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慕少独宠妻 主角: 林曦夜, 慕云天

腹黑慕少独宠妻 主角: 林曦夜, 慕云天


第1章 重生坟场悲歌(一)

帝都,清晨。

岳晓彤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窗户边,满脸微笑的将手中刚刚剪好的喜字贴在窗户上,眉眼之间全是一份柔情。

明日就是她的大婚之日,她终于可以做一个幸福的新娘,盼着这一刻盼了很久。虽然简朴,但心却无敌的富足。

叮咚,一阵敲门声音撞进了她的耳膜,更带起了一份甜蜜的滋味。

拄着一根拐杖,脚虽然不便,却丝毫不妨碍她的一份好心情。

打开了门,果然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温暖和煦的男人站在门口。他的手中捧着一大把黄菊花,每一朵都开得十分的淡雅饱满,一如现在的心情一样明快欣然。

“星辰哥哥,你总是这么周到,谢谢你。”

接过了花,岳晓彤大眼睛里面的温柔已掠过了一片光泽。

男人走上前,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抬眸就已经望见了窗明几净的玻璃上多了那几枚大大的喜子,“很好看。”

“啊?”

女孩抬头,男人眼底里面的那一份光越加地深厚温情。

“我说你。”

女孩微侧过视线,俏颜眉梢间透出一份不经意暗淡阴影,“再怎么美,都是一个瘸子。”

忽地,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只大手轻抚在她的后脑上,温醇的话透进耳窝,“别想了,世上本没有完美无缺,而你就是我心底最好的一个你,无人取代。”

一份温热的湿度瞬间映了晶亮的眼瞳,“谢谢你,星辰哥哥。”

也不知谁靠前,俊脸一低,棱角分明的唇就要落在那花瓣一样的嘴上时……

突然。

“小姐,你当心……”

有人打扰,以至于让在门口温存相依的男女羞涩的撇开脸。

岳晓彤也已经斜睨看到了来者,是已经回归楚家豪门的同母异父的妹妹楚暮雪,以及楚宅的管家楚青。

她清晰地看到了妹妹那绝美无瑕的脸上的那份风华绝代,只不过她的眼睛确实有点黯然失色。因为她的眼色都是灰蒙蒙的,连着眼珠子都是暗灰无光的。

上天像是故意给她们姐妹俩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她们都纷纷落下残疾。妹妹的眼瞎是天生,可是她的腿瘸却是因为妹妹……但她从来就没后悔过。

“雪儿!”岳晓彤很快在沈星辰的拥揽下,朝向身形消瘦的楚暮雪走去,“你怎么上来呢?打个电话就好了。”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刚刚你们是在亲吻吗?”

“……”

“抱歉,我什么都没看见。”

楚暮

姐姐说他很好,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男人,她很幸运能够遇到他……

话语里面飘浮着一份淡淡的哀愁,一时间染着空气都显得有些尴尬。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妹妹,我们走吧?”岳晓彤上前一步,轻揽着楚暮雪的肩膀。她能够感到妹妹的柔弱,虽然回归豪门,可是她仍然是需要人呵护备至啊!

“嗯。”楚暮雪带着一份矜持,柔柔浅笑。

脑子里总是在想着,此时,姐姐所说的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他到底长得怎么样子?他的眼睛里到底是否真的只有姐姐一人?

要上电梯的那会。

“彤彤,我陪你一起去吧。”

男人的声音温存地响在这片空气中。

“看来姐姐总是最惹人心疼的,片刻的分别,星辰哥哥就舍不得了?”楚暮雪半开玩笑的轻轻说道。

岳晓彤看了眼沈星辰,十分婉转的望着右臂簇拥的菊花,“星辰哥哥,谢谢你的花,可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和妹妹陪着母亲说很多很多的话。”

“嗯。那我不打扰你了,好好照顾自己。你回来了给我电话,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岳晓彤愣了下,“是什么?”

“等你回来……再分享。”

而一直听着他们对话的楚暮雪,脸色却是越来越灰白。

沈星辰目送着姐妹俩离开,那一刻望着那一辆豪车的远去,眼底里面的光芒也渐渐的涣散开去。

天陵墓园的坟头。

姐妹俩相依的站在那坟前,一如往年的那个时候一模一样。除了对母亲的相思,更是对现实的一些感慨。

“姐姐,你明天就要和星辰哥哥结婚了,可是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不知道光说一些祝福的话,姐姐会不会觉得寒酸?”楚暮雪轻幽幽的声音带着一丝阴郁,那绝色的脸庞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明朗。

“妹妹,你怎么会这样说?”岳晓彤看向她,突然间,感觉她心里像是有情绪,可是望着她这一张绝美的脸,她就越来越看不懂她。

只因为自己的大婚,所以,她便触景伤情了吗?

可现在身在豪门的她,若是想要结婚,想必不过有多少困难?毕竟,楚家可是帝都的豪门望族!多少人想去巴结都巴结不来。

楚暮雪看向岳晓彤苦涩地笑了笑,那娇弱的脸上掩饰不住的虚弱,“姐姐,我就快死了。”

这句话就像一阵惊雷击在了岳晓彤的心上,“你说什么?”

楚暮雪紧紧的咬着唇,一手无力地搭在了墓碑上,像是极力忍着此时虐心的痛。一张灰如骷骨的面色苍白得吓人。

岳晓彤已经很快扶住楚暮雪的肩膀,“雪儿雪儿,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可她分明就看到了楚暮雪苍白的脸色比那墓碑的颜色还要凄凉。那手指的关节竟映出了丝丝白骨。让人看着有点毛骨悚然。

“雪儿,你别吓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去之前不是好好的?”岳晓彤突然间有些恐惧。她看到了最亲爱的妹妹脸上渐渐映出的那一份血丝,那像最终夺取她生命的一道催命符。

楚暮雪仍然柔笑着,突然反手抓住了姐姐的手臂,“姐姐,若是八年前,你不冲进那片火海,也许你这腿就不会被着火的横梁压住,你就不会瘸,姐姐,你恨我吗?”

“……”

“姐姐,若是两年前,你没有和我交换身份,把豪门的机会让给我,也许现在,你会过得更幸福,姐姐你恨我吗?”

“……”

她仿佛发自内心的话却让岳晓彤听着无语哽咽,“你快别说了,妹妹,姐姐怎么会恨你?”

看来长久的黑暗真的是吞噬灵魂的恶鬼。她若能看见,该有多好……

“你不恨我?”楚暮雪像是不可思议的一怔,一只纤手紧紧的抓着姐姐的肩膀,走步的脚位微微的靠着墓碑处,让对方的身影遮住自己,如瀑的长发搭住半脸,看不清脸色,“姐姐……可是……我看不见你的表情,你是真的不恨我吗?”

岳晓彤正欲回答。

砰!

一阵气浪夹杂着极强的穿啸声划破这坟场冰冷的空气。

剧痛袭住了胸口!

岳晓彤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立即沾染了一手的血。身体摇摇欲倒,她不可思议的侧过头来望向那开枪的人。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此时他就拿着枪对着自己。神经伴着这一分裂,心的剧痛都快要崩断。

她认得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楚氏的一家之长,楚政华!

“为什么?你要杀我?”岳晓彤整个身体都快要倒下去。她使劲的咬住了嘴角。脑子里似乎所有的美好,在这一声枪响时,统统濒临破碎!

那一切就真的如海市蜃楼,瞬间化为泡沫。

这位开枪的中年男人朝她走了过来,炯炯有神的鹰眸里面带满了一份冷酷和绝情,“因为,我要用你的血你的眼你的心来救我的女儿!”

“……”

“因为也只有你,才能救我的女儿。”

男人的狠绝带着一份不能挑衅的威严。

第2章 重生坟场悲歌(二)

可他的话却是听的岳晓彤肝肠寸断。只有她才能救他的女儿?他真要自己死吗?可他知不知道,她才是……

剧痛裂身,自己的时间已不多了。可是那满腔的愤恨却是在这个时候,齐齐的涌了上来。

突然间。

“爸爸,她……也是你的女儿呀。”一个颤抖的声音心虚的插入其间说道。

岳晓彤摇摇欲坠的身体也已被另一个女人给扶住。

最终,岳晓彤倒了下来,也带倒了羸弱单薄的楚暮雪。两个女孩一起摔在地上。

男人这个时候震了一下神经。不过很快回想起了一些事情。他没忘记放在自己办公桌上面的两份血液检测报告。

上面记录的很清楚,谁才是他的女儿?只有谁才能够救他身患绝症的女儿?

男人走近楚暮雪,将大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低沉浑厚的声音里面带满怜惜,“你啊,就是太善良,只有用她的眼,用她的血,用她的心,才能够让你重生啊!知道吗?爸爸须要你,整个楚氏家族都须要你!”

“可是爸爸……我不要这样,你放过姐姐好不好?”楚慕雪抬起头来,一片灰蒙蒙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一份朦胧而又晶莹剔透的光泽。

男人的嘴角边僵硬的抽动了一下,两个字冰冷的弹了出来,“不能。”

接着低下头,看着那已经倒在地上的岳晓彤。大臂一挥,“来人,拖下去,准备手术。”

垂死的岳晓彤在绝望中,带着满满的恨意与不甘!

只因为她的善良,才沦落到如此剥眼抽血挖心的地步吗?

突然间,有一种到死都没办法清醒的痛!临到死都看不清一些阴谋的眼!

但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心!

因为那种人,本就是没有眼!也没有心!

暮城。

绯夜骑士,暮城著名的销金窟。

男男女女那疯狂的身姿,在这一片迷幻的酒色当中群魔乱舞。

一个包间里面却清晰的传来了一个女孩的痛叫声。

“啊……啊……”

一脚一脚的皮鞋踩在了女孩的肚子上,拼命的蹂躏她。

男人放肆无忌的淫笑扬在空气中。脚力跟着超大的音响有节拍的继续动作。

女孩脸上的金属面具早已被人掀开。掉在地上,冰冷而凄凉。

“你这丑女给人上没人上,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浪费!还不如少爷我早点送你上西天。”

女孩口鼻不知滚出了多少血,不过奄奄一息的那一刻,突然间,她闭上的双眼再次张开。一股极强的力量突然间就覆盖了双手,让她快速的直起身来,猛地抓住了男人的一只腿脚,一个使劲的扭转。

什么东西咔嚓一响。

“哎哟妈耶……”立即之男人跪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自己那一只被折断的腿。其他人全惊呆了,完全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孩。

这女孩口鼻还在冒着血,可是她的眸目却是比那夜里的野狼还要鲜亮!那狰狞可怖的半张脸,带着愤恨的望向这所有的人,让人感觉到像真的是看见了一匹猛狼。

我还活着……

第一个意识,立即映入到了女孩的意识里。

可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

嘴角上面还挂着一份腥甜,让她十分的不舒服,随手用袖子一擦,低头一看,竟全是暗红的血迹。

手掌也十分不对头,她记得自己的手是布满了硬茧。而这只手却是纤细白嫩。再次抬起头来看着这周围的男人。所有的人的脸上都透出惊恐的色彩。

难道……她是已经重生在了这女孩的身上?

“曦夜!曦夜!谁准你们欺负她的?混蛋!”唐若轩拨开人群冲了进来,刚看到林曦夜的面具被摘,血流满面时,气得哇哇大叫。

只不过蹲了个厕所上个大号而已,居然有人会欺负林曦夜?

她生平最看不得她的好姐妹林曦夜被欺负。顾不得什么,脑袋一热。唐若轩朝着一个男人脸上就铲了过去。

啪地!那男人被打的懵逼,不过立即眼冒凶光,“你竟然敢打我?不想活了。”

“呃呃……”唐若轩手上抖了抖,害怕的往后缩,这时候,才知道自己闯了祸。

这时的酒吧呈现出一片混乱。

突然,大厅的某一个角落里面的目光朝这边瞄过来。

男人的视线深邃而锐利。只是轻轻的一眼就已经掠过眼神。似乎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插曲,不值得吸引到他的注意。

唐若轩的胳膊肘儿突然间被人一拽,“快走!”

她侧过头,望向身边的女孩,直接林曦夜那一双眼雪亮的厉害。这个时候让她仿佛有点不认得她,“曦夜?”

“赶快离开这里。”林曦夜望向她,从这个女孩的眼神里面,看得出她对自己是善意的,而且从她的这一番话语,她知道自己重生的这个身体叫做林曦夜。

是老天让她再活一回了吗?好,她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你的面具。”唐若轩很快的朝着旁边的地上看去。低下腰身,就去捡那面具。

“还想走,先把老子这一巴掌还回来再说。”那被打的高个男人很快的就抬起脚来,朝着唐若轩的娇小身板子踹去。

不过这一秒,林曦夜比他还快,随手就拿起了一个板凳朝着他抬起来的大脚上挥去,轰地,直直打在对方腿上。立即将男人的腿打骨折了。

“哎哟哎哟,草泥玛的!老子闯了鬼了!”高个男人立即抱着自己的脚,金鸡独立的蹦了又蹦,整个样子搞笑极了。

趁着所有人都呆愣诧异的时候。林曦夜一把就拽住了唐若轩的手,快速的就拉着她推开人群跑了出去。

很快的,另一个男人寒光一闪,“玛的,还愣着做什么?快给我追!今晚老子一定要做了他们两个。”

“是,是,豹哥。”

很快,包厢里面的大批的人都已经追出了“绯夜骑士”。

两个女孩在夜色中奔跑着。后面的人却是紧追不舍。

前面有个分叉路口。

林曦夜停下脚步,看向身边跑得有些气喘吁吁的唐若轩,“前面街边的店子,你去躲一下。我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

“什么?”唐若轩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晃着脑袋,“那怎么可以,曦夜,我怎么能够丢下你?”

“别说了,你已经没体力了。我还有点力气。放心,我不会被他们追上。”林曦夜望向她,友善的笑了笑。

突然间觉得好像什么时候都狠不起来。但是以后,她一定会擦亮眼睛。

唐若轩咬了咬嘴角,很快将手中的面具扣在了她的脸上,挡住了她那半张丑陋的容颜,郑重的说道,“曦夜,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

心中突然有种情绪的涌动,不过很快林曦夜压制了下来。前一世的惨痛教训,已经让她懂得不能够在人前轻易的流露出情绪。

“我走了。”林曦夜转过了头去,快速的朝着前方的路继续的奔跑了过去。

留给唐若轩的只是那一份坚定又义无反顾的倩影。

唐若轩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服角,咬着嘴角的说道,“好烦,哥哥这个时候出什么差?他都不知道他的绯夜骑士简直就闹翻天了嘛?要是林曦夜有什么事情,我看他后不后悔了?”

很快的,她也没有停什么,快速的就躲进了一街边的店子里。打电话报警。

另一边的林曦夜跑到了一个胡同里。前方已经没有路了,回过头来的时候。后面的几个流氓混混就已经追上,将她堵在这里。

见到女孩已经无路可走,众人也不慌不忙的凶相毕露。

第3章 这女人真是太邪门了!

“看你往哪里逃?”一个流氓混混朝她逼近。脸上还挂着一份厌恶的神色,“若是只看她那半边脸,还真能下的去口呢。”

面具遮住了丑陋的半边脸,但是另外一边脸却是美得像天仙一样。

另外几个流氓闻言,均点点头。下流的话不绝于耳的传了过来。

林曦夜也警惕地看着他们,就在他们冲上来的那个瞬间,她眼疾手快,抄起了旁边墙角处的一根木棍。朝着最前面一个男人的身上就击打了过去。

不知道是棒子的力量沉重,还是自己的手劲儿太大,一棒子,就将冲过来的1米8高个的男人打趴在地上了。

“乖乖,还真给力啊。”林曦夜古怪地笑了下,眼底都透出了一道精光。看向其他的男人的时候,只见他们眼神里面都带着一份惊讶的感觉来。

“妈的,这丑女人,还有两下子,给我一起操家伙!”一个混混头子发火的说道,很快的便掀开了皮夹克,从里面抄了一把短刀。

其他人也都抄起了刀来,纷纷朝着林曦夜攻击了过去。

这时,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银魅低调的从这一边的路口开过。

“少爷,前面似乎有人打斗?”魏子川朝窗户瞄了一眼。车速有那么一刻放缓,不过,没有少爷的命令,是不便插入到这里面来的。

车后的慕云天微微抬起了眼眸,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面闪烁着阴暗不明的光,早已留意到那一份有一些嘈杂混乱的画面。当瞅到了一个女孩的半张脸孔的时候。

“停。”薄唇不紧不慢的开启,眼神越加显得深邃黯黑。

黑夜里面。

刀削映衬着月光,发出道道寒芒。

林曦夜抡着棍子抵抗着。这时她也很惊奇自己的这一份身手。

几个流氓大男人围攻她,她居然还能够这样抵抗住?

可是,她真不觉得自己重生的这个躯体有多么的强悍。

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自己的这个灵魂力是比较强悍的。

哐啷哐啷的,林曦夜一路飞花一般的击倒了那些拿着尖刀的流氓男人。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那个流氓头头突然间从裤兜里面掏出了一把黑洞洞的枪,阴险的一笑,朝着那女人就甩了过去。

砰的一枪响了,也划破了这一片嘈杂的空气。

林曦夜一惊,当她发现的时候要躲开那枪却已经太晚了。

不过,这会儿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一道看不见的力量似乎左右了那子弹的方位,长长的气浪划过空气。本来正中心脏的一枪,却是偏飞到了天上去了。

“我靠,这怎么回事?”那拿着枪的流氓老大顿时呆住。这偏飞的太恐怖了一点。

可他不是在玩飞镖,是在打枪啊!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想象发生?

他还从来不知道枪口的子弹居然也能曲线飞天的?

咋一看林曦夜那一张脸,突然间觉得她的脸上,甚至包括她的周围都布满一份诡异的气息。

“老大,这女人真是太邪门了!我看今日犯了阎王,我们赶快走吧。”旁边的一个小滴胆战心惊的说道。

那流氓老大呼了一口气,“丑八怪,爷今天就放你一马!下次再遇到,我不把你剥皮煮了吃了,老子就不姓阎!”

话刚落,啪地,一个响亮的无影掌就直接扇到了老大的脸上。

那豹老大很清晰的感觉到了来自左脸颊的肿痛,手摸着脸,立即怒目看向旁边的一个混混,“靠!你敢打我啊?”

第4章 我是你的守护者

那小混混都惊呆了。双手胡乱的摇着,“没有没有。”

豹老大还摸不着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又是啪的一巴掌扇到了那老大的右脸上,然后又直接啪啪啪地连扇耳光,把他的整个脸都打得跟猪头一样肿。

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靠,鬼呀!”

豹老大像中了邪一样的,看向对面的丑女人。转过头来,哇哇大叫的跑开了。而跟着他的一些小弟也纷纷的惊骇的逃开了。

这一份闹剧结束了以后,林曦夜看着刚刚上演的这一段画面,整个眼神也微微的暗沉了一截。

似乎真的不像是在表演,那家伙是真的挨了耳光?

好像是在对方自称阎的时候。

“阎?难道是阎王听见了,这才发火,打了他?噗……”林曦夜被自己诡异的想法逗笑了。半张脸孔写下倾城的美貌。

这会儿,再次抬眸的时候,突然间就望到了那不远处的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银魅,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人,而那后座上面的男人已经缓缓地摇起了车窗。

车子驰骋的开去,已经远离了她的视线。

“他?”林曦夜冥想了一下,最终摇摇头。

好吧,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不过现在她必须得好好的静下来,想清楚现在的一切。

再次看向自己的这双手的时候。她确信是真的重生了。

这个时候脑子里面的一团记忆像一个被压缩的肉肉棉花团一样,渐渐膨胀了起来,覆盖了整个脑子。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真叫林曦夜。是林氏家族的二小姐。林氏家族是暮城比较久远的名门望族,也是可以排得上号的。

不过现在的林氏家族由于内斗和经营混乱是一代不如一代。仅仅只能够靠与其他家族联姻来维持家族的名望和地位。

“暮城不就距离帝都几千公里吗?”林曦夜喃喃的自语道。想起那个让自己前世留下悲惨遭遇的地方。这份痛仿佛就像穿越时空一样的依旧让她疼痛不已。

“主人……”

突然一道声音从自己的意识里面响了起来。

林曦夜一惊,立即四下察看了一下,这巷子里面除了自己就没有什么人。

“我在你的项链里。”

林曦夜很快低下头来,一手托起自己颈项上的这一枚水滴项链。这时候的突然间就看到了这一枚水滴闪烁亮了一下。

一个很朦胧的形态在水滴里面呈现出来,看不甚清楚,因为太透明了,那形态像是一个动物,却又更像是一个裸女的形状。

“主人,我是你的守护者。你以后叫我小滴好了。”那一道蓝光一闪一闪的,伴随着那一份话语在自己的脑子里再次响起来。

“我的守护者,什么意思?”林曦夜眼睛微微的眯了眯,很快便发问道,“你有什么作用?”

自己能够重生这些事情,真的已经够奇葩玄幻了,所以,突然间拥有了一个能够说话的项链,她也不觉得奇怪。

当然,金手指能够用到实处才是真的有用,那种好看的绣花枕头,她从来都不需要。

第5章 净水女神转世?

“守护者就是可以保护主人你的呀。”

“保护我……呵……”林曦夜缓缓的笑了,沉吟了一下,“现在是什么时候?”

小滴很快的在她脑子里面回应起来,“主人,你别难过,虽然现在是距离你前世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但是,你还是可以夺回一切的。”

“什么?已经过了三年。”心里突然有些感触。但很快,林曦夜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再次归为平静。

“是的。主人,现在你唯有变强才行,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而我也是依附于主人你存在的。还有,就是主人重生的那个时候,而我已经感应到了主人您未来的对手也非常强大。主人您不仅承担着击败对手的责任,而且还承担着保护世界的责任。所以主人,你必须强大!”小滴在她的意识里面,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

不过这时候,林曦夜却微微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好了,你别说了,告诉我,该怎么样修炼?”保护世界?那纯是扯淡。保护自己还差不多。

以前把什么人都想的那么善良,她也以善良待着。现在来看,是她自己蠢!

今生,谁要敢再来伤害她,她让他死的好看!当然前世的仇,睚眦必报!

“修炼,首先就必须洗髓伐骨。”小滴说着,接着又开始牛逼轰轰的吹,“当然,主人您是净水女神转世,洗髓这种小事小滴已替你代劳了。下面主人就直接进入炼精化气的这一过程。首先呢,也就是要聚灵。”

一大堆林曦夜都没听清楚,不过一句话,确实像雷轰了她耳朵。

“什么什么?净水女神转世?什么乱七八糟?”这不是太可笑了。重生也不见得这么离谱吧?

她的确想要变强,但是她可不想成为什么女神。她只做她自己就好了。

今生她就是林曦夜!

“主人,你怎么不相信我呢?你知道你的元神随着修炼的加深,你一定会苏醒的……”

“好了,你别再说了,我现在头疼的很,先找个地方睡觉。”

说完,林曦夜就已经放开了水滴项链。

“好吧,主人,我也要睡了,晚安。”

小滴消失无踪,林曦夜低头看着这一枚项链。那一层浅浅的裸女轮廓在项链里面也越加的透明。直到看不清楚。

凭着记忆,林曦夜在一个钟头之后还是回到了林家。

“啊?你回来了?”林妍瑾在看到对方进屋的时候,整个眼睛都瞪圆了。难道计划有偏差吗?她花了大把钱找到豹哥,也没能把这丑八怪给做了?

林曦夜侧脸瞅了她一眼,记忆里很快便覆盖了些不好的画面。只顿了一下下,林曦夜便直接就绕过了她坐着的那欧式贵妃椅。根本就无视她的话,直接就朝着楼上走去。

“喂,我问你怎么回来了?你干嘛不回答?你聋了吗?”被忽视的林大小姐有些生气的朝着她怒吼。

上了楼梯台阶的林曦夜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瞄了她一眼,阴阳不调的笑道,“是啊,我回来了。姐姐难不成,还希望我死在外面不成?”

记忆里的画面已告诉了她的一切。

这句话把林妍瑾堵的没话说。不过很快她也不甘心的顶回了一句,“我可没说让你死在外面,是你自己说的。”

心底里面却是透出了一股疑惑,以往这个丑八怪绝对不会敢向自己还嘴的。今天好像是长了胆了?

看着她那一张带着半截面具的脸就够了。够让人恶心了!

第6章 将她置于死地的性格

林曦夜的眼睛微微的眯成一条细缝,看着这女人的这一张浓艳的椎子脸。她完全能够将她的那一份毒辣,以及分分钟想要将她置于死地的性格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间,一个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透在这边空气中,打断了林曦夜的思绪,“好了,你们两姐妹不能够一人少说一句吗?”

林曦夜抬起头来,直接就望见了二楼的楼梯顶端,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也就是林家的一家家长林宏伟。

对方的一双眼如狼似虎,威严凛凛,可以说他长着一副凶相,可是吓不了她。她只是微微侧过眼神。

林宏伟看着林熙妍那张脸,没来由的生恶,恼吼了一句,“还有点教养没有?尊长爱姐不懂吗?”

这时候,林妍瑾看见林曦夜被父亲责难,一阵幸灾乐祸的在旁看热闹。

林曦夜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的这个是他父亲的男人,淡淡的说道,“我爱她,她不疼我怎么办?还有,爸,您造词的水平还真不赖。明明是尊长爱幼的,不是吗?”

林曦夜眼中的似笑非笑,一时间更是激怒了林宏伟,“你……”

一家家长什么时候被她这样挑衅过?

林宏伟老虎般的眼睛眯了一下,很快训斥道,“什么时候还学会顶嘴了?简直不成体统!还不向你姐姐道歉?”

本来以为林曦夜会乖乖听话的像自己所说的这般,岂料。

“抱歉,我说不出口。”

林曦夜眼眸里面已然覆盖上了一层寒冰,这个身体所呆的环境,看来挺复杂的,也真的是一个爹不疼人不爱的可怜孩子。

是啊,的确可怜。而本来那个最疼爱她的亲妈却是在她十岁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虽是车祸,可在这里面却疑点重重。

当然这些都是自己脑子里面的这一份仅存的信息。而这身体的原主人虽懦弱,却也一直想要找到母亲被害的真相。

林宏伟的眼睛里面顿时覆盖上了一层黑光,这个时候一旁看热闹的林妍瑾想到什么,更是火上添油的说道,“爸,妹妹可是从酒吧里面刚回来的呢!”

听说去了酒吧,林宏伟双手都捏起了拳头来。

林曦夜转过头来望向林妍瑾。突然间睁大眼睛,惊恐的大声说道,“姐姐……难不成,那些流氓真是受姐姐的指使欺负妹妹的?当时那流氓亲口说出是姐姐指使时,我还有些不相信!天啊!姐姐你怎么能够这样做?就算平日里再怎么对我有意见,也不能够不念姐妹情分吧?你还是我的亲姐姐吗?真的是太让人伤心了!”

“爸爸,爸爸你可得为我做主啊!我可真的是死里逃生才逃回来的。而且,去酒吧也是姐姐约我去的,还说要给我一份惊喜。可是姐姐却没出现,竟来了一群流氓。呜呜……若是我跑晚一点,就再也没有办法回来见爸爸你了呀……”

立即林曦夜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演技瞬间爆炸,简直可以加到一百分。

先入为主谁不知道?这辈子她已不再善良,谁也别想欺负她!

第7章 这女人就是一个阴险货!

而这个时候,林妍瑾直气得整个杏眼都瞪出火来了,可偏偏又说不出来话。她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林曦夜这个懦弱的胆小鬼居然会像父亲如此哭诉自己的阴谋?

看来平日里她都是装的!这女人就是一个阴险货!

林家家主林宏伟眼神变幻莫测。

“爸,你可千万不能够相信她。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林妍瑾也委屈巴巴地装起可怜了。

但是有了对方的那份话在先,这个时候,自己倒是显得有些被动。

突然间。

“老爷,慕家管家慕辰来访。”仆人的一句话打断了这一片有一些僵住的空气。

林宏伟看一下两个女儿,同时吼了一句,“还嫌不够丢人吗?还不快上楼去。”

林曦夜根本就没再说任何的话,看也没看谁,屁股一溜的便上了楼,回到了自己房里。

关上了,她总算舒了这口气。

也不想去多想些什么,看到那张床,她真的只是想要美美的睡上一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已是夜深。

肚子有点饿,林曦夜出了房间,走在走廊处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到一处房间里面传出细碎的声音。

凭着记忆,她知道,那个房间是大小姐林妍瑾的房间。里面确实有两个女人的说话声,林曦夜缓缓地走了过去。

并未靠拢,而那一份话语却是滔滔不绝的清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妈,难道就真的要让那个小贱人嫁进慕家吗?她怎么配得上慕少?她的脸都毁成那样?”一个女声娇滴滴的说道。很显然便是那大小姐林妍瑾的声音。

“这也怪妈考虑不周。当初真不应该只毁了她的脸。只是这门婚事,是两家老爷子事先定下的。不过,我听说那慕家少爷早就想要退婚了。不过碍于脸面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罢了。”另外一个中年女音说道。

接着她语重心长地抚着女儿的手,“女儿,你得加把劲,若是,慕少能够看上你,我也好跟你爹地说,把你们两个人调换过来。这样也不算是毁了两家老爷子的心愿。”

“嗯。妈妈,我知道了。慕少是绝对瞧不上那个丑八怪的!”林妍瑾咬着唇角狠狠说着,烟薰眼底里的阴影越加地黑暗下来。

这一分话一字不漏的传到了林曦夜的耳窝里,她光亮灵动的眼神微微地眯了眯,唇角轻轻扬起,接着很快不动声色的拿起了冰箱里的一个面包,嚼了两口便闪进房间。

靠在门上。

林曦夜一面啃着面包,眼眸更是滴溜溜的转了两圈。

“哼!”冷哼了一声以后,接着走向了一处抽屉。

拉开抽屉,那里面背着放着一把镜子。

房间四周都没有镜子,只有这里藏着一把镜子,这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放的。看来她确实是挺自卑的。

拿了起来。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脸,金属面具遮住了半边,只留下了另半边脸。轻轻揭开面具,这两种绝然不同的面貌,一面绝色天仙,一面疙瘩狰狞,俨然天使与魔鬼的碰撞,竟诡异地拼合在一起,让人望而生畏。

第8章 这个仇我一定给你报!

啪的一下,直接将镜子又丢进了抽屉,关上了这抽屉。

一双纤手心都紧紧捏起了拳头了。

“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给你报!”

林曦夜环视了一下四周,看着关闭的窗户,微微皱了皱眉头,速度的将窗子打开,接着很快回到床上,盘起双腿。闭着眼睛,缓缓的开始学会运气。

那时候脖子上面的那水滴项链缓缓地闪烁了一下,那项链里面的那裸女又有了轮廓的显现,虽然不是很明显,却隐隐约约的似雾里看花。

没过一会儿就已经很清晰的看到了林曦夜头顶上面出现的一袅淡淡的青烟。

“主人,你这么快就已经开始炼筋聚气了,你可真厉害!看来还是小滴先前帮你洗髓成功的成效啊!”小滴洋洋自得地在她的脑海里说道。

“别废话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林曦夜也在意识里跟他交流着。她知道自己不能够坐以待毙下去,在这个家里她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孤立,危机四伏,她必须要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主人,你先别着急,等我慢慢的跟你说,大自然的能量金木水火土,而你的属性是司水,所以聚集大自然的水灵力量才是修炼的根本……”水滴在她的意识里滔滔不绝的说着。

林曦夜闭着眼睛,很快的按照小滴所说的开始聚集水灵力量。

不过开始试了很久,收获微乎其微。

她自己的额头上面却已满是大汗。

过了大约两个钟的时候。

睁开眼睛,突然间感觉到周身似乎都已经被一层薄薄的水汽轻雾给笼罩。而这些水汽大部分都是从窗户外面逸进来的,再然后慢慢的进入了自己的体内。

此时,林曦夜感觉到整个人都舒爽了一节。

眼神也越加明亮清澈,耳根子也充盈了一些。

“主人,第一步,你就已经能够慢慢的聚气,你已经很不错了,未来前途简直不可限量!主人你赶快强大,小滴也能够很快强大了!”

“行了,拍马屁的话就别说了。你也不能完全靠我,得尽快自己成长起来。我的空间不是还要靠你来造?哎呀,真困,先睡一觉再说。”说完话,林曦夜眼睛一闭,倒头就睡。

山顶的最高端,烟雾缭绕,乃人迹罕至之地。

盘山公路犹如一条巨龙盘旋在这里。

相传在古时确实有一条巨龙从天而降,盘踞在此,斗败了森林里面的妖魔怪兽。所以,龙腾山是一座相当具有灵气的山脉。

山巅之上有一栋金碧辉煌的别墅,此时别墅的主人刚刚回来。

镫亮的皮鞋刚踏入别墅的时候,一头巨大的藏獒就已经迫不急待朝着他迎面扑过来。

男人抬起手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它便自觉的跪到他的脚边。

不过,像接受到什么讯息,他的眼神里面的有一秒暗黑,突然间透出了一抹光亮。

抬起头来,朝向那一处的窗外瞄去。

他能够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气息从这山脉里面遁然而走。

是怎样的一股灵气,居然可以从龙腾山里面聚集……水灵?

男人若有所思的缓缓的走出了别墅,俯瞰着脚下的那一片暮城。

一双漆黑的眼,越加的有一些深邃,双臂环胸的眺望远方,嘴角边也勾出了一份淡淡的孤度,“隔这么远的距离能从我这里聚集水灵……看来体质异于常人了!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轻轻的闭上眼睛,男人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很快就已经根据这一片水灵遁走的方向,查出了那人的方位。

腹黑慕少独宠妻 主角: 林曦夜, 慕云天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