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临天下:重生之妃常娇媚 主角: 叶雅兰, 雨晨

凤临天下:重生之妃常娇媚 主角: 叶雅兰, 雨晨

第1章 背叛

夜像一张大网将整个天空包裹在里面,乌云翻涌,却始终没有下雨的迹象,似乎在等待什么时机?而风国,位于皇城中的侯府的一个院子内,此时灯火通明……

这是侯府的幽兰院,只见屋内一个容颜绝色女子,她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面上却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而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在隐忍什么?

“为什么?”女子的声音沙哑,带着浓浓的鼻音,面前站着的就是她的姐姐,是她从小一起长大,最信赖的人。

此时她却身着粉色轻纱,轻纱下若隐若现的白皙皮肤上,布满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吻痕,不用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雅兰恍恍惚惚的想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自己的姐姐和自己的丈夫开始勾搭在一起了呢?

也许是自己太大意了吧,仔细想想,自己竟没有一丝察觉……

“妹妹说的是这个吗?”叶玲珑面色绯红的看着雅兰,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只见她故意把领口拉低,将身上的吻痕露出,以便让人一览无余。

她就是故意把这些痕迹给她看,只要她叶雅兰有的,她都要拥有。只要看到雅兰伤心痛苦,她心里就莫名的舒畅……

“我都说了不可以,可君辰却说,说这是他爱我的证明……”她娇羞的低下头去,雅兰却没注意到她眸底的得意,叶雅兰,你很痛苦吧?这就是我要的结果,你越痛苦,我就越高兴……

“姐姐,你明明知道他是我的丈夫,你的妹夫,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做?”雅兰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是自己的姐姐,也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可为什么她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跟自己讲这些话?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子划了一下,痛的连呼吸都是轻的。

“为什么?叶雅兰,明明丁柔那个贱人已经死了,凭什么你还稳坐嫡女的位置?这个位置应该是我的,我的!”叶玲珑声嘶力竭的怒吼道。

就是眼前的女子,如果不是她,自己的怎么可能做不了相府的嫡女?明明自己的生母已经是相府的大夫人了,凭什么?凭什么自己只能是庶女?凭什么自己什么都要比叶雅兰这个贱人矮上一截?

她越想越气,眸子里的恨意也随之加深了几分。雅兰看着面庞有些许狰狞的叶玲珑,唇边泛起丝丝苦笑,“就因为这个原因,你把我们的姐妹情意都抛之不顾了吗?”

“呵,什么姐妹情意?你这个贱人配和我做姐妹?”叶玲珑嘴角带着一丝嘲讽。轻蔑的看着她,“你不过是顶着嫡女的位置,靠着我和母亲给你一口饭吃的——狗。”

雅兰看着叶玲珑那张得意的脸庞,拳头也随之握紧了几分。自己的生母死的早,自己虽是嫡女,可在整个相府,自己过得还不如一个下人,原本以为自己嫁了人就可以过得幸福,谁知,自己的丈夫竟然跟自己的姐姐勾搭到一起。

她感觉自己的整颗心此时被伤的七零八落,她用力的抓紧自己的衣服,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她不想连自己这唯一的自尊,也丢失掉。

“怎么?这样就说不出话了?啧啧……这好戏可是刚开始呢?”此时,叶玲珑的笑容异常的炫烂夺目,似乎对接下来的事情很有兴趣的样子。

“青儿,出来吧!别让你家少夫人等的太着急了。”她别有深意的看着雅兰。想要看看雅兰见到青儿会有什么反应?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便从门口走了过来,只见她面上带着一丝讥讽,怀中抱着一个婴孩,只见那孩子不哭也不闹的躺在她的怀里,看上去甚是乖巧。

当雅兰看到青儿进来的这一刻,瞬间脸色更加惨白了几分,她嘴唇颤抖看着青儿,“青儿,你,你怎么把凌儿抱过来了?他,他不是已经睡下了吗?”

青儿却轻蔑的看了她一眼,转眸便笑靥如花的看向叶玲珑,“小姐,青儿将小少爷抱过来了!”

“嗯!”叶玲珑点了点头,“办的好,回头有赏!”

“咯咯咯,谢谢小姐!”青儿开心的连忙低头哈腰的说道,随后又抬眸看向叶玲珑,“小姐,小侯爷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嗯!”叶玲珑点了点头,呵,好戏就要登场了呢?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叶玲珑整个人的细胞都沸腾了。

雅兰看着青儿和叶玲珑,再看看青儿怀中的孩子,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姐姐,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不过是姐姐看这孩子太可爱,便将他带过来看看,妹妹你不要紧张。”叶玲珑语调怪异的说道。随后她转头看向青儿怀中的婴孩,手指挑逗了下他嫩滑的脸颊。

本来婴孩还偶尔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不知为什么?那孩子竟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哇……哇……”

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婴孩的脸上赫然出现一条伤痕,而叶玲珑却轻描淡写的将自己那带血的指甲,用白色的娟布擦掉,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哎呀呀,这小孩的皮肤真是娇嫩,轻轻一碰,竟然流血了。看,把我今天刚染好的指甲,都给弄脏了。”

雅兰听到孩子的哭声,整颗心都不由的揪了起来,“姐姐,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吧!求求你了!”

雅兰满眼泪水的看着叶玲珑,不敢有一丝放松,她的生怕叶玲珑做出什么举动,再次伤害到孩子,“妹妹,我说过,我没有的,你也别想有!”

叶玲珑面上出现一丝狠绝,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得,嘴角竟绽放出一抹笑容,“妹妹,你不要着急,更好的戏还在后面呢!”

第2章 毁容

雅兰看着叶玲珑秀气的脸庞,此时却感觉异常的可怖!她听着孩子的哽咽声,心也随之揪成一团,不,不,她不能让凌儿受到伤害,不能,不能。雅兰慌乱看了看她们两人,只见她们嘴角都挂着嘲讽看着她,她心中恨到极致,便猛的站起身,朝叶玲珑撞去,事发突然,叶玲珑“啊”的一声摔倒在地。

雅兰知道青儿定然会因为叶玲珑摔倒而分心,便趁她不注意,冲过去直接从她的怀里将孩子抢了过来。雅兰看着婴孩脸上的伤痕,心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与此同时,宁君辰正好赶了过来,一进门,便看到叶玲珑被雅兰撞到在地上,而青儿正在一旁搀扶她,心里的立刻蹿起一丝怒火,二话不说,走到雅兰面前,直接给了雅兰一巴掌。

因为力道太大,雅兰直接倒在地上,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雅兰在摔倒时,连忙用手肘支撑自己的身体。

她只感觉从胳膊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额头开始渗出冷汗,宁君辰不但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孩子是否会被摔着。反而一脸怒容的看着雅兰,

“你个贱人,你姐姐好心好意来看你,你怎么这么狠毒,竟这般欺负你姐姐?”雅兰伤心欲绝的看着他,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似得,眼泪不停使唤的往下低落。“不是这样的,是姐姐她……”

“君辰……”还没等雅兰的话说完,叶玲珑便娇滴滴的向宁君辰身上靠过去,“妹妹是看到我身上的……哎呦,不说了,羞死人了。”

“怎么?我对谁好还用她管?”宁君辰大手一挥便将叶玲珑揽到怀里,一脸嫌恶的看着雅兰。

“君辰,你……”雅兰嘴唇动了动,还想试图说点什么。却看到两人柔情蜜意的样子,便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叶雅兰,玲珑是我的心肝,你最好不要欺负她。要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宁君辰声音冷冷的说道。

生不如死?她嫁给宁君辰三年,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自己什么都没做过,为什么他就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对自己呢?姐姐是他的心肝,那自己呢?自己又是什么?

也许是孩子感受到母亲的悲伤,竟突然啼哭起来。雅兰连忙抱着他哄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宁君辰一看到雅兰,就有股莫名的怒火。

再加上那孩子的啼哭声,吵的他整个脑袋都疼了起来。他没好气的说道,“玲珑,这里太吵了!吵的我脑袋直疼,不如我送你回去,可好?”

叶玲珑自然知道宁君辰的脾气,不由得笑着说道,“君辰,你平常不是讨厌妹妹么?不如?”

宁君辰看着她笑的不怀好意,不由得看着她,只见叶玲珑别有深意的看了看雅兰,宁君辰便什么都明白了。他用手点了点叶玲珑的鼻子,“你呀!”

说完,便向着雅兰走去,双眉紧缩,没好气的说道,“把孩子给我!”

“孩子还在哭,我来就可以了!我来就可以了!”雅兰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可凭叶玲珑前面说的话,她知道,她们没有那么好心替自己照顾孩子。

“我让你把孩子给我!”宁君辰见雅兰当着玲珑的面如此忤逆自己,不由得恼羞成怒。伸出手就要去夺。雅兰也不愿意松手。孩子在两人的拉扯中,哭的更大声。

宁君辰根本不管自己是否会弄痛孩子,雅兰却不舍得,就这样,便松了手。叶玲珑充满笑意的看着她,“妹妹,君辰说了,他只喜欢和我生的孩子,而其他女人的,呵,他,都不喜欢!”

雅兰看着叶玲珑别有深意的笑,不由得有些迷茫,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与此同时,宁君辰冷冷的看着她,无情的说道,“既然这孩子不是我跟惊恐的,那他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说到这,宁君辰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不,不要,君辰,他,他也是你的孩子呀!我求求你,放了凌儿,放了凌儿吧!”

雅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乞求道……

她的凌儿刚满一岁,他不能这样做,不能啊!雅兰哭的像个泪人一样,伏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宁君辰却看也不看,双手将孩子高高举起,随即便用力的将孩子摔在地上。

本来上一刻还在哭闹的孩子,此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只见包着他的襁褓下,开始渗出血液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整个孩子都躺在血泊里,鲜血还在流……

“不……”雅兰看到这一幕,悲痛的大呼一声,此时屋外雷声大作,只听一声惊雷响起,一道闪电也随之劈了下来,整个房间被照的更亮,雅兰的原本就惨白的面庞,此时更加惨白的没有一丝生气……

雅兰呆楞的看着血泊里的孩子,喃喃自语道,“凌儿不怕,娘亲这就来,娘亲带你去找大夫,去找大夫!”

她想快点爬到孩子跟前,将他抱在怀里,带他去找大夫,谁知,自己还没来得及动身,面前便多了一抹粉色,“妹妹想去看自己的孩子?”

雅兰看到叶玲珑眸子里的嘲讽和奚落,几乎不假思索的说道,“只要姐姐让我过去,要我做什么都成!”

“咯咯咯,妹妹可真是伟大呢,姐姐呀真是佩服,佩服!”叶玲珑故意用衣袖掩嘴笑着说道。“不过,姐姐看着妹妹的脸庞,竟觉得十分刺眼呢?”

叶玲珑不知从哪拿来的匕首,在雅兰的脸颊上轻轻的拍了两下,雅兰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只见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只要姐姐放我过去,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叶玲珑看着雅兰坚决的样子,眸子里闪出一丝狠绝,只见她用刀尖划过雅兰的脸颊,雅兰只感觉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痛的她冷汗直流,她只感觉两眼发黑。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雅兰便咬紧牙关,拳头紧紧的握住,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叶玲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更气,便加重手上的力道,直到雅兰的脸血肉模糊才肯罢休。

她将匕首扔到一边,看着雅兰说道,“妹妹真是无趣,竟连声音都没有!”

说完,便站起身向着宁君辰走去,雅兰一得到自由,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跑到孩子跟前,温柔的将他抱起来。

“凌儿不怕,娘亲这就带你去找大夫!找大夫。”说完,她便用自己的衣服将孩子护在怀中,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外面的倾盆大雨滴滴砸落在她的身上。

她像没有察觉一般,不停地往外跑,可是,此时已正直深夜,根本没有大夫愿意出诊,她不由得在空无一人的街上,放声大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自己?她最信任的姐姐,让他依靠的丈夫,竟然是将自己推向命运的绝境。为什么?

第3章 惨死

突然远处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也许是听到她的哭声吧,只见马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雅兰小姐?你怎么在这?”

车内出来一个身着蓝衣的女子,雅兰听到这声音,觉得十分熟悉,连忙抬头去看,“莲儿?”

来人正是大夫人的贴身丫鬟——莲儿,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跑到马车旁,“莲儿,你快救救凌儿,快救救我的凌儿吧!”

“小姐,你先上来,上来再说!”莲儿嘲讽的看着雅兰,雅兰不疑有他,便随着莲儿上了马车,她根本没有想到,为什么半夜,莲儿会出现在这?“莲儿,快,快救救凌儿!”

莲儿看着雅兰满身的雨水和血水,不耐烦的说道,“小少爷已经死了,没得救了!”

“不,不,凌儿没死,凌儿没死!”雅兰不停的反驳道,莲儿看着雅兰近乎癫狂的样子,不由得在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是带着无害的笑容,看着她,“小姐,你先喝杯热水暖暖身子,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要不然,您病倒了,这小少爷谁来照顾呢?”

“对,我不能病倒,不能病倒,我还要照顾凌儿,照顾凌儿!”雅兰喃喃自语的说道。随即便接下莲儿递来的茶水,一口便饮下了。

莲儿看着她将茶水饮下之后,不由得轻声笑了起来,“雅兰小姐,您也不要怪我,我也是受主子的命令,才这样做的。”

雅兰突然听到莲儿的话,不由得抬眸看着她,还没等她问些什么,肚子却突然剧烈痛了起来。她一手捂住肚子,另一只手仍然紧紧的抱住孩子。

“为什么?”她强忍住疼痛,生意沙哑的问道。“为什么?因为你就不该活着!”莲儿说完,便轻声笑了起来。

腹部传来一阵阵的绞痛,痛的她直接躺了下去,嘴角也溢出一丝血液,可她的视线却丝丝的盯着莲儿。

“哈哈哈……我不该活着?哈哈哈……”雅兰听了莲儿的话,不仅大笑起来,她用手指着莲儿“你们这般对我,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哈哈哈……你们等着,下辈子,无论天涯海角,我叶雅兰定然要寻到你们报仇,报仇!

雅兰声嘶力竭的说完最后一句话时,人便整个软了下来,而抱着孩子的手,也随之松了下来。莲儿伸出手探了探雅兰的鼻息,不由得冷笑一声,转身便出了马车,“她已经死了!”

“那莲儿姑娘打算怎么处置她?”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莲儿不由得冷哼一声,“能怎么处置?夫人说了,直接拖到后山喂狗吧!”

说完,莲儿穿上蓑衣便直接走了,而车夫便赶着马车,向后山走去……

在魂飞体外的那一刻,只听到莲儿淡淡的说了一句,“拖到后山喂狗吧!”雅兰怀着满腔的恨意快要将自己淹没,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不甘心,不甘心。

雅兰用力地挣扎,想要抓住自己的身体,她要报仇,她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愤怒地恨意支持着雅兰,她猛的回到身体里,却像进到了无底洞般,不停的往下落。

“啊……”雅兰吓得惊叫一声,连忙睁开眼睛,同时身上也出了一层冷汗。雅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想用手扶一下床帮站起来,下去喝点水。

当她看到自己的手时,突然一愣,细小的胳膊,只有藕节那么长。手也只有自己原来的一半,自己地手怎么这么小?不,不,这不是她的手。

自己明明有一米七的身高,怎么会?雅兰想到这,连忙看向跳下床,由于身上无力,差点摔倒。

“小姐,你没事吧!”一个温暖有力的手,将自己半抱着搀扶起来。

屋内光线幽暗,雅兰借着窗外洒进来的光亮,一转头就看到满眼盛满担忧的蔡嬷嬷。

蔡嬷嬷是夫人慕婷的奶娘,自从丁柔夫人病逝后,她便陪在雅兰身边,一直照顾她,直到雅兰十五岁时,蔡嬷嬷便突然不知所踪。

雅兰没想到自己还能看到她,难道这是梦?可是蔡嬷嬷的声音,以及她扶着自己,从手心传来的温度,是那么真实。

第4章 重生

雅兰的心在这一刻止不住的狂跳,她下意识的看向旁边不远处地菱花镜,从那菱花镜里,她似乎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

雅兰不仅一愣,看着不太清晰的菱花镜里映照出一张巴掌大的小的脸,熟悉的眉眼间露出一丝懦弱和胆怯。这……这不是少年时的自己么?

雅兰贪婪的打量着眼前地一切,陈旧古朴的摆设,还有她一转头就能看到的如精灵般清雅脱俗的兰花。这一切熟悉的让她几乎想要惊呼出口。

“小姐,怎么了?别怕,别怕,有嬷嬷在,谁也不能伤害你啊!”蔡嬷嬷看到雅兰惊讶的表情,以为她被这次摔倒的事情吓的不清,心疼的恨不得摔倒的是自己。

“嬷嬷”雅兰敛了敛情绪,“我没事”正当她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兰妹妹,兰妹妹,听说你醒了,姐姐来看你了!”

只听到外面响起一片行礼的声音,“玲珑小姐。”

雅兰心里一阵发紧,紧的仿佛被人撕扯般疼痛,这个声音,她死也不会忘记,她便是自己最崇敬的姐姐——叶玲珑。

想起叶玲珑这个名字,雅兰的全身都止不住地颤抖,她不但抢走自己的老公,还把自己绑在凳子上,亲眼看着他们在床上颠鸾倒凤,最可怜的是她的凌儿,竟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活活摔死,这都是拜她所赐。

呵……雅兰努力站直身子,两只小手紧紧地握住,任由那长长的指甲陷进手心,直到掐出一道又一道伤痕,雅兰才松了一口气。

既然是上天可怜,让她重活一次,她叶雅兰定然不会委屈求全,想起自己孩子被宁君辰摔死的画面,叶玲珑狠厉的将自己脸划烂,后母伪善的面孔,雅兰眼中倏然闪过几道血光,犹如罂粟一般耀眼,此生一定要报仇。

叶玲珑,你对我的‘好’。这一世我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你,你们上一世欠我的,这一世我全部都会一点一点的拿回来,上一世我的善良背弃了我,这一世我不会再让那可悲的善良左右。

想到这,雅兰的嘴角不由泛出一丝冷笑,看上去与她的年龄着实不想符。

“妹妹!”一个粉色身影已经跑了进来,在雅兰面前站定,拉着雅兰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了雅兰一番,“妹妹可有好些,我和母亲很是担心你呢”

雅兰一直打量着在自己面前站定的叶玲珑,看着她一副温顺可人的模样,倒真是很讨喜呢,可谁知道在这幅温顺地面具下,隐藏的却是蛇蝎心肠。

雅兰轻轻的抽出自己地手,看着叶玲珑苍白的面庞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姐姐,你说地母亲是哪位?我只知道我的母亲已经离开我一年有余了呢!”

叶玲珑听到雅兰这么说,顿时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勉强的在嘴角展出一抹微笑,“妹妹,你怎的忘了?母亲便是我的生母,二夫人呀!”

“呵……”雅兰嗤笑一声,“姐姐既然说你的生母是二夫人,又怎能称呼为母亲?妾就是妾,怎能冠上夫人的名称?姐姐休要弄混了。”

“叶雅兰,你……”叶玲珑不知道雅兰怎么会突然变了脸色,似乎面前的雅兰不是雅兰了,莫不是摔了一下,还摔聪明了?

“母亲对你那么好,你怎能……”叶玲珑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是呀,好的很呐!”雅兰冷冷看着叶玲珑,咬牙切齿的说道。前世自己把当她生母般尊重,依赖。

??结果她却一次次算计自己,最后竟赐自己一杯有毒的茶水,呵……她真是用心良苦,对自己好的很那。雅兰想到这,心底的恨意汹涌澎湃,快要将自己淹没般。

谢玉梅,你不是最在乎大夫人的位置么?不是想做大夫人么?哼,我偏不如你的愿,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被别人坐会是什么感觉呢!

雅兰一想到谢玉梅气急败坏的模样,内心就忍不住雀跃不已。

第5章 这些虚礼不要也罢

雅兰坐在床上,望着自房顶垂下来的粉色纱幔,心思却是千回百转,想起昨天叶玲珑的造访,自己对她冷言相向,最后气的她拂袖而去,就忍不住觉得心里畅快了许多。

才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呵……这才是刚刚开始呢?自己既然重生了,肯定要好好的折磨他们,才能算没白活这一世啊!想到这,雅兰周身散出一阵冷然的气息。

“小姐,该吃早餐了!”蔡嬷嬷看着对着纱幔发呆的雅兰,柔声唤道。

“嗯!”反应过来雅兰,对着蔡嬷嬷微笑的点点头,顺从的走到桌子跟前坐下,开始用餐。

“蔡嬷嬷,等会你帮我梳洗下,我想去看看父亲。”雅兰停下用餐的手,抬头望着蔡嬷嬷,微笑着说道。

“是,老奴遵命!”蔡嬷嬷微微躬下身,谦恭的说道。

雅兰看着蔡嬷嬷布满皱纹的脸庞,被深深的刺痛了眼睛,“蔡嬷嬷,以后没有外人,这些个虚礼不要也罢!”

“这……”蔡嬷嬷有些犹豫,话虽这么说,但奴才始终是奴才,这些礼仪还是得注重呢。

“嬷嬷,你照顾我母亲这么多年,还未享过什么清福,现在又要照顾我,你与我之间何须被这些虚礼左右呢?”雅兰想起前世她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呵护,这一世对她依旧这般用心,对她感激的说道。

蔡嬷嬷看着雅兰,心底泛起层层暖意,小姐真是个懂事的。这辈子,即使为她付出性命,也是值了的,激动的看着雅兰,道,“谢谢小姐!”

雅兰等到蔡嬷嬷应下,才满意的低下头,想起等下就可以见到自己地父亲,心底却莫名的跳动了下。

想起前世自己的性格懦弱,胆小,不敢与他过于亲近,使得叶玲珑每次屡屡出风头,而自己却被他慢慢遗忘,才导致谢雪梅他们有恃无恐的将自己荼毒。

哼……想到这里,雅兰心底地恨意就抑制不住的翻涌,这一世她们不会再那么好运。

刚用完餐的雅兰,坐到梳妆台前,蔡嬷嬷手脚伶俐,动作也不慢,不多时,就帮雅兰打扮整齐。

上身穿着一身月牙白的长裙,外面又罩了一件浅蓝色的薄纱,头顶,整齐的挽了一个少女髻,又在那发髻上,插了一根淡紫色的发簪。站在铜镜跟前,看上去,一个亭亭玉立的小人儿,虽然面色看上去略有些苍白,可自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神韵,让人移不开眼。

雅兰满意的点点头,对着蔡嬷嬷赞赏道,“嬷嬷的手艺真是越发的好了!”

今天,雅兰是要去给父亲请安,更重要的是看看二夫人谢玉梅和叶玲珑母女。想起叶玲珑在自己面前,称二夫人为母亲,无论是无心还是有意,都可以证明一件事,谢玉梅已经开始有恃无恐了。

根据前世的记忆,在自己摔倒地这几天,谢玉梅在自己面前百般示好,才让自己松了口,最终坐上了大夫人的位置。

今天,我就要毁掉谢玉梅的美梦。雅兰想到这,眼眸不由泛出一阵冷光。

第6章 智斗二夫人

刚准备出门,便看见谢玉梅带着一行人来到自己院子跟前,雅兰在心底冷笑了下,谢玉梅,正准备去会会你,怎么你就来了呢?

只见谢玉梅走到雅兰跟前,慈祥地看着她,温和地说道,“兰儿,你身体还没好利索,怎么能站在门外呢?”

呵……谢玉梅,我让你装,我看你能装多久?哼……雅兰对着她冷哼一声,便转身向屋里走去。

谢玉梅看着雅兰那么不领情,眼里流过一丝狠厉,贱人就是贱人,跟她娘一样不知好歹,哼……若不是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她才不会让这个小妮子好过。

她连忙换上一副慈祥和善的面孔,跟着雅兰进了屋里,“兰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再怪母亲这两天没来看你?”

“我的母亲只有一个,但绝对不是你!”雅兰看着谢玉梅伪善的面孔,恨不得一把给她撕下来。

谢玉梅听到雅兰这么说,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怎么也挂不住了,嘴角抽了抽,柔柔地说道,“兰儿,这是心情不好么,怎的对母亲撒起气了?”

这个死丫头,若不是因为她是嫡女,没有她的首肯,自己怎样也做不了大夫人地位置,自己早就收拾她了。

咦……不对啊,这丫头原先跟她挺要好的,怎得突然变了?难道有人故意捣鬼?想到这,谢玉梅的心不仅沉了沉。

脸皮真够厚的,雅兰轻嗤一声道,“二姨娘脸皮真是够厚的,兰儿已然说过,兰儿的母亲只有一个,那就是已故的丁柔。”

没想到谢玉梅脸皮真是经过千锤百炼啊,厚的无法估计啊!

“你……”谢玉梅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厉声喝到。

“怎得?二姨娘是要打我么?”雅兰看着谢玉梅因暴怒而举着的手,冷冷的说道。

谢玉梅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十二岁地女孩,仿佛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原先还对她特别依赖,怎得摔一下就变了?

难道?谢玉梅心里一惊,难道她知道上次摔倒并非意外,而是自己所谋划的?不可能,她只是一个孩子,这绝对不可能!

谢玉梅不仅心里发慌,故作镇定的说道,“兰儿,你怎能这么跟我说话呢?即使你不承认我是你母亲,可是至少我也是你的长辈啊!”

呵……长辈?你配吗?雅兰在心底冷笑一声,“二姨娘,我尊你为长辈,才愿多跟你说话,若你没事的话,就请自便吧!”

“你……叶雅兰,我告诉你,无论你承不承认,我都会成为这相府的主人,你的母亲!”谢玉梅看雅兰如此不识相,气急败坏的说道。

“哦?是吗?如果我没记错地话,根据风国的律法,这大夫人地位置,如果没有嫡女的推崇,二姨娘你是无法坐的吧?”雅兰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谢玉梅气急败坏的脸,淡淡地说道。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谢玉梅忽的变了脸色,慢慢的靠近雅兰,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能让你出意外一次,就能有让你消失的本事。”

雅兰听到谢玉梅的话,心底不仅冷笑了下,终于要原形毕露了么?呵……真是有意思。想要我的命,没那么简单。

雅兰眼睛一撇,便看到一抹绛紫色的人影进了院子门口,立马抓住谢玉梅的手,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本身坐在凳子上地雅兰,也一下子翻到在地。

第7章 震怒的叶庭

“小姐”蔡嬷嬷连忙跑过去扶起雅兰,雅兰捂着被打的通红的脸颊,眼里的泪水不停往下落。

“二姨娘,求求你放过我吧。兰儿知道错了,兰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着泪眼婆娑的雅兰,谢玉梅心里一阵畅快,不对,她很快反应过来没那么简单,这丫头如果是被自己吓到,怎么会再让自己扇她一巴掌呢?这说不通啊?

雅兰还在不停的哭泣,抓住谢玉梅的裙摆乞求道,“二姨娘,求求你了,兰儿以后会听话,你不是要做大夫人么?好,好,兰儿什么都答应你,只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谢玉梅看着鼻涕眼泪流一脸的雅兰,心里一阵嫌恶,索性一脚将雅兰踢开,“脏死了,离我远点!”

随即看着雅兰,冷笑道,“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哼,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谁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如此熟悉地声音,带着冷冽威严。谢玉梅连忙转身。

只见屋门口,站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子,正眼神灼灼的看向这边,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

雅兰是相府的嫡女,身份高贵,怎得轮到给一个姨娘下跪,苦苦哀求?这话若传了出去,莫说其他人,就是丁家也定然不会放过叶庭的。

叶庭并不怕丁家,但他却怕其他人看不起。

叶庭走到谢玉梅跟前,看也不看她,直接走到雅兰跟前,将她扶起,半抱在怀里,看着一边脸颊肿的老高,又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的雅兰,冷冷的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妾身没有……”

谢玉梅想起刚刚她的话可能全被叶庭听了去,不由得紧张起来,她用力揪着手里的帕子,脑子里飞快的想着补救的办法。

她知道,即使自己可以在府里一手遮天,可是这一切都是叶庭给的,她是万万不能得罪叶庭的,自己在背后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更是不能让他知道!

雅兰倒在叶庭怀里,也不管自己的眼泪和鼻涕是否沾在他身上,可怜的说道,

“父亲,二姨娘没有欺负我,二姨娘没有欺负我……”

叶庭听着雅兰可怜兮兮的话,看着雅兰哭的凄楚楚的小脸,心下大怒,这孩子是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都这时候还不敢说实话。

谢玉梅听到雅兰这样说,心里咯噔一声,这丫头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她小心翼翼的看着满脸怒容的叶庭。

“老爷,我……我没有……”

“没有?你当我瞎了么?”叶庭看到谢玉梅那张脸,心里带着几分嫌恶,这女人太狠毒了,连一个孩子都放过,这样的女人怎能做我相府的女主人?

原本他还想谢玉梅辛辛苦苦的打理着相府,准备把她提正,没想到她竟这般不堪。哼……

谢玉梅看着叶庭那冷漠的神情,深深眸色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那样的表情令她不由的恐惧起来。她连忙对着叶庭跪了下去。

“老爷,老爷,我真的没有,不信,不信你可以问问她们。”谢玉梅着急的指着站在旁边的丫鬟,却没发现,屋里站着的竟都是雅兰的人。

第8章 整治二夫人

谢玉梅看着窝在叶庭怀里,楚楚可怜的雅兰,气的差点咬碎一口银牙,这个死丫头,我就不信自己对付不了她。

等丫鬟们为我做了证,哼……看你以后还有好日子过?正当谢玉梅心里暗自庆幸时,蔡嬷嬷却突然跑了过来,直挺挺的对着叶庭跪下,

“奴婢参见老爷!”

“蔡嬷嬷?”叶庭看着朝他跪着的妇人,皱了皱眉。她是丁柔的奶娘,自丁柔去世后,便一直照料着雅兰。

“老爷,夫人去世时,曾吩咐老奴好好照顾小姐,今天小姐本打算带着老奴去看望老爷,却不想还没出门就被二夫人堵在了门口。”

蔡嬷嬷是个有见识的人,自然知道怎样说话,才能留有余地。更知道怎样说,才能让叶庭了解雅兰的处境。

叶庭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雅兰,竟然发现她如此瘦弱,他咬紧下唇,没有说话。这时,一直站在蔡嬷嬷身后的小丫头,却跪了下来。

“奴婢刚刚看到二夫人对着小姐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还没说完就一巴掌打在了小姐脸上,小姐求二夫人,二夫人却又一脚踢在了小姐身上。”

说完好像害怕叶庭不相信似得,连忙指着雅兰胸口的,“老爷,你看小姐胸口还有脚印呢。”

雅兰没想到这个欣儿竟然会为她说话,随后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叶庭听了小丫头的话,看向雅兰胸口,月白色的衣裙上赫然有一个刺眼的脚印,顿时脸色更黑的望着谢雪梅。

“你个贱人,兰儿乃是我相府的嫡千金,你只是一个妾,竟然这般嚣张,骑到老虎头上撒野,我看你是不想在相府待了。”

这要是传出去还得了?一个妾竟然胆大妄为到这一步,那我相府的岂不是要颜面扫地?

谢玉梅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愣了愣,再也什么都不顾的爬到叶庭跟前,抓着叶庭的衣摆,

“老爷,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谢雪梅哭着乞求道,完全不顾自己形象的拽着叶庭的衣摆摇晃。

不管怎么样,先留下再说,绝对不能被叶庭休了,否则自己这辈子就毁了,只要……对,只要留到府里自己就还有机会翻身。

谢玉梅想到这,就更卖力的哭了起来,那叫一个凄惨啊……

“哼……”叶庭看着全然没有以往端庄形象的谢玉梅,厌恶的一脚将她踹开。

正当叶庭再想说什么地时候,一个身影扑了过来,跪倒在叶庭面前,“父亲,饶过二姨母吧,这定然是个误会。”

误会?哼……雅兰看着叶玲珑跪在叶庭脚边,眼中含泪,焦急的表情,本来温婉的面孔更显得楚楚可怜。

怪不得前世自己会被她们母女欺骗,这样一副面容,谁能想到她的心肠如此歹毒呢?

雅兰不仅在心底冷哼一声,她知道前世叶庭一看到叶玲珑这样眼中含泪,楚楚可怜的表情,就会心软。

这一次,雅兰是不会给她机会的,雅兰连忙从叶庭怀里挣脱出来,她这一举动成功引起了叶庭的注意。

“兰儿,怎么了?你身子还没好利索,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叶庭关切的看着瘦弱的女儿,心里泛出丝丝心疼。

凤临天下:重生之妃常娇媚 主角: 叶雅兰, 雨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2.1583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