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爱 主角: 言晚, 霍黎辰

契爱 主角: 言晚, 霍黎辰

第1章 神秘男人

深夜,尚品酒店,地下车库——

言晚独自一人走在黑暗中,车库内寂静无声,她今夜是替同事来这儿送一份文件,这会正准备穿过车库回家。

黑漆漆的环境下,言晚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保安亭内亮着微光,但亭内却空无一人。

车库中停了一辆宾利,喘息声从车内传出。

“啊!”

言晚从这辆宾利旁走过,一双手突然从车窗内伸了出来,车门打开,言晚整个人就这样被拖了进去!

车内坐了一位身形高大的男人,黑暗笼罩着他,言晚看不清男人的长相。

“过来。”沙哑的声音响起。

言晚瑟瑟发抖,她想离开!

男人坐在后座,犹如神邸,他伸手握住了言晚的手腕,“帮我。”

言晚摇头,浑身颤抖,“不要……求你……不要……”她眼眶含泪,使劲挣扎,但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他握住言晚的那双手源源不断地冒着热气,灼烧滚烫。

霍黎辰眼前一片猩红,眼前只能看到这个突然出现在车库中的少女。

他在酒会中被人下药了,此刻药效发作,唯一能解决药效的办法就是找人纾解,霍黎辰眼眶通红地将言晚拽到了身前,他哑着嗓子道:“别害怕,我会对你负责的。”

“求你,放我走……”言晚哭着摇头。

来不及了!

霍黎辰用力拍了一下车窗,低吼道:“闭嘴!”

撕拉——

言晚浑身颤抖,霍黎辰将她抱在了腿上,亲吻着她的眼角。

这一夜,言晚宛若一叶在海面上航行的小舟,摇摇晃晃无岸可靠,撕心裂肺的痛楚席卷而来,她就像是被人劈开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整整一夜!

霍黎辰终于松手放开了言晚。

在察觉到掌控自己的男人失去意识后,言晚穿好衣服立马下了车,她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慌乱中,她掉了一枚蓝钻耳钉在霍黎辰的脚边。

晨光熹微,霍黎辰睁开了眼睛。

他靠在后座,那张脸英俊的能够让所有女人疯狂,硬朗的下巴,薄而性感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以及,深蓝瞳孔中绽放着的犀利寒光,只要一眼,就能让人惊艳,更让人畏惧。

“先生,属下昨夜赶到车库时您已经失去意识了……”助理诚惶诚恐地站在车外,小心赔罪。

昨夜霍黎辰惨遭暗算,他们这些下属责无旁贷。

霍黎辰揉了揉眉心,冷声问道:“昨夜我车上的那个女人是谁?”

“昨夜车库监控被人蓄意破坏了,属下暂时查不到那人的行踪。”

“废物。”霍黎辰冷哼一声。

就在这时,车座下突然泛起了一阵蓝光,他弯腰捡起那枚耳钉,勾起了一抹笑容。

车外的助理不确定地问道:“先生,如果找到昨晚的女人,属下该如何对待她?”

霍黎辰只用了五年时间,就将霍庭集团从国内豪门变成了撼动全球的商业帝国,成就了举世瞩目的时代传奇。其强、硬、狠的手段让人闻风丧胆,而且,这位霍家少主更是出了名的不急女色。

所以他身边的助理拿不准霍黎辰究竟对昨晚的女人有何态度。

霍黎辰手中握着那枚耳钉,冷漠的眉眼下突然涌现出了一丝柔情,他势在必得地开口:“不计一切代价找到她,我会让她成为你们的夫人!”

第2章 交易

霍黎辰刚说完这番话,助理就被吓到了,“先生……那您明日的订婚宴该如何进行?”

“帮我把奶奶安排的那个女人约出来,和她谈个交易吧。”

傍晚——

“言小姐,到了。”

言晚站在高档咖啡厅前,心情略微有些紧张不安。

她现在要去见的,是她明天就要订婚的未婚夫——南城第一豪门贵少,霍庭集团现任CEO,霍黎辰。

霍黎辰作为霍家家主,位高权重,无数的名媛小姐想要攀上他,成为霍家少奶奶,可偏偏得到这个殊荣的,是家境非常一般的言晚。

只因为她是霍奶奶选中的孙媳妇。

言晚不知道霍黎辰为什么要在订婚前一天见她,但这对她来说也正是一个机会。

取消婚约的机会。

尽管这是一场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婚姻,但她昨夜在尚品酒店的车库中被强,这样的耻辱让她做不了这个新娘。

只是,她要怎么在这个高立于金字塔顶端的男人面前,开口说,退婚?

言晚心虚的理了理脖子上的丝巾,将前晚那个男人留下的吻痕藏好。

此时,仅供权贵消遣的奢侈克莱德咖啡厅里,安静的没有一个客人,甚至是连个服务生都没有。

在隐私性极好的靠窗位置,优雅的坐着一个男人,暗黑色条纹的西装将他的身形衬的无比完美,双腿随性交叠,笔直而长。

他的手里端着一杯咖啡,薄唇上扬,勾起一抹冷冽的让人胆寒的弧度。

言晚走进咖啡厅,没看到服务员,反倒是看到了特助模样的男人,笔直站着,似乎在等她。

“言小姐,先生在里面,您请跟我来。”

“好。”

从安排司机接送,再是包场让人引路,这些来自未婚夫的绅士照顾,让言晚更加心虚不安。

待会他要是和她商谈的是订婚的细节,她该怎么残忍的说出退婚?

言晚低着头,一路心慌的走着,直到看到了男人锃亮的皮鞋,连忙停下。

到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紧张的握紧手包,极力的扯出一抹笑,抬起头来。

“霍先生,你好。”

言晚愣了下,她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夫竟然会这么英俊,好看的像是画报中走出来的美男子,绝色,偏偏又气质卓然,贵气逼人,高不可攀。

让人下意识的仰望,不容亵渎。

言晚额头上顿时冒出细密的冷汗,她忐忑不安地站在霍黎辰面前,嗓子眼像是堵着块大石头般,让她开口退婚变得无比艰难。

“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说我们的婚事……”

“我不会娶你。”霍黎辰打断她的话,命令般的口吻,没有任何商讨的余地。

他品着咖啡,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言晚呆住,被震惊的脑子发蒙,不可置信的看着霍黎辰。

不会娶她?

那他的意思不就是和她的目的一样!

按耐下狂喜的心情,言晚紧张的问道:“那你今天约我来是谈退婚的?”

“订婚照常举行,一个月后,我会宣布和你取消婚约。”

霍黎辰这才抬眼,似恩赐般的看了言晚一眼,将一张支票放在桌上。

言晚没有将目光落在支票上,只是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等一个月才取消婚约?”

还没订婚之前就取消,不才是对双方的影响都最低的么?

“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霍黎辰高高在上地说道,说完,他就没再理会言晚,起身迈开长腿就朝外走。

他对言晚并没有耐心,而唯一让他有兴趣的,只有前晚的女人。

第3章 我的未婚妻

这就走了?

言晚呆呆的站着,看着男人越走越远的背影,有点没缓过神来。

约她来,见了不到一分钟,说了三句话,他就走了。

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吧,她都还没说答不答应呢。

不过……

这样也好,陪霍黎辰演一个月的戏,她也就和他两清了。

第二天,订婚在南城最豪华的奥菲酒店举行,而会场更是顶层的空中花园。

据说,南城能有资格在空中花园宴请宾客的,不超过十个人。

言晚穿着一袭白色碎钻的长裙,化着精致的妆容,极为漂亮,像是误入凡间的精灵般。

她走进酒店的大厅,正要朝着电梯走去,却不经意的看到了一旁的婚礼迎宾海报。

上面是一对男女的婚纱照,也是言晚这辈子最熟悉的人。

她的前男友,和她大学四年的死对头!

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今天结婚,还和她在同一个酒店……

言晚的脸色微微发白,心里像是梗着一块大石头般,有些说不出的讽刺。

“言晚,你来干什么?!”

女人呵斥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里响起。

只见穿着洁白婚纱的欧诺雅怒气十足的走来,在她身后,正跟着西装革履的新郎,司南。

他目光复杂的看着言晚,薄唇紧紧地抿着。

言晚看着两人,那些曾被背叛伤害的画面又冒了出来,让她的心底一阵阵发凉。

欧诺雅走近,看着言晚的礼服,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你还对司南不死心?你都被甩了,怎么还有脸来这里的?”

她的声音不小,还满是羞辱,顿时吸引了人们的围观注目。

好几双有色视线朝着言晚看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甚至有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言晚厌恶的看着两人,语气冷漠。

“我对你们的婚礼没兴趣,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那你穿成这样来干什么?这种款式的白色长裙,也就只有结婚或订婚的场合才会穿。”

欧诺雅的语气无比轻蔑,像是再看一个自不量力的小丑,“你不是厚脸皮来抢婚的,难不成还是和霍先生订婚?”

今天这里也就只有两场宴会,霍家的订婚宴和司家结婚。

但在欧诺雅看来,言晚别说是和霍黎辰订婚,就是参加霍家的订婚宴都没有资格。

欧诺雅的伴娘鄙视的笑出了声音,也跟着开口。

“霍先生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她哪有什么资格做霍先生的未婚妻。”

看着她们一唱一和的羞辱她,言晚紧绷着身体,胸腔里窝着一团火气。

她很想说她就是霍黎辰的未婚妻,可是这种情况她根本说不出口……

没人会信的。

“看吧,无话可说了?言晚,你就是来勾.引司南的!”

欧诺雅愤怒的指着言晚的鼻子,“我都和司南结婚了,你还要来纠缠司南,你还要不要脸?”

一旁的人也开始对言晚指指点点,仿佛她是不要脸的小三。

司南笔直的站着,眉头微皱,看着言晚的眼神似乎也透着质疑,他低声开口,“回去吧,别闹了。我和你早就不可能了。”

看似劝慰的语气,却将言晚的尊严彻底踩在脚下。

言晚全身紧绷,感到很是窝火,这些人凭什么自以为是羞辱她?

“司少倒是好大的面子,敢叫我未婚妻别闹了。”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见到来人后,大厅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是他!

第4章 那晚是你?

男人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轻蔑的讽刺。

司南微惊,闻声看去,顿时僵在了原地,脸上有着说不出的不可置信。

欧诺雅同时望过去,看清男人是谁,脸色刷的惨白,如遭雷劈。

是霍黎辰!

他、他怎么会说言晚是他未婚妻的……这不可能是真的吧?

霍黎辰优雅的走来,步伐矜贵从容,暗黑色的晚礼服将他的身材衬的更加完美无缺。

他的视线落在言晚身上,朝着她招了招手。

“过来。”

言晚呆呆的看着男人,心脏一阵狂跳,她没想到在最难堪无措的时候,竟是他给她解围。

回过神来,她自信的挺直了背脊,微笑着朝他走去。

看着言晚和霍黎辰站在一起,司南感觉到脸上正火辣辣的烧着,这更是在提醒着他,刚才的作为有多滑稽可笑。

但他到底是有城府的人,迅速的掩饰住情绪,笑着开口。

“误会误会,我和言小姐是朋友,刚只是在和她开玩笑。”

开玩笑?

言晚凉凉的看着司南,一阵厌恶,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无耻。

霍黎辰向前走了一步,高大的身躯不偏不倚的挡在言晚的面前,无形的将她护在了他的保护圈内。

他抿着薄唇,看着司南的目光格外的冷。

说的话更是毫不留情,“你有什么资格和她开玩笑?”

司南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难堪的无地自容,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可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不敢反驳。

司家虽然也是权贵,但在霍黎辰面前,就是一只可以随便捏死的蚂蚁。

暗中捏紧拳头,司南微微低头,道歉。

“对不起,霍先生,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霍黎辰轻蔑的冷笑,不再理会司南,转身看向言晚,稍稍弯起了胳膊。

言晚有些失神,心里泛起一阵涟漪,昨天霍黎辰可是高冷的不屑一顾,今天怎么就对她这么好了?

霸道维护,帮她出气,倒像是有情有义的未婚夫了。

但她也没有多想,会意的挽住霍黎辰的胳膊,脸颊微红的站在他的身旁。

在场的围观群众连忙让开一条宽敞的路,对霍黎辰都是发自内心的恭敬、畏惧。

欧诺雅看着言晚挽着霍黎辰,感到不可容忍的嫉妒憎恨。

因为家世不好,言晚从来都是被她踩在脚下的,这样低贱的人,就该一辈子在尘埃里,可她现在却嫁给了霍黎辰,比她老公高贵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她凭什么嫁的比她好?

“言晚,你怎么突然要嫁给霍先生呢?你大前天晚上,不还出现在了尚品酒店吗!我还以为你在和男朋友开房,不好意思叫你呢……”说着,欧诺雅故作惊讶的捂着嘴巴,仿佛不小心说出了天大的秘密。

言晚陡然一僵,猛地回头诧异的看着欧诺雅,面色发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她竟然知道尚品酒店的事?

霍黎辰心中微动,眼中有惊讶,也有质疑,那晚言晚也在尚品酒店?

第5章 宴会意外

“欧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恶意诋毁霍先生的未婚妻,败坏霍家名誉,你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处罚吗?”卫七自霍黎辰身后走前一步,语气严厉的呵斥,气势十足。

今天是霍先生的订婚宴,无数人都在看着,是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或者名誉损害。

司南脸色陡变,立即拉了拉欧诺雅,“别乱说话。”

欧诺雅有些害怕,但看着言晚,那口气怎么都压不下去。

“其实我也不想说的,但霍家毕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不明真相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回去,才会更加损害霍家名誉。”

就在欧诺雅还想辱骂言晚之际,霍黎辰突然伸手揽住了言晚,将她环绕在自己怀中,冷声道:“敢污蔑我未婚妻的清白,胆子挺大啊。”

众人完全没有想到,霍黎辰竟然会如此维护眼前这位横空出来的未婚妻!

这样的话,这件事情谁还敢再议论多事?

他们看言晚的眼神,也都从打量探究变成了敬畏。

言晚呆呆的看着霍黎辰,心里淌过一阵暖流,原来被人毫无理由的庇护是这样的感觉,温暖而又悸动。

“霍、霍先生……”

欧诺雅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霍黎辰会这样做。

他是相信言晚,还是根本不在意的?

霍黎辰轻蔑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他冷漠的下命令,“卫七,把她带走。”

“是,先生。”

卫七立刻朝着欧诺雅走去。

欧诺雅顿时吓得腿软,惊慌失措的往司南身后躲。

“司南,救我,快救我。”

被霍黎辰的人带走,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

司南脸色很不好看,气恼欧诺雅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霍黎辰,但还是诚恳的向霍黎辰道歉。

“霍先生,真的很抱歉,是诺雅乱说话,得罪了言小姐。她也知道错了,你看在我们两家的面子上,就放过诺雅这一次吧?”

霍黎辰冷笑,“司少这是在提醒我,连带着司家一起处理了?”

司南大惊,吓得浑身发冷。

霍黎辰行事有名的狠辣、无所忌惮,他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他抹了一把冷汗,“霍先生莫见怪,是我多嘴了。诺雅虽然是我的妻子,但她做错了事,就该受到处罚,司家绝无二话。”

欧诺雅不可置信的看着司南,从心底凉到了头皮。

她的老公,竟然就这样果断的放弃了她。

司南这样欺软怕硬的自私男人,卫七见得多了,他嘲讽的笑了笑,走上前就将欧诺雅抓住。

“走吧,欧小姐。”

“你放开我,放开!我是欧家的大小姐,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欧诺雅怕极了,再也顾不得形象,使劲的和卫七拉扯、挣扎,可她的力量哪里比得过训练有素的男人。

眼看着就要被带出去,绝望中,她极为憎恨的瞪向言晚。

“言晚,别以为我被抓走了,就能掩盖你和男人开房的事实!你在婚前行为不检点,给霍黎辰带了绿帽子,这件事情迟早都会被所有人知道的。”

欧诺雅的大叫声在大厅里回荡着,引来越来越多的人。

言晚厌恶的看着欧诺雅,她这是有多大的执念,都自身难保了也还要毁掉她的名声?

第6章 有反应了

大厅的这场闹剧简直成了一场笑话,不过霍黎辰家大业大,根本就没人敢在他跟前嚼舌根,欧诺雅离开后,所有人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笑着上前恭喜霍黎辰和言晚订婚快乐。

霍黎辰在众人的注视下牵着言晚进了电梯。

随着一声响,电梯抵达顶层。

电梯外,正恭敬的站着两排礼仪小姐,手里都提着一个花篮子,里面全是粉色的玫瑰花瓣。

地上更是铺了一路的白色花瓣,四处的布置都装点着鲜花,透着浪漫、唯美。

这是言晚曾经梦想过的订婚现场,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当了女主人公。

也算是体验一把了。

她抿了抿唇,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容,随着霍黎辰朝现场走去。

这场婚宴由霍家举办,盛大而又严谨,言晚跟着各种订婚仪式走下来,只觉得累的够呛。

而仪式结束之后,便有很多人来恭贺敬酒,她只好打起精神继续应酬。

可人实在是太多了,言晚即使每次只喝一小口,也有点撑不住了,脑子开始晕乎乎的。

“小晚,你怎么了?脸那么红,是不是喝多了?”

坐在附近的霍家老夫人诸连英发现了异样,担忧的询问,而正要敬酒的宾客也随着停了下来。

“奶奶,我没事的。”

言晚摇了摇头,试图保持清醒,这种时候她不想因为自己,而打断婚宴的进行。

诸连英对言晚多了一份赞赏,随即对着霍黎辰说道:

“这里我们应酬就可以了,你先送小晚去休息下。”

让霍黎辰送她?

言晚吓得顿时清醒了好几分,急忙拒绝,“不用,我自己就可以……”

“走吧。”

霍黎辰打断言晚的话,抬腿欲走,表情虽然淡漠,但却是要送她的意思。

言晚微微惊讶,他竟然没有拒绝?

随后,她看了看一旁的霍家老夫人,便大概明白了原因。

这场婚事就是霍老夫人定下的,而据说霍黎辰对这个奶奶很敬重,所以他才会假订婚不让老人失望吧。

“奶奶,那我先走了。”

言晚礼貌的和诸连英打招呼,随后才放下酒杯准备离开。

可她刚才保持一个姿势站的久了,双腿发麻,不动还好,一动就失去了平衡,朝着霍黎辰倒去。

霍黎辰半点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立即就要避开,可他注意到奶奶,躲避的动作硬是停住了。

“咚”

言晚一头扑在霍黎辰的怀里,独属于这个男人的阳刚气息顿时扑面而来,霸道的让人心悸。

霍黎辰高大的身躯微僵,俊脸上却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

他低头看着她,沉声开口,“还能不能走?”

“……能。”

言晚心慌意乱极了,手忙脚乱的就要从霍黎辰怀里站起来,可酒劲儿上来了,她身体一阵疲软无力,努力了半天,不仅没有远离他,还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霍黎辰的身上。

她的身体柔软的像是一滩水,不断地在他身体上磨蹭着,竟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热,某处有了点反应。

霍黎辰诧异,这些年来无数的女人勾引他,可让他有反应的只有那晚的女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也……

想到她那晚也在尚品酒店,他眼底的光芒越来越暗,一把将她拦腰抱起,迈开长腿就走。

第7章 他主动了

言晚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男人的俊脸,她她她这是在做梦吧?

霍黎辰这个冷面冰山竟然主动抱她了?

“哇哦~”

“Romantic!”

四周顿时响起一阵惊呼、起哄声,甚至还有女人嫉妒羡慕恨的碎碎念。

走到房间,霍黎辰将言晚放在沙发上,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她的面前,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言晚有些醉了,但脑子还是清醒的。

她被看的有些不安,低声开口,“霍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霍黎辰看着她的视线满是审视。

“那晚你在尚品酒店,究竟发生了什么?”

言晚愣了下,感到一阵心慌。

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那晚的遭遇,她一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更何况还是霍黎辰这样不太熟的男人。

她摇头,“我那晚只是帮同事去尚品送一份文件,什么都没有发生,送完文件我就回家了。”

瞧着她闪烁不安的样子,霍黎辰的眼睛眯了眯。

“说实话。”

“我……我说的是真的。”

言晚手指心虚的拽着衣服,脸上的表情极力的保持着镇定。

霍黎辰犀利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似乎要看穿她的谎言。

同在酒店或许是巧合,但她同样让他的身体能起反应,就绝对不是巧合,他也从不信巧合。

随后,他突然弯腰,双手撑在沙发上,高大的身躯陡然逼近她。

“不说,我就亲自验证。”

验证什么?

言晚一头雾水,但男人的靠近却让她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她急忙就要推开他,“霍先生,有话好好说……”

无视她的挣扎,霍黎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反手就扣在了头顶。

他的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腰。

言晚陡然僵住,腰间的那只大手更像是烧红的铁钳,烫的她皮都要裂开了。

不是说好对她没兴趣,要假订婚的么!他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霍黎辰,你……”

言晚的话刚刚说出口,就错愕的听见了霍黎辰冷硬又嫌弃的声音,或者说是评价。

“太细。”他捏着她的腰道。

为了穿这套礼服,她刻意绑了束腰来保持苗条身材,结果却被嫌弃太细?言晚嘴角抽了抽。

霍黎辰的视线往上,落在了言晚的胸上。

看着眼前的高耸,他微微皱眉。

“太大。”

言晚:“……”

为了美观,她是塞了两块泡沫,可她平时34B的尺寸,再怎么塞也至于大的难看吧?

被一而再的批判身材,言晚不服气的想说点什么,抬头,就看见霍黎辰的俊脸突然在她眼前放大了好几倍。

极近的距离,连呼吸都可以扑在对方的脸上。

言晚顿时心跳如雷,他、他不会是想吻她吧?

她的这套衣服明显是塑形的,将身材挤压的变了形,和前晚女人的尺寸不太一样。

身材暂时确定不了,或许吻可以。

那晚她的唇像是樱桃似的,非常甜美,吻一下就让他上了瘾。

霍黎辰靠近言晚,薄唇缓缓地下压,鼻息之间却闻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味道。

玫瑰味的香水。

霍黎辰对女人没兴趣,更讨厌女人的香水味。

他皱了皱眉,一把松开言晚,命令道:“去洗澡。”

洗澡?

言晚看着面前的男人,凌乱的睫毛煽动。

他刚刚对她那样,现在又让她去洗澡,该不会他是想……

第8章 离开酒店

言晚连忙摇头:“不了,我等下回去洗。”

“言小姐,洗完澡我需要你配合我做一件事。”

看出言晚误会了,霍黎辰难得解释了下。

可这话在言晚听来,却让她更加忐忑了,洗完澡才能做的事情,不就是那件事么?

她紧张往后挪了挪,“霍先生,我们只是协议关系。”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再啰嗦,我就亲自把你丢进浴室。”

霍黎辰没了耐心,迈开长腿就朝着言晚走来。

没有兴趣?那刚刚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现在还逼着她去洗澡……

可看着他逼近而来的高大身躯,言晚心慌的跳下床。

“我、我自己去。”

说着,她急匆匆的跑进浴室,立即将门反锁了。

她贴着门,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可心跳仍旧一次快过一次。

霍黎辰今晚太邪性了,她都不敢再出去面对他。

可是他就在外面等着的……

言晚焦躁的直抓头发,她今晚可怎么办?

“咚咚咚”

没过一会儿,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霍黎辰坐在沙发上,眼也没抬,“进来。”

卫七打开门,就听见了浴室的水声,他惊的愣住,感到不可思议极了。

先生向来洁身自好,不喜欢女人离他太近,怎么会允许言晚在这里洗澡的?

但他很快就收敛了情绪,规规矩矩的走到霍黎辰的面前。

“先生,有点状况,要你过去处理下。”

不是紧急的事情,卫七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霍黎辰沉默了几秒,站起身,却没有立刻往外走,而是看向了浴室方向。

他沉声开口,语带命令。

“言晚,在房间里等我。”

霍黎辰要走?

言晚来了精神,连忙答应,“好。”

随后,她就听到了往外走的脚步声,直到听见关门声,她才走出浴室,到达门口。

轻轻将门推开一条缝,小心翼翼的往外扫。

空荡荡的走廊毫无人影,她绷紧的神经总算放松,她联系了好友顾梓菲,让她来酒店接自己。

言晚刚下了楼,就看见了顾梓菲的车,“梓菲!”

言晚跑过去,拉开驾驶座就坐了上去。

顾梓菲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离开了,你今天不是和霍先生订婚吗?竟然没发生点什么?”

想着和霍黎辰在房间里的暧昧画面,言晚耳根子不由自主的红了。

她没啥底气的说道:“能发生什么啊,我和他只是单纯的协议关系。”

“真没什么?那你脸红什么?”

顾梓菲狐疑的盯着言晚,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言晚被看的心虚,抬手将车窗按下来。

“这天气好热啊,你快点开车,顺路送我回家吧。”

“哇,你这话题转移的好明显啊。”

顾梓菲直截了当的揭穿,却也启动车,往前开了。

车子行驶在路上,言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小声道:“菲菲,你能帮我调查一下前天尚品酒店地下车库都有谁吗?”

顾梓菲一脸茫然,她惊呼道:“老天,你知道尚品酒店一天有多少人流量吗!你干嘛突然让我调查这个?”

言晚纠结了许久,终于说出了她在心里憋了许久的秘密。

说完,就见顾梓菲瞪着大眼睛,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许久,言晚听见好友叹气:“你这真是……倒霉到家了。”

“这件事你打算一直瞒着霍黎辰?”

言晚点头,“我和他只是协议订婚,一个月后就接触协议了。”

“菲菲,拜托了,我真的想知道那晚的男人是谁,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人拿了第一次!”

契爱 主角: 言晚, 霍黎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9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