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倾城 主角: 乔云溪, 步惊寒

傻女倾城 主角: 乔云溪, 步惊寒

第1章 魂穿异世

柔和的月光下,雕梁画栋的府邸显得更是大气古典,在这金雕玉砌的楚王府中,却有一处格格不入。

简陋得有些破旧的小屋中,只有简简单单的几样家具,显得分外萧瑟。

轰隆!

屋外,一道惊雷猛然砸下,青色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小屋,床上女子那死不瞑目的狰狞面容在青光照应下更加诡谲了几分。

站在床边的王二吓得脚软,当下便想四肢并用的离开,霍然床上那绝了气息的女子纤长的睫毛,忽然一颤。

“鬼啊!”王二大喊一声之后,滚下床去,他双脚抖得如风中落叶,完全不听使唤。

这里,是哪里?

乔云溪只觉得腹部有股热流不断溢出,那是血,她无比熟悉的味道,且腹部上还插了一把刀,那感觉她亦是熟悉。

她分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她最信任的朋友出卖了她,先是扎了自己一刀,然后又被一群特工围攻最后,乔云溪只记得,自己引爆了炸弹此刻,她怎么会感觉到痛?难道,她没有死?

乔云溪有些吃力的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十分古典的雕花镂空木床,她疑惑的蹙眉,环视四周。

这屋子摆设简单布置简陋,却十分古香古色,地上,一光着上身的男人正满目惊骇的看着她,男人的双脚不住的抖着,在乔云溪的注视下,那人所在的地上竟慢慢渗出一片水迹来。

乔云溪皱了皱眉,这胆小如鼠的男人,竟吓尿了裤子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人又是谁?

乔云溪吃力的撑着身子做起来,看着自己腹部上的匕首,一咬牙,利落的拔出来,鲜血流得更是汹涌,她立刻扯下自己的腰带,将腹部上的伤口紧紧绑住。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乔云溪凤眸微抬,颇具威严的睨向王二。

王二此刻三魂已不见了七魄,“王妃,不……不是小人害死你的,是……是李侧妃啊……放过我,放过我,鬼,鬼啊……”

轰听着他口中的话,乔云溪的脑袋突然嗡嗡作响,有许许多多的本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她的脑海里。

乔云溪的脑子隐隐作疼,太多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刻苦铭心的烙印在她的灵魂深处,她在记忆中看到的那女子,那张脸,分明是自己,却不是她,那张脸的主人当朝丞相乔远航的长女,乔云溪,亦是楚王嫌弃的痴傻王妃。

乔云溪苦涩一笑,一朝身死,她竟魂穿异世,重生在一个同名同姓同等样貌的女子身上,这等狗血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乔云溪眸光流转,双目凌厉,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辱骂的傻儿。

她,乔云溪,二十一世纪的佣兵之王,往日欺她辱她之人,她必会百倍奉还!

回过神来,乔云溪看见男人正四肢并用的爬着离开,红唇一勾,冷哼一声,“站住!”

王二闻言,立刻吓得手脚发软,连爬着离开的力气都没有了,他颤颤惊惊的回过头来,讶异的瞪圆了那一双小眼睛,不敢说话。

“李连若,该带着一帮人来看好戏了吧?”乔云溪按住了腹部的伤口,冷笑着望向门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失血过多的关系,那媚药竟没有发作。

第2章 好漂亮的男人!

李连若那女人给她灌下一碗催情药还丢了个下人进来,不就是想要她这个痴傻王妃贞洁清白尽毁,身败名裂吗?那她势必掐准了时间带上人来看好戏。

她若是让这个男人就这么跑了,哪里对得住李连若待会想要演的好戏呢?

乔云溪脸上的笑容,让王二头皮一阵发麻,只觉得阴森恐怖,眼前这人,真的是那个愚蠢呆傻的王妃吗?

“呜……不要杀我,是李侧妃,都是李侧妃……你不要找我报仇啊……”王二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乔云溪皱起了眉头,不耐烦的抠了抠耳朵,耳边那哭喊声十分扰人,红唇轻启,“闭嘴,过来。”

那两个字分明极轻,却带着让人不容抗拒的威慑力,王二吓的一个咯噔,立刻禁言不敢动弹。

“过来。”乔云溪突然淡淡一笑,朝王二招了招手。

王二被吓得更厉害了,这笑容太过阴森诡异,仿若来自阿鼻地狱的索命修罗般,他吞了吞口水,不敢违抗乔云溪的命令,颤颤走上前。

“你今日所做之事,就算诛九族也不为过,不过我今日心情好,便小小惩罚你一下便可……”乔云溪冷冷的眸光落在王二下身,因为媚药,他就算吓得再厉害,这肮脏龌龊的地方还是有反应。

这,正好方便了她。

乔云溪的话音轻柔中带着几分寒意,悠悠的话语还未说完,她眉眼突然一冷,手中匕首一扬,挥向那鼓起处,刀起刀落间“啊!”王二杀猪般的惨叫声骤然响起,一股冷汗直冒脑门,那命根子被切断的痛楚,哪里是常人可以忍受得了的!

王二倒吸了一口气,冷汗涔涔,怀着痛心疾首的恨意,双眼一翻,痛晕了过去。

“啧啧,真是脆弱。”乔云溪摇头叹息,她耳朵突然一动,门外,传来了混乱的脚步声。

来人不少!

乔云溪挑眉一嗤,用手中的匕首挑起王二扔在床上的衣服,盖住了他血淋淋的下身,这厢那布才遮上,木屋脆弱的门猛然就被人推开。

一身红衣的李连若步步生风的走进房来,边说边侧身跟身旁的男人说着,“王爷你看,这王二就在姐姐的……”

李连若话还未说完,便瞥见了躺在地上面无血色的王二,话音戛然而止。

乔云溪漫不经心的瞟了过去,视线在触及男人面容时,眼中闪过惊艳。

好漂亮的男人!

剑眉鹰眸,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红唇,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

一袭黑色锦袍上绣着金纹,与生俱来的孤傲,单单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低眉垂首,这就是楚王,她的夫君,步惊寒?

乔云溪挑了挑眉,记忆里,他的夫君可是从未露过面,‘她’嫁入楚王府一年半,直到今日,才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何模样。

步惊寒鹰眸敛过一丝疑惑,床上这个一脸傲气的女人,就是他的傻子王妃?

她还是第一个敢如此肆无忌惮打量他的女人!

“王,王爷,臣妾分明是看到了王二在姐姐房中行苟且之事的……”李连若急忙说着。

步惊寒冷冷扫了李连若一眼,视线落在王二的下身处,盖着他下身的衣服正晕出一大片血迹。

“掀开。”

第3章 小小惩罚?

侍卫立刻上前,果断的掀开了王二身上的衣服。

“啊——”屋内的一众女眷顿时都尖叫起来,这王二的下体一片血肉模糊。

天,天啊!一众看明白了的人纷纷目瞪口呆,一对对秀眉紧拧,强抑制住胸口那股子恶心。

步惊寒剑眉暗挑,那向来波澜不惊的眸子灼亮了几分,眸光落在乔云溪身上,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云溪笑眯眯的望向步惊寒,指着王二血淋淋的下身,很是无辜的说道,“如王爷所见,这狗奴才竟妄想诋毁臣妾的清白,所以……臣妾便小小的惩罚了他一下,敢问王爷,臣妾做得可对?”

小小的……惩罚?

李连若唇角抽搐着,看着王二那恶心的样子简直就要吐出来,可乔云溪这女人竟还能云淡风轻的说只是,小小惩罚了一下?

这女人,何时有这般狠毒的心了,那般切断男人的命根子,却还能谈笑风生,简直是变态!

步惊寒眸中闪过一抹异色,视线落在她不断渗出血迹的腰间,微微拧眉。

她受伤了?

他抿唇,看着地上那昏死过去的王二,冷声喝道,“把他拖下去喂狗!”

步惊寒的神色不温不火的,看似不在意,看在乔云溪眼中,他的脸色比先前黑了几分,似乎在生气?

他在生什么气?

“是!”侍卫应下声来,立刻上前将地上的王二拖走。

李连若杏眸一暗,脸上浮现紧张之色,若是王爷知道她是这件事情的主谋,不知道她会不会落得跟王二一样的下场?

乔云溪面无表情的看着,像王二这种色胆包天的奴才,丢去喂狗,根本就是便宜了他。

竟敢试图玷污她这佣兵之王,死不足惜!

步惊寒将乔云溪眼眸中的嗜血收入眼底,薄唇微微一挑。

“你做得很对。”步惊寒看着乔云溪,鹰眸斜睨了李连若一眼,那眼神里带着警告。

“王爷,是臣妾误信谗言,定是金嬷嬷花了眼才会看错王二这奴才与姐姐幽会……”李连若立刻噗通一声跪下,垂眸之际,却是朝着金嬷嬷使了一个眼神。

“王爷,侧妃,奴婢定然没有看错,奴婢确确实实的看到这王二和王妃在一起亲亲我我……指,指不定是王妃听到我等来的声响,便杀人灭口啊……”金嬷嬷亦是立刻跪在地上,身子伏低,声音中带着颤抖。

这在王爷面前生捏白造那可是死罪啊,可若不按自家主子的命令办事,亦是只有死路一条!

为今之计她只有豁出去了,否则李连若哪里可能会放过她。

“哦?金嬷嬷如此说话,倒是有些侮辱到本王妃了。”

“本王妃就算要偷,也至少偷个像王爷这般英明神武英俊帅气的,金嬷嬷你也看到了那奴才长得多猥琐惹人憎,你说本王妃与那奴才有私情,岂不是严重的侮辱了本王妃的眼光和品味?”

乔云溪摇着头,一副对金嬷嬷的指控十分不满的模样。

步惊寒嘴角抽了抽,额头隐约有几条黑线,这女人竟然如此恬不知耻的当着他的面说着偷人的事情,虽然,她话中那英明神武英俊帅气八个字,让他心情很是愉悦。

但,这女人怎么可以将偷人的事情说得如此坦然?

不过眼前的乔云溪真的是他那个痴傻无能的傻子王妃吗?

第4章 贼喊捉贼

她此刻看起来虽然有些狼狈,脸上也有些脏兮兮的,但却无损她的倾城之貌,绝色之容。

只一眼,便可让人深深记住的倾世容颜,带着一股子与生俱来般的绝傲和清冷,凤眸流转间,更是美得动人心魄。

步惊寒薄唇微勾,他的傻子王妃似乎并不傻“谁人给你这样的胆子说谎的!”乔云溪眉眼一冷,冷冽的眸光射向金嬷嬷!

“王妃,奴婢,奴婢没有说谎啊……”金嬷嬷的头几乎都要埋进了土里,说话间也带上了哭腔,她现下左右不是人,唯有硬着头皮扯谎到底了。

李连若听乔云溪这话,心中徒然升起一股疑惑来,这乔云溪怎么好似换了个人似的,她欺负了一年多了,从来不敢反抗,今儿个却如此……如此正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云溪阴测测的突然看向李连若,那灼人的眼神似乎要将李连若看穿一般。

李连若一抖,竟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

步惊寒双手环胸,一派淡然的看着乔云溪,他很想知道,这女人接下来,会做什么?

乔云溪清冷的眼神淡淡落在金嬷嬷身上,“好一个嘴硬的老嬷子,来人,给本王妃掌嘴!”

乔云溪这句话砸下,一众侍卫和在场的人都愣了。

步惊寒一个眼神瞟向一众侍卫,紧抿的薄唇淡淡丢出一句话,“照王妃说的做。”

侍卫听得步惊寒都亲口这般说了,立刻便有三人上前,两人架起金嬷嬷,一人开始狠狠的甩起了巴掌。

“啪啪啪——”

每一个巴掌落下,金嬷嬷便惨叫一声,她哀切的望向李连若,可后者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完全置身事外。

金嬷嬷的两颊很快就肿了起来,嘴角出血,鬓发散乱,惨叫声越发尖锐。

乔云溪听着耳边那噪音,皱起了眉,不奈的挥了挥手,“拉下去打,别在这里污了本王妃的耳朵。”

“是。”三名侍卫立刻应下声来,拖起金嬷嬷出了房间。

乔云溪的耳根子这才觉得干净了不少,她想调整一下坐姿,好让自己腹部的伤口不那么痛,可一动,却牵动了那伤口,蹙眉,死死按住了那还在不断出血的伤口,身体突然倾斜,险些就栽倒下床。

步惊寒大步上前,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乔云溪倒下的身子,一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一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剑眉微拧,面上带着些许不悦的斥责道,“既受了伤,就不要乱动。”

“这点伤,还死不了。”乔云溪身子无力的倚在步惊寒的腰间,扯了扯唇,对这点小伤口并不以为意。

她从前受的伤比这严重百倍千倍,在鬼门关徘徊数次都熬过来了,这点小小的伤口,又何足畏惧。

乔云溪轻轻挣扎了下,这样靠在对她来说还很是陌生的男人的身上,让她很不习惯。

步惊寒见乔云溪如此抗拒他的接触,不知为何,有些许不悦的情绪浮上心头,面色一沉正欲放开,握着她手腕的手却察觉到了她脉搏的不寻常。

她的脉搏紊乱,体内有一股气息乱窜,他所触到的肌肤有些灼热,很像……中了某些催情的药物,或许是因为腹部伤口失血过多,将体内的药物排出了些许,所以还未发作。

“你流了很多血,不许再乱动!”步惊寒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第5章 你到底是谁

乔云溪默默翻了翻白眼,轻哼了一声,对他所说的话置若罔闻。

步惊寒瞪了乔云溪一眼,鹰眸中写满了不满乔云溪态度的信息,他放开乔云溪,黑着脸很难得的放柔了动作的将她扶好靠在床沿后,才转身看向一屋子的人,“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全部退下,不许再来扰了王妃的清静!”

“是。”本以为可以看到一场好戏的一众侍妾纷纷应声退了出去。

跪在地上的李连若欲起身离开之际,乔云溪淡淡的一句话,便留住了她,“李侧妃,可否留下陪陪我?”

李连若有些防备的后退一步,哀怨的看了步惊寒一眼,征求着他的意思,可步惊寒神色淡然,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她委屈的垂下眸子,咬了咬下唇,说道,“姐姐有令,臣妾莫敢不从。”

“你这话倒说得勉强。”乔云溪若有似无的淡笑着。

“臣妾不敢。”李连若皱了皱眉,立刻低下头去。

步惊寒扫了乔云溪一眼,她又想做什么?受了伤留了那么多血还不好好安静的待着,竟还敢留下李连若?

“王爷还有事?”乔云溪挑了挑眉,一脸莫名的看着步惊寒,脸上很明显的写着:你还不走?

乔云溪看着步惊寒那没有表情的脸似乎抽了抽,眸中蕴起一丝怒气。

步惊寒轻哼一声,帅气的转身,大步离开。

步惊寒一离开,屋内就只剩下乔云溪和李连若两人。

确定那脚步声离得够远了,李连若立刻站起身来,狐疑的凝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乔云溪。

这张脸,虽然是和过去的乔云溪一模一样,但是,绝对不是她!一个痴儿,怎么可能一夕之间,脱胎换骨,完全不同了?

理由只有一个,这人根本就不是乔云溪!

李连若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眼眸立刻一亮,昂首挺胸,恢复了过往的嚣张模样,美眸犀利的瞪向乔云溪,“你不是乔云溪,说,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冒充乔云溪?真正的乔云溪在哪里?”

“李侧妃莫不是连眼睛都坏了?连我是谁,都认不出来了吗?”乔云溪呵呵笑着,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胸前的一缕长发,那笑意盈盈,让人莫名心颤。

“你不是她,你绝对不是乔云溪,你冒充乔云溪有什么目的?你以为有一样的脸,便是楚王妃了吗?休想!”李连若说着,便气势汹汹的走到了乔云溪的面前,伸手就探向她的耳后处。

她认定了,这乔云溪定然是冒充的,那么她一定是易容了,带了人皮面具!

李连若一心以为可以摸到人皮面具的边缘将它撕下,可摸到的却是一片光滑,毫无半点痕迹!

不可能!

李连若脸色一变,正要缩手回来,手腕就被乔云溪紧紧抓住。

“李连若,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本王妃如此不敬!”乔云溪凤眸一冷,词严厉色中,带着盛人的威慑。

李连若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不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那个傻子乔云溪,一个人怎能变化如此之快?难道,乔云溪一直在装疯卖傻?

李连若思绪紊乱中,便听到乔云溪的冷喝声,李连若一怔,看着乔云溪苍白的脸色还有她不断在渗血的伤口,心一狠,索性也豁出去了。

李连若奋力甩开乔云溪的手,冷哼一声,道,“就算你是乔云溪又如何,我照样能弄死你!就算我现在弄死你,我只需说你失血过多而死,也没有任何人会将罪名扣在我的身上!”

她美眸中狠毒越甚,面目狰狞完全没有了半点美艳柔弱的模样,她认定了乔云溪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今日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杀了这女人一了百了!

第6章 你对我的脸,做了什么

李连若恨恨的盯着乔云溪的脸,这样绝色的一张脸,为什么长在乔云溪的身上?

她扬起手,眸中盛满了恶毒,一巴掌朝着乔云溪的脸就要落下乔云溪冷睨她一眼,眼明手快的抓住了那向自己落下的手,借力一拉,李连若便失了重心扑倒在床上。

“啊……”李连若惊叫一声,下巴重重的磕在了床上,那硬度,撞得她生疼,她挣扎着还未站起来,一个巴掌便迎面而来。

“李连若,这是你自找的!”

乔云溪看着那张娇嫩的脸,连着甩了三个巴掌过去,许是力度过大,隐隐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一阵钻心的痛。

“你做什么……”李连若惊叫怒问着,她挣扎要站起来,还未站起,巴掌就接踵而来。

“李连若,记清楚,这是我还你的!”乔云溪眉眼冷冽,一句话说完,已经又甩了七八个巴掌,很快,李连若的双颊高高肿起,鬓发散乱,狼狈至极。

“你,你竟敢打我?”李连若跌跌撞撞的退开几步,捂着肿得跟猪头一样的脸,不可置信的瞪着乔云溪,她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敢打她!

今日,这个该死的乔云溪,却是接连着打了她十几巴掌!

李连若只觉得怒火中烧,也烧了她的理智,她顾不了眼前的乔云溪已不是过往的乔云溪,更不记得自己刚刚才吃了亏,拔下头上的簪子,就往乔云溪的心口中刺去!

她要杀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乔云溪淡淡敛眸,反手拿起放在身旁的匕首,方才用来切断那狗奴才命根子的匕首可还一直放在身边,匕首上可还沾着那脏东西的血李连若五官狰狞扭曲,眼看她手中的簪子就要刺向乔云溪胸口,一道银光闪过,她还未来得及看清那是何物,就只觉得脸颊上一阵刺疼。

乔云溪冷然一笑,手中匕首已经划过李连若红肿的双颊,手指翻飞间,速度快得让人根本看不清她刚刚有出手。

很是满意的看着李连若的双颊上多了两个血淋淋的大叉,乔云溪眼神中满是对自己杰作的赞赏,她满意的点了点头,很是真诚的看着李连若的脸,由衷的赞叹,“真是,很适合你呢。”

“啊……你,你你对我的脸,做了什么,乔云溪,你做了什么!”李连若尖叫连连,她只觉得脸上痛得厉害,却看不到脸上的模样,更是惊恐。

李连若杏眸圆睁,瞪着乔云溪手中染血的匕首,心中大骇,她的脸,她的脸一定被毁了!

不,不不!

容貌对一个女子来说,是最为重要的,若是没有了容貌,成为一个貌丑之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李连若大叫起来,精神有些奔溃,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被毁容了!

“乔云溪,你个贱人,你个贱人,乔云溪,你不得好死,乔云溪!”李连若已失了理智,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脸上的痛楚,她急促的喘息着,尖锐的怒骂着,发了疯的一般就要扑上前去打乔云溪,乔云溪一个抬眉之间,一腿便踢中了她的腹部,将她踹出了几米远。

李连若呕出一口血来,目光涣散,早已是花容失色。

“这不过是给你的一点小小惩罚,相比你施在我身上的,还远远不够!”乔云溪冷哼一声,眉眼间皆是冻人彻骨的寒意。

李连若浑身一颤,从脚底升起一股凉意来,这女人的眼神,好可怕!她是魔鬼,是地狱来的索命修罗!

乔云溪在报复,在对她过去所做的一切报复!

李连若不禁有些心惊起来,这种骇人的感觉她只在王爷的身上感受过,如今她对着一个乔云溪,竟也有了相同畏惧的感觉。

一想起过去她对乔云溪所做的种种,李连若就有些惊恐,在乔云溪嫁入王府的这一年多里,她处处针对处处为难,所做之事数不胜数,若是乔云溪要追究报复。

第7章 后台谁家硬

李连若挪动着往后退着,脸上满是防备和惧意,今日这样吃了亏,她若再不小心翼翼一些,恐怕小命难保。

“对了,忘记告诉你,这匕首就是切了那狗奴才命根子的匕首,上面本沾了他那污秽东西的血的,不过如今那血应该在你脸上了。”

“什……什么……”李连若脸上立刻浮现作呕之色,一想到毁自己容的匕首竟沾了王二那种狗奴才命根子的血,她显些恶心得吐出来。

乔云溪红唇一勾,欲开口时却察觉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听那脚步声,不止一个人,她顿了顿,却闻得那脚步声在门外站定,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在如今这个时刻还敢在来这挽菊院的人,恐怕只有一个。

步惊寒么?那另外一人是谁?无妨。

“李连若,你先是灌我媚药,又企图让那狗奴才玷污于我,而今毁你容貌只是是小小惩戒,你的那点小心思,以后最好不要用在我身上!”乔云溪收回视线,眸光如同利剑一般射向李连若,红唇一张一合,字字句句都带着十足的威慑力。

李连若紧紧咬着下唇,没有回话,眼眸深处带着浓浓的怨毒,她堂堂大将军之女,今日乔云溪竟然如此待她?这乔云溪不过就是个不得宠的贱女人,她凭什么这么对自己!

如是想着,她的脸上便浮现出一股不屑之意来。

“步惊寒会因为你是将军之女而容忍,而我……不过是一个无知的小女子,不需要顾虑任何事情。”乔云溪似乎看透了李连若心中所想一般,说话间她故意瞟了门外一眼,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爹是大将军又如何?我杀了你,你爹又敢如何?”乔云溪冷冷一哼,凤眸杀气毕露,那张狂肆意的语气,仿佛杀死一个李连若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般。

大将军之位虽然在朝中地位不轻,但这李连若是否忘了,她爹是当今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要算后台,貌似是她的比较硬一些吧?

门外的步惊寒闻言,嘴角抽了抽,这女人怎的说得他不敢动这李连若一般?

站在步惊寒身旁的步惊羽捂嘴轻笑,望着紧闭的门眸中满是崇拜,他的皇嫂,实在太彪悍!

步惊寒冷瞪步惊羽一眼,后者却依然笑得很是灿烂。

步惊羽脸上浮起一抹雀雀的期待来,看来他的这个皇嫂和传说中的一点也不一样。

“你,你……你……”李连若咬着下唇,对上那盛盛的杀意,便弱了几分,她捂着脸,杏眸中的怨毒更深。

乔云溪紧紧按住了腹部的伤口,血越流越多,她已经有些头晕脑胀的了,面色也苍白了几分,她不耐的看了李连若一眼,喝道,“还不滚?”

即使乔云溪面色苍白,但话语中也无损半分威严,李连若咬着唇瞪着乔云溪,眸中杀意再现,她若现在杀了乔云溪,乔云溪定然没有反抗之力李连若那念头才一闪过,木屋的门霍然被推开。

步惊寒走进来,身后的步惊羽也笑眯眯的跟了进来,肩上还背着一个药箱。

“这位想必就是皇嫂了吧?你好你好,我是步惊羽,我亲爱的四哥的九弟,皇嫂,你喊我小九便好了。”步惊羽自来熟的跑到了床边,一见到床上的乔云溪,就很是熟稔的自我介绍起来。

乔云溪望着眼前笑容灿烂的少年,他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五官与步惊寒有三四分相似,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他笑起来,眉眼弯弯,脸颊上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很是阳光。

那笑起来时的小虎牙,更是可爱,这完全就是一个萌正太啊。

步惊羽这个名字,她记忆中是听到过的,是步惊寒的同胞兄弟,当今的九皇子,性格率真,好动好玩。

看着这样的少年,乔云溪也不觉有了几分笑意和好感,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皇嫂,四哥太不应该了,他怎么可以将如此花容月貌我见犹怜的皇嫂丢在这破院子中!皇嫂,小九今日第一次见到你,有一种一见如故之感,皇嫂不如你随小九回府,去我那儿生活吧,我定当跟供菩萨一样好好供着你。”

第8章 王妃,欺人太甚

步惊羽义正言辞的骂着,说着便上前要去握住乔云溪的手以表示自己的诚意,手还未伸出,视线便触及了她手中还拿着那染血的匕首,立刻吓得缩回了手。

他可没有忘记方才皇嫂才用这匕首毁了人家容貌,还切了些脏东西乔云溪忍俊不禁,这九皇子倒是率真可爱,比起步惊寒,好相处多了,她轻笑一声,听着步惊羽叽叽喳喳的声音,似乎连腹部的伤口都没有那么痛了。

“皇嫂,这匕首太污秽,赶紧扔掉扔掉。”步惊羽见乔云溪脸上有笑意,胆子也大了起来,上前就抽走了乔云溪手中的匕首,一个用力,便将匕首大力的扔出了门外。

步惊寒双手负立而站,冷眼看着步惊羽当着他的面如此‘调戏’他的王妃,乔云溪更是从他进来之后就没有望他一眼,这种被无视的感觉让他脸色一沉,很是不悦。

他扫了乔云溪一眼,只见她腹部上伤口的血迹比他离开时更严重了,且看她脸色也十分不好,他薄唇一抿,有些不悦乔云溪如此不爱惜自己,却也有些佩服。

这女人受了如此重的伤,还能用那般雷厉风行的手段教训李连若,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步惊寒鹰眸流出一抹探究来,正欲开口让步惊羽立刻为乔云溪查看伤势,小腿猛然被人抱住。

“王爷,你一定要为臣妾做主,王爷你看看臣妾的脸……呜呜呜……王妃欺人太甚了,王爷……你要臣妾以后还怎么见人呢?”李连若哭天喊地的抱住了步惊寒的腿,哭得凄厉。

李连若本就不甘心,此刻步惊寒出现得正好,她不信,王爷对她半点疼惜都没有!

李连若死死的抱着步惊寒的腿,见步惊寒脸色阴霾,以为他是心疼动怒了,于是哭得更是凄厉,“王爷,王妃毁我容貌,你定要为我做主!”

步惊寒鹰眸中闪过一丝厌恶,看都未看脚下的李连若,薄唇一动,“滚——”

步惊寒本就对李连若没有什么好感,而且先前早就知道了此次的事情是她所为,她弄成如此也都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这么多年来,李连若对乔云溪所做的事情,步惊寒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这些女人之间的事情他向来懒得理会,只要不弄出什么大篓子,他也任由李连若在府中肆意胡闹,她的狠毒和手段,他一清二楚。

步惊寒的冷漠,让李连若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她知道,王爷说出口的话,绝对不会再收回,步惊寒如此狠心如此无情,她嫁入王府三年,他连看她一眼都不肯么?

王爷竟是如此无情!不,一定因为乔云溪将她的容貌毁了,王爷才会不想多看她一眼,都是乔云溪,都是乔云溪的错!

如果不是乔云溪,至少她还有这张脸如今,她的容貌已毁,王爷哪里还会再喜欢她?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要本王再说一次吗?”步惊寒语气比先前更冷厉了几分。

李连若失神的抽回了手,苦笑的低下头,任由散乱的鬓发遮住了她的眉眼,敛下的眸中淬满了深刻的恨意和苦涩,眼泪不住的落下,她挣扎着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走去。

今日毁容之仇,有朝一日,她定当百倍讨回,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哎呀,终于走了,耳根子好清静。”步惊羽掏了掏耳朵,笑嘻嘻的看着无限悲痛的李连若离开,笑得明媚。

“别废话,做你的事!”步惊寒冷睨步惊羽一眼,提醒着他做该做的事情。

他方才本是回房取药,小九这家伙大半夜的不请自来,知道他是取药给乔云溪之后,更是死活要跟着来。

步惊寒看在小九好歹也跟百岁神医学医几年,才让他跟来,可如今一到这里,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是是是,四哥,你这么恼火做什么,小心吓坏了我弱不禁风的皇嫂,要是皇嫂有个什么好歹,我……”

傻女倾城 主角: 乔云溪, 步惊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