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倾世毒妃 主角: 苏惜桐, 白落尘

重生之倾世毒妃 主角: 苏惜桐, 白落尘

第1章 惨遭背叛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一个满身血污的女子被绑在行刑的原木柱子上,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正拿着鞭子拼了命的朝那女子挥去,鞭子打在女子的身上,只听得女子暗哼一声,竟丝毫不叫疼,若是细看,还能看到那鞭子上满是倒刺,可想而知这女子承受了多大的疼痛。那男子此刻满身是汗,一旁的一个小杂役见状忙端了一杯水上来。

“牢头,您也累了,先歇歇吧,皇上吩咐了,要让那女人多吃点苦头,可不能打死了她。”

牢头放下手中的鞭子,使劲擦了擦脸上的汗,接过水一饮而尽。

“说的不错,这个贱女人居然敢背着皇上跟人私通,要我说打死她都算轻的。”说罢,牢头啐了那女子一口。

“我没有,我没有跟人私通!”苏惜桐急忙反驳,脸上的伤疤也更显狰狞。她怎么会与人私通,分明是被人陷害的。那日清晨,她刚醒来就发现身旁躺了一个赤身裸体的陌生男人,之后她的夫君赵子秦和苏惜言便带着人冲了进来,任凭她怎么解释都没用,赵子秦还是将她打入了大牢。

“你说没有就没有?你当当今圣上是瞎的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要见皇上,让我见皇上。”苏惜桐突然开始挣扎,她一定要向皇上解释清楚,她是被人冤枉的!

“姐姐,你还是少费力气吧。”一个清脆悦耳的女音传入苏惜桐耳朵,语气中竟隐隐含着得意,可惜沉浸在难过之中的苏惜桐并未听出来。苏惜桐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正是苏惜桐同父异母的妹妹苏惜言。

“惜言,太好了,你来了就好了,你帮我跟皇上说一声,就说我是冤枉的,他会信的。”苏惜桐乞求般地看着苏惜言,好像她是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跟我姐姐说几句话。”苏惜言往牢头手上塞了些许银票,看样子分量不少,牢头满意一笑,“姑娘慢慢说,不急。”说罢,转身离去了。

“惜言,惜言你去帮我跟皇上……”苏惜桐以为苏惜言没听见她说话,连忙又说了一遍,可是还没说完就被苏惜言打断。

“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还真是单纯啊!”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惜桐心中隐隐的有些不安,似乎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姐姐还不知道吧,皇上已经封我为后了,封后大典便定在后日举行。”苏惜言小脸略微扬起一点弧度,高傲得意之色显露无疑。

“不可能!”苏惜桐拼命摇了摇头,皇上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绝对不可能!

“难道你以为皇上会娶一个毁了容的女子吗?真是可笑!”苏惜言满脸的嘲讽。

“你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苏惜桐眼中满是失望。当初那个温柔善良的苏惜言如今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哪里变了?我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你为何要用那般同情的眼光看着我?”苏惜言猛地抬起苏惜桐的下巴,两人对视一眼,

“苏惜桐,你凭什么比我优秀,比我好看,从小到大,别人的目光总是落在你身上,我不服!”苏惜言收回手,背对苏惜桐继续说道,

“所以你的东西我都要抢过来,你不是长得好看吗?我便让山匪毁了你的容,败坏你的名声。可惜就算是这样,子秦哥哥也还是娶了你,所以我只好替他除了你这个麻烦。你以为私通这件事我一个人能做成功吗?偌大的皇宫,没有皇上的允许,谁敢动他的结发妻子?也就你蠢,还傻傻的被蒙在鼓里。”

苏惜桐身子一震,原来苏惜言一早就恨上了她,还买通了强盗,趁着上山祈福的机会,毁了她的容,还污了她的名声。

“不可能,子秦哥哥爱的是我!”苏惜桐声嘶力竭,不敢相信自己的枕边人居然会这么对自己。

“你看你多可笑,事到如今,竟然还心存幻想。”苏惜言一甩袖子,她觉得苏惜桐真是愚蠢至极,“也是,你还不知道吧,你那大将军哥哥也被皇上打入大牢了。可惜皇上刚登基不久,怕引起民愤,不敢轻易杀了你哥哥。不过没关系,我早就在你哥哥的吃食之中下了毒,一旦毒发,神仙难救!”

“你!”苏惜桐眼眸通红,牙齿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似乎疼痛可以让她好受一点。

苏惜言见苏惜桐这副模样,心中很是满意,她贴近苏惜桐耳朵,轻声说道,“就是当初姨娘给你母亲下的那种毒药。”

苏惜桐年幼丧母,众人都说她母亲是病死的,如今看来,必有隐情。

听到这话,苏惜桐再也承受不住,开始拼命的挣脱绳索,可惜她不吃不喝,饿了几天,又受了酷刑,哪里还有力气?

“姐姐,你就放弃吧!”

“我要见皇上,皇上还不知道你做的这些事吧,一旦他知道,你就死定了!”苏惜桐有气无力的说道,虽然苏惜言说赵子秦也陷害了她,但是苏惜桐不信,也不敢信,赵子秦是苏惜桐在无边黑夜里的最后一点光明。

“怎么还没解决掉这个女人?”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赵子秦一身黄袍,尽显威仪,玉树临风的他此刻眼中却满是鄙陋。看苏惜桐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没用的垃圾。

“子秦哥哥,我是被冤枉的!”苏惜桐听到赵子秦的声音,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子秦哥哥来看她了,他还是关心自己的。满怀激动的她完全忽视了赵子秦那嫌弃的眼神。

啪!赵子秦猛地扇了苏惜桐一耳光,“你也配叫朕子秦哥哥?”

“臣妾给皇上请安。”苏惜言盈盈一拜,

“不是说了不用给我行礼吗?”赵子秦忙将她扶了起来,眼神之中满是温柔疼惜。

苏惜桐脸火辣辣的疼,嘴角有血流了出来。她就那么看着面前的一对男女温柔对视,不敢相信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对她。

“你……,原来苏惜言说的都是真的,是你和她一起陷害我的?”

第2章 浴火重生

“没错,当我把你从山路上抱回来的时候,你的身子不就已经不干净了吗?这也算不上陷害。”赵子秦面色丝毫不变,他觉得自己这么对她,已经很便宜她了。

“山路上抱回来?”苏惜桐喃喃道,她明明记得那日她差点被强盗侮辱,惊吓之下昏迷了过去,但在昏迷之前她记得自己被一个男子救了,她以为是赵子秦,现在看来不是他,到底是谁?但是苏惜桐无暇顾及。“那你为何还要娶我?”

“苏惜桐,你真的以为子秦哥哥会要一个不干净的丑女人吗?”苏惜言靠在赵子秦怀里甜甜地笑了。

“要不是为了得到尚书府和将军府的支持,谁会娶你这个肮脏丑陋的贱女人?你哪里比得上言儿,她美丽温柔,善解人意,才是皇后的最佳人选,朕心仪她许久。如今我不用再忍气吞声,自然不能委屈了她。”

“可我和哥哥就该死吗?”

“你哥哥手握重兵,你觉得我能放过他?至于你,我看到你都觉得恶心,丑陋肮脏,你活着,就是我的一个污点,我必须除了你!”

苏惜桐嘲讽似的笑了笑,看来赵子秦是真的厌恶她,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

“哈哈哈,我苏惜桐真是瞎了眼,信了你们这群豺狼。赵子秦,做了这些事,你就不怕做噩梦吗?”

“笑话,朕做的这些事都是天经地义!”赵子秦一甩长袖,神情倨傲。

“好一个天经地义!你就是个畜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苏惜桐用尽全身力气吼出了这句话,震耳欲聋,赵子秦暴怒。“来人,给朕割了她的舌头!”

“是!”一旁的侍卫忙上前,手起刀落。

苏惜桐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她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赵子秦和苏惜言,满嘴的鲜血,狰狞的刀疤,此刻的她看起来仿佛是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

苏惜言被她盯得浑身发怵,她抱紧赵子秦,“皇上,我怕。”

赵子秦见她那般盯着他俩,越发恼火,

“给朕把她的眼睛也剜了。”

“是!”一旁的侍卫拿着刀正要上前,却被苏惜言拦住。

“让我来。”苏惜言语气低沉,接过侍卫手上的尖刀,缓缓靠近苏惜桐……

剜眼之痛刻骨铭心,苏惜桐暗哼一声,恨意滔天,只恨不能手刃仇人!

赵子秦见她这副模样,心中很是满意。“不错,拉下去,凌迟处死。不要让她死的太痛快了。”

侍卫忙奉承,“皇上放心,不割到最后一片肉,小的绝不让她死了。”

“很好,你们来处理吧。”赵子秦甩了甩手,挽着苏惜言走出了牢房。

牢房外一片欢声笑语,是苏惜言在同赵子秦打闹。牢房内,苏惜桐正在经历着难以言说的疼痛,她恨不得奔出去杀了那对狗男女。滔天的恨意,满身的鲜血,她仿若来自十八层地狱的修罗,侍卫心中感到一阵寒意,连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苏惜桐再也不哼一声,这些疼痛都是他们加在她身上的,若有来生,她必要千倍百倍的还回去,赵子秦,苏惜言,我就是变成恶鬼,也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

尚书府听雨阁

“若雨,你让开,这都快卯时了,小姐若再不醒,只怕又要被人说没教养了。”碧衣女子一把推开拦在床前的粉衣女子,正欲拍醒床上的人时手被人一把抓住,

苏惜桐猛地从床上坐起,手紧紧地攥住诗云。眼中深沉的恨意还未褪去,诗云瞬间被她吓到,奈何手被抓住,挣脱不开。

“小姐,你醒了?奴婢正想叫醒你呢。”诗云勉强摆出一个笑脸,但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比哭还难看。

苏惜桐只是下意识抓住了诗云的手,她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脑中赵子秦和苏惜言的身影挥之不去,那刻骨的疼痛她仿佛还能感受的到。但映入眼帘的是诗云似笑非笑的脸,和若雨满脸的焦灼。

“小姐,你终于醒了。”见苏惜桐坐了起来,若雨连忙往前走了两步,靠苏惜桐更近了一点。

“若雨?诗云?”苏惜桐的声音略显稚嫩,她松开抓住诗云的那只手,瞬间呆住,她的手居然还可以用力?

眼前的一切熟悉而又陌生,苏惜桐看了几遍才确定这是她未出阁前住的听雨阁,若雨也在自己出阁后便没再跟着自己了,难道自己回到了自己还没出阁的时候?

苏惜桐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这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让她不得不信。苏惜桐内心涌起一阵狂喜,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一次,她必要手刃仇人,为自己和哥哥母亲报仇。,

“小姐,你醒了便快些更衣起来吧。”诗云揉揉自己的手,没好气地说道,这个小姐看着柔柔弱弱,没想到手劲还挺大,攥的她手腕生疼。

诗云是叶姨娘送过来的丫头,上辈子自己一直感恩叶姨娘的养育之恩,所以待诗云也是极好,哪怕偶尔她待自己很无礼,苏惜桐也从来没跟她计较过。

但是她记得,当初在山上遇到土匪的时候,分明是诗云将自己推了出去,当初的自己几乎被吓傻,只当她也是害怕之下推了自己一把,后来被救回来之后自己也只是轻轻责骂了她几句。

现在看来,她当初分明是在替苏惜言办事,想除掉自己。

“你来替我更衣吧!”苏惜桐淡淡地扫了诗云一眼,

“小姐自己更衣不就行了?”诗云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这个废物小姐还想指挥她。

啪!苏惜桐这一耳光扇的极重,诗云的脸立马肿了起来。

“看来我使唤不动你了,那你便自己回叶姨娘那吧。”尚书府自苏惜桐生母过世后,尚书大人,也就是苏惜桐的父亲,便再也没有续弦,老夫人年纪渐长,府里一众大小事便全交给了叶姨娘处置,诗云便是叶姨娘掌权之后送给苏惜桐的丫鬟。

“小姐饶命!奴婢不敢了。”诗云忙跪了下来,叶姨娘让自己在这,是为了看着苏惜桐的,顺便打听情报,若是自己就这样被打发了回去,叶姨娘肯定不会轻饶了她。

第3章 惩治婢女

苏惜桐当然不会就这么把诗云放了回去,她还没报仇,留着诗云还有大用,让她回了叶姨娘那,岂不是便宜了她。

“既如此,还不更衣。”苏惜桐语气淡然,但却含着几分威压,诗云虽然不服,但也不敢再造次。

“小姐,那奴婢先下去了。”若雨行了个礼,便欲转身离去。

“且慢,我饿了,你去帮我备些吃食吧。”若雨的忠心苏惜桐是知道的,可惜上一世她被姐妹亲情蒙了心,听苏惜言的话,一直疏远了若雨。这一世,她要将若雨培养成自己的心腹。这偌大的尚书府,自己一个人将寸步难行,所以她必须要有几个信任的手下才行。

等苏惜桐更衣完毕,若雨也端着吃食进来了。

苏惜桐才草草用过早饭,就听诗云提议道,

“小姐,你看今日太阳这么好,不如我们去后花园逛逛吧。”

诗云突然的提议倒是让苏惜桐想起一件事。上一世,诗云也是这么带她出去玩,结果那一次她在荡秋千的时候,秋千“不小心”断了,她从秋千上摔下来,断了右手,从此落下残疾,右手不能用力,自己擅长的刺绣和书法再也没有碰过。

“好。”这一次苏惜桐倒是想看看秋千到底是不是“不小心”断的。

“若雨,你也一同去吧。”苏惜桐既有心培养若雨,那自然要带着她一起。

“是。”若雨虽有些惊讶,但更多的还是高兴,小姐肯带着她一起,说明小姐还是在意她的。

“那我们出发吧。”诗云才不管若雨去不去,她的目的只是把苏惜桐骗到后花园,让她看到秋千就行了。

三个人便一同朝着后花园走去。

尚书府的后花园还是颇为壮观的,正值初夏,园中池塘里的荷花含苞待放,满池的荷叶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园中摆放的花朵也开了许多。花红柳绿的景象看得人心旷神怡,苏惜桐心中倒也平静了许多。

三人就这样边走边逛,突然,只听诗云喊道,“小姐,那边的秋千做好了!”

苏惜桐抬眼一看,前面不远处立着一个精致的秋千架,看样子是刚做好没多久。苏惜桐冷笑,果然还是这个把戏。

“那我们过去看看吧。”苏惜桐语气中似乎带点兴奋,诗云见苏惜桐那副模样,只以为她得逞了,顿时高兴不已。

“小姐慢点。”若雨见路上石子有些凹凸不平,怕苏惜桐摔着,忙过来搀扶。苏惜桐心中一暖,对着她甜甜一笑。

三人走近,苏惜桐抬头向上瞧了一眼,果然见到一端的秋千绳上面有了些许的磨损,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但若是人坐上去,秋千稍微荡的高了点,绳子便会断。

苏惜桐只当没看见,神色泰然自若。

“小姐素来喜欢荡秋千,何不上去试一试?”诗云提议道。

苏惜桐看了诗云一眼,幽黑的眼眸里古井无波,看的诗云心里直发毛,让她忍不住怀疑苏惜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我看你很是喜欢这秋千,不如上去试试?”苏惜桐这话说的自然,不容她人质疑。

“奴婢不敢。”叶姨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苏惜桐荡上这个秋千,诗云不傻,她知道这秋千肯定被人做过手脚。

“有什么不敢的,这秋千刚做好没多久,不如你帮我试试牢不牢固?”

“小姐说笑了,府里的下人做事向来用心,这秋千怎会不牢固?”诗云摆出一个笑容,尽量让自己的神情显得自然一点。

苏惜桐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既如此,你怕什么?”

“奴婢……”诗云想不到苏惜桐何时变得这般咄咄逼人,一时无法应对。而一旁的若雨也看出了一点门道,

“对啊,诗云,你便上去帮小姐试一试又如何?”

诗云恨恨地瞪了若雨一眼,但此时又拿她没办法。

“我让你帮我试一试秋千你都不愿意,既如此,我还留你干嘛?”

“奴婢不敢。”见苏惜桐又拿出叶姨娘压她,她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只希望叶姨娘没在秋千上动太大的手脚。

“既如此,那就快点吧。”

诗云缓缓走向秋千,畏畏缩缩地坐在了秋千架上,两只手死死地抓住绳子不放。

苏惜桐朝若雨使了个眼色,若雨忙走到诗云背后,推了她一把。

“啊!”诗云手上越发用力,眼睛也闭了起来。

苏惜桐眼见着秋千荡的越来越高,绳子一端的开口也越来越大。

砰!终于,绳子承受不住,断了!

“啊啊啊啊!”诗云的身子猛地下沉,下一瞬,她便摔到了地上。

“我的手,手……”诗云只感觉手上传来一阵剧痛,这手,怕是断了。

后边的若雨被吓得不能言语,这若是小姐坐在上面,那该如何是好。幸好老天有眼,小姐没事。

苏惜桐笑了笑,这一世,从秋千上摔下来的人变成了诗云,自己的手算是保住了。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的一切,她会慢慢的改变。

“小姐,她……”若雨脑子转了几转,也才吐出来这三个字。

“扶她下去休息吧,不用请大夫了。”

“是!”若雨忙扶着诗云下去了。

秋千绳断了这种事,她当然不会轻飘飘地放下,尚书府后院一直是叶姨娘在管理,不让她出点血,怎么纾解苏惜桐的心头大恨。

但是只伤到了一个小小的奴婢,想来祖母定不会重罚她,看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

“大姐姐,这个秋千怎么断了?”苏惜桐正在思考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就听到旁边一个稚嫩的童音传来,苏惜桐低头一看,竟是苏子度。

苏子度是赵姨娘所生,也是苏惜桐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七岁,父亲膝下儿女不多,只苏煜和苏子度两个儿子,苏煜和苏惜桐皆为林氏所出。林氏素来不讨老夫人喜欢,且过世又早,所以苏煜虽为嫡子,但老夫人待他虽好,却算不上疼爱。只有苏子度,老夫人真真是放在心尖上来疼的。

苏惜桐看到苏子度,脑中便冒出了一个想法。

“子度,你想玩这个秋千啊!”苏惜桐蹲下身子,看着苏子度。

“嗯,可是它坏了。”苏子度毕竟年幼,喜欢秋千也实属正常。

“那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大姐姐摔了下来啊?”

“嗯,那个姐姐摔得好疼。”苏子度摆摆头,似乎是被吓到了,想把这些不好的想法抛诸脑后。

“那你怕不怕这个秋千啊?”

苏子度拼命地点了点头,看来刚刚那一幕确实吓到他了。

“那你陪姐姐去听雨阁玩玩,姐姐给你做好吃的压压惊如何?”苏子度果然看到了刚刚那一幕,看来老天都在帮她,苏惜桐嘴角不着痕迹地扬起一抹微笑。

“好!”

苏惜桐牵起苏子度的小手,朝听雨阁走去。

第4章 二少爷不见了!

“大姐姐,我想吃芙蓉糕。”

“好,我让听雨阁里厨艺最好的厨娘跟你做。”苏惜桐牵着苏子度,嘴角泛起一抹难得的真挚笑容。

苏子度年纪尚小,一听到有好吃的,眼睛都亮了,直拍着手叫好。

“小姐,你回来了。二少爷也来了呢。”苏惜桐才进听雨阁,若雨便迎了上来。苏惜桐点点头,

“二少爷好!” 说话的是听雨阁的管事姑姑,苏惜桐生母林氏的陪嫁丫鬟,待苏惜桐也是极好的。

“姑娘一大早去哪里了,让奴婢好找。刚刚见到诗云那般样子回来,可把奴婢担心坏了,幸好姑娘没出事。”

“田姑姑,”苏惜桐甜甜一笑,“我见今日阳光正好,便想着出去走走,不料出了点意外,害得诗云摔伤了胳膊,还让姑姑担心一场。”见苏惜桐待自己如此客气,田姑姑简直受宠若惊,她在尚书府待了几十年,早活成了人精,哪里看不出来诗云平时待苏惜桐如何,如今这幅模样,只怕是她自讨苦吃。

“姑娘没事就好,诗云不过受了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如此便好。”苏惜桐颔首,将苏子度牵到田姑姑面前,

“二少爷想吃芙蓉糕了。”

“好,二少爷跟奴婢来吧。”

苏子度立马牵着田姑姑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去了小厨房。

“若雨,你随我进来。”苏惜桐说罢,朝自己房间走去,看样子是有私话要说。

“是。”若雨连忙跟上。

若雨机敏,到了苏惜桐卧室便连忙将门掩上了,苏惜桐赞许地点了点头。

“小姐,奴婢觉得诗云今日是故意想害你的。”

“诗云是叶姨娘派给我的丫头,你这么说她,不怕我置你的罪吗?”

“奴婢不怕,奴婢只希望小姐平平安安的,不被奸人所害。至于奴婢自己,若是小姐能好好的,奴婢粉身碎骨那也是不怕的。”若雨忙跪了下来,这话说的也是很急,生怕苏惜桐不相信自己。看到小丫头这般着急的模样,苏惜桐有些好笑,她待自己如何,自己又怎会不知道。只是前世的自己,被仇人蒙蔽了双眼。

“好,如今我的身边也只有你一个可信之人了。”苏惜桐叹了口气,她在尚书府举步维艰,也没几个可以相信的人,看来得先找到一个靠山,才能在尚书府顺利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机会报仇。

“那,小姐,诗云她……”

“无事,留着她还有用处。倒是你,替我看着她一点。”诗云住在若雨的隔壁,有若雨看着她,苏惜桐就不怕她耍花招了。

“是,奴婢一定时时刻刻看着她。”

“这事暂且不急,你先去替我办一件事。”苏惜桐摆摆手,示意她附耳过来。若雨连忙照做,苏惜桐贴近若雨,嘱咐了她几句。

“奴婢这就去办。”若雨虽不懂小姐到底要干嘛,但小姐要自己做的事,那必定是拼死也要办好的。

……

这边听雨阁一片宁静,苏惜桐正在喂苏子度吃着鲜美可口的芙蓉糕,姐弟二人的互动看起来温馨不已。而另一边的幽兰轩早已闹翻了天。

“姨娘,奴婢在花园没找到二少爷。”

“那还不继续找。”赵姨娘一袭蓝衣,看起来温柔大气,美丽的脸上此刻愁云遍布。见丫鬟们还没找到自己儿子,她急的跳脚。

“大家的院子里都找过了吗?”

“还没呢,老夫人睡了,不宜惊动她。”尚书府老夫人最重规矩制度,若要搜府,必须得到她的许可才行。

“姨娘,我……,我在后花园那发现了一个坏了的秋千架。”一个小丫鬟急急忙忙跑进幽兰轩。

赵姨娘听到这话哪里还站的住,连忙朝后花园奔去。

秋千架一边的绳子断了,一旁的野草也似乎被人压过,看样子是有人从秋千架上摔下来了。赵姨娘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子度他不会是从秋千上摔下来了吧。一想到这个可能,赵姨娘腿一软,往后退了两步,幸好身后的小丫鬟扶住了她,这才没有摔倒。

“姨娘莫慌,就算少爷从这摔下来了,那也会被这边的侍卫发现的,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失踪?”赵姨娘身边的小丫鬟倒是还算冷静。

赵姨娘听她这么一说,脑子也清醒了几分。

“姨娘……”小丫鬟的呼喊从池塘边传来,赵姨娘听到声音连忙赶了过去。却只看到池塘边一个滑倒的痕迹,明显是有人失足落水了。

赵姨娘再也受不住,晕了过去。这一晕,身边的小丫鬟们个个都慌了手脚,

“快去禀报老夫人!”慌乱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于是大家像是抓住了主心骨,找了一个小丫鬟去禀报老夫人,其他人将赵姨娘送回了幽兰轩。

这边苏惜桐听着外边熙熙攘攘的动静,便知道好戏已经开锣了。

“子度,天色已晚,你再不回去姨娘该担心你了。姐姐送你回去好不好?”

苏子度舔舔手指头,抓着盘子里最后的两块芙蓉糕,从暖榻上跳了下来,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似乎有点意犹未尽。

苏惜桐才牵着苏子度走出听雨阁,就看到一群人打着火把找人,看他们走的方向,想必叶姨娘和苏惜言的屋子已经找过了,不久后应该会找到自己这来,看样子老夫人已经醒了。苏惜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朝人最多的地方走去。

果然,立马就有人喊道,“二少爷在这!”

一群人打着火把朝二人走来,领头是府里的管家。

“大小姐,二少爷怎么在您那,老夫人都担心坏了,您赶紧随我们去一趟老夫人那吧。”

“好。”苏惜桐淡淡地点了下头。,便牵着苏子度一起,一行人朝慈心院走去。

走到院子门口,管家便停了下来。

“小姐,您带着二少爷进去吧,我们这一群男子就不便进去了。”

“多谢管家,我带着子度进去就行了。”

苏惜桐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一群人在吵闹,

“老太太,你可一定要找到子度,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他若是出了事,我可怎么活!”看样子赵姨娘已经醒了,此刻正哭哭啼啼的向老夫人诉苦。

“不是已经派人去各院搜了吗?池塘那边,也派人去打捞了,还能出什么事?”说话的是叶姨娘叶兰,凑热闹的不嫌事大,若是苏子度真出了事,她做梦都能笑醒。

而外边的苏惜桐听到叶姨娘的声音,手开始不由自主的攥紧,滔天的恨意开始弥漫,眼神通红,她恨不得现在就进去一刀捅死叶姨娘,可是她不能。

“大姐姐,你抓疼我了。”苏子度摇了摇苏惜桐,苏惜桐瞬间清醒,一把放开了抓住苏子度那只手,冷静说道,“我们进去吧。”

第5章 是你要害度儿?

“不是你的儿子,你当然不心疼,只怕你心里盼着他早点死吧!”赵姨娘拿着手帕不停地拭泪。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子度是老爷的孩子,我怎么不心疼他?”

“都给我闭嘴!”坐在最上头的老夫人怒吼。苏治今晚恰好留在了宫里处理公事,却不想尚书府偏偏闹出这等事,苏子度是她最喜欢的孙儿,若是他出了事,那自己这一把老骨头也不用活了!

“祖母,您放心吧,子度不会出事的。”立在老夫人旁边的苏惜言连忙劝慰。

“母亲,祖母!”苏子度刚进屋便奔向了老夫人的怀中。

“哎!”老夫人连忙应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小度!”一旁的赵姨娘也连忙跑上前,一把将苏子度搂在怀里,哭的更狠了,“好孩子,你去哪了?可把为娘担心坏了!”

好一副母子情深的戏码,叶兰冷哼一声,苏子度居然没出事,真是白高兴一场了!

苏惜桐站在一旁,巡视着周围的环境。

为首的尚书府老夫人,身侧站着苏惜言,一袭白衣,略施粉黛,一尘不染的模样,像是九天的仙女,苏惜桐再次攥紧了双手,就是她,害得自己家破人亡,死无全尸,这一世她一定要苏惜言不得好死!

老夫人的左侧站着叶姨娘叶兰,右侧立着一个女子,那女子也不说话,畏畏缩缩的。那是苏惜语,是卫姨娘所出,可惜父亲素来不待见卫姨娘,尚书府的下人又惯会捧高踩低,所以苏惜语在府里也是经常被人欺压,可是前世的苏惜语最后还是站到了苏惜言的阵营,只怕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事都是苏惜语替苏惜言做的吧。

“姐姐,子度怎么跟你在一起啊?”开口的是苏惜言,她是最先注意到苏惜桐的。

“祖母和姨娘们都担心坏了,姐姐你带子度去哪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言语之中颇有问罪的意思,看来苏惜言还是那个苏惜言,有心计的很。

果然苏惜言此话一出,老夫人的目光立马转移到了苏惜桐的身上。

“苏惜桐,度儿为何会跟你在一起?”老夫人话里含着怒意。

“惜桐见过祖母,祖母容禀。”苏惜桐立马跪了下来,继续说道,“今天下午,惜桐带着两个丫头在后花园里荡秋千,结果秋千绳突然断了,还把诗云的胳膊摔坏了。当时子度弟弟就在旁边看着,想来也是想玩秋千的,我怕他出事,便将他带回了听雨阁。”

苏惜桐一脸的委屈,老夫人倒有些不忍责怪了,毕竟她也是怕子度出事。

但是叶兰哪里肯轻易放过这件事,既然事情都闹得这么大了,她当然要苏惜桐受到惩罚。

“哎呀!惜桐你也真是的,将子度带去了听雨阁,也不派人去知会赵姨娘一声,害得我们白担心一场,还惊醒了老夫人!”

赵馨将苏子度全身上下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才确定他没出事。这时一听到叶兰的话,立马炸毛了,她这是在责怪自己因为一点小事就吵醒老夫人吗?

老夫人的脸色确实难看了许多。赵馨见此,越发恼恨苏惜桐。

“苏惜桐,你把度儿带走,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想趁机谋害我的度儿?”

“惜桐不敢!今日下午,我明明派若雨去幽兰轩告知赵姨娘你了啊。”

“胡说!我怎么没见到人?”赵馨只觉这苏惜桐甚是可恶,“我看你分明就是想害我的度儿!”

“姨娘细想,若是我真要害子度,又怎会再送他回来?”

赵馨一时有点语塞,不知如何应答,老夫人脸色也稍微缓和了一点。

“姐姐,外面那么多人打着火把找人,没吓到你和子度吧。”苏惜言适时地开口,一下点醒了赵馨,“我看你是看到外面那么多人在找子度,心里害怕,这才把子度送回来了吧。”

老夫人刚刚缓和的脸再度严肃起来。

苏惜桐冷笑,苏惜言还真是一针见血,一下就说到了点子上,不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没有,我真的只是怕子度出事而已!今日下午我便派若雨去了幽兰轩,但不知为何她到现在也还没回来。”苏惜桐越发委屈,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掉。

“祖母,大姐姐没有害我,她还带我去吃了好多好吃的。”苏子度小孩心性,见苏惜桐哭的委屈,忙替她辩解。

“子度!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以后不许乱吃别人给的东西!”赵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老夫人疼爱自家孙子,见赵馨这么说,忙瞪了她一眼,安抚似的拍了拍苏子度的背,转而又问苏惜桐,

“难道那丫鬟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虽是质问的话,但语气平缓了许多。

苏惜桐还未说话,门外便传来管家的声音,

“老夫人,侍卫从池塘里救出来一个婢女。”

“带进来吧。”

管家得到了老夫人的许可,便将婢女带了进来。

那婢女原是一袭粉衣,此刻衣服上却满是泥泞,她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还没有缓过劲来。

“这,这不是若雨吗?”叶兰喃喃道。

苏惜桐故作诧异,猛地转过身看向那个婢女,

“若雨,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若雨听到苏惜桐的声音,瞬间就哭了出来,

“小姐!奴婢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若雨突然的大哭,让众人觉得她确实走了一遭鬼门关,苏惜桐“小姐!奴婢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若雨突然的大哭,让众人觉得她确实走了一遭鬼门关,苏惜桐兀自好笑,若雨这丫头还真是块演戏的好材料,演的她都忍不住想相信了。

“我不是让你去幽兰轩了吗?怎的变成了这般模样?”做戏自然要做全套,苏惜桐假装一脸惊讶地问道。

若雨听到苏惜桐问话也不回答,只一个劲地抹眼泪。

老夫人见状也是疑惑的紧,忙看向管家。“李管家,这是怎么回事?”

管家忙弯腰向老夫人行了个礼,方才说道,

“侍卫们原本在后花园池塘附近找二少爷,结果就发现她落水了。”

老夫人点点头,示意他先退下。她也搞明白了

苏惜桐暗喜,看来事情的来龙去脉老夫人已经清楚了,她也得适时的加一把火。

“若雨,你没事吧,怎么好端端地就落进了水里?”

“奴婢……,池塘边上的路滑,奴婢走的急,所以就不小心摔进了池塘。”

看来池塘边的痕迹是若雨留下来的,赵馨和老夫人都感到一阵后怕,幸好,幸好落下水的不是苏子度。特别是老夫人,她那抱着苏子度的胳膊更加用力了几分。

“可是近日并未下雨,池塘那边又怎会路滑?”苏惜桐看似无心的话,却一下让在座的人都变了脸色。尚书府大小事宜全都是叶姨娘在管,如今出了这种事,可不就是在说她管理不善。

第6章 朱玉?

叶姨娘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特别是老夫人盯着她的时候,她杀了苏惜桐的心都有。这个贱人,平时不是蠢得很嘛,怎么这次一下子就说到了点上!

可是事到如今,叶姨娘也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想来是那小丫头走得急,没看路,这才不小心摔了吧。”

“若雨你也太不小心了,诗云摔伤了就算了,怎么你也出了事?”苏惜桐看似责怪若雨,实则是在提醒众人,后花园新做好的秋千架也是叶姨娘负责的,可是却出了意外,摔伤了人。

果然,叶姨娘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赵馨素来不服叶姨娘,如今有这么个打压叶姨娘的好机会放在眼前,她又怎能不抓住。

“若说这若雨是不小心摔进池塘的,那诗云呢?难道那秋千绳也是她自己不小心剪断的?”说罢,赵馨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

“赵氏说的没错,我看就是你管理不善才造成了今日这些事。若是今日,落下水的是度儿,那便是杀了你,也不足以泄愤!”老夫人气急,这话说的也是咬牙切齿的。

“我……”叶兰正想反驳,却一下被苏惜言拦住。

“祖母见谅,府内事多,母亲每日十分辛苦,难免会有疏漏。”

苏惜言走到厅前,面对老夫人跪了下来。

恰到好处的认错,避免更大的损失,苏惜言还真是厉害。可惜就算是这样,只怕老夫人也不会轻易揭过这一页,毕竟此事差点伤到了她最爱的孙子。

“既然如此辛苦,那便以后不要再管家了。府中的事,就交给赵氏和我吧。叶氏玩忽职守,自己去祠堂罚跪吧,没我的允许,不许出来!”话虽是这么说,可是老夫人毕竟已经年迈,管家权自然是落在了赵姨娘手里。

“还有,惜桐是嫡女,如今她的两个婢女又都出了事,赵氏,你挑几个得力的丫头送到听雨阁去。”

“是!”赵馨忙不迭地应了。

叶兰哪里肯依,正欲争辩,却见苏惜言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叶兰素来听苏惜言的,苏惜言让她不要轻举妄动,那她再不服都不能继续争辩了。

“是!”叶兰怏怏地应了一声。倒是赵馨开心的紧,自己儿子一点事都没有,还平白得了管家权。

苏惜桐面色不变,叶姨娘失权被禁足只是第一步而已,日子还长着呢。

“夜深了,大家都回去早些歇息吧。”老夫人发了话,众人忙不迭地散了。苏惜桐扶着若雨一起回了听雨阁,

“小姐,我演的可还行?”若雨一脸得意,苏惜桐无奈地看着她,若雨脸上的泪痕还未擦掉,此刻的她看起来倒是有些滑稽。

苏惜桐忍不住笑出了声,“不错,干的很好。”

“嘻嘻嘻。”主仆二人说说笑笑地回到了听雨阁。

“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听雨阁只有两个婢女和一个管事姑姑,按道理今日应该若雨值夜的,可是苏惜桐不忍心让她太累,便想让她回自己屋里休息。

若雨起初还在犹豫,可惜困意上来了,又想着还有几个时辰便天亮了应该不会出事,于是便回了自己屋休息。

是夜,尚书府一片漆黑,苏惜桐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前世的事,怎么也睡不着。

苏惜桐深深地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勉强自己。她披上外袍,缓缓地走了出去,若雨今日演了那么一出戏,此刻也是累坏了,睡得正香,也不知道苏惜桐自己跑了出来。

尚书府后花园种了许多的树,苏惜桐就在树林中穿梭,此刻她的心情复杂的很,回想起前世的种种,她愈发觉得自己的能力太弱小了,可是她还要报仇,所以她必须依附一个强大的势力。哥哥也还有几日就要从书院回来了,也不知叶兰是否已经给哥哥下了毒。

苏惜桐心里焦灼,走的也越来越快,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走到了树林深处。

毕竟是深夜,苏惜桐一个弱女子,心里有些发虚。她将外袍往上拉了拉,那样可以让她暖和一点。可就在她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娇喘,夹杂着些许男子的暗哼,苏惜桐上一世也是为人妻的,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只是谁这么大胆,敢在尚书府里和男子私通。

苏惜桐循着声音往前走,就看到了一对男女衣不蔽体,正在做那苟且之事,趁着月光,苏惜桐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对男女,那男的脸生的很,苏惜桐的印象之中没有这个人,但那个女子苏惜桐倒是眼熟,正是苏惜言的贴身婢女朱玉。

苏惜桐怕自己认错了人,便想在往前走两步,“咔嚓!”,她一下没留神,踩断了一根树枝。

“谁?”那男子听到声音,向苏惜桐这边看来,苏惜桐忙躲到树后,大气也不敢喘,她撞破了那男人的好事,谁知道那男人会不会一气之下杀了自己。

“滚出来!”那男子边说边往苏惜桐那边走,苏惜桐紧闭双眼,暗道完了。那男子越走越近,苏惜桐正想取下头上的簪子,拼死一搏,“喵!”一旁的树旁边一只猫窜了过去。

“原来是只猫啊。”那女子开口,正是朱玉的声音,男子虽有些懊恼自己被猫吓到,但也没在继续往前走了,只转身对朱玉笑道,“该死的猫,坏了老子的兴致。”

苏惜桐刚松了一口气,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接着苏惜桐只觉脚下一空,待她反应过来时,已经在树上了。

捂着她嘴的是一个蒙面男子,只露出一双勾人的凤眸,

“别说话。”男子的声音很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很悦耳,可惜苏惜桐哪里能顾得上这个。

她使劲地点点头,示意男子先把捂住她嘴的手放下来。男子见她还算配合,便犹豫着放下了手,苏惜桐猛地吸了几口气,刚才差点没憋死她。

“我什么都不知道,今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苏惜桐低声说道。这男人半夜进尚书府肯定没好事,但他显然没有动杀念,不然他可以直接把自己推给底下那对男女,想清楚了这个,苏惜桐便不怕了。

男子兀自好笑,有点意思,居然不怕他。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男子眼神瞬间变得凶狠,杀意一闪而过。

苏惜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当然怕,但我也不会蠢到把遇到你这件事说出去的。”

第7章 有趣

“我凭什么相信你?”

“第一,我又没看到你的脸,怎么跟人说,第二,我若说出去了,底下那对男女不就知道我看见他俩私通了吗?你觉得他们能放过我?第三,我若说了出去,你能放过我吗?比起杀了我,你倒不如告诉我你来尚书府干嘛?我是尚书府大小姐,说不准日后我还能帮上你的忙。”苏惜桐略作无辜地眨了眨眼,看起来人畜无害。

男子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双桃花眼看起来单纯无辜,但眼眸深处却似古井无波,几缕碎发贴着精致光滑的额头,长得倒是好看!

收回打量的目光,男子轻笑,“说的倒有几分道理,有意思。”

说罢,男子低头朝树下看了看,那对男女明显已经走了,他一把搂着苏惜桐的腰,猛地跳了下来。

苏惜桐正想骂登徒子,结果话还在嘴里,就发现自己身子猛地下沉。念头一闪,她就发现自己已经在树下了,那男子也不见了踪影。

苏惜桐叹了口气,自己这一晚受了多少惊吓!她摇摇头,无奈地走出了树林。

不远处,一个黑衣男子盯着苏惜桐远去的背影发呆,这女子倒是聪明,可是以她的才智,为何会被尚书府众人欺压?

罢了,想这些干嘛?他今日来尚书府是来找一封书信的,可惜没找到,还遇到了传闻中的废物大小姐。依他看,这大小姐一点都不废,明明有趣的很,真是传言有误。

男子摇摇头,把这些杂念全都抛之脑后,恢复了往日的冷峻模样,便起身离去了。

第二日清晨,苏惜桐还在用早饭,赵姨娘就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进了听雨阁,

“大小姐,老夫人让我给你送丫鬟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苏惜桐听到声也没回她,只当没听见,自顾自地吃着饭。

赵馨见没人应,便自己进了屋。“哟,惜桐还在吃饭呀!我带了六个丫鬟来,都在院子里站着呢,咱们一起瞧瞧去?”

苏惜桐在赵馨进来的时候就放下了碗筷,“那便瞧瞧去吧,若雨,把碗筷撤下去吧。”

若雨应了一声,便随田姑姑一起,端着碗筷去了小厨房。

赵馨欢欢喜喜地挽着苏惜桐出了房门,内心却满是鄙夷,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女,还跟她摆什么谱。

院子里早就摆好了凳子,苏惜桐才刚坐下,就听赵姨娘说道,“子秋,过来让大小姐瞧瞧。”

一个身着天青色衣衫的女子应声而出,苏惜桐仔细打量了两眼,那女子巧笑嫣然,一双桃花眼中却饱含算计,长得倒是不赖。

赵姨娘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苏惜桐说道,“子秋跟我两年多了,这丫头机灵,肯定能帮到你,你院子里就两个丫头,哪里忙的过来。我看不如就让子秋留下,在你院里做个大丫鬟,也能替你省了不少麻烦。”

赵姨娘的用意苏惜桐哪里不明白,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想在她听雨阁安个眼线。

“姨娘的好意惜桐心领了,可是惜桐不能让她做我的大丫鬟。”

听到这话,赵馨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她居然反驳自己,这还是那个胆小愚蠢的苏惜桐吗?

不过赵馨也只愣了一瞬,“大小姐这是嫌弃我吗?竟连我送来的丫头都不收。”

苏惜桐一脸纠结地说道,“赵姨娘说的哪的话,子秋这丫头我很喜欢,自然是要留下的。可是让她做我的大丫鬟确实不妥。”

“有何不妥?子秋跟我两年多,大丫鬟也是做得的。”赵馨只觉得苏惜桐一点都不识抬举。

“姨娘这话在理,可是若雨打小便跟着我,如今都十几年了,我若是让子秋做了大丫鬟,那岂不是寒了旧人的心,那以后谁还肯专心为我做事?”

若雨刚从小厨房出来,就听到苏惜桐说的这番话,她心头一暖,眼眶通红,差点感动地掉下泪来。

苏惜桐说的这话合情合理,赵馨竟一下子找不到理由反驳,若是她强行让苏惜桐收了子秋做大丫鬟,那岂不是在说她自己无情,不念旧情。

赵馨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一张脸似笑非笑难看的紧,心里骂了苏惜桐几百遍。手上的帕子也快被她搅烂了,

“说的也是,是我考虑不周了,但是子秋这丫头还是留在你这吧,想必她能帮到你不少。”就算不能当大丫鬟,那她也得想办法把子秋留下,这么好一个安插眼线的机会,她怎么肯轻易放过。

苏惜桐也没再反对,就算这次她不收子秋,之后赵姨娘依然可以买通她身边的小丫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倒不如直接收下子秋,只要她有了防备,就不怕子秋使坏。思及此,苏惜桐也只是客气地说道,

“听雨阁简陋,只怕委屈了子秋姑娘。”

赵馨一听苏惜桐的语气,心知有戏,忙笑道,“大小姐说笑了,子秋能跟着你那是她的福气,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罢,对子秋使了个眼色,子秋忙跪了下来,“还希望大小姐不嫌弃奴婢愚钝。”

“怎会,你先起来。”苏惜桐淡淡一笑,继续说道,“既如此,那你便留在听雨阁吧。”

“是!”子秋忙磕头行了个礼。

“若雨,过来。”苏惜桐摆摆手,示意若雨站在她的身边。原本站在远处的若雨听到苏惜桐喊她,忙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

“小姐。”

“从今往后,若雨便是我听雨阁的大丫鬟,你们都得听她的指示做事!你们对她不敬,那就是对我不敬!”苏惜桐拉着若雨的手,对着院子里的丫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若雨眼眶微湿,小姐待她这般好,她一定好好伺候小姐才行。

“是!”众丫鬟忙齐声道。苏惜桐的话说的郑重,气势压人,丫鬟们倒是有些被吓到,这还是那个废物大小姐吗?

“姨娘,我看这些丫头都挺好的,您便随便挑几个给我就行了。”苏惜桐轻笑,看起来温柔贤淑。

“好。”赵馨听苏惜桐这般说,便从那几个丫鬟之中挑了三个看起来机灵的出来。

“从今往后,你们要好好伺候大小姐。”赵姨娘声音严厉,颇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气派。

“是!”

丫鬟也挑完了,赵馨便起身告退了,苏惜桐自然不会挽留她。

只不过回去的时候,赵馨的脸色着实有些难看,一个不受宠的嫡女,居然这么不识抬举,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现在是自己管家,以后有她的好果子吃。想到这一点,赵馨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换上了明媚的笑容,在旁人看来,她还是那个美丽大方的赵姨娘。

第8章 哥哥

叶兰被关到祠堂罚跪,又失了管家权,这几日尚书府倒是消停了不少。苏惜桐也乐得清闲,只吩咐若雨看住诗云,时刻留意着舒言阁的动静,也就是苏惜言和叶兰的院子。

叶兰被关了三天才被放了出来,三天不眠不休的跪着,让叶兰恼火不已。

苏惜言看到叶兰那肿成一片的膝盖,默不作声,只低头给她上药。

“你说苏惜桐这贱人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叶兰咬牙切齿地说道。

“哪里厉害了?不过是她运气好罢了,倒是母亲你怎么如此疏忽?若是苏子度真的出了事,祖母能轻易饶了我们吗?”

“我本是想害苏惜桐的,结果不成想那个诗云是个没用的,不但没害到苏惜桐,还把自己给害了。”叶姨娘恨不得将诗云千刀万剐,居然这么没用。

“那池塘边的路又是怎么回事?”秋千一事苏惜言是知道的,也是默许的,可惜苏惜桐命大,没有摔到她。

“定是那帮下人偷懒耍滑,害得我受罚!”越这么想,叶兰就越是恼火,气急之下,竟忘了自己还有伤在身,不小心扭动了身体。

“嘶!”这一下疼的叶兰有点受不住,苏惜言无奈地看着她,上药的动作又轻柔了些许。

“这件事便算是过去了,好在父亲回来也并未深究。”

“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去,我饶不了苏惜桐那个小贱人。若不是她,我至于受这么大的罪吗?”叶兰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全然忘了是她想害苏惜桐在前。

“放心吧,你就好好养伤,苏惜桐那边,交给我便好。”苏惜言眸中冷光一闪而过,分明是又有了主意,叶兰见状,便不再言语,苏惜言素来聪明,从来不用她操心,所以她也乐得清闲。

时光飞逝,一转眼便过了五日,而这一日,苏惜桐心心念念的大哥苏煜终于从书院回来了。苏煜在帝都最大的尚文书院读书,半月才回家一次,素日都是待在书院,苏惜桐要见他一面也很难。

一大早,苏惜桐便让若雨在尚书府门前候着,她是尚书府嫡女,不能随便抛头露面,只能让若雨在门前等着,一旦看到苏煜回来了,就立马禀报她。

“小姐,小姐,少爷回来了。”若雨一看到苏煜的马车,立马跑回了听雨阁报信,苏惜桐本就坐不住,一直在院子里打转,一听到若雨喊她,便立马冲了出去,恰好在苏煜下马车的时候赶到了尚书府前。

苏治和叶姨娘也收到了消息,匆匆赶来。

苏煜刚从马车上下来,一袭墨绿色衣衫衬的他身形挺拔,一头乌黑的长发,浓黑的眉,薄唇微抿,面如冠玉,谦谦公子举世无双,一群人看的呆了。

苏煜看到苏惜桐的瞬间,嘴角扬起一抹大大的微笑,苏惜桐只觉心头的乌云瞬间散开。

“父亲,姨娘!”苏煜双手握在一起,举过头顶,向苏治行了个礼。

苏治点头,这个儿子还是很让他欣慰的。“回来便好,回来便好。”

“哥哥”再见苏煜,苏惜桐的心中翻涌不歇,前世就是因为自己太过任性,才将哥哥牵扯进了权利的中心,最后不得好死,这一世,她一定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见自家妹妹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己,苏煜心疼的紧,他把手搭在苏惜桐肩头,柔声说道,“傻丫头,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

“嗯。”苏惜桐点点头,是啊,哥哥回来了,一切都还可以改变,真好!

“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再说吧。”叶姨娘见苏治也快被这兄妹的感情打动,忙开口道。

“是啊,回屋吧。”苏惜言站在叶姨娘的身后,语气温柔无害。

一行人便一齐进了尚书府,

“这一路风尘仆仆的,大少爷想必也累了吧,不如早点回去休息吧。”叶姨娘的话听起来全是在为苏煜考虑,就连苏惜言也在一旁帮衬,

“是啊,苏煜哥哥一定累坏了。”

苏治没出声,似乎是默许了她们的意见。苏惜桐心头冷笑,面上却不漏声色,只淡淡说道,

“哥哥回来还没去拜见祖母呢,祖母可是一直念着哥哥,哥哥不防探望过祖母之后再回去休息。”苏惜桐一直走在苏煜身侧,此刻对着他甜甜一笑,精致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美丽的不可方物。

苏煜心头一软,回以苏惜桐一笑,“小桐说的没错。”

叶姨娘脸上的笑此刻有点挂不住了,苏惜桐这么一说,倒是显得她这个姨娘考虑不周了,众人只会觉得她不把老夫人放在眼里。

果然苏治看向叶姨娘的眼神也隐隐含着怪罪,苏治最是孝顺,怎么能容忍一个妾室不把老夫人放在眼里。

叶姨娘暗道不好,这对兄妹素来跟老夫人不熟,怎么今日想起来要去探望老夫人了。

“是我考虑不周了。”事已至此,叶姨娘也只能尴尬一笑,早在心里骂了苏惜桐和苏煜几万遍。苏惜言状似无常,“姨娘也是太过担心苏煜哥哥才会这么说的。”

“哥哥再累那也理应去探望祖母,以表孝心。”苏惜桐这话说到苏治的心坎上去了,是他不由得对这个女儿多看一眼,几日不见,苏惜桐似乎懂事了许多,苏治心里也很是安慰。

叶姨娘被苏惜桐堵得无话可说,她这分明是再说自己不孝顺老夫人。这么大一顶帽子盖下来,叶姨娘却也只能受了,是她小瞧了苏惜桐!

苏煜虽一直在外求学,但对府内的事也略知一二,以往他就老是劝小桐离那对母女远一点,可是小桐从来都听不进去他的话,只是这次回来,小桐仿佛变得聪明机智了许多,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将一个单纯天真的小女孩逼成这般模样。

苏煜心疼苏惜桐,以后他一定要好好保护小桐,成为她最大的依靠,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自己的妹妹!

一行人一齐去探望了老夫人,老夫人素来对苏煜不冷不热,但这次,看到他风尘仆仆赶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回来探望自己,老夫人不觉动容,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子,又是嫡长子,因着这,老夫人待苏煜不免亲近了许多。

众人探望过老夫人以后,便各自回去了,苏煜奔波劳累了一天,自是回去好好地休息。

倒是叶姨娘,憋了一肚子的气回了舒言阁,刚回到房内,便大发了一顿脾气,房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丫鬟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重生之倾世毒妃 主角: 苏惜桐, 白落尘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