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很狂很低调 主角: 岚亦珞, 安暖织

本宫很狂很低调 主角: 岚亦珞, 安暖织

第1章 见鬼了

花间落叶,莫羽国。

橙宛城里的秋天来的有些迟了,秋菊,洛松,飘落在街巷的叶子,为这个古城点缀了古朴的味道,秋高气爽,分外怡人。

只见熙熙攘攘的街头上,有一个长相可爱的少女,身着水红色缎丝长裙,腰间一束金丝腰封,下穿软面荷花绣鞋,打扮虽然不惊艳,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灵动,不禁让路人频频注目。

见路人都看过来,少女一插腰,拿出了一个一边大一边小的圆筒样东西,放在嘴边,顿时,她清亮的声音响起。

“快来看看呀,首饰金钗打折处理了,九成新的八八折,八成新的七七折,以此类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秋末大放血,换季大甩卖呀………”

少女俏皮的声调,丰富的表情,再加上她面前摆着的各式新颖的首饰金钗,虽然路人听不太懂她说的什么,但都围了上来,很快,刚才还满满的首饰盒子很快见了底,只剩下一对儿成色不算好的猫耳石了。

“小姐,你好厉害呀!!”一旁,一个穿紫衫小丫鬟崇拜地望着少女,双手握起放在下巴下面,一副五体投地状。

“嗯嗯。”少女笑了,数了数怀里的银子,正好足够她再买五车馒头的了,这些馒头可以分给街上的乞丐,周济更多的穷人。

“小姐,你真的好善良哦,而且自从你生了场大病人也变得开朗多了,小绮如果一直跟着你就好了。”丫鬟一步不落地侍奉少女左右,看得出她很乐意为少女忙前忙后。

“嗯,以后我嫁人了,你还要当我的陪嫁丫头呢。”少女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小绮,她用小手绢把银两一包,放在了最贴身的位置。

“也是,小姐16岁了,也该是嫁人的年纪了,但是不知道……是谁有福气娶了小姐?会不会是名震一时的苏公子呢?”

“本小姐不喜欢那种迂腐的书呆子,虽然他家很有钱,但是和我就是不来电。”少女水眸眨眨。

“那小姐你喜欢那种类型呀?”

“这个……保密。”少女淡淡一笑,拿了东西往安府的方向走去。

少女本名叫安暖织,年华22岁,半年前穿越到安家独女安素素身上,减了六岁,变成了16岁的豆蔻少女,安家是橙宛城的大户,安老爷安之藤在京城供职,位居正四品,大理寺少卿,相当于现代的最高法院副院长,专门裁定一些很重要的京畿重案,所以说,安家还是比较有钱的,安素素经常把自己用不了的首饰变卖,换成首饰周济穷人。

说实话,安素素的适应力很强,才半年,她就已经很把安府千金这个新身份经营的风生水起了。

“走吧小姐,再晚了天都要黑了。”小绮看了看天色提醒道。

“不急,我们先逛逛,等一下抄近路赶回去就行了。”安素素微微一笑,转身向最热闹的摊位走去。

两个时辰后,暮色降临,主仆二人挑了一条小径,这里很少有人经过。

“小姐我好害怕,这小路原来是一座墓冢,虽然废弃了,但是时不时还会有死人的尸体埋在这里的。”小绮瑟瑟缩缩,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

“不怕,有我在呢,我会保护你的。”安素素胆子大,以前学校偏僻,她打完工凌晨回校,也敢一个人走夜路。

“可是…………小姐,刚才你踩到一个奇怪的软绵绵的东西…………”小绮转身指了指安素素的身后。

“你去看看那是什么?”安素素停下了脚步,有些好奇。

借着微弱的光,小绮张望了几眼,战战兢兢地问道,“小姐,那是不是条蛇呀?”

安素素转身低头打量了片刻,得出了一个结论,“切,是条蚯蚓好吧?”

“是吗?”小绮有些不相信,蹲在地上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了半盏茶的时间,突然惊叫起来。

“不不,小姐,这不是蛇也不是蚯蚓,是一个男人的…………那里……”

“哪里啊?”虽然安素素穿越来的时候是22岁,但她从来没交过男朋友。

“就是男人的…………那里啊!”小绮的脸上已经浮上了两陀红晕,她捂住了双眼。

“你不说清楚哪里我怎么知道是哪里?!”安素素点了点小绮的脑门,再转过头去的时候,她却惊得下巴都掉了。

因为那条蚯蚓……竟然动了。

不过动了的不单单是那条蚯蚓,还有土里的一只胳膊,一根腿,再加上半个身子,紧接着……土全部松动了,从里面竟然爬起来的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美男子。

主仆双双向后倒退了一步,哇,见鬼了!

第2章 被亲了

岚亦珞从土里爬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一个清秀可爱的少女拿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他,不躲避,不害怕,她歪着头,大大方方的,反倒让岚亦珞有些尴尬了。

“看够了没?”岚亦珞的声音一沉,他还是第一次见女孩子这样大胆。接应他的属下还没来,他为了逃避追杀才脱光了衣服用摒气功在土里隐死,没想到却被路过的安素素踩醒,她踩哪里不好,偏偏踩到了那个部位。

“还好吧。”安素素如实回答。

还好吧?

岚亦珞有些恼火,她的还好是指什么?

是指他的身材,还是指他的某个部位?

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是被众星拱月的,哪里受过这样的“讽刺”?

“滚。”岚亦珞周身的气压很低很低,如果他手中有刀,他说不定会立马抹在安素素脖子上。

“喂,你说话很没礼貌,是你没穿衣服要给我看的欸,何况本小姐还受了惊吓呢!”安素素最讨厌别人命令她,而且还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命令。

“你怎么这样对我说话,你知不知道我是”岚亦珞刚想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转念一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现在有很多追杀他的杀手,他已经被暗算一次,万万不能再泄露自己的行踪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候,一阵冷风刮过,树丛里几道黑影一闪,几个彪形壮汉偷袭过来,他们的行动速度很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岚亦珞警惕地环顾四周,他感到了强烈的杀意,不好,难道又一批杀手追过来了?阮青如果再不来接应他就不妙了。

“小姐救我,救我快救我咳咳咳”一旁传来小绮的呼救声。

“小绮!”安素素心下一紧,小绮竟然被那些人抓了,可恶,都怪这个裸-男分散她的注意力。

“岚王,你识相的话就把先帝密旨交出来,我们主子可以饶你不死”一个黑影开口说话了,小绮现在就在他们的手上。

“你以为你找一个路人当人质就能得到密旨吗?休想!!”岚亦珞冷冷一瞥,无动于衷。

“能不能得逞我们试试就知道了,反正已经死了很多人,也不多这一个。”黑影已经开始动手了,小绮的呼救声越来越微弱了。

“小姐,小姐救救我,救救我咳咳咳”

“喂,你们住手!!”安素素大喝一声,但根本无济于事,那些人都是杀手,心肠比铁石还硬。安素素四处环顾一周搜寻能找到合适的武器,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救下小绮,她不能让小绮受到伤害”

但是地上除了石块就是石块,哪里有什么武器呀?

千钧一发之时安素素灵机一动,她昂头挺胸走到黑影面前,声音洪亮。

“你们松开她,我比起小绮更适合当人质。”

几个黑影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安素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是领头的黑影反应快一些,他冷冷问道。

“你是岚王的什么人?”

“我是呃,他的心上人。”安素素情急之下给自己安了一个身份。

“好啊,既然是心上人,那就给我们证明一下。”

证明?

怎么证明?

安素素和岚亦珞双双一怔,只是岚亦珞还没回过神来,就感到自己的唇上一阵压力,安素素那张红扑扑的小脸已经压了下来。

什么!

他被亲了

第3章 竟是高手

说是亲亲,但安素素只是含着岚亦珞的嘴唇,因为没有接吻经验,她所能领略到的亲亲动作也仅限于此了。

岚亦珞的脸色当即黑了,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不禁让安素素看光了,还让她主动亲了,所谓的吃干抹净也不过如此吧。

“你们现在信了吧?我是这个家伙的心上人。”安素素镇定自若地支起身子,目光炯炯地看着那些黑影。

“好,你过来吧。”想必那几个杀手也被唬住了,松开了小绮,让安素素走过去。

“小姐,小姐……你别过来,这太危险了,你出事了我怎么向夫人交待呀?”小绮已经吓得脸色惨白,她是安夫人派来照顾安素素的,安素素出了事,她也脱不了干系。

“没事的。娘亲会理解的,你快回安府吧。”安素素拍了拍小绮的肩膀,笑了。

她们身后……岚亦珞的眼神一点点加深,他虽然第一次见到安素素,但她的举止勇敢,心地善良,为了救人可以牺牲自己,这样的女孩子,很特别。

叹了一口气,岚亦珞捏起了旁边一小粒石子,关键时刻还是需要他出手吧。

“你们还磨叽什么,你,过来!!”杀手有些不耐烦,指了指安素素,举起了手里的尖刀。

“小姐……”小绮不争气地哭了,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她不要她的小姐死,她的小姐还那么年轻,人也那么善良可爱。

安素素一边大义凛然地站在尖刀下面,一边关切地看着小绮,“快走呀小绮,走的越远越好。”

“你倒是挺勇敢,但先看看你有没有命活下去了!!”杀手冷笑了一声,面露阴寒。

“岚王,你的心上人现在在我的手里,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把先帝的密旨交出来!!”杀手冷笑着,他手中的尖刀明晃晃的。

“如果不交呢?”岚亦珞很镇定,说话的声音也慢慢悠悠的。

“不交的话就……嗷……”

杀手的声音还没落下,就见一颗石子直直地传入他的喉部,手里的尖刀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杀手倒在地上当即毙命。

手指凌风微动……一招击中要害!

岚亦珞竟是高手!

安素素张大了嘴巴,她穿越以来第一次见识到传说中神乎其神的古代武术,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岚亦珞已经“飞”到她的面前,三下五除二就把她救了出来。

在月色下,岚亦珞那张无可挑剔的脸绝美倾城,离着安素素很近很近,他的五官分明,宛如神祗。

安素素微微一愣,现代的男明星神马的在岚亦珞的面前全都是浮云。

岚亦珞发现安素素看着他,他也抬起头对上了她的视线,仅仅一瞬,安素素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乱了,她赶忙把头一转,呼吸也有些不规律了。

“记住,你亲我的那一口……”岚亦珞微眯了双眼,他此时的神态像极了慵懒的豹子,冷傲的眼神里写满了危险。

呃?

安素素额头上流下一大滴冷汗,这家伙很记仇呀。

乒乒乓乓,这时候一支支毒箭射了过来,又一批杀手已经赶到了,岚亦珞手掌一挥,安素素直接被她送到了百米开外。

“快走吧,如果不想变成箭靶子的话……”岚亦珞幽冷的眼神藏着漠然,安素素兀自打了一个寒颤。

安素素知道留在这里也是添乱,她转身左躲又避,虽然不会武功,也竟幸运地在箭雨中全身而退,朝着安府的方向跑去。

夜色中,岚亦珞一边解决那些杀手一边望向安素素,目送着那个瘦小的身影消失在薄雾里,他的眼神,亦跟着一点一点寒冷深邃起来……

“呼哧呼哧……”不知跑了过久,安素素看到了不远的亮光,她已经离着安府很近了。

“小姐,你可逃回来了!真是担心死我了!”小绮担心安素素所以走的很慢。

“小姐,你身上怎么有好多血,哪里受伤了吗?”小绮担心地说道,她知道她的小姐很勇敢,可是这样的安素素才让人担心呢。

“没事,这是杀手的血。对了小绮,我遇到那个男人的事情谁都不能告诉……包括我的娘亲。”安素素叮嘱道,她不想引起安府上下的不安。

“可是那个人会是谁呢?那些杀手叫他……岚王。但我们莫羽国可没有这样一个王爷呀。”小绮皱起眉头万分疑惑。

“先别管这么多了,现在天色晚了,我带着一身血迹回去可不行,你先回府探看探看,顺便帮我拿一件干净点的衣服来。”

“好的,小姐,你在这里坐一会儿,等我回来。”小绮点点头,转身往安府的走去。

可……不到半柱香的工夫,小绮又急匆匆地跑了回来,脸色如纸苍白。

“小姐不好了,安府被抄家了,夫人和姨娘们都被……杀了!”

“什么!!”

第4章 死里逃生

安素素急急忙忙往安府跑去,一路上她的心口很疼很疼。

虽然她和安家的人只有半年的相处时间,因为她在21世纪是孤儿无父无母,所以她把安府的人当成了亲人、家人,以及……最重要的人。

还没有踏入安府,就听到惨叫声连连,那场血腥的灭口还没有结束,透过门缝,只见安府之中刀光剑影,火光冲天,惠娘,二妈,三婶,刘管家,还有小桃,秋霜,凌霄…………安素素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一个都倒在血泊之中,她的心像是被一双手拿起来,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好残忍啊,看着自己的亲人和家人死在自己的眼前,这种心情比被自己被杀都要难受,安素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支撑过来的,她握紧了拳头,指甲折断了几根她都浑然不知,鲜血从手指上滴下来,安素素不顾一切地想要推开门冲进去。

“小姐啊,不能进去,会被杀掉的。”小绮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她死死地拦住安素素,不让她冲动行事,安府现在就只剩下她的小姐了,她必须要护主。

“不行,我不能看着安府这么多人白白死了!!”安素素紧咬下唇,目光坚定。

“小姐,如果你死了,安府连最后的血脉都没有了,谁给安夫人她们报仇呢?”小绮苦口婆心劝道,泪眼汪汪。

“可是……她们都是我的亲人啊,还有小桃秋霜,她们才不过十二岁,连笄礼都没有经历过,难道就要这样惨死吗?!!!”安素素很愤怒,她真想将那些凶手千刀万剐。

就在主仆二人僵持的时候,门里传来“咚咚咚”急促的脚步声,兴许是里面的官兵听到了说话声,派人来查看。

“小姐呀,求你,求你快躲起来…………被发现的话真会死的。”小绮的心快提到了嗓子眼,她用尽力气拖着安素素的手,终于把安素素拖到了门口的石狮子后面。

借着夜色,主仆二人大气都不出一下,朱红色的漆门应声而开,走出了一个长相狰狞的官兵,他手里的刀还往下滴血,血腥味让人恐惧。

“奶奶的,杀人真是项苦差事,累了一晚,大爷我该放放水了。”这个官兵解开了腰带,哼着小曲摇头晃脑,“哗啦啦…………”的水声很大,浑浊的液体溅到了石狮子下面,接着流到了小绮的脚下,小绮吓得泪流满面抖得不成样子,安素素紧紧地抱住她。

虽然过程很难熬,很恐惧,但不幸中的万幸,主仆两人并没有被发现,安家死了九十二口,安素素和小绮奇迹般地死里逃生。

等官兵关门进去,安素素拉起小绮的手在月色下狂奔,月光如冰,寒瑟的秋风刮在脸上,安素素最后望了安府朱红的漆门一眼……

那里面到处都是她亲人的尸体,她要一辈子都提醒自己,她安暖织一定要替安素素活下去,要为安府死去的亲人报仇、雪恨。

*******

翌日晨。

安素素用了身上的银两买了两张人皮面具,又和小绮换了两套干净点的衣服,报仇不急于一时,她们必须及早离开橙宛城,离开莫羽国,为今之计,逃的越远越好。

“小姐,听说橙宛城都戒严了,所有城墙上都贴着我们的画像,你说那些官兵会不会认出我们呀?”小绮躲在一棵树后面换衣服,经历了昨夜恐怖的一幕,她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了。

“只要不说话,问题不大。”安素素淡然镇定,她已经设计好了逃跑的路线,她打算去邻国殇羽国避难,再慢慢查清楚安府被灭门的真相。

这个年代有四国,莫羽国,殇羽国,夏羽国,邙羽国四国,四国之中最丰盛最富庶的要数殇羽国,莫羽国排第二,夏羽国和邙羽国则是蛮荒之地,四国鼎足相立,偶尔乱战纷争,若有时机,殇羽国很有可能成为霸主,所以逃亡殇羽国是最合适的。

“可是听说全城戒严,所有的女子都要被搜身,小姐你的手肘后面有一个红色的胎记,很容易暴露身份的。”小绮有些担心道。

“所以我买的是两个男人的人皮面具呀。”安素素拿出了包袱里的两样东西。挑出了一张递给小绮,“把它贴在脸上,但是千万不要沾水。”

“哇塞,小姐真聪明,料事如神。”小绮接过面具,她崇拜地看着安素素。安府被灭门之后,有这么有胆识的小姐在身边,稍稍安心了些。

主仆二人收拾停当就往西城门赶去,那里戒备森严,所有出城的女子都会被拉到一个小屋里验身,只要手肘处有红色胎记,就会立刻被处死。

城门前长长的队伍缓慢移动着,因为紧张,小绮出了满头满脑的汗,二人皆没注意到,小绮的人皮面具边缘已经……皱起来了。

安素素一脸从容自若地走过了关卡,但是到了小绮,却被拦了下来。

“等一下!!”官差配着明晃晃的刀走了过来。

主仆二人的心俱已提到了嗓子眼,小绮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更是一脸绝望,“惨了,人皮面具皱了,怎么办呀。”

第5章 又添一次

小绮手脚冰凉冰凉,她的心脏快从喉咙里蹦了出来,一想到很可能被识破身份,就拼命发抖。

官差看到这一幕不禁皱起眉头,“你抖什么?”

“我………………”小绮谨记安素素的叮嘱不敢开口,但是她越不开口越会引起旁人的怀疑,此刻,其他几个官差已经拔出刀走过来了。

千钧一发之刻,安素素走了过去。

“这位官大爷,他是我的兄弟,自小有寒症,见到生人就会发抖,你们别见怪呀。”安素素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低沉些,但是她清亮的底色是无法改变的,如果之前听过的人稍加辨识,还是会听出来。

“是吗?”官差不太相信,他打量了小绮一眼,又扫了安素素一眼,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小绮的脸上。

“那他的脸是怎么回事?李四,拿一桶温水来,直接擦在他的脸上。”

“扑通扑通…………”小绮的心跳越发快了,她马上就要成为刀下鬼了吧,只要她被揭穿,一定会连累她们小姐的,一皮牵涉到两命,现在该怎么办呀。

“喂,前面怎么那么慢呀,我们出城还有急事呢……”队伍后面的人不耐烦了,纷纷大声喊道。

“就是就是。”

“……?”

队伍后面,岚亦珞听到吵嚷声掀开轿子布帘,熙攘人群里,他一眼就落在那个瘦小的身影上面。

凭他的眼力,她脸上分明戴着的是人皮面具,看她身量瘦小不应是男子,应该是女子妆扮而成的。她沉静的表情,灵秀的眼神,虽然素布衣衫,却掩藏不了她独特的气质,

只是,总感觉哪里很眼熟……

正想着,那个女子开口了,“官大爷,我兄弟的脸上得了一种皮癣,别人是碰不得的,这东西会传染,被传染的人身上的皮肤会一块一块往下掉。”

“扑哧————”岚亦珞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女子真是有意思,她竟能想出这么鬼灵精怪的解释。

不过……等等!!

这声音很耳熟,难道是……………………

岚亦珞不自觉地抚上了自己的唇,他又转头看了看城门贴的两张画像,恍然大悟。

画像中的女子身量尚小却气质独特,明明就是昨夜强吻他的大胆女人,没想到他和她竟第二次遇到,她叫安素素么?他还没报那一吻之仇呢!!!!

目光变得如冰般阴冷仄仄,岚亦珞薄情的唇微微抿起,如果安素素就在这里被杀掉,他就无法“报仇”了。

想到这里岚亦珞眯起了双眼,给自己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

小厮意会地点点头,走到了官差的面前,递给他们一张银票,“行个方便吧,我们公子还要赶着出城办事呢。”

“1000两银票?”接过银票,官差的脸乐开了花,他们笃定轿子里的人绝非庸碌之辈,非富即贵,哪里是他们这些人敢得罪的。

“好好好,请转告公子,让他慢走慢走…………”官差对安素素和小绮一挥手。

“你们两个也走吧,前面放行!!”

“怎么回事?”安素素眉头一皱,那个藏青色轿子里面坐得是什么人,她怎么会有种冷飕飕的感觉?

正疑惑着,那顶轿子已经被抬了过来,微眯着冷冷的眸子,岚亦珞掀开轿子的垂帘,没想到恰恰在此时,安素素正正好好转过身来。

岚亦珞脸色一白,天下竟有这么“该死!!”的事情。

脑门轰的一声!

他竟又被吻了………………

第6章 恨毒了

周围瞬间安静了,急着要出城门的人都不再吵嚷,视线都定格在安素素和岚亦珞相贴的唇上。

虽然这是一个意外,但也引起了一片不小的轰动。

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那个………真是………啧啧啧…………

不过这与其说是亲亲,倒不如说是无意碰到,安素素的嘴唇只是蹭在岚亦珞的嘴角处,但是!!在外人眼中,两人的确是眼对眼、鼻对鼻、脸对脸、唇对唇…………

此时此刻,岚亦珞的眼神足足可以杀人了,他拳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显示他的心情异常不爽。

安素素离开了对方的唇,却吓了一跳。这个男人有些眼熟,他的气质很像……对了,昨夜救她的那个裸-男,仔细端详,他穿上了衣服更比裸-着更要好看些,气宇轩昂,人中之龙。

“滚。”岚亦珞从没有遇过这么“大胆”的女子,敢一次次挑战他的忍耐力,而且这次还是穿的男装,自此之后,他岚王的清誉算是毁了。

“切!!”安素素翻翻白眼,心里暗暗嘀咕,“丢了一个吻算什么,老娘又不是故意的,这人脑袋里是水么,不,还有面粉。”

“小姐,你没事吧?”小绮跑过来扯了扯安素素的袖子,刚才那一幕她都看到了,不禁为安素素有些担心。

“走吧,我没事的。”安素素笑了笑,她穿着男装又隔着人皮面具当然没事,因为她一点都没吃亏嘛。

在岚亦珞狂厉的视线之下,安素素大摇大摆地转身走了,完全忽略掉岚亦珞阴晴不定的脸色。

望着安素素的背影,岚亦珞捏起腰间的玉佩,在他深厚的内力之下,玉佩一点一点变成了粉末,他的五官开始错位…………

吻了他两次拍拍屁股就走吗?

把他陷害成“断袖”就没事了吗?

没那么容易!!

茫茫人海,下一次他再遇到她,一定会把耻辱如数奉还,不!!应该是加、倍、奉、还!!

******

半年后,殇羽国,岚王府。

马厩旁,一双白玉金缕靴,一身浮光锦做成的月白长袍,腰挂团纹越蛟玉佩,幽深的发色丝丝垂下,虽然没有看到这个男子脸,却依旧感觉到他倾绝帅气。

皱眉冥思,男子食指轻抵下巴,全身的气质幽冷,令身后的一帮侍卫下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包括那匹枣红色的千里名驹,连打一个响鼻都要看主人脸色。

“参见岚王,千岁千千岁,我是新来的马夫田中,愿岚王安康。”一个善于阿谀的马夫迎上来,恭敬行了一个礼。

男子转过身来,风动发舞,坚毅的下巴轮廓分明,再往上看,脸孔虽然俊美地不似凡胎,但五官已经移位,全身戾气。

“你刚才说什么?”这几个字咬牙切齿,似是从他的腮帮子里挤出来。

“参加岚王,千岁千千岁啊?”马夫额头冒出冷汗,心下咚咚打鼓,岚王是生气了吗?难不成是他说错了什么吗?

“不是,是后半句。”岚亦珞五指攥起,眼神浮动杀意。

“后半句?呃,后半句我说的是,岚王安………………嗷…………”

“安”的音还没落下,田中当即倒在血泊之中,不省人事。

众马夫后退一步,怎么回事呀,田中究竟犯了什么错,竟被岚王打成了残废?

这时,王府的侍女小桃走上前,端来一盏做工精致的玉碗。

“奴婢参见岚王,这是奴婢给岚王熬的莲酥桂花羹。”

岚亦珞眉头微皱,那股凌冽的杀意又袭上身,众马夫无不惊恐地又后退一步,惨了,难道小桃也要和田中一个下场?

“你再说一遍,这是什么羹?”岚亦珞薄唇一抿,眼神中寒意放大。

“莲莲………莲………酥桂花羹……啊。”小桃打了一个寒颤,她瞥了一眼已经残了的田中,说话结结巴巴。

话音未落,只听“啪————”,岚亦珞手一拂,小桃怀中的玉碗应声而碎。

“拖出去打二十板子,你明天不用来王府了。”

转身,岚亦珞绝情冷漠,而一旁,众马夫已经吓得魂不守舍了…………

这已经是第第……二个了!!

小桃被侍卫拖了下去,她嘟着嘴满含委屈,她到底说错做错了什么呀,为什么岚王会这样对待她呢?

满心疑惑,小桃把求救的视线投向阮青,他是岚王的近身侍卫,应该最了解岚王的心意。

“阮侍卫,为什么岚王会生那么大的脾气呀?”

阮青摇摇头,无奈道,“你和田中都犯了王爷的大忌,王爷最忌讳‘安’和‘素’两个字了。”

小桃委屈道,“可是可是,我刚刚说的话里,没有任何一个呀。”

阮青叹了一口气,“但是你说‘酥’了,汉字四声平上去入,说这两个字的任何一个音调都是犯了岚王的死穴啊!小桃,我也救不了你,好自为之吧。”

“啊?”小桃绝望地瘫倒在地上,王爷最讨厌‘安’‘素’两个字,可是这两个字很普通呀,难道是岚王恨毒了什么人…………?

皇宫,司饰监。

“阿嚏,阿嚏————”安暖织从早晨醒来就狂打喷嚏,望着镜中红扑扑的小脸,谁闲的发慌暗地里咒她呀,真倒霉。

“小姐,你没事吧?”小绮担忧地看着安暖织,自从她们逃到御羽国之后,为了保命,她的小姐安素素就改名成安暖织了。主仆两个一起进了殇羽国的皇宫,成为了司饰监的饰女,顺便偷偷调查半年前安家被灭门的真相。

这个司饰监呢顾名思义就是是专门负责皇室面子工程的部门,和以往皇宫里的司品监,司衣库做的是同样的工作,给公主、太后、皇上设计形象,准备行头。

不过主仆二人自从进宫开始就发生了诸多怪事,安暖织频频打喷嚏就是一个,看过郎中也没查出什么毛病。

“没事,我好多了,等等再过半个时辰就会恢复。”安暖织看了一眼古代的计时工具————沙漏,古代人看时间真麻烦,而且还非常不准,还要估算估算。

这时候,司饰监门外匆匆跑来一个宫女,面色惊慌。

“不好了安饰女,出大事了,你给华严公主准备的箐绸罗裙,从里面竟然找到了铆钉!这种行为是谋害公主,是以下犯上的死罪呀!安饰女你怎么这么糊涂呀!”

第7章 笑到最后

露华宫。

“混账,谁这么大胆,竟然加害本公主。”还没走到公主的殿门外面,就听到里面乱成一团,小奴婢小太监都跪了一地。

华严公主和当今皇上是一母兄妹,她的母后就是当今位高权重的西太后,华严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去年又订下嫁予文丞相的长子文司马,娘家背景高贵,夫家家世也不弱,文丞相御羽国一品朝官,又曾是辅佐先帝的,华严公主未嫁已经是众位公主中最不能得罪的了。

安暖织静待宫门外一刻,等里面的怒气消弱,才不慌不忙地走进去。

“奴婢安暖织参见华严公主。”安暖织礼节滴水不漏,她光看面相就知道华严公主喜欢骨头里挑鸡蛋,估计是那种刻薄的人。

华严公主眉头一皱,气势汹汹走到了安暖织面前,“大胆安暖织!!你给本宫抬起头来!!”她其实不光刻薄还很蛮横,她的夫君文司马也不是好脾气的,堪称一对儿绝配。

安暖织慢慢悠悠抬起头来和公主对视,但她鼻子痒痒实在忍不住,竟然“阿嚏————”一声,一口卯的足足的唾沫星子全喷在面前公主的裙裾上。

“哎呀呀呀…………你你你。”华严公主的脸都绿了,她接连倒退了几步,“安暖织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亵渎本公主,拖出去,杖责八十。”

“等等。”安暖织暗想道,“杖责八十还不丢了半条小命,这个公主心真狠。”

“奴婢受罚之前请问公主,如果公主要是打喷嚏喷无意喷在金身佛像上面,岂不是犯了亵渎神灵的大罪,岂不是要杀头了?”

“这……”华严公主从没遇到过和她顶嘴的,被人一顶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了,可她是太后所生的公主,气势上不能输给一个小饰女。

“刚才的事情本公主可以不追究,但铆钉是你放进去的吧?说吧,你为什么要加害本公主?”华严公主够心急的,一下子就给安暖织戴上了一顶触犯死罪的高帽子。

安暖织淡淡一笑,“公主有什么证据说铆钉是奴婢放进去的,能接触到这件菁绸罗裙的不止奴婢一个人吧。”安暖织说的是实话,司饰监可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要不然她和小绮这两个“逃犯”是怎么混进去的呢。

华严公主回到位子上,命人去叫另外一个饰女,“本公主有人证,艾饰女和你同在司饰监,她说亲眼看到你放进去的。”

安暖织歪头抿唇,“哦,是这样呀,那奴婢还见过艾饰女在公主玉塌内大解过呢,那公主您信吗?”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做过这么忤逆的事情了。”艾芳华从殿外走进来,她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安暖织转头看向她,“那艾饰女敢保证自己从来没大解过?”

“我我我…………你你你…………”艾芳华又羞又急,但是又想不到什么词语来反驳,很是尴尬。

安暖织见状上前走了一步,“奴婢请公主好好想想,加害公主对我来说有好处吗?何况这么低劣的伎俩,查出来一定会小命不保,菁绸绿罗裙虽然是奴婢亲自准备的,但是铆钉还需要针线固定才行,奴婢手上从来没有水蓝色的绣线。不过艾饰女嘛…………”

“我怎么了?”艾芳华警惕地皱起眉头。

安暖织抿唇上下打量艾芳华一眼,“艾饰女我什么都没说,你心虚什么呀?不过你今日头发上的簪花真美,可簪花不是都布做的么,怎么在阳光下还泛有银光呢?”

“我我我…………这这这…………”艾芳华双手忙捂住头上的簪花,她没想到安暖织的眼神会那么敏锐。

安暖织见状上前走了两步,一侧身子,“呀不好意思,无意碰到艾饰女了。”

艾饰女不成想安暖织会来这一招,她的手一哆嗦,这个时候,一根银针从簪花上面掉了下来,上面还缠着一根水蓝色的绣线。

安暖织不慌不忙地捡起了地上的银针,吧唧吧唧嘴巴,“啧啧,艾饰女真是有创意呀,竟然把银针插在簪花上,不过这线头的颜色真眼熟,可不是固定华严公主罗裙铆钉的那根绣线?难道说,是艾饰女把铆钉固定上,然后嫁祸给我?”

“我………………”艾芳华的毒计败露,她不禁脸色惨白,众目睽睽之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奴婢是一时糊涂,请公主原谅奴婢,原谅奴婢啊……”

华严公主已经怒火攻心,她气恼道,“大胆艾芳华,不仅加害本公主,还陷害别的饰女,来人呐,把艾芳华打入思过堂,剥夺她在宫中的身份,即刻逐出皇宫!!”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呀…………”艾芳华已经吓得丢了三魂七魄,一路鬼哭狼嚎被拖着出了露华殿。

安暖织望着艾芳华被拖走,表情依旧淡淡的,她知道艾芳华不爽她很久了,但没想到她会这样陷害她,最毒妇人心呀,以后还是小心点为妙。

安暖织想到这里蹲身一福,“华严公主,既然铆钉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如果没别的事,奴婢先下去了。”

公主眉头一皱,深深地看了安暖织一眼。

“等一下。”

第8章 公主的心思

安暖织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暗想,“华严公主有完没完呀,她都是清白的了还不放她走,这个公主好八婆。”

华严公主拈起一只茶杯喝了一口,才慢悠悠地说道,“安暖织,以你的才能,当一个小小的饰女真是可惜了。以后跟着本公主,本公主可以让你得到你想要的。”

安暖织眨眨眼睛,“奴婢想要什么……都可以?”

“是。你想要什么……说吧!”华严公主想收买安暖织,她看得出安暖织是个人才,又很伶俐聪明,比她身边的一群猪头奴才强百倍。

安暖织一笑,“奴婢就想好好留在司饰监,做好份内的工作,其他的,一概不参与。”

“你的意思就是拒绝本公主了?你知道有多少宫女饰女讨好本公主,对这种机会都求之不得呢。”华严公主有些生气。

“那公主喜欢她们的讨好吗?”

“当然不喜欢。”

安暖织吧唧吧唧嘴,“所以嘛……奴婢还是做自己比较好。”

华严公主眉头一皱,这个小饰女很与众不同,偌大的皇宫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竟然在面对一个小小饰女的时候……她不淡定了。

“安暖织,本宫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你的才能卓越,心思聪颖,是会有一番大作为的,在司饰监待着,只能是浪费了。”华严公主讨厌被拒绝的感觉,她感觉自己口才好,应该能说动安暖织。

不过安暖织却微微一笑,“浪费就浪费吧,奴婢就不遗憾,公主又遗憾什么呢?”

“这…………”华严公主无语噎住,心思缜密的她,竟被说不出半个字,她的好口才在安暖织这里一点也不起作用。

“奴婢多谢公主垂爱,奴婢先告退了。”安暖织沉静起身,转身退出了露华殿。

等安暖织离开,华严公主身旁的贴身宫女梦泷好一阵赞叹,“公主,安暖织太厉害了呀,而且还很有性格,听了她的话,奴婢都有些佩服她了!”梦泷跟在公主身边最久,她看人也最准了。

华严公主叹了一口气,目光变得阴冷,“安暖织的确很有性格,但越是这样越不会被我所用,留在宫里迟早是个祸害!”

梦泷不解,“可安暖织看起来就是那种安享平淡的人,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呀?”

“越是这样的人越可怕,而且她的容貌你也看到了,梦泷,你感觉她长相如何?”华严公主暗自回味那张清秀的小脸,她不禁联想起一个人。

梦泷仔细想了一下,她终于明白了公主的意思,“像窕妃?!!”

华严公主点点头,恶狠狠道,“没错,远处一看,本公主还以为是同一个人,皇上曾被窕妃迷得神魂颠倒,若不是窕妃生子去的早,窕妃已经取代田皇后的位置了,而我,是绝不允许皇宫中再出现第二个窕妃的!!虽然窕妃已经死了,但皇帝哥哥依然重用着他的父亲沈御史,年底本公主就要嫁给文司马了,沈家本就是妨碍文家的绊脚石,本公主绝对不会允许沈家上位。”

“可这个又和安暖织什么关系呀?”梦泷越听越迷糊,安暖织只是个小饰女,难不成还对公主有威胁吗?

“笨梦泷你想想,现在四妃之首的位子还空着呢,如果皇帝哥哥如果见到安暖织的话…………”公主拖长了腔,给梦泷空隙考虑一下。

梦泷终于恍然大悟,“公主的意思是说…………皇上很可能会爱上安暖织,但是安暖织又没有家世背景,皇上一旦对安暖织动心,会让安暖织成为第二个窕妃,认沈家为娘家,这样既能扶植沈家,又能圆了皇上自己的心思。”

“没错!皇帝哥哥最多情了,但是本公主可会不允许沈家上位,防患于未然,所以要尽早除掉安暖织!!”华严公主已经想到了个“毒计”,最近皇太后在给八哥岚王选王妃,不妨利用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华严公主眼神都放光了,“安暖织你等着,既然你不投靠本公主,本公主会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

司饰监。

“小姐,你没事吧?刚刚就拜托挽袖嬷嬷去问了好几遍,小姐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见到安暖织从露华殿回来,小绮忙迎了过去。

“安啦安啦,铆钉的事情是艾芳华做的。” 安暖织浅浅一笑,拍了拍小绮的肩膀,叫她别多想。

“上次仲秋华宴,小姐搭配的华服得到了瑛太妃的夸奖,艾芳华一定是嫉妒小姐比她强。”小绮好几次听到艾芳华在背地里说安暖织坏话,艾芳华才艺不精,光想歪门邪道了,这次被抓住,算她活该。

小绮的话音还没落下,只听到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苏公公掀起帘子走了进来。

“皇太后懿旨,即刻起,封安暖织为一等女官,明日送入岚王府…………为妃!”

主仆二人皆是一愣。

“什么!怎么会这样?”

等苏公公走后,小绮盯着金晃晃的懿旨愁眉苦脸,她恨不得嫁入岚王府的人是她,总好过她的小姐受苦。

“小姐这该怎么办呀?听说岚王因为不受先帝宠爱,生性乖戾可怕,虽然瑛太妃是岚王的生母,但是瑛太妃也不喜欢岚王,岚王自小没人疼爱管教,还有,听说岚王最喜的嗜好是折磨王府上下的人,今年岚王府都已经死了六个王妃了,还重伤了十九个女婢十二个男仆,如果小姐进岚王府为妃……那还不要了小姐的命!!”小绮越说越想哭,她小姐人这么好,这是招谁惹谁了。

安暖织托腮想了一会儿,她想起一个比嫁入岚王府更棘手的问题,“小绮……你还记得半年前那个没穿衣服躺在坟冢里的男人吗?”

小绮大惊,差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啊?不会吧小姐,不会这么巧吧,那那那…………个男人……该不会就是…………”

安暖织点点头,“没错,岚王,连字都不差一个。”

小绮捏着手绢直跺脚,眼圈都被吓红了,“惨了惨了,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他知道我们主仆二人的真实身份,死定了死定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呀?”

本宫很狂很低调 主角: 岚亦珞, 安暖织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