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嫁豪门:独宠哑巴新娘 主角: 苏默玖, 段凛煊

拒嫁豪门:独宠哑巴新娘 主角: 苏默玖, 段凛煊

第1章 哑巴新娘

男人裸着身子,摸索到床头柜上的烟,烟晕圈圈绕绕,空气中弥漫着一抹耐人寻味的味道。

苏默玖掀开被子,光脚顺着床边下来,步履艰难而蹒跚。

她不敢回头,怕对上他能冻死个人的视线,站在洗澡间昏暗的灯光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全是蹂躏后留下的痕迹。

花洒落下,刚开始水是冷的,冻得苏默玖瑟瑟发抖,渐渐的水温才上升起来。

就在这时,门被用力踢开,段凛煊全果着进来,在浴室再一次强行索要了她。

做完之后,段凛煊厌恶一把推开她,还将花洒的温度调到最低。

“怎么样?爽不爽?”

苏默玖瘫坐在冷水底下,狼狈不堪。她试图借着周边的东西站起来,可脚还没站稳,就被段凛煊再次推倒。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苏默玖抿着嘴唇,段凛煊也不急,就这么蔑视的俯视着苏默玖,还故意将水开得极大。

他修长的手指扭动开关,水铺天盖脸落下,自己则往后退了俩步,拽过毛巾擦着水珠。

“别以为仗着少奶奶的角色就可以为所欲为,也别妄想我能跟老爷子一样好骗。”

一地的水渍。

在段凛煊走远后很久,苏默玖才敢站起来,想到男人临走前说她真脏的话,也许是赌气,她里里外外将自己洗的特别干净,有的地方搓的快溢出血来。

他不爱她,她知道。

大名鼎鼎的他爱的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却没人知道她爱他爱惨了。

出来后,苏默玖打开避孕药吞下俩片,顿时胃里翻滚着难受,她迅速跑到浴室催吐。

段凛煊不喜欢做安全措施,避孕药免不了会伤身子,但她不得不这样做。

万一再怀了,段凛煊一定不会留下的。

夜,微凉。

在苏默玖推门而出,本来昏暗的灯光也被熄灭,乌黑一片,这么多年,他都是这样,而她也早已习惯了。

隔日,苏默玖起得很早,准备早餐,对她来说,为丈夫准备早饭是件幸福的事情,段凛煊不这样认为,她是知道的。

“麻麻,抱抱。”

段奕宏抱着苏默玖的小腿,小脑袋扬起来不停对苏默玖撒娇,苏默玖伸手捏捏段奕宏的婴儿肥,将灶台的火候调小,抱着儿子换了酷酷的衣服。

然而,儿子却趁着苏默玖收拾衣物时,偷偷溜了出去,段奕宏一岁,古灵精怪的,会走路后,常常从床上爬下来,在别墅四处溜达。

苏默玖手拿着儿童外套追了上去,却在半路撞上她卑微爱着的人。

段凛煊穿着白色衬衫,显得身材修长,在手腕戴着名贵的手表,趁着男人英气逼人。儿子在段凛煊怀中把玩着手表,对着苏默玖咧嘴一笑。

苏默玖一下觉得很幸福,一家三口的温馨,可奇怪的烧焦味打断了局面,苏默玖意识到饭烧焦后,脚不小心磕在椅子上,疼痛难忍。

“呃!”她发出难听的声音,慌忙的捂住嘴唇,往厨房疯狂的跑,她是看见段凛煊嫌弃的表情的。

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的哑巴。

第2章 生辰宴

所以从小就被家里人嫌弃,现在又被丈夫嫌弃。

在苏默玖还未端上饭菜时,段凛煊就穿上西装,拿着车钥匙,离开了别墅。

虽说俩人结婚俩年,可之间的感情连陌生人都不如,这些年,段凛煊总是以事业繁忙为理由,不回家。

苏默玖伸出筷子夹了块面包,烧焦的气味使她难以下咽,心不在焉的吃完饭,手机就响起了,是段凛煊的助理打来的,“太太,今晚是老太太生辰,请别忘记。”

她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手机屏幕,表示已经知道,挂断电话后,抱起穿戴整齐的段奕宏,便出发了。

盛大的宴会是在槟城最奢侈的酒店举办的。

天降细雨,金银渡成的原型建筑物宛如一簇妖冶的花映入眼中,繁华高贵。

有俩个保镖恭敬的打开车门,从车上卖出一条长腿,是个俊朗男人,那男人穿着银灰色的大衣,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带着暗紫色的戒指,苏默玖对经营珠宝这些颇有研究。

这戒指是米兰国际大师创作的恋忘,寓意对一个人情意至深,念念不忘,价值不菲。

这是权家大少爷,权北岩,是段凛煊的好朋友。传言有个深爱的女人,但女人死了,此后,一向正经阴森的权北岩变成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

两个男人,权北岩透露着张扬的邪,而段凛煊是地狱的恶。

苏默玖只停留了一下,就牵着段奕宏的手,扭头进入酒店。

之所以权北岩会在老太太生辰拜访段家,全都凭借他那张巧玲的嘴,哄的老爷子直开心,就将权北岩当成了自己人。

酒店内,一些名媛小姐穿着紧贴的衣裙三三俩俩聚集在一块,杯觥交错。

苏默玖与权北岩先后来的,就跟有事先说好一样,苏默玖都能感觉到视线刷的往权北岩那边看去,在场名媛小姐眼神中都透露着迷恋。

苏默玖站在视线中心,自然引起别人瞩目。

“她是谁?”

“还能有谁,那个为了金钱,地位,故意陷害段少爷的苏默玖啊。”

苏默玖站在舆论当众,早已习惯外来的压力,她伸直脖颈,高傲的像一只明珠在黑暗中光芒四射。

她一抬头,就看见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悠闲吃着西餐的段凛煊,他在男人事业中处理的游刃有余。

段凛煊就像令人着迷的深渊,让别的女人窒息,沉陷其中,无法自拔,其中就包括她苏默玖。

苏默玖在酒店走了一圈,三五个女人结伴而行,形成一个小小集体。

而且,他们都看不起她,不加任何掩饰。

段奕宏早被老爷子派人接去照看了,而她一人走着也轻松,走到休息区坐下,从包中掏出手机划着屏幕玩。

“嫂子,怎么有兴趣来参加宴会了?”权北岩噙着笑意坐在苏默玖身边,探头在她耳垂轻轻吹气,惹得苏默玖浑身哆嗦。

苏默玖对于段凛煊来说,是个可有可无的备胎,对于权北岩来说,是个任人宰割的玩具。

在权北岩再三挑逗她,别人都以为是她不检点,只有她知道,是弱者无能为力,她与富家子弟完全抗衡不了。

放开,请你自重——

权北岩没料到苏默玖会将他推倒在地,坐在地上都是满脸惊讶,凳子往后撕拉一响,发出刺耳的声音。

第3章 赝品

不远处,段奕宏跑到权北岩面前,蹙眉,昂着小脑袋,淡漠的盯着权北岩,噗嗤一笑,在男人快要站起来的时候,直接拿起旁边的酒往权北岩身上泼去。

小孩双手叉腰,像极了缩小版的段凛煊,“别用你的脏手靠近我妈咪,你不配!”

“……”说实在的,权北岩长的真是妖孽,身上穿着的西装被红酒泼了一大片,勾勒出结实紧绷的身材,性感迷人。

“谁敢欺负我孙子!”彼时教父敲响了金色大钟,时针正好指在九点。

宋雅,段凛煊的奶奶,一身奢侈的服饰,被四五个年轻女子搀扶出来,端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段宏奕,她的小孙子。

每份礼物都被站在旁边的管家接过,并且拿出小本子来记得清清楚楚。

苏默玖站在不远处,看着地上铺满的贵重礼物,全都是奢侈礼物。

段宏奕从小是宋雅看着长大的,自然与宋雅较为亲。

小小的段宏奕缩在宋雅的怀里,奶声奶气的喊着奶奶的称呼,小手还不停抓着宋雅手腕佩戴的黑色佛珠。

宋雅在外有着冷厉风行的称号,但在段宏奕面前,瞬间蜕变成温柔慈祥的奶奶,宠着俩岁左右的小孙子。

“你喜欢这个佛珠?”宋雅身上全是奢侈品牌,对外观珍惜如命的她丝毫不在意段宏奕会抓坏她的衣服,可以说,就算撕破,在宋雅眼里都不算什么。

段宏奕笑起来很好看,眯着的眼睛像有魔力般,惹人注目,他乖巧的点点头,咧嘴一笑:“是……”

宋雅佩戴的佛珠是上口物品,是她找人花了三亿定制的,但面对段奕宏想要的眼神,她直接将珠子脱下来让段奕宏玩,年小的段奕宏在把玩期间,直接将绳子扯断,珠子散漫一地。

段奕宏惊恐万状,宋雅抱着段奕宏哈哈大笑,表示自己孙子有所作为,做事果断。

妈妈,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

苏默玖倒是孝顺,双手奉上礼物,用手语送上祝福词,但改变不了宋雅对她的看法。

宋雅连一点视线都不曾吝啬于她,继续跟小孙子玩:“奕宏,你喜欢什么,就告诉奶奶,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站在宋雅身边的仆人,接收到宋雅投来的视线,立即将玩具拿出来,是个奢侈豪华的智能小汽车。

虽说这个年纪,段奕宏还不能玩这种玩具,但宋雅对段奕宏的疼爱,对苏默玖的厌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导致外人对明媒正娶的段家少奶奶十分不屑,脸下人都敢欺负了。

管家接过礼物,直接打开袋子,将里面的礼物掏出来。

“这翡翠手串,与……”说着管家有些为难,侧身看向宋雅:“老夫人,薛小姐送的也是这个……”

宋雅听后,命人将薛小姐送的也拿上来,很明显,两串成色区别非常大,有着鲜明对比,在场人都多多少少接触古宝,两串翡翠被不同佣人分别抬着,非常明显。

相比之下,苏默玖送的那幅画特别粗糙,尤其在眼部范围,不仔细看,都看不出瞳孔是暗红色的,自然一看就知道苏默玖送的是赝品。

“你竟然敢送我的是赝品!”宋雅本就对苏默玖不屑,这事一发生,更加不满。

第4章 心里没点逼数

瞬间,周围的气氛都变了,在场人员摆着看好戏的心态在毫不知真实情况下,加以讽刺。

“嘁,舍不得送老夫人贵重物品,那就不要送啊,这样纯属于欺骗。”

“你怕是不知道吧,当初啊,就是这位手段极高的哑巴,也不知使用什么龌龊手段,竟然让段家接受她这个儿媳。”

苏默玖垂下头,刘海遮挡住她的面部表情,紧紧的咬着嘴唇,颤抖着。

是啊,她是个哑巴,毫无地位的哑巴……

“发生什么事了?”一阵清冷的声音响起,随着阴森的气息逼近,段凛煊大步走过来。

“我觉得你可得好好管教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了。”宋雅脸色不好,说出事情发生原委。

段凛煊身体往旁边稍微倾斜一个角度,就看见宋雅侧边的赝品,薄唇事不关己的挤出俩个字:“道歉。”

为什么?苏默玖睁大眼睛,无辜极了,她特地命人花高价才得到货真价实的天然翡翠,还找多个能辨别出真假的古宝的商人,现在却告诉她是个赝品。

“赶紧给我道歉!”段凛煊有些恼火。

我不要——苏默玖死活不抬起手做哑语,固执的将脑袋扭到旁边,不去看段凛煊。

段凛煊捏紧苏默玖的肩膀,疼得她动弹不得,苏默玖挣脱不开段凛煊的力气,硬是咬牙切齿才忍住了疼。

我是无辜的,有人陷害我——

苏默玖张了张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你这个女人,心里没点逼数吗?就你这样,谁会陷害你。”

段凛煊的嗓音冰冷无情,一字一句像针扎一般,扎进皮肤里,还深深刺痛了苏默玖的内心。

虽然说,段凛煊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但凡事都要讲道理的段凛煊,直接站在对方的立场,来欺负她,打压她。

苏默玖不由得觉得可笑,她于他,连常人都不如。

“你赶紧给我道歉!”段凛煊见苏默玖无动于衷,不由得恼火,伸手摁着苏默玖的肩膀硬是死里的拽着,也不知是谁有意的脚,将苏默玖绊倒。

轰然间,全场发出讽刺笑声。

“奶奶……”段奕宏仰着脑袋,“妈妈怎么了?”

宋雅笑眯眯说了谎话,并没有损失自己在段奕宏内心慈母的形象。

“没有事啊,爸爸和奶奶只不过玩游戏而已,管家,你先带奕宏到别处玩玩,越远越好。”

在段奕宏走后,又恢复生人勿近的冷清。

“她的道歉,我不稀罕,我劝你还是回去家法处置吧。”宋雅不耐烦的摆摆手,苏默玖听后,瞪大眼睛,她平常一不听话,就会受到家法处置。

苏默玖下意识看看身侧的男人,段凛煊高傲的盯着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她的视线瞬间暗淡,段凛煊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无情。

旁人见苏默玖吃了寡,还符合笑道:“就是,这次得好好管教一番,连老夫人都敢骗,成何体统。”

段凛煊连片刻沉思都没有,直接应允:“我也觉得她太过放纵了,母亲,我回去会好好收拾她的。”

过的宴会轰轰烈烈,教会在台子上讲的抑扬顿挫,唾沫横飞,将宋雅老夫人夸赞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第5章 事实

夜深,微凉。

苏默玖被人群挤在一小角落里,默默盯着聚集中心,耀眼的三人,有她敬爱的母亲,托付一生的丈夫,还有她怀胎十月诞下的儿子。

宴会很快结束,段奕宏被宋婉抱走了,为了告诉外界俩人关系融洽,将剩下苏默玖还有段凛煊挤在一辆车内,俩人一路无言。

回到别墅,苏默玖洗漱完就躺倒床上,拿出手机查找有什么能让她说话的办法。

官方解释:首先需要做头部ct,电测听等检查,已明确二部的情况与听力的情况,不过,在明确诊断后将如何治疗,要是神经性聋,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的可能性会很小,也可以多和患者说话,让患者多听,久而久之,说不准这种病就会痊愈。

——

意思是,她有可能会恢复说话的功能,不过需要灌输别人整天同她说话,在这种毫无存在感的地方,她又能与谁交流谈心。

苏默玖皱起眉,心情十分沉重,她翻了个身子,被十厘米长的东西勒住胳膊了。

她从枕头下摸索出一本小画册,这是她之前画的,每一张都有叫段凛煊的男人,苏默玖看着鼻子一酸,内心的苦,大概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画中,段凛煊全身穿着黑色西装,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捧着戒指,单膝下跪,仿佛是童话中说的王子,是上天的宠儿,脸上的五官恰到好处,神情无一改变的冷冽。

苏默玖手轻轻抚上画中的男人,她之所以爱他,是因为段凛煊跟他是一路人,性格实在太过相似,让她不知道嫁的人是段凛煊还是他。

男性危险的气息瞬间笼罩到她的身后。

苏默玖抬起头,直接对上英气逼人的俊脸,那个像画中走出来的男人,夺过她手中的画册,冷冷翻的看着。

“段太太,今晚你让我挺意外的,竟然不听从我的话了,你激怒了老夫人,你觉得我会让你怎么度过。”段凛煊轻视的冷笑,那深不见底的视线,像是一个深渊,看不透也碰不到,却能直直看穿她,好像全,裸着被人观看一般。

凛煊,你听我解释,其实我……

苏默玖慌忙打着手势解释,一向说一不二的段凛煊刚刚在宋婉面前说上家法,家法二字听得她吓破了胆。

谁不知道,段家的家法,轻则残废,重则死亡。

她之前无意得罪过段凛煊,硬被人拖住在后背狠狠抽了十几鞭子,打的皮开肉绽,令人作恶,疼的她中间不知昏迷多少回。

段凛煊翻到一页,俩手捻起画册:“你处心积虑想成为我身边的人,所以故意让我看见你的画,然后让我怜悯你,再爱上你?”

不是的,我是无聊才画的。

苏默玖彻底慌了,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可段凛煊是什么人,雷厉风行,阅人无数的人物,根本不相信这个借口。

“无聊?”段凛煊用力扯下几页,对着苏默玖脸上用力甩去,疼的苏默玖别过脸,画犹如蝴蝶在空中起舞,飘飘忽忽落在地上。

第6章 心酸

苏默玖视线黯淡下来,虽然她是个哑巴,没地位,可她也是个人,也是有感情的,她把整个青春全都耗费在这个无情男人的身上,想着,心脏处剧烈的疼痛。

紧接着,苏默玖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也或许在宴会上受的委屈,她夺过段凛煊手里的话,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了剩下的画页。

深红的火苗迅速窜起,散发出纸焦的味道。

苏默玖将燃烧的纸页丢在纸篓里,火光映照在男人的脸上,增添了男人的神秘之气。

眼看着最后几张即将消失殆尽,段凛煊一把将苏默玖拉倒身前,低下头贴上她的耳朵,语气残忍不已:“你现在还真蹬鼻子上脸了,你不是很像做我女人吗?那我就满足你。”

苏默玖怎么也想不到段凛煊会说出这么恶劣的话语,她挣扎,用力将段凛煊推开,男人死活不起来,就一脚踩上他的鞋子。

段凛煊纹丝不动站着,脸上写满了愠怒,苏默玖力气不大,这一脚于他来说不算个什么,但他很生气。

她的抗拒,直接惹恼了他。

段凛煊伸出胳膊,朝苏默玖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力气过大,让苏默玖重重跪在地上,脸上红了一片,肿成一团。

苏默玖有些愣住。

她从没看见过有人生气是多么可怕的,就好像有天大的憋屈没有发出,眼神蹦出来的愤怒像火一样,快要燃烧了她。

“呵,我让你见识一下叫不能抗拒男人。”说完,他一把脱掉碍事的风衣,而苏默玖就趁机往外跑,刚跑了俩三步,就被段凛煊用力拉回去,还丢在床上。

段凛煊欺压而上,摁住苏默玖不停乱动的手脚,将她圈在怀中,愤怒的瞪着不安分的女人。

放开我——

苏默玖死命挣扎,想要逃离段凛煊的控制,但他的力气大的吓人。

段凛煊单膝跪在床上,声音如同沉睡的狮子,低沉,沙哑。

苏默玖下意识曲起双腿,膝盖顶住男人的胸膛,以免段凛煊兽性大发,侵犯她,事实证明,她什么都阻止不了,段凛煊将她手腕锁在她头顶处,姣好的身材跟尤物一般扭动着,让段凛煊腹部一紧。

他本想着要吓唬吓唬苏默玖,好让她听从他的话,谁曾想,现在的他浑身血液奇怪的烧了起来,烫热了他的全身,恨不得将她按在身下,进犯她,凌辱她!

段凛煊是出了名的性冷淡,再性感,再妩媚的女人都激不起他的感觉,外人说他阴阳恐怕萎缩,时间长了,他都觉得自己有病。

唯独出了个苏默玖……

苏默玖用脚踢段凛煊,却被男人连住扇了俩巴掌。疼得她不敢再反抗了,段凛煊见苏默玖不疯了,大手探进苏默玖的衣服内,手自然地滑落在她高耸的酥胸上,惩戒性的一捏,疼得苏默玖低哼一声。

段凛煊命令苏默玖将裤链拉开,还让她将男性尊严给掏出来,苏默玖忍着欺辱听从段凛煊的指挥。

男人将碍事的衣服脱掉,扯着苏默玖的头发,让女人来伺候自己。

第7章 给叫仔仔的狗行礼

激情过后,苏默玖疲惫的躺在床上,被子盖在身上遮挡重要部位,段凛煊起身悠闲扣着衬衫的纽扣。

“段太太,我想你应该知道要干什么吧。”

空气弥漫着让人羞怯的味道,地上散着零碎的衣服,苏默玖呆滞的盯着天花板,全身无力 好像要散架了,她嘴里喃喃说着无声音。

我知道——

多年前,在段凛煊红酒里下米药的,不是她,她压根不知道这回事。

说实在的,她也是受害者,被迫上了段凛煊的床……

苏默玖到现在都记得那时候,是她永远忘不了的噩梦,她迷迷糊糊的醒来,全身是撕心裂肺的疼,却被人一脚踹下了床。

段凛煊裸着身子,下半身用被子遮住,愤怒的抄起桌上用玻璃做的台灯朝她脸上砸去,还叫她滚!

她也很无辜。

后来苏默玖被嫁到了段家,奇怪的是,家中一有什么事,都会无缘无故落到到她身上来,牵扯着她,本就对苏默玖冷淡的段凛煊,更是对她反感厌恶。

而她的地位,更是连段家的下人,畜牲都不如。

苏默玖天真的以为,遇到事,躲开就好,忍忍就过去了,可她想的太过简单。

正想着,门外传来凶狠的狗叫声!

苏默玖连忙穿好衣服,她打开房间的门,见俩个仆人牵着一只高大体型的藏獒。

威风凛凛朝她低吼着,趾高气扬的漫步走过来。这只藏獒就算化成灰苏默玖都认识,这只狗的身份比她要尊贵多的多。

“现在段夫人这么耍大牌啊,连见了仔仔都不行礼了?”仆人抬起脑袋,轻蔑的提醒着苏默玖。

苏默玖浑身胆颤着,过去,她因为做错一件事,被仔仔追的满屋子跑,差点咬到腿,她为了自保,顺手拿起棍子疯一般朝仔仔打去,如不是这样,现在的她轻则残疾,重则狂犬病毒死亡。

她打了仔仔,宋雅竟然惩罚她对着仔仔下跪道歉,还定了个规矩,日后见到仔仔就跟见到宋雅一样,对仔仔行礼。

此后,她一见到仔仔,就会规规矩矩的行礼,这次也不例外,苏默玖半弯着身子,卑微极了,她努力挤出笑意。

仔仔自小是宋雅心尖的宝贝,受到仆人的尊敬,自然无人敢当面对抗,小心伺候着。

可它清晰记着,苏默玖打了它,仔仔龇牙咧嘴,尖尖的犬牙流下令人呕吐的憨流,欲要挣脱开链子与苏默玖一决高下。

“汪汪汪……”

苏默玖吓得腿软,差点跪在地上,仆人都怕仔仔,纷纷落荒而逃,生怕仔仔一个不高兴,挣脱开锁链,伤害了她们。

响了几下,段奕宏听到,开心的手舞足蹈,毕竟是教他语言的漂亮老师来了。

沈羽然在门口替下鞋,在四周搜索一圈后,漫不经心的问道:“段先生这么早出去了。”

“对啊,少爷不喜欢堵车。”保姆媛姐点头,接过沈羽然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她虽然读书不多,但那双眼睛却是阅人无数,自然知道人的心思。

这个沈羽然,可不是来教段奕宏英语那么简单。

段奕宏迈着小碎步,仰着脑袋来到沈羽然面前,撒娇,沈羽然半弯着身子,手摸上他的小脑袋:“小少爷,昨天布置的课题,完成的怎么样?”

看着段奕宏乖巧的说了几句法语,苏默玖觉得内心难受不已,毕竟,自己的孩子还要让别的女人来教讲话,无论母语还是外语,多伤心。

段奕宏这个孩子,老爷子喜爱不已,段凛煊买了四百米的房子,周围不论桌角还是地板,全铺上柔软的棉花,以免他跑跳时候,磕着脑袋,别墅内塞满了玩具,以及屋内的水晶灯都换成了普通的塑料灯,要不然拿棉套套着。

可见,不管老爷子还是段凛煊,都非常疼爱段奕宏。

但是苏默玖,作为另外一个名门望族苏家的女儿,本应是掌上明珠,却因为她是个哑巴,而遭到了苏北杨莫大的嫌弃。

为了不让苏家蒙羞,她从小就被锁的死死的,外人只知道苏北杨很宝贝这个女儿,都不让外人看一眼。之后,苏家遭受奸人迫害,导致苏北杨身败名裂,他忍受不了,自杀了。

再后来,苏默玖的身份被挖掘出来,是以哑巴的身份,出现在段凛煊的床上,新闻上说的义正言辞,她家败落,为了钱,上位,不检点。

苏默玖被闺蜜指引错路,与不认识的段凛煊一夜情,有心计,未婚先孕,家穷,还是个哑巴。

要不是老爷子年纪大了,想要见到段家第那四代,才让苏默玖进了段家的大门。

外面都说她是撞了狗屎运,高攀段家,可结婚后的苏默玖才知道,怀上段奕宏,是因为老爷子神助攻,喂了俩人米药。

谁曾想,这更让自己的丈夫段凛煊厌恶自己。

唉……想到这,苏默玖神情沮丧的站起了身。

那我先走了——

她对着保姆媛姐打了个手语,努力扬起嘴角对沈羽然点了下头,在段奕宏脑门上一个亲吻,拿着包出去了。

到了工作的地方,苏默玖从包中掏出书来,她的职业是位聋哑学院的教师,是在沈羽然来到段家后,才开始工作的。

进入学校,是个大操场,中间用白色的线条将俩边隔开,就好像她与上流世界分道扬镳一样,在这里,不会看不起人,也没有人知道她是段少奶奶,也不会知道,当年的她,是以多么不堪的身份嫁进段家。

在聋哑学校,每个孩子的脸上全是被天使吻过的纯真,她很喜欢这里。

“苏老师,今天不好意思,元姝她临时有事,暂时找不到人,只能有你主持了。”贾秦对着站在台上给孩子给予鼓励的苏默玖说道。

苏默玖笑了笑,打着手语:没事的。

表演完之后,二十多个孩子双字排开,让出一条道路,对着台下鞠躬,井然有序下台。

表演还算顺利,明显比之前好太多,到时候真就成上台表演了,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贾秦是学校聘请过来的义工老师,在苏默玖生完孩子前半年来到这里的,但只在周日过来。因为有节目,这些天一直留在学校帮忙。

“你说我们会不会赢。”贾秦笑了下,对上苏默玖的眼睛。

苏默玖本就紧张,经过贾秦这么一说,心情更是平复不下来,眉头微微皱起,手中硬是捏出一把冷汗。

他们看起来很紧张,要不然想个办法——

贾秦看着苏默玖比划,还绅士的从衣服掏出纸巾,递给苏默玖:“我看你挺紧张的,不过没事的,我觉得我们表演的非常好啊。”

孩子们刚从台子上下来,苏默玖指挥又让回到台子上去,表演的再怎么精彩,但要上下台出了岔子,分数一下子会被刷下来的。

待会会有化妆老师过来,你们要乖乖的,不要捣乱,我们好好表演,展示自己,还有,化完妆不要吃东西,等的表演完,将化妆品洗掉再吃——

在苏默玖说话的时候,贾秦并不看向那些孩子,而是紧盯着说话的苏默玖。

她的手指很修长,也很白嫩,活动的每一个手指都像在空中翩翩起舞的精灵,让人着迷。

第8章 孩子出事了

苏默玖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之后转过头来,请贾老师讲话——

贾秦自若的避开视线,他的手指骨节分明,不同的是,贾秦手上全是做苦力留下的痕迹,别看贾秦有些孤僻,但做起手语来,却是温和的。

苏默玖对着跟前的老师确认不用出现不必要的事故,却没看见贾秦在说话期间,视线是不住往她这边瞥的。

在处理完所有事后,贾秦走到苏默玖身边,问道:“苏老师,你等等真的不去现场吗?”

苏默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有事在身,表演完后,时间就不早了,而这里离别墅那最少也得一小时才能回去,要是回去晚了,段奕宏怎么办?

贾秦惋惜的摇摇头,“那好吧,那就在电视上看直播,为我们打气,不过,这支舞也有你代劳的,你要是不在,好可惜。”

苏默玖有些为难,但也无可奈何。今晚是老爷子八十大寿,她得带段奕宏去祝贺,吃饭。

“对不起,我真的得回去了,告诉孩子们我会在电视前给他们加油的。”苏默玖打着手势,脸上满是愧疚的表情。

贾秦看着苏默玖的表情,心里一紧,赶紧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道:“没事,我会告诉孩子们的,电视机前给他们加油也一样。”

“谢谢你,麻烦你了。”苏默玖给贾秦鞠了鞠躬。转身准备离开。

“要不要我送送你?”贾秦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跑上前问了句。

苏默玖笑着摇了摇头,指着那群孩子。示意孩子还需要他照顾,随后就离开了。

苏默玖站在路边,等着出租车。

是啊,连家里的佣人去买菜都有宝马车接送,但是苏默玖就是连一个司机都没有。

好在苏默玖也觉得没什么,这样自在一点。

苏默玖坐在车租车里,看着外面的景色慢慢往后倒退,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她以为只是自己想多了,甩了甩脑袋,深深地吸了口气。

车子慢慢到达别墅,苏默玖看着这越来越近的别墅大门,感觉心里越来越闷。

“谢谢师傅。”苏默玖从钱包里掏出好几张零钱,递给师傅,给他微微鞠躬。

师傅眼神有点不解,穿得那么好看,别墅又这么大,怎么就那些零钱?

他自然不知道,段凛煊之狠,就在于不管在什么方面,都不会让苏默玖好过。

“钉钉!”苏默玖刚刚打开车门,手机就响起来了。

她抱歉地看了看师傅,接起电话。

“默玖,不好了!有一个孩子摔倒了!现在这里现在一团乱……”贾秦着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

“什么?!你等着我,我马上到!”

“师傅,麻烦你把我送回刚刚哪个地方。”苏默玖在纸上哗哗快速写下这几个字,给师傅看。

“回到原来的地方?”师傅觉得很是诧异。

“是的,拜托你了……”苏默玖卑微地给师傅又鞠了一躬。

师傅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反正有钱赚,便调头出发了。

这个世界上,唯有自己的孩子,和学校里这群孩子,才能让苏默玖义无反顾,奋不顾身。

她也知道,段亦宏有很多人在照顾着他,基本上没有人能欺负得了他。

而学校里那群可怜的聋哑孩子,很多都是无依无靠的。所以她不得已只能选择把段奕宏暂时落下,去帮助那群孩子。

她急躁不安地拿出手机,准备给段凛煊打个电话告知一下。

“你居然现在还没到?限你三分钟内带着段奕宏赶紧出现!否则后果自负!”

段凛煊语气暴躁,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丝毫不给苏默玖说话的机会。

苏默玖着急得眼泪簌簌往下掉,但是她做不到放下那群孩子不管。

她只能给家里的媛姐打电话,想要让她先带着段奕宏去,她晚点再赶过去。

可是她打了近十几个电话,依旧没有人接听。

“到了。”车子停下,师傅冷漠提醒着苏默玖。

苏默玖看了一眼手机,无可奈何放进包包里,赶紧下车,飞速冲往孩子所在的地方。

“苏老师你来了,真是太好了!苏老师来了!”苏默玖的同事盈盈看到苏默玖回来,高兴地喊着。

“孩子们怎么样了?没事吧?”苏默玖着急地比这手势,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事情。

贾秦听到苏默玖回来了,赶紧跑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苏默玖愣了一下,但是也来不及去想什么。

“刚刚有一个孩子不小心被别人绊倒了,摔倒了台下,头破了个口子,我们校医给他暂时止住血了,就在里面。”

贾秦一边拉着苏默玖的手,一边给她汇报情况。

苏默玖一只手被他抓着,只能一只手比划,“伤得重不重?其他孩子呢?”

“其他孩子没事,就是有点担心一会儿的演出演不了,少了一个孩子,哎,都怪我,我应该看好他们的。”贾秦无比自责地说着。

“苏老师!”孩子们看到苏默玖来了 全部围过来,把她从贾秦手中夺走,拉到受伤的孩子面前。

“他摔倒了,老师,怎么办?我们的演出怎么办?”孩子着急地拽着苏默玖的衣襟问着。

苏默玖先去关心一下受伤的孩子,确保孩子没事,便赶紧想办法把演出队伍调整了一下。

经过苏默玖的调整,虽然少了个孩子,演出却也依旧能正常进行。

贾秦看着演出队伍,高兴地握着苏默玖的手臂:“太好了,苏老师,还是你有办法啊,我们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啊苏老师,你真是我们学校的幸运女神呀!”盈盈附和着。

苏默玖被他们夸得害羞地低下了头,十分不好意思。这会儿,她感觉连空气都是甜的。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找到存在感。

苏默玖刚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听到了一个让她脸色瞬间惨白的声音。

“你不带孩子去我母亲家,就是为了在这里跟一个男人搂搂抱抱?!”

段凛煊双手环抱,表情凛冽,眼神凶狠地看着眼前的苏默玖和贾秦。

苏默玖大惊失色,赶紧把贾秦一把推开。

“对不起,这,这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是孩子,孩子他受伤了,我……”

苏默玖手无足措地比着手势给段凛煊解释着,心里害怕到了极点。

贾秦:“苏老师,这个人是谁啊?”

贾秦走到苏默玖身边,故意拍了拍她的肩膀,挑衅地看着段凛煊。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段凛煊是谁?这个地方,就没有人会不认识段凛煊,只是他完全不怕段凛煊罢了。

贾秦是个孤儿,自己在一家大公司做着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剩下的时间就到这里来当志愿者。

一无所有的他,自然不会害怕失去什么。所以他对段凛煊,完全没放在眼里。

“啪!”段凛煊走上前,不由分说就给苏默玖一巴掌。

“喂,你算什么东西?打女人?是不是个男人?!”贾秦完全没有想到段凛煊会有这个动作。

惊讶之余赶紧上前,生气地用力推开了他。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段凛煊。

拒嫁豪门:独宠哑巴新娘 主角: 苏默玖, 段凛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