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狂宠妻 主角: 苏锦溪, 司厉霆

帝少狂宠妻 主角: 苏锦溪, 司厉霆

第1章 起点

富丽堂皇的欧式别墅,一辆迈巴赫急刹。

车中的男人面色潮红,修长手指紧握,骨节泛白的手透出此刻他暴怒到了极点的心情。

眉头紧皱,雕塑一般硬朗的脸部线条紧绷,优雅的薄唇发出冰冷到极点的声音:“人都处理了?”

整个车子都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杀气,林均背脊升起莫名的寒意,急忙回答:

“已经处理,总裁,药效强劲,我还是去给你找个女人来。”

“不用。”男人跳下车离开。

走廊中,男人看到前面身穿洁白婚纱的苏锦溪正在开自己房间的门,锐利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快速上前一把揽住女人的纤腰,顺势将她带进房间。

黑暗中,男人将苏锦溪抵在墙上,薄唇覆上那张娇艳的红唇。

苏锦溪瞪大了眼睛,“不……唔……”才发出一个音节被男人的吻堵住。

她用力想要挣脱,然而女人天生的弱势根本无法撼动男人火热的身躯。

身体被他推倒在床上,苏锦溪连连后退,“唐茗,我们只是协议结婚,你说过不碰我的!”

“呵……”黑暗中传来男人的一声冷笑,他一把脱了外套,扯下自己的领带。

“女人,乖一点。”恶魔一般的声音响起。

“不要过来,啊……”苏锦溪仓皇失措的想要逃离,不管怎么挣扎男人都像是笼罩在她身上的一片阴霾。

她用力拍打着男人,“滚开!”

“女人,我没那么多耐心。”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喷薄出来的呼吸让她不由自主颤栗。

苏锦溪死死咬着唇瓣,双手撑在两人的胸前,然而她的双手就像脆弱的蝉翼毫无用处,男人仍旧继续。

“你不能对我这样!我们约定好了的。”

泪水从眼眶之中落下,一滴滴洒落到枕上。

水汪汪的大眼死一般的盯着天花板,仿佛那黑暗中有着一只巨大的怪兽,张牙舞爪将她吞噬。

她的挣扎仿佛一拳打到棉花上毫无作用,慢慢的她停止了挣扎,眼中只有绝望。

感受到她的绝望,男人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字一句在她耳畔道:“我会负责。”

苏锦溪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直接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一夜缠绵,阳光洒落到华丽的欧式大床上,女人露在外面的胳膊肤如白雪。

一头青丝随意洒落在真丝床单上,小脑袋枕在男人有力的胳膊上。

犹如蝶翼般的睫毛轻颤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身体好疼……这是她第一念头。

第二个念头她马上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她被自己协议结婚的老公侵犯了?

“醒了?”耳边传来一道陌生的男人声音,虽然她和唐茗没有见过几面,但可以确定这声音压根就不是他的。

一丝恐慌在心中蔓延开来,她机械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混血儿俊脸。

金色柔软的发丝,以及一双犹如天空般蔚蓝澄澈的眸子。

脑子瞬间炸开,“你,你是谁!”

“你的男人,司厉霆。”


第2章 三叔

司厉霆,当她听到这三个字,脸色更是惨白如雪。

整个唐家只有一个姓司的,唐茗的三叔,乃是唐老爷子老来得子的私生子。

也就是自己昨晚滚床单的男人不是唐茗,而是他的三叔!

连唐茗自己都接受不了,更不要说是司厉霆。

苏锦溪瞬间就炸了,“你怎么能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司厉霆很满意她这种反应,手指抚过她娇艳如花的唇瓣。

昨晚他的暴戾深深刻在了苏锦溪的脑海之中,她下意识就退了一些。

苏锦溪警惕的盯着他,生怕他这个时候再扑上来,眼中的胆怯还是泄露了此刻她的心思。

“昨晚开我房间门的人可是你。”

苏锦溪想到昨晚她喝了酒以后就觉得身体不舒服,唐茗让她回房休息。

“不可能,我进的二楼最右的房间。”

“这是三楼。”司厉霆冷冷提醒。

第二个重磅炸弹响起,苏锦溪打量了一下房间,黑白分明,一看就很禁欲气息的装修风格怎么可能是给她准备的房间?

苏锦溪小脸一红,自己进错房了!

正当她不知所措该怎么化解这乌龙尴尬之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吓得苏锦溪一头钻到了被子里。

要是被唐家的人发现她在司厉霆的床上她就完了,用手捂着脑袋,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司厉霆看到自己身边鼓鼓的一团小东西,眼中的冷意化开,“再过来点,不然被人发现了。”

苏锦溪像只小章鱼一样贴在了男人身上,这样外面的人就看不到了吧?

她听到了男人充满戏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乖一点,不要动。”

苏锦溪身体一颤却不敢放肆。

“爷,我进来了。”

苏锦溪觉得此刻自己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老天保佑不要被人发现啊,她自己都没发现手指紧紧抱着司厉霆的腰际。

林均进门便看到一脸笑意的司厉霆,他是看错了吧,那人怎么会笑?

“有事?”司厉霆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很快就恢复如常。

林均不敢和他目光相对,只好低下了头,谁知这一低头,他的脚边赫然躺着女人的贴身衣物。

突然感觉到自己背脊一凉,他赶紧移开了视线,“爷,那,那个九点半的飞机。”林均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一只作怪的大手掠过,苏锦溪小脸越来越红,索性张嘴一口朝着男人手指咬去。

“咳……”

“爷,你怎么了?”林均大着胆子问道。

“出去。”司厉霆一声怒吼,吓得林均差点没跪地求饶皇上饶命。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司厉霆钻到了被子里,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

“女人,是你自找的。”司厉霆恨不得将这只顽皮的小猫咪就地正法。

“你胡……唔……”话音未落,她的唇已经被堵上,

门再次推开,“爷,那今天的行程……”

“滚!”被子中钻出一张堪比修罗的脸。

林均拍着自己的胸口,这样的爷好可怕!!!


第3章 要死了

门被带过去,苏锦溪的身体被司厉霆胁持在怀中,下一波进攻蓄势待发。

滚烫的吻落在苏锦溪的脖子上。

“你不能这样,昨晚的事情我不计较了,请你放了我。”苏锦溪慌了,男人的力道她是很清楚的。

如果他真的要乱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

“呵……口是心非的小东西,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被中的气氛越发热烈,苏锦溪涨红的小脸十分可爱,玫瑰花一般的红唇微张,一双被水润湿的眸子更是在无形的引诱着他。

唇就要落下,门再一次被推开,司厉霆一双眸子快要喷火了,苏锦溪死死将脑袋贴在脸他的胸前。

咬牙切齿的话语从唇里发出:“你是不是想死?”

林均欲哭无泪,“总裁,老爷子知道你昨晚回来睡,专门过来看你了,预计两分钟就要到达,你确定让他看到你这个样子?”

从地上的婚纱林均就知道了躲在这里的那个女人身份,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爷怎么和那位小姐缠上了,但显然目前的情况要是被老爷子发现,那位小姐就死定了,自己爷身上也会背上污名。

“烦人,出去。”

“好的爷。”

门一被关上苏锦溪就吓得从床上跳了下来,“完了完了,老爷子过来了,我要死了要死了!”

此刻苏锦溪慌张到了极点,不停的在原地转圈。

“蠢女人,先穿衣服。”司厉霆飞快从衣柜里给她扔过来一件自己的白衬衣。

“这是你的衣服。”

“穿不穿在你。”

苏锦溪想着那件复杂的婚纱现在穿也来不及了。

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三下五除二往身上套了衣服。

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衣物,司厉霆眼尖的看到上面可爱的皮卡丘笑脸。

“你还是不是女人?”

“是不是你昨晚还不知道?”苏锦溪瞪了他一眼,飞快将自己的婚纱藏到了床底。

穿着自己衬衣的小女人,衬衣刚好遮住她的大腿根部,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诱人之极。

这个时候的苏锦溪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司厉霆一把将她揽在怀中吻了下去。

“霆儿,你醒了吗?”唐老爷子的声音响起。

苏锦溪差点没吓得跳起来,男人的吻没有停下。

她狠狠的推着司厉霆,这人是不是疯了!

自己的后背都冒了一层冷汗,苏锦溪不敢想这件事被人发现的后果。

“老爷子,少爷可能还没醒。”外面的林均也急的冒汗了,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大爷千万别乱来啊。

“霆儿不是向来都不睡懒觉的?我好久没见他了,要不是这次唐茗结婚,他恐怕也不会回来吧,算了,还是我自己推门进去。”

“老爷子,别……”

苏锦溪狠狠的咬了一口司厉霆,司厉霆这才松开了她。

顾不得说什么,苏锦溪手脚麻利的爬到了窗外,下面有个十公分的平台。

“别乱动,等我。”司厉霆本想要让她藏浴室就好,谁知这丫头自己就爬了出去。


第4章 一场交易

老爷子推开门便看到司厉霆站在窗边,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摇曳。

“霆儿,你在干什么?”要不是此刻他上身赤裸,下身穿着四角短裤的话应该是一副很美的画面。

“谁让你来我房间?”司厉霆冷漠道。

“你已经很久没回来看我了。”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老爷子此刻却在司厉霆面前这么和蔼,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我马上就会走。”

“霆儿,至少吃了早餐才离开吧,唐茗昨天结婚的时候你没来,一会儿见见你的侄媳。”

想到那张诱人的小脸,司厉霆冰冷的唇线溢出一抹笑容,既然是见小东西,“好。”

“我马上吩咐人准备你喜欢吃的。”老爷子开心的离开,他最对不起的也是这个孩子,巴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他。

老爷子离开司厉霆才朝着窗台外面看去,刚刚站立的地方哪里还有苏锦溪的身影?

仔细看了看她居然趁机跳到了二楼的房间,逃?有用么?

苏锦溪赤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心脏还在扑通扑通乱跳,终于逃过一劫。

飞快从柜子里找了一套衣服进了浴室,躺在浴水之中,紧绷的弦这才松了下来。

放松下来她才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快要散架了,身上各处都是那个男人留下的印记,他是属狗的不成?

从昨晚到今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演了一出偶像剧,还是八点档超级无敌狗血的剧情。

她只默默希望除此之外自己再不要和那个男人有所牵连,殊不知这才是她噩梦的开始。

洗漱完毕,她穿戴整齐,看到有些苍白的脸色补了个淡妆,这样的话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有人敲了敲门,她心一紧,现在的她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心脏都会莫名狂跳,“谁?”

“是我。”回答她的是一道温雅的声音,是唐茗。

“请进。”

刚刚结婚的夫妻这样的口吻也太奇怪了,唐茗身上还穿着昨晚的新郎装束,只不过洁白的衬衣领子赫然有一个鲜红的唇印。

“等我洗个澡换了衣服一起下去吃早餐,至于昨晚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吧?”唐茗推了推鼻梁上的银丝眼镜。

虽是平静的语气,但话语之中却透着一股子威胁。

“我知道。”

苏锦溪想都不想都知道昨晚他和谁在一起,见面的第一天他便告诉自己:“我有喜欢的人了,娶你只是为了堵住我家里人的嘴。

我知道苏家最近周转困难,聘礼两千万,要是你能接受我们就结婚,暂时不领证,婚礼也低调办理,有问题吗?”

苏家已经濒临破产,想到爸爸妈妈的脸,苏锦溪没有拒绝的理由。

“三千万,以上要求我都同意。”

“好,三千万。”

“成交,以后我不会管你的私事,表面上当好唐太太,但你不能碰我。”

“正合我意。”

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他不爱自己,自己也不爱他,可苏锦溪没想到会和他的三叔扯上关系。

直到唐茗出来苏锦溪还一脸呆愣站在原地,“想什么?”

“没,没什么,我们下去吧。”苏锦溪逃一般的离开。


第5章 这是礼貌

两人顺着楼梯下去,快要到一楼的时候唐茗叫住了她。

“干嘛?”苏锦溪一头雾水。

他指了指自己的胳膊,“你是我新婚妻子。”

苏锦溪只得退回去挽住了他的胳膊,此刻她已经不关心自己和唐茗的事情了,她只害怕那个男人在。

他好像很忙的样子,和唐家关系也不好,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吧。

才这么想着她就感觉到充满冷意的视线朝着她身体打量而来,那坐在餐桌前,金发蓝眸,英俊得像是王子一般的不正是昨晚施暴的那人。

他也在!苏锦溪此刻心脏狂跳,“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她碎碎念着,默默转开了头不去看他。

“怎么了?”唐茗听到她念经一般的声音传来,她在说什么?

“我,我就是有点肚子疼,我不吃早餐了行不行?”苏锦溪压根就不敢走过去。

唐茗的视线在她慌乱的小脸上扫过,“不可以,这是礼貌。”

该死的礼貌,此刻苏锦溪只想要将脑袋塞到桌子下面去。

“别紧张,我家人都很好。”唐茗以为她是紧张见公婆,顿时伸手抚了抚她脸颊的乱发安慰道。

这幅画面落在唐家其他人眼里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苏锦溪身穿一条简单的白裙,裙子很好衬托出了她的小蛮腰和大长腿,栗子色的发丝盘在了后面,上面缀有几朵小花发卡。

简单的装束穿在她身上就像是堕入凡间的小仙女,清新婉约。

唐茗则是穿着一套白西装,熨烫整齐的西服衬托出他温润谦和的气质,两人在旁人眼里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当然除了某个人,司厉霆冷着一张脸,视线落在唐茗给她整理发丝的手上。

“茗儿还真是疼老婆呢,以前我可没看到你这么柔情的一面。”开口的二叔。

“二叔就别笑话我了。”唐茗温润道,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会给人一种谦谦君子的感觉。

“溪溪过来坐,应该饿坏了吧?”二婶十分热情。

苏锦溪每靠近餐桌一寸她的心就紧张一分,那人的冷意越来越明显了。

“咚咚咚……”

她的心是不是快跳出来了?短短一点距离她觉得自己像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看着要到餐桌,她松开了唐茗的手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正好剩下司厉霆身边的两个空座,她本来是想要绕过司厉霆坐远处的那个位置。

也不知是不是太紧张了一点,路过他的时候脚不可抑制打颤。

她在心里默念,“三,二……”正要绕过去的时候脚下一打滑她的身体朝着地上跌去。

身体被一道大掌拉了回来,天旋地转之后她倒入男人的怀抱,一屁股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司厉霆的手正好放在她的腰上,以极小的声音在她耳边道:“这么急着投怀送抱?”

当时其他人正在说话,盖住了司厉霆的这句话。

苏锦溪如坐针毡,飞快从他身上弹起来,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脑抽了。

她身体笔直站立,然后弯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第6章 就这么怕我?

司厉霆的脑门一头黑线,这丫头是脑子缺根弦吧?

其他人见她这个样子也觉得有点好笑,赶紧打圆场,“没关系,不是不小心吗?对了,溪溪,这是你三叔,你应该第一次见吧?”

“三,三叔。”苏锦溪小声呢喃了一声,她们第一次是在床上见的。

“先坐吧,不用太拘礼。”唐茗坐到了她身边的位置,留给苏锦溪就只剩下司厉霆身边的位置。

苏锦溪以最慢的速度一点点坐了下来。

“苏丫头才到我们唐家,你的叔伯婶婶都很好,不用太紧张了。”老爷子感觉到她十分紧张的样子,出言宽慰道。

“是。”

“动筷吧,菜都凉了。”

“好……”她拿起了面前的刀叉准备切面前的三明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感觉身边有一道冰冷的视线朝着她扫来。

拿着刀叉的手开始发抖。

司厉霆冷声传来:“就这么怕我?”

“不,不怕,怕三叔。”她颤颤巍巍的回答,手中的刀叉紧张的连续发出敲击盘子的声音。

“声音都打颤了还不怕?”司厉霆靠近了一分,他的呼吸喷薄到她脸上,让她想到昨晚那场激烈的情事。

苏锦溪吓得手中的刀叉直接砸到了盘子中,面色一片苍白。

“三叔,别吓小溪了,她胆小。”唐茗将自己盘中切好的三明治夹给苏锦溪。

司厉霆常年冷着一张脸,气场强大,女人见到他害怕也是正常的。

“既然如此倒是我的不对了,小苏苏,三叔在这给你赔礼道歉了。”他将自己的牛排放到了苏锦溪盘中。

苏锦溪盘子里一边是牛排,一边是三明治,她本来是偏向于吃三明治的。

但接下来司厉霆的一句话让她改了主意,“小苏苏一定要吃光,否则就是怪我了。”

苏锦溪胡乱的将牛排往嘴里塞,心中嘀咕着大清早的吃牛排,真是个大变态。

“好吃吗?”司厉霆虽然是带着笑意问她的,但是苏锦溪却觉得这笑容背后仿佛藏着大獠牙。

“好吃。”她没骨气的回答。

两人的对话让周围的人都觉得奇怪,司厉霆甚少回唐家,即便是回来也从来不会和大家一起吃饭。

今天破天荒的陪大家吃饭了不说,向来不爱理会别人的他居然会主动给苏锦溪牛排,这已经是奇迹了。

唐茗的心思不在苏锦溪身上,所以对于她的事情他压根不在意。

“爷爷,爸妈,一会儿我和小溪吃了早饭就回新房去了。”

“好,你别老是加班冷落了溪溪,早点让溪溪生个大胖小子……”

“噗……”苏锦溪一听到生孩子,吓得刚喝进去的牛奶喷了一些出来,还被呛着了。

“咳咳。”

牛奶顺着她的嘴角流下,一旁的司厉霆眼眸却是变深了些。

苏锦溪手忙脚乱的擦拭,连连道歉,“不好意思,我,我喝得太快呛到了。”

“没关系,是我们太着急了,这么快就想抱孙子了,溪溪不要有心理负担。”唐妈妈笑了笑。

“我吃饱了先上去换衣服。”苏锦溪看到自己胸前已经润湿了一片。

“好,我在楼下等你,换好了就下来。”

“嗯。”苏锦溪慌忙离开。


第7章 叔叔

苏锦溪回到房间心脏都还在猛烈的跳动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回唐家了,简直要命。

一个不爱她非要装作夫妻恩爱,另一个有了夫妻之实却是唐茗的长辈,说出去的话自己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上策,苏锦溪拉开了裙子拉链准备换衣服。

火热的大掌却抚上她的后背,苏锦溪像是一只炸毛的猫跳了起来。

“你,你怎么进来的!”

“开门进来的。”司厉霆回答得理所应当。

他将苏锦溪拥入怀中,吻顺着她的脖颈落下,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的耳朵从白到红。

“你放过我好不好?我都说了昨晚的事情我不计较了,说起来你也没吃亏,咱们就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呵……”男人的冷笑声传到她耳里。

“游戏才刚开始,停止与否由我说了算。”

“别……”苏锦溪叫不能叫,打又打不过,眼看着剧情又开始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她急得满头大汗。

突然司厉霆揽着她的身体去了浴室,他又要干什么?

苏锦溪欲哭无泪,自己怎么会惹上这个麻烦的?

刚刚关门的一瞬间屋中已经进来了人,“小溪。”是唐茗的声音。

苏锦溪心道这个男人的敏锐程度,自己完全没察觉到有人过来了。

“嗯。”她连忙应了一声,司厉霆邪恶一笑,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

“我要过去接小雨,一会儿我让唐家的司机送你回去。”原来唐茗是上来告别的。

“好……嗯……”苏锦溪赶紧捂着嘴。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嗓子有点不舒服,你先走吧,不用管我,你爸妈那边我会去说的。”

“嗯。”唐茗转身离开,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苏锦溪觉得自己的希望也破灭了。

她在心里呐喊着,唐茗你回来,你名义上的老婆就要被大灰狼给吃了啊。

虽说两人没有领证也没有通知媒体,可好歹她们是协议夫妻。

唐茗再怎么喜欢白小雨自己管不着,她现在有难,他也该给她解解围才是。

“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人了,要不要和我玩个小游戏?”司厉霆邪恶的声音在她耳边道。

“叔叔,我们不约。”

“那就由不了你了。”司厉霆扛着她进了浴缸,昨晚他是借着药力,又是在黑暗中,他可是没有过瘾。

苏锦溪欲哭无泪,“以你的身份要什么女人没有,你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你知道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司厉霆并没理会她,优雅的脱下了外套,领带,修长的手指一粒一粒解开胸前的纽扣。

肌理分明的肌肉一览无余,不是那种健身房健身教练的身材,每一块肌肉都十分匀称。

两条浅浅的沟壑暧昧从小腹延伸了下去,苏锦溪咽了咽口水,“你身材真棒。”

但转瞬间又反映过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她连连摇头。

“你放了我吧。”

“不可能。”

“要怎么样你才能放了我?”

“除非我腻了。”


第8章 厌倦

这种回答……

苏锦溪活了二十年,虽然心中有个暗恋的男神,但她压根就没有和男人独处的经验,她怎么知道让男人讨厌的办法?

“你有手机吗?”

司厉霆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她居然问这个问题,看样子她应该是有什么急事。

他只得将手机解锁了给她递过来,苏锦溪一脸凝重的联网,等了几分钟她一脸嫌弃的将手机还给了司厉霆。

司厉霆一头雾水,她干嘛了?不过现在不是关心她干嘛的时候,他已经除去了衣物,按下浴水的开关。

“小苏苏,乖一点。”他一步步朝着她靠近。

“三叔,求你,你不能这样。”苏锦溪在浴缸里连连后退,很快就没有了退路。

昨晚的剧情再次上演,女人白皙的肌肤让他心荡神移。

从前那些女人就算是脱光了站在自己面前他都没有感觉,唯独这个小女人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挑起火焰。

轻声伏在她的耳边邪恶道:“小苏苏控制好声音哦,否则引来了其他人后果不堪设想。”

“三叔……”女人楚楚可怜的眼神只会加重男人的邪念。

小绵羊又怎么能够拗过大灰狼。

苏锦溪突然开始后悔,要是早知道唐茗家有个变态,她就不做这笔交易了。

这叫什么事,她本来在唐家人面前演戏就够累了,现在还要应付这个男人,她的命怎么这么苦?

而且这个变态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超级大变态!

他满意的抱着她出了浴室,看她凌乱滴淌着水珠发丝,小脸晕红一片。

对上那狼一般的眼光,苏锦溪抓紧了浴巾连连摇头,嘴唇嗫嚅道:“别……”

他只是将她揽入怀中亲吻了一下她的红唇,每一次和他接触苏锦溪都心慌意乱,生怕他再次狼性大发。

她紧张得睫毛都在轻颤的时候司厉霆放开了她,从衣柜中给她拿了一套黑裙。

“穿这。”

苏锦溪皱了皱眉,平时她都喜欢穿粉色或者白色,“我讨厌黑色。”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喜欢。”司厉霆毫不留情的声音传来。

“凭什么!”

“因为我喜欢。”司厉霆想到她和唐茗一身白衣,像是情侣装下来的时候心情就莫名不爽。

苏锦溪看了看了那性感的蕾丝内衣,脸上的红晕更深了,“我才不穿这种鬼东西!”

“作为女人,提升品味也是你的必修课。”司厉霆实在难以认同她穿着皮卡丘的品味。

看到小女人一脸嫌弃,司厉霆俯身,两手撑在了她的身旁,“需要我动手给你穿?”

离得这么近的俊脸让苏锦溪呼吸一滞,“我,我自己来,你先出去。”

司厉霆这次倒没有说什么,转身出去。

苏锦溪呼出一口气,神呐,这是最后一次了,请你保佑我这刻之后就让这个男人彻底消失吧。“

可能神这会儿打瞌睡去了没有听到她的祷告。

当苏锦溪来到客厅的时候,谁来告诉她那个坐在客厅看手机的男人怎么还没走!苏锦溪只想哭。


帝少狂宠妻 主角: 苏锦溪, 司厉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