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毒妃惊天下 主角: 慕朝烟, 墨玄珲


第1章 死而复生

“呜呜呜……朝烟啊,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你这让你爹可怎么办啊?朝烟啊……”

慕朝烟狠狠的皱了皱眉,只觉得自己脑仁发疼。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哭。

如果哭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以后遇到了问题,干脆什么都别干了,天天坐家里哭就好了。

可是,外面的哭声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还有一种越来越凶的架势。

“就算是你不想嫁给太子,也不能自寻短见啊,这可是皇上赐婚,你这一走,让我们可怎么办啊……朝烟啊……”

她这么一说,慕朝烟立刻抓住了其中的几个关键词,记忆好像被重新唤醒一般,不断的充斥着她的大脑。

东华国宰相之一,慕家嫡女。母亲早逝,继母掌家,就连下人,也经常在背地里欺负她。

“娘,你也别伤心了。姐姐既然已经去了,就让她安息吧……”

另一道声音响起,虽然听起来很是悲伤,但是,慕朝烟却从那悲伤里面,听出了几分高兴。

“云儿啊,你说的轻巧。她这一死,可是抗旨的大罪,是要抄家灭门的……”

“为今之计,也只有女儿替姐姐出嫁,来保全咱们一家老小了。”

慕朝云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帕擦着根本没有一滴眼泪的眼角。

“云儿……我的女儿啊,多亏了你识大体,要不然……”

听着外面说出来的话,慕朝烟的记忆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说的那么大义凛然,说什么为了一家老小……

那么,害全家于危难,不忠不孝的,不就是自己了?

可是谁又知道,正是因为慕朝云嫉妒她的被赐婚成为太子妃,才让人把不会水的她推下荷花池。

要不然,她又怎么会躺在这里?

不得不说,这母女两个一搭一唱的,还真是让人恶心。

同样是叫慕朝烟,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她,现代的神医门嫡传弟子,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

就在的李氏已经哭得很不耐烦,准备回去休息一下,等到慕秋德回来,把自己女儿替嫁的事情说一说。

也正好借着这次替嫁,把自己的名分正一正。

可是,还没等她离开,就见躺在那里的慕朝烟猛然睁开双眸,正好对上她的眼睛。

那里面的寒气似要把她冻僵一样,吓的她惊叫一声,连连后退。

因为太过紧张,竟然被自己绊倒,一屁股坐到地上。

就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她的眼睛从未离开过躺在那里的慕朝烟,身子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发颤。

“娘……娘,你怎么了?”

看到李氏的样子,慕朝云也吓了一跳。

还不等她走过去把李氏给扶起来,就见慕朝烟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慕朝云瞬间脸色惨白,僵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

周围的下人亦是这种状况,刹那间,屋子里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得见。

“大小姐诈尸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丫鬟率先喊了出来,像是一个开关一样,屋子里的人瞬间又都慌乱起来,不要命似的往外跑。

李氏跟慕朝云自然也不例外。

看着门口那些因为往外挤而摔的四仰八叉的人,慕朝烟不屑的笑了笑,开始打量起了这个屋子。

听到屋里半天没动静,李氏抬头看了看太阳,又朝着屋里看了看,这才仗着胆子,带着丫鬟婆子在次进来。

“你……你……”

像是知道李氏想要问什么一样,慕朝烟微微一笑。

“放心,我还没死。”

想让她死,这些人还差得远呢。

记忆已经完全恢复,看到这些人的嘴脸,慕朝烟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曾经受到的那些欺辱。

说到底,她都是这个家里的嫡女,竟然被一个小妾欺负成这样,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也不能忍。

“大胆,看到夫人还不快快下来行礼,真是没有规矩!”

听到慕朝烟说她没死,还是在这青天白日,所有人的胆子又大了起来,竟然想要直接把她从床上拉下来。

而李氏身边的那些奴才,平时则是最会看人下菜碟的。

刚才都以为慕朝烟是诈尸,李氏丢了那么大的人,他们当然得趁着这个时候赶紧讨好。

“放肆!”

随着慕朝烟的一声怒吼,还不等那丫鬟反应过来,手臂一转,不但躲开了丫鬟的拉扯,反而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对方的脸上。

“干什么,装神弄鬼的吓唬人,你还有理了不成?”

李氏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慕朝烟不但没死成,好像还更有活力了。

但是,这样当众打她的人,这不就等于当众打了她的脸一样么。

是以,一时气愤的她根本没注意到慕朝烟那越来越冷的眼神。

“就是,吓坏了夫人小姐,你赔得起么?”

旁边的下人也开始跟着起哄,看着慕朝烟,满脸的鄙夷。

看着这些熟悉的嘴脸,慕朝烟只觉得一口抑郁之气堵在胸口,想要寻找发泄口。

看准叫的最欢的那个下人,慕朝烟想也不想,拿起手边的陶瓷枕冲着那个下人就砸了过去。

只听“哎呀”一声惨叫,那下人立刻捂着血流不止的脑袋哀嚎着蹲在地上。

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变故惊的呆愣在那,完全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发生的。

甚至,很多人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无法确认,真的是慕朝烟那个废物扔出来的?

可是,作为动手的本尊,慕朝烟只是冷笑了一声。

“夫人?小姐?她们是夫人小姐,那我是什么?一个妾而已,说白了就是上不得台面的贱婢,你们这么乱喊乱叫一气,万一传扬了出去,岂不是丢了我们宰相府的脸面。”

慕朝烟看着李氏气到煞白的脸,脸上的嘲讽越来越深,眼神中射出一抹寒光。

这些曾经欺负原主的人,也是时候该给点教训了。

原主好欺负,可不代表她也是好惹的。

想到这里,慕朝烟的语气骤然冷了下去。

“李氏,你说,我说的可有道理?”


第2章 梦中美景

因为慕朝烟是坐在床上,在对视中,明明自己才是处于高处的那一个,但是,可能是因为慕朝烟那一身的凌厉之势,李氏突然有一种,自己真的只是贱婢,正在被人俯视的感觉。

“慕朝烟,你竟然敢跟我娘这么说话,好大的胆子!”

慕朝云在一旁看到自己的母亲吃瘪,立刻不乐意了。

但是,她显然还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慕朝烟,早就不是原来那个她可以随便欺负的慕朝烟了。

“都说宰相府慕家二小姐知书达理,我也是早有耳闻。却不想私下里竟是这样一副面孔。啧啧啧……丢人现眼!”

慕朝烟一边说着,一边还摇了摇头,像是非常惋惜的叹了口气。

“到底是庶出,小妾教出来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听着慕朝烟的话,周围的下人都像见鬼了似的,瞪大了眼睛看着。

这……

这还是那个面貌丑陋,不学无术的废物么?

她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庶出,小妾,上不得台面?

无论是哪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冷刃,直接扎进了李氏跟慕朝云的心口上。

这是她们最不甘心,也是最忌讳,最不喜欢的词。

明明她们才更有资格站在最好的地方,凭什么要给一个丑女废物让路?

就因为她的母亲提前生下了她?

这不公平!

李氏虽然生气,到底还是能稳得住的。

她现在只是好奇,慕朝烟究竟为什么会在死过一次之后,突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她能忍得住,慕朝云可是真的忍不住了。

她堂堂慕家二小姐,整个帝都谁不夸她。

却仅仅因为一个嫡庶之分,就要被屈居人下,还是慕朝烟这个又丑又笨的蠢货,这让她怎么甘心。

“来人呐,这个女人不分尊卑,敢对夫人不敬,还不给我拿下!”

既然死一次没死成,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让她在死一次好了。

慕家需要的,是她这样才华惊艳的女儿,可不是慕朝烟这种,只会给慕家抹黑的。

下人们互相看了看,到底是忌惮李氏在慕家的地位,纷纷向着床边围拢过去。

慕朝云站在门口,脸上挂起了得意的笑。

只是,这笑也仅仅只维持了几秒钟,就维持不下去了。

因为,那些下人才刚围过去,她们还没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惨叫声就接连响起,紧接着,那些下人就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打或者被踹了出来,瞬间倒了一地。

而那个她原本想在弄死一次的慕朝烟,也已经从床上下来,正一步一步的冲着她们走过来。

“你……你干什么?”

明明还是那张丑的让人作呕的脸,可是,那浑身的气势,现在看来,却好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索命女鬼,让人胆战心惊。

特别是那阴冷的眼神,看的人浑身发毛,背后直冒冷汗。

“你……你你……你别过来……”

慕朝云哪里见过这样的慕朝烟,脸色惨白的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别担心,我只是想教教你尊卑礼教,免得将来出去了,被人笑话我们宰相府不懂规矩。”

慕朝烟冷笑的哼了哼,转头看向李氏。

“李姨虽然是个卑贱的妾室,但是到底是掌着宰相府的家的。这点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李氏脸色铁青的看着慕朝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慕朝烟说的是事实。

今天的事真要追究,别说是教她们尊卑,就算直接打杀了她,作为嫡女,慕朝烟也是有这个资格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小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甚至,好像还会了一些身手。

难不成,以前都是她扮猪吃老虎,装出来的?

倒真是小瞧了她。

“朝云,我们走!”

李氏咬了咬牙,狠狠的哼了一声。

慕朝云虽然被吓的够呛,但是一听到就这样放过慕朝烟,她又有些不情愿。

“娘,我们……”

可是,还不等她的话说完,李氏已经先一步转身离开。

看着自己母亲的背影,慕朝云咬了咬唇,只能狠狠的瞪着慕朝烟。

“我们走着瞧,今天的事不算完!”

对于慕朝云的狠话,慕朝烟完全没放在眼里。

当然不算完。

既然继承了这具身体,那么,这具身体上的仇恨,自然也就转嫁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也算是她占了原主身体的谢礼了。

主子走了,下人自然也不会留下碍眼。

直到屋子里的人全都走干净了,慕朝烟才吐出一口浊气,浑身像虚脱了一样,卸掉了一身的防备。

她是练武出身,这点没错。

但是这具身体显然没有经过任何的锻炼,刚才那么一气打,加上跟李氏的对峙,已经用掉了她所有的力气。

才刚躺回床上,就已经疲惫的连抬下胳膊都觉得费劲了。

可是,明明不觉得多困的她,却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明知道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却怎么都提不起精神。

就在她的脑袋越来越沉,理智快要溃散的时候,身边的景色陡然转换,从室内变成了室外。

碧水青山,美不胜收。

而此时的她,竟然就泡在一处泉水里。

清凉凉的水遍布全身,不觉得冷,又说不出的舒服。

周围没有任何陌生气息的存在,仿佛在这天地间,只有她自己。

而这片天地,就只是为她一个人而生。

轻轻的吸进一口气,伴随着青草味道的土味,说不出的清新。

泡在这水里,呼吸着这里的空气,好像全身都得到了洗涤一般。

这是在梦里么?

如果是梦,为什么感觉会这么清晰?

真是不可思议。

就在慕朝烟还在感叹着这片天地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很明显,是冲着自己这边来的。

可是,这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出现啊……

慕朝烟的心里说不出的奇怪,闭上眼睛,在猛然睁开,想要在看的清楚一些。却没想到,睁开眼睛之后,她竟然又回到了自己那破烂不堪的小屋。

还不等她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房门在次被人踹开。


第3章 打人不成反被打

“慕朝烟,还不出来!”

听着这刺耳的声音,慕朝烟的心里实在不爽。

那么美的场景,就算是梦,她也想多呆一会儿。

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都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梦到那么奇特的地方了。

这人真是太讨厌了。

越想越气,对方明显又是来找茬的,慕朝烟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滚!”

慕朝霞刚一回来,就听说了自己母亲跟姐姐吃亏的事情。

在加上慕朝云在她面前一委屈,她脑袋一热就来了。

没想到,跟以往不同,慕朝烟竟然敢这个语气跟她说话。

愣了一下之后,立刻怒火中烧。

“慕朝烟,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说话。”

说完这些,慕朝霞扬起下巴,一副等着慕朝烟害怕道歉的样子。

到时候,还不是跟以前一样,掐圆捏扁,任由她高兴。

可惜,慕朝烟只是冷哼了一声,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直接说什么事,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废话。”

慕朝霞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的,噎的她难受。

“你……今天你就是这么得罪我娘的?”

看着母亲那铁青的脸色,慕朝霞只觉得怒气更盛。

“你知不知道这个家到底是由谁做主的?识相的现在就去给我娘磕头认错,要不然,我打到你去!”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慕朝烟直接笑了出来。

“果然呢,龙生龙,凤生凤,一个妾生出来的孩子,就是没出息。”

“你说什么?”

慕朝霞怎么也没想到,慕朝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虽然来之前李氏跟慕朝云已经跟她说了很多,但是,没有亲眼见到,总是会先入为主的以为慕朝烟还是以前那样。

现在真的亲眼见到了,她的吃惊绝不比李氏跟慕朝云的少。

“堂堂宰相府的三小姐,竟然为了个卑贱的妾室出头,还一口一个“娘”的叫着。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看着对方青白交替的脸色,慕朝烟心情大好。

“作为嫡女长姐,我有义务对你们进行管教。你口中那个所谓的母亲,别说我今天只是口头说教,就算是真的打杀了她,也没人能说个不对出来。”

说着,慕朝烟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她向来如此,敬她一尺者,她还一丈,欺她一寸者,她还万分。

有些人以为她好欺负,就蹬鼻子上脸,那也就别怪她不留情面。

慕朝霞站在那里,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虽然在这宰相府里,她比不过自己的姐姐,但是,比起这个嫡女,还是绰绰有余的。

现在,这个一直被她们踩在脚底下的贱人突然硬气了,想要翻身把她们踩下去……

这怎么可以!

有了一个慕朝云,她就已经逊色很多了。

在多一个慕朝烟……

光是想想,慕朝霞都觉得难以接受。

“难不成你现在是觉得自己快要当太子妃了,就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你做梦!”

如果是以前,自己只要一来,慕朝烟都会怕的躲起来,稍微大声一点,都会哭哭啼啼。

现在突然这么大的转变,慕朝霞认定,一定是跟圣上把她赐婚给太子的关系。

毕竟嫡庶有别,一些大户人家选妻也都是嫡女出身,更何况是太子。

也难怪她现在有恃无恐,敢顶撞她们了。

“慕朝烟,我劝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太子妃的。”

“哦?我当不成太子妃,难道是你当么?”

对于慕朝霞的话,慕朝烟没有任何意外。

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把李氏她们的话听得够清楚的了。

很明显,她们根本就是想把那个什么太子给抢走。

其实也没什么,她们想要,说一声,送她们就是,何苦费这么大劲。

反正那个什么太子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她巴不得离远点,过几天消停日子呢。

似是戳中了慕朝霞的痛处,一张脸扭曲的不成样子。

谁会不想当太子妃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个女人不迷恋那个至高无上的地位?

可是,先不说她前面还有个慕朝云在,就算没有,也还有其他的世家小姐。

以她普通的容貌,不算突出的才华,根本排不上。

虽然嫉妒,但是,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件事可以从慕朝烟的嘴里说出来。

特别是配上她那讽刺的表情,就更是刺激着慕朝霞的神经。

“慕朝烟,我杀了你,啊!”

眼看着慕朝霞冲着自己扑过来,慕朝烟坐在床上,脸上不见一点惊慌。

顺手一抓,直接把她的手腕抓在手里,一带一扭,转眼间,慕朝霞就以一种难堪的姿势趴在了她的床上。

还不等她挣扎,只听“咔擦”一声,钻心的疼从手腕处蔓延开来。

“啊……”

一声惨叫响起,慕朝霞整个身子都因为那疼痛微微发抖,趴在那里,眼泪忍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真是可惜,好好的被子,就这么脏了。”

疼的直哭的慕朝霞听到这话,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原来是疼的,现在则是气的。

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她不但没有一丝愧疚害怕,反而还嫌弃自己的眼泪弄脏了她的被子?

“你们都是死人么?还不赶快过来!”

跟着她一起来的丫鬟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到了,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直到听见慕朝霞喊,她们才如梦方醒,想要上前救人,可是,看着慕朝烟那毫无温度的冰冷眼神,又有些胆怯。

加上早晨李氏那一闹,外面的家丁也都知道怎么回事,哪里还敢往里冲。

就算想要在主子面前讨个好,也不能不要命啊。

看到跟着自己来的那些人往前两步就要退三步的样子,慕朝霞更生气了。

“慕朝烟,我跟你拼了!”

说着,不顾自己手腕上的疼痛,就想要起身继续扑。

就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这次起身会这么顺利。

只是,才刚直起身子,立刻又趴了回去……


第4章 苍蝇都会崴脚的脸

紧接着,手腕处又是一声脆响。

这一次,慕朝霞的惨叫声更是高出刚才不知道多少倍,光是听听,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看准时机,慕朝烟伸出自己的脚,直奔慕朝霞的小腹,另一只脚在她弓腰的时候,已经落在了她的背上,狠狠的踩了下去。

所有人都没看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等他们反应过来,慕朝霞已经被坐在床边的慕朝烟踩到了脚下。

“跟我拼?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拼?今天我就算直接把你踩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想到来找我给你报仇,你信么?”

慕朝霞被慕朝烟说的心里一紧。

她怎么会不信。

慕家嫡女,废材丑女,懦弱无能,别说是在帝都,恐怕在整个东华国,也不会有人相信,慕朝烟会杀人。

哪怕她的尸体出现在这个院子里,也不会有人跟慕朝烟联系到一起。

加上慕朝烟那阴恻恻的声音,慕朝霞越想越怕。

想到刚才从下人们那里听到什么“死而复生”“诈尸”之类的词,脑海中立即出现了许多血腥骇人的画面。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是人是鬼?

这还真是个好问题。

慕朝烟勾了勾嘴角,身子微微下倾。

“你们让我过了十几年不人不鬼的日子,现在想起来问我是人是鬼,会不会晚了一点?”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跟原主的同名同姓,还是因为原主的怨念太深,曾经那些欺辱自己的画在脑海之中,久久都无法散去。

废材?

丑女?

那就让她们擦亮眼睛等着看好了,看她如何在这一片天地之中站稳脚跟,把她们通通踩到脚下。

趁着她愣神的功夫,慕朝霞慢慢的从慕朝烟的脚下往外挪。

明明脸还是那张丑到扭曲的脸,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会这么的渗人?

她想不明白。

她只知道,现在她想赶紧离开这里,等找到母亲跟姐姐,在商量怎么拿这个小贱人撒气。

可是,想从慕朝烟的脚下逃生,谈何容易。

不断挣扎的她根本没注意到,慕朝烟那微微扬起的嘴角。

终于,她拼尽全力向前挣去,却没想到,慕朝烟会在这个时候松开了脚。

稳不住身子的她直接横向的从床脚上滚了下来。

“怎么,现在连路都不会走了,直接用滚的?”

听到慕朝烟的话,即使知道不该,下人们还是忍不住笑。

即使忍的在怎么辛苦,还是有细微的声音传出。

慕朝霞羞红了脸,看着慕朝烟脸色铁青。

“你……你等着!”

说完,爬起身,直接跑了出去。

她走了,那些下人们自然也不会在留在这里,纷纷也都走了出去。

不过,他们也都在好奇,这个大小姐,似乎真的是不一样了啊。

直到所有人都走出去后,慕朝烟才揉着自己的额角,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得不承认,这具身子实在是弱的可以。

她还没干什么呢,就已经累的有些喘了。

也幸亏来的是慕朝霞那个不长脑子的,要是换成李氏,甚至是她那名义上的爹,可能都不会这么容易就糊弄过去。

揉着揉着,慕朝烟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的脸……怎么跟癞蛤蟆皮似的?

像是要证实自己的猜想一样,她用手仔细的摸了摸……

亲妈,苍蝇落上去都怕崴脚好么。

虽然知道自己容貌不好,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这哪里是丑不丑的问题,根本就是中毒啊。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使不懂医术,起码也该有常识啊。

连常识都失去,那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故意为之,其他人心里知道,嘴上不说。

关于怎么中毒的,中的什么毒,慕朝烟的记忆力没有一点线索。

想来,那个傻姑娘可能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这张脸是怎么一回事吧。

不过,既然中毒十几年都没事,那就说明,短时间内不会致命。

那么,自己也就不用急着解毒了。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素质给提升上来。

就在她打算在休息一下,然后起来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时候,空气中突然多了一抹香味。

刚刚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还不等坐直身体,就觉得脑中一片混乱。

好晕!

只是闻了一下,就被轻易放倒了,想来,对方也算是花了不少本钱的。

慕朝烟狠狠的咬了咬牙,指甲深深的嵌进掌心,疼痛让她有了瞬间的清醒。

即使是这样,在下床之后,她还是差点栽倒在地上。

“哟,我的好姐姐,你这是要去哪啊?”

慕朝霞去而复返,脸上带着得意而张狂的笑。

看到慕朝烟狼狈的样子,只觉得无比开心。

“刚才不是还很厉害吗,你在厉害一个看看呀!”

幸亏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姐姐,才得到了这么一份宝贝的药粉。

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了,慕朝霞的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她现在就要让慕朝烟知道,什么人是不应该得罪的,也是她得罪不起的。

慕朝烟的身体越来越热,头也越来越晕,甚至连看着眼前的人,都有些模糊起来。

“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只要你肯跪下来磕头认错,以后乖乖的做你的废物,我就放过你。”

“做梦!”

能让她磕头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呢。

慕朝烟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身子,不让自己倒下,看着慕朝霞,满眼的寒光。

虽然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但是,那眼里的冷然却让人心惊。

慕朝霞咽了咽吐沫,恨恨的发声。

“给我打,打到她跪下磕头为止。”

她就不信了,以前那个废物,会突然硬气起来。

说不定还没打两下,就已经求饶了。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后面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就向着慕朝烟走了过来。

她们也是这宰相府里的老人了,该听谁的,自然清楚的很。

一个不受宠的嫡女,身份在高又能怎么样。

像她们这种身份低下的人,能够有机会踩到主子的头上,对她们来说,可真是个不错的机会。


第5章 亲生父亲

如果可以,慕朝烟真恨不得拿出银针,一人一针的让这些人痛不欲生。

可是,她现在别说是针,就连站稳都是问题。

趁着两人还没到近前,慕朝烟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从两人的空档中往外跑去。

门口的慕朝霞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慕朝烟根本没被控制住。

可是,那两个婆子的反应也不慢,还不等慕朝烟跑到门口,就被她们抓了过去,直接按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等到尘埃落定,慕朝烟已经彻底的晕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慕朝霞微微一愣。

她记得,姐姐给她的药粉叫幻情,可以起到让人产生幻觉的作用。

目的就是让慕朝烟产生幻觉,然后做出一些丢人现眼的事情来。

可是,这种药并不会让人晕倒才对啊。

要不然,人都晕了,还怎么丢人现眼?

慕朝霞烦躁的开回走了几步,气呼呼的指着两个婆子。

“扒光了,给我打醒。”

看着两个婆子,慕朝霞下着命令。

她不止要在身体上折磨慕朝烟,更是要让她感受到屈辱。

只有这样,她才会后悔得罪自己。

她倒要看看,等慕朝烟醒来之后看到她的窘样,还能怎么狂。

“是!”

对于各种收拾人的手段,这两人也是清楚的不得了。

不但是身体遭罪,扒光衣服给众人看,才是真正的屈辱。

就在她们挂起阴测测的笑,打算下手的时候,慕朝烟却先一步睁开了眼睛,周身的杀气瞬间爆发出来。

“找死!”

随着一声暴喝,两个婆子瞪大了眼睛,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她们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断气的。

看着慕朝烟带着阴狠的眼神,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来,慕朝霞恨不得时间可以倒转,说什么也不会来惹这么个怪物。

慕朝烟每往前走一步,慕朝霞就往后退一步。

还不等退出门口,背后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一层冷汗。

她现在只盼着,慕朝烟体内的迷药可以再次发作,她不会作死的想要继续教训谁,而是单纯的希望,可以得到一个逃命的机会。

像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一样,慕朝烟冷冷一笑。

“刚才不是还很厉害么,怎么不继续?”

看到慕朝烟已经彻底清醒,慕朝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你怎么会……怎么可能?”

到现在她也想不明白,慕朝烟怎么会没事。

看到她惊讶又恐慌的表情,慕朝烟脸上的笑更冷了。

说起来,还得幸亏这个慕朝霞了,竟然让她误打误撞,破解了自己这具身体上的一个大秘密。

她以为的梦境,竟然是真的。

不但为自己解了这幻情的药性,同时也知道了她现在中的毒到底是什么了。

如果不是有这个神秘的空间在,恐怕自己就算穿越过来,也是必死无疑。

毒素太强,就算是空间,也得循序渐进,辅之汤药,针灸……等一系列的配合。

偏偏原主根本不知道空间的存在,又不懂医理,求生意志薄弱,机缘巧合之下,才让这个来自现代的慕朝烟有机可乘。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原主不想活,但是她想。

所有欺负过她的人,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你……你想干什么……”

慕朝霞的嗓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她是真的害怕了。

长在深闺中的她,哪里见过这么骇人的眼神。

“你不是好奇我怎么会没事么?我这就送你下去,问问那两个人,怎么样?”

看了看躺在那边已经毫无生气的两个人,慕朝霞连哭的调都快找不着了,只是拼命的摇着脑袋。

“不……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可是,她可怜的样子却无法引起慕朝烟半点的同情心。

“慕朝烟,你想清楚了,我要是在这里出事的话,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父亲?

慕朝烟的脚步一顿。

真是个陌生的称呼。

她在现代的时候父母死的早,后来更是连唯一的弟弟也离她而去。

对于亲情,她也只对弟弟有过,父母什么的,都太陌生了。

而这具身体,关于父亲的记忆也一样是少的可怜,似乎……除了一个称呼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意义了。

她可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影响自己要做的事情。

就在慕朝烟想要动手,给她点教训的时候,院子里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

很快,一群人呼呼啦啦的闯了进来,全都站在了慕朝霞的身边。

像是终于看到了靠山一样,慕朝霞脸色惨白的往李氏的身后躲去。

慕秋德看着屋子里的景象,脸色沉的快要滴出墨一样,看着慕朝烟的脸色,除了恼怒,还有厌恶。

这样的眼神,让慕朝烟都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了。

就算自己的母亲早逝,就算自己容貌丑陋,不受宠,也不至于厌烦到这种程度吧。

甚至,连下人都可以欺负的地步,他这个当父亲的,当真就一点都不知道么?

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讨厌自己的亲生女儿到这种地步呢?

“呀,这是怎么了,那里怎么会躺着两个人?”

慕朝云诧异的指着前方,声音大的就怕有人听不清。

“她们……该不会是死了吧?”

慕朝云话音刚落,就被李氏扯住了手臂。

“别胡说,你姐姐眼看着就是要成为太子妃的人了,怎么会无故打杀下人?传出去,我们宰相府的名声就毁了。”

“是啊是啊,做太子妃就是要贤良淑德,要是传出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我们家跟太子的联姻……”

噗……

看着李氏跟慕朝云一搭一唱的,慕朝烟都想给她们鼓个掌。

真是会演啊,这要是在现代,妥妥的金马奖得主。

贤良淑德?

要不是有空间及时解了她中的幻情,那么现在,估计她已经被扒光衣服,按在地上被人折磨呢。

到时候别说什么贤良淑德,也别提什么当太子妃,恐怕,在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眼里,她会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第6章 面子少,省着点丢

“李氏在说什么,本小姐怎么听不明白呢?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奴才,留着何用?也不知道是谁教的,简直有辱宰相府的门面。”

不就是扣帽子么,她也会。

动不动就丢了宰相府的人了,既然都丢那么多了,还能剩下现在这么些,真是奇迹。

听着慕朝烟的话,李氏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什么谁教的?

现在宰相府由她管家,不是她教的,还能是别人不成?

说什么有辱宰相府的门面,根本就是拐弯抹角的在骂她。

不过,慕秋德就在这里,她还没胆子把以往的真面目表露出来。

看着慕朝烟,虽然心里在不情愿,也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虚伪应承。

“烟烟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么?”

呕!

听到李氏假模假样的用着假嗓子叫着自己,慕朝烟差一点没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早晨还一口一个“贱婢”呢,怎么这会儿就成了“烟烟”了?

变脸的速度之快,没学川剧可惜了。

敢给她下药,胆子够大的。

别的不说,玩药,她可比她们厉害多了。

就是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承受的住。

“那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秋德可没心情在这听她们“闲聊”,打从一进来,他的关注点就在那里。

这时候,身边的管家也已经从那里走了回来。

“回家主话,那两个人已经死了。死因一个是被人扭断了脖子,另一个……还不能确定。”

慕朝烟撇撇嘴,心中暗笑。

能确定就怪了。

如果不是专门的仵作验尸,就算是普通的大夫,可能都看不出来。

毕竟,谁会想到,杀人的会是死者头上的发簪呢。

况且,那发簪可是好好的插在那里呢,只不过,往里多了那么一寸而已。

也就是这一寸,不但可以要人性命,而且无伤无痕,速度够快的情况下,嘴里连点血都不会流出来。

就头皮上那一点,有头发盖着,谁会注意到?

看着慕朝烟淡然的模样,慕秋德的眼中带着探究。

“那两个人是你杀的?”

“是啊。”

“用什么杀的?”

“手呗,还能是什么。”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哪怕他现在眼露凶光,慕朝烟也丝毫不惧。

他如果真的是个称职的父亲,她自然会敬重他。可惜,他根本不配自己叫他那么一声。

既然他无情,就不能怪自己无义,惹到了她,亲爹也一样不惯毛病。

慕秋德脸色猛地沉了下去,眼神中带着狠厉。

他怎么也没想到,以往那个见到他就躲,唯唯诺诺的丑女儿会变成现在这样伶牙俐齿。

“那是谁教你的武功?”

那两个婆子年纪也不算大,天天干粗重的活,力气岂是一般闺中的小姐能比的?

如果没有武功就想杀人,怎么可能。

“没人教啊,不知道怎么就会了。”

不知道怎么就会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一想起刚才被慕朝烟奚落嘲讽,李氏就觉得不甘心。

“烟烟,你怎么当着你父亲的面还胡说八道呢。什么东西都是学来的,哪有不用学就会的。你好好跟你父亲说,他是不会怪你的。”

看着对方一脸圣母婊的样子,慕朝烟就觉得一阵反胃。

烟烟也是她能叫的?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李阿姨,你这话说的,我这不就是在好好说话么。我在相府这么多年,有没有人教过我什么,你会不知道么?难不成一会儿工夫没见,你连人话都不会听了。”

“你……”

李氏怎么也没想到,当着慕秋德的面,慕朝烟也敢这么嚣张。

竟然说她听不懂人话?

简直太过分了。

可是,慕朝烟的话还没完呢。

“哦对了,李阿姨,你到底只是个卑贱的妾室,这样公然叫我乳名,被人听去了,会说父亲没有教好你。出嫁从夫,宰相府的面子本来就少,李阿姨你可省着点丢。”

“你说什么?”

李氏一口血卡在脖子那里,差一点就喷出来了。

宰相府面子少,让她省着点丢?

宰相府以前的面子难不成都是她丢的么?

指着慕朝烟的手止不住的颤抖,转回头想要看看慕秋德的态度。

以往那些事,慕秋德也是知道的,相信这一次,他也会站在自己这边。

可是,慕秋德却丝毫没有表态,只是脸色沉静的盯着慕朝烟看。

这让李氏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突然觉得,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看清楚过这个男人。

慕秋德现在可没心情去管李氏的想法。

原本回来的时候听到她们告状,说慕朝烟性情大变,不但辱骂长辈,还出手伤人,他还不信。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却容不得他不信了。

能做到宰相这个位置,大风大浪也算经历过不少。

至于后院这些腌臜事,他见过的更是不胜列举。

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味道,虽然药性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但是味道还在,加上地上倒着的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如果不是慕朝烟真的变了,何必用上这个办法。

只是,她到底是怎么变的,因为什么变的,却理不出个头绪来。

慕朝烟毫无畏惧的跟慕秋德对视着,心里自然也明白他在疑惑什么。

不过,就算他想破了脑袋也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是从几百年后的时代穿越过来的。

而且,自己的身上还会带个奇特的空间。

最主要的是,只要不是特别奇怪的毒,她的空间都可以自动帮她解除。

就像刚才的幻情,简直是在简单不过了。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进去看看,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其他的惊喜在等着她呢。

可是,在看看面前的这些个人,慕朝烟不免有些怨念。

这些人整天就是吃饱了闲的,跑到这里来没事找事,真是烦人。

李氏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她现在已经不关心慕朝烟为什么没被迷晕这个问题了,她只想知道,慕秋德为什么还不肯替她做主。


第7章 丑到自己都看不下去

当年她那么喜欢慕秋德,却没想到,他竟然在来帝都之前就已经成亲。

以至于她好不容易求家里提亲后,只得了个妾室的席位。

她不甘,不愿,却为了这个男人一忍再忍。

终于,让她逮到机会,彻底的除掉了慕朝烟的母亲,以为自己就会是正妻了,却没想到,慕秋德对这件事绝口不提。

即使自己暗示了几百次,结果也是一样。

这么多年,任由她在这宰相府里在怎么折腾,出了门,也只是个妾,人前永远抬不起头。

凭什么,一个死掉的人,也要在她之上,逢年过节,还要自己给她祭拜?

凭什么,那个女人的女儿丑的天怒人怨,只因为是嫡女,也能压自己一头?

这种不甘心的怨愤越来越重,也才导致了她对慕朝烟越来越恶劣。

母债女偿,李氏把对慕朝烟母亲的怨恨一股脑的全都发泄在了慕朝烟的身上,甚至不惜给她下毒,让她毁容。

就是不让她死,就是要让她活着,折磨她,羞辱她,最后在看着她死去。

可是,好像连老天爷都要跟她作对一样,圣上竟然下了最让人意想不到的赐婚圣旨。

太子要娶的,肯定是嫡女无疑,天底下所有女人都在期盼的位置,怎么就落在了这么个丑女身上?

看着李氏跟慕朝云那不甘心的样子,慕秋德的深沉不言语,慕朝烟也失去了耐心。

“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大家就都散了吧。就算是太子来了,也别来惹我,”

她还想好好研究研究,自己身上的那个空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哪些其他的用途,才没时间在这搭理他们呢。

特别给那个狗屁太子,记忆里,他可是掐着半个眼角都看不起自己的。

他看不起自己,自己还看不上他呢。

“慕朝烟!”

看着她一派的风轻云淡,慕朝云是彻底忍不住了。

明明是所有人都羡慕的,她装什么不在乎?

“你哪来那么厚的脸皮,明明是丑女一个,还说什么太子来了也别来招惹你,你以为太子愿意搭理你么?”

“我要是你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了,哪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慕朝云说的又快又急,李氏根本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她就已经说完了。

直到她把所有的话都说完,慕秋德才把脸色一沉。

“好了,看看你的样子,哪有一点大家淑女的风范。”

被他这么一说,慕朝云猛的反应过来,看了慕秋德一眼,赶紧低下头去。

可是,在低头的瞬间,也不忘狠狠的瞪慕朝烟一眼。

平时在家里,她是最受宠的一个,要不是因为慕朝烟,父亲怎么会骂她。

像慕朝烟那种又丑又笨的人,活着根本就是浪费家里的东西,死了最好。

慕秋德深深的看了看慕朝烟,眼中带上了一丝疑惑。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

他都走了,李氏自然也不会呆在这里,也都纷纷走了出去。

这就走了?

本来她还想着让慕秋德看看自己的变化,试试他会有什么态度呢。

却没想到,除了慕朝云像疯狗似的乱叫两声之外,慕秋德根本什么态度都没有。

果然是老狐狸!

所有人都慢慢的快要离开院子了,唯独慕朝云跟慕朝霞还站在门口那里狠狠的瞪着慕朝烟,像是恨不得生吃了她似的。

对于她们这样的态度,慕朝烟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反而还笑出声来。

“哎,我说你们还在这里干嘛啊,还嫌丢脸丢的不够是么。还有,你们给我下的那是什么破药啊,宰相府是穷到连药都买不起了么?”

慕朝云忍不住了,指着慕朝烟,破口大骂。

“你懂什么,那可是整个帝都最好的幻药了,你竟然说是破药。你到底识不识货?”

听她这么说,慕朝烟笑的更开心了。

“我是不识货,只不过,你嘴里那个帝都城里最好的药,实在是不好用啊。你瞧,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

说着原地转了一圈,看了一眼慕朝霞。

“知道的是三妹妹来下药报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不想活了,故意给人留下把柄自寻死路呢。”

她这话一说完,站在慕朝云身后的慕朝霞眼神一变。

那时候她是被慕朝烟气晕了头,现在被这么一提醒,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讨厌慕朝烟,慕朝云也讨厌慕朝烟。

那为什么有报仇的机会自己不来,反而让她来?

难不成是她看自己也开始不顺眼了,想要一石二鸟?

“对了,你们要是走也别空着手,把屋子里这俩人弄出去。毕竟,这两个人可是你们带来的。”

慕朝霞的变化慕朝云根本没注意,或者说,她从来也没在乎过别人会怎么想。

看了看那边倒在地上,已经死透了的人,狠狠的跺了跺脚。

“废物,死了干净!”

说着往外走去,扫了一眼慕朝霞,给她下着命令。

“剩下的你处理吧,我先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慕朝霞咬了咬唇,看到慕朝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脸色涨的通红。

果然,即使她是慕朝云的亲妹妹,也改变不了对方把她当狗一样使唤。

虽然心里有气,但是,她却不能不听。

这才是她最闹心的。

一直到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利索,夜色已经降临。加上被慕朝云她们一搅和,吃过饭倒在床上,慕朝烟一动都不想在动了。

哼,敢给她下药,就看看她们过两天还有没有本事这么咋呼了。

毕竟这两天出门,她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保命的东西她还是提前都准备了的。

不知不觉中,她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睡着的她并不知道,一直到她睡熟之后,她的房顶有一道黑影,从院子的上空掠过,直奔府外。

再次进到空间,慕朝烟没有像一开始那样只顾着惊喜,反而开始细细的打量起来。

正前方,就是上次躺在里面的湖,而湖的四周,上次她还以为是青草,这次仔细一看,让她大喜过望。


第8章 怕忍不住揍他

这哪里是什么草,而是难得一见,可以治病救人的奇花异草。

甚至,有好多种是她只在以前的资料上看到过图片,具体都还不太清楚的草药。

靠近湖水那里,还有一块大方形的石头,上面摆放着一本书,封面上四个大字——《医药典藏》

打开一看,竟然是对空间里所有花草的画图跟注解,连用法用量都有。

虽然都是毛笔作画,不如现代的彩图清晰,也足够慕朝烟宝贝的了。

有了草药,有了药材注解,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身体里的毒给排干净。

以前她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丑不丑的,关别人什么事。

可是,这次真的是丑到了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了。

如果原主不是真的对世界充满了绝望,怎么可能掉进荷花池都不挣扎,也不呼救,选择直接被淹死。

这就是人言可畏,吐沫星子淹死人。

况且,最主要的,那是毒,谁知道哪天会出现什么其他的并发症。

早解总归是有好处的。

慕朝烟知道,这个空间跟她的灵魂紧密相连,所以,很快,空间在她的脑中出现了她中毒的详细信息。

她猜的没错,这个毒的名字叫“蚀骨散”,毁容只是初级阶段,如果在不解,用不上三年,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李氏母女果然狠毒,这么阴损的手段也能使得出来。

因为毒素在她体内存留的时间太久,所以想要解除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过,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她记得,上次就是在这个湖里,才让她的身体好了不少,莫非,这个湖有什么神奇的功效?

她跳进湖里,靠在岸边,湖水虽然是凉的,却凉的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觉得难以接受。而且这种清凉感让人很舒服,不自觉的想要放松下来。

慕朝烟惬意的闭上眼,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光,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周边的水正在开始慢慢的沸腾,却没有热气。而她真正的身体,也慢慢的渗透出来一层黑乎乎的东西,将她整个人包裹在里面。

一觉睡醒之后,天色已经渐亮。

慕朝烟揉揉眼睛,只觉得浑身像出了很多汗似的,黏黏的,难受无比。

睁开眼睛,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顿时被吓了一跳。

只见她的手臂上,满满的都是黑色的粘液,隐隐的,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吓得她赶紧从床上蹦下来,想要看看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这么一蹦,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慕朝烟只觉得自己身体轻盈有力,整个人都像脱胎换骨一般,轻松了不少。

要知道,她收拾慕朝霞跟那两个婆子的时候,可是费了她不少的力气。

而且,这两天每次给自己制定好的训练,都因为身体太过柔弱,而中途夭折。

前几天这还是她最最苦恼的事情,没想到现在却解决了,这让她怎么可能不高兴。

记忆回笼,她终于理清楚,这又是空间的功劳。

虽然早就知道空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也知道它里面全是宝贝,但是,能宝贝成这样,也真是上天的恩赐了。

从来没感谢过老天爷的慕朝烟,这次却由衷的感谢起了老天爷待她不薄。

心里高兴,对于这些粘乎乎的黑色液体,也就格外宽容。就连去打水,都是哼着小曲儿去的。

一连洗了三桶水,她才总算把自己身上这些黑乎乎的东西洗干净。

看看自己的身体,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她迫不及待的冲到镜子面前,想要看看自己的脸变成什么样了。

她猜的没错,那些毒素不会一次就清除干净,但是很明显,脸上的脓包已经开始消退了。

虽然看起来还是丑丑的,慕朝烟却已经知足了。

泡一次澡就能这样,要是以后天天泡……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慕朝烟正想着,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喂,慕朝烟,夫人说了,太子殿下驾到,让你赶快出去迎接。”

一个小丫鬟站在门口,看着慕朝烟的样子,满脸的厌恶。

虽然慕朝烟的脸已经好了很多,但是,对于不经常见她的人来说,仍然是奇丑无比。

这么丑的女人凭什么这么命好,就因为投对了胎,就可以做太子妃?

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她正在这想着,只觉得自己眼前多了一道黑影,在一抬头,慕朝烟的巴掌已经落了下来。

“放肆!”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总是被人欺负,但是却没想到会被欺负到这种地步。

一个下人都敢这样对她,可想而知,她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如果连这一点她都改变不了,那还不如在死一次算了。

这一巴掌她可是丝毫没有留什么情面,小丫鬟被打的眼冒金星,站在那里晃了几下,才稳住脚跟。

捂着自己的脸,小丫鬟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敢打我?我可是夫人的人!”

就这一句话,慕朝烟的另一巴掌又打了下来,正好两边对称。

“我是这府里的大小姐,你算什么东西?别说打你,杀了你也是本小姐一句话的事儿。”

看着慕朝烟眼中的冷光,小丫鬟只觉得背后直冒冷汗,低眉顺眼的,不敢在像刚才那么嚣张。

“说吧,什么事?”

“回……回大小姐话,夫人说太子殿下来了,请您过去。”

太子?

记忆中,这个所谓的太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往见到了,也没少跟着别人一起欺负嘲笑她。

这种人还是不见为好,因为一旦见了,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动手打人。

“你去告诉夫人,就说我没空。”

“啊?”

这下小丫鬟更傻了。

以往别说太子来了宰相府,就算是在别的地方,只要一听说太子在那,这位大小姐都会不顾矜持的冲过去,哪怕被人嘲讽挖苦,也在所不惜。

今天这是怎么了,听到太子来了,不但不兴奋高兴,反而还说她没时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