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萦仙缘 主角: 七叶, 重华

梦萦仙缘 主角: 七叶, 重华

楔子(一)

“神君可想清楚了?”

天界西天灵山山脚的一处十分普通的禅院里,一位身披素色裟衣的胖和尚边捻佛珠边和一位面容冷峻,器宇轩昂的玄衣男子对弈。黑白分明的棋布悬于二人中间的石桌上,周遭仙雾缭绕,鸟语花香。

素白修长的指节中间凭空出现一颗黑子,指节一伸直便落在了棋布上,孤寂而了悟的声音,比太过于黑白分明的棋局还要冷上几分。

“还有何需要想?大师博爱众生,本君自愧不如。如今天地太平,天道恢复,本君不过也想学学大师,养花种草钓鱼锄田,返璞归真而已。”

男子环视了这个简单而素净的庭院,而且有些破败,却散发着近旁这个金光闪闪的巨峰无论如何也遮盖不住的清澈光芒。

“神君果真放得下?”

胖和尚捋了捋白胡子,笑得有些意味深长,随意地往棋布上一指,一颗玲珑剔透的白子毫不理会黑子的包围,淡然地落在了边角的空白处。

“天道恢复,太平盛世,有何放下放不下。”

清冷的声音又起,手中的黑子学起白子,也落在了最角落的地方,放弃了即将唾手的胜利。

“神君不愧为上古神祇,博爱之神识让贫僧自愧。”

胖和尚又捋了捋白胡子,随手一指,白子又落在了另一最角落处。

“大师何出此言?大师所悟乃天地至道,只怕灵山殿上那尊,也未及大师半分。”

“神君此番要前往何处?”

“天河河畔,小院柴扉,幻化无形,流火无殇。”玄衣男子丝毫不介意胖和尚突兀的话题转移,声音始终淡而清冷。

“甚好,甚好。”胖和尚又捋了捋白胡子,随手一指,白子又落在了另一最角落处。原本的黑围白,不知不觉间,竟变成了白困黑。

楔子(二)

“此处为何有这样一株通体如玉的翡翠的花儿?戒嗔,可也是花神去年所赠?”

胖和尚捋着胡子,眼神微微惊讶,这小花生长在这阴暗的墙角,虽花枝看起来有些羸弱,却也这般坚韧,开出了花来。

戒嗔停下手中的扫把,恭敬道:“回师父,徒儿也是今早才发现这花,只是师父那时未起徒儿不敢叨扰,那花神去年所赠的花种,徒儿都还未寻得良地栽种呢。”

“这倒奇怪得很了。”胖和尚说罢凝神掐指一算,胖脸猛然神色一喜,忙道:“戒嗔,三千年前战神重华神君来与为师对弈,所饮茶水你是不是倒这儿了?”

小和尚一听,小脸立刻刷白,扑通往地上一跪惊道:“师父,徒儿有错徒儿有错!神君喝过的茶水徒儿应当拿去洗尘潭的,是徒儿偷懒,请师父责罚!”

“你素来贪玩,为师自然要罚你。”

“是,师父........” 小和尚十分懊悔地伏到地上,小身板瑟瑟发抖,声音哽咽差点要哭出来了。

“罚你即刻将此花好生移至我佛涅槃处,另为师修书一封,你将其交予禅尘殿的桫炽。”胖和尚说完对着空气喃喃了几句,一封书信和一颗透着莹透如玉的珠子出现在戒嗔举在头顶的掌心里。

“你此番前去是将功抵过,切不可再贪玩,否则为师定不会轻饶!”

“谢师父教诲,徒儿谨记!请师父放心,徒儿定会办妥!”看到胖和尚没有惩罚自己,小和尚高兴得又磕了几个头。

“行了,你且速去吧!”胖和尚说罢一挥手,将小和尚送上了近旁这座巍峨巨峰的尖顶。

第3章 特别礼物贺婚宴

三月初七日,惊蛰,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是个春意盎然的好日子,也是天界十万年来难得热闹的好日子。因为以风流威加六界的四海水君无墨,今日要娶妻了。

无数朵祥云载着四海六合的各路神仙朝四海之滨的水沐宫飞掠而去,那仙气烟飞扬起如尘沙滚滚,倒是这一路的凡物福祉不浅了。

一大片云群过后,一朵深灰色的云优哉游哉地飞着,云上有一男一胖童子。男的黑袍广袖负手而立在前,虎头虎脑的胖童子一身蓝白仙服,怀抱着一个大盒子艰难地佝偻在后。

“尊、尊上,现在已经快酉时了,咱们不飞快点吗?”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婚帖上明明写着婚宴时间申时。

“这儿的景实在不错,不急。”清冷的声音里有些慵懒,仍然是挺拔地背着手,齐腰墨发被风微微吹起,威严之中风姿无双。

“额,尊上,这盒子里边装的什么啊,挺沉的,肯定是您造的大宝贝吧?看来您跟四海水君的交情真不错呢,嘿嘿。”

小胖子几乎咬牙切齿,大耳朵巴巴地想来却不让来,非要折腾他,尊上就是偏心。

“没什么,一块大石头而已。”声音似懒风拂柳,淡淡的漫不经心。

“一块大石头而已?”小胖子声音拔高了几个音阶。

“恩?”慵懒的音调稍稍上扬。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尊上送人的礼物好特别啊,啊哈哈。”

小胖子一阵内伤,干笑了几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那尊上为何不一开始就告诉目冥呢?”

一块大石头让我从三十三重天上的天河畔,抱到天界这端的四海之滨,还一路的龟速飞行?

“你没问啊。”慵懒的声音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原来尊上和他们一样,都喜欢拿他取乐,小胖子内伤加剧,无言地低下头,整个人好像熄灭的蜡烛瞬间黯淡下去

“那尊上,我能不能把它放到云上?”取乐也得让人有休息时间吧?

“咦,难道它不是在云上?”重华回过头,见小胖子佝偻地抱着大盒子,挑眉:“你一路都抱着?”

小胖子鼻头一酸差点就委屈哭了,重重地点点头:“嗯!”

“一会儿宴会不要与本君说话。”

重华丢给小胖子一个“你好蠢”的眼神,帅气地转过身去,谁知风中墨袍翻飞,拂到了小胖已经酸胀的手,那胖手一哆嗦,怀里的盒子就在师徒二人的注视下非常潇洒地滚了几个圆圈,滚出了灰云的背。

“额......尊、尊上,大、大石头掉下去了.......”小胖手指着盒子滚落的位置,愣愣地看着自家师父。谁知无良师父只是淡淡地转过身去,十分地云淡风轻:“那便下去捡啊。”

“明明是尊上的衣服将那盒子拂下去的,为什么要我去捡!”小胖子本来就一肚子怨念,很不服气地胖手抱胸,转过脸去,撅起的嘴比九重天的飞檐还要朝天勾。

“嗯?”慵懒的音调再次上扬,重华转过身,“你的意思是要本君去捡?”

第4章 红衣小妖护山头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被自家尊上阴冷的眼风一扫,小胖子的气势立刻弱了下去,“目冥只是觉得左右不过一块石头不要也罢,尊上朝那一坐,必然已是最好的礼物了......”

小胖子正忐忑地等待回复,却此时下界突然传来一片极大的吵杂声。小胖抬眼偷偷朝下瞥了一眼,原来是那石头砸到下界的一个山谷,山谷便瞬间燃起了汪洋大火。无数灵树哀鸣,无数小妖嚎叫着四处逃窜,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整个山头一片混乱。

小胖慌忙抬起头,却哪里还有自家尊上的身影?

“尊上!”

小胖子心里一急,随便念了个决就慌忙冲下界去。

重华负手,凛凛地站立在火海上方,黑袍广袖与齐腰的墨发随风飞舞,浓烟和火势被隔在他的三丈之外。剑眉下狭长的双眼,冷冷地注视着那个明明已经力竭,却扔在拼命为众小妖抵挡火舌的红色身影。

七叶的脸上被炭火拂到给黑了几块,但依然有股特别的美感;一身莹透的红衣,一头齐膝的黑发,与那火海熠熠相映;身形虽瘦小,但嘴角流血还努力阻挡火势的样子,七叶能从众妖的瞳孔中感觉到,自己此刻应当是万分英姿飒爽的。

不过是像往常一样在山顶晒晒太阳,顺便调戏恐吓小兔子给她梳梳头,洗洗衣,却没想到这众妖聚居的山谷却突发大火,而且火势迅猛到众妖联合都抵挡不了的地步。作为这个山头法力最深的花妖,她自然是责无旁贷的,于是还没听完小灰狼的急报,她便迫不及待地飞身过来了。

三千年来都没什么机会使用法力,七叶差点忘了自己还有打架这个爱好。

谁知近身一瞧,七叶失望地发现,这火势根本就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施的法术,相反,火海中还隐隐透着仙气。虽然只是一丝,但对他们这些小妖来说已经是致命的。这火势太过迅猛,已经容不得七叶纳闷儿,于是祭出一只浑身通透的荼白色骨笛,七叶一跃飞落到火舌跟前,启唇吹起了驱火的水音。

七叶身后的众小妖一片混乱,还有拖家带口的在夺路狂奔,修为低点儿的必然是拼不过这火速的。骨笛浮在七叶嘴边,她努力吹奏着,艰难地阻挡火舌向前,不多时额上就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七叶坚持了一会儿,却突然一阵狂风刮起,随即掀来一股强大的大气浪,七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掀飞撞地,顿时口吐鲜血。

“七姑娘!”众妖停顿,担心地看向七叶。

“你们废什么话,赶紧走啊!再不走你们的七姑娘就白搭了啊!”七叶一抹嘴角,迅速爬起来,摸索着嘴边的荼白色骨笛又吹了起来。

众妖见状,只好含泪转头,继续向前狂奔,逃离火海。

这时火舌好像愤怒和不耐了,咆哮之间更猛的一股热浪打过来,直把七叶掀飞撞到远处的一块崖壁上。

“七姑娘!”平日里和七叶要好的小野猪见七叶坠到地不动,急得要冲过去,却被猪妈妈一掌劈昏抱在了怀里。那猪妇女转头深深地看了七叶一眼,眼中闪烁,而后迅速转头,咬咬牙手脚并用,扯着几头小猪一溜烟跑远了。

第5章 风华上神救小妖

没有了七叶的阻挡,火舌吞噬的速度加快,眼看着就要烧到七叶的衣裳,平日里和七叶交好的小妖们哭喊着要冲过来,都纷纷被年长的妖流着泪强行拖走。

这时,火舌已经吞噬了七叶的裙角......

“好热,卯日星君他今天.......布的什么阳啊,真是.....讨厌,要把人给烫死了........”

七叶嘴里边发牢骚边挣扎着坐起来,挥手将裙角的火舌给扑灭了,连忙又把那荼白色骨笛放到嘴边,艰难地继续吹起驱水音。

没想到才轻轻一吹,火势居然就在眨眼之间退到了百米开外,七叶一脸的不可置信,法力难道自己会长?这三千年来自己可是一天都没正经修炼过啊。

众妖听见笛音再次响起,纷纷抹泪,欣喜地回过头,却见原本滔天的火海以瞬息的速度退回了山谷,而且所退之地树木重生,百草丰茂,简直比之前还要欣欣向荣。

众妖揉了揉眼睛,只见一位金光环绕的神负手而立在山谷的上空。他一身黑袍墨发,容貌仿佛能射出强光,让众妖不敢直视,不自觉一阵阵“扑通”声,众妖齐齐跪倒。

“多谢上神恩德——”

而唯独七叶,脸上红黑斑驳地靠坐在那崖壁,直愣愣地盯着重华看。

这个人......

“尊上,那小妖是不是烧到脑子了,一直盯着您看呢!”小胖子从草丛里抱出大石头,见七叶还是保持着仰望他师父的雕像模样,忍不住纳闷。

重华回头淡淡地扫了七叶一眼,这小妖身上的那股倔劲和不屈他倒是挺欣赏,于是轻轻一拂袖,一股清澈而又温厚的仙气灌进了七叶的丹田,那满脸的红黑污渍一一被洗去,露出一张倾城的小脸来。

小胖子没想到这小妖居然长得不错,抱着石头忍不住多瞧了几眼,临转身时又顿了顿,朝七叶道:“小妖,我尊上已经知晓了你的感动,不要再哭了。”

重华一听这话,又淡淡地转过头来,乍一看到七叶泥泞的脸时,眼皮动了动,但没有多做停留,只是又淡淡地转过身,负手,驾云疾行而去。

“等等!”

反应过来的七叶想也没想,左右一抹脸,一抬脚也驾云追了上去。当众妖抬起头,哪里还有上神和他们山谷救火英雄的身影?纷纷互相对视,都发现对方还没从上神容貌的震惊中走出来。

“尊上,有只妖怪追上来了。”小胖子感知到有妖物尾随,却半点不敢回头,只死死地抱紧了手里的大盒子。

“无妨。”清冷的声音方落地,灰云突然加速前进,几个左突右拐后,几乎是瞬息之间就来到了四海水君的府邸前。

小胖子当然心里一阵乐呵,这石头可沉得很呐。

刚想把盒子交给门口登记礼物的小仙官,却不知自家尊上跟那人说了什么,那人只对他们做了个“请”的姿势,并未伸手过来接。

小胖子一阵不满,刚要发牢骚,这时自家尊上回头瞅了他一眼。小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这魁梧粗犷的浓眉大眼,哪里是他美冠六界的尊上?

第6章 灵气女仙闯天庭

真是纳闷儿了,尊上为何要冒充九重天上白日飞升的大将军卫朗进门祝贺?

小胖一阵疑惑,却发现自己被尊上这一瞅,身子突然间变长了,有了长腿就是不一样,跟在尊上身后都不需要用仙力才能追上啦。如此小胖子的心里终于略略平衡,乖乖地跟在重华身后不再说话。二人低调地穿过熙熙攘攘的庭院和九曲回肠的各种回廊,直奔内庭而去。

这厢,七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追到这个正在办喜宴的府邸前。

“不知仙君是哪座神宫仙山门下,可有仙柬?”

七叶抬脚正要跨入大门时,一位小厮模样的红袍仙官拦住了她。

这女子身上的气味有些奇怪,但生得极有灵气,饶是他在水君府当差几万年,跟着水君天上海里凡尘不知走过多少地方,还真未见过这样带着活脱脱灵动气息的女仙。

见美人柳眉微皱,一脸茫然的样子,蓝水于是鬼使神差道:“许是仙君忘了带,倒也无妨,今日我家君上大喜,自然是来者是客,请——”

这个人拦下她又请她进去,真是莫名其妙。七叶匆匆瞟了他一眼,抬脚跨了进去,开始没头没脑地到处钻,寻找那个带着矮胖童子的墨色身影。

此刻水沐宫内庭,无渊殿。

重华蓦然出现在主位上,已然是恢复成墨袍神颜的样子。底下坐着本该是今天新郎官的某人,正一袭白衣翩翩惬意地浮着茶盏,慢悠悠地品茶;而他对面,坐着一个正在七窍生烟的红发魁梧大汉。没错,按照他那个横眉倒竖要吃人却吃不了的模样,只能用七窍生烟这词来形容了。

魁梧大汉一见到重华,立刻像在外受了委屈突然见了娘,哭哭啼啼道:“帝君你来得正好,快给老子评评理,他爷爷的,无墨这小子当真是要反了!”

重华十分惬意地捧起茶杯,淡道:“哦?说与本君听听。”

魁梧大汉一掌拍桌怒站起来,义愤填膺道:“原来无墨这厮不想娶那东海三公主,三天前把老子诓来,也不知道给老子灌了什么药,害老子到今天当了一天的新郎官才醒过来,方才还差点和那三公主拜了天地!这倒也罢了,没想到这厮竟还封了老子的仙力,外头又设了重重结界把老子困在这里,真是岂有此理,老子快被气死了!”

大汉说完七窍生烟地坐下,一手操起桌上的茶水,仰头一顿囫囵猛灌。

“咳,”重华斟酌了一下,道:“你与无墨的相貌相差甚微,也难怪众人认不出你并非新郎。”

未等那大汉回答,白衣公子“噗”的喷出一口茶水,看了一眼浓眉大眼满脸粗狂的大汉,又望了望杯影里唇红齿白的自己,眼神十分幽怨地瞅了一眼重华:“相、相差甚微.....”

“帝君英明圣断,怎么,你小子还不服气啊?你晓得老子在黑水大荒练兵的时候,有多少宫娥仙女跑去看吗?那黑压压的一片简直比老子的十万天兵天将还多了不知几倍你知道不?哼!你小子今日坏了老子的名声,不给一个说法,老子就绝不善罢甘休!”

第7章 无良帝君有妙计

魁梧大汉虽还是气,但因重华那句“相差甚微”好像挺受用,怒容这时稍有融化。

重华抬手品茗,修长的手指后的唇明明是朝两边横着的,听到的却是他轻咳的几声,缓了缓,道:“如此说来,无墨,你是该给卫将军一个说法。”

被唤作无墨的白衣公子慢悠悠地放下茶杯,“啪”的打开折扇,调了个舒服的坐姿,又尽情地摇了几下,方缓缓开口道:“卫朗,此妙计乃帝君所出,药亦是帝君所赐,卫朗,你说的没错,帝君果然英明圣断啊。”

“什、什么!帝君你、你——”魁梧大汉像是受了大打击,站起来你了半天没你出完整的话来,转而十分情绪低落地颓坐下去;半响才委屈地抬起头,泪花闪闪道:“所以你们这次又欺瞒了老子,把老子算进阴谋里了?”说完又十分情绪低落地低着头,不再言语。

“额,阴谋......”那白衣青年正要开口奚落,见重华投了他一个眼神,于是只好作罢,握着杯盖和茶沫兀自玩了起来。不是他们有意欺瞒,而是这厮是啥都瞒不住的主,一旦告诉了他啥事都能黄了。

重华瞅着魁梧大汉这黯然心碎的动作,着实.....咳咳.....惹人怜爱,于是杯盖推了推浮茶,淡道:“你此番为计献身,本君十分动容,特地造了一副兵器予你,作为嘉奖。”

“兵器?!”大汉顿时满血复活,眼睛灼灼地盯着重华,满脸期待道:“不知是长是短,灵力几何,威力如何?”虽然拜不了帝君为师,但能得到一件帝君大人亲手锻造的兵器,便也此生无憾了。大汉想着想着,心里又是一阵激动,他实在万万没想到此次遭算计会有嘉奖啊!

“这个,咳咳,等见到了自然就知晓。”重华搁下茶杯,抬眼望了望殿门口,正要唤小胖子进来,这时却有一段语音暗中传来,是无墨的亲信蓝水。

蓝水说那三公主哭着喊着跑回东海了,临走时还不断嚷嚷着“四海水君原是长这样,父王骗我,父王骗我”之类的云云。

这时蓝水稍迟疑了一下,竟语中有愧道:“吉时已过,君上迟迟不拜天地,前院众仙君本就有些喧嚷,谁知这时却来了一位奇怪的女仙君,这便有些.....混乱了,属下无能,须得劳烦君上走一趟。”

七叶把这个塞满大罗神仙的庭院里来来回回蹿了一遍,愣是没有找到这个一神一童的半个身影。

难道是门口的老槐树哐我?不可能吧!好歹他们也算是近邻同类,而且看他那很怕挠痒痒而不断求饶的样子,应该不会诓她的吧?

叹了一口气,七叶就地朝身后的围栏上一坐,两条腿隔空晃啊晃,眼睛直盯着那湖中亭子里一桌的铜盘重肉和仙露琼浆吞口水。周围的神仙太多,她这只修为浅薄的小妖能混进来就已经很不错了,那亭子本就无人,若是此刻冲过去大剁,肯定一秒被丢出去。

明明吃上一点就可以少修炼几百年,更不用说她现在其实是已经饥肠辘辘。虽然她的法力低但也已经无须时时进食的,只是进了这地方之后就突然好饿,大概是她的妖体还承不了这么浓的仙气吧!

第8章 神秘仙友来搅局

为了找到那个人,她还是忍忍吧.......

“唉——”七叶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眼神转向别处,才微微一侧头就被几乎要贴着她脸的大脸给吓到了,一个不稳就朝眼前睡着白莲的湖里栽去。

“呵呵,这么不经吓。”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时揽住自己的腰,一个旋转七叶就又重坐回了栏上。

急急地把那只大手掰开,七叶连忙地朝旁边移去,直到背后抵住柱子才停下,两只大眼防备地盯着眼前的蓝发青年。

“方、方才,多、多谢仙友。”这里随便一个小厮都能毁她真身,更不用说眼前这浑身散发着不羁气息的男神仙。

此时他也坐到栏上,背靠着另一端的柱子,正对着七叶似笑非笑。那一双英挺的眉很长,眉尾几乎斜飞入鬓,配着一张阴柔如女人的脸,看起来有种邪魅到吸魂的感觉。这时蓝发青年一只脚踏到栏上,拿着酒壶的手搭在膝盖上,蓝发随意地披散着,仰头豪迈地饮酒的模样十分干净利落。

那七叶不敢抬头,眼睛放到湖中的朵朵白莲上。这白莲大而无叶,也无枝干,只是整个花骨朵飘在水面上,犹如一盏盏白灯,和这漫天飞舞的青绿雨时花一衬,一青一白,倒是相映成趣,雅致非常。

“那是妄卿上神送予四海水君的新婚贺礼,芬陀利白莲,无根无叶无茎,六界之内唯西王母的古瑶池独有。”

身旁的蓝发神仙突然说话,把七叶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青年的声音居然和他阴柔的面容大相径庭,低沉之余多了点爽朗的高亢。

七叶转头的时候蓝发青年正又仰头灌酒,那莹透的白露滑过他的喉咙,湿了胸前的一片衣襟,但青年却浑然不觉,拿酒壶的手又搭到膝盖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同类对同类,也能这么痴迷?”

“啊?”七叶还在努力组织语言来回答他刚才突然的解释说明,现在又说什么同类对同类,难道......

“啊哈哈,是了是了,这样的白莲必是只有妄卿上神才有的,我竟忘了,多谢仙友提醒,小仙和其他仙友还有约,先告辞了——”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妖,还是走为上计,七叶二话不说跳下围栏,撒腿就要遁走。

“哎——”

低头看到自己的两条腿在原地来回地交替,七叶才惊觉某人揪住了自己后背的衣服。

“仙、仙友你这是——”七叶试着跟他讲理,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啊!

“你连我都不识,竟还扮什么神仙。”蓝发青年一手悠闲地扯住某女的后衣领,一手仰头又叹了一口酒,才道:“回到栏上坐好,我便不拆穿你。”

“好,你松手。”

蓝衣青年听话地松开了手。

感觉到后背的钳制一松,七叶哪里还管什么道义,双手飞快地结印抬腿就朝湖对岸遁。

“小妖,你胆子够肥啊。”蓝发青年随手一拎就把七叶按坐到了栏上。

“从未听花神说过含笑花竟是这般胆大的啊,唔——”蓝衣青年说着凑过来,皱鼻一闻,道:“原来是得到了一口神的气息,难怪能诓得过那门口的蓝水了。”言罢又靠到那柱子上,曲起膝盖搭着握酒壶的手,风吹起蓝发随意地拂着,低沉的声音又起:“你这只小花妖,鬼鬼祟祟混入四海水君的婚宴,可是想盗这芬陀利白莲么?”

盗这白莲?她没事要这大白花干啥?

梦萦仙缘 主角: 七叶, 重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