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傅少很偏执 主角: 慕静姝, 傅煜寒

第1章 她对男人没有兴趣

“这里是十万,账我已经结清了,待会要做什么不需要我再详细说明了吧?”

慕静姝指间夹着一张银行卡,递给面前身材精瘦的男人。

他脸上戴着面具,只有一双俊秀的眼睛暴露在外。

男孩一边接过银行卡,嘴里一边低沉道:“傅司宸那边我已经下药了,现在的他绝对不可能有反抗的机会,待会我一定会让你满意。”

闻言,慕静姝脸上浮现一抹满意的笑:“很好。”

脑海里已经开始看到的傅司宸上微博热搜后,她那张笑得合不拢的嘴了。

只要让傅司宸是GAY的消息暴露于世,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傅司宸解除婚约,到时候就可以潇洒的玩游全世界!!!

慕静姝看着她高价请来的金牌牛郎走进一间贵宾房后,顺手从包里掏出一架相机。

在门外停留了一会后,才打算拧开门把走进去。

一具极具诱惑的身体,麦色肌肤,整齐纹路的腹肌……整整有……一块、两块……十块????

慕静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子圆溜溜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不,是两个男人。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傅司宸’,还有一个是她刚刚花钱请来的金牌牛郎。

没想到她未婚夫长这么帅……

不过可惜了,她对男人没有兴趣。

看着两个男人躺在足够容纳四人的席梦思上,辗转缠绕。

哈哈哈~

慕静姝狡猾一笑,抬手擦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一脸激动的拿起相机开始拍照。

咔嚓——

一道异常闪亮的光芒照射在床上交织的两具身体上。

其中一个长相极美的男人身子一滞,迷离的眼神开始逐渐变得清明。

看清面前发生的事情,如刀刻般的脸庞立马冷峻下来。

“滚!”

金牌牛郎被男人那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杀气给吓到了,立马滚下床。

慕静姝见此,连忙喊:“诶诶诶,等等,我还没有拍完……”

她暗暗后悔,刚刚怎么没关闪关灯啊!

嗯?

男人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女人在这里,他冷峻的凤眸眯了眯。

因为被下药的原因,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只能隐约看清楚女人的大概身形轮廓。

察觉到她手里拿着的黑乎乎的东西很可能是相机后,傅煜寒的气势瞬间变得更加寒气逼人。

金牌牛郎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到慕静姝身边,怯弱的望着床上面色正在隐忍的男人,道:

“慕姐……他…他好像不是……”

慕静姝不耐的开口打断他的话:“算了算了,你胆子真小,幸好我拍到了。”

而慕静姝却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和一小段视频,满意的勾了勾唇。

这时,面前的地板上多了一道阴影,她神色一怔。

“慕姐……他来了。”

金牌牛郎倒退几步,连忙转身往门边跑。

慕静姝也意识到不对,正要转身,却发现眼前突然一黑。

金牌牛郎慌慌张张的跑到门边时不小心撞到了门边的开关,房间的灯熄灭了。

这也就算了……

那个蠢货竟然把门也给带上了……

面前一片漆黑,慕静姝凭着直觉可以感觉那个男人就在自己面前。

她屏气凝息的往旁边缓慢挪步,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

哗啦——

糟了。

她把衣架给撞到了。

呵~

听到耳边响起的冷笑,慕静姝吓得赶紧跑,无论是哪里。

可没想到,男人竟然拉住她的马尾辫!!!

啊啊啊——

头皮被拉扯的疼痛让慕静姝连连痛呼。

“你…你丫的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

呵呵——

听着女人的咒骂,傅煜寒冷冷一笑。

他毫不留情的抓着女人的肩膀,用过肩摔将女人摔到一边。

啊——

慕静姝痛得在地上直打滚,碰到了床脚和床头柜,头被撞得生疼。

而胸口也被摔得阵痛难忍。

傅煜寒凭借自己平常在夜晚适应的能力,站在慕静姝的身边,蹲下,咬牙切齿的质问:

“说,谁聘用你花钱找牛郎睡我的?”这女人竟然还拍照!

真是该死!

第2章 千万别让他找到那个女人

我靠,好痛……

慕静姝揉了揉被撞疼的脑袋,眼角带着被疼出来的眼泪。

她眼珠子转了转。

给自己的未婚夫傅司宸下药的事情,她当然不能说出来。

既然他误会了,那自己就将错就错好了。

她快速的转动脑子,想到昨天听到的一个传闻,便立马脱口而出:

“是…是那个身子有隐疾的傅煜寒!对!就是他!是他花了十万块钱雇我来的!你要是想找麻烦,就找他!都是他想要害你。”

慕静姝一口气说完,趁着男人不备连忙起身往一边滚去。

傅煜寒:“……”

药性虽然侵袭了他大半的理智,可是他还记得自己的身份。

傅煜寒不就是他么?

这个女人在撒谎!

待他反应过来,慕静姝已经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往门边跑。

不过下一刻……

啊——

房内又响起一道女人的痛喊声。

慕静姝被傅煜寒抓住脚踝,一个不慎摔了个狗吃屎。

“想跑?哼,不给我解释清楚,就休想走!摄像机留下!”

摸着黑,傅煜寒将女人从地上拽起,想要去拿她胸前的摄像机,却好像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异样的触感让他刚刚强制压下去的药性又一涌而上。

啊啊啊——

“你这个变态!死变态!你给老娘滚去吃屎吧!”

慕静姝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抓她的胸!!!

大变态!

她一时激动,反射性的抬脚向前踹去。

啊——

也不知道踹到了男人哪个部位,只听到面前的男人叫得很惨烈。

她趁此连忙往后跑,摸到门把后,毫不犹豫的打开门跑出去。

一丝光亮让倒地蜷缩在一起的傅煜寒看隐约看清楚了女人的背影。

她好像穿了一件粉红豹的外套。

慕静姝一口气跑出英煌,她躲到一旁的角落,嘴里喘着粗气查看相机。

看到视频和照片都完好无损后,这才放心的舒口气。

幸好。

看来她刚刚受的苦没有白费。

嘟嘟嘟——

来了电话。

慕静姝按下接听。

立马传来一个中年妇女斥责的声音。

“慕静姝!都这么晚了,还不给老娘滚回来!还有一个月你都要订婚了知不知道?一个姑娘家家的,才二十岁就知道夜不归宿了,你………”

此处省略一千字。

慕静姝将手机自己耳边拿开,任由老妈顾清芸责骂。

等顾清芸的那张如同战斗机的嘴终于停下后,慕静姝才讪笑道:

“妈,我已经快到家了,马上就回来了哈!你别担心了啦!”

说完,立马挂断电话,一阵冷风袭来,慕静姝立刻将拉链拉到下巴。

将小嘴埋在竖起的领口内,两眼张望了一眼四周,随后抬脚往大马路上走去。

其实,这里距离慕家的车程还有一个半小时……

……

热,如同来势汹汹的烈火一般席卷傅煜寒的整个身体,他的身体仿佛要炸裂一般,一双手胡乱的在床头柜上乱摸。

终于找到了他的手机。

颤抖着一只手拨出一串号码,等待被接通的那几秒时间对傅煜寒来说就是度日如年。

“三爷。”

听到这个声音,傅煜寒浑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一些。

他嘶哑着声音喊:“将陈墨白喊过来……我被人下药了……”

说出最后一句话,傅煜寒都要疯了。

他傅煜寒身为商业界霸主,全球首富,又何时这么狼狈过?

权势滔天的他竟然能落得个被女人算计的下场。

傅煜寒涨红着一张脸跑到淋浴下,让冰冷的水冲击自己的身体,缀满水珠的脸庞满是阴寒之色。

老天保佑,千万别让他找到那个女人。

不然,他真保不准手里会不会又多条人命。

第3章 去见未婚夫

傅氏集团总部,最顶层。

这层有间面积足足有三百米的办公室,其装饰十分的奢华,风格却是一点也不俗气,反而是给人一种简约中带着高贵典雅的感觉。

傅煜寒沉着一张脸站在落地窗前,深邃的凤眸直直的望着东边的一抹余晖。

“三爷。”

助理莫深恭敬的走来站在他身后,即便莫深身高有一米八,可是在傅煜寒面前,他还是矮了一个头。

无论是在气势上,还是身高上,他都稍逊一些。

“找到了?”傅煜寒未转身,只是眼里渐起冰霜。

七天了。

那晚的事情他依旧忘记不了,甚至他的下面现在还疼。

那个女人……

下腿真狠。

莫深察觉到男人的心情不佳,心情顿时紧张了不少。

他悬着一颗心,底气不足道:“抱歉三爷,我还是没有找到,英煌的监控和英煌旁边的几条街上的所有监控,全都被人抹除了个干净。”

“所以,你们一点线索都没有?”

傅煜寒这才转过身来,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

他气恼自己的手下不给力。

一个女人而已,竟然把他们玩得团团转。

周围气压瞬间下降,莫深的胸口被挤压得一时喘不过来气,西装下掩盖的皮肤冒出一层冷汗。

他尽量让自己的口吻正常。

“回三爷,我们找到了一点线索。”

听到这句话,傅煜寒的脸色并没有和缓,反而更加生气。

他嗤笑道:“呵呵,一点?看来我平常对你们太好了,我养的人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找不到,你们这是闲我开的工资太低了?”

闻言,莫深吓得连忙摇头,惶恐道:“不不不,三爷一个月给莫深一百万的工资已经不低了,是莫深资质太差,那人的黑客技术比我更胜一筹,我……我的动作总是比他慢一步。”

其实,莫深根本不是为了这一百万的高薪留在傅煜寒身边,其主要原因是他崇拜这个人。

这个令人俯首称臣的商业枭雄。

而且,傅煜寒又何止只有一个身份?

他身上的秘密有很多,真正的傅煜寒远远不是外人眼里看到的那样。

“好,很好,既然她这么厉害,那就动用十二银月,就算是地掘三尺!也要给我把她找出来!”

听到这里,莫深讶异的抬头:“十二银月?三爷,不至于吧?她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傅煜寒一个冷漠的眼神睨过去,冷冷道:“一个女人而已,你们不也是找不到么?”

此言,让莫深惭愧的低头。

十二银月是傅煜寒的最大筹码,是他的最后底牌。

没想到,今朝因为一个女人,他竟然动用了十二银月,而且还是第一次……

……

“啊啾~”

慕静姝打了个喷嚏。

抬手揉了揉鼻子,蹙眉嘟囔道:“什么情况,不会是有那个不长眼的王八犊子说我坏话吧?”

“小姝!去试婚纱啦!”

慕静姝的闺蜜拉开她的房门,露出一个小脑袋,朝她喊。

“我可以不去吗?”慕静姝转过身子,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蛋。

“不行哦~我答应了你顾阿姨要将你拖过去的,而且你未婚夫傅司宸已经在婚纱店等着你了。”

苏黎薇走进来将坐在椅子上的慕静姝给拽起来,使劲浑身解数往外拖。

“诶诶诶!等等!”慕静姝连忙打住。

“怎么了?你要是真不想和傅司宸结婚,我们待会去拒绝他好了!”

对于慕静姝不喜欢傅司宸的事情,作为闺蜜,苏黎薇心里很清楚,她是站在慕静姝这边的。

“不。”慕静姝摇头。

她将苏黎薇往门外推,一边道:“现在还不能拒绝,我先打扮一下,你先出去等我。”

“诶诶诶~”

苏黎薇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慕静姝打扮干啥,门就被人关上了。

她都已经化好妆了,还有什么可打扮的?

就在苏黎薇带着疑惑杵在门外等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后,房门打开了。

慕静姝穿着一身屎黄色的裙子走了出来。

苏黎薇顺着慕静姝脚上穿着的老北京布鞋往上看向慕静姝的那张脸。

噗嗤~

一个忍不住,苏黎薇笑出鹅叫声。

哈哈哈哈鹅鹅鹅~

“怎么样?我这样是不是没有人能够看上了?”

慕静姝脚上耷拉着一双土不啦叽的布鞋蹦到苏黎薇的面前,连忙询问。

苏黎薇按住肚子,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你这样……别说是傅司宸看不上……我觉得这全天下都没有人敢要你了。”

“那就好。”慕静姝放心的拍着胸脯。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见你的未婚夫了?”苏黎薇上前挽着慕静姝的胳膊,问。

“现在可以了。”

慕静姝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如果这次傅司宸主动放弃联姻,那么那些视频和照片她也就没有必要在订婚宴上播放了。

第4章 她长得让人作呕

帝都,婚魅。

婚魅是A市唯一一家以原创和独一无二为主题的婚纱店。

此刻,人来人往的门面前,一个身材臃肿和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站在一边交头接耳。

“小姝,你确定真的要打扮成这样进去吗!”苏黎薇挑着细眉,脸色十分怪异。

慕静姝顺着苏黎薇的眼光看了眼自身,身肥体胖的身材,她很满意!

“当然要进去了,不然我费这么大力气打扮不是白费神了?”慕静姝翻了个白眼,拽着苏黎薇的胳膊走进去。

前脚刚刚踏进婚魅大门,慕静姝的浮夸打扮以及那张让人不忍直视的脸顿时吸引了店内大半的人。

这里的顾客非富即贵,没有哪个背后的身份是简单的。

看到慕静姝这样的人进来后,纷纷露出鄙夷嫌弃的眼神。

有些人不忍直视的偏过头,嘴里嫌恶道:“哪里来的暴发户,真是恶心。”

“是啊!这里这么干净,她这样不伦不类的人走进来,真的让人反胃。”

“诶呀!店员!快把她赶走吧!丑死了!”

苏黎薇:“……”

她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女人。

见她脸上带着盈盈笑意,心里有些吃惊。

“小姝,你不生气吗?”

“这有啥生气的?我这副打扮既然连女人都不忍直视,那傅司宸岂不是更加?”

慕静姝满意的摸了摸下巴上的短胡渣,一脸猥琐的笑道:“我要让他傅司宸从婚魅吐着走出去!”

额……

好怪异的女人。

苏黎薇有点搞不明白慕静姝为什么不喜欢傅司宸,毕竟人家不仅长得帅气还十分优秀。

虽然她们也没有见过傅司宸的脸,但是从网络上传播的那张模糊的照片可以大概看出,这个男人的长相绝对不会差!!!

这时一位导购员从一旁走来,向慕静姝伸出手索要贵宾卡。

“这位……女士,请出示你的贵宾卡,婚魅非贵宾是不能进店的。”

本来,导购想喊一声奶奶的,但是出于职业素养,她还是礼貌的称呼慕静姝为女士。

“诺!”

慕静姝从麻袋包里抽出一张卡递过去。

看到是金卡,导购员眼里的嫌弃立刻被恭敬代替。

她弯腰哈哈道:“这位尊贵的小姐请跟我来。”

说完,扭着腰带领慕静姝往楼上走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

她们没有想到像慕静姝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拥有婚魅的金卡!?

拥有金卡意味着可以享受婚魅的最顶级服务,而且婚纱也是真正的独一无二。

是根据金卡客户的体型、长相、性格,甚至可以听从客户的意愿喜好反复设计定制婚纱。

慕静姝和苏黎薇跟着导购员一口气来到六楼,看着面前眼花缭乱的婚纱。

她们毕竟是女孩子,眼里立刻浮现满满的欣喜。

可是,眼尖的苏黎薇注意到了站在一件独立放在一旁的婚纱面前的男人后。

她连忙扯了扯慕静姝的胳膊,指着远处的男人。

道:“这不会就是刚刚回国的傅司宸吧?”

嗯?

慕静姝圆溜溜的杏眼一眯,这时男人转过身来,看到他那张脸。

慕静姝立马肯定道:“薇薇,你猜对了!他就是傅司宸!”

可不是嘛!

那晚还被她找金牌牛郎差点睡了。

傅煜寒受傅司宸之拖来看看这个未来侄媳,却没有想到会看到一个这样让人……

呕——

他真想作呕。

第5章 未婚夫是重口味

看到远处的男人如此一副厌恶的表情,慕静姝喜笑眉开。

“呵呵呵~太好了。”

苏黎薇:“……”

她痴痴的看着傅煜寒走过来,这个男人真的很帅啊!

在一张俊美的脸庞上,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遮盖住那双俊秀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朱红的薄唇给人产生无限的美感和好的印象。

看着绝美似神仙的男人,苏黎薇忍不住喊慕静姝的全名。

“慕静姝,你要是不要,我可要了!”

“要什么?”慕静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闺蜜说啥。

而傅煜寒已经来到了慕静姝的面前。

身高188的他站在165的慕静姝面前显得高出许多。

傅煜寒忍着恶心感快速的扫了一眼面前的女人。

满脸的大脓包和斑点麻子,大香肠嘴和一下巴的胡子。

往下看去,那露在屎黄色裙子外的大腿上还有一两厘米长的寒毛……

这身材胖如猪,此刻那张恶心的脸上挂着的微笑……

红唇中的大黄牙更让人不忍直视。

咳咳——

傅煜寒清咳两声,他尽量让自己稳住。

“你们谁是慕静姝?”

看着苏黎薇和慕静姝,傅煜寒更希望自己的未来侄媳是丑女人身旁长相清秀的那位女孩。

文文静静的,和司宸很配。

“我我我!!!”慕静姝嘿嘿笑着举手。

脸上的肥肉笑出了褶子。

傅煜寒:“……”

一旁的导购差点原地吐了。

这大客户这么有钱,怎么不去H国整整自己呢?

“你……你是慕静姝?”傅煜寒有些不敢确信的问。

他脑海里响起侄子傅司宸向他叮嘱的话:

“小叔叔,要是那个慕静姝长得倾国倾城,你就拍个照发给我,让我看看她配不配得上我傅司宸。”

嗯,配……脸的确是配不上……

不过,慕家和傅家的婚事是上一辈的人提出来的,他们不得不从。

慕静姝见傅煜寒望着自己发呆,顿时觉得肯定是被自己恶心到了,她为了距离目的更近一步,身子往前一倾。

抱住傅煜寒的窄腰。

摸到腰间的肌肉后,慕静姝暗暗嘀咕:“这个男人的身材果然不错。”

她脑海里有出现那晚那个赤身躺在床上的男人。

身材完美到炸裂。

嘶——

傅煜寒倒吸一口凉气。

慕静姝那双肥手在抱住他的时候,傅煜寒感觉浑身好像被电击一般的触感。

他连忙伸手,两个手指捏住慕静姝身上的布料,将她的手往旁边挪移。

退一步和慕静姝拉开距离。

“试婚纱吧!”

淡淡的一句话,让苏黎薇心中有些窃喜。

她突然很庆幸小姝不喜欢傅司宸,而傅司宸也不喜欢小姝。

等小姝和这个男人解除婚约,她一定要抓紧机会!

“好吧~”

慕静姝有些失落的应一声。

可是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哈哈哈哈~

看来这联姻是没戏了。

“这婚纱……我穿不下啊!你们店有没有大码的?”

慕静姝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导购送来的婚纱,一脸的烦躁不耐。

傅煜寒坐在一旁见此,眉宇间划过一丝不悦。

看来这未来侄媳不仅人丑,性格也不讨喜。

导购也是微微吃惊,她连忙拿出单子再三看了几遍,之后脸色怪异的望着慕静姝。

“慕小姐,这婚纱……的确是按照你报的尺寸来的呀!”

额……

慕静姝这才反应过来,她老妈顾清芸前几天给她量过三围了。

“咳咳,那个我谎报不行?你们给我重做!”慕静姝嚷嚷叫道。

眼神却是瞟向傅煜寒,看着男人完美的侧颜,慕静姝心里暗自奇怪。

这傅司宸怎么还这么沉得住气?

他不应该悔婚么?

“重做可以,只是慕小姐,那样的话,这订婚宴的婚纱可能就赶不上你和傅少爷的订婚了。”

闻言,慕静姝心中一悦。

赶不上最好!

“那就推迟吧!反正我要在那天当全世界最美的女人。”慕静姝摸着自己的脸,自恋道。

傅煜寒:“……”全世界最美?

这个女人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他合上手中的杂志,淡淡道:“订婚宴不必推迟,既然只是订婚宴,婚纱不必太费心思,只要慕小姐合身就好。”

慕静姝:“……”

她诧异的望着傅煜寒。

这个男人有没有搞错啊!

她都这么这么这么丑了。

他怎么还……

我靠,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这未婚夫是个重口味!

早知道,她就不会这么费心的将自己从头至尾的伪装一遍了。

费神!!!

第6章 喜欢吃饭的时候抠脚

苏黎薇本是雀跃的心情顿时低落到低谷。

她落寞的垂眸看着地面,心情顿时复杂万千。

她好羡慕小姝可以有这样的未婚夫,嫁给这样一个不以貌取人的老公,婚后的日子肯定会幸福。

“那个……傅司宸?你真的确定要和我订婚吗?”慕静姝决定今天还是把话挑明了说。

不过,悔婚二字不会从她嘴里出来。

因为,这是她和爸爸妈妈的约定!

傅煜寒听到慕静姝喊她傅司宸,俊眉不禁挑了挑。

原来,这女人根本不知道司宸的模样。

原来,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傅司宸。

呵~有好戏看了。

傅煜寒没有想到从头至尾都是一个误会。

他嘴角挂着淡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兴味的望着慕静姝,问:“慕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好!

那我们开始谈判!

慕静姝翘着二郎腿,一只悬空的脚耷拉着布鞋在空中上下摇晃。

“是这样的,我花钱如流水,胃口更是大如牛,我怕你傅司宸养不起我。”

苏黎薇:“……”小姝,你这是要把美男往外推啊!

你不要我真的要动手抢了。

“没事,我们傅家从来不缺钱。”傅煜寒淡然一笑。

看来这未来侄媳还挺贤惠实在,知道为司宸担心财政。

没关系,她还有招。

慕静姝即兴发挥,大红唇麻利道:“还有……还有我不喜欢洗澡、不喜欢刷牙、不喜欢洗衣服、不喜欢做饭、不喜欢……”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不喜欢。

那些恶心的习惯,别说傅煜寒了,就算是一旁的外人,导购小姐也听不下去。

可是……

傅煜寒却依旧面色平静的点头:“好,我都记住了。”到时候转告给司宸。

慕静姝:“……”这男人是不是智商有点问题啊?

不对啊!智商有问题还能拿到哈弗的博硕双学位?

苏黎薇:“……”她好羡慕啊啊啊啊!这样宠老婆的男人,求老天送她一打吧!!!

“傅先生……我还喜欢抠脚……特别是在吃饭的时候……”

傅煜寒:“……”

他嘴角抽了抽,随即一笑:“无碍。”反正不是我跟你过。

慕静姝:“……”完了完了,这男人怕不是个书呆子。

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

“那那既然……既然谈妥了……我这就先回去了。”慕静姝抓起麻袋包,牵着旁边苏黎薇的手往楼下走。

看着女人走路时身上跟着一颤一颤的肥肉,傅煜寒好像发现了什么。

眼底划过一丝光亮,不过稍纵即逝。

马路边。

苏黎薇甩开慕静姝的手。

不解的问:“小姝,你到底脑子是怎么想的啊?这么优秀的男人你不要?你脑子傻了吧?”

慕静姝也很无奈啊!

她摊手,道:“脑子没傻,我倒是觉得他脑子傻了,我都这么恶心了,他还要………额……他可能是个憨憨。”

“唉~他真的好优秀啊!”苏黎薇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双手撑着下巴,感慨一句。

“优秀?哪里优秀了?一个博硕学位就优秀了?我哥哥不也是博硕学位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

慕静姝一脸的不屑,她哥哥如今也在国外,要不是陪着爷爷在国外养病,他早就回来了。

到时候她就找哥哥帮忙。

可是问题是,爷爷不让哥哥插手。

她好烦啊!

看来只好动用自己手中最后的底牌了。

“小姝,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傅司宸,你可以不可以把他让给我啊?”苏黎薇抬头望着慕静姝,一脸的期待。

反正慕静姝也不喜欢,她追求闺蜜的未婚夫没有毛病吧?

第7章 这个女人真的这么丑

哦?

慕静姝有些惊讶。

“你……你确定?”

慕静姝有些纠结,毕竟自己的哥哥慕少隽对薇薇好像有意思。

“怎么啦?反正你不喜欢傅司宸,我不能追求他吗?”苏黎薇皱着眉,有些不悦的嘟着嘴。

额……

不是啊!

可是自己的哥哥怎么办?

“小姝,我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你不会这么小气的吧?”苏黎薇起身抓着慕静姝的手,撒娇式的摇晃。

嗯……

“好吧!”慕静姝有些勉强的回答。

爱情这个东西好像不能勉强,她还是不参与好了,就让他们几个解决吧!

见慕静姝答应了,苏黎薇脸上一喜,连忙抱着慕静姝亲了一口。

“小姝~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慕静姝汗颜:“我脸上这么多化学物品,你也敢下手。”

“嘿嘿~反正没毒。”

苏黎薇笑着擦了擦嘴。

其实对慕静姝这种奇葩的举动,苏黎薇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以前上学的时候,慕静姝就一直这样打扮。

她自小长相惊艳,但是长相太过于美丽也有很多苦恼。

而慕静姝又是那种最不喜欢受人瞩目的性子,所以一直在外人面前扮丑。

只有真正接近过她的人才知道,慕静姝本来的真实样貌。

傅家。

“诶诶诶~往这边跑啊!那边有狙击手没看到吗?”

“我靠,你吗的……蠢货!”

“开枪啊!那草地里有人没看到吗?”

“瞎啊!”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穿着运动休闲服躺在沙发上,双手举着手机玩狙击游戏,俊秀的脸庞带着一丝薄怒。

嘴里不停的喊着一些和他外貌不符的话。

突然,身上被人丢来几张照片,傅司宸垂眸扫了一眼,看到照片上的大脸,顿时吓得自己手中的人物撞墙死了……

他顾不上心疼,连忙将手机扔一边,拿起一张照片。

面上挂着满满的恶心:“小叔叔,你这是…这是哪里找来的这么丑的女人?这是要拍鬼片?”

闻言,站在傅司宸面前的男人勾了勾唇。

他双手插在裤袋里,淡淡道:“这是你的未婚妻,慕静姝。”

傅司宸:“……”

“我不信!”

嘴上这么说的同时,手里的照片被傅司宸一把丢进垃圾桶。

又道:“我在国外见过慕少隽,他长相毫不逊色于我,慕静姝作为他的妹妹,又会差到哪里?”

傅煜寒随意一坐,一只手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敲打着。

面色平淡道:“你爱信不信,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她的样子的确是照片上的那样,而且这也是我证实了的,她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

傅司宸皱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会吧!这女人真的这么丑?太奶奶为什么给我安排一个这么丑的女人?”

傅煜寒想了想,解释道:“奶奶和慕家爷爷以前是好朋友,甚至有过一段感情,你和慕静姝的婚约好像是爷爷去世时为了弥补慕家爷爷定下的。”

“我去,凭什么?凭什么让他们决定我的人生?爸妈让我去读博硕,我去了,也拿到了学位。”

傅司宸说到这里,面上带着一丝怨恨。

他咬牙切齿的继续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连自己的爱情也不能做主?我不同意这门婚事!”

“司宸,我们身为傅家的子孙,既然享受了傅家带来的富贵荣耀,就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小叔叔,你累不累?明明你和我一样大,却在才二十四岁的年纪就要打理整个傅家,你不累吗?”

傅司宸的话让傅煜寒沉默了。

累吗?

他倒是已经忘记了累的感觉了。

第8章 他想要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

傅煜寒沉默几秒后,出声道:“欲戴皇冠,必受其重。”

他起身,拍了拍西装上不知何时沾染上的灰尘。

语气悠悠道:“如果真的想要做自己人生的主人,不妨勇敢一些,或许结局真的可以改变。”

傅煜寒走后,傅司宸反复的端详小叔叔留给自己的话。

勇敢?

是啊,他的确没有这个男人勇敢。

傅司宸痴痴的望着傅煜寒离去的背影。

其实,他有时候很羡慕傅煜寒,虽然在辈份上是自己的叔叔,可是他在如今二十四岁的年龄,却已经得到了傅家所有人的认可。

甚至,他傅煜寒就是傅家的主人。

只是,碍于太奶奶的存在,傅煜寒一直很尊敬她,不然傅司宸和慕静姝的婚约,他可以擅自做主取消。

夜晚,花郡园举办了一场舞会。

凡是A国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者有声望的家族,他们都有人来参加这场商业舞会。

舞池内,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舞池中和一男子互相交织舞蹈的女孩。

她身姿婀娜,舞姿美妙。

脸上的半张面具下的樱桃小唇爆满而富有光泽,她笑起来就如同清新怡人的春风。

从十里外拂来,从人们的心尖轻轻擦过。

留下一个不深不浅却又让人难忘的痕迹。

而苏黎薇就在周围围观的人中,她手上举着一杯红酒,胳膊肘被另一只手拖着,动作优雅得体。

旁人一看,就知道这女孩是大家族出来的。

可惜,苏黎薇不是。

苏黎薇只是慕家资助长大的孤儿。

她和慕少隽以及慕静姝一起长大,是发小。

舞落,舞池中的女孩气虚微喘着朝周围的人鞠躬谢礼。

一道清甜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谢谢各位赏脸观赏 ”

周围哗然,纷纷鼓掌叫好。

瞬间,苏黎薇耳旁被夸赞声充斥着。

听着那些美言美句,苏黎薇面具下的脸划过一丝嫉妒,不过在看到女孩朝自己走来后,立马微微一笑道:

“辛苦啦!怎么突然想去跳舞了?”

她体贴的将手中的红酒递过去。

慕静姝摇摇头:“我不喝酒。”

“哦,我一时忘记了。”苏黎薇反应过来,懊恼的拍了拍头。

带着慕静姝走到饮品区,亲自给她递上一杯果茶。

嘴里不忘道一句:“你喜欢的青柠。”

“谢谢薇薇~”

慕静姝接过,仰头喝下,口渴的感觉消失后,才回答苏黎薇刚刚问的问题。

“最近被婚约的事情闹得有点烦,想要发泄一下。”

“原来如此,刚刚和你跳舞的那个男子,他跳得也不错。”

“还行吧。”的确是不错。

慕静姝心里补充道。

“那你有没有找他要联系方式啊?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可以和你一起共舞的男人了,能够跟上你的步子,他真的很优秀,你有没有对他有点意思啊?”

苏黎薇试探性的问,双眼紧紧的盯着慕静姝,即便慕静姝脸上戴着面具,可是苏黎薇只要看她的眼神,便知道慕静姝的心思。

“还没有感觉。”慕静姝摇摇头。

不过心里也有点后悔,早知道应该跟那个男人要个微信的。

可惜,一支舞结束,男人已经率先离开了。

“好吧……”苏黎薇心里有些失落。

她倒是希望慕静姝可以和刚刚那个男人可以摩擦出爱情的火花。

这样的话,慕静姝和傅司宸的婚约就没戏了。

只是,事与愿违,现在看来,或许自己是没有希望得到傅司宸了。

而另一处角落。

傅煜寒正在和莫深交谈。

莫深给他带来最新的消息:“三爷,那个女人好像有一点线索了,她已经去了F国。”

“真的假的?为什么之前没有查到?”傅煜寒有些疑惑。

“因为她之前把所有的痕迹都抹除了,却漏掉了机场,经过我几天的搜查,终于找到了蛛丝马迹,她易容了。”

莫深拿出机场的影像,递给面前的男人。

傅煜寒垂眸盯着屏幕上的人许久,随后抬头。

目光狠厉道:“继续查,把她抓回国,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是!”

莫深走后,傅煜寒转身看向舞池。

眼神一滞,甚至在此刻眼中有一些慌乱。

那个女人呢?

不见了?

他刚刚看到莫深在暗处向自己传递暗号,所以在结束舞蹈后,连忙赶来和莫深交谈七天前的事情。

却没想到因为这件事,把自己刚刚最想做的一件事情给落下了。

他想要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

薄情傅少很偏执 主角: 慕静姝, 傅煜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