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寂若兰 主角: 夏若兰, 江寂辰

第1章 人的模样,鬼的身份

黎明,阳光刚刚展露出冰山一角的时候,一辆大货车从医院的门前经过,司机还故意按了一下喇叭,响起了嘹亮的鸣笛声。

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声鸣笛声,这个世界从早到晚都很繁忙,而医院是这个世界最繁忙的地方之一,每时每刻都如同战争般激烈,在这个地方最重要也是最沉重的声音是生命的律动,自然没有人会关注到其他无聊的声音。

激烈如医院,也会有安静的地方,有一个地方肯定不会被打扰,那就是医院的太平间,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吵闹如何繁忙,医院的太平间还是一如往常的幽暗而安静。

可能是因为刚才那一道鸣笛声太响亮了,一直沉睡的夏若兰还是被吵醒了,习惯性的抬起右手挡住自己的脸,却没有阳光照耀在她的脸上。

夏若兰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呆呆的坐在床上,双眼也呆呆地望着不远处的墙壁,脑子一片混乱。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现在还活着?”夏若兰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

“那我不是还可以见到寂辰?太好了!”她现在最想见到的人就是江寂辰,她此生最爱的男人。

当她离开了床,走出去几步之后,才终于发现自己的身体还静静的躺在床上,并没有随着她的行动而有一点的动静。

原来她真的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只是以鬼魂的状态留在这人世间。

夏若兰伫立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更确切的说是她的尸体,长久不语,最后微微的挥手告别,往太平间的大门走去。

人死不能复生,能够以鬼魂的状态停留在这人世间,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这一挥手就当作是告别吧,从现在开始,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夏若兰走出了太平间的大门,正好看到一个护士缓缓走来,而且这个护士还是那个在病床上照顾了她几年的护士,大家已经很熟悉了。

“你好,李护士。”夏若兰连忙拦在李护土的身前,高兴地打起了招呼。

可是李护士根本就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甚至还穿过了她的身体继续往前走。

夏若兰终于想起自己只是一个鬼魂,是无法与这人世间的人交流的,也不会被任何人看到。

夏若兰出神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的尖叫声,把她吓了一跳。

夏若兰发现李护士正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然后飞一般的逃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在大喊:“快来人啊,这里有个暴露狂啊!”

“暴露狂?”夏若兰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的确一丝不挂,“这里没有别人,难道她看到的是我!”

夏若兰连忙遮住身上的关键部位,跑到不远处的一面镜子前,竟然真的可以在镜子里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的模样,看到自己的身体。

太平间那一扇门,就像是一扇重生之门,她刚刚踏出来没多久,原本虚无缥缈的身体就变得无比真实了。

此时此刻,夏若兰顾不上害羞和狂喜,立刻又冲进了太平间,将自己身体上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穿上。

她明白从这一刻开始,她就要以人的模样、鬼的身份,停留在这人世间。

她也终于明白了白无常在消失之前说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2章 死后12小时

一天之前,夏若兰死了!

夏若兰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好几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重病,在她原本十分明朗的人生道路上蒙上了一层黑暗,最终捏得粉碎。

在那之前,夏若兰有无比光明的前途,,有一对活宝似的父母,有一个慈祥的叔叔,也有亲如姐妹的朋友。

在那之后,夏若兰只有空荡荡的病房,永远打不完的吊瓶,医院墙壁上的祷告,还有突然就再也支付不起的手术费。

夏若兰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因为他们除了一开始那一段时间以外,就再也没有来过。

那个夏若兰一直偷偷喜欢着的男生倒是每天晚上都会来,陪着她度过一段时间,然后才匆匆离开。

只是江寂辰今天还没有来。

夏若兰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床上,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刚才,护士为她拔掉了针头,屏幕上的山头变成了平地,医生为她盖上了白布。

夏若兰发现自己真的已经死了,原来死亡可以如此清晰。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人走到她的床边,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她站在病房中央,看着一帮人把她慢慢地推出门口。

“我们长话短说,我是白无常,正如你所看到的,你已经死了,因为这一世你是一个善人,你拥有一个小小的特权,你拥有12个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然后回来做出属于你的决定。”

“我在这里等你。”白无常坐在床上,点燃一根烟:“去吧,去见你想见的人,毕竟一旦做了决定,就不能回头了。”

在亲情与爱情的选择之中,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亲情。

第一个小时,她在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上找到了她的父母。

他们相依偎着睡着了,好像在做着什么美梦,脸上是开心而解脱的笑容。

第二个小时,她在公司楼下,找到了最为信任的也是亲如姐妹的朋友,他们走在路上有说有笑,大声的谈论着什么。

内容是:我们今晚好好聚聚,聊一聊。

第三个小时,她回到了公司,走进那个曾经属于她的办公室。

叔叔正坐在那个本来属于她的位置上,有几个下属坐在他的对面,毕恭毕尽地听着他的教训,他的脸上尽是大权在手的畅快与得意,他可能等这一刻好久好久了。

夏若兰顿感心灰意冷,原来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重要,原来这个世界没有了她,一切如常,甚至更好。

最后的几个小时,她哪里都没有去,只是躺着在海边的沙滩上,静静的看着一片黑暗的天空,思考着她短暂的一生到底有何意义?

一个身穿黑西服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的旁边,他问她:“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一对夫妇充满喜悦地开始新的生活,看到了一群可以在深夜一起谈天说地的挚友,看到了一个善良的老板正在教导他的员工。”

“呵。”夏若兰听到他在背后轻轻哼了一声。

第3章 我爱你,再见

“别自欺欺人了,你看到了你父母抛弃你还毫无愧疚,看到你朋友在你病重之时毫无关心只顾自己享乐,还看到你那个慈祥的叔叔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夺走。”

“只因为你死了,所以你人生毫无意义,不过是沉入大海的石子,终究在洪流中让人遗忘。”

“只因为我死了?”

“对。”

他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只因为你死了。”

夏若兰回到了病房,看到了满地烟头,白无常皱着眉头。

“你看到什么了?”

这时黑西服男人推门而入,他站在了白无常的旁边。

白无常叹一口气:“果然是你,黑无常。”

“选择吧,你在我这里,会抹去世间人所有有关于你的记忆,这样一来留下的人便不会有悲伤....”白无常顿了顿,“亦或是愧疚。”

黑无常接着说道:“我这里,能让人永生永世记得你,记得他们与你有关的所有。”

黑无常白无常一左一右的站在太平间的两侧,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夏若兰孤独的肉体躺在床上。

夏若兰站在中间,似无极地狱。

向左,与黑无常下渡,人生几十载如秋风落叶,虽人走茶凉,但她可以在他们的心口留下一块朱砂。

向右,与白无常轮回,往事如过眼云烟,世间芸芸众生的思绪如同根根细线缠绕手心,我若放手,世事皆无。

夏若兰突然笑了,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对黑白无常说:“我忘记去看他了,就算所有人都会忘记我,他也不会忘记我的。”

夏若兰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去看江寂辰呢,之前看到的一切给她太大的冲击,心灰意冷的她躺在广场上,默默的度过了最后的几个小时,忘记了去看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黑无常都表情充满了愤怒,白无常则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你都没有去看过他,你就确定他还会记得你?”

“我确定。”

夏若兰走到了床边,躺在了她的身体里。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记得我,那我就不算真正的死亡,那我就还要留在这人世间。

我看到白无常脸上的错愕,黑无常眼中的愤怒。

“废物。”黑无常愤然离去。

白无常叹息,为我盖上了白单:“希望你可以坚持得久一点吧,好自为之!”

纵然这人生如苦酒入喉,我也不愿放手西去,只留天地白茫。

即便这世间人待我不诚,我也不愿身成厉鬼,伤害故友至亲。

我选择安息的死去,记得也好,忘却也罢,都是我命中注定。

夜已深,几个年轻人铭鼎大醉,突然之间嚎啕大哭。

东方白,江寂辰看了一眼眼前的高楼大厦,目光从犹豫变得坚定,喃喃自语,这一次手术费的钱应该就能够凑够了。

身体渐渐僵住,夏若兰感觉到属于她最后的那点重量也漫漫消逝,前世今生无数的光影交错,在她大脑中鸣奏出盛大的送别。

她眼角有泪,嘴角有笑。

这世界

我爱你,再见。

第4章 鬼魂的福利

夏若兰回想起之前的一切,终于明白了白无常说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她并没有完全死去,真的可以鬼魂的状态,停留在这人世间。

此时此刻,她已经走出了医院,站在医院的门口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何去何从:“不知道我能够坚持多久呢?希望能够久一点吧。”

夏若兰决定先去看看江寂辰,她现在唯一能找的人也只有他了。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用最短的时间熟悉自己的身体,熟悉身体的变化。

夏若兰身上的衣服通通滑落在地,诡异的消失在太平间,再也无法看到任何踪迹。

只有夏若兰能够看到自己的变化,她刚才恢复到了无法用肉眼看到的灵魂状态,随着她对于力量的控制,她的身体在次一一浮现,又变回到了可以被人看见的状态。

原来作为一个鬼魂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在自己不愿意被人看到的时候,可以变化随心。

渐渐的熟悉了这种变化之后,夏若兰的心情都变得好了一些,她变化为不可见的鬼魂状态,在外面找到了一套衣服,为自己的身体穿上,然后才穿上那一套滑落在地的衣服,走出了这间医院。

在完全恢复了镇定之后,夏若兰考虑的事情也变得多了起来,至少自己的身体不能光溜溜的躺在那里,未必不会发生一些猥琐而罪恶的事情。

当一切都处理好了之后,夏若兰才又变回了可见的鬼魂状态,走出了医院的大门,这一路上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很顺利。

这个世界很繁忙,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和一个人的出生,而有任何的反应,该煎熬的还是煎熬,该美女香车的还是美女香车。

夏若兰默默的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飞驰而过的车辆,明明才离开这个世界没多久,仅仅只是一天的时间而已,本不应该有那么多离愁别绪的,事实上却好像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其中有眷恋也有无奈,更多的还是珍惜。

即便现在只能以人的模样鬼的身份留在这个世上,至少还能够去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这便已经足够了。

夏若兰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能够以这种状态停留在人世间,已经是多少亡魂无法得到的待遇了,无论自己的朋友或者亲人是否都已经将自己忘记,无论自己对于别人或者这个世界是否重要,至少我还存在着,还没有完全消失下去世间。

还是之前的那一句话,只要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记得夏若兰,那么她就不算真正的死亡,而夏若兰一直十分坚定的相信,他一定会记得她。

“寂辰,我回来了,以前我们没有做到的事情,这一次一定要全部完成。”夏若兰脸上带着洒脱的笑容,死过一次之后,整个世界在她眼中都变得不同了,看待事情的心态也完全不同了。

夏若兰用力的往前跑出几步,想要挤进那一辆刚刚停下来的公交车,去陷入了一阵天旋地转之中,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没有跑上公交车,而是跑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上去了。

最主要的是,夏若兰现在所在的这一条街道,距离那一间医院有十几公里,也就是说她跑出了几步,就跨越了十几公里的距离。

原来以鬼魂的身份停留在这人世间,还有这么好的福利,只是不知道除了瞬间移动这种能力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能力呢?

第5章 情敌

夏若兰一脸难以置信的原地打转,看着四周熟悉而又陌生的高楼,不敢相信这么玄幻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切都缺乏真实感。

“快让开,你这给人是不是傻了,为什么要像根木头一样站在路中间?”当夏若兰觉得一切都缺乏真实感的时候,真实感立刻就来了,一个司机暴躁的按着喇叭,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站在路中间原地打转,现在的人都是这么不要命的吗?

夏若兰这才发现自己站在路中间,在这个按喇叭的司机后面,还停着不少于十辆车辆,就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堵塞在那里的。

“对不起,对不起……”夏若兰连忙道歉,匆匆忙忙地走到了街对面。

夏若兰站在街边出神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难以置信。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她现在只是一道鬼魂而已,充其量也只是个比较特殊的鬼魂而已,身为一个鬼魂,拥有一些人类没有的能力好像也是正常现象。

以鬼魂的身份存留人间,这么令人惊讶的事情她都接受了,怎么可能接受不了自己拥有超能力这件事情呢?

反正又不是什么坏事,应该兴奋才对好不好。

经过了几次尝试之后,夏若兰已经初步的掌握了这种瞬移的能力,不像那些拥挤的公交车,也可以迅速的找到江寂辰了。

夏若兰记得江寂辰居住的地方在哪里,在她还没有生病的时候,可是经常到江寂辰家里玩,甚至在江寂辰家里留宿,只是十分遗憾的是,一直期待的事情怎么都发生不了。

夏若兰几次瞬移,就已经来到了江寂辰居住的公寓门前,连忙让自己恢复到不可见的灵魂状态。

江寂辰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来?这个问题其实一直萦绕在夏若兰的心中,和今天他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见到一直心心念念的江寂辰,还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来?难道是和其他的妖艳贱货鬼混去了?

夏若兰刚刚恢复到不可见的灵魂状态,江寂辰就打开门走出来了,行色匆匆地下了楼,好像有什么急事要去做。

夏若兰连忙跟在了后面,她也十分好奇江寂辰为何走得如此匆忙,难道是终于想起来昨天晚上没有去看自己,现在要赶着去看自己了吗?

可是夏若兰的满怀春心,很快就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原来江寂辰这么匆忙不是为了赶去医院,而是赶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江寂辰现在所站的地方,就是他们所在的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傲天集团的大厦门前。

龙傲天在小说中拥有着绝对的主角光环,傲天集团拥有的主角光环同样不小,之前也只是一个小公司而已,现在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之中最大的公司之一了。

夏若兰突然想到江寂辰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了,傲天集团的董事长,李健豪唯一的女儿李沁雨,是江寂辰的大学同学。

而且在传言中,李沁雨是一直喜欢着江寂辰的,而且还是正大光明的明恋,当初可是用了各种各样的追求手段,只是一直没有得手而已。

第6章 吃醋

一想到自己这个潜在的情敌,夏若兰就气不打一处来,此时她更是将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心中各种猜想不断。

难道在我卧病在床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们这两个家伙就不清不楚了?难道江寂辰每天都来看我照顾我,并不是因为他喜欢我?

夏若兰是越想越气,忍不住走到江寂辰的身后,一顿拳打脚踢。

夏若兰比起江寂辰矮了将近一个头,这一番张牙舞爪的动作,不像是在打人,更像是在撒娇,如果江寂辰现在可以看到的话,肯定会忍不住在心中暗道一声真可爱。

幸好夏若兰现在处于不可见的鬼魂状态,不然江寂辰肯定已经被揍趴下了。

夏若兰也是因为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不可见的鬼魂状态,无论有多大的动作,都不会对江寂辰造成任何的伤害,才会这样子做的,要不然她可舍不得。

江寂辰的身体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寒颤,有些慌乱的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喃喃自语道:“什么东西都没有啊,为什么我会觉得后背发凉呢?”

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江寂辰还是加快了步伐,夏若兰则是一直紧跟在他的身后,对于江寂辰能够发现自己的存在,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夏若兰想要知道江寂辰为什么会来这里,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

“请问你们总经理的办公室在哪里?呃……我没有预约!”江寂辰走到前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

前台的那位小姐姐反复地看了江寂辰好几眼,眼神突然变得暧昧起来:“总经理已经跟我说过了,如果是你需要见她,不需要预约。只有你不需要预约,就可以见到我们总经理哦!”

前台那位小姐姐暧昧的眼神明晃晃的摆在眼前,夏若兰怎么可能看不见,就算咱装着看不见也做不到了,原本因为一顿张牙舞爪而有些平息的愤怒,再次熊熊燃烧起来。

“如果待会被我看到什么证据,看我怎么教训你。”夏若兰在心中恨恨的想着,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和江寂辰其实只是朋友关系而已,各自都没有名分,也没有责怪对方的立场。

江寂辰当然不知道夏若兰在自己的身后什么都看到了,跟前台的小姐姐道了一声谢之后,就匆匆忙忙地上了楼。

“哼,那么着急干嘛,你就这么想她吗?”夏若兰不由得冷哼一声,紧紧地跟在江寂辰身后。

无论如何,夏若兰一定要亲眼看到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并且看到所有的证据,到时候再突然现身,将江寂辰这个花心大萝卜臭骂一顿,看他要怎么向自己解释。

夏若兰心中的醋意早就如同海水一般泛滥而起,已经完全代入到江寂辰女朋友甚至是妻子的身份里面了,哪里还会想那么多,唯一想到的就是要好好教训教训江寂辰这个花心大萝卜。

明明在刚刚死亡没多久的时候,她还十分笃定的认为江寂辰就是那个会一直记挂着她的人,现在却突然变成花心大萝卜了。

这么一看,夏若兰自己找醋来吃的本事还是挺大的。

第7章 我心未变

江寂辰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前,却没有立刻敲门进去,而是好像在犹豫什么,在门前徘徊踱步。

“想进去就进去吧,装什么大尾巴狼,刚才不是还挺着急的吗?”夏若兰站在一旁醋味十足。

“进来吧,我知道是你!”房间里传来清脆的女声,听起来就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很年轻。

江寂辰却觉得有些尴尬,不由自主的咳嗽了几声,才推门而入。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漂亮女生看到江寂辰之后,原本平静无波的双眼都亮了起来,有些幽怨地说道:“你终于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再见我了。”

江寂辰看了一眼偌大的办公室,却手足无措,不知道是应该站着还是坐着,脸上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有讨好的意思,只是站在距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十分淡然地笑着。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有求于人,最重要的就是脸皮一定要厚,无论自己这位老同学对自己说什么,都一定要好好受着。

没错,眼前这个漂亮的女生就是江寂辰的大学同学,那位在大学时期明恋他的大胆豪放的女同学。

“我对你而言,有这么可怕吗?站这么远干嘛?”叶彤对于能够再次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十分高兴的,只是看到江寂辰一副尴尬的模样,而且还距离自己这么远,不由得更加的不满和幽怨了。

江寂辰连忙走上前去,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在叶彤的对面:“我怎么可能不来见你呢,只是你也应该知道的,兰兰最近几年身体不太好,而且她家又突然停止提供医药费,我只能努力赚钱,确实没有多少时间。”

叶彤对于江寂辰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如果他不是将自己放在心上,根本没有必要解释那么多。

只是不知道叶彤在江寂辰心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是朋友,还是喜欢的人?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哼。”叶彤是满意了,夏若兰却是无名火起,冲过去奋力地跳起来,在江寂辰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江寂辰再次悲催地打了一个冷颤,抬起头却只能看到一个天花板。

“今天天气有这么冷吗?”自从江寂辰进来以后,叶彤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江寂辰身上,他有什么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江寂辰脸色古怪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颇为尴尬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人在打我!”

“真好,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而我却已经变了。”明明还很年轻,叶彤却已经有了诸多感慨,如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家。

人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而我们总是将这种复杂当作成长。

“我也变了,只是心没变而已。”出来社会也有好几年了,江寂辰自然遇到过各种事情,特别是夏若兰卧病在床之后,为了赚钱,更是遇到过各种困苦之境,就算不想成长也必须成长了,只是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心没变而已。

夏若兰一直站在旁边,偷听了他们的所有对话,心中不由得一疼,泛滥的醋意也在此时烟消云散,即心疼又落寞:“为了凑够我高昂的医药费,这几年他肯定过得很辛苦,或许他能够和叶彤走到一起,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第8章 拿了钱就跑

“言归正传,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叶彤一下子卸下了所有的感慨,淡淡微笑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狐狸。

江寂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才认真的说道:“其实我这一次来找你,是为了借钱的!“

“兰兰现在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吧?两年前,她家里人突然不支付医药费,我只能一力承担。可是她的医疗费用实在是太高昂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钱了,只能来找你借一笔钱……”

可能是担心叶彤不愿意,江寂辰连忙解释了一番。

“没想到我们班的大才子,还会有问我借钱的一天!”叶彤看起来笑得很开心,言语之中却没有任何的嘲讽之意,不知道她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有才华又有什么用!”江寂辰叹息一声道,“还在上学的时候,我的确认为才华是无价的,但是出了社会之后,我却发现才华原来不值钱。”

江寂辰并没有掩饰什么,脸上出现了一丝自嘲的笑容,充满了苦涩与无奈。

叶彤看到了,夏若兰也看到了,不由得大为心疼,忍不住走了过去,双手轻轻地放在江寂辰的肩膀上。

因为距离拉近了,夏若兰更加能够看清楚江寂辰的变化,特别是他眼睛的变化,从她记忆中的清澈与无忧无虑,变成了现在的无奈与历经沧桑,唯一不变的,恐怕也就只有眼眸深处的那一抹坚定。

这本该是没有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是夏若兰可以从江寂辰的眼睛中读出很多东西,这几年的变化,这几年经历的种种,因为她曾经是最懂得江寂辰的人,现在也是。

夏若兰现在哪里还有一开始吃醋的模样,只有心疼。

她不知道江寂辰到底为她做了些什么,但是可以想象得出来,江寂辰为了凑齐她高昂的医药费,一定做了很多事情,遇到过各种挫折。

眼前这个男人,本该拥有自由的灵魂,却愿意为了她,沉沦于生活。

“这张卡,我早就为你准备着了。”叶彤手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卡,“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江寂辰笑笑道:“我还没有说大概要多少钱呢,你就那么确定卡里的钱足够了?”

“当然,因为有钱就是任性啊。”叶彤信心十足,一副我就是土豪的表情。

江寂辰顿时无语,耸耸肩道:“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叶彤一边将手中的卡放在桌面,推到江寂辰面前,一边微笑着说道:“我要你喜欢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答应呢?”

江寂辰一愣,目光却变得更加坚定:“我说过了,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这包括了对兰兰的心。”

对于叶彤提出来的条件,夏若兰也听见了,在十分愕然的同时,也有些害怕,害怕江寂辰答应叶彤的条件。

当她听到了江寂辰的回答之后,心中又是一阵甜蜜,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子去,在江寂辰的脸颊上深情地亲了一下。

“那我就不借给你了。”叶彤脸上的微笑全部消失,面无表情。

“小彤……”江寂辰突然叫得很亲近,让叶彤晃了神,而就在这个时候,江寂辰出手如电,将桌子上的那张卡抢在手中,反身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说,“谁让你放到我面前来的,就不怕我拿了就跑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6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