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爱一世:娇妻你别跑 主角: 叶蓝汐, 秦嘉晔

宠爱一世:娇妻你别跑 主角: 叶蓝汐, 秦嘉晔

第1章 秦少的“疼爱”

“秦少,我这心心念念就这一件事,好歹让我亲眼看看结果吧?”蓝汐还没从刚刚的情事中缓过来,面带潮红,脑子却是无比的清醒。

“呵~看来还是我不够满足你啊,”男子俊郎的脸上挂着一丝慵懒道,“明天早上七点四十的早会,你如果还能起来准时为我准备早餐,我就准你出去玩几天。”

“那就先谢谢秦少了,只是蓝汐一向被人伺候惯了,这会若是伺候的不好,秦少还要多教教蓝汐才是啊,”女子攀上了男子的身体。

“你说,你是不是特别贱?”秦嘉晔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是啊,秦少从第一次不就知道么?我最不要脸了。还得谢谢秦少不嫌弃呢。”

整整一夜,直到早上五点多,秦嘉晔才放过她,洗完澡上床休息,叶蓝汐却起床了,她还记得昨夜秦嘉晔说的,七点四十的早会,要吃到她做的早饭这一夜才不算白费。勉强来到厨房已经六点了,她还有四十分钟,费了好大力气打开冰箱,还好,里面还有些食材,叶蓝汐管不了太多,煲了粥,煎了蛋,简单炒了两个菜,等一切准备好,扶着墙去卧室叫人。

卧室里的秦嘉晔在叶蓝汐离开房间的那一刻就睁开了眼,眼中阴霾显而易见,没想到叶蓝汐被他折腾成这样还在坚持,可他应该知道的,早在酒吧碰到叶蓝汐时就该知道的,只要可以达到目的,她牺牲再多也要做到。

“秦少,早饭准备好了,要开饭么?”叶蓝汐嗓音哑的不行,她推门而入,见到的是秦嘉晔的背影。

“看来我以前还真是低估你的体力了。”秦嘉晔早在叶蓝汐推门的那一刻就换上了玩世不恭的表情,“既然小贱人这么想去,那好吧,今天周一,可要记得周三晚上按时回来哦~不履行合约的人我可不待见~”秦嘉晔起身,从叶蓝汐身边路过,还不忘掐了她一把腰身。

“答应秦少的事蓝汐怎么敢忘呢。”叶蓝汐早已习惯了秦嘉晔的讽刺,当初求秦嘉晔时条件之一就是他什么时候有需要她就必须在,除此之外,周三和周末不论秦嘉晔在哪,她必须在秦宅等着。

看着秦嘉晔开车去了公司,叶蓝汐揉了揉双腿,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她叹了口气,拿上包包,叫了辆车就去了车站。买了瓶水,从包里拿出药,想起自己还没吃饭,买了个面包,吃了三两口就吃了药,叶蓝汐一直备着药,哪怕秦嘉晔除了第一次没用措施,就只有昨晚没做措施,但她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说实话,从这点而言,她很感激秦嘉晔。

叶蓝汐身子一直没有正常人那样健康,但她也从没在意,跟着秦嘉晔这大半年来,其实很少有情事,往往都是她有事求他时才会发生。坐在火车上的她双眼放空,想想自己真是脏死了,她赎完罪也就彻底坠入地狱了吧?

“她吃了药。”另一边,刚开完早会的秦嘉晔收到一条短信让他本就阴着的脸更沉。他就知道,她不屑于他的一切,嫁给他又怎样,如果她在意钱怎么会在登记时提说做财产公证?他以为有了孩子她就有可能收心了,可他忘不了,第一次之后,她明明痛的死去活来,却还是淡定的从包里拿出药,当着他的面吃了下去,“秦少放心,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这句话,他一直记得,所以才在那之后他都做措施,她明明知道吃药对自己伤害有多大,却以不给他找麻烦为由伤害自己。他以为昨天那样折腾她,今天她又要赶路,一定不会记得,没想到,这么久了,她还是这样。呵,真是一块石头,捂不热啊。

“跟紧她”最终,秦嘉晔还是发了信息过去,只有他知道这三个字含了多少担忧。

第2章 永江倒了

“麻烦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叶蓝汐下了火车打车直奔永江公司总部,看着门外的围观人群,此时的她只拎着一个挎包,像是逛街路过,随意和路上八卦一样。

“封了!”路人没看叶蓝汐一眼,只盯着在大楼里忙碌的警务人员,“你没看新闻么?永江日化大部分化妆品被查出还有毒害物质,而且啊,还有收贿受贿呢!”那人终于看了看叶蓝汐,打量了一眼,心道现在的年轻人除了逛街时尚还真不关注新闻,“我说姑娘,你们平时不爱看新闻但这样的事也得注意点啊,这可涉及到你们的健康了!”显然,叶蓝汐运气不错,遇到一位好心的路人。

“谢谢您啊,我这还真没这习惯,从今天起一定好好注意新闻,”叶蓝汐摆出一副感恩的态度,“不过这一定翻不了身了么?换个名字,找个替罪羊,又没上市,应该没事吧?”永江日化是S省最大的日化公司,今年正准备上市,却没发现出了一系列的事情,直接导致了今天被查封的状况。

“翻身?”那人摇了摇头,“怕是难了,这么大的公司,若是可以躲过去,出事时肯定就找到替罪羊了,突然发生这么大的事,估计是谁盯着呢,唉”那人又叹了叹气,有些惋惜的看看这座大楼,最终还是走了。

叶蓝汐身子实在支撑不住了,在永江大楼对面找了个咖啡店,随意点了杯咖啡,看着对面进进出出的人,就是没有她要找的那个人,突然涌出一股恶心感,赶快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压了下去,哪怕吃了两口面包,还是相当于空腹吃的药,恶心是正常现象,她还记得第一次的情形,吃完药抱着马桶吐了一个小时,可吐出来相当于没吃,没办法,她喝了几口水,缓解了之后又吃了一遍,死死咬着被子睡了过去,好在秦嘉晔看到她当面吃药时就已经无所谓的出去了,才没看到她狼狈的一面。秦嘉晔?是呵,事情完成了,她该找个理由让他放手了,自己这么脏,没必要带着他人一起,不管对方是不是好人。

“快看!永江又出事了!”叶蓝汐被旁边人的一声呼喊拉回了思绪,抬眼往对面看去,只见那个她来这为了见的人正抱着一个人,和警察争论着,叶蓝汐认得,那人怀中的人,是他的妻子,此时脸色惨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叶蓝汐轻轻蹙眉,不知道在想什么,却还是静静看着。

不多时,救护车来了,男子怀中的人被送上车,男子却被拦下了,最终,男子拿出了电话,看样子,是给女子娘家打电话去了。

“秦少~”叶蓝汐见救护车离开,拨通了秦嘉晔的电话。嗓音哑哑的,却还是努力撒娇。

“怎么才半日,就想我了?”秦嘉晔邪魅的声音从话筒传来,“看来昨晚是真没满足你啊,以后我周四休班在家疼你怎么样啊?要是小妖精不满意加点料也行啊,昨晚宝贝儿还真是不太熟悉主动呢!”秦嘉晔的话一句爱比一句露骨,可没人看见他此时心疼的眼神,今天早上叶蓝汐已经发不出声了,可面对他时总是忍下一切。

“一切都听秦少的,只要秦少告诉我季世雄妻子去了哪家医院,回去一定让您满意~”叶蓝汐不在乎的应了,在秦嘉晔面前,除了身体她一无所有,只要他不腻,她就永远有筹码,她知道哪怕秦嘉晔在b市,但这点事,不用十分钟,他能搞定。

“呦~本性真是暴露之后就不藏着了,你看看我帮你办事,还得满足你,啧啧,真是便宜你了?”秦嘉晔似乎习惯了对叶蓝汐的嘲讽,他总觉得叶蓝汐现在的外表是层保护壳,这壳太厚,连她父母的没看出来,他却想以这种幼稚的话语激她露出原型。

“您是爷,这不是爷正好喜欢我这样又犯贱又不要脸的么,是我荣幸。”蓝汐永远顺着他,她知道,这世上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她必须在靠山还没腻之前完成自己需要的事,秦嘉晔又嘲讽了几句挂了电话,不出五分钟,叶蓝汐收到了一个医院地址。

“师傅,去恒爱医院。”叶蓝汐出了咖啡馆,直奔目的地,她怕还有什么变故,如果周三之前赶不回去……她虽然不知道会怎样,但她清楚,秦嘉晔的逆鳞,不能碰,自己的朋友,家人。他查的一清二楚,她赌不起。

“您好,我想问一下江文女士在哪个病房?”

“刚送来那个?在妇科层,102”前台护士抬头看了叶蓝汐一眼,眼神中有探究,有疑问,如今永江面临如此大的危机,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好意还是什么。

“哦,能告诉我她情况怎么样吗?我是她朋友,不好直接问她。”叶蓝汐表现出关心的样子,又展现出几分焦急,关心。

“流产了,来的有点晚,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受孕……”护士见是来探望的,也就没瞒着,天天见这么多病人,多少有些麻木。

“哦……谢谢你啊”叶蓝汐道了谢,向妇科层走去,转身又从楼梯走了出去,流产么,呵,又一条人命。叶蓝汐实在没精力再回永江了,打了车,去了事先订好的酒店,折腾一天,到了S省已经中午了,只喝了一杯咖啡,如今从医院回来以接近傍晚了,洗了澡,倒头睡了。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叶蓝汐最后被一阵铃声吵醒了,这还是当初在床上时秦嘉晔逼着她改的,只有这两句,反复的唱着,“喂~”叶蓝汐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

第3章 下套失败

“在做什么?”秦嘉晔听盯着的人说叶蓝汐进了酒店一天一夜没出来,也没叫餐,不禁有些担心。

“在偷情秦少信不信啊~”秦嘉晔的声音从话筒传来时叶蓝汐就彻底醒了,换上了惯用的语气,她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到了周二晚上了,她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还真是贱到不行,时时提醒我啊~看来回来得给你点教训了”秦嘉晔说完就挂了电话,每次骂叶蓝汐,自己的心都跟着疼,可是又能怎样呢?他也是人,怎么也放不下身段把一颗心捧给她任她蹂躏,只能用她的方式接近她……

叶蓝汐看了眼挂断的电话,没太在意,睡的有点久,肚子感觉饿了,想要下床。拿起床头电话,点了份餐,她厌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原来,身体也是这般下贱。

叶蓝汐吃了饭,继续休息,强迫自己入睡,她知道,昨天求秦嘉晔告知自己江文的住院地址,明天回去少不了一番折腾,估计到周末都下不了床了,假期估计要延长到下周了。

“呦,这么乖?是因为江文没了孩子还是我帮你做到了你要的?”周三下午,秦嘉晔听说叶蓝汐回来了,下班就赶回了家,看着叶蓝汐就那么慵懒的卧在沙发上,真想直接上去给她扑倒,可是不行,有些事,他必须抓住机会找到答案,这样想着,随手从酒柜拿出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不管哪个,终归是值得庆祝的,我想除了我也没人能陪你庆祝这件事了,看在你一会辛苦的份上,我就陪你一次吧。”秦嘉晔说着已经打开了酒瓶,倒了两杯,叶蓝汐也不多言,秦嘉晔倒完酒她刚刚好走到吧台,接过了酒。

“那就多谢秦少了,”叶蓝汐拿着酒杯和秦嘉晔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不管秦嘉晔,一饮而尽,这让秦嘉晔有些意外,以他对叶蓝汐的了解,她应该看得出自己想灌她酒,这么顺从,是想把东西告诉他了?秦嘉晔按下心中的疑惑,给叶蓝汐倒酒,叶蓝汐没再多说一句,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一瓶红酒进去,秦嘉晔喝了不到两杯,剩下的全被叶蓝汐喝了,“小妖精到底为什么非要对付季世雄呢。”看着叶蓝汐明显的醉意,秦嘉晔开始套话。

“秦少,你这是不守规矩哦~”叶蓝汐做了嘘的手势,她知道自己醉了,但她必须保持清醒,那些曾经的过往,必须烂在自己肚子里。

“没想到小妖精现在还这么清醒,那是不是还要我满足你啊?”秦嘉晔知道叶蓝汐保护壳厚,没想到厚成这样,不过他还有底牌,不急在这一时。

“答应秦少的事,怎么会食言,不过容蓝汐去洗个澡。”看着明显走“之”字步的叶蓝汐,秦嘉晔转身想去客房的卫生间冲澡,又想着或许一起洗也不错,于是转身折进了卧室,直接打开了浴室的门。

“你……”叶蓝汐外套已经脱了,听到声音回头,看到秦嘉晔的脸,酒顿时醒了一半,虽然坦诚相见过,但从没在浴室里……

“我在床上那般卖力小妖精还要去找情人,我只好多想点招数了。”秦嘉晔还记得昨天给叶蓝汐打电话时她说的话,虽然不信,但心里那口气憋着难受,等她回过神来花洒已经流下水,秦嘉晔也已经亲上了自己,并把一颗糖喂进了自己嘴里,直到自己咽下去才放开她。

两人从浴室出来已经接近凌晨。

出了浴室,秦嘉晔直接把她摔在了床上,昨天的过度休息让叶蓝汐无论多累却毫无睡意,加上药效还没过,身体还处于亢奋状态,她想,估计又要一夜无眠了,做好了心理建设,睁眼,叶蓝汐却见房顶一块巨大的镜子,不禁愣了愣,没想到他两天时间就在房顶安了面镜子,还以为刚刚在浴室已是极致……

叶蓝汐醒来已经中午一点了,叶蓝汐正想动动,却发现自己被秦嘉晔牢牢圈着,果然,这人没去上班,还真是……叶蓝汐不禁失笑。

第4章 初遇

“宝贝儿这是对我昨晚的服务满意了?”秦嘉晔突然睁开了眼,捕捉到叶蓝汐的笑意,“老公也很满意你的表现,就是不知道你学会了没有,”秦嘉晔以最亲密的姿态搂着叶蓝汐,“没关系,以后有检验的机会,不过看在你昨晚这么卖力的情况下,老公允许你除了工作外出去走走,事情总得办踏实了你才安心不是?”叶蓝汐有自己的工作,对外翻译导游,每周只有周一和周四上班,一个月三五千块钱,不多,和秦家家世根本无法相提,但足够养活自己,秦嘉晔也不干涉,给了她卡,她也用,自己赚的干干净净的钱存着,赎罪。

“那就谢谢秦少了。”叶蓝汐任由秦嘉晔对她上下其手,昨天那么累,肯定不能再来一次了,什么都干过,也就没什么吃亏了,还抬头亲了秦嘉晔一下。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躺着,像一对老夫妻一样,秦嘉晔搂着怀中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不知道怀中的人还能搂几天,哪怕他有太多方法可以留住她,可他不想先去强迫叶蓝汐……

“江文的孩子……是怎么没的?”半晌,叶蓝汐开口,还是问了出来。

“怀孕初期‘不小心’吃了些生冷的食物,加上永江日化这一闹腾,就是神仙也保不住。”

“果真是这样啊~”叶蓝汐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小心?呵”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么?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秦嘉晔搬过叶蓝汐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他觉得叶蓝汐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

“怕?不过是一个未成型的孩子,”叶蓝汐忍住心中的痛意与恐惧,“秦少放心,对付季世雄是蓝汐求你的,这条命啊,算在蓝汐身上就好。”叶蓝汐翻身下床,却因昨晚太过放肆,直接摔在地上,好在有一层厚厚的地摊,不顾身上的疼痛,艰难的站起来,扶着墙,慢慢移到浴室,洗漱穿戴好又慢慢去了厨房。

秦嘉晔看着眼前移动的身影,似乎倔强这一点是叶蓝汐最真实的一面了吧?她居然以为江文的孩子是他干的,那又如何呢?在商场杀伐决断的自己做过太多让人走投无路的事,秦嘉强的结局不就是他和叶蓝汐两人一起见证的么?换了任何人都会怀疑他吧~他本以为叶蓝汐去S省会露出破绽,可她谁都没有联系,一个人,亲眼见证了永江日化的坍塌。他实在想不明白叶蓝汐究竟遇到了什么事,让那个乐于助人笑的明媚的女子可以放下身段如此糟蹋自己。

秦嘉晔和叶蓝汐的初遇并非是在一年前,而是四年前的初秋。

那时的秦嘉晔送妹妹去Z大,安顿好一切在返回途中发现油箱漏了,他不禁失笑,没想到他的对手里竟然有这般幼稚的人,Z大以环境出名,建在b市的郊区,四周环山,秦嘉晔想打电话求救都拨不出去,这时叶蓝汐骑着自行车路过,“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叶蓝汐看着眼前的情况,将自行车停了下来,看到了地上的一摊汽油,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油箱漏了。”秦嘉晔耸了耸肩,这种事情,估计骑自行车的人是帮不了了。

“你会换么?”叶蓝汐也知道自己一个女生,帮不了太大忙,“算了,还是我帮你把维修人员叫来吧,你把油箱具体型号,信息告诉我。”叶蓝汐记得自己刚刚路过了一家4s店,骑车快点的话来回应该半小时可以赶回来。

叶蓝汐拿着信息骑车离开了,秦嘉晔看着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他有些感谢报复他的人,有多久了,多久没遇到一个人,不计回报的帮助自己。不到二十分钟,维修人员开车过来了,却不见叶蓝汐的身影,“还真有车停在这了。”工作人员和秦嘉晔做了简单交流之后开始修车,“让你们帮忙过来的女孩去哪了?”秦嘉晔心想这女生怎么不知道坐他们的车回来呢?

“她啊,去加油站了”维修人员笑了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孩这样奔波的,不知道两人什么关系。

“你们还真不错,她不随你们过来你们也信她。”秦嘉晔本来以为油箱换好之后少不得让人帮忙把车拖到加油站,没想到那女孩什么都想到了。

“她这不是把来回路费都给我们了嘛,说大不了就当我们白跑一趟,积善行德了。”维修人员没再说话,用工具使劲拧了几下后,“好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既然那姑娘没骗我们,你这维修费有一部分就直接用她给的钱补上了,这是单子,您看一下,签个字。”

秦嘉晔没想到一个陌生的女孩可以为他做到这种份上,伸手接过单子,签了字,付了钱,向维修人员再三道谢之后专心等女孩回来。

维修人员走了近二十分钟后,叶蓝汐回来了,一个手中提着油壶,另一个手扶着车把掌握方向。“先生,加油站有规定,一次售出的量是控制的,不过这些油应该够你找到加油站了。”叶蓝汐把油壶递给秦嘉晔,初秋的b市还有些热,骑行时间有点长的叶蓝汐此时脸颊绯红,细密的汗珠挂在脸上,她毫不在意的用手擦了擦。

“谢谢你了,我……”秦嘉晔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的皮肤偏向自然色,身材高挑,相貌一般,未施粉黛,透着几分纯真。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接下来的事我估计是帮不到什么了,希望你早些回到家。”叶蓝汐打断了秦嘉晔的话,又擦了一把脸,转身骑上车,赶回学校了。

秦嘉晔却看着远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第5章 秦氏到手

“我擦,秦二少你真遇到雷锋了?!”b市最高级会所y缘的豪华包厢里传出了项军的声音,得到了众人一致认同,“帮你找人修车,自己搭钱,还不跟你搭讪,这年头真成稀有物种了!!!”项军一脸好奇,不行,哪天有时间得去看看这奇葩。

“好了,说正事”无关的插曲对秦嘉晔来说不能左右大局,众人也收起了好奇心,纷纷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我说你这心甘情愿的让出宏干这个项目,有你的打算吧?”

“扔出去两年而已,最后会回来的。”秦嘉晔淡然开口,似乎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

“两年?!”众人皆是一惊,“虽说还在建成阶段,但外围已经开始收益了,两年时间,损失不小。”方哲宇开口,面色有些担忧。

“你老子也太偏心了,都是儿子,前期投入你来,后期收益秦嘉强揣兜里,这特么是亲生的吗!”项军本就是军人出身,性子火爆,说话不管不顾。

“如果最后秦氏都是我的,钱在他们兜里装两年也没什么。”秦嘉晔语气没变,但眼中多了一抹坚定。

“你打算收网了?”众人又是一惊,这局秦嘉晔已经布了五年,从他回来踏上b市这片土地开始,走一步,算三步,他像一个猎人,慢慢接近猎物,看着猎物在他眼前挣扎。

“差不多吧,你们可以动了,时间把握好,等宏干回来的时候,正好用来庆功。”众人纷纷点头,没有多余废话,点头离开了。

两年后

“二少,怎么突然喊停了?”y缘的豪华套房里,两年前的人还聚在一起。

“公司的人出了问题,拿走了点东西。”秦嘉晔猛的吸了一口烟,人是抓住了,但东西不知道藏哪去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员工竟然会在他眼皮底下做出这种事。

“人没坐出租车离开,监控显示他上了29路公交车,下车后抓到他时东西就没了,我估计是在车上转移了。”

“够会隐蔽的。”方哲宇开了口。公交车上虽有监控,但人太多,谁和谁接触都有可能,每个乘客都是挡箭牌。

“嗯,所以今晚我们得辛苦点了,找到那个接头人”秦嘉晔又一口烟,直接捻灭。

“走吧。”众人简单了解了情况,就一同到了公交公司的监控室,人是在下公交之后抓到的,可秦嘉晔发现他中途换了几次公交车,这不得不加大了查找难度。

“这人?”就在大家各自分工调监控时,秦嘉晔看着熟悉的身影,疑问的看向工作人员,公交公司还把公交司机叫来帮助查找。

“这女孩啊,不错呢,每次坐我的车总会给老人让个座,这年头,难得啊~”司机一眼就认出了监控里的叶蓝汐,清爽的短发,每次只要可能,都会给老人让座,司机说着,看了一眼秦嘉晔,“秦总,不会是她吧?她……”司机想说这样好的女孩怎么会……可是他似乎没什么话语权说什么。

“没什么,”秦嘉晔笑了笑,没想到时隔两年,她还是那么乐于助人,如果再次相遇,他一定会告诉她:她给地狱的他带来了光亮。

“二少,你看这个!”项军打断了秦嘉晔的思绪,把监控按了暂停,回放,监控里的两人清晰的碰撞了一下,秦嘉晔感受到了两人眼神的交流,“应该是他,继续顺着他的监控查下去!”

“嘉晔,这里交给我们,你先回去吧。”谁都没想到在还剩一个网口时还是有猎物跳了出来,本来今天该是庆功的日子,秦嘉晔已经两日没有休息,此刻却在这里,虽说一个小小员工影响不了大局,但他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他不能让跟着他的人有一丝危险。

“嗯,有结果通知我。”秦嘉晔也没多说,扭头又看了一眼监控上那个笑的明媚的女孩,离开了。

“嘉晔,你父亲把所有罪抗了下来,把你大哥保出来了。”监控找到了,不足挂齿的小员工也随之落网了,但谁能想到叱咤商场,铁腕手段的秦志最后竟锒铛入狱,而项军他们没想到的,是秦志舍了自己保了秦嘉强。

“他还有几年活头?秦嘉强出来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秦嘉晔无论遇到什么事总是表现的这么淡然,父爱?呵,他这辈子都不会有了,谁让他是母亲和秦志一夜糊涂留下的呢?谁让秦志对秦嘉强的母亲爱到深入骨髓呢?他的出现,是所有人的刺。

“东山再起?哼!”项军不屑的哼了一声。

“要我们解决了么?”方哲宇提出了大家的想法。

“不用,把他逼到东南亚就好,顺便在当地找几个人,我想,到时让他回来他都不回了。”秦嘉晔当年亲眼看见母亲死在秦志的手里,那时母亲把他藏起来,如今,他不是不想让人偿命,但生不如死才是最狠。秦嘉晔吸完最后一口烟,没有庆祝胜利,回了秦宅。

私生子又怎样?秦氏不还是到了自己手中?爱?他这一生,不需要。这世上,永远是强者生存,无论商场,还是社会。

“梁英,把家里该扔的东西扔了,另外,我记得你有个舅舅在乡下,之前在b市待过几年,就让他回来当个管家吧。”梁英从部队时就跟着秦嘉晔,两人是同学,是战友,更是兄弟。

秦嘉晔看着偌大的宅子,太空了,可他也没太多精力去想什么,公司刚刚易主,有太多事等着他。

第6章 试货

一年后

“我说蓝汐,你真要去酒吧啊?徐韬那个酒吧……”林晶是叶蓝汐读研的舍友,如今刚刚毕业,就被徐韬拉着登记结婚了,她和蓝汐到了同一家旅行社,平时总是按时下班回家的蓝汐突然说要去酒吧,可林晶知道,徐韬的酒吧是个色情酒吧,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初徐韬追林晶时费了好大劲,但这些蓝汐都不知道。

“就是想圆个梦,你把我带过去就行,我相信在徐韬的地盘自己是安全的,到了那你该干嘛干嘛去,不用管我。”叶蓝汐没在意林晶口中的欲言又止,去一次酒吧是她大学时的目标之一,只可惜一直没能实现。

“倒也是,”林晶一想,叶蓝汐说的也有道理,她也知道蓝汐的决定没人能改变,只好拉着蓝汐过去了。

“蓝汐来啦!”徐韬每天都会准时在酒吧门口等着下班的林晶,今天倒是意外叶蓝汐也来了。

“过来喝一杯,你俩不用管我,我就是来认认门。”蓝汐和徐韬打过招呼,一个人进去了,徐韬和林晶则是往另一边走去。

“我说,蓝汐不会有危险吧?她可是第一次来酒吧,而且……”而且她不知道这是色情酒吧。

“放心吧,我已经打过招呼了,除非蓝汐自己愿意,否则没人敢碰她的,走吧。”徐韬安慰完林晶,两个人继续往酒吧的后门走去。

“呦,小妞,以前没见过啊~卖不卖啊?”蓝汐刚坐下来,就有人过来搭讪,虽然蓝汐长得并不倾国倾城,但她有一种其他女子没有的气场,对,眉宇间有一股英气,这让见惯了风尘的男人徒增兴趣。

酒保想过来,蓝汐却用眼神制止了,在她没危险之前,她只想安安静静喝个酒。或许她明白林晶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这不仅仅是家普通的酒吧,但因为徐韬,她依旧安全,只是……一个大胆的想法跳了出来,或许,是她该下地狱的时候了。

“怕你买不起啊~”蓝汐连眼都没抬,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二少,这儿有个别人买不起的,你来吧!”蓝汐刚说完,酒吧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却明显是冲着她刚刚这句话来的。

“对啊,去看看吧,你说你就算不结婚也不能不找乐子啊,自从秦氏到了你手里,你这一年可还没歇过呢!”秦嘉晔被几个兄弟带到这里有几分不悦,他母亲就是在这种地方有了她,本能的他有些排斥,但又不能和兄弟因为这种小事翻脸,也就走到了叶蓝汐面前。

“你……”秦嘉晔一怔,他没想到是她。

“也不怎么样嘛,倒是挺看得起自己。”项军看了一眼叶蓝汐,样貌只能算是中等,身材也是一般,架子倒是不小。

“这位爷买得起?”叶蓝汐此时内心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如果此生注定负债累累,那么,她就再放肆一点也没什么吧?

“买不买得起总得让我试试货吧?买来的货不好用我可不要。”秦嘉晔出乎所有人意料开口。

“不愧是秦二少啊!”“就是,这天下哪有秦二少买不下的东西”酒吧中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好啊,包君满意。”叶蓝汐换上一个妖媚的笑,起身挽上秦嘉晔的胳膊,随他走了出去。她知道,每一步,她都把自己推向深渊,可她在站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不能回头。

“呵,你还真不怕我赊账?”秦嘉晔忍住心中的疑问,他知道如今眼前的女子一定有她的苦衷,可他愿意陪她演着。

“秦少会跟我这样的人赖账?那我是不是太抬举自己了?”蓝汐说着踮脚就在秦嘉晔脸上亲了一下。

“那就去试试货~”秦嘉晔不知道多少无眠的夜晚是想着眼前这个带着光芒的人让他撑了过来,如今既然遇到了,他就不想放手。

秦嘉晔带着叶蓝汐回了秦宅,“先去洗澡。”

“那秦少等我哦~”叶蓝汐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可她已经不能回头了。

叶蓝汐洗完澡才发现自己什么换洗的衣物都没有,算了,都到这一步了,还计较什么?随手拿起一块浴巾,将自己围了起来,打开浴室门,向地狱走去……

“洗好了?”秦嘉晔抽完了一支烟,听到声响转身,立时定在了那里:眼前的人一头短发,个子高挑,有一米七左右,浴巾在她身上显的短了些。“等我”秦嘉晔哑着嗓子两三步进了浴室,不多时,也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头发还滴着水珠,一步步向床上的蓝汐逼近。

“秦少还真是心急啊,这头发还没干呢。”叶蓝汐见秦嘉晔出来,前后不过七八分钟,心里不由得笑了,起身坐了起来。

“试了货好付账啊~”秦嘉晔已经伸手握住了叶蓝汐,直接含住了蓝汐的嘴。

“怎么,没做过?”秦嘉晔看着眼前的人生涩的吻技和僵硬的动作,他想,她一定会求饶吧。

“秦少说笑了,若是没经验,怎么让您满意呢?”叶蓝汐说完,不顾秦嘉晔的表情,反身吻上了他。

秦嘉晔说着,“叫什么名字,嗯?”

“叶蓝汐~”叶蓝汐媚眼如丝的看着秦嘉晔。

第7章 叶蓝汐的“过往”

叶蓝汐和秦嘉晔回秦宅时不过九点,等秦嘉晔彻底满足之后已经快十二点了,秦嘉晔进浴室简单的给自己冲洗了一下,出来时却看着叶蓝汐正在吃药,“秦少放心,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怎么样,试货还满意吗?”叶蓝汐从酒吧开始就把自己的身段低到了尘埃,毫不在意的说着明明该羞耻的话。

“当然满意,不过你这每一晚都让新的金主免费睡,是不是有点下贱?”秦嘉晔说着连自己都心疼的话语,他如何也忘不了那个骑车为他奔波的女孩,那个为老人让座的女孩,如今怎么会变成这样?

“秦少不喜欢么?”叶蓝汐仿佛没听到那两个字,又仿佛那两个字说的不是自己。

“喜欢,”秦嘉晔凑近叶蓝汐耳边,秦嘉晔说完转身出去了,这一夜再没回来,所以他没看到叶蓝汐抱着马桶吐的天昏地暗虚弱的模样。

第二日,叶蓝汐醒来时身边依旧没有人,床头放着一套崭新的套装,她没有矫情,在浴室认真的把自己洗了一遍又一遍,可她知道,自己的脏再也洗不掉了,穿好衣服出来,便看见了坐在餐厅等她用餐的秦嘉晔。

“说吧,你想要什么报酬?”叶蓝汐刚刚坐下,秦嘉晔就开了口。

“刚刚试了货就开口也太不懂规矩了,”叶蓝汐笑了笑,“还是秦少说说对蓝汐的要求吧,总要先满足了金主才好。”叶蓝汐知道,既然进了这个圈子,再想离开,退出来,就只能由掌权人喊停,她拥有的,只有任人宰割。

“叶蓝汐,H大本科,Z大学硕,项易旅游公司对外翻译导游,父母在J省,有一个姑姑,一个小姨,平时走动较多,同事和林晶相处不错,其余朋友都在J省。”秦嘉晔简单的说了一下他刚刚了解到的情况,却见对面的女孩完全没有反应。

“秦少还真是认真了,蓝汐真庆幸,运气真好。”叶蓝汐听着秦嘉晔的每一句话,她的内心恐惧就加深一点,不是没听过那些误落酒吧的女子逃跑之后找到的后果,说轻点是一生备受折磨,更有家破人亡也能被金主轻易抹去,可如今她却主动把自己放进了坑里……“不过秦少放心,在您腻了之前,蓝汐一定乖乖听话。”

“这就好,”秦嘉晔淡淡点头,“今天请假,别去工作了。”秦嘉晔对叶蓝汐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好,一切都听秦少的,”叶蓝汐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同意了,自己的老底全在对方手上,犹豫一分说不定就是万劫不复,“不过秦少……”哪怕任由自己到了地狱,叶蓝汐还是不想放弃糊口的东西,她不想变成人人唾骂的人,哪怕她已经相差无几。

“放心,以后我不干涉你的工作,”似是很满意叶蓝汐回答的速度,没等叶蓝汐说出口。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秦少就是痛快。”叶蓝汐暗暗松了口气,如果她不能出去工作,那么是否就意味着自己彻底沦落了?还好,她还可以上班,“那秦少今天是有什么事需要蓝汐做么?”谈话间两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秦嘉晔叫来保姆收拾,两人去了书房。

“自然要深入了解一番。”秦嘉晔看着叶蓝汐朋友那一栏那么多的异性,心中多少有些难受,难不成她以前就是这样?三年前真的是巧合?

叶蓝汐默默翻了个白眼。明显不是往卧室方向走,难不成要玩新鲜的?昨晚她才是第一次,又来?叶蓝汐突然觉得自己会不会事情还没办成就已经倒在了秦嘉晔的床上。

“我想你不会不知道,男人的占有欲可是很强大的,看了你的资料,啧,我真有些想退货了,”秦嘉晔不知道叶蓝汐脑子里想的什么,直接把人带到书房,把梁英今早给他的资料直接递给了叶蓝汐,“这么多过去,我这要收拾到什么时候?”

叶蓝汐看到自己的资料时有一瞬间愣住了,她仔细的翻阅着,这里面连每个人的喜好,身体状况,各种感情都涵盖了,有亲人的,有朋友的,她自是明白秦嘉晔的意思,不是要在这里做,而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关系网,显然,他以为这些男的都是和她有过瓜葛的人,而他,容不下……

第8章 秦嘉强

“秦少,我想你是误会了,”叶蓝汐把资料放在书桌上,讨好的搂住了秦嘉晔,“这里面都是朋友,我和他们有交集时,他们的女朋友可都是我闺蜜,撬闺蜜的墙角,我可做不来。”

“看来是我信息不全啊~”秦嘉晔任由叶蓝汐搂着没动,“所以你确定这里所有人都是你说的这种情况?”秦嘉晔的意思很明显,别骗我,否则他们会更惨。

“秦少别生气嘛,”叶蓝汐从背后亲了亲秦嘉晔的耳垂,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能隐瞒,摊牌才可能有最好的结果,“有两个蓝汐当时年少不懂事,喜欢过,不过也没在一起。”叶蓝汐似乎都忘了喜欢是什么滋味了,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放过他们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懦弱了?”秦嘉晔转过身,看着叶蓝汐的眼睛,他读出了慌乱,紧张,却没有求饶,叶蓝汐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不该用两个人换所有人,“不过~”秦嘉晔话锋一转,又给了叶蓝汐希望。

“秦少您又不是不知道,蓝汐这么笨,您想让蓝汐做什么直接说嘛。”如果因为自己的暗恋而给别人带去麻烦,那她的罪是不是今生都赎不完了?

“去你住的地方,跟我登记。”秦嘉晔没再绕弯子,松开了叶蓝汐,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件。

“秦少……”叶蓝汐却愣在了那里,多少人想做秦家的少奶奶,可秦嘉晔从没回应过,和她睡了一夜就去登记?她还没那么蠢。

“只是用你挡挡一些苍蝇”秦嘉晔给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以他的身份,皱皱眉,谁还敢靠近?

“好,那还是先做财产公证吧,蓝汐只要该得的报酬就好,不该动的不会动的。”叶蓝汐没去深想,她这一生已经没有资格得到幸福,却不想在通往地狱的路上还要把神圣的婚姻搭上。

“不需要,你觉得我不同意你能拿到什么?”秦嘉晔没想到世上女子爱他的财,爱他的权,爱他的相貌,偏偏眼前的女子,把自己送上门,被吃干抹净还是没要任何东西,登记也不想要他一分钱。

叶蓝汐被秦嘉晔的话噎住,是啊,签再多的协议,凭秦嘉晔的权势与手段,只要不想,谁能奈何?

两人从秦宅出来,去叶蓝汐的住处拿了相关手续,直接去了民政局。昨晚秦嘉晔亲的太狠,叶蓝汐脖子上的吻痕那么明显,拍照时工作人员说后期处理一下,却被秦嘉晔拒绝了,叶蓝汐看着结婚证上自己那明显的痕迹,仿佛是一种侮辱,今后会永远跟着她……

“以后每周周三和周末在秦宅过夜。”登记之后秦嘉晔说了又一个要求,随手从自己钱包里抽出张卡,“平时用,额度两百万,不够给我打电话。”叶蓝汐听话的收下了,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做个懂事的情妇,不,现在是夫妻了,不过有没有这张纸又有什么区别呢?于秦嘉晔这种人而言没有丝毫约束力。

“谢谢秦少,”叶蓝汐看似欢喜的收下了,亲了一口信用卡。这是她堕落的标志,她身边越来越多的东西提醒着她,再回不去了。

“今天周二,给你父母打个电话,说交了男朋友,周末带回家。”秦嘉晔一边吩咐一边把车开到了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

“啊?”叶蓝汐没想过自己的事要告诉父母,这是她欠下的,自己还就好。

“以男朋友的名义介绍我。”秦嘉晔再次重申,车已经在地下车库停了下来。

“哦,好。”叶蓝汐听明白了,秦嘉晔没想在她父母面前让她难堪,还好。

“以后除了去秦宅晚上回这儿。”秦嘉晔扔给叶蓝汐一把钥匙,转身下车,叶蓝汐忙跟了上去,原来,这里是金屋藏娇的地方,周三和周末她去秦宅,那其他时候呢?谁去?叶蓝汐虽然知道秦嘉晔应该会有情妇,可想到他和别人亲密完转而和她在一起,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这里面积不大,三室一厅,你外出工作是周一和周四,以后除了这两天其他时间就在这乖乖待着,我不请保姆了,卫生交给你。”秦嘉晔控制了叶蓝汐的自由,而叶蓝汐也没什么异议,有多少情妇整日被锁在房里?她还有工作的机会,很满足。

“秦少放心,蓝汐很乖的。”叶蓝汐打量着房间,大概一百五十平左右,双阳台,一间卧室,一间书房,还有一间健身房,只是卧室面积偏小,怎么看都觉得是客房当成了主卧,而健身房更像是主卧改的。客厅不小,墙上只挂着液晶电视,地上铺着地毯,连沙发也没有。

秦嘉晔正想说什么,手机响了,转身去了阳台接电话,并没有刻意避着叶蓝汐,所以叶蓝汐也多多少少听到一些。

“嘉晔,我们小看了秦嘉强的毅力,他自己戒赌快成功了。”电话那端传来方哲宇的声音。

“不是新研究出来一种么?找个机会给他试试!”秦嘉晔的眼中一片阴霾,一年了,他的好哥哥还真是不错,做个对手倒也配得上。

“行,正好几个瘾君子看上他了,估计有他受得了。”方哲宇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要视频么?”

“要,直播。”吩咐完秦嘉晔就挂了电话,转身,发现叶蓝汐正笑看着他。

宠爱一世:娇妻你别跑 主角: 叶蓝汐, 秦嘉晔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