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夫君太妖孽 主角: 雪瑶, 萧逸

绝色夫君太妖孽 主角: 雪瑶, 萧逸

第1章 捡个便宜夫君

一个幽静的山谷之中,潭水边上,有一座小茅草屋。

茅草屋中用稻草铺垫的床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粉嫩肉滑的脸蛋,樱桃般的小嘴,双眸紧闭,额头上的刘海还有几滴水珠,闪着微弱的光华。

这时,少女的眼眸微微一动,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漂亮的眉头微微一皱,传来一阵轻轻的呻.吟声。

雪瑶?是谁?脑子里出现的那个被人们叫做雪瑶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她突然抬头瞥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越看眉心越紧,这里根本就不像是她所生活的那个世界该有的环境和摆设。

“这里是哪里?”雪瑶心中很是疑惑,翻找着自己脑海中的记忆。

她记得自己好像在研究药物,拿起手边的矿泉水喝了之后就……

难不成……她猛地低头看向自己,“该死的!”少女忍不住低咒出声,发现那双缩小了不少的双手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看到自己的身形竟然只有十二三岁的大小,让她这个心理年龄已经有二十八九岁的人怎么能接受?

“到底怎么回事?”雪瑶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哪里的寻找线索,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回想起来,那瓶矿泉水不是一般的矿泉水,而是自己配置的一种以毒攻毒的解药,因为一时之间无法找到盛放的容器就倒入了矿泉水瓶中。

身为医家传人的她竟然不小心喝了毒药而命丧黄泉,这传出去谁信啊?这简直是太狗血了!

雪瑶顿时抓狂,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死?死的这么不值!

可是现在她好像又更狗血得穿越到了这个叫雪瑶的少女身上,应该是传说中的灵魂附体重生了!

而且按照这个雪瑶本身的记忆来看,自己身处的世界完全就不是自己所知的地球世界,而是一个叫灵隐大陆的世界,而她是被逼婚跳河自杀的,是一个可怜的女孩。

虽然一时之间可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至少,老天爷又给了自己一次活下去的机会。让雪瑶心中稍微有点好受,至少自己还活着。

雪瑶再一次仔细打量了一番房中的装饰,很是古朴的草屋,除了一个简单的床铺和桌椅之外,没有其它的东西。

自己是在秦家跳河自杀的,就算是被救起来也应该是在秦家才对。

可是这里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秦家,这里是哪里?那么是谁救了她?又是谁把她带到这里来的?

正当雪瑶努力平复自己心情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随着“吱呀!”一声,门突然被推开了。

“吱呀”一声,门渐渐被推开。

男子一打开门,抬头的瞬间正好对上了雪瑶扬眸过来的双眼。

雪瑶身体微微一愣,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一头乌黑的亮发披散在他的肩头,如那双如宝石般的眼眸充满着媚惑让人难以移开注意,两弯眉浑如刷漆,高挺的鼻梁下,那薄薄的双唇微微抿着很是诱人,有种让人亲过去的冲动,无以伦比的绝色容貌,黄金比例的身材,夕阳斜照在他的后背,仿佛是从画中走出来一般。这简直就是一个妖孽男啊!

“咕咚”雪瑶咽了一口口水,这人长得也太妖孽了吧?他还是人吗?

男子不知道雪瑶心中所想,如果知道,肯定抓狂,自己不是人,那自己是什么?

男子看到雪瑶醒了,眼里闪过惊喜,但是瞬间就消散了,快得雪瑶根本来不及发现。

“夫人,你醒了。”男主语气很是关心,嘴角扬起的笑很是温柔。

夫人?

雪瑶嘴角开始抽搐!


第2章 兄台……我们不熟!

不管是在她的记忆里还是在这幅身体的记忆里貌似都没有这个人的身影吧。

“那个,兄台,我……”雪瑶张嘴就想询问清楚,可是男子像是没听到一样打断了雪瑶的话。“夫人你看,这是我特地给你抓的鱼,好给你补补身子。”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手中的鱼,说完直接走到了床边坐下。

雪瑶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想和这男子多说别的话,连忙撇开话题询问着,“是你救了我?”

“是啊!”男子微微点了点头,眼中夹杂着几分得意的神色,仿佛是小学生期待的等着老师的夸奖。

“那我昏迷多久了?”雪瑶也知道,不是他救的,还会有谁救自己?

“才昏迷了一天而已,夫人别担心,为夫人所做的一切,为夫绝对不会累的!”妖孽男子笑着安慰着雪瑶。

雪瑶顿时翻了翻白眼,谁关心他了啊,自恋狂!

“夫人……”妖孽男子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雪瑶给制止了。

“停!”雪瑶连忙叫着,“我不是你的夫人!”

“娘亲说过,夫妻之间才能有肌肤之亲,而我们之间早就……”男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脸上浮现一抹委屈,似乎像是被强迫了一样。

雪瑶嘴角再次抽搐起来,看这样敢情还是她霸王硬上弓是吧。

看到雪瑶的样子男子眼里快速闪过狡黠,脸色变得很是正经的说道,“还有啊夫人,你应该叫我夫君而不是兄台。”

亲爱的夫人,想要和为夫耍小心眼,你还嫩着呢,不然我就不叫萧逸了!

雪瑶整个脸也随着一下子变黑,就算是救了自己,也没必要让自己以身相许吧?

“总而言之,我和你没关系,你只是我的救命恩人!”雪瑶心中也是很憋屈,站起身愤怒的说道。

“夫人,别这样,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为夫救夫人是应该的,你可千万不要不要为夫啊!”萧逸连忙安慰着雪瑶,好像生怕雪瑶将他给休了似的。

雪瑶大喘几口气,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萧逸,无言以对,毕竟人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和你说了,我……我去呼吸新鲜空气!”

看着雪瑶的背影,萧逸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眼中带着几分戏谑的神色。

雪瑶站在潭水岸边,深呼吸,感觉着山谷中清新的空气。

幽静的山谷感染着雪瑶的心,感觉一瞬间心头因为萧逸戏谑生的闷气也渐渐随之消散,果然还是大自然好啊!

正当雪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融入到大自然之中的时候,传来一阵兽吼声。

雪瑶听到兽吼声,身体明显一震,这声音震耳欲聋,低头一看,感觉地面的小石头都在微微颤抖着。

发生什么事情了?雪瑶转头,看到树丛里面走出来一个庞然大物,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雪瑶大声吼了一声。

雪瑶往后到退一步,看着眼前足足有五米多高的黑豹,一双犀利的眼睛直视着雪瑶,仿佛是在看自己的盘中餐。

“咕咚!”雪瑶咽了一口口水,连忙往后倒退。

她融合了身体的记忆,知道眼前的这头黑豹绝对不是地球上的那些黑豹,而是一头魔兽,没有修为,别说要杀了这头黑豹,连魔兽的等级都感应不出来。

这一刻的雪瑶心情跌落到了谷底,感觉一阵绝望,谁来救她?

“吼!”黑豹看到雪瑶,顿时兴奋,再一次大吼一声,朝着雪瑶扑了过去。

雪瑶顿时大惊,连忙闭上自己的双眼,抱着自己的头大叫着,但是还没叫出声,整个人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耳边也传来一阵戏谑的声音,“怎么?怕了?”

听到这熟悉又讨厌的声音,雪瑶看到自己正在一个人的怀里,自己的腰间还有一只大手搂着,救了雪瑶的人正是萧逸。

雪瑶抬头正好对上萧逸那妖孽的脸庞,脸上还带着几分戏谑的神色,心中顿时不满,脚一站稳就一把推开了萧逸。

“夫人,这可不是一般的魔兽偶?如果要为夫救你,那就叫一声夫君听听,给为夫力量,为夫帮你报仇,杀了这头吓你一条的畜生!”萧逸靠近雪瑶的脸庞,调戏的说道。

雪瑶脸噌的一下子变红,不知道是因为萧逸靠的近害羞变红还是因为萧逸所说的话让雪瑶气的变红。

刚才萧逸很轻松的将自己从黑豹的口中夺走,雪瑶也相信,萧逸一定有能力杀了黑豹,可是要让她认输,叫他一声夫君,绝对不行!


第3章 威逼加利诱

“怎么样?夫人,时间可是不等人的!”萧逸抬头瞥了一眼因为没有抓到雪瑶而愤怒的黑豹,催促着雪瑶。

雪瑶心中各种念头都是一闪而过,转头看着那头张着嘴巴的黑豹,嘴角还留着恶心的唾液,往后倒退了一步。

“夫人,快叫啊!”萧逸的催促声又传入了雪瑶的耳中。

雪瑶很是倔强的冷哼一声,让自己投降?不可能!心一横很有志气的说道,“谁要叫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叫的!我死了,你就成寡夫了!”

你不是想让我做你的夫人吗?难道你就愿意看着自己的夫人面临危险而不出手吗?

雪瑶在赌,在豪赌,赌的是自己的性命,在她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个赌,她注定会成功,萧逸绝对不会不出手的!

萧逸嘴角一抽搐,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倔强?让她投降一下都不行!看来自己还是败给她了,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她遇到危险而不去就她呢?

“罢了罢了!”

果然,萧逸是投降了,这次雪瑶是赢了,转头一双深邃的眼眸盯着对面的黑豹,双眸中迸射出令人汗毛树立的杀意。

黑豹虽然不是人,但是看到萧逸那杀人的目光,感觉兽毛都树立了,往后倒退了一步,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好惹的。

虽然很想吃了雪瑶,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黑豹还是很识趣的往后倒退,畏惧的看了一眼萧逸便转身跑向了森林的深处。

没了黑豹的威胁,雪瑶拍着自己的胸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心中的石头也是落下。

刚才的那一幕,真是触目惊心,雪瑶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都是汗。

“夫人,怎么样?为夫厉害吧!一个眼神就将那头黑豹给赶跑了!”萧逸转头看着雪瑶,语气中带着几分炫耀,等待着雪瑶的夸奖。

雪瑶白了一眼萧逸,反调侃的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让我叫你一声夫君,你才出手吗?”

“是啊!”萧逸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说道,“你现在不就叫了?”

“现在?我哪里叫了?”雪瑶一愣,疑惑的看着萧逸,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叫他夫君了?

“就刚才叫了啊!你不知道吗?你难道忘了叫什么了?”萧逸重重的点头,确定雪瑶确实是叫了自己。

雪瑶想了一番,还是没有想起来,愤怒的朝着萧逸大喊着,“明明没有!我什么时候叫过你“夫君”了啊!”

“这不是叫了?”萧逸装着一脸疑惑和正经的说道。

“我……”雪瑶眨巴眨巴双眼,看着萧逸,这样也算是叫?她是彻底服了。

面对雪瑶此时那投降的神情,萧逸马上心中一阵得瑟,刚才被雪瑶战胜一局,现在自己总算是扳回一局了。

“好了,夫人,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先吃晚饭吧,你昏迷到现在一点都没吃呢!”萧逸很是关心的提醒着雪瑶。

雪瑶翻了翻白眼,不满的说道,“不要叫我夫人!”

“你都已经叫我夫君了,我不叫你夫君,叫你什么?叫你瑶儿夫人?这也不错!”萧逸自顾自的点头说着,完全不在乎身边的雪瑶怎么的抓狂。

雪瑶嘴角一阵抽搐,看着萧逸擅自做主,心中很是气愤,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中却是无力回击?面对着萧逸,自己的心里好像是又恨又爱!


第4章 谁要和你一起睡!

吃过晚饭,天色已经完全变黑,夜空中高挂着一轮圆月,圆月的四周都布满了无数的星星。

雪瑶双手撑着地面,坐在草地上,抬头仰望着天空,这样美丽的夜空,在地球上是见不到的。

“夫人!”萧逸的声音出现在了雪瑶的耳边,“怎么一个人看星空啊?要不要为夫陪你?”

“谁要你陪!”雪瑶白了一眼萧逸,自己对这个萧逸是说不出的感情,不知道是恨还是喜欢。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夫妻二人,大被同眠,多好啊!”萧逸不理雪瑶,自顾自的张开双臂发着感慨。

“谁和你夫妻二人啊!”雪瑶顿时愤怒的朝着萧逸大叫着。

人家是三句不离本行,而萧逸是三句不离夫妻间的密话。

“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啊!我可是已经将你全部看过了!”萧逸一脸奸计得逞的模样,不怀好意的看着雪瑶。

雪瑶低头一看,连忙双手抱住了自己,愤怒的瞪着萧逸。

她知道萧逸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雪瑶身上的衣服不是之前她跳河前的衣服,那很明显就是萧逸帮她换的。

她没有问萧逸这件事情,就怕他拿这件事情说事,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雪瑶不满的站起身,不去离萧逸,回去睡觉去,只想躲开这个坏人。

萧逸看着雪瑶逃走,亦是连忙从地上站起来,跟着雪瑶进入房间,看着雪瑶已经躺在了床上。

“夫人,为夫来伺候你入睡了!”萧逸嘴角露出了一抹妖邪的笑容,柔声的说道。

“滚开!”雪瑶看到萧逸正朝着自己走过来,连忙抱着被子往墙壁处移了移,大叫着,“你再过来,我……我就喊非礼了!”

“这里没人,就我们夫妻两!”萧逸一脸坏笑的看着雪瑶。

雪瑶狠狠的瞪着萧逸,威胁的说道,“如果你敢过来,我就……我就阉了你,让你做人妖!”

“额……”萧逸停下脚步,委屈的看着雪瑶,“夫人,你真的下得了手?”

“我怎么下不了手?只要你敢过来,我就阉了你!”雪瑶恶狠狠的威胁着萧逸,心中还是有几分担心。

萧逸叹了一口气,“唉,真是可怜,竟然让为夫独守空房!”

雪瑶一阵嘴角抽搐,这独守空房这个词用错了吧?

萧逸看了一眼雪瑶,跳到了桌上,盘膝坐下闭上自己的双眼。

雪瑶看了一眼萧逸,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警戒的抱着被子,靠在墙壁上,就怕半夜里这家伙狼性大发把自己正法了就惨了。

不过,因为白天的闹腾,雪瑶还是没过一会儿就进入了梦想。

萧逸睁开自己的双眼,轻飘飘的跳到了地上,来到了床边。

“这一次应该是你了吧!”萧逸笑了笑,手中多了一个雕刻着不明图案的金镯。

萧逸朝着雪瑶吹出一口气,雪瑶头微微一歪,睡的更沉了,然后萧逸坐在床边,拿起雪瑶的手指,朝着她的手指划了一个小口。

雪瑶的手指被划开,鲜血从里面渗出来,低落在了金镯之上。

金镯瞬间放出一道强烈的光芒,飞向雪瑶的手腕。

萧逸看着雪瑶手腕上的金镯,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得意的摸着雪瑶的纤纤玉手,“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不是你?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萧逸抬起他那诱人的眼眸,看着雪瑶白嫩如霜光滑如脂的小脸蛋,忍不住缓缓靠近她的脸颊,“啵”轻轻的在雪瑶那润唇上亲了一小口。

软软的,暖暖的,这种感觉让萧逸不舍得分开,又是亲吻了许久才渐渐放开,萧逸还是忍不住吃着雪瑶的豆腐,也幸好雪瑶没有意识。


第5章 快点叫主人!

“哗啦啦……”一阵阵海浪声在雪瑶的耳中回荡着,雪瑶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海面上。

雪瑶低头抬起脚尖又再一次轻轻的踩在海面上,海面上泛起一层波纹。

“这是哪里?”雪瑶疑惑的抬头,转头看着四周。

当雪瑶转身看向身后的时候,看到身后竟然有一段文字,好像就是用金色的笔墨写在空中一样。

“圣光诀?”雪瑶疑惑的看着那三个略微大的三个金字。

“这难道是一种功法?”雪瑶心中微微一愣,又再一次看下去,“圣光诀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分三层,这只是第一部分三层的功法,修炼突破第三层后会自动显示第二部分的功法。”

雪瑶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可是遇到魂穿之后,通过身体主人的了解,对于灵隐大陆上的事情也算是了解了,对于眼前的一切也不惊讶。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就可以修炼了?可以不用被他们认为是废物了!

雪瑶心中暗自疑惑着,但是也还是连忙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哗啦啦……”随着雪瑶的修炼,身下的海面也还是起了一层波澜。

小茅草屋之中,一股灵气涌向雪瑶,坐在床上的妖孽男子,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转头看着雪瑶,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看来已经开始修炼了。

“轰轰轰……”灵海中传来一阵阵屏壁碎裂的声音。

雪瑶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顿时一惊,又是满脸的疑惑,“好快,这就是第一层吗?怎么炼起来这么快?”

这时,雪瑶而耳边传来一阵稚嫩的声音,“才不是第一层,这只是第一层的开头!”

“谁!”雪瑶戒备的看来这四周,突然眼前的场景一晃,竟然来到另一片草原上,顿时疑惑,“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我的世界!”一个稚嫩的声音再一次传入雪瑶的耳中。

雪瑶一愣,看着自己身前五米处竟然站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袍,四五岁的小男孩,双手腹背。

“小弟弟,你是谁啊?”雪瑶笑了笑,好奇的问着小男孩。

“不要叫我小弟弟!”小男孩带着几分不满的说道,“我是器灵!”

“器灵?”雪瑶心中顿时疑惑的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看着雪瑶不懂的模样,鄙视的说道,“连器灵都不知道,真是的!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主人啊!”

“额……”雪瑶顿时满头黑线,为什么自己才来到这灵隐大陆,却被一个妖孽男子欺负了,现在又被一个小屁孩给鄙视了。

“唉,和你介绍一下吧!本少爷诞生于混沌乾坤,随即取名为乾坤镯!本少爷就是乾坤镯的器灵,而乾坤镯就是你的!你现在也就是本少爷的主人!”小男孩马上解释的说道。

“乾坤镯?什么乾坤镯?”雪瑶顿时满头问号,这乾坤镯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就是你自己手腕上的这个乾坤镯!真是的,怎么这么蠢!”小男孩白了一眼,鄙视的提醒着。

雪瑶抬起手,看到自己手腕上竟然带着一个手镯,手镯面上有着各种的图案。

“这乾坤镯什么时候到我手上的?”雪瑶又疑惑的问着,自己不记得在睡觉前有带什么乾坤镯。

“总之这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你以后就是我的主人了!”小男孩很是霸道的说道。

雪瑶微微点了点头,笑着蹲下了身子拍着小男孩的头,说道,“嘿嘿嘿,是吗?原来我是你的主人啊!”但是马上雪瑶的脸上转为一阵不满,“我是你的主人还这么和你的主人说话,你找打啊!”


第6章 整整一个月

“哎呀,主人,这不是主人你不知道吗?”小男孩很是委屈的看着雪瑶,眨着自己水汪汪可怜的眼睛。

雪瑶看着小男孩的模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不忍心欺负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孩子,“唉,算了,不和你生气了!”

“嘿嘿嘿,主人,这还差不多嘛!”小男孩马上说道,“主人,我是乾坤镯的器灵,所以你可以叫我小坤!”

“好,那我叫你小坤,你呢,也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姐姐好了!”雪瑶想了想,自己和小坤相差没多少,叫姐姐最合适。

“好的,姐姐!”小坤马上高兴的说道。

雪瑶笑着点头,又是好奇的问着小坤,“小坤,你刚才在出现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姐姐,是这样的,你看刚才只是入门的第一层,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第一层,我来教你,其实,乾坤镯是随着你的修为增加而变强的,所以,现在你才看到的只有草原,如果你没修炼,这我是不会苏醒的,你一修炼入门了,我就苏醒!姐姐你只要按照口诀修炼,就可以很快修炼到第一层!”

“原来是这样!”雪瑶微微点了点头,盘膝而坐,心中有点期待,这乾坤镯中会出现什么东西,“那我先修炼了!”

雪瑶运气圣光诀,体内感觉有股灵气正随着她法决的脉路而走,打通自己原本堵塞的穴道,感觉自己全身也觉得很舒畅。

小坤期待的看着雪瑶,随着雪瑶开始运气圣光诀,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一片草原上,也多了一些花朵,渐渐的树木也随着多起来,开花结果,一股股灵气在整个空间回荡着。

看到眼前乾坤镯的变化,小坤兴奋的在四周跑着,马上爬到树上摘了一颗灵果开始吃起来。

雪瑶这一睡觉,完全不知道竟然睡了将近一个月,这可是让某怨夫等坏了。

“唉!这夫人怎么这么慢啊!等的好无聊啊!”萧逸一阵无聊的叫着。

这时,萧逸怀里的一个小毛毛球动了动,抬头看着他,又将头埋进了萧逸的怀里继续睡觉。

妖孽男子笑了笑,摸着小毛毛球的头,“小光,你醒了,看来你主人的功法已经练得差不多了!”

小毛毛球抬头看了一眼萧逸,又埋头睡觉了。

乾坤镯之中的雪瑶收回自己的功法,吐出了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眼。

不睁开还好,一睁开眼却看到眼前的景象完全吓住了。

“这?”雪瑶惊愕的看着四周,又是一片果园,又是一条河流,又是一座小山,又是一块田地,又是一个小竹屋。

小坤笑了笑,一边吃着灵果一边走过来说道,“姐姐,这都是你的功劳,因为你的修炼的原因,现在虽然没有成功突破第一层,但是却对于灵隐大陆上修为的等级来看,你已经到灵使的巅峰了,就差一点成为灵师!”

“灵使巅峰?”雪瑶微微一惊,根据自己的记忆中了解,灵隐大陆上的修为等级是从灵徒开始,然后是灵者、灵使、灵师、大灵师、灵王还有灵宗。

按照自己现在的年龄来说,现在才十二岁周岁,已经是天才级别的存在了。

想到这里,雪瑶一阵兴奋,不管怎么说,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不过,还没等雪瑶得意一番,小坤就一下子泼了一盆冷水,“不要看这一点点,还是很难的,毕竟,姐姐你修炼的这个圣光诀,可是很难的!”

“你能不能不要泼冷水啊,至少也再加一句,你姐姐我天赋很高,努力修炼还是很快就能突破的!”雪瑶不满,拍了一下小坤的头说道。

小坤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调皮的朝着雪瑶做了一个鬼脸。


第7章 超萌小魔兽

雪瑶看到那一座小竹屋,顿时好奇的问着,“小坤,这竹屋里面有什么?”

“这里面有以前的一些书,有炼丹啊有炼器啊有阵法啊等等,反正就是随着你的修为增加而解除一些封印的,一些书籍也会越来越多,这竹屋也会随着你的修为而变大的!”小坤笑着和雪瑶解释着,“姐姐,你现在看看自己的大脑,是不是多了一些东西啊?”

“嗯?”听着小坤的话顿时让雪瑶一阵疑惑,但是一看却也更是吓了一跳,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了好多炼丹炼器等等一类的知识,“这是?”

“嘿嘿嘿,这也是算是解除封印吧,姐姐只要继续修炼,你身体的一些封印也会解除,这些记忆就是随着封印解除而多出来的!”小坤笑了笑理所当然的解释着。

“封印?我体内有封印?”雪瑶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惊讶又疑惑的问着小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坤发现有什么不对,连忙说道,“这个还不能说,因为我的记忆也是随着姐姐你的修为增加而解开封印的,我只是比你多一点点而已!”

“唉,算了!”雪瑶摆了摆手,既然不想说就不说吧,自己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不过心中还是有点好奇。

雪瑶疑惑的看了一眼四周,撇了撇嘴,说道,“好了,不和你说了,我也吃完了,我就先出去了,你出去吗?”

“我不出去!”小坤白了一眼说道,“又明知故问!”

“额!”雪瑶又一次被鄙视了,嘴角一阵抽搐,连忙离开这个乾坤镯,不然就要被这小屁孩给鄙视死了。

“夫人,你终于醒了!”这时,雪瑶的耳中传来一阵焦急又温柔熟悉的声音。

雪瑶无奈的看了一眼委屈看着自己的萧逸,“干什么?”

“夫人,你知道吗?你这一睡,就是将近一个多月啊!”萧逸委屈又是心疼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为夫都快担心死了!”

“额……我睡了这么久吗?”雪瑶完全没觉得自己会一睡觉睡这么久,果然这修炼无日月说的一点都不错。

看着萧逸此时的表情,雪瑶心中竟然有一种愧疚感和心疼感。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了,别担心了!我这不是已经醒了吗?”雪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中会有这么一种感觉,连忙安慰着萧逸。

萧逸微微点头,连忙趁机将头靠在了雪瑶的肩膀上,“夫人,你真好!你安慰我!”

“滚开!谁是你的夫人!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别靠近我!滚开!”雪瑶连忙挥舞着自己的双手推开萧逸。

“夫人很想知道为夫的名字?”萧逸朝着雪瑶眨了眨那一双诱人深邃的眼眸,询问着。

雪瑶冷哼一声,转头撇想一遍,受不了这家伙的放电。

“既然夫人这么想知道夫君的名字,夫君就告诉你,你亲爱的夫君名叫萧逸,以后让别人称呼你萧夫人就可以了!”萧逸不理雪瑶是不是真的在乎不在乎自己的回答,自顾自的说着。

雪瑶太阳穴青筋爆出,嘴角不断的抽搐着,这是爆发前夕的寂静。

“对了,夫人,你看看,这小魔兽你喜欢吗?”萧逸仿佛感觉到了暴风雨前的宁静,连忙抱着一头白色毛茸茸的小魔兽递到雪瑶的面前问着。

雪瑶转移视线,当看到萧逸怀里的小魔兽,瞬间愤怒一下子消失了,欣喜的看着那毛茸茸的小魔兽,“这是哪里来的?好可爱啊!”

当雪瑶手才伸过去,萧逸怀里的小魔兽便咬了一口雪瑶的手指,瞬间,在小魔兽和雪瑶的身上形成了一道天地规则,契约完成。


第8章 损失一个吻

“这……”雪瑶嘴角一阵抽搐,这自己也被一头魔兽给抢占了,这魔兽是契约了自己为主人啊!

才来这异世多久啊!先被萧逸这家伙强占成为他的夫人,然后是被乾坤镯器灵小坤鄙视了,现在又被这头魔兽给强制认了主人,这雪瑶翻了翻白眼,自己到这里就是受“欺负”的吗?

“主人!”小魔兽朝着雪瑶唯唯诺诺的叫着,模样好像生怕雪瑶会丢掉他。

雪瑶回神,无奈的笑笑摇头,将小魔兽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摸了摸他绒绒的毛,笑着说道,“不用叫我主人,叫我姐姐就可以了,对了,你有名字吗?”

“姐姐好,我叫小光!”

“真乖,真可爱!”雪瑶脸上露出了一抹迷人的笑容,很是宠爱。

“瑶儿,你喜欢就好!我怕你不喜欢呢!”萧逸连忙委屈的对着雪瑶说道,语气中还带着一两分炫耀,“夫人,为夫有功劳,你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啊?”

雪瑶白了一眼萧逸靠近来的脸颊,雪瑶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说道,“好啊,闭上眼睛!”

“夫人害羞了呢!”萧逸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将脸靠近雪瑶。

雪瑶眼中划过一抹狡黠的目光,抱着怀里的小光,让小光的小兽嘴朝着萧逸的脸颊亲过去。

可是不曾想,萧逸突然将脸移开,闭着眼睛朝着雪瑶的润唇亲吻过去。

“啵”的一声,萧逸狠狠的在雪瑶的润唇上亲了一口。

雪瑶完全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转变的如此之快,原本以为自己的计策能够成功,可是没想到,竟然被萧逸发现了。

无法回神的雪瑶眨巴眨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双眸中充满着各种不同的神色,无法明言。

萧逸满意砸吧砸吧嘴,满意又得意的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雪瑶,“多谢夫人的吻!”

雪瑶回过神,怒意渐升,双目迸射出愤怒的火焰,紧随着一阵暴怒声在整个山谷中回荡着,“混蛋!”

“哗”的一下,整个山谷四周原本停留着的鸟类听到这阵暴怒声都被惊得飞向天空。

而罪魁祸首萧逸在雪瑶发怒的前一秒已经消失在了草屋之中。

雪瑶愤怒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巴,一脸的哭笑不得,现在才知道,这萧逸是将计就计呢,他比自己还要奸诈,自己这么一点小手段他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气死了,害得她损失了一个吻。

失策,真是失策,雪瑶愤怒的一拍自己的头,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将今天的损失给讨回来。

“夫人,你要去哪里?”萧逸一直都紧紧的贴着雪瑶的肩膀,好奇的问着。

“当然是离开这个鬼地方啊!”对于雪瑶来说,现在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第一要事。

“嘿嘿嘿,夫人,你走错了,这个方向是去这森林中心的方向!”萧逸笑了笑,很是遗憾的提醒着雪瑶。

雪瑶停下脚步,嘴角一阵抽搐着,暗自反驳着,这又不是自己的错,这地方也是自己第一次来嘛!无论是自己的前世还是现在!

“那你怎么不早说!”霸道的雪瑶直接将这一切责任都推在了萧逸的身上,然后又狠狠的一脚踩在了萧逸的脚背上。

“啊”萧逸抱着自己的脚大叫一声,很是哀怨的看着雪瑶,这又不是自己的错,“夫人,是你一直都不理夫君的!你怎么能怪我啊!”

“哦?难道是怪我吗?”雪瑶狠狠的瞪着萧逸,一脸威胁的问着。

“嘿嘿嘿……”萧逸马上一脸赔笑安慰着雪瑶,“当然不是,夫人说是为夫的错就是为夫的错!一切都是为夫的错,为夫没和你说清楚啊!我们往回走!”

雪瑶不满的瞪了一眼萧逸,抱着小光往回走。

萧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奈的笑了笑,唉,这霸道的性格还是一样,我怎么就这么可怜了我!


绝色夫君太妖孽 主角: 雪瑶, 萧逸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63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