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牵情绕,溺宠复仇千金 主角: 南宫子琳, 凌子辰

婚牵情绕,溺宠复仇千金 主角: 南宫子琳, 凌子辰

第1章 回归

飞机呼啸着落在飞机跑道上,也随之降落着一些人和一些事。南宫子琳一人穿过拥挤的人潮,意料之中的无人接机。她淡然的看着机场中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的久别重逢,心麻木而沉重。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接通了电话。

总裁,需要我开车接您吗?”她的助理刑子玉问道。

“不用。”早在国外上机前她就通知过她的助理回国时不用任何人来接机。

“总裁,有好几家大媒体听闻您从法国归来,都要采访您。需不需要我回绝他们?”

“不了。你通知媒体,说我要开一场新闻发布会,接受他们的采访。”她冷冷道。接着低头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八点三十五分,“时间就定在九点三十分。”

“好的。”

南宫子琳挂断了通话。她拎起自己的手提箱,在机场外拦截了一俩出租车,“去盛大集团。”

车窗外的景色随着车子的开动一啸而过。南宫子琳拿出脖子上的钟表项链,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就像在呵护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她语气轻柔道,“爸妈,女儿回来了。这次我会夺回属于我们南宫家族一切的东西。那些曾经伤害我们,逼得你们死亡,害的我家破人亡的那些人!”

女儿!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她冷冷一笑。

复仇才刚刚开始。

盛大集团。

上午九点。

新闻发布会现场热气翻涌,几十个保安维持着现场的秩序。大型媒体的记者们早早就来到现场。他们互相交头接耳,大厅内人声鼎沸。发言席上空空荡荡,当事人盛大集团总裁南宫子琳还没有到,桌子上已经摆放着标有各家媒体logo的话筒,摄像机已经架好机位,对准发言席。各家媒体记者们好奇的互相猜测这次盛大集团总裁将会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些什么。

九点二十分。

新闻发布会大厅大门被打开,在其公司助理的护送下,南宫子琳进入会场。无数闪关灯如星海般闪烁起来。她进入了发言席坐下,闪光灯疯狂地对着她拍照,刺眼的灯光使得她微微眯起双眼。

同时。

在三大家族中。

东方沙沙,西嵌明月,北堂心田盯着电视传播的画面。

北堂心田看到南宫子琳的那一刻,瞳孔微缩。

南宫子琳!

你竟然敢回来。

我能让你消失一次。

就能让你消失第二次!

上午九点三十分。

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

所有的记者都看向前面的发言席。

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按照惯例感谢各大媒体记者们,介绍了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的相关人员,然后将后面说话的时间交给了盛大集团总裁南宫子琳。

“大家好,我是盛大集团总裁南宫子琳。感谢各大媒体记者们对我盛大集团的支持。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现场提问。我会如实的回答你们。”

“南宫小姐,据一些小道消息。你在七年前突然消失,又在三年后突然出现,以一己之力在法国创办了公司,又在这几年逐步发展成如今大型盛大集团。请问这消息是否属实?”一个记者直接单刀直入的问道。

“没错。”

“那请问南宫小姐,七年前你为什么突然消失?南宫家族随后又退出了人们的视线中?!四大家族是不是开始互相侵蚀着对方的家族企业?”另一个记者犀利的问道。

“关于你的这些问题,我不想回答。”南宫子琳明确拒绝道。

记者被她的回答弄得怔住。随后,他又将这犹豫抛在了脑后。

一个记者尖利的问道,“南宫小姐听说在年少时期,北堂千金与凌氏集团继承人相爱。你作为北堂小姐的好朋友竟然横刀夺爱,插足他们之间的爱情。这件事是否属实?是不是正因为这件事南宫家族才会因此突然退出?”

“南宫小姐,能回答我们这个问题吗?”

“南宫小姐,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

连珠炮般问题向南宫子琳提出。

场面开始混乱起来,记者们开始拼命提高声音提问道。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南宫子琳面对所有的记者提问,凝重而认真道,“这件事是子虚乌有。我不知道他们相爱,更谈不上去破坏他们感情。”

“南宫小姐,能否告诉我们南宫老爷与夫人在哪里?他们是不是已经在国外定居?还是出去环游世界了?”

“我的父母他们去了很遥远的地方。”

那个记者皱眉,这个回答也太笼统了吧?

“南宫小姐,你说你的父母去了很遥远的地方。如果我没理解错,意思应该是南宫老爷和夫人已经去世了吧?”一个记者直接了断道。

轰!

一个重磅炸弹砸向在场每一个媒体记者。他们同时看向提出这个大胆想法的记者。

第2章 相见

她是新人吧?

在众人的目光中,这位新人记者淡然处之。她挺直自己的腰板,眼睛直直的看向坐在发言席上的南宫子琳,右手紧紧的握住话筒,等待南宫子琳的回答。

南宫子琳瞳孔微缩,原先放在腿上的双手此刻握紧成拳头。她微长圆润的指甲深深的陷入手掌心中,淡漠的瞳孔里清晰倒映着那位女记者的身影。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此刻的她身子微微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晕倒。

站在角落随时观察新闻发布会状况的助理刑子玉立刻走向发言席,笑道,“这个问题请跳过,并且我们总裁也无需回答。”

“可是我只对这个问题有兴趣,希望南宫小姐可以给我们一个确切的答复。”这位女记者不依不饶道。

众记者看呆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位新人记者够有胆量。

果然不鸣则已,一鸣就惊人。

“你是狗仔队吗?”刑子玉冷道,“我们总裁答应你们的采访是要宣布以后集团的发展与规模。而不是任由你们在这里挖取所谓的娱乐性价值。”

“你是哪个媒体的记者?”南宫子琳突然冷冷道。

众媒体顿时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位新人记者。在他们这个记者行业中能少一个竞争对手再好不过了,更何况得罪了南宫家族的千金。虽然南宫家族在七年前突然隐退,只剩下三大家族。可谁知道南宫家族是不是在蛰伏,等待突然袭击。毕竟南宫家族那庞大的底蕴依然存在。

“我是华东媒体公司的记者,我叫安小然。”

安小然?果然够有胆量。

“有些话是不能从口中说出,小心祸从口出。关于家族的事情我一概不想回答。”

“可是,”安小然想继续追问着。她旁边的一位记者偷偷的拉住她的衣角,在她耳边轻语,“你想被封杀吗?”

她停住了她想说的话。

其中一位男记者看到现场僵硬起来,巧妙的将话题转移,“南宫小姐,你能说说这次回国是不是代表着南宫家族的复出?是不是再次与三大家族联手合作,问鼎亚洲整个集团企业?”

“没错。我这次回国主要是我们南宫家族的复出。至于和三大家族合作,目前还没有这个意向。我也相信盛大在几年后一定会超越整个集团企业。”

同时。

东方沙沙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喂?”手机那方传来淡淡的声音。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而此刻的西嵌明月却满脸忧愁。

南宫子琳,你还好吗?

七年前,你与北堂心田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朵咖啡厅。

暖色调的墙面,深色的木质家具,明亮的灯光,舒缓的音乐,一切都流淌着优雅的美。

西嵌明月就坐在窗边的座位上,灯光有意无意的照射在她的脸上,温文尔雅。漂亮的脸蛋上透着一丝红晕。长长的睫毛下乌黑的眼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彩。细细长长的手指在缓缓搅动左手中的咖啡。

南宫子琳一踏进咖啡厅就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她走到了她的面前,端起摆在面前的咖啡,细细的品尝了一口。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喜欢喝这拿铁。”

西嵌明月淡淡一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会忘记你的喜好?”

“也是。”南宫子琳自嘲道,“物是人非。”

“你变了,子琳。”

在西嵌明月的记忆里,七年前的南宫子琳有一头乌黑的直发,脸庞白白净净,眉眼清澈,永远是那么张扬可爱。而坐在她面前的她,一头乌黑卷发,眉眼透着无尽的淡漠,端庄尔雅。

南宫子琳只是自嘲一笑。

“这么多年,你还好吗?这次回国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如若不是你这次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也不会知道你已经回来了。”

“你知道吗?”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窗外,轻轻的转移话题,“我以为我回国第一次找我的人会是他,却没想到是你。”

西嵌明月身子微微一僵。

“你这次回国……”

“我打算就在这国内发展了。”

“子琳,你能告诉我。七年前,你与北堂心田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都忘了。”

都忘了。

七年前发生的事都是她心中永远的伤,永远的痛。

第3章 失忆

“对不起。”西嵌明月没想到自己开口询问南宫子琳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从她的语气里可以听出她不愿将七年前发生的事告诉她,一时间真诚的向她道歉。

“有什么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

“不,子琳。我是替心田向你道歉。七年前,她对你的伤害,请你能原谅她。”

“她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南宫子琳在听到北堂心田这个名字时,内心充满了仇恨。虽然此刻她脸上表情异常平静,可那右手因握紧咖啡杯而指节泛白显露出她激动的心情。

北堂心田显然看到了。她急忙道,“子琳,我知道心田对你的伤害。可是她都是无心之过,她都是在挽回凌子辰的感情。”

“无心之过?”这是她听过最好笑的词!她冷冷嘲讽道,“无心之过?她就可以陷害我!无心之过?她就可以让我在皇甫学院身败名裂!无心之过?她就可以不择手段的去伤害自己最好的朋友!”

她苦笑道,“你永远也无法明白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与伤害的感觉。”

“我明白。”西嵌明月激动道。随后,她又喃喃道,“我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你不会明白的……”

明月,你从来没有经过背叛,怎么可能明白那痛彻心扉的感觉。

“凌子辰,他,还好吗?”

明月轻呡了一口拿铁,嘴中充满着属于拿铁咖啡淡淡的苦味。听到了她的询问,有些迟疑道,“他,很好。现在已经继承了凌氏集团总裁之位。”

“是吗?”

南宫子琳搅拌了一下咖啡,也轻呡了一口,“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

“有事吗?”

西嵌明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我想告诉你。凌子辰,他,他……”

这时,南宫子琳的手机铃声响了,打断了明月接下来说的话。

她接通了电话。助理刑子玉告诉她董事们要在下午开一场会议,希望她能到场。她简单的了解了一下会议的内容,告诉他她会准时到场。

她挂断了电话,问道,“你刚刚要说什么?”

“没事。你还有事,去忙吧。”

“恩。”

西嵌明月看着南宫子琳远去的背影,忧心忡忡的想着。

怎么办?子琳刚刚回国,她还不知道凌子辰,我到底应该怎么跟她说,凌子辰已经失忆了。

这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她拿出手机,迅速拨出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找我有什么事?”对方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

“阮云杨,有一件事请你帮忙。”

对方传来一阵笑声,“什么事?”

“子琳,她刚回国还不知道凌子辰已经失忆了。”

阮云杨犹豫了片刻,“我知道了。”

枫树林中。

一棵棵枫树整齐的排列着,火红火红的枫叶,红得发亮,红的娇艳。微风徐徐吹过,泛起阵阵的涟漪。

“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美?我可是费了好大得劲才找到这么优美的地方?”东方沙沙对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青年说着。

青年缓缓的抬起了左手接住正要被风吹落的枫叶,笑了笑,“很美,不过,”他问道,“现在是春天,怎么会有枫叶红的如此娇艳的时候?”

枫树下,青年的皮肤被火红的枫叶映衬着异常白皙,在光的照耀下晓得更加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皮肤,墨玉般的眼睛散发着浓浓的暖意,如樱花般怒放的红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温柔如流水,美得惊人。在上天给予这青年如此大的宠爱时,却又给了他下身双腿残疾。

他就静静的坐在轮椅上,梦幻而又不真实。

“因为这是我变出来的啊!”东方沙沙调皮的回答着。她走到她的身后,推动轮椅,“大概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的心声,所以就派天使来满足我的愿望吧?”

他笑了笑,笑容异常温暖,“这么说你见过天使哦?”

“当然喽!”

因为我的天使就是你。

“清一,你说。老天爷是不是对我东方沙沙特别眷顾?我真希望我以后许下的每一个愿望都可以实现。”

“沙沙有什么愿望?”清一好奇的问道。

第4章 暗夜酒吧

她做了个沉思的表情,“好像没什么。”随后,又低下头道,“清一,你有什么愿望?”

清一,说出你的愿望。沙沙都会帮你实现。

“我的愿望是……”他喃喃道,“沙沙能一直幸福下去。”

清一。

她在听到他说出的愿望时,泪水无声的滚动下来。

你知道沙沙心中最大的愿望吗?

她低头看了看他的双腿。

希望你有一天能站起来。

希望能有一天你能背着沙沙。

希望能有一天你能陪着沙沙。

看遍这世间美景,踏遍这广袤大地。

暗夜酒吧。

暗夜酒吧坐落于市中心,它已有五十年的历史。与旧时酒吧的萧瑟相比,如今的暗夜豪华而又繁荣。现在的酒吧老板无人知晓,只知道是一个神秘的势力在暗中保护着,没有任何人敢在这里打架,胡闹惹事。据说在五年前,有位企业老板的儿子不信邪,故意找几个人在这里公然惹事。结果一天过后,这个企业突然破产,惹事的人因涉毒而被警方逮捕。

酒吧内。

水晶吊灯悬挂在天花板上,散发着诱惑的色彩,给整个大厅笼上一层朦胧的美感。舞台中央不少男男女女们跟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沉醉在这种气氛之中。吧台里的酒保专注这手中的摇杯,不被影响似的摇出一杯又一杯满足客人需求的品种。

与这里的繁华喧闹不同,酒吧最东边的一间豪华包厢内,气氛宁静,只有轻缓舒畅的音乐,内里摆放着一些不知名的高级花种。拥有这包厢的主人却是三位年轻俊美的男子。

其中一位男子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他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一双剑眉下有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他是皇甫家族的继承人皇甫卿。

他默默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鲜艳的红酒映衬着他的双手异常美丽,“阮云杨,找我和子辰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们啊?”阮云杨笑道。她的笑容阳光迷人,可以看见他的嘴边有俩个小酒窝。

“切!”皇甫卿鄙视的看他一眼,“无事不登三宝殿,非奸即盗。”

“你说什么?”阮云杨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转头看向他左手边的一位男子诉苦道,“凌子辰,你也是这样看我的吗?难道在你们心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他叫凌子辰,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

他沉默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喝了一杯红酒,“说吧,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叫你们来叙旧。可惜冷清一不能来。”阮云杨的语气带着淡淡的遗憾。

“他只要有东方沙沙就行了,需要我们干嘛?”皇甫卿酸溜溜的说,“重色轻友的家伙。”

“他不是这样的人。”凌子辰淡淡的辩解道。

皇甫卿幽怨的看他一眼,凌子辰无动于衷,而阮云杨却感觉到自己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对了,你们知道盛大集团总裁是谁吗?我原先一直以为他是个男人,没想到确实一位女子。”皇甫卿一脸崇拜道,“真是厉害啊!一个女人能做到这种地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很少看你如此崇拜一个人。看来,我要好好认识这位盛大集团总裁。”凌子辰接着问道,“你们知道她的背景吗?”

“难道你没看新闻吗?”皇甫卿道。

“她叫南宫子琳,是南宫家族唯一的千金。七年前,南宫家族突然隐退,她也随之消失。”阮云杨在说话的同时也看向了凌子辰一眼,发现他没什么反应就松了一口气,接着又说,“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就在所有人猜测南宫家族是否彻底隐退时,三年后她又高调复出。经过四年的时间打拼,才有了如今盛大集团的规模。”

南宫子琳。

凌子辰眉头一皱。

第5章 熟悉感觉

“怎么呢?你认识她?”皇甫卿好奇问道。

七年前,他与阮云杨在海边将浑身是血的凌子辰送进医院,经过长达一天一夜的抢救,终于将一直昏迷不醒的他抢救过来。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苏醒过来的凌子辰居然将所有的事忘记了,只记得自己的身份和姓名。他们可是一直非常好奇那时凌子辰在海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阮云杨也看见了凌子辰的异样,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上,连忙说道,“子辰怎么可能会认识南宫子琳呢?子辰,你说是吧?”

“我确实不认识她。”

他确实不认识她,可为什么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心中有一丝丝微微的痛感,好难受。

他立刻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我也要去。”

皇甫卿正要起身,却被阮云杨一把拉住。

“呵呵,子辰你去吧。皇甫卿等下去。”

凌子辰点点头。确认凌子辰已经走远,阮云杨立刻松开了皇甫卿的手。

“你干嘛拉我?”

“以后少在子辰面前提起南宫子琳。”

“为什么?”

阮云杨看着他,凝重道,“南宫子琳就是仇子琳。”

什么?皇甫卿大惊道,“她就是凌子辰深爱的那个女孩仇子琳。”

阮云杨肯定的点点头。

“可是现在子辰已经不记得她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凌子辰要是突然有一天恢复记忆了。”

“那么他就会记得七年前的那次他对子琳最深的伤害……”

洗手间内。

凌子辰用水冲了冲脸,他看着镜子。镜子里的男子脸部有些惨白,因为疼痛而扭曲在一起。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心剧烈的跳动着。

南宫集团总裁。

南宫家族千金。

南宫子琳。

他揉揉自己额头的太阳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好像在哪里听过。可是,他又十分确定没有见过她。

她是不是与他的失忆有关?

他拿出手机,“帮我查查盛大集团总裁南宫子琳的背景,越详细越好。”

夏朵咖啡厅。

“找我有什么事?”南宫子琳淡淡问道。

“我们可是好朋友就不能在一起相聚吗?”阮云杨挑眉笑道。

“你的酒窝还是挺可爱的。”她凉凉的说了一句。

“噗。”他把口中的咖啡喷在了桌子上,可还是没有避免有些咖啡溅到南宫子琳身上。

她拿起桌上的餐巾纸,仔仔细细的把身上的咖啡水渍擦拭干净,“我只是说了实话。”

她把纸巾扔进垃圾桶,“有事快说。”

“子琳姐,”他正了正身子,沉重的说,“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凌子辰,他失忆了。”

“七年前的一次意外,让他脑部受到重创……血块堵住了他的记忆神经……医生说他恢复的可能性不太大……所以……子琳姐,你怎么了……你全身怎么这么冷……子琳姐,你去哪儿……”

南宫子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当她从阮云杨口中得知凌子辰失忆这件事时,她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冰冷。

什么也听不见。

什么也看不见。

她慌乱的从咖啡厅跑出,快速的拦截一俩出租车,往家中奔去。下车后,她浑浑噩噩的走向自己家中,来到房间。

她瘫倒在地,泪水无止境划过她的脸庞。

他忍不住想发笑。

她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冷最可笑的笑话。

凌子辰,他,失忆了。

她脑中不停地回想着阮云杨的话。

凌子辰,你凭什么?

凭什么忘记所有的一切!

凭什么忘记你曾经对我的伤害!

凭什么?

果然,你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人。

星光服饰集团。

西嵌明月一大早就来到了集团,急冲冲的走向了皇甫卿的工作室。

“早,总经理。”

集团的员工纷纷打招呼道。

“早。”她示意点头。

她走进皇甫卿的工作室,一把将手中的资料摔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她怒气冲冲的质问道,“皇甫卿!你这几天到底在干什么?这就是你交上来的报告?我要的是一件衣服的实际意义!而不是你随便设计出来的垃圾?”

第6章 争吵

皇甫卿慵懒的靠在黑色的转椅上,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态度与质问,漫不经心的说,“我觉得挺好的。非常符合下个星期晚会的主题。”

“符合?”她生气道,“我要的是创新!创新!下个星期晚会的主题是慈善公益,是关于感恩。到时各界精英人才到场。你要让我将这个设计交上去。你是不是糊涂了!”

他无所谓耸肩,“那我没办法。”

“你没办法?”她冷笑,“你身为一个设计总监会没办法?我们星光集团设计员都是徒有虚表?皇甫卿,你根本就不配当这个设计总监!你不配拥有设计服装的权利!你这样不负责任的态度也不配在这里待下去!”

“够了。”他冷道,“不要以为你是总经理就可以教训我?我配不配拥有设计服装的权利我自己清楚,轮不到你在这里大声质问!”

“皇甫卿,请你端正好你的态度。从这次报告就可以看出我有权利撤销你设计总监的职位。”

他大笑,“西嵌明月,你有什么资格去设计服装?你不过也只是仗着自己是西嵌家族千金的身份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比起你走后门的套路,我可是光明正大的当上设计总监。”

她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说什么?”他来到她的面前,“我说你不配。在你亲手害死一条人命时就不配设计服装。”

“我没有?”

他步步紧逼,质问道,“没有?我可是亲眼看见你害死了一条人命?!”

她皱眉,再次申明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好。我就清楚的告诉你。”他用右手紧紧的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着,“你不记得吗?在七年期的某一天,你亲手把自己最好的朋友推向了马路中央,让一俩大型卡车活!活!撞!死!了!她!”

瞬间,她惊恐的睁大眼睛。

“怕了?”他冷笑,“西嵌明月,我从没想到你如此恶毒。竟然连你最好的姐妹都能加害与她。我当时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呵呵,原来你是西嵌家族千金。也对,当时的四大家族可是只手遮天。在你眼中,她一条人命算什么?”

“不是的。”她摇头,企图挣开他的右手。

“可是在我眼里,她是我唯一喜欢过的女孩子。”他察觉到她的挣托,更加用力捏紧她的下巴。

“呲。”好痛。

她没想到他的力气如此之大。

“你认为她有什么值得我如此加害她?”

“因为你嫉妒她,你嫉妒她的才华。”

她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她堂堂西嵌家族千金竟然会嫉妒一个人的才华。

“你嫉妒她比你优秀!比你聪明!比你漂亮!她的作品每次都能获得冠军!而你只能远远的羡慕她!到后来,你干脆由羡慕变成嫉妒。”他又向她的面前走了一步。此时,他们的身体挨的如此接近,都能听到彼此心跳声,“我真是没想到你漂亮的外表下竟然有如此恶毒的心灵。”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她真的听不下去了!

“我偏要说,”他红着双眼看着她,“后来他的家人来找她,我也没想到你用钱将他们赶走了。你竟然连她的家人都不放过!”

她摇头,她企图想辩解,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事实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第7章 回忆

皇甫卿,你根本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在她耳边轻语,“西嵌明月,我会替她报仇。让你这一生不得安宁。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看到了。

她看到他的眼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

她浑身冰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挣脱他的右手。

啪!

重重一个耳光!

“皇甫卿!你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擦拭了自己的双眼,维护好自己的自尊向外走去。

办公室门被重重关上。

员工看见西嵌明月跑了出去,开始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

“八成总经理又和设计总监吵架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监就是喜欢和总经理吵架。”

“不会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吧?”

“……”

办公室内。

皇甫卿疲惫的躺在了沙发上,揉揉自己额头的太阳穴。

瞳孔紧缩。

西嵌明月,我永远也不会放过你。

西嵌明月在奔向广场上的草坪时,终于坚持不住,瘫倒在地。

她想止住自己的泪水。可是却控制不住,泪水一滴滴的落在草坪上。

皇甫卿,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责怪我。他用那最残忍的语气揭开了她心中最深的一道疤痕,那是她永远都不想回忆的一件事。可是却再次血淋淋的浮现在她脑海里……

七年前,那个晴朗的中午。

“明月,今天晚上我要和皇甫卿约会。我想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你就陪我去商场买衣服好吗?”林丹丹撒娇道,“就一次,最后一次,好吗?”

“好。”她答应她,“最后一次。”

林丹丹开心的点点头,在她脸颊亲了一口,“我就知道明月是对我最好的。”

可是她却没想到这次真的成了最后一次。

她们开心的逛了一上午的街,买好衣服来到车站等待公交车。

那天的车站站了许多人。

不知是谁说了公交车来了,大家都纷纷抢先上车。

“唉!你们别挤啊?”明月提醒道。

没有人听,不知是谁在她身后推了她一下。她一时没站稳,惯性的用手推了站在她前面的人。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一俩大卡车开上来撞到了前面那个人。

“啊!死人了!”一声尖叫惊醒所有人,场面顿时失控起来。

怎么可能?!明月看着自己的双手,明明自己只是轻轻一推,怎么可能将人推向马路上?

而且那个人可是自己的好朋友林丹丹。

她冲向她的身边,抱起她,“丹丹,你没事吧?”

满身是血。

满地是血。

她听到有人报警,她听到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她听到人们的惊呼声,更听到有人说,“啊!你这个凶手!你怎么能将她推向马路上!”

不!她不是故意的。

救护车来了,医生将林丹丹抱上了担架,她也上了车。

她惊恐的喊着,“丹丹,你千万不要有事?你醒醒看看我,我是明月啊!”

而她却不知道当时发生的一切都被对面正在挑选礼物的皇甫卿看的清清楚楚。

丹丹。

你千万不要有事。

她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埋头痛哭。

有人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

明月抬起头,看到一位穿的脏兮兮的男子。他的脸上,衣服上有些灰尘,带着一丝难闻的气味。

“你是?”她疑惑,在她印象里从没认识过如此特别的男人。

他迅速把手移开,往后退了几步,双手交握在一起,瑟瑟发抖。

“你到底是谁?”她戒备着。

她的语气将他吓了一跳,不知所措用双手比划着,嘴巴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是哑巴。

明月又看到他身后放着一个黑色大袋,袋子外露出几个塑料瓶。

是一个捡垃圾的人。

她松了一口气,看着他滑稽样子,使劲用手比划的动作,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哑巴看到她不再流眼泪,脸上终于扬起了笑容。

第8章 见面相谈

她松了一口气,看着他滑稽样子,使劲用手比划的动作,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哑巴看到她不再流眼泪,脸上终于扬起了笑容。

他也笑了。

明月有些感动。这脏兮兮的男人,心地挺善良的。可她却不知道。在后来的后来,这个哑巴陪她度过了最绝望的时光。这个脏兮兮的男人用他那瘦弱的身体用尽了一生去保护她。

她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谢谢。”

哑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用手摸摸被她拍打过的肩膀,笑了笑。在心里默默的回答。

不用谢。

“哑巴,那边垃圾桶有废弃的瓶子。我们到那里去捡吧。”

哑巴转过身,听到他的同伴在叫他,连忙拎起塑料袋走过去。

灿烂的阳光照射着大地,一切显得美好。

下午的中山公园显得比较冷清,只有一些老人在散步,小孩在玩耍。

凉亭内。

“今天找我不会又是为南宫子琳求情吧?”北堂心田道。自从大家知道南宫子琳回国后,一个个找到她希望她能放过南宫子琳。笑话!她可是破坏她爱情的第三者!我北堂心田喜欢上的男人除了她自己不要,任何人也不能夺走。

“心田,我……”

“行了,东方沙沙。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你现在劝说我不要去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觉得非常可笑吗?凌子辰已经失忆,不在记得南宫子琳,更加不会爱上她。我为什么会去破坏他们那所谓的真挚爱情。”

“那在学校时,你为什么破坏他们的感情?”东方沙沙反问道。

“明明是南宫子琳破坏我和子辰之间的感情!明明子辰是和我在一起的!我和子辰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非常好。在学校里,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天生一对。可是了?自从子琳来到学校后,处处做些事吸引着子辰,让子辰喜欢上她,从而挑拨我和子辰的关系。我那么喜欢子辰……”

“可是子辰真正喜欢的人是南宫子琳。”东方沙沙打断她的话,“心田你应该清楚,凌子辰只是把你当成他的妹妹,并没有掺杂爱情的成分。而你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子琳轻而易举的吸引了凌子辰全部的注意。”

“我喜欢子辰,我只是好好惩罚一下她。没想到……”

“没想到她是南宫子琳,真正的身份却是南宫家族千金。心田,放手吧,难道以前做的还不够吗?”

“不够!只要她在一天,只要她出现再一次出现在子辰面前,我就不放心,不甘心。如果有一天他恢复记忆,就会继续爱着她。凭什么?!”

“心田,那个伤害不够吗?那场意外你到底记不记得?”

“我说了!那是意外!是意外!明月!你不要再说了!”

婚牵情绕,溺宠复仇千金 主角: 南宫子琳, 凌子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