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十地唯我独尊,却因身边不断的麻烦围绕而心郁纠结。

九天十地唯我独尊,却因身边不断的麻烦围绕而心郁纠结。
第1章 仙尊重生

“林君河,你身为林家之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还算是个人吗?”

“林君河,枉我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畜生!”

“林君河,我真是看错你了!”

几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有男有女,都带着极度愤怒的情绪在里边。

此时,林君河只感觉自己头疼欲裂,脑袋好像快要裂开一样,又如被灌入了千斤重的水泥,沉重无比。

“好痛……”

林君河下意识的坐起身来,双手本能的朝前胡乱抓去。

入手,一阵柔软,紧跟着的是一股十分浓郁刺鼻的香气,这股刺激,让林君河猛的睁开了双眼。

“我这是在何处?你是何人?”

入眼的,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狐媚女子,正在那里小声的啜泣,看向自己的眼神无比的怨毒。

林君河不由得大吃一惊。

“你这个混蛋,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眼前那女子,甩过来一记耳光。

林君河眼神一变,就想要去阻拦,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这幅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

感受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林君河震惊无比。

这个弱小的女人,居然可以伤到自己?

这怎么可能?

脸色一变,林君河马上在脑海中凝聚神识,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但是下一刻,脑海中轰然炸开的疼痛之感让他大吃一惊。

自己现在连神识都无法凝聚!

这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可是玄界大陆至高无上的仙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自己数千年的修为,荡然无存了?

这个事实让林君河感觉万分的震惊。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林君河回想了起来,自己是在一处上古遗迹寻到了一个名为上苍之眼的帝器的时候,被最信任的师尊与兄弟背叛。

自己最爱的女人陈仙儿为了救自己,身陨道消,之后自己也失去了意识。

“仙儿,仙儿,你在哪里?”

林君河咬牙,眼中神色滔天,满是戾气:“赤龙仙尊,陈仙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都没有一丝的怜悯,你这个畜生!”

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陈仙儿面色冰冷的看着自己,却又义无反顾的为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那惨然的笑容,让林君河瑕疵欲裂。

“不对,这里不是玄界大陆,这里是……地球?”

林君河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豪华的酒店套房,神色不由得再次一变,脑海中突然涌入了一股海量的记忆。

脑海之中那早已被尘封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再次被唤醒。

上一世,自己本就是地球上的人,最后飞升成仙,进入玄界大陆。

没想到数千年之后,自己居然回来了,而且重生成了一个纨绔大少?

“林君河,你做出这种畜生行径,现在又在说什么胡话?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一道吼声在他耳边炸响,林君河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顿时感觉到了有些不妙。

自己现在,居然身出在一处豪华的酒店套房之内,而自己的面前,居然坐着一个满脸泪痕,衣衫凌乱的女人!

而在她的旁边,还站着几分满脸怒容的男人,指着自己破口大骂。

“林君河,你连自己的大嫂的注意都敢打,你还算是个人吗?”

这句话,让林君河浑身一个激灵,数千年的阅历,让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什么,不由得大感头痛。

这纨绔大少,在被自己穿越之前,居然意图非礼自己的大嫂?

不!

林君河突然感觉有些不对,自己的浑身没有一丝的力气,这明显的被人下毒了。

这同样名为林君河的纨绔,不是要非礼这女人,而是被下了药,陷害毒死了?

“林君河,你做出这般龌龊之事,你等着吧!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告诉你大哥与你家中长辈知道!”

几人拿出相机,一阵乱拍。

“不好!”虽然已经离开地球数千年,相机这东西林君河还是记得的。

现在这样子要是被拍下来,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林君河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光是像这样躺着都耗费了他不少力气。

“林君河,你这个畜生,明天就让你在全市出名!”

几人咬牙痛骂,这让林君河很是惊讶,因为他从这人的记忆中得知,这几个正在骂他的人,是这具身体最为要好的几个朋友!

这林君河,居然也跟自己,被最信任的人给背叛了?

“朋友,我们可真是同病相怜,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这些贱人好过的!”

林君河咬牙,眼中怒气滔天,也不知道是因为前世之事,还是为现在的遭遇而感到不平。

一行人拍下林君河与那狐媚女人的照片之后,满意的离去。

那女人在离去之前,还回头,冲着林君河冷笑了一下,眼中满是冷漠。

这样毒蝎心肠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大嫂?

林君河咬牙,愤怒无比,却依旧是没有力气站起来。

在愤怒之时,林君河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看到了那女人浑身赤 裸,只穿着内衣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回事?她刚才明明是穿着衣服的。”

林君河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不再去多想,因为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活下去!

这幅身体内,还残存着大量的毒素,自己如果不想点办法,估计刚穿越回来,又要死了。

“可恶,如果能运转玄天斩龙诀就好了!”

林君河咬牙,发现自己不仅不能动弹,经脉都断了好多处,这可真是个恶毒的女人,这幅身体明显还被殴打过一遍了。

“嘶……难道我君河仙尊才刚重生就要这样结束了?不!不可能!我还要杀死那些贱人!”

“他们,必须死!”

林君河的眼中爆发出一股滔天恨意,就在这时,他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一只琉璃色的珠子散发着神秘的光彩从他眉心浮现而出。

“苍天之眼?”

看到这珠子,林君河顿时一阵狂喜,将其小心的抓在了手中,眼中闪烁着异样的身材。

“纨绔大少?废人?不!我君河仙尊,要重新归来了!”

“所有亏欠与我的人,颤抖吧,然后,等着我!”

林君河仰天长笑。

第2章 人渣到一定地步

苍天之眼,前世的自己就是为了这个宝物才跟师傅还有最好的兄弟反目成仇,被他们偷袭而死。

一回想起这段记忆,林君河的胸中还是有滔天的怒火涌起。

他们杀死自己也就算了,面对同门师妹,自己的亲女儿,那两人下手都没有一丝的迟疑,实在是两个畜生!

想到这,林君河的嘴唇都被自己咬破。

一丝血液,顺着空气诡异的飘进了苍天之眼之中。

“轰!”

林君河的大脑只感觉再次宇宙大爆裂一般的炸开,疼痛不已,而苍天之眼也再次回到了他的眉心。

半晌过后,林君河的双眼中闪过一丝金光,而后一切就又恢复了平静,任凭林君河再怎么呼唤,苍天之眼都没有动静了。

“这苍天之眼还是太过神秘,就连我,对他的信息知道的也是少而又少。”

林君河皱了皱眉头,很快也就不再去想。

至少这苍天之眼帮自己解了毒,总算是不用一重生就这么憋屈的死去了。

至于苍天之眼的妙用,看来急不得,只能慢慢的去研究了。

“林君河……”

再次打量了一下这幅与自己名字相同的身躯,脑海中属于原本林天河的记忆也差不多都融合完毕了。

对于这原先身体的主人,林君河只能送他三个字。

人渣。

而且还是相当典型的纨绔大少,头脑也不够聪明,被几个朋友联合这个女人下了个这么简单的局居然都没有发现。

最后,更是被自己的大嫂给毒死,实在是太惨了。

而且,最让林君河感觉头疼的是这小子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孱弱。

终日流连于娱乐场所与夜场,这幅身体早就被掏空了,再加上刚才被巨量的毒药给侵蚀,让这身体更加的虚弱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修炼,至少也要突破炼体期第一层。

没多想,林君河马上开始打坐。

要修炼的功法,他也早就已经有了抉择。

前世,自己修炼的是自地球上得到的一个功法残卷,化龙决。

虽然这功法最后是帮着自己成功飞升,但是对后来去了玄界大陆这个大舞台的自己来说,已经是算不得什么好的功法了。

如今重生,正好选一门上等功法,让自己快速的恢复实力。

就在林君河如此想着的时候,苍生之眼突然又亮了一下,而后他的脑海之中多了一段晦涩难懂的内容。

“五行衍天决!”

脑海中这五个金色大字,看得林君河一阵心惊肉跳。

“这难道就是上苍之眼的秘密之一?”

林君河一眼就看出了这功法的不凡,怕是自己所掌握的功法加起来,都没它的价值高。

一夜的修炼很快过去,林君河睁开双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五行衍天决,当真是神妙无比,居然在一个晚上就让我的身体恢复了大半,而且让我突破到了炼体第一层?”

“咦?九龙鼎?我上一世的本命法宝居然也带来了。”

用苍天之眼的透视能力內视自己的丹田,林君河又惊又喜。

不仅有苍天之眼,连九龙鼎都带来了,可惜,现在的九龙鼎已经残破不堪了。

不过,即使如此,有了这两样东西,自己恢复到以前的修为,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了。

站了起来,林君河对自己一晚上的修行成果十分的满意。

突破到炼体第一层,虽然还算不得是修士,但是要是对上这幅身体以前主人那样的货色,眨眼间就能放倒三五个。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林君河起身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子,约莫只有双十年华,让林君河看着都为止一滞。

在玄界大陆,什么绝美的女修他没见过,但是眼前这女子,绝对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漂亮,不在自己的挚爱陈仙儿之下。

一双眼眸,如秋月一般明亮,又有泉水般的清澈,不施粉黛,却也倾国倾城。

看着眼前这女子,林君河的记忆中马上就闪过了她的信息,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幅身体的妻子,楚默心。

因为自己林家的势力才被他们楚家强行嫁给了自己这种二世祖,典型的政治联姻。

“事情我都知道了,跟我走。”

楚默心的神色很复杂,如果可以,她多想永远不认识这个人,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一辈子。

但是现实总是不如人愿,这个人渣偏偏是她的老公,而且还要她一次次的来替他擦屁股,收拾烂摊子。

终于,发生了今天这一的事情,楚默心心里一声悲叹,却没有太多的感慨。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已经彻底绝望了,还是已经麻木了。

躲闪着林君河的眼神,楚默心一脸的冰冷:“爷爷要见你,你等下好好道歉。”

点了点头,林君河乖乖的跟着楚默心走,心里却闪过一丝寒意。

道歉?

那不可能。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错,这一切只是一个恶毒的局,一个针对自己的圈套罢了。

看着乖乖听话的林君河,楚默心有些意外,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满满的心酸,估计他是知道自己这次真的闯了大祸了,才会这么听话的吧。

出了酒店大门,楚默心打了辆出租车,这让林君河很是意外:“我们没有车子么?”

“车子不是早被你卖掉了么?”楚默心直接上了车,没有再跟林君河说话。

林君河愣了一下,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才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妈的,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居然还是个瘾君子!

家里知道他吸毒,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他就把车子给卖掉了!

卧槽,这货也真是人渣到一定地步了,人才啊!

一路上,楚默心都是那个冰冷冷的表情,让林君河也有些尴尬,几次想要搭话,发现好像根本没话题可聊。

而且原本的林君河伤楚默心太深,自己现在还是暂时保持沉默吧。

很快,出租车就缓缓驶入了林家的别墅区,而后在住宅面前停下了车。

林君河刚一下车,就迎面走来一个年轻人,一脸的讥讽:“哟,这不是对自己大嫂意图不轨的林君河么,怎么,坐出租车来的?你这可太丢我林家的脸了!”

“关你屁事!”林君河直接瞥了他一眼。

那人一愣,也没想到林君河会还击。

楚默心轻叹了口气,怕林君河还会惹事,就赶紧拉着他走,后边那年轻人缺还不肯罢休,嘲讽道:“林君河,你老婆这么漂亮,你要是没钱,不如把她借我几天,怎么样?”

林君河一回头,眼中闪过一道煞气:“借你麻痹!”

“啪!”

一记耳光,直接甩了过去!

第3章 打的就是你

“你?你居然敢打我?” 

挨了林君河一巴掌,那人一脸的惊讶,满脸愤恨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要打死你!” 

林君河直接上去又补了一脚,把那人直接踹翻在地,倒在地上哇哇大叫起来。 

这人林君河也认识,是他的表哥,叫林天辉,是个色胚,早就窥觑楚默心很久了。 

“你这个畜生,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林天辉愤怒的大叫,但是他这个花花公子怎么可能是炼体一层的林君河的对手,直接被林君河骑在身上,一顿胖揍。 

原本还算帅气的脸庞,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猪头,青一块紫一块的。 

“林君河,够了。”楚默心赶紧拉开林君河,眼中满是愕然。 

他,他这是为了自己在打架吗?

楚默心的神色很复杂,这在过去,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过,想起林君河过去的种种劣迹之后,楚默心的脸色马上又冷了下去,轻叹口气。 

估计是自己想多了,林君河跟林天辉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他又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跟人大打出手呢。 

估计,只是纨绔之气又犯了吧。 

“林君河,走吧。”楚默心失望的开口,林君河哦了一声,乖乖跟了过去。 

进入林家宅院之后没走几步,又一人迎面走来,跟刚才那个林天辉长得倒是有几分相似。 

林君河记得,这人应该是刚才那人的哥哥,林天琅。 

“哟,这不是我们林大少么,怎么,你还有脸回来?” 

林天琅笑了笑,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中满是鄙夷与不屑,似乎在看垃圾一样。 

看到这人,林君河的眼神闪过一丝寒意。 

如果自己猜的不错,这人,就是昨晚陷害自己的幕后凶手之一。 

昨晚,就是这个林天琅,打电话来邀请自己出去喝酒的。 

至于他的目的,林君河心里也稍微有了些眉目。 

林家直系年轻一代之中,男丁总共只有四人。 

这个林天琅加上外边那个林天辉还有他们的大哥,也就是昨天那个狐媚女人的老公林天华三人,是亲兄弟。 

而自己这一支,则只有自己一人。 

如果除掉了自己,那林家的家业,可就随便他们三兄弟瓜分了。 

想要把自己排除在外?

林君河的心里冷笑一声,自己自然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我有没有脸回来,关你屁事?” 

林君河冷笑一声,瞥了他一眼:“还是说,你这么关心我,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你,你不要胡说!” 

林天狼冷哼一声,盯着林君河道:“你连兄弟的女人都敢调戏,现在还敢回林家来,你不是胆大包天是什么?” 

“我是不是胆大包天,你马上就知道了。” 

林君河淡淡开口,上前一步,一记耳光甩了出去。 

“你!你敢打我?”林天狼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相信这是那个瘾君子林君河能做出来的事情。 

在他记忆力,林君河可是个为了一点毒资,能跪下来舔他鞋子的人。 

“打的就是你!” 

林君河又两个耳光甩了过去,打得林天琅眼冒金星,他虽然体质不至于跟外边那个被打成猪头的林天辉一样差,但是也好不到那儿去,根本招架不住这几巴掌。 

最后,还是几个林家的仆人来把两人给分开了。 

“林君河,你真是好样的!我一定会把这事告诉给爷爷他们知道!”林天琅大怒。 

面对他的威胁,林君河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以后你再在我面前装逼,我见一次,打一次。” 

“你!” 

林天琅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君河,根本不知道他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真是反了他了! 

这个废物,怎么会有这个勇气反抗自己? 

而且,他的力气是不是有些太大了,他不是早被毒品给拖垮了身体么?

林君河冷笑着看了一眼之后,大步朝前迈去。 

名震玄界大陆的君河天尊为人处世只有一个原则。 

以牙还牙,千倍奉还!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罢,林君河独自一人进入大堂,留下楚默心一人在外边诧异了很久。 

今天的林君河,真是有点不一样。 

“草!这狗日的不会是嗑药磕嗨了吧,这么大劲!”林天琅破口大骂。 

楚默心顿时心里一凉,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如果他真的嗑药了,在家里一众长辈面前大闹,这可怎么办?

着急之下,楚默心就想要追上去,却被林天琅让两个下人拦住了。 

“弟妹,你就不用进去了,今天是我们林家人内部的会议。” 

林天琅冷哼一声,进了大堂,脸色阴沉无比,今天一定要把林君河这家伙赶出林家!

刚进入别墅大厅,林君河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抬头一看,林家重要的人员,基本都到了,林老爷子坐在正中,一脸的怒意。 

而昨天那个狐媚女子,正一脸梨花带雨的在跟一个中年女子倾诉着什么。 

林君河心中冷笑一声,挺直了身板走了进去。 

“林君河,你还不快给我跪下!” 

一进去,林老爷子就是一声河东狮吼,看起来是相当的震怒。 

林君河神色不变,淡淡开口:“我无过无错,为何要跪?” 

“逆子!你做的什么好事你自己还不知道么?无过无错,真亏你说得出口!” 

林老爷子被气得发抖,林君河的父母前几年死于一场意外,所以林老爷子对这个最小的孙子也是额外的照顾。 

但是没想到,他却被自己娇惯成了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 

这次犯下这样的错,传出去,整个林家脸上都无光。 

林君河的大伯林国标赶紧安抚了一下老爷子,而后瞪着眼睛怒斥林君河:“君河,你爸妈走的早,家里对你百般照顾,你就是这样回报家里的?” 

“这次的事情,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再混蛋你也不能对自己大嫂出手啊,你这是在丢我整个林家的脸。” 

林国标一脸怒意,一副为了林家的模样。 

林君河瞥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件事他有没有参与其中,但是身为林天琅兄弟的父亲,他怎么都脱不了干系。 

“大伯,我可没有丢林家的脸,我是被人陷害的。”林君河淡淡道。

第4章 还是你跪下吧

“陷害?” 

林国标一脸寒色,一拍桌子怒道:“到现在你还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都已经被人拍下照片,人赃俱获,我看你还想怎么解释!” 

这时,林天琅十分适时的拿出好几张照片来,还在那虚情假意的说着:“哎,君河,这次你真是糊涂了啊!” 

狐媚女子一看到这几张照片,马上就又装模作样的嘤嘤嘤哭了起来。 

林老爷子看到这些东西,更是被得火冒三丈:“畜生,跪下!给你大嫂道歉!” 

“就是她陷害的我,我为何要跪?” 

林君河身板停止,直视着林老爷子,一脸正色:“我林君河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就是不跪这样的贱人!” 

“你!” 

林老爷子一阵气结,林国标也是被气得咬牙切齿,大怒:“混账东西,让你跪,你就跪!林家还轮不到你做主,由不得你讨价还价!” 

“想让我跪,你也配?”林君河冷哼。 

这让林国标更是气血上涌,怒不可遏,直接一巴掌朝着林君河甩了过来。 

林君河嘴角划过一抹冷冽的笑意,直接伸手一抓,把林国标的手按在了半空之中。 

而后,他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事情。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一个过肩摔,直接把林国标给丢了出去! 

“哎哟……” 

林国标被丢出去好几米远,屁股都差点给做裂了。 

林天琅见到这一幕,马上咆哮起来:“畜生,瞧你做的什么事情,你眼里还有林家么?给我跪下!” 

说着,他就冲着林君河冲了过来。 

“就你,还不配代表林家。” 

林君河冷冷一笑,淡淡道:“还有,你是忘了刚才我说的话了?” 

“啪!” 

林君河一巴掌甩了过去,打得林天琅猝手不及,眼冒金星。 

而后,林君河又一脚揣在了林天琅的膝盖上。 

“啊!” 

一声惨呼,林天琅直接跪倒在地。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疯了,林君河绝对是疯了!

他居然在林家这么多人面前大闹,把林天琅父子都给打了?

这还是在老爷子面前呢! 

“林君河,你想做什么?还不快点跪下认错!” 

“畜生,真是畜生啊!非礼你大嫂不说,现在事情败露还要打人,简直是无法无天!” 

一众亲戚马上怒斥起来。 

林君河愣了一笑,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我平时你们嬉皮笑脸的,是因为你是我亲人,我给你面子,别以为是我怕了你!” 

“谁想跪下的,过来,跟林天琅一起!” 

大厅里,再次一片沉寂,连一根针掉下去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楚。 

他们一个个都惊恐而错愕的看着林君河,觉得林君河是如此的陌生。 

这还是以前那个在家族里毫无地位,逆来顺受的瘾君子么? 

“林君河,你到底想怎么样,反了,真是反了你了!”林老爷子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愤怒过。 

“林君河,你真觉得自己没错?” 

老爷子一拍椅子扶手,站了起来,威势惊人。 

作为林家的主权者,他的气势全部都发散了出来,让周围的其他人都下意识一滞,没有一人敢说话了。 

“没有!” 

林君河依旧是身板挺直,没有半点要屈服或是认错的样子。 

“我说过,我是被陷害的,我何错之有?”林君河认真道。 

“你说你是被陷害的,那你的证据呢?”林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虽然刚才被气昏了头,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他也觉得这事情实在是有些蹊跷。 

怎么会这么巧,林君河想要调戏大嫂,就被人给拿相机拍了下来? 

“证据我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敢保证,昨天晚上是有人设局陷害我,而且还有人给我下毒,差点让我活不到今天!”林君河铿锵有力的开口,让周围的林家众人一惊。 

如果林君河说的是真的,那可真是大事件了!

林君河瞥过那狐媚女子一眼,发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旋即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你说的,全是猜测,如果没有证据,并不能算数。”林老爷子皱眉。 

“爷爷,给我一周的时间,我肯定能找出证据!”林君河看向林老爷子,一脸诚恳。 

“爸!可不能听这混账东西在这信口雌黄,我建议现在就把他逐出林家,这次嫣然差点遭了他的毒手,下一次呢?要是他脑袋发昏,想要对其他大家族的女人下手,那我们林家,真要毁在他的手上!”林国标急了。 

“闭嘴!”林老爷子一喝,吓得林国标马上乖乖闭上了嘴巴,跟个乖宝宝一样。 

“那如果一周后,你没找到证据呢?”林老爷子沉声开口,看向林君河。 

“到时候,不必你们多,我自己主动跟林家断绝关系!”林君河认真道。 

“好!我就给你一周的时间!” 

“都散了吧,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林老爷子的命令,大家只能听从,很快,大厅里的众人就散去了。 

只剩下林天琅父子,虎视眈眈的盯着林君河看,冷哼一声之后,也就都走了。 

临走前,林天琅嘴角还划过一抹冷笑。 

证据?能有个屁的证据,一切证据全都被自己消除了。 

再让涉事的人这一周出去躲藏一下,看这林君河,能找到什么证据。 

这一次,他是肯定要被赶出林家了!

看着林天琅按耐住兴奋的样子,林君河也冷笑连连,看来事情真是林天琅这几人做的,这倒是有趣了。 

手足相残,这种事情林君河是没什么兴趣参与的。 

但是要是招惹到了自己手上,那可就怪不得自己了。 

从大厅里出来的时候,见楚默心还在那担心的等着,林君河不免觉得有些惭愧,刚想过去打声招呼,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最后只能是化为了一股讪笑。 

这讪笑,落入楚默心眼中,又变成了心虚的笑。 

楚默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林君河这样子,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当即,她就带着林君河回去,也不过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知道那只会让自己更加的伤心。 

一路上没有半句话,两人坐着出租车,很快在一处名为尚水名都的小区停下。

第5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林君河走后,林天琅马上又跟那个狐媚女子嫣然碰面了。

“天琅,这可怎么办,那家伙怎么还活蹦乱跳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嫣然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大嫂,你先不要慌,我先给其他几人打个电话,只要这小子找不到证据,到时候还是要被逐出林家!”

林天琅一咬牙,望着远去的林君河的背影,眼中满是怨毒。

……

尚水名都。

小区里,都是独门独栋的别墅。

不过林君河却知道,自己家的别墅,是家族里的,房产证上写的并不是自己的名字。

如果真被逐出林家,怕是自己只能去住天桥底下了,想想还真是有些蛋疼。

进入自己的别墅之后,林君河的脸部马上就抽搐了几下。

因为这间别墅,内外实在是差别太大。

客厅里,除了一张木桌跟几张凳子之外,居然连个沙发电视都没有!

这房子,只能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马上,林君河就想起来,这是为什么了。

这些家具,好像都是被以前的自己犯起毒瘾的时候,拿去卖掉了……

林君河看到这一切,真是倍感头疼,怪不得楚默心对自己的态度如此的冷漠。

而且,看到房子里的窘迫之后,林君河还想起了一件事情。

在结婚之后,好像楚默心一直不肯同自己发生关系,几次强迫都没有任何的作用,最后一次,双方还动手打了一架。

最后的结果就是,林君河变本加厉,把家里的东西都给卖了去吸毒。

看着楚默心的背影,林君河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大爷的,你个死人渣,搞个这样的烂摊子给我收拾,这真是日了狗了。

“我去上班了。”留下这一句冰冷冷的话之后,楚默心直接离开了房间。

她不想跟林君河有过多的接触,在很久之前,她的心就已经彻底死了。

楚默心走了,这倒是让林君河感觉轻松很多。

虽然自己前世是仙尊,但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心里还是不自觉的有着浓浓的罪恶感。

正在林君河想要上楼去自己的房间继续修炼的时候,他的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这让林君河有些尴尬。

前世自己早就已经辟谷,倒是忘了这幅身体还需要吃饭,说起来自己重生过来之后,还真没有吃过一点的东西。

马上,林君河就打开了那个只有到自己膝盖高的迷你冰箱。

家里的冰箱本来是个双开门的大冰箱,不过早就被自己毒瘾发作的时候卖掉了……

这迷你冰箱,还是楚默心去买的二手的。

打开冰箱一看,里边除了一块生姜之外什么都没有。

关上冰箱,林君河的脸部再次一阵抽搐,难道自己好不容易重生过来,结果要被饿死了不成?

想了想,林君河准备出门去看看,口袋里还剩几个钢镚,看能不能买几个馒头填填肚子。

出了别墅,隔壁不远就有一条街道,在街上随意的走着,林君河真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上一世,自己是地球上的一个孤儿,无依无靠,一生都在修炼,就飞升到了玄界大陆。

这世界,对自己来说亲切的同时,却又十分的陌生。

有些感慨,林君河突然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小年轻,在接近一个妙龄女子。

其中一人的手,已经不安分的伸入了那女子裤子后边的口袋。

林君河的眼中闪过一道金光,看见了被那鬼鬼祟祟的家伙用手指捏住了的手机,还有一抹雪白。

额……好像有些看过头了。

“住手。”

林君河几步上前,直接按住了那家伙的手臂。

“草,你小子什么玩意?快放手!信不信老子揍你?”那黄毛小偷脸色一变,扬起另一只拳头冲着林君河示威。

“就凭你?怕是没有这个本事。”

林君河不屑的一笑,摇了摇头。

“嘿,你小子还挺嚣张,我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

黄毛男子叫嚣着,直接一拳狠狠朝着林君河的脸上砸了过去。

林君河松开了抓着他的右手,而后用左手猛的往前一抓。

“哎哟……”

那黄毛小偷嘴里马上就响起一阵惨叫声,他只感觉被林君河这么轻轻一抓,自己这手的骨头就快要碎了。

“现在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本事了吧?”林君河说着,满脸戏谑的看着对方的眼睛。 

“知道了,知道了!”黄毛男子被吓惨了,脸都唰的一下白了。

“知道了还不把东西还给人家?”

林君河愣了开口,黄毛小偷马上把手机跟烫手山芋一样丢回给了那妙龄女子,而后转身就跑,跟逃命一样。

不过一边跑,还一边怨毒的回头破口大骂:“草,你个愣头青,想当出头鸟是吧,给老子等着。”

林君河哭笑不得,面对这种货色的威胁,他都懒得搭理。

这幅身体虽然现在还很弱,但是这种货色,还真是不放在眼里。

“你没事吧,白色的小姐。”林君河笑眯眯的开口,随后马上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自己下意识第一印象就脱口而出……

都怪这苍天之眼,坑爹呢吧,自己明明没想透视那么深的。

那妙龄女子一下也没能反应过来林君河在说什么,反而是冲着他爽朗的一笑:“谢谢你,不然我的钱包手机估计都要遭殃了。”

“我叫苏敏菁,你呢?”

“林君河。”

林君河淡淡一笑,刚准备保持一下绅士形象,肚子却很不听话的响了起来,搞得林君河异常的尴尬。

不过苏敏菁倒是没觉得这有什么,笑了笑之后落落大方的道:“正好我也没事,不如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这个好。”

林君河一喜,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美美的吃上一顿补充体力,不然修炼都没力气了。

很快,二人就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面馆坐下。

“这家面馆在附近可是很有名的,不少人住得远的人都特意赶过来吃。”

苏敏菁刚想介绍一下,却发现林君河已经在狼吞虎咽起来,不由得哭笑不得。

看这样子,简直跟饿了三天三夜没什么区别。

看他的打扮,也不像是会饿肚子的人啊。

一碗面条下肚,林君河才饱了三分,刚犹豫着是不想厚着脸皮再要一碗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附近一个桌子上的碗筷都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林君河赶紧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痛苦的捂着心脏趴在了桌子上,旁边几个人一脸的惊慌失措。

第6章 出手救人

“医生,有医生没有?”

白发老者一倒下,旁边几个人马上就大叫了起来,神色显得十分的慌张。

老者身边的一个年轻人一摸老者的口袋,更是瞬间脸色一白:“完了,忘了带药出来。”

“让开,给我看看。”林君河赶紧起身,走了过去,只见那老者面色苍白无比不说,而且眉关紧锁,额头上在不断的往下冒虚汗,情况十分的眼中。

“你?你是医生?”

年轻人看了林君河一眼,见他如此年轻,不由得大怒:“都什么时候了,一个学生还来捣乱!滚开!”

“我不是医生,但是我可以救他,如果你再闭嘴,我就不救了!”林君河冷漠的道。

“你……”

年轻人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林君河突然一把推开,因为林君河看出来了,如果再不动手,这老者命不久矣。

前世,自己可是名震玄界大陆的炼丹宗师,这老者的问题,自然是一下就看了出来。

突发性心绞痛。

如果有随身携带药物,自然很容易就可以控制住,如此自己有前世的修为,也可以抬手治之。

但是现在,就不得不冒一下险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林君河突然拿起一次性筷子,从中间猛的将其一下掰断,露出了尖锐的口子之后,直接朝着老者的心口刺去。

“混蛋,你在做什么?”那年轻人大怒,连忙想去阻止林君河,却已经晚了。

“滚开!”

林君河吼了一声,直接把那年轻人给吓得七魂没了六魄,下意识的瘫坐在了地上。

曾经的一代仙尊,就算是修为没了,光是残存的一丝威严,也不是一般人能撑得住的。

一次性筷子刺入老者的心口之后,一道鲜血飚了出来,林君河没有犹豫,赶紧按压了起来。

这一动作持续了约莫半分钟之后,老者面部紧绷的肌肉,居然奇迹一般的松懈了开来。

老者的眉头跳动了几下,而后居然缓缓睁开了双眼。

“我这是……”

老者缓缓开口,虽然声音很是虚弱,但是终归是清醒了过来。

看着老者苏醒,年轻人已经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连忙扶起老者做好之后,年轻人一阵面红耳赤,十分惭愧的看向林君河:“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厉害,真的把我爷爷给救了回来。”

“没事,人平安就好。”

林君河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毕竟现在自己修为很弱,刚才这么一番救治,还真是耗费了自己很大的体力。

“我姓韩,兄弟,你可真是厉害,以后要是遇到麻烦,尽管找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年轻人显然也是性情中人,递过来一张名片,林君河接过一看,上边写着韩涛二字,便收了起来。

等老者缓过神来,想要好好谢谢这救了自己的人的时候,却发现林君河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由得叹了口气:“施恩不图报,当真是一位难得,小涛,如果再见到他,一定要留住他,我要好好谢谢他!”

“是,爷爷!”韩涛望着门外,也是心里异样。

他的朋友不少,但是他也清楚,都是为了自己的身份地位接近而来的。

这个人,救了自己爷爷之后居然连一个要求都没有就这样走了,真是难得!如果再见到他,一定要再好好谢谢他才行。

此时,林君河依旧离开了面馆,苏敏菁连忙追了出去,却发现林君河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由得心里一阵莫名失落。

“如果下次还能见到他就好了……”

苏敏菁自言自语,却马上脸色一红:“哎呀,我在想什么呢,真是的……”

都没跟苏敏菁说一声就走,其实真不是林君河的错,因为在店里的时候,他无意间瞥了外边一眼,发现了一个熟人,便马上追了出去。

追赶上了那人的背影,林君河脸色一寒,在他肩膀上一拍:“告诉我,这件事你有没有参与在内?”

“君河,你脑子秀逗啦,吓我一大跳!”

那人一愣,回头发现是林君河,连忙笑骂起来,眼中又闪过一丝迷茫:“那件事,哪件事啊?上次去喝花酒我可真没报告给你家老爷子啊!”

看着眼前这个胖子眼中那深深的迷茫,林君河也确定了七八分,陷害自己的事情他应该没有参与在内。

自己刚才,不过就是想诈一诈他罢了。

眼前这胖子,一米七刚出头的身高,虽然穿着一身名牌,但是也掩饰不住他身上猥琐的气息。

这人是自己,也就是林君河的死党之一,秦业。

虽然名字挺高富帅的,但是不管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是一等一的猥琐。

从记忆中,林君河得知昨天这幅身体的主人在去那个酒店之前,就是跟这个胖子在一起的。

“吓唬你玩呢,瞧你给吓得。”林君河淡淡一笑,糊弄了过去。

秦业大大的松了口气,咧嘴笑道:“我说林大少,你可真牛逼,这气势,差点把我给吓尿了,我还以为你去大保健被抓了,现在要来找我兴师问罪呢。”

“不说这个了,你知道周少峰人在哪里么?”林君河问道。  

“周少峰?你找这王八犊子做什么?”秦业一脸不解,这周少峰跟自己还有林君河可不是很对付的那种。

“这小子送了我一份大礼,我要回报他。”林君河淡淡开口。

这周少峰,就是昨天晚上拿着相机对自己拍个不停的那个人。

“靠,林大少你终于准备修理他去了,这敢情好,那王八犊子我知道啊,现在就在红马俱乐部里得瑟呢。”秦业道。

他可是圈子里有名的百事通,消息灵通的很。

“行,我们这就过去,那个……你身上带钱了么?”林君河有些尴尬的问道。

“干啥用啊?现金不多,就一千多了。”

“打车。”林君河不好意思的道,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自己现在身上就剩两钢镚了。

“我靠,打个屁啊,坐我的车走!”

秦业也不废话,马上就拉着林君河上了他的法拉利488。

第7章 红马俱乐部

不得不说,秦业的白色法拉利488还是很骚包的,一路炸街而去,吸引了无数妹子的注目。

这种感觉让林君河感觉也挺不错的,虽然这玩意速度肯定是比不上飞剑的,但是也别有一番味道。

自己前世在地球上的时候一直在潜心修炼,生活过得跟个原始人似得,这倒是不错的体验。

二十分钟后,林君河就跟秦业一起进了红马俱乐部。

这红马俱乐部,林君河记忆之中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本市非常豪华的一家俱乐部,自己以前没少跟狐朋狗友在这里玩过。

这边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有着一个赛马场,不少富二代都养了纯血马进行赛马。

不过自己父母死得早,在林家不是很手重视,自然是没那个余钱养一匹有血统的赛马玩的。

林君河一进去,一个狐媚的女人就朝着他迎了过来。

那女人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右眼眼角有一颗泪痣,让她比起其他的成熟女人还多了一丝特殊的魅力在里边。

“林大少,秦大少,你们可是好久没来玩了啊,是嫌弃我们这里不够有意思吗?”女人咯咯的笑着,风情万种。

“哪儿能啊,红姐,我们这不就来了么?”秦业笑了笑,还颇有深意的看了旁边的林君河一眼。

因为林君河以前可是对这个红姐很感兴趣的,还追求过她,虽然最后失败了。

不过,让他感觉意外的是,这次林君河见到红姐,却没有跟以前一样流口水,而是一脸的淡然。

“周少峰在这里么?我们找他有事情。”林君河淡淡道。

他对红姐没有太大的兴趣,同时也在心里暗骂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有眼无珠。

不管怎么看,楚默心都比这个红姐漂亮太多。

而他放着家里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跑来这里花天酒地还追求这个红姐,真是脑子给驴踹了。

看到林君河今天见了自己居然这么淡定,红姐也是有些意外,不过林君河不烦她,她自然是乐得清闲,便笑了笑道:“周大少啊,他现在正在赛马场呢。”

“是么。”

林君河淡淡回了一句,直接就朝着赛马场走去。

秦业赶紧追赶了上去,讶异的道:“君河,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以前不是巴不得跟红姐多呆一会儿的么?”

“今天我是来找周少峰的。”

林君河摇了摇头,快步向前,出了走廊,突然一片廓然开朗。

一个有足球场大的赛马场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赛马场里,有不少富家子弟在三五成群的说笑,还有少数的人在骑马。

林君河一眼就看到了周少峰,昨天那个抢着给自己拍了一大堆照片的人。

此时,周少峰正骑在一批棕红色的马上,穿着一身赛马服,气质非凡。

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林君河从地上拾起了一块小石子,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君河,要不我们也搞匹马骑一会儿?这里真的好久没来了。”

秦业正有些兴奋的说着,却见林君河突然右手猛的朝着前方一甩。

而后,正在小跑的一匹红马突然发出一声悲鸣,扑 倒在地,骑在它身上的人直接飞了出去。

“君河,你,你在做什么……”秦业有点傻眼了。

这要是一个弄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啊!

“找他问话。”林君河平静的开口,朝着被摔下了马的周少峰走了过去。

秦业彻底懵逼了,今天这林君河不对劲啊,怎么跟变了个人似得。

要是换成以前,林君河见了周少峰肯定马上就屁颠屁颠的上去称兄道弟了,因为周少峰在周家的待遇可比林君河在林家的待遇好多了。

此时,周少峰从马上摔下来,只感觉自己屁股都快坐裂了。

还好刚才骑马的速度不是很快,不然现在非得骨头都给摔掉几根不可。

揉着屁股龇牙咧嘴的站了起来,周少峰一抬头,就见到了林君河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不由得一惊。

“林君河?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林君河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眼神冰冷的瞥过周少峰:“昨天晚上,你拍照拍得很起劲是吧,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周少峰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恼怒的道:“你自己做下这种畜生行径,正好被我们撞见了,你还想狡辩是吗?”

“好你个林君河,你现在不呆在林家好好认错悔过,你还来找我兴师问罪,我可真看错你了,你真是个不知悔改的小畜生!”

“小畜生?”林君河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这里确实有一个,不过不是我。”

说罢,林君河直接一耳光甩在了周少峰的脸上。

“林君河,你敢打我?”

周少峰大怒,连忙就想还手,但是林君河马上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口,让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打你怎么了?”

林君河一脸戏谑,反手又是两巴掌甩了过去:“从马上摔下来没残废,你的运气倒是不错。”

“你什么意思,这是你干的?”周少峰脸色大变,感觉面前这个林君河无比的陌生。

他还是那个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废人林君河么?

“是我干的又怎么样?”林君河一笑,瞥了那匹马一眼,淡淡道:“就像你陷害我一样,我不说,所有人都只当是那匹马发疯了罢了。”

“你!”周少峰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恐惧,这林君河真是疯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周少峰咬牙,有些后悔今天跑来这里玩了。

其实早在今天早上,林天琅就给自己打过电话,让自己这个星期最好呆在家里别出来,或者先去别的城市散散心。

但是自己也没放在心上,因为林君河就一个废人罢了,他还能对自己怎么样不成?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大错特错。

“怎么样?我想想,先跪下说话吧。”林君河淡淡开口,一脚踹在了周少峰的膝盖上,强迫着他跪倒在地。

 
九天十地唯我独尊,却因身边不断的麻烦围绕而心郁纠结。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336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