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少爷和刁蛮小公主 主角: 轩辕落华, 慕容晓晓

冷酷少爷和刁蛮小公主 主角: 轩辕落华, 慕容晓晓

第1章 危险时刻

在一间会议室之中,一男,一女坐在这里,气氛有些紧张,男女两人面无表情。唯一可以听到的是空调吹出那呼呼的冷气声音。

男人长得很英俊,黑色的头发,一双狭长而清澈的眼睛,高挺的鼻子,他的轮廓看起来有些许西方人的特征,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内里套了一件白色的衬衣。

可惜,他脸上看上去并不是那样的开心。

而女人也同样很年轻,一头黑色长发,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衣和一条到大腿的短牛仔裤,身材姣好,皮肤雪白,充满着一种清纯简单的气质。

只见女子看向男人,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默已久的气氛,“落华,你现在想怎么样?我们的孩子……”

“我正在想办法。”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孩子不应该遭受这样的罪。”

女子看上去有些无助,她的名字叫慕容晓晓,而男人的名字叫轩辕落华,两人的孩子于昨天被一方敌对势力所带走,如今失踪,现在轩辕落华正想着办法去寻找自己的孩子。

看见自己老婆这个模样,轩辕落华也是感觉很心痛,把椅子拉了过去,将慕容晓晓抱在怀中,“不要这样,孩子会没事的。”

轩辕落华想起自己孩子,杰克斯,他有着一张嫩白的皮肤,非常的聪明可爱,虽然只有五岁的年龄,却可以照着大人的方法思考,可惜,那样聪明的孩子却是被自己的竞争对手河信所拐走了。

怀抱中的慕容晓晓正在落泪,杰克斯和慕容晓晓一直都没有分开过,即便是最艰难的时候,现在轩辕落华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答应自己老婆,一定尽快找回自己的孩子。

而这时候一道声音打破了轩辕落华,慕容晓晓两人间那悲伤的气息,只看见一个身穿蓝白色条纹,带着墨镜的男子出现。”轩辕落华,已经调查出监控录像,想来杰克斯是在垣科雅门前被抓,我派出人手追踪了那个抓住了杰克斯的车辆,相信不久以后会有消息。”

听到斯格特这么说,轩辕落华不自觉便是松了一口气。”谢谢你,斯格特。”

“不用客气,毕竟这一件事我也有份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保护的失职,杰克斯也不会被抓走。”

“是我自己没看好我的孩子。”

轩辕落华感觉到深深的内疚,自己的孩子当然是自己看好,总不能指望别人帮忙带着自己的孩子吧。

而斯格特则是微摇了摇头。”我们圆宫是国际上最大的组织,更是掌握着世界权力与财力的顶尖势力,而你则是圆宫之主,格尔克的儿子,所以你有着这样的身份需要我保卫你的安全。”

“就因为你是圆宫的王子吗?斯格特,你把事情都揽在身上,这对你可不好。”

“不,更多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而并非你是因为格尔克的儿子。”斯格特脸上长满着胡子,一双蓝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整一个人看上去很严肃,但笑起来却是那样的亲切。谁也想不到,轩辕落华,斯格特两人昔日曾经是对手。

当初轩辕落华回到圆宫的时候更是引得斯格特非常担心。

轩辕落华是格尔克的孩子,按道理当然是他来接管圆宫,但是没有想到却是由斯格特来接管,成为了圆宫的王子,为此斯格特一直都感觉到深深的内疚感,更是对不起轩辕落华,慕容晓晓两人。

如今轩辕落华的孩子杰克斯被河信所带走,更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所以这一件事怎么想他都要怪罪自己。

见着斯格特这般模样,轩辕落华便走上前去揽住他的肩膀:”嘿,别这样,孩子会找回来的。”

“嗯,如果让我抓到河信,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他一双眼充满着愤怒之色,若是看得见,可以感觉得到他那双蓝色的眼内冒出了团团炽热火焰。只要一想到河信,那一个昔日曾经是圆宫十二少之一的人如今成为了逃犯,更是直接威胁到圆宫的存在,他就感觉到生气了。

原本,圆宫便是存在着十二个继承人,这十二个人为了能接替格尔克的位置而存在,大家互相竞争,为了夺得位置用上一切手段。

当轩辕落华回来的时候,这种竞争更加激烈,不过最后却是斯格特获得了其中的胜利,但是河信却把这一切都归罪于轩辕落华,和斯格特两人,为此便是用上所有的手段。

河信是一个阴险凶狠的人,手段毒辣,为达成目的什么都会做出,所以斯格特对上这家伙一定要小心翼翼才行。

在斯格特身后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男子,穿着笔挺的燕尾服,一副绅士的模样,轩辕落华走前一看这才认出了,他是霍古,帝供最强力的保镖,更是圆宫的二少,曾经的大哥。只见他在斯格特身后轻语:”已经找到了河信的存在了,他把杰克斯藏在一个秘室之中,里面守卫森严,如果是带着人直接突破恐怕他会伤害孩子。”

“嗯……”正当斯格特沉吟的时候,霍古再一次开口。”除了杰克斯这孩子外,韩初雪也被河信带走了。”

“什么!”愣了一下,斯格特看向轩辕落华,他脸上同样是震惊的表情。

韩初雪是轩辕落华的好兄弟,昊山所钟爱的女孩,更是慕容晓晓的好朋友,这一次回来原本是陪伴着轩辕落华,慕容晓晓,哪想到却是也被带走了。

虽然对于圆宫的人来说,韩初雪并不重要,但对于轩辕落华,慕容晓晓,昊山三人来说却是很重要。

当听了这话以后,轩辕落华连忙就站了起来:”组织人手,我亲自上场,一定要将他们救出来!”

“我也要去。”慕容晓晓上手放在胸膛之上,忧心忡忡的模样,只不过她也不能让自己老公一人前去,所以她也决定要去。

“不,你不能去,会有危险的。”

“但我更怕你有危险。”

看着两人的对话,一边的斯格特开口道:”你们两都别去,让李少彬去吧。”话说到一般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色T恤,黑色西裤的男子便是出现,他长得英俊,阳光,身材魁梧高大,此人叫李少彬。

慕容晓晓见着李少彬,愣了一下。”你,你愿意帮我吗?”

“为什么不愿意了?我是杰克斯的干爹,而你是我曾经喜欢的女人,当你来到圆宫不也是我照顾了你五年吗?我不会让任何事情伤害你,所以这一次我会代替你和轩辕落华一起前去。”

轩辕落华看着李少彬,露出了一个微笑,重重得拍了一下他的胸膛:”你要小心点。”

“知道了。河信可是被称为恶魔的人,更是圆宫十二少之一,对上他能不小心吗?”

李少彬这一说法一下便是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当下,召集其余的人,他们几人再一次开会制定计划营救杰克斯。

不过对于河信的计划,他们现在还是一团雾水,恶魔的目的他们是知道了,但是他的手段现在还不知道。

一份完美的计划落到他们的面前,看到斯格特的这份计划,他们更是惊叹,确实很完美,几乎毫无破绽。

只是这位王子是不是太猖狂了一点儿,河信想要用这次的机会除去轩辕落华,斯格特就准备了一个很好的计谋,想要借此机会除去河信。

完美的计划让他们没有反驳的理由,或者是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想反驳,这样的机会确实难得,他们也很期待,如果可以成功,最好不过。

又一份计划交到他们的手上,两份计划的开始没有什么差别,只是这一份的区别在于,一旦要是河信用杰克斯做人质,他们的退路,以及如何保证杰克斯平安无事。

不得不佩服,不愧是圆宫的王子,果然,非平凡人可比的。

从始至终,斯格特出去在设定计划之外,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不得不说,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这位王子的沉默他们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超越。

因为这位计划的危险性太大,一旦要是失败,会牺牲的将不会是一个两个,能够保住杰克斯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至于他们这里去的人能够有几个活着回来,就不好说了。

所以在来这里之前,王子以及其他的几位很有默契的把轩辕落华和慕容晓晓留下。

“绝对不会有问题。”

坐在斯格特旁边的霍古似乎对这份计划很满意,不仅是给斯格特的安慰,而是因为这个计划真的很完美,只要运用得好,这次河信就会知道什么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想要除掉轩辕落华,结果最后把自己赔进去。

“也不一定啊,七哥,不要高兴得太早。”

堂堂恶魔要是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有想到,斯格特说什么都不会相信。

霍古沉默,也许吧,恶魔会这么做,所有的后果就应该都已经想过,确实,如果这么容易就可以解决他,那么他们也不用大费周章,格尔克也不至于一个又一个的把圆宫的人调到这里来。

夜,无尽漆黑,这个冬天格外的寒冷,似乎只要有恶魔在的地方都会很冷。

“如果世上多几个河信,说不定地球的寿命会延长很多年。”

霍古无语,这个时候,斯格特居然会想起这么一句话。

“最好不要,恶魔太多了,世界会很危险,你——还是小心点儿吧。”

这个晴朗的夜晚为什么会这样黑暗,霍古开着外面的星空,因为今天只有星星,没有月亮,对,再多的星星也没有办法照亮黑夜,而月亮只要一个就够了。

“我知道。”

斯格特的眼神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忧伤,这摊漩涡已经被海浪吹到了最巨大的时刻,能不能摆脱出去,谁也不知道,前路漫漫,星星预示的只是晴天,而不是照亮前路的光明。


第2章 拯救

大概河信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精心设下的圈套引来的不是轩辕落华,而是圆宫中,他那些曾经很熟悉的弟弟,其中也包括了那个他整整痛恨了十多年的王子斯格特。

在他刚刚进入圆宫的时候,就已经有传言说斯格特会成为圆宫王子,只是那个时候,他对圆宫不了解,更不了解格尔克的想法。

一直到了多年之后,斯格特始终都没有成为王子,河信渐渐地认为那只是传言,可是现在传言变成现实,让河信忍无可忍。

“河少,轩辕落华没有来。”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河信实在不敢相信,轩辕落华居然没来,难道恶魔王子真的可以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管了吗?

“来的是谁?”

河信强忍着心中的震惊,这件事一定有问题。

“有很多,其中有几个好像都是圆宫的人。”

圆宫?河信冷笑,轩辕落华是想把这件事情完全的推给圆宫去解决吗。好啊,那就试试看,他的那几位好弟弟,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把这个小鬼从他的手中救走。

看着被铐在后座上的杰克斯,河静冷冷一笑,这次的事情可不简单,因为他们要救的不是某个城府深厚的恶魔,而是一个才五岁的孩子。

枪声划破夜空,子弹却在接触到玻璃的时候弹飞。

一切开始了吗?

前面的路被拦住,后面的去路也已经被切断。

恶魔河信前安全被困在这个狭小的范围之内。

两侧还不知道有多少狙击手在他的身上瞄准,河静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无所谓,只要他们想让这个小鬼做他的陪葬,他丝毫不在乎。

看到被河信抱在怀里的杰克斯,就像他们预想的那样,他们没有办法继续硬拼,为了确保杰克斯平安无事,他们只能放弃这一步,转向第二个计划,先救出杰克斯再说其他的事情。

看着河信的车子离去,无声之中开始了第二套计划,如果河信认为他这样就可以把杰克斯带走,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平安的开出一段距离之后,就连河信自己都认为他们已经放弃的时候,一颗XM109的子弹直接打破防弹玻璃。

下意识,河信和里马洛都开始躲避子弹。

奇怪,他们部署在沿途的人为什么都没有反抗的,一种不祥的感觉跃上心头,河信愤怒的一拳落在车门上,自己精心设下的圈套,全被他们搞砸了。

被接连的子弹声惊扰,杰克斯渐渐的清醒,眼前的一切让他震惊。

一颗子弹直接打断把杰克斯铐在车上的手铐。

“杰克斯。”

枪林弹雨中,那扇车门却没有半点擦痕,因为所有的子弹,都躲开了那扇门,那扇杰克斯唯一可以出来的门。

“老爹。”

看到李少彬,杰克斯立刻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看到拼命躲闪子弹的两个人,杰克斯立刻打开车门,几乎是擦身而过,李少彬的车直接从河信的车旁边飞过,一把抓住杰克斯,把他拉到自己的车里。

可恶,居然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热情的子弹飞向杰克斯,既然不能做他的砝码,那他就该去死了。

李少彬迅速把杰克斯扔进车子,整个身体将杰克斯完全挡住,顾不得子弹贯穿的疼痛,也完全不在意是不是还有子弹在瞄准他,立刻加速,马上带着杰克斯远离这里。

“老爹,你没事吧。”

看到车门上,椅背上到处都喷溅着李少彬的血,杰克斯很担心,李少彬是不是伤的很重。

“放心,我死不了的。”

“快走。”

河信心中的怒火似乎可以将整个黑夜点亮,居然在他的面前让他们把杰克斯救走。

不仅如此,自己苦心安排的计划,却被他们利用,连环圈套,结果最终被套进去的却是他这个设计圈套的人。

没有了杰克斯做砝码,这里将会变得很危险,虽然尽力在他们全线包围之前冲了出去,可是六门却很礼貌的在河信的身上留下了一颗子弹,要不是担心子弹反弹会伤到杰克斯,六门一定一枪直接把他送到某个无忧无虑的地方。

成功的解救了杰克斯,却让河信逃走,这原本就是第二套方案的漏洞,如果他们不管杰克斯,确实可以成功的除掉河信,但是如果真的如此,他们的做法就变得毫无意义。

“老爹,你怎么样啊?”

众人的目光集体被杰克斯的呼唤叫到了李少彬的身边。

“我没事。”

幸好子弹并没有打到要害,只要把子弹取出来,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迅速带着李少彬赶往医院,那里,轩辕落华和慕容晓晓现在应该还没有醒过来,没有带他们过来真是对的,相信只要把杰克斯平安无事的带回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杰克斯,小雪呢?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昊山找遍了周围,可就是没有发现韩初雪的身影。

“糟了,小雪阿姨还在那家酒店。”

杰克斯终于想起来了,记得他被带走的时候,隐约的听到那个人说什么把小雪送给他们了。

杰克斯的话没有说完,昊山就已经不见了。

除去留下照顾杰克斯和送李少彬去医院的人之外,其他人立刻开始去追昊山。

“他简直是不要命了。”

斯格特好像很生气,事实上,他确实很生气,昊山是不是太冲动了,就算是他不去,他们也一样会去救韩初雪,难道他忘了,自己还是一个伤员,要是再伤一次,他们都不敢保证昊山是不是还有命回来。

“算了,谁叫被留在那里的是韩初雪呢。”

霍古倒是很宽容,他是不知道昊山和韩初雪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但是似乎昊山对韩初雪很不一般,也许其中有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故事吧,当然包括给昊山和韩初雪设计圈套的轩辕落华,应该也不知道的故事。

河信的计划完全失败,但是韩初雪却成了无辜的牺牲者,被他丢在这些猥琐的男人的面前,看不清有几个人,只是觉得有好多人影。


第3章 小心心动

看着不断在眼前晃动的人影,还有那猥琐的笑声,韩初雪好害怕。

“你们不要过来。”

她的声音在发抖,全身在战栗,谁来救救她,双手被反铐在背后,动都动不了。

“小美人儿,不用害怕。”

男人的手韩初雪的脸上游走,逐渐的下滑。

“不要,救命啊。”

可惜没有人回应她的求救,有的只是那些让她恐惧的身影,猥琐的笑声。

“小美人儿,不用这么紧张,不会有事儿的。”

呲啦,衣服被撕破的声音传来,绝望的泪水无声的落下,她不要这样的羞辱,不要。

感觉到男人的手在游走,韩初雪恨不得立刻把这只手剁下来扔去喂狗,但是她却做不到。

抚摸着细腻的肌肤,男人似乎很兴奋,韩初雪只觉得很恶心。

在这个漆黑的冬夜,难道她一定要承受这样的屈辱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宁可去死,也不要被这些男人侮辱。

一巴掌直接落到韩初雪的脸上,瞬间晕眩,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嘴里充满了血腥。

这些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凭她怎么可能抵抗得了。

天哪,谁来救救她,为什么,她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更没有伤害过谁,为什么,要把这样的耻辱加在她的身上。

衣服被扯得破烂不堪,大片春光尽现眼前,看到那些男人的眼神,韩初雪彻底绝望。

落到男人的怀抱里,韩初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若是早知如此,她宁可五年前死在大海里,那条曾经将她拐卖的船,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韩初雪知道,那条船上的人都死了,包括那些女人。

一口咬在男人的肩膀上,此时此刻,韩初雪就是一个疯狂的野兽,想要侵犯她的人,都是不可原谅的。

感觉到肩膀的疼痛,男人彻底被惹火,一把将韩初雪扔到墙上,两个巴掌让韩初雪头晕目眩,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再一次把韩初雪拖起来,直接用胶带将韩初雪的嘴封上。

“看你还敢不敢咬我。”

男人狠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韩初雪所能感觉到的只有绝望,如果她被这些男人凌·辱,那么她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感觉到男人的体重,韩初雪却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力气,也许过了今天,她就可以远离这个世界了,如此不堪的记忆,她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啪!

电灯瞬间被点亮,屋子里的人瞬间惊慌,这是怎么回事?

一起看向门口,集体震惊。

韩初雪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再一次燃起了希望。

昊山。

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让他们很恼火,可是看到他们的样子,昊山更恼火,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抬手,准确无误,直接把那个压在韩初雪身上的男人送到了最好的地方。

还活着的四个瞬间惊慌,这个家伙是什么人。

不管他是什么人,敢来坏他们的好事就是找死。

立刻摸起随身的手枪个,敢来这儿找事儿,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一个转身,昊山直接闪到了旁边桌子的后面,桌子前面还有一个沙发,是最好的藏身地点。

韩初雪用尽所有的力气,终于从那个男人的身下爬了出来,这样一个死人就在她的面前,说实话,她真的很害怕,但是相比与这些,她更害怕被这些人侮辱。

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变成了碎片,想要找东西遮住身体,但是手被铐在背后动不了,嘴上还沾着胶带,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眼睛紧紧的盯着昊山,此时此刻,他就是自己的救星,被昊山救走,是她此刻最大的心愿。

又是两枪,直接将向这里靠近的四个人中两个送到了他同伴那里。

显然剩下的两个男人有点儿害怕,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儿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直接从桌子的后面闪出来,一把拎住一个男人,直接放倒在地,近距离的送了他一颗子弹。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看着同伴一个一个的死去,显然他已经吓坏了,眼前的这个人快速的行动带给他太多恐惧。

“怎么,这么多人不会连我一个伤员都对付不了吧。”

昊山轻蔑的语气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思想却被不远处的韩初雪牵绊,但愿他没有来得太晚,这样的噩梦,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永远无法忘记。

直接把他逼到窗边,按照昊山的心情,似乎很有直接把他从这里扔下去的想法,二十楼,掉下去会变成一道美味的大餐。

“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让我把你扔下去。”

看着昊山步步紧逼,男人决定豁出去了,总之是一死,说不定会有机会从这儿逃出去,直接向昊山冲过来,看着他的举动,昊山只有一个想法,多此一举。

韩初雪拼命地想要说什么,但是嘴上的胶带却让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闪身,男人直接扑了个空,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一个转身,直接把他从窗户扔了下去,这样一个人渣,即使死了,也不会有人管,重要的是,只怕想管也管不了。

“小雪,你没事吧。”

撕下韩初雪嘴上的胶带,扯下床的床单直接把她包起来。

韩初雪默默无语,恐惧和眼泪将她包围。

默默的为韩初雪打开手铐,这样的事情一定把她吓坏了。

昊山一边安慰着她,顺便将自己的羽绒服穿在她的身上,这样的夜晚,虽然屋子里的气温不低,但是他感觉到韩初雪一直在发抖,也许是因为害怕,毕竟亲眼看到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是这么近的距离,这么明亮的灯光下,韩初雪还是第一次。

尤其是看到那些人是死在昊山的手上,韩初雪真的不知道,一直以来温润如玉的昊山杀人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狠厉无情。

恍然抬头,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吓呆,黑洞的枪口就在昊山的身后,他们的不远处瞄准着他们。


第4章 被跑掉

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韩初雪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个男人居然还没有死,全神贯注为韩初雪打开手铐的昊山,此时背对着他,根本没有发现危险就在身边。

“好了。小雪,手铐打开了。”

昊山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满脸恐惧的韩初雪,下意识转身,漆黑的枪口瞬间火花四溅。

俨然这个冬日的烟火,却充满了寒冷的气息。

血滴落下,犹如深夜绽放的花朵,遗憾带来的却是死亡的恐惧。

看着挡在自己眼前的韩初雪,昊山脑海中再一次闪现过那个虚幻的梦境,那个为了救自己而死去的天使一样的女孩儿。

可是此时此刻,这一切都不是梦境,所有的一切都是现实,看着渐渐倒在自己面前的韩初雪。

昊山第一次感觉到梦境如此可怕,因为他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小雪,小雪。”

恐惧的脸上苍白的神色,却将这个柔弱的女孩儿体现得异常坚强,死亡面前如此的举动,不得不让人佩服。

枪声再一次响起,只是这一次,是那个家伙彻底的远离这个世界的时候。

“昊山。”

紧跟在昊山后面赶来的王子等人,在看到这一幕时也是无比的震惊,一个看上毫无自卫能力的柔弱女孩儿,死亡的面前却是那么坚定的挡在昊山的前面。

抱起韩初雪飞速冲向医院,如果一切犹如梦境一样,那么今天他也要改写这个梦境。

蜷缩在昊山的怀里,恐惧依然没有远离,原本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但是没有想到,却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小雪,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

绝望的眼神,死亡的气息,一切跟那个梦简直一模一样,但是昊山却在尽力,想要改写那个梦境的结局,如此悲惨的事情梦里一次终难忘,若是现实重演,实在是最残忍的记忆。

全身都在颤抖,恐惧将她包围,这个夜晚太冷了。

强烈的颤抖,痛苦的呻吟,一切和八年前云衣出事的时候一模一样,这一刻,昊山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千万不要,这么残忍的事情不要在他的身上发生第二次。

鲜血流落,将包在韩初雪身上的白色床单染红。

“好冷……好冷。”

像是梦中的呓语一样,韩初雪只觉得好冷,为什么今天会这么冷。

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所感受到的却只是她的恐惧和冰冷。

今天将会成为她永生的噩梦,险些被那几个男人羞辱,终于得救,但是最终却又遇到这样的事情。

韩初雪突然变得很安静,让昊山的恐惧更加强烈,她一直说话,至少可以证明,她还活着,可是她突然安静,强烈的不安将这个黑夜包围。

“小雪,小雪……”

没有半点儿回答,也没有半点儿反应,无声的恐怖开始蔓延,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

遗憾他们竟然没有发现,河信带走的只有杰克斯,是他们太自私,还是太粗心,一心只想着杰克斯,却忘记了,还有一个韩初雪。

一切都是在杰克斯平安之后,他们才想起她,但是结果却变成这样。

每一个人都开始祈求,韩初雪千万不要有事,不要用这么严重的后果向他们抗议,不要用这么惨痛的记忆向他们宣告她的存在。

一切是那么的宁静,可以听到每一个人的呼吸声,却唯独难以听到韩初雪那越来越微弱的声音。

在韩初雪被推进急救室之后,沉默将这里淹没,今天的事情太意外,他们没有一个人想到,在那么危险的时刻,韩初雪竟然会毫不犹豫的挡在昊山的前面,那么紧急的时刻,她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

默默地看着急救室的大门,这是多年后,昊山第一次如此的担忧,八年前,他在医院门口等过云衣,五年前,他在医院门口等过轩辕落华,今天,却是最让他无话可说的一次。

因为他的救援太失败。

多年的经历生死,让他习惯了人生的反复无常,但是今天他却从心里开始害怕,这个与他们的世界毫无关联的女孩儿,为什么会被卷进这样一场纷争。

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不属于她,为什么一定要把她拉进来。

“昊山,放心,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直以来,对于一切都是自信满满的斯格特,此时同样缺少了一份自信,见惯了生死,他很清楚,韩初雪的情况有多危险,虽然他们是用最快的速度对她进行抢救,但是结果会如何,谁也不知道。

急救室里,韩初雪只觉得越来越冷,为什么,今天这么冷,很清楚的记得,今天是晴天,为什么会冷成这个样子。

像是一个婴儿一样开始蜷缩,谁可以给她一点温暖?

疼痛的感觉无声的蔓延,噩梦再一次浮现在记忆里。

“不要……不要……”

拼命地想要推开束缚她的一切,但是她发现于事无补,最终只是被禁锢的更紧。

“就我,昊山救我。”

此时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那个在最后一刻出现在她面前的人,她唯一能够抓住的救命稻草。

“抓紧她,叫她不要乱动。”

冰冷的声音传进耳膜,意识混沌的韩初雪在再一次绝望,谁来救救她?

韩初雪的挣扎让手术出现了困难,无奈,强烈的麻醉剂注入到她的体内,这里的医生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但是他们很清楚,此时等在外面的那些人是什么人。

那些人里随便拿出一个,都有足够的能力让他们这家医院化为一堆瓦砾。

尤其是在他们看到这个女人是被昊山送来的之后,在他们的印象里,昊山并不可怕,一直以来都是温润公子的形象,他们真正害怕的是一直以来对昊山敬重有加的轩辕落华。

那个恶魔王子,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他。

可是这颗子弹实在是麻烦,只在心脏下方一公分的地方,虽然没有直击到心脏,但是同样很麻烦,稍不留神,这个女人就会香消玉殒。


第5章 再一次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带给人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

静静的等在手术室的门口,今天的时间似乎特别的漫长,一分一秒都充满了煎熬。

不过韩初雪这次真的是让他们大开眼界,慕容晓晓的死党,果然像慕容晓晓一样,对他们的存在总是会华丽的无视,为什么当时那个女人没有直接告诉昊山,而是自己逞强的要去送死呢。

时间真是会折磨人,手术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两种预感同时袭来。

“昊少,我们仍然在尽力抢救,不过结果真的不敢确定。”

不等昊山开口,医生很聪明的将这一切都告诉他,他是很惊讶这个女人和昊山的关系,这位昊少一直似乎太过沉默,又因为轩辕落华的关系,从来没有一家媒体敢追踪他的新闻,因此渐渐地昊山就变成了神秘主义者。

失望瞬间将他包围,那无情的字眼一遍一遍的重复,为什么会是这样?

“小雪,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这样,求求你,千万不要做第二个云衣。”

为什么只要是靠近他的人就一定会经历这样的命运?为什么命运之神一定要这样折磨他?

“昊山,相信我,小雪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她可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儿。”

斯格特依稀记得,五年前初次见到韩初雪时,她为了保护慕容晓晓和还没有出生的杰克斯所做的一切,那个时候之所以会将韩初雪一起带回去,就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

时间再一次沉默,昊山只是希望命运之神这次可以不要再折磨他。

想不通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一定要接受这样的惩罚。

这样的等待真的是最大的煎熬,一分一秒都难以承受,急救室的大门再一次紧闭之后,久久没有打开。

那盏红灯,昊山祈求,但愿那盏灯照亮的是韩初雪的生命之光,而不是她终止的地方。

四个小时之后,急救室的大门终于再一次打开。

“昊少,她暂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只是弹伤比较严重,她可能会暂时昏迷一段时间。”

医生擦着冷汗,总算是把这位大小姐从鬼门关救回来了,不然,他是真担心自己的小命啊。

温润公子,不代表他不会发脾气,越是这样的人,发起脾气来就越狠。

不只是昊山,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松了一口气,这是除去慕容晓晓之外,第一个将他们所有人牵动的的女人,一个像慕容晓晓一样刁蛮泼辣的野蛮丫头。

昊山靠在墙上,终于,命运之神这次终于眷顾他了。

这里终于平安落幕,另一边暴风雨刚刚开始。

计划完全失败,居然让他们在自己的面前把人救走,这次,河信可是输得够惨的了。

集体沉默,他们这些活着的人不是幸运是倒霉,如果要是直接被六门给杀了,那倒轻松的太多,总比面对着愤怒的恶魔要安全。

沉默不语,愤怒却将他们包围,恐惧在这里蔓延,说不定下一秒,河信直接就会把他们拖出去枪毙,要真是非死不可,他们还是请求河信直接一枪杀了他们吧。

“河少。”

这次的事情完全出乎了河信的预料,他那么自信,这次一定可以把轩辕落华引来,结果引来的不是轩辕落华,而是圆宫里那些他的死对头。

只要是圆宫里的,就没有一个是简单好对付的。

圆宫,现在只要一想到圆宫,河信就牙痒,早晚会收拾他们,敢跟他作对的,一个都跑不了。

“里马洛,这次你赢了。”

河信的反常让在场的人觉得更加恐怖,恶魔发怒的前兆啊。

“河少错了,我并没有赢,轩辕落华之所以没有来,我想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不然,他一定会去的。”

意外,会有什么样的意外比自己亲生儿子的生死更重要,河信想不通啊。

其实,里马洛也很害怕河信生气,虽然他一向什么都不在乎,但是跟恶魔合作还是小心一点儿比较好,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把自己栽进去。

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这次的失败已经让他忍无可忍了,肋下的伤口更是时刻在提醒他,此仇不报,恶魔颜面何存。

将所有人都打发走,现在见到他们,简直就是对他的讽刺。

斯格特,这么精妙的手段,太明显了,就是那位王子惯用的手段。

拳头紧握,一切都是因为他。

“斯格特,不用高兴得太早,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河信似乎很想看到,斯格特跪地求饶的样子,只是那位高贵的王子,真的会求饶吗?

这个夜晚血腥味儿似乎太浓了点儿,韩初雪虽然死里逃生,可是现在仍然处于昏迷,河信的伤势不重,却让恶魔彻底发狂,至于另外的某人。

现在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却在备受煎熬。

不过,看在杰克斯平安无事的份儿上,轩辕落华是真的无话可说,毕竟李少彬是为了救杰克斯才受伤的。

一家平安,万事大吉,似乎这一家很会给人找麻烦。

“帅哥,你没事儿真的是太好了,人家都为你担心死了。”

向新阳抱着李少彬,今天的危险事情太多了,就像是斯格特早就预言的那样,他们中能活着回来几个,谁也不知道,庆幸的是他们都活着回来了,只是医院又要多出几个病人来了。

“是吗,新阳,你是担心我要是死了,会没有人付你薪水对不对。”

向新阳的伎俩李少彬太了解了。

“帅哥,你真无情,我可是因为担心你,完全的担心你懂吗?什么薪水,根本就是浮云,我才不在乎呢。”

李少彬诧异的看着抱着他的向新阳,这个家伙到底是在担心他,还是趁机在吃豆腐?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伟大。”

向新阳会不在乎薪水,是地球人都不会相信。

“你真的是太过分了,我的好心全被你误解了。”

向新阳直接趴在李少彬的怀里开始抽泣。

李少彬瞬间无计可施?向新阳不会真的哭了吧?


第6章 坚强的女孩

直接把向新阳拎出来。

“向新阳,你的办法太老旧了。”

把向新阳扔到一边儿,对于他的办法,轩辕落华已经太熟悉了,每次都是这样,虚假的眼泪欺骗他们。

“亲爱的,我真的被他骗的很惨。”

轩辕落华无语,他真不应该解救李少彬,结果现在倒霉的是他自己,为什么,难道李少彬被向新阳感染了吗。为什么总是喜欢趴在他的怀里?

“宝贝儿,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放心,我一定帮你好好的处理向新阳。”

向新阳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远离了光明,轩辕落华要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博得李少彬的欢心,要牺牲自己吗?

“小宝贝,喜新厌旧是很不光彩的,我可是跟了你五年,你怎么能为了他这样对待我。”

轩辕落华差点儿被向新阳的这句话直接呛死,绝对不要,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最后被向新阳呛死太冤枉了。

众恶魔集体无语,向新阳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集体认同,他们这里最具有受虐狂体质的就是向新阳,不管怎么样,。就是不长记性。

“向新阳,你想满地找牙吗?”

轩辕落华的手指嘎嘎作响,大有想要把向新阳捏碎的冲动。

“我什么都没说。”

向新阳忧伤的看着自己的小身子骨,要是被轩辕落华捏几下,他敢保证,自己的后半生可以与病榻为伍了。

“亲爱的,如果你这样就想把我打发了,那是不是太简单了。”

这次的机会实在是不容错过,李少彬决定一定要好好利用,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绝对不可以像以前那样,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宝贝儿,那你要怎么样,难道说你是真的对向新阳产生了兴趣,如果是这样,我不介意帮你把他洗白之后,送过去给你。”

李少彬瞬间想要昏倒,这里的危险系数太高了。

“小宝贝,你太过分了,竟然这样对待我,我恨你。”

向新阳强烈抗议,轩辕落华竟然这样就要把他送出去。

“新阳,你不用这么激动,我并不准备接收你,你不用担心。”

李少彬真担心这里会发生什么更为恐怖的事情,他这条脆弱的小命儿啊,活到这么大容易吗,才不要这样就丢了呢。

向新阳直接低下头,可以当他是不存在的吗。

“帅哥,你竟然这样拒绝,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众恶魔集体认输,向新阳绝对是价值连城的活宝。

“宝贝儿,你还要怎么样?”

许久,轩辕落华终于平静了下来,至少可以确定自己不用被呛死了,因为六门已经很热心的替他们把向新阳的嘴给堵上了。

“亲爱的,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后悔。”

轩辕落华的承诺难得可贵呀,李少彬决定一定要好好的利用。

“当然,只要是宝贝儿你的心愿,我尽力达成。”

李少彬会变成现在这样,是为了救杰克斯,为了他们一家,李少彬几度出生入死,这样的恩情不是一句谢谢就可以的。

“那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研究着怎么把我嫁出去的问题。”

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绝对不能小视,这件事情不解决,李少彬寝食难安,那种随时都有可能被绑架送人的日子真的是不好过啊。

谁的苦谁自己知道,唉,说多了都是心酸和眼泪啊。

“好,为了答谢宝贝儿救回我的儿子,我答应你,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管这件事情,一个字都不会管。”

“好啊,一言为定,千万不许忘了。”

李少彬如释重负,终于把这个大问题解决了。

杰克斯默默在一旁关注,他的老爹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高兴?

看到李少彬满足的样子,轩辕落华奸诈的看了看杰克斯,这件事他确实不会去管,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管过。

慕容晓晓一直保持沉默,这次李少彬是为了救杰克斯才会出事,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连自己的命都丢了,就算她再怎么野蛮,这次也不能做什么,不过轩辕落华的那个承诺对他们好像没什么影响,因为,这件事情,他们谁都没有负责,真正负责的人,没有给出什么承诺。

众恶魔默默观察,自行想象,李少彬知道真相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算计他的是他拼命救回来的杰克斯。

“老爹,莫非你就准备这样一直过下去,其实我是没什么意见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害别人。”

李少彬惊愕的看着杰克斯,他这是什么意思?

“杰克斯,我哪有害人啊?”

这个小鬼又打什么主意,李少彬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似乎走进了一个永远也走不出去的圈套。

“老爹,你一直这样,六门叔叔就要一直陪着你,难道说,你也不准备让六门叔叔出嫁了吗?真过分。”

六门真想直接从窗户把杰克斯扔出去,这小子真会没事找事,看看被自己押着的向新阳,六门开始怀疑,该不会是这个家伙污染了杰克斯吧。

“向新阳,你这个祸乱天下的东西。”

向新阳委屈的看着六门,他们就知道欺负自己,自己都已经沉默了。

“你们不要太过分,我要抗议。”

向新阳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看着眼前的这群恶魔,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真是无法无天了。

“抗议无效。”

向新阳瞬间瘫坐在椅子上,轩辕落华太狠心了,这样一个机会都不给他。

“六门,难道你是想要嫁人吗?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开始对女人有兴趣了?”

李少彬疑惑的看着六门,记得他只对枪有兴趣。

“李少,你不要听他胡说,诬陷我的清白。”

六门低下头,为什么他这样的人最近也会惹上这么多的桃色绯闻?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

“六门叔叔,你好坏。”

六门狠厉的眼神看着杰克斯,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杰克斯,你到底想说什么。”

杰克斯无所谓的看着六门,在这里,他绝对不敢相信,六门会把他怎么样,当然在他不要命的情况下除外。


第7章 哭泣

杰克斯悠闲的爬到李少彬的被子里,冬天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躲在被子里不出来,又软又温暖的床上才是最舒服的地方。

李少彬默默的把杰克斯搂在怀里,热情地期待着杰克斯给六门的解释。

“六门叔叔,你一直呆在老爹的身边,一定很严重的影响了老爹的桃花运。”

李少彬错愕的看着杰克斯,他怎么会知道。

“儿子,这是谁告诉你的?”

环顾四周,他们中间应该不会有人对小孩子说这样的事吧。

“老爹,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谁来告诉我吗?一看就知道了,谁会傻到不要命,去靠近一个身边时刻都有一个背着枪的保镖的人。”

原来如此,众恶魔瞬间恍然大悟,问题就是这孩子是不是太危险了一点儿。

“杰克斯,你不要太过分,我是保镖,不带着枪怎么保护李少。”

杰克斯蜷缩进李少彬的怀抱,外面的世界太危险。

“六门叔叔真可怕。”

六门瞬间无语,这孩子绝对是恶魔,天生的小恶魔,是他把自己惹火的,现在还说自己可怕,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可以说理的地方。

“铭少,你的儿子欠管教。”

六门好心的提醒轩辕落华,这样下去,他不保证会不会对杰克斯做出什么残忍的事情。

“宝贝儿,他说你的儿子欠管教。”

轩辕落华满脸笑容的看着李少彬。

众恶魔认输,轩辕落华真是天下第一奇才恶魔,这会儿他似乎又想起来了,杰克斯是李少彬的义子。

李少彬无语,眼下的情况似乎只有委屈六门了。

“六门,你这样说就错了。”

六门放开向新阳,似乎他们两个现在是同病相怜。

“新阳宝贝,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赞成。”

六门成功诱拐向新阳离开了病房,这群恶魔太过分了,他们决定坚决和他们杜绝往来,以免被污染。

看着他们离开,众恶魔很是担心,向新阳会不会把六门感染成第二个他?不过要真是这样也不错,他们又多了一个可以虐待的对象。

“我可怜的六门。”

看着六门的背影,李少彬觉得自己好残忍,居然为了这样一群恶魔伤害他的好兄弟。

“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六门找一个好人家的。”

李少彬全身的神经都开始抵抗,慕容晓晓。

“好姐姐,你就饶了他吧,六门对女人一向过敏,难道你想害死他。”

李少彬默默的为六门默哀三秒钟,真不想告诉他,他已经被慕容晓晓盯上了。

“好弟弟,你只要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六门的事情你可以完全的交给我。”

李少彬恼火,怒火中烧,慕容晓晓太过分了,实在是不像话。

“慕容晓晓,六门可是我的保镖,你要把他弄到哪儿去。”

李少彬怒视慕容晓晓,老虎不发威,把我当病耗子啊。

“好弟弟,息怒,你有伤在身,不宜发火,小心并发症。”

李少彬一头栽倒在床上,慕容晓晓一定是故意的。

“姐姐,我是受的枪伤,不是什么恶疾,怎么会有并发症。”

“没有并发症更好,抓紧时间养伤,后面还有事情等着你呢。”

李少彬突然感觉到了不详的气息,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难道慕容晓晓还要策划把他嫁出去?

“好姐姐,友情提醒,你老公已经答应我这件事情他不会再管了。”

“可是我没答应啊。”

李少彬剧烈的咳嗽,倒霉,上当了。

“慕容晓晓,你这个女魔头。”

众恶魔惊叹,李少彬不想要命了吗?

“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我可是为了你好,你一天到晚的去找死,我不找个人看着你,回头你真出事儿了都没有人给你收尸。”

李少彬举起双手,他投降。

“姐姐,我现在活得很好,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诅咒我。”

“活该,这是你自找的,小子好好的给我听清楚,不要再做那些不靠谱的梦,叫你的思想赶快回归大脑,小心在外面游荡久了不想回家,你就变成傻瓜了。”

众恶魔认输,慕容晓晓确实是一个女魔头。

“亲爱的,你可以救救我吗?你老婆好像要吃了我。”

李少彬觉得自己的命一定是被黄连泡大的,为什么受欺负的总是他?貌似这次该生气的是自己吧,怎么又变成慕容晓晓了?

“宝贝儿,没事儿的,过一会儿就好了。”

轩辕落华抚摸着李少彬的头发,眼神流露出一副这孩子真可怜的寓意。

一把甩开轩辕落华的手,愤怒的盯着他,他把自己当成几岁的小孩儿。

“轩辕落华,你不要太过分。”

李少彬觉得他真的应该为了自己的安全,好好的跟他们聊聊。

“李少彬,你也不要太过分。”

冲天的气势瞬间跌落谷底,他说得很小声,为什么慕容晓晓还是听见了。

“姐姐,你的耳朵装了超声波吗?”

“你才知道啊,还不算晚。”

李少彬躺回床上,躲进被子里,他是伤员,需要休息。

众恶魔观察着这场大战,这不错,可惜这么快就结束了,要是再持久一点儿就好了。

躲进被子里,李少彬算计着如何才能自救,对了,他的六门被拐到哪儿去了。

手悄悄地从被子里伸出来,手机,手机在哪儿?他要尽快的把六门找回来,和向新阳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不是好事。

不好了,李少彬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无奈只好从被子里钻出来。

“帅哥,你是要扮僵尸复活吗?”

向新阳很萌的拎着李少彬的手,他刚到这里就钻出一只手来,吓死他了。

“新阳宝贝,你可以把我放开吗。”

李少彬觉得自己的手很有危险,看向新阳的那个眼神,不会把他的手当成鸡爪子吧。

恋恋不舍得松开了李少彬,那只手好细嫩,真想多握一会儿。

可惜六门一直在用警告的眼神看着他,向新阳担心自己再不放开,事情会很麻烦,自己的性命要紧。

“他们两个现在怎么样?”


第8章 还好有你

众恶魔诧异的看着李少彬,他们两个?他说的是谁?

“帅哥,你说的是昊山哥哥和那个小雪妹妹吗?”

“对。”

李少彬怀疑的眼神看着向新阳,这个家伙又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叫韩初雪母老虎吗?怎么这么快就改成小雪妹妹了?

“他们还好,要不要过去看看?”

看到向新阳期待的眼神,众恶魔鄙视,偷窥很不道德,不过确实应该过去看看,反正他们只是看看,不会说出去的。

大队人马悄悄的向韩初雪的病房进军。

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韩初雪却一直没有醒过来,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儿,昊山满心愧疚。

“小宝贝,为什么小雪妹妹还没有醒过来?”

“我哪知道。”

轩辕落华真是佩服向新阳,转变的太快了,难道,他已经忘记自己被韩初雪虐待的有多惨了?

昊山庆幸,韩初雪只是暂时昏迷,而不是永远不会醒来,之前一直在想,如果韩初雪真的再也醒不过来,结果会怎么样。

难得命运之神这次这么眷顾他。

“小宝贝,你有没有感觉到,昊山哥哥的眼神有点儿怪怪的?”

轩辕落华淡淡一笑,他当然感觉到了,因为韩初雪是昊山的救命恩人,昊山的眼神就算是奇怪也不什么稀奇事,而且,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因素。

轩辕落华虽然没有弄清楚,昊山那天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着韩初雪,但是一定有问题,而且是极度特殊的问题,连他都不知道的原因。

“小宝贝,我觉得小雪妹妹很危险。”

“为什么?”

轩辕落华错愕,韩初雪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难道你没有感觉到,昊山哥哥的眼神里有一种特殊的情绪,叫做色眯眯吗。”

轩辕落华无语,向新阳的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向新阳,那是你眼神里的情绪吧。”

向新阳沉默,轩辕落华就知道欺负他。

默默地看着韩初雪,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慕容晓晓远远的看着韩初雪。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她一直认为只要让韩初雪远离她,她就会脱离危险,但是现在似乎真的是像轩辕落华说的那样,韩初雪已经退不出去了,她已经变成了他们其中的一员。

“老婆,我说的没错,对不对?”

轩辕落华悄悄地问慕容晓晓,慕容晓晓沉默,她才不要理睬轩辕落华的收,也许就是因为轩辕落华的那句话,所以韩初雪才会出事的也不一定。

“你给我闭嘴。”

轩辕落华无语,他的野蛮老婆啊。

眼前的韩初雪依旧秀眉紧锁,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要,不要过来……”

睡梦中,韩初雪不断的求救,双手四处挥舞,似乎是在驱赶什么人。

“韩韩好可怜啊。”

看着韩初雪这个样子,慕容晓晓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其实说起来,慕容晓晓一直都觉得,韩初雪是一个比她还要坚强的人,五年前被送到那条船上的时候,韩初雪都没有表现出现在这样的恐惧。

“放心,昊山会好好的保护她,不再让她经历这样的噩梦的。”

只要韩初雪肯留在昊山的身边,轩辕落华相信,昊山绝对做得到。

“那她这次的阴影什么时候可以忘记?”

轩辕落华彻底认输,为什么这个时候慕容晓晓不迷糊一点儿。

“这你就要去问她了。”

轩辕落华觉得他没有理由替韩初雪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是韩初雪脑子里的脑细胞。

“小雪,醒醒,小雪。”

看到她被噩梦所折磨,昊山的心里更不舒服,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儿发现,她没有和杰克斯在一起呢。

如果早点儿找到她,那么她也不会经历那些不堪的记忆,不堪回首的往事。

“不要,不要碰我……”

韩初雪用力的挥舞着手臂,听不见昊山的声音,唯一留在她记忆里就只有那痛苦的记忆,还有就是那几个人猥琐的笑声。

“小雪,那只是噩梦,醒醒。”

看到韩初雪的样子,众恶魔在门外突然失去了其他的兴趣,这个女孩儿在初次相见的时候带给他们的那种意外,那种泼辣在这一刻荡然无存,不管怎样,终究她是一个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柔弱女孩儿。

在面对那样的羞辱的时候,她一定很绝望,可是那个时候,他们却是全身心的都在关注杰克斯,如果不是昊山过去问他们,他们已经完全的遗忘了她。

这样的噩梦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难以忘记的,这样的记忆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是最不堪的。

尽管昊山去的及时,可是之前的事情却一样会给她留下阴影,让她今生难忘。

“救我,谁来救救我……”

眼泪从眼角落下,即使是在睡梦中,她依然留在恐惧里,难以逃脱。

“小雪,醒醒,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任凭昊山怎么叫她,韩初雪依旧没有从可怕的梦境中苏醒过来,那些男人可怕的身影依旧不断的在她眼前摇晃,任凭她怎么样,都无法摆脱。

“小宝贝,我们要不要去帮帮昊山哥哥,一起把小雪妹妹叫醒?”

向新阳真是热心。

“好啊,只要你不怕昊山把你从窗户扔下去,我可知道,欺负小雪的那几个家伙,其中一个就是被昊山从二十楼上扔下去的。”

向新阳瞬间觉得后背好冷,以前怎么不知道,昊山这么可怕。

“小宝贝,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当时你不是也在场吗。”

轩辕落华真的是服了向新阳了,他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

向新阳无语,他一直以为那个家伙是自己跳下去的,没想到居然是被昊山扔下去,想想之前自己还呆在他的怀里,真是好危险,幸好昊山手下留情,没有直接把他扔出去,不然他现在一定已经变成外面那些可爱的狗狗的午餐了。

“昊山真的是太可怕了。”

向新阳感概的说了一句,盘算自己以后是不是要远离昊山。


冷酷少爷和刁蛮小公主 主角: 轩辕落华, 慕容晓晓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