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妃冲天:王爷别耍赖 主角: 秦沫雯, 周云凌

一妃冲天:王爷别耍赖 主角: 秦沫雯, 周云凌

第1章 落崖穿越

狭窄的悬崖边,一个长发女子目视着前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相距不到五米的黑衣男子,面无惧色。

看到对方步步紧逼,本能地向后退去,却听见“咔嚓”一声,回头一看,原本摇摇欲坠的树枝落入悬崖,下意识地往下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下面一片漆黑,女子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身不由己的往前挪了几步,突然意识到什么,又一次向后退去,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感觉得到有人拉住了她的胳膊。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这个黑衣男子。

“你要干什么?”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警惕。

“阿静,你看看你面前是什么,悬崖峭壁,退后一步,你必死无疑,你想死吗?”男子问道。面色如鹰。

女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张静打定了主意要办的事情没有一个人可以改变,保家卫国、惩恶扬善,是一个特工的职责。”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她就是Z国国家高级特工、黑道第一卧底张静。而此时与她面对面的男子就是自己的黑老大—宁宇和。

“你这是何苦呢,你的身份我们已经知道了,看着往日的情面上,只要你可以和我们合作,那就……”宁宇和仍然是步步紧逼。

“少废话,事已至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着这个人走向自己,本能地后退几步,脚下一空。

意识到情况危急,急忙缩回来几步,情急之下说道:“你不要过来。”

男子一阵大笑∶“看来你还是怕死的。”

“我……”

让这个人看出软肋,张静无言以对。转念一想,想到了什么,一阵冷笑:“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没有选择了,国安局大队人马马上就到。到时候,你根本就没有机会。如果你可以坦白从宽,说不定……”

“坦白从宽,你觉得可能么,我可能坦白吗;就算是我坦白了,那些人可以放了我吗?”宁宇和反问道,好像是无所谓。

“再说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的人还没有过来,你难道不觉得非常奇怪吗?”

张静听此一言,急忙左右看看,果然如他所说,一个人也没有,不管是他的人,还是公安局的人,都没有出现,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却听见对方哈哈大笑。

“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这是正常现象,你可以打入我们内部,我们的人也可以打入你们内部,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个人是谁?”张静急切地问道。内部出现了奸细,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你还记得李兵吗?”宁宇和悠悠地问道。

张静大吃一惊,李兵,自己的男朋友、师兄、从小到大在一起,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怎么会……

“不可能的,你休要胡说八道、挑拨离间。”张静义正言辞地说道,表明自己不相信。

“怎么,不相信?”

男子挑了挑眉,一步步地来到她面前。

“你好好想想,你把事情告诉了他,让他通风报信,为什么我会知道;还有,既然是通风报信,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一个人也没有来,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张静恍然大悟,背叛,她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前几天这个人和自己接头的时候闪烁其词,回避着自己的目光。

现在想想,全部明白了,一瞬间心痛不已,自己心爱的人、信任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背叛?

使劲地摇着头,好像是在告诉自己,不要相信。身不由己的往后退去,脚下一空,却被人拉住了胳膊。

“你要干什么,想死么?”宁宇和拉住她的胳膊,训斥道,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张静冷笑地反问道,想要打开他的手,却没有成功。

“何必呢,你还有机会……”宁宇和皱着眉头,有些可惜地问道,这个女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你以为我还会和你同流合污吗?”张静一阵嗤笑。

趁其不备,拍开他的手,本能地乘此机会重新上山,没想到抓住的树枝“咔嚓”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下坠落。

“啊……”大叫一声,却已经无力回天。

“阿静……”宁宇和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伸出手去,眼看着刚才还在和自己对峙的女子就这样消失不见,心里一直心痛,皱了皱眉。

就在自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别人说话的声音。

“在那里,就在那里,我看到他们了。”

“追。”

宁宇和知道,该来的人已经来了,自己已经是无路可退了。看了看旁边深不可测的悬崖,坦然一笑,毫不畏惧的纵身一跃。耳边,风声,警告声接踵而至。

“宁宇和,你已经被包围了,你已经被包围了,快快缴械投降、快快缴械投降……”

第2章 初见丈夫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静突然感觉到自己有了意识、有了感觉,而且还可以听见别人急切的呼唤。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你终于醒来了。”

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听到别人的说话声?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小丫头穿着一身古装跪在自己面前,红着眼圈,很显然的刚刚哭过。

看到自己醒过来,摇着自己的胳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好像是破涕为笑的样子,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受其感染,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张静也情不自禁地笑了笑。

“皇后娘娘,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不要让太医来看看?”小丫头关切地问道。

张静想说点什么回答他的问题,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喉咙里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居然发不出声音来。却听见那个小丫头又说道。

“贵妃娘娘简直是太过分了,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皇后娘娘,怎么可以下手那么重?”

张静终于知道自己穿越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已经无关紧要了,既来之则安之。

通过这个丫头说的话,张静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皇后,却被人打伤了,这个人就是那个什么贵妃娘娘。

张静本来想问问,可自己说不出话来,口干舌燥,只好做罢。然后就听见这个丫头继续说道。

“不过你放心,皇上那么喜欢你,及时叫停,应该会秉公处理的。”

张静听她这么一说,点了点头。从她说的话来分析,这个女人的丈夫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这就说明自己最起码可以活下来。

张静发现自己动惮不得,全身是伤,就算是自己前世是一个特工、武功盖世,自己现在也无法施展。如果别人想杀了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现在口干舌燥,根本说不出话,指了指前方。还好,这个丫头是个聪明人。

“娘娘,你想喝水是不是,你等着,奴婢马上就给你倒。”随手一抹,擦干了眼泪,站了起来,走到桌子旁边,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张静面前。

好像是久干逢甘露一般,端起茶杯,一口气喝了激光。可能是因为太着急了,喝完以后,长咳不止。那个小丫头帮助自己拍了拍背。

张静觉得自己可以说话了,抬起头看着那个小丫头,正准备说点什么,忽然听见一声。

“皇上驾到。”

小丫头好像是非常害怕,双手一抖,“啪”水杯落地,摔了个粉碎。回过头,一脸惊恐地看着张静。

张静轻轻地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好像是在告诉她,不要害怕。毕竟是特工,就算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张静觉得自己还是可以保持冷静的。

一个身着龙袍的人走了进来,虽然身体虚弱,没有办法完全睁开眼睛,张静依然可以感觉得到这个人非同一般,气势逼人,大概一米八的个子,脸上棱角分明,王者之气浑然天成,目光一撇,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张静突然想起了一句话,霸气外露,根据自己的经验,这个人年纪不大,可能只有二十岁出头。但不知道为什么,咄咄逼人的目光中给人有一种看透一切的沧桑。

脑子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个人就是大齐国的皇帝、自己的丈夫周云凌。

周云凌来到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才冷冷地说道∶“你还没有死吗?”

“哐当”一声,脑子里死机了,对方凌厉的目光让她倒吸一口冷气。惜儿不是说过么,这个人非常喜欢自己吗,怎么会……

“为什么不说话,哑巴了吗,还是无话可说?”周云凌对于这个女人保持沉默,好像是有点愤怒,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怒火缓缓而起,目光如炬。

张静依然是保持沉默、不予理会,这个人好像是有点气愤,伸出手,掐着了她的胳膊。

张静虽然是疼痛难忍,但还是咬紧牙关,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卑不亢,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与不屑。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怕疼吗,难道你想死吗?”周云凌见是如此,俊目微挑,戾气十足。

这个人是想激怒自己,张静知道。

越是这样,就越应该沉住气。就在这个时候,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凭着自己的经验,张静知道是个女子。果然不出几秒钟,就看见有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一边走着一边哭着。

“皇上,你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第3章 初遇挑衅

躺在床上,张静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子,一身大红色的华服,长裙曳地,头上的金步摇闪闪发光,预示着身份的显赫,却也向别人揭示了个性的张扬。脸上泪光闪闪,颇有些我见犹怜的感觉。

只见她走到周云凌身边跪了下来,拉着他的衣服,声泪俱下地说道∶“皇上,你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也是按照你的吩咐,尽力而为,没想到皇后娘娘如此差劲,落入水中,臣妾真的不是故意的。”

难道这个人就是那个把自己打成重伤、差点让自己一命呜呼的贵妃?张静猜测道。

“好了,不要再说了,朕自有安排,一定会让你心服口服。”周云凌的声音冷冷的,看都不看她一眼。

走到床边,直视着张静,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身为一国之母,不会武功,身体虚弱,该当何罪?作为一国之母、皇后娘娘,你觉得你有资格吗?”加重了力度,看到对方紧咬双唇,强忍着疼痛,禁不住快感十足。

“为什么不说话?”周云凌又问了一句,盯着她的眼睛,目光中充满了阴鹜,好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样。

“你要我说什么?”张静终于开了口,她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说话,那就是任人宰割了。

“你是皇上,你是一国之君,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臣妾的所作所为,不能让你满意,臣妾无话可说,落到这个地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臣妾没什么可说的,只希望皇上不要后悔莫及。”轻挑秀眉,冷笑着,秦沫雯瞥了一眼那个贵妃。

“皇上,你看看这个皇后娘娘,明明是自己技不如人,还说出这样的话挑拨离间。皇上,你千万不能相信他的话,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贵妃李琼玉哭的梨花带雨,脸上的胭脂已经有些花了。

挑拨离间,到底是谁挑拨离间?听了此话,张静一阵冷笑,虽然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可她觉得就凭这个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瞄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对方唇角上扬,好像也是冷笑。

“那你想怎么样?”周云凌清澈的声音充满了不屑。

“这个……”李琼玉好像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回过头看了一眼张静,不知道为什么,与平日的唯唯诺诺不同,这个女人此刻的目光中尽是凌厉。

急忙回过头来避开她的目光,看着周云凌,低声说道:“听凭皇上做主。”

“既然如此,那就把她打入冷宫,听后处置。”周云凌冷冷地说道,回头看着张静,好像是希望她说点什么。让他失望的是,张静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冷笑地看着他,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好像眼前发生的事情与她无关。

“可是……”显然,对于这样的处罚,李琼玉非常不满,她不愿意就这样放过这个女人,却也无法反驳。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感觉,现在这个皇后已经是今非昔比的,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唯唯诺诺、任人宰割的小女人了,就冲这个人刚才犀利的眼神,她就可以感觉的出来。可是她还是不愿意放过机会,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另外一个非常平静而低沉的女声说道。

“大齐国,尚武闻名,技不如人,比赛失败,无论男女、无论贵贱,按照律法,以死谢罪。”

第4章 不予理睬

说话间,另外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张静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身材矮小,身形柔弱,虽然也是一身紫衣华服,头上插着大朵牡丹,却是艳俗无比。张静看得出来,这个人也是后宫中人,地位不大。

“秦月雯,你可想好了,这个人可是你的亲姐姐。”周云凌悠悠地说道,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流转,好像是在故意看笑话。

“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臣妾的姐姐。臣妾希望皇上可以秉公处理,千万不能徇私枉法。”秦月雯说的话义正言辞,好像是理所当然。

“月贵人,你说出这样的话亏不亏心,如果没有皇后娘娘,你怎么可能有今天,怎么可能进入皇宫,你这样说,简直是忘恩负义。”张静旁边的丫头愤怒地说道。

“惜儿,本宫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实话实说,姐姐技不如人,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如果皇上不能秉公处理、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岂不是枉为一国之君?”

秦月雯似乎是有些无奈,但张静还是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嘴角的得意和轻蔑。

“你……”惜儿听到这样的话,非常不服气,正欲反驳,却听见张静打断了她的话。

“好了,不要再说了,妹妹说得对,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我了。既然规矩已定,我也没办法说什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张静说着,坦然地闭上了眼睛。

虽然自己不想死,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不管是自己的妹妹,还是另外一个女人都是想把自己赶尽杀绝。但是她看得出来,就算是自己想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因为当事人周云凌看起来不想让自己死。

果然不出所料,脚步声越发近了,张静知道那个人来到了自己面前,一如刚才,抬起来自己的下巴,冷冷地问道。

“你想死吗?”

张静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个男人,不屑一顾地笑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是皇上,想杀了臣妾,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如果朕不想让你死呢?”看着她的眼睛,周云凌眯起了眼睛,玩味地看着这个女人。

“朕是不会让你死的,朕会让你生不如死。来人啊,把这个女人打入冷宫,没有朕的允许,不能和任何人见面。”

“多谢皇上。”张静冷笑地说道。让我生不如死?谁让谁生不如死还不一定呢,好戏才刚刚开始。

张静是被人抬入冷宫的,因为身受重伤,无法动弹,只能任人宰割。在她看来,就算是有人乘此机会,想杀了自己,恐怕自己也只能听之任之。

不过这样的事情看起来一时半会不会发生,因为有的人不希望自己死,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当今皇上周云凌。

虽然自己刚刚穿越,对于自己的身体,张静还不是非常了解,可也知道了个大概,这个皇后秦沫雯看起来是个废物,要不然也不可能被人打成重伤、命悬一线。

只是张静可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虽然不得不接受自己的新身份—废物皇后秦沫雯,可自己也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变命运,必要的时候,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自己还有没有武功。

想当初,在现代,自己是高级特工,以一当十,不在话下,可现在……

强撑着身体,试图坐起来,却是徒劳无功,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咚”一下,栽倒了床上。

因为是冷宫,床上没有任何被褥,很硬,结结实实地摔下去,张静觉得自己的骨头马上就要散架了,龇牙咧嘴起来。却不愿意放弃,再试一次,还是徒劳。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半生不熟的声音响了起来。

第5章 针锋相对

“不要白费功夫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能活动。”冷酷的声音夹带着苍劲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周云凌。”毕竟是特工出身,记忆力超强。不仅是眼睛里可以过目不忘,就算是耳朵,听了一遍的声音,也可以记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更何况两个人刚刚见面没有多长时间。

修长的手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卡住了自己的脖子,馥宓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你刚才在说什么,对着朕直呼其名,那就是目无尊长,朕可以让你死。”周云凌这样说着,黝黑的眸子充满了愤怒。

被这个人掐住了脖子,张静动惮不得,看着他似笑非笑得意的表情,张静故意扬起头来,迎上他的目光,毫不畏惧。她看得出来,这个人非常得意。

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胳膊被人掐了一下,禁不住“啊”地一声,张开了嘴。没想到周云凌就在这个当口,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东西,然后就推了自己一把。

本不欲咽下,好像是本能反应,一个口水咽了下去,暗叫糟糕。使劲全身力气,推了他一把,咳了几声,试图把东西吐出来。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问着,警惕的看着这个人。

“春药的滋味不错吧?”周云凌悠悠地反问。剑眉轻佻,尽是得意。

“你……”面对着这个人,张静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卑鄙。

鼻头一疼,禁不住后退几步。张静见是如此,禁不住一阵冷笑,周云凌恼羞成怒:“你居然敢踢朕?”

“对付色鬼,这是唯一行之有效的办法。”张静耸了耸肩,好像是不在意。

“你不要这样故做无畏,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朕瞧不起你。”故意这样说道,好像是想激怒这个女人,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好像是现在的事情于己无关,只是对着自己一声冷笑,好像是瞧不起自己一般。

周云凌有点恼,禁不住伸出手去,再一次掐住了她的脖子,却发现对方好像是故意的,仰起头,一副轻蔑的目光。虽然觉得奇怪,这个皇后和原来唯唯诺诺的样子大相径庭。周云凌非但没有觉得生气,反而觉得有趣,兴趣愈浓。

放开了手,轻轻地勾起她的下巴,邪魅的表情似笑非笑。

“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非常有意思,朕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不要着急,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说完以后,放开了这个女人,一声长笑,就这样扬长而去。

“唉,你干什么去,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不要走,给我把话说清楚。”张静本能地站了起来,试图追过去。

无奈身体虚弱,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禁不住叫道:“哎呦,我的屁股。”

周云凌站在门口,听到女人的叫声,英俊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冷笑。

张静坐在床上,感到自己头痛欲裂,禁不住暗叹,那个春药果然厉害。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咬牙坚持。

躺在床上,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本能地把胳膊放在头顶,忽然感觉到一股清清凉凉的感觉,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居然有一个银手镯,怪不得。

张静此时非常疲惫,并没有放在心上,不知不觉闭上眼睛,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6章 神秘手镯

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张静知道,一天时间过去了。想起昨天的事情,张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自己已经不是什么特工了,而是废物皇后秦沫雯。自己一定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破绽。

张静,哦不,是秦沫雯,慢慢地坐了起来,突然觉得浑身的酸痛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神清气爽的感觉。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腿部、胸口,那些伤口已经完全消失了,

就算是还有伤疤,也是隐隐约约,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见。这么快就好了。简直是匪夷所思,就算是现代技术,最少也需要一个星期,怎么会这样,难道是……

秦沫雯突然想到什么,拿出了那个手镯,左看右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绞尽脑汁,仍然是想不出个所以然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一阵哭声,然后就是“砰”的一声门开了,一个丫头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冲到了自己面前,抱住了自己的胳膊。

“娘娘,奴婢实在是对不起你啊,奴婢没用,帮不了您,让你在这里受了这么多苦,奴婢对不起你啊。”说完以后,扑到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秦沫雯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贴身丫鬟惜儿。虽然只见过一次,可昨天晚上的情形历历在目,那个贵妃李琼玉,还有自己的妹妹秦月雯两个人落井下石的事情,秦沫雯不可能忘记。

当然还有这个小丫头,惜儿,唯一一个帮自己说话的人。虽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秦沫雯仍然是感激不尽。

抬起她的脸,帮她擦了擦眼泪,柔声安慰道∶“好了,不要再哭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活着,那就是一件好事,我觉得我们还有机会。”

“娘娘,你用不着安慰我,我知道你也不愿意。想当初,根本就轮不到你入宫,如果不是皇上指名道姓,你也不可能受这样的罪。”惜儿哽咽地说道。

“明明知道你不会武功,还让你去和那个贵妃娘娘比武,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什么,自己根本就不会武功?秦沫雯吓了一跳,差点把话说出来。还好自己是特工出身,就算是听到这样的话,也可以保持冷静。而且那个惜儿好像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还有那个月贵人,不管怎么样,也是一家人,如果娘娘出了什么事,对她有什么好处。想当初要不是娘娘,二小姐怎么可能入得了宫,怎么可能变成这样,怎么可能有今天?在皇上面前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忘恩负义。”

“既然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就要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要重蹈覆辙就是了。”秦沫雯淡淡地说道,好像是与己无关。

对于争风吃醋,秦沫雯不感兴趣,现在的问题是那个银手镯。惜儿跟了自己这么久,对于秦沫雯的事情,应该是非常了解吧。这样想着,正准备开口发问,却听见惜儿突然说道。

“娘娘,你昨天受了重伤,情况紧急,也没有让太医来看看。奴婢现在给你看看吧。”

秦沫雯本来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惜儿已经掀开了自己的衣服。算了吧,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正好,因为这件事,自己也想问问她。

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就听见“咦,呀,怎么会是这样?”的声音,秦沫雯禁不住一阵苦笑。刚低下头来,就看见惜儿抬起头来,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难以置信地问道。

“娘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伤口怎么突然就好了,太医昨天晚上来看过你吗?”

“你觉得可能么,我这个样子,那些人避之唯恐不及,怎么会来看我;再说了,就算是有人大发慈悲,过来看我,给了我灵丹妙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见好。别忘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之所以好的这么快,就是因为这个。”

秦沫雯说着,把自己的银镯子举了起来:“我把它放到伤口,一个晚上就好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大奶奶,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在天上保佑你。”惜儿这样说着,摸了摸银镯子,显然是非常激动。

第7章 手镯来历

大奶奶?秦沫雯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称呼。这个人是什么人,和自己是什么关系,难不成是自己的母亲?就在自己疑惑不解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只听见惜儿又说道。

“娘娘,大奶奶是全家对你最好的人了,她常常在说,那是她最喜欢的孙女。这个银手镯是她的传家宝。全家那么多后辈,独独传给你,把他们羡慕死了。”

原来是自己的奶奶啊,没想到对自己这么好。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听到别人这么一说,心里暖烘烘的。

“只可惜大奶奶死得太早了,她们本来就说你是什么不祥之人,对你另眼相看,要不是大奶奶,恐怕……大奶奶死的时候,那些人虽然答应了,好好照顾你,可谁都看得出来,根本就是口是心非。想当初你不愿意入宫,但凡他们之间可以一个人为你说一句话,奴婢相信事情肯定不会变成这样。”

惜儿说着说着,禁不住哭了起来。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抽噎着继续说道:“别的不说,就说这件事吧,你身受重伤、被打入冷宫,两三天了,他们也没有派人过来看一眼,简直是无法无天。”

“好了,不要再哭了。”秦沫雯有些不耐烦。虽然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可自己最烦的就是别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让自己头疼不已。

“既然是不想见面,那就不要见面。我现在这个样子,相信她们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弄不好,说不定还是幸灾乐祸呢。”

秦沫雯故意叹了口气,纤手把玩着自己的银手镯,嘴角一抹冷笑∶“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也看明白了,他们对我根本就没有感情,也许在他们眼里,我根本就不是他们一家人。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要见面,眼不见为净。哦对了,还有那个月贵人,不是不想见我吗,不是见死不救吗,不是落井下石吗?那么好,我们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到底是谁能够成功,谁可以笑到最后。”

说完以后握紧了拳头,好像是坚定不移。

“娘娘……”越来越觉得秦沫雯今天说出来的话匪夷所思,虽然觉得有道理,可也知道原来的秦沫雯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好像是不可思议?”秦沫雯试探地问了一句。

看到惜儿点点头又摇摇头的样子,就知道所料不差。无奈地叹了一声,才道:“我也是被逼无奈,这一次死里逃生,好不容易活过来了,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我才知道就算是死,也没那么容易。如果不是这个手镯,我现在是生不如死啊。”

意欲所指,想到昨天晚上,周云凌对自己的诱惑,让自己欲罢不能,这个人却是一走了之,就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这个手镯,自己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今天。那种痛苦不堪、抓耳挠腮的感觉,秦沫雯不想尝试第二次。只不过关于这件事,秦沫雯不想告诉任何人。

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银手镯,抚摸着它,心里千头万绪,真的是这个东西救了自己吗,那个大奶奶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要把这个家传之宝留给自己;为什么对别人而言,自己是一个不祥之兆?

“娘娘,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扶你躺下吧。”看到秦沫雯痛苦不堪的表情,惜儿急忙扶着她躺了下来。看到她憔悴的样子,轻轻地叹了口气。

“娘娘,昨天晚上你肯定没有好好休息吧,这种事情非同小可,急不得的,需要从长计议,你一定要好好保重啊。如果你身体不好,那就什么也没有了。”

秦沫雯听到这样的话,回头看到这个丫头非常认真的表情,禁不住笑了起来。这个丫头说得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没有好的身体,就算是自己再聪明,别人一击即中,自己还不是会一命呜呼?

再说了,这个秦沫雯根本就是个废物,虽然自己武功盖世,可这个女人……秦沫雯摇了摇头,有点无奈。

不过自己的基础在那个地方,如果想恢复,应该不成问题。转过头看着惜儿,本来想问问皇宫里的情况,除了那个李琼玉还有自己的妹妹,还有谁。人常说,后宫佳丽三千,肯定不会只有他们两个人。正准备开口就听见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

第8章 露出破绽

“秦沫雯,被本宫打成重伤,居然还可以活过来,简直是奇迹啊。”说话间,李琼玉扭着细腰,走进了冷宫。和上次一样,仍然是一身红装,显示着身份的高贵。

“那还不是因为贵妃娘娘手下留情,我真的要谢谢贵妃娘娘了。”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以手扶额,秦沫雯决定做一个废物。

“手下留情,你觉得本宫可能对你手下留情吗?”

一步一步,李琼玉缓缓地走到床边,来到了她的面前,俯下身,凤目中尽是狠色:“本宫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这一次,如果不是皇上及时叫停,你觉得你还有可能活到现在吗?本宫警告你,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下一次?李琼玉,你是贵妃娘娘,说出这样的话,动不动就要打打杀杀,没有一点母仪天下之风,如果传扬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秦沫雯说到这里,一时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李琼玉却不以为然∶“秦沫雯,你说出这样的话,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呢。大齐国尚武闻名,天下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这个皇后,根本就是废物,如果不是因为你身份特殊,你以为你可以成为皇后吗?”

“弱肉强食,打不过别人,那就是死路一条,任何人也不例外。既然你这个皇后无德无能、不是别人的对手,就算是本宫杀了你,恐怕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看到这个女人得意的表情,秦沫雯有些激动、有些无奈,什么是尚武闻名,什么是弱肉强食,简直是胡说八道。

本来想表示抗议,转念一想,既然是示人以弱,就不能露出破绽。

“你如果想杀了我,我技不如人,也没什么意见。怕就怕到了皇上面前,质问起来,你没有办法交代。”秦沫雯慢悠悠地说道,好像是与己无关。

“你以为皇上真的可以为了你惩罚于本宫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李琼玉说着,哈哈大笑,好像是嗤之以鼻。

“如果你觉得不可能,可以试试看。别说是杀了我,就算是我少了一根汗毛,皇上都不会放过你。因为皇上,不想让我死。”

秦沫雯说出这样的话,对着她挤眉弄眼一番。

接触到她的目光,李琼玉忽然有了一种阴冷的感觉,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平日里唯唯诺诺的秦沫雯此时此刻的目光让自己有了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昨天中午在那个房间里,秦沫雯躺在床上,虽然非常虚弱、动惮不得,可眼睛里杀气腾腾,这在平日里根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会……有那一刹那,李琼玉忽然觉得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秦沫雯。

“你到底是谁?”终于忍不住了,李琼玉冷冷的提出这样的问题。看着秦沫雯,直视着她的眼睛,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的秘密。

听到这样的问题,秦沫雯心中一惊,难道这个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了?不可能的。

强迫自己,保持镇定。笑道∶“贵妃娘娘,本宫是皇后娘娘,秦沫雯,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不,你根本就不是秦沫雯,秦沫雯根本就不是你这样的。”李琼玉拼命地摇着头,显得难以置信。

看得出她不愿意承认,灵机一动,大喝一声:“冒充皇后、迷惑皇上,欺君之罪,罪加一等。”说着,一掌拍了过去。

劲风袭来,秦沫雯可以感觉到的这个人杀气腾腾,本来想着不动声色,假装废物。现在看来不行了,这个人想置自己于死地,秦沫雯不想死。

这个人武功不错,如果自己不还手,那就是必死无疑。好像是本能反应,伸出手,迎上他的掌风,使出全身力气,与之对抗。

秦沫雯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啊”地一声,李琼玉后退几步,摔倒在地,指着她,似乎是想说什么,却是发不出声音。

“哇”吐出一口血来。

一妃冲天:王爷别耍赖 主角: 秦沫雯, 周云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