦豪杰将衣服扯了扯,皱巴巴的衣领也被他抚平,这才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瞟了她一眼,还是冷漠的模样,心中顿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难道说她已经知道了吗?

压下心底的担心,缓缓地道:“姐,我是因为采访的时候得罪了人家公司总裁,被人从公司给扔了出来,老板不让我走,非要我找到有人接替我的工作,姐,这工作虽然有点累,但是工资很高的,你看你现在……”

说着,还意有所指的看了一旁的秦昊轩一眼,现在她是单亲妈妈,还带着一个儿子,正是需要钱的时候,那么好的机会,也希望她不要错过了!

秦飞羽眯了眯眼,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缓缓地坐直了身子,沉声道:“工资多少?”

闻言,秦豪杰脸色一喜,急忙回道:“保底工资三千,你不用实习,直接就能够拿工资,我之前做了半个月,也算你的,如果能够完成任务的话,你每个月的工资上万不成问题!”

过万?秦飞羽看了一眼低头玩手机的儿子,再看看秦豪杰,对她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是秦豪杰着厚脸皮都坚持不下去,一定不会是那么容易的。

咬咬牙:“好,你现在跟我说说什么A市四少,上官玉是谁?”

第6章 上官玉

秦豪杰没想到她还是同意了,大喜之余便把他所有压箱底的资料都翻了出来,一本厚厚的册子摆了出来!

“好了,都在这里了,姐,你先看着!”

秦豪杰拍拍手,慷慨的分享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秦飞羽愣了愣,随即翻开了面前的册子,只是第一页,便是一张被剪裁下来的旧报纸,一个醒目的标题。

上官玉,杀伐果断,收购陈氏企业。

上官玉,出席XX拍卖会,以XX百万拍得一副字画。

……

翻了好几页,却始终都是这些消息,没有半点八卦花边消息,这还是娱乐新闻吗?

“这是财经报纸?你们还有这一块儿的业务?”秦飞羽缓缓地收回了目光,不解道!

这些报纸上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连这个传说中的上官少爷是圆是扁都不知道,这种富二代不是很丑,就是很老。

秦豪杰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姐,所以这就是你今后的工作,挖出四少的花边新闻!”

说起这个,他也不由得对她露出了几分同情之色,心中默默的祷告,姐,你就别怪弟弟坑你了,没有办法啊!谁让他进了一个这种传销一样的公司呢?只有坑自己人了!

秦飞羽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果然如此,原来这就是她的唯一工作。

“对了,姐,只要是你能够拍到四少的任何照片,那么你的出行费用将全部报销!”

秦豪杰紧接着说道,只要一和钱扯上关系,他就要特别的说明!

闻言,秦飞羽嘴角噙起了几分笑意,这样来说是不是要简单多了。

之后,秦豪杰给了她一些伪装的经验,以及挖掘八卦的经验,看她已经跃跃欲试的模样,他的那颗心总算是落了地!

上官企业公司大楼

“上官,你那么着急的找我回来做什么?难道公司要垮了?”

宋子辰随意的看了一眼斜坐在椅子上的上官玉,半真半假的说道!

上官玉缓缓地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淡淡的瞟过了他一眼,修长的腿从桌子上移开,微微的坐直了身子。

“还记得四年前的那个女人吗?”

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办公室中响起,脸上露出了那标志性的笑容,嘴角牵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宋子辰心底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每当上官露出这样的表情时,那么就预示着有人要倒霉了!

“哪个女人?”宋子辰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难道就是那个睡了一夜,然后给了你一百块,还有九十块是小费,那个大胆的女人?”

一段话说下来,他甚至都没有停顿一下,可是却没有注意到上官云那越发阴沉的脸,办公室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

“英国那边应该还有人在找你,要我送你一张机票吗?”

上官玉冷冷的扫过他一眼,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凝结住了!

宋子辰脸上的笑意一僵,不敢再继续说下去,脸色一转,收起了那抹嬉笑,打趣,正色道:“那您是准备直接把她给抓回来,狠狠处置呢?还是把她送进牢房里,告得她牢底坐穿?”

上官玉眯了眯眼睛,没有接话,眼底闪过一丝冷冽,嘴角轻轻的牵起,勾出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秦飞羽便穿戴整齐往公司走去,抬头看了一眼高大巍峨的大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这一次,门卫没有拦住她,不知道是因为此时是上班高峰期,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反正她一路上畅行无阻。

直达三楼,敲响了刘组长的办公室!

扣扣扣~

“进来!”

秦飞羽轻轻的推开了门,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轻声开口道:“刘组长,早!”

谁知,刘组长却是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随意的将桌上的文件扔了出来,冷淡的道:“这是你的入职资料,自己去把入职办了,你的工位在外面靠墙的那一个,没事就出去!”

一句话说下来,都没有停顿一下,秦飞羽还在走神,却看到刘组长抬起了头,这才猛然间回过神,拿起桌上的资料,便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

心中久久萦绕着刘组长的话,暗自咋舌,这里的人难道说话都这样吗?就像是要投胎似得!

走出办公室,随意的扫了一眼,偌大的办公室中,却根本没有几个人。

这么大的公司,不会就几个人吧?可是这些桌上好像都有东西,那么那人都去了哪里呢?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算了,不管那么多,还是先把手续办了!

按照文件上的写好的流程表,总算在跑上跑下之后,她办理好了入职,再次回到办公室,却发现竟然坐满了人!

刘组长站在面前,见秦飞羽走来,忽然出声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新同事,秦飞羽,顶替秦豪杰的工作!”

嘶~

刘组长的话音刚落,几乎是统一的响起了一阵抽气声,秦飞羽脸上的笑容不减,微笑着挥手:“大家好,我是秦飞羽,今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欢迎她的到来,这时,刘组长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走到了旁边去接电话!

距离秦飞羽比较近的一个小姑娘突然凑了过来,好奇的盯着她:“秦飞羽?对吧?你怎么会顶替秦豪杰的工作呢?”

秦飞羽愣了愣,看来秦豪杰那小子的影响还不小,不过她既然已经决定接受这个工作了,那么就要把他的所有问题也都要揽到身上。

礼貌的笑笑:“因为我需要工作!”

小姑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轻叹了一口气道:“唉~你不知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刘组长便再次走了过来,急忙缩回了脖子,目视前方,一切只当没有发生过。

刘组长神情严肃的扫过了众人一眼,他手下大概有十几个人,有年轻的也有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男女比例也挺协调的!

看到他如此严肃的表情,不由得让众人一惊,心想难道又有什么事情了?

“现在你们立刻把行头带上,一个小时之后,在上城购物会合!”刘组长掷地有声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改变!

“是!”众人齐声回道!

秦飞羽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收拾东西,那速度果然是很快,可是她却站在原地,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你还愣着做什么?要我亲自给你收拾吗?”刘组长冷冷的扫过她一眼。语气不善。

第7章 上城购物

秦飞羽脸色一僵,疑惑道:“刘组长,我要准备什么东西?”

菜鸟,果然就是菜鸟,要不是这个职位没有人愿意,他怎么也不会同意让这么个菜鸟入职的,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也只有将就了!

“带上录音笔,相机!”

刘组长冷声道,说完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秦飞羽没有反应过来,便见向她抛来的东西,条件反射的接住了录音笔和相机,连声道谢!

“还不赶紧跟上!”

紧接着,又是一声暴喝,吓得秦飞羽急忙跟着最后一个出门的人!

思想已经跟不上她的行动了,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挤在电梯中,之前的小姑娘正好在她的旁边,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一开始是有点不适应,不过时间长了就好了!”

“谢谢!”

秦飞羽现在连假笑都笑不出来了,有气无力的道谢。

“我叫林雨溪,其实也是才来不久的,也算是半个新人!”

林雨溪扯出了一丝笑意,对秦飞羽和善一笑!

这样一笑,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有亲和力,就连秦飞羽也受到了感染,扯出了一个清淡的笑容,缓缓地开口道:“你其实应该多笑笑的!”

此话一出,林雨溪脸色一僵,恢复了一本正经:“做我们这个工作就是不能够笑的太频繁了,这样会显得十分的不专业!”

“……”

秦飞羽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顿时笑也不是,严肃也不是,一张脸显得十分的扭曲!

下了楼,几人为队伍,分成了几拨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公司。

“你知道我们现在去上城购物做什么吗?”秦飞羽不解的看着林雨溪,此时就只有和她说上话了,到现在她的脑子都还是蒙的,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要做什么的!

林雨溪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既然刘组长露出了那么严肃的神情,一定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一个小时之后,东方传媒的车安稳的停在了上城购物的门口,大大的广场中几乎已经停满了车,几乎都是各家媒体的车!

车子才刚刚停下,便看到一个身着东方传媒的logo的人走来,手中拿着相机和录音笔。

下车的人恭敬的叫道:“张组长!”

这是新闻采编部的张沁,仅仅二十五岁就坐上了组长的位置,能力是不容小觑的,做事雷厉风行,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

“好了,赶紧进去,现在就差你们了!”

张沁一脸严肃的道,根本不说半点废话!

十几人快步的向商场的门口迈去,一进门才发现,早已经站满了人,几乎全是各家媒体架起的机器,再往前是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台子,上面摆放着名字,应该是本次的嘉宾了!

只是一眼,秦飞羽便注意到了正中央上官玉三个大字,混沌的脑子总算是理出了一丝头绪,原来只是因为这个上官玉到场,所以他们才会那么激动!

“这是谁?”

张沁眉头皱了皱,瞟了一眼有些心不在焉的秦飞羽,轻声道!

一旁的人淡淡的回道:“张组长,这个是顶替秦豪杰的人,叫秦飞羽,今天才入职的!”

闻言,张沁深深的看了她两眼,搞得秦飞羽心中七上八下的,这个女人的眼神为什么能够那么犀利,实在是太恐怖了!

“新来的?好好看着,因为今天要出现的人,是你今后工作的主要内容!”张沁缓缓地收回了目光,冷冷的道!

秦飞羽连忙点点头,匆匆的别开了眼睛,根本不敢与她对视。

他们都是受到邀请的记者,所以都会有位置坐,当然除了那些需要架起摄像机,进行现场拍摄的人!

秦飞羽跟着其他人坐在了中间的位置,随意的看了周围的人,全部都是精神高度集中,手中还拿着本子正在写写画画,十分的专注!

就连林雨溪也不例外,一个干净的本子几乎都快写满了,秦飞羽好奇的凑了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你看什么?”

林雨溪忽然抬起了头,不解的看了她一眼!

呼~

秦飞羽被她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暗自的拍了拍胸口:“你在写什么啊?有那么多的问题吗?”

林雨溪索性也不遮掩,大方的将本子递到了她的面前,缓缓的道:“你不知道,很多问题,对方都不会回答的,所以要多准备几个!”

秦飞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时,身后响起了一阵咔擦声,闪光灯也随即闪了起来,引起了不小的sao动!

正在她好奇之时,便看到从后台走出了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手中还拿着话筒,神采奕奕的样子!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

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开启了本次活动,一开口就是浓浓的播音腔调,声音很好听,秦飞羽做出了中肯的评价!

“今日是购物中心一周年庆,现在有请购物中心的各位大股东隆重登场!”

在他热情洋溢的开场之后,台下的诸位记者也充当着观众的角色,掌声,闪光灯一样都没有少!

随后,一个接一个的人上场了,可是到最后却剩下一个位置上没有人!

林雨溪有些失望的转过头:“唉!看来上官少爷又不会出现了!又是白走一趟了!”

闻言,秦飞羽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什么?”

“上官少爷一般不会出席这种活动,所以很多媒体根本都没有他的正面照,即使是有些场合非要出现,也都把全部的记者设备都收了,所以各大报纸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他的照片!”林雨溪无奈道。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啊?那这个上官少爷是不是很老很丑啊?”

秦飞羽好奇的睁大了眼睛,八卦的好奇心瞬间被吊了起来,一般这种情况就是这两种原因!

“我……”

林雨溪的话还没有开口,便被台上的主持人所打断!

“接下来,有请咱们购物中心最大的股东,上官玉,上官少爷!”

“什么?上官少爷来了?”

“真的吗?”

……

在众人好奇的同时,各位记者还是不忘本次来的目的,纷纷拿出了相机做好准备,只是露出了一个背影,但是看那身材,一米八几的个头,不管脸怎么样,反正身材那是没的说了!

正面,正面啊!快甩个正面!

秦飞羽和众人想法一样,不断地在心中大声的叫嚣着!此时她的好奇心已经全部被吊了起来。她想要看看那一张脸到底是什么样的!

第8章 独家专访

“听说四少很帅,光看那背影,我已经醉了!”

林雨溪双手紧握成拳,目光死死地盯着那背影,就怕错过一秒。

“……”

秦飞羽斜睨了她一眼,光是一个背影她都能够看得出帅不帅?那么背影杀手这词从何得来呢?反正只要没有看到脸,她都持保留意见!

“诶,怎么还没转过身来!”

四周不少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手中的相机都捏出汗来了,姿势都摆好了,可是四少也太不给力了吧!

主持人见状,脸色微微僵了僵。脸上扯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再次出声道:“现在有请四少上官玉!”

可是,背对着舞台的上官玉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停顿了片刻,竟然抬脚便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如此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众人大呼不解,但是有背影总比什么都没有也要好,咔咔咔~紧接着就是连环十八拍,一个背影也能够拍出万种风情来!

咦?

早已经落座的众位股东也是出奇的诧异,四少怎么来了又走了?难道是有什么急事?

“呵呵呵!请大家稍安勿躁,四少因为有点私事要处理,所以现在咱们的庆典正式开始了!”

主持人打着圆场,众记者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看上官玉也不会再出现了,可是报道还是得写,又坐回了凳子上,开始了庆典!

上城购物,上官玉是最大的股东之一,可是在一周年庆典的时候缺席,还是有点说不过去,但是谁让人家是有钱的主,任性一下,头版仍然是他的!

现场按照采访的流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由于秦飞羽是个小菜鸟,所以只是坐在原处,甚至连照片都忘记了拍,错愕的盯着一旁的林雨溪,唰唰的写着,那写字的速度更是不用说。

“需要写那么多吗?”

秦飞羽咽了咽口水,她向来做事就慢,什么时候能够练就那雷厉风行的速度?

林雨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手上的动作都没有停顿:“慢慢的你就知道了,只有多写,你回去写报道的时候,才没有那么困难,一般都是用录音笔的,但是一遍一遍的听,太麻烦了,所以我干脆就全部记下来了,加上录音笔,那么才能够完整的还原整个现场!”

“喔!这样啊!”

秦飞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中却是一阵郁卒,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娱记,要做的事情那么多。

记者提问的环节很快结束了,这些问题都是记者先前想好的,并且还是经过筛选的,所以进程十分的顺利!

一个小时的庆典加上提问环节,很快就接近尾声了,众位股东也纷纷离席,记者们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整理今日的报道,刊登在明日的报纸上!

可是,这时,舞台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在主持人的耳边低语了两声!

“那个,请诸位记者稍等一下,四少因为今日没有出席活动,特别要求独家专访!”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众位记者的脚步一顿,甚至已经准备离开的人,都纷纷坐回了位置上,希冀的望着台上!

主持人这时则是将舞台让给了一旁的黑衣男子,只见男子面容冷峻,严肃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冷冷的目光扫过了台下的众人!

每个人都在希望会点到自己,这对于公司来得多的人来说,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几率怎么都要大一些!

“你!”黑衣男子环顾一周之后,伸手指向了中间的位置!

闻言,众人一致回头,目光齐聚同一处!

秦飞羽左右看了一眼,看到四周传来的目光,有些不可置信的伸出了手指,一脸茫然道:“我?”

黑衣男子轻轻的点点头。

这时,一旁的张沁脸色严肃的看了她一眼,缓缓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不急不缓的道:“先生,这是我们东方传媒的新人,恐怕对四少不是很了解,可否换一个人进行专访呢?”

秦飞羽感激的看了张沁一眼,这句话真是深得她心,还专访,估计一个采访她都没有办法拿下来!

谁知,黑衣男子只是冷冷的留下一句话:“今天晚上八点,就在四少的办公室!”

说完,便转身离开!

剩下面面相觑的众人,有羡慕,有嫉妒了,但是却都因为没有拿到这次专访而感到一丝失落!

张沁深深的看了秦飞羽一眼,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长相可人的女人,不知道她到底是有什么魅力,竟然能够让四少点名让她专访,既然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反正这也会是她今后的主要工作,让她去试试也是可以的!

“张组长,秦飞羽她……”

林雨溪担心的看了秦飞羽一眼,之前她那一问三不知的样子,要是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把四少得罪了,那还得了?

秦飞羽亦是苦着一张脸,心想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呢,难道就是因为她看起来比较菜吗?

张沁沉吟了片刻,神情严肃,正色道:“好了,先回去再说!”

收拾好东西,一行人坐上专车回到了公司,此时秦飞羽得到专访的消息已经传回了公司,刘组长早早的便在公司门口等待着了,当看到秦飞羽下车之后,便匆匆将她拉到了办公室中!

站在办公室内,秦飞羽一脸疑惑的盯着低头忙碌的刘组长,却迟迟没有开口。

他奋笔疾书的样子,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扣扣~

“进来!”

刘组长这才抬起了头,看到推门进来的张沁,脸上闪过了一丝错愕。

张沁环顾了办公室一眼,最终却是将目光定格在了秦飞羽的身上,敛去了脸上的情绪,正色道:“秦飞羽是吧?虽然你是一个才来的新人,但是你要知道这次专访,对公司有多么重要!”

秦飞羽点点头,被办公室诡异的气氛给镇住了,情不自禁的便被带入了其中!

“所以,现在我会教你一些采访的技巧,到时候你就要聪明一点,刘组长为你设计问题!”

张沁看了一眼还在低头写东西的刘组长,缓缓地开口道!

秦飞羽眼底闪过了一丝了然,原来刘组长是在写问题啊!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静待着她的下文!

“第一,你要体现你的专业,不要过多的注视四少,第二,问题不能够过多,要掌握好节奏,第三,要是采访者出现了任何不耐烦的情绪,那么这个问题就适可而止,换下个问题,或者是调节一下气氛!”

张沁神色严肃,每说出一句话便会深深的看她一眼,足以看出,这件事情她有多么的看重!

秦飞羽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努力的记住她所说的每一句话!

Boss一宠上瘾:老公太霸道 主角: 秦飞羽, 上官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337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