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邪魅妃 主角: 林夕颜, 凤冥

摄政王的邪魅妃 主角: 林夕颜, 凤冥

第1章 暴虐的摄政王

“疼!”

身上尖锐的疼痛划过,让林夕颜猛然睁开了眼睛。

昏暗狭小的地牢,她被束缚在凹凸不平的木桩上,四周是晕黄的烛火。

眼前是狰狞丑陋的面具,距离自己不到一尺远,只露出一双阴冷充血的凤眸跟一张薄唇,他就这样一眨不眨盯着她,令她毛骨悚然。

什么情况?

她的记忆停留在救了一个落水的小孩,现在?

还没来得及让她思考更多,突如其来的思绪猛然灌进她的大脑,令她头疼欲裂。

半天她才得出一个结论,她穿越了,还穿越到特么麻烦的一个身体上,让她想骂娘。

自己所处的这个国家叫东冥国,现在是顺昌五年。

原主的名字跟自己一样,也叫林夕颜,兵部尚书林鼎的三女儿,庶出,本来就不得宠,还是作死的主。

她喜欢眼前这个戴面具的摄政王凤冥不是一天两天了,还被爱蒙蔽了心神。

就在昨晚,她被她的大姐林夕雨怂恿,狗急跳墙,假扮王府的丫鬟,在他的茶水里下药。

可想而知,她如愿跟凤冥睡了,也如愿被他抓进了地牢。

想让摄政王大爷一睡倾心,简直是白日做梦?这不她死了,自己来了!

想想这个摄政王凤冥,林夕颜就觉得一阵头大。

你林夕颜喜欢谁不好?喜欢他,嫌命长吗?

摄政王凤冥,皇上的亲叔叔,权势滔天,比皇上凤亦绝都令人恐惧,杀戮成性,唯我独尊。

她只能送林夕颜一句话,好走不送!

“醒了~”凤冥陡然出声,阴冷嗜血的语气,听在耳边,砸在心头,手脚冰冷。

林夕颜缄默,满嘴苦涩溢出,怎么说?自己不是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他得信?

再说,万一他信了,自己死的更惨,绝对当妖精被烧个干净。

“林三小姐是本王遇到的,胆子最大的女人,令本王佩服,所以今天本王亲自侍奉你,是不是很荣幸!”凤冥的声音阴寒至极,抖了抖手上拇指粗的黑色皮鞭,勾出残忍的冷笑。

那皮鞭在空中甩出令人心颤的“啪啪”声响,在昏黄烛火中隐隐闪烁出骇人的光泽。

林夕颜的心头一颤,恐惧袭来,猛然咬住了自己的唇。

半响,她抬眸,目光幽幽,以最低的姿态哑声道:“王爷,您看在臣女对您一片痴情,还是第一次的份上,您就饶了臣女这一次可好?臣女保证以后不会打搅王爷。”

“饶了你?”凤冥笑声狂肆,骤然而起,声音隐隐溢出的压迫感让林夕颜心神俱裂,这一下,嘴唇咬的更紧了。

凤冥抬起了手里的皮鞭,眯着眼睛阴恻恻地道:“林三小姐,你也会怕吗?”

林夕颜腹诽,喜怒无常,这是什么变态!今天在劫难逃了吗?

还容不得她多想,黑色的皮鞭在空子划出一抹弧度,“啪”的一声脆响,打到林夕颜的身上。

伴随着剧痛的惨叫声响起,林夕颜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冷汗溢出,脸色惨白。

第2章 保证没有下一次

林夕颜的手搅得死紧,疼痛让她的头脑麻痹,她努力保持清醒。

这鞭子真是歹毒,凤冥这是要打死她的节奏。

“王爷,我们谈个条件吧!”压抑着剧痛的清冷声音响起,林夕颜的眸子清亮,没有过多的恐惧。 

“条件?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凤冥冷嗤,鹰隼般的凤眸里尽是寒意。

他漫不经心的抖了抖手中的长鞭,如愿看到林夕颜越发苍白的脸,再次勾唇冷笑,似乎很满意眼前女人的反应。

林夕颜低喘了一声,原来有些话还是有道理的,美人有多美,心就有多毒,完全验证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凤冥有一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俊颜,却也有着地狱修罗一样狠毒的心肠,他就是法,他就是天。跟他看来是无法讲道理了。

她努力放低姿态,低声道:“王爷,您大人有大量,放过臣女可好?臣女保证没有下一次。”

凤冥唇角一勾,缓步向她靠近,走动之间,那随之外泄的压迫力,四散开来,令人窒息!

下颚蓦地一疼,男人用着长鞭的挑起了林夕颜的下巴,阴寒没有任何温度的眸子凝在她的眼底,“林夕颜,有胆子做,便要有胆子承担后果,这些都是你自找的!”

嘴角被咬破,一缕鲜血溢出,林夕颜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

任何时候跟流氓谈不清的,想起他的那些暴虐行为,令她浑身发冷。

“啪!”鞭子再次响起,林夕颜眼前一黑,一口血吐出。

凤冥嘴角的笑意加深,眸子更是冷的宛如淬上了寒冰,怒火顶到头顶,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如此暴怒。

随着鞭子再次落下,林夕颜的意识开始模糊。

死了吗?穿回去吧!远离这个炼狱。

凤冥眸中闪着嗜血的寒光,手中的皮鞭频频向林夕颜抽去!

此时,敲门声骤然响起。

凤冥一蹙眉,似乎不喜别人在这个时候打搅到他的兴致。

他悻悻收了手,冷声道:“进来。”

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者走进地牢。

他须发半白,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

无视凤冥阴冷不快的表情,他靠近,在凤冥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凤冥的剑眉一挑,深邃的凤眸定定放在他的脸上,似乎是询问这事是真的吗?

老者点头,看了一眼林夕颜,脸上闪过复杂的情绪。

凤冥的嘴角微勾,眸子幽幽沉沉探不出深浅,转头看了一眼已经昏厥过去的林夕颜,冷笑一声,“林三小姐命还挺大,很好,很好。”

凤冥连说了两声很好,突然冲牢房门口咬牙切齿道:“炎月,送林三小姐回林府,告诉林鼎那个老东西,别让林三小姐死了?”

凤冥的声音一落,一俊美,英气十足的女子走进来,她给凤冥一躬身,道了声,“属下遵命。”

凤冥点头,炎月一把扯开林夕颜身上的绳索,不顾她的狼狈,直接将她拎起,是拎起,拎的是她衣服的后领口。

林夕颜已无半点的反应,任由貌美如花的女子带离她所认知的地狱。

马车绝尘而去……

第3章 瘟疫一般的存在

林夕颜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活动一下身体,疼痛难忍,一时间不知道身在何方?

好在自己的衣服似乎是换了,地点也不在那个阴森的地牢,身体虽疼,像是上了药,再仔细一看,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凤冥大发善心放了自己?

林夕颜微微蹙眉,半天又坦然,这个情况显然比待在那个阴森潮湿的地牢好很多,她得好好想想现在的处境。

口干舌燥,想找点水喝,屋外突然传来一压抑的泣声,“夏荷,我们会不会死?”

“不知道?听他们说,摄政王不让小姐死。”秋菊的声音更是没有任何的情绪,像是木了。

“老爷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恨不得小姐立刻死呢?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把整个林家给拖累。真的好可怕,你没看到那么多人把守,盯着小姐吗,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

“也许没我们想的那么遭,摄政王能娶小姐也不一定。”

“秋菊,别自欺欺人了,小姐完了,我们也完了。”

“嘤嘤”夏荷跟秋菊突然哭了起来。

林夕颜抿唇,心头有些烦闷,整个林家都不待见她,唯独这两个丫头带她还算不薄。

但她现在毕竟成了瘟疫一般,谁都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

这俩丫头担心她的同时也担心自己,是理所应当。

在古代,失去贞操是要命的,她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林家上下恨不得她赶紧死,但是那位大爷的一句不让死,注定她连死都成了奢侈。

林家上下如临大敌,就怕摄政王爷迁怒林家,一家人成为刀下亡灵。

林夕颜正想辙,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然后是夏荷颤抖的声音,“五小姐……”

“滚一边去!”随着跋扈嚣张的声音落下,门被踢开,一个娇俏秀丽的女孩出现在她的眼前。

林夕颜意识回笼,这个女孩叫林夕柔,是她的五妹,今年十五岁。

因为是嫡女,一直跋扈嚣张,欺负自己。

此刻她站在那里,眸中冒火, 冲她大吼,“林夕颜,你怎么不去死!”

林夕颜现在一筹莫展,哪有心思去搭理她,故意不去看她,一门想着自己的心事。

眼看自己被那个花痴女无视了,林夕柔怒火中烧,“林夕颜,你要不要脸了?你一个大家闺秀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要害死林家!”

眼前女子歇斯底里的控诉,似乎要将她碎尸万段。

凤冥说了,别让自己死了,就是因为这句话自己才能活到现在!但是为什么呢?

她还记得他眸中全是杀意,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怎么会留下自己一条命呢?

她还以为能穿回去呢!看样子是不行了!

“你还给本小姐装死,林夕颜!”眼看被林夕颜无视,林夕柔怒道。

林夕柔咋咋呼呼真是很令人心烦,林夕颜俏脸一板,不耐道:“你有没完没完!”

林夕柔没想到云夕颜还敢跟她横,她火气更大,“本小姐还以为你死了呢?很好,林夕颜你现在就给王爷说,以死谢罪,别祸害林家,反正你也没脸活了!”

第4章 拉人垫背

林夕颜懒得搭理林夕柔,冷哼一声,“滚!”

林夕柔气急败坏,她还敢叫自己滚,胆子肥了?

“林夕颜,你叫谁滚呢?你个不要脸的贱胚子,林家怎么出了你这样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本小姐恨不得杀了你!”

“你再说一句试一试?”林夕颜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她的眸子突然变冷。

林夕柔被她的气势吓的一怔,才想起她算个什么东西,怒道:“你凶,你还敢跟我凶?你跟你那个不要脸的母亲一个德行,就知道偷男人,你自己恶心人也就罢了,竟然连累全家遭殃,林夕颜,你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

林夕颜都被她气乐了,这个丫头还真是厉害的很,这嘴一张一合的,满嘴的脏活,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不过林夕颜也能理解林夕柔为何这样生气了?

谁不怕那个不好惹的摄政王,就他阴晴不定的性子,弄不好还真会要了林家几百条人的性命!

林夕颜嘴角微微一勾,似乎一点都不生气了,她淡淡道:“我说五妹妹,你若再不离开,等下王爷问起,不好意思,我就说是五妹妹怂恿我去给王爷下药的,是你说的,得到王爷的身就会得到王爷的人。”

林夕柔被林夕颜的无耻吓傻了,她抖着唇,半天恨恨道:“林夕颜,你血口喷人!”

林夕颜嘴角勾笑,眸子变的冰冷刺骨,一字一句道:“我是已经要死的人了,你最好不要招惹我,惹到我我都会拉人垫背的,无,耻几个钱,滚!”

林夕柔吓的浑身打颤,没想到林夕颜今天有这样的气势,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莫名让人心里发怵。

但是,是她连累全家的,她还有理了,想起不确定的明天,她“嘤嘤”哭了起来。

“闭嘴,你还真想让我拉你垫背!”林夕颜心里烦躁的厉害,阴恻恻的道。

“我走……你个……”林夕柔后面的脏话,被林夕颜冷漠的眼神吓的一怔,这个胆小怯懦的林夕颜怎么会这么吓人呢!

心里不忿,但是眼前那个曾经任自己欺辱的三姐似乎不见了,她咬唇,脚一跺,正要悻悻而去!

“砰”整个窗户飞起,人落。

林夕颜愣住,林夕柔更是呆滞住!

眼前的男子二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具已经不见了,乌黑的头发飞舞,剑眉入鬓,鼻若悬河,俊逸不羁。  

他的凤眸似笑非笑,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看出心情有几分的不爽。

林夕柔直接呆住,她的手搅在一起,哪怕被眼前之人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她都愣愣的像被人勾去了魂魄。

林夕颜也是心头一惊,凤冥要做什么?

这么不痛快还来找自己,她本能地咽了咽唾沫,“王爷,您,您来做什么?”

“呵~”凤冥也不管这屋子有人,狂肆的一笑,“睡你!”

果然是变态,说话都这么简单粗暴。

林夕柔心里一恼,死林夕颜,睡了摄政王一次竟然让王爷念念不忘,可恶!

第5章 心思各异

林夕颜心里清楚的很,凤冥绝对不是专门来睡自己,他有什么目的,她还不清楚。

“王爷,您听臣女解释……”

林夕颜的话语还没落,身体突然动不了了,眼看凤冥一把将自己拎起,是的,拎的是她胸口的衣服,转眼从窗户飞了出去。

林夕柔半响才反应过来,她的手几乎要将自己的手指捏碎。

林夕柔暗恨林夕颜怎么这么好命,摄政王乃是东冥国第一美男子,人虽吓人,但是秀色可餐,跟他睡上一宿,真的是无憾了。

林夕颜被凤冥掳走,林家上下闻言都是心思各异。

林鼎站在祖宗祠堂里一脸的阴郁,他既希望自己的这个女儿赶紧死,成全了林家名声,让林家逃过一劫,更希望她能用她过人的美貌在凤冥那里争得名分,那么林家弄不过要发达了。

自古祸福难料,大祸又何尝不是隐藏着大福呢?

凤冥能留林夕颜一命,还特意叮嘱自己不让林夕颜死,这很不正常,更何况他今天还亲自将林夕颜掳走,什么事能让摄政王亲自出马呢?

林鼎在祖宗眼前深深一鞠躬,离开的时候,脸上露出老谋深算的表情。

尚书夫人吴氏听身边的胡嬷嬷禀告,脸也阴沉的可怕。

她看了一眼自家大女儿林夕雨,低声问道:“雨儿,你一向聪慧,你说王爷为何有此一举?”

在她们眼中,凤冥属于多此一举。

林夕颜这个举动无疑是挑衅摄政王的权威,凤冥能忍下?

不是没有例子,多少女人面对危险绝美又权势滔天的凤冥没有心思?

但是下场是什么?有这样想法的女人还没付之行动都成了死人,而且死相惨烈。

林夕颜算是第一个睡了凤冥,还能活着,还被凤冥亲自接走的女人,她能不慌吗?

林夕雨的心绪不佳,脸上带有几分的疲惫,这件事是她怂恿林夕颜去做的。

事情若不是按照她预定的方向走,自己处境就会十分危险。

她以为,林夕颜肯定会成了凤冥刀下亡魂,但是她不仅没事,凤冥今天竟然亲自将她掳走。

掳到哪里,不言而喻,关键是为什么呢?

“母亲,您先别急,先观看。”林夕雨低声道,心里也有几分的忐忑。

林夕雨的声音刚落,林夕柔便闯了进来,狠狠跺脚道:“死林夕颜,气死我了。”

吴氏微微蹙眉,什么时候,自己这个小女儿能跟自己的大女儿一样沉稳就好了。

林夕雨的眸子一闪,迅速恢复,柔声问道:“五妹,怎么了?赶紧坐下喝点水吧!别气坏身子。”

林夕柔走到吴氏的眼前,恼怒道:“娘,今天摄政王是专门来睡林夕颜的。”

吴氏一怔,手微微攥紧,心头开始打鼓,她故作镇定地轻斥,“别瞎说,这种话是你这个大家闺秀能说的吗?”

“真的,女儿就在那里,摄政王可说了,睡她,说完就把林夕颜抓走了。”林夕柔满脸戾气道。

“雨儿,你看。”吴氏心里发慌,这个凤冥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了,如果他真看好林夕颜,这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吗?

第6章 母女算计

吴氏的担心还是有必要的,有了凤冥的庇护,那个贱丫头不上天呀!

这么多年来,她被自己这个“母亲”打压,一朝得势,还不捏死自己?

林夕雨蹙眉还没开口,林夕柔又气呼呼道:“不仅如此呢!娘,那个林夕颜敢威胁女儿,她竟然说主意是女儿给她出的,惹她毛了,拉女儿垫背,她多无,耻,气死我了!女儿真想将她剁了喂狗。”

吴氏的脸色一变,看向林夕雨。

林夕雨的脸色更白,嘴角微颤,眸子已经凝住。

是自己怂恿林夕颜这个蠢货的,她真要豁出去,可没什么好顾虑的,势必会拉自己陪葬,林夕雨瞬间手足无措起来。

“雨儿,你拿个主意。”吴氏也有些慌。

林夕雨摆手,沉默,半天她的眸子闪过算计,压低声音道:“娘,这样……”

吴氏先是一怔,然后有点担心道:“这样做的话,会不会连累到林家?”

林夕雨淡笑,恢复淡雅柔弱的样子,根本不觉得自己刚才说这种恶毒的话有何不妥,“母亲您多虑了,不说爹爹是一品大员,满京城谁人不知林家有个蠢货,更何况那人是摄政王,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您说呢?”

吴氏点了点头,不给凤冥添一把火,挑衅一下他的权威,事情似乎不可收拾。

这样做,不可一世的摄政王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林夕颜必死无疑。

林夕柔不解,“娘,大姐,你们在说什么呢?”

林夕雨摸了摸云夕柔的头,眸中不怀好意,“看戏!”

林夕柔眸子一寒,想起刚才的吃瘪,她就恼怒万分,她是嫡女,更是爹娘的掌上明珠,林夕颜敢威胁她?

“你给本小姐等着!”林夕柔心里恨恨道。

那边的林夕颜只觉得耳边风声大盛,只能死死攀住眼前男子的身躯。

凤冥嘴角的冷笑加深,给了林夕颜一个模凌两可的冷笑。

林夕颜现在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我为鱼肉,人为刀俎,只能听天由命,她真没想到自己穿越过来,会这样被动。

拎着她的男子脚步一顿,林夕颜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悬空,“砰”一声闷响,她被眼前的男子摔在了马车的榻上。

“靠”林夕颜的脏话飙出。

浑身都散了架,加上被他伤的地方还没好,这种滋味让林夕颜眼前发黑,气血翻涌,几乎昏死过去。

果然是变态,林夕颜努力缓解身上的疼痛,身体是别人的,但是这痛是实打实的放在自己的身上,特么不爽。

林夕颜的思绪还没有飘过,男子放大的俊颜就出现在林夕颜的眼前,冷漠地眼神像利刃般刺向林夕颜,“林三小姐,昨天上了本王爽吗?”

林夕颜欲哭无力,虽然药是林夕颜下的,但是,是这个王爷上了自己好吗?

这痛简直是痛不欲生,特么还说风凉话。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这个人是变态中的变态,你忤逆他,死的更快。

“王爷万事好商量,您说什么,臣女全力配合。”林夕颜低声道。

第7章 他来真的?

林夕颜也觉得自己怂,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但是这种来自心底本能的恐惧,不得不让她先低三下气。

凤冥步步紧逼,好看的凤眸全是冰碴,声音阴沉刺骨的锁着眼前女人,“脱!”

林夕颜怔住,他来真的?

“不,不,王爷,这大大的不妥。”林夕颜身体抖了一下,眸中却澄清一片。

“你倒是变了样。”

上次那么着急……

凤冥拧眉,现在这般,是欲拒还迎吗?

林夕颜清了清嗓子,“那能一样吗!昨天我还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现在不是了!”

凤冥的嘴角难得一见的一勾,眉眼舒展开来,宛如迎风而开的罂粟,妖艳,魅惑……

林夕颜闪神,妖孽呀!

男人的笑容倏地一收,俊颜拧出一抹狰狞,大手一伸,袭上林夕颜。

林夕颜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到“呲啦”一声,她身上仅穿的单薄外衫,瞬间四分五裂,

林夕颜眼睛瞪大,吓的浑身发冷,这个男人疯了吗?

她下意识用手护住自己的关键部位。

凤冥的手再次一动,林夕颜打底的衣服也遭殃了。

她的声音彻底变了调,面色慌乱不堪,“王爷,有话好说,臣女可以解释之前发生的事。”

一抹的冷笑溢出,凤冥眸色一暗,“林三小姐,装什么装?这不就是你心里所想的吗?”

话音刚落,凤冥栖身压制住林夕颜,就这样突然闯了进来。

林夕颜眼前发黑,疼的无法抑制,眩晕感滋生。

她像是在波涛里飘荡的小船起起伏伏,背抵在马车上飞驰,这种滋味简直是痛不欲生。

漫天的楚痛竟然也能转化为动力,林夕颜眸中泛红,猛然的袭向眼前的男子。

出其不意,加上强大的惯性,凤冥真被林夕颜推了出去。

凤冥一怔,猩红的眸子多了几分的探究。

真的不一样了,无论是胆量还是……性格。

他明明记得昨天哪怕是她给自己下了药,最后还是哭的稀里哗啦,浑身打颤,今天这表情却像个炸毛的小野猫。

林夕颜推开了凤冥就开始找自己的衣服,看着已经被撕裂的衣服,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最苦的时候也不会如此的难堪。

那个男人也是十分的不雅,林夕颜几乎要嘴唇咬碎,眸子喷出了火焰,怒声道:“王爷,睡觉要的就是两情相悦,你堂堂一个王爷居然强迫别人,可还有脸?”

“你倒是知羞耻了?”凤冥的眸子幽深无波,盯着林夕颜,表情有几分的古怪。

身上的衣服根本遮不住什么,林夕颜的身体还在马车的惯性下撕扯,从来没这么辛苦过,她几乎要疯了。

男人没有解决问题,却将自己的裤子重新穿上,他的眸子闪着野兽的光芒,林夕颜只能说这个男人是对别人狠也对自己狠的家伙。

箭在弦上还能忍住,他眸中的暗色还没退,却能如此强忍,她都不知道要不要赞他一句。

林夕颜越想越恼怒,她王府难么多的女人他不去找,大老远来睡自己,有病,还病的不轻。

凤冥慢慢靠近林夕颜,两个人近的连脸上的细小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第8章 跟他搏命

林夕颜的衣服根本遮不住什么,白皙细腻的肌肤,加上昨天几道带血的鞭痕纵横交错,竟然有种病态的妖娆,让凤冥的嗓子有点发紧。

两个人就这样盯着对方,凤冥眸子依旧残留着没有纾解的暗色,嘴角却微微一勾,她似乎并没有那么无趣!好玩!

马车跑了一段时间终于是停了,马车外有人低低叫了一声,“主子,到了。”

凤冥眸中突然闪过恶趣味,拉住林夕颜的胳膊,极其冷漠道:“这么胆大的林三小姐,都让人好好看看吧!”

林夕颜脑子“嗡”的一声,她的衣服被他方才扯的粉碎,这样下去,她除非疯了!

“你别碰我,我死都不下去。”林夕颜手脚并用,努力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凤冥的眸子越发兴致盎然,‘你我’都出来了,他嘴角冷笑加深,一把扯过林夕颜,奚落道:“现在要脸了?不让人看看你这幅尊荣怎么行?”

纵然是新社会的女子也被眼前的事情吓懵了,这个变态不会真要自己衣不附体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吧!

凤冥的大手拖着林夕颜往马车下拽,林夕颜脑袋轰鸣,猛然低头一口咬住凤冥的虎口,她终于将满腔的怒火变成了现在的咬牙切齿。

凤冥蹙眉,似乎没有什么大的楚痛,有些诧异她居然敢咬他,真是全家的性命都不要了,他凤冥只会让别人流血,自己何曾流过?

牙齿几乎是入扣了,林夕颜尝到了血腥味,却依然不松口,她只想跟眼前的男子同归于尽。

凤冥显然是被咬疼了,亦是烦了,他突然一甩手,林夕颜的身体摔倒,疼的她又一哆嗦。

努力将身体蜷缩,无边无际的委屈将她包裹,她一生治病救人无数,最后还是为了救人而死,现在这是造了什么孽?

她瞪着充血的明眸子,只有一个感觉,他敢让自己这样走下去,自己就咬死他。

看着张牙舞爪,没有怯意,像要吃了自己一样的女人,凤冥嘴角的弧度加深,有点意思,跟外界说的有几分的不符。

他的虎口滴着鲜血,似乎一点都不介意,风轻云淡般,一步一步继续向林夕颜逼近。

看着恶魔向自己靠近,势要自己衣不蔽体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林夕颜眸子闪过决然,猛然向马车上的木质门撞去。

凤冥凤眸微微一缩,来不及探查那丝恐惧来自何方,身体下意识的挡了过去。

林夕颜被他的胸口顶了一个踉跄,眸子全是火焰,破口大骂:“你个垃圾,混账,王八蛋!”

别的词他懂,但是垃圾是什么意思?

看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话。

凤冥蹙眉,以往谁敢这么骂他,早就拖出去喂狗了。

眼前的女子十分的陌生,似乎跟昨天那个花痴对不上。

是自己的脾气变好,才能容忍她如此撒泼?

林夕颜愤怒到了极点,死亡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

瞬间她拳打脚踢,虽然都是挠痒痒一般,还是把凤冥惹烦了,嗤笑道:“装的如此贞烈,昨天你又做了什么!需要我再帮你回忆一下?”

林夕颜脸色苍白,神情微怔。

“还不把衣服穿上!”

摄政王的邪魅妃 主角: 林夕颜, 凤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