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毒妃 主角: 凤倾歌, 隐悠遥

凤女毒妃 主角: 凤倾歌, 隐悠遥

第1章 自带美容包的穿越!

威严雄伟的皇城门口,一具尸体被麻绳捆住腰身悬挂在半空中,风一吹便晃荡荡的飘起来,散发出诡异森冷的气息。

凤倾歌睁开沉重的眼睑,看到的是脚几米下的地上赫然放着一面大大的铜镜,铜镜中的女人被半吊着身子,那染血的麻绳似乎要把她的腰勒断。破烂褴褛的衣服已经不能避体,露出的皮肤全是鲜血淋漓的血痕。

一阵寒风瑟瑟吹来,撩起了她凌乱而枯燥的发丝,凤倾歌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小而精致的瓜子脸上满是灰尘,灰尘之上又是一条条血痕,血痕处皮肉翻卷,深可见骨,狼狈的犹如从非洲逃难回来的奴隶,唯独那双眸子还异常明亮,如浸在水中的钻石般。

她先前不还在实验室研究新型智能美容液吗?怎么会被吊在这儿?怎么变得这么狼狈?

不对,好像数据出错,爆炸了……难道穿越了?

凤倾歌环顾四周,泥土路在脚下蜿蜒到远方,不知名的树木在随风微摆,清冷的月光洒落,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寒意。环境萧条而空旷,没有见到一点现代化建设,凤倾歌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禁破口大骂:“操,我堂堂三十世纪的z国首席美容冶炼师竟然被自己失败的实验搞穿越,传出去不丢死人?”

不过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凤倾歌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整理乱七八糟的思绪。随着她的冷静,记忆也源源而来。

原来身体的主人和自己同名同姓,相貌也是一模一样,因为长相倾城被当今皇帝和众皇子逼婚,凤倾歌却早已心有所属宁死不屈,被最可恶的三皇子隐箫风以抗旨不尊灭了她全家,把她绑在这里示众,放置镜子让她亲眼目睹和天家作对的下场。

对毫无天理的行为感到愤怒,凤倾歌挣扎起来,身体摆的更加严重,腰间的疼痛感也让她咬牙,眯眼的瞬间她却看到了中指上的纯玉戒指,它在月光的照射下正发着幽幽亮光。

那是30世纪最新研制的智能美容包,里面装着所有与美容有关的东西,还装置了高科技芯片,直接连接大脑,可以用意念拿出里面的东西。

凤倾歌嘴角上扬起一抹满意的笑意,默念“削骨刀”,手中便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精致细长削骨刀,这是她为人整形时用的,锋利无比。

凤倾歌是个天才,从十岁就获得了国家美容师资格证书,十年的手术经验让她对削骨刀了如指掌,使用起来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所以才一眨眼的功夫,她便已利落的割断了绳子,“噗通”一声落到地上。

为了避免砸到镜子上,凤倾歌特地偏移了方向,却让身体的落重增加,剧烈的疼痛感让她感觉身体像散架了般,头也开始冒金星。

好在不是现代的水泥地,而只是长着杂草的黄土,不然这么高摔下来不死也得残废。

凤倾歌从地上站起身来,近距离的看到镜中自己的狼狈姿态时,明亮的眼底瞬间腾起骇人的火焰。

隐箫风竟然占着皇权就把自己打成这样!打成这样就算了,还毁了她的脸!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想她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皮肤和容貌,在现代就是被蚊子咬一下也得赶紧消毒预防留疤的,如今成了这个姿态!

凤倾歌从美容包中取出湿纸巾把自己的脸从上到下擦了数十遍,又拿出“复原液”涂抹到脸上。

蓝色液体在疤痕处闪闪发亮,亮光之中又流动着若隐若现的红光,随即光线越来越淡,直至完全黑暗,一张脸便恢复如昔。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上一对远山黛眉细长如柳,柳下钻石般闪耀明亮的眸子又如山泉般澄澈潋滟,秀鼻高挺着隐隐透露出傲气的张扬,薄唇微启红润如夏日月季,又如含苞欲放的芍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样的词语用来形容这张脸都会显得无比庸俗!

第2章 不愧是凤族传人!

暗中一袭白衣的男子迎风而立,衣袂飘飘间满是翩翩风采,头戴一片毡巾,毡巾下是韵致清朗的面容,俊秀优雅如夏日袅袅柳树,一副文人才子的气息,让人一看便觉得看到了最温暖最美好的事物。只是那双清亮的眸子在看到凤倾歌气质风华的样貌时,瞬间泛起不可置信的欣赏和疑惑,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能力了?只是随即又化作了凶狠的寒光,温润的面容也变得冷凝肃杀。

而另一个角落,高白杨树下,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静静立着,身形欣长犹如杨树般挺秀傲然,不说话也能看出他浑然而发的尊贵和雍华。墨黑的长发挽在头顶黑帆布中,有着武林人士的整齐利落,只是他的面容隐在一块纯玉所制的面具之中,无法看到他的面容长相,唯独能看到的是线条分明冷峻的轮廓,如黑曜石般深邃深沉的眼瞳,不自觉给人一种压迫感。

黑衣男子的眼瞳中泛出不解的光束,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东西?他怎么从来不知?他的目光落在那满身是血却面容倾城的女子身上,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

她,终究是没有令他失望。

凤倾歌看着自己完美的脸,终于安下心来。既来之则安之,只要这个古代有女人,她就能靠着这智能美容包立足。而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也绝不会放过!

转身,凤倾歌目光如炬的盯着高高的城门,嘴角勾起飞扬的笑意。

她拖着狼狈的身体朝城内走去,每迈一步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又挺直了脊背,步伐沉稳而有力。

黑衣玉面男子看着那抹背影,破烂的衣裳没有掩去她的丝毫风华,相反她那削弱的身形在暗夜中显得那么的意气风发,她的目光燃烧着熊熊烈火,似乎要把整个世界化为灰烬,她的身姿那么自信有力,如一个女将士般威风凛凛,似乎有着一种不能摧毁的力量。

果然不愧是凤族的传人!黑衣玉面男子看得出神,连白衣男子离开都没有发觉。他的眸子划过一抹异样的、类似欣赏的光芒,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尊贵雍容的淡漠深邃。

“站住!你要去哪儿?”一直守卫的侍兵们拿着长长的矛赶上前来,有些畏惧却大声的喝道。

他们明明记得这个女人被毁容的很惨,现在却好好的站在自己跟前,怎么看怎么诡异。

凤倾歌凛然的目光投向他们,再看看那闪着寒光的尖锐矛尖,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回李府!”

从先前的记忆中她已经得知自己是凤族的嫡女,在她十岁那年凤族被灭后,她才在凤族势力的安排下隐藏在平常商人李府家中,而先前她不叫凤倾歌,后来才改的名字。

“你是罪人!没有三皇子命令,不能离开!”一个黑面男子上前来一挡,手中的长矛更是步步威逼。

凤倾歌稍微退了一步,目光闪烁,“我的罪想必你们都很清楚,如果你们有一丝良心就放我进城,我也不会跟你们计较!”

第3章 欺我者,十倍奉还!

“呵!好大的口气,你抗旨不尊大逆不道,我等不放过你过去,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黑面男子说着向身旁的弟兄看去,随即都哈哈大笑起来。

凤倾歌这才想起这是古代,哪有人人平等之说,不遵从上级就是大罪。既然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凤倾歌默念“解剖刀”,手里瞬间多了数十把锐利轻薄的小刀,镇定的面容也瞬间腾起骇人的杀气。

想她在整形实验时划开皮肤误伤误死的猫猫狗狗鸡犬动物不计其数,虽然她还从没杀过人,但此刻她已把他们看做是走狗。

黑面男子原本恣意的眸子看到她手中的小刀时,笑容渐渐僵硬起来。尽管她只是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此刻他却被她脸上的表情所震慑,腿竟然不知觉的发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让人一看就胆寒的女人,不禁大手一挥:“兄弟们!上!杀了她赏银二两,还可以奸尸!”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侍兵们都拿着长矛直刺向凤倾歌,而黑面男子却躲在了众人身后,紧紧握着腰间的佩刀。

凤倾歌越过人群看向黑面男子,嘴角轻轻一勾,又将目光落向那一个个侍兵,手中的解剖刀已经从手中飞出。

整形手术下刀都必须十分精准,所以她的目光也十分锐利,瞄准的正是他们的咽喉。

解剖刀在半空划出一道残冷的弧度,以眼可见的速度直直刺向中间的一个侍兵。侍兵原本的大笑被咽在喉咙,迈出的脚步也僵硬在原地,惊愕的目光看向凤倾歌,缓缓的倒了下去。

身旁的侍兵们都停住脚步不敢上前,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武功。

也就是他们这一怔的时间,凤倾歌已经又连续飞出数十把解剖刀,准确而利落的射中他们的咽喉。

看着一个个倒下去的侍兵,凤倾歌不禁庆幸,还好只是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兵。她虽然会飞刀,但是每次也只能飞出一把,也只是因为对刀的熟练而已,并不像武侠小说中的那般神奇,如果刚才有一个人回过神来与她厮杀,她的胜率也少之又少。

“啊……”黑面男子看着倒了一排的尸体,惊慌的一叫,连忙转身向城内跑去,只是因为太过紧张,他不知道踢到了什么,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凤倾歌满意的一笑,慢慢向他走过去。黑面男子连起身跑都忘记了,直接在地上爬着。凤倾歌快步上前挡在他跟前,一脚踢向他的鼻梁,“说,隐箫风在哪儿?”

“你竟然敢……”黑面男子本想说她竟然敢直呼三皇子的名讳,只是想到那些倒下去的侍兵,不禁连忙停住,颤抖的说道:“三皇子……在情满楼……姑奶奶,我告诉你了……求你饶过我,我上有老……”

后面的话被一柄冰冷细长的刀扼在了咽喉,他不可思议而惊慌的看着心狠手辣的女人,死不瞑目。

饶?想得美!那些没有说话嘲讽她的人都死了,这个出言侮辱的人,怎么可能活!凡是伤她辱她害她的人,她凤倾歌怎么可能放过!

第4章 姑娘,你来闹事的?

鄙夷的瞥过地上的尸体,凤倾歌转身,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城内走去。

夜微寒,路微暗。萧索的大街两旁,人户早已关灯睡觉,清冷的月光洒落在石板地面上,幽幽发光,一席风卷过一片落叶,漫天飞扬。

情满楼,京城最大的烟花酒楼。此刻却是姹紫嫣红,大红的灯笼照亮了整座高楼,楼下大门处身穿薄纱衣的姑娘们在门口招揽客人,店内传出的五颜六色的光芒洒满厚厚的红地毯。

凤倾歌刚想迈步进去,就被一个姑娘拦住,“客官,我们这里女子不能进去。”

“我有断袖之癖不行吗?”凤倾歌笑意盈盈的打量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目光从她庸脂俗粉的脸上一路下移到她修长的玉颈,一副色眯眯的姿态。

姑娘浑身起了个鸡皮疙瘩,“你在开玩笑吧!”

这么美的女子竟然会是同性恋?说出来谁信?

“罗嗦干什么?不想赚银子?马上带我去你们这儿最好的上房!”凤倾歌瞥她一眼,兀自向内走去,她最讨厌罗罗嗦嗦的女人。

姑娘连忙上前再次拉住她,上下打量她,虽然面容极好,可是衣裳褴褛还满身血痕,似乎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一般,不禁问道:“你有银子吗?”

“我要是好好的,来你这里干什么?正是因为遇难才到你这里来换衣洗澡收拾收拾!银子嘛,到了楼上给你一人看!”凤倾歌看到她打量的目光,调戏般的说道,手也在她白皙的面容上一捏。

于是情满楼便出现了这样一幕,一个衣衫褴褛破烂不堪的女人搂着一个似笑非笑的妓女往最高楼走去。

“这里就是我们最好的上房。”妓女推开一扇檀木雕花的门。

凤倾歌环顾里面,精美摆设,上好盆栽,轻纱帷幔,淡淡道:“只有这一间?”

“只有两间,只是另一间被三皇子订了。”妓女说完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她们是不能轻易透露客人身份的,可是在凤倾歌跟前,她发现自己竟然连说谎的勇气都没有。

“就是那一间吗?”凤倾歌指向隔着露天广场的对面的房间。

妓女想要否认,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凤倾歌含笑朝着那边走去。

“姑娘,你干什么?你不是来闹事的吧?我求求你了,我带你进来要负全部责任的!你就别拖累我了……”妓女跟在她身后凄婉的说道。

凤倾歌从美容包里拿出胶布,转身便封住妓女的嘴,狠戾的眼神瞪着她:“放心,我不会连累你,只是你要是坏了我的事,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说完不顾妓女的反应,凤倾歌便快步朝对面的房间走去。

因为嫖娼这种事不能张扬,所以隐箫风并没有带侍卫守着,正好给了凤倾歌机会。

凤倾歌趴在门前,用口水沾湿手指戳破红纸窗,目光透过小孔射进去。

第5章 好美的女人!

奢华的屋内,烛光闪闪,帷幔如美人般轻挂在每一个角落。正前方的地上散落着男人女人的衣服,而纯檀香木所制的大床之上,两个人正在纠缠悱恻……

好在她是30世纪的先进女人,不然看到这一幕肯定会羞红了脸。

凤倾歌倒没有觉得羞红脸,只觉得脏了眼!所以她要做的就是结束这肮脏的一幕!她的嘴角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随即把手伸进衣袖间,默念“老化液”、“手术刀”,再从衣袖间拿出来。

妓女看着一脸诡异笑容的凤倾歌,愣生生打了个冷颤,又疑惑的看着她手里的那小瓶绿色液体。

凤倾歌把绿色液体滴在手术刀上,轻轻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走进去。一瞥床上正忘情的男人女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她眼神一瞄床顶的帷帐,手腕一动射出手中的手术刀。

手术刀直直射向床头顶上的帷帐,挂在大红色的布条上,而上面的绿色液体也慢慢下滑凝聚到刀柄上,最后如清晨竹叶上的露珠般直直的低落,落在那张庸脂俗粉的脸上。

女子只觉得脸上一凉,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以为是隐箫风的汗滴,便没有在意,更动情的迎合着隐箫风。

隐箫风微眯着眼看着身下的女人,凝脂般的皮肤上满是情欲的潮红,一双秀眉微微蹙起犹如远山含黛,那高挺的美鼻正发出缭乱魅惑的气息,艳红的唇微启也发出撩人而风骚的喘息,好一副销魂的妖精儿样!不愧是情满楼的花魁娆月,这一千两花的值得!

“美人儿!让爷好好疼你!”隐箫风想着便满意的说道,上身慢慢俯下,吻上女人,嘴又不满足的慢慢上移,在那白皙细长的玉颈上落下一个个齿印,又继续往上想要一品那红唇。

嘴唇迫不及待的落下去,隐箫风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是吻在了树皮上,还散发着腐朽的苍老气息,他不禁疑惑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老人的脸,肤色暗黄而透着油光,眼眶深陷如僵尸,眼眸也浑浊的还黏着眼屎,满脸的皱纹如一条条沟壑纵横交错,沟壑间还有黑黑的污垢。

隐箫风瞬间大叫,“啊”的一声从床上滚下去,趴在地上哇哇大吐起来。他一想到刚才竟然和一个丑陋的老太婆……再想到刚才吻了那张恶心的老脸,就恨不得一头撞死。

凤倾歌躲在帷幔后,就算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差点呕吐起来。不过看到隐箫风连胃酸都吐了出来还是无法停止的痛苦样子,她就觉得很解气,恶心一下也值得了!

娆月正处在情迷时,忽然身上一空让她很不畅快,从床上坐起身来,含情脉脉的看向隐箫风:“三皇子,你怎么啦?奴家还没有尽兴呢!”

第6章 把钱交出来!

如清泉般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有着一种勾魂摄魄般的柔媚,隐箫风不禁怀疑刚才只是自己看错了或者是出现幻觉了,便缓缓转过头去,看到的却还是那样一张老脸,老脸上还挂着“妩媚”的笑意,就像看到猪八戒戴鲜花卖笑一般,好不容易止住的恶心感又涌上来,瞬间大叫一声又扭头呕吐起来。

胃酸都吐空了的隐箫风只能干呕着,看得凤倾歌

“三皇子,你怎么啦?嫌奴家伺候的不周道吗?奴家再卖力点就是了!一定会对得上你给的银子!”娆月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三皇子身边,用白皙滚烫的身体在他身上来回摩擦挑逗。

“滚开,滚开啊!”隐箫风猛地把娆月推开,只恨不得抓起一把椅子砸死她,可是他现在趴在地上,除了他吐出的秽物外一无所有。

“啊!”娆月被他猛地一推,力量之大让她直直的连退了数十步也没有站稳,“砰”的一声撞到了梳妆镜上。

娆月连忙扭头扶住镜子,却看见镜中的脸,皱纹纵横交错,老眼黯淡无光,皮肤松弛下垂,连忙丢了镜子往后一跳,“啊!这是谁?这是谁?我的脸呢?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凤倾歌没有管她,而是上前挡住正欲向外走出的隐箫风,从美容包里拿出一把手术刀放在隐箫风颈子的动脉处:“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

隐箫风刚拿着外套裹住自己,哪里知道忽然跳出一个人来,差点就大叫起来,目光缓缓的移动到身边的人身上,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精致的瓜子脸上,一对不细不粗的眉飞扬翘起,透出一股男儿般的霸气,清澈如泉亮如宝石的眸子直直盯着自己,带着一抹狠戾。再配上那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融刚气的阳和极致的阴于一体,活脱脱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在散发怒气。

隐箫风此刻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张容颜,因为这张脸他再熟悉不过,是玉国公认的美人凤倾歌!可是她不是已经被自己毁容挂在城门口三天三夜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诈尸?再看那张脸上的表情,以前的凤倾歌是极致的柔美,如江南的清水般让人一看就恨不得揉在掌心,表情也总是带着淡淡的忧伤,此刻的她除了狠戾就是绝决,想要不承认她诈尸都难!

“放开我!我会给你烧很多纸钱的!我保证你会是阴间最有钱的鬼!”隐箫风说着,声音里满是颤抖。

“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二次!把你身上的钱全部拿出来!”凤倾歌说话间把手上的刀往他肉里又进了几分,那白皙的脖颈上泛出一条细长的红线来。

“你竟然敢骂皇家……”隐箫风惊愕的说道,语气间却没有一点愤怒,反而是不可置信,就算以前凤倾歌抗旨不尊,也是一脸美好的拒绝,或者是以死相逼,哪有现在的霸气和气场,想着他便连忙把身上的银票都掏出来,双手颤抖的递给凤倾歌。

凤倾歌一把从他手中扯出钱来,把钱往门后一摔,“给我找两个大汉来!一盏茶的时间!”

第7章 扒光三皇子!

门后的妓女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看到几张银票在眼前飘飘然落下,收到凤倾歌凌厉的目光,她连忙弯腰下去捡起银票快速跑开,她可不想变成娆月那个样子!

“你要干什么?我是堂堂的皇子,你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吗?”隐箫风听到她的话,心里上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好一个死无葬身之地!忘了告诉你,我吃软不吃硬!”凤倾歌握起手术刀就朝他肩膀上一划,又迅速的回到他的脖子上威逼他。

“啊!”隐箫风惨叫,看着肩膀瞬间被划出的深可见骨的伤口,头一蒙就晕死过去。

“真经不起折腾!老娘被你打了三天三夜都还活着!”凤倾歌鄙夷的扫他一眼,从美容包里拿出面膜抹了他一脸,把他往地上一推。

妓女找来的大汉也已经进来。

凤倾歌手指向地上的隐箫风和还在哭哭啼啼的娆月,对着大汉吩咐道:“把他们绑在一起!”

大汉们一愣,看着地上晕倒容颜不辩的男人和全身赤裸的老太婆,虽然不懂为什么三皇子和花魁所在的房间为什么变成了这两个人,但是想到那一张银票,连忙拿着绳子上前。

“不要!不要!”娆月大声喊着,“我是情满楼的花魁,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就你这样还想做花魁?做梦还没醒吧?”一个大汉不屑的说道,一把把她从地上揪起来往隐箫风身上一丢。

“面朝彼此!”凤倾歌坐在桌子上,一瞥地上的两个身姿,对两个大汉纠正姿势。

两个大汉连忙把娆月翻转身体扑到隐箫风身上,用麻绳利落的把两人捆起来。

因为隐箫风只是用外套遮住身体,此刻的衣服早已散落在地下,娆月感觉自己全身赤裸的贴在同样赤裸的隐箫风身上,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体的肌肉,再想到还有两个女人和两个男子看着自己,双脸绯红的直接羞晕过去。

凤倾歌一扫地上赤裸相抱被捆子一起的两个身体,满意的点头:“把他们扛到城门口!”

于是情满楼便出现了这样一幕,两个大汉扛着两个赤裸身体的人走出去,一个面容美好身材凹凸有致却衣裳褴褛鲜血淋漓的女人走在后面。

有不少人都跟在后面想去看个究竟,所有人群不断的壮大,浩浩荡荡的走在萧条的大街上,怎么看怎么诡异。

凤倾歌却一脸的镇定,脸上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到了城门口,凤倾歌对两个大汉吩咐道:“把他们吊上去!”

众人都疑惑的咦了一声,城门口原本吊着的凤倾歌呢!

两个大汉看着那根原本吊着凤倾歌的绳子在半空之中晃晃悠悠,又把目光投向凤倾歌,这才发现眼前这个一直指点江山的女人,竟然就是凤倾歌!

“不想要那银票了吗?”凤倾歌愤怒的大声喝道,两个男人还这么磨磨蹭蹭!

大汉连忙点头,放下绳子把两人捆到绳头,又去城楼上拉绳子,用巨石压住,两个赤身裸体的人终于被晃悠悠的吊在城楼上。

那个位置很好,不偏不倚,正好是凤倾歌被吊的地方,她满意的点点头,“皇室三皇子作风不正,夜半嫖娼,百姓不服,未免皇室不检点导致朝廷腐败,特吊于此示众!”

第8章 这个狠毒的女人!

声音清冽而清楚,不大不小,正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

众人都疑惑而惊讶的交头接耳起来,“那人是三皇子吗?”“三皇子真的嫖娼吗?”

凤倾歌已经从美容包里取出了一盆水,直直的泼下上面的人。

冰凉的感觉让隐箫风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睁开惺忪的眸子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被吊在半空中,不禁破口大骂:“是谁把本皇子挂在这儿的?活腻了吗?”

“啊!真是三皇子啊!朝廷不幸!百姓不幸啊!”人群中一人发出了一声长叹,那义正言辞的声音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从妓院走出来的。

“是我!”凤倾歌大步上前,走到他的视野范围内,“你打了我三天,我还你一刀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好好享受吧!”

凤倾歌说完话便不管众人的反应,转身向城内走去。一边走一边哼着小歌,“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暗中的黑衣玉面男子听着那如清泉落谷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嘴边不禁泛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来。

隐箫风这才发现被那女人戏弄了,为了尊严和涵养又不敢当着一干人等破口大骂,只能无奈的低下头去,刚低下头就看到那张满是皱纹的脸,本就难看肮脏的脸被泪水洗礼后变得更加不堪入目,有些黄黄的眼屎已经跑到了脸颊上,隐箫风不禁又是一阵干呕。

“谁放本皇子下来,本皇子赏银一百两!”隐箫风急切而大声的对着身下的众人吼道。

众人都面面相觑,有的人听到一百两都开始迈开脚步往城楼走,却听得一声清冽的声音划破清冷的夜空:“让花魁陪睡花一千两,让百姓救你命就一百两?原来三皇子的命这么不值钱啊!”

众人都回过头去,这才发现早就走了的凤倾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凤倾歌嘴角扬起一抹夸张的嘲笑,一瞥隐箫风又将目光落在众人身上,“朝廷天天收税,都拿给了皇子们吃喝玩乐,如今给你们一百两,到时候还不是会被收回去,难道你们要错过这个严惩的机会?”

原本迈开脚步的几人都僵硬到原地,面色犹豫。

“当然,你们要救她我一小小女子也阻止不了,不过看到那边了吗?”凤倾歌说着将手指指向城门侧一个个小小的尸堆,那是她刚才进城时杀的守卫,缓缓开口道:“谁救他,就是那样的下场!”

一句话如凛然的寒风狠狠刮过,尽管是烈日盛夏,众人都齐生生打了个冷颤,有几个机灵的都快速转身往城内跑去,紧接着陆陆续续,一时间场景变得空旷起来。

“凤倾歌,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五马分尸!”隐箫风气急败坏的怒吼道,声音粗狂的犹如一匹猛兽在嚎叫。

“我等着呢。你来吧!”凤倾歌朝着他轻轻一笑,一副坐以待毙的姿态。

凤女毒妃 主角: 凤倾歌, 隐悠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