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女嫁到:腹黑世子来接驾 主角: 叶雨凝, 楚玉恒

弃女嫁到:腹黑世子来接驾 主角: 叶雨凝, 楚玉恒

第1章 初到

雨璇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烫,心下不禁低咒:该死的!居然敢给自己下药,那句什么来着?噢,对了,是防火防盗防闺蜜!

果然啊!闺蜜不是完全可信的,这不,自己稍不小心就着了道,叶雨凝无奈地想着。

正这时,雨璇突然觉得自己身后传来火辣辣地痛感,像是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

雨璇一惊,才要挣扎,就觉得自己被人紧紧抱住,紧接着是妇人低低的祈求声,“不要打我女儿,你会打死她的。”

“不打她就打你!”男人恶狠狠的举起鞭子抽下来,嘴里咒骂道:“打死你个贱女人,要不是当年我洪昆当年好心收留你们,你们娘俩早就饿死街头了。现在倒好,不仅在老子家白吃白喝,竟然还敢偷老子的钱,你们想偷了银子逃跑是不是?”

随着鞭子与皮肉接触的声音不断响起,雨璇可以清楚地听到妇人低低的哭泣与痛呼,脸上也被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浸湿。

妇人拼死把雨璇抱在怀中,虚弱地说:“我死也不会同意你把小雨卖到那种地方,要么你就这么打死我!”

“打死你?”洪昆恶狠狠地说:“你以为老子不敢吗?”说着手中的鞭子高高举起带着风声就落下,紧接着响起女人的痛呼。

正这时,乌氏扭过来抱住洪昆的胳膊使个眼色给他:“算了,算了,爷也累了是不是?喝口水吧,不卖就不卖吧。”

说着她又轻蔑地看了雨璇和那妇人一眼,继续道:“不卖也行,但咱们洪家也不能白养着她,家里可没那么多余粮,要不,就去做工吧,这总行吧?”

话是商量的话,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这些人是什么人?雨璇奇怪了,还有谁是小雨?自己吗?

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脑中涌上了更多陌生的记忆,护着她的女人是这具身体的娘亲——包氏,打她的是她的继父洪昆。

没错,就是继父!

几年前,带着五岁女儿的包氏改嫁给了洪昆,可是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赌鬼,赌赢了,要打上雨凝母女一顿,赌输了,那一顿毒打更是逃不了。

而她的名字也被改小雨,只因为洪昆说,丫头就只能有个丫头的名字。

于是,这一年,十二岁的小雨带着满身狰狞地伤疤,拉起要跪倒在洪昆脚下的包氏,缓缓地吐出两个字,“我,去。”

自那日当应洪昆做工以后,小雨便进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像样的青楼,帮着厨房洗碗。

当然她可没那么老实,时常在老鸨不注意的时候,偷溜出去,和这具身体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去弄点钱,当然她是很有原则的,绝不会找上穷人。

她找的都是那些自以为是的暴发户,然后和韦东风设计好各种各样的圈套,去骗取那些人的钱财,就当是劫富济贫了。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这种事轻车熟路的韦东风竟差一点被人揭穿,幸好旁边有个冤大头无意当中帮了个忙,他们才能顺利地做成这笔“买卖”,然后成功脱身。

当小雨小心地推开万花楼的偏门,想要不惊动任何人的溜回厨房那边时。

突然不知从哪里伸出一只大手,死死地揪起了她的耳朵,同时耳边还响起了一个尖细的声音,“又死去哪里了,那么多的碗还没有洗呢,就知道玩儿、玩儿、玩儿,明儿告诉你爹看他不打死你!”

小雨赔着笑,讨着饶终于脱身,向厨房走去的时候低声咒那个尖细声音的老鸨,“活该你这一辈子做窑姐没人要,下一辈子还要做窑姐,十辈子都做窑姐还没有人给你赎身……”

那个老鸨显然没有听到这么恶毒的话,不然铁定会活生生的气死过去。

到了厨房小雨挽起胳膊就奋战起来,因为很快就会有客人上门。

就在她洗了一半的碗,前面也传来极热闹的声音时,老鸨又走进来道:“你就是个只会吃饭的蠢东西,你家里送信来让你回去一趟,给老娘快去快回,这么多的碗你洗不完就不要想吃饭、睡觉。”  

小雨听了马上跳起来,也不理会老鸨尖刻的话,脱口道:“是,是,婢子很快就回来。”

让自己回家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知道前天她发了工钱?小雨心里冷笑,但是能回家看看娘总是高兴的事情,她已经有五六天没有回家,没有看到娘亲,也不知道娘亲是不是又受了委屈。

只不过,她才拐进洪家所住的巷子,一辆马车,比起小雨在万花楼看到过的许多马车,这辆马车就显得平淡无奇了很多,唯一不同的是,这辆马车似乎宽大的很。

这是谁家的马车啊,小雨心里暗自猜测,据她所知,这条巷子里可从来没有过什么有马车进入过。

经过马车的时候,小雨还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也会坐着马车,风风光光地把娘和弟弟一起接出洪家!

就这样想着进了门,却见到乌氏一反常态地迎了上来,脸上全是笑,让小雨看着心底毛毛的心想:这女人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往日,就算是自己发了工钱拿回来,看到的也只是她爱搭不理的脸,今日这是……

还没等她适应过来,乌氏已经上前扯住小雨的手腕,亲热地道:“大姑娘回来了啊。”

小雨不自在地拍开乌氏的手,才要开骂,却抬头看到洪昆领着乌氏的女儿走了过来,立马笑得脸上像是要开出朵花来一样,回握着乌氏的手道:“哎呀二娘啊,您平时那么辛苦,哪里敢劳动二娘来迎我,您这不是要折煞小雨了吗?”

嘴上说着讨喜的话,心里去是恶心的要命,幸亏她午饭还还吃,不然非得被自己的话恶心吐了不可,那多浪费粮食啊。

哪料,对她向来没好脸色的洪昆此时竟是也挤出了一个比哭好不了多少的脸色,上前也拉起小雨的手道:“我们的大姑娘回来了,累了吧?来,快坐下。”

第2章 不正常

随即又对乌氏的女儿喝斥道:“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你大姐弄茶来?”

乌氏的女儿有些不甘地撇了撇嘴,却也没说什么,自去准备茶水了。

洪昆接着又是和颜悦色地对小雨说:“先吃块点心吧,今天晚上我让你娘弄了你爱吃的菜,一会儿多吃点儿啊。今天还好吧,有没有人欺负你,告诉爹,爹绝对不会饶了他。”

听了洪昆的话,小雨惊得嘴巴张到老大,她有些不适应地看了看洪昆,就像看到了怪物一样。

无数疑问在她心头冒起,这洪昆转性了?!

不!

那是不可能的,她太了解洪昆是个什么东西了,那么又是发生了什么呢?

她的目光从洪昆脸上移开,在不大的屋子里找寻自己的娘亲。

不过,小雨虽然一边在寻找着包氏的身影,一边却伸手将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桌上的点心塞进了嘴里,大口地吞咽着,要知道,在洪家,就算是有点心,也绝不会放到外面,更别提是放在她面前了。

乌氏见了,反射性地想扬起巴掌,却被一旁的洪昆凶狠地瞪了一眼,让她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随即闭上嘴巴。

另一头,洪昆竟是接过洪春儿拿来的茶水,亲手递到小雨面前,语气里带讨好,嗯,是讨好,小雨敢拿她刚和韦东风一起“做生意”得来的所有银子打赌,那是确确实实的讨好。

洪昆好言好语地说:“哎,我的大姑娘,别吃那么快,小心噎到了,来,喝口水润润。”

小雨了没去听他的话,点心依旧一块一块地往嘴里塞,完全不在乎是否会被噎到。

一旁的包氏看了眼圈直发红,她倒不是因为小雨的吃相太难看,而是因为她吃点心的速度,那完全是被饿怕了啊。

直到一盘点心大都进了小雨的肚子,她才拍了拍有些撑着了的肚子,瞟了眼想发火又不敢说话的乌氏,看向自家娘亲,小声地问她:“今儿洪昆鬼上身了啊?”

包氏轻拍了女儿的背,帮着她消食,一边说:“现在叫你回来,是有件事跟你说。”说着她的目光往另一面移了移。

一直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点心上的小雨这才发现,屋里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看上去很像那样大户人家的管事,女人则作妇人装扮,应该也是大户人家的婆子一类的,两人都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小雨是一边打量着这两个人,一边把手上的点心塞进包氏的嘴里,“别管来的是什么人,先吃点东西再说。”

以她在万花楼练出来的识人本事,这两个是真正的有钱人,瞧这两人身上的衣裳,那衣料她只在镇上最有钱的王大财主身上看见过。

她要是能在这两人身上捞上一笔,说不定她就能带着娘亲和弟弟逃出洪家,小雨作梦都想尽可能逃开这个地狱般地地方。

正当她心盘算着在如何跟韦东风搭档捞上一笔时,包氏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吞下了女儿硬塞给她的点心,开口道:“这两位是你父亲的人,不是现在这个爹,是你的亲爹。”

关于小雨是拖油瓶这件事,洪家的人从不避讳她,乌氏更是时不时地以此为借口,打骂小雨,使唤她侍候自己以及她的女儿。

听到自己娘亲的话,小雨瞪起眼睛来没有说话,倒不是没有听懂,只是有些难以相信。

这些事她都知道,自己还有个亲爹,只是听说早就不要她和她娘了,现在又派人来做什么?

尤其是洪昆还火急火燎的把她叫回家来,再想一想洪昆和乌氏刚刚犹如鬼上身一样的表现,她心思开始活动起来。

这里头肯定还有事!

包氏看她瞪圆的眼睛,推了她一把悄声说:“你爹啊,亲生的爹,你不是常常问我要亲爹吗?他们就是你亲爹的人,叶家的人。”她说完又看了一眼洪昆,眼中闪过畏惧。

以前“叶”这个姓在洪家是个禁忌,一旦包氏提起,就免不了一顿毒打,连小雨的姓,也被洪四霸道地不许提起,可以说,他极为讨厌姓叶的人。

可是这一次,听到包氏吐出“叶”字来,小雨反射性地看了一眼洪昆一眼,却没预料中的恼怒。

反倒是洪昆见小雨看他,脸上马上露出自认的慈父笑容,要多么的谄媚就有多么的谄媚,仿佛是一条在讨好主人的狗。

不正常!

这很不正常!

小雨知道了这两人的身份后,立即瞟了二人一眼,小小的心思马上转了起来,一脸疑惑地问:“他们怎么找来了,你们不是说我亲爹不要我和娘了吗?”

后面一句话是对着洪昆和乌氏说的。

洪昆听到小雨一脸正经地问自己这话,不由得心虚地看了看叶家的两人,见他们面无表情,才稍稍放了一点心,忙满面脸赔笑道:“我的大姑娘说什么呢,小的哪敢说叶老爷不要大姑娘这话,肯定是大姑娘听岔了。”

说着还白了乌氏一眼。

乌氏听洪昆这么说,也忙上前诌媚地道:“我的大姑娘啊,叶老爷不是不知道这几年大姑娘你流落到什么地方了吗?现在一得了消息,不是立即打发人来接大姑娘去享福了吗?”

说着见小雨杯子里的水空了,又亲自拿起水壶给小雨倒了一杯,一脸慈和地说:“大姑娘啊,这世上的父亲哪有不想念自己孩子的呢,你说是不是?”

是个屁!

小雨心中暗骂,脸上却是丝毫不显,甚至还侧着头作思考状道:“真的吗?”

也没用人回答,她又道:“可是如今我娘都已经改嫁了,我那个亲生父亲又怎么接我们去享福呢?”

叶家来的两个人见小雨是一副白痴样,眼露鄙夷,面上却是沉默不语,仿佛与她多说一句话就会拉低自己的智商一般。

那个叫池德顺的男人只拿眼睛去看乌氏,乌氏会意,上去扯了扯一直没说话的包氏的袖子,和气地说:“姐姐,你倒是给大姑娘说个明白啊。”

第3章 接你回家

包氏平时都是被洪昆跟乌氏打怕了的,如今听到她用这样的语气叫自己姐姐,还那么地轻声细语,简直就是受宠若惊了,连忙道:“是,是,是,这就说。”

包氏拉着小雨的手,指着那个中年男人说:“小雨啊,这位呢是你父亲家的管家,叫池德顺,你叫一声‘顺伯’就好;另一位是叶家的管事妈妈全妈妈,他们是来接你回家的,回叶家。”

小雨似乎是愣了愣,才小声地乖巧叫道:“顺伯,全妈妈。”然后就低头不说话了,大家都以为她是怕生,叶家两人眼中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不过,这样一个人,倒是好拿捏。

其实她只是想不到,真的是叶家派人来接她了,那么照现在这个情况,她当然要离开叶家,不然自己和娘亲迟早有一天会被洪昆和乌氏打死。

叶家的人当然也不是好东西,但是小雨不介意骗那些坏人的银钱来养活自己和娘亲还有弟弟,她并不认为沾叶家的一点好处就叫做没骨气。

相反的,对于在洪家、在市井生活了那么久的小雨来说,骨气是什么东西?!能换馒头吃?还是能换衣裳穿?亦或者能治病救命?

每当小雨和自家娘亲被洪昆用鞭子抽得快去半条命的时候,她就在心里暗恨,恨透了她的亲生父亲,恨不得把那个叫叶东明的男人大卸八块。

可是,小雨也知道,想要找叶东明报仇,首先要活着,并且是活着离开洪昆,只有活着才能谈及报仇或者别的什么的什么事。

现在叶东明自己派人找来了,她当然得和娘亲以及弟弟一起趁机离开洪家,正好算算他们之间的帐,还有跟洪昆之间的帐。

她听洪昆称叶东明为“大人”一副恭恭敬敬的态度,就知道现在的叶东明是个大人物,那么,到时候自己和娘亲身上的每一条鞭痕,自己都会让他双倍,不,是十倍的偿还回来。

只是,现在这些都是空谈,她必须先强大自己,至少要比叶东明强大,才能有与之一较高下的能力。

在这之前,小雨一点也不认为,自己依靠叶东明的能力,脱离洪昆的魔爪是件多么无耻的事情。

而且现在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那么也就是说,接自己和娘亲回去对他是有用的,所以这个势她借得心安理得。

拿定主意的小雨就好像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一样,猛得抬起头来,一脸惊喜地看着池永顺问道:“当真?你们真的是来接我们回去的?”

那模样完全就是惊喜和不敢置信的,那样子完全就是像是一个人在苦海里挣扎得快没有力气的人,突然抓紧住了一块救命的木板。

因为事情发生得很突然,突然得小雨没有一点准备,虽然心智不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却也是过了好久的苦日子,以至于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有点不敢相信,因此,脸上的神色也看不出丝毫作伪的痕迹。

池德顺的目光在小雨的身上转了一圈就收回了,再次看了包氏一眼,而也就是这一眼,这看惯市进百态的小雨觉得,这事怕是不那么简单。

果然,就见池德顺走上前来对小雨微微弯腰,其实算不得真正的行礼。

小雨虽然不懂得什么这个时代的礼仪,但是看人行礼却是看熟的,而且她天天也要对人行礼的,只一眼就知道这个管家对她没有丝毫的敬意。

其实小雨也并不在意人家是不是真得要对她行礼,因为她是谁,不过是万花楼的粗使丫头罢了。

但是现在,池德顺来接得不是万花楼的了粗使丫头,而是他们叶家的大姑娘。

一个管家如此对待自家的大小姐,这……就在点耐人寻味了。

她眯了眯眼睛,静等下文。

何况要小雨相信,她那个良心被狗吃了的亲爹会想她,哈,就算是相信母猪会上树,她也不会相信叶东明会想她。

但,现在却是个机会,一个摆脱洪家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

小雨心里没有一丁点失望,因为她根本就没对叶东明存过什么希望,虽然以前的记忆都是原主的,但在原主的记忆里,叶东明的形象是模糊的,连他的名字都是这两年,她从包氏的只言片语里知道的。

没有存在什么希望,又怎么会有失望这种情绪,何况自她到这里以后,又在苦水泡了很久,对那个人就更没有什么感觉了,她只知道要活下去就要拼尽全力。

“见过大姑娘。我们是奉大老爷和老夫人之命来接姑娘的。”池德顺的声音很沉稳,没有丝毫的感情起伏,就如同背书一样生硬,落在小雨的耳朵里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且他把“接姑娘”三个字咬得很重。

小雨的脸上的喜色一点一点的褪下去,回头看着自己的娘亲包氏声音都颤了起来,“来接我得?那、那我娘亲呢?她怎么办?”她说着话指了指包氏,泪水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

池德顺再次欠欠身子,声音里没有丝毫起伏,“姑娘,您是叶家的子孙当然要回到叶府,但是洪夫人有儿有夫,怎么能为了大姑娘抛家弃夫呢,您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他说完抬头看了一眼包氏,目光里有着深深的鄙夷。

小雨注意到他又这次又把“文夫人”三个字咬得极重。

包氏低着头搓着自己的衣角,声音小小的说:“我不去,我不去的;我现在是洪包氏,我是洪家的人。”话是如此泪水却已经落下来,就算是知道洪昆在叶家的人走后,会因为她落泪打她个半死,她也忍不住那阵酸楚。

因为孩子命苦啊,没有亲爹疼爱不说,还遭继父嫌弃被迫到那种地方去做工,是她这个亲娘没有本事,连自己的女儿也护不住。

如今要她眼看着女儿离开,相依为命十几年她怎么舍得?

可是,老天听到她的祈祷,让叶家的人来救她的小雨,她不舍得也要舍得啊,所以在酸楚中她还带着三分的欣喜。

第4章 嘱咐

小雨抿着唇想了一下,突然大哭道:“娘亲不走,我也不走。”她一把抱住包氏的身子,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落。

洪昆和乌氏同声惊呼:“唉哟喂,我的大姑娘你说什么胡话呢……”

小雨却是不管不顾地道:“不是还有休妻吗?二娘不是被原来的相公休了,才嫁进洪家来的,爹你就不能休了我娘吗?”

乌氏被休后再嫁入洪家的事,镇子上人人都知道,却被小雨这时喊了出来,让洪昆脸上有些挂不住。

“死,大姑娘,你二娘怎么能跟你娘比呢?”他原本想骂小雨,但想到叶家许的那些好处,急忙改口道:“大姑娘的娘是我洪昆的妻子,你二娘就是个妾算不得什么。”

“哎呀,这些跟你一个小姑娘也说不清楚。”洪昆又摆了摆手,看向包氏道:“你还不好好劝劝大姑娘。”

小雨听了洪昆的话,心里立即明白了,这里面洪家怕是会得到不少好处吧,不然洪昆不会那么着急,乌氏听他贬低自己也不会安静地没闹。

虽然她也知道,要叶家的人一起带走自己的娘亲有点难,可是,她还是得试一试,哪怕明知道她不能回叶家,只要离开洪家这个虎狼窝也是好的。

包氏被小雨哭得更为心痛,十几年来如果不是有这个女儿她早就死了,但是身为娘亲不上都得为儿女着想,怎么可能会因为不舍而害了女儿?

“我、我来劝劝她。”包氏对看过来的众人点了点头道:“她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不过,会想通的,你们等一会儿,我去给她收拾点东西。”

她一面抹着泪一面拉起小雨的手,进了房间,她要借这个机会好好的劝一劝女儿趁眼下赶快离开洪家。

小雨一路哭着:“我不去,我哪里也不去,我就跟着娘……”

一进门却不哭了,看看外头没有人,她立时关上门道:“娘,我知道我应该去,可是我不放心你,我想试试能不能借着这个机会让你和小弟也离开洪家。”

包氏还没有开口相劝呢,就听到女儿说要去,吃惊了一下,随即叹口气明白过来,这几年遇事拿主意的人经常是小雨,她都忘了她的女儿是个极有主意的人。

只是她又轻叹道:“傻孩子,洪昆不会轻易放我走的,何况还有新禄在,娘也舍不得离开他。”

说着又似想起了什么一样,脸露恐惧地道:“可是你不一样,这次你必须走,因为洪昆和乌氏已经打算把你卖进万花楼去开脸接客了,是娘没用,娘拦不住他们。”

小雨听到并没有半点惊讶,只是冷笑两声:“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她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平静地道:“现在银子还没攒够,我们根本走不了,原来我想就拼一把的,现在叶家倒是个好机会。”

说完,她又叹了口气道:“可是,叶家那里接我去也不知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当初不要我们就是因为要攀高枝吗?现在怕是孩子都有好几个了,那么这么突然地接我去又想干什么?”

包氏茫然地摇头。

小雨也没指望自家的包子娘亲能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坚定地握着包氏粗糙的手道:“娘,我也知道这次要带走你有点儿不可能,所以,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再想想办法,一定会来带你离开洪家。”

“不,不要为我跟叶家来的人闹,万一失去这次机会,你会万劫不复的。”包氏急切地摇头,“何况新禄还在这里,洪昆也不会放我走的,你就不要管娘了,这是娘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小雨知道现在容不得她多说什么,只是重重地握了握包氏的手,坚定地道:“好,现在我不跟他们闹,现在我成了叶家大姑娘,想来洪昆他们也不敢对你和小弟如何了,等到我弄到足够的银子,就马上来接你和小弟。”

顿了一下,她又不放心地说:“娘,我走了你记住我的一句话,应该硬气的时候就要硬起来。”

最后,小雨又从身上拿出一小袋子的铜钱,“这个是工钱,你把它交给洪昆那只疯狗,其他的你要自己小心了。”

她没有把自己和韦东风“赚”到的钱给包氏,因为她知道包氏根本保不住那些钱,那些钱最后给她招来的只有一顿毒打。

说完,她又把自己狠狠投进包氏的怀里,“不管现在叶家是怎么样的局面,我必须去,这是我们唯一的活路,我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你也不要太惯着洪新禄,倒底他是洪昆的亲儿子,很多地方很像他,而且他和你又不亲,你不用为了他委屈自己。”

听了女儿这话,包氏心里有些不舒服,虽然她说的是事实,但那倒底也是她的亲弟弟,她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能这么说他。

刚想出言反驳,就听小雨又说:“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等我有了能力,一定把你接出洪家。”

听着女儿絮絮叨叨地嘱咐着自己,包氏的泪水再次流下来,哽咽地说:“我都知道,你、你在叶家要小心;现在的叶家不比从前,家大多了规矩肯定更多、更重,你事事处处都要仔细,要知道你这次去叶家肯定不是去享福,不小心一样会丢了性命或是被人卖了的。”

想到女儿可能被叶家卖掉她心头一抽,随即劝自己,至少不会是青楼!

可能会去什么人家做妾、或是给老头子做填房,但总比去青楼强吧?谁让她这个做娘的没有本事,连女儿的周全都护不了呢。

包氏又捧起女儿的脸来继续叮嘱道:“叶家人人都揣着自己的心思,你是外来,他们不会那么容易接受你,你在那里的日子也会很苦、很难,娘也不舍得你,可是娘没有用,保不了你。所以,不管有多少委屈你都要忍下来,真忍不住的时候就想想娘和你弟弟……”

说着说着包氏抱住女儿就哭起来,说得再多有什么用呢,女儿这一去就是孤身一人。

没有母亲傍身的小雨,进了池家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第5章 试探

包氏也知道不能拖得太久,她抻了抻小雨的衣服,擦擦自己的泪水道:“走吧,让他们等得久了不好,到了叶家一切小心,少说话,受委屈的时候就忍忍,不要再使野性子,知道吗?大户人家规矩多,你要用心学。”

一下子要送女儿走,包氏感觉有太多的话要叮嘱,自穿衣吃饭到接人待物,还有小雨应该如何和她的父亲相处,她每一样都感觉叮嘱的不够。

虽然现在的小雨早就不用她操心,反而是女儿在保护她、养她,但是她做母亲的心还是有着太多太多的不放心,不为什么,就是不放心。

门一开,正和乌氏打了个对脸,也不知道她在这里站了多久。

乌氏见小雨朝自己看过来,忙赔笑道:“我也是刚过来,那边池大管家叫我来看看你们母女谈得怎么样了。”

小雨冷哼了一声,也不怕她听到刚才自己跟包氏说的话,直接推开她,就往外面走去。

这时包氏也从屋里走了出来,路过乌氏身边时,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却还是紧紧地跟着小雨跑了出去,将手里的东西暗暗塞在她手里,轻声地道:“这块玉佩是你出生时,你父亲留给你的,想来你去了那边,他们也会向你要个凭证,有了这块玉佩,他们就不会太为难你了。”

小雨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玉塞进怀里,看着正急得团团转的洪昆,眼露嘲讽地道:“要我跟顺伯他们走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得答应我几件事。”

洪昆现在只求小雨能答应,且不再吵着要包氏一走,便忙不迭地点头道:“行,行,一百件都行啊,我的大姑娘。”

他原来养大小雨就是想把这丫头卖进万花楼,可是没想到她竟到是叶家的大姑娘,而且这个看起来很有钱的叶家还找上了门,要接回他们的大姑娘。

当然叶家也答应会给他一大笔的谢礼,因为他为叶家养姑娘养了很多年啊;如果小雨不走,叶家不可能承认小雨是他们家的姑娘,他就半点好处也捞不到。

相比起叶家给的银子,万花楼里的卖身银实在是少得可很,他自然不会放在眼中。

小雨指向乌氏道:“我要她和她女儿这三年来做得所有衣裙。”

“洪小雨,你个死丫头,别太过份!”随着洪春儿的话音刚落,清脆的掌击声响起,洪春儿不可置信地后着自己的半边脸,看着眼前的父亲道:“爹,你咋打我?”

“臭丫头,大姑娘的闺名是你随便叫的吗?”洪昆讨好地看了小雨一眼,随即瞪着眼睛喝斥着自己的女儿,“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滚一边去。”

乌氏见女儿吃亏,忙将她拉到身后,对小雨露出笑脸道:“大姑娘,你春儿妹子不懂事,你别跟她计较。”随即又笑道:“大姑娘,您是到叶家享福的,叶家什么没有,您还要我们的衣裙干什么呀?”

小雨不理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洪昆,“我要她们母女三年来新做的衣服,行还是不行?”最后几个字是一字一顿时地说出来的。

此话一出,池德顺和全婆子对视了一眼,心中冷笑,倒底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女孩子,叶家什么没有,居然有脸跟个姨娘讨衣服。

不过显然洪昆会满面足她的这个要求,他们也乐得在旁边看戏。

洪昆听了立即瞪向乌氏,“没听见大姑娘的话,还不去拿衣服?”

乌氏听了只得不情愿地去屋里把自己和女儿的衣服都抱了出来,洪昆一把夺过来,亲自交到小雨手上。

小雨翻看了一下,料子不算太好,但却比她和包氏身上的粗布衣裳强太多了,她的唇解勾起一抹弧度,对洪春儿勾了勾手指,一脸和气地叫道:“你,过来。”

洪春儿一时没反应过来,却不料洪四一把拽起她的头发,把她拽到小雨面前,怒道:“臭丫头,发什么愣啊,没听见大姑娘叫你吗?”随即又对小雨换了张笑脸道:“大姑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她做。”

小雨也不多话,把手上的衣服扔到洪春儿怀里道:“你,把这些衣服都撕烂了,记住要撕得拼补不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乌氏和洪春儿同时问,这可是她们才做好的新衣啊。

“没什么,我就是想听撕衣服的声音。”小雨满不在乎地说,然后看向洪昆道:“不行吗?”

“行,行,行,怎么会不行。”洪昆上前一脚踢到洪春儿小腿上怒道:“大姑娘想听,你就撕给她听,废什么话,快撕!”

洪春儿边掉眼泪边撕衣服。

立时,屋里响起布帛碎裂的声音,小雨却看似不经意地看了看池德顺二人,见那二人面无表情地坐着,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心中大定。

她现在能确定,叶家是真的要接自己回去,虽说接她回去不一定是好事,但至少现在他们是必须把她给接回去,而且不会是是做个下人什么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任由自己这么胡闹。

但是小雨必须知道他们的底线在哪里,而且还不能让他们对自己起了防备之心,不然将会给自己今后在叶家的生活,带来不小的麻烦。

这时,正好看到乌氏朝自己狠狠地瞪过来,小雨立即喝道:“瞪什么眼睛,你还想打我啊?来啊,来打我啊。”小雨突然冲到乌氏面前,把脸伸到她面前哭道:“这些年来你少打我了吗?现在我亲爹的人来接我了,你还敢当面瞪我,你……”

小雨这话一出,逼得池德顺不得不站出来,对洪昆道:“洪爷,这事你得给我们大姑娘一个交代。”以前的事他不想管,毕竟叶家有一个女儿在这种家庭长大,让人知道了,对叶家的声誉不好。

不过现在……他也是没有办法。

洪昆见池德顺的脸沉了下来,不由得脑仁发疼,回身就给了乌氏一个巴掌道:“你是什么人,还敢瞪大姑娘,还不给她赔礼。”

“我要她跪下。”小雨停了哭声,叫道:“我要她跪着给我娘磕头。”小雨怕自己走了以后,乌氏还会像以前一样欺负娘亲,于是决定找找她麻烦,同时也是为了试探池德顺二人。

第6章 男女有别

乌氏见所有的人都不说话,又看了一眼包氏,这么些年来,只有包氏在她面前低头的份,现在叫她跪包氏,她还真拉不下这个脸。

难道就因为现在小雨成了叶家大姑娘,她就要给包氏当粗使丫头吗?

洪昆见乌氏迟迟不动,赶紧上前就给了她两脚喝道:“没有听到大姑娘的话嘛,你以为你是谁?左不过是个妾,小心明儿卖了你换米吃。”

小雨看了看池德顺,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却在看向自己娘亲时,眼里透出浓浓的不屑。

乌氏也是深知洪昆脾性的,今天如果她不跪,这一顿打是跑不了的,何况——等小雨走了,今后对包氏什么态度,她又怎么知道?

想到这里,她自以为聪明地乖乖给包氏跪下,“姐姐,妹妹知道错了。”

这时洪昆又给她一脚,“以后给我本份点儿,家里事情都给我弄得妥当些,不要累着我们洪家的夫人。”训斥完他对包氏笑了笑,还扶包氏坐到椅子上,再看向小雨一脸的笑,那意思就是在问——这样可以了吧?

小雨也不搭理他,直直地看着乌氏道:“我现在姓叶,是叶家的大姑娘,你别以为我走了,你怎么对我娘都可以,我一定会有办法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说着她一把揪起洪昆的衣领,恶狠狠地说:“相信我,要是让我再知道我娘受一点委屈,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池德顺咳了两句:“大姑娘,她怎么也算是大姑娘的长辈,咳,曾经的长辈,依小的看不如……”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很明白。

池德顺应该是在暗示小雨守规矩——尊长辈,并不是为了尊洪昆和乌氏,而是指叶家的那些人。

小雨冷笑着记下了。

她一把推开洪昆看着乌氏说道:“以后家里一切活都归你和你女儿做,伺侯我娘有什么不周到的,让我知道把你们娘俩一起卖到万花楼去。”洪春儿想反驳什么,却被乌氏死死按住,自己唯唯喏喏的答应了。

“大姑娘,我们是不是该启程了。”一直没说过话的全婆子开口催促。

小雨听了却是马上摇头:“不行,我还有一个朋友,要去告别一下。”

“咳,大姑娘,您现在是叶家的大姑娘,怎么能单独出去会客?”池德顺当然不同意。

他真得没有想到这个大姑娘如此的麻烦,要教训洪昆和他的小妾他能理解,可是非要去和什么朋友告别,有这个必要吗?

小雨听了这话看着池德顺,盯着他半晌看他还是低着头欠着身子站在那里,摆明就是不会妥协,定要自己现在就走人。

小雨眉一皱脸一扁道:“那我不去叶家了。”说完对包氏招了招手道:“没有的话我就去上工了,万……”

洪昆连忙拦住她的话头,“大姑娘,您父亲还在等您,家里还有诸多的长辈都在等您,不能让长辈久等啊,还是和大管家去吧,那个谁那里,回头我们会和他说一声的。”

小雨眉头一挑,秒懂,原来叶家的人不知道自己在万花楼做工。

于是她眼睛转了转,她狠狠盯了洪昆一眼,也没有再往下说,倒底自己娘亲还在人家手中,但是她这次不能如了池德顺的意。

便故意跺起脚来耍赖道:“我就是想和朋友道个别,有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不行,不行我就不去了,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现在我要去上……”

上工的工字没有吐出来,洪昆已经急忙接过话去,“大姑娘,不要使性子了,啊!”说完他看一眼包氏,想到妻子从来没有主意,就只能自己上前劝池德顺,“大管家,那也是大姑娘自小长大的朋友,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告别也是人之常情嘛。”

池德顺看着小雨,最终只能欠了欠腰,“大姑娘,半个时辰后我们启程可以吗?”

“好。”小雨答应往外走,“你们在这里等我,如果回来的晚了你们也不用着急,我不会迷路的。”

池德顺紧走两步,突然问了句,“大姑娘,您那位朋友是男是女?”

“男的。”小雨不想说谎,这种事情叶家一查就能查到,何况就算池德顺问洪昆,他也不会帮自己骗他,所以还是老实说的好。

说完就要走,却又被池德顺拦下,“让全妈妈侍候姑娘一起去,毕竟男女有别。”

“不用了,什么男女有别!”小雨转头看他一眼,“以前我们天天都在一起玩。”

“那是以前,可现在姑娘是叶家大姑娘了,就要谨守男女之防。”池德顺面无表情地说。

“那这样的话,我不回叶家了。”小雨红着脸吼道:“还没离开这里呢,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说着她又指向洪昆,“这个也是男人,我也天天见,你会跟我说,要守什么劳什子的男妇之防吗?”

洪昆没想到小雨还会扯上自己,脸色有点难看,但要命的却是,如果小雨把池德顺惹毛了,他改变主意,不打算接走小雨了,自己那些好处就全飞了。

而看那死丫头的样子,是一定要去跟韦东风那死小子道别的,如果她和池德顺都不退一步的话,最后损失最大的是自己。

于是他心思急转之下,忙把包氏拉了出来,“大管家,小的知道府里规矩多,虽说那人也只是大姑娘的玩伴,但您也说了,男女有别,不如就叫小的的媳妇陪大姑娘一起去。”

池德顺看了包氏一眼,终究还是退了开去,却还是嘱咐道:“请大姑娘早去早回,劳烦洪夫人了。”

对于洪昆让包氏陪自己对找韦东风的这一做法,小雨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会来这么一招,同时心中也冷笑。

洪昆是个什么东西,她早就把他看得透透的了,如果说他是出于好心,这话骗鬼,鬼都不信,倒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更让人信服一点。

他大概也怕池德顺一怒之下就不带自己走了,然后先前许给他的好处都飞了。

至于为什么不让乌氏或洪春儿陪她,大概也知道自己是不会愿意的,所以就只好扯出自己的娘来了。

第7章 我,走了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可以在韦东风那里再跟娘说几句体几话,想到这里就拉着包氏蹦蹦跳跳出了门。

韦东风和原主一起长大,帮了原主不少忙,三年前他娘死后家里就只有他一人,后来两人就搭档去街上行骗。

先由小雨在万花楼瞅准了人,然后两个人一起准备骗人的东西,然后装扮成各色人等去骗些银子用,有时候他们在填饱自己肚子的同时,也会偶尔接济一下比他们还穷的人。

这几年里她给他存下二十多两银子,要走了总要交给他,并且也要好好的叮嘱他,以后没有她看着他,要好好的过日子。

到了韦东风家里,她让包氏在外面等着,自己一把将喝得半醉的韦东风拽起来,把手中的钱袋子塞进他怀里,他就是一惊,瞪着小雨道:“他又打你了?”

韦东风和原主一起长大,帮了原主不少忙,三年前他娘死后家里就只有他一人,后来两人就搭档去街上行骗。

先由小雨在万花楼瞅准了人,然后两个人一起准备骗人的东西,然后装扮成各色人等去骗些银子用,有时候他们在填饱自己肚子的同时,也会偶尔接济一下比他们还穷的人。

到了韦东风家里,当小雨把装银子的袋子塞给他时,他第一反应就是,洪昆又打小雨了,“他又打你了?”

“没有。”

“那你……”

“韦东风,好好拿着这点银子,帮个小买卖。”小雨叹了口气,“别再干骗人的营生了,总有一天会被人抓到的,还有,以后帮我照顾好我娘。”她看着门外的包氏道。

“怎么回事?”韦东风一改嬉笑的面容问,“洪昆真的要把你卖了?你等着,我叫上几个兄弟找他算帐去。”

“不是。”小雨咬了咬下唇道:“我亲爹找来了,要接我回去,回京城去,我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他们不让我来给你告别,是我硬跑出来的。”小雨一口气把话说完,她知道自己的时间有限,只能长话短说。

韦东风看着她半晌也没有说话,直到看她要转身了,才一把拉住她,把装银子的袋子塞进她手里,闷声道:“你拿着。”

“可这是你的。”小雨有些吃惊,同时也慌忙把手上的钱袋子塞了回去。

“给你,你就拿着。”韦东风却不而烦地道,他平时能说会道,此时过了好半晌才挤出几个字,“用得着。”

小雨看了韦东风半晌,见他一直仰着头,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跑了。

待到小雨跑远,韦东风才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轻轻的、坚定的说道:“小雨,你等我,我去京城找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小雨的事情他都知道,就像他的事情小雨也都知道一样;所以小雨不用说什么,他也知道小雨去叶家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就算小雨没有对他求援,但是他也不能让小雨孤身一人去京城,举目无亲被人欺负;有他在,谁敢欺负小雨都要问过他的拳头。

小雨的泪水一面跑一面流下来,为了这座小镇,也为了韦东风这个从小陪着她、任她欺负,却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和人拼命的朋友:别了,永远。  

包氏在后面追着,喊着,也没让小雨停下来。

直到现在真要离开了,她才发现除了洪昆和乌氏外,对这个小镇她有的只是不舍,而不是恨意。

就算是万花楼的大门,看起来也是那么的亲切,想起那个老鸨的吼叫,其实她也只是扭扭自己的耳朵,并没有真正打过她,也不曾找洪昆告过她的状,现在想一想也是那么的不舍。

直到这时,包氏才追上小雨,而万花楼的老鸨也正好自侧门出来,看到小雨愣了一下然后吼起来:“还不去……”看见包氏时,她愣了愣。

“胖妈,我要走了,你要多保重。”小雨第一次对鸨妈正正经经的说话,没有嘻皮笑脸,也没有故意做出来的讨好样子,郑重的行了一礼:“谢谢您这些年来的照顾。”

老鸨真正的愣住了,看向包氏,然后再看着跑掉的小雨,她才喃喃的说:“还是被卖了吗?”小雨已经跑得听不到了。

快到家门口时,小雨抹掉了泪水,再拉下包氏的头,帮她擦干脸上的泪水,“娘,别伤心了,我会好好的,你也一定要好好的,有事就去找韦东风,那小子虽然有时候不靠谱,但至少比洪昆靠谱。”

“我知道,我知道。”包氏也知道时间不多了,一个劲儿的点头,“你别太担心我们了,你在叶家一定要小飞心,啊!”

小雨也使劲地点了下头,随即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然后再笑一次、又笑一次,这才拉着包氏进了洪家,对着迎上来的池德顺微笑着说道:“我们,可以启程了。”

为了活下去,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不让她的娘吃苦,她必须要离开这里;而这一离开她是不会再回来的,有机会她也不会再回到这里来生活。

然后她又向包氏缓缓的拜了下去,认认真真的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每一个头都磕得嘭嘭作响,“娘,我走了,您一定照顾好自己。”磕完头她又扑到包氏的怀中,狠狠的抱了她一下,然后站起来努力让自己维持着微笑:“我,走了。”

洪昆和乌氏连忙过来:“大姑娘放心吧,你娘还有我们照顾呢。”

小雨看看他们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站在包氏旁边的小男孩道:“新禄,照顾好娘亲。”

小男孩只是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小雨本也不指望他回答,再次深深地看了包氏一眼,头也不回地出门了,她现在已经没人第二条路可走了,所以只能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努力地把这条灰暗的路走成金光大道。  

第8章 进府

直到上了马车,小雨才发现,原来这辆宽大的马车就是一开始自己回来看到的,原来是属于叶家的马车,怪不得会停进巷子里呢。

上了马车后小雨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虽说那个全妈妈和她一起坐在马车里,但却也没有理会她。

其实小雨心里是伤心的,为了包氏,也为自己未来那不可预知的生活,可是她来到这里就给自己定下过规定,不能一个人伤心太久,就算是遇到再难的事,只要笑一笑,总会给自己带来点温暖和希望。

所以小雨努力的自伤心中挣脱出来,开始看向车窗外的景色;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意思,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没有什么看头,不知不觉中她就睡着了。

马车并不如小雨想像中那么舒服,一个小小的颠箥让她的头撞到车厢上,使她醒了过来。

此时马车外传来全妈妈的声音,“大管家,你说我们这位大姑娘会听话吗?看上去倒不像个没性子的。”她竟不知何时钻到车外去了。

不过也好,趁此机会,自己也可以偷偷听一下,他们两人的对话,说不定能得出什么让自己有用的信息呢。

池德顺咳了两声:“大姑娘的事情自然由府中的老爷夫人们来安排。”

他说完静默了一会儿才轻轻的一叹:“你说话小声点儿,万一车里的那位醒过来呢?我也担心啊,但是眼下府中的情况你也知道一些,不要说是我们这些下人了,就算是老爷如果不是没有法子……”

小雨听得心沉了下去,虽然池德顺没把话说完,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不难猜出,叶家接她回去果然是有猫腻。

那么,叶家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叶东明没有办法可想,而非得接她回去才能解决呢?

最让小雨心里打鼓的就是,听池德顺他们的话,他们似乎对自己已经生出了一丝防范之心,自己已经很小心了,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这两人的眼睛?

在叶家另有所图的情形下,还没有到叶家就让人生疑,真不是好事……

池德顺虽然只是叶家的仆从,但小雨知道叶家既然派他来接自己,应该是叶东明、及叶家很多人都信得过之人,到时候他的一句话足以决定她在叶家众人心中的印象。

初入叶家就让叶家的人对她心怀戒备,就意味着她在叶家的日子不会好过。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要怎么做呢?

久在市井之中混生活,小雨和韦东风之所以能屡屡骗人得手,就因为对方没有防备,从前他们倚仗自身就是小孩子,现在他们总会扮成老人家或是病人。

为得就是要示弱,要让他们盯上的人不会对他们生出防备的心思来。

做过的事情不可能再有改变,但是人的印象会改变的。

小雨的眼睛眯了起来,开始思索对策,她面对叶家根本没有什么优势,能利用的也只有他们对她的不了解,要让他们不设防,她才有机会做点什么。

感觉到危险,小雨才真正的摆脱了伤心,头脑清醒过来,此时她才真正体会到高门大户里的步步危机。

小雨的眼睛眯了起来,开始思索对策,她面对叶家根本没有什么优势,能利用的也只有他们对她的不了解,要让他们不设防,她才有机会做点什么。

感觉到危险,小雨才真正的摆脱了伤心,头脑清醒过来,此时她才真正体会到高门大户里的步步危机。

到了晚上马车驶到一处大宅子前,被马车颠得头晕眼花的小雨,听到池德顺说是县大老爷家的一处别院,她也无所谓,反正只要不住在露天就行。

而且他们也只在这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不过之后的日子,那全婆子全程陪同,坐在马车里陪着小雨,也或许是监视。

小雨在没弄清楚全婆子真正身份时,她也不敢打听的太多,免得引来池德顺更多的怀疑,因此和她的话并不多。

一路无事就是赶得太急,每天马车奔得那叫一个快,颠得小雨到了客店中是倒头就睡,骨头没散掉她都认为是奇迹了。

一行人总算是平平安安的赶到了京城,只是小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赶得这般急倒底池家出了什么事情?!

太阳快要西沉的时候,一行人终于赶到叶家门口,小雨的心紧了一紧,不知道叶家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不要看她在包氏面前那么有主意,事实上她还是个半大姑娘,哪里会真得什么都不怕呢?只是没有其它的路走,不得已才跟了来到叶家而已。

马车在大门前停了停,池德顺和人说了几句话,就赶着马车直接进了府。

马车再停下来的时候,小雨从车帘的缝隙里看到了一道垂花门,马车此时就停在了垂花门前。

门里早等着一些仆妇,看到马车后都涌过来请安,她们并不是先问车中小雨好,反倒人人争着给池德顺行礼。

车中的小雨听着车外的喧闹声,眉头微挑,忽然间微微一笑,挑起了帘子来问道:“到了?累死我了,有吃得没有,我要饿死了。”完全是一个娇憨地不知轻重的乡下丫头的形象。

池德顺欠了欠身回道:“大姑娘,已经到府中了。”

说着又指着面前一位瘦瘦的妇人说:“这位杜嬷嬷,以后就是大姑娘您的贴身嬷嬷,大姑娘的起居等等都由杜嬷嬷来负责,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她去做。”

他的意思很明白,把她接到叶府后,她的生活就跟他无关了。

说完这话,也不待小雨有什么反应,他就赶着车子离开了内宅,连同那个全婆子也没留下,看来那婆子不过是个无关轻重的粗使婆子。

杜嬷嬷上前给小雨见礼,声音很尖细,“大姑娘一路上累了,先让奴婢们服侍您洗漱更衣,然后再去给太夫人、老夫人、老爷夫人们请安,用饭的事情,就看太夫人、老夫人或是老爷夫人……”

小雨撇嘴跺脚道:“我要先吃饭、要吃饭。”她就是想看看叶家突然塞个老嬷嬷给她是什么意思,虽然她知道很多大家小姐身边都会有贴身的奶嬷嬷,但她却不喜欢成天被人看着,何况观杜嬷嬷的面相,就让她极为不喜。

弃女嫁到:腹黑世子来接驾 主角: 叶雨凝, 楚玉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