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妈咪宠萌宝 主角: 陆典典, 封宴廷

天价妈咪宠萌宝 主角: 陆典典, 封宴廷

第1章 神秘男人

“你怀孕了。”医生平静说出诊断。

陆典典化着夸张浓妆的眼瞪大,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你没搞错??”

她活了十八年,没见过一个男人的裸体,没谈过一次恋爱,母胎solo至今,还能怀孕了?

医生看着面前一头红发加露脐装的嚣张小太妹,略显不耐烦。

“孕十周,指征正常,情况平稳。”

诊断单甩在桌面,硕大的“已孕”二字映入眼帘。

“像你这样的女生我见的多了,仗着年轻四处鬼混,又不做好措施,连自己怀了都不知道。”

陆典典脸上有些难堪,她就是肚子不舒服检查检查,哪还能受这样的侮辱?

何况,自己就没在外面过过夜。

难道还能被鬼上身了不成!

“我说、我不可能怀孕!”

医生冷哼了一声,不屑之意满满。

陆典典气急,瞧见了他嘲讽的眼神,手掌拍在桌上,“你见过处生孩子吗?赶紧给我再查!”

但下一刻,门外冲进来一道人影。

“爸?”陆典典吃了一惊。

陆自强却一把抓住诊断单,只眼泛精光盯着上面的几个字,“怀上了就好,咱们家有救了。”

“爸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感谢你救了我们家。”跟在陆自强身后的女生走过来,挑衅的看了陆典典一眼。

陆典典顿时炸毛,“陆雪柔你……难道我怀孕这件事你也知道?”

她总不会跟谁睡了却没有一点记忆!

难道是那天吃了感冒药……

陆典典忽然想到一个可怕的结论。

“你们设计我!”

“这可是为你好,若非我未成年还轮不到你呢?”

“小表子,我弄死你!”

“姐姐就不怕动了胎气?

陆自强闻言皱眉,上下打量着她一身夸张的造型,语气更不好,“从你妈死后没人管你,每天都打扮成这样在外头鬼混,根本不像我陆家的女儿!”

“来人,将大小姐抓回去看管起来,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她离开半步。”

“爸,你太过分了!”

女孩刻意染上的一头红发,在烈日下格外惹眼。

陆典典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会有被亲生父亲设计的一天。

此时被人强行送上车,只能拳打脚踢,拼命挣扎!

与此同时。

他很快拨通电话。

“F先生,我女儿怀上了,八周,是那一晚怀上的。”

那边传来一道苍老而嘶哑的声音,“男女?”

陆自强逼着医生说出性别,脸泛红光,“男孩,一定是男孩!”

“您答应的事……”

“孩子安全生下,陆家五年无忧。”

老人说完,陆自强连连点头。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话音未落,那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

九个月后。

医院产房内传来一声婴儿啼哭。

陆典典筋疲力尽被人推出手术室,只听见旁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通知宴廷回来了吗?”

“少爷……应该快到了。”

她听不清那个名字,甚至眼前也是模糊的。

陆典典只能努力保持清醒,大声责问,“你们是什么人,把我的孩子放下……”

“陆小姐,这个孩子不再属于你。”

“不……我没有同意!”

她拼命挣扎,想将孩子夺回来。

可刚刚生产过后的身体,根本没有力气!

沾了血的手落在地板上,陆典典跌在地板上,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直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她晕过去之前,只隐隐约约看见了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

那个男人……是谁?

第2章 游戏继续

五年后!

装潢典雅而神秘的古堡,灯火辉煌。

人气明星、各界名媛齐聚一堂!

“封氏集团赞助的第一届选美大赛正式举行,只要能获得封先生珍藏的蓝钻,便是今日大赛冠军!”

名媛们蠢蠢欲动,而在阁楼角落,却有一道如猫般的身影滑过。

陆典典一身劲装,从上面一跃而下,静静看着中间那处的人。

这个女人,她就是化成灰也认识。

陆雪柔!

五年前那一场荒唐怀孕戏码,就是她亲自献计,让爸爸卖了自己。

现在还想要那颗钻石,想要冠军?

做梦!

……

陆典典清亮的眸扫过二楼,翻入一间装修可爱的屋子,就知道任务不会这么简单。

“胆子不小哇。”一道稚嫩的嗓音响起,凭空横出一条肉嘟嘟的手臂,让她不得不翻身退开。

对方出手极快,但劲道不足,陆典典灵巧转身,便困住那人双手。

“痛痛痛,好痛!”

小孩?

陆典典看着面前那只软糯分明的小团子!

可能……三岁?!

她下意识松开手。

这封家的人搞笑吗?派个孩子来看钻石?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封宝宝双手叉腰,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女人,你身手不错,本少看上你了。”

“啥?”

封宝宝很认真观察着这个女人,长得漂亮干净,便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我爸爸今年三十,长相英俊、温柔多金,旗下有封氏实业、封氏地产、封氏电子等等五十家企业,资产多多幸福多多,想嫁给他的女人从太平洋这头排到了太平洋那头……”

陆典典看着那张呆萌的脸,恨不得冲过去好好摸一把!

但封宝宝很嫌弃,“女人,你是什么眼神,看不出来我在帮爸爸相亲吗!”

他迅速从手机里翻出照片。

“这是我爸,这是我。你要是同意的话,就是我妈妈了!”

陆典典有点懵,“那个……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相亲哦。”

“宝宝知道,你是来抢它的!”封宝宝一顿折腾,从身后背着的小包包里掏出一样东西……

“钻石!”陆典典瞪大了眼睛。

什么叫得来全不费功夫!

……

而同时,古堡监控室内,一道冰冷的目光正盯着屏幕。

那是一道颀长清冷的身躯,周身散发着凌厉气息。

“Boss,这是老爷子吩咐举办的活动,我们也是听令办事……”

呜呜呜,说好的小少爷全权决定谁来当他的妈妈,大boss怎么会突然出现。

“要不,现在暂停?”

封宴廷面色阴沉,看不出喜怒。

只是黑眸看着屏幕中间一道纤细的身躯,那张精致的脸上,有一双清澈如潭的眸,一瞬间,竟蓦地心悸!

“咦,这个女人是谁……她现在的位置好像在小少爷房间,还拿到了钻石!”

“要不要阻止?”

“游戏继续。”

继续……吗?

监控室瞬间忙碌起来,“监看其他人位置,随时准备宣布结果。”

顾森略显慌乱,boss大人今日一直在监控室守着,可不能出差错。

等等。

“boss大人呢?

第3章 拿了东西就是我妈妈哦

陆典典“吧唧”两下,一个吻印在呆萌小宝贝脸上,旋即瞅着红扑扑的脸蛋,直接将人抱了起来。

“小宝贝,妈妈不妈妈的先不说,你手里的东西借阿姨用一用好不好?”

封宝宝“哦”了一声,奶萌奶萌看着她,还没从这个吻里缓过神来。

“嘻嘻,这本来就是你的呀。”

陆典典有些兴奋,小心翼翼将之接过来。

纯金,真钻!

百分百正品!

“搞定!”

封宝宝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还没有搞定哦,有其他人来啦。”

陆典典自然也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

她迅速将东西收妥当,在脚步声到来前夕,将门打开。

果然就看见了急哄哄赶过来的一群女人。

“雪柔姐姐是第一个到的!”有人的尖嚷声突兀响起。

却忽然发现房间有人。

陆典典手里握着那颗钻石,就这么看着对方,“不好意思,我先到。”

“陆典典,怎么是你?”陆雪柔一眼便认出了房间里的人,时隔五年,她怎么会突然出现?

而且……刚刚好在这次比赛上?

“封先生的钻石怎么会在你手上?”陆雪柔倒抽了一口气,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出现就算了,竟还想坏她的好事?

五年了啊陆雪柔!

陆典典忽然笑开,扬了扬手,“你想要这个是吗?”

“给我,我付你钱!”

“呵……钱算什么?陆雪柔,你想通过这钻石攀上封家,我偏不给你这个机会。”

陆雪柔顿时气急,生怕其他人赶到,便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扬起手就要甩下……

“啪”的一声,陆典典反手将人推开。

她一身劲装,气势十足。

“陆雪柔,以前你抢过我多少东西,如今不过是拿一颗钻石你就慌了?”

“你知不知道它的意义!”陆雪柔尖声叫嚷,她费尽心机得来的机会,就指着今天了,怎么允许被人破坏!

“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陆典典冷冷盯着她。

“倒是你要清楚,我陆典典既然回来了,那么从今天起,你看上的我都要,你有的我统统都会抢回来!”

她比陆雪柔高了小半个头,如今只是站在那便能将对方的气势压下去。

陆雪柔吃了闷亏,恨恨然盯着陆典典,终于想到了什么,扬高声音,“她是闯入者,根本没有参赛权限!”

“你们都瞎了吗?还不把她绑出去!”

不管陆典典是怎么回来又为什么回来的,想破坏她的好事,绝不可能。

“把钻石给我抢回来!”

陆雪柔话音落下,几个女人便立刻围了过去。

但陆典典又岂是好欺负的。

她几乎就在等这一刻,当陆雪柔扑过来的瞬间,侧身往旁边躲开,再顺道补上一脚。

便让陆雪柔直接跌在地上!

“雪柔姐!”

室内一片混乱……

……

陆雪柔妆容凌乱,低胸小礼服几乎掀在头顶。

她何时丢过这样的脸!

便几乎失了理智一般尖嚷,“你们这群废物,还不把人抓起来。”

保镖正欲动手,而旁边却传来一道奶声奶气的质问声。

“你敢?”

“小少爷,她是闯入者。”对方低声解释,哪敢惹这位爷。

封宝宝闻言,终于放下自己的二郎腿和手里的瓜子,缓缓抬了抬手,“才不是咧,她是凭实力进来的。反正,她赢啦。”

保镖都快哭了,小的都这么不省心,待会大的到了可怎么办!

“小祖宗,这不合规矩……”

封宝宝轻轻哼了一声,小脸终于板了起来,稚嫩的声音格外严肃。

“你们再拿武器对着她,本少就统统解雇了你们。”

室内瞬间陷入僵局!

直到门外终于传来声响,身后的暗门骤然被推开,走进一道人影!

第4章 大boss闪亮登场

那是一道劲瘦笔挺的身躯,长腿修长笔直,双手负在身后,一张隐没在阴影中看不真切的面庞!

明明西装革履,周身却散发着令人生悸的冷厉。

“BOSS!”

保镖叫boss的人?

封先生?

封宴廷?!

陆雪柔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哭哭啼啼嚷嚷着。

“封先生,有人冒充参赛者身份闯入,还把我打成这样,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呀!”

她满脸委屈,好像受了天大的欺辱。

旁边的陆典典冷冷看了她一眼,“装模作样。”

“就是就是,拿到宝石的人是你哦。”

小团子忽然开口,陆典典下意识点头,紧了紧手掌里的东西,小脸坚定。

“没错,是我!”

封宝宝脸上笑容顿时更加热烈!

“你是假的,你连资格都没有!”陆雪柔大声抗议,却根本不敢去看那个周身肃杀的男人。

“封先生你可要评评理……”

四下都是女人的吵嚷声,封宴廷浓眉一下子皱的更紧,那阴沉的面容依旧隐在暗色里,只露出低哑的嗓音。

“她拿到了钻石。”

“可、可她……”

男人越发不耐,眼神又冷了些,“拿到了就是胜者。”

保镖此时身躯一抖,立刻会意,“Boss有令,闲杂人等立刻驱逐!”

……

房门“砰”的一声重新关上。

房间内一片安静,陆典典站在中间,看着不远处逐渐走出阴影里的男人。

那是一张绝美的脸!

黑眸深邃鼻梁挺拔,略显凉薄的唇刚刚好落在坚毅的下颌上,五官比例恰好,脸部线条明晰。

陆典典暗自抽了一口凉气,以她见过的无数模特而言,这张脸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封宴廷立于一侧,似是在打量她。

过了好一会,似乎是确信她的确获胜了,这才掀开薄唇。

“这场游戏,你是胜利者。”

陆典典愣了一秒,下意识看向手里的钻石,“这个……纯属意外……”

随后立刻递出去。

“封先生,还给您。”

“麻麻,那是你的!”旁边的小团子很不高兴,很粗暴地将之塞回了她怀里。

陆典典下意识抓紧。

价值上亿啊!

她好不容易缓下来,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小宝贝你误会啦,我不是你的麻麻。”

“比赛胜利者将会成为封太太呀,封太太当然就是我的麻麻,麻麻你都不看规则的?”

“哈?”

她就是为陆雪柔而来,谁管那么多。

陆典典下意识抬起头,就撞上一道漆黑如墨的黑眸,男人盯着自己的眸光格外深邃,看不透里头的情绪……

她在心里卧了个大曹。

“那个……封先生,刚刚宝宝说的难道是真的?”

“嗯。”封宴廷面色冷漠,冷冷扫过她一眼,像是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比赛规则,胜利者会嫁给我为妻。”他稍稍凝起目光,盯着面前的女人。

“你不愿意。”

男人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浓眉微微蹙拢。

陆典典只下意识往后退。

“当然不愿意啊。”

好歹自己也是二十多如花似玉的年纪,好不容易回国还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未办,怎么能随随便便给人当妈。

“宝宝还小不懂事,封先生您应该不会开玩笑哦?”

封宴廷眉微蹙,“我从不开玩笑。”

“那我就先走……”

“麻麻,我爸爸的意思是要按规矩办。”

哈?

封宝宝摊手,很不高兴的瞪了自家爸爸一眼,“就是爸爸虽然不喜欢女人,但你赢了还是会让你当宝宝的麻麻哦。”

陆典典,“!!”

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她看着几乎缠在自己身上的封宝宝,再看看旁边岿然不动的大boss,迅速做出判断。

封家的人呀,既惹不起更得罪不起。

便迅速将钻石放在桌上……

“你想跑。”旁边再次传来一道低冷的声音。

陆典典刚伸出去的脚差点绊到自己!

她抬起头,看着那张绝美却铁青着的面庞,在心底做了无数个预案……

男人手指落在袖口,一边打量着她一边轻轻摩挲着上头的金属纽扣,“封家的规矩不容更改。”

“我……我没报名参加!”陆典典找不出别的理由,总归胡乱敷衍了一句。

下一刻,便再不管身后那道凌厉的目光,直接翻了出去!

“拦住人……”顾森看见一道身影从窗户翻出来,立刻追过去。

但前方,陆典典已经身形矫健的翻出了围墙。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

“目标已经离开。”顾森低着头,战战兢兢。

封宴廷眼神冰冷,阴阴沉沉盯着窗外。

“麻麻走了……”封宝宝睁着润润的眸,可怜巴巴去问封宴廷要抱抱,当场就要哭出来似的。

男人垂眸扫了他一眼。

封宝宝可怜巴巴的摆弄起书包,“宝宝真可怜,都没有麻麻疼。”

封宴廷冷冷道,“所以你主动粘了跟踪器在她身上。”

被看穿啦。

封宝宝扬起小脑袋,已经从书包里将平板拿了出来。

“宝宝太难啦,生下来就没有麻麻,还要自己找。而且……看定位,麻麻是真的要跑耶。”

他有点担心,抬起头看向男人。

封宴廷面色阴冷,颇有些不悦,“顾森,一小时内我要她的全部信息。”

第5章 非要把脸伸过来找打

陆典典,女,二十三岁,四年前出国留学,一周前回国,目前正准备入职盛世珠宝……

资料上有女孩的证件照。

五官清丽、眉目如画一般。

封宴廷眉宇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盯着那张好看的小脸,一时失了神。

……

一路从封家跑走,陆典典根本不敢回头,直接回了自己出租屋里。

电脑屏幕上,是盛世珠宝HR传来的入职邮件。

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

她从国外回来,为的就是进入盛世,将属于自己的一切夺回来!

……

翌日。

陆典典早上十点准时来到盛世珠宝办入职手续。

公司楼上露台,陆雪柔看着匆忙出现的女人,眼里露出冰冷的嫉恨。

“昨晚毁了我的好事,今天竟还敢来公司!”

“小姐,要不要拒绝录用?”

“不用了。”她轻轻摆手,红唇泛起一抹讥讽,“来公司正好,这种不顶用的玩意,就应该放在眼皮子底下,想什么时候踩就踩一脚。”

无论五年前她多嚣张,但现在,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陆典典却未曾注意到她,而是直接走了进去。

“站住。”

刚经过大厅公告屏,就被人叫住。

“第一天入职就这么目中无人?”

陆典典微微顿住脚步,带着笑容停下脚步。

面前站着几个新同事,她便轻轻笑了一声,“初次见面,我是陆典典。”

“空降兵嘛,大家都知道。”

“我是于凤溪。”旁边的女人径直走了过来,格外傲然。

陆典典听见这个名字,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被自己顶替了名额的那个?

于凤溪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指着旁边“本月新秀”的公告屏,开门见山,“我还挺好奇的,你就是凭借这幅作品被录用了?”

最上面显示着两份设计稿,正是出自她们二人之手。

她满心嫉恨,自己本是这次竞争中最有力的人选,却忽然被人挤走。

陆典典却只是坦然一笑,“对呀。”

这反倒让于凤溪脸色有些难看,“配色一般设计一般细节一般,不过就是末流作品而已,上头这一次怕是真走眼了!”于凤溪满心不爽,“像这样的东西,公司的实习生都能随便拿出来。”

“竟然还想参加评选,简直可笑。”

“就是啊,一枚平平无奇的戒指,怎么比的过凤溪姐精心设计的项链!”

“于小姐看来对自己的作品很有自信。”陆典典轻轻笑了一下,将视线移了过去。

“以闪烁星空为主题,手链里加入细致的菱形装饰,中间镶以碎钻体现星光闪耀,倒也算有新意。”她喃喃出声,似是在评价。

于凤溪不由得满脸傲然,“知道就好……”

但下一刻,陆典典却直接摇了摇头,嗓音清脆,“可我没记错的话,类似的设计在EIO品牌今年初春发布时,在设计师科菲·杰拉德的作品上已有体现。”

她顿了顿,看向四周的眼眸里泛着光,定定瞧着这个找茬的新同事,“该作品上镶嵌的碎钻并非钻石,而是色泽极淡的紫水晶……并且,一共七颗,每一颗颜色渐变都做过处理。”

自然,这是旁人模仿不到的精髓。

“你懂什么!”

于凤溪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这是我自己的设计,与科菲·杰拉德没有任何关联。倒是你,费了不少手段才进来的吧,否则这样一般般的作品……”

一般?

陆典典摇摇头,当真一般的作品,可空降不了盛世。

她小脸上的笑容不变,只缓缓朝前走了两步。

直到站定在屏幕前方,那样自信地扬起手,将指尖落在屏幕那枚戒指上,缓缓将旋转着……

“装模作样而已,普通就是普通,再如何转也改变不了本质。”于凤溪背着身,根本不愿去看。

可她面前的其他同事,却一个个瞪大了眼。

“这是……”

之前看起来平凡质朴的戒指,这一刻却仿佛散发着璀璨光华,四周特有的细节小孔设计,在旋转中越发耀眼!

“太神奇了吧!”

“是上次轰动一时的环体设计!前阵子的iceo珠宝设计大赛,荣获最佳设计奖的作品就用了一样的技术!而且也是戒指!”有人似是猜到了什么,言语有些兴奋。

“呵……原也是用着别人的创意,还长她的脸了不成!”

听见这话,那人同情的看着于凤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获奖作品名叫《永世》。”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看向屏幕下方一行小字。

“陆典典作品——《永世》!”

四下忽然安静。

于凤溪看着屏幕上的字眼,眼睛瞪大根本不敢相信,“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位陆典典小姐,此次内部评选稿同样的所有人第一,所有评审一致通过。”HR姗姗来迟,宣布结果。

于凤溪越听脸色越难看。

她不由得想起了首席设计师的交代,难道这个女人,当真不好对付?

而身后。

陆典典看着手机里发来的消息,只一眼便收了起来。

“姐姐既然回国了,总得回家看看,明天,我们设家宴等你。”

呵。

真装。

……

与此同时。

郾城某处宽敞的办公室内,真皮沙发上坐着一道软糯的身影。

小家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听着旁边的人汇报消息。

“入职成功了对吗?宝宝就说她是最棒哒!她的设计一定是最最好哒!走,宝宝要去找妈妈庆祝庆祝!”

顾森满脸为难,“小少爷,先生吩咐了不许您乱跑……”

“嗯哼?那就叫上爸爸一起呀!”

顾森,“……”

第6章 住一起吧

陆典典在公司熟悉了一阵流程之后,便提前回了出租屋。

她今日心情好,嘴上哼着歌从电梯出来。

刚出门口,却就瞧见了一道扑过来的肉团子!

“麻麻!”一声奶声奶气的呼喊,让陆典典抬手动作瞬间僵硬!

她下意识将那道肉嘟嘟的身影抱住,看清来人,“宝宝?”

“是我呀,是你最爱的宝宝呀!”小家伙腻歪的很,直接抱住陆典典大腿,“宝宝好想好想妈妈,天天想夜夜想,要每天和妈妈在一起……”

陆典典下意识将这个腿部挂件抱在怀里,“宝宝,我不是你的麻麻呀,叫姨姨好不好?”

姨姨?

小宝下意识将脑袋朝身侧看去,像是在询问。

询问?

陆典典蓦地想到了什么,浑身一僵。

她跟着小宝转过头。

果然就看见旁边立着的另外一道颀长身躯,男人似是已经等了很久,周身都散发着冰冷渗人的气息,就这么直勾勾盯着她。

封宴廷!!!

“开门。”男人眉宇蹙着,沉声下了命令。

陆典典只觉得自己的手不太听使唤,一瞬间将钥匙插了进去!

话说着,肉嘟嘟的小家伙已经第一个冲进了房间。

“哇!”

这就是妈妈住的地方,到处都是妈妈的东西。

宝宝敲喜欢!

于是略显窄小的公寓里,便杵上了一尊大佛。

陆典典偷偷觑着沙发上的男人,四周的空气仿佛因为他的存在都变得冷了一些。

她正襟危坐。

这位boss大人,究竟意欲何为?

便倒了一杯水,“我这里只有白水,您将就着?”

“嗯。”他倒是不挑,瞧着这间一眼便能一览无余的小公寓,目光落在墙壁的照片上。

女孩一头红发,笑容却灿烂又干净,看模样像是十几岁的时候拍的,与她现在的形象太不相同。

封宴廷薄唇抿了抿杯缘,似是在思忖什么。

“封先生,昨天的事其实是一个误会,我并非有意破坏您的选妃大事。”

她小声解释,希望这位爷不是来找茬的。

封宴廷微微扬起眸,眼里泛起一抹浓郁的情绪,似是打量了她几眼,这才点头,“没关系。”

“呼,那就好。那您今天过来是?”

“是宝宝要过来哒!姨姨,宝宝今天跟你睡好不好呀?”小家伙许是终于逛清楚了,直接蹦跶过来,扑在陆典典怀里。

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让陆典典心都要化了。

她几乎顺口答,“好呀。”

“噢耶!”宝宝表示超兴奋,蹦跶起来,直接在陆典典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那宝宝去换衣服。”

他动作飞快。

直接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睡衣,乖乖去浴室换好之后,人便坐在了床边。

小家伙兴奋的拍拍床。

“姨姨来!”

陆典典看着面前岿然不动的男人,有些按耐不住心底的那抹悸动,小声解释,“封先生,可以吗?”

她是真心喜欢小家伙的,也不知是何原因,每次看见宝宝都忍不住想亲近。

封宴廷抬眸,看着女人清致的小脸,心口某处蓦地突了下。

旋即低头抿了一口白水,低声道,“宝宝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住,我不放心。”

“所以?”

“我也一起。”他嗓音温淡,像是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陆典典,“!!”

这位boss大人,您在我家住,我也不放心呐!

她小脸上的笑容已经快挂不住了,“内个……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今晚我可以暂时睡沙发。”

封宴廷说完,已经将枕头拿起来塞在脑后。

陆典典没注意到暂时二字,瞧着沙发跟床中间还有这么一段距离和隔断,便也没有再纠结。

总归有小宝在,倒也不担心什么。

她径直回到房间……

“不要关门。”

沙发上的男人蓦地开口,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陆典典微怔,估摸着他是想看着小宝睡觉?

便将门留出一条缝,直接半躺在床上哄小宝。

小家伙清亮的眼睛睁大看着她,“宝宝跟你在一起,根本不想睡觉。就想一直看着你到永远耶。”

陆典典“噗嗤”一声笑出来。

“喂喂,你这么会哄女孩子都是跟谁学的呀?”

她低声咕哝。

总不能是外头那个冰块爸爸。

陆典典偷偷往外觑了一眼,男人似乎在打电话,偶尔有沉沉哑哑的嗓音传进来。

再低头看怀里的小家伙,前后十秒,已然呼呼大睡……

第7章 大魔王其实是个善良的好人呐

陆典典没能立刻入睡。

事实上,敞开的门外,始终有一道灼灼目光看进来,让她浑身上下都不太自在。

她微微起身,便对上那道漆黑如墨的眸。

封宴廷刚好将手机收起,隔着些许距离凝着她,目光深暗。

几乎那一瞬间陆典典就明白了,缓缓从床上下来,走了出去。

“封先生。”她压低了声音,怕吵醒了宝宝。

“我临时有事要处理。”封宴廷嗓音温郁,有些哑又带着些黑夜里的磁性,像是交代行程一般,“结束要到凌晨三点左右,小宝今晚就交给你,嗯?”

许是他说的太过理所当然,陆典典下意识点了头。

“他很喜欢你。”男人似是不经意提及,又或者是下了结论。

“这个,可能是小宝误会啦。以为我是她妈妈,所以才黏着……”

“不是误会。”他径直反驳,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隔着些许距离看了看房间里。

宝宝仍在鼾睡。

便低头看了看腕表,皱眉问,“明天你有事?”

明天?

“没有吧,刚入职碰上周末,下周一再正式上班。唔……明天应该回一趟家里。”

“带上他。”

“好的好的。”

带上宝宝,这个没问题。

陆典典喜笑颜开,这位封先生竟对自己那样信任。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冷冰冰,其实是个大好人哇!

“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宝宝,保管让他高高兴兴的。”

她笑容干净不染纤尘。

封宴廷始终专注地看着她,面上情绪虽不显露,可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仿佛藏了数不尽的深意。

“不过、下午宝宝的爷爷会到。”

“嗯呐呐,到时候您联系我就成。”

爷爷到就亲自过来接宝宝?那完全没问题!

能跟宝宝多呆一阵子,她也乐的高兴。

陆典典瞧着他一动不动杵在原地,眨巴了下眼睛,又搓搓手,“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宝宝喜欢吃什么,需要注意哪些过敏?”

“没有。”男人远远看了一眼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小东西,终于转身离开。

陆典典一路将他送到公寓门外,喜滋滋挥挥手,“再见封先生。”

直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她才哼着歌重新回到房间。

大魔王走啦,留下个可爱的小人儿。

小人儿歪着脑袋侧躺在床上,肉嘟嘟的脸都埋在枕头里,格外讨喜。

外界传言果真不实,封先生可是一个心善的大好人呐!

……

翌日。

陆典典将昨晚的事给宝宝一说,小家伙便熟门熟路的打开大门,直接从门口提进来几个袋子。

她“咦”了一声。

封宝宝连忙解释,“这里是宝宝的东西,爸爸叫人准备好哒。”

探头去看,里头吃的穿的喝水用的瓶子,一应俱全。

小家伙一边换衣服,一边奶声奶气问,“姨姨,我们今天去哪里呀?”

“姨姨的家。”陆典典收拾好东西,回过头时小家伙已经穿戴整齐,脸上还挂着墨镜,格外帅气。

她牵着宝宝出门,在心底补充。

是曾经的家。

第8章 宝宝叫错了吗

一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个高档小区外面。

面前是一幢装潢精致的排屋,院子的门敞开着,旁边站着一对中年人。

“姨姨的家耶。”封宝宝有些兴奋,拉着陆典典的手摇晃着,“所以宝宝会见到姨姨的爸爸妈妈吗?”

陆典典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点头,“算是叭。”

宝宝睁着大眼睛,慢吞吞解自己的安全带,一边还在在心底默念。

爸爸的爸爸叫爷爷,妈妈的爸爸叫什么来着。

……

白兮染打开车门,远远的就看见了对面的人。

“真的是陆典典那丫头!”院门边,美艳的中年女人捏紧了手指,一眼便认了出来。

“她还知道回来?”陆自强语气里没有半分欢迎,反而带着不悦,扬声道,“这么久都不露面,忘了自己姓什么?”

一开口便是责问。

陆典典却只在原地停顿了几秒,看着面前熟悉的景物,小脸冷冷的。

那边,赵秀荣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轻声细语暗示着,“好啦,就先让典典进去吧。有什么事慢慢说。”

“嗯。”

“等等……”

陆典典停了停,转身从车里抱出一只小糯米团子……

“那是什么?!”陆自强几乎是立刻惊叫出声。

“外公好!”

小家伙跟在陆典典身侧下了车,推了推脸上的墨镜,扬脆生生喊了话。

陆自强横眼看着陆典典,“??!”

后者怔了一秒,“呃,宝宝,不是这么叫的!”

“啥米?宝宝叫错了?”

妈妈的爸爸不是叫外公吗?

正对面,陆自强已经满脸震惊,“他,他叫谁外公?”

“外公,第一次见面,宝宝是你可爱的外孙呀!”

小家伙脆生生解释,满脸呆萌。

旁边的陆典典只能抚额,正要开口解释,陆自强却已经质问出声。

“你这四年消失在外,又生了个孩子?!”

一个“又”字,让陆典典小脸瞬间冰冷!

她将宝宝抱在怀里,这么可爱的小宝贝,真要是自己的娃就好了!

赵秀荣已经拉着愤怒的陆自强,低声劝,“这还用问啊自强,典典消失了四年,有个孩子也是正常的……”

“她敢?!”

看着陆自强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陆典典心彻底沉了下去。

她扬起唇,小脸泛起一抹嘲讽之色,“爸爸至于这样惊讶,五年前你设计我的时候,不就是奔着给别人生孩子么?”

“你……那怎么能混为一谈!”

“不都是生孩子,有何区别。”

从头到尾,自己就是用来救陆家的牺牲品而已。

陆自强只盯着两人,只强忍着怒气,“先进来!”

……

屋内装饰变化极大。

陆典典抱着宝宝站在一侧,就这么看着他,“妹妹怎么不在?”

赵秀荣微愣,连忙给身后的保安使了个眼色,“她忙……”

“所以这所谓的家宴,是专程为我准备的?”

她四下看了看,身后已经拦了两个人,堵住退路。

陆自强也不愿多废话,开门见山,“叫你回来,是因为我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

天价妈咪宠萌宝 主角: 陆典典, 封宴廷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