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宠妃:丫头别想逃 主角: 秦涫儿, 南宫胤

妖孽宠妃:丫头别想逃 主角: 秦涫儿, 南宫胤

第1章 坑爹的穿越啊!

苍澜国皇宫,后山。

天然形成的温泉处于山巅,袅袅热气环绕在空中,空气带着少许潮湿的味道,四周,山石崎岖、高耸,林荫成海,近乎透明的温热琥珀外围,一字排开的近卫军严阵以待。

岸上的礁石边,搁着整齐的金色龙袍,隐隐能从那朦胧的雾气里,窥见一道人影。

身影欣长、健硕,古铜色的肌肤透着男人独有的野性魅力,一席如瀑青丝用金色的发箍松垮地固定着,背影如仙。

“恩啊……皇上……”匍匐在男人胸口的女子,衣衫尽退,雪白的香肩曝露在外,艳艳红唇紧贴着男人的胸膛,缓慢地游走着。

身负内力的近卫军一个个脸色微变,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堵上,不去听温泉内传来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南宫胤淡漠地瞧着怀中正在卖力引诱自己的女人,寡情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鄙夷、嘲弄的浅笑,温热的手掌托住她的腰肢,将被湖水打湿的裙摆瞬间扯开,毫不留情,没有任何前戏,让女人脸上的红潮,瞬间变得惨白,整个人无助的趴在礁石上,光洁白皙的后背,抵住男人滚烫的胸口。

一波接着一波的欢愉涌上她的脑海,南宫胤无情的抽动,甚至让女人感觉到了丝丝疼痛。

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

手掌无力地捂住胸口,视野里一片迷离。

“啊……”似娇吟,似痛苦的喘息从她的红唇中滑出。

好痛。

从胸口传来的抽痛,让女人用力咬住唇瓣,一滴殷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嘴唇滑落。

怎么会在这种时候……

视线愈发朦胧,她的呼吸也逐渐变得沉痛,南宫胤丝毫没有察觉到身下女人的不同寻常,漆黑如墨的双眼微微眯起,整个人已沉浸在了快感之中,宛如刀削般冷冽的五官,散发着危险、冰冷的气息。

女人的呼吸时断时续,连心跳,似乎也有片刻的停顿,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唔……”一声低不可闻地呻吟从她似要滴血的唇瓣里吐出,扑闪的睫毛下,狭长的凤眼缓慢地睁开,眼里有片刻的迷离。

近乎全裸的身体软软地靠在一个滚烫的怀抱中,双腿疲软无力,还有撕裂般的疼痛传来。

眼皮缓慢地抬起,当看清在她身后的男人时,瞳孔一缩,眼底隐隐划过一丝诧异。

他是谁!?

错愕、惊疑、恼怒,瞬间朝着她的头皮一涌而上。

“秦美人,这种时候不专心,是朕满足不了你吗?”似乎是察觉到身下女人的分心,南宫胤强劲有力的胳膊霸道地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微凉的手指用力扼住她的下颚,望入她漆黑的眼眸中,身下的动作不仅没有减缓,反而有愈发卖力的迹象!

“呃!”陌生的感觉传来,秦涫儿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

朕?秦美人?

双眼危险的眯起,却在下一秒,露出了一抹娇羞的浅笑,身体自动靠上他的胸口,小手顺着他滚烫的胸膛,熟络地挑弄着,满意地感觉到,对方一瞬间绷紧的身体,还有那危险却又暧昧丛生的呼吸声。

这个女人……

南宫胤用力将她修长的双腿抬起。

秦涫儿吃疼地惊呼一声,双眸蓦地瞪大。

你妹!

“我……”

操,只可惜,刚刚漫上喉咙的怒斥还没来得及吐出,就被南宫胤冰冷的唇瓣彻底封堵住!

第2章 朕要把她千刀万剐!

他温热的手掌熟练地寻找着秦涫儿身上的敏感点,那股异样的快感,再次从身体里爆发出来,如同火山,让秦涫儿的理智摇摇欲坠。

吻,似啃咬,离开她的唇瓣,在她微微耸起的性感锁骨上流连着,疼痛夹杂着陌生的欢愉,让秦涫儿身体倏地一僵。

迷离的凤眼好似晕染上了一层水汽,格外魅惑。

修长的双腿本能地磨蹭着他的身体,像是要缓解身体里的燥热一般,无意的挑逗让南宫胤眼眸里的邪火愈发浓郁,一口含住她不断吐出让自己血脉膨胀的呻吟的小嘴,双手用力箍住她的腰肢,平静的湖面上,一层细密的涟漪缓慢地荡漾开来。

秦涫儿记不得自己被要了多少次,身体没有一丝力气,只能无助地任由他摆弄。

她狠狠喘着粗气,心跳快得似要从胸腔里蹦出来,柔弱的手掌用力抠住身前的冰冷礁石,耳畔,是男人低沉的喘息声,属于男性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将她笼罩着。

秦涫儿在心底怒声咒骂一句,虽然没有弄清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她此刻正被人侵犯,却是赤裸裸的事实!

氤氲的凤眼闪过一道寒光,南宫胤沉浸在那一阵阵的快感中,即使身体烫得惊人,但他英俊非凡的脸庞,却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情欲,仿佛只是在例行公事。

呼吸越来越急促,就在他即将爆发时,秦涫儿抓住时机,身体猛地一转,膝盖用力朝上一顶。

“嘶!”一声吃痛的冷嘶从南宫胤的嘴里流淌出来,俊美的容颜,因疼痛扭曲着,脸色铁青。

秦涫儿趁他愣神的瞬间,双手敏捷地擒住他的臂膀,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南宫胤健硕的身体哗啦一声掉入温泉中,如瀑的青丝狼狈地紧贴在他的脸上。

“你……”他霍地从湖底站起,危险的气息愈发浓郁,仿佛处于盛怒的野兽,暧昧的气氛,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弥漫在空气中的,是让人窒息的冰冷与杀意。

秦涫儿连滚带爬跳上湖岸,手臂果断地抓起地上堆放整齐的衣物,迅速裹住自己满是暧昧痕迹的躯体。

不敢回头,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压迫感从后方拢来,她紧紧捏住身上的衣物,赤裸着一双玉足,朝森林中狂奔而去。

“来人——”身后,隐忍怒火的怒斥声响起。

留守在温泉外围的近卫军迅速赶来,却在看见现场的画面时,一个个纷纷傻了眼。

他们威武英明的皇上,居然浑身赤裸站在湖中?

近卫军们下意识移动着视线,目光从南宫胤充满野性的胸膛上缓慢地朝下移动。

有人喉头微微吞咽了一下,有人屏住呼吸,有人悄悄惊呼。

南宫胤本就铁青的脸色,此刻更是难看至极,手臂一挥,礁石上的白色亵衣竟被他凌空吸了过去。

“O!”近卫军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将衣物穿戴好,直到一股骇然的暴虐杀意传来,他们才猛地回神。

“看够了吗?”南宫胤怒声问道,漆黑的鹰眼,锐利冰冷。

近卫军们立马垂头,一个个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他们刚才在做什么?居然敢直视皇上的龙体?想到南宫胤惨绝人寰的手段,一股凉气蹭地从他们的背部爬上头皮。

“命令宫中近卫军,给朕搜,把秦涫儿这个贱人找出来,朕要把她千刀万剐!”南宫胤一字一字狠声说道,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

下体传来的刺痛,让他愤怒得想要杀人,别让他逮住秦涫儿,若不然,他定要把她挫骨扬灰!

对上南宫胤阴鸷的视线,近卫军脸上的冷汗滴答滴答欢快地落下,“是!”

第3章 天!得罪的是大BOSS!

这一夜,宫中近卫军全数出动,搜捕着秦涫儿的行踪。

皇宫北苑、冷宫。

秦涫儿披着一身金色的繁琐衣物,小心翼翼地避开巡逻的侍卫,推开院落中早已掉了漆的房门,迅速小跑进去。

一双明亮的眼睛仔细环顾了四周一眼,简陋的摆设,满是灰尘的桌椅甚至还有蜘蛛网的痕迹。

耳朵高高竖起,聆听着屋外的动静,直到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她才拍着胸口,顺着椅子坐下。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手掌用力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她烦躁地咒骂道。

抬起的手臂下,衣衫宽大的袖口拂过她的面颊,秦涫儿嘴角微微一抽,一把将衣袖撩开,身体软绵绵地靠着椅子,冰冷的触感,烙得她骨头生疼。

她很确定,自己应该是死了,在完成了最后一次任务后,利用伪造的身份从法国登机准备回国享受自己接下来的幸福生活,可是……

双眼危险的眯起,她记得,在踏上私人飞机后,她被同伴出卖,被对方推出机舱,直接体验了一把没有降落伞的高空蹦极的滋味,那样的高度,绝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运气好,或许还能留有全尸,运气不好,或许会被摔成肉末。

但现在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情报不够,她只知道,这具身体绝不是她原来的那具。

手掌缓慢地摊开,指骨分明的青葱指头,白皙如羊脂的肤色,甚至连一个茧子也没有。

这根本不是她的身体!

“穿越?”秦涫儿微微拧起眉头,她一向是无神论者,但现在,似乎,她真的碰上了只有传说中才会出现的情况。

心思千转百回,但很快,她的脸蛋便扭曲起来,拳头紧紧握住身下椅子的扶手。

她在境外户头上,还留有好几亿的美金!

仅仅只是想到,因为她的死亡,让自己辛苦了半辈子的积蓄被充公,她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

想她秦涫儿,身为国际间谍,拼死拼活了半辈子,结果呢!眼看着到手的好日子即将来临,却又插着翅膀跑了,这口恶气,秦涫儿哪儿咽得下去?至少把她的钱,给她,让她带着一起穿越也好啊。

“你们到那边去找,皇上有令,找到秦美人,立马绑去御书房。”屋外,忽然有嘈杂声窜起。

秦涫儿脸色骤变,小心翼翼地挪动着步伐走到窗口,手指轻轻在纸糊的窗户上戳了一个小洞,偷窥着外面的动静。

一排身穿盔甲的近卫军,正在院子外来回走动,腰间佩戴的弯刀,随着盔甲的抖动,发出哐当哐当的金属声响。

皇上?

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古老称呼,让秦涫儿有片刻的怔忡,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似乎,刚才侵犯她,被她踢中命根子的男人,曾经用过“朕”这个称呼吧?

手掌无力地盖住面颊,不,说不定只是她的幻觉。

初来乍到就得罪了最大的Boss,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吗?

第4章 飞天遁地,都揪出来

秦涫儿在心底不断的自我催眠,终于勉强说服自己,刚才的男人,绝不是这些侍卫口中的皇上。

但很快,她的目光落在身上湿答答的衣物上,那璀璨的金色,还有栩栩如生的九爪金龙的图腾,无一不在无情的将她的自欺欺人打破。

这样的衣物,这样的图纹,虽然她不曾专研过历史,但,某些常识秦涫儿还是有的。

背脊微微一寒,想到逃跑前,感觉到的那股可怕的气息,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迅速将身上的龙袍脱下,光溜溜的身体不着寸屡,在房间里环视一圈后,终于在一个破旧的衣柜中,找到了勉强能穿的粗鄙麻衣,柔顺的青丝朝下方滴落着水珠,秦涫儿看着地上的龙袍,神色忽然变得纠结、挣扎起来。

话说,如果把这件衣服偷出去悄悄卖了,应该很值钱吧?

“咕噜。”吞咽声在静悄悄的房间里响起,秦涫儿立马回神,拍拍自己的脸蛋,“秦涫儿你是间谍,不是财迷,绝对不能被这种事情诱惑住,现在要先保命。”

可心底那丝想要卖掉它的冲动,始终存在着。

纯手工的龙袍,具有收藏价值的古董……

秦涫儿用力握紧拳头,艰难地将视线从地上的龙袍上挪开,却又很快,再次看向它。

“不管了!”口中低咒一声,快步上前,将龙袍抓起,塞到一旁的衣柜里,“如果我活着生存下来,再把你带走啊,乖。”

啪地一声将衣柜的门狠狠地关上,她用力握紧拳头,将想要带走它的冲动拍死在脑海中。

一轮红日高高挂在苍穹,整个皇宫被笼罩在阳光的璀璨光线里,御花园内,不断有近卫军来回走动,一派严谨、凝重的氛围,各宫的女人纷纷派出侍婢,想要打探消息。

此时,御书房中,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

南宫胤一席墨色长袍,容颜冰冷地坐在金色的龙椅上,锐利的目光盯着中央忐忑不安的近卫军统领。

“你是想告诉朕,出动八百名近卫军,却连她的影子也没有看见?”

阴鸷如魔的话语,叫统领不由得脸色一白,身体几乎缩在了一起,哪儿敢抬头直视天颜?如果地上有条缝,他甚至恨不得把自己给塞进去,也好过承受帝王的怒火。

“皇上,臣无能。”头无力的垂下,脸上的冷汗一滴滴砸落在地上的白虎毯上,奢华的房间,死一般的静谧。

“的确无能。”南宫胤冷冽的面颊,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浓烈的压迫感,弥漫在空气里,“朕的身边不留无用之人,找不到她,就别活着回来见朕!滚!”

统领忙不迭点头,只恨不得把脑袋狠狠地点落到地上:“是!是!”

好一个秦涫儿,他南宫胤就不信,她真有飞天遁地的把戏。

脑海中闪过她满脸红潮匍匐在自己身下的画面,小腹一紧,但紧接着,一股抽痛,从某个早已软化的部位上传来,南宫胤的脸色愈发难看。

“该死!”

太监总管李公公低垂着头,站在墙角,装作没有听见南宫胤低声咒骂的声音。

他脸色古怪,不明白,这秦美人究竟做了什么?竟能让皇上如此动怒。

如果被他知道,秦涫儿在南宫胤即将达到欢愉的天堂时,狠狠地给了他一脚,不知道李公公会不会吓得直接去见先帝。

第5章 纳尼?钻狗洞!

夜色浓如泼墨,皇宫内院,宫灯闪烁,忽闪的烛火与天上的星辰渐次连成一片。

近卫军依旧不懈怠的搜捕着秦涫儿的行踪,六道宫门通通关上,没有南宫胤的手谕,任何人,不得私自出宫。

秦涫儿小心地从冷宫内走出,一个白天的观察,她几乎摸清了这些侍卫的行动规律,身影宛如鬼魅,飞快地在皇宫内行走着,呼吸与夜色相融,她所走的每一处,都是人视线的死角,也是月光无法照亮的位置。

身为国际特工,虽然她的身手比不上特种兵,但藏匿行踪早已是家常便饭。

有举着火把的侍卫,从她眼前的花圃旁经过,秦涫儿屏住呼吸,等到脚步声走远,才闪出假山。

“咕噜噜……”

肚子毫无征兆地叫了一声,秦涫儿神色幽怨地看了眼平坦的小腹,一天没吃东西,她有些饥肠辘辘。

垂落在身侧的拳头微微握紧,现在可不是吃饭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先找到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出口,她可不想在这里和这帮人玩兵抓贼的游戏。

不过……

眼眸轻轻闪烁着,这个地方她完全不熟悉,想要悄无动静的离开,起码得要拿到一份地形图,或者找人带路,但那样做暴露行踪的可能性非常之大,秦涫儿略微有些纠结,忽然,她脸色一凛,耳畔传来一道破空之音。

“啪。”什么东西与身旁的山石撞上,发出清脆的碎响。

秦涫儿危险地眯起眼,眸光冷冽地看向前方迅速消失的黑影,宽松的衣衫内,身体略显紧绷。

刚才那里的确有人,能够逃脱她的感官,甚至用这样的方式接近她……

内力?轻功?

耳旁,风声依旧,甚至隐隐能听到不知从哪座殿宇里传出的丝竹声,秦涫儿弯下腰,将地上一团薄纸捡起。

刚才偷袭她的,就是这玩意?

眉头微微一皱,身体闪入黑暗中,缓慢地将薄纸打开。

“南方狗洞可撤,速来护城河。”

字笔走龙蛇,锐利且霸道,写这字的人,必然久居高位。

但……

秦涫儿眉心一跳,狗洞?对方是想让她从狗洞里爬出去?将薄纸刷刷地撕成碎片,随后,秦涫儿按照对方的提示,朝南方行去。

避开近卫军的搜捕,在一座荒废的院落中停下,夜幕下,她明亮的眼眸将四周的一切动静尽收眼底,确定没有危险后,这才弯腰,扒开墙角的灌丛,一个被碎石堵住的小洞映入眼帘。

对比一下自己的身体,根据目测,堪堪能从这儿离开。

秦涫儿嘴角轻轻一抽,拳头在身侧时紧时松。

“算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不就是狗洞吗?她钻!

话虽如此,但心头那股幽怨却正在凝聚,深吸口气,身体趴在地上,将石头挪开,缓慢地从狗洞里钻了出去。

“有声音!”

“快过去看看!”

不远处,忽然有喧哗声传来,秦涫儿整个人正好卡在洞中,圆润的臀部落在墙内,上半身探出墙外,姿势格外滑稽。

听着那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手脚并用,一溜烟挤出了洞口,人刚刚爬出,忽然,腰部传来一声咔嚓的碎响。

脸上的喜色还没来得及绽放,骤然间,笑容僵硬在了嘴角。

腰闪了!

秦涫儿的脸色跟黑锅底似得,她这算不算流年不利?死了也就算了,钱还没来得及转移,穿越了也就罢了,还被人侵犯,成为过街老鼠,被整世界搜捕也就得了,好不容易爬出来,居然还把腰给扭了。

“贼老天,你是故意和我做对的是不是?丫的,什么倒霉事都被老娘摊上,哼哼哼,你要让我倒霉,我还偏就要活得好好的,让你丫的欺负我!”秦涫儿嘴里喋喋不休地抱怨道。一边扶着腰,艰难地朝远方走去。

狗洞外,是静谧的城镇,青石路旁,坐落着无数复古的民居、矮楼,街头少有行人,偶尔有一阵凉风窜起,吹动地上的尘埃洋洋洒洒弥漫在空中。

秦涫儿咬着牙,满脸悲痛地按住作痛的腰肢,疲乏的身体,渐渐在街头变作了一个黑色的小点,朝着与皇宫截然相反的方向,扬长而去。

第6章 传说中的男二号?

风萧萧兮,不复返。

距离皇宫较远的街道,开始逐渐出现灯火,夜市内,摊贩淋漓,不少打扮得复古的百姓,正在街头行走,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

秦涫儿不动声色的注意着四周,收取着一切有用的情报。

第一,她绝对穿越了,而且,似乎还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朝代,苍澜国,名号未知,皇帝的姓氏未知,年代更是未知。

第二,从白天开始,整个皇城内部进入戒严,九门士兵堵住唯一的出入口,只要她贸贸然过去,立刻会被抓住。

秦涫儿冷静地分析了情况后,眼眸微微一转,她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去见见这个好心送给她情报,让她安然离开皇宫的神秘人物了。

嘴角弯起一抹诡秘的笑,手撑住腰肢,打听到护城河的方向,艰难的,缓慢地移动过去,那背影,说不出的凄凉。

护城河,位于皇城东边,此时整座城池彻底戒严,一路前来,除了阵阵晚风相伴,竟感觉不到任何的人气,远方隐隐能看见无数火把,将整个城池点缀得灯火通明,秦涫儿扶着腰,明眸皓齿的脸蛋,被污泥胡乱抹黑,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波光粼粼的河面,倒影着天上繁星满满的剪影,一轮圆月映在其上,葱绿的草地旁,垂柳长青,正随着微风忽上忽下地摇曳着,气氛煞是宁静。

秦涫儿留意着四周的动静,越是靠近护城河,她越能感觉到暗中埋伏的人若隐若现的呼吸声,沉重且急促。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哑声道:“我来了。”

不确定对方和这具身体的关系,不确定对方的身份,但能写出那般锐利霸气的字迹,绝非一般人,秦涫儿抱着略带恭敬地态度开口,小脑袋微微垂下,阴寒的凉风,冷清的月色,在她的眼角周围洒落一圈圈深浅不一的暗色。

忽然,耳畔一阵凉风袭过,一道白色的影子犹如鬼魅,飞速从她余光内一闪而逝。

秦涫儿呼吸一滞,心尖也不由得轻轻颤了颤,如果她能学会这样的身法,何必苦苦做什么间谍?想要的情报,可不是手到擒来了吗?含着羡慕地目光抬起头,那灼热的视线,直直落在几步外,飘渺出尘的男子身上。

一席白衣似雪,三千青丝随意地在风中飞扬着,衣诀缓慢翻飞,那影,那景,仿佛让整个护城河沦为了陪衬,散发着清辉的月光斑驳地落在他的身上,营造出一种美轮美奂的美感,如瀑的黑发用一支简单的檀木簪子束起,偶有几缕,从他光洁的额头上垂落,似空谷幽兰,冠玉般白皙得肌肤更似羊脂,眉眼如画,浑身散发着一股清冷的气息,好似游离在这尘世之外的谪仙。

但那双似古潭般的黑眸,却幽冷深邃,似要将人的三魂七魄全都吸入其中。

秦涫儿瞳孔猛地一紧,这张脸……

“涫儿。”男子似低吟似亲昵的呢喃声,清晰地传入秦涫儿的耳畔。

她扶着腰的手掌倏地僵硬了几分,脑袋似乎垂得更低了。

“这次你太糊涂。”男子将她垂眸不语的模样看在眼底,幽幽叹息道,看似温柔,但语调中的倨傲与阴鸷,却被秦涫儿察觉得一清二楚。

看来,这具身体很麻烦啊,秦涫儿几乎一瞬间便下了这样的定义,脸上露出一抹忐忑的神情,怯生生地抬起眼皮,似被男子散发的王八之气给震慑住。

“我……”她欲言又止,眼眸偷偷窥视了他一眼,又不安的垂下,再抬头,再垂下,如此反复无数次,那宛如小鹿斑比般的目光,让人忍不住动容、心软。

“我没怪你。”男子满脸纵容,那如画的容颜,浮现了温柔至极的浅笑。

卧槽!什么叫睁眼说瞎话?如果真的不怪,需要第一次见面就气场十足朝她免费发送冷气吗?需要对她一边笑,一边露出冰冷的目光吗?

秦涫儿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胳膊,浑身的鸡皮疙瘩也在对方阴鸷森冷的目光下,纷纷冒出头来!

第7章 好好演啊美男!

“我知道,你一直想杀了南宫胤,可是涫儿,你今天的行为,只会让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男子苦口婆心地劝道,清润的声线,带着能安抚人心的奇怪力量,缓慢地,随风飘散。

杀了南宫胤?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秦涫儿满脑子问号,这个身体的原主人,难不成……

一个古怪的念头,倏地闪过她的脑子。

“涫儿。”男子似是很满意她此刻惊疑不定的模样,抬脚,迈着优雅的步伐,朝她走来,空气里,一股清淡的香味弥漫开来。

脚步定格在她的面前,秦涫儿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温热、暧昧的鼻息。

看似缠绵的气氛中,却夹杂着丝丝冰冷与危险。

“涫儿,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且忍忍好吗?”他略带冰凉的指尖拂过秦涫儿的面颊,却惹得她下意识倒退了半步。

手臂突兀地停在空中,那股窒息的压迫感愈发浓郁。

秦涫儿不安地垂下头,只言片语中,她紧紧只能掌握到些许线索,看来,这个男人和这具身体的主人,关系格外暧昧,且对方还是一个危险至极的人物,别以为看他说得情语绵绵,但那双眼,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波动,绝对是毒辣阴狠的角色!

她究竟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不就是为了生存,游走在各国中,窃取情报,充当国际间谍吗?有必要死了以后,还被这些危险的人物纠缠?

这时,耳畔再度响起了恶魔的低吟:“我知道你是怪我让你中毒,可是涫儿,我只能这样做,派到苍澜国的奸细,每一个都会服用下我国的毒药,这是多年来的惯例,就算我身为雪昭国的王爷,也不能不尊啊。”

毒药?

秦涫儿心头吃了一惊,听这话,接手这句身体简直是后患无穷,她要求退货行不行?

“轰隆!”一道惊雷在平静的夜空上响彻。

秦涫儿背脊一寒,愣愣地看着无垠的夜空,这算是拒绝吗?她愕然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对上男人看似深情,却又隐露冰冷的黑眸。

“我知道了。”努力伪装出一副不甘的样子,甚至连那单薄的身躯,也在微微发颤,仿佛隐忍着悲痛一般。

一滴泪,无声的从她的眼角滑落。

“委屈你了。”男人缓慢地抬起手,怜惜地为她擦拭掉眼角的泪珠,轻轻搂住她的肩膀,精美无暇的脸蛋缓慢地靠近。

喂喂喂!

秦涫儿眼角一抽,急忙将脸转到一边,原本落在她额头的浅吻,贴在了她黑乎乎的面颊上,殷虹的唇瓣,染上了点点泥土,男人握着她肩膀的手掌有瞬间的加重,力道重得好似要把她的骨头给捏碎。

“你还是在怪我吗?身为一国王爷,名声大震三国,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无法保护好,还要送到敌人的身边,对吗?”男人漆黑的眼眸微微闪烁着,一抹寒芒飞速隐去。

这是威胁呢,还是威胁呢,还是威胁呢?

好不容易重获新生,秦涫儿可不想这么快就丢了自己的小命,她怯怯地抬起眼睛,眼眸中弥漫上了一层氤氲的水色,欲语还休泪先流。

果然,她还是在意自己的。

男人眼底的一抹窃喜根本没有逃脱秦涫儿的视线,细长的睫毛轻轻闪烁几下,清泪无声的从眼眶里滑出,哭得梨花带泪,可那泪珠却浑花了她脸上的泥土,好端端的暧昧气氛,就被她那张滑稽的脸蛋给彻底毁了。

男人狼狈地将视线转移开,无法直视她此刻太过‘美丽’的容颜,连带着,手掌也在瞬间松开了,身体朝后退了两步。

第8章 这具身体的秘密

“王爷?”秦涫儿无措地抬起头,将他的动作看在眼底,心头暗暗发笑,不是要和她玩暧昧吗?不是要同她耍温柔吗?她不介意让对方更体贴更善解人意一点。

眼眶里的泪花掉落得更加欢快了,原本倾城的容颜,此刻,却全然是黑漆漆的,满是泥泞。

男子深深吸了口气,才勉强压住心头的恶心,对上这样的一张脸,也为难他,竟还能说出那些让人鸡皮疙瘩一个劲乱蹦的情话来:“涫儿,不是说过让你今后叫我阿黎吗?”

阿黎?

好熟悉的称呼……

秦涫儿眸中闪过一丝恍惚,五指握紧,指甲在掌心掐出了印记,她的思绪才彻底拉回。

“这……于理不合……”

“迟早你会是我的王妃,将来会是我的皇后,这是我黎澈对你的承诺。”男子深情款款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她,仿佛她便是他的整个世界。

王妃?皇后?

这根本就是狗血言情剧里早已经用烂了的招数好吗?这样的承诺,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秦涫儿羞怯地看着他,小手不停地揉搓着衣袖,俨然一副春心大动的模样,“王爷……”

“阿黎。”黎澈再次矫正道,这次,话里多了几分坚定。

“阿黎。”夹杂着几分惆怅,几分温柔,几分羞涩的称呼,从秦涫儿的嘴里滑出,黎澈满意地笑了。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正在算计着自己,秦涫儿真想为他的演技拍手叫绝,但看着他温润儒雅的样子,她平静的心潮,却微微荡开了一抹涟漪。

这张脸,这样的笑容,太像了……

曾经,也有一个男人,曾把她当作整个世界,她也曾想过,为他金盆洗手,再不游走在黑白的世界之中,那是她唯一一次用心付出过,爱过的人,只可惜,贝齿轻轻咬住嘴角,只可惜那人因为自己身份的暴露,惨死在了车轮下,永远的,成为了角落中的存在。

秦涫儿脸上的悲痛一闪而逝,再度抬起头来,脸上却挂着羞怯、雀跃的表情。

“给,这是这个月的解药。”黎澈手腕一翻,一枚黑色的药丸赫然出现在他的掌心。

这人!身上难不成有另一层空间?秦涫儿诡异地视线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一圈,眼里蹭地迸射出两道熠熠的火苗。

“知道这两天是你毒发的日子,所以我特地从雪昭国赶来,见见你,顺便给你送药。”黎澈笑得愈发动人,误把秦涫儿眼里的狂喜看作了她对自己表白的回应。

“谢谢。”秦涫儿的视线还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扫动,手上却毫不含糊的将药丸接过塞入了嘴里。

“今天你太莽撞了,下次别这样,记住任何事,三思而后行,想想我们的将来。好了,回去吧。”黎澈抬起手,极致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记住你的任务,一定要得到他的信任,为了我们的将来。”

“是!”秦涫儿热血澎湃地开口,声音大得震人耳膜。

黎澈心满意足地轻笑一声,双足在地面轻轻一点,整个人凌空跃起。

“O!”秦涫儿瞠目结舌地目送他飞走,视线左顾右盼一阵,是真的没有找到钢丝、威压的痕迹,手指轻轻在下颚上磨蹭几下,亲眼见到传说中的轻功,果然是杀人越货的最佳技能啊。

下一秒,她迅速敛去脸上外露的情绪,干巴巴地望着黎澈离开的方向,似望眼欲穿。

一刻钟后,秦涫儿察觉到暗中的人悄无声息的离去,满意地点点头,收工转身。

妖孽宠妃:丫头别想逃 主角: 秦涫儿, 南宫胤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