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小娇妻 主角: 粱夏夏, 傅司晨

绝宠小娇妻 主角: 粱夏夏, 傅司晨

第1章 撞破他的好事

“啊!”宽敞的大床上,女人白皙修长的大腿紧紧地勾住男人精瘦的腰身,眼神迷离。

男人盯着身下的女人,嘴角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

站在门口的梁夏夏听见室内传来的娇喘与闷哼,羞红了脸,虽然在来之前,她已经对傅氏皇朝的总裁傅司晨进行了了解,但也没有想到会撞见这种事情啊,太羞人了!

走?还是不走?

“你在这里做什么?”就在她犹豫不决时,房门被打开,一道戏谑的声音从她头顶的位置飘来,梁夏夏一抬头,便撞进他深邃的眸子里。

“额……”

好帅!

英挺的剑眉下,黑眸深邃,鼻梁高挺,微微勾起的唇角,略显薄凉,而他现在的表情显然是在等着看一场好戏。

梁夏夏咽了咽口水,往下看去,还好,这家伙已经穿上衣服。一身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装,扣子还没有完全系上,内里是一件暗红色条纹衬衫,领口敞开,能够看见性感的胸膛。

噢,乖乖!这种男人哪怕只是看看都能让人想入非非啊“晨,怎么回事啊?”一道娇嗲的声音传过来,紧接着,梁夏夏看见一名身穿枚红色包臀连衣裙的美女走了出来,她手中拿着几条颜色不同的领带,走到傅司晨面前,一条一条帮他比划着。

“这位小姐估计是想看看你在床上的风姿。”他低头,唇瓣抵在她的耳根处,虽然压低声音,却还是能够让梁夏夏听得清楚。

梁夏夏脸红得就像熟透的苹果,牙齿陷进下唇里,忽然觉得唇瓣有些凉,再低头时,瞅见地上的几滴鲜血擦!神马情况?要不要这么丢脸?她居然在看美男时流……流鼻血了?

“啊!晨,你看她都把地板弄脏啦!”美女忽然“惊”叫起来。看向梁夏夏的眼神满是嘲笑兼鄙夷。

梁夏夏顿时觉得丢脸到家了,转身就想跑, “还满意吗?”男人忽然看向她讥诮地问道。他的嗓音充满了磁性,梁夏夏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原本以为报纸上的他的照片是P出来的,没想到,真人居然比照片还好看!

妖孽!

梁夏夏暗骂。

她快速抽出纸巾,勉强擦掉鼻血,余光却瞥见他将美女支走了,梁夏夏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傅司晨已经向她走来。

他很高,至少一米八以上,身姿颀长,面对身前的梁夏夏,睥睨之态尽显。

梁夏夏怔了一下,关于傅司晨的传闻她没少听说,这家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要他一个不高兴,全世界的人都得跟着遭殃。

想到这里,她抖了抖,咬了咬唇,硬着头皮说:“你……想干什么?”

傅司晨嘴角噙笑,眼神却冰冷,令人如堕冰窖!

梁夏夏满心忐忑……“没,没事的话,我,我也先走了。”偷拍不成反而被抓,这种事情说出去主编是绝对不会饶了她的好吗?

傅司晨嘴角勾了勾,他可没有忘记刚才出来时她满脸羞红的样子,素面朝天的容颜竟是如此赏心悦目,让人直想咬上一口。

得不到他的回答,梁夏夏当然是转身就走,但是某妖孽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看到了不该看的,你觉得你不该留下点什么再走吗?”他双手环胸,慵懒地倚在墙壁上,嘴边带一抹坏笑,领口还是敞开的,要多诱惑就有多诱惑!

第2章 乖,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我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啊!”梁夏夏想要抵死不认,但是傅司晨却忽然欺身上来,每一寸靠近都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梁夏夏下意识后退,却不曾想身后就是一大花瓶!

她退无可退,而他的身体却在此时贴上来,梁夏夏吓得赶紧将藏在包包里摄像机和录音笔捂住。

“傅,傅先生,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啊,我就只是不小心路过而已!”是的,不小心路过而已。

梁夏夏一颗心砰砰直跳,欺骗他的同时也不断欺骗自己!

傅司晨不说话,但是他的男性气息却铺天盖地地席卷了梁夏夏的呼吸,而他越是不说话,她就越是紧张——这妖孽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不小心路过?”他的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

梁夏夏点头如捣蒜,“对,对对对!”舌头差点打结。

他的手慢慢往下移,路过她的胳膊,再到胳膊肘,再往下……就是她捂住包包的手了,她手心里全是汗水,“你……你干什么?”

“乖,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什么意思?梁夏夏只觉得他的手到了自己的手腕处,怎么破?她的眼珠子转啊转的,但是映入她眼帘的全是他那张性感无比的唇瓣,诱人得不行,她忽然一闭眼,于是——

四片唇瓣相贴之时,不仅是傅司晨,就连梁夏夏自己都怔住了,她强吻了享誉国内外的总裁傅司晨?噢,NO!让她昏死过去吧傅司晨眸子眯起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对他,要知道就算他和不同的女人翻云覆雨,那也是从未接过吻的!他下意识地就想捏死她,刹那间,梁夏夏也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寒意,她快速将脸往边上偏,从傅司晨唇上擦过此时,傅司晨的手距离她的脖子只有一厘米,却因为她这一动作倏然顿住,转变成掐住她的下巴,眸子里冒出炽热的火焰,像是要将梁夏夏给焚毁,在梁夏夏的慌乱中,他狠狠地攫住她的柔软唇瓣,毫不留情地撬开她的唇瓣,舌头滑入她的口腔内,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呵!主动送上门来的甜心,不要白不要!她的唇,柔软中带一抹清甜!不知不觉间,他只想要更多,更多!

梁夏夏先是怔住,再是吓傻了,按照她的计划,剧情不应该是他被吓傻,然后她再跑路才对吗?

怎么现在反倒是他主动了?额……这是她的初吻啊啊啊啊!

她下意识地伸手抵在他的胸前,但是男女力量悬殊,她只能被他吃得死死的,而且还全身无力!

这是神马情况?

眼见梁夏夏满脸通红,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傅司晨才反应过来,掐住她的下巴,“装处女的技术一流!”他眸子幽深地看着她,眼里充满鄙夷。

“装处女?”梁夏夏瞪他,一想到自己的初吻被占了,愤怒就溢上脑门,扬手就是一巴掌拍过去,“你不要脸!你才装处女,你全家都装处女!”呜呜……这明明就是她的初吻,他居然说她装!

傅司晨一把抓住她的手,眼神眯起,危险地打量她,“呵!我不要脸?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他眉目带起了戏谑,“鲜嫩可口,味道还不错!”

第3章 鲜嫩可口,味道不错!

“……”鲜嫩可口?

“你放开我!”隔了一会儿,梁夏夏扭动手腕,满脸痛苦之色。

混蛋?真是新鲜的词!

他深邃的眼眸锁住她的容颜,于不动声色中抬手,将她的包包毫不留情地扯了过来,“女人,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吗?”他危险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微微退开身子,转身往窗边走!

“你干嘛?”梁夏夏快速地追上去!

“想要吗?”他倚在窗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嘴角是勾起的,却让人莫名胆颤。

梁夏夏跳过去,打算将其抢回来,“还给我!”这可是她的身家性命啊!

傅司晨也不避让,只是将拿着包包的手伸出了窗外,看着梁夏夏满脸通红焦急的样子,他眉眼弯弯,对,就是这种又着急又无奈的表情,他简直喜欢极了!

“不要!”梁夏夏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我想怎么样,你都会答应吗?”他挑眉,似笑非笑。

“……”梁夏夏咬唇瞪他,千万个草泥马早已从心里奔腾而过!

“之前给过你机会。”他右边嘴角一勾,五指张开,包包就这样……“咻”地掉了下去,傅司晨悠闲地拍拍手心,仿佛那包包弄脏了他的手似的!

“……”尼玛!这是三十七楼啊好吗!梁夏夏奔到窗边时,只看见底下闪烁不止的灯光。

“下面是鱼塘。”他唇瓣掀了掀,离开时只留愤怒不已的梁夏夏在原地。

“……”梁夏夏气得咬牙切齿:傅司晨!你个混蛋!你全家都混蛋!

咦?那家伙去哪儿了?要不要走得这么快?梁夏夏泪奔!

这是傅氏皇朝最新启动的项目落成的晚宴,许多企业家都到场了,其中更不乏上流社会的名媛千金以及各路明星,当然也少不了知名报社记者。

像梁夏夏呆的那种小公司,是不会被邀请的,而她之所以能到这里来,完全仰仗大学认识的同学叶其轩,不过叶其轩这家伙最近太忙,所以没有过来。

梁夏夏怒气冲冲来到大厅时,差点就被那些璀璨星光给晃瞎了钛合金……眼!她下意识捂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发现傅司晨已经站在聚光灯下!

梁夏夏再次惊呆了,那家伙往聚光灯下一站,更显得璀璨如星,耀眼得不行,简直令人移不开眼睛。

呸呸呸!她刚才才被他欺负了,干什么老是想着他的美色?不过是空有皮囊罢了,想刚才……啧啧……真是衣冠禽兽。

这样一想,梁夏夏心理更不平衡了。她气呼呼地端起旁边的一杯香槟,仰头喝尽,也不管口感如何,为了解渴,继续拿了第二杯傅司晨,等着我这就过去找你丫的算账去!

五分钟后。

怎么晕晕的?她扶住身边的桌子,整个世界开始摇晃!

她看着眼花缭乱的世界,似乎有人向她走了过来,她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继续攥紧双拳。当那个人走到她面前时,她一下子跳出去,敞开双臂,将其拦住。

“傅司晨,你凭什么摔我的摄像机和录音笔,你赔给我!”越说越气愤,她一下子冲过去,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你丫的有什么资格?你今天要是不还我摄像机和录音笔,我就……我就……”她脸酡红,身子微晃,但是神情却是绝对认真。

傅司晨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周围的人瞬间感觉呼吸困难,这是傅总裁生气的前奏。而一旁的保镖已经做好随时将梁夏夏扔出去的准备。

“你就如何?”他淡淡的声音响起,如同天籁。

第4章 是这样缠着我吗

梁夏夏觉得世界晃得更加厉害了,也许是喝了酒,她无暇顾忌傅司晨什么表情,抬手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我就……我就一直缠着你!”

粉嫩的唇瓣嘟起,腮帮鼓鼓的,水蒙蒙的双眼瞪着,却显得愈发可爱。

“是这样缠着吗?”他忽然挑起她的下巴 “唔……”唇瓣忽然被堵住!晕乎乎的梁夏夏起先是反抗,到最后居然变得享受起来,眼神很是迷离!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四周沉寂得厉害,就连音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傅司晨好不容易才放开她,看着她脸色酡红,眼神迷离的样子,心蓦地漏掉一拍,“小可爱,这样的缠绵够吗?如果还不满足,先到我的休息室去等我。”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

但是梁夏夏根本不懂,“我为什么……”话音还未落下,傅司晨已经抬手捏住她因为被吻而略显红肿的唇瓣,“乖,等我!”然后拍拍她的肩膀,随即有两名美女上来,傅司晨说:“带下去!”声色冰冷。

众人倒吸三口冷气,有些站不住了,估计傅司晨此刻的内心已经暴怒不已了,从认识傅司晨至今,他们还从未见谁敢这么对待过傅司晨。

头疼,梁夏夏抬手扶额,迷迷糊糊睁开眼,惊了一下,再闭上,再睁开,眼前的人还是没变,而且距离自己只有两厘米距离,她下意识双手环胸裹紧衣服,“你,你干嘛?”

傅司晨双手撑在她身侧两旁,眸光紧紧锁住她的容颜,“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吧?”说完,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她。

梁夏夏看着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了一遍,然后停在胸部那里,她更紧地抱住自己,大吼:“流氓!”

“……”傅司晨嘴角噙着坏笑,“是说你自己吧?”他还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评价!这个小女人,他非得好好治理才是!

“我怎么了?”梁夏夏挑眉。

“你在我和别的女人快活时,在门外偷听,以此勾引我,不料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然后,你又假装醉酒,引起我的注意,甚至把我拉到这房间里来了!”他皱眉,颇为鄙夷地说。

“什么?”梁夏夏这一听,可谓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是我把你拉到这里来的?那我们没有发生什么吧?”和这种随处发情的大色狼呆在一起,而且还是她酒醉的情况下,她是真的怕怕啊!

“孤男寡女,你以为呢?”他挑眉。

梁夏夏扬手,在他胸口锤了一拳,“你是男人,你为什么不阻止?”眼眶红了。

傅司晨皱眉,虽然不是很痛,但是可以感受到她用了全部力气,一直以来都是女人想着怎么爬上他的床,而她居然在知道与自己发生关系之后,表现得如此愤怒,呵呵……装得可真是像啊,虽然他们之间的确没有发生什么!

“身体长熟之后,就有了生理需求。况且是是主动送上门来的,我为什么不要?”他非但没退,反而更凑近了她,灼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脸上,“你的身体……也很鲜嫩可口呢!”

梁夏夏的脸瞬间爆红,洁白整齐的牙齿陷进下唇里,“你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她双手撑在他胸前,抗拒他的继续靠近。

第5章 拿开你的脏手!

“怎么不说肮脏、龌蹉、猥琐没下限?”他依旧是那种捉弄人的表情,让人恨不得在上面挠两条疤痕。

“你就是肮脏、龌龊、猥琐没下限!”

“真乖!”他抬手,在她脸上抚摸了一下。

梁夏夏身子一颤,拍开他的手,“拿开你的脏手!”末了,还伸手推他,“滚开!”

傅司晨抓住她乱动的手,“小可爱,做了我的女人,你还想让我滚到哪里去?”

“……”梁夏夏瞪着他,没想到这家伙长得俊若神祗,居然会这么不要脸,“你不是身居高位、众人景仰、万丈光芒吗?怎么,你肚子里的墨水都到哪里去了?你到底有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你知不知道素质两字怎么写?”

又是这种表情,愤怒却无可奈何的表情,傅司晨简直爱死了这种表情。

“的确不知道,业内人士都知道,我没读过几年书。”他身子侧到一边,与她挤在一张单人沙发上,那姿态完全是痞子才会做出来的,可这姿态由他做来,却多了一抹慵懒的霸气,高贵得像个帝王。

梁夏夏几乎是下意识弹跳起来的,却被他伸过来的手摁住了肩膀,“小可爱,做了我的女人,你还想到哪里去?”磁性的嗓音透着慵懒,透着诱惑,他就是喜欢诱惑别人,然后看着别人一步一步掉进深渊中,再也爬不起来,当然,不是任何人都值得他去诱惑的。

梁夏夏一把扯开他的手,“滚蛋吧你,姑娘我就算是把你睡了一次,也不能算是你的女人!再说了,就算我和你真的发生了什么关系,为什么不是你是我的男人?”说完,迈步就走。

这次,傅司晨没再拦她。

“小可爱,我说过我喜欢听话乖巧的女人!”他警告的话语从她身后传来,梁夏夏才懒得去管,“难道你忘记你刚才在我身下大胆又听话的矛盾样子了吗?要不要再回味一下?”

闻言,梁夏夏差点一头栽倒在地。醒来时,听他说自己已经和他那什么时,她就已经愤怒和难过得不行了,现在又受到了赤果果的挑衅,她简直觉得这是毕生耻辱啊!

半晌,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却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问:“多少钱?”

多少钱?傅司晨眉梢一挑,右腿叠在左腿上,端起旁边的红酒细细地喝起来,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尼玛,有钱了不起啊?梁夏夏暴怒,却还得等着。“多少钱,我付给你,从今以后我们各不相干!”不就是睡了他一次么?他长得这么帅,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有钱,好吧,算是她赚到了。虽然这样说也很难说服自己傅司晨眸色一沉,她把他当成卖的了?够胆!“这个,我得让我的秘书给我计算一下。”他慢悠悠地说,望着杯子里红酒的眼神有些危险。

梁夏夏再次差点栽到地上,“傅司晨,你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鸭子来待价而沽了吧?你放心,嫖一个鸭子的钱姑娘我还是有的!”

傅司晨嘴角的笑容先是凝了一下,而后他站起来,迈着步子向梁夏夏走来,梁夏夏下意识后退,后背贴在了门上,大脑像是瞬间进了浆糊,完全没办法思考。

毫无疑问,她惹到了傅司晨。

但是这家伙的气场敢不敢别这么强大?

依旧是刚才那个姿势,他的双手撑在她的脑袋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果不是你提醒,我都要忘了。”他的声音低低的,响在她耳边,带着蛊惑的力量。

第6章 她的脸,红了

“我不是鸭子呢,而是享誉全国的总裁傅司晨,这身价……啧啧,小可爱你觉得你能付得起吗?”又恢复了那种戏谑的语气,梁夏夏瞬间发现自己被他耍了!

“那你想怎么样?”她缩了缩脖子,明明就是她吃亏了,为什么情况却完全反过来?

“忽然好想再看一次你大胆又乖巧的模样,怎么办呢?”他揉揉她的小耳朵,像对待一个小女孩似的,只是说出来的话竟是那么邪恶。

梁夏夏压住内心的怒气,“傅……傅总裁,您女人那么多,我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而且还不会说话,一点都不大胆……”嘤嘤嘤,救命啊!

“荤的吃太多了,就想吃点素的。”他再次将灼热的暧昧气息吐在她的脸上,然后,成功看见她的脸,红了。

他心情忽然没那么恶劣了。

我去!梁夏夏不淡定了,奈何此刻太紧张,智商完全离家出走,怎么破?这家伙居然把自己当食物!

可恶,可恶!真是可恶!她居然在面对如此情况时,毫无招架之力!

咦?她眼珠子一转,忽然想到了某种情况,于是,她直起腰杆,挺直脊背,回视傅司晨的目光,“傅先生,别说我上了你的床就需要付你钱,一,我是女的,男女上床,吃亏的是女人;二,你刚才也说了,送上嘴的食物不要白不要,这样说来,你睡我完全是出于自愿,我为什么要付你钱?”开玩笑!

傅司晨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 “你觉得别人会相信你的说辞吗?大家只会认为你为了爬上我的床,而给我下了药。”

“……”梁夏夏瞪他,“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你拿去吧!”索性就耍赖了,怎么着吧!

“行啊,从今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了,我让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我让你喝汤,你就不能吃饭!我让你上床,你就不能穿衣!”他危险地说,梁夏夏再次生出撕破他那张俊美的脸的冲动。

于是……怒气攻心的她也的确这么做了,噌地踮起脚尖,双手快速抬高,捏住他的两边脸颊,“长得这么好看,居然这么坏!我撕烂你的脸……我撕……”

若是公司的人看见他们的总裁被人捏脸,一定会笑掉大牙;若是不知情的人士看见这一幕,一定会认为他们这是在打情骂俏。

傅司晨吃痛,这小可爱居然是用了力的,他一把拽住她的手,将她往旁边一拽,梁夏夏重心不稳就往旁边的沙发倒去,惊慌失措下另外一只手没忘记扯住他衣服傅司晨跌下去的时候,恰好在梁夏夏的上面,更为夸张的是,他的唇贴上了她的唇,彼此都怔住了,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好柔软的触感!这是傅司晨的感觉,还有点甜甜的,带着一丝属于少女的清香,不断地撩动他内心的某只怪兽……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不喜欢接吻,也一直不让别的女人吻他,但是现在刚才吻她,完全是个意外,连他自己都觉得很猝不及防的意外,可是现在好冰凉的唇瓣!这是梁夏夏的感觉,像果冻一样的触感,又凉又软,最适合在燥热的夏天食用!

两个人的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除了感觉之外,大脑一片空白。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傅司晨,他并没有放开她,而是就着她的唇温柔地吻起来。

第7章 傅司晨,绝对不能惹

梁夏夏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次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甚至忘记将他推开,任由他的吻一寸寸深入,他灵巧的舌头细细地描绘着她的唇瓣,再一点点打开她的唇瓣,然后顺势滑进她的口腔内。

梁夏夏虽然有些木然,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享受这样的吻,霸道却温柔,估计她也是被他吻得晕头转向了,便将自己此刻的状况给忘记了。

感觉不到她的反抗,他终于缠住她的丁香小舌,一点一点缓慢的吮吸,像是要把她吃下肚,却又不至于弄疼她。

吻到深处,双手便不由自主地抚摸起她的身体来,梁夏夏感觉自己掉进了深渊,怎么也爬不上来,她开始喘息,开始难受,但就是身处梦靥一般醒不过来,而那双在她身上不断游走的手却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舒适感,为了寻求舒适感,她双手也伸出来,渴望……多一点,再多一点傅司晨眼中的她,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双眼水蒙蒙的,眼神迷离,一双小手还不知所谓地乱动,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湿热的吻从她唇瓣离开,转而来到她的耳垂处,将其含住,一遍一遍地扫着她的耳廓,她的脸红得更加厉害,双腿也不断地蹭着他,看来这是她的敏感地带了。紧接着他的吻一路下滑。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理智回归,她的怒气瞬间上来,将傅司晨一把推开,扬起手“啪”的一声,用尽全力甩在了他的脸上,“你不要脸!”

正处在爆发边缘的傅司晨有些发蒙,面对她的怒吼,他忽然也火了,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对他,别说是扇他耳光,就算是不给他睡这种事情也不曾出现过,他的眼眸燃烧着熊熊怒火,其间还掺杂了浓浓的欲望!

“我不要脸?你刚才不是也挺享受的吗?”他抓住她的双手,将其摁在她身侧两边,凑近她的脸冷声说道。

“你混蛋,我才没有享受呢!”梁夏夏挣扎。

他却不管不顾地抓住她两只手摁到她头顶,右腿摁住她乱动的大腿。

“你……你干什么?”梁夏夏是真的慌了,就算之前她和他真的那啥了,那也是在她醉酒什么都不清醒的情况下,可是现在她却是清醒的,“你……你别这样,我求求你,我错了!”

梁夏夏死死地咬住唇瓣,耻辱,耻辱,绝对的耻辱!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下来,这才真正地意识到,傅司晨真的如传说中的那样,绝对不能惹!

“觉得耻辱?”他冷笑,“骂我的时候,先想想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她咬唇不语。

第8章 传闻中最难搞的明星!

看着她落泪的样子,他窒了一下呼吸,心中顿觉烦躁不已,刚才的欲望也已经消失不见,他站起来,背对着她道:“滚!”骄傲如他,才不屑于去强迫一个女人!

梁夏夏再不看傅司晨一眼,快速地整理好衣服,逃也似的冲出他的休息室,此刻,宾客已经散尽,走廊上没有多少人,她一下子就冲进电梯,在电梯里紧紧地抱住自己,将脸埋在膝盖间。

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她茫然四顾,捏捏衣袖擦掉脸上的泪水,走出电梯,出了酒店大门,她才发现现在是晚上。

落魄的夜里,她感觉到的只有冷意,刚才的经历除了羞耻之外,还有对自己的恼恨,自己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居然在他面前……

太难堪了!

就在她失魂落魄时,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是叶其轩打来的,她看着那三个字,眼睛有些酸涩,之后便让手机一直一直响着。

谁知对方比她还能坚持,断了再打,三番几次。

梁夏夏按下接听键,“喂?我是梁夏夏!”

“嗯,我知道。”叶其轩温润的声音传过来,“刚才怎么一直不接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啊,就是太吵了没听见,你有什么事情吗?”她尽量不让对方听出她情绪有问题。

“就想问问你那边怎么样了。”叶其轩笑了笑,语气带了点点宠溺,像是大哥哥对小妹妹的那种宠溺。

“还好啊,只是……”她回头看了一眼那栋高楼大厦,倏然想起那个笑起来如妖孽、凛冽起来如恶魔的男人,她打了个寒颤,“傅司晨还真是如传说中的那样,一点都不好搞定,嘻嘻!”

她不要让叶其轩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让他知道。

“是吗?”他也笑起来,“如果真的那么辛苦,你就把工作辞了,可以到……”

“嗨!今晚夜色真不错,忽然就饿了,我先去吃饭,回头再联系你。”未待叶其轩说完,梁夏夏就打断了他,且快速地挂了电话。之后,久久地对着手机屏幕发呆。

就是这个笑起来如阳光般灿烂、这些年一直在帮助她的大男孩,才是她心尖上的人啊,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对他说,因为……他们是朋友,还只是好朋友!

第二天早上,梁夏夏顶着两个熊猫眼上班,踩着一双细脚高跟鞋的陈主编一看见她,吓了一大跳,“梁夏夏,麻烦注意一下形象好吗?公司可不是你家,你自己的形象毁了倒不要紧,可别影响了公司形象才好!”语气要多鄙夷就有多鄙夷。

“……”梁夏夏沉默。

“形象不好不是你的错,但是影响公司形象那就是你的错了。”语气变得傲慢。

“……我知道了,主编。”梁夏夏低头快速地说。

之后,主编还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才让梁夏夏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梁夏夏气得双颊鼓鼓的。

“对了,梁夏夏啊,我听说你昨晚去了皇朝的盛宴,有没有获取什么新闻啊?”这回是傲慢加鄙夷。

“没,没有!”一想到傅司晨,她就胆颤,她居然在工作时,将自己的清白给搭进去了。那家伙简直是恶魔,是妖孽,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主编“嗤”了一声,“初生牛犊不怕虎总是好的,但是别把事情弄砸了就成!”微顿,颇为傲慢地道:“皇朝那边你就不用想了,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你必须给我完成。”

“好!”

“喏,就是这个!”主编将一本杂志扔到她的办公桌上,封面上那张被放大的脸瞬间出现在梁夏夏的眼前。

沈一帆?娱乐圈当红明星,传闻中最难搞的明星!

绝宠小娇妻 主角: 粱夏夏, 傅司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