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三小姐太抢手 主角: 云舒, 白玉谦

废柴三小姐太抢手 主角: 云舒, 白玉谦


第1章 云家的废物三小姐!

起风了,树叶打着卷儿随风飞舞,有一片被卷入窗内,飘到了那个饱含欺辱的女孩儿手边。

屋里很静,除了女孩儿的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就再无其他了。

这是一座备受冷落的院子,这是备受冷落院子里最让人嫌恶的屋子,这个屋子里住着让整个云家都看不起的废物……云舒。

云舒是云家的废物,所以不会有人关心她,更不会有人在意她的死活。

不,应该说大多数人都在意她什么时候会死掉,因为那样整个云家都解脱了,不会再成为另外修真家族眼中的笑柄。

是啊,他们的愿望就快达成了。

云舒右手艰难的捡起那片并不完全泛黄的树叶,放在鼻端嗅了嗅。

她轻轻笑了一声,目光悲凉又解脱地望向左腕,那里被割开了一道口子,正汩汩往外冒着血花,染红了大片桌面。

“我就快死了,不会再让你们蒙羞了……”

她声音有些哽咽,眼角泪珠滑落,滴在了树叶上。

云舒很丑,真的很丑。

她皮肤暗黄,满脸麻子,身材又瘦小,十六岁了看上去却像个十三四岁未发育的小姑娘。

然而这还不是她不受众人待见的原因,真正原因是:她是修真废物!

云家是天枢国三大修真家族之一,地位可想而知,而云舒是云家直系后代,除了她,其余直系子孙最差也是三系道基。

只有她,是云家百年不得一见的五系废物!

如果她不是直系子孙,或许大家笑笑也就算了,毕竟哪个大家族还没几个废柴呢?可偏偏,她是如今云家家主的亲孙女,这就给整个云家蒙羞了。

她今年十六,与她一般大小的修真者最差都进入练气中期了,可她,才练气二层;她的堂弟才十四岁,却因为是单系道基,已经进入练气五层,更是将她显得废物无比。

在云家,没有人愿意谈到她,就连她的父亲,半月都不愿意见她一面。

即便她本该是云家小姐,享受最优渥的待遇,可如今,连丫鬟都敢给她脸色看,她活的连个下人都不如。

只因为她是废物!

云舒已经习惯了废物这个称号,她承认自己没有半点天资,脑子也不怎么聪明,可她这十多年还是活过来了。她甚至从没想过死,没想过自杀。

可是现在,她的确割腕了。

猛然,上午那一幕又回放在眼前:那个与她从小就有婚约的齐家少爷,今天亲自登门要求解除婚约!

“啪!”

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她脸上,让她无地自容!

她是云家小姐,对方是齐家少爷,仅凭身份是非常般配的一对,也因为如此从小被定下婚约。

可谁也不知道,她长大后会如此丑陋,会如此没用。

于是今天,终于迎来了她生命里最黑暗的一天,被人退婚了。

他仿佛还能看见云家所有人脸上的蔑视与愤恨,还能听见他们的嘲笑与谩骂。

他们骂她为何不早点死?骂她为何如此没用?就连她父亲,都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继而拂袖离去。

她觉得,她确实应该去死了。

“娘,对不起,我给你蒙羞了,也没有实现对您的承诺……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所有人都嘲笑我,就连爹都讨厌我……娘,我知道你最爱我,你会一直等我对不对,我就快来见你了……”她抚摸着左腕上的镯子,后知后觉的发现竟然忘了取下来,她失血过多,神智已经有些模糊起来。

她握住镯子往下退,尽量不让它碰到伤口,碰到血。

那是她娘留给她的唯一东西,她不想玷污了。

然而,镯子终究还是碰到了她的伤口和鲜血。

“啊……”意识模糊的云舒忽然发出一声尖叫,右手使劲按住左腕,那里传来一股股撕心裂肺的痛,居然再次让她脑子清醒起来。

她能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似乎流动得更快了,都朝左手手腕涌来,可是没有血滴落,尽全部被吸收到了镯子里面。

云舒震惊,想去取镯子却怎么也移不动,镯子想有生命力一样攀附在她手腕上,猛烈地吸收着她的鲜血。

这次真的要死了,被母亲的遗物、疑似妖物的镯子吸干血而死了。她颓然倒在镯子上,虚弱地闭上了眼睛。

真奇怪,母亲的遗物怎么是妖物呢?

外面风更大了,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无人问津的荒凉院落里,一个不被重视的生命正在消亡。

“太好了,本尊终于又找到新伙伴了!”忽然,一个稍嫌稚嫩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喜悦之情,开始喋喋不休,“这一次似乎挺快的嘛,才过了一百多年,哈,而且比以前的都要符合标准,小姑娘你真是太丑还没用了。你放心,我会把你变成最厉害最厉害的人的……”

第2章 得到神女手镯!

云舒很迷茫,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她忽然失去了所有感觉,嗖一下就窜到了这里。

这是一片迷雾丛生的平地,周围除了白色迷雾什么都没有,不对,还有个莫名其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声音。

她有点害怕。

难道这就是去往地府的必经之路吗?她知道自己虽是修真者,但修为尚浅,又没有连同灵魂灰飞烟灭,所以死后还是会去地府的。

“胡思乱想什么呢?”忽然,那个声音近了很多,似乎就在她耳边!

云舒蓦地瞪大眼睛,双膝一弯就跪了下去,两手还抱着头:“求你不要打我,求求你……”多年以来遭受欺侮已经让她形成了条件反射,她明白,如果自己求饶就可以少吃点苦头,她在兄弟姐妹面前屡试不爽。

那个声音不说话了,半响猛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是我见过最没用的宿主,哎呀哎呀我好开心,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这么没用的人,太好了!”

云舒蹲在地上不敢讲话,也不敢逃走,内心的恐惧一点点将她吞噬,她怕得落下泪来。

“哭什么呀,你应该高兴呀,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那个声音还在耳边回响,继而恍然大悟道,“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小灵,是神女手镯的灵魂。恭喜你成为神女手镯第一百一十八代主人。”

云舒不哭了,她怯生生地抬起头,然后就看见了自称是小灵的……魂。小灵其实是一团飘在空中的红色虚影,模样是个美少年,只有一米左右高。

“你……你在跟我说话?”

美少年翻了个白眼,声音也提高了不少:“废话,这里就我们两个,不跟你说话跟谁说?你叫云舒是吧?我知道你,就是云家最丑最没用的三小姐,怎么,终于耐不住嘲笑自杀了?你自杀的好啊,你不自杀怎么能启动神女手镯,见到本尊呢?”

云舒害怕地眨了眨眼睛,半天不知道小灵在说什么,她就听懂了对方说她没用的部分,毕竟那些话她每天都要听很多遍。

“那么再次恭喜你成为神女手镯的主人,本手镯的主要目的是帮助你这样的人逆袭,只要你按照系统的要求完成任务,就能成为人人羡慕的神女。对了,本手镯这个技能叫神女系统,是能帮助你成为神界最顶级的神女的唯一途径哦。”

“神女……”云舒终于有了反应,却觉得像听天方夜谭,成为神女?她只是个修真废物,修了十多年才到练气二层的五系道基废物啊!

不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幻觉?云舒本来就不怎么聪明,这次完全糊涂了。

于是,小灵只好从头给她解释了一遍,话说遇上这么笨的主人,它真是既兴奋又无奈啊。

“你并没有死,肉身只是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而已,你现在在我制造的幻境里。简单说来,是因为你的血被手镯吸收,因此成功启动了手镯。而这个手镯与普通法器不同的是,有我这个器灵存在,而我可以一步一步指引你走向成功。怎么样,是不是很兴奋?”

云舒摇了摇头,基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母亲留给她的遗物不是妖物,而是个有神奇功能的法器。

如果早一天她知道这个秘密,或许会兴高采烈地答应,可现在她已经决定去死,什么神女,什么成功,她都不在乎了。

立刻,小灵就洞悉了她的想法,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慰:“可以帮你逆袭哦,难道你不想变漂亮吗?”

云舒脸上期冀之色一闪而逝,变漂亮又如何?也改变不了她是废物的事实。

小灵再接再厉:“难道你不想报仇吗?把那些嘲笑你辱骂你看不起你的人狠狠踩在脚下?把当着你面退婚的男人狠狠揍一顿,让他知道自己有眼无珠?”

云舒坚定去死的信念开始动摇,她很想变得有出息,让大家都喜欢她,跟她做朋友。也真的想把齐佳成揍一顿,让他也尝尝切肤之痛。

小灵锦上添花:“难道你不想去往神界,看看那个崭新的世界吗?那可是多少人追求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地方!”

云舒咬了咬下唇,小声问道:“这些……真的都能实现?”

第3章 成为我的主人吧!

“当然!只要你完成我们的系统任务,这些不过是小菜一碟。”小灵抚掌,继续引诱。

不怎么聪明的云舒这次却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她深刻明白一个道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系统任务,一定是十分艰巨的。

可是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是怎么回事?

她很不想承认,她被小灵诱惑了,如果可以选择,她真的还不想死!

“如果完不成任务,会有惩罚吗?”良久,她第一次正视小灵,认真地询问道。

小灵点头,似乎很满意她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笨:“当然有惩罚,是根据任务难度制定的。不过如果你圆满完成任务,就可以得到相应的经验值。”

“经验值?”云舒又糊涂了,完全不明白小灵的意思。

小灵耐心解释道:“这款系统一共有五种技能,分别是:修为、身段、肤色、容貌和魅力。而你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的经验值,是可以随意加在五种技能上面进行提升的,当五种技能都提升到满分一百分时,你就会成为神界最强大最完美的神女!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云舒点点头,又摇摇头,听起来好复杂的样子,真不知道这个手镯是谁打造出来的,简直闻所未闻。他们云家也有很宝贵的法器,可从没有一款法器拥有灵魂,更何况帮人提升修为了。

她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自己即将跨入一个新天地!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我是手镯的第一百一十八代传人,那么之前的一百一十七个人都飞升神界,成为神女了吗?”她心里有好多疑问都想问出来,但自幼懦弱的性格让她做任何事都小心翼翼,很怕惹对方不高兴。

小灵右手食指摇了摇,姿势一变,居然坐在了空中,它神情冷漠地说:“并没有,她们全都失败了。有的是在完成某些任务时被对手杀害,有的是没有完成很重要的任务,被我抹杀的。”

云舒退了一步,半响都没有说出话来,果然,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伴随着巨大机遇,是巨大的危险,她就算今天不死,也会在未来某一天因为某件事被对手杀死或者被小灵杀死。她又开始退缩了。

她的想法全都写在脸上,因此小灵看得一清二楚,更何况,小灵本就是手镯之灵,现在云舒又身在小灵制造的幻境里,她心里无论想什么,都逃不过小灵的掌控。

“不过你也不用害怕,这世间谁不会死呢?你不也是一样,刚才还自杀吗?相信你是不会惧怕死亡的吧?其实我告诉你啊,她们虽然都没走到最后,但也不乏大批成功者,你们这个星球上有个姽婳将军,听说过吗?”

“姽婳将军杨素轻?那是我最崇拜的女修士了!而且人们都说她是我们天枢国最有可能飞升神界的女修士,只可惜最后还是意外陨落了。”云舒忽然激动起来,这个杨素轻在一千年前相当有名,她从小就是听她的故事长大的,天枢国女子最崇拜的就是姽婳将军了。

她恍然大悟,不敢置信地问道:“难道她也曾是你的主人?”

小灵嘻嘻一笑:“没错,我是可以自由选择主人的,一个死掉我就选择下一个,而杨素轻就是我一千年前选中的主人,也是你们褚元星第一个被选中的人。而你,是第二个。”

云舒听得心潮澎湃,小灵说过它是专门帮人逆袭的,也就是说姽婳将军当年肯定也是受人欺辱与嘲笑的女子。可是,她最后竟能达到那种高度,一千年来受所有女修士膜拜的高度!虽然杨素轻没有成功飞升神界,但她开创了女修修为的最高峰!

从小,她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变成杨素轻那么厉害的女修,可现实总是残酷的,她只是云家最没用的废柴而已。现在,一个通向成功的机会就在眼前,即便路上荆棘丛生,她还是想尝试一下。

哪怕达不到杨素轻那样的高度,她也是唯一一个走过杨素轻曾经走过的路,这样就够了!

“好,我要成为手镯的主人!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不怕死第二次了!”从没有哪一刻她像现在这样心潮澎湃、心智这么坚定过。

杨素轻……这就是她的目标!

第4章 逆袭神州大陆!

小灵欢喜地拍了一下手,比云舒还要激动,“那就这么定了,老实说如果你不答应,我只能立刻将你抹杀然后找下一个主人,因为手镯的秘密是不能透露出去的。嘻嘻,还好你答应了,我也就暂时不用考虑找别人的问题。”

云舒后怕地笑了笑,如果小灵不提到杨素轻,她恐怕真的不会答应,那就白白错过一个好机会了。

“手镯已经吸了你的血,表明你已经是手镯的主人,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服从我所有指令。若是完成任务,将会得到经验值以及额外奖励;若是完不成任务,会受到相应处罚。鉴于你是新手,第一个任务就先简单一点吧。”小灵单手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看着瘦弱的云舒,主意一下就上来了,“你这么没用,得先树立你的自信、壮大胆量才行。这样吧,你去找你的兄弟姐妹随便一个,然后说出‘你以后不许再欺负我,否则我一定打扁你’。是不是很简单啊?”

“呵呵……”云舒又后退了一步,打心底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开始怀疑小灵的诚实度了。小灵居然说给她找个简单的,这个简单吗?明明就难于上青天好不好!

见她不动,小灵不耐烦了:“赶紧去!还站着做什么呢?想挨惩罚是不是?还说想成为杨素轻那样的,杨素轻当年可比你有胆量多了!”

“我……”云舒很胆怯,她不是害怕被惩罚,而是觉得这个任务真的好困难。她以前从来不敢在兄弟姐妹面前抬着头讲话,更不用说讲这么可怕的话了,那一定会惹怒对方的。

小灵忽然飞到她面前,恶狠狠训斥道:“你究竟在怕什么?怕他们揍你?怕他们嘲笑你侮辱你?你就甘心一辈子任他们嘲笑打骂?如果是杨素轻,她一定不会像你这样没用,而是努力去改变自己,让他们刮目相看的!要想别人看得起你,你首先要看得起自己,如果你自己都认为自己没用,那你还是去死算了。”

它手里忽然出现一团炙炎,迸射的火花几乎烧到云舒眉毛,云舒惊慌得张大嘴巴,一股死亡的恐惧猛然笼罩全身,比她当初割腕要恐怖多了!

“我去!”她高吼一声,用尽了全部力量,可是吼过之后居然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原来把内心想说的说出来并没那么困难。

她正视小灵,又说了一遍:“我会去的。”

小灵收了炙炎,拍拍手,又恢复成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这就对了嘛,那就赶紧去吧,记住,你只有一天的时间。”

蓦地,云舒一阵天旋地转,再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还趴在桌上,左腕还套着那个古朴的玉镯,伤口不知何时居然痊愈了,而她身体也没有失血过多的晕厥感。

太神奇了!

如果不是桌上几乎干涸的血迹提醒她,她确实自杀过,或许她会把那一切当成一场梦。

有灵魂的手镯,神女,杨素轻,任务……一个个词语回响在脑海里,她长长吁了一口气,从现在开始,她决定抛弃以前的生活,重新做人了。

皇家修真学院里,一名白衣黑发的男子忽然睁开了眼睛,他起身走到窗边,眺望云家所在的方向,精致无双的脸上充满了喜悦。

男子长身玉立,泼墨般的长发只以一支白玉簪挽起,剩下的随意垂在身后,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一缕,优雅而慵懒。

他狭长的眸子里露出笑意,右手指尖一弹,一副画面猛然凭空出现,显示的正是刚醒来的云舒,以及她腕上的玉镯。

“终于等到这一代的神女候选人,不枉费我来一趟了,就让我拭目以待,你能做到哪一步吧,可千万不要死的太早,那会很让人失望的。”

第5章 第一个任务!

云舒很烦躁,虽然刚才信誓旦旦说自己一定完成任务,但这会儿又开始畏缩了。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都转悠两个时辰了。

最后她右拳敲在左手掌上,一咬牙道:“云舒,拿出勇气来!如果是杨素轻,她一定不会像你这样没用的。不就是被揍一顿吗,又不是没被揍过!不就是被嘲笑被辱骂吗?那简直是家常便饭啊!所以说你在害怕什么呢?”

“对,不用害怕,不用害怕。”她一鼓作气推开了房门,朝北院走了过去,北院是小叔云正北的地盘,那里住着云正北一家人。而她所在的破旧院子是南园,他父亲云正南的地方。

照理来说,这会儿堂妹云水瑶和堂弟云啸应该在北院后院修行,如果顺利,她不会遇上小叔。

云舒小心翼翼行进着,就怕遇上不必要的人物。他们住的地方是云家内院,是整个云家最核心的地方,除了居住,这里还存放着云家最宝贵的一切。此外,云家还有中院和外院,中院是云家旁系和各家内室弟子居住的地方,外院则是外室弟子、挂名弟子等的居所,还包括修炼场所、会客大厅、演武场等地方。

这个时间,大家几乎都集中在外院修炼室和演武场,也只有他们这些直系子孙,才能在自己单独的地方修炼。

好不容易,云舒终于来到了北院后院,她先是深呼吸了几口,才鼓起勇气踏入后院。谁知刚踏进去一只脚,就被人截住了!

云舒直觉不好,一抬头就看见云水瑶轻蔑的笑容,是啊,她怎么忘记了,云水瑶的修为高出她那么多,肯定很容易发现有人来了。云舒简直想哭,这算不算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比起瘦弱丑陋的云舒,云水瑶真是比仙女还要漂亮,明明比云舒还小几个月,却出落得亭亭玉立,人见人爱。云水瑶最喜欢穿一袭浅绿色长裙,裙摆随风飘飘,犹如矗立在水中的莲花仙子,美轮美奂。

“哟哟哟,云啸快来看,我们最没用还没被抛弃掉的堂姐来了。”只不过,她为人傲慢刁钻,最喜欢取笑嘲弄云舒,每次看见云舒,她就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若是心情不好时,她还会施术法揍云舒,云舒一直很怕她。

她刚才这些话,就是经常挂在嘴边的,现在听在云舒耳里,已经掀不起丝毫波澜。

云舒早就习惯了。

很快,一个俊俏美少年便窜了出来,少年身穿一件浅绿色袍子,头上戴着七宝玉冠,活跃得像个精灵。

这是云水瑶的弟弟云啸,年仅十四就达到了练气五层修为。

云啸抱着胳膊,斜眼扫了云舒一眼,不耐烦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不知道会脏了我们的院子吗?我说你这个丑女人怎么不去死啊,被男人甩了居然一点事都没有,你脸皮究竟是用什么做成的?”

他比云水瑶更毒舌!

云舒脸色白了白,低垂着脑袋根本不敢看两人,刚刚积攒出来的勇气已经消耗殆尽,她恨不得立刻跑回自己的地方躲起来。

“你在怕什么?”忽然,脑子里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是小灵。

云舒一个激灵,是啊,她在怕什么?不就是被嘲讽甚至被揍一顿吗?她如果不踏出这一步,永远都会活在别人的嘲讽谩骂之下。

杨素轻……这个名字又回响在她脑海里,姽婳将军,她也要像姽婳将军一样!

“你……你们以后不许再欺负我,否则我……”她忽然抬起头来,双目直视云水瑶,开始执行任务。

不,这不仅是任务,而是她一直想说的话。

“嗯?”云水瑶瞪着眼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这个丑女人在说什么?这个丑女人竟敢瞪她,竟敢这样跟她说话?

云啸也惊讶了,不过很快回过神来,调笑道:“否则你就怎么样啊?”

云舒又泄气了,她胸膛剧烈起伏着,而后再次握紧双拳,努力让自己不要害怕、不要颤抖。明明内心恐惧的想哭,想要逃跑的念头却被她强行压制住了。

她大声吼道:“你们以后不许再欺负我,否则我一定打扁你们!”

犹如最绚烂的焰火,在漆黑的夜空中猛然绽放,她终于战胜了恐惧,说出了心中所想!她目光坚毅地看着云水瑶和云啸,来吧,她云舒已经不怕了!

第6章 欺我者,死!

“哈哈哈哈……姐你听见了吗?这个丑女人居然说要打扁我们,哈哈哈哈……”一阵沉默之后,云啸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几乎背过气去。云水瑶也笑的花枝乱颤,连发髻都有些松散了。

云舒漠然看着二人,激动和恐惧都慢慢平复下来,再一次,她有了酣畅淋漓之感,很不错。

“碰碰!”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云舒忽然被云啸一拳一脚踹到地上,还滑出去半米。云舒根本躲不开云啸的攻击,整个人像是无生命的玩具,只能任人宰割。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变厉害了呢,原来还是那么没用!丑女人,你刚才不是说要打扁我们吗?来啊!”云啸张狂地笑着,云水瑶也一脸鄙视。

望着蜷缩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的云舒,他们连多看一眼也不愿意,就怕脏了自己的眼睛。这么没用的女人,还是死了算了。

“云啸,你还不把她扔出去?脏了我们的院子。”云水瑶不乐意地皱了皱眉,虽说每次捉弄云舒能得到快感,但看见对方那副倒霉样,她又很烦躁。

云啸打了个响指,挑眉道:“放心,这就扔出去。”说着双手食指翻动,结了个简单的手决,云舒的身体立刻动弹不得,继而猛然拔高,飞了出去。

云舒痛苦的闭上眼睛,心里却没有丝毫后悔,哪怕摔残、摔死,她也走出了第一步!杨素轻当年,或许也受过与她一样的侮辱呢。“嗖……碰……”云舒直接被扔到院墙外,她已经浑身痛到发不出声音了,即便如此,却能听见里面云啸和云水瑶肆无忌惮的笑声与嘲弄声。

无所谓,她以前不知受过多少次这样的侮辱与暴打,可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开心。是的,她其实很想笑一笑,可实在太痛了。

“他们也不过如此,除了羞辱我、打我,也没有其余手段了。可是我不同,虽然我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但走出了改变的第一步。我敢看着他们讲话了,敢当面说出内心所想了,这一切都值得。”她匍匐在地上,闭上眼睛思考着。

她知道,以后的路会更艰难,甚至付出生命,但她一点都不会害怕了。走出第一步,似乎后面都理所当然,她已经死活一次,不会再害怕别的了。

“没错没错,就是应该这样想。云舒,恭喜你完成新手任务!”忽然,小灵的声音出现在脑海里,依旧是稚嫩而饱含热情的。

云舒觉得,她是喜欢小灵的,因为只有它,不会看不起她。

小灵继续欢快地说道:“由于你是第一次做任务,而且完成的很不错,所以系统特别送了你一份新手大礼包!仅此一次哦!”

云舒想动嘴问是什么礼包,却发现连张嘴都做不到,实在是太痛了。

谁知小灵道:“你不用讲出来,只需要用意识思考,我就能知道你的一切。这个新手大礼包是三十点经验值,三十点哦!以后完成这种小任务,最多十点经验你知不知道!所以这次绝对是超大的大礼包。”

忽然,几十个闪烁着白光的小圆点出现在云舒脑海里,这就是小灵所说的三十点经验值了,可云舒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运用他们。

于是,小灵再次解释起来:“没错,这就是经验值,一个一点,你可以把它们随意加在你的五种技能上面:修为、身段、容貌、肤色和魅力,你想加几点就加几点。”

云舒脑海里又出现了五个经验条,其中修为显示的是十五,其余都是零,而满点是一百点。她有些哭笑不得,做任务赚取经验值,再来提升自己各方面,看来真是任重道远啊。

“对了,这个修为里面还有细分,因为你是五系道基,所以需要五种属性经验值都加满,整个修为属性才会显示一百。”小灵话音刚落,修为那一行就显示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经验值,竟全部都是三点,所以加起来只有十五点,而每一种的满点依旧是一百点,这让云舒更加崩溃!

第7章 绝世无双的美男!

小灵无良地笑了笑,又告诉了她一个秘密:“一般来说,五系废基连筑基都很困难,因为道基实在太差了,可这只是普通修士的认知。实际上,只有五系道基才最符合天地修行,一个五系道基的修士,如果达到元婴期,绝对比同样修为的其余系道基修士要厉害得多!只可惜,至今还没有一个五系道基修士修出元婴,他们往往连筑基期都达不到,就因为寿命过短而死了。”

云舒想点头,却觉得有些困难,最后只是意识里表示了赞同,别说修出元婴,她连五系道基修出金丹都没见过。筑基倒是有,但那是得了天材地宝或者撞了大运才行的,而即便筑了基,也没办法在剩余的时间里结出金丹的。

当年的杨素轻是四系道基,相信如果没有手镯相助,只怕结丹都很困难,更何况修出元婴乃至化神了。

“五系道基,是最平衡的道基,需要长久缓慢的积累,才能达到别系道基同样的高度。但一旦结婴,修习速度比单系道基还要快,体内所积累的真元力也最多,威力最强大!在结婴之前,五系都需要平衡发展,所以云舒,你在结婴之前最好把经验值平均分配在五系上。至于容貌、身段那些技能,就随意了。那么,这三十点你打算如何分配呢?”

云舒思忖半响,她倒是想直接把三十点经验值全部平分在五系道基上,又害怕修为增加过快引起大家怀疑。于是她把其中二十点加在了五系道基上,由此金木水火土全部都变成六点,她的修为也提升到练气三层了。

修真分五个阶段:练气、筑基、结丹、结婴和化神。每个阶段各占二十点经验值,当五系全部达到一百点,总的修为经验值才会显示满点,此时在修真界修为达到最高峰,便能渡神劫,白日飞升。

而现在,她才处于练气期,练气一共有十个阶段,故而每个阶段占两点经验值,云舒原先五系各修出三点,也就是练气二层中期,现在一下变成六点,也就瞬间奔到练气三层后期了。

如此快速的进展,弄得云舒有些懵,懵过之后就是欣喜,她终于找到提升修为的办法了!虽然小灵说过,这次是特殊情况才会奖励这么多,将来的任务更难,得到的经验也少,但她毫不在意。

因为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机缘。

“咦,你为什么不先改变你的模样啊?你脸上有五十颗麻子,全加在容貌上的话,可以消掉三十颗哦,应该会好看一些。”小灵有些差异她的做法,毕竟女孩子都是爱美的,云舒全身上下都需要改变,难道她一点都不在乎吗?

云舒脸上露出个笑容,发现自己已经能讲话了:“这不是还有十点经验值吗?”她又把剩下的十点分配在了身材、肤色、容貌和魅力上,其中容貌独分了四点,其余各两点。虽然每一项都只是小小的改变,但结合起来,云舒整个人看上去似乎都变了点。

然而云舒并未太在意,她舒坦地躺在地上,喃喃:“小灵,你觉得他们会因为我少了几颗麻子,而不欺负我侮辱我吗?”

小灵头摇得像波浪鼓:“肯定不会。”

“那就对了,想让他们不敢再欺负我,只有我比他们更厉害才行。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修为,其余技能都可以暂时放一边。”云舒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如果她现在站在修真界最高峰,只怕麻子和丑陋也会被人膜拜。

赢得尊重从来不是靠长相,而是能力!

她忽然发现,修为提升之后,浑身的疼痛也奇迹般消失了,她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却发现面前出现了一双脚!

云舒暗叫糟糕,不知道又是谁来了,难道还得遭受一顿皮肉之苦不成?她沿着脚一路往上看,猜测着来人的身份,自己计算着一会儿的痛苦程度。被揍了这么多次,她已经能分辨出各人下手的轻重了。

白色鞋子、白色带蓝边袍子、银色祥云腰带……好像有哪里不对,她以前从未见谁束过银色祥云腰带,而且代表练气初期修士的白色道袍也不是这样的。她撑着身子爬起来,猛一抬头,然后就看见一个绝世无双的……美男……

第8章 你的名字,很美

她不认识他!

男人面若冠玉,眉眼修长,黑眸含笑,再加上一身锦衣玉带,真真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云舒以前觉得堂兄堂弟什么的已经很俊俏了,今日一见这人,才知道什么是云泥之别。

她蓦地就有点脸红,却因为肤色暗黄,看不出来,倒是省了不少尴尬。

“你……你不是云家的人。”云舒结结巴巴说着。忽然,左腕上的镯子剧烈震动起来,只一秒又瞬间平静下去,弄得云舒莫名其妙。

美男嘴角含笑,说:“对,我不是云家的人。白玉谦,我的名字。”

白玉谦,云舒觉得好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我……我叫云舒。”

她十分局促,即便容貌丑陋,修为微末,但身为十六岁的姑娘,她也和普通姑娘一样,有着年轻热情的情怀。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云舒,很美的名字,当初给你取名字的人一定希望你宠辱不惊,过得坦然。”男子声音很悦耳,云舒觉得像是在听一曲美妙的赞歌,名字是父亲为她取的,原来当初父亲对她寄予了这样的期望么?

一阵微风拂过,吹起了白玉谦的长发与衣摆,他像是兜了两袖清风,随时会成仙归去。数瓣梨花迎风飞舞,飞到了白玉谦面前,被他伸手接住。

云舒看直了眼,男人居然也能好看成这样,她莫不是遇上化形的妖精了?

云舒很恍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房间的。名叫白玉谦的美男在说了那句话以后,又笑着看了她一眼就离开了,等她再次抬头,发现哪里都找不到男人踪影。

她几乎以为,刚才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她摸了摸脸颊,自己这么丑,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白玉谦为什么要对她笑呢?而且,他脸上一点厌恶的神色都没有,他不讨厌她。

想着,云舒就笑了起来,除了小灵,白玉谦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不讨厌她的人呢。

遗憾的是,她只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相见的机会。不过白玉谦那么优秀,喜欢他的人肯定很多吧……她赶紧驱除自己的胡思乱想,随后又奇怪起来。

白玉谦既然不是云家的人,那就是前来拜访的客人了,既然是客人怎么会来后院呢?应该在外院的会客殿,又或者内院的会客厅才对啊。

想不明白,云舒也不再费脑筋去想,白玉谦再怎么优秀也只是个外人,而且越优秀,与她的距离就越远……

“对了小灵,刚才你怎么忽然震动起来,吓了我一跳。”她可不想把小灵的秘密暴露在外人面前,那很危险。

小灵的声音在脑中想起,似乎有些不情不愿:“没什么,看见他好看而已。”

云舒满脸黑线,心说小灵不是器灵吗?居然还这么花痴。谁知她忘了自己的想法能被对方洞悉,当即就听小灵冷哼一声:“我就是花痴,但只对他花痴,哼哼。”

云舒无语了,她现在无论心里想什么小灵都知道,岂不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你真笨,只要你和我不直接相触,我就不能知道你的想法啦。”小灵果然又知道了她的想法。

云舒闻言立刻取下了手镯,发现果真如小灵所说,不仅对方洞悉不了她的想法,她脑子里也再不会有小灵的声音了。

“这还不错。”云舒开心地笑了起来。

废柴三小姐太抢手 主角: 云舒, 白玉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