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霸宠小甜妻 主角: 关小小, 宁哲琰

总裁霸宠小甜妻 主角: 关小小, 宁哲琰


第1章 捉奸

“啪!”是红酒落到地上破碎的声音,溅起的红酒染红了关小小的双脚,有一些玻璃碴子,似乎混合鲜红如血的红酒溅到了脚背上。

可是却没有她现在心里那种感觉疼。

瓶子破碎的声音将两个抱在一起吻得难分难舍的人吓得一惊,那女人看到关小小立马破口大骂:“你这个服务员怎么回事啊!我要投诉你!”

关小小不理睬,只是越过那女人静静盯着她身后的男人。

“小小……你怎么会在这里!”

猛然回过神来的男人一脸震惊地看着关小小,眼眸睁得很大。

关小小突然觉得很可笑,这辈子害怕和厌恶被人背叛,因为怕了妈妈那样的遭遇,却没想过这个早上还说要和自己结婚的男人转眼就抱着别的女人吻得火热。

一步一步向前,关小小目不斜视盯着那男人,走到他面前,站定。

“吴越,我关小小,有哪里对不起你吗。”

“小小,我……”吴越有些心虚,不敢直视关小小的眼睛。

“这几年你吃的喝的用的,哪一样,不是我关小小的。”

“你要追求梦想,我支持你,这就是你所谓的支持梦想?“

“你吴越的梦想,就是拿着我的付出和真心,在这里和别的女人玩深情游戏么!”

关小小一字一句,眼睛自始至终盯着吴越,那双眼睛里气势没有太多悲伤和难过,只是慢慢的对自己的嘲讽。

她的一步一步逼近,让吴越一个趔哧险些跌倒。

”喂,你到底是谁啊你!“

看到吴越险些跌倒,一旁的女人首先回过神来,推了关小小一把。

关小小身子晃了晃,反手就是一个巴掌过去,一道清脆的把掌声在房子里显得特别清晰。

“我是谁?小姑娘,开这间房的钱,甚至是……”关小小食指一划,指向刚刚布置好的餐桌,嘴角一抹嘲讽的笑继续说道:“甚至是你所谓的烛光晚餐,都是我的钱买的,你觉得我是谁?”

那女人捂着通红的脸,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大眼睛睁着呆呆的,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就破口大骂:“原来你就是阿越那个不会打扮没有一点情趣的女朋友!你这个泼妇,怪不得阿越看不上你!”

关小小听到这里的时候再一次反手在这个女人的另一边脸上留下一巴掌,然后转过身去看着吴越,似乎眼里都带了点笑意。

很好,原来在他心里,她关小小就是这样的人。

吴越也是没想到向来待人和善的关小小会有这样的一面,这个时候两边脸都带着红印的女人带着哭腔吼到:“阿越!她打我!”

吴越似乎是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再一看关小小那一双好像什么都明白的将他看透的眼神,心里一阵烦躁和不平衡,伸手就将关小小狠狠一推:“关小小你闹够了没!”

吴越力气大,关小小向后跌了两步,又不知道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向后摔去,双手压在了刚才破碎的红酒瓶子上。

一阵钻心的疼。

“吴越,好聚好散吧。”

关小小忍着手心传来的疼,深吸一口气说到。


第2章 被撒旦盯上了

吴越好像觉得,即便到了现在,自己在关小小面前,依旧是初遇下风的哪一个,无论是当初自己追求她,还是最后她答应自己,到现在就连分手,依旧是她说怎样就怎样。

一直以来的不平和此刻两个女人在场的情况都让他有一种想要找点存在感的冲动。

”好聚好散?关小小,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追你也不过是因为大家都说你是学校最难追的女生,可你还不是被我吴越追到了,而且还心甘情愿对我好养着我?“

对吴越的感情再怎么样,这些话依旧在关小小的心里扎了狠狠一刀。

她笑了笑,起身:“那不然呢,得不到所爱的时候,人都会选择将就,而你,不过是那个将就而已罢。”

关小小说完,粲然一笑,指了指地上的红酒:“记得赔钱。”

然后她转过身,从容地走了出去。

关小小拐过走廊的那一刻,一道深沉的目光随之追随而去。

刚走到休息室,就听到手机在响,关小小连手都来不及处理就跑过去接电话,

“关小姐,您快来一趟吧,出事了。”

关小小心里咯噔一下:“刘护士,我妈妈她怎么了!”

电话另一头似乎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到:“自杀未遂,正在抢救。”

关小小脚下一晃,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知道了……我……我马上到。”

自杀未遂,自杀未遂,这四个字像是一把刀割在他的心上,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失去妈妈了。

身体轻飘飘的,关小小心里乱的很,只知道一个竞得往目的地跑,似乎都看不到自己眼前是什么东西。

“女人,你是瞎了吗!”

一声低沉而有带着怒意的声音在头顶想起,关小小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狠狠一拽,鼻尖碰道英武有些发酸,然后整个人就被禁锢住。

紧接着是一道紧急的刹车声,然后是司机惊魂未定带着一些后怕地骂人的声音。

“怎么看路的!赶着投胎啊!不想活不要为难别人。

关小小鼻尖发酸越发严重。

她委屈,可是她无处可说。

“谢谢你!”

带着厚重的鼻音,关小小低着头说了一声,然后推开那人的怀抱向反方向跑去。

看着怀中的女人挣开怀抱跑远,宁哲琰眼眸淡淡,带着一丝玩味。

那个女人,刚刚是要哭了吗?

“少爷……您……”

身后一道诧异万分的声音传来,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自家总裁刚刚……刚刚是抱了一个女人?

重度洁癖的总裁,居然抱了一个女人?

“明天早上,我要看到那个女人的详细资料。”

宁哲琰淡淡地将实现从关小小消失的方向收回,转身上了车。

娇小。

宁哲琰对这个女人的第一感觉,小的他都不敢对她下太重的力,晓得一点都不像扇别人巴掌的时候那么有气势。

明明难过的要命,却还要假装坚强。

车子缓缓开启,宁哲琰闭上眼睛,仿佛衣服上还停留着她刚刚留下的清香味。

司机在后视镜一不小心看到自家总裁翘起的嘴角,心脏突地一跳,自己这是见鬼了还是眼神不好了?

此刻奔波在医院累的快要晕倒的关小小不会想到,自己被一个撒旦给盯上了,也没有想到,自己将会是明天的各大媒体头条。


第3章 被记者围攻

医院。

关小小一脸疲惫,看着病床上昏迷的女人,眼里闪着点点泪光,

“妈,我知道你委屈你难受,可是求求你,为我想一想好不好,我只有你了,如果……如果你不在了,你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怎么活下去……”

带着哭腔的声音在空旷女的病房很是清晰,关小小握着母亲关轻微的手,将脸颊贴在上面,泪水顺着脸庞流下。

突然,寂静的只有隐隐哭腔的病房被突兀的电话铃声打破。

“关小小,你是以为自己傍上总裁就把自己当个东西了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来上班!“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嘲讽和不耐,此人是关小小所在小组的组长刘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看不惯关小小。

关小小一颗心还在母亲身上,也没有听清楚她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今天是铁定要挨顿训了,凌天的员工制度向来严格,自己这次又没有请假,到现在还没有回去,不怪刘琳这么生气。

手下的员工犯了错,多数情况下直属组长也是要受到连累的。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电话放下,关小小回过头看着还在昏迷的母亲,眼泪快要夺眶而出的时候赶紧仰起头给憋了回去,走上去给她整了整被角。

“妈,为了我,你也要好好活着,好不好。”

关小小再次将母亲的手握起来贴在脸颊上,声音哽咽。

停留了几分钟,关小小一脸担忧地看了几次病房,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临了还千叮咛万嘱咐护士一定要密切关注母亲的情况。

天有不测风云,关小小不幸的堵车了,唯一让她有些欣慰的是,如果自己现在下车跑回去的话,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

手机又响了起来,关小小皱着眉头再一次接起,不出意外是刘琳愤怒的催促和冷嘲热讽,关小小说了两句保证自己很快就到,挂下电话的时候狠了狠心下了车朝着公司奔去。

天气有些热,奔跑的过程中手心发汗有些刺疼,关小小才猛然记起昨天被吴越推的撑在碎酒瓶上,想起吴越,关小小一边跑着一边笑了笑。

吴越于她而言,大概真的不过是个想要相互取暖的人吧,相互支撑着不至于灰心丧气,若说是喜欢,她的喜欢,何曾不早就被人糟蹋的一败涂地。

她哪里有什么资格说爱呢。

气喘吁吁跑到公司门口的时候,关小小站定喘了一口气,微微整理了一下着装,已经做好了待会进去被骂的准备,可是就在她要踏进去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群人将她团团围住。

“关小姐,您跟宁总裁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关小姐,关于您和宁总的关系,究竟是是怎么回事。”

“关小姐,你只是凌天一名小员工,是怎么吊到宁总裁的。”

……

从四面八方用来的人以及关小小根本就听不懂的话语将她淹没。

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宁总裁,这些人是认错人了吗?

记者们的话筒快要戳到关小小的脸上去,几年前被人围着的情形又在脑海一闪而过,让她刹那间有些喘不上气来,心脏的地方猛地一疼。

“对不起,你们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宁总裁、”

关小小脸色微红,有些紧张,紧握着微微颤抖的上手显示了当前环境下她的慌乱。

“关小姐,今天的报纸头条都是您和宁总裁了,我们怎么会认错呢。”

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带着笑意,可关小小也听得出来那声音带着和刘琳一样的嘲讽。

好像……

好像她高攀了什么东西一样。

可是她真的不认识什么总裁啊!


第4章 女人,你是在害怕我?

被人紧紧围着透不过气,当年相差不多的情形,同样别人逼问的场景纵然被自己刻意藏起来,可是此时此刻却不由自主的像是回放。

“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总裁,麻烦你们让我进去吧。”

关小小感觉身子都有些虚浮,双手依旧紧紧握着,双眼无神喃喃说着。

可是她的解释在那些人面前就像当年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四周依旧是此起彼伏问着各种问题的声音,关小小感觉自己又快要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分不清是四年前,还是此时此刻。

忽然,嘈杂的声音消失在耳畔,关小小只看见人群忽的分开了一个空隙,她迷茫地抬起头看去。

那个人身材颀长,俊逸的像是刀刻一般的面庞透着健康的小麦肤色,一双黑眸像是带着点点冰寒,又像是睥睨弯曲一样带着与生俱来的冰冷。

剪裁合体的西装把他的身材勾勒的一览无余,他的双手插在兜里,步伐坚定有力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关小小就愣愣地看着那个人,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就好像裹着一层金光、

自己这是吓得产生幻觉了吗,就像当年一样,那人也是踏着光而来,却不是为她送来一丝温暖的言语。

关小小猛地就自嘲一笑。

直到手腕被人圈住,再顺势向下一滑,将她紧紧握着的拳头握进一双大手里。

宁哲琰脸色微寒,感受到她手中拳头湿黏的触感,眉头轻微一皱,眸子冷了冷。

“女人,真没出息。“

关小小听到这话,猛然回过神来,紧接着眸子一睁,猛地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是你!”

她记得这个声音。昨天……

宁哲琰眉头又是一皱,很好,这个女人竟然不记得他。

目光朝着人群淡淡看了一眼,那些刚刚还偷偷拍照的记者,被他那缥缈冷淡的一眼看的心里一惊,不由自主将手中的相机都放了下来,有几个站在前面的,甚至都管不住自己的腿向后退了几步。

关小小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宁哲琰前者近了凌天的大楼。

抬头看了一眼两步之外的总裁专用电梯,关小小心里一个激灵,慌忙甩开宁哲琰的手,站在原地有些慌乱。

“这是总裁专用,我不能去!”

关小小连连摆着手的时候,宁哲琰的脸色突然就黑了下来,深褐色的眸子猛地射出一道寒光,一步上前就握住关小小的手腕,厉声道:“手是怎么回事!”

只见关小小原本就没有处理的手心,因为刚才因为紧张紧握拳头,现在结了痂的伤口又裂开,就连衣服上都是不小心蹭上去的血迹。

宁哲琰猛然意识到,关小小昨天离开的时候穿的就是这一套衣服。

关小小猛地将手抽回来放在背后,有些慌乱的摇着头说到:“没事。”

宁哲琰脸色更黑了。

“跟我进去。”

宁哲琰面无表情,淡淡说了一句。

关小小现在还是乱的,她是知道凌天总裁年轻有为被人传的像个传说,可是像她这种小员工,哪里有机会见到总裁的尊容,即便现在宁哲琰就站在她面前,周围来来往往的员工眼神多么不一样,关小小依旧没有意识到,面前这位就是凌天那位媒体多次报道却从来没见过正脸的总裁。

“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宁哲琰对这个女人的耐心,真是前所未有的好,冷冷扫了周围蠢蠢欲动的员工一眼,他盯着面前这个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身份的笨女人说到。

关小小哪里敢进去,她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啊,总裁重度洁癖这件事她还是知道的。

“谢谢你又救了我。你快走吧。”

自己迟到这么久,又在公司门口恼了这么一出,现在又在总裁专用电梯间门口这样,关小小已经做好了被开除的准备。

宁哲琰是真的被这个女人打败了,只见他冷着脸,不理会关小小说了什么,向前一步,单手就将关小小夹到了怀里。

关小小双脚离地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别动,我不介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你。”

在关小小一声惊呼就要出来的时候。宁哲琰将她的头往怀里一摁,冷冷说到。

关小小被他威胁意味很浓的话吓到了,再加上现在自己跟个小鸡仔似得被人与其说是抱着,还不如说是单手拎着。

宁哲琰一路向上,到达58层的时候径直进了总裁办公室,这才将已经丧失语言功能的关小小放下来。

“坐下。”

宁大总裁指着沙发冷冷发话。

关小小还处在大脑死机状态,宁哲琰看她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直接走过去将她一把拎起来放在了沙发上。

直到宁哲琰提着药箱走过来的时候,关小小脑中一根弦突然就崩开了。

“您……您是总裁!”

关小小有史以来第一次明白榆木脑袋是什么意思了,说的就是她这种人!

宁哲琰不答话,只是自顾自打开药箱,然后没有感情色彩地开口:“手。”

关小小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脚下碰到了沙发脚,一个重心不稳就向后倒去。

“笨女人!”

关小小听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宁哲琰烙在了。

呼吸不畅,呼吸不畅,关小小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神啊,这场梦快醒来吧,她快承受不住了。

“女人,你这是害怕我吗。”

看着关小小无意识地做着推搡自己的动作,宁哲琰脸色一黑,声音都带着冰冷的怒意。


第5章 不听话

关小小感受到来自头顶低沉阴冷的声音,身子一颤,立刻就不敢再动了,一双手握住生怕自己一个冲动下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但是手心的疼痛立马就让她因为握拳而疼的眉头一皱,倒吸一口冷气,就是没敢发出声音来。

宁哲琰阴沉的脸感受到她的异样,低头一看,脸上似乎划过一丝无奈。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

宁哲琰冷冷说了一句,将关小小提起来,往一旁的沙发上一摁,眼神冷冷瞥了关小小一眼,关小小整个人处在惊愕之中,大眼睛眨眨,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被提起来的。

这是总裁,不是其他人啊!

这场梦赶紧醒吧,关小小觉得,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因为心脏承受不住死在梦里的。

直到手心传来消毒液和伤口接触传来的刺痛。关小小一个激灵,咬牙切齿的以光速抽回了手。

手掌空了下来,宁哲琰低着头,眉头一皱后嘴角忽然划过一抹笑。

“怎么,现在现在知道疼了?”

关小小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宁大总裁下手太重了啊……

宁哲琰淡淡说了一句,像是没事人一样,又将关小小的手拿过来,只不过这次上药的时候手下轻了许多。

关小小抽搐了许久,最后才小声地开口:“总裁……我……我自己来吧……”

关小小内心煎熬万分,谁说的总裁重度洁癖啊,谁说的总裁不近人情如撒旦啊,她真的有点害怕这位是进错了房间啊。

宁哲琰突然抬起头来,一双眸子像是和黑夜一般深邃,又像是带着点点的星光,仿佛艺术按键就能够将人引进去,关小小看着那双眸子,艺术按键就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了,冷冷的看着宁哲琰,睫毛颤颤的。

“你怕我。”

肯定句。

关小小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我……”

关小小不敢说啊!

“我什么?”宁哲琰起身,两手撑在沙发后背上,关小小整个人被他圈在身下。

“不是,是……你……”

关小小语无伦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一夜没睡,她的面容有些疲惫,有些黑眼圈,头发也因为刚才被记者围堵有些乱,最初嘴唇却是娇艳欲滴的样子,淡淡粉红下透着点点润泽,就像是刚从水里洗出来的樱桃。

宁哲琰眼眸一眯,身下的女人像是一只受了惊的猫,散乱的发丝像是为她更增添了一丝可爱,因为紧张原本苍白的脸此刻有些红润,娇艳的唇带着牙齿无意识咬过的痕迹。

一不做二不休。

等到关小小反应过来的时候。紧随着的就是一道清脆的巴掌声。

宁哲琰起身,嘴角因为关小小那一巴掌有些给打出了血渍,可是整个嘴唇中,似乎还带着关小小的香甜,淡淡地,软软的,让他一次就迷恋上。

关小小一张脸通红,因为紧张和气愤胸腔剧烈的起伏着,眼泪憋在眼眶就是没有落下来。

宁哲琰看的心中一动,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关小小想要发火,可是她现在谁都可以得罪,唯独面前这位,她不能。

看着宁哲琰嘴角被自己打出的伤口以及脸上开始显现出来的巴掌印,关小小眼睛猛地一睁。

“对不起!”

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关小小声音都带着颤抖,说完话就慌不择路一般地跑了出去。


第6章 受伤

没有进电梯,而是从一边的急救楼梯下去的。

眼泪在进入楼梯的那一刻喷涌而出,致使短短两天,恋人背叛,母亲自杀,现在……唯一的工作大概也保不住了吧……

原本以为生活终于开始眷顾自己,可是没曾想过,那些好听的话,以为会淡淡走下去的简单生活,都不过是谎言一场。

五十八层楼的台阶,似乎没有那么长,短的她连眼泪都还没有流光就走到了尽头。

酸胀的腿,有些疲惫的身体,即将失去工作的噩耗,关小小在最后一层楼梯的时候,停下来将这些东西都掩埋在面容之下。

一直在大厅中观望的人们一看到关小小是从急救楼梯出来而不是从总裁专用电梯中出来,原先都一脸羡慕的脸上立马就换上了冷嘲热讽看好事的表情。

关小小感受到了,但是现在她一句话都不想说,她要打起精神,妈妈还在医院,工作还要重新找,她没有经历在分散在这些东西上。

“哟,这是怎么了,被总裁赶出来了?”

刘琳端着咖啡从休息间出来,看到关小小的时候声音都带着刻薄的笑。

“是啊,总裁怎么会看她呢。”

人群中立马就有人附和刘琳的话。

“不过就是个小员工,总裁也不会把她当回事,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上了今天的头条。”

另一个声音传出来。

“还能是什么手段,肯定是那种手段了呗。”

带着轻蔑和嘲笑的声音传出来,这话一出口,人群中立马就传来一阵大家都了然于心的笑声。

关小小被围在中间,听倒她们说这些话反而没有任何感觉,她只是默默的,面目表情地从空隙中穿过,走到自己的桌子面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原来是被开除了呀。”刘琳抿了一口咖啡,踱步道关小小桌子面前,继续说道:“能让总裁亲自开除,关小小你也应该知足了。”

“毕竟还没有谁有这个荣幸啊。”

这话一出口,又是一阵嘲讽意味十足的笑声。

“喂,刘琳,你别欺人太甚!”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将刘琳猛地一扶,女生站在关小小面前,两眼瞪着刘琳。

来人是谷晴伊,刚来凌天不久,听说是托了关系进来的,但是偏偏人家就是大大方方承认有光明正大迟到早退愣是没人敢说一句。

谷晴伊性子大大咧咧得罪不少人,但就是和关小小走的近,关小小每次受了欺负,总有她出头,但这位已经快要两周没来上班了。

刘琳被她这么一推,手上的咖啡一晃,许多就泼到了手上。

一声尖叫。

刘琳叫着将被子望出去一扔,谷晴伊一躲,那还带着温度的辈子就砸到了关小小身上,冒着而起的咖啡从胸前泼了一路,然后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

谷晴伊吼了一声:“小小你没事吧!”

就连刘琳也是一怔眼睛睁大了些。

关小小只是觉得很累很累。周围的人和声音都让她觉得烦躁无比。

“没事……”

关小小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疼什么叫有事,被谷晴伊晃动了几下,感觉喉咙处有什么东西要被晃出来似得,看她手忙脚乱在自己身上擦拭,关小小半天才憋出来两个字。


第7章 夏医生

说完话她机械地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谷晴伊这个时候很是愤怒,自己不在几天她们就欺负她家小小,这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霸王啊她们!

谷晴伊气从中来,转眼就朝着刘琳身上扑去,三两下就把人家刘琳的头发给撕的不像样子。

琳琳一边大叫着一边保护自己的妆容,一边却是根本没有余力去应对谷晴伊。

因为这个女人真的是太野蛮了!

“晴伊!”一道低沉而又冰冷的声音传来,谷晴伊瞬间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像个小孩子一样头都不敢抬,低着头往一边蹭,蹭到离宁哲琰稍微近一点的地方,一改往常泼辣的性子,似乎带着一点乖巧。

“那个……表哥啊,你怎么来了……”

宁哲琰环视了一周,看到角落里那个浑身狼狈两眼无神机械地收拾东西的人,眼眸动了动,冷冷对着谷晴伊说到:“过来。”

谷晴伊不敢违抗,踏着小碎步靠了过去。

“理由。”

谷晴伊听到这话的时候撇撇嘴。但是说出的话还是有些底气:“表哥,小小对我那么好,我不能让她被人欺负了!”

顾宸铭眸子又闪了闪。

从谷晴伊那声表哥叫出来的时候,周围的员工都是一脸的惊愕,怪不得谷晴伊迟到早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原来人家是有这样的后台的!

刘琳现在是满心的后悔。

“总裁,也不关谷小姐的错,关小小勾.引你不成还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谷小姐可能是不了解实情,所以才会在我批评关小小的时候生气的。”

刘琳立马换上衣服一副善解人意一的样子对宁哲琰解释。

“你闭嘴!”

谷晴伊一听到她这么说,立马就回呛了过去。

“我家小小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谷晴伊往关小小身边一站,举起拳头好像又要往刘琳身上去了。

刘琳吓得往后退一退。

谷晴伊伸手拉住关小小的手说到:“小小,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让她欺负你的!”

可是很快谷晴伊就察觉到了关小小的不正常。

“小小你怎么在发抖啊,你手怎么这么凉啊。“

谷晴伊这句话说完还没两秒钟,关小小就眼睛一闭向后倒去。

“小小!”

谷晴伊一声惊呼,但是在她反应过来要去接人的时候眼前已经一个身影掠过,回过神的时候关小小已经被宁哲琰抱在了怀里。

“医院!”

宁哲琰抱着关小小,声音都带上了点点急切。

“笨女人!”众人都很清晰的听到了宁哲琰这三个字,有一些甚至偷偷吞了口口水。

这……不像是生气吧!

这明明是担忧啊!

凌天在这一天炸开了锅。

夏穆太感谢自己没事拿起手机刷屏的习惯了!他也非常享受身后小护士们投来的桃心目光。

“哇!夏医生耶!”“不愧是温莎市皇后医学院回来的海龟耶!”“你看他拿手机的样子都这么帅!”“你说,他在看什么啊?我也好想看!”“拉倒吧你!人家看的一定是专业材料。你哪看得懂?”“就算看不懂,也帅得叫人合不拢腿啊!”“啊啊啊!”此处以下省略一万字合唱。

一副近视眼镜上闪过八百度的锐光,一个白色的身影果断的换了走向,利落的擒拿,就像结肠线一样干脆迅速,把夏穆的衣领擒在手中。


第8章 还要不要?

“好啊,你又摸鱼!”

那声音是压低了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老姑……”好险!夏穆把心里本能冒出的小声音掐灭。这“老姑婆”三字,可不能说出口,哪怕在心里想想都很危险,只怕会被对方打得灰飞烟灭。

想他在温莎犯了点不足以为外人道的风流坏事,被家长勒令回到本市第一人民医院禁足加每日三省其身,他大姑姑夏莘就是他的狱卒。

面对狱卒铁青的脸,夏穆努力申辩:“我是关心国家大事来着。”

好吧,也许是本市的大事……而已……

说起来还真是大件事啊!某总裁门口发飙、护爱进门耶!不知道有什么后续呢?夏穆目光滑动。

“什么大事。你刷的都是娱乐版!”夏莘一眼就瞄到了粉红花边、大烟花和卖萌的颜文字,鄙夷的一撇嘴,恨铁不成钢把他拎起来,“走走走!四点钟还有个手术。”

真是的!如果让那些小护士看到她们崇拜的穆医生没事就刷明星看八卦,不知道她们还会不会犯花痴。

走了几步——咦,怎么她手里只抓着一件轻飘飘的白大卦了?

夏穆金蝉脱壳,滑动滑动魔鬼的步伐,溜到侧门回眸一笑百媚生(划掉!),诚恳道:“下午的手术,新来的也可以做的!”

哦拜托,只不过是一个痔疮手术而已,为什么非要他来主刀?

夏穆觉得目前医疗系统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那就是一切都希望“老医生”“大名医”来做,以至于割个菊花,都非他不可。

如果他不跑,新人怎么会有亲手抚.摸野生菊花残的机会呢?“不用太感谢我。”日行一善的夏穆愉快的放开大长腿。奔跑吧医生!他去凌天,围观好基友的春天去了!

总裁专用的电梯门一开,宁哲琰就看到一个大大的、怎么看都怎么欠扁的笑脸:“哟琰琰!”

宁哲琰立刻觉得头好痛,恨不能跟怀里的女人一样晕过去:“你怎么来了?”

“说来话长!”夏穆想想,应该从“幸亏我有个习惯没事刷娱乐版”开始——

“算我没问。”宁哲琰果断结束这个话题,“借过!”

“所以你抱的是谁呢?是谁呢?”夏穆屁颠屁颠在后面跟着问。

“你很闲吗?”宁哲琰眉头挂了千斤锁。

“没错!”夏穆果断的回答。痔疮病人可以等,但是围观洁癖癌晚期患者宁哲琰手抱另一个地球人类的机会不可以等!否则也辜负了媒体第一时间爆尿出来给他看见的速度对不对?“你要知道,本市的春天一年一度——”他开始感慨。

“全球的春天都是一年一度吧?”宁哲琰跟不上他的脑回路。

“然而你的春天在有生之年竟然有一度,不容易。”夏穆歌颂,“这就好比——”

“好的你跟我来。”宁哲琰抱着小小回到电梯。

“咦?”幸福来得太快,夏穆有点反应不过来。

“要不要?”宁哲琰冷冷问。电梯门快关上了。

“要啊要啊!”夏穆以小狗狗的姿式一步跃进电梯,脑袋上好像探出一对毛茸茸的耳朵,屁股后面还有一条尾巴在摇啊摇。

宁哲琰无语的抬起眼睛看电梯里绿色电子数字往上跳。怎么还没到?今天的电梯格外漫长啊……


总裁霸宠小甜妻 主角: 关小小, 宁哲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24 Second.