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无敌:妈咪快看是爹地 主角: 梁千歌, 薄修沉

萌宝无敌:妈咪快看是爹地 主角: 梁千歌, 薄修沉

第1章 米已成炊

漆黑的房间,软绵的圆床。

粗喘声迭起。

孟千歌被男人按在圆床中央,只觉得浑身都焚烧起来。

她极力抗拒,可是,攀着男人肩膀的小手,不知不觉变得酥软无力。

两人的呼吸交缠错乱,孟千歌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无法动弹,无法抗衡。

等到一切偃旗息鼓,已经次日……

孟千歌缓慢的爬起来,房间一片狼藉,昨夜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一片狼藉的大床上,背对她而睡着一个男人,黑色短发,那暴露在外的男性脊背,挺阔结实,肌理分明的肉身线条,精悍无比。

咬着牙,孟千歌虚弱的拖起衣服,一点一点的穿上……

天还未亮。

孟宅。

孟千歌扶着大门,走进去时,看到书房的灯竟然还亮着。

是爸通宵在工作吗?低头看了看自己裙子下狼狈的身子,她咽下欲出的眼泪,想赶紧回房间,不想让家人看到她的这副模样。

但还没走远,她却听到书房里响起一阵砸东西的声音。

接着,是孟父愤怒的咆哮:“向氏那边也停止注资了!妈的,我们孟家真的走到这种地步了吗?”

孟千歌抠着手指,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一过去,还没走近,便透过门缝发现书房里人还不少,爸、妈都在不说,竟然连梁可薰也在。

想到昨天约自己出去,给自己递上那杯酒的就是梁可薰,孟千歌恨得目眦欲裂!

梁可薰是她的助理,是父母安排给她的人,她一直以为,与自己有着同年同月同日生缘分的梁可薰,会是自己的好姐妹,往日对她不说掏心掏肺,但也差不多。

可现在,梁可熏却算计了她,将她害成现在这样。

她本来就想找梁可薰问个清楚,现在人就在自己眼前,孟千歌怒不可遏,正想进去。

却听梁可薰突然喊了句:“爸,别气了,今天过去就好了。”

爸?

梁可薰为什么管她爸爸叫爸?

孟千歌愣了一下。

书房里,孟母也在劝:“可薰不是说了吗?已经把千歌送上李董的床了,李董也已经答应了,只要事成,娶了千歌做小老婆,就给公司注资,只要能度过这个坎儿,公司就能起死回生!”

孟父这才稍微熄了点火,却还是不满意:“怕就怕结婚的时候千歌不肯,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傲气得很,哪肯没名没分给人做小老婆?况且那个李董五十多岁,出了名的家暴惯犯。”

孟母冷笑:“再傲气,也米已成炊了。”说着,孟母还亲热地握住梁可薰的手:“还是可薰聪明,我就说,千歌明明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为什么一点不像我?成天像跟我有仇似的!结果她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要不是她生母当初把你们抱错,我怎么会被蒙在鼓里十九年!”

梁可薰赶紧说:“妈,消消气,消消气,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要计划一下,千歌性格刚烈,我怕她不会同意嫁给李董,我们是不是要再想想办法……”说完,梁可薰看了看孟母的脸色。 

“也是。”孟母点头道:“回头我和你爸就亲自去酒店,你那个药还有剩的吗?最好再给她喂点,明天直接把人押去李董家,趁她昏昏沉沉的,把她关起来!”

书房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商讨着天亮之后的大计。

书房外,孟千歌浑身发抖,整个人几乎摇摇欲坠。

李董?五十多?可刚才那个男人的背影,挺拔悍厉……

突然,“砰”一声,是她不小心碰到了走廊拐角的一盆绿植。

书房里一瞬安静下来,然后是梁可薰警惕的声音:“谁在外面?”

没人回答。

梁可薰走到门外,却见外头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只猫在一盆倒了的绿植前晃荡。

她皱皱眉,回头说:“是猫扒倒了绿植。”

房间里,孟千歌哆哆嗦嗦的翻找出自己的证件,护照,她打了一通长途电话给正在国外留学的好友,对方很快就接起。

“千歌,你那边不是凌晨吗?怎么这个时间……”

“娇娇,我出事了!”捏着自己的护照,孟千歌的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她双目含泪的看着这间自己住了十九年的房间,却觉得此刻的房间,就像巨兽的大嘴,正将她吞噬在内。

早晨。

最早一班安城抵达法国波尔多的航班里,孟千歌看着窗外逐渐变小的城市缩影,暗暗发誓——

她,一定会再回来的!

第2章 那个小孩子好厉害

五年后。

安城国际机场,停车库三楼。

阿杰懊恼的站在一辆黑色豪车前,透过掀开的车前盖,怎么看都看不透内部的结构问题,他放弃的说:“老大,车短时间内我肯定修不好了,我叫人派一辆车过来?”

豪车另一边那位被称作“老大”的男人,个子很高,黑色短发,身材挺拔,表情是一贯的清冷,目光,却看向另一边,车库拐角处的那个小男孩。

那是个长得很玉雪漂亮的小宝宝,矮矮的个头,圆圆胖胖的脸蛋,五官精美得仿佛上帝宠溺的杰作。

似乎因为他的目光太直接,太突兀,小男孩终于看到了他,经过一番犹豫,小男孩走了过来。

“请问,有什么事吗?”小男孩仰头直视容貌过于优秀的高大的男人,温顺的问道。

薄修沉挑了挑眉,觉得自己有点魔怔了,这个小孩老老实实的站在车库的拐角,明显是在等大人,他一直盯着人家,把人家盯了过来,却不知该说什么。

摇了摇头,男人尽量维持住一个长辈的尊严,不承认自己会因看一个小孩看得目不转睛。

“没事。”薄修沉说。

阿杰把头埋在车前盖里面,已经上蹿下跳了:“老大,怎么会没事!真的修不好,我是学计算机的,但我真的不会修计算机,也不会修车啊啊啊!”

精致可爱的小男孩大概因为阿杰的吐槽觉得好笑,眼角弯了弯,然后就绕到车头部分,冲着阿杰道:“叔叔,可以让我看一眼吗?”

阿杰惊悚的抬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个小孩。

他咽咽唾沫,下意识的往旁边走了点。

小男孩双手攀住车头边缘,踮着脚尖,往里面看了一遍,然后拍拍手上的灰,转头道:“是发动机气门弹簧松了,拧紧就可以了,车上有后备工具吗?”

阿杰懵懵的“啊”了声,看看小男孩,又看看另一边的自家老大。

什么情况?

这么小的孩子,还会修车?

薄修沉也觉得意外,他也朝车前盖里看了一圈,然后两眼蚊香圈的转开视线,皱了皱眉。

小男孩并没有因为他们的不信任而失落,反而逻辑分明的解释:“发动机气门弹簧是保证气门落座时紧密贴合,防止气门在发动机启动时发生跳动的小设备,你们应该是发现车辆启动车灯警示才下车查看的吧,拧紧它,再试试,如果不会,就只能叫拖车了。”

小男孩干净利落的说完,那边薄修沉犹豫一下,终究对阿杰点了点下巴。

阿杰心里还是觉得不可信,但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还是去后备箱拿工具箱。

这时,小男孩手腕上的电子手表突然响了。

小男孩看了一眼,关掉来电显示,对薄修沉与阿杰鞠了个躬,礼貌的说:“我妈妈找着我们的车了,我该走了,很高兴与你们相会,再见。”

说完,小男孩迈着小短腿,蹬蹬瞪的跑回了弯行车道,那里果然很快就出现一辆白色甲壳虫。

爬上车子副驾驶座,那车调头下行,片刻后,再无踪影。

薄修沉看着车辆消失的方向,眼底神色瞧不出情绪,这时,就听到阿杰的吆喝:“好了,提示灯真的不亮了,发动机也没杂音了!老大,真的行,那个小孩子好厉害!”

与此同时,白色小轿车里,梁小译小朋友一如既往的抱着车内的纸巾盒,开始拿纸巾,一点一点的擦拭车内可以看见的小浮灰。

九月出生的宝宝,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小洁癖。

梁千歌看着儿子万年不变的处女座行为,忍不住轻笑:“刚刚怎么没在拐角等妈妈,去哪里了?”

梁小译软软的说:“有个叔叔的车出了问题,他一直盯着我,应该是想我帮他看看,我就帮他看了下。”

梁千歌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儿子还会汽修?妈妈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的?”

梁小译冷静的仰起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妈妈书房不是有本《汽修常见故障诊断与排除》吗?”

梁千歌皱眉:“有吗?”

“有的,在《人力资源管理高端视野》与《合伙人制度工作箱》的中间。”

梁千歌:“还有这两本吗?”

梁小译:“……妈妈,那不是你的书房吗?”

梁千歌:“……”

儿子不知道像谁,很喜欢看书,无论是专业书籍,还是非专业书籍,他都喜欢看,上个月,梁千歌还瞄到儿子看《母猪的产后护理》,当时梁千歌一度以为儿子将来想开养殖场。

不过现在,她又怀疑儿子以后想开修车厂了。

第3章 跟她儿子长得像

五年前,梁千歌从孟家逃走,在好友宁娇的帮助下,查过了自己的身世。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多年前抱错婴孩的故事

当年横生意外,场面混乱,阴差阳错,孩子被抱错。 孟千歌不是孟家的女儿,梁可薰才是孟家的女儿。

梁千歌不知道孟氏夫妇和梁可薰是什么时候相认的,总之,五年前孟氏出现了财政危机,要通过卖掉她这个假女儿来挽回。

当时她惊慌失措,恐惧着逃掉了,而等她弄清一切,想回国时,却发现肚子里,不小心落下了一颗种子,悄悄发芽了。

那晚她根本没看男人的脸,只能确定他不是梁可薰口中的那个五十多岁,样子不好看的李董。

可不管那男人是谁,那晚的经历都被梁千歌排斥。原本计划去堕胎的梁千歌,在听到那个小小心脏微弱心跳声,像小火车一样轰轰轰的,她反悔了。

这是她的孩子,即便来的不光彩,不受任何人期待。

女人的心软真的是治不好的病,尤其是在知道梁家夫妇早逝,自己在这个世上已经孑然一身后,梁千歌终于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但或许是她当初想流掉孩子的念头太过强烈,儿子生下来后,并不健康,就像是报复一样,这孩子也不想要她这个妈妈。

那阵子,梁千歌在国外的事业刚刚起步,可为了脆弱的孩子,她放弃了更多机会。

熬了四年,终于苦尽甘来,一切都值得。

而她,也迎来了她事业上的另一个机会。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次的机会,会与国内有关。

甚至,与梁可薰……不对,现在应该叫孟可薰了,有关。

有些人,恐怕怎么都想不到,她还会回来吧。

……

“这片高新区是新开发的,对面是科技园,周围警卫很多,小区安保也很严格,考虑到孩子过阵子要上学,这里附近的幼儿园和小学我也都看好了,应该可以满足你现在的需求。”

梁千歌的经纪人春堇穿着一套干练精简的女式西装,说话时,眼底带着筹措满志的笑:“你可算是愿意出山了,这次这部电影,你一定得给我争气!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大制作,拿下这笔,咱俩往后都吃喝不愁了!”

梁千歌拍拍儿子的背道:“小译去看看自己的房间。”

梁千歌坐下来,问:“试镜是在明天上午?”

春堇急忙回答:“对,而且你也要去!奥斯丁导演说了,你必须到场担当评委,明天要甄选的几个配角都跟你有对手戏,你的意见也很重要!”

梁千歌看春堇那副模样,想笑:“我明天真的有事。”

“什么事都得给我延后!你才回国第一天,能有什么要紧事?千歌,工作重要,眼下的机会是十分罕见的,之前你为了小译的病,息影四年我都不说你什么了,但这次奥斯丁导演这么看好你,你得对他负责,这部电影也是他的翻身之作!”

春堇把什么话都说了,梁千歌也没办法再推辞,只能点头:“……那行吧。”

春堇又说:“明天薄氏几个主要演员也会到场,投资方面,薄氏占了大份,如果你不想到时候被减戏份,明天第一仗,给我好好打。”

梁千歌听她说得像打仗一样,有些无奈:“我尽力。”

说话间,春堇的手机响了,她去阳台接电话。

梁千歌也起身,想去房间看看儿子,结果走到玄关门口,却听到门外有按密码锁的声音。

她愣了一下,走过去,哗啦一声,将大门拉开。

大门外,已经按了两回密码锁,门都没开的阿杰,正在回忆自己是不是记错密码了,正想按第三次时,动作却被打断了。他仰头,看着门内身着家居服,五官美丽精致的女人,讶然的大呼:“什么情况!老大家怎么有女人?我,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梁千歌皱眉盯着他,目光冷凛。

这时,对面门突然被打开,里头,上身赤裸精壮的男人,腰上围了一条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看向门外。

阿杰立刻找到了组织,大喊:“老大!”

薄修沉扫了眼门外的下属,又看向对门那户出来开门的女人,他不记得对门有人住?

正沉吟着,他却突然与对面的女人四目相对。

只有微光映照的走廊,朦朦胧胧,薄修沉眯眸看着那女人的脸,微顿之后,瞳孔倏地一缩。

阿杰这时也恍然大悟,忙跟梁千歌道歉:“抱歉抱歉,我找错门了!我上司住对门,对不起,对不起!”

梁千歌只得“恩”了声,又看了眼对面那户的男人,目光在触及对方肌理分明的上身后,她微微避开,可临关门前,她又突然转过头来,莫名的盯着男人的脸看了一会儿。

男人也在看她,眸色湛黑,讳莫如深,分辨不出眼底情绪。

梁千歌没说什么,对这位邻居微微颔首,抿紧了唇,后退一步,将大门阖上了。

屋子里,梁小译小朋友正从房间走出来,看到妈妈站在门口,好奇的问:“妈妈,怎么了?”

梁千歌看着儿子精致漂亮的小脸蛋,甩了甩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甩开。

她真是在国外看太多金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了,现在随便见到一个中国男人,都觉得跟她儿子长得像。

第4章 打脸

第二天,安城寰球影视拍摄基地一厂。

梁千歌来的有点晚,她来的时候,奥斯丁导演正在大厅跟中方的几位导演说话。

这次的电影是跨国合拍,外方有四位导演,奥斯丁导演是主导演,中方也有四位导演,其中一位拿过国际导演奖的叫方频的导演是主导演,双方初次合作,有很多细节要交涉,包括配角的选拔。

春堇说得没错,今天的试镜会说是试镜会,但实际上就是双方导演、主演对垒的第一场仗,梁千歌想着,一会儿这些来试镜的小演员们可要倒霉了。

因为周围人都在忙,春堇又在打电话,梁千歌就没麻烦别人,想自己去试镜现场。

结果刚走到演员准备室,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孟千歌?”

梁千歌猛地一愣,脚步站停,转身,看向自己后方。

演员准备室里,一身国际高定,艳光四射的孟可薰,满脸诧异的看着陡然出现的女人,眸子全是不可思议:“你,怎么在这儿?”

孟可薰身边,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穿得也很富贵,她看着孟可薰,好奇的问:“可薰姐,这是谁啊?”

孟可薰心头一惊,忙回头叮嘱:“晴晴,你好好看剧本,刚才几个要点我都跟你说了,一会儿试镜的时候别紧张,好好表现。”

向晴晴连忙点头,眼睛却不由得又转向门外的女人。

孟千歌?

可薰姐刚才说的是这个名字吗?

好像有点耳熟?

向晴晴还没想出究竟,孟可薰已经疾步走出演员准备室,看着门外衣着普通,容貌却比五年前更妖娆美丽的女人,恨恨的磨着牙,却强迫自己扬起笑脸:“千歌姐,真的是你?太好了!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当年你怎么能突然就不告而别呢?你知道你突然失踪,伯父伯母有多担心你吗?他们甚至都报警了,但警察说……”

“说我最后的身份信息,是登记在前往法国的国际航班上,是吗?”

梁千歌不惊讶会见到孟可薰,在接到电影名单时,她就知道中方主要演员之一,会有孟可薰这个新晋当红小花旦。

不过显然,孟可薰并不知道演员名单里也有她,也是,外方的名单用的是英文书写,高中就辍学的孟可薰,可能根本看不懂英文。

梁千歌扬起一丝笑,姿态一如当年,傲气十足,即便经历过地狱,经历过低谷,跌倒在泥潭,但只要没有被打断脊骨,没有被折碎翅膀,她就永远有站起来的一天。

这就是她,梁千歌。

孟可薰憎恶的看着梁千歌盛气凌人的脸,握了握拳,冷笑道:“所以你为什么要走呢?孟家有哪里对不起你,你怎么能这么狠下心,一走就是五年,你知道……”

“我姓梁。”梁千歌再次打断孟可薰的话,看着她装模作样的眉眼,淡淡的说:“我们直接一点比较好,你认为呢?孟可薰小姐?”

孟可薰目光一震,但又不是很惊讶:“你果然早就知道了,也好,省的我遮遮掩掩,怎么,龟缩在国外五年,终于敢回来了?你也想当明星?想拍戏?来试镜的?呵,你虽然在国外,但应该不至于孤陋寡闻到这个程度吧?你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梁千歌环着双臂,满脸笑意:“知道,当红小花。怎么,梁氏已经破产了吗?要你这千金小姐,出来抛头露面?”

“你!”孟可薰气愤的咬牙:“占这些口头上的便宜有用吗?梁千歌,你大概还不清楚,现在的我,想要毁了你,只用一根手指就够了。你知道,你当年一走了之,害得我们有多惨吗!”

“多惨?”梁千歌幽幽的问着,嘴角一直噙着笑:“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你!”孟可薰看看左右,确定没人注意,猛地抬手,一巴掌就要朝梁千歌扇去。

梁千歌眸子一凛,迅速将她手腕握住,反手,“啪”的一声,扇在她脸上。

孟可薰捂着脸,不可置信的后退,惊愕的大叫:“你居然敢打我!”

第5章 嚣张气十足

孟可薰这一喊,旁边演员准备室里的人都听到动静,跑了出来。

向晴晴跟孟可薰一向交好,她走在最前头,看到孟可薰被打的捂着脸,顿时尖叫起来:“啊!你,你这个人,你凭什么打人!”

演员准备室里的都是今天要试镜配角的,他们都是薄氏旗下娱乐公司的签约小演员,自然认识孟可薰,可他们却不认识梁千歌。

加上梁千歌穿着随意,也不像个有身价的,他们便纷纷站到孟可薰身边,谴责梁千歌。

“你这人有病吧?有话说话,怎么打人!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

“叫保安,赶紧叫保安!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啊,恐怖分子吧!”

“天啊,可薰姐脸都红了,叫什么保安,报警!赶紧报警,告她故意伤人!”

杂七杂八的声音吵闹不堪,梁千歌听得耳朵疼,正要呵斥,就听不远处,一道清冷的男音骤然传来。

“什么事?”

众人回头,就见前方,几位西装革履的大人物,正簇拥着一个通身贵气,俊逸非凡的大佬级别的男人走过来。

在圈子里混的,多多少少都认识一些业内大佬,孟可薰一眼就认出最中间那人的身份,顿时来了精神,立刻捂着自己的俏脸,泫然欲泣的看着对方走近。

梁千歌也看向那人,在一众中年男人的陪衬下,中间那人,年轻英俊,气质卓绝,她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因为她也认出了对方,这不是……她入住的新家的邻居吗?昨天还见过一面。

她以为住在科技园附近的,都是科技公司的IT精英,但这个人……

梁千歌心里纳罕,看这人的目光不自觉间就带着探究。

她的这位皮相生得极好的新邻居,好像身份也不一般?

“薄总,这就是孟可薰,孟小姐。”

一群人走近后,有位高层当即开口介绍起来,而后看到孟可薰脸上的红痕,又顿时惊叫:“哎呀,孟小姐怎么受伤了?助理呢?经纪人呢?都哪里去了,赶紧打120啊!”

梁千歌本来还在打量新邻居,听到这话,突然冷笑起来:“120是急救电话,扇一巴掌就打120,救护中心的人听了,怕是要喷得你妈都不认识。”

高层被驳了面子也尴尬,马上找梁千歌的茬:“你是谁啊,几厂的员工?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演员准备室里的小演员立刻告状:“就是她打了可薰姐!”

“对,她无缘无故打人,可薰姐一会儿还要去《深海》的试镜会当评委,她这样,可薰姐一会儿可怎么办?《深海》试镜会上可还有那么多大导演和媒体呢!”

“赶紧报警,这人有病,一会儿可别再伤到其他人了!”

经理一听还有这茬,赶紧说:“我这就叫保安!”说着,又忙对身边的男人道歉:“薄总,让您看笑话了,我这就处理……”

“等等。”被称为薄总的男人突然出声,眸子淡淡的扫过梁千歌不屈的小脸,问:“为什么打人?”

梁千歌十分淡定:“她先打我。”

男人视线在她脸上绕了一圈,目光又落到她纤细玲珑的身子上,打量一遍,上上下下的看透了,才问:“打了哪里?”

梁千歌觉得他的目光太凌厉,让她觉得不舒服,她下意识紧了紧抱着的双臂,说:“没打着,她要打着我了,我会只还她一巴掌吗?我不把她手剁了!”

这话可谓嚣张气十足。

薄修沉挑了挑眉,不知道这女人还挺狂妄。

第6章 五年前十二月七号

孟可薰听梁千歌在薄氏总裁面前给她扣帽子,赶紧反驳:“千歌,我只是太久没见你了,问问你近况,我哪里是要打你?我好端端的打你干什么?你我无冤无仇的。”

“无冤无仇?”咀嚼着这句话,梁千歌嗤笑一声,扬了扬手指,手指所指的地方,正好是监控所在:“我们看看,到底是谁先动的手?”

孟可薰心头一惊,立刻转头,果然看到走廊角落顶上,安着一个监控摄像头。

她顿时心虚了,却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梁千歌,她心里一火,直接道:“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只是看到你头发乱了,伸手想帮你理一下,哪里是想打你?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就这么恨我?你是不是还怪我五年前那晚没有去接你,那天我真的被要紧事绊住了,我也不知道你会在那晚被人‘强上’了啊!”

强上?

梁千歌瞬间厉起眸子,死死的盯着孟可薰。

周遭一瞬间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悉悉索索的议论声暴起。

梁千歌看向左右,见所有人都用嫌弃、厌恶的目光打量她,她抿了抿唇,冷冷的觑着孟可薰:“段数高了不少。造谣一张嘴,这五年,孟家教你的,就是这些卑劣行径?”

梁千歌拿出手机,想拨通一组号码,但因为太生气,手一直抖,号按不出来。

这时,一只触感温热干燥的手掌覆盖在她手上,她仰头,就对上一张清冷俊逸的脸。

薄修沉将她的手机拿过来,打开拨号键,问:“多少?”

周遭人目光瞬间就变得不对了!

梁千歌深吸口气,说了一串数字。电话拨通后,男人将手机递回给她。

那边很快被人接起,梁千歌颤着喉咙,说了一串法文,半晌,得到那边的回复后,她才稍微平缓下来,挂了电话,对孟可薰道:“收律师信吧。孟可薰,你见识浅,这不怪你,但人品再差,就真的回不来了。”

轻飘飘的一番话,给她印上了“人品差”的标签。

孟可薰眼眶通红,怒得气都快喘不上了,要不是现在周围还有很多人,她真的恨不得直接掐死梁千歌。

“怎么,我怎么颠倒黑白,胡言乱语了?五年前十二月七号的凯里酒店319号房,你难道没被人强吗?”

梁千歌就等孟可薰这句话,她笑着反问:“我被谁强上了,你把他叫出来?打个电话也行?”

孟可薰皱眉,那晚她把梁千歌送到的就是319号房,可第二天,李董却说他在379号房,一个数字之差,那晚李董没有得逞,而梁千歌跟谁做了,没人知道。

“说不出来了?”梁千歌看着孟可薰几度转变的脸,朝她走去两步,盯着她的眼睛,说:“记得收律师信。”

她说完,轻轻的对孟可薰勾了勾唇,转身时,却对上一双目不转睛,深不可测的眼。

是那个薄总。

当孟可薰说出“强上”两个字时,那夜的记忆纷沓而至,她承认自己当时的确乱了。

幸亏,还是扭转了回来,否则回国一天她就被戴上这样的标签,春堇还不把她吃了。

想从那薄总身边走过时,对方却倏地握住她的手腕。

梁千歌皱眉,盯着他。

男人指尖在她纤细雪白的手腕上紧了紧,看着她的眼睛,神色冷凛。

梁千歌稍稍挣脱一下。

男人深吸口气,握得却更紧了。

第7章 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了

梁千歌正要说话,手里的电话响起。

轻快的手机铃声将诡异寂静的现场气氛打破,薄修沉也终于回过神来,僵硬手指,将女人放开。

梁千歌接起电话,那边传来春堇的声音,春堇催她了。

梁千歌应了两声,挂掉电话后,又扫了眼身前奇怪的男人,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孟可薰旁边,愤愤不平的小演员顿时激动:“就这么让她走?她可是打了人!”

几位高层都没做声,他们刚才都看到薄总对那个女人释放出的善意了,在没搞清楚两人的“关系”前,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就连孟可薰都没有吭声,忌惮的看了眼眼前高大的男人。

薄修沉没看任何人,他长腿一迈,气场高冷,直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身后的高层们顿时一连串的跟上。

孟可薰吃了大亏,心里不忿,看梁千歌已经离开在转角,她脑子迅速转着,片刻后,她想到了什么,心里腾起个计划。

却在这时,她身边的向晴晴猛地握住她的胳膊,道:“艾斯利律师事务所……她刚才,说的好像是艾斯利律师事务所……”

孟可薰皱眉问:“什么?”

向晴晴学过法语,或者说向家的人,多数从小都接受精英教育,她说:“刚才那个女人,她打电话说,委托艾斯利律师事务所,控告可薰姐你对她进行诽谤,她说的艾斯利律师……”

“我没有诽谤她!”孟可薰打断向晴晴,对什么律师根本不当回事:“不过是她不想承认罢了,这个也人之常情,是我口不择言,不小心戳了她的伤疤,没关系,她要告就让她告吧,我问心无愧,只是我很心寒,现在的她居然恨我到这个地步了。”

旁边的小演员立刻一顿吹捧:“可薰姐你真的太大量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和可薰姐以前是朋友吗?这种朋友还是不要的好,根本就是白眼狼嘛。”

众人七嘴八舌,向晴晴想了想,还是提醒:“现任法国总统的御用律师,就是艾斯利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如果她真的委托了这间律师行,我觉得可薰姐你最好……”

“你胡说什么?”孟可薰不悦的盯着晴晴:“你也觉得我在造谣她?那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向晴晴见孟可薰生气了,想着自己出道还得靠她,不敢再说,只能闭上嘴。

孟可薰心中依旧不以为意,法国总统的御用律师?本来她就觉得梁千歌装腔作势,现在她更确定了,法国总统都搬出来了,她以为她是谁?

这时,孟可薰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她经纪人催她,试镜会要开始了。

孟可薰忍着心烦,又勉励了向晴晴两句,要不是看在向晴晴是向家的人,她根本不耐烦与这黄毛丫头废话。

试镜会。

梁千歌前脚一到,奥斯丁导演立刻看到了她,挥手喊道:“梁,过来。”

梁千歌面带微笑走了过去。

站在奥斯丁导演旁边的是中方主导演方频,方频看到梁千歌有些讶异,因为他以为奥斯丁导演极力跟他炫耀的中国女演员,会是细眉眼,方脸型的。

可眼前的梁千歌,外貌在中国人眼中是好看的,这种长相,虽然中国人欣赏,可与他们审美异样的外国人却不见得会欣赏。

“梁是我的徒弟。”奥斯丁导演毫不吝啬的说。

方频点头,保持端方,对梁千歌伸出手:“久仰大名。”

梁千歌与他回握,脸上带着合宜的笑容,说:“奥斯丁导演喜欢开玩笑,您不用当真。”

方频道:“奥斯丁导演对你很器重。”

方频其实不太想得起梁千歌是谁,根据奥斯丁导演的话,这位女演员只出演过一部电影,虽然这部电影,将奥斯丁导演这位籍籍无名的年轻导演,捧上了神坛,可方频在国际上活动不多,并不太记得这部电影的内容,只依稀记得,当年的颁奖礼上,这部电影囊获同年七个奖项,其中包括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最佳剧情等等。

不过好像是部悬疑片。

方频认为,悬疑片获奖,都是因剧情扎实烧脑,与主演有关系,但其实关系不大。

所以方频对梁千歌的态度并不十分热情。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女演员,八成是凭着与奥斯丁导演的私交,才被囊入《深海》主创人员之一。这个不奇怪,每位导演都有自己喜欢用的艺人,就像他,不就为了热度,选用了两名流量艺人吗?虽然这两位的戏份都不多,但只要他们出演,他们的粉丝就会买账,从而很好的带动话题度,甚至带动票房,这是他对资方表示的诚意。

说话间,别的主创人员也一一到齐。

今天外方主要演员来了三个,除了梁千歌,还有一男一女两位外国演员。

梁千歌与他们认识,坐下后,便攀谈起来,探讨角色。

孟可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评委席上,竟然有梁千歌的身影。

她愣了一下,而后看到梁千歌竟然与方频导演也在耳语,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了。

她的经纪人就在旁边,见她不动,推了她一下,提醒:“你已经来晚了,你看外方的几个演员都到了,还不赶紧过去!”

第8章 在金主爸爸面前拉好感

孟可薰恍恍惚惚,脑子根本转不过弯儿来。

她经纪人一咬牙,推着她往评委席走去。

孟可薰就是被纳入的流量演员之一,她的位置很偏,几乎到了边角,但反观梁千歌,却坐在主导演身边,赫然是今天到来的几位主演中,座位最中间的一个。

孟可薰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坐下后,立刻揪着经纪人的胳膊,问:“那个人是谁!”

经纪人被她掐疼了,正要挣扎,听到她的问话,往前看了一眼,说出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是外方那边的主创,姓梁,不是女主角,但也是主要配角,她是外方主导演的徒弟,虽然不知道外方为什么要在合资电影里启用一个东方演员,但她和外方主导演交情不浅。”

孟可薰在圈子里混,听到“交情不浅”四个字,马上就想歪了。

她冷嗤:“还以为多清高呢,不也是个卖的?”

经纪人狐疑:“你认识她?有仇?”

孟可薰松开经纪人的手:“跟我结仇,她还不配。”

经纪人提醒:“不管怎么样,别搞得太难看,人家是外方的人。”

孟可薰嘲讽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因为这次试镜会的评委太多,以至于现场拖了很久才开始。

等到人到齐了,正要喊第一位试镜演员进场,后勤突然走了进来,在方频导演耳边说了两句。

方频导演又跟奥斯丁导演说了两句。

梁千歌离得近,听到了,好像是中方主要投资人,也要亲临试镜现场。

奥斯丁导演跟梁千歌小声嘀咕:“是最大的金主,投资了四个亿,我中文不好,一会儿他来了,你帮我跟他打招呼,说些恭维的话。”

梁千歌“恩”了一声,并不怎么在意。

不过片刻,那位所谓的最大金主就出现了,对方身着一套手工西装,剪裁得体,腰线干净。

他进来时,五官冷硬,眸色深沉,直接朝着最中间那空余出的主位走去。

几位中方导演和演员立刻起身,外方导演和演员还以为这位是演员,毕竟对方长得在外国人眼中,也十分优秀,但见对方竟然朝首位走去,愣了一下,才赶紧跟着站起来。

薄修沉坐在了方频导演和奥斯丁导演中间,他身前的桌上,被工作人员摆上了一个金色名牌,与其他人的名牌颜色都不一样。

坐下后,他姿态悠然,往后轻靠在椅背上,侧耳倾听方频导演跟他说话。

时不时的奥斯丁导演也会插上两句,然后回头,对梁千歌使眼色。

梁千歌已经愣住了,她没想到她的这位新邻居来头居然这么大?

中方最大的投资方是薄氏集团,这位又恰好姓薄。

梁千歌人都恍惚了。

所以现在的有钱人不流行住五千坪的大别墅,反而喜欢在偏僻的城郊科技园附近,住一间小小的两室一厅小公寓了?

“开始吧。”首位的薄修沉淡声的宣布。

试镜会正式开始,奥斯丁导演还埋怨的推了梁千歌一下,嫌她没有帮他在金主爸爸面前拉好感。

梁千歌也很无奈,但现在试镜会已经开始了,再拍马屁也晚了,还是先办正事吧。

萌宝无敌:妈咪快看是爹地 主角: 梁千歌, 薄修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9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