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天下,倾世狠妃 主角: 苏洛, 千凌珏

佣兵天下,倾世狠妃 主角: 苏洛, 千凌珏


第1章 我是苏洛

云国,将军府。

喜婆将大红的盖头盖在苏洛头上,含笑的眼睛忽然露出几分鄙夷。

“我说三小姐,能嫁给太子殿下冲喜也算是你的福气了,凭你这样的女人,能尊为太子妃,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

盖头之下的女子,双眼含泪,嘴巴被堵的严严实实,连手脚都被五花大绑着……

她是苏洛,将军府的三小姐,虽然自小呆呆傻傻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能够屈从自己的婚姻!

她不想嫁给太子,不想嫁给那个病秧子,不想小小年纪就守活寡!

“唔……唔……唔唔……”苏洛发出一声声呜咽,可根本没人理会。

喜婆睨了她一眼,冷声道,“来人,把三小姐抬上花轿!”

“喜婆婆,慢着!”这时,一个清亮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随后,一个一身淡粉长裙的女子便进了屋。

喜婆立刻一脸媚笑,“哟,这不是二小姐么,有什么吩咐啊?”

苏媚走到喜婆跟前,将一锭银子放在她手中,轻声说,“婆婆,这点银两是给你和几个小厮喝茶用的,可否让我和妹妹说几句离别的体己话?”

喜婆赶紧将银两收到怀里,点头哈腰道,“好好好,二小姐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们去外头候着,什么时候二小姐说完了,我们再进来……”

待送亲的人全部出去,苏媚走到苏洛跟前,双眼一眯,一把扯去她的红盖头。

“唔……唔……唔……”苏洛一边摇头一边哭,她在向苏媚求救,她不要嫁!不要嫁!

苏媚冷冷一笑,手指狠狠的掐住苏洛摇晃的下巴,凶狠的眯起双眼,冷声道,“苏洛,我告诉你,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也不妨告诉你,其实冲喜的人应该是我,可是爹爹心疼我,才将冲喜对象换成了你!”

苏洛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她温柔的姐姐,被誉为云国第一美人的苏媚,怎么会变得如此冷酷歹毒?

苏媚冷笑一声,甩开苏洛的下巴,从袖带里掏出一个药丸塞进了苏洛的衣领里,“苏洛,我知道你不想嫁,但是皇上的旨意不能违抗,你就认命吧,如果你不想以后守活寡,还有点做女子的傲气,这是一颗毒药,你大可以死明志!”

苏洛垂下眼睑,看着衣领里那颗小药丸,眼底闪过一抹坚定,心里似乎打定了主意……

与此同时,云起峰山顶。

苏洛眼中带着一丝甜蜜看着与他并肩而坐的男人,温柔的说,“青岩,老大说了,等这次任务弯成了,就允许我们离开组织,过我们想过的生活。”

青岩如星星般闪耀的眼眸中带着醉人的温柔,“洛洛,你当真想退出?”

苏洛深深的沉了口气,垂下眼睑,挡住眼底的疲惫,“青岩,我三岁就加入组织,十岁开始执行任务,每天都过着打打杀杀的生活,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我想过正常人的日子,想和你结婚生孩子,你说,我们要生几个宝宝呢?”

苏洛幸福的将头枕在青岩的肩头,却没看见男人眼底闪过的诡异光芒。

“青岩,等我们隐退了,就去南方的小镇,那里人少,没人会认得我们,而且……”

苏洛正在幸福的憧憬着她们日后的美丽生活,可是,她忽然感觉胸口一痛……她立刻推开青岩,僵硬的往胸口望去……

只见一把冰冷的匕首毫不留情的插入了她的心脏,鲜血从心口不断涌出,浸湿了她雪白的长裙!

她慢慢的抬起头,绝望的看着青岩,她不敢相信,相爱十几年的人会下这么重的手!而且,一切来的如此突然!

“为,为什么……”

青岩冰冷的勾起嘴唇,将苏洛没有丝毫力气的身体狠狠的推在旁边的碎石上,冷酷的站起身,“苏洛,你真是天真,组织如此庞大,岂是你说退出就能退出的!我表面上是和你谈恋爱,可实际上是老大安排在你身边监视你的,目的就是怕你动了退出的念头!”

“你……你……”苏洛不断的合动着嘴唇,可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她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男子,手指慢慢握紧……

“若有来世,我必定再不相信男女情爱……”说完,苏洛纵身跳下悬崖,而悬崖下是惊涛骇浪……

砰!

一声巨响,苏洛猛地从梦中惊醒!

眼前并不是她悬崖峭壁,而是喜庆的大红色。自己则是被绑的结结实实,嘴巴也被堵着!

这是哪里?她胸口中刀,又跳入悬崖,难道没死?

正在她思忖之时,她的头脑一阵晕眩,大段大段莫名的记忆洪水般涌入脑海。

苏洛,云国将军苏齐之三女,天生懦弱痴傻,不得宠。

记忆还告诉她,今天她作为冲喜新娘嫁与太子,而苏洛却一身傲骨不愿屈从,直接服毒自尽了!

那么,这里就是花轿之中!


第2章 鸡飞狗跳

刚才那砰的一声响,就是花轿落地的声音。

这时,喜婆笑眯眯的撩开链子,冲着里头的苏洛道,“还请太子妃见谅,这太子命不久矣,现在弱的连下地都不成呢,更别说背你下轿了,还劳烦太子妃自己走下来。”

“唔唔唔……唔……”苏洛嘴巴被堵,手脚被绑,怎么走下去?

喜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哎哟,瞧我这记性,你们两个,赶紧给太子妃松绑!啧啧啧,老奴给无数皇子做过媒,被绑着上轿的,您还是头一个呢,呵呵……”

苏洛揉了揉发疼的手腕,看了喜婆一眼,眸底流露出彻骨的冷意,那喜婆竟是莫名一哆嗦。

这时候,一个相貌端正的男子匆匆赶来,对着苏洛恭敬道,“度云参见太子妃。”

度云淡淡一笑,见苏洛的眼神疑惑,继续解释道,“在下是太子府的掌事。”

苏洛点了点头,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只有嫁!

“太子妃,太子身体抱恙,实在无法……”

苏洛抬抬手,冷声道,“无妨,本妃向来不注重这些繁文缛节。”

度云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太子妃说这些是繁文缛节?这不是每个女子都万分注重的么?

心中,不免有些佩服起眼前这个女子来,若是没有非凡的气度和心胸,想必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洛冷然的笑了一下,抬步从轿子上走下来,站到度云面前,声音淡泊的没有丝毫情绪,“请问拜堂的地方在哪里?”

度云又是一愣,这个女子不是拥有非凡的气度和心胸,她是投错了胎,她应该是男人!有哪个女子能大咧咧的问出这种话!

度云顿时玄幻了,木讷的伸手指向里头,“就在那里。”

苏洛点了点头,“嗯,谢谢!”

度云风中凌乱的回答,“不客气。”

苏洛大步流星的走进太子府,喜堂内已经布置好了,是非常喜庆的大红色,而宾客也已经坐满了堂内,可是最重要的人却并未到场……

“太子呢?”苏洛问向一旁的度云。

可还未等度云说话,苏洛就听见一声公鸡的嘶鸣!

咯咯……

高亢的叫声让苏洛循声望去,只见一只器宇轩昂的大公鸡站在新浪的位置,胸前还系着一朵大红花……

苏洛眯了眯眼睛,声音陡然转冷,“太子的意思是……”

度云吞了口唾沫,小心回答,“太子的意思是,他身体抱恙,不便拜堂,就让他最喜欢的公鸡代替吧……”

苏洛的眼睛微微一眯,公鸡?

度云看着苏洛微眯的眼神,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二小姐和传闻中的太不一样,她真能心甘情愿的和公鸡拜堂么?

而室内的众人都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嘴脸。

苏洛忽而一笑,既然千凌珏不给她面子,那么她也不必装什么淑女了!

“管家!”苏洛冷声低喝。

“在。”度云立刻屁颠屁颠的凑了过去。

苏洛冲他勾了勾手指,“附耳过来。”

度云也乖乖的照做,可是苏洛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什么,他压根没听清。

“太子妃,您说什么属下没听清,您能……”

还不等度云说完,苏洛立刻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你说什么?此事当真?”

度云不解的看着苏洛,她这是唱的哪出啊?他压根什么都没说啊。

“你说太子不举?而且喜好男风,一直以鸡自居,所以才会让一只鸡跟我来拜堂?”

苏洛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够室内的每个人能够听见。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太子得的病竟然是男人病,而且是如此不能见人的病症!

众人顿时切切私语起来,度云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伸手阻止苏洛,“太子妃,这种话可不能乱讲啊,这是毁坏太子清誉之语!”

苏洛一把挥开他的手,冷冷道,“清誉?太子今日如此对我,可曾考虑过本妃的清誉?既然他不仁,也别怪我不义!”

度云眉梢一挑,这种做事风格倒是和太子十分相似!不知道这两个人日后能否和平相处,真是让人担忧啊!

室内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度云的脸色也越来越青,若是事情继续发展,恐怕会脱离自己的掌控,于是度云开始劝说,“太子妃,请听卑职一句,您还是按照太子的吩咐做吧,若不然,后果可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威胁我?

苏洛冷冷的勾起唇瓣儿,她若是害怕威胁,那她就不是苏洛!

推开度云,苏洛迈开大步走进喜堂,走到那只公鸡前,苏洛一把扯掉它胸前的大红花,拎着鸡脖子将它提了起来。

公鸡在她手中不断的扑腾挣扎,发出快要断气的叫声。

度云神色紧张,“太,太子妃,您这是要做什么?”

而众人的目光也齐刷刷的集中到了苏洛的身上,都想看看这位传说中的苏家三小姐到底要将这只太子的‘替身’如何?

杀了?阉了?还是炖了?


第3章 狠狠一掐

倏然之间,只见苏洛的手狠狠一掐!

随着公鸡一声惨痛的嘶鸣,翅膀扑腾了几下之后,就断了气!随后,一连串的鲜血从鸡嘴里溢出,掉落在地上!

天,天哪!度云震惊了,众人也傻了!

都说苏家三小姐是个废柴,胆小的连只蚂蚁都不敢猜,可是她现在居然敢直接拗断鸡脖子!

太可怕了!

真的太可怕了!

看着众人震惊的表情,苏洛冷冷一笑,将嘴里冒血的公鸡随手扔在地上,冷冷道,“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仗,若是别人侮辱于我,我也不会坐以待毙,辱我者,下场比这还要凄惨百倍!”

一时间,室内陷入了死寂。

这太子妃是在杀鸡儆猴呢,这虽说是杀鸡,但明白着是在警告太子,日后最好对她客气点,要不然,公鸡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这个女人,果然胆子大的出奇,竟敢明目张胆的威胁太子!

咕咚!

度云吞了口口水,他追随太子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场面见了不少,可苏洛周身的气场过于冰冷强大,让他不得不多了一丝惊讶和惧意。

于是,度云大着胆子吩咐身旁的侍卫,“你们几个,赶紧把太子妃请入洞房!”

几个侍卫被苏洛冰冷的气场震慑住了,斗着胆子走了过去。

洞房?

都闹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想让她洞房,做梦呢吧!

叮叮当当,两脚将跑过来的侍卫踹飞,苏洛抬手扯下凤冠便往下冲,一边冲一边低喝,“都给老娘闪开,要不然,老娘可不客气!”

度云一惊,太子交代,决不能让这个女子出府,要是苏三小姐此时离去,自己肯定脑袋搬家!

虽然十分不愿意和女人动手,但度云为了保命,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苏洛与度云相对而立,双拳紧握,冷声问道,“我不愿意牵连无辜,你最好自动离去,要不然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度云喟叹,妹纸啊,太子比你更狠,你出了这个们,我以后便生不如死!

“太子妃,既然您已经入了太子府,那么便是太子的人,决不可轻易离去!”虽然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但度云说的义正言辞。

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

索性,苏洛也不再废话,直接冲过去动手!

两个人过招数回,苏洛便意识到,自己绝非此人的对手!

并不是她不够强,而是苏洛的这具身体太弱!

常年的营养不良让苏洛的身体格外干瘦,再加上她的体质本来就很虚弱,不过几个回合,苏洛就已经气喘吁吁!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苏洛一个闪身,正要逃跑,一只大手却将她的衣领抓住,直接扔给了一旁侍卫!

“带太子妃入洞房!”度云冷声道。

苏洛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原来已然被擒!

“放开我!放开我!”苏洛一边咆哮一边挣扎,可她哪里是那两个体格强健的侍卫的对手,最后,只能被送入洞房……

而经过一场对决之后,喜堂已经狼藉不堪,在场的宾客也被吓得傻得傻,呆的呆,根本不敢相信苏家那个废材三小姐竟然会如此泼辣嚣张!

度云的双眼扫视了一下喜堂,顿时额定滑下三条黑线……

这是命运么,他生来就是收拾残局的!

苏洛被两个侍卫扔进洞房,转身刚要跑,却听见传来咔哒的落锁声!

她用力的拍起大门,大声叫道,“你们这些狗日的人渣,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门外的一个侍卫无奈的叹息一声,“太子妃,有叫喊的力气不如想想如何让躺在床上的太子殿下欢乐吧……”

“你……”

什么?太子躺在床上?

她转过头看向床的方向,果然,透过半透明的纱帘,她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

苏洛小心的走过去,撩开帘子,顿时爆发出一声能掀开房顶的尖叫……

“啊!”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人哪!

脸色青紫,肌肉浮肿,五官变形!

他这哪是有病啊,分明是中毒嘛!

床上的千凌珏唇角捕捉痕迹的一抽,女人,你至于么,我有丑成那个模样么?

苏洛将手指按在千凌珏腕上的脉搏上,忽然,她眉头一皱,疑惑的目光落在了千凌珏的面庞上。

她虽然是雇佣兵出身,但也精通医术,这样能在野外执行任务时挽救自己的生命,可她这一次却诊不出千凌珏到底得了什么病,因为他的脉搏的确异于常人。

忽然,她感觉太阳穴处一阵刺痛,她松开手,捂住脑袋,整个人跌在地上,冷汗迅速浸湿了衣衫。

一些零碎的记忆片段如潮水一般袭来,可是却无法拼凑成整个画面!

一个身材干瘪的小女孩将倒在血泊中的男孩儿扶起……然后……然后他们躲在了一个柴房里……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洛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唇肉,刺骨的疼痛让头部的疼痛有所缓解,她输了口气,犀利的眼神扫过床上躺着的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见到千凌珏后,她会头痛,还会有那些破碎的记忆片段……


第4章 与鸡拜堂

苏洛在五岁那年得了一场重病,随后便失去了五岁之前的记忆,而在见到千凌珏第一面时,她却产生了异样,那唯一的解释便是,这个男人与自己的过去有些关联!

苏洛冷眸扫了千凌珏一眼,忽然双眼一眯,抄起身旁的烛台向他的脑袋砸去!

就在烛台距离千凌珏一毫米的距离是,千凌珏忽然睁开双眼,抬手将她的手腕扼住!

苏洛冷笑一声,甩开他钳制的大手,后退两步,冷冷的看着他,“太子殿下,装不下去了吧!”

千凌珏睁开一双漆黑入夜的眼眸,眼底那犀利的光芒似是要将一切吞噬一般,他缓缓从床上坐起,在看到苏洛之时,眼底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柔软……果然是她!

他吐出口中含着的木球,又用衣袖摸了一把脸,脸上的青紫立即被抹掉了一半,露出了他原本肤色。

苏洛看似无心的瞟了他一眼的,但心中却难掩震惊。

这世间竟会有这么帅气逼人的男子。

他拥有一双鹰一般犀利的双眸,眼梢邪魅的上挑,鼻梁高挺,薄唇殷红,那劤长的身姿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彰显他与生俱来的尊贵!

“见到本宫竟然不行礼,又把喜堂搅得鸡飞狗跳,女人,你不想活了?”

苏洛翻了个白眼,“见到本姑娘竟然不下跪,还敢让一只鸡跟本姑娘拜堂,男人,你不想活了?”

千凌珏眉梢一挑,这个女人,竟然变得这般油嘴滑舌!

她的这根舌头,自己若不好好治理一下,往后还不得让她欺负一辈子么!

此时的千凌珏竟然没有注意到,他想到了一辈子这三个字……

而苏洛也死死的盯住千凌珏,太子自小病种,这个是云国所有子民都知道的事实,可这个男人却在自己面前轻易的卸下伪装,到底为什么?

“敬酒不吃吃罚酒!”

忽然,千凌珏身影一闪,只是眨眼功夫,便来到了苏洛身边,苏洛深深吸了口气,向后一退,以为可以躲避他的攻击,可谁知,千凌珏一只长臂忽然搂住她的脖颈,向前一提,直接将她压倒自己面前!

瞬时,两个鼻尖顶着鼻尖,眼睛对着眼睛,唇尖不过两毫米的距离!

苏洛的脸颊倏然一红,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就要推他,可男人却将她的手顺势按在胸前,并用力握紧。

“你,你要干什么?”

男人微微一笑,深邃的黑眸中闪现出一丝霸道,他顶了顶她的脑门,声音带着致命的魅惑,“本宫都做的这么明显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

他磁性的声音宛若天籁,带着炙热魔魅的气息喷扫在苏洛的唇畔。

虽然男人蛊惑至极,但她苏洛可不是没有原则的随便之人!

她紧蹙长眉,伸手推开男人,闪身离开他的身边,眼眸中爆发出冷冽的光芒,“千凌珏,你以后最好不要靠近我,要不然,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下地狱!”

闻言,千凌珏俊美的面庞上划过一丝冷意,“苏洛,你在试图惹怒本宫吗?惹怒本宫的后果可不是你能够承担的!”

窗户外,一直好奇着两个人碰面会是如何的度云在偷听墙角。

听到这里,他的眼睛里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恶趣味。

这两个,一样的高傲彪悍,一样的腹黑冷酷,一样的以折磨他人为乐趣,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太子府可不会是沉闷的死人窟了……

苏洛长眉一挑,吓唬她?她从小是被吓大的么!

苏洛森冷一笑,抬起一只手,在千凌珏的面前慢慢握成拳头,指节发出嘎嘎的响声,“你以为我会给你发怒的机会么?”

千凌珏的俊脸登时一黑,“看来,本宫真得拿出点真本事来好好治治你这张臭嘴!”

千凌珏倾身一跃,来到了苏洛眼前,而苏洛并不惊慌,只是迅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上面的瓶塞,坏笑道,“既然你不听本姑娘劝告,那么我就让你尝尝我最新研制的‘含笑半步癫’的滋味!”

含笑半步癫?

千凌珏一愣,这是什么毒药?他怎么从未听说过?

哄!

忽然,从瓷瓶中爆发出一团灰色的烟雾,千凌珏往后退了两步,一股香味从瓷瓶里散发了出来!

千凌珏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扇着风以驱散这团诡异的灰雾。

“这是什么东西?”

苏洛眼底闪过一抹犀利的精光,一边冷笑一边说,“哼哼,待会儿你就会知道它的绝妙之处了!”

绝妙之处?

看着千凌珏疑惑的目光,苏洛继续说道,“这含笑半步癫会让你大笑不止,一直笑到死,不过别以为你会很舒服,大笑不过是表面现象,你的身体里会犹如万虫啃食一般难受,痛苦至极!哼哼,千凌珏,你就老老实实的享受吧!”

千凌珏感到一股莫名的恶寒,世界上竟然有这种阴险的毒药?

可是看苏洛那阴狠得意的模样,她真的不像是在说谎!


第5章 快给我解药

苏洛的视线落到千凌珏身上,阴险至极的笑了一下,“千凌珏,中了我苏洛的毒,一定不会让你死,而会让你‘痛快’之后再死!哈哈!”

千凌珏的眼眸一紧,他自然明白那痛快二字是什么意思。

“千凌珏,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去找解药,要不然,待会你一定会爽到爆棚!”

就在苏洛自以为千凌珏会迅速退去时,只见男子慢悠悠的放下掩住鼻子的手,脸上还带着一抹云淡风轻的笑……

这家伙,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难道是虚张声势?

千凌珏忽而一笑,那淡淡的笑意之中全是将一切掌握的信心。

他用手闪开那团灰雾,在越来越淡的暗沉中之中走向苏洛,那高大的身姿足以将她完全笼罩。

“女人,本宫已经说过,惹怒本宫的后果,绝不是你能够承担的,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

这一次感到恶寒的人是苏洛,因为她在男人的目光中发现了阴险至极的光!

她想后退,可男人哪里会给她后退的机会,长臂一伸,直接揽住她的腰,再往怀中一带,咣当,苏洛的面门直接砸在他坚硬的胸膛上!

“你……”

还未等苏洛回过神来,嘴唇已经被狠狠覆盖!

窗外的度云轻轻的勾起唇角,这个女人不一般,或许,她真的可以成为那个与太子并肩看天下的女子!

千凌珏的手臂异常有力,搂得苏洛几乎喘不上气,而在她的唇上,他哪里是吻,分明是咬,她甚至能尝到腥甜的血腥味!

窒息,疼痛,晕眩……

这些要人命的感觉让苏洛脚下发轻,整个人开始往下瘫……但千凌珏有力的手臂却将她牢牢地搂住,让她的身体与自己贴的更紧……

微微离开她的嘴唇,千凌珏满意的看着脸色发红,浑身发软的女人,淡淡一笑,道,“苏洛,本宫贵为太子,室内常年点燃熏香,怎么会闻不出熏香的味道!”

苏洛微微一怔,她所谓的含笑半步癫只是她在来时顺手从香炉中一把抓来的熏香灰!

这个家伙,好灵的鼻子!

随后,千凌珏轻轻一笑,挑眉道,“不过,你中了药可是千真万确!”

药?

苏洛神经一凛!

“你是什么时候下的毒?”

千凌珏微微一笑,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唇瓣儿,“就在这儿!”

“你,你……”卑鄙!

可后两个字还未说出口,苏洛只觉得身体一阵燥热,不好,药性开始发作了!要是自己不及时解除药性,后果不堪设想!

千凌珏眼见着苏洛的意识越来越浑浊,眼中的笑痕更深,他走到椅子前,慢悠悠的坐下,抬手倒了一杯喜茶,没事儿人一样优哉游哉的酌饮着,仿佛苏洛的痛苦就如同一场好戏供他观看。

“快点给我解药!千凌珏,快点给我解药!”

苏洛只觉得胸口被压得难受,身体像是有几万只虫子在咬,有一股力量似是要冲破身体,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是这种索要却让她觉得异常羞耻!

堂堂雇佣兵界的翘楚,竟然被药撂倒,说出去非让人笑掉大牙不可!

“我这里有解药,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试试……”说完,千凌珏抛给她一个戏谑的眼神。

苏洛立刻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

“你……你无耻!”

男人不以为然的摊了摊手,那眼神分明在说:我向来就是这么无耻,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你做什么?”

就在这时,千凌珏忽然冲过来抓住她的手,制止了她的行为。

“只有疼痛才能让我清醒,你走开!”

苏洛想甩开他的手,可挣了两下根本睁不开,反而是男人的肢体碰触让她体内涌动的热流犹如猛浪一般将她冲晕!

忽然,千凌珏只见苏洛的眼眸一暗,随后,这个女人冲他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猛地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你……”

猛地被人轻薄,千凌珏还反应不过来,捂着发热的嘴唇,吃惊的看着苏洛。而头脑混乱的苏洛则是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一个劲儿的嘿嘿笑。

伸出手指,在他的侧脸上不断的摩挲,苏洛在男人的耳边呵气如兰,“帅哥,其实我在看你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你很可爱!”


第6章 你以后都不能碰我

千凌珏眉梢一挑,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怪胎,连中了药的反应都和其他女子不同!

可爱?

方才她看自己的眼神明明是很嫌弃的好不好?

“但是吧,你有一点不好,就是太能装了,啧啧啧,这点挺不可爱的,不过没关系,不妨碍我们进展关系,哈哈……”

帅哥?装?

这都是什么词儿啊?

苏洛豪放的将衣服扯下半截,露出白皙的肩膀,整个身体因为高热而在千凌珏的身上蹭啊蹭,“帅哥,天气这么好,咱们又是洞房花烛,难道你就不想做点什么么?嗯?”

“你……”简直淫荡!

这个该死的度云,明明说要轻微计量就可以,毕竟是他想戏弄一下苏洛,可没想到药性居然这么大,这么短的时间内,苏洛已经神志不清了。

千凌珏皱起眼眉正要说话,苏洛就冲了过来,狠狠的吻住他的嘴唇!

千凌珏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掐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到自己眼前,一双漆黑的眼眸几乎要迸发出火焰一般,灼灼的盯住眼前迷迷糊糊的女人,咬着牙说道,“我是千凌珏!”

废话!

我知道你是千凌珏!

但是我现在很渴很热,我需要退热解渴,你是谁并不重要!

此时,苏洛的全身都湿透了,她再度贴过去搂住千凌珏的脖子,“太子殿下,你怕我么?我并不可怕,我的味道很好的,你来尝尝嘛……”

千凌珏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但是,现在并不是行夫妻之礼的时候!

最起码,他要让她想起来他是谁才行!

千凌珏推开苏洛,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她,“我是千凌珏,难道你的不记得了吗?”

“我受不了了,我管你是谁,能解渴就行,来吧!”

“该死!啊!女人,你摸哪里……走开!走开!”

窗户跟下,度云嘿嘿偷笑。

在见过苏洛本人之后,他命人在暗中加重了药的计量。

他们太子实在太可怜了,禁欲十几年,从未体会过女人的滋味,这一次,就让太子酒足饭饱一顿。

咣!

这时,从屋里丢出来一个烛台,不偏不倚的打在正在偷笑的度云头上。

这一下打得十分钟,度云只觉得一股湿热从头顶留下来,他一摸,是血!

顿时,度云两眼一翻,直接晕死过去,谁会知道,身为太子第一侍卫的度云,竟然晕血!

翌日清晨。

“啊!”

苏洛一声能冲破顶棚的尖叫成功的将睡梦中的千凌珏惊醒,他条件反射的做起来,还没等回过神来,苏洛的拳头已经兜头而来!

千凌珏抬手,轻松的将她的拳头抓住,狠狠丢开,“你一大早的干什么?”

“千凌珏,你变态,你禽兽!”苏洛气的不轻,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来。

苏洛立刻坐下,将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可一双眼睛却狠狠的盯着千凌珏,像是要把他的身体戳穿一样。

“苏洛,你做完折腾了一夜,居然说本宫变态禽兽!”千凌珏也是一肚子火,“如果不是本宫昨晚用冷水为你沐浴,你肯定会夺取本宫的清白!”

什么?清白?

什么意思?

苏洛一愣,“你的意思是,我和你……没有……那个?”

“废话!当然没有!你表现的那么放荡,本宫才不屑和你这种女子发生关系!”

闻言,苏洛愤愤不平的瞪着千凌珏,什么叫放荡?什么叫不屑?

“要不是你给本小姐下了药,我会那样吗?千凌珏,你简直不要脸!还有,我身上没穿衣服是怎么回事,你敢说昨晚你对我没产生任何幻想吗?”

千凌珏神色一怔,脸上是一副被戳中真相的尴尬。

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昨天,在苏洛那么开放的挑逗之下,要说没有反应是胡扯!但是,他绝不会趁人之危!

“昨晚你被冷水淋湿了身子,本宫为了避免你感冒,自然要为你脱下衣服……”

苏洛眼底眸光一闪,抬眸看着千凌珏,她的身体她自己清楚,她分明没受到任何侵犯。她抿了抿嘴唇,大声道,“那……你以后都不能碰我!”


第7章 十年前

千凌珏眼底一黑,没想到,十年之前那个呆呆傻傻又有些执拗坚持的小女孩竟然变成了今天这幅模样,而且,她似乎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了。那么,他这十几年的坚持到底是对是错?

十年前,他在深宫之中被几位皇子殴打凌辱,一直装病的他不敢还手,而小小的苏洛却为他挺身而出。

同样的,苏洛也被打的遍体鳞伤,两个小小的人跑到下人房内躲避,那一天,外面大雨磅礴,两颗孤独的心似乎缠绕起来……

而碍于自己的身份,他将自己隐匿,但那一夜的温暖他却始终不曾忘记!

十年后的今日,她是他的冲喜新娘,他依然记得她,可是她却已经将他完全忘记,还口口声声不让自己碰她!

恼火夹杂着十年的思念,千凌珏对着那两片粉红的嘴唇狠狠吻了上去,既然她已经忘了,那么他就让她想起来!

苏洛瞪大双眼,这个男人,真是……无耻!

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胸口,力道很大,但千凌珏纹丝未动,就像和她较劲一样,她越是用力的打,他就吻得越来越深入。

“千凌珏,你……”

“苏洛,十年前,你走进本宫的眼里,现在,你有成了本宫的正妃,那么今生今世,你就休想逃掉!”

千凌珏一双冰冷的双眸盯着苏洛的眼底,带着缠绵的深情和狂傲的霸道。

苏洛看不透这个男人,昨天他还是一个邪魅至极的男子,而现在,他眼中的深情却那么真实,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

而他口中的十年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不得不说,千凌珏,的确给了她一种不同的感情。

爱情吗?

她已经不再相信了。

青岩的背叛已经让她的心彻底死了,她说过,今生今世,再不沾染情爱!

忽然,苏洛的眼底闪过一抹伤悲,千凌珏顿时双眸一米,房间内的气压立刻降到了冰点!

“你讨厌我吻你?”男人轻声问。

苏洛轻轻的吐了口气,“我的事,和你没关系!”

没想到,这句话成功的点燃了千凌珏的怒火,他一把扯住她的手腕,钳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高,强迫她与自己对视,口吻冰冷的质问,“那和谁有关系?”

苏洛眼底闪过的那一抹悲伤他看的一清二楚,虽然千凌珏不知这莫名的伤感从何而来,但是,他的心被她的真情流露刺痛了!

而千凌珏强硬的态度也激起了苏洛本来的倔强,她打开男人的手,冷声回道,“千凌珏,你以为你是谁?一个让鸭子和我拜堂的男人,有资格干涉我的生活吗?”

千凌珏微微一怔,说起昨日之事,他也是情非得已。

虽然他一直对外界称病,可是他的太子之位多少人都盯着呢,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目光之中,他之所以故意羞辱,也是为了欲盖弥彰,毕竟,在别人眼中纨绔又患有恶疾的太子更加构不成威胁。

随后,男人慢慢站起来,眼底是一抹自信满满的笑,“苏洛,你既然嫁了本宫,这辈子你就是本宫的妻子,不,不仅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是!你别想着逃跑,更别想着背叛本宫,因为背叛本宫的结果,绝对不是你想看见的!”

苏洛就只一只倔驴,千凌珏霸道的宣言和占有欲十足的掌控只能让她越来越想忤逆他,于是,苏洛樱唇一挑,语气有些轻佻,“那好,如果太子想一条道走到黑我也不拦着,不过这条路的终点未必是好的!”

千凌珏的眼底透出高贵的霸气,“那好,苏洛,我们就试试,看看这条路的终点,到底是什么!”说完,千凌珏转身离去。

这个男人,还真是……

苏洛换上了佣人送来的衣服,一看窗外,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直叫,就算再和千凌珏较劲,她也不能不吃东西。

于是,她命丫鬟端来饭菜,一番狂风卷落叶之后,她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总算是酒足饭饱了。

坐在外头的摇椅上,苏洛一边用蒲扇扇风,一边欣赏着院子里的鲜花,心里则是在盘算着如何在这异世当中生存下去。

她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雇佣兵翘楚,向来快意恩仇,绝不可能在这鸟笼般的太子府里待一辈子,可是现在,她的身体状况不好,身上又没钱,想在这乱世之中立足又是难上加难。

为今之计,也只能先委屈自己先在太子府安顿下来,等攒够了足够的银两在逃出去!

思忖之间,再加上酒足饭饱,苏洛不禁打起了瞌睡。

看着苏洛睡着了,婢女拿了件衣裳披在她身上,随后便出了门。

太子府中婢女很少,所以每个人活计都很多,要抓紧一切时间干活。

待婢女一走,一个劤长的身影便从高墙上跃然而下。

男人站直身体,眼睛扫了一眼庭院,宽敞干净,只是有些陈旧,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这就是太子妃的院子?竟然如此寒酸!连宫内丫鬟的住所都比这强!


第8章 蓄意侵犯

忽然,一个女子慵懒的身影闯入了男人的视线,他眯了眯眼睛,逐步靠近,在距离她五步之遥的地方忽然停住!

被树叶遮住的细碎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像在她的身上盖了一层轻盈的薄纱,她的长发随意的散开,随着清风微微飘摆,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圈暗暗地淡影,胸口随着浅浅的呼吸起起伏伏,暖风吹过,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翼间,似有似无……

千羽凡被眼前的美景所迷,不由自主的向着苏洛伸出了手……

千羽凡在苏洛的脸上轻轻一按,她的脸蛋立刻凹陷出了一个小坑,她的皮肤很白很柔很软,触感就像剥了皮的煮鸡蛋!

而苏洛的睡意正浓,只是轻哼了一声,扭动了一下身子,换了姿势接着睡。

男人轻轻一笑,将嘴唇凑到她耳边,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轻轻说,“我的小美人,你该醒了……”

朦胧间,苏洛觉得耳边有异声,她睁开惺忪的眼睛,霎时和千羽凡四目相对!

眼前的男人与千凌珏长得有几分相似,但远不及千凌珏邪魅!

苏洛倏然瞪大双眼,伸手就要打,可是一想自己如今的处境,她不能再次轻易暴露实力!越少人知道她的实力对她越好!

于是,她及时收住拳头,翻身下了摇椅,退出数米,目光狠狠的盯住千羽凡,冷声质问,“你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私闯太子府?”

千羽凡对苏洛的质问根本不予理会,飞身来到她身边,一把搂住她的细腰,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口吻十分轻佻,“女人,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你很有兴趣,怎么样?跟我走吧!我一定好好待你!”

说完,还不忘在苏洛的侧脸上轻轻划了一下。

苏洛的眼眸倏然一冷,要是这个时候自己大声喊人,府中的侍卫一定能听见并及时赶来,可是此人能够如此轻易的进入太子府想必一定身份不俗,没准是个皇子公孙什么的,自己初来乍到,万一被他反咬一口就麻烦了!

所以,苏洛选择按兵不动,暂时忍下心中的怒气,“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对我无礼!”

千羽凡轻笑一声,“无论你是谁,小爷看上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

“我是太子妃苏洛!如果识相赶紧滚,要不然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下地狱!”苏洛咬了咬牙,眯着眼睛低沉道。

千羽凡勾了勾唇角,笑意之中带了一些不屑,抓起她的一只手在掌心里揉了揉,“苏洛?原来你就是苏洛……啧啧,都说苏家三小姐人丑又窝囊,可是我看世人都是瞎了眼,这么美丽又有个性的女子,本王十分喜欢!怎么样,别跟着太子那个病秧子守活寡了,跟着我走吧,如果你想名正言顺,那我大可和太子要了你去!”

“无耻!”苏洛恨恨的咬出两个字,她最讨厌的便是别人将自己当做货物随意买卖,而这个男人,恰恰触了她的底线!

因为气愤,苏洛扬手就要扇过去,可却被千羽凡一把抓住了纤细的手腕,“女人,你还是刚才入睡时比较可爱,就像一只乖巧的猫咪!”

“滚!”

苏洛下意识的伸腿扫向千羽凡的底盘,千羽凡灵敏一跃,轻易躲过苏洛的攻击,身体翻转,勾住苏洛的细腰将她搂入怀里,嘴唇轻点了一下她的唇尖……

原本,千羽凡也只是一时贪仙,可是在触碰到苏洛的嘴唇时,那迷人的芳香就像猫爪子一样挠了他的心,让他根本无法对她放手,于是,千羽凡倾身而上,想加深这个吻。而苏洛因为自己被蓄意侵犯而气的脸色通红,扬手扇了他一巴掌!而千羽凡色欲迷眼,根本没注意到苏洛扬起的手。

啪!

声音清脆响亮,力道十足。

千羽凡被打懵了,他自小在宫中长大,锦衣玉食,被众星捧月似的娇惯着,哪里受过这样的掌掴!

气愤之下,他抬手就要打回去!

而就在这时,一个冰冷又带着虚弱的声音从后头响起。

“七弟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倒是让本宫这个做哥哥的失礼了……”

闻言,千羽凡回过头,脸上浮现一抹轻佻的笑意,收起抓着苏洛不放的手,也并未行礼,道,“原来是太子殿下,殿下如何知道本王在此?”

千凌珏缓缓走近,眸底是一片吞噬一切的幽暗,“府中侍卫偶然看见有一个陌生人闯入太子妃的院子,本宫担忧前来一看,没想到竟然是七弟你!”

其实,太子府周边布满暗卫,就在千羽凡刚刚踏入太子府时,他的行动就已经被千凌珏掌握。


佣兵天下,倾世狠妃 主角: 苏洛, 千凌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