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主角: 江子兮, 系统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主角: 江子兮, 系统

第1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1)

“嘶……”江子兮是被疼醒的。

揉了揉疼得恍惚的脑袋,环视了一周。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寝宫,说是寝宫其实有些牵强了,更像是许久未曾有人住的老房子,但周遭看起来却又颇为富丽堂皇,叫江子兮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说系统,你怎么就没有早些告诉我,进一个任务这么疼?”江子兮揉了揉脑袋,心底嘀咕着。

脑海中传来冷冰冰的声音:“宿主已经就位,是否开始接受记忆?”

她不是这个身子的主人。

原本她活在二十一世纪,重本高材生,好不容易凭一个农村身份混到经理的位置,却在上任的当天被车撞死了。

死的时候她还不到三十岁。

随之系统就出现,不由分说的绑定了她。

“你若是能集齐五万积分,就能重新回到原来的身体。”初次见面系统是这样说的。

她连反应的权利都不曾有,就听到脑海中冰冷冷的声音回荡:“绑定宿主成功,进入第一个小说,奖励积分10分。”

系统曾经解释过,它是由各类小说中的女配怨气所生,只要世界上还有小说出现,它就可以一直存在。

而所谓的宿主,便是为这些女配完成最后的心愿,而宿主所有的报酬,皆是由这些女配出。

也就是说,她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她能不能完成她们的心愿。

“接受记忆。”江子兮轻轻的说道。

巨大的信息量传入江子兮的脑海。

这是一本叫做《皇后别跑,郑从了就是》的玛丽苏后宫剧,女主自小长在山里,是被一个世外高人养大,后来下山历练,女扮男装正巧就遇到了皇上。

一段爱恨情仇之后,终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女主登上后位,和皇上和美一生。

整体看起来是个美好的故事,如果江子兮不是这个女配的话。

其实在没有遇见女主之前,原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说是宠冠六宫也不为过,而之后皇上遇见女主,其实也没有太亏待原主,只是原主不甘心皇上如此宠爱其他女子,非要作死。

她也不算一个好脾气的主,开始吵闹,缠着皇上,乱发脾气。

这气一发,女主一哭,问题就开始棘手了起来。

原主越发的刁钻,女主就越发的退让,不让还好,这一让两人之间的差距就出来了,一个刁蛮任性,一个温柔贤淑,女主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也就越发的高了。

而原主,就落了个冷宫的下场。

在原文中,原主从进入冷宫之后,在第二年被人恶意陷害与人私通,最后被乱棍打死了。

天气有些热,便是晚上也是热气逼人,江子兮将被子往外推了推,仔细打量了这座冷宫。

压下了心中对陌生环境的排斥:“系统,她的心愿是什么?”

系统声音依旧冰冷:“要皇上所有的爱。”

所有的爱?

江子兮嘴角一抽,这都落到什么地步了,还想着皇上的爱。

更何况,现在女主和男主感情发展得如日中天的,一个人把心全部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又何谈什么所有的爱给她?

且对方还是高高在上皇上。

“若是……失败了我会怎么样?”江子兮心中抖了两抖。

系统:“若是失败,扣除所得积分的两倍,若积分清零,系统直接抹杀。”

江子兮:“……”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只要这个任务失败,她就得去见阎王。

江子兮叹了口气:“那现在剧情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系统:皇上对方横扇的好感度:百分之50。

方横扇对皇上的好感度:百分之三十。

皇上对江子兮的好感度:百分之十。

江子兮微微愣神:“都到冷宫了,皇上对原主的好感度居然还有百分之十?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原主出去?”

系统:“系统不明白宿主的意思。”

江子兮:“……”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面板:“宿主当前信息:智力:40,美貌:80,体质:20,武能:0,进入第一部小说,奖励十积分,宿主可随即选择一项技能加上。注:若是技能加是美貌上,则只能维持这一部小说使用,其他技能则可终生使用。”

江子兮:“美貌果然是最值钱的东西。”

系统:“宿主请选择。”

江子兮:“嗯……加在智力上吧。”

系统:“当前智力:50,美貌:80,体质:20,武能:0。”

刚接受完这些信息,江子兮就被门外的吵闹给惊扰到了。

“小七姐姐,你就行行好,在皇上那里说说好话吧,这都两年了,皇上也不曾过来看一眼主子。”声音中满是讨好。

小七冷笑一声:“嘁,皇上那么尊贵,是说来就来的吗?”

其实她也不过是一个皇上身边的小丫头,但是两年前江子兮刚被贬冷宫的时候,身上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她这才夸下海口,说自己能在皇上身边拍马屁。

这一主一仆自然而然的将这些值钱的东西拱手送给了她。

江子兮身边唯一的丫头青黛将手中一些银子隔着丝绢塞到了小七的手中,满脸讨好:“小七姑娘可是皇上身边的宫女,平日里总是能见上皇上一面的,我也不求其他的,只求你无意间透露一下我们小主的消息,叫皇上念着旧情来看看我们小主,这些日子,我们小主过得越发的苦了。”

见银子到手,小七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却也透着许多凉意。

后宫中妃嫔数不胜数,年轻貌美的要多少有多少,就是高高在上的妃子要见皇上一面都难如登天,更遑论一个进了冷宫的妃子。

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可笑得很。

更何况,现在皇上和灵妃恩恩爱爱的,怎么可能会想起这个在冷宫的老女人。

“能说好话我自然是会说,不过我也得提醒你,莫要报太大的希望,你也知道,这都两年了,皇上也不曾来一次……”小七话中有话,青黛脸色瞬间煞白。

“你……你莫要胡说,皇上当年是如何宠爱我们小主的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如今小主不过是落了难,皇上……皇上心中肯定是有我们小主的。”青黛虽说得厉害,但语气也带着不确定。

第2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2)

小七冷笑一声,不打算和青黛有过多的牵扯,转身便要打算离开。

冷宫这种地方,待久了让人觉得晦气得很。

“小七姑娘,请等一等。”清冷却又带着魅惑的声音响起。

小七先是一愣,随即转头。

来人头发并没有梳起,只是轻轻的搭在双肩,娇柔的眉眼,轻抿着唇,腰盈盈一握,即便是不施胭脂,小七也足以看出这女子容颜美到让人惊艳的程度。

不愧是曾经宠冠六宫的女子,这样貌确实是上等之姿。

小七先是一呆,随即冷笑,不过是一个弃妇,再漂亮又有什么用?

“原来是江小主,不知江小主有何吩咐?”

江子兮强忍着头疼,扶着门走了出来,青黛立马就上前扶住了江子兮,得到支撑,江子兮就整个身子软在了青黛的身上。

“倒也谈不上吩咐,不过小七姑娘这两年一直为我尽心尽力的做事,我落得这般田地,姑娘还能如此待我,实在是叫我感动,我也没什么能报答姑娘的,身上也就仅存了这一个玉佩,就当赠与姑娘了。”

江子兮从身上掏出一个玉佩,玉质华美,一看就是上等货色。

玉佩刚拿出来青黛的神情就变得有些失常,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江子兮一个眼神阻止了。

小七眼睛一亮,又察觉自己失态,不由得咳了两声:“这话说的严重了,奴婢终究不过一个宫女,实在是不能受此大礼啊。”

嘴上这样说着,可手却立马接过了玉佩,笑嘻嘻的说道:“那就谢谢小主大礼了。”

说罢飞也似的跑了出去,生怕江子兮要回去。

小七一走,青黛便红了眼眶:“小主这是做什么,这可是皇上与姑娘的定情信物,就这样赠给那个小人了,说什么报答的话,我看着两年她除了在我们这里讨要东西外,并没有替我们说任何话,小主真是……糊涂啊。”

若不是觉得江子兮实在是不懂事,青黛是万万不敢说这样的话的。

江子兮笑出了声:“我都明白,但这东西在我身上终归也只是个物件,还不如送给她,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江子兮说道此处,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什么前景。

青黛却懵了,她总觉得今日的江子兮同往日不大一样了。

正如青黛所言,这东西是皇上同原主的定情信物,互相赠与东西的时候,两个人都是青涩的少男少女,所以这个玉佩应该还是很有分量的。

如果皇上看到了这件东西,她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离她被陷害至死的日子越来越近,若是她找不到翻身的机会,她怕是要跟原主一起去见阎王。

第二日,江子兮让青黛将院子打扫干净,冷宫虽然凄清得很,但原主最喜爱桃花,所以在院子里种了不少的桃花,如今正是春日,微风习习,桃花开得正好。

一眼望去,竟有一种仙境的模样。

她专程挑了一件素色衣裳,泛着一丝蓝色,又将丝绢封在两手的袖口,站立于院子中,她一动,丝绢便跟着动,平添了几分仙气。

青黛在一旁看呆了眼睛,这两年,江子兮都像是枯死的鲜花,今日却焕发了生机。

最为刺眼的是她那双眼睛,清澈美好得让人心生希望。

江子兮嫣然一笑:“我今日可好看?”

青黛呆滞的点了点头:“好看。”

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

“诶,你听说了吗,今日皇上打死一个宫女。”每天都会有太监来冷宫送饭。

“嗯?这有什么稀奇的,皇上处死一个宫女不是很正常么?”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可知这宫女犯了什么事?”

“什么事?”

“听说是偷了主子的东西,叫皇上发现了,当场就盛怒了,御前侍卫都说从未见过皇上发这么大的脾气。”

“为什么啊,以往有下人偷东西,也没有见皇上生气啊。”

“这事就怪在这里,皇上雷霆大怒,拿着一块玉佩反复的观看,似乎是睹物思人啊。”

“还真是怪事,那宫女是哪里当差的?竟碰上这样的事。”

“听说就是在御前伺候的,叫什么……小七好像。”

……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便直接听不清楚了。

青黛拿着饭盒回来的时候,整个脸都煞白一片。

“小主,小七她……死了。”

江子兮面色如常,皇上又不是傻子,玉佩是何等重要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随意赠给一个宫女?

那就只能是宫女偷的或者抢的,不落到这步田地才怪。

翻开盒盖,见里面有几片菜叶和糟糠馍馍,原本咕噜噜叫的肚子瞬间就不饿了。

即便是小时候最苦的日子,吃的也是大米。

感谢袁爷爷叫她过上神仙日子。

但她也并非什么娇生惯养之人,即便是再难吃的东西,她依旧是可以下咽的。

……

可这不是下咽的问题,是噎喉的问题。

糠有些嚼不烂,喉咙里面像是有刺一样噎着,一阵一阵的,难受得江子兮直喝水。

江子兮起身,在院子里面蹦弹两下,再回去吃两口,之后再蹦弹两下,一直重复。

青黛便一脸茫然的跟着江子兮前前后后的跑着。

谢彦辰走进冷宫的第一眼,便看到蹦蹦跳跳一身朝气的江子兮。

一身素衣,面容姣好,带着淡淡的笑容,俏丽得如同满园的桃花,最重要的是,那一双清澈的眼睛,无一丝杂物。

就如同,初见她时那般,她笑得嫣然。

谢彦辰心中微微有些涩然,他同江子兮自小便相识,他说他要娶她,她便绝食拼命也要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皇子。

若不是她后来变得恶毒至极,他是万万不会这样待她的。

“子兮……”情不自禁就叫出了声。

其实自从江子兮入宫为妃之后,他就不曾这样叫过她了。

“叮~谢彦辰对江子兮的好感度上升百分之五,总好感度百分之15。”系统的声音叫江子兮一阵懵逼。

连带着噎着的喉咙都忘记了。

男主怎么突然对她好感上升了百分之五?

还没有来得及问怎么回事,就听到轻轻的一声:“子兮……”

江子兮回眸,来人一身龙袍,生得贵气俊美,却不是秀气的美,而是那种看遍了天下,如刀刻般将男子气概刻入了眼中,眉眼渗入一股沧桑和大气,叫人心猿意马。

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主谢彦辰?

第3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3)

江子兮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脑海中不停的重复着以前电视剧的剧情,按理说,皇上出现,不是应该有一个声音尖锐的太监喊上一声:“皇上驾到”吗?

怎么到她这里来了,就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其实是皇上刻意制止了太监。

她呆愣的时间过于长了些,以至于完全忽视了谢彦辰眼中万般的思绪。

谢彦辰以为是江子兮许久未曾见他,变得无措极了,才会呆愣成这般模样。

真是美好的误会。

谢彦辰轻轻叹了声:“以往你对扇儿倒是尖酸刻薄得很,现在见到我,怎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身后的青黛早已跪下:“皇上万安。”

江子兮沉默了许久,还是弯下腰行了礼,手上的丝绢随着她的动作飘摇不止,满园的花香似乎都埋藏在了她的袖间,叫谢彦辰一阵恍惚。

许多年前,在那片桃花林下,他说他要娶她,她也是这般清澈的眼眸看着他,美好如画。

原来时间已经过去如此之久,不过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皇子,自然也不会再喜欢这个尖酸刻薄的女子了。

喉咙里面本就噎着糠,这一弯腰感觉那糠噎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以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带泪。

她死命的想咽下,又怎么都咽不下去,急得她直哭。

她不会噎死在这里吧。

这个模样在谢彦辰眼中,自然就成了拼命的忍住泪水,却又怎么都止不住的模样。

心中竟有些愧疚。

皇上:“我也不愿如此待你,但你当初对横扇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姑息是万万不可的,如今你既知道错了,那便回去吧。”

接着,皇上似乎想到了什么,摆了衣袖:“你既伤害了横扇,那自然是得处罚得重些,便从妃降成嫔吧。”

江子兮哭得越发的难受了,想说谢恩,却连嘴都张不开。

“罢了罢了,郑知道你想说什么,日后你定要谨言慎行,可明白?”

江子兮狠狠的点了点头。

皇上轻叹了几声,便坐上轿子走了,从头到尾,没有再看江子兮一眼。

待皇上走了,江子兮才狠狠的咳了几声,将喉咙中的糠给吐了出来,才好受了许多。

她心中暗喜,皇上对这个‘前任’果然还是有情谊在的,仅仅看了她一眼,便愿意让她出了冷宫,倒也算有情有义了。

躲过被陷害的一劫,江子兮忍不住狠狠的松了口气。

回头的时候,见青黛满脸泪水:“小主……你终于是翻身了。”

江子兮:“……”

现在说翻身还早着呢。

现在在皇上心中,已经开始有了对女主一心一意,从今往后只对她钟情的思想了,作为一个皇上,这个思想实在是有些剑走偏锋。

江山啊,社稷啊,在这些玛丽苏文里面,似乎都不大重要。

也真是新奇的思路。

江子兮:“青黛,你去收拾收拾东西,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若是让方横扇知道皇上把她放出来了,指不定要撒娇让皇上再把她关起来,女人嘛,吃醋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这个小小的醋意,无异于可以将她往死里推。

江子兮打了个寒颤,一定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要皇上没有后悔的机会才行。

青黛呆愣了一秒,随即立马进屋拿了一个包袱便跟着江子兮跑出了冷宫。

如此神速的动作,让宫外等着接她出冷宫的下人都吓到了。

虽说是降了一个位分,但皇上仁慈,还是让她住回以往的‘深梅宫’。

里面却是满园的桃花。

“小主,虽然已经两年没有回这里,但这里的桃花却还是开得甚好,要说啊,皇上对小主果然还是有心的。”

江子兮没有忍心打破青黛的幻想。

皇上让她回来,只是秉承一个‘将后宫妃子都遣散’的思想,觉得亏欠了后宫嫔妃,所以才做了这样一个大的补偿。

当然,要皇上补偿她的最重要前提是,让皇上想起冷宫还有她这样一个人。

……

灵玉殿中。

“我说灵妃姐姐啊,别怪妹妹多嘴,听说皇上让梅妃姐姐出来了,哦,不对,应该是梅嫔才对。”妤嫔坐在方横扇的床头,笑着说道。

虽说叫着姐姐,其实妤嫔比方横扇还年长几岁,只是因为方横扇位分高,所以不得不自称妹妹。

方横扇并不在意,且她也不喜欢妤嫔,妤嫔在宫中最喜欢的就是八卦旁人的事情,而她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长舌妇。

“皇上并非是一个狠心的人,梅姐姐在冷宫待了许久,皇上念着旧情也是应该的。”

方横扇连一丝情绪起伏都没有,手中把玩着谢彦辰送来的物件,嘴角含着笑意。

谢彦辰有多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她自小在山中长大,虽然对世俗不大清楚,但也明白一个男子对女子说只要她一人的情话,是如何痴心的象征,更何况,对方还是皇上。

她清楚皇上对她的心意,所以一个小小的梅嫔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妤嫔啧啧啧了好几声:“姐姐还是真是心宽得很,要知道,当年皇上对梅嫔姐姐宠冠六宫的时候,同现在对姐姐是一模一样的,我看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听到这句话,方横扇眼中出现厉色。

刚入宫中,她被江子兮欺负得实在是惨,那些日子若不是皇上护着她,她可能现在连尸首都不存在了。

不过这个江子兮,确实是蠢得很。

皇上是宠她,但她自己也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了些,日日都要闹上皇上一回,皇上不烦她才真是怪了。

不过进了冷宫还能出来,不得不说梅嫔这手段确实是有些高明。

方横扇抿了抿唇,将此事放在了心上。

妤嫔见方横扇放在了心上,便不再多言,笑嘻嘻的离开了。

若是两大宠妃闹起来,不过不管是谁落下风,她都乐见其成。

……

晚上,谢彦辰褪去疲乏的来到灵玉殿中,拥方横扇入怀,心中方才踏实了很多。

做一个皇上并不容易,每日面对朝廷里面的各种阴谋诡计,他便是圣人也会疲乏。

只有同方横扇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觉得自己的心静了下来,无比的安心,因为方横扇懂他,也不会吵他闹他。

“扇儿,郑想你了。”

早上才见过,晚上便止不住的想她。

对他来说,已经将喜欢做到极致了。

他却并没有瞧见方横扇的面色并不是很好。

“我也想你。”方横扇依偎着皇上,蹭了两下。

随即抬头,嘟起嘴角,面容哀切:“我听说你让子兮姐姐出来了?”

她也生得美,却并没有江子兮美,却胜在懂人心,知进退。

不过这些年的专宠让她早就忘记自己最初的温柔了。

皇上眉头微皱,心中微微有些愣然。

“她在冷宫也待了两年了,她是宰相的嫡女,自小娇生惯养的,让她吃这么久的苦头也够了不是吗?扇儿乖,陪郑吃晚饭吧,郑饿了。”

第4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4)

听到这话,方横扇瞬间黑了脸。

之前或许只是觉得谢彦辰是心血来潮让江子兮从冷宫立马出来了,但现在看来,谢彦辰是在乎江子兮的。

谢彦辰做任何事情几乎都会跟她说一下,唯独这件事情,他自己做了决定。

这代表了什么她清楚得很。

虽然谢彦辰说过他只爱她一个人,但师傅说过,男人的话只能信上三分,事实证明,师傅的话是对的。

方横扇勉强微微一笑:“听说皇上今日处置了个宫女,大发雷霆,这是怎么回事?那宫女可是冲撞了皇上?”

边说着边给谢彦辰舀了碗粥,递到了谢彦辰的手边,面上尽是温柔和贤淑。

让原本普通的脸变得俏丽妖艳了许多。

却不想,谢彦辰就此想到了眉眼朝气的江子兮,竟现在愣住了,未曾接过方横扇手上的碗。

“皇上,怎么了?”

方横扇的眼中闪过一丝受伤。

她不是傻子,宫中待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她也能看得明明白白的了。

谢彦辰是喜欢江子兮的!

今日被处置的那个宫女,就是因为偷了江子兮的玉佩,才惹得谢彦辰大怒。

而现在,他又因为江子兮愣了神。

谢彦辰回过神来,温柔一笑:“无事,她事情做得不好,我自然是要处置了的,不过雷霆大怒倒是不至于,只是建南旱灾严重,十分棘手,所以才心情不好,谁告诉你我因为一个宫女便雷霆大怒了?”

谢彦辰说的是真的,但方横扇却不信。

宫中都传遍了,说谢彦辰一怒为红颜,恰还是今日他将江子兮放出了冷宫,没有联系鬼才信。

所以这话在方横扇的耳朵里,就成了两个字:说谎。

“来,吃菜,都要凉了。”谢彦辰给方横扇夹菜。

虽然这算是国家大事,且后宫是不能干政的,但他却觉得,这些事情告诉方横扇也无妨,方横扇是个聪明的女子,或许她还能想出什么好点子。

她并非寻常女子,所以他也不打算像对寻常女子一样对她。

方横扇咬紧了牙关,心中滴血,面上却不显,只是温柔的笑。

“近些日子皇上看起来疲惫了不少,明日我亲自熬些乌鸡汤给你吧。”

谢彦辰笑,伸手捏了下方横扇的脸,心中觉得这个女孩又是温柔了不少。

“叮……谢彦辰对方横扇好感度上升百分之5,总好感度百分之55,宿主请尽快获得好感度。”

吃着大米饭,喝着鸡汤的江子兮被这个提示给惊到了。

手中的汤也因此洒了不少。

以后能不能不要在她吃饭的时候突然出现,很吓人。

她就知道,女主和男主现在感情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好感度不上升才怪。

拿起筷子夹起一个大鸡腿放入碗中,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一点都不慌。

按照原剧情,女主的师哥也是极其喜欢女主的,为了女主甚至入宫做了御前侍卫,也因此给女主和男主造就了许多误会。

比如过几日,女主和师哥在御花园内私相授受,不对,是谈论事情的时候,被谢彦辰恰巧撞见,以为两人有私情,因此同女主闹了好久的矛盾。

有矛盾好啊,只要她能插足,那就是好事情。

之后今日,江子兮就吃吃喝喝睡睡,女主和男主之间再没有擦出其他的火花,她也就乐得清闲。

五日后,江子兮换上了一件喜庆的嫩红色,就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的颜色,在镜子面前照了许久,江子兮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国色天香的脸,穿什么都好看。

待男主看到女主和旁人‘私会’,她突然出现,给男主安慰,一来二去指不定就多了好感度。

抱着这样的想法,江子兮兴致冲冲的去了御花园。

可是,御花园别说人了,连毛都没有。

江子兮坐在摇椅上摇了近一个小时,恍恍惚惚险些睡了过去,又强行撑着醒着。

在她如此不朽的精神下,她终于看到看到秘密花园里面有两个人在私会。

她一喜,悄悄然的跑过去藏了起来,确实是两个人在私会,却不是女主和师哥,而是一个丫鬟和太监私通。

“小虫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不是说好我们俩对食,你怎么又惹上小花了?”宫女怒吼,脸上满是受伤。

“我如何对你了?小春,你相信我,这都是误会,我和小花没什么的,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我只喜欢你啊。”小太监委屈得很。

小春双手抱头,使劲的摇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就是骗我的,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

小虫子伸手搂住她,满脸哀切:“小春,你要我如何是好啊。”

两人哭在了一起。

江子兮抽了抽嘴角,好一出……琼瑶剧。

或许是因为闲得太厉害了,她足足的将两个人的故事给听了个全部,直到她脚麻了还换了几个姿势蹲着。

“你在瞧什么?”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江子兮心中还理小花和小虫子之间的爱恨情仇是线,突然听到这句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摆了摆手:“自己不会看吗?”

江子兮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我才来,不懂。”后面的人倒是虚心学习。

江子兮耐心的说道:“那我给你讲讲,此事说来话长啊,里面牵扯甚广,好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恨情仇啊……”

话还没有说完,江子兮就僵住了。

这个声音,颇为耳熟啊。

江子兮转头,果然是皇上。

为什么又没有“皇上驾到”?

江子兮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青黛,心口涌起一口血,这丫头怎么也不叫叫她。

谢彦辰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刚刚在远处他就看到一身嫩红色蹲在地上的江子兮了,本就穿得显眼,还偏要躲在草丛里面,只要是人就能察觉她好吗?

更可怕的是,他看了她半个时辰,她竟还蹲在此处,完全没有察觉他。

什么时候他存在感如此薄弱了。

就宫女太监的对食,她怎么就能如此有兴致的看如此之久?

“爱恨情仇?谁的爱恨情仇?”谢彦辰继续说道。

江子兮扯了一下嘴角,却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皇上来这里做什么?”江子兮换了个口风。

听到这话,谢彦辰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打开,便立马冷了脸。

江子兮了然,看样子,谢彦辰是看到女主了。

果然,女主男主之间的感情线没有她的时候,不管她怎么想凑热闹,那都是不行的。

第5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5)

谢彦辰脸色冷了几分,但看到江子兮有些微缩的肩头,心中异样,她现在怎么变得如此胆小?

想来是自己又吓到她了,才缓和了几分神情。

“无事,只是出来散散心。”

他确实是出来散散心,只是散心的时候遇到了殿阁大学士,说建南的灾情愈加严重了,他本就烦躁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极遭。

江子兮看谢彦辰如此模样,心中了然。

散散心是真的,见到女主同人‘私会’也是真的,只是散心散出了绿帽子。

虽然是自以为是的绿帽子,但总的来说,他也是自己戴上了。

可叹,可叹。

江子兮伸出手,表情哀切的拍了拍谢彦辰的肩膀,语气深切:“皇上啊,有些事情吧,你莫要去想太多,总会过去的。”

他总会知道,自己其实没有带绿帽子。

谢彦辰心中疑惑,莫非她知道了灾情?

“嗯?总会过去?此等灾难,不知要死多少灾民,如何能过去?”

他是国君,是皇上,他无法看着自己的子民受如此苦难。

这一下换江子兮懵了。

“你说什么?”

灾情?灾民?

他难道不是戴了绿帽子,而是在想怎么解决灾情?

……这误会大了。

谢彦辰目光深邃,也没有顾及江子兮只是女子:“建南出现大旱灾,一日比一日严重,发下去赈灾的粮食竟迟迟不到,且即便是赈灾的粮食到了,其实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头疼得很啊。

旱灾?

这一点好像文中没有提及。

她还以为这部小说里面,皇上只需要谈情说爱,没想到他遇到事情竟如此认真。

江子兮略微思索:“建南离京城多远?”

“大约一千公里。”

一千公里?据史书记载,夏侯淳曾经六日行了七百公里,如果按照平常人骑马,更何况还是带了军饷,怕是要耽搁许久。

要将这批军粮送入灾区,应该得半个月左右。

如此一算,确实是要死不少灾民,更何况,如果有中间商赚差价,那就得死更多的人了。

难怪谢彦辰心急如焚。

“赈灾的军饷何时出发的?”

“半个月前。”

谢彦辰看着面前皱起眉头思索的女子,心中突然有些异样。

何时她竟对这些事情在意了?

“半个月?按理说也应该要到了呀,皇上不必如此心急,便是奏折要反回来也需要不少时间。”

谢彦辰听到这句话,不仅眉头皱得越深,语气也变得冷冽了些:“郑就是担心,这军饷到不了,沿途多有劫匪,郑不得不担心啊。”

穷乡僻壤容易出刁民,自然也容易出劫匪。

谢彦辰的担忧不是没有原因的。

“等一下,皇上这军饷是从京城运过去的?”

谢彦辰一愣:“是。”

江子兮摸着下巴,一脸老谋深算:“大多地方官员都喜欢谋取油水,他们的府上必定有不少的粮食,建南地方不小,官员也多,你先派几个厉害的侍卫去搜查,暗地盗出银子和粮食去可以先拿去救济。”

谢彦辰眼眸一亮:“嗯?”

“如果灾情巨大,这些粮食虽然杯水车薪,但也可以解一时之急,京城离建南实在是太远了,可以找临近的几个郡县往里面运赈灾粮食。”

谢彦辰的眼眸更加明亮了,却轻咳了两声:“说的有理,但若是他们不愿说自己没有呢?莫非也用偷的?”

江子兮嘴角一抽:“临近的郡县又没有灾情,防卫必定严厉,你就是想偷也偷不到。”

“那该如何?”

“你派一个三品之上的将军,再加一个三品以上的文官,前去游说,一个威逼,一个利诱,我就不信他们不开仓赈灾,最多不过灾后皇上再给补贴就行了,更何况,他们是朝廷命官,这些都是他们应该做的。”

江子兮说的头头是道,手不停的摸着下巴,眼珠子飞快转动,丝毫没有注意到谢彦辰看她的眼神不大一样。

“粮食到位了,就得来处理灾情了,现在正是种粮食的时候,缺水到如此地步,明年指不定又是灾情,所以水利工程必须得极快开展,而且今年让建南种的田地全部换成麦子,应该能缓解不少。”

江子兮身着一身嫩红,衬得肤色越发的白皙,认真的模样更是平添了几分艳丽,不愧是当年所谓的京城第一美人。

“叮~谢彦辰好感度上升百分之10,当前好感度百分之25。”

江子兮还准备说些什么,却被系统的声音给打断了。

百分之十?

还来不及窃喜,便被谢彦辰给拽住了肩膀,他眼中散发着亮光:“以往倒是没有看出来你竟这般的聪慧,郑必定重重有赏。”

说罢便转身挥手:“爱卿,跟郑回书房,要事商议。”

江子兮这才注意到,谢彦辰身后除了一个太监,竟还有一个被挡住的人。

大约二十好几的模样,黝黑的面容,却透着一股精致,眼眸深邃,便是对视一眼便可以感觉到他的睿智。

“是。”应了一声便跟着谢彦辰走了。

待人走后,江子兮便被青黛拽住了手。

回头一看,是双脚跪得发软的青黛险些倒了下去。

“小主,奴婢不是故意的。”青黛哭出了声。

她刚刚也是太过于惊讶江子兮的眼界和聪慧,才会一时走了神,险些摔倒,才会拉住了江子兮。

“你竟跪了这么久?”

江子兮惊呼,刚刚她只顾着说话,便忘记了身后还有青黛这个丫头。

谢彦辰来了多久,青黛便跪了多久,算起来也有半个时辰了,膝盖肯定是青了。

“快起来吧,今日出来太久,身子不适,你替我去找太医开些玉露散。”

玉露散可以治疗如何淤青和伤痕。

青黛愣住了,江子兮居然不怪罪她?

“是……是……”支支吾吾的回了话,便扶着江子兮回去了。

当天下午,皇上同梅嫔在御花园相会,相谈甚欢,许久未笑的皇上居然喜笑颜开等等人脑离奇的传闻传入后宫。

梅嫔以强势的手段锁住皇上的心让后宫妃嫔防不胜防。

要知道,这些年皇上专宠灵妃一人,其他人再没有接受过半点恩泽,如今梅嫔受宠,旁人虽然眼红,却也心中暗喜。

总算是不专宠一人了,她们或许也有机会了。

午觉睡得舒舒服服的江子兮,半分都没有察觉自己成了舆论中心。

……

御书房中。

“皇上,刚刚那位妃子莫非是皇上一力举荐的皇后人选灵妃?”翰林大学士刘伟边整理奏折边问道,“闻名不如一见,果然是不平凡的女子。”

谢彦辰脸色一僵:“不是。”

翰林大学士眸子深沉,灵妃受皇上独宠在京城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今日所见的妃子能说出如此高见,却不受皇上宠爱,可见那灵妃确实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她是梅嫔。”

“梅嫔?以前的梅妃?宰相的女儿?”

刘伟惊叹,原来是她,皇上的两小无猜,拼死嫁给皇上的京城第一美人。

可今日一见,梅妃和传闻中的不大一样啊,没有半分嚣张,甚至有些胆小和呆萌,倒是让人喜欢得很。

第6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6)

灵玉殿内。

方横扇凑到窗前,嗅着花香,指尖触着窗外的牡丹,笑意扬在嘴上,眼中却带着刺骨的寒意。

“小回,你是说,今日梅姐姐去御花园堵皇上了?”

其实她今日也去了御花园,师哥传信说师傅病了,要她赶回去一趟,她心中急切,便约着御花园见面。

却不想,一到御花园便被师哥给带了出来,说江子兮在御花园等什么人。

原来是在等皇上。

小回面色紧张:“娘娘,这话可不能乱说,梅嫔不过是一个嫔位,娘娘叫她一声姐姐实在是太抬举她了。”

方横扇眉眼一挑:“是吗?可她终归进宫比我早,我是万万不敢造次的,而且当年她对我所做的一切,半点我都不曾忘记。”

小回面容凄惨,她是随着方横扇一起入宫的,自然知道方横扇经历了什么,心中不由得心疼这个姑娘,为何老天要她受这么多的苦楚。

“娘娘莫要同她计较,不管她再厉害,皇上也最喜欢的人也只会是娘娘,在后宫中,只有受着皇上的宠爱,才能活得更好。”

方横扇眼中傲然,嘴上却温柔的笑着:“小回,你这样说要旁人听到了可怎么想我?日后切莫说了,对了,梅姐姐出冷宫也有几日了,我是时候去探望一下她了。”

……

青黛很快便回来了,手上拿着瓶玉露散,面上满是雀跃。

“以往我们去要几根草药,那些太医都要同我周旋个几日,今日我一说要玉露散,他们立马就双手奉上,真是一群势力眼,好在小姐现在翻了身,否则,否则还不知道要过多久的苦日子。”

青黛脸上满是风波之后的雀跃,说着便将手上的玉露散递给了江子兮。

玉露散是用瓷瓶盛着的,同原主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远记得当年原主受宠的时候,玉露散这种东西她是连看都不曾看一眼的。

而今日,青黛却因为一瓶玉露散喜极而泣,江子兮心中竟有说不出的心酸。

“这瓶玉露散是给你的,我见你今日跪了许久,膝盖定是已经青了,你拿回去房里去擦上吧。”

江子兮淡淡的说道,伸手拿起一块桂花糕,甜腻的口感叫她舒适的眯起了眼睛。

青黛呆滞在了原地。

刚刚江子兮说什么?给她的?

玉露散如此名贵的药,怎么可以给她使用?

“小主,奴婢是万万不敢收的。”青黛立马就跪下了,眼眸哀切。

江子兮微微一愣:“嗯?为何不敢收?”

“小主,奴婢贱人之躯,实在用不着如此好的药。”

“我说你用得那就用得,收好了,否则我就不要你了。”

青黛急了:“小主,小主你不能不要奴婢啊。”

江子兮一笑:“你陪我在冷宫这么多年,这都是你应该得的。”

青黛眼一红,喉咙一涩再说不出其他的。

只是心中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好好的伺候江子兮。

没有无线,没有手机,什么都没有,江子兮闲得无聊,便自制了一盘跳跳棋,同青黛下得十分起劲。

一开始青黛还躲躲闪闪的,但后来玩心大起,便蹲在地上同江子兮下起了棋来。

“不对不对,你这样走是不对的,你看前面几个空格,后面就跳过去几个空格,你这分明是乱来。”

“你是不是傻,往前面还能走,为什么就停在哪里了,你到底会不会下棋?”

……

青黛委屈的嘟着嘴,她都说了她不会嘛。

方横扇走到深梅宫的时候,就听到江子兮吵吵嚷嚷的声音。

方横扇冷笑,果然是同以往没有任何的不同,遇到事情便吵吵嚷嚷的,巴不得让全世界都听到。

将她放在心上,着实的抬举她了。

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主子,灵妃娘娘到了。”

灵妃?她来做什么?

按理说她现在同女主好像也没什么接触啊。

“让她进来吧。”

江子兮话还没有说完,青黛便匆匆的站起身,将棋盘收好,眼中满是恐惧。

“你这是怎么了?”江子兮问道。

青黛:“主子是忘记了?当初就因为得罪了灵妃娘娘,小主才被打发到冷宫里面了,这一次小主可莫要乱说话。”

江子兮点了点头,她也不想再进冷宫一次。

“梅姐姐也从冷宫出来好几日了,妹妹也不曾过来探望姐姐一下,是妹妹的罪过。”未见其人,但闻其声。

声音如婉转的黄莺,温柔中带着些清脆,清脆中透露出一丝俏皮。

江子兮起身坐在椅子上,摇晃了几下,才抬头看向了女主。

生得倒不是很美,却透着一股江南女子的柔气,举手投足都温文尔雅,叫人一见就心生欢喜。

同小说里面描绘得一样,温柔得溺死人。

江子兮起身,行了礼,却被方横扇给扶住了。

“姐姐这是做什么,妹妹是小辈,姐姐怎么能给妹妹行礼呢?”

江子兮眉头一挑,这姑娘,有意思。

在宫中,所有人都知道以位分说话,而方横扇来的第一句话便是‘姐姐’,第一是讽刺她曾经是‘梅妃’,第二是说她年纪大了,自然也留不住皇上的心了。

这小说中的小圣母怎么跟传说中的不大一样。

好像有些白莲花的影子啊。

江子兮只是笑:“说笑了,我不过嫔位,如何敢自称姐姐,灵妃抬举了。”

方横扇睁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姐姐怎么能这样说,妹妹也知道当初是妹妹的不对,叫姐姐进了冷宫,但如今姐姐出来了,妹妹怎么敢不叫一声姐姐?”

江子兮暗道,等到在皇上面前叫一声姐姐,她就直接玩完。

好计策啊。

“灵妃自重,灵妃在宫中少说也呆了好几年,到现在连规矩都还分不清?我也知道灵妃自小不是在什么豪门贵族长大的,也不知道许多规矩,但规矩终究是规矩,灵妃若是不懂,找嬷嬷请教一下便是。”

江子兮边说着边喝了口茶,一脸清闲。

方横扇的脸瞬间黑如锅底。

她是在嘲讽她是山里长大的!

在后宫中,不管是谁,都得给她半分薄面,可面前的江子兮,却连一丝面子都不给。

第7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7)

方横扇心中虽然气,但面上却一点都不显:“梅姐姐……不对,梅嫔妹妹说的是,那日后姐姐就斗胆自称一声姐姐了。”

“灵妃又说笑了,灵妃位分高,说什么自然不用征求我一个嫔的意见。”

江子兮叫青黛端了些糕点上来,欢欢喜喜的吃着糕点,一点都没有对方横扇的讨好之意。

她可是皇上专宠的妃子,江子兮怎么敢这样忽视她?

方横扇咬了咬牙:“梅嫔妹妹说的是啊,说起来,妹妹这么些年没有见过皇上,妹妹心中可还思念,如今好了,妹妹出来了,我们可以一同伺候皇上了。”

听到这话,江子兮险些噎住。

“灵妃姐姐说笑了,这种事情我可万万不敢奢求。”

方横扇眼眸一闪:“我倒是听说,妹妹今日同皇上在御花园中赏花?”

“赏花?”江子兮又差点噎住,“不不不,我只是恰好路过。”

说谎!师哥分明看到江子兮在御花园中死守了一个时辰。

方横扇心中冷笑:“路过?我听说妹妹同皇上相谈甚欢啊,皇上许久都眉头紧锁,未曾笑过,今日却对妹妹笑了,姐姐当真好奇得很,妹妹是用什么法子让皇上笑的。”

这才是叫她心中扎刺一般难受的原因。

江子兮一愣,许久不曾笑过?相谈甚欢?何时相谈甚欢了?

“其实并非,我只是恰巧碰见皇上,他被建南的旱灾烦扰,我便简单倾诉了自己的看法,他或许觉得甚好,大抵就笑了吧。”

江子兮如实的说道。

方横扇却不信江子兮会当真说出实情。

况且,建南旱灾是国家大事,后宫不可干政,但皇上却任由江子兮谈论国事,可见他对江子兮的重视!

他曾经说过,她不是寻常女子,他便不会用对寻常女子一般对她。

所以他愿意对她说国家大事,也愿意听她的想法。

她以为,他只这样对她。

可今日,江子兮也列入其中了。

方横扇心中一沉,明明这个女人同之前一样,咋咋呼呼而且目中无人,只是空有一张貌美的脸,但她就是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大一样了。

方横扇安慰自己,或许皇上今日笑应该同江子兮本人没什么关系。

大抵是皇上笑的时候,正巧江子兮在吧。

“我有些累了,就先回宫了。”方横扇起身准备离开。

“皇上有旨,赠深梅宫三盏琉璃玉杯,五批羊绒毯子……”方横扇还未曾走出门去,就听见小太监传来了圣旨。

方横扇只觉得一阵恍惚,走出门就看到宫女太监往深梅宫里面搬着各种各样的宝物。

皇上……当真是如此在乎江子兮?

这两年来,皇上不曾给后宫妃子单独赏赐任何东西,大多时候赏赐的东西也都是由她做主,而今日,皇上为江子兮又破了一个例。

若一次破例倒是说得过去,但三番五次的破例就让她觉得有些心慌了。

莫非,皇上当初对她说的所有山盟海誓,都是假的?

方横扇回过神的时候,脸上已是落泪,她暗地擦干泪水,装作不经意的走到宣旨的太监身旁。

“灵妃娘娘万安。”

“这些东西,都是皇上赏赐的?”

方横扇眉眼皆是柔意,目光中没有一丝嫉妒和恨意,叫小太监心中好感倍生。

“是皇上赐的,皇上还说今日要亲自来深梅宫瞧梅嫔。”

方横扇险些跌倒在地:“亲自过来?”

小太监身子一颤:“是的,娘娘。”

方横扇心中发寒,却也不为难小太监,只是叫小回扶着回宫了。

“娘娘,莫非梅嫔和皇上……当真再续前缘了?奴婢听说梅嫔和皇上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两小无猜,奴婢觉着……”小回担忧的说着。

“你觉得什么?觉得本宫要失宠了?”方横扇狠狠的说道。

小回被方横扇说话的语气吓到了,方横扇向来温温柔柔的,极少见她如此吓人。

况且,她从不自称本宫的。

小回立马跪在了地上:“娘娘恕罪,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说,这梅嫔手段高明,娘娘一定要小心,莫要被她算计到。”

方横扇回过神来,察觉自己话说的不对,叹了口气:“你起来吧,我今日也是被气到了,才说了这样的话,你不要害怕。”

小回点头,心中却起了警惕:“谢娘娘。”

方横扇眼睛直直的看着远处,透着一股巨大的寒气,随即收回,但小回却看得清清楚楚的。

自家主子,何时变得如此可怕了?

……

“小主,小主,皇上赏赐的东西可真多,后面的库房险些就放不下了。”青黛欢喜的跑进屋说道。

江子兮嘴角一抽:“青黛啊,你主子我曾经也算是宠冠六宫,什么宝贝没有见过,瞧把你给高兴的。”

这些东西再多再好,肯定也没有之前的好。

青黛红了眼睛:“小主曾经是宠冠六宫,可在冷宫的那些日子,呸呸呸,这个词真不吉利,奴婢不说了,不说了,小主和皇上会越来越好的,越来越好的。”

青黛将熏香盒子打开,放了些熏香进去,整个屋子都散发着一股香气,好闻却并不刺鼻。

江子兮一笑:“哪有那么容易。”

在现代的时候,她没有谈过几场恋爱,根本不知道怎么讨男生欢心,更遑论这个人还是皇上。

“皇上驾到……”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江子兮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终于有‘皇上驾到’这四个字了。

电视剧诚不欺我。

青黛扶着她走到门口跪下,一双用金丝镶嵌的鞋缓缓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还不待她抬头,一双干净修长的手就伸到她眼前。

“起来吧。”声音带有一丝磁性。

江子兮这才抬头,他站在暗处,眼睛却透着屋子里的光亮,叫江子兮一阵失神。

谢彦辰一笑:“怎么现在变得如此的呆了。”

说罢,牵住江子兮的手扶了起来。

两手接触,江子兮紧张得有些微微颤抖。

她鲜少与男生接触。

谢彦辰也感觉江子兮的紧张,心中微滞。

就因为他送她进了一次冷宫,她便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像以往的尖酸刻薄,变得唯唯诺诺,胆子极小。

他心中竟有些失落,她现在,竟如此的怕他吗?

第8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8)

“今日你说的办法,郑同翰林大学士商讨了许久,他也觉得可行,郑已经下了指令,按你说的去办。”谢彦辰的喜悦溢于言表。

若不是如此,今日他也不会送那么多的赏赐给江子兮了。

江子兮也跟着笑:“能解百姓之忧,是我的福分。”

“你现在倒是谦虚了许多,看来在冷宫的日子,你学到了很多。”谢彦辰眼眸一转,“天色已晚,今日我就在你这里用膳吧。”

江子兮惊讶了一下,但仔细想来,她是他的妃子,一起用膳也并没有什么不妥,便点了点头应承了。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谢彦辰都不曾跟江子兮说一句话,江子兮暗叹,皇上不愧是皇上,食不言寝不语的。

其实谢彦辰比她还要奇怪,要是之前,江子兮绝对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扰得他有些头疼。

不对,应该说,后宫里面所有的妃子都是如此的。

因为平时极少见到他,所以一见到他,就像是发了疯一般,想要将自己这些日子所见所闻都说给他听。

他喜欢安静,喜欢轻松的日子,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喜欢方横扇的原因。

她温柔安静,能给他片刻的安心。

而今日,江子兮乖巧得让他意外。

来之前他都做好了接受吵闹的准备,却不想,竟是这样的舒心。

“叮~谢彦辰好感度上升百分之,当前好感度百分之30。”

江子兮顿在了原地,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平时姐妹兄弟之间为什么总要约着一起吃饭,原来吃饭能增进这么多的好感度啊。

看来以后多跟谢彦辰吃饭,好感度肯定会蹭蹭蹭的上升。

“待旱灾过了,郑会出宫游行,你可愿意随郑一起?”谢彦辰咽下最后一口饭菜说道。

出宫游行?

原文中有提到过,这次出宫游行其实是为女主而办的,女主自小是在山中长大,心中对宫里多多少少有些排斥。

皇上自然也知道,所以寻了个时间带女主出宫游玩,好缓解女主对皇宫的厌恶。

可这次游玩中,出现了一些意外,也正是这些意外,女主和男主之间的关系越加密切。

“愿意,自然是愿意去的。”江子兮快速的回答道。

放着男主女主出去增进感情,这不是把她自己往死里推吗?

更何况,意外好啊,只要有意外,女主男主必定会有感情破裂的一段小时间,她就可以瞧瞧的获取男主的好感啊。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江子兮一直是默默吃着饭,听到这个消息变得如此激动和雀跃,倒是让谢彦辰有些意外。

她……也如此想出宫么?

既然她这样高兴,那方横扇听到这个消息必定也会特别高兴。

想到此处,谢彦辰快速起身去了灵玉殿。

但是谢彦辰不知道,在他进深梅宫的这些日子,整个后宫都闹翻了。

“喂,你听说了吗,今日皇上去了深梅宫。”一些歌小宫女小太监聚在一起小声的说道。

“哧,当然听说了,早上才派人给深梅宫送了许多宝贝,晚上就又去了,还是一脸欣喜雀跃的去的,你们何曾见皇上如此开心过?”

“是啊,是啊,还听说啊,今日宫女太监犯了错,他都当做没有看见一般,都赦免了,和前些日子简直天差地别啊。”

“谁说不是呢,我听主子说,那日被处死的宫女,其实是因为偷了深梅宫那个小主的玉佩,皇上这才大怒的。”

“看来皇上对那位小主倒是有情有义的。”

“呵,有情有义?你进宫晚不知道,当初宠冠六宫的娘娘,可不是现在的灵妃,而是这位梅小主。”

“当真?这样说起来,后宫以后专宠的人要变成这梅小主了吗?”

“这谁说的准?”

……

不仅仅是宫女太监八卦了起来,就连各个宫的主子们,心思都活跃了起来。

一是嫉妒,江子兮分明都是进了冷宫的人,为什么还能得到皇上如此宠爱,二是看戏,皇上不专宠一人了,那灵玉殿的小主肯定是要闹的。

但不同其他人的猜测,此时的灵玉殿安静到了极点。

方横扇安安静静的坐在饭桌一旁,眼中满是平静。

“娘娘,饭菜若是再不吃,怕是要凉了。”小回在一旁劝道。

方横扇微微一笑:“凉就凉吧,今日的心也是凉的,也算是应景。”

小回:“娘娘莫要伤心,皇上今日虽然去了深梅宫,但心中肯定也是念着娘娘的。”

“念着?念着便不会去了。”方横扇眼中突然出现一抹冷色,“他以往可从未如此过。”

说完这话,外面便传来:“皇上驾到。”

方横扇先是眼中一喜,随即眼眸一红,委屈得快要落泪。

“扇儿,扇儿,郑有好消息同你说。”谢彦辰笑着走了进来,“我知道你在宫中过得不开心,过些日子,待建南的旱灾缓解,郑便带你出宫游玩可好?”

说罢,将方横扇拥入怀中不,满脸柔情。

方横扇心中本酸涩至极,听到这话又忍不住感动得一塌糊涂。

“皇上对扇儿真好。”

谢彦辰笑:“你是我最爱的人,不对你好,我还对谁好?”

手抚摸着方横扇的发丝,转眼看到一桌凉透了的饭菜:“你还没有用膳?”

方横扇摇了摇头,泪眼朦胧:“扇儿等皇上回来,可皇上一直都没有回来,所以臣妾就一直等,一直等……”

这话一出,显得越加心酸。

“傻丫头,等我做什么,是不是饿了?”

方横扇摇头:“不饿,皇上在扇儿就不饿。”

谢彦辰无奈的叹气:“傻丫头。”

心中止不住的心疼。

方横扇让小回热一下饭菜,转头媚眼如丝的看着谢彦辰:“皇上,你今日为何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公务耽搁了?”

谢彦辰一愣,抿了抿唇:“嗯,翰林大学士留在宫中同郑商议国事,郑便留他用了晚膳再走,便耽搁了时间。”

如果跟方横扇说实话,这个傻丫头肯定会胡乱吃醋,还不如骗骗她,叫她安心一些。

况且他对江子兮本就没什么其他的想法。

听到这话,方横扇心中一冷,他在说谎!

他又说谎,自打江子兮从冷宫出来之后,谢彦辰已经对她说过不止一次的谎话了。

她是有多蠢,才会对这个男人还有期待?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主角: 江子兮, 系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