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家娇厨娘 主角: 叶小娴, 箫宝山

穿成农家娇厨娘 主角: 叶小娴, 箫宝山

第1章 农家小媳妇

“疼……”

叶小娴睁开眼睛时,竟发现身上趴着一名陌生男子。

她想反抗,可身子软绵绵的,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劲。

半晌之后,她又晕了过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小娴被外面一只公鸡的叫声吵醒,她睁开眼睛,昨晚的男子已经不在了,屋子里面空荡荡的。

而她全身疼痛,仿佛全身都散架了,除了头能转一下之外,四肢完全动不了。

这……是什么地方?

她转过头扫了一眼这间低矮的土屋,墙角已经开裂了,屋里放着一张陈旧的四方桌,一条缺了腿的板凳,地上还摊着一些土豆和红薯,床边搭着一根竹子,竹子上搭着几件男人的衣服。

是古代人的衣服。

叶小娴突然再次头脑发涨,脑里闪过许多陌生的零星的记忆,她将这些记忆连在一起,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她本是一名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获奖无数,可前段时间去深山选购食材的时候不幸遇上了泥石流,醒来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叶小娴。

叶小娴从小在箫家长大,原本是要嫁给箫家大儿子的,可这大儿子自小体弱多病,半年前更是一病不起,叶小娴还没跟他正式成亲呢,就成了寡妇。

正好箫家二儿子一个月前刚从战场上回来,又到了娶媳妇的年纪,所以箫李氏便劝叶小娴和箫老二成亲,一来叶小娴不用当寡妇,二来又省下一笔娶媳妇钱。

可叶小娴和箫老二死活都不同意,这种事传出去是要被人笑话的,对他们俩的名声也不好。

一个不愿意嫁,一个不愿意娶,婆婆箫李氏便想了一个主意:她去镇上的养猪场要了几包公猪吃的药粉,在晚上熬野菜汤的时候偷偷放到汤里,等他们喝了之后,再把他们反锁在屋里。

可是那药粉平时是给猪吃的,箫李氏担心药效下得不够,就多加了一些,原主身板弱,哪里禁得起这番摧残,就……

“箫二婶子,叶子前几天不是还闹着要上吊吗,还说死也不嫁老二,怎么昨天就答应嫁了?”

屋外,传来两个妇女的聊天声音。

“唉,不同意也得同意啊,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老大去世了,老二又到了娶亲的年纪,家里哪有钱给老二娶媳妇,只能由叶子来嫁了。”

“你家老二之前不是强烈反对吗?我看他也是倔的,怎么昨晚就同意了?”

接着便是箫李氏得意的声音:“山人自有妙计,反正现在生米煮成了熟饭,他们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哈哈,箫二婶子,还是你精明呀。”

“那是那是……”

话音刚落,房间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进来的人便是叶小娴现在的婆婆箫李氏了。

箫李氏闺名叫李红梅,年近四十,风韵犹存,虽然穿得破旧,但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头上还别了一朵路边的小花,看起来有点骚。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李红梅年轻时在窑子里面当过妓子,嫁到箫家后才从的良,所以为人挺放得开的。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为了省钱,把自己的大儿媳和二儿子硬凑在一块吧。

第2章 他是个实诚人

“叶子,你醒了?昨晚睡得好吗?”李红梅脸上陪着笑,表情里带着一丝歉意。

叶小娴此时已经缓过来了,她正准备坐起来。

“叶子,你是不是很痛?第一次同房,难免……”李红梅连忙放下粥碗去扶叶小娴。

“……”叶小娴有点无语。

李红梅以为她在生气,便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叶子,我知道你在责怪娘,可你想想,自打你进了咱家的门,娘都是把你当成女儿疼的,我们家宝珠有什么,你也有什么,只是眼下咱家实在拿不出宝山的老婆本来,不然也不会让你和宝山……那个了……”

李红梅说得隐晦,可叶小娴怎么会听不懂。

叶小娴来自现代,从小接受的思想就是要省钱和赚钱,潜意识里,她认为李红梅的做法不错,很有经济头脑。

只不过,这对象变成了她,她需要时间消化一下罢了。

“娘,您没做错什么,是叶子欠了您的,叶子毕竟是您养大的。”叶小娴道。

听说叶小娴不记恨她,李红梅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她赶紧端起那碗:“叶子,你先把粥喝了罢,宝珠去割猪草了,宝风也上山砍柴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啥活都不用干!”

叶小娴确实饿了,她端过那碗粥,喝了一口,随即又皱了皱眉头。

这是红薯和野菜熬成的粥,一点油水都没有,野菜是涩的,难吃得她都想吐了。

“叶子,你怎么想吐了?不会是一个晚上就……就有了吧?”李红梅睁大眼睛问。

叶小娴:“……”

“哎呀,瞧我这猪脑子,就算有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起反应啊,我当初怀宝山他们时,两个月才有反应呢,哈哈哈。”李红梅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娘,宝山呢?”叶小娴再问。

箫宝山就是昨晚跟她洞房的人了,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夫君了。

“宝山他……他……”李红梅支支吾吾的。

“他一定很生气吧?”叶小娴又淡淡地问。

原主的记忆中,那箫宝山是一个很倔的人,现在被亲娘逼着跟她洞房,想必很生气吧。

“宝山他……也不是很生气啦,他去县里当杂役了,估计晚上就回来了,呵呵呵。”裴李氏一边说一边打量叶小娴,总觉得叶小娴似乎变了一些。

若是以前,叶小娴早就寻死寻活了,现在却淡定得跟无事一样。

李红梅又道:“叶子,娘给你打包票,宝山是个实诚人,他要了你的身子,肯定会对你负责的,他要是不负责,娘就不认他这个儿子!”

“……”叶小娴淡淡地笑笑,心想,这个年头,居然有这么疼儿媳的婆婆?

不过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个婆婆也确实待她不错的,不但将她养大,也没有什么架子。

叶小娴端起那碗粥,正要忍着恶心喝下去,可这时屋外又来了一个妇人。

那妇人一到门口就叉腰破口大骂:“都快晌午了,你们还不去干活呢,别以为昨天整个洞房,今天就不用干活了,你们该干什么还是得干!”

第3章 儿媳个个不省心

门口那人是箫王氏,箫老汉的大儿媳。

在箫家,年纪最长的是箫老汉,下面有三个儿子,箫王氏是大房的,李红梅是二房的,还有一个箫陈氏是三房的。

李红梅因早年当过妓子,所以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处处被大房和三房打压,在箫家,除了她那个早死的丈夫,没有人看得起她。

幸好她天生乐观,脸皮够厚,不管她们打她还是骂她,她都装作没事一样。

现在箫王氏一过来骂,李红梅便也叉着腰回骂:“干啥活干活啥?你没当过新娘呢?你没入过洞房呢?敢情你那口子不得力,当初没把你伺候好是不是?嫉妒我们家宝山那一身腱子肉是不是?”

“你……果然是那构栏院出来的货色,敢情是经验丰富着呢。”箫王氏继续骂:“你们不去干活,今天的中饭由谁来做啊?”

“我去做不就行了?”李红梅道。

李红梅其实也就绊绊嘴,过过嘴瘾,她毕竟是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二儿子又刚回来,下面还有两个小的,在这个家里还得靠干活才能生存。

李红梅跟箫王氏吵完架,马上转身对叶小娴笑起来:“叶子,你尽管躺着,娘去做饭,做好了端进来给你吃。”

叶小娴看着这李红梅,虽然为人粗鄙了些,却是处处维护她,所以她对李红梅的好感就又增了几分。

李红梅出了门,那箫王氏还在原地站着,一双眼睛鄙夷地盯着里面的叶小娴。

叶小娴也不躲闪,她同样盯着箫王氏,再冷冷地道:“大伯母是想让我娘一个人去干活吗?都中午了,要是做饭做得迟了,爷爷就又要骂人了。”

箫王氏白了叶小娴一眼,再嘀咕一声:“不过是圆个房,就真把自己当箫家媳妇了?瞧她嚣张得,以前也没见她这样啊。”

……

箫王氏和李红梅出去后,叶小娴以为可以安静片刻了,谁知不一会儿,外面又传来箫家几个妯娌的吵架声。

“哪有你这么洗青菜的?”

“不这么洗怎么洗?”

“那猪肉别洗这么多遍,把油都洗掉了,到时炒菜一点油都没有。”

“二嫂你能不能注意点,水都洒我脚上了!”

“三弟妹,你菜刀能不能别这么拿,刀不长眼,差一点就砍到我了!”

“……”

箫家三个媳妇,个个都不省心,每次凑到一块就要吵起来。

院子东边屋子住着的箫老汉受不了了,拄着拐杖就出来骂人:“都给我消停点!你们的男人在外面辛辛苦苦干活,你们倒好,煮个饭都能吵成这样!”

箫老汉一向强势,是家里的大长辈,又特别看不起女人,他这么一吼,院子的几个女人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箫老汉骂完就回屋躺着了,在这个家,他只管发号施令和骂人,其他的一律不干,还必须整点吃饭,晚一刻钟都要骂人。

叶小娴突然又感到一阵烦燥。

这是一个封建家族,讲究四代同堂,家里赚来的钱都要交给箫老汉打理,再分配到各家去。

箫老汉的大儿子箫铁树和三儿子箫铜树都在县里干活,每月挣二两银子回来,不过这些都是明面上的帐,暗地里肯定会藏些私房钱的。

大房三房日子都过得不错,逢年过节还可以给家里的娃们买身新衣裳,男娃还可以去镇上的学堂念书。

而二房的李红梅早早死了男人,早前名声又不好,所以家里的脏活苦活都落到二房这边了。砍柴、割猪草,都由二房来干。

叶小娴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而来的事实,又知道一个嫁过人的女子想在这个时代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容易。

她目前能做的,就是留下来,让这个家的人生活更好一些,让自己的生活也更好一些。

第4章 宝山回来了

下午,叶小娴终于可以下床了。

她一出来,正在院子干活的箫王氏便盯着她双腿看,村里的农妇都说,有过男人的女人走路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些农妇没事就喜欢研究这个。

原来的叶小娴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被箫宝山那样的猛汉弄了一番,还是下过药的,箫王氏和三房的箫陈氏都觉得她起码要在床上躺三天。

叶小娴没给箫王氏盯自己机会,她很快就走到李红梅旁边坐下了。

李红梅正在剥豆子,用来晚上熬骨头汤用的。

“叶子,你这么快就下床了?痛不痛?饿不饿,饿的话我再去灶房看看有没有吃的,”李红梅又是大大咧咧地问。

“没事了,我帮你剥豆子吧……”叶小娴道。

她这么躺着,大房三房肯定有意见的,再说原主以前也是一个干活勤快的,她不能闲下来。

“好咧。”李红梅将半篮子豆子给叶小娴,再小声道:“你今天就剥剥豆子吧,剥豆子不需要耗体力。”

“……”叶小娴不接李红梅的话,只环视着这个大院子。

院子东边是箫老汉在住,是改建过的,用的是青砖黑瓦,房梁又高,住在里面冬暖夏凉。

院子中间一排屋子则是大房和三房在住,虽然建得没有那么气派,但好歹砖瓦完整。

而西边则是住着二房一家,一排低矮的土屋,土墙都裂开了,跟叶小娴在电视里见过的猪圈一样。

叶小娴看了一会儿,这时,院门外面便传来了两把稚嫩的童声:“娘、嫂子,我们回来了!”

外面进来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

这两个孩子都是李红梅所生,女孩十二三岁,叫箫宝珠,男孩八岁多,叫箫宝风,他们一个背着猪草,一个背着干柴。

这两娃一看就是实诚不会偷懒的,不然也不会背那么多了。

李红梅见状,赶紧过去帮他们将干柴和猪草放下来。

“你们饿不饿啊,娘去给你们弄点吃的?”李红梅道。

李红梅话音刚落,中间的箫王氏就立刻骂起来:“这不是马上就要准备晚饭了吗?还给他们弄啥?灶台上有几个地瓜,让他们吃那个得了。”

李红梅不乐意:“宝珠和宝风干了一天活,连口饭都不让吃了吗?”

“没说不让啊,你现在给他们弄一顿,等会晚饭还要吃一顿,这么短时间内吃两顿,不是浪费吗?”

“你……”李红梅又要吵,这时,宝珠赶紧劝李红梅道:“娘,我们先吃地瓜吧,晚上再吃饭。”

宝风也道:“是啊娘,我们不饿。”

“可是,娘心疼你们啊。”李红梅是真心疼。

恰巧在这个时候,箫王氏的小儿子箫宝成也回来了,箫宝成十来岁,在镇上的私塾上学,他一回来就喊道:“娘,我肚子饿了!”

“哦,灶房里还有点剩饭和一点肉皮,娘去弄给你吃!”箫王氏立刻笑呵呵地道。

李红梅一听,顿时恼了:“大嫂,宝珠和宝风干活回来,你让他们吃地瓜,凭什么你家宝成一回来就可以吃饭吃肉皮?”

箫王氏冷眼挖苦道:“凭什么?凭我们一个月交二两银子,你们呢?有本事你们也多交钱啊,每月半两银钱都交不够,还想着吃多多,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李红梅瞬间吃瘪了。

箫王氏说得对,他们二房上交的银钱是最少的,这一点一直是李红梅的痛处,每次想到这点,她便不由地自卑。

谁叫自己穷呢。

“算了,不吃就不吃,咱们先吃地瓜,晚上再吃饭。”李红梅安慰自家的两个孩子。

李红梅正要进灶房拿地瓜,可无意看向院门,她顿时欣喜地喊了一声:“呀,宝山回来了!”

叶小娴心里咯噔了一下,也朝院门外看去。

第5章 为什么不肯娶我?

箫宝山人长得特别高大,又在战场上待过,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气十足。

叶小娴在酒店混久了,见识过形形色的人,看人的眼光很毒辣,哪怕隔着衣服,她也知道这个箫宝山绝对是有胸肌和腹肌的。

瞧他那一米九的身高,倒三角型的身材,还有那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若放在二十一世纪,不知有多少迷妹眼馋呢。

这一趟穿越,自己倒是白捡了个帅哥当夫君。

箫宝山先是过来叫了一声李红梅:“娘!”

之后目光落在叶小娴身上。

因着昨晚的关系,他的神情有些尴尬。

反倒是叶小娴,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并大大方方地看着他。

箫宝山怔了怔。

叶小娴是在他上战场后才买回来的,他去了战场八年,回来后就去县里当杂役,没怎么留意过叶小娴,对她的印象是胆小、怕生,每次见了他就躲。

这么直接盯着他,还是第一次。

箫宝山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不会一直怔着,他先开的口:“嫂……叶子,你跟我回房,我有话跟你说。”

“好。”叶小娴淡淡地道。

她放下篮子站起来,后面的李红梅又大大咧咧地叫了一声:“宝山,你悠着点,让叶子休息几日,她那身板禁不起一天几次的。”

箫宝山:“……”

叶小娴:“……”

……

二房这边分到的土屋只有三间,以前是李红梅、宝珠和叶小娴三人睡一间,宝山和宝风两个儿子一间,另外一间杂房。

没办法,这个时代重男轻女,男娃必须有自己的房间,不然讨不着媳妇。

现在叶小娴和箫宝山圆了房,那叶小娴自然要跟箫宝山一间房了,李红梅把杂房的东西清出来,又让隔壁赵二婶家帮忙造了一张木板床,这就算是叶小娴和箫宝山的房间了。

进了屋,叶小娴正要将房门关上,可箫宝山立刻止住了:“还是别关门吧,免得别人又要说闲话了。”

叶小娴也就不关了,自己坐在床边,再稍稍抬头看着他。

现在的叶小娴虽然瘦,但一张鹅蛋小脸很是精致,尤其是微抬头时,眼中带着浅浅淡淡的笑意,样子很是勾人。

箫宝山又怔了怔。

以前在战场上时,营中的兄弟没事会谈论女人,说没有过男人的女人是枚青涩的果子,不太诱人,有了男人才是一枚熟透的果汁,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

莫非这叶小娴就是这样的女子?

“你想跟我说什么?”叶小娴见箫宝山一直站着,便开口问。

这箫宝山虽然高大结实,但在叶小娴面前有些拘谨,看着倒有几分反差萌。

可下一刻,这箫宝山突然就严肃起来,他猛地在叶小娴面前跪下来,并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刀。

叶小娴吓了一跳。

都说古代女子干了乱套的事后,不是被浸猪笼就是被家人打死,莫非这箫宝山要将她了结了不成?

“你……要干嘛?”她问。

箫宝山义正言辞地道:“叶子,昨晚的事……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干了此等禽兽不如的事,你若是恨我,那就杀了我罢!”

恨?

叶小娴心想,自己恨他干嘛?他长得这么般标致,是自己赚了才对。

唉,古代男人就是如此,迂腐得令人生寒。

既然他不杀她,那她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她淡淡道:“我杀了你,那我不是就成寡妇了?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箫宝山又怔了怔。

他倒是没有想过好处坏处,只知道自己坏了别人的清白,那肯定要付出代价的。

叶小娴又道:“我本来就是你们家养大的,将来也是要嫁你们家的,可我一没跟你哥哥同过房,二没跟你哥拜过堂,你哥不在了,我嫁给你,不是挺顺其自然的?莫不是你嫌弃我没娘家没背景,所以不肯娶我?”

第6章 怎么会嫌弃你?

箫宝山立刻道:“我本身也是个粗人,没钱没背景,怎么会嫌弃你,只是……”

“都说婚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的婚事是咱娘做的主,你一推再推,不是看不起我是什么?如今我身子被你要去了,你倒好,拿把刀让我杀你,不如你杀了我罢!”

叶小娴装作生气的样子,再拿起那把刀狠狠丢到箫宝山面前。

“……”箫宝山没想到叶小娴如此伶牙俐齿,自己竟被反驳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本是光明磊落地来赎罪的,却被她如此批评了一通,倒显得他想推卸责任了。

“这件事错在我,我不会杀你的。”箫宝山发现,自己的思绪有些乱了,似乎忘了自己要来干什么的了。

“这事就先这样吧,眼下晚饭时间到了,我得出去帮忙了,不然爷爷那边又该骂人了!”

叶小娴说完就立刻出去了。

到了门口,才发现正在外面偷听的李红梅,李红梅想跑,却是来不及了,只能厚着脸皮呵呵地对叶小娴笑着。

“叶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厉害?宝山刚刚被你说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呢。”李红梅一边走一边道。

叶小娴却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

箫家的晚饭是要人齐了才能吃的。

不下雨的时候,他们就在院子里面摆一张大桌子,老人和男人们坐桌子前吃,女人们就端个碗站着吃,要是家里有半大不小的孩子的,还要女人追着孩子喂,先把孩子喂饱了才可以吃。

现在的院子鸡飞狗跳的,很是吵闹。

叶小娴上一世来自单亲家庭,父亲有了新家,妈妈也不怎么管她,她以前一直梦想在一个大家庭里面生活,现在终于实现了,却只觉得烦燥。

箫老汉自己啥活不干,吃饭却挺挑的:“今天炒的这油菜太老了,压根咬不动,还有这汤也不行,太咸,也没有一点肉味嘛,还有这茄子,根本就没熟嘛,你们到底有没有考虑到我们这些老的,全顾你们自己吃了是吧!”

箫王氏赶紧将责任推到李红梅身上:“这都是二弟妹煮的,我让她多放一勺油她都不放,敢情是想揩点油回她房中开小灶吧?”

箫陈氏也跟着道:“这汤也是二嫂熬的,才两根骨头,让她别放那么多水,她偏要放。”

箫老汉一向不喜欢李红梅,听了大房和三房的话,他立刻“啪”一声放下筷子,怒道:“老二家的,你下回再煮成这样,就别吃饭了,你们二房本来就没交什么钱,现在连做个菜都这么难吃!”

李红梅心里不服,却不顶嘴,只撇了撇嘴。

可这一幕正好被箫老汉看到了,箫老汉再次怒道:“祖言有训,女人应注意妇言妇德,你这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是巴不得我快些死了好没人管你吗?”

箫宝山看不下去了,放下筷子正要替他娘说话,可一旁站着的叶小娴却先开口了。

“爷爷,还有大伯、大伯母、三叔、三婶,孙媳妇有一事,想跟你们商量!”

叶小娴虽然声音不大,可说话的样子不卑不亢,而且目光坚定,她刚开口,众人就都看着她了。

可看归看,众人的眼神终究是鄙夷的。

叶小娴在这个家的地位最低,昨晚刚圆房,今天就把自己当孙媳妇了?还商量?

叶小娴也不管众人如何看她,只继续道:“爷爷说得没错,我们二房确实上交的银子少,所以我们二房这些年都在努力干活,可干活多又有什么用,终究抵不过交钱多的。我想了想,日子再这么过下去,也只会令大家继续不愉快,所以孙媳妇有一个建议,从明天起,我们二房分家独自过,大家觉得如何?”

第7章 居然敢提分家

叶小娴话音刚落,所有人就都看着她,有鄙夷的,有惊讶的,也有赞同的。

唯一一个赞同的,是箫宝山。

分家是他回来后就有的想法,只是还没来得及提罢了。

箫王氏冷笑一下:“你们二房能赚钱的人,也只有你们家宝山一个吧?他在县里当杂役,一个月撑死也就挣一两银子,能养活你们一大家子人?”

杂役和皂役不同,杂役就是在衙门外面接活的,有活干才有钱,没有活干就白等一天,等于临时工。

而皂役算正式工,专门负责惩罚犯人,每个月固定有二两银子。

箫陈氏亦笑起来:“叶子,你一个童养媳居然也这么大的口气,别分开过了两天,你又巴巴地求咱们一块过,到时不是打你娘的脸了吗?

叶小娴不气也不恼,仍是一副淡定的模样:“既然我们二房要分开过,那就绝不反悔,将来不管我们过得如何,都绝不回来求你们!”

箫老汉用鄙夷的神情看着李红梅:“老二家的,你的意见呢?莫非你也想分开过?”

“我……”李红梅先是瞄了叶小娴一眼,心道,这么大的事,这叶子怎么不跟自己商量一下?

可又看到叶小娴一副淡定的样子,她便想,说不定叶子和宝山商量过的,不然不会这么坚决。

她便又看了一眼箫宝山,箫宝山此刻正看着叶子,眼神分明是赞同的。

她便挺了挺腰,再拍着胸脯道:“我想好了,我们是要分开过的,我们二房虽然穷,可我们不至于养不活自己,分开过之后,将来也不用给你们添麻烦!”

箫老汉再“啪”地甩下筷子。

村里的老人都不喜欢儿子儿媳分家,喜欢儿女绕膝,可二儿子已经死了,李红梅以前又是妓子,说话做事大大咧咧,做菜没有一顿合箫老汉口味的,他早就不想跟她过了。

他以前不提,是担心村里人说他不厚道,现在李红梅主动提出来,他开心还来不及呢。

“行,你们既然要分家那就分家,以后每月五百文铜钱交到我这里,当是孝顺我的,其他的,你们爱怎么过就怎么过!”

……

分家的事,也就这么说定了。

那天一吃完饭,李红梅立刻就把叶小娴还有几个儿女叫到房中来了。

乡下蜡烛贵,他们点不起烛灯,就只能一种烟味很大的油灯,用习惯了,倒也不觉得呛。

李红梅点好油灯后,便笑嘻嘻地对叶小娴道:“叶子,你今天晚上太厉害了,居然敢跟你爷爷他们提分家,你和宝山是不是商量好赚钱的法子了?”

赚钱的法子?

叶小娴摇摇头,在此之前,她没有想过这个,只是觉得一大家子吃住都在一块很烦,想过些清净小日子罢了。

箫宝山亦摇摇头。

李红梅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你们居然没有商量过?没有商量过你还这么大胆地提出要分家,到时候……唉,我们家只有宝山一个人赚钱,宝珠和宝风又这么小,到时吃不上饭怎么办?”

李红梅之所以能把孩子养到这么大,全靠这些年脸皮厚,不管大房三房以及箫老汉如何排挤她折磨她,她都硬着头皮一块过。

也是为了孩子啊。

“娘,总会有法子的,我们有手有脚,养活自己不难。”叶小娴道。

她向来是乐天派,生存能力强,不怕饿死。

箫宝山竟也替她说起话来:“娘,叶子说得对,以前是我没有回来,所以才让你们受了不少委屈,现在我回来了,就没有再让你们受委屈的理,顶多我在县里多接些活儿,怎么也要让你们吃饱饭!”

箫宝山说完,又看了叶小娴一眼。

而叶小娴正好也在看他,她眼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妩媚,勾人,看得箫宝山的心莫名地悸动了一下。

第8章 山旮旯也有帅的

宝珠和宝风也赞同。

宝珠委屈地道:“其实我早就不想跟他们过了,我们天天上天砍柴,砍得多的时候没有人夸,砍少了就被骂,总不见宝成宝水他们挨骂,凭什么他们就可以不干活,我们就要干这么多。”

宝风年纪小,都听娘的。

李红梅听完孩子们的话,又是感动又是自责:“唉,全怪娘没用,是娘让你们受苦受罪了,其实我何尝不想分开过,只是怕饿着你们啊。”

宝珠安慰李红梅:“娘,您千万别这么说,您也不容易!”

宝风亦道:“是啊,娘很好的,去年的时候,娘带着我们去偷扣肉,后来被大伯母和三婶打了一顿,娘都没有把我们供出来。”

李红梅“……”

一家人互相安慰半天后,李红梅似乎也看到了希望,她突然看着箫宝山和叶小娴道:“我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讲过,一个家里,最难得的是夫妻同心,你们夫妻俩现在都是一条心,我想,这日子总是不会过得很差的。”

叶小娴:“……”

箫宝山:“……”

……

入夜。

叶小娴简单地洗漱过后,便回房歇着了。

坐在那张年代已久的木板床上,她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

在酒店当大厨的时候,那里竞争特别激烈,为了能保住工作,她没日没夜地研究菜谱,不停地参加各种比赛,没怎么睡过好觉。

现在终于远离了那样的生活,来到这古代农村,日子虽然贫困,却是不用再时刻担心自己的小命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是要改善这一家人生活,至于怎么改善……她觉得明天得去附近走走看看才行。

正想着,突然听到外边有人敲门。

她过去,打开那扇破旧的木门,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门外。

那晚的月亮很圆,皎洁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映出一层淡淡的光晖,还有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看得叶小娴有些心悸。

真帅啊!

这个年代,这个山旮旯,居然还有这等极品帅哥,简直是捡到宝了。

“进来吧。”她像平常一样,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来拿东西。”他道。

“拿东西?你不在咱屋里睡?”她笑着问,语气里有一丝揶揄。

箫宝山转过身,再一动不动地看着叶小娴,他这么个盯法,倒是叫叶小娴有些不自在了。

他一定觉得自己很轻浮吧,古代女人哪有这样的,老公陪你睡你就睡,不陪,你也不能说什么。

箫宝山没说什么,只进去将搭在竹子上的衣服收好,再走到叶小娴面前:“我……去宝风屋里睡。”

“好!”她立刻应道。

人家都不想跟你同房了,那你留他有什么意思。

箫宝山正要走,叶小娴突然又叫住了他:“等等!”

他回过头来,等她开口。

“你以前有心上人吗?”她平静地问。

他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便道:“倒是没有。”

“那你为何不肯娶我?”

“你是嫂……”箫宝山话到嘴边,却是难以启齿。

在昨晚之前,他一直称呼她为嫂子,今天突然要改口,他还是不习惯。

“行了,那你走吧。”叶小娴淡淡地道,再坐到床边拿了一只纳了半拉的鞋底,假装自己很忙的样子。

这种古代糙汉的思想,哪是这么容易改变的,除非他真喜欢上自己了,喜欢到可以抛弃一切杂俗观念。

叶小娴觉得这事急不得。

箫宝山出门前,不知怎么,他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低着头,一张小脸显得很小巧,鼻尖又直,有一股说不上的味道。

不敢再看,只得匆匆出了门,再替她将门关上。

叶小娴其实根本不会纳鞋底,虽然有部份原主的记忆,但这种手工活却是模仿不来。

索性熄灯睡觉了。

穿成农家娇厨娘 主角: 叶小娴, 箫宝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01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