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天下:王爷太闷骚 主角: 萧九幽, 紫川清绝

狂妃天下:王爷太闷骚 主角: 萧九幽, 紫川清绝

第1章 杜鹃啼血

漫天翻滚着黑云,好像是巨大的怪兽将天空吞噬,疯狂的卷着白色的闪电。

暴风雨即将来临。

空气只是稍微有点湿润,风卷着树叶发出低沉的嘶鸣。

这里是皇宫里面皇后娘娘居住的宫殿,传言皇上爱极了皇后娘娘,富丽堂皇的宫殿是皇上亲自布置,就是宫殿的名字也是皇上亲自提名。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灵溪宫。

透着窗子能够看见宫殿里面一个身影走来走去,焦急的似乎是在等待什么,她好像是很着急。

能有什么着急的呢,作为六宫之首,一国皇后,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需要这么着急呢。

凛冽的寒风将宫殿的门吹开,露出里面女人娇美的容颜,一身明黄的皇后的服侍,只是似乎被她改动过,衣服并没有那么端庄反而多了一丝丝的妩媚,她浓密的睫毛下面美丽的杏眼充满了焦急。

似乎是被开门的声音惊动了,美目转过来看着外面的时候猛然收缩,自己的宫殿竟然被侍卫包围起来了。

“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皇上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是皇上的亲卫,若是没有皇上的命令他们是不会这样的,皇上?紫川锦夜为什么要这么做?

夫妻五载,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虽然紫川锦夜后宫无数,但是对她依旧是恩爱有加,有夫如此,此生何求。

狂风吹来,卷起她身上的衣裙,整个人仿佛站在冰天雪地之中。

“哟,姐姐还等着皇上用膳呢?”声音温柔,带着几许得意,似乎是看见面前的人失落心情有多么好。

萧风华穿过那如铜墙铁壁的侍卫走到萧清绮的面前,妖妖娆娆的站在那里,风情万种。

“风华,你怎么来了?”怀疑的看着走过来的萧风华,眼睛停留在萧风华怀里面熟睡的孩子身上,脸色变了变。

“你怎么把翊儿抱出来了,快给我!”语气中略带责备,萧清绮不满的伸出手,平时这个妹妹要什么她都给,现在怎么会这么胡闹。

“印章在哪里?”突然的冰冷阴鹜的声音让萧清绮伸出的手停顿在了半空中,怔怔的看着阻隔在自己和儿子面前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紫川锦夜,萧风华已经抱着孩子站在一边,眼睛里面幸灾乐祸的看着萧清绮。

“锦夜,你在说什么啊,不是过来用膳么?”萧清绮呆愣愣的看着面前脸色如同这天空一样阴沉的男人。

她手里面只有一个能够调动她的私卫的印章,只是那个印章不在她的手里。

“锦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景亲王他叛乱了?”萧清绮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让自己看着好看一些,只要是能够解决的事情,她不想他们夫妻两个人吵架。

只是她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男人这样的陌生。

“印章在哪?”紫川锦夜再一次强调,并没有回到萧清绮的问题,他看着这个女人已经受够了。

“姐姐,不如姐姐用印章换翊儿怎么样?”

萧风华伸出手在翊儿的小脸蛋上摩擦,一个不小心指甲在翊儿的小脸蛋上留下一条浅淡的血痕。

“萧风华你给我住手!你要是在敢碰翊儿一下本宫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孩子是她的软肋,谁都不能够动她的孩子,哪怕是她疼爱的妹妹也不可以。

萧清绮想要冲上去将萧风华手中的孩子抢过来,却不想身边的紫川锦夜一脚将她踹了出去,整个人跌落在地上,毫不狼狈。

“萧清绮,朕只要印章,至于这个野种,朕留着也没什么用。”

“野种?紫川锦夜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他是野种?”

萧清绮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头发散乱在她的肩膀上面,脸上止不住的苍白,刚刚紫川锦夜看起来轻轻的一脚,却是用了内力的,现在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疼,可是却也比不上心里面的疼痛。

“不是野种是什么,两年前你和御亲王背着朕做了什么事情你不会忘记了吧?”紫川锦夜居高临下,将翊儿拎在手里面,孩子大概是被他们喂了要药了,要不然这样对待还没有醒过来。

“紫川锦夜,你说了你不在乎,而且我和御亲王清清白白,你害怕景亲王夺你的皇位,便让我去牵制御亲王,如今你竟然这般不信我?若不是皇上……”

泪,悄然而落,这个她爱到骨子里面的男人竟然这般不信任她。

“住口,朕是男人,朕的皇位竟然是用自己的妻子的身体换来的,这等屈辱的事情不用你来提醒朕,这个野种已经无时无刻在提醒。”

紫川景的掐住翊儿的脖子,孩子就算是睡着了也会有感觉,小腿不停的瞪着,可是于事无补。

“紫川锦夜你放开,放开翊儿,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怎么如此这般狠心,你不是要印章么,好我告诉你,印章我早就给你了,早就给你了……”

似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吼出来的声音,萧清绮扑到紫川锦夜的脚下,死死的抱着紫川锦夜的腿,眼泪模糊了双眼。

“给朕?萧清绮原来这个野种在你心里也是这么的不值钱。”

紫川锦夜将已经没有气息的翊儿扔到萧清绮的面前,孩子的脸都已经发紫了。

“翊儿,翊儿,是娘亲对不起你。”

萧清绮坐在地上将孩子抱在怀里,整个人狼狈不堪,可是她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现在她心里面想的全都是孩子。

“姐姐,你这是何苦,你若是将印章给了皇上,皇上会留你和野种一条活路的。”

萧风华掩住面容,似乎是很伤心,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心里面的得意,明明这个男人是她看上的,可是却被这个庶出的贱人抢走了。

“紫川锦夜,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萧清绮抱着孩子,任由眼泪在脸上肆虐,她的歇斯底里根本就没有引起这个男人的一个通情的眼神。

“啪”紫川锦夜一巴掌打在萧清绮的脸上,瞬间那原本倾城的脸肿的老高,萧清绮张嘴,吐出的血水里面竟然带着一颗白森森的牙。

“为什么,萧清绮,朕不会在让你一个女人控制了,你不要妄想当女皇了?”伸出脚踩在孩子的尸体上面,咯吱咯吱的骨骼碎裂的声音不断打击着萧清绮的大脑,愤怒已经让萧清绮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女皇?紫川锦夜你个畜生,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紫川锦夜,你这个窝囊的男人,我诅咒你永远都只能够躲在女人的身后,我若是再世为人,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挫骨扬灰!”

萧清绮嘶吼着扑到紫川锦夜的脚下,想要将她可怜的孩子的尸体救出来。

“好,朕就等着你再世为人,只是这一世,你注定要落在朕的手里,身不如死”

抬起脚,将萧清绮踹到一边,他一点都不想在看见这个女人,他是皇上,不是躲在女人身后的窝囊废,他是苍穹帝国的皇上,在离开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没想到我萧清绮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竟然是个畜生。”萧清绮嘲讽的笑笑,撕扯着胸口一阵疼痛,现在她就算是呼吸全身上下都会伴随着剧痛。

第2章 意外重生

“我的傻姐姐,好好的晚膳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只是皇上他还是心软舍不得你死呢,就让我这个妹妹送你离开吧,下去的时候记得和翊儿说说姨母好想他呢。”

萧风华笑的嚣张,整个脸因为太过高兴的关系都已经扭曲了,看着似乎已经绝望的萧清绮,她的心里面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快感。

“无双,给她喝下去,不要让她死了,本宫还有好多话没有和姐姐说呢。”

“皇后娘娘你快点喝了吧,你喝了我家娘娘才会告诉你,为什么皇上会认为翊儿是御亲王的呢。”

“你说什么?”

萧清绮一张嘴,无双就将要一碗要灌倒了萧清绮的嘴里面,让她没有吐出来的机会,整个身体瞬间就好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样。

“怎么样,是不是很享受?萧清绮,你若是说了印章在哪里,本宫或许给你一个痛快,或许你不知道呢,那天晚上你和御亲王离开之后,我找了两个和你们很像的人,给皇上演了一出颠鸾倒凤的戏码呢,你是不是很喜欢。

还有啊,我偷偷告诉皇上,你想当女皇,哈哈,萧清绮,要怪就只能够怪你太聪明了,连皇上都忌惮呢。”

萧风华忍不住发笑,看着自己的眼中钉这样的痛苦,还真是大快人心。

“你说什么,萧风华,你这个贱人。”萧清绮忍着疼痛,几乎用尽了生命的力气,她对萧风华这个妹妹掏心掏肺的好,没想到竟然是养了一只白眼狼。

“萧风华,我掏心掏肺的对你,有什么好东西都第一个给你,你却是如此对我……”

“呸、你对我若是真好,怎么会不让我当皇后,怎么会抢了我的男人,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萧清绮我恨你死已经很久了,你一个庶出的贱人,也配和我抢,你放心,你死了以后,你那个狐媚子的娘亲还有鬼颜的妹妹都回去陪你,哈哈……”

“萧风华,我不会放过你,只要我活着,我就会报仇,杀光你们,不,让你生不如死。”

“萧清绮,你没有机会了,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了,你乖乖的在地狱里面诅咒吧!”

萧清绮瞪大眼睛看着萧风华,低头看着插在自己胸口上面的匕首,她不甘心,她要报仇,一国皇后,死不瞑目。

狂风怒吼,奢华的灵溪宫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地上的两具尸体,宫里面的常青树努力的抓着地面,不让自己被风连根拔起。

一声声闷雷打在龙城百姓的心里面,雨下了一整夜,萧清绮和翊儿的尸体就在雨中冲刷了一夜,没有一个人将两个人的尸体收起来,这便是一国皇后的待遇……

雨后的树林带着泥土的芳香,就连树木看起来都比平时更加苍翠了不少。

“你们是什么人?”

走在官道上面的马车停了下来,马夫看着面前凶恶的大汉,心里面想要退缩,可是他弱退缩了,马车里面的夫人和小姐。

“滚开——”

恶霸一刀毙命,鲜血喷溅在马车的车帘上面,撒上了斑驳的点点。

“幽儿快走,快跑。”

夫人样打扮的女人为了少女当了一刀,同时也给少女的逃跑争取了时间。

少女跌跌撞撞的跑向林子,一边跑一边流眼泪,“娘亲。”

“幽儿快点跑,回家就没事了。”

“哪里跑——”

五个大汉,那个夫人能够拖住一个就不错了,少女的体力怎么都跑不过那些大汉。

“嘿嘿,虽然丑了点,可是还是一个小姑娘,大哥,让我们玩玩吧。”

“完成这个任务我们有的是钱去妓院,快点解决。”恶霸催促着说道。

“好咧——”

一刀插在萧九幽的后背上面,“嘿嘿。可惜了水灵灵的姑娘了,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踹了一脚地上娇小的身体,得意洋洋的带着手下离开了。

“小姐,小姐。”

萧清绮面前的睁开眼睛,面前的男人哭得跟一个泪人一样,她没有死么,只是为什么后背好疼,她明明是胸口被萧风华插上了匕首。

“太好了,小姐,你没死。”

面前的男人泪眼模糊,可是依稀还能够看清容貌,竟然是自己妹妹身边的侍卫子墨。

她,是重生了么,子墨只会冷冰冰的叫她大小姐,从来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满满的关心,子墨是属于她的妹妹萧九幽的。

“娘亲,娘亲怎么样。”

萧九幽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靠着意志忍着背后的疼痛,将娘亲抱在怀里,可是却只是一个冷冰冰的尸体,没有了往日面对他的时候的微笑和慈祥。

“娘亲,娘亲都是女儿的错,女儿一定会给娘亲报仇,一定要那些人生不如死——”子墨站在一边什么都没有说,眼睛一直都看着萧九幽,对不起,以后不会在离开你的身边了。

萧九幽抱着她娘亲的尸体幽幽的哭了起来,翊儿,娘亲,妹妹,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让他们都不得好死。

“子墨,我们回去。”

萧家府邸位于龙城西北角,亭台楼阁,玉树林立,雕梁画栋,门口的两尊石狮子栩栩如生,萧九幽跌跌撞撞的冲了进去。

“四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般狼狈?”刚刚进府,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管家,语气里面没有一丝的不满意,反而带着点点的宠溺。

萧九幽抬起头看着被自己撞上的人,张了张口,还没有说话,便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她能够跑这么远全凭自己的意志,伤口只是简单的处理,现在达到了目的,也坚持不住了。

“四小姐,四小姐,来人,快去请大夫。”

管家立刻将萧九幽抱起来,瘦弱的身子一点都不浪费力气,可见萧九幽在丞相府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小姐,小姐,管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院子里面的桃之看见她家小姐被管家抱了进来,身上全都是血,看起来好像是马上就要死了,她家小姐要死了,要死了。

清风阵阵,明明是晴朗的天气,桃之却在阳光下面瑟瑟发抖。

第3章 只是山贼而已

你何必如此狠毒,要了她们两个人的命。”

萧天魁看都没有看一眼床上昏迷的萧九幽,也正是萧九幽刚刚醒过来听见这么精彩的对话。

“狠毒?自从老爷宠幸了那个女人之后,我无时无刻都想让她们死。”寒幽雅嘶哑的冲着萧天魁低吼着,十几年的心事终于说了出来,她的女儿是皇上的妃子,而且相信老爷已经知道了,萧清绮那个贱人已经死了。

“那么你就在皇后娘娘新丧的时候害死她的妹妹和娘亲,寒幽雅,你真是说不出来的蠢货。”

萧天魁失望的看着寒幽雅,一直以来他还以为自己娶了一个聪明的女人,没想到也是一个蠢货。

皇后娘娘新丧,不管是怎么死的,若是她的妹妹和娘亲出了事情,没有人说还好,若是有人说,那么这件事就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了。

“蠢货,萧天魁你说我是蠢货,你以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会做这些事情么,就算是查,也只是山贼而已,老爷难道想要拉我出去顶罪,就算老爷愿意,怕那府衙的人也不敢让我进去呢。”

寒幽雅毫不在意的说道,她虽然不知道萧清绮是不是真的被刺客杀死的,但是她知道未来的不久,她的女儿就是当今的皇后娘娘。

萧天魁看着床上的萧九幽,寒幽雅说的对,现在他要靠着的是宫里面寒幽雅的女儿,而不是要忌惮皇后娘娘,只是可惜了,这个女儿面若恶鬼,要不然也是一个好苗子。

“夫人说的是,为夫想多了,只是山贼而已,近日江南那边送来了一些布匹原本想着给皇后娘娘,只是可惜了,如今送给夫人和皇德妃娘娘正好。”

萧九幽看着一阵恶心,都多大年岁了还装恩爱,看着相拥出去的两个人萧九幽的眼神瞬间就变的冰冷。

几个呼吸她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只是心里面爹爹的样子却不是这样的,罢了,失望之后她要好好的报仇,只是山贼而已么?

萧九幽躺在床上,眼睛里面闪过娘亲死前的样子,还有翊儿,翊儿。

萧九幽死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翊儿死的太惨了,呜呜,紫川锦夜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给翊儿报仇。

“小姐,你怎么样,还疼不疼。”

萧九幽听见声音止住了发抖的身体,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既然重生了就不会让那些人好过,不要着急。

“小姐,呜呜,小姐你没事就好了。”

“桃之?你是桃之?”萧九幽很是庆幸桃之还活着,桃之从小就跟在她的身边,后来她嫁给紫川锦夜才将桃之送给萧九幽。

“小姐,奴婢就是桃之啊,小姐莫不是傻了?”桃之的手放在萧九幽的额头上面,小心翼翼的看着萧九幽的脸,一点的都没有不习惯。

萧九幽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样,若是她有镜子就会看见一张血盆大口,两个脸蛋和猴子的某个部位一样红,加上那一双带着后现代艺术忧郁气质的熊猫眼,当真是‘美人’一个。

“桃之,这几年你过的好么?”萧九幽眼睛红红的,伸出手想要摸摸桃之的脸,可是却扯到了后背上面的伤口一阵生疼。

“小姐,你不要乱动,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呢,是不是饿了,还是渴了?你想要什么就和奴婢说,可不要动啊。”

萧九幽听着桃之的话,勾起嘴角,心里面暖洋洋的。

“桃之,去叫子墨过来,我有话想要对你们说。”她要复仇,身边一定要有人,靠她一个人是办不到的,若是子墨和桃之两个人不愿意,她一定不会勉强。

“子墨,那几个山贼……”

“小姐,属下已经找人去查了,一旦查到那些山贼就立刻杀了给小姐和夫人报仇。”

“暂时不要杀了,我留着有用。”

只是几个瞬间,萧九幽的心里面就有了计划,只是现在她心里面不想把子墨和桃之两个人牵扯进来,如今她最亲密的就是这两个人了。

“子墨,有些事情我不好解释但是未来我要做的事情很危险,你带着桃之离开吧,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萧九幽承认她说这些话也带着一点试探,可是心里面还是不想让他们两个人牵扯进来。

“小姐,不管小姐要做什么事情子墨都会陪在小姐的身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桃之也是。”

看见子墨跪在萧九幽的面前,桃之也跟着跪下来,总感觉小姐哪里不一样了,说话间竟然有一些大小姐的气势。

萧清绮很是欣慰,她寄希望他们离开,也想要试探他们两个人,不是她太过冷情,自己的枕边人都能够背叛自己,何况是他们。

“子墨,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你想办法让寒幽雅的表哥知道,寒幽雅的小儿子萧家的小少爷是他的儿子,听说这几年寒幽雅的表哥过的并不好,或许他需要一个儿子。”

萧天魁最看重他的儿子,寒幽雅做了那么多事情也是因为有儿子所以才会没有事情,当真别人以为是因为寒幽雅有一个当了皇德妃的女儿么,儿子才是寒幽雅最大的依靠。

寒幽雅对这个小儿子心疼的跟眼珠子一样,若是儿子没了,不知道她会不会疯掉。

“小姐,小少爷还小,若是老爷知道了一定会杀了他的。”桃之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毕竟那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孩子,虽然傲气了一些。

“桃之,虽然我不是良善之人,但是不会对一个小孩子下手的,我会安排他跟着‘亲爹’离开这里的。”

“没关系的,小姐就是想要杀了他,桃之也会帮着小姐的。”

“傻丫头,去准备吃的吧,我饿了。”

萧九幽笑了笑不在讨论这个话题,她要报仇,但是不会拿一个孩子下手,那样的她就和紫川锦夜没有什么两样了,而且他的翊儿。

想到翊儿,萧九幽的心一阵阵的生疼,翊儿才是最无辜的小孩子。

翌日清晨,萧天魁刚刚下了早朝就被人堵在了自己家的大门口,虽然早上的时候人不是很多,可是也有一些无聊的把百姓在看热闹。

“你是何人?”萧天魁冷着脸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男人,他刚刚下马车就被这个男人抱住了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开始哭起来了。

“大人,你把小人的儿子还给小人吧,小人这辈子就指着这一个儿子养老了,小人再也不会有孩子了,若是小人还能够生,也不会来和大人抢儿子啊。”

悲怆的声音基本就是在哀嚎,也不管萧天魁是不是生气,眼泪鼻涕全都抹到了萧天魁的朝服上面。

“混账,我家老爷是堂堂的丞相怎么会抢你的儿子,莫要再胡言乱语了。”一边的家丁上前要将男人扯开,可是这个男人就是死了心的拉着萧天魁。

“怎么不是,你问问你家夫人,老爷,求求你了,你把儿子还给小人吧。”

萧天魁老脸一黑,就想把人踢开。

第4章 不是亲生的

“咦,你不是夫人的表哥么?”

突然一个声音如晴空霹雳一样炸开了,说话的小厮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很是无辜的看着众人。

萧天魁只觉得胸口闷了一口气,想要吐却吐不出来,寒幽雅的表哥他是知道的,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是最后寒幽雅还是成为了他的夫人。

他以为两个人之间不会在有关系了,一点怀疑的种子种下来就会开始生根发芽。

“是啊是啊,我是幽雅的表哥,我就是来要我的孩子的,求你了,把孩子还给我吧,毕竟是我和幽雅的孩子啊。”

萧天魁气的想要吐血可是偏偏这么多人看着,他就是想要杀了这个男人都不成,至于那个孩子,萧天魁的心里面还是挣扎的,毕竟是自己疼爱的那么多年的孩子,他不相信会是别人的。

“表哥你怎么在这里?”

“表妹啊,我是来要孩子的,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以后可能不会有孩子了,你和表妹夫两个人重新生个儿子,而且孩子是我的,长得和表妹夫也不像。”

看见寒幽雅出现,男人的眼睛立刻变的闪光起来,原本他是不相信他和寒幽雅还有一个儿子的,毕竟两个人在一起也没有多久,可是仔细算算时间真的有可能,所以他才会过来要孩子。

相信这么多人看着,丞相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孩子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表哥你说什么,就算是你以后在也不会有孩子了,也不能够要别人的孩子吧。”

寒幽雅看着男人脸色有一丝的不自然,也是这不自然让萧天魁心里面最后的希望崩塌了,他混迹官场多年,察言观色已经炉火纯青,而且对于儿子的事情他也是多关注一些没有想到,寒幽雅竟然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子。

“寒幽雅你这个贱人。”

“老爷,老爷你要做什么?”

萧天魁心里面怒急了,在大门口就和寒幽雅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而寒幽雅也不是那种被打了就不动的女人,长长的指甲在萧天魁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两个人打了起来,没有注意到,那个表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不见了,现在已经没有人管表哥的事情了,当朝丞相和丞相夫人在家门口打起来了,就足够那些小老百姓们谈论一段时间了,更不用说丞相的孩子还不是自己的了。

“楚歌,你去将那个野种杀了,扔到乱葬岗,本丞相再也不想看见他。”

“萧天魁你敢。”

萧天魁冷哼一声整理自己的衣服,而身后的侍卫已经不见,大概是去杀人了,寒幽雅想要上前去打萧天魁可是那些从府里面来的婆子怎么会让她挣脱。

“小姐外面已经闹起来了,夫人和泼妇一样和老爷在外面打起来了,完全一点都没有夫人的样子。”

“其他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么?”

“子墨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小少爷应该已经和他的亲爹出城了。”

萧九幽点点头,闭上眼睛,小孩子还是离开了好一些,希望寒幽雅的表哥有点良心能够将孩子健康的养大。

转念一想萧九幽觉得自己有点多虑了,寒幽雅的表哥再也不能够由孩子,而这个是他唯一的孩子,自然会好好培养的。

“夫人,不好了,小少爷他,他。”白嬷嬷年纪一大把,此刻却是泪眼婆娑,泪水流过脸上的沟壑滴落下来。

白嬷嬷手里面拿着一只小孩子的鞋,鞋子已经藏乱不堪还带着血迹。

“夫人,老爷真的把少爷杀了。”

“你说什么,我儿子不会死的,不会。”寒幽雅原本只是以为萧天魁不过是说的气话,过一段时间久好了,这几年,她有女儿在皇宫撑腰,已经不惧怕萧天魁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窝囊的男人竟然真的下了杀手。

“夫人。”白嬷嬷颤抖着手把鞋子拿了出来,送到寒幽雅的面前。

看见鞋子寒幽雅再也淡定不起来了,这个鞋子正是她儿子的,儿子是谁的她自己心里面也不清楚,但是她选择了最好的,儿子跟着谁能够由更好的前途。

“啊——”寒幽雅撕心裂肺的声音恰好传到了站在院子外面的萧九幽的耳朵里面。

“小姐,夫人好吓人啊。”

“大概是听见了自己的儿子被亲爱的夫君杀了的消息了吧,走,我们再去加一把火。”

萧九幽走的不快,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全,不过她的脸上带着那副鬼颜倒是看不出来她有多虚弱。

“白嬷嬷。”萧九幽刚刚走进去就给白嬷嬷行了一个礼,样子甚是恭敬,就是让一边快要疯魔的寒幽雅想要忽略都不行。

“四小姐这是做什么,老奴可受不起四小姐这么大的礼。”白嬷嬷脸色不好,眼睛红红的,刚刚哭了一会,现在整个人有些狼狈。

“嬷嬷自然是受的,若是没有嬷嬷,九幽现在只怕是要和娘亲作伴了,九幽以后一定会好好的报答嬷嬷的。”

一边的寒幽雅听见萧九幽的声音,强制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可是她不允许自己身边的人背叛。

刚刚萧九幽说话模凌两可不清不楚,若是以往的寒幽雅一定会发现其中的不妥,可是现在她刚刚知道了儿子不在了,就算是强制性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心理面却也是烦躁不安的。

“老奴……”

“自然是要的,不过白嬷嬷是我这里的人,九幽先回去,过几天嫡母便将白嬷嬷送过去可好。”

寒幽雅说话是笑着的,但是眼神就好像是一条毒蛇,白嬷嬷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她跟了寒幽雅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寒幽雅心里面的想法,心里面思索着一会怎么给自己解释。

“多谢嫡母,九幽身子不好,就不打扰嫡母了。”萧九幽站起来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桃之一会回去告诉子墨,让他看着点,不要让白嬷嬷死了。”

白嬷嬷跟着寒幽雅,没少欺负他娘亲和妹妹,娘亲和妹妹的死也是她找的人,或许可以将小少爷的‘死’赖在那些山贼的身上,让寒幽雅和萧天魁狗咬狗。

“好啊,白嬷嬷,往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来人,白嬷嬷偷了本夫人最喜欢的簪子,将白嬷嬷杖毙。”

白嬷嬷噗通一声跪下,还没等说话,就被人堵住了嘴,拉了出去。

第5章 真相

“夫人,白嬷嬷……”寒幽雅身边的一个面色慈祥的嬷嬷欲言又止,她怎么不知道萧九幽的话中的意思,但是……

“胡嬷嬷,这件事情本夫人自由决断,你出去吧。”寒幽雅伸出手按了按太阳穴,歪在床上,平时保养的非常好的脸色这个时候也有些惨白。

儿子死了,不管是不是白嬷嬷背叛她,她都要处死白嬷嬷,让心里面这口气发出来。

“小姐,白嬷嬷被子墨带回来了,要放在哪里?”桃之两只眼睛偷偷的看着周围,似乎在看周围有没有人一样。

“呵呵,你看看你的样子,让子墨将人放在柴房,明天早上本小姐要亲自审问。”

“是小姐。”

桃之将擦脸的毛巾递给萧九幽,露出萧九幽白净的脸,那双熊猫眼睛下面是一双大大的美丽的杏眼,猴子的某个部位一样的脸蛋下面皮肤白皙,就好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样软滑。

樱桃小口一点点,活脱脱的美人一个,却偏偏将自己弄成一副女鬼的样子。

“小姐,你生的这么美丽,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画成那个样子?”桃之一边小声的说着,以前她就不理解小姐为很么要这么做,现在小姐变聪明了,她还是不理解。

“本小姐天生丽质,不管怎么样都好看。”

萧九幽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夜半做了一次噩梦惊醒,一夜没有其他的事情。

清早,柴房。

“白嬷嬷,嘿嘿,你是自己说呢,还是要本小姐动手呢?”

萧九幽笑呵呵的把玩着手里面的匕首,可是那张脸,那张血盆大口笑起来怎么看的让人那么渗人?

“咳~咳~”白嬷嬷一边咳,一边吐血,可见她伤的有多么重,子墨只是给她留了一口气,而且也没有找人医治她。

“白嬷嬷,你是想要一个痛快还是想要被本小姐折磨呢?”

“咳~小,小姐,你想要知道什么?奴婢都已经这个样子,已经是夫人的弃子了,小姐不如杀了奴婢。”

“杀你?为什么要杀你?若是你告诉本小姐实情,本小姐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白嬷嬷听见萧九幽的话眼睛一亮,随即又暗淡下去,“奴婢已经是这个样子,就算是小姐放奴婢一条生路,奴婢可能也活不下去了。”

“既然你知道活不下去,你说本小姐想要知道的事情你说不说呢?你为夫人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觉得夫人会放过你的家人吗?”

萧九幽脸上一直都带着笑容,只是那个笑容太过难看。

白嬷嬷是寒幽雅身边的得力的嬷嬷,寒幽雅的很多事情她都是知道的,就算是没有参与但是她也是知道的。

“白嬷嬷,你以为本小姐不知道那些山贼是你和夫人找的么?白嬷嬷想要死,可不是那么容易呢?”

萧九幽的匕首贴着白嬷嬷的脸,笑着的表情却是好像是地狱里面爬上来的恶鬼一般。

“小、小姐,这件事情就算是夫人做的,小姐也没有证据,小姐,你可小心一点啊。”白嬷嬷颤抖着说话,眼睛想要看着自己脸上的匕首,可是却怎么都看不到。

“嬷嬷不用害怕,本小姐呢下手会有轻重的,而且嬷嬷知道什么,或许嬷嬷可以救自己呢。”

“小姐,奴婢说,奴婢说。”

萧九幽勾起嘴角,白嬷嬷不是没有弱点,她怕死,被打的全身都痛,从鬼门关走回来的人定然会害怕。

“说吧。”

“是,是夫人跟奴婢说皇后娘娘死了,让奴婢找人杀了小姐和姨娘,所以,所以。”

“哼,白嬷嬷,你以前欺负本小姐,本小姐不和你计较,说吧,那些贼人是哪里的?”

“是、是南山的山贼,而且那些山贼是、是老爷养的人。”

萧风华听见白嬷嬷的话整个人愣在那里,这件事情原来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原来,原来自己的爹爹,呵呵,可笑她还以为只有寒幽雅。

“子墨,将她关着不要让她死了,本小姐留着她还有用。”

“是,小姐。”

丞相府的一角,两个人影在那里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两个人竟然公然在丞相府爬墙,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小姐,这样不行,这下面有一个狗洞,从这个狗洞钻出去吧。”

“不行,本小姐貌美如花怎么能够钻狗洞呢。”

隐隐约约传过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真是不知道貌美如花和钻狗洞有什么冲突的。

而这两个人正是萧九幽和她的小丫鬟桃之,桃之两只眼睛除了要看着萧九幽之外,还要看着周围有没有人。

“小姐不好了,过来人了,小姐还是从狗洞钻过去吧,桃之不会告诉别人小姐出丞相府都是钻狗洞的。”

萧九幽瞪了桃之一眼,巴在墙上的身子掉了下来,身子一矮,脑袋伸出了狗洞,还好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巷子,并没有人看见。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可是你们随便进去的,赶快走。”

御亲王府门前,萧九幽等着眼睛看着门卫,难道她还要钻狗洞进御亲王府么?绝对不可能。

“我们是什么人,你们家王爷糟蹋了我家小姐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么,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况且你家只是一个王爷。”

“你,快走。”侍卫的脸色涨红,他家王爷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这个女人还过来找麻烦,是不是皇上安排的。

“不走,我要见你家王爷,你拉我干啥?”

萧九幽不高兴的看着桃之,只看见桃之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她。

“你眼睛不舒服么,要不要去看大夫?”

萧九幽关心的问道,已经除去妆容的那张美丽的脸让周围的男人忍不住吸气。

“……小姐,桃之的眼睛没有不舒服……”桃之为难的看着萧九幽,眼睛看着萧九幽的身后。

那是一个一身黑衣的英俊的男人,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仿佛下一秒他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样。

“怎么了,我后面有鬼么?”

萧九幽转过身去,映入眼睛的黑色和那张面孔,让她瞬间呆愣在那里,心里面竟然一阵阵的生疼。

记忆深处,这个男人最爱穿的是紫金的衣服,整个人华贵无双,虽然不爱笑,可是他却是属于这个世间的人,如今这个男人竟然悲伤的让人心疼。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萧九幽红了眼睛,伸出手想要将男人的眉间抚平,可是那只手只是停在半空,无法摸到他的脸。

“王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相比王爷应该记得画中仙?”

萧九幽眉毛一挑,将自己悲伤的情绪压制,以前她是有多爱紫川锦夜,竟然伤害别人到如此的地步。

“确实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去说。”

萧九幽看着前面的男人,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御亲王府。

第6章 傻男人

“你是她什么人?”

“王爷,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很复杂,今天我过来希望王爷帮我一个忙,至于我和她之间王爷以后会知道。”

萧九幽坐在御亲王紫川清绝的对面,美丽的容颜在阳光下面镀上了一层光彩,她静静的等待着御亲王的答案。

画中仙是御亲王和萧清绮之间的事情,世间恐怕就只有她和紫川清绝两个人知道了吧。

紫川清绝静静的坐在那里,似乎在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萧清绮竟然把他当成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

往事依然清晰的记在脑海中,可惜伊人已经不在,虽然那些杀死她的刺客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心里面却还是放不下。

“什么事情?”良久,紫川清绝才问道,眉头依然紧锁。

“皇上深爱着皇后娘娘,可是皇后娘娘不幸去世,皇后娘娘有一个同父同母的亲生妹妹,可惜皇后娘娘的娘亲和妹妹遇到了山贼,皇后娘娘的娘亲不幸去世,只剩下妹妹一个人,皇上既然深爱着皇后娘娘,可不可以将皇后娘娘的妹妹接进宫里面照顾?”

“小姐?你……”还没有等紫川清绝做出反应,一边的桃之已经惊呼出声,小姐她竟然想要进宫?

“桃之,你既然已经知道我要进宫,以后可愿意还跟着我?”她进宫是为了报仇,并不是去享受,桃之若是现在退缩了也好。

“奴婢愿意跟着小姐,不管小姐去哪里,奴婢都会跟着小姐。”桃之跪在萧九幽的面前表示自己的忠心。

“桃之,起来吧。”

紫川清绝看着主仆二人,没想到面前这个女子竟然就是她的妹妹,传说皇后娘娘的妹妹一副鬼颜样子并不好看,如今看来传言并不可信。

“你可是想好了,他,毕竟是你的姐夫。”

“王爷可是有办法。”

办法自然是有的,皇上虽然打压他,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亲王,一个女人进宫这样简单的事情他还是能够办到的。

“你,不要在想想了么?”毕竟是她的亲妹,紫川清绝还是舍不得这样的女人进宫。

萧九幽看着紫川清绝带着关心的表情,或许自己不是她的妹妹,恐怕紫川清绝话都不会和她说吧,前世,她终究还是欠下了。

“王爷若是办好了,请王爷给九幽找一个青楼女子当丫鬟,最好这个青楼女子还要调教好一点的。”

“好。”紫川清绝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甚至都没有问问萧九幽要做什么。

“紫川清绝,你就是一个傻子。”萧九幽低头小声的说道,可是却还是被紫川清绝听见了。

只是那个男人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你是不是该走了,回去等着进宫的圣旨吧。”

“切,也不说留人家吃个饭。”萧九幽站起来努努嘴,皱着眉头说道,虽然这样说但是却没有想到要留下来。

“以后没事就不要来了,还有不要仗着你姐姐到处惹祸,丢了她的脸。”

“哼,不用你管,桃之我们走。”

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走的时候却是狼狈不堪,萧九幽惹了一肚子气,你等着紫川清绝,本小姐一定会找你报仇的。

“走,我们去吃东西。”

萧九幽拍拍桃之的肩膀,大步走在前面,桃之站在那里一个愣神,然后快速的追上萧九幽,跟在萧九幽的身后。

晚间,萧九幽将自己的东西都收拾起来,看来自己以前对这个妹妹虽然没有多少关注,但是好东西还真是不少呢。

金银首饰,萧九幽有很多,还有一些银票铺子,都是以前自己给的,没想到竟然便宜自己了。

“桃之,这些钱你拿着,我有一些事情要你去做。”

“啊!小姐,这么多钱,要做什么?”

“你过来,我偷偷告诉你。”

萧九幽鬼颜一般的脸上带着笑容,虽然桃之每天都能够看见,但是此刻,桃之觉得她想要逃离,想要离开带着这样笑容的小姐。

“小姐,这样,好么?”

“去吧,去吧。”萧九幽摆摆手,“以后进宫了本小姐还要依仗你呢,可不要让本小姐失望哦。”

“……小姐,奴婢一定会做到的。”

萧九幽无奈,桃之竟然眼圈都红了,“快去吧,做不好明天就不用吃饭了。”萧九幽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若是让这个小丫头在这里恐怕她还要哭一会。

“夫人,查到了夫人。”

“胡嬷嬷,没看见本夫人要就寝了么,有什么事情一定要今天说?”

寒幽雅歪在床上,紧紧皱着眉头,这几天老爷不过来休息,那几个小贱人一个个在她的面前搔首弄姿,她心里很是不舒服,自己的儿子死了,她要赶快在生一个儿子巩固自己的地位。

“夫人,夫人的表哥死了,是、是……”

“你说什么?表哥,表哥怎么会死?”

“哎呦我的夫人啊,你小声一点可别让别人听见。”胡嬷嬷立刻上前轻轻的捂着寒幽雅的嘴。

“你走开,表哥死了,本夫人为什么要小声一点,说是谁干的,本夫人要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寒幽雅的表哥实际上就是寒幽雅的小情人,在萧丞相满足不了她的时候寒幽雅就会找她的表哥,年轻的时候她和她的表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夫人,表公子是,是被山贼杀死的,就是、就是杀了姨娘的山贼。”

“什么——”

寒幽雅听见胡嬷嬷的话立刻尖叫起来,难道是、是老爷杀的,老爷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了,所以儿子也是因为这样才会死的么?

萧天魁,你杀了我的表哥和儿子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我寒幽雅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夫人,还,还有一件事情。”胡嬷嬷全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这件事情她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但是如果不说的话,以后夫人一定会生气,那个时候他会吃不了兜着走。

“说。”寒幽雅现在被气的已经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看见胡嬷嬷支支吾吾的心里面更加的生气。

“是,是老爷在外面养了外室,而且还有了儿子。”胡嬷嬷一口气说完站在一边等待暴风雨的来临。

“什么,这个贱人,难怪不顾着我们的儿子,竟然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这个夜晚注定了寒幽雅没有办法睡着了,“你出去安排一下,明天早上本夫人要出去,见见那个贱人和她的孩子。”

可是寒幽雅还没有走就有更加糟心的事情发生了。

第7章 初入宫闱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萧丞相侄女萧九幽蕙质兰心,温婉贤淑,清秀高雅,天生丽质我见犹怜,封为雅妃,居于闭月宫,为一殿之主,即日进宫,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丞相恭喜恭喜,皇后娘娘虽然仙逝,但是皇上对皇后娘娘还有感情,所以恭喜丞相了。”

“呵呵,多谢公公。”

萧天魁塞给那个公公一个荷包,脸上笑的开怀,可是转头看见低眉顺眼的萧九幽那张如鬼一样恐怖的脸的时候笑容僵在了脸上,这个样子进宫难道不会吓到皇上?

“恭喜萧小姐。”

“多谢公公,九幽不懂规矩,还请公公以后多多照顾。”

那个公公拿着萧九幽的荷包,没有什么重量,但是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明显了,心里面虽然不屑,但是看着银子的面子上一点都不会表现出来。

“萧小姐快点回去收拾吧,晚一些时候进宫的轿子就会来丞相府了。”

“恭送公公。”

传旨的公公走了,但是丞相府的人却没有散去,众人看着萧九幽的脸面色怪异,这个样子皇上让她进宫当妃子是去辟邪的么?

“九幽啊,进了宫以后和你的姐姐多多亲近,这样在宫里面也有一个照应。”

“是,爹爹,只是女儿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什么事情?”萧天魁抬眼看了一眼萧九幽,便立刻重新看向了别处,这个女儿他是最不喜欢的,不仅面若鬼魅,就是性子也不讨喜,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关注。

“女儿知道这样不好,但是今早看见嫡母院子里面的胡妈妈匆匆忙忙的要找马车,不知道嫡母要出去做什么,后来又听见丫鬟们闲话说是嫡母昨天晚上发了好大的火,说什么儿子什么的,这件嫡母的事情女儿本来不应该多问,可是弟弟刚刚去世,女儿怕嫡母想不开……”

萧九幽看着萧丞相的脸变的黑了,她这么说也没有什么,但是萧丞相心里面有鬼,加上儿子本来就是他让人杀了的,所以才会变了脸色。

萧九幽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便不再多说,“爹爹,女儿回去准备进宫的事情了。”

说完便对萧丞相行礼,离开了院子。

“小姐,桃之把事情都办好了,小姐可是还满意,夫人的表哥和孩子已经离开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奴婢已经确认了,小姐放心就好。”

萧九幽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里面却是在想着宫里面的事情,她又要进宫面对那个男人了,这一次她一定要给自己和翊儿报仇。

翊儿,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娘亲给我们报仇……

“桃之去叫子墨在我们离开之后办一件事情,要这样……”

桃之认真的点头听萧九幽的话,眼眸轻颤,带着一点点的惋惜,愉快,兴奋,一系列复杂的感情。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闭月宫前,略微萧瑟,每个人都知道,新进宫的雅妃是先皇后娘娘的妹妹,面若恶鬼,皇上不过是看着皇后的面子照顾这位雅妃而已,所以闭月宫略显萧瑟。

“奴婢参见娘娘。”整个闭月宫竟然只有一个婢女上前参见萧九幽,其他的看见萧九幽的样子都躲得远远的,大家都不认为这个样子的女人能有多受宠。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紫衣,是新进宫的宫女。”

萧九幽看着这个宫女点点头,虽然是新进宫的宫女,但是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以后你就和桃之一样作为本宫身边的大宫女吧。”

“多些娘娘。”

萧九幽点点头,走了进去,闭月宫外面虽然看着萧条,但是走进去一看当真是金碧辉煌,紫川锦夜将这里装修的异常豪华,除了珍贵的古董花瓶字画,还有很多金银玉器。

“哇塞,小姐,皇上虽然人没有来,但是这里的装设好漂亮啊。”

萧九幽撇撇嘴,紫川锦夜这是想让她死在后宫里面吧,自己很清楚自己的长相,紫川锦夜这么做不是捧杀么?

“桃之,明天带着人将这里收拾了,你该知道本宫喜欢什么样的装修。”

“是,小姐。”

萧九幽参观了闭月宫,还不错,虽然没有她以前的灵溪宫那么好,可惜,灵溪宫是她永远的痛苦,也是她永远都回不去的地方。

萧九幽办到了闭月宫,第二天冷冷清清,紫川锦夜赏赐了一堆金银珠宝。

第三天冷冷清清,紫川锦夜赐了一桌子的菜,萧九幽赏给桃之他们吃了。

第四天,冷冷清清,紫川锦夜赏赐了一些新鲜水果。

第五天。

“小姐,你进宫里来做什么,皇上每天都赏赐很多东西,可是奴婢现在还没有见到皇上的人呢!”

桃之一边给萧九幽梳头一边说,这几天是清净了,但是她们在皇宫里面却是很明显的不受宠,小姐这一生难道就要这么的老死宫中了么?

“啊~疼疼疼疼,桃之,你要疼死我啊!”萧九幽不知道桃之在想什么,只是她的头皮很疼。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桃之的眼睛已经红了,现在更是哭了起来,好不可怜。

“呜呜,小姐,呜呜,都是,都是桃之不好,呜呜,小,小姐,呜呜……”

“哎呦,妹妹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皇上不来妹妹也不用欺负下人,看她可怜的样子,哎呦,真是让人心疼呢。”

“桃之,你先出去吧。”

萧九幽冷着脸看着出现在自己面钱的一堆的女人,同时原本清爽的空气瞬间充满了胭脂的味道。

紫川锦夜的女人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他很懂得平衡后宫,女人虽然多,但是相互制衡,而且那些紫川锦夜基本上算是雨露均沾,所以后宫一时间也是相安无事。

但是突然间出现了萧九幽这个意外,不仅仅是因为面若恶鬼,还是因为皇上既然不要她侍寝那么为什么要送给她这么多东西。

“几位姐姐安好,九幽刚刚进宫,不熟悉宫里面的事情,没想到几位姐姐来看九幽了。”

萧九幽咧嘴一笑,那张写盆大口好像要将面前的几位妃子吃了一样,看的那些妃子一个个冷汗琳琳。

“来来,大家过来坐,正巧妹妹还没有用早膳,不如几位姐姐一起?”

本来看见萧九幽的笑容,几位妃子都有点害怕,她们虽然得到给皇上侍寝的机会,但是皇上并不宠她们,而她们过来看萧九幽只不过是为了嘲笑她而已。

“正巧我们也没有用早膳,既然妹妹邀请,我们就在闭月宫里面用早膳。”

饭桌前面,萧九幽吃的优雅,其实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唇上的血盆大口吃进嘴里面。

饭桌上,各种丰盛,十几样糕点,各种各样的粥,以及各种早餐面食,桌子上面满满的放着食物。

那些妃子看着如此丰盛的早餐竟然没有了食欲。

第8章 刁蛮丑女

“肿么了,不好吃么?”

萧九幽嘴里面全都是食物,看着面前的几个妃子,脸色臭臭的,好像是面前的不是美食一样而是大便。

“妹妹每天都吃、额、这些么?”看起来是这几个妃子的头,长得很是温婉,脸上也带着柔美的笑容。

“是啊,宫里面的东西就是比外面的精致,御膳房每天都会送好多的,妹妹吃不完,便宜了宫里面的丫头们了。”

“妹妹可是见到了皇上了?”

“哎呦,皇上哪里那么容易见,妹妹也知道妹妹这个鬼样子,皇上一定不会喜欢的,你们都应该知道皇上那么爱着我的姐姐,就算是我什么都没有皇上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我的。”

萧九幽扬起头,傲娇的看着她们,就像是一个二世祖一样的骄傲,那张鬼脸上的笑容怎么看着怎么欠揍。

“你以为皇上能够一直对你这么好么,你真是太天真了,丑女~”

“呵呵,这位姐姐,在你说别人是丑女的时候你有没有看清楚你自己的长相呢,有没有人说过你是猪的亲戚呢。”

那位妃子确实有点胖,但是绝对没有到达猪的亲戚这样严重的程度,不过萧九幽这么一说其他的几位妃子很不道德的笑了。

“萧九幽,你放肆!”

这位妃子萧九幽并不认识,前世的时候她帮助紫川锦夜,对于后宫里面的妃子她认识的很少,而且对于那些个地位低下的妃子也不在意。

“放肆?何为放肆?闭月宫是本宫的地方,而且本宫是妃子,敢问你是什么位份敢在本宫面前放肆?”

眉眼间萧九幽霸气侧漏,看着那几个妃子说道,“你辱骂本宫,本宫大人大量原谅你这一次,不过希望你知道自己的本分。”

“萧九幽,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丑女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宫面前放肆。”

那个胖胖的妃子是萧风华的人,萧风华自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对这个妹妹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皇上的态度暧昧,她才派人来探探消息。

“哦?丑女?”

萧九幽抬起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你,你要做什么?”

不得不说萧九幽的面容还是很有震慑力的,尤其是笑的时候,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心上面噬咬一样。

“胖娘娘,这你就害怕了,本宫看着也不怎么样,今天本宫就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闭月宫不是你能够撒野的地方。”

“啪,啪啪啪。”

萧九幽连续的几个巴掌打在那个胖娘娘的脸上,她却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间愣住了,只是脸上却是火辣辣的疼。

“雅妃,就算是她做的不对,可是你也不应该打她啊,若是皇上知道了,雅妃你刁蛮任性是逃不掉了。”

温温柔柔的妃子说着有点害怕的看着萧九幽,在不了解对方的时候她可是不会轻易的得罪对方。

“你们喜欢就只管找皇上告状,本宫不怕,本宫的姐姐可是皇德妃和先皇后,你们去吧。”

萧九幽大手一挥不在说话,已经下了逐客令了。

“哼,萧九幽,你给我等着,等着皇上派人来捉你吧。”胖妃子捂着脸,瞪了一眼萧九幽率先走出闭月宫。

“小姐,小姐她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桃之刚刚被萧九幽派走,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着好像自己家的小姐并没有受伤,也放下心来,以前从听人说,宫里面的女人比洪水猛兽还要吓人。

“无事,桃之一会我们去无双宫用午膳,想必姐姐应该会很高兴,桃之快点给我上妆,颜色淡了就不好看了。”

萧九幽一边说着一边往自己的脸上扑胭脂,并且加深自己黑黑的眼圈,颇有几分不吓死人就不住手的味道。

“小姐,一会去了二小姐那里可不能够这样了,二小姐一直都不喜欢小姐,所以小姐还是小心一点,我们还是回来用午膳吧,若是二小姐嫉妒小姐给小姐下毒怎么办,二小姐可是从小在夫人身边长大的。”

桃之一边碎碎念一边给萧九幽梳头发,因为萧九幽脸上厚厚的粉,她并没有看出来萧九幽的脸色,只是一味的自己说着。

“紫衣怎么样了?”

“咦,紫衣?”

桃之的碎碎念被萧九幽打断,一时间大脑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愣在那里,呆萌的可爱极了。

“就是那天的大宫女,御亲王给我们的人。”

听见萧九幽的解释桃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安排好了,只是那个人妖妖娆娆的样子,看着就让人不喜欢。”

萧九幽没有在说话,桃之还需要锻炼,这样的跟在她的身边以后可能会被人抓到什么把柄,只是看着可爱的带着几分天真的桃之,萧九幽犹豫了,在复仇的路上她要不要牵扯到无辜的人。

“小姐,我们走吧,晚一会就赶不上用午膳了呢。”

“叫上紫衣,一起。”

无双宫,迎面扑来淡淡的香气,萧九幽轻轻的吸气,正是紫川锦夜最喜欢的香味,没想到萧风华会做到这方面。

以前她很少离开灵溪宫,这位妹妹的宫里面她都没怎么来,可见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一心爱着的男人竟是那样的狼心狗肺。

萧风华正在那里伺弄花草,整个人看起来恬淡而美丽,明明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能够把自己装扮的如同白莲花一样无害。

“参见皇德妃娘娘,娘娘万福。”

不远处,萧九幽就好像是一只花蝴蝶一样张扬的站在那里,若是不看那张脸,她的身段绝对是一位美人,可是那张脸硬生生的毁了气氛。

“妹妹来了,虽然这里是宫里面可是我们却是亲人,妹妹称呼本宫姐姐就好,妹妹在宫里面可还习惯?”

萧九幽看见那张脸多想将萧风华那张假面撕裂,露出里面真实的面孔,手绢下面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生怕自己忍不住将这个女人撕裂,让这个女人的这真实面孔暴露在阳光下面。

“还习惯,皇上赐给妹妹好些东西,只是这几天妹妹思念爹爹和嫡母身体不是很好,没有早早的来看姐姐。”

萧风华看见萧九幽那张脸竟然生起了和萧九幽同样的想法就是将这张脸撕裂,只不过是萧风华觉得萧九幽的脸太难看了。

“妹妹也知道,大姐姐不在了,这几天都是姐姐在打理后宫,还没有空出来时间去看妹妹,妹妹就来了,以后妹妹在宫里面烧了什么东西就和姐姐说。”

要是想看早就去看了,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应该派大宫女去送一些东西才是,现在才说,鬼才相信。

萧九幽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只是在别人的眼睛里却少了几分灿烂多了一些恐怖。

“多些姐姐,妹妹什么都不少,皇上每天都赏赐妹妹东西,昨天那些新鲜的水果原本想要给姐姐送来一些,可是想到姐姐是皇德妃自然是不少这些东西的。”

萧风华听见萧九幽的话笑容僵在脸上,那些水果虽然没有什么,可是后宫里的妃子只有她萧九幽有。

狂妃天下:王爷太闷骚 主角: 萧九幽, 紫川清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522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