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丑妃本倾城 主角: 宫雪落, 司徒玄

废柴丑妃本倾城 主角: 宫雪落, 司徒玄

第1章 丑女求亲

繁华的天安大街上,一个年轻的姑娘推着个轮椅,而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

女子长得很美,白皙的肌肤光滑有人初生的婴儿,乌黑的长发上梳了个简单的小发髻,戴着素净的白玉发簪,黄色的两条发带随着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舞。

即使穿着简单朴素的衣服,却依然美的犹如天上的仙女。

然而,当看到女子右边的脸的时候,巴掌大的红色胎记覆盖在上面,触目惊心,犹如滴血一般,让人心底犯怵。

更何况她是个残疾。

她就这么坐在摄政王府的门口,眼神淡淡的,然后慢悠悠的对王府的侍卫说道:“告诉你们家王爷,我宫雪落今日来提亲。”

此言一出,瞬间就震惊了所有人。

摄政王是谁,当今大夏王朝的顶梁柱,十四岁上战场,力挽狂澜一举将外敌给歼灭。然后带着人直接将周边的国家给打的落花流水,俯首称臣。

然后呢,然后这位爷二话不说班师回朝,直接以雷霆手段将那些欺压幼主的世家大臣们,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很快就稳定了朝堂。

手把手的教导小皇帝,稳定了夏朝,也将夏朝壮大成为最大的王朝。

不知道是不是这位爷手段太过于狠辣犀利,再加上战场上沾染了太多的鲜血,至今未娶妻呢。但是三个月前,皇上下旨,说要给摄政王娶一个最好的姑娘,当然前提是这位爷能够看得上。

所以,这三个月,摄政王府的门槛都被踏破了。

但是偏偏,这个摄政王一个都看不上。

渐渐地也就有人流传,摄政王其实是有隐疾,这不好意思霍霍好人家的姑娘呢。

然即使这样,每天摄政王府门口依然门庭若市,毕竟这位爷可是长着一张让人嫉妒的俊颜,就算是看着这张脸也能过一辈子。

所以,无数的姑娘跃跃欲试,但是不代表这个丑姑娘也能来!

所有人议论纷纷,然而她不动如山。

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坠:“毕竟定情信物在呢。”

于是,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中,这个出了名的丑女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入了摄政王府。

此时,摄政王府的大堂之上,司徒玄穿着黑色的锦衣,墨发束起,那双犀利的犹如鹰隼般的眸子就这么看着坐在面前的这个女子。

若没有脸上的胎记,则是美如天仙,然却是一张阴阳脸。

“这玉佩从哪来的?”

宫雪落勾唇,看着浑身散发着煞气的男人,平静如波,那双清澈的黑眸里面一点点的情绪都没有。

完全不像一个被关在深闺之中的小姐。

那眼神,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王爷。”

意外的,她的嗓音十分的轻灵,干净的给人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这个只是凑巧罢了,无关紧要。”

说着,她双手把玉佩奉上,嘴角的弧度依然没有变化。

男人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低沉的嗓音带着漠然的气息:“你胆子倒是大。”

“没有办法,人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总是要争取一下。”

宫雪落淡淡的说道:“王爷,民女的确是上门提亲的。”

话音刚落,整个大堂之上似乎只听到见彼此的呼吸声,缓缓地却充满了压抑,像是粘稠的血腥味慢慢的扩散开来。

半晌,司徒玄才开口:“你觉得自己有资格?”

“为何没有。”

宫雪落根本就没有被他的气势所压迫,面不改色,眼中带着点点的笑意。

“王爷的处境并不是很轻松,而我也是一样。”

闻言,男人的脸瞬间就沉下来了,那锐利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她。

而宫雪落大大方方的让他审视,没有一点点的畏惧之意。

“王爷,皇上如今大了,想法也就多了。你不成亲他会难受,你成亲他紧张,所以他想要把危险降到最低。”

“与其娶一个皇上认定用来掣肘你的女人,还不如娶一个没有一点点威胁的女人,您觉得呢?”

面对着这个女人的提议,司徒玄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

“哦?但是不管怎么说,你更受益。”

“当然,作为宫家一个快要被弄死的女儿,我一无身份二无相貌,不过呢我只为了离开宫家活下来,虽然我觉得自己的命很重要,但是比起王爷的事情不值一提,所以王爷又何必在意我占了多少便宜呢。”

宫雪落依然不紧不慢的说着。

“若是王爷执意觉得自己吃亏,那么……”

她眸光微闪,笑意加深。

“帮你治好暗疾如何。”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

“没办法,既然想要能够搭上王爷这艘大船,总得拿出点实力出来。”

对于王爷话中的意思,她干脆就装作听不出来,然后微微一笑:“我等王爷的好消息。”

说完,双手扶着轮椅慢慢的退了出去。

到门口的时候,还十分自然的示意站在门外的侍卫帮帮忙。

“麻烦抬我一下,谢谢。”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司徒玄的目光深邃,浑身都是冷厉的气息。

“王爷,这个女人胆子实在是太大,如此是不是需要我……”

旁边的心腹浑身透着阴冷的气息,看着这样的女人上门说着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简直就是对他家主子的侮辱!

该杀!

然而,司徒玄只是慢慢地收回视线,缓缓地勾起唇,然后在他不解的目光中幽幽地说道:“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有意思?王爷的话他实在是不明白,这样一个相貌丑陋的女人哪里有意思了?

“王爷,这女子实在是……会不会是皇上?”

还没有说完,就被主子给制止了。

“让人盯着。”

“是!”

宫雪落从王府里面走出来,看着站在外面焦急等待的丫鬟翠浓,眼中的笑意更深。

“走,我们回去。”

她看着这么多人围观自己,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诧异,似乎不敢相信她为什么没有事,而是全身而退。

她优雅的摸了摸耳边的发丝,笑的明媚张扬:“让你们失望了,摄政王是我的。”

看着她这张脸,很快,宫家的丑女厚颜上门求亲的消息不胫而走……

第2章 妹妹的嫉妒

回到宫府,她让翠浓把自己送回去。

“小姐,真的没有问题吗?”

她笑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慢条斯理地说道:“放心,他不蠢。”

翠浓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大夏王朝敢说摄政王蠢的大概就她家小姐一人吧。

“小姐,慎言。”

翠浓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担心的问道:“您今天这么一弄,老爷、夫人他们肯定都知道了,到时候……您可怎么办啊?”

宫雪落不在意的拿下头上的玉簪,乌黑如绸缎般的黑发就这么铺洒下来,折射着金色的光芒,晃了人眼。

“也不过就是再杀我一次罢了。”

闻言,翠浓的脸上露出了悲哀。

她的小姐实在是太惨了,因为出生的时候脸上有胎记,就被老爷嫌弃。之后夫人和小姐就被关在后面破败的小院子中,几年下来夫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不久就撒手人寰。

之后呢,老爷瞒下来这个消息,还借助小姐母家的势力一飞冲天,等到坐到这个高位之后,就直接把侧夫人给扶正!

从此以后小姐的身份更加的尴尬,处境更加的艰难,那位侧夫人给老爷生了一儿一女,儿子文武双全,女儿秀外慧中,在府内简直就是宝贝一般的存在。

可是,偏偏他们喜欢针对小姐。

而小姐的双腿也是那个二小姐给弄废掉的。

老爷知晓之后,不但没有责怪二小姐,竟然还怪大小姐不该出那个院子,要知道那可是二小姐欺骗大小姐,说老爷想见她才出去的啊!

“这是什么表情。”

宫雪落有些不高兴,翠浓吓了一跳赶紧低头小声的说道:“没有。”

“先下去吧。”

“是。”

翠浓出去,双手把门带上,悄悄地看了一眼,只觉得小姐自从醒了之后变得厉害了,反正她再也不敢直视小姐的眼睛,每次看到只觉得心头一惊,好像灵魂都要出窍似的。

坐在窗户前的宫雪落,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嘴角的弧度带着讥讽,眼神更加的薄凉。

宫家大小姐……这个身份还真是让人艳羡又鄙视的存在啊。

可惜,她并不是那个人人可以欺负的宫家大小姐,而是一个莫名其妙借尸还魂的人。

“既来之则安之,不过放心,欠你的总得要还不是吗?”

说着,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嘴角的弧度愈发的冰凉。

在得到消息的宫芷兰听说宫雪落竟然跑到王府求亲,气的脸都变色了,她带着丫鬟嬷嬷,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过来。

“哎,二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呢,二小姐,您可不能过去啊。”

外面传来翠浓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双手放在轮椅上她慢慢的推了过去,开门便看到宫芷兰如同泼妇一般冲过来。

“你这个丑女人,竟然敢跑到王爷府上求亲,你不要脸咱们丞相府还要呢!”

“也不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子,怎么敢……”

“丑女人,别以为爹容忍你,你就作妖,这张脸就不要出去吓人了!”

“还有,你给爹惹得麻烦够大了,现在爹非常生气!”

宫芷兰大声的责骂着,但是对上她的眼睛的时候突然像是被什么给掐住脖子,一下子说不出来了。

“哦,是吗?”

“你……你你……”

宫芷兰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懦弱的姐姐,不,只是一个贱女人生下来的野种,一直是被她踩在脚下的女人,不敢反抗永远只会流泪……可是为什么刚才她看到了杀意?

“我怎么了?”

宫雪落就这么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什么,然后宫芷兰就变得一滞。

“我说你别惹爹生气,你出门的消息爹已经知道了,很多人都在笑话爹!”

“是吗?”

“哼,爹说了,一个疯掉的女人说的话是不算数的。”

宫雪落扯着嘴角冷笑的看着她,果然啊,亲生女儿不管不顾,害的她双腿残废不说,如今竟然还要安上一个疯病,瞧瞧,这就是当今大夏国的丞相呢。

“你……你笑什么!”

“怎么,难道我要哭吗?”

宫芷兰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现在竟然会如此大胆,竟然还敢反驳,冲过来伸出手就要打。

然而在巴掌下落的时候,直接被宫雪落给抓住了手腕,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断了。

“啊……”

“放手,放手!”

然而对方的手就像是铁钳似的,紧紧地抓着,让她的脸瞬间就惨白下来。

“放手!”

宫雪落见她如此,轻笑了一声:“宫芷兰,以后有事没事可别往我这里跑,毕竟我患上了疯病不是吗?”

“你……”

不知道为什么,宫芷兰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竟然连一个字都不敢说,最后只能仓皇逃离。

“小姐,这样行吗?”

“难道我就该给她打?”

“不,不是,二小姐肯定会去找相爷的。”

宫雪落淡漠的看了一眼:“我倒是希望他来。”

“娘……”

宫芷兰哭着跑到了清澜苑,一下子冲到了母亲的怀里大声的哭着:“娘,那个丑女人竟然欺负我,还打我!”

“什么!”

优雅的相府夫人脸上露出愤怒和不敢置信的表情,她看到伸到面前的手腕,白皙纤细的手腕上竟然出现了一道红印,心疼的要死。

“是那个死丫头弄得?”

“娘啊,这个丑女人真不要脸,自己跑到摄政王府竟然要嫁给摄政王,我就说了几句她竟然打我!”

夫人眸光一厉,阴沉沉的说道:“什么,这个女人竟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是啊,娘,您是不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说咱们家呢。”

“我都觉得丢人,不想去街上了。”

夫人赶紧安慰她:“别急,别急,这件事你爹不会放过她的,咱们什么都不用做。”

“可是!”

“乖,她自取其辱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有的人啊好好地日子不过总是喜欢找死呢。”

夫人慢悠悠的说道:“等你爹惩治她了,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对!”

“爹一定会狠狠地惩治她的!”

宫芷兰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得意与快意,好像下一刻就看到了被打的浑身都是伤的宫雪落一般,笑了。

第3章 服软有好处

“小姐,不好了,相爷回来好像非常生气。”

翠浓冲进来,嚷嚷着:“怎么办,小姐您要不要装病?”

宫雪落纤细的手指在长发上慢慢的游走,很快便把头发给梳好了,顺便带上一朵淡黄色的珠钗。等弄完这些,才慢悠悠的开口。

“你觉得我像是生病的样子吗?”

翠浓摇摇头,但是眼中却都是焦急,她只是让小姐装病啊。

“推我过去。”

“好,好的。”

没有办法,小姐现在气势太强大了,她一点都不敢反驳。

木质的轮椅发出轻微的声响,走在石砖铺的路上有些颠簸。宫雪落丝毫不介意,那双漂亮的眼睛就这么看着周围,似乎对这些感到十分新奇。

“翠浓。”

“小姐。”

“以后没事的时候,便推我到花园来转转。”

“好,好的。”翠浓压下心底的惊讶,赶紧答应下来。

要知道小姐以前从来不会出门的,因为脸上的胎记,她一直都是自卑敏感,可是现在……翠浓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发现小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若是没有脸上的胎记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上苍为何不公。

宫雪落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身体的亲生父亲,身材颀长,即使四十来岁依然玉树临风,温文尔雅,再加上那双深情地丹凤眼,完全能够想象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迷人。

难怪当初即使只是一个小官员也能吸引国公女儿的目光。

宫玉珩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大女儿,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冷声道:“今日是怎么回事!”

见他的表情,宫雪落有些奇怪,不过想来也是,自己的出生于他而言就是一个污渍,恨不得她和母亲一起离世才好,怎么可能有好脸色。

“什么事?”

她歪歪头,一脸的迷惑,半晌才慢悠悠的说道:“您是说,我去摄政王府的事情吗?”

“如您所见,我去提亲的。”

“混账!”

宫玉珩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那双眼睛里面盛满了愤怒。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竟然敢如此嚣张,去摄政王府,你当自己是谁!”

“宫丞相的女儿啊。”

宫雪落并没有被他的气势所吓倒,语气还是这样漫不经心:“毕竟,我可是堂堂正正的丞相之女,是嫡女也是长女,难道配不上吗?”

“你!”

“好好好,看来我平时对你疏于管教,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来人,把翠浓给我压上来!”

闻言,宫雪落的眼神猛地一厉,然后就见到两个侍卫把翠浓给押过来,二话不说给压跪在地上。

“相……相爷……”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带小姐出门,咱们相府的规矩看来是要好好地教一教了!”

“来人,给我打!”

“慢着!”

宫雪落厉声喝止:“父亲,这是何意?”

“作为奴婢,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必须要铭记于心。”

宫雪落淡漠的看了一眼,藏在广袖中的手慢慢的攥紧了,但是脸上却摆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

“爹,您为什么不知道女儿的苦心呢。”

宫玉珩微微蹙眉,有些不解,疑惑的看着她。

“哎。”

宫雪落幽幽的叹口气:“父亲,您对皇上给摄政王招亲这件事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看法吗?“

丞相整个人愣了一下,目光瞬间就变得复杂。

“不管从哪方面看,我都是比较适合的,就算我不自荐,对方也很有可能上门。与其让您担着风险还不如把恶名放在我身上,您说呢?”

宫玉珩想了想,的确如此。

以摄政王的身份,太低了不可能,太高了皇上不允许。若是看中雪落那么上门提亲的话,也许在皇上眼中,还以为他们要勾结。

更何况他是丞相,地位斐然。

但是由雪落出面的话,自己这个丑女儿还疯疯癫癫的,不过是个小女儿的姿态,还不受宠,肯定不会引起皇上的注意。

但是女儿毕竟是女儿,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怎么也不可能背叛相府,到时候他和摄政王……

于是他伸出手摆了一下,立刻侍卫们就把人给放开。

翠浓吓得脸色惨白,小心翼翼的站在她的身后,低着头,瘦小的身子还在颤抖着。

“雪落,你也别怪你爹,实在是你爹在朝堂之上如今并不好过啊。”

说着,还摆出了一副忧愁的模样,变脸的速度堪称影帝。

“女儿知道。”

“女儿一直知道父亲其实是疼爱女儿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罢了。”

“怪只能怪女儿不争气,长得不好看,还废了双腿。不过即使这样,我也想帮爹分忧解难。”

“好,好女儿,这就是我们宫家儿女应该的样子!”

宫玉珩哈哈大笑,然后吩咐人把她送回去,顺便还赏赐了不少的药材和补品,显示自己的爱女之心。

“小,小姐?”

从生死关走一圈的翠浓,现在终于平复下来,看着房间里满满当当的东西,简直不敢置信。

这十几年来,加起来用的东西都没有今天多。

“你太厉害了!”

“嗯,拿着这张药方,去找相爷。”

“小姐?”

“去吧。”

现在这种情况不管摄政王会不会答应,紧要关头的时候,宫玉珩不会掉链子,有求必应一点都不夸张。

“是。”

她的腿是被推到寒潭之中硬生生的冻坏的,不仅如此寒气入体导致她心肺首创,现在只要稍微冷一点就疼痛难忍,咳嗽气喘。

所以,首先她必须要调理自己的身体。

也许其他人没有办法,但谁让自己是个木系异能者呢,呵。

宫雪落看看自己白皙无暇的双手,完全没有办法想象上辈子那双枯槁的手。那个末世的年代,所有人只为了活,其他的谁在意呢。

为了活着,人类激发了各种各样的异能,用来对抗外来的入侵。而她幸运的是木系,这个充满了生机的异能。

这种异能,不管自己受多重的伤,都能够快速的愈合。

重生过来,幸运的是,异能依然存在,而不幸的是,却是微不足道。

不过没关系,慢慢来,总会有痊愈的时候。

第4章 痛才能重生

木系异能可以催生植物,可以驯服变异植物,可以换发生机用来救人……只是前期的时候太弱,一点点用都没有。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这种异能的被很多人嫌弃,也导致很多木系异能者在开始的时候就死掉。

而她宫雪落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下活下来,可不仅仅是异能。

狠、诈、无情大概就是她。

慢慢的用异能冲刷自己的经脉,虽然收效甚微,但是却并不代表一点效果都没有。

现在宫玉珩更是有求必应,那就刚好用来治疗自己的双腿。

“拿来了?”

“嗯,小姐,相爷把最好的药材都给送来了。”

“不错,按照这个去准备准备,今天我要用。”

“是。”

很快,墨绿色的药汁就被放在了浴桶之中,粘稠,灰暗,刺鼻……翠浓眉头都皱起来,恨不得拿着东西把鼻子给塞上。

“小姐,这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您这是……”

“放我进去。”

好吧,小姐要怎么做那就怎么做吧,作为丫鬟只要听话就好。所以她小心翼翼的把小姐放到了浴桶之中,紧张的看着。

“出去。两个时辰之后再过来。”

门被关上了,她缓缓地闭上眼睛,然后再一次慢慢的运转自己的异能。木系异能原本是非常温和的异能,可是现在配上这药浴,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霸道起来。

像是无数的钢针在体内游走,不停地扎着身体的每一处,犹如跗骨之蛆啃食着她的神经,汗水顺着额头不停地往下落,滴入药汁当中融为一体。

疼痛让她的唇角勾起来,只有这种感觉才能证明自己活得好好的,所以,明明是要命的那种疼,在她眼中却不过如此。

很快异能就用尽了,她干脆趴在桶边,任由药力一遍又一遍的冲刷自己的身体。

渐渐地,水变得透明起来。

这个药方还是她无意中救了一个老人家,对方为了表达感谢赠送的,说是强身健体,疏通经脉的。但是后来她验证了,这简直就是改变身体的绝顶药方,末世前拿出来随随便便都能让人哄抢的。

即便放到现在也是让人哄抢的存在。

“好了,进来吧。”

翠浓进来之后,吓了一跳:“小姐,你的脸上……”

好多血。

宫雪落漫不经心的把脸上的血迹给擦掉:“只是出了点血而已,至于大惊小怪吗?”

小姐啊,我以为你泡药浴是为了休息的,结果你弄得浑身是血,这还不吓人吗?还有小姐,以前你见到血都要吓一跳的,现在竟然如此淡定,你这样我真的会吓死的。

即使听不见翠浓心里面的吐槽,但是她却是从对方的脸上看出来了,不过这些对于她而言根本什么都不算。

冲洗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毕竟折腾一天,躺在床上就这么睡着了。

“小姐,小姐。”

正当她起床刚穿好衣服的时候,翠浓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一脸激动的说道:“小姐,小姐,摄政王,摄政王真的来了,带着聘礼!”

宫雪落的手顿了一下,说实话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这么迅速。

当她来到前面堂屋,便见到十几个黑衣侍卫站在门口,严阵以待,气势如虹。她目不斜视的走进去,就见到穿着黑色锦衣的男子,面无表情的坐在首位,而自己那个不可一世的父亲脸上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好笑。

而坐在丞相旁边的那个中年女人,不用说也知道是谁。

不得不说这个女子的好相貌,然而想到自己屋内的那个画像,只觉得这个宫玉珩的双眼是被泥给糊住了。

虽然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很漂亮,然而气质却不及她的生母百分之一。

啧啧,男人。

她心里面这么想,但是面上还是一片清冷。

特别是在看到站在夫人身边,五官都快要扭曲的宫芷兰的时候,她有种想要笑的冲动。

“哎哟,雪落来了。”夫人立刻堆满了慈爱的笑容,好像她们之间很亲热似的。

“雪落过来。”

丞相夫人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不可能只是靠脸,她笑眯眯的让人把宫雪落给推到自己面前,然后爱怜的抓着她的手。

“哎,我可怜的孩子,这么些年来委屈你了。知道你沉浸在失去母亲的痛苦之中,不愿意走出来,才让人不去打扰。想想这么多年,我和你爹为你操透了心,一直担心你的终身大事,可是你也知道姐姐当初……哎……”

“雪落你也别多想,你毕竟也是相爷的骨肉,咱们一定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别这样纠缠王爷了好吗。”就看在母亲多年照顾你的份上……

说着,又拿着手帕在眼角位置点了两下,弄得好像真的非常悲伤似的。

“雪落啊……”

就见她还想说什么,宫雪落缓缓的柔柔的开口道:“母亲,多谢多年的栽培,雪落会好好地记在心里的。”

夫人一听,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咯噔一跳,脸上慈爱的表情差点绷不住了。

“那,那就好,就好。”

“好了,好了。”

这个时候,宫玉珩才开口,之前脸上的讨好也变成了底气十足的模样。

“摄政王,我这个女儿……哎,相貌不好,前段时间还摔坏了腿,大夫说了只怕以后都会……”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不是老夫不答应,实在是怕有辱王爷。”

司徒玄冷冷的看着这个一唱一和的夫妻,目光随意的在宫雪落的身上停留一下。

低头的女人露出白皙的后脖子,无害的模样和昨天那自信张扬的模样判若两人,勾起了他的兴趣。

“可是我喜欢王爷。”宫雪落小声的说道:“很早就仰慕王爷了。”

她抬头,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竟然盈满了泪花:“爹,我喜欢王爷。王爷,您今天来难道不是为了雪落吗?”

“闭嘴!”

宫玉珩站起来,怒气冲冲:“雪落,终身大事岂可如此儿戏!王爷您千万别介意!”

司徒玄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缓缓的站起来,然后慢慢的走到宫雪落的面前,微微低头,那双黑如浓墨的眸子就这么看着她。

“想嫁给我?好,我成全你。”

第5章 算计

低沉暗哑的嗓音犹如编钟的撞击,一声一声撞到了她的耳膜上,带着浓郁的血煞之气。

在座的几个人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们好像感觉到摄政王的怒火。

“王爷,这件事老夫还是……”

“不用说了,这是聘礼,一个月后本王娶你过门。”

说着,他目光沉沉的盯着她,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莫名的滚烫。

“等着本王。风风光光的把你娶回去。”

宫雪落虽然有些疑惑他的态度,但还是非常娇羞的点点头:“嗯。”

说完,那双眼睛里面的泪水早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崇拜是激动,啧啧,演戏谁不会呢。

“王爷!”

丞相站起来赶紧送人,就见到王爷走到门口,停下来对着门口的十几个侍卫说:“这,便是本王的王妃,从今天起你们跟着王妃。”

“是!”

“王爷,这是不是有所不妥?”

宫玉珩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作为一国的丞相,家里面突然被其他人派侍卫过来镇守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不给脸面吗?

“为何不妥,本王的王妃,自己护着还需要他人说什么?”

说完,就走了。

宫雪落眯了眯眼睛,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上道,这十几个人可是及时雨啊。

“娘!”

宫芷兰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为什么这个丑女人竟然得到了摄政王的青睐。

“娘,这不公平!”

宫芷兰拉着夫人的胳膊,恶狠狠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那眼神像是要把人给吞了似的。

宫雪落也不生气,微微一笑:“大概就是因为我太丑了,所以王爷才看上我吧。”

“你不要脸!”

“无所谓,反正我这个样子有和没有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说完,她推着轮椅慢慢的往外走,而外面那一排的侍卫在看到她的时候,立刻毕恭毕敬的跟在后面。

“王妃。”

为首的人上前,气势强大,果然不愧是跟着摄政王的亲兵,一眼就看出来了。

“名字。”

“夜离。”

“好名字。”

宫雪落微微一笑,然后示意翠浓把自己推回去。

此时,宫芷兰简直都要爆炸了,抓着夫人的手撒娇:“娘,这个女人怎么配得上!娘,不能让她嫁给王爷,不能啊。”

从小到大自己都是压在这个女人的头上,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她怎么忍受的了。

“娘,不能,我不允许。”

“闭嘴!”

送走煞神一般的摄政王之后,宫玉珩若是还不知道自己被女儿给耍了,那就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耍了这么多年的心机。

“你想干什么。”

“爹,现在外面的人又不知道王爷到底要娶得是谁……”宫芷兰灵光一闪,眼珠子一转:“只要到时候……”

宫玉珩的脸色依然阴沉沉的,看不出喜怒,等到她说完之后冷声道:“以后别给我去招惹雪落,否则的话就不要走出你的院子!”

“爹?”

“爹!”

宫芷兰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一直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父亲竟然如此的严厉,一下子眼睛里面盈满了泪水。

簌簌的往下落。

“老爷,您这是干什么呢,芷兰说的也没有错啊。您瞧瞧,您的女儿可是悄无声息的就跑到王爷府面前自荐呢,如此出格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您就不担心以后她会做点什么?而且,老爷不是我危言耸听……”夫人犹豫了一下之后才慢慢的说道:“您觉得,雪落对您还有几分孺慕之情?”

看着宫玉珩的脸色,乔雪莹微微一笑,这么多年她早已经熟悉了这个男人的一切,现在只怕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

回到自己的小院子,夜离自觉地带人在这里守着,原本不大的地方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翠浓只是一个小丫鬟,而且跟在宫雪落身边多年自然也是胆子小的很,突然间他们这本破败的小院子里出现这么多全副武装的侍卫,那种压迫感让她有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然而,对于她这种担忧宫雪落完全不在意,拿起纸笔写下一大串的东西,放在信封里递给了夜离。

“麻烦送给王爷,算是回礼。”

想到男人的那双眼睛,她挑挑眉,笑了。

很快,司徒玄就收到了所谓的回礼,他打开看了看有些意外,然后把这个交给身边的人:“找人看看。”

“是。”

高大的男人快速的离开,约莫一个时辰就回来了。

“王爷!”

沉稳的男人竟然出现激动地神态,脚步还有些轻浮。

“王爷!”

“如何?”

“千年难遇的古方,对身体有非常好的功效,曹大夫说要把药方拿过去研究。”郁长青有些激动,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个宫雪落还真的让人刮目相看。”

这么好的东西,连曹大夫都拿不出来,一个被遗弃的女儿怎么会……

“别忘了,她的母亲。”

郁长青猛地一震,瞬间眼神就变了

“我就说,那位怎么可能任由人欺负呢。”

司徒玄眯着眼睛,那双鹰隼般的眸子里迸发出一丝玩味,只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

“一个月……”

他淡淡的说了一句,目光落在了那张狂的字体上。

“查一查这个女人。”

“是。”

此时,正舒服的躺在浴桶里的女人,趴在浴桶的边缘,幸福的眯着眼睛。白皙如雪的肌肤似乎泛着淡淡的荧光,映着那如墨的发丝,几缕发丝因为水的缘故黏在脸颊上,绯红的面容带着几分迷情的眼神,活色生香也不过如此。

她眯着眼睛,看着放在窗前的一盆花。

这是一盆蔷薇,细细弱弱的,明明已经到了花期却一个花骨朵都没有,反而有些泛黄。

“真是小可怜。”

说着,她伸出手,摸到了蔷薇的叶子。

然后就见到淡绿色的荧光衣衫,慢慢的那株蔷薇的叶子就开始泛绿了。

“啧啧,还是勉强了点。”

将所有的异能耗光了之后,发现那蔷薇的叶子也不过才绿了点。

这种感觉真糟心,就好像是一朝回到初始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最麻烦的就是这双腿,竟然一点点知觉都没有,饶是她用了那种好药泡了几次,也完全没有一点点感觉。

看来只有等异能恢复才行了。

第6章 哟,送人过来想干嘛

木系异能,主生机,只要有一点点生命都可以恢复如初,但是这份强大的力量一二级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出来,除非到了三级。

然而……

宫雪落淡漠的笑了笑,随手把衣服披上,然后让翠浓帮她移到轮椅上。

三级就是一道门槛,入了这个门槛木系异能的能力才会被人承认,可想而知在这之前是多么的废。而宫雪落能够把异能升到八级,可以说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可惜了……

“翠浓,把之前放的醉梦给拿过来。”

“是。”

翠浓小心翼翼的把那小薰炉给拿过来,然后轻声道:“小姐,早点休息。”

“去吧,我知道。”

等到翠浓出去后,她慢慢的揭开熏炉,看着里面小小的一点点黄色的粉末,嘴角勾了勾。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熏香,这是毒药。既然从宫丞相手中拿来这么多的药材,不做点防身的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看着这些东西,便放在床头慢慢的睡着了。

大清早,就被外面的嘈杂声给弄醒了,睁开惺忪的眸子,她整个人散发着慵懒的味道。慢慢的从被褥里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然后慢慢的坐起来。

“翠浓,怎么回事?”

翠浓赶紧进来,从衣橱内挑出一套简单的青色的衣服递过去,然后乖乖的站在一边小声的说道:“小姐,夫人说要给你赏赐几个人,这不都在院子里呢。”

“哦?”她慢慢的穿上衣服,淡漠的问道,“夜离呢?”

“夜侍卫也在院子里。”

穿好衣服,然后洗漱好了之后来到院子里,见到院子里竟然跪着十几个人,女的各个都是娇俏的,男的都是年轻干净的,她面无表情地观察了一下之后,淡淡的说道。

“既然夫人如此厚爱,雪落便收下了。”

“翠浓,带下去,咱们这个院子没有多少活,不过这十几个侍卫大哥的生活也需要有人照顾。”

“主子……”

宫雪落微微一笑:“以后你们的衣服,膳食都交给他们了,我想他们是乐意的。对吗?”

她面带微笑,眼睛就这么轻轻的一瞥,明明看上去那么的随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让他们这群人吓得瑟缩了起来。

其中一个小丫鬟,下意识的抬头,在看到宫雪落脸上的那红色的胎记的时候,竟然吓得轻呼出声。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川儿不是故意的!”

宫雪落慢悠悠的接过翠浓手中的茶,然后吩咐道:“让厨房给我做点点心来,记着不能太少了,还有我还记得昨儿夫人那碟桂花糕还不错,让他们给我做。”

“记着,这可是未来的王爷夫人要的。”

“是。”

翠浓现在对小姐可是言听计从,根本不会怀疑厨房那边不给,现在小姐在丞相府还有谁敢苛待,别到时候惹怒了王爷,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那个叫川儿的小丫鬟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磕了半天的头,额头都出血了,这位大小姐连一个眼神都不给。

不是说大小姐最是心善吗,不是说大小姐最好糊弄吗?

宫雪落就坐在那里,面上带着笑容,只是嘴角却是薄凉,像是看好戏似的,任由那个叫川儿的小丫鬟一下一下的磕着头。

砰砰砰……

脑袋撞击地面的时候,那种肉疼的感觉让她竟然有些兴奋。

但是周围的人看着川儿,脑门迸溅鲜血大小姐却无动于衷的模样,不由自主的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这个时候还有谁敢说什么,恨不得把自己当成鹌鹑。

夜离站在一边,面无表情,但是眸光却带着一丝意外。

这个传闻中怯懦胆小的宫家嫡女竟然是这样。

“宫雪落你这是什么意思,母亲给你的人你就这么折辱,就算他们是下人也是人吧。”

宫芷兰直接跳出来,指着她的脸就大声指责。

而她的身后则是宫夫人,还有两个嬷嬷四个仆从,还有四个大丫鬟。而在宫夫人身边的则是西苑里面的两个姨娘,她们身边也带着几个仆从和丫鬟,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颇为壮观。

当这群人过来得时候,包括宫夫人和两个姨娘在内,都纷纷露出了不忍的表情。

“这是……”

特别是站在宫夫人身边的一个嬷嬷,在看到川儿的头上都是血的时候,呼天抢地的冲过去把小丫鬟抱在怀里。

“夫人,夫人,川儿是老奴的娘家侄女啊,这孩子从小就乖巧,听说老奴这辈子没有孩子,自愿要过来照顾我的……这么良善的孩子,怎么就遭了这么大的罪啊。老奴看着心疼啊……”

“夫人,您得给老奴做主啊。川儿,川儿,你没事吧,是姑姑没用,没用啊……”

说着,那个老嬷嬷捶着胸口就是一顿乱嚎,鼻涕眼泪齐飞,看上去别提多恶心了。

而这时,翠浓刚好把她要的食物给拿过来了,见到院子里乱糟糟的,脚步顿了顿有些不满意的看着站在一边的夜离。

这些人干什么呢,不知道大小姐身体不好,在这里哭天喊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死了人呢。

夜离面无表情,刚才就想把这群人赶走了,但是这位小姐不让啊。

于是,带着人,就这么沉默的站在那里,不过有见识的便能够看得出,这些人各个都戒备着,以保护的姿态站在宫大小姐的身边。

“雪落……”宫夫人的脸色不是很好,一脸的慈爱加失望。“这样是否不妥。咱们丞相府可是礼仪之家,慈善之辈,若是被传出去你爹……”

宫雪落慢条斯理的吃着桂花糕,听着宫夫人的言论,嘴角勾了勾,然后伸出手接过翠浓递过来的丝绢手帕,轻轻地擦了擦手指。

这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行云流水优雅大方,但也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和傲慢,让站在这里的一群人,胸口憋闷。

第7章 掌嘴

实在是太无礼了。

“宫雪落,你有没有把我娘放在眼里!你尊卑不分,长幼无序,简直太过分了!”宫芷兰气的都要发疯了,这个一直被自己压得死死的家伙,现在竟然无视她,这种感觉非常非常的糟糕。

然而,不管她怎么叫嚣,宫雪落都没有变脸色。

“夫人。”宫雪落淡淡的说道:“尊卑有序,这可是自古以来该有的礼。既然卖身为奴了,夫人送到我这里来便是我的人,可是却对我多有冲撞,怎么这就是咱们宫家的教养?或者说,这就是妹妹口中的尊卑?若是没有记错,我好歹也是这丞相府的大小姐,不管你们承不承认,这是事实。再说了……”

她靠在轮椅上,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我这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呢,就自己把自己弄成这样,然后给我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这样的人我还真的不敢用。”

“雪落,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你这样不是对夫人送来的人有意见吗?”

“啊?”

她诧异的睁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么说,夫人给我的这些人,并不是给我,而是……”

“怎么会?”宫夫人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给你自然是你的。”

“既然如此,不知道卖身契……在哪儿呢?”

“娘,什么意思啊,这里所有的仆人、丫鬟都应该是您管,她有什么资格要卖身契!宫雪落,别给脸不要脸,你算什么东西!”

宫雪落看着她,然后目光慢悠悠的转移到宫夫人的身上:“妹妹这话若是让别人听到了……”

“听到了又怎么样,你这个给咱们宫家丢人的,难道还不够吗!我要是你,还不赶紧钻到地缝里面去,还在这里招摇!”

宫芷兰越说越不像话,而宫夫人除了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之外竟然没有出声阻止。

“夜离。”

“在。”

“教教我这个妹妹,该怎么对姐姐说话。”

夜离眼神一厉,然后立刻就有两个人走上去把宫芷兰的胳膊给抓起来了。

“你干嘛,你想干什么,你这个贱女人,要不是我娘你早死了,现在竟然还敢在这里耍威风!你想这么样……王爷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是给……”

原本还站在一边的宫夫人脸色大变,赶紧走上去,扯着嘴角假笑:“雪落,这是干什么呢,你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做姐姐的就别计较……”

“夫人这话说的不对。”她扯着嘴角笑了笑:“妹妹做错了,说错了,做姐姐的不应该视而不见。咱们宫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身份地位走出去那都是被人夸赞的,容不得一点点儿的失误。今儿妹妹为了一个犯了错的丫鬟指着我这么骂,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岂不是笑话咱们宫家——尊卑不分,让一个小小的丫鬟都能折辱宫家的大小姐,这才是真真儿的耻辱呢。”

“知道夫人宠爱,舍不得管教,既然如此做姐姐的只好出面儿了。看着看什么,告诉我这个好妹妹,这嘴啊,可不能乱说话。”

话音刚落,刚武有力的侍卫伸出手对着宫芷兰的脸就啪啪的几个巴掌,毕竟是习武之人,这几巴掌打下去,宫芷兰的脸瞬间就肿了。

“啊,你敢打我……你敢打我……宫雪落,你这个丑女人,你这个贱女人,你敢打……”

“既然妹妹记不住,那就让她好好记住。”宫雪落拿起面前的糕点慢慢的吃着,看着宫芷兰的脸肿了起来,勾唇看着那个抱着川儿的老嬷嬷笑了笑。

原本还想撒泼的老嬷嬷被眼前这一出给吓得浑身发抖,怎么想到今天大小姐竟然如此狠辣。

这一巴掌一巴掌的,可是打在夫人的心肝宝贝身上。

“住手!”此时的宫夫人哪还有什么端庄温婉的模样,疯了似的冲过来:“宫雪落,你给我住手!”

宫雪落摆摆手,几个侍卫立刻放手。

而嚣张的宫芷兰已经被打的浑身无力,瘫软在地,脸上红肿一片嘴角渗血,她颤抖着,愤怒着,怨恨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

“宫……”然而,被打的已经变形的脸,根本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宫夫人抱着她,眼泪簌簌的落下来:“宫雪落,你太狠了,竟然敢如此伤我女儿。”

“夫人,我这是好心好意,还记得您曾经告诉我,这什么都好千万别丢了宫家的脸面,所以我在这个小院子里一待便是十来年。”

她无聊的拨弄着手指,眼中满满的都是讥讽:“所以,还请夫人好好地教育教育妹妹,否则一不小心出门,稍不留意就是这样粗俗的叫着的喊,到时候咱们宫家可就成笑话了。”

说着,让翠浓推着轮椅,懒洋洋的说道:“真是,大清早的。夫人,等会我会差人把这些人的卖身契拿过来,毕竟有了这些在手,我也觉得安全点。”

对着地上额头渗血的丫鬟道,“对了,川儿是吗,知道自己错了就要改,今天本大小姐给你个机会,看见了没,这院子里的地脏了,你给我……”

一字一句,“一点一点的擦干净。”

说完,便慢慢的回到屋子里,还让人把没有吃完的糕点给端过来。

吃,才是人生大事。

被人打断了吃早餐,真是郁闷不已。

“娘……”

“还不赶紧给我去找大夫,都是死人啊!”

于是一阵兵荒马乱的,很快来的时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的时候灰溜溜的,不要太滑稽。

原本还带着小心思的一群人,战战兢兢的,翠浓出来骄傲的抬着头把这些人给带下去,至于这个叫川儿的,则是让她在这里慢慢的,用布一点点的把院子给擦干净。

把点心放在空中,淡红色的唇慢慢的张开,然后吞下一块糕点。如此优雅的动作,犹如一幅画一般。

“你也想吃吗?”

宫雪落瞥了一眼窗台上的蔷薇,伸出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之后,随意的在手腕上划了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就这么浇灌在黑色的土里,消失不见。

然后她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舔伤口,那原本还在流血的地方,竟然慢慢的愈合了。

第8章 明争暗斗

“娘,娘,这个女人竟然敢让人打我!不行,怎么可以,我要她死!要她死!”

宫芷兰躲在房间里,发疯了一样砸着东西,可是因为脸肿了,发音都不是很清楚,说话的时候一点气势都没有。

站在一边的丫鬟其实心里面是想笑的,但是并不敢。

“滚,你们这群没用的!”

“来人,把她们给我带下去好好地抽一顿!”

“小姐,小姐,饶命啊……”

两个小丫鬟扑通扑通的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她们可不想死啊。

“夫人,夫人,小姐……”咚咚的磕头声,在房间内听的是那么清楚,两个家仆冲进来二话不说就把她们的嘴巴给捂上,用力的往外拖。

“呜呜——”

宫夫人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慢悠悠的说道:“小姐心情不好,你们做下人的就该哄一哄,去吧。”

“别打死了。”

就这样,两个小丫鬟成了宫家小姐发泄的对象。

啪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宫夫人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红肿的脸,心疼无比:“现在是否消气了,你放心这个仇为娘一定给你报。”

“娘……”

宫芷兰委屈的要死,抱着宫夫人就簌簌的落泪:“娘,这个宫雪落肯定是因为要嫁给摄政王才会这么嚣张,以前都不敢的。”

“娘,不能让她嫁过去啊,不然的话咱们怎么办?你看看爹,恨不得巴着王爷呢,要是宫雪落仗着王爷的身份,在爹面前说什么,哪还有我们的活路啊……”

宫夫人的脸色自然也是非常难看的。

想当年明明先和宫玉珩定亲的是她,结果偏偏半路杀出来一个叫百里奕的女人,就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就这么嫁给了宫玉珩当正妻。

而她却成为了京城所有人的笑话。

好在,这么多年的隐忍,终于让她成为宫府的夫人,而百里奕也早早的死掉,她留下来的女儿也不过只是一个废人。

既然是废人,就应该到该去的地方去。

“放心,娘心里有数。”

宫夫人的眼中满满的都是算计,而宫芷兰在得到母亲的保证之后,终于开心的笑了起来。

“夫人。”

“什么事!”

“外面有个叫双儿的丫鬟说,奉了小姐的命过来拿卖身契。”

宫夫人气的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甩着手中的帕子恶狠狠的说道:“好好好,竟然敢如此折辱本夫人,来人去把卖身契给她!”

“可是夫人……”

卖身契便是抓住了这些人的根本,若是没有了卖身契就再也控制不了人了。

宫夫人淡淡的笑了笑,伸出手轻轻地抚了抚鬓发,冷笑道:“本夫人驭人的手法,怎么着还得看这几张纸?”

“话说回来了,我倒要看看这几张纸拿着,那个死丫头是不是觉得重!”

“是,是。”

杜嬷嬷赶紧弯腰,表示夫人是最厉害的。

而拿到卖身契的双儿吓得半死,赶紧拿着小盒子就回去了。宫雪落见到这做工精致的盒子第一时间倒是问道:“这盒子能卖几个钱?”

众人:……

见大家伙不说话,宫雪落又慢悠悠的看了一眼,笑了笑:“咱们呢要精打细算,这宫家的人说不定要饿着咱们呢,手中没有点银子什么的,可不好。对了,听说我娘可是留了不少嫁妆呢,现如今都在谁的手中?”

翠浓想了想:“不清楚,不过想来应该在宫夫人的手中。”

见周围没有人,她担心的凑上去:“小姐,奴婢觉得夫人的嫁妆那位肯定动了,我之前可是见到了,咱们丞相府从来没有那么漂亮的血珊瑚,可是我在二小姐的房里见到了。”

“是吗?”

她勾勾唇,露出一抹浅淡的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翠浓就是觉得好吓人。

总觉得宫夫人和二小姐要倒霉了。

“行了,让人把这个卖身契放到那边的柜子里便好。”

“小姐,您得把卖身契给收好了啊,那些人一看就是不安分的,到时候把卖身契给偷走了就不好了!”

翠浓吓了一跳,门口的柜子里,那里就是放一些装饰品,把这个盒子放上去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

“没关系,有胆量那就拿吧。”她一点都不在意:“既然心不在这里,留着也没有什么用。”

翠浓见大小姐这么说,自己也就不再自作主张,点点头捧着盒子便走过去放在了堂屋的那个柜子上。

放好盒子,便自觉地离开了房间。

吃了早点的宫雪落十分的愉悦,坐在窗户前,怀里捧着那盆蔷薇,慢慢的闭上眼睛。

没有人发现,她手中的蔷薇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特别是那片枯黄的叶子,似乎渐渐地变绿了。

……

摄政王府内,司徒玄看着手下递过来的东西,冷硬的五官上浮现一抹深思,片刻才道:“看来这个女人,和我们之前了解的完全不一样。”

郁长青站在一边看着折纸上的描写,也十分诧异。

毕竟他们的情报网可不是简单的,只要他们想知道,皇上今天喝了几盏茶都能查的一清二楚。所以他们的情报是不可能出错的。

“难道之前是故意的?”

司徒玄双手背后,一身玄色的长衫衬托着男人颀长的身形,无形的威压三开,让郁长青自觉地低下了头。

“很有趣。”

“王爷?”

司徒玄转身,那双黑色的有如深潭一般的眸子里面竟然带上了几分兴味:“本王的王妃,就该如此。”

“可是……”

太丑了,而且还是一个废物,就算性格不是之前的懦弱无能,但是又如何能够和王爷站在一起?

然而,他的担忧并没有让司徒玄失去兴趣,反而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明显。

“盯好了,宫家的那个夫人可不是简单的。”

“是。”

到了中午,宫雪落看着面前的一碟小青菜,一碟白水豆腐,一小碟的白水肉还有一碗白米饭,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了。

“小姐,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是吗?”

对于一个从那种艰难的时代过来的人,别说青菜和豆腐了,就是生的她都能吃,甚至可以说是山珍海味了。

不过,她觉得是美味,却不代表就能让人这样欺辱。

废柴丑妃本倾城 主角: 宫雪落, 司徒玄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2500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