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总裁,娇妻太彪悍 主角: 沐言, 池水墨

闪婚总裁,娇妻太彪悍 主角: 沐言, 池水墨


第1章 未婚夫第三者订婚

“墨水池子!没有我的容许,你敢订婚?”沐言冲着人群中的池水墨一步一步走过去。

酒店的大厅,正中央悬挂着耀人的黄色水晶灯,衬得整个订婚宴华丽十足,让每一位到场的女士都纷纷的羡慕起今天订婚的女人,也让所有到场的男士觉得望尘莫及。

当池水墨听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的时候,整个人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声音的发源地。

沐言怒气冲冲的提着裙子大步走到了池水墨的面前,看着池水墨说:“墨水池子,你真的要订婚?”

池水墨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女孩子,看样子还没有成年吧。可是他在大脑里搜索了一下,确定自己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女人,所以也就没有说话。

沐言见池水墨不说话,手狠狠的抓住池水墨的手想要他跟自己走,可是池水墨挣脱了她的手,沐言怒,再次抓池水墨的手说:“池水墨,你当真要跟那个女人订婚吗?回,答,我!”

也不知道是因为沐言说话的语气太怒了,还是因为沐言的话触碰到了池水墨的内心,这次没有甩开沐言的手,反而是乖乖的跟着沐言走到了小花园后面的喷泉边。

等沐言松开他,他才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他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下他的未婚妻跟另外一个女人离开了。池水墨紧紧的蹙起了眉。

“池水墨,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不说话让我觉得你是在默认,你是默认在我走了这三年中你移情别恋了!池水墨,你这样做,知不知道我会有多难受?”沐言看着对着她面无表情的池水墨伤心的说。

忽然池水墨的脑中闪过一个画面,但是太快让池水墨抓不住,看着眼前的女人笑得那么开心,池水墨越发的头痛,双眼有些发狠的上前一步,紧紧的抓着沐言问道:“你说,你到底是谁?”

池水墨现在脑里出现的全是那个模糊的身影的女人说的话,虽然影子是很模糊的,但是声音却特别的清晰,这让他的脑子疼痛难忍。池水墨语气森冷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池水墨的情绪极其的不稳定,闻讯而来的助理一看到老板脸色苍白,神情发木,就知道这是发病的前兆,于是赶紧的上前稳定住老板之后,拿出药来喂给了池水墨。

这事情就发生在这么一瞬间,沐言都有些被刚才那情绪不稳的池水墨吓到了。等助理将药给自家BOSS吃过之后,就想要搀扶着自己Boss回去休息一下的,毕竟今天自家BOSS是主人的。

沐言拦着他们问道:“他怎么了?”

JOE正想要解释一下,但是却被赶来的乔晨妍打断了,“水墨犯病了?”

“是的,少夫人。”Joe恭敬的说到。

沐言一愣,少夫人?

乔晨妍走到沐言的身边说:“小姐,对不起,水墨身体不大好,刚才要是吓到了你,实在不好意思。大家随意,抱歉,请大家吃好喝好,晚点儿我会让水墨来为大家赔不是的,我先失陪一下。”

“等等,你说什么?”发病?沐言忽然抓着乔晨妍的手问到。

乔晨妍纵使对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现在宾客那么多,她也不好做出些什么。

于是对着沐言说:“这位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我的未婚夫有什么关系,但是你这样贸贸然的闯进人家的订婚典礼现场,是不是有点儿太不懂礼貌了?”

听完乔晨妍的话,众人也都纷纷附和着说:“就是说啊,你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来破坏的订婚典礼啊!”

“对啊,对啊,难道是第三者吗?”其中一人忽然大声的说道。

沐言一愣,赶忙的说:“不是,我不是!”

乔晨妍看着明显的有些慌乱的沐言说:“大家不要这么激动,我想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水墨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水墨。”

乔晨妍这话说的,可真的是将她和池水墨从这事情中撇的干干净净。

“大家,这次真的是对不起了,还请大家回去吧,等我们爸妈回来之后,会再补办一场的,到时候还请各位赏脸光临。”乔晨妍大方的说道。

既然主人家都这么说了,他们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虽然很想要看看这H省第一大家池家的笑话,但是他们对于池水墨还是心存恐惧的。

所以众人都纷纷向今天的主人之一乔晨妍道别。

等Joe将池水墨带回房间的时候,池水墨的症状就已经好了很多了,他对Joe说:“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池水墨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交代下去,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Joe当池水墨的秘书已经两年了,在池水墨初车祸的时候就已经跟着他了,看着自家老板每次病发时的样子,还是很担心的,但是现在老板这么说,明显的是想要自己冷静一下的,Joe说:“好的,老板。”

等Joe离开之后,池水墨才将紧蹙的眉头松展开来。

那个女人?想到刚才那个女人的目光,池水墨只觉得又有什么从自己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想要抓住,可是一闪而过,快的让他根本无法抓住。

刚才那闪过脑海的画面,现在努力回想,却变成一片空白,仿佛那一段记忆瞬间被人活生生的抽走了似的,想取回,却无从下手。

原本冷冽无暖的眼睛变得茫然、变得无奈。

自从他失忆以来,他的心里就像是住着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人,可是有的时候那个人却又像是在他的身边一样,是那么的熟悉,这样的感觉让池水墨的眉头再次深深的紧锁了起来,今天是第一次,从他失忆后,今天是第一次感受到了那个让他既陌生又十分熟悉的感觉。

池水墨拿起电话给Joe打了过去,“帮我查一下今天那个女人是谁,我要在十分钟内知道她的所有信息。”

那个女人应该知道跟他失忆有关的事情,他不想做一个不知道自己过去的人,而今天出现的那个女人一定认识他!

第2章 人面兽心负心汉

等到将宾客都送走之后,乔晨妍看到沐言依旧站在原地上,一动不动的。就连路边走来走去对她指指点点的,她都那么不在意。

乔晨妍走到沐言的面前,刚要开口,却被沐言打断了。

“发病是什么意思?”沐言只能挪了挪有些僵硬的脚讪讪问。

乔晨妍沉默,良久才开口说:“抱歉,不方便透露。”说完,转身就离开。

乔晨妍害怕,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绝对不像是表面上这么柔弱,她怕她再多说一句话,她就会失去水墨。

没错,她认识今天这个突然出现在她订婚宴上的女人。

沐言紧紧的拽着对她而言是个陌生的女人的手:“为什么你会跟他订婚?”

乔晨妍停下脚步,看着沐言一言一字的说:“因为我们很相爱,所以,我们想要组建一个家庭,所以我们会订婚。”

因为……相爱?

前天她无意中知道池水墨要订婚的消息之后,因为池水墨不肯接她的电话,所以她发了信息:“墨水池子,我马上回国,等着老娘收拾你,敢给老娘娶别人……”

然而她没有想到等她下飞机之后,却收到了他的回复:“我已经有了挚爱之人,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池水墨,你怎么可以?

翻看着Joe传来的资料,池水墨眉头紧锁。

姓名:沐言。

年龄:27。

爱好:狗。

家庭:四口。

背景:嘉盛科技总经理沐巫的妹妹,家庭条件中等,父母都在。

个人经历:……三年前毕业后独自一人到美国发展……

池水墨紧紧的蹙起了眉头,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池沐两家在他大学之前一直都是邻居的,这些事情是沐巫告诉他的,可是他从来没有听沐巫说过他有一个妹妹。

那,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池水墨想到这里,就更加的觉得烦躁不已,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烦躁的感觉了。

一年前车祸醒来之后,他忘记了所有的人,包括他的父母,之后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生气,能让他烦。

可是今晚那个女人的出现,却让他变得心绪不宁。

池水墨正想着的时候,卧室的房门被人敲响。

“水墨,你休息了吗?我来给你送点儿药,会让你舒服很多的!”乔晨妍轻柔的说道。

池水墨蹙眉,声音便也立刻冷了下来说:“难道Joe没有告诉你我不见任何人吗?”

乔晨妍一听这稍带怒气的声音,立马故作委屈的说:“不是的,水墨,难道我是任何人吗?水墨,你要知道,今天我们订婚了,从今天起,我不仅仅是你的未婚妻,我还是你的主治医生的,你今天发病了,我得检查看看,还有……”

未等乔晨妍说完话,池水墨就打开房门一脸冷然的说:“药?”

乔晨妍看着池水墨有一瞬间的愣神,因为池水墨很久不曾像现在这样以厌烦的目光看她了。

所以乔晨妍在刚才想到了当初池水墨醒来后第一眼看到她之后的目光了,因而愣住没有说话。

当池水墨再次说:“药!”

乔晨妍才反应了过来,赶忙的将手里的药交给了池水墨,并且开口对池水墨说:“水墨,这个药不要多吃,你现在身体还不算恢复的很好,你也不要勉强自己去想过去的事情,不然你会很难受的。”

等乔晨妍说完之后,池水墨依旧冷着脸开口:“我知道了,你早点儿休息。”之后“啪……”地一下就将门关上了。

乔晨妍看着紧闭的房门,内心忍不住的难受。

那个女人回来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她这偷来的幸福要变得无疾而终了?

维斯酒吧。

“啊,哈哈,负心汉,啊啊,嘻嘻,负心汉……全世界TMD男人都是负心汉……”沐言一个人从池水墨订婚宴的酒店出来之后,就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到了这家酒吧,这家有着他们回忆的酒吧。

酒吧的老板也是认识沐言他们几个的,所以在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沐言在酒吧喝醉了开始骂人的时候,他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一看到沐言正在拿着酒瓶子灌酒,就急忙的上前去夺下了沐言手中的酒瓶,一边说着:“我说言言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跑到我这儿来喝酒了?水墨没跟你一起来?”

沐言虽然是醉了,但是现在还是认人的,一看到是三年没见的老板了,就拽着老板坐到她身边说:“你说墨水池子啊?呵,我还就不相信你不知道,墨水池子今天订婚你不知道吗?他订婚的新娘不是我你知道吗?哈哈……”

老板一愣,他是在自己的圈子里待得太久了?虽然都是在一个城市的,但是说真的他也是有一两年没有见过池水墨了,相反见得最多的是沐言的哥哥沐巫了。

“言言,你也不说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好给你接风啊!”老板立马转移话题。

沐言也不管老板说了什么,继续自言自语的说:“墨水池子说他有了挚爱之人,不要我去打扰他了,我以为他觉得我离开太久了,所以我回来了,可是我没有想到他真的决定要跟其他的人结婚了啊,呵,我还真的是太傻了。”

老板听了这话,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沐言又说:“我要让我们小呆做一个私生子了…池水墨,就是个人面兽心的负心汉…”沐言这话声音很小,所以老板也没有怎么挺清楚就看到沐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老板一看,就拿出手机给沐巫打了电话过去。

“沐总,言言在我酒吧喝醉了,你有时间来接她吗?”老板说。

“你说什么?老板,你是觉得我最近都不去你酒吧为你增加消费了,所以才这么说的吧?”电话那边的人显然是不相信老板的话的,而且又接着说:“我妹还在美国没回来。”

老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是说真的,她一个人来的酒吧,现在喝醉了,看上去很伤心,嘴里还一直骂着水墨负心汉什么的,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来把言言接回去休息吧。”

正在H省邻市T市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宴会的沐巫,本来接到酒吧老板的电话都觉得很惊讶了,这老板说的话就更是让沐巫有点儿接受不了。

不过沐巫还是非常的担心自己的妹妹的,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跟老板说:“老板,你帮我照顾三个小时我妹妹,我马上赶回去。”

老板说:“嗯,好的。”

第二天一早,沐言就被刺耳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第3章 怒火中烧

“喂,哪位啊?”沐言迷迷糊糊的,早上刚醒来的沐言声音都是柔柔弱弱,甜美的挂着一丝慵懒的语调。

电话那边静默了半天,才听到一声僵硬的有些冰冷的语气说:“叫沐巫接电话。”

沐言迷迷糊糊的说:“不是找我的啊,那挂了。”

“把电话给沐巫。”

这明显带着命令式的语气,是沐言在美国的那三年中一直都在想着的语气,所以在听到这熟悉的语气的时候,沐言便瞬间清醒了过来。

池水墨失眠了一整个晚上,好不容易早上了,想要打个电话向沐巫求证一下,结果没有想到还是个女人接的。

沐言看了看电话的来电显示,一看到那大大的“池水墨”三个字,顿时怒火中烧,想也不想的就骂了过去:“池水墨,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昨天还在问我是谁吗?今天就给我打电话找我,你这是在给我玩儿欲擒故纵的游戏吗?”

池水墨蹙眉。

早上,沐巫习惯性的去摸手边的手机,结果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自己的手机。过了老半天,沐巫才想到,昨晚上把沐言抱回来的时候,给老板回了个电话,就随手放在了沐言的床头柜上,本是好心的想要给沐言盖好被子,哪里想到那妮子猛地坐了起来吐了他一身。

他给沐言收拾好就急忙的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估计是太累了,所以他洗漱好之后就直接睡着了,早上醒来才想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

所以在他觉得这个时候沐言一定不会醒来,就不敲门的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妹妹拿着自己的手机对着电话大吼。

沐巫以为是哪个家伙这么一大早打电话扰了自己妹妹清梦,就想着赶紧拿电话走人,结果没有想到沐言下面一句话就让沐巫开始浑身僵硬了。

“池水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问我是谁吗?现在给我打电话时怎么个意思?不是要订婚了吗?我看你未婚妻也是个绝顶的大美女啊,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沐言继续大声的吼道。

沐言其实是觉得心底里难受,昨天他的订婚典礼上,真的是让她受尽了众人的白眼了。

沐言接着说:“三年前,你说只要我离开三年不联系你,我回来之后我们就结婚,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这就是你在我即将回来后给我的答案吗?池水墨,你不是人!”

“嘟……嘟……”正当沐言还想要再骂的时候,电话那边的池水墨已经挂掉了电话。

沐言一怒,挥手一下将沐巫的手机摔向了墙。

只听“啪……”地一声脆响,手机四分五裂。

沐巫顾不上自己的手机了,此刻的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妹妹,这叫……什么?什么叫她妹妹三年后回来,池水墨娶他妹妹?

“啊啊啊,池水墨,你混蛋,挂我电话。”沐言放声的大骂着,但是他同时也在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到底是什么不对了?

难道三年前池水墨说不让自己三年中联系他,就是因为他当时都已经喜欢上了其他的人了吗?

“言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良久才找回自己声音的沐巫走到沐言的面前问到。

沐言眼眸含着满满的泪,看着沐巫自嘲一笑说:“怎么回事吗?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底为什么在我快要回来的时候,池水墨要跟其他的女人订婚,哥,为什么你从不告诉我池水墨要订婚了?”沐言抓着沐巫的手臂有些失控的说。

沐巫一愣,这池水墨的订婚宴他都没有去,虽然接到过邀请函,可是因为T市那个项目很重要,所以他就没有去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她?那是因为他们一家都没有去,再说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妹妹和池水墨的交情有多深,从两个人小的时候吵架斗嘴就知道了,所以他也就觉得没必要跟沐言说了。

可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喜欢池水墨!

沐巫问到:“你说水墨说三年后要娶你,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沐言强弱着泪水笑着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呵呵,哈哈,我还真的不记得了,我都不知道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啊,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沐言是真的不记得了,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敌对的!

她为什么会接沐巫的电话,即使是兄妹,这一大早就接沐巫的电话,还是让池水墨觉得愤怒,这莫名而来的愤怒让池水墨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

所以他猛然的将电话挂掉了,那个女人,不管她是谁,都不应该能影响到他。

所以池水墨起身直接去公司了。

“言言,为什么这些我一点儿都不知道?”沐巫有些生气的说。

倒不是说是气沐言,他是在气他自己,妹妹和水墨之间,他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

“哥,你认识池水墨的未婚妻吗?”沐言忽然问道。

沐巫蹙眉说:“不认识,我只知道他是沐巫的主治医师,其他的就不知道。”

主治医师?沐言抓到了沐巫话中的重点,于是便问:“什么主治医师?墨水池子生病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沐巫有些不知所措的开口说:“言言,这事情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当时爸妈都说少一个人知道少一分担心的,再说了你当时一个人在美国,也不好让你知道。”

“所以呢?所以你们一个个的都瞒着我是不是?让我什么都不知道?”沐言那双大眼中蓄满的泪水终于决堤了。

对于自己妹妹的质问,沐巫沉默。

沐言又说:“哥,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沐巫走到妹妹的床前,担忧的问:“言言,你还好吗?”其实沐巫想要问的是,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回来了?

沐言没有回话,因为她再次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三年前,他们明明说好的,说好了等三年后她回来了,他们就结婚的,可是原本距离她回来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却意外的听到了池水墨要订婚的消息。

这让她再也坐不住了,于是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可是讽刺的是,他在她回来的当天订婚!

“小妹,你不要这样吓哥啊?”沐巫看着沐言那一脸心如死灰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害怕,他这个妹妹从来都是一副活气满满的样子,啥时候见过她这么没有活力的,放佛她被全世界都抛弃的样子!

良久,沐言伸手擦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对着一脸担忧自己的沐巫说:“我没事,哥,今天不要上班了,陪我去喝酒好不好?让我把这所有的一切都忘记。”

沐巫大沐言一岁,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失意的沐言,当下沐巫也不好问什么,便说:“好,哥陪你。不过你还是不要忘记一切了,这水墨都一个人也不认识了,你再来一次,咱爸咱妈还不得伤心死!”

沐巫最后一句话本想着是让沐言笑得,但是却没有想到沐言一把将沐巫扑倒在自己的床上,被沐言揪着衣领问到:“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一个人都不记得,难道他失忆了?”

第4章 乔晨妍不安的开始

乔晨妍本来是想要去喊池水墨吃早餐的,但是刚走到池水墨的卧室门口,就有佣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乔晨妍的时候,礼貌性的说:“少夫人,早。”

“嗯,早,水墨呢?”乔晨妍皱眉问道,同时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佣人依旧低着头说:“少爷一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现在才七点半,他是有多早就出去了?“水墨出去的时候,没有说什么吗?”

“没有。”

“好了,你下去吧。”

等佣人走了之后,乔晨妍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去上班了,今天她的心很不安,不,是从昨晚开始,她的心就一直不安。

昨天那个女人的出现,就让她觉得不安了,后来想要去看看水墨,但是却被Joe告知说水墨不想见任何人,最后她说是要给水墨送药才让她去敲了水墨的门。

可是今早水墨竟然这么早就出门了,而且连招呼都不跟她打,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回来,水墨发现什么了?

这不安的情绪跟了乔晨妍整整一天,一天工作中一直都在出现错误,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了,乔晨妍急忙的拿出了电话给杨振宇。

杨振宇同乔晨妍和池水墨都是一所大学毕业的,在大学期间就喜欢上了乔晨妍,但是无奈乔晨妍压根儿就不多看他一眼,要不是因为大学毕业的那年阴差阳错的发生了那件事,高傲的乔晨妍是不会看他这个二世祖一眼的。

电话响了好久,那边的杨振宇才接了电话:“还找我做什么?”

听到杨振宇的声音,乔晨妍立马可怜兮兮的对着电话那边的杨振宇说:“振宇,振宇,怎么办,怎么办,那个女人好像回来了,我该怎么办,振宇,我好担心,怎么办?”

虽然乔晨妍和池水墨昨天订婚了,但是听到乔晨妍哭,杨振宇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所以此刻听到电话那边的乔晨妍哭的那么伤心,杨振宇还是担忧的软下了声音说:“妍妍,你不要哭,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找你。”

沐言在早上知道池水墨失忆之后,速度的消化了这个信息,又问了好多这两年来池水墨的生活和变化。

虽然这沐巫是池水墨的好友之一,但是大男人都是对这些没啥敏感的,所以对于沐言的问题,沐巫是说不上来什么的。

既然在沐巫那里问不到什么,那么沐言就只能来找池水墨当面问清楚了。

所以沐言下午就到了池水墨的公司——恒天集团。

沐言看着眼前这栋高达30多层的大厦,还有大厦上面那四个引人注目的四个大字,恒天集团。

还记得三年前她离开的时候,池水墨才坐到恒天集团的营销部经理这一职位,真的没有想到,三年没有联系,她真的错过了好多。

不过没关系,她会一一找回的。

沐言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被池水墨以不认识的借口轰出来的心理建设了。所以沐言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的走进了恒天集团大厦的门。

第5章 见负心汉得预约

沐言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被池水墨以不认识的借口轰出来的心理建设了。所以沐言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的走进了恒天集团大厦的门。

走到前台,对着人家前台小姑娘说:“麻烦,我要见你们总裁池水墨先生。”沐言笑着说。

前台小姐也回以微笑说:“小姐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我好通传。”

沐言囧了,她能有什么预约啊,不过现在见一次池水墨好像真的好难,以前她都是直接去池水墨在的楼层找他的。

不过沐言对着人小姑娘说:“美女,你给你们总裁打个电话,就说是沐言找他,他一定会见我的。”

前台小姐有些为难的说:“小姐,真的抱歉,没有跟我们总裁的预约,我是不能让你进去的。”

沐言也不为难人家小姑娘了,“那你直接告诉我他在几楼,然后我偷偷的溜进去,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前台小姐脸上的笑容已经变成了十分专业化的机械笑容了,“小姐,真的抱歉。”

沐言还就不相信了,对着那前台小姐说:“那美女,借用一下你的电话可以吧?”

前台小姐点头示意可以。

沐言真的很庆幸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直接拨号,等到电话那边的人开口说:“什么事?”之后,沐言立马笑了,还真的是非常的惯用啊,于是沐言说:“墨水池子,我是沐言,我知道你失忆了,所以我来找你记起我,你跟咱家前台小姐说声让我上去找你行不?”

池水墨本来是在专注的处理事情的,没想到一接电话就听到了早上那刚骂过自己的声音。

于是池水墨想也没想的就直接扣掉了电话。

池水墨紧紧的蹙起了眉头,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池沐两家在他大学之前一直都是邻居的,这些事情是沐巫告诉他的,可是他从来没有听沐巫说过他有一个妹妹,也没说过他妹妹跟他有什么关系。

池水墨想到这里,就更加的觉得烦躁不已,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烦躁的感觉了,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的注意力再次被打散。

一年前车祸醒来之后,他忘记了所有的人,包括他的父母,之后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生气,能让他烦,可是自从昨晚那个女人出现之后,他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某些东西在变了,变得他不熟悉了。

池水墨正在想着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沐巫打来的,池水墨皱眉接起电话:“什么事?”

“水墨,下班后有时间没,一起出去喝一杯吧!”沐巫这是纠结了一天了,才终于下定了决心给池水墨打了电话的。

虽然不知道这水墨到底是记不记得自己的妹妹了,但是自己问问清楚总是好的,这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沐言的表现还真的是吓到他了。

不过幸好他爸妈这段时间出门了,不然要是看到那个样子的沐言,一定会让他们担心的。

池水墨说:“不去。”

第6章 这是我的遗憾啊

“小姐……”前台小姐看着我沐言一副想要摔了电话的样子,顿时心有余悸的喊着眼前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人的沐言。

今天这电话要是再被摔了,那就要她赔钱了,因为这是在她们得知总裁要订婚而一次次被拒绝之后摔了第10个电话了,所以现在的前台小姐着实的后怕了。

沐言盯着再次被池水墨挂掉的电话,经不住的又想要发火了,但是好在她知道她现在在外面,只好将电话交给了前台小姐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望着沐言失落的离开的背影,前台小姐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诶,又是被他们总裁伤了心的女人吧!

沐言走出恒天集团大厦,仰起头来看着这栋建筑,再次无奈的摇头叹息。

微言咖啡厅。

“振宇,对不起,又把你叫出来了,不耽误你的事情吧?”乔晨妍十分不好意思的说。

杨振宇面无表情的说:“妍妍,你这到底是何苦呢?”

乔晨妍知道杨振宇想要说什么,可是现在他们都已经订婚了,虽然昨晚上那个订婚有点儿瑕疵,可是好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她是他池水墨的未婚妻了,只差一点点,她就会是池水墨的老婆,恒天集团的女主人了,说什么她都不可以放弃。

“振宇,你不懂,我是真的很喜欢水墨的,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我很自卑,因为我觉得自己跟水墨不在一个世界,可是你知道吗,当初他在复健的时候,跟我是无话不说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我怎么可以放弃呢,振宇,我是真心的喜欢水墨的。”乔晨妍一脸伤心的说。

还记得一次晚上偶然间的吃饭,他的手机传来了一封简单的短信,上面写着:“池子,我已经回国了,等着老娘收拾你吧,敢给老娘娶别人……”

乔晨妍没有看完那条短信的内容,眼光就看到了池水墨回来了,于是赶紧的编辑了一条信息过去了。

“我已经有了挚爱之人,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从那天之后,乔晨妍就知道自己真的变得,变得无可救药了,无可救药的爱上了池水墨,私心的想要将他变成自己的。

听乔晨妍的话,杨振宇非常的伤心,当你自己最爱的女人,一直在你的面前强调,她是多么多么的爱另外一个男人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感觉?现在的杨振宇就是什么感觉。

可是他也知道,他对于乔晨妍对他的任何请求,他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拒绝了。

乔晨妍看着杨振宇眼中流露出来的伤感,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她一直都知道杨振宇是非常的喜欢她的,这次要不是因为她实在没有什么能力能对付那个女人,她也不会再跟杨振宇联系的。

“振宇,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话。”一个柔弱的女人是百分百可以让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任何的事情的。

不过现在乔晨妍还不知道沐言对于她到底能不能构成威胁,毕竟现在的池水墨还是失忆状态的。但是以防万一,还是早点儿准备好自己的人脉比较好,这样也不至于以后沐言真的回来抢池水墨的时候,她没有办法还击了。

杨振宇知道自己这样很傻,可是谁让自己无法拒绝她!

上不去找池水墨,沐言无奈的只好走到大厦旁边的咖啡厅吃点儿东西了,这一天来还真的没吃什么东西呢。

忽然隔壁桌上的两人说。

“你听说了吗?子公司寰宇服装公司想要跟美国HE当红首席服装设计师Jessica邀稿,但是被Jessica直接拒绝了。”路人甲说到。

路人乙接着说:“是啊,是啊,我听说了,说真的,我真的是蛮佩服这个设计师的,想想国内的设计师都是争先恐后的想要跟我们的子公司合作,可是偏偏这个Jessica直接拒绝了我们。”

“可是谁让人家有这个资本呢。”

子公司?寰宇服装?

忽然,沐言笑了。

走出咖啡厅,站在恒天集团门前的广场上,沐言拿出手机直接按下了快捷键,后来转念一想,错了,然后有换了1。

接电话的速度很快。

“喂,您还安好啊?”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稚嫩的问候声。

沐言挑眉,这话是在诅咒她?不过沐言不生气,反而精神倍爽的说:“帮我一个忙,事后给你买很多的棒棒糖,成交不?”

那稚嫩的声音不咸不淡的说:“求我帮忙,区区棒棒糖就想收买我?”

“别得寸进尺!帮我把我之前给你的那些资料还有照片全部给我黑进他电脑。”沐言抬起头来仰望着恒天集团,但是却笑得十分的奸诈。

正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的池水墨在看到沐言猛地抬头的时候,下意思的往后退了一下,害怕被沐言看到他在看她。

托池水墨良好的视力,虽然在28楼,但是还是可以看清楚沐言的动作的,尽管看不清面部表情。

刚才他本来是要拒绝沐巫的,但是沐巫的话让他拒绝不来。

沐巫说:“我妹妹跟我说你三年前答应她三年后要娶她,我妹妹从来不是一个会说谎话的人,而且对于你,我们没啥可要的,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出来给我一个交代?”

听了沐巫的话,池水墨本能的沉默了。

那个时候他真的是恨死了,为什么他是失忆了?为什么会忘记了所有的人?

可是当他心中烦闷不已的想要随意看看的时候,却看到了地上那如蚂蚁一般走动的人群中的那个她。

说实话,他都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认出来的。

所以刚才当沐巫再次说让他下班后出去的时候,他答应了。

看着仰头的沐言,池水墨的心跳迅速的加快了,只是当他转身看到自己电脑上的那些照片的时候,难能可贵的露出了让人更加惊讶的表情。

“搞定了,以后这么没层次感的事情别找我帮忙,掉我身份。”稚嫩的声音再次开口说。

沐言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说:“小子,你这话真的是越来越欠扁了,告诉你,我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知道不?”

“嗯,也是,不过你要是能一直这么安好,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女人,你看看,有我宠你还不行?”那稚嫩的声音含着调戏的意味对沐言说。

一听这,沐言立马炸毛了,“小子,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女人,还有我只要你爹地宠我,其他的男人我看都不看,更别说是还没发育好的小正太你了。”

沐言乐呵呵的说着。不过说到这里,她发觉仰着头好累的啊,于是还是决定低着头比较舒服。

良久,对面的稚嫩的声音才说:“妈咪,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打击我?我知道我比你晚出生23年是我的遗憾,可是你要不要一直提醒我?”

第7章 思维逻辑非人类

沐言继续乐呵呵的说:“我要是不提醒你,你这么一直调戏我,以后给你养成习惯了,你当着你那占有欲很强的爹地的面调戏我的话,你爹地会灭了你的。”

“妈咪啊,你回去两天了,都没有搞定他吗?”孩子说。

沐言无奈的咂咂嘴说:“小呆,妈咪差点儿害你成私生子了。”

小呆沉默了,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说,这真的是个很伤人的名词。

沐言说:“小呆,没关系的,你要相信妈咪,妈咪一定会把你爹地给你找回来的。”

小呆故作轻松的说:“嗯嗯,我知道呢,我相信妈咪,所以妈咪你动作要加快了哦,对了我该准备去上课了,干妈在催我了。”

上课?沐言一看表,八点了,“好吧,去吧,妈咪想你。”

“嗯嗯,小呆也想妈咪,所以给妈咪准备了一份礼物,好了,小呆上课去了。”小呆笑嘻嘻的将电话挂了。

沐言还想要问问看准备了什么呢,小呆就将电话挂了,不过既然是儿子准备的礼物,那必须的期待了。

不过眼下这池水墨难道是要加班吗?

正当沐言想要打个电话给沐巫问问情况的时候,池水墨已经走到了门外。

沐言眼前一亮,立马冲了上去:“池水墨,墨水池子,你躲了我一天了。”

池水墨一看到沐言,本能的想要躲避,于是对着Joe说:“马上开车。”

可是他反应过来的速度是有点儿慢,等他说完的时候,沐言已经打开另外的车门钻了进去了。

沐言看着池水墨,他阴沉的脸色的确骇人,他按揉着太阳穴,双眸微闭。

不过这样的池水墨才让沐言觉得有点儿熟悉的感觉了,于是沐言说:“池水墨,你真的失忆了吗?然后一点儿都不记得我了?”

但池水墨只是微微的点头,目光再度落到了她的脸上。看着明明眼底就透露出满满伤心脸上却依然对他微笑的沐言。

他的心开始隐隐的揪疼。

沐言看着池水墨这一副看她不咸不淡,不说不笑的表情,顿时内心中冲出了各种的想法,比如说,墨水池子现在是不是想要一脚把她踹出去?按照之前墨水池子的性格,对于扑上来的女人,他通常都是直接拒绝,然后丢下走人的;那再不然就是杀……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沐言瞪大了眼睛,使劲儿的摇了摇头,用力将脑子里疯狂怪异到连自己无法相信无法接受的想法甩了出去。

沐言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抿起嘴角,带上笑容对池水墨说:“你现在要去哪里啊?还有我不是坏女人,你曾经跟我说过的,因为的性格比较大气,所以有的时候比较男孩子一点儿,就像是现在跟你解释什么我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是,墨水池子,你给我时间,我证明给你看,行不行?我证明给你看,你是真的答应要娶我的。”

忽然,池水墨神色凝重地靠在窗边,一脸沉思。沐言以为自己说了什么让池水墨难以接受的话了,刚才他没有撵自己下车,已经算是万幸的了,所以没关系,慢慢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于是,车里陷入了让人难堪的尴尬之中。

不过很快的,车子已经到了池水墨的目的地,而沐巫也已经等在了门口了。

沐言看到沐巫之后就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约了水墨出来,你怎么跟水墨一起来了?水墨想起你了?”

沐言看了看池水墨才说:“怎么可能?我去围追堵截了。”

“进去吧。”池水墨直接说。

沐巫耸耸肩,跟着进去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对儿小情侣说:“下次再有事情瞒着我,我让你思维逻辑倒着走。”

倒着走?“噗嗤……”忽然想到了以前。

曾经有一次池水墨有件事情瞒着她,然后那天她很生气,出去买了好多好多的东西,把她平时打工的小金库全花了,怒气冲冲的她池水墨说:“说好的你不瞒着我,为什么又瞒着我?你要是想要瞒我就直接别让我知道啊,你现在又让我知道了,这让我很生气,十分的生气,万分的生气。”

她还记得当时池水墨一脸无奈的看着他说:“你的思维逻辑真的是让我碎了一地。”

当时她一愣,碎了一地?向来冷冷冰冰,压根儿对狗血的八点档没兴趣的职场新贵竟然会说这么新潮的词?

当然也因为池水墨这么一词,让她原本好生气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不过她还是很要面子的说:“池水墨,你要是以后再有任何事情瞒着我,我说真的,我真的会让你的姓倒着写的!?”

所以听到刚才那一对儿小情侣的对话的时候,让她想到了他们以前的相处。

走到半路的沐巫忽然发现沐言没有跟上来,转头一看才发现沐言在原地站着。

于是沐巫说:“言言,快过来,一个人站在那儿傻笑什么了?”

听到沐巫的话,池水墨也停下了脚步,朝着沐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她真的一个人站在那里傻笑的,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沐言一抬头就看到了池水墨也在看着她,于是扬起了微笑看着池水墨,说:“嗯,马上过去。”

看着池水墨的身影,沐言暗暗决定:池水墨,我一定让你重新成为我的墨水池子!

晚上九点,杨振宇送乔晨妍回来。

到了池水墨家门口的时候,杨振宇终究还是忍不住的问:“真的不能跟我在一起吗?他有的我都有,为什么你一定要跟他在一起?”

虽然乔晨妍知道杨振宇是个富二代,家里的条件也是非常好的,但是她就是不喜欢他,不因为别的,只是对他没有什么爱情的感觉而已。

所以乔晨妍依旧表现的很不好意思的说:“振宇,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你上去吧,我回去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给我打电话。”说完杨振宇就想要开车走人的。

乔晨妍没有说话,只是看杨振宇离开。转身走进家门的时候,问了下佣人:“少爷还没有回来吗?”

“少爷打电话说今晚不会来这里了。”

不回来了?难道是因为那个女人吗?“少爷有没有说因为什么事情不回来了?”

“没有。”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乔晨妍没有进门,反而是转身离开去了她自己住的公寓里。

推开门,按开灯,顶上的水晶吊灯发出柔和的白光,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这里能让她找回她快要消失了的勇气。

第8章 他会接受我儿子吗

乔晨妍拿出电话给池水墨打电话。

池水墨看着来显显示,蹙眉接起电话,“喂,什么事?”

乔晨妍声音十分柔弱的说:“水墨,你今天不回来了吗?那你要住哪里?”

虽然乔晨妍是池水墨差点儿订婚成功的未婚妻,但是对于池水墨的一切,乔晨妍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不管她用什么办法,就是没有一点儿的办法知道所有有关池水墨的事情。

“我今晚去公寓住,你早点休息。晚安。”说完,池水墨就挂掉了电话。

眼神再次紧紧的盯住正和沐巫说的欢快的沐言,,这里听他们的声音很清晰。

沐巫看着一进来就喝酒的沐言,有些无奈的说:“小妹,你什么时候变成酒鬼了?”

沐言笑着说:“这是墨水池子教我的啊,咳咳,虽然我现在很能喝,但是好像也喝不了多少,哥,这酒没有美国的好喝。”

沐巫皱眉,你这是喝酒?明明都是一个牌子的好吧?

池水墨眼神看向他处说:“女孩子还是少喝酒。”

听到池水墨的声音,沐言都笑了,于是晃晃悠悠的走到池水墨的面前坐下说:“墨水池子,你真的变了?”

“当初我不会喝酒的时候,你说女孩子还是稍微变得能喝一点儿比较好,不然到了职场之后要是因为酒的缘故而吃亏了,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沐言一边说还一边打嗝。

池水墨头都没抬直接说:“你喝醉了。沐巫,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回去了。”

“欸,别介,我这一个人还真的是办不出来,你等下怎么回去?”沐巫问道。

池水墨说:“Joe在外面等着。”

沐巫说:“这样啊,那你等下帮我把我妹妹抱到门口吧,我去车库提车,还以为能多玩儿会。”

沐巫说着就起身去开自己的车了,留下沐言和池水墨。睡着了,没啥,可是对于看着沐言的睡颜脑袋里就会一直来回闪现什么画面的池水墨来说,这真的是个煎熬。

“快接电话,快接电话,快点儿……”又是一夜宿醉的沐言揉着太阳穴开始在床上来回的摸着自己的手机,终于摸到了,接听。

“沐言,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这一声标准的河东狮吼真的是彻底的让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沐言给震醒了。

大脑瞬间的就开始了运转,看了看电话上的来电人,本想骂回去的勇气顿时消失殆尽了。

沐言不好意思的说:“小呆还好吧?”

“我说,沐言,老娘跟你认识也不过是两年而已,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胆子大的把你家的东西丢给我,你不怕那天走丢了,你找不到吗?”电话这边的何琳怒火燃烧的正厉害。

沐言是多聪明的一个姑娘啊,知道对方生气,自己还尽是找挨骂的话说,那不是自找罪受吗?

“哎哟,琳琳啊,人家这不是回来的急吗?等我安顿好了,你把小呆打包给我就好了!”沐言笑嘻嘻的说到。

“靠,你别给老娘一副笑嘻嘻的蛮不在乎的说。我告诉你,你家小呆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气,昨天晚上在线上等你到十点,结果你电话不接,也没上线,我一早给你打电话,你看看老娘之前给你打了多少通电话了,就算是猪也会被电话铃声吵醒的,难道你是新新猪吗?”

“我家小呆生气了啊,那你还不赶紧的马不停蹄的去给我哄去啊,这里跟我吼有毛用!”沐言无奈的挠了挠头发,然后顿时觉得自己身处的环境有点儿陌生了。

何琳觉得当初就不应该好心的帮沐言提一下行李,要不然自己这两年来就会过得很轻松了,自从认识了沐言,何琳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了,等下我给小呆打电话,再帮我照顾几天,我要是确定了就马上接小呆回来。”沐言说完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看了看时间表,晚上十点!!

完蛋了,自己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能睡了,这还想要给小呆追回他爹呢,天天的喝酒颓废,小呆不灭了她都是好的。

从昨晚一下睡到现在,她真的是越来越本事了。

“别打了,他上课去了,你尽快的把那边处理好,小呆虽然平时一直损你,但是好呆长这么大都没离开过你。”何琳说。

沐言的鼻子一酸,说:“嗯,我何尝不是,他长这么大,我也从来没有离开他。琳琳,你说他会接受小呆吗?”

何琳沉默了一下说:“言言,当初就跟你说了,你既然执意生下了孩子,你就要做好把握,你离开他三年,你不变心,不代表他不变心,更何况你现在还有孩子。”

是啊,现在她有孩子了,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接受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琳琳,我知道了,你在上班吧,跟总裁说一声,跟寰宇服装公司的合作,接了。”

何琳蹙眉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向来不接国内的案子吗?怎么这次?”

沐言说:“这是秘密,帮我接了就是了,详细的我晚点儿再告诉你。”

挂了电话之后,沐言就陷入了思考之中,回来三天了都,对于池水墨的这三年她根本就一点儿都不了解,她试图想要打电话给池水墨的父母问清楚的,可是听沐巫说池伯伯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带着池妈妈去旅游的,她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比较好。

可是现在能知道池水墨的消息的,就只有她的未婚妻了,自己现在贸贸然的去找人家,难保人家不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疯子。

恒天集团总裁办公室,偌大的办公室异常安静,除了Joe报告事情的声音,他放下文件,烦躁地揉揉额心。

Joe正在做着报告,忽然看到自家老板面有难受之色,便停了下来,顿了顿说:“BOSS,要不您先休息一下?”

池水墨挥了挥手示意Joe继续,可是一向工作的时候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某人此刻却跑神儿了。

他想到了前天晚上他和沐巫,沐言一起喝酒的时候,沐言问他的话。

沐言盯着池水墨的眼睛说:“墨水池子,你真的失忆了吗?”

看到沐言眼中那明显雀跃,他知道他给出的肯定的答案肯定会让她伤心的,“抱歉,我真的失忆了,我忘记了所有的人。”

闪婚总裁,娇妻太彪悍 主角: 沐言, 池水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