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 主角: 林仙仙, 君臣逸

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 主角: 林仙仙, 君臣逸


第1章 穿越完成狐仙的使命

草木葱郁的言之山头,今日,一行男男女女结伴来,这苍翠的山头游玩,其中一位,名叫林仙仙,是个活泼好动,喜欢美男的,呆萌女子。

“仙姐,咱们来言之山干什么呀?这山也不算有名,而且风景也一般呀。”

其中一个跟班的小男生说道,林仙仙,组织了一个,踏青的社团,其实名为踏青社团其实是,到处去一些,神秘地带去探险的。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言之山相传,可是,有很多神秘现象的,据说曾有某个大狐仙儿,住在这言之山头,我是查了可靠小道消息,才带你们一探究竟呢。”

林仙仙兴奋的拍拍胸脯。

“哦,真的假的仙仙姐。”

“当然是真的啦,你看这山洞,一个一个的大小十分诡异。”

林仙仙指着山头的几个,洞口看起来就像狐狸的耳朵一般,形状相当的奇特。

“的确如此啊,”一行人点头说道。

“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言之山露营吧。

“好啊,不住在这里,怎么知道这里到不到底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跟他一起来的人都是那些胆大喜欢新鲜冒险的人,大家纷纷同意,一行人爬到了半山腰,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落脚点,扎下了营地,今天晚上就准备再次四处活动。

白天的时间,一行人逛遍了大大小小的各个山头,转到了几处有古亭的地方,除了山洞有些蹊跷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事情。

晚上大家都累了,匆匆的吃过点饭之后,便都躺下睡觉了,准备明天继续。

然而睡了半天的林欣欣却听到有奇怪的动静。

似乎有水滴的声音,一滴一滴的在外面滴落着,而静悄悄的山头里有着明显的水滴声,十分的醒目,走出自己帐篷的林欣欣。

看见远处有一道碧绿的光芒,顺着那光芒走去。林仙仙探索的,心果然被吊了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诡异现象!

原本想拉着几个人陪同自己的,然后那光芒吸引着林仙仙,她没忍住,好奇心率先跑了过去。

奇怪,跑到附近之后却没有发现这道光,林仙仙只看见自己身旁有一口古井。

这井是……

林欣欣一低头,发现井中清澈的水,倒映着一个身穿绿袍的女子,这女子,眉目相当的熟悉,仔细一看,林欣欣竟然在这景的倒影之中看见了自己,身穿着一袭古装,头上居然还有两个兽耳,

“呀!”林仙仙一声大叫,顿时感觉眼前一白,昏倒了过去!

此时此刻,北国一个漆黑的夜晚,温柔如水的月光静静地洒下,洒落在一片朦胧的竹林之中,竹林之中闪烁过一缕幽幽的绿光。

一个火红色的小狐狸竟然在竹子下现形,林欣欣睁开眼睛,抖了抖毛,忽然听见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

“我前世的心愿没有完成!今日求了狐仙,大人帮我还愿,你就以转世的身份,借助我的身体,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吧。”

什么什么!愿望?你是谁?狐仙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仙仙懵逼了,却见眼前一晃神儿,出现,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头上有着兽耳。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之中的狐仙大人?林仙仙,飞奔似的跑去,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顿时,觉得这女子器宇不凡!然而这狐仙只是淡漠一笑,扬起水袖!

“既然你,与我宿世,有缘我便,差你去做这件事,事成之后,这次可以满足一个你的心愿。”

什么什么!林仙仙到现在还有点懵,难不成,他这是穿越了,而且还要帮谁满足心愿,满足了心愿,自己还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是这样吗?

白衣的狐仙大人杨起水秀将他由一只火红的狐狸变成了一个,身着翠袍的少女。

“我是言之山上的狐仙碧岚,从今日开始,汝名为安若瑶,你可以拥有我暂时借你的狐仙的力量,来护体。但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安家的嫡女,剩下的事慢慢你就会懂了。”

第2章 安若瑶被算计了

林仙仙相当不解的看着,这,周围发生的事情,天哪,这是什么节奏?难道说他真的是穿越了!

“狐仙姐姐,狐仙大人,请问,我这是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我接到一个,女子的愿望,而你与他命格极其相似!你宿世与我有缘,我为了还她心愿,便你的灵魂又让你穿越到,这北朝的的时代,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安家的嫡女,你要,帮,安家的安偌瑶完成,扬眉吐气,光复,正名的使命,你若完成,之后,我便会,满足一个你的心愿,你愿意吗?

如果你不愿意,现在还可以拒绝!”

狐仙碧蓝姐姐温柔的说道。

“偶穿越了,甚至还要完成一个任务,好呀好呀,”从小到大,她最期盼的就是这种狗血又刺激的事情了,来探险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我愿意!”林心先站直了身体,猛然一敬礼,那好,那从今日起。身体换作安若瑶是安家的嫡女,普普通通的人类,然而我会借你一些狐仙法术,助你防身,愿你,顺利!”碧兰姐姐轻轻一笑,扬起水袖转了三圈,便消失在竹林之中,林欣欣接着感觉头一阵眩晕,也昏倒了。

不知过了多久,安偌瑶终于有了点意识隐隐的就听见,有人在讨论着什么?安偌瑶懒懒的抬了抬眼眸,偏头听着。

“大姐若尧都要嫁给那个弱智的王爷了,为什么我们还要这么刁难人呢?

一个柔弱的少女相当不解的问道,

“我们不能让它成为,九王爷的王妃,到时候他有了王妃的身份,就更加能够欺负我们了。”

夜晚的街道上,四个少女的身影夹着一个被抬着的女子,正往着某个方向走去。

“可是,父亲要是知道的话,我们就惨了。

安文若惊慌失措的说道,这件事情要是,被发现了。那就糟了!父亲一向是最,疼爱若瑶的。

“怕什么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安文离瞥了她一眼,”冷眼的,看一下那两个抬人的丫鬟,威胁的说道。

“你们知道吗?”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抬着一个人的两位丫鬟连忙摇头回答,他们哪敢说什么呀,若是说了可就要被毒打了,或者连小命都不保看。

“难不成你会说?”

安文离冷眼的看了眼安文若眸子里的冷意,在这清冷的夜晚,让他觉得更寒冷。

“不会,不会我也不会说。

安文若联盟回答,他才没有这个胆子呢!若,是被姐姐发现了,她可也是斗不过姐姐的人儿,抬着人的丫鬟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惊叫一声,那被抬的人也被掀翻在地,露出了娇美的容颜。

“真是蠢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安文离踹了一脚那个被绊倒的丫鬟。

好热,好热啊,这不是在冬天吗?难道说他发烧了,身旁是谁怎么那么吵?他们在说什么?好奇怪!

安若瑶睁开眼睛,难道说自己做梦了?依稀记得刚才身前还有一位白衣仙女来着。好像是什么狐仙,

安若瑶觉得浑身难受,这么热都是晚上睡觉的话,他肯定会脱衣服的,于是他伸手撕扯自己的衣服,突然安若瑶觉得不对。

这是冬天,而且她的体质很好,没有那么容易感冒发烧,隐隐感觉到腹部有一股热流在转动着,让他,很难受,想要喝口水。

奇怪了,难道说她是被下药了,这种呼吸困难,身体里隐隐着流动,者某种难忍欲,望的感觉,他肯定是被,下药了!

安文离看了眼在地上的安若瑶,又看了看不远处光和隐约女人的呻吟声。显然,这就是青楼附近了,离青楼不远了,

“一会儿来玩儿的男人看见这里躺着,他自然会占她便宜的。”

“可是现在这么晚了,若是没人出来,他不就!

顾文若担心的说道,这可是夜晚了,晚上出行的人也很少,怎么说都是,比较害怕的。”

“他死了更好,我们走!”

安文林一脸嫌恶,使她美丽的轮廓都变得丑陋了起来,安文离拉着安文若就跑,这个死丫头胆小不成事,就不该拉她下水,现在反而成了自己的累赘。

该死的招惹他,就想这么跑没门!

当他,安若瑶好欺负是吗?不管身体舒不舒服。安若瑶猛然的站起身来,朝着安文离那边跑了去,从后面拽住他的头发,对着他的脸,左右开弓的骂道。

“你这贱人竟然敢算计我,信不信我拨你的皮。”

第3章 中了毒只能委屈了

安文离被这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到,行人一看,竟然是刚才昏迷过去的安若瑶!安若瑶拽着她的头发,拽过他的脸。

对着安文黎的脸就是啪啪甩两巴掌!奇怪,这若瑶什么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

“你们在做什么?快把我身边这个疯女人拉开,”安文离被打的有些震惊和诧异,回过神来,连忙吩咐着那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被这么怒吼一声也立刻回神,上前就,拽住安若瑶的胳膊,毕竟身边那两位,女子才是他的主任。

安若瑶才不是好欺负的,他可有着林仙仙一班汉子的灵魂,扯着,恩人离一百就扑了过去,压在了安文黎身上,大骂的。

“你们这几个贱人,这笔账我非给你们算清不可。”

却没想到药力越来越强,现在急火攻心,恩若瑶,大口喘着粗气,感觉脚下酸软,不行,他一定要想个办法降火。

他朝着微弱的光芒跑去,这两个混账女,等他身体,调理好了,定会来找他们算账,安文若相当害怕的看着这个场景,拉着一旁的安文离手足无措的说道。

“回去,就说是大小姐逃婚了,爹一定会出来找的!”安雯离摸着自己红肿的脸,恶狠狠的看着安若要逃跑的方向,哼!他身上中了五欢散,就算逃跑了又怎么样,要么死,要么被轻薄,这两样可都不是好选择。

没了贞洁之后的,女人,王爷定然是不会要的!

安若瑶下意识冲着光亮的地方跑,虽说他很,难受,很珍惜自己,可是此时此刻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需求。

似乎,这,体内有毒,若不赶紧找个男人排出,简直会要死去一般!算了,清白和命相比起来还是命更重要!

安若瑶私下看来看去,踉踉跄跄的走着,砰!

“真是倒霉!被绊倒的安瑞,也办了一跤,绊他的东西,这么一摔,发现竟然是个人,而且是个男人,而且相当的重。

安若瑶咬牙,此时他离青楼已经很近了,心想着去那里的男人更不干净,而且一会儿进去看见容貌,万一长得太丑,她也不忍心,算了,便宜你这臭小子吧!安若阳看着空荡荡的大街,把他拉到了一个没人的拐角。

不能在这大街上,就上演着限制级的画面,再怎么说,这也是安若瑶的身体,竟然要帮他复仇!雪恨自然是不能把他的命先搭进去,所以,安若要扛起这个男人,扛到墙角黑暗处。但是又下意识的开始,摸索这个男人的衣襟。

奇怪,他怎么没有扣子,算了,这可是古代,还没有扣子呢!安若要将,他的故,上衣脱掉,又准备脱她的裤子,奇怪也没有皮带!哦!对,这可是古代怎么会有皮带呢?

安若瑶一翻找不到皮带,但是却有腰带。不管了,不管了,先解毒再说吧!但若要这么想着,扯下这人的腰带,就开始脱她的衣服,拖了半天也没脱下来,古人穿的衣服可真是麻烦呀,真是难脱。

好不容易全部解开,也解下自己的衣服,安若瑶打了个寒战,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什么都来不及,浑身,热的似乎要将她烧灼,不管三七二十一,安偌瑶豁了出去。

哇噻,没想到第一次竟然这么疼,安若瑶倒吸了一口凉气,埋怨起来。

第4章 我要你

药效相当的强劲,安若瑶很是难受,不得已做出这样的事情,此刻他真是恨死了那个,安文离。让他刚刚穿越,就遇到这样污蔑自身的事情,等回头找到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隐隐约约可见两个,黑影传动着,男子被身上的重量和灼热,惊醒过来,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一个清瘦的女子,弄了半天,他被自己的师姐给下了药,而且分量还是平时的双倍,害得他来不及解药。

只好出来,去青楼解毒,可是看见青龙那一堆女人的模样就又没了兴趣跑了出来,便昏倒了,在地上,可在她身上的这女人是谁?身形相当的清瘦,如果是师姐也不会在这样的地方吧。

难道说他这么好运还是他。长得太英俊,大半夜还在街上,多被某个如狼似虎的姑娘给看上,正当乱想的时候,那女子却喃喃说道。

“好痛,好痛,打死我都不再做这回事!”安若阳动着纤细的腰肢抱怨着,这次真是倒霉催了!明明是第一次,还得他主动来,等着毒解了,一定要狠狠的抽着男人几巴掌!

男子忍不住想笑,她这么做当然会疼,动作太轻松了,完全是乱来!何止她,自己也很痛。

“这么做当然不会舒服!”男子半坐起来,伸手挽上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抱在怀里,柔声说,他虽然也是稚嫩,可毕竟是个男人,终究是有天性的。

所以他只需按照自己的需求来就好了,安若瑶抬眸,这男人竟然醒了,他不是昏迷了吗?现在竟然说起了。正欲说什么,她的嘴竟然被封住了!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人的时候,而是他不能再被这个男人欺负了!

本想挣扎的安若瑶,一切话语都消失在那吻之中,混蛋!你倒是好!趁这机会占我便宜,还说着下流话,安若瑶气得真想把这家伙给灭了,但是,这混蛋,一上手,瞬间就没有那么多疼痛的感觉了。最终体内的药效耗尽!安若瑶穿起衣服,真是混蛋,竟然这么生猛。

“女人这就走了。”男人看人都要穿衣的动作,只觉得意犹未尽!安若瑶穿衣的身影顿了一下,的确不该这么走,就这么摸了,摸身上的东西直接扔了过去,那这是,报酬,好歹把人给睡了,给点东西打发下好了!

男人瞬间黑了!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把他,当成什么了?没好气的开口了。

“这么点怎么够!

那魅惑的声音听的安若瑶一阵酥麻,想起刚才的事情,脸一红,算了,既然他想要再给点,就是,摸索一下,找不到其他东西,只好把头上的发饰,手腕上的手镯,脖子上的项链全摘了下来,扔到男人身前,淡淡说了一句。

“都给你行了吧!

“女人还是不够,男子看都没看一眼他扔来的东西,这些东西,他要多少有多少才不需要呢?

“可我身上没什么能给的了。

安若阳顿时就火了,停住穿衣服的动作,同时,在想这衣服真是麻烦,脱下来之后我都忘了怎么穿了,

“我不缺那些东西,我缺的是你。”男人一把拽过安若瑶,将她翻身压在身下,地多,扯开了她没穿好的衣服,又吻上她的唇。

第5章 你要对爷负责

“混蛋,你说什么这么多还不够,你还想把我整个人都搭进去,太过分了,快起来。”安若瑶惊呼着,被那缠绵的吻打动,双手无力,声音慢慢变得娇小起来,有一次翻云覆雨。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了别人呼唤的声音。

“小姐!小姐!”街道上一行人,打着家的灯笼出来找人,他们可是来找安家大小姐的,就怕深夜迟迟未归的大小姐有个好歹,他们可就小命不保的。

男人听见声音,心猜这女的家丁出来寻他,于是便一身穿戴好了衣襟。夜色之下穿好衣服的男人,看着安若瑶,她那样楚楚动人的眼神,又是一阵口干,这女人,真是诱人……难道说是需求不满吗?竟用这眼神看着他,让他都受不了了。

“乖,你需求不满以后爷爷再伺候你!今日先到这离吧。”男人给安若瑶穿上了衣裳,然后看着地上的他扔过来的东西,都搜刮到自己怀里,抱起她,惹她,一跃跳到了屋顶。

“你你大爷胡说什么,你才需求不满!”她控诉着他,哀怨的说道,那呼唤的声音越来越近,男人看着那寻人的家丁提着的灯笼,上面刻着安字,难不成这是安家女!

拿出怀中的东西,往某处一扔,那边有动静,快去看看!听到了动静,家丁们赶往,东西掉落的地方,

“伯伯没有人,但是找到了一个东西,”一位家丁举起一个手镯,递给了眼前的人。

“这不是大小姐的手镯吗?他一定在这附近,快去找。”

于氏家丁四散开来开始寻找大小姐,带人上去了之后,男人点点头果然是安家的女儿!安若瑶眨着眼睛表示,她听不懂他们的话,而且他现在完全属于有些,头晕的状态。

“女人乖乖回家等我,我会再回来找你的。”

男人说着就在屋顶上跳了起来,抱着她速度,相当的快,轻功高明让安若要轻飘飘的觉着像是在飞翔,现在他不能开口说话,一个是头晕,一个是还有些蒙圈。

男人抱着安若瑶在一座院子下咯,下进了一个屋子,点住他的,睡穴。

“女人,你破了我的身,就要对我负责,而且我也会好好满足你的,你可不准红杏出墙。

男子在她额头下落下前吻,于是在安若要彻底昏迷前,听到这男人这一句话,虽说很想起来反驳,大吼一声。

但是还是抵挡不住这困意,次日若要醒来,呆愣的躺在床上,想起昨晚的事,又看看周围的情景,木事,但横梁瓦片,房顶,木床棉被,还有昨晚的一幕,以及梦中,那,白衣狐仙的话,安若要确定,他肯定是穿越了,到了异世界北国的,安家大小姐身上。

狐仙姐姐让她,来帮助安偌瑶完成夙愿,那好,既然,他得了安若瑶的身子,就一定要,帮他,还愿,这份仇,她记下了!昨日那耻辱太计较,从今天开始,安若瑶……就是他的新身份。

第6章 记忆浮现

安若瑶也要坐起身甩了甩头,许多记忆的开始浮现在他脑海中。

这应该都是安若瑶前世的记忆吧,原来身体的,记忆浮现上来,安若瑶明白了,许多,首先是这个世界,现在他,身在,北国。北梁王朝,当政的皇帝是慕容秋权。她的名字叫安若瑶,年龄是16岁,身份是,北国首富安春秋的,嫡女。

家庭成员,老爹,他,两个妹妹,一个姨娘,还有一群家丁和丫鬟,在家是最为受宠的,父亲对他最为宠爱,上上下下,安家人也都对他阳奉阴违,在外同样是比较受人尊敬,然而却有许多的坏名声,刁蛮暴力粗鲁古怪。

而且,琴棋书画样样不精的,废柴女子!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源于,妹妹对他,多年的记恨。因为,安若尧不仅是嫡女,更位高得宠,而且又仗着,老爹的宠爱欺负他们,其实没怎么欺负!

不过是,在安文离的浴桶里放过小白蛇,在他们的点心里,放过胡椒面儿罢了!而这次,本尊l却中招了,因为他的父亲执意要让她嫁给,当政的九王爷,她整日都不想嫁人,精神恍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期间却被安文离下了五欢散,于是就有了昨夜的那一幕。

这该死,的安文黎,出手也太狠了!这安若瑶也是,什么时间让他穿回来不好刚穿回来,就被人给轻薄了。正愤怒着,却听见,房顶上似乎有老鼠的声音。

“吱吱吱吱,”就像是在嘲笑他一般,安若瑶不满的拿起身旁的枕头往房顶扔,砰的砸到了黄粱上,重新掉了下来。

刚刚又摇自己的头,于是他又感觉有些头晕了,不过还好,枕头是软的,老鼠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还不忘吱吱几声嘲笑着安若瑶。

安若瑶,看了一眼那消失的老鼠,气鼓鼓的指着他消失的地方。

“别让我再看到你,否则下次可就不是枕头这么简单了!”

不过奇怪,他为什么能,理解那老鼠的情绪,听它吱吱的叫声能感觉到那是嘲笑呢?

最终还是只得认命了,肚子饿了,既然狐仙大人让他穿越过来,是这种情况,他应该是要替原本的那个灵魂安若瑶复仇的吧,想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消,原先开始了这一次的,穿越冒险体验。想要先出门,找些吃的,发现他没有什么丫鬟。

而他的院子平日里也不让别人靠近,当然也没人敢靠近他,是一打开门就看到一条小白蛇倒挂着,吐着蛇信,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安若瑶。被吓得一怔,脸色苍白,不敢再动。

生怕这白蛇会向它喷毒。

你是哪儿来的?居然有一条白色的蛇挂在她的门口,今天真是出门不利啊,白色蛇……等!这不会是,安若瑶前世恶整安稳离的那条宠物蛇吧,

记忆好像些许浮现出来!安若瑶本人原本养了一条宠物蛇。名字叫做乖乖。

“你是……乖乖!”安若瑶牙齿上下打颤的瞬间,看看这条小蛇,害怕的说道。

第7章 狐仙外挂

你不是主人,你是主人,求狐仙大人,代替他来改命的吧,你好,我是乖乖。

小白蛇一溜烟儿,就跳在了安书瑶的肩膀上,安若要大叫一声,两眼翻白混了过去,天哪,这时候竟然会跟他说话,白蛇看着昏过去的安若瑶,很是纳闷,着,新主人的胆子真是小的,不过是看她一眼就被吓晕了!

不过他记得狐仙姐姐说过,他应该是可以听懂他说话的呀,小白蛇,等了半天,看见安若瑶还是没有醒过来干脆爬到他脖子上,顺着他脖子绕圈,狠狠的这么一累,还不忘伸出蛇信舔他的下巴。

外面听到动静的家丁跑了进来,看见蛇勒脖子的一幕,吓得脸色苍白,一溜烟儿的往外跑,老爷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小白是无辜的瞪着圆,眼睛伸出,红红的蛇信子舔这儿,要下吧,希望这样能唤醒她,感觉到脖子一紧,还冰冰凉凉的,下巴上还有点痒痒,安若瑶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小白蛇。

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睛。刚刚也再发出声音。就这么静静地环上了他的脖子。她脸色相当难看冒冷汗!刚才那小白蛇竟然,这场景魂儿都要吓飞了,这是要毒死的节奏嘛,安若瑶害怕的说道。

“你别咬我,我还没活够呢,我可是还有任务的,”安若瑶一边后退说道这太恐怖了,无法直视,主人,主人,我是,乖乖!新主人没见过我,我是,先前安若瑶的宠物,我是不会害我家主子,乖乖知道,新主人的有些害怕,就从他脖子上流下来,盘旋着身子吐着蛇信。

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瞅着他,同时翻着绿莹莹的白眼,这新主人说话还怪可爱的。

“你会说话,而且你怎么能听懂我说话?安若瑶要吞口水,不解的看向小蛇,小蛇白眼。

“新主人,不是我会说话,而是狐仙大人赐予了你力量,你可以听得懂兽语。”安若瑶吞口水。纳尼!兽语,果然是狐仙姐姐给他的外挂呀!能听懂兽语岂不是可以跟动物交流。

“那你过来一下吱一声!”安若瑶抬眼,望去,看见角落里蹲着刚才那只老鼠,便轻声的唤了一下,结果这老鼠果然向他跑来制止了两声。

“好呀,果然是能听懂我说话就是你那只嘲笑我的老鼠,我现在非要惩罚你一下不可。

“妈呀,这女人好凶,老鼠吱吱叫着,慌忙跑开了,乖乖顿时觉得这新主人比原来的主人更加的,疯疯癫癫,让他无比的无奈。

若阳若瑶,哎呀,我的宝贝闺女。安春秋就快要哭出来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仍然要去追老鼠的若瑶,吓了一跳,镇定之后,回眸看着他老爹给他猝不及防的来了个熊抱,扑通的一声,老爹重重地扑到地上。安若瑶抱歉的捂住嘴他不是故意要摔他爹的,他只是反应太灵敏了而已。

“爹爹,你没事吧!”安若要看着地上印出人形的,趴着的安春秋,求关心的问道,这不怪他!过去有人想要,飞扑给他一个拥抱的话,他一定会身手矫健的,闪开。

“没事!爹没事只要你,没事,爹就放心啊。”安春秋,站起来,傻笑着说道。

第8章 逃婚是不可以的

白蛇乖乖顺着安若瑶的小腿往上爬,而要感觉到小腿有异样顿时脸色苍白而敏捷的甩腿。

“哎呀,主人,你的脚,踩到我的尾巴,”乖乖顿时,尖叫起来,如果他要是有毛的话,一定都立起来了,l一看,连忙挪开脚丫是传统的东西。

“对不起啊乖乖,她不是有意的。”“乖乖,可别再咬我。”乖乖受伤了,看着现在的安若瑶,他想起了,原来的主人,对她那么亲密,现在主人对它真狠,好伤心呀,蛇生无求了,哎……

这小蛇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受伤了,一句看,说不定他真的是不忍心扰。

“若瑶啊,昨天一晚上没回来,爹还以为你逃婚了,你要是逃婚,后果可就严重啦!”他老爹握着她的手的时候,满心激动的时候还好,没有逃婚,只要不逃婚就行了,那些人也可不是我能得罪得起的人物啊!

安若瑶心念一动逃婚的话倒是落得个轻松自在。小白蛇却在这个时候回头冲着,爱洛阳说了一句。“主人,你可千万别逃婚!

逃婚的话,你爹娘可就受牵连了!虽说他们不是你亲爹娘,可怎么着也别很下这个心呀!”乖乖似乎知道安若瑶有了这个心思,赶忙提醒道。“对了,如果你嫁过去,能让九王爷休了,你,就,也算是一件,好事。

毕竟嫁过去之后,可是有很多不好的事会发生了,你若想完成主人的心愿,可以想办法让九王爷休了你嗯,居然还可以这样呀。”

安若瑶听这话,一旁看着她的管家,木木的看着还有点儿担心地问,小,小姐好像,有什么心事,老爷,你看小姐怎么一直在发呆!我没发现啊,我只是有点饿了,安若瑶回答说道,哎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吧,可怜一下安若瑶他爹吧,反正,也,算是自己新身份里,的父母,再怎么说也要孝敬一下!

“好好,老爹马上让人给你准备你爱吃的。”按春秋,立刻回眸嘱咐道。对了,若瑶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单春秋很关心的问道,毕竟是他家的大女儿,可绝对不能有什么闪失。

不然,再把她嫁给王爷之前就有的生出什么事端?安家开始担当不起的,这以后一定要加强防备,不能再让安若瑶偷偷逃出了宅子。

“哦!我随便出去转转。”安若瑶被问起,昨晚的事就满脸通红,赶紧找了一个强硬的理由解释一下。“对了,我昨天,去找了个,小白脸,跟他厮混了一会儿。”而安若瑶故意说着一想着看事能不能,拿这件事,激一下老爹,让她不要嫁过去。

毕竟,他这样可就不算清白了,而他爸却一脸好奇的时候到,若瑶在哪找的小白脸儿?长得好看吗?若是喜欢,干脆,我就把它买过来,给你当成个解闷儿的添头陪嫁过去。

按春秋有些的好奇,相,当好脾气的问道,安若瑶顿时浑身颤抖的后退了几步,远离了这个无良的老爹。“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玩腻了。”

呆萌小狐妃,邪君求宠爱 主角: 林仙仙, 君臣逸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