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工狂妃 主角: 南宫若离, 君千寻

喋血特工狂妃 主角: 南宫若离, 君千寻

第1章 修罗转世!

明月高悬,清风徐徐。

世澜国,南宫世家,华灯初上,看起来是一片祥和宁静。

后院的一处暗房,地上是破碎的琉璃盏,旁边还斜躺着一个瘦弱娇小的少女,只见她的一双杏眼紧闭,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显然是中毒刚死没多久。

这时,黑暗中缓步走出一个身穿月白绸衫清冷如玉般的男子,只见他发现少女尸体后,英气的剑眉不由皱起,堪称完美的侧脸在夜色中流露出一丝奇特的神情。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此刻深蓝色的夜幕上骤然有一颗璀璨夺目的星辰划破苍穹,势如破竹的飞落,在天际上划过一道绝丽的弧度。

天煞孤星,凤临天下!

此刻,地上原本死去的少女忽然猛地睁开了双眼,一道锐利如电的目光摄魂夺魄,犹如修罗转世一般!

两道视线交错,少女和男子俱是惊得一震!

明明是中毒已死的人,怎么会死而复生?男子一双深不见底的古潭眸子里充满复杂,修长的手指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纸……

“你是谁?”少女挣扎着想要将眼前男子看得更清楚,可是无奈身体一软,再一次晕倒过去。最后一眼能够看清的便是那双深邃眸子的男子在她的手边留下了一件东西。

痛!

好痛!

太阳穴开始一阵一阵的刺痛,像是无数钢针扎在上面一般。

风若离必须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是明明在爆炸中和师父失散了吗,怎么会来到这个古色古香的地方?难道穿了?还有那个一身古装的男人是谁,留下的又究竟是什么?

地上的清瘦的少女眉头越皱越紧,这个身体的记忆如洪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这个世界名为玄武大陆,分别有世澜国、东雄国、天晋国、紫岚国、鬼天国五个国家,多国鼎立,时有纷争。

而她风若离,此刻寄居的身子主人和她名字相同,唤作南宫若离,是世澜国大族南宫世家的七小姐。

零零散散的记忆,在这里戛然而止,风若离揉着刺痛的太阳穴,努力接受眼前的这一巨大变故。

不管是何原因这个身子的主人身受剧毒,奄奄一息的躺在这个小黑屋子里,风若离既然占了她的身子,那么以后就要保护她的一切!

这时,门外走廊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两个压低的声音响起。

“听说这个白痴是阴年阴月阴日生,打小就克死了亲生父母,我们等会收拾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别招惹了晦气!”

“怕什么?我用的可是最毒的砒霜!人肯定死绝了!”

“可是,她毕竟是府上的七小姐,要是她死后,老家主追究起来怎么办?”

“呸!这个白痴也配称得上南宫家的小姐?她简直就是南宫家的耻辱,死了反倒干净!况且老家主如今出门在外,就算回来了,这个脑子有问题的蠢货把老鼠药当成了点心吃进肚子里,与我们何干!”

“也对,若是她不死,不日就能嫁给锦澜王爷了,那三小姐可就……”

“闭嘴!这话怎能在这里说!”

两个声音一问一答,紧跟着,响起蟋蟋洬洬的脚步声,逐渐靠近这个黑暗阴森的房间。

原来这就是真相!

风若离听到这里,眼神骤然寒冷,嘴角勾起一丝冷冽的弧度,原本木讷平凡的面容上顿时扬起一道前所未有的夺目神采。

看来这个七小姐很不招人待见啊,原来自小愚钝痴傻,怪不得记忆里除了对这个世界的基本信息,其他都是一片模糊。

风若离如今重获新生,可不想这么快又见阎罗王去,更何况这个南宫若离死的未免太过憋屈了,风若离怎么也要为她讨个公道。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两个身体壮实的婆子面目凶狠的走了进来,手中各自握了把闪着寒光的短刀。

“你看,我就说,死人没什么好怕的!我们快动手,把这里收拾妥当。”

“唉,这个七小姐真是可惜了!若不是脑子有问题,能嫁给世澜国的绝世天才锦澜王爷该是多大的福气!”

“锦澜王爷那样的天纵奇才也只有我们的三小姐才配得上,这个白痴哪里有资格!快动手!”

婆子们在说完这番话,正准备要动手的时候,低头一看,死尸南宫若离竟然不见了!

她们震惊的目瞪口呆,一时间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只觉得似乎在看不见的地方有一道极为恐怖的目光盯着自己,危险至极!

第2章 鬼啊!你是鬼!

好!好!好!

两个婆子口中的三小姐应该就是南宫若离的姐姐吧,她为了能嫁给一个什么王爷居然想毒死自己的亲妹妹,还能够再狠毒一点吗!

风若离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谁敢动她一根指头就要承受十倍惨痛的代价!

朦胧月色下,一道单薄的身影出现在窗边,此刻风若离的脸有一种嗜血的肃然。

没有任何刻意和任何伪装,只是她嘴角的那抹杀气腾腾的冷笑,便足以透出一股森冷的火焰,灼人摄魄!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一个婆子脸色唰的变黑,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死死的盯住风若离。

眼前的少女俨然和平时一脸呆滞的七小姐截然不同,那冷厉的眼神,桀骜的语气,以及浑然天成的气势和威压,简直犹如煞神转世。

“管她是不是鬼,杀了她!”另外一个婆子阴冷咬牙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白痴了十几年的七小姐为什么一下子像是变了个人,但是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南宫若离今晚必须死!

清冷月色下,两个面容阴冷的婆子手握尖利的匕首朝着风若离步步逼近。

风若离嘴角噙起一抹冷笑,眼前的这两个婆子,她有印象。

记忆里,这二人时常用尽手段,对南宫若离进行各种虐待毒打,偏偏每次都打在看不见的地方,让原本愚钝的南宫若离诉苦无门,只能任由她们欺凌凌辱。

十几年来,南宫若离孱弱的身体几乎都是拜这二人所赐,背后不下数百的针孔,淤青的伤痕,都是出自这两个婆子的手笔!以至于现在风若离这个身子在看清楚这两个婆子狰狞的面孔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背后发寒。

如果换了原来无依无靠,毫无反击能力的南宫若离,恐怕今晚又要再死一次。

只是如今风若离主宰了这个身体,就算眼前的两个婆子如何狠辣歹毒,她们想要她死,难度实在有点大。

“你这个白痴,去死吧!”一个婆子森冷低吼,握住匕首就朝着风若离刺去!

风若离眉梢微挑,脚步一转便如闪电一般掠过,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见连着那根手指整个手掌被齐根切断,红色的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啊!我的手!我的手没了!”刚才还毒辣嚣张的婆子,此刻疼得像狗一样,倒地来回翻滚。

哪里还有半点嚣张,她如今只顾得上痛苦惨叫,狼狈到极点。

看着断了一只手的婆子在地上哀嚎打滚,风若离的嘴角勾起一丝不屑和嘲讽,她最厌恶旁人拿武器指着自己,更何况是这等无耻阴险的败类!

求饶?后悔?害怕?

这两个毒辣的婆子现在才说未免太晚了点吧。

往日她们毒打南宫若离的时候怎么没有手软,之前给她下砒霜的时候,怎么没有后悔,甚至刚刚要取她性命的时候怎么也没有害怕?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今天风若离就要让企图毒害自己的人付出血的代价。这条性命来之不易,她定然会好好珍惜,想要她的命的人如今还没出生在这个世上,就算出生了,遇上她便再也不用活了!

风若离锐利的眼光看向剩下的一个婆子,寒芒毕现。

虽说这个身体太过虚弱,可是幸好她原来技巧都还在。

弱是弱了点,对付这两个阴险的婆子还是绰绰有余的,等她完全恢复再找到师父,这个世上便再无人敢欺她分毫。

“鬼啊!你是鬼!”另外一个丫婆子到这个恐怖的景象,惊声尖叫着,恐惧的眼珠子几乎要瞪出眼眶!

第3章 要你偿命!

刚才倒地发生了什么,南宫若离何时有了这么高超的武力,动作快的连她都没有看清!

而且这个七小姐明明是一个废物,是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白痴,想当初她们将她的双腿都打折了,她都只会傻傻的哭,连求救都不会。

可是眼前的她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抢走了同伴的武器,还干脆利落的砍断了同伴的手!

不,这不可能!南宫若离不是应该死透了吗,一定是诈尸了!一定恶鬼索命!

婆子宛若置身冰窖,吓得满头冷汗直冒,浑身像是抖筛糠子一般哆嗦个不停。

“跪下!”风若离声音冰冷如刀,话音还未落地,两个婆子便噗通一声脆响的四肢跪趴在了地上,卖命的磕头大声哭喊道,“七小姐饶命啊!饶命!”

“求求你别杀我,我不想死啊!”

婆子们哭得老泪纵横,眼底却闪过一道精芒,嗓子扯的更高了。

“不用白费功夫,叫那么大声了,不会有救兵听见的。”南宫若离眼神清冽,消瘦的五官有种绝丽的冷酷,“因为,她们会以为今晚死的人是我。”

婆子们的心思被揭穿,彻底服了南宫若离,却也惊恐到极点。

这些年,她们根本把南宫若离不当人看,所以今天她是绝对没有活路的,她可不想成为没手的怪物,而且三小姐下达的命令不完成,她也无法回去交差!

这个婆子眼底闪过阴鸷,她猛然偷偷的捏紧了袖中的短刀,本着拼死一搏的狠辣,竟然用尽全力扑向了南宫若离!

“找死!”风若离一声冷喝,眼中的厉光射出,一袭黑衣宛若闪电席卷暴风骤雨而来,几乎抢在婆子偷袭的前一刻她便已经动手。

身子倏地翻转,修长的手指击出,咔嚓一声闷响,即刻便扭断了婆子握刀的手,再顺势抬一踏,踩中对方的胸口,又是“咔嚓”一声,想来是断了肋骨。

整个动作宛若行云流水一般,快,猛,狠,准,简直像是一曲诡异,嗜血又极为优雅的舞蹈!

“好狠的手段!三小姐定然不会轻饶你,定然要将你碎尸万段!”婆子原本狰狞的脸,此刻痛得五官都扭曲,却还死不悔改的怨毒诅咒道。

碎尸万段?哼,她倒是想看看这个所谓的三小姐到底有几斤几两!

“真是吵。”风若离不耐烦的蹙眉,手起刀落,转眼之间,地上多出两具不甘的尸体。

想要她的命,必定要拿命来偿!

处理完这两个婆子,风若离缓步走向窗边,推开窗户,拿出袖中男子留下的书信在月色下缓缓摊开。

天边流云散尽,清润的月色照在白色的宣纸上,苍劲有力龙飞凤舞的“休书”二字赫然出现在眼前。

休书?原来那个神秘男子应该就是婆子们口中说的锦澜王爷吧。

这夜黑风高的,还特意专程跑来送休书,看来真的很有诚意。

风若离眼睛不由得一眯,嘴角嘲弄的勾起,下巴微微一抬,嚣张又狂妄,手轻轻一扬,休书便化作了粉末随风飘散。

在前世,从来只有她风若离甩人的,哪里有人会拒绝她!

谁料,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遇上这么一个比她更傲气的主,而且那双深邃清冷的眼睛令她记忆极为深刻。

有趣,很有趣。

风若离忽然对这个世界生出了几分好奇,她缓步走近桌上破碎的铜镜前,仔细打量这个身子清瘦的面容……

第4章 彪悍七小姐!

除了不健康的瘦弱,眼前的少女可以说姿色平庸到了极点,和前世拥有绝色容貌,美艳冷酷,不可方物的她相差甚远。

不过,容貌对于风若离来说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东西,置之一笑后她便不再放于心上。

风若离现在最在意的是这个身体实在太虚弱,而且砒霜的毒素尚未清除,只是刚才的打斗,就令她感到双眼发黑,头晕目眩。

她揉着太阳穴,想要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身为顶级特工的风若离跟随师父去一座千年古墓寻找国宝,却在最后关头遇上敌人埋伏,引动了大量炸药。

爆炸后,她奇迹般来到在这个异界借尸还魂,可是,最疼爱她的师父却不知所踪,生死不明。

风若离心头发涩,脑海中浮现出那张英俊温柔的面孔,眼神有些迷离。

师父,你会不会也跟着来到这个世界了?

咚!

忽然,一个拇指大小的东西从南宫若离的袖子里滚落,一路骨碌到了墙角。

风若离心头一跳,骤然起身,快速上前谨慎的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放进手心仔细观察,紧跟着,脸色唰的一变。

眼前这颗毫不起眼的黑色琉璃玉珠,不就是他们当初苦苦寻找的宝物千年奇宝摄魂珠吗!

风若离大喜,看来很有可能师父还活着,她一定要找到他!

她无比慎重的将玉珠用绳子串起来戴上手腕上,就在这个时候,黑色的摄魂珠顿时射出一道瑰丽夺目的光芒。

风若离浑身像是窜过一阵电流,仿佛发生了什么不可言说的变化,但似乎又什么都未曾改变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摄魂珠认主了?

传说中,千年奇宝摄魂珠有极为神奇的效用,甚至当年有人凭借这颗珠子叱咤天下,无人能敌。

不过,她同样听说这颗珠子诡异无比,是受了诅咒的不详物,凡是获得这颗珠子的人,往往只有一条路……死路。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摄魂珠的主人能够安然活过一年的,哪怕再名动天下的风云人物。

所以当初风若离和师父去夺摄魂珠的目的是为了转卖,而非收为已用,可是现在木已成舟,她如今首要做的就是要在这个世上站稳脚跟,好好的活下去。

毕竟,现在这条捡来的命已经算是赚了,风若离嘴角噙起桀骜的笑意,她向来不怕死这个字。

咯噔!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响动,似乎有许多人朝着小屋走来。

风若离眉头微挑,目光如电,是谁来了?

“南宫若离,你这个白痴,快给我滚出来!别以为你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

“我数到三,你再不滚出来,这次我连你的右胳膊也一起给扭断!”

一声尖锐张扬的声音响起,院子里带头的妙龄少女一身红衣飞扬,神情极为嚣张的吼道。

灯光下,那张绝美精致的五官此刻纠结在一处,全然失了原本的美感,让人心中生出厌恶之感!

第5章 她是绝世天才!

来人是南宫家的四小姐南宫燕,今晚她新裁的衣裳被丫鬟不小心弄破了个洞,心情极为不爽。因此按照惯例,南宫燕开始四处找寻自己这个白痴妹妹,想要暴打她一顿泻火。

南宫燕对于南宫若离的情感一向是厌恶至极,她实在想不明白世澜国四大名族南宫世家里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痴傻的废物,不仅一点用处都没有,还整天发花痴只会给家族抹黑!

要不是因为南宫若离无意在府上遇到了锦澜王爷,寻死觅活的非要嫁给他为妻,爷爷怎么会舍弃了家传至宝迦叶碧玉,才换得皇上钦赐指婚!

这样一个连话都说不清楚的丑陋白痴,竟然要嫁给人中龙的绝世天才锦澜王爷,这简直是癞蛤蟆要吃天鹅肉!

要知道锦澜王爷的良配本应该是她的三姐姐南宫琉璃,南宫家最耀眼的明珠,不管是南宫琉璃那倾城的姿色,还是她惊艳的习武天赋,都和锦澜王爷是天生一对。

若是三姐姐嫁给锦澜王爷了,那么南宫家也会跟着一跃龙门再次壮大势力,以后南宫燕的前途也会更加平坦光明,可是偏偏半路杀出来个白痴毁了一切!

现如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南宫世家的七小姐是个绝世大花痴,害得她的名声也跟着被毁了,就连三姐南宫琉璃也伤心之下去了玄武学院,现在连家也不愿意回。

若不是爷爷一直护着南宫若离,南宫燕早就想将这个拖家族后腿,败坏家族名声的七妹妹亲手逐出家门。

“南宫若离,我最后再喊一次,你要是再不出来,等我抓住你了,非扒了你的皮!”

南宫燕越想越气,一双拳捏的咯咯作响,恨不得将南宫若离当场打死在院中。只要这个白痴死了,南宫家就不会再成为世人的笑柄了,三姐也能够和锦澜王爷在一起,她的前途才更加有着落!

话音刚刚落地,夜色之中忽然出现一块黑色物体,准确无误的朝着南宫燕的脑门砸下来。

砰!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只见那块黑色物体在空中抛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正中刚才还指手划脚,嚣张叫嚷的南宫燕的腮帮子上!

那是什么东西?

其他几个丫鬟齐刷刷的看向地上的凶器,顿时震惊得瞠目结舌,脸色唰的青了。

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墙砖!可想而知,被这么大的砖头砸中,那该是多痛!

“混账东西,是谁不要命了!哪个贱人竟然敢暗算我?”

南宫燕脸上,嘴里,此刻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她只觉得下巴都要被砸成碎片,气得浑身发抖,怒不可遏破口大骂道。

众人原本就看得震惊,现在却都是退后一步,吓得一阵哆嗦,这位四小姐可是手段狠辣的主,千万别迁怒到她们身上。

不过,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拿砖头扇二星初级武者,南宫燕的脸,真是……英雄!

在这个以武力为尊的玄武大陆上,实力等级划分低级武者,初级武者,中级武者,高级武者,每个级别又以五星来区分能力。

国家里,普通修士都停留在低级武者的水平,成为初级武者便已经可以获得旁人的尊重了,更何况是身为二星初级武者的南宫燕。

南宫燕只要再往上突破,一旦晋升为中级武者便具备了争夺进入玄武学院学习名额的资格。

能够进入玄武学院学习的人,都是五个国家的佼佼者,锦澜王爷君千寻便是第一个在十岁的时候就突破了中级武者,从而被玄武学院指名带走的绝世天才!

第6章 真是可笑!

所以,能够把堂堂二星初级武者南宫燕打成猪头的,在世澜国还真的没有多少人能做得到,更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

月色如水,只见黑暗中缓步走出一个优雅的身影,娇小的身躯傲然的站在那里,平凡的面孔上因那双黑曜石般锐利的眸子,而散发出了一股奇异的威慑力。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这样凌厉的眼神,这样威压的气势,这样冷傲的态度,令众人感觉到一阵心悸发虚。

眼前这哪里还是平时那个受尽欺凌,懦弱愚蠢的呆滞七小姐,根本就是一尊睥睨众生,高贵冷魅的神!

“天啊,是七小姐!”

“四小姐,那个人真的,真的是是……七小姐!”

当南宫燕看清楚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竟然真的是平时那个流着哈喇子的白痴四小姐的时候。她几乎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不由得怒吼道,“南宫若离!你这个白痴竟然敢偷袭我!”

这让南宫燕怎么能够接受,身为初级武者的她今晚竟然栽在了一个毫无能力的废物白痴手上!

“我从不偷袭任何人。”风若离眉梢微挑,明亮的眸子里寒芒闪过,冷冷道,“有仇,我向来当场就报了。”

话音一落,只见她手上另外一块青石砖也骤然升空,以一个绝美的弧度朝准南宫燕的右胳膊砸去。

方才,风若离好像听见这个女子说要卸了谁的右胳膊来着。

噗……

好嚣张的话语!好暴力的举动!好狂傲的语气!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二星初级武者的四小姐南宫燕再次被一砖头给拍飞,都纷纷打了个寒颤,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啊,他们是眼花了还是出现幻觉了!

那个废物愚蠢的七小姐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厉害,太不可思议了!

七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多年的痴傻病一夜之间被治愈了吗?而且看她这敏捷的身手,不怒而威的气势,不但像被治愈了,更像是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

要不是众人太过熟悉南宫若离那张平凡又呆滞的面孔,几乎都要以为眼前站着的是其他大族的新晋天才武者!

“南宫若离,你今日死定了,我非拿鞭子活活抽死你这个白痴!”南宫燕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抱着已经被砖头砸得脱臼的右胳膊,一张脸因愤怒而涨成了紫红色,一双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上!给我通通上,把这个白痴给我绑起来,按在地上!”

“竟然敢对我动手,我非抽死她不可!”

南宫燕愤怒的咆哮声刺破夜空,院子里的众人顿时面色严肃起来,知道今日这事绝不会善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轻易的上前动南宫若离。

今晚七小姐的变化太大了,让众人第一次对她心生敬畏。

“好!好!好!你们不敢动手,我亲自动手!”南宫燕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目露凶光。

杀意?

很好。

风若离眉宇冷哨,凤眸微眯,嘴角缓缓勾起一丝笑容。

她原本想着既然占了这个身子,就用南宫若离的身份在这个世上活着,可是现如今看来,她不用顾虑那么多了。

身为孤儿的风若离对“家”是极为珍重的,在她的字典里,家是可以完全放松的地方,家人则是可以随时将后背交给对方的人。

然而在这个所谓的南宫世家里,前脚才走了一个下毒杀她的三小姐,后脚就来个要拿鞭子抽死她的四小姐。

哼,真是可笑!

第7章 爷爷,她偷袭我!

这种步步惊心,危险重重的地方,怎么有资格能被称作“家”?

风若离虽然如今身体虚弱,可是要对付眼前这个南宫燕还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所有家丁一起上,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她也决不愿在这里继续多待一刻!

然而,就在南宫燕即将动手之际,一声洪钟般浑厚的声音响彻整个院落。

“谁敢动若离分毫,老夫便让他生不如死!”

这个声音一落地,众人俱是脸色大变,就连气势凶狠的南宫燕此时也是一脸惊惧之色。

“完了!完了!是老家主!他不是一个月后才回来吗?”

“糟糕,老家主提前回来了!”

“四小姐,你快把鞭子收起来吧,千万别让老家主看到。”

老家主?

风若离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温流,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让她莫名感到亲切和安全。

再加上方才那句震聋欲馈的话语,让风若离已经对这位老家主生出了几分亲近之情。

原来,这个南宫世家并非完全无情。

片刻之后,只见院门处出现一个两鬓花白,身穿藏青长袍,气势不凡的老者负手而立。

“刚才是谁说要欺负七小姐?”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老家主南宫擎天威严的视线一一扫过院中的众人。

南宫燕一见情况不妙,顿时变脸如翻书,晶莹的泪花迅速窜上眼眶,一脸委屈的抢先扑进了老家主的怀中,哭诉道,“爷爷,是她偷袭我!”

“你看我的脸都被打肿了,还有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被南宫若离用砖头生生打断了!”

好个恶人先告状!这个四小姐的演技高超的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这块影后级别的料。

风若离眉梢微扬,也不着急辩白什么,一双明亮的凤眸看好戏似的慵懒看向南宫擎天。

她很好奇这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家主,究竟准备要怎么处理这一场棘手的矛盾。

“你已经是二星武者,若离连基本的低级考核都没有通过,她怎么可能偷袭你!”南宫擎天眉头紧皱,语带斥责道。

“爷爷,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们!这些家仆亲眼见到南宫若离偷袭我!”

“今日不知道她中了什么邪,变得凶狠非常,她果然是南宫世家的煞星!”

“当年这个妖女克死了爹和她亲娘,如今又要来害我了!爷爷,今天你必须为我做主!”南宫燕哭得越发委屈,微垂的眼睑下闪过几分阴狠神色。

南宫燕就不信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就算爷爷再怎么护短,今日她也一定要讨个说法。

就算不能够将南宫若离赶出家族,至少也要安她一个偷袭亲姐姐的罪名,让她在祠堂足足跪上十天半个月。

众人见此,纷纷出声附和。

“启禀家主,七小姐今日的确不同寻常,似乎是……中了邪。”

“启禀家主,四小姐说的句句属实啊。”

“通通给我闭嘴!跪下!”南宫擎天猛地一声暴喝,打断了众人的禀告,那张棱角分明布满沧桑的面孔上涌现出一种令人窒息的威严。

“从今日起,谁再胆敢提七小姐是妖女几个字,即刻家法处置,永远逐出南宫家门!”

第8章 字字珠心!

字字铿锵,落地有声,南宫老家主浑厚的声音几乎震破了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老家主的这个忽然又决绝的指令,让风若离心中生出几分感动,这样的信任和关爱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虚情假意。

她向来是恩怨分明的人,对她好的,她诚心相待,对她起歹心的,她绝不放过。

如今这个真心疼她,爱她的爷爷,就凭今日这句话,她风若离认下了!

“爷,爷爷……”南宫燕紧咬着唇,不甘心的说道,“你这样不公平!明明是她偷袭我将我害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你也不管吗?”

南宫擎天缓缓看向南宫燕,一字一顿道,“我且问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如何成功偷袭到一个二星初级武者的?”

“别跟我说什么妖术邪法,你当我真的不知道这院子里都是你的仆人。他们维护你可以说违心的话,可是你扪心自问一下,这大半夜的你出现在这个偏僻的小院里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今晚我不及时赶回来,你又会如何对付你的七妹?”

一针见血,字字诛心。

南宫老家主的一番话说得南宫燕脸色青红白紫的变换着,最终气得一句话再也说不出来。

“今日之事,罚四小姐去祠堂抄写家法一百遍,其余奴仆各领五十大板。”

“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不管我在不在,谁若是再敢生出对七小姐不敬的心思或举动,家法处置,绝不容情!”

话毕,南宫擎天转身看向一直安静站在不远处的南宫若离,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他开口道,“若离,跟爷爷去里屋说说话吧。”

这个异界,或许没有疼惜她的师父,可还是有值得珍惜的温暖的。

一个家主对痴傻了多年的孙女能够做到这样的尊重,疼惜和怜爱,绝对不是件容易事情。

为了真心疼爱她的这个爷爷,风若离决定暂时留在南宫家了。

“好。”风若离浅笑应道,双眸如水,潋滟动人。

刹那芳华,万物俱静,这倾城的一笑宛若早春晨露,在原本平凡的面孔上绽放出绝世孤傲的美好来。

“南宫若离……似乎变得有趣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那个身穿月华锦服的气质出尘的绝色男子,若有所思的凝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深邃的目光透出一种洞彻一切神情。

月上中天,夜凉如水。

南宫擎天和南宫若离谈话后,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闲适的品茶,而是双手负于身后,面色复杂的来回踱步。

对于南宫若离的痴傻病的痊愈,他似乎早就料到,只是面对这样的变故还是显得有些无措。

他喜欢如今这个看似冷傲实则心热的聪慧孙女,也怜惜原来那个痴傻花痴的孙女,其实不管是哪一个,只要是那个人的血脉,他便会倾尽所有去爱去保护。

更何况这么多年的相处,也让这个老家主真心的喜欢这个痴傻却天真善良的孙女。

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心愿,那便是南宫若离能够一直这么平安幸福的活着。

喋血特工狂妃 主角: 南宫若离, 君千寻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