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复仇妻 主角: 乔汐, 陆盛霆

天才萌宝复仇妻 主角: 乔汐, 陆盛霆

第1章 我怀孕了

“顾医生,麻药还没打呢,您怎么就……”

“打什么麻药,直接开刀,摘个肾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手术!”

这话让旁边的助手和护士直打哆嗦。

被绑在手术床上的乔汐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带着口罩、眼眸流露出狠毒目光的男人。

“顾铭泽,谁允许你这么做的,放开我,放开!”她拼了命想要挣扎,试图逃离,可是身体被死死绑住,她根本就逃脱不了。

四年前在美国,她瞒着所有人给叶薇晗捐了一个肾,如今她只有一个肾了,这不是要她死吗?

“混蛋,王八蛋,放开我,我只有一个肾了,你不能,不能给她,而且我已经怀孕了!”

不等乔汐把话说完,男人拿着手术刀的手往她脸上轻轻划过,俯首看着床上垂死挣扎的她,冷笑:“差点忘记了,四年前你给小晗捐过一次肾,哈哈,好事成双,这个肾捐出去,你欠她的算是还清了。”

这个肾捐出去,她还能活吗?

“我不欠她,我从来不欠她!”四年前,她被蛊惑捐肾给叶薇晗,是她这一生,做过最后悔的事之一。

口口声声说只是陆盛霆的妹妹,这么久一直要骗她!

乔汐的话让男人眼眸微微发生了变化,但很快又恢复了冷意,“呵,不欠……薇晗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乔汐,你必须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不,你不能摘我的肾,盛霆他不会同意的,我怎么说也是盛霆的妻子,你害死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听乔汐搬出陆盛霆来,顾铭泽没有半点惧怕,反而扬嘴露出了笑意,“你以为,没有他的授权,我敢动这场手术?而且,盛霆不想要你,当然也就不想要你的孩子。薇晗出事后你就被关在别墅,难道你还不明白?”

陆盛霆自然不知道这些,顾铭泽这么说,只是想要看乔汐痛苦。

“你放开我!我要见他!”乔汐瞪大双眼,整张脸因为激动显得有几分狰狞,顿了一会她又吼道:“他不会送我去死!”

陆盛霆就算是再怎么讨厌她,也不会这么残忍,这么多年,虽然对她冷眼相对,但吃的住的,从来都没有亏欠过她。

“天真!”顾铭泽说着,伸手让旁边的助手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拨通了陆盛霆的电话,接通后开了扩音。

乔汐倒吸着一口冷气,期待电话那端的陆盛霆能大发雷霆阻止这场厮杀,可等来的却是他冷漠地质问:“还没处理好吗?”

“马上就好,对我你还不放心吗?”

“嗯,处理干净点。”

“她要见你。”

“我在隔壁陪薇晗。”

顾铭泽得意地勾了勾唇角,掐断了电话,“做人就得看清现实,我送你一程,帮你结束痛苦,你还得感谢我!”。

他怎么会让陆盛霆知道给叶薇晗捐肾的是乔汐,当然也不可能让陆盛霆知道乔汐怀孕的事情,他只跟陆盛霆说,找到了跟叶薇晗肾脏相符的女人,而且还说是个死刑犯,是他利用关系偷偷弄出来的。

等手术做完,他就跟陆盛霆说,乔汐因为想要弥补,所以自愿捐肾给叶薇晗。反正,死人又不能开口分辨。


第2章 痛

“我……”乔汐知道陆盛霆不爱她,也知道陆盛霆娶她只是为了完成陆爷爷的遗愿。即便如此,她还是义无反顾嫁给了他。她很容易满足,陪在他身边是她毕生所求。

可惜啊,两人本就岌岌可危的婚姻在一年前就已名存实亡。叶薇晗被车撞倒差点失去性命,在医院躺了整整一年,导致肾脏衰竭,所有人都以为,叶薇晗出事是她害的。

谁都不相信,她担心叶薇晗死了,陆盛霆会伤心会疯掉,所以她扑出去捡了叶薇晗的命。

“哈哈哈哈。”乔汐绝望地仰着头大笑,眼泪一滴一滴砸落下来,浸湿了白色的枕头。

这就是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

她放弃了一切,只想陪着他,成为他的骄傲。可是他却一直惦记着,只想要她去死!

绝望一点一滴吞噬了她多年的信仰和追求,把她拉入到更深的深渊里。

恨,也从心底一点点蔓延。

她想伸手去摸一摸肚子,可双手却被紧紧绑在床上,她根本动弹不得。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无能,不能让你平平安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两个月,她的孩子刚两个月,跟第一个孩子一样,还没成型,就要跟她一起死去。

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啊!

“开始吧。”随着顾铭泽的一声令下,乔汐身体很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你们,你们会遭到报应的!”乔汐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出了最后一句话,然后便慢慢失去了知觉。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救了叶薇晗,其次,是爱上了不该爱的男人。

如果有来生,陆盛霆,我希望一点点夺走的你爱的一切!

……

乔汐是被痛醒的。

剧烈的疼痛让她猛地睁开双眼。

她第一时间将手放到小腹上查看孩子是否还在。

平坦的肚子让她心脏咯噔一下。

她没死,孩子却没了?

眼泪还来不及涌出,当她侧头看到墙壁上饱满的彩色气球,和床头立起来的结婚照时,她大大的双眸滞住了。

这是她和陆盛霆五年前结婚的婚房,在这里住了一年,知道叶薇晗和陆盛霆扭曲的关系后,她就搬出去了。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这里的模样,跟她当年结婚时候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在看到满是淤泥的床上那一抹鲜艳的红之后,她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她重生了,重生回到了五年前。

昨天他们第一天领证,陆邵霆喝了被下药的酒后和她强行发生了关系。

他以为药是她下的,对她更是痛恨至极。

“乔汐,谁给你的胆子,竟然给我下药!”

“这么想我干你,好啊!那我就成全你。”

“痛吗?”

“活该!”

“处理干净点。”

……

他冷漠的,愤怒的,决绝的声音在脑海盘旋,乔汐双手死死拽着被单,惨白的唇被咬的血红。

是的,她活该。

她不该爱上他,不该一腔孤勇嫁给他。

更不该把肾捐给叶薇晗。

不过,重回到了五年前,一切还来得及。

孩子……

她第一次怀孕,就是因为这一晚怀上的,那时候她满心欢喜,以为他会因为孩子对她改观,没想到却因为他的不信任,导致她跌落楼梯流产。

第二次怀孕,便是五年后了。

那次,他更是丝毫不阻挠让人要了她和孩子的命。

既然重生,为什么不让她重生在六年前、十年前,为什么不让她重生在遇见他以前,或者是陆爷爷去世前……

哪怕是重生在昨天上午领证之前,也好啊!

撕扯般的痛感袭来让她险些站不稳,她跌跌撞撞走到衣柜边,随便扯了套衣服出来往身上套,慌乱地洗漱了一番之后跑着出了别墅大门。


第3章 重回五年前

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药店买药。

失去孩子的痛,她不要再承受第三次!

可是,上一世已经失去过两个孩子了,这一世重来,她还要这么残忍把她的宝宝扼杀在摇篮里吗?

从药店出来,乔汐端着水杯的手狠狠颤抖着,手里的药丸迟迟没有放入口中。

一想到那天从楼梯摔下来失去孩子,一想到被顾铭泽取了肾脏,和孩子一起丧命,她的心脏就像被利剑狠狠刺穿般难受。

不,不能再把孩子杀死。

既然重活一世,她要把孩子留下来。

打定了主意,乔汐把杯子里的水倒入口中,空杯子和药片则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拿出手机看了看,猛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瞳孔突然放大,随后扬嘴露出一抹悲凉的笑意来。

回到现在这个时候,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出国进修的名额她还没有让出去。

陆盛霆是在两天后收到离婚协议的。

看到那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时,他脸色微微僵住,眼眸里满是不可置信。

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毫无规律地敲打着,一下,两下……

空气似乎凝滞住,旁边的助理萧航心被提了起来,他从未见总裁什么时候有过如此紧绷的神情,仿佛暴风雨来临前奏。

“她要离婚?”男人终于开口,声音低沉冷静,无法掩饰内心那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气。

“用尽手段成为陆太太,结婚不到一周就要离婚?”准确地说,是三天整。

不要脸地蛊惑爷爷,逼他娶了她,给他下药,逼他睡了她之后,转眼就翻脸不认人要离婚?

这是那个唯唯诺诺,跟在他身边像个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的女人会做的事?

萧航悄悄伸手抹了一把头顶的细汗,小声开口:“好像……是的。”

陆盛霆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翻开桌上的A四纸,只有短短两页,上面五号字体清清楚楚写着:净身出户。

最下面是她的亲笔签名。


第4章 五年后

她的字迹一向铿锵有力,字很好看,但却不像是一个柔弱女孩写出的字。

陆盛霆没有再接话,他如古井般深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似要把它看穿看透。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突然抬起手,愤怒地将上面的离婚协议书撕成两半:“她以为她是谁,我陆盛霆是她想嫁就嫁,想离就离的?”

“你告诉她,想离婚,想都不要想,在我陆盛霆的世界里,没有离婚,只有丧偶!”如此暴怒的陆盛霆,萧航还真是第一次见。

“现在就打电话,立刻,马上!让她滚过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离婚,要离婚也只有我能提。”

刚刚还说没有离婚只有丧偶呢……这话萧航自然没胆子吐槽,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可他还没有找到乔汐的电话拨出去,有电话先打了过来。

“总裁,是别墅那边打来的电话。”

陆盛霆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冷静,淡淡地给了他一个眼神,意思是让他接电话。

接完电话后,萧航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里,越是看着这冷静的不像话的总裁,越是心里感到畏惧。

“有话快说!”到底还是教养在这里,陆盛霆忍住没有爆粗口。

萧航哆哆嗦嗦握着手机,低声道:“总裁,钟点工阿姨说,她打扫别墅的时候,发现夫人留下一封信,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陆盛霆拧眉,声音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的,冷的不像话。

“不……不知道,没说。”萧航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原本坐在转椅上的男人蹭地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像一阵风,大步流星朝办公室外面走去。

然而,这封离婚协议乔汐是昨天去机场前寄出去的。

现在的她,大概已经到大洋彼岸的另一端了!

……

五年后。

云城国际机场,T3航站楼出口。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穿浅白色长裙,带着大大遮阳帽和墨镜的漂亮女人朝外面举着有她名字白色纸牌的女孩挥手:“这里。”

“妈咪,这就是你以前生活的城市吗?”被她牵着的,背着黑色书包,打扮的酷酷的漂亮小男生仰着头奶声奶气地问道。

乔汐假装严肃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麻烦乔小少爷爱国一点,讲中文好吗?”

小男生小脸微蹙,撇了撇嘴,低声用英文吐槽了一句:“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还是英文比较好理解。”虽然他中文很好,但毕竟在国外长大,还是会有一点点口音,当然最主要的是,很多话语他会说但不太懂。

看了看头顶女人的目严肃光,他最终妥协:“好吧,身为中国人咱得爱国。”

见儿子终于用中文开口,乔汐满意地点了点头,蹲下身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小萌娃气得直跳脚:“妈咪,麻烦你下次亲我先卸个妆好吗?口红全在我脸上了。”

这句话他是用中文说的,声音还不小,身边好多人朝他们看过来,看到漂亮的女人牵着如此可爱漂亮的小孩,纷纷露出羡慕的目光。

“天呐,好可爱的小宝宝,说话好好听,是明星母子吧?”

“是啊,妈妈好美,小萌娃也好帅好可爱,是哪个明星呀?好像没有见过。”

“不管了,先拍几张照片……”

“……”

这阵势吓得乔汐抱起地上的小人加快步伐往外面走。

而那小萌娃倒好,听到有人夸自己和妈妈,仰着头一脸自豪,完全把刚刚乔汐把口红亲到他脸上的事忘的一干二净,抱着她高兴道:“妈咪,他们都以为我们是明星,还夸我长得帅。”

乔汐没好气地瞥他一眼,放下行李箱伸手把他的帽子盖下来:“是是,你长得最帅,简直是蓝颜祸水。但现在请你给我低调点,我可不想一回国就成网红。”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儿子的照片被人传到网上。

因为他的脸,和某人太像了,即便是用厚重刘海遮住脑门,也遮不住分明的轮廓,和精致挺拔的五官。

若和她一起同框出现,估计陆家人一眼就会认出是陆盛霆的儿子。

她可不想一回来就打官司。


第5章 复仇

不过蓝颜祸水这个词,让小家伙很疑惑。

勤学好问的他立马问道:“妈咪,蓝颜祸水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很帅很帅吗?”

乔汐忍住笑回答道:“是,很帅,非常帅,帅到掉渣。”

“帅到掉渣是什么?”

乔汐:“……”

所以,她为什么要说蓝颜祸水这四个字。

“你好,我是乔汐,你就是程助理吧?”她一手抱着小萌娃,一手拖着行李箱走到那个拿着牌子的短发女孩身边,客气地问道。

“是的乔总,我是程丹丹,终于有机会见到您了,久仰大名,乔总您真人看上去比视频和照片漂亮太多了,您是不知道,大家都争着抢着要做您的项目助理,想在您身边多学点东西呢。不过我运气好,最后抽签抽到我了……”

乔汐:“……”这么一个大项目,他们竟然用抽签的形式来决定,谁做她的项目助理?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程丹丹脸色略显尴尬,最后只好伸手去接乔汐手上的行李,紧张道:“那个……乔总,东西我帮您拿吧。”

与此同时,还打量了一下乔汐怀里的小萌娃。

“这是我儿子,小晨,跟姐姐打招呼。”程丹丹一看就是刚出来社会的实习生,给人感觉大大咧咧性格随和,乔汐对她第一印象不赖。

重活两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她最喜欢的还是刚出社会,单纯善良的小姑娘。

她用人要求不高,可以不聪明,但必须善良。

“漂亮姐姐你好,我叫乔翌晨,你可以喊我小晨。”说完话后,还不忘朝程丹丹眨眨眼睛,这一脸撒娇的表情配上这奶声奶气的声音,简直让人萌化了心。

关键是,在一两岁孩子都喊她阿姨的时候,乔总竟然让儿子喊她姐姐,程丹丹对乔汐的好感再次直线飙升!

谁说95后是老阿姨了,她还是漂亮姐姐好吧。

“好萌好可爱啊,名字也好听,乔总这真的是您亲儿子吗?您可一点都不像生过孩子的人,皮肤身材都保养的好好。”程丹丹忍不住羡慕道。

“如假包换,我的亲儿子。”虽然长得跟她不太像。

紧接着乔汐又问:“车在哪?”

她看得出来这小助理有很多话想说,但她实在不想堵在机场门口,带乔翌晨回国已经很危险了,她是回来复仇的,不单单是为了项目回来的,若不是在国外没人照顾儿子她无法放心,她还真的不想带他回来。

“这边,我带您过去。坐这么久的飞机肯定也累了,乔总我先送您回酒店休息。”

就在他们准备走出机场时,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怎么了?”乔汐本来没有在意,但见程丹丹停下来往后面看,她便好奇地问了一句。

“肯定是因为我今天出门拜了幸运神,竟然碰到陆总和他女朋友,陆总是陆氏集团的总裁陆盛霆,他女朋友叶薇晗,最近因为拍了一部仙侠剧,超级火,真的好喜欢叶薇晗啊,不过乔总您长得这么漂亮,如果也去演戏,肯定绝杀叶小姐……话说乔总,这个项目陆氏集团也有参与竞选……”

听到陆盛霆和叶薇晗这两个名字,乔汐本能的背脊一僵,脑袋一片放空,所以也根本没有听程丹丹接下来还说了些什么话。

果然是冤家路窄啊,竟然在回国第一天就让她给碰到了。

陆盛霆,叶薇晗,还有顾铭泽……

迟到了五年的报复,你们准备好了吗?


第6章 仇人相见

“乔总?”程丹丹的话把失神的乔汐拉了回来,她缓了缓情绪,淡淡地道:“走吧。”

乔翌晨小朋友对妈妈这短暂的灵魂飘渺见怪不怪,吐着舌头对程丹丹说:“我妈咪经常这样,肯定是又想着我的盛世美颜走神了。”

乔汐:“……”

就因为有一次她看着他这张和陆盛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走了神,回了一句,自己因为他太帅看呆了,后面她每次走神,他都把锅往自己身上背。

忍不住在某小人脸上又亲了一口,惹得他再次蹙眉低喊。

简单的互动,让乔汐刚刚所有愤恨的情绪都抛掷到了脑外。

她再一次觉得,这一生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扔掉了那片避孕药。

上一世所承受的痛,这一世在国外所经历的苦,因为可爱的儿子而变得无足轻重。

也想过,就这么带着他安安稳稳在国外生活,可是不甘心啊!

上一世他们对她的践踏,背叛羞辱和刻骨铭心的伤害……她的两个肾,还有她和两个孩子三条人命……

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如果不是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现在她和儿子,又怎么会完好无缺地出现在这里。

一个多小时后,乔汐到了公司安排的公寓酒店。

带乔汐他们先去吃了午饭,又再次送回公寓酒店安排好,程丹丹才跟她道别:“那乔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公司了,您好好休息,晚上有一场欢迎宴,老板应该跟您说过吧?晚上七点我过来接您?”

乔汐轻轻点头:“好,麻烦程助理了。”

公司安排的公寓酒店还不错,闹中取静,三公里外是商圈和公司,后面是别墅区。跟陆家,乔家或者陆家任何一个她知道的住处都不是一个方向,这点让乔汐稍微安了点心。

并不是害怕遇到他们,只是觉得厌恶,恶心。

把程丹丹送走后,乔汐简单冲了个澡,调好闹钟后躺在了儿子身边。

“妈咪。”小家伙还没有睡着,知道妈妈躺上来,撒娇低唤了一声,毛茸茸的脑袋直直地往乔汐怀里蹭。

“晨晨,妈咪这次回来可能会很忙,暂时没有请保姆阿姨,妈咪不在的时候你自己乖乖待在家里,好吗?”她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请保姆,信任的朋友又都在国外,所以只能把他放在家里。

还好,小家伙乖巧听话,不仅外貌好看,智商也遗传了某人,高到离谱,中英法三国语言精通,除了不会做饭之外,可以说什么都会了,平时她工作的电脑中了病毒或者出了什么问题,还都是他给捣鼓好的。

记得前几个月在国外参加了一个儿童智力比赛,他完胜了比他大五六岁的孩子,直接得了冠军。

说他是天才儿童一点不夸张。

想到这里,乔汐把儿子搂的更紧了。

幸好。

幸好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妈咪放心,晨晨会乖乖听话的,妈咪你现在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美貌如花,等晨晨长大了,你负责美貌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妈妈。”这话让乔汐心里倍感温暖。

她侧头在他额头落下轻轻一个吻,哑着嗓音回答:“好,妈咪等你长大养我。睡吧。”

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小家伙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怎么,一路上都没怎么睡,现在肯定累坏了。

乔汐倒是习惯了,之前的工作就经常奔波,为了照顾他的同时还要兼顾工作,这五年来,她没有睡过多少好觉。

刚开始,她去的美国培训学习,后来因为公司项目发展调去了法国。

好在外公给她留下的遗产没有全部被乔家人夺去,她手头有部分资金,才不至于让她支付不起生活费。

短短几年时间,她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项目实习生,坐到了总经理的位置。这几年支撑她走过来的,是乖巧懂事的儿子,还有那蚀骨的恨。

宝贝,这些年你跟着妈妈受苦了,等妈妈把上一世的仇报完,我们就回法国,或者去澳洲某个小镇,过平静的生活。

虽这样想,但其实她心里也没有多少底。要夺回爷爷留给她的遗产,对付叶薇晗很容易,但要对付顾铭泽和顾家……

陆家她肯定不敢妄想,至于亲自动手害死她的顾铭泽……

只要陆盛霆不插手管顾铭泽,她有百分之六七十把握让顾铭泽付出惨痛代价,但作为最好的兄弟,陆盛霆又怎么可能不管顾铭泽的死活?

唯一一点优势是,敌人在明她在暗!


第7章 爸爸在哪?

只睡了两个小时,还没等闹钟响,乔汐就已经先醒过来了。

她打开电脑先处理了一下工作上的事,见时间差不多了,才去厨房准备儿子的晚饭。

以往每次她要出去工作把儿子放在家里时,都会先给儿子备好饭菜放在保温盒里。

这些年,对儿子的陪伴太少了,这是乔汐对儿子最大的愧疚。

放下工作就养活不了儿子,想要陪伴儿子就挣不了钱,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就是这样,永远让人无奈。

更何况她心里还有那深入骨髓的,无法放弃的仇恨。

这几年,在照顾儿子,和工作之余,她还用了很多的时间,去找仇人的弱点,去精心策划,等待着有一天能够尘埃落定,再把缺失的陪伴,加倍还给儿子。

希望一切都不会太晚。

不过有一点,她永远弥补不了。

那就是他缺失的父爱。

儿子有多么期盼父亲能在身边,她比任何人都知道。

一岁多,乔翌晨学会说话,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妈妈,而是爸爸。

每次教他喊妈妈,他都喊爸爸。

两岁半的时候,他第一次问:“我的爸爸在哪?”

乔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每次都跟他说,等你长大了,你爸爸就会出现了。

从那以后,他还是会时不时提一提“爸爸”,经常问她的问题就是,爸爸在哪,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直到四岁生日后,他再也不问了。

乔汐以为,这是儿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问不出来结果就不问了,可她从未想过,会是她完全想不到的原因。

而从那之后发生的很多事,都和儿子的这个原因息息相关。当然,那也是后话了。

听见卧室传来声响,乔汐走出去看了一眼,发现是儿子翻身的动静。看着熟睡的儿子,她嘴角轻轻上扬露出满足的笑意。

把饭菜做好后放进保温饭盒里,写好给儿子的字条后,她才开始收拾自己。

晚上有一场非常隆重的欢迎宴,并不是专门为她办的,而是另有其人,但怎么说也是隆重的晚宴,还是需要稍微打扮一下的。

出门时傲娇的小少爷还没醒,乔汐走到床边,俯身落下浅浅一吻后,拿着包包离开了。

一回来就把儿子独自放在陌生的地方,实在是于心不忍,但最终还是狠下心锁上门离开了。

晚宴定在白宫酒店。

半个小时后,她和程丹丹到达了目的地。

程丹丹把乔汐放在门口,自己则把车开到停车场去停车。

乔汐站在白宫门口,心情有些复杂。

陆爷爷八十大寿就是在这里举办的,就是在那天,陆爷爷当众宣布她和陆盛霆有婚约的事情,而陆爷爷也是在那一天,心脏病复发去世的。

他在去世前硬是逼陆盛霆答应娶她为妻。

上一世的五年,重回一世又五年。对于她来说,陆爷爷离开已经十年了,为什么却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垂着头想事情的乔汐,看见有阴影朝自己脚边靠近,以为是程丹丹过来了,抬头微笑着开口:“这么快就停好了,包厢在几楼来着?”

一抬头,整个人愣住。

刚回国第一天,连着两次碰到,这运气也真的是没谁了。


第8章 她在期待什么

“乔汐?”说话的人睁大双眼,语气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大概是也没有想到乔汐会在消失五年后突然回来,而且变得和以前,如此不同。

“好久不见啊。”乔汐很快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扬起嘴角露出客气而又疏离的笑容。

叶薇晗。

上一世骗走她出国培训的名额,夺走她两个肾,害死她的罪魁祸首。哪怕是表面上再怎么风轻云淡,乔汐内心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而在看到叶薇晗身后的男人后,她心脏更是狠狠一颤,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

陆盛霆。

那个魔鬼一般的男人。

她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和他正面交锋。

四目相对,最后是乔汐眼眸泛酸,低下头躲开了那道深邃的目光。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做足了准备,可以冷静理智地面对他了,没想到再次碰面,心底还是会传来揪心刺骨的痛。

“乔汐,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嫁给我不是你幸福的起点,而是你人生毁灭的开始!等着吧,和我结婚,绝对会成为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没有之一!”这是他们从民政局出来,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即使对她来说时间过去了十年,这句话她也仍然记得清清楚楚,连他的语气,当时说话的表情也异常清晰。

一语成箴。

上一世临死前,她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他,并且嫁给了他。

“小汐,真的是你啊,这五年你去哪里了?”叶薇晗惊讶而又惊喜地笑着,伸出手要去握乔汐的手。

乔汐身子往后退了退,避开了她。

这影后还真不是盖的,对于叶薇晗来说,演戏应该像是吃饭一样简单吧。

只是她不明白,上一世她不是得了很严重的肾病吗?

四年前在国外,她明明偷偷捐过一次肾给她,为什么重来一世,她看起来身体好像挺健康的?

而且现在还当了演员,火透半边天。演员明明是那么辛苦的职业……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再想想叶薇晗如此精湛的演技,有一个让人觉得很恶心的想法在乔汐脑海里浮现出来。

她演技这么好,会不会当时,她肾病其实是装的?医生也是她买通的?

就是想让她……

心脏再次忍不住狠狠一颤,而就在这时,刚刚离她三米远的男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感觉到那道逼人的气息朝自己靠近,乔汐再次抬头朝他看过去。

他没说话,薄薄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整个人看上去异常冷冽。

他长腿朝乔汐迈过来,一步步逼近她。

乔汐双手紧握成拳,下意识地往后退。

直到,退到了门口的玻璃门边。

乔汐以为是墙,本想让背部直接靠过去,但没想到是反应慢了半拍的感应玻璃门。

就在她背部往后靠时,玻璃门突然往两边开,没有任何防备的乔汐,头直直地往下靠,整个人一个跟跄往后倒。

男人下意识伸出手去抓的她的手。

但却在要碰到她的时候,手又收了回来。

乔汐:“……”

呵,她在期待什么?

像陆盛霆这样冷血的人,难道还期待他会伸出手扶你一把吗?


天才萌宝复仇妻 主角: 乔汐, 陆盛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2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