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成殇 主角: 乔小安, 单柯凡

爱已成殇 主爱已成殇 主角: 乔小安, 单柯凡角: 乔小安, 单柯凡

第1章 非要这样过吗?

诺大而奢华的别墅里,装潢奢侈而华贵,窗外夜空中皎洁的月光洒射到屋子里一尘不染的地板上。

主卧室里,温馨而又浪漫情调的薄纱窗帘洒在窗前,床头柜上的奢华台灯射出色彩淡雅、光线柔和的光,白色意大利风情的大床上,一位俊美无比的男人正睡得香甜,往上看,床头正中心挂着一张银色相框的结婚照片,照片里的男主角俊美迷人,女主角娇美动人,他们百般亲密的依偎在一起,幸福的笑着。

身穿感性睡衣的单可馨,从卧室里的内置浴室里走出来,披在肩上的秀发还在滴着水珠,水珠滴在撩拨人心的锁骨上,她的美就犹如画里走出来的美人。

单可馨的目光望着躺在床上的凌昊逸身上,嘴角一抹色眯眯却又羞涩的微笑。

她摄手摄脚、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床前,恐怕惊扰到睡得像个孩子一样香甜的凌昊逸,双膝轻跪在床前的米色波斯地毯上,葱白如玉的小手托着自己的脸蛋,虽没有任何粉黛的装饰,但她的美是毋庸置疑的,她不自禁的抿了抿吹弹可破的唇......,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平静的凝视着眼前同样俊美无比的凌昊逸。

这两个人同样有着天生妖孽的面孔,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心境,月老在天公作美的之时,一定也被这两位的俊美的而惊叹过吧。

单可馨细长的手指忍不住的在他完美的脸蛋上轻......抚,精致的眉,英挺的鼻,性感的唇……

“看够了吗?”犹如沉淀千年的红酒一般,醇厚悦耳的音质。

跪在床边失神的单可馨,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如清潭般清澈的大眼睛,盯着凌昊逸深不见底的幽眸,她就算是在盯着他看上十年二十年,也不会读懂,眼前这个永远都是不温不火的男人吧,他的心里到底想的到底是什么呢?

她嘟着吹弹可破的小嘴,委屈的说道:“我们可不可以能像正常夫妻一样的过日子?”

单可馨小心翼翼的试探性问着,对凌昊逸接下来的反应,她心里真的没有底。

凌昊逸单薄而性感的唇,微微的张开,紧蹙了眉心,深不见底的幽眸将已经很紧张的单可馨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

冷哼一声,他上勾了一下的唇角,很明显的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上来!”

单可馨轻呼了一口气,至少没有直接被拒绝,似乎关于这个问题还有商量的余地,站起身来,本来是可以直接跨过他的身......体睡到他的旁边的,但她还是胆怯的围着大床转了个圈,在他面前她就是如此的没出息,虽然连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凌昊逸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走进他,心里那沉淀依旧的苦涩不由自主的往上蒸发,直到他感觉到喉咙有些紧致,才吐了口气,让自己恢复如常。

......

每一次她这样的站在他的面前时,他都像直接跳进冬天的大海里,才能让自己清醒。

他不可能对她没有想法,但他却克制自己不准对这样的她有任何的y念......

屋子里安静的让人快要窒息,即使躺着一动不动,单可馨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已经小鹿乱撞的心跳,偷偷的做了个深呼吸,紧攥着被子的双手,因为紧张手心都已经出汗了。

她到底在怕什么?他要不是魔鬼。

依偎在床头上凌昊逸,性感的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嗤笑,“你觉得正常夫妻都是怎么过日子的?”他的话语还是依旧的冷若寒冰。

“啊?”单可馨不解的疑惑的大眼睛盯着冷面凌昊逸的下巴,这个问题要她回答吗?

好吧,她再次无耻的承认一次,他连下巴都好看的让人嫉妒。

“你父母把你卖给我的时候,没有教过你这些吗”凌昊逸玩......味的说道,嘴角始终挂着让单可馨心寒的嗤笑。

单可馨用力的咬着自己的下唇,泪水已经在清澈的大眼睛上打转,她才不是卖给他的,在他的眼里她却是……

好吧,她原本就理亏,她忍。

“如果你不想谈就算了,我先睡了。”她就是有些生气,不想和他说话。

单可馨在被子里微微动了一下,抬起的脑袋赌气的在了枕在了他结实的胳膊上,今晚她就是要霸占他的肩膀,就算他再不情愿,他也娶了她。

她柔顺夹杂淡香的头发如同她的人,任性的洒在他的鼻尖,让凌昊逸觉的自己就快要被她瓦......解了。

还是没有忍住的轻咳了一声,只因炙热的喉咙太干渴。

“你这是做什么?”,醇厚的音质此刻变得更有磁性。只是他说话的口气,依旧的玩味冰冷。

单可馨也不打算走开,”睡觉。“

这个女人,疯了吧?!

凌昊逸咬牙,别以为他真的不会.......他晃了晃胳膊,试图让她离他远点。

她仰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凌昊逸,“你非要这样吗?”清灵含泪的水眸里,三分祈求,三分委屈,三分愤怒,还有一分的不理解。

凌昊逸嘴角轻蔑一笑:“那你想怎样?”看着这样的她,心里那种莫名的感觉有出现了。

单可馨嘴角扯过一抹苦涩的干笑,“算了”,退回了她的身子,躺在了她原本的位置,眨眼间,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角处滑落。

“晚安!”闭上清灵的水眸,轻声的说道,无可奈何间夹杂更多的苦涩。

结婚六个月......这样的日子,千篇一律的过着,他就像是浑身带刺的刺猬,让人碰不得,近不得。

他脸上从始至终是轻蔑的嗤笑,语气里一如既往的冰冷,她最后那句:“算了,晚安”收场,多么可笑的婚姻。

过去的六个月都是这样的,然后凌昊逸会若无其事的躺回被子里,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睡着。

而今天,不知为何,凌昊逸却不想睡着,他身......体里的男......性......荷尔蒙还在冒着熊熊大火燃烧着。

借着柔和的灯光,他看着单可馨眼角滑落的那滴泪,心里都打翻了五味杂陈,那种感觉,他无法形容,也只有她才能让他有这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已不记得。

深邃的幽眸凝聚在她美丽动人的脸上,肤如凝脂的皮肤,秀气的眉,长而翘的睫毛,笔挺的鼻,吹弹可破的唇,好似她的每一.......处都在魅惑着他狂乱的心脏。

“凌昊逸,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单可馨闭着眼睛,伤感的低声问道,她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会不会回答,可她就是很想问。

凌昊逸的心抽动了一下,看着她精致的脸蛋,沉默着,他在扪心自问:“他,讨厌她吗?”

“如果我们不是因为父母之命而结婚,如果我们可以像其他情侣那样,偶遇,相识,相知,你是否会爱上我?还是,不论怎样,你都不可能对我动心?”

凌昊逸对她几乎自言自语的话充耳不闻,突然他犹如一阵狂风袭来,她的双肩被他温暖的带着电流的大手握住,单可馨只感觉一个重物死死地压在她的身上,让她一时间难以呼吸,他深不见底的幽眸凝结在她的泪眼朦胧的眸子里......

第2章 悸动

单可馨瞪大清灵的水眸,既紧张又害怕,全身瞬间僵硬,呼吸也不知道何时开始忘记的,心脏要么就是少跳了几下,要么就是砰砰砰不停的乱跳着。

天呢?这是什么感觉?她心脏坏掉了吗?

突如其来的蜻蜓点水式的一吻,让单可馨更是瞪大了那双迷人的大眼睛,想把他推开,逃离这瞬间从未有过却让人窒息的感觉,而此时这种感觉却让她想要沉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初吻的关系,她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迷离......忘返.......

她在电视剧里看过,这个时候应该闭上眼睛的,懵懂的大眼睛合上,只感觉自己的脸蛋的烧热感都快让她着火了......

疯了......疯了......呵呵呵......青草香正在捂嘴偷笑中......

凌昊逸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紧闭着还微颤的双眼,长长的睫毛不时地抖动着,羞红的脸蛋犹如盛开的动人的桃花般迷人......心间那种莫名的感觉再次跑出来。

”你干嘛闭眼睛?“凌昊逸轻浮的问,再不说点什么,指不定做什么黑灯瞎火的坏事。

呃?单可馨睁开眼睛,看着他,几个意思啊?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深深地凝视着,房间的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结,他们都在彼此的眼中寻找着什么……

“单可馨,不要告诉我这是你的初吻?”

“凌昊逸,你下去,我要睡觉。”

”天呢,是真的?单可馨,你多大了,竟然.......“

坏人!

单可馨在心里将此人骂了无数遍,但却一个字都没敢骂出声来,看吧,单可馨,你在他凌昊逸面前就是个孬种。

片刻的安静让整个房间寂静的只能听到时钟的滴答声,这个房间诡异的让人猜不透的不只是他和她之间的感觉,还有那贴在墙上的时钟,那个只有四个黑色的点和两个长短不一的针组合成的圆形。

第一天住到这个房间的时候,单可馨看着那个时钟苦思冥想了好久,到今天她都没有搞明白,那个只有一个白色圆形、两根针、和四个点的时钟是什么让它转动的,最重要的是这么久了,她从来没有见它停止过。

有时候,她想问他的,关于那个不太合乎常理的时钟,但她始终没问,她没问,他自然也没有说过。

“我们还是算了吧!”结婚六个月,她第一次想说这样的话,也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勇气,让她说出了让她下一秒就后悔莫及的一句话。

凌昊逸冷哼一声,“好啊,反正我早就想吞并你爸的那家公司了。”

他冷漠的话刚传到单可馨的耳边,她嘴角就挂上了万般苦涩的笑,她忘了自己嫁给他的职责了,她只不过是为了保住爸爸的公司,和他做了一场交易,和等着初恋回到他身边的凌昊逸结婚。同样是为了保住了爸爸的公司,答应凌昊逸的妈妈为他们家传宗接代后就可以放她走人,到那时,她爸爸的公司就再也不会有任何的动摇。

第3章 他怎么可能爱上她

从小到大,她都像是活在城堡里高傲的公主,对身边的男性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答应嫁给他的时候,她同样是这么认为的,她只是单纯的和一个不会爱上她,她也不可能爱上的男人结一次婚而已,即使有一天,他的妈妈说她必须为他们家延续香火后,才能离开,她也只是云淡风轻的一笑而过,单纯的她以为,只要到医院做一次人工授精就可以完美收场。

只是没想到,凌昊逸竟然不肯,甚至没有说出一个不接受的理由,更没想到的是,一天天的过去,她对这个不苟言笑、待她冷若寒冰的冷酷男人,积累了好感,那种感觉是她从未有过的,她每天都在问自己,是不是爱上他了?

清晨在阳关透过窗帘照射到枕头上的时候,看着凌昊逸睡得安详的像个孩子一样,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她是否有一天会真的爱上了他,可是只要是凌昊逸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永远都是已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眼神瞄都不想瞄她一样时,她苦笑着对自己说过无数次,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怎么可能爱上对她如此不屑的男人,甚至这个男人到死都不可能爱上她。

单可馨侧着身子转向他,看着他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在清晨暖阳的照耀下,显得更好看,“要我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放过我爸的公司?”她平静无波的说着,眼睛一眨一眨的安静的看着他。

她看上去没有任何的脾气,可能是这样的问题,她已经问了无数遍,从开始的暴躁到今天的平静,几乎麻木的她已经习惯了。

凌昊逸的嘴角抹过一丝她如何都捉摸不透的微笑,“很简单,安静的待在,做你该做的。”

对于他们的关系,他好像永远都可以说的如此云淡风轻,不冷不热,不温也不火。

对于他的死人般的态度,骨子里就有大小姐脾气的单可馨瞬间就火大了,不是有句古语说,孰能忍孰不能忍,如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她猛然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没加思考的就做到了凌昊逸的伸直的腿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将躺着的凌昊逸拉起来直坐着,当时火苗三丈的她,怎会知道此刻的动作有多么......。

“凌昊逸,你为什么总是用这样不屑的态度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知道你爱的人到底跑去了哪里?为什么到现在她还不回到你的身边?也更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明明就是一场会议就能解决的我父亲公司的危机,而到现在都不肯那么做?我对你做了什么坏事吗?还是我上辈子就欠你的?”她歇斯底里的说着,根本不顾眼前的男人已经蹙紧了眉心,黑眸里也多了一抹无法言喻的东西。

她好像说的累了,声音开始低了下来,“但有一条我知道,不管是爱的人回不回来,终有一天,我爸爸的公司不会再受到你们的威胁,到那时,我也可以从你身边彻底离开了。”

“彻底离开?”一直沉默的凌昊逸低沉的音质夹杂着很明显的愤怒。幽深的黑眸仿佛可以看穿她全部的思绪,紧蹙的眉心足以表现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悦。

第4章 成全

单可馨今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对他阴冷的俊脸,她竟然没有躲避,忧伤的凝视着他,“难道你不想吗?我离开了,我们就都解脱了。”说这句话时,为什么心里会是酸到疼痛。

凌昊逸的俊脸上有哭笑不得的一抹表情出现,修长白净的手指玩......味的撩开了披洒在她香......肩上的柔顺秀发......。

他好看的薄唇又是一抹冷笑,“原来你一直留在我的身边,都是在想着怎么才能离开我,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如此急切的想要离开我。”说真心话,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她说想离开,想解脱的时候,怎么会超级火大。

他低沉阴冷的声音让她害怕,明明是那么好听迷人的醇厚音质,在此刻听起来,却让单可馨那么的寒心。

“凌昊逸……”她无可奈何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有想说的话,却并没有说出口。

骤然,他的俊脸伏在她的侧脸旁,“好啊,现在我就成全你。”

他醇厚带磁的低音传入单可馨的耳膜,他说话间呼出的气息扑在她敏......感的耳际,全身犹如高压电触到的感觉,让她一下子僵硬着身子。

成全?是她可以离开的意思吗?可是,他爱的人不是还没有半点消息吗?那么,他现在如此......的动作,还有他话里的意思是……

单可馨惊魂未定,却已一股撒腿就跑的冲动,她猛然的使劲全力的推开他,丝毫没有准备的凌昊逸上身蓦然的往后躺下,只是眼快手快的他,双手直接圈在了单可馨的脖颈上,没有预兆......。

此处仅供想象......啊哈哈哈。

她水灵的大眼睛瞪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她赶紧的往后退,这才发现,他们现在的姿势有多么的邪恶......,而会是这个姿势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她自己。

单可馨看着他俊脸上的表情是多么得意,本来就牛脾气的她,气的鼻孔都能喷火了。

她捶胸顿足的一阵挣扎还是没有如愿以偿,”凌昊逸,你放开我,放开我。”她急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

他的奸喜冷笑让单可馨都有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感觉,“刚才那样的对你大吼是我不对,我以后都不会随便大声的对你发脾气了,你现在放开我的吧,算我求你了。”

好吧,只要能放开她,说再违心的话她都能做到。

看着单可馨彷徨失措、惊恐万分的样子,他俊脸上再次出现了那抹哭笑不得的模样,“求我!?你害怕了对吗?单可馨,你在害怕什么?”

第5章 瞎折腾

他就犹如她肚子里的蛔虫,她心里想什么,他总是可以轻易的就看穿。

“对不起!”她惶恐无助的看着让她畏惧的他,清灵水眸里的泪水感觉下一秒就要滴出来了。

他温暖的手指触摸着她冰冷的唇瓣,单可馨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是温暖的,而他在看到她的时候,却总是那么的寒气逼人。

“单可馨,如果可以重来,我还会娶你吗?”他那双深不见底如海水般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她,她一直都说看不透他这个人,那她呢?有那真心看过他吗?她将自己埋藏在最深的角落里,躲着他,避着他,他要如何能看懂她呢?

单可馨听不懂他的话,就算在琢磨也不会明白,他一定是脑子里的那根神经搭错了,才会出来如此莫名其妙的想法,永远都让人不可理喻、捉摸不透的坏家伙。

“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我绝不嫁你。”

躺在床上的他嘴角一抹苦涩的冷笑,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很苦甚至还在隐隐作痛……….

六个月后。

她每天早上都会比他早起两个小时,因为,自从她嫁到他们这个家里,他就成了他专属的女佣,每天早上都要为他准备精致色香味俱全的丰盛早餐,他除了非要干洗的衣服外,其他的都必须有他亲自手洗,他的书房,他们的卧室里的卫生也都是单可馨每天必备的工作。

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只不过身为大小姐的她刚开始坐起来有些吃力而已,一年的时间,她对这些事情都已经是游刃有余。

相处了一年的时间,他终究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坚不可摧,他前生一定就是一座冰封千年的冰山……

此处已删......

第6章 我累了

单可馨捂嘴偷笑:“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的。”

婚后一年的时间,他们之间变得不再是那么尴尬,虽然还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但生活上他们更像是朋友。其实只要不谈感情,他们谈什么都伤不了感情。

单可馨慢慢的也发现,只要用另一种心理看他,凌昊逸其实也不是那么没有感情,冷若寒冰的冷酷家伙,比如在他不苟言笑的讲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是,其实,只要你认为,他讲的就是冷笑话就好了。

所以,现在单可馨已经毫无顾忌的故意的靠近他了,明知道他不会爱上她,所有她就故意的让他难受,那有一个男人会对主动搭讪他的女人不动心的,只是,他凌昊逸就算是忍着,也不会对不爱的她下手的,所以,单可馨很清楚,在他的身边睡着,她绝对的安全。

只是单可馨万万没想到,这种安全有一天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凌昊逸略显疲惫的低音沙哑的说道:“我累了。”

单可馨看的很清楚,他是在故意的躲她,今晚她非要报仇不可,让他以前有好几次都故意的吓她。

她像是地鼠打洞似的,一直往他的怀里钻,直到找到舒服的姿势,在把他的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单纯的眨着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他:“你喜欢的女人什么时候回来?”

最近两个月她变得越来越大胆,对他有问不完的问题,甚至在C.....上都不避讳他还是个男人。

凌昊逸只能强忍坐怀不乱的回答,因为不老实回答的结果只有一个,她今晚会让你失眠:“等她记起我的时候。”他意味深长的说,声音已有些黯哑。

单可馨好奇的问:“她失忆了吗?”还真有那么狗血的事情啊?

凌昊逸深不见底的幽眸凝视在她好奇的双眸里,没有多一个字的解释,也不想再多做任何的解释。“没有。”

还好,不然她会以为他是在编故事敷衍她。

单可馨脸上瞬间出现了有些邪恶的坏笑,灵动的水眸微微眯着,就像是神秘侦探在下一秒就会揭晓悬疑案件的最后真相是什么一样。“凌昊逸,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等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女的,你不会是------”话没说完,就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摇着头,啧啧啧的撅着嘴,“你口味也太重了吧,我以前怎么就没想过,原来你是个……”

凌昊逸看她脸上的坏表情就知道她的脑子里又在胡思乱想一下不靠谱的事情:“你脑子里整天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单可馨坏坏的笑着,肤如凝脂的小手戳在他高挺的鼻子上:“你喜欢男人!”这一发现可比狗血剧精彩多了。

凌昊逸一脸不可思议,无可奈何,哭笑不得,亏她想的出来,看来不能整天让她憋在家里了。

第7章 是谁太坏

她那鄙视的眼神,厌恶的样子都让凌昊逸实在无言以对了,一年的时间还真是足够增长一个人的胆量。

凌昊逸大臂一挥,直接把她的整个身子都埋在了被子里,自己也躺下,“睡觉,从现在开始不准说话。”命令的口气仿若下了一道不可违背的圣旨。

单可馨从被子里只露出脸蛋,仰头看看已经闭上眼睛的凌昊逸,笑笑,躺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身上吸引她的磁场好像越来越重了,他的笑,他的冷都让她一点一点的开始沉迷。

可他们却没有未来......

第8章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习惯了将她拥在怀里,闻着她的淡淡的发香睡着,她也已经习惯了感受着他的心跳,甚至小心翼翼的跟着他的呼吸,他的心跳,被他拥着的温暖。

只要是他抱着她,他们都会自动的闭上眼睛,谁都不在说话,静静的入眠。

他们的关系是夫妻?是知己?还是只是遵照着协议?他们从没有静下心来单独的聊过,这样的问题或许只是在他们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扪心自问的问题。

翌日,清晨。

单可馨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早早的起床,为他准备单独的早餐。刚开始的时候,六点钟起床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她发誓,从她有记忆以来,她没有一次是那么的早起过,可以一年的时候,她都不用闹钟叫醒,好像到了那个时间,眼睛就会自动睁开。

厨房阿姨起的比她还早一个小时,阿姨要准备的是一大家人的早餐,而她只需要准备凌昊逸一个人的,至于她的早餐,好像一直都是他吃不完的,或者那个又是不合他胃口,他直接看了一眼就放下筷子的。

爱已成殇 主角: 乔小安, 单柯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1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